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8日 - 第4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主   席: 我們人數夠了,我們會議開始,各位議員同仁大家午安,今天我們開會首先要確認程序委員、法規委員和紀律委員,就各黨團協商後的名單各位如果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依此名單,第一個我們程序委員一名,我們由廖宜琨廖議員,謝謝,第二個我們法規委員一名由我們戴瑋姗戴議員,我想應該沒問題,第三個紀律委員兩名,我們由楊春妹議員還有張錦豪議員,大家應該沒有意見,沒有意見我們就討論市府的墊付案,總共九案。
蔡議員錦賢: 法規委員是游輝宂?
朗讀人員: 法規是戴瑋姗。
主   席: 來,第一案。
朗讀人員: 市提一 案由:為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液化石油氣事業部補助本市瑞芳區公所辦理109年度「海濱里蝙蝠洞公園及周遭環境駐點維護」及「瑞濱里磅磅地區街頭巷弄環境清理」共計39萬元,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提請審議。 各位議員有什麼意見?要不要經發局?
何局長怡明: 謝謝召集人還有各位議員大家午安,這個案子主要是因為中油公司有設置瓦斯槽在瑞芳區的瑞濱里,基於加強敦親睦鄰的部分,其實他是屬於例行性的一個環境清潔的工作,總共是39萬元,第一個部分是海濱里蝙蝠洞公園的周遭環境駐點維護30萬元,以及瑞濱里在街頭巷弄的一個環境清理的部分9萬元,這總共39萬元將來都會交給區公所來做執行,今天我們區公所吳主任也有到場,以上報告。
主   席: 吳主任有沒有要補充的?沒有,各位有沒有意見?沒意見,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二 案由:為內政部補助本府辦理「中和區南勢角聯外道路整體規劃」,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650萬元,提請審議。
主   席: 各位有意見嗎?
何局長怡明: 跟召集人請示,因為我們經發局只有一案可以先離席嗎?
主   席: 好,沒問題,先離席。交通局要不要補充說明一下。
鍾局長鳴時: 謝謝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午安,有關本案墊付650萬元,主要是我們的政務委員吳澤成在視察市政的時候,對南勢角地區跟我們64快速道路,他的服務性功能跟銜接,認為還有一些改善的研究必要,因此這個交代營建署,把這個相關的經費予以提撥,本市的部分就是配合在210萬元的額度內來進行相關的作業,目前這個案子有待於墊付款之後積極的開始推動。
主   席: 我想吳澤成是我們的老副市長,他應該了解我們的需要,墊付的話大家有沒有意見?應該沒意見,我們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三 案由:為交通部補助本府辦理109年度「新北市運輸走廊整合道路交通與多元資訊應用計畫」規劃案,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1,000萬元,提請審議。
主   席: 各位有意見嗎?交通局是不是解釋一下?
鍾局長鳴時: 是,跟各位議員報告,在交通部有一個智慧運輸系統發展建設計畫,中間針對本市的部分,我們有針對我們幾個聯外的主要道路,進行必要的號誌的紅綠燈的時制的調整,還有一些交控系統的發展,像是多元平台的建立,在去年前年大概投入主要是在汐止的大同路跟新台五路的路段,非常敏感的交通的瓶頸路段來進行整備,今年我們準備接著要做淡水聯外的民權路的交通控制設施,主要的是因為淡水河平面快速道路即將動工,在施工期間必須要完整的監控,也要針對馬偕醫院的進出能夠有比較好的監控系統,所以也編列這個計畫來爭取中央的補助。
廖議員宜琨: 你們所謂的監控系統是怎樣的監控系統?是不是有實際上的實況畫面還是純粹只是紅綠燈的實況?
鍾局長鳴時: 當然會有閉路電視,紅綠燈的控制也是會有的。
廖議員宜琨: 請問一下這個是你們有一個中心嗎?
鍾局長鳴時: 現在都回到我們的現在9樓的交控中心。
廖議員宜琨: 有一個交控中心做全部的監控,這個是目前他的普及率是多少?只有照你剛剛講的汐止大同路?
鍾局長鳴時: 其他的地區現在都是交通號誌是有連線,也有閉路電視的監控,但是比較零星,沒有路段性的系統性的監看。
廖議員宜琨: 那想請問一下未來交通局有沒有準備推動說階段性的一階段一階段把29區慢慢的推廣?
鍾局長鳴時: 我們現在有一個智慧運輸系統的發展計畫,針對64個路段要做全面性的自動化的監管,目前是靠人工。我們是嘗試一部分一部分,因為經費非常龐大,就是一個路段一個路段。
廖議員宜琨: 你有沒有規劃大概幾年內要做好?
鍾局長鳴時: 這個可能會針對未來四年之內先建好智慧運輸中心,作為優先,大概再逐年編列預算,因為這個預算金額龐大。
廖議員宜琨: 因為我本身有到臺北市那邊去看,他們也是有監控中心,他們不管是路段還是什麼?甚至連道路施工都有現場監控的狀況,所以說我不知道這個未來是不是都會有包含在裡面?
鍾局長鳴時: 現場監控目前是......
廖議員宜琨: 就是說整個路面加上號誌的管制,加上你剛剛講的交通的管制,整個畫面他們全部都有。
鍾局長鳴時: 我們現在主要據點大概都有即時的畫面。
廖議員宜琨: 連施工的都有?
鍾局長鳴時: 施工的目前沒有,施工的現在養工處有一個即時通報系統,通報系統資訊會大家享用,就是各單位有需求的。
廖議員宜琨: 可能是要大家去整合。
鍾局長鳴時: 對,但是沒有即時的畫面或管制。
廖議員宜琨: 我對這個預算沒意見,我只是想多了解一點而已,謝謝。
主   席: 各位都沒意見?我們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四 案由:為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本府辦理「108年度公路公共運輸多元推升計畫—計程車駕駛關懷據點專案」,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24萬7,500元,提請審議。
主   席: 來,各位有意見嗎?
楊議員春妹: 召集人,我請問一下交通局局長,所謂的關懷據點我是很贊同,但是我想了解一下妳們的關懷據點是在哪裡?然後關懷據點又做了那些?什麼叫做關懷據點?
林科長詩欽: 報告議員,我是運輸管理科林詩欽科長,我們的關懷據點是根據公路總局他想要對計程車駕駛,在法律上或財務上或健康上一個立即的協助跟諮詢,目前我們釋放在三個計程車的服務中心,就是重新橋、中山橋跟溪南橋下面,在每個月。
楊議員春妹: 重新橋、中山橋跟溪南橋?溪水的溪?溪南,一個重新橋下,一個中山橋下。
林科長詩欽: 他就叫溪南服務中心。
楊議員春妹: 你們做了服務據點,是專門做什麼?剛剛你講的財務?
林科長詩欽: 一些金融理財的諮詢我們稱為財務,還有一個健康諮詢跟法律諮詢。
楊議員春妹: 我最近大部分都是搭計程車東奔西跑,我問了大概有20個計程車司機,沒有一個計程車司機知道有這種東西,沒有一個計程車司機,55688的,大都會的,什麼好都會的,我大部分都搭計程車東奔西跑,既然有這種我剛剛講我贊同,關懷據點的專案我贊同,但是我居然搭計程車沒有一個計程車司機知道,這樣的一個專案就喪失他的功能,你剛剛講在重新、中山、溪南三個地方,針對他的財務,針對健康,我問過他你們這個東西有沒有什麼身體不舒服的,他說沒有,議員我們都不知道,我還跟他講說有24萬元7,000元,他說一個人要分24萬7,000元嗎?所以我就說有做這個東西我支持,但是你們宣導不周,是不是你們透過的是無線電的電台來做?
林科長詩欽: 我們在實測的部分是透過公工會,就是公會跟職業工會,他們會告知這個訊息,因為這次辦理是第一次辦,一個月只有一次。
楊議員春妹: 這次首次辦嗎?這應該是108年就辦了。108年到現在109年這個時間是很久,我看你們發文的時間是在108年10月1日,現在是109年的5月,將近要半年的時間,我剛好搭的計程車司機都不知道,我的選區是29區。
何議員博文: 你們這個是不是休息站的概念?計程車休息站。休息站的概念,是又多加了一個什麼關懷據點這樣的服務是不是?
鍾局長鳴時: 不是,關懷據點是中央統一對各地方政府進行輔助,他認為計程車司機對這三方面的知識比較缺乏,他是以這個座談會形式,就是召集,議員講的沒有錯。
何議員博文: 你這個座談會,你應該多加一點譬如說飲水機還是什麼那些。
鍾局長鳴時: 雜費是有,我們有一個......
何議員博文: 我的意思是說你們就是原先計程車司機的休息站對不對?裡面擴充設備是不是?那幾十萬是不是用在擴充設備?
鍾局長鳴時: 他要請專家來跟他們進行協助輔導,就是鐘點費,類似像這種他的法律諮詢,法律問題、或是有些他欠信用卡債那些的問題,還有一些他本身身體健康有什麼狀況,所以他的錢主要是投在這上面,另外剛剛議員提到的有一些雜費他也是有的。
楊議員春妹: 局長你誤會我的意思,我很贊同,我的意思是說你要讓這些司機都知道,你是透過公會我知道,透過說無線電的,你要普及率,讓大家知道,不然的話你們的美意變成喪失這樣的功能,好不好?再來是請你們提供給我這個所謂的關懷這三點,目前現在做了哪些?效率有什麼樣的成果,好不好?什麼時候可以給我?
主   席: 局長,提供給我們在座議員各一份好不好?
楊議員春妹: 在座所有議員都一本,好不好?在座議員,謝謝。
主   席: 大家沒意見?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五 案由:為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本府辦理「108年度公路公共運輸多元推升計畫市區汽車客運業營運虧損補貼(既有路線) 」,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1,000萬元,提請審議。
主   席: 各位有意見嗎?
楊議員春妹: 局長,不好意思召集人,請教一下,我們為什麼要補貼?
鍾局長鳴時: 這個是中央針對市區的汽車客運業,公車的業者,他在營運的虧損路線上有一個管理要點,針對這些虧損的一些路線,政策性的一些服務性路線,虧損的補貼。
楊議員春妹: 解釋一下什麼叫政策路線?
鍾局長鳴時: 譬如說我們有一些偏遠地區,有些是新闢的路線,有些可能在經營的過程中會產生經營者的虧損,這時候你要把他做政策的公告,鼓勵這些業者們,雖然虧損可是你也來接,但是還是要收費,這是市區公車的,我們其實一年大概是有1億7,000萬的虧損,這部分,但是中央大概就針對這裡面的給1,000萬元做一個補貼。
主   席: 有需要,這樣有需要,我想沒意見,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六 案由:為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本府辦理「108年度公路公共運輸多元推升計畫市區汽車客運業營運虧損補貼(移撥路線)」,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1,134萬5,268元,提請審議。
主   席: 來,請。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你們的移撥路線是怎麼樣?
鍾局長鳴時: 移撥路線是指他原來是跨縣市的公路客運,是由公路總局管轄的,但是因為我們成立直轄市改制之後,有些公路客運的路線就希望市區地方政府來接手接管,所以把他移撥回來,因為他是虧損路線,所以他有一些經費這幾年......
廖議員宜琨: 是哪幾個客運有?
鍾局長鳴時: 有一個名單。
林科長詩欽: 是有國光客運,因為國光客運是跑雙溪,比較偏遠,還有淡水客運,淡水客運也是跑淡水比較山區的部分,還有基隆客運是跑東北角。
廖議員宜琨: 基隆客運也算在我們這邊了。
鍾局長鳴時: 他是沿海線的。
林科長詩欽: 他是以前的公路客運本來在公路總局管轄下就有虧損,移撥過來的話有虧損,所以要補貼我們這塊。
廖議員宜琨: 補貼這塊就對了,因為我看這個好像是補貼路線從業人員之勞動條件以提升服務品質,你們這個寫這個東西我是不太看得懂,這跟補貼路線的虧損有什麼關係?你們看一下你們的說明一,好像感覺不太像,什麼是因為他們營運的損失,你這樣寫又有點怪怪的,我不太確定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二是沒問題,可是一就有點奇怪,我不太確定,我們應該看的是同一個。最後一個你們的說明108年度,移撥路線的。公文的最後一頁。
林科長詩欽: 報告議員,虧損的部分我們是把業者的營運成本減掉他的收入。
廖議員宜琨: 這個我知道,可是第一個你用接受補貼路線從業人員之勞動條件以提升服務品質,這我不太看得懂,這跟你們就是純粹因為他們路線你要保住,所以說他有虧損的話你們要補貼,就純粹是這樣子。
林科長詩欽: 成本的虧損上有勞動人力的,譬如說司機的人力還有管理的人力等等。
廖議員宜琨: 你第一次的既有路線你也不是這樣寫,既有路線也相對的是這樣的狀況。
鍾局長鳴時: 其實這是一個要求,從107年度開始一例一休還有工時的限制,我們雖然在成本裡面有給他們足夠的加班或者是補人的這種差額,輪休的休假,但是這個錢你補貼給他之後,他不可以挪為其他使用,所以有一部分一定要反映在人事費用上。
廖議員宜琨: 如果這樣的話是不是把他寫得比較詳細一點,避免人家誤會,因為我一直搞不懂什麼叫勞動條件,譬如說你是補足剛剛講的一例一休什麼有的沒的,就算是有一定的要求你寫進去,你這樣子只寫勞動條件我不知道,可能總召你可能也不知道什麼叫勞動條件。
鍾局長鳴時: 主要就是講這個,因為怕他工時太長,一例一休......
廖議員宜琨: 這個你是不是也寫進去,對他們的補貼,就是說一例一休或是加時的補貼什麼東西我不知道,要寫清楚一點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這個我們再來做一個補充。
廖議員宜琨: 謝謝。
蔡議員錦賢: 主席,局長,其實你這個補貼要寫清楚,說偏遠地區,偏遠地區你像我們淡水山上那個,你跑那個要開上去,沒辦法一定要去,載客,載客很少,你把他寫清楚,偏遠地區哪個地區,譬如說烏來還是瑞芳什麼,那個要補貼,這個補貼到底他補貼我們1000多萬元,夠不夠?還是其餘的我們本府要再編預算去參與補貼,還是說他只有補貼1000多萬元?公路總局我跟你講,都是他在管的,是不是?公路總局說補貼,我看一看全年度所有補貼的沒有多少錢。
鍾局長鳴時: 我這樣跟各位議員報告,總共的政策性的服務路線補貼缺口是1億7,000萬元,我們是1億7,000萬元,中央給1,000萬元,這個1,134萬元他主要是這幾年移撥給我們的,他指定路線,他是指定那些路線。
蔡議員錦賢: 就是偏遠地區。
鍾局長鳴時: 對對,全部都是偏遠路線,還是指定路線。
蔡議員錦賢: 這樣夠不夠,還是我們自己還要編預算下去一起補貼?要不要?
鍾局長鳴時: 還是希望有。
林科長詩欽: 報告議員,我們自己的預算一律都是付在市區公車既有路線。
金議員瑞龍: 你們如果有應該連這邊都要寫下去。
廖議員宜琨: 就是說我們自己新北有編列1億7,000萬元經費。
鍾局長鳴時: 我們新北有1,900萬。
廖議員宜琨: 我不知道,你們這邊沒寫。
林科長詩欽: 因為這個是屬於墊付的,是跟公路總局有關的。
廖議員宜琨: 你前面墊付的1,000萬元是這樣子?
林科長詩欽: 他除了補他的移撥路線,對我們既有路線也有再多給一筆錢。
廖議員宜琨: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一樣都是我們編列1億8,000萬元去配合的對不對?你在這邊也應該要寫說我們有編列1億8,000萬元的配合,因為你這邊都沒有寫說你編列什麼預算去配合,我想說是這個虧損路線是全部由中央買單嗎?後面一直搖頭應該不是。
鍾局長鳴時: 詳細的說明應該說明一下,因為我們的營運虧損大約在1億6,000萬到1億7,000萬元之間,每一年會變動,中間路線就是移撥路線的虧損大概1,900萬元,但是他現在只補助給我們1,134萬元,剩下的是全市的服務性虧損路線,剩下還有1億5,000萬元左右,他補助1,000萬元,剩下的1億4,000萬元就是靠我們的年度預算裡面去編列,然後來支應。
廖議員宜琨: 剛剛總召有沒有說錯,剛剛總召講得很對,這個東西夠嗎?第二個就是說他補助多久?有沒有講一個年限之後就沒有?就全部我們收回來自己吸收?還是他是無止盡的一直補助
林科長詩欽: 目前為止從他移撥過來都是這些路線是公總自己補貼。
廖議員宜琨: 他沒有說哪時候會停?有沒有承諾說無止境地給?也沒有承諾,那你要未雨綢繆,要是哪天他不小心擋下來我們就慘了。
蔡議員錦賢: 公路總局他們管的,應該出給我們我們代管而已,我們不要出錢才對,對不對?我們的人事費用我們來出,我們代管,但是我跟你講,公路總局要管,錢又不出,又要我們來出,所以剛才我們瓶頸道路又他要管,不然你乾脆給我們管,錢跟預算都編給我們,你要編足,管他們要管,錢我們要出,他說他們的,然後補助一點點,不然我們就不收,你自己去管,公路總局你自己去管。不合理。
鍾局長鳴時: 如果是在公路總局管轄的,我們就沒辦法去跟他要求。
蔡議員錦賢: 你說淡水竹圍那塊,車站門口那個瓶頸道路,為什麼他不做?
楊議員春妹: 我們可以說不要?
鍾局長鳴時: 基本上因為中央地方在公共運輸上是合作夥伴,。
蔡議員錦賢: 我們被他管還要出錢,還要出力。
鍾局長鳴時: 萬一停掉了就糟糕了
楊議員春妹: 召集人不好意思,我們現在這個總共移撥路線他總共是公路總局移撥路線有幾個路線給我們?因為你們這個地方都不寫,以後是不是可以明載?讓我們知道。
林科長詩欽: 報告議員,總共是16條路線。
楊議員春妹: 16條路線都是屬於偏遠的地方嗎?
林科長詩欽: 對,目前都是偏遠的地方。
楊議員春妹: 剛剛上一個也是一樣,也是偏遠的地方,所以這個移撥路線就不是涵蓋在我們剛剛第五案嗎?一樣嗎?剛剛那個既有路線是我們的既有路線,但是有偏遠的地方,現在移撥路線是公路總局他不管的,移撥給我們來管,這個移撥路線是虧損的路線,所以我們市府是必須概括承受你剛剛講的1億7,000萬元,扣掉他的1,100萬元,其餘的都是我們納入我們預算。
鍾局長鳴時: 還有1,000萬,他等於出了2,100萬元。
楊議員春妹: 所以我們就要納到逐年編到我們預算是不是這樣子?
鍾局長鳴時: 因為我們自己也有虧損路線,也不是說全部都移撥的。
楊議員春妹: 虧損路線這就是剛剛我們講的第六案,第五案。
鍾局長鳴時: 是不是會後補充一點資料。
主   席: 是不是16條線提供給大家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是,資料提供給各位議員再做個參考。
何議員博文: 局長,我先請教一下,你這個總共是1億7,000萬元,對不對?很多部分是移撥給所謂的偏鄉路線,這個我認同,但是我要請教的是,這個其實有些路線不是只有偏鄉,偏鄉你要照顧,但是都會區有些路線也是要養,你懂我意思,有些路線還是要養,所以你不能說這些錢就是對都會地區有些路線你就是沒有去照顧一下,我舉例來講,像我長期以來一直跟你講,就是說我們現在因為板橋人太多,板南線這條當然我們很謝謝,環狀線,可是你要知道我們另外一側整個後埔跟埔墘這邊完全人很多,這邊的人也幾乎占了板橋大概幾十萬人口,三分之一左右,這邊完全沒有捷運動線,我一直跟你講說不然的話我們是不是能有區間的接駁巴士,你到現在也都沒有做,當然這個不是偏鄉,可是偏鄉的民眾要照顧,可是都會地區人那麼多,那麼多上班族,需要這樣的大眾捷運的方便或這樣的路線,我覺得也要照顧,另外像浮洲公車路線,坦白講也很謝謝科長都很幫忙,這個我實在很感謝,不過我還是覺得那個概念就是說,我們有一些路線還是要長期去培養,路線不可能說我三個月、半年,客運業者一定會叫,因為這不能怪他們,他們將本求利,但是重點就是我們還是要有一段時間去養這個路線,讓這個路線養起來才可以,所以我是希望你這個未來相關的經費照顧偏鄉第一優先,我沒有話講,可是你都會地區不能夠因為感覺你都會地區好像就不需要這個錢的補助,我認為這個部分,你在預算調配上 還是要做一些分配好不好?我剛剛跟你講那個區間車,拜託再思考一下。
鍾局長鳴時: 好。
何議員博文: 我建議你初期可以從幾個比較重要的一些社區,那邊有很多集合式住宅,一處加起來就幾百戶、上千戶的那種,你就有個接駁車可以連接到江翠站或是到新埔站,我覺得這個變成兩條的縱軸線中間有些縱軸線可以互相來連通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謝謝議員,謝謝召集人,其實這部分在偏鄉是大部分沒錯,但是也有市區的,但是這個我想這是政策性的,因為我們要培養客源,剛剛講的這些,新的路線就是難免為了要培養客源,會先做進行調查,我想這部分我們再來做思考,因為確實環線通車以後,整個捷運的服務要重新再做思考。
何議員博文: 你現在的交通變成頭重腳輕,整個失衡飛機一邊失衡飛機也會栽下去,板橋現在整個交通動線是這樣的狀況,我一直提醒你埔墘後埔這邊也很重要,這邊的人口再結合其實那邊也靠中和那一個地帶,包括河岸整個新開發的那些其實人口很多,這邊完全幾乎是沒有什麼太多的大眾捷運動能,所以我拜託就是說那個區間公車,好不好?拜託一下,謝謝。
鍾局長鳴時: 我們再來檢視這個缺口。
廖議員宜琨: 召集人我可不可以順便問一下?如果這樣的話我也想要請問一下,因為現在土城醫院已經開始啟用了,今天市長也特別在媒體面前講到說鼓勵我們樹林的鄉親盡量使用土城醫院,因為他也是長庚系統,以後就不用跑到林口,我想請問一下,針對樹林、鶯歌、三峽的民眾到土城醫院有沒有配合的公車路線?
鍾局長鳴時: 跟議座報告,這個跟委員會大家做個說明,土城醫院他原來在開設前的時候,原來他的交通計畫照講應該是有一個好的自己照顧所謂的客戶的銜接的接駁公車,但是他這個接駁公車設計得非常不好,到目前為止站位也不清楚,然後載客的情形也不好,因為初期這個月我們有跟土城醫院做一些協調,就是因為他現在已經有人來掛號了,他已經知道他的顧客分布源在哪裡,他應該調整接駁車路線,這是第一個,希望能夠儘快的把免費的把他的顧客接到醫院裡面來,什麼時段從哪裡接過來這樣比較方便,不用轉車,第二個我們現在也針對我們的公車路線,現在大概站位的調整能做的現在先做,因為要開設直接的譬如說大家很希望從樹林火車站把他的看病的要帶進來,但是因為過去的醫療專車我們沒有嘗試由市政府來開,我們現在是說希望有一個轉乘的環境,至少過程中不要太複雜。
廖議員宜琨: 因為過去像樹林公所,他們自己有辦到亞東、長庚他們的專車對不對?如果這樣的話其實我知道是幾乎使用率很高,你們自己應該也有調查這個使用率是蠻高的,所以這個在樹林往土城醫院這個部分,我是希望說你們自己再去多評估一下,適不適合來這邊麻煩一下公所看協調一下,是不是由公所你們補助他們還是怎麼樣我不知道,來做一個醫療專車,因為樹林到長庚醫院就醫的人口是很多很多的。
鍾局長鳴時: 我想資料我們現在正在調查,如果有......
廖議員宜琨: 我講真的我們只能跑三個地方,一個是亞東,一個是長庚,林口長庚,第三個是恩主公,如果這樣比起來,我相信土城未來一定是更多人要去的,因為他離我們樹林更近,所以說樹林一定會更有需要開闢這個公車路線,鶯歌三峽你們也去做一下評估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這個顧客的來源我們現在正在做分析。
廖議員宜琨: 大概多久時間可以分析好?
鍾局長鳴時: 可能還要一、兩個月。客源要穩定。
林科長詩欽: 因為我們是跟醫院......
廖議員宜琨: 沒關係,你們是不是看你們幾個月時間,需要幾個月時間,給我們一個分析報告讓我們知道說哪時候會開始做這個,你們自己抓一個時間沒關係。
林科長詩欽: 那我們抓三個月。
廖議員宜琨: 可以,抓三個月,到時候給每一位議員一個報告,謝謝。
主   席: 局長,何議員還有我們廖議員的線拜託一下,拜託一下。
鍾局長鳴時: 有,我有請同仁記下來了。
主   席: 沒意見了嗎?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七 案由:為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本府辦理「108年度公路公共運輸多元推升計 畫—太陽能照明設備暨電子紙智慧型站牌」,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174萬元 ,提請審議。
主   席: 太陽能照射,就是上面有一個小小的?
鍾局長鳴時: 主要是不接電,直接用太陽能能夠顯示,雖然資訊是黑白的,但是他很快就能安裝好,在去年這樣測試,目前安裝情形還算良好,我們今年想跟公總要更多的,也希望各位議員能夠支持。
主   席: 各位有意見嗎?
林議員國春: 交通局長,板橋中正路沿路需要很多公車站牌的電子看板,電子看板好像是設置可能路段剛好是民宅或是比較不方便的,這是不是要重新規劃一下?未來朝這個方向?
鍾局長鳴時: 中正路是不是?我想這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再挖馬路了。
林議員國春: 如果是這樣可以的話,這個也不用經過台電,那就更方便了,是不是?因為之前我們要江翠國小的電子看板也要經過台電那邊的通電,未來這個方式更方便了,應該大力去推廣。
鍾局長鳴時: 我們有爭取更多的一些經費,也希望公路總局能夠支持。
林議員國春: 好的,謝謝你。
楊議員春妹: 召集人,我想請問一下,新店小碧潭的部落就是用這個方式來做的對不對?現在進度如何?做好了是不是?已經在做了,謝謝局長你幫忙,再來就是我也是公車族,所以搭了很多公車的時間,我如果不會用我的手機看什麼時候要來公車,我常常就在那邊等很久,所以很多的公車站牌都沒有設所謂的電力公司的方式的智慧站牌,既然現在有所謂的太陽能的設備電子站牌,我們是不是應該普及率?我支持。
鍾局長鳴時: 我非常謝謝議員支持,但是因為這個設備價錢也是要二十幾萬,所以還是......
楊議員春妹: 朝這個方向來努力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因為我們還缺3,000多座,所以現在我們有一個評估,就是用大數據分析上下課的人數,或是他的車班的次數,希望在短期內先把大家所關心的人比較多,但是郊區也可能有些比較簡便的一些作法,能夠來彌補。
楊議員春妹: 也不要剛剛何召集人所講的,頭重腳輕,都是只是在我們熱鬧的地方,其他的地方我們也要去著重來思考好不好?會後拜託,謝謝。
主   席: 各位應該沒有意見?
何議員博文: 局長,這個你如果這麼容易設置的話,我們溪崑那個F501有一個站牌比較久,可不可以一起做?
鍾局長鳴時: 那個確實是一條路線,是不是?
何議員博文: 一條路線那裡很多住老人家就是要看那個。
鍾局長鳴時: 我們先評估一下,不是只有路線,人數如果夠的話我們會優先來做一些處理。
何議員博文: 你們又說要照顧偏鄉,我們板橋的偏鄉。
鍾局長鳴時: 剛剛召集人特別提醒,也有在市區裡面的偏鄉,這個我知道。
何議員博文: 你們要照顧偏鄉,板橋也有編鄉,沒多少錢,170萬元你們又不是過去要接電,這個如果這麼方便......
鍾局長鳴時: 今年如果下來,我們是申請2,000萬元的。我們現在跟公路總局是申請2千萬元的,我們要拜託大家如果立委給我們多加持一下。
何議員博文: 你不用講立委,我們議員都對你交通局那麼好,幾乎是開捷運這樣在審的。
鍾局長鳴時: 我們跟公路總局再要2,000萬元,2,000萬的話可以做幾百座。
何議員博文: 你那個溪崑趕快去做一做,那個地方很多的老人家真的很希望有那個,里長也是爭取很久。這個也沒多少錢,你現在如果有這個新的,你說很快,又方便,黑白的沒關係,至少讓他們知道說不要一等還要再等一個小時。
鍾局長鳴時: 雖然黑白但字體很大,老人家好用。
何議員博文: 局長可以嗎?好。
金議員瑞龍: 我想要請問一下,一座大概是是以12萬為主嗎?
鍾局長鳴時: 20幾萬元。20萬左右。
金議員瑞龍: 那你補助12萬元這個錢是你以12萬元為補助上限?
鍾局長鳴時: 這是公路總局的補助款,剩下我們籌76萬元。
金議員瑞龍: 一座20到25萬元。你們設置要點的話是用什麼樣的規定?因為電子站牌這種東西的話是類似做造型的。
鍾局長鳴時: 這個也有,他有固定的一個造型,我們會評選。
金議員瑞龍: 用評選的方式,由內部自己評選?有的用太陽能做小造型,有的是沒有用造型,造型比較貴?
鍾局長鳴時: 也還好,我覺得現在的技術做這些東西......
金議員瑞龍: 做到好就是20幾萬元。20萬到25萬元。
鍾局長鳴時: 對,連工帶料。
主   席: 局長,給你通過沒問題,可是幾位議員先給他會勘,先處理可以嗎?四審的要先做。
鍾局長鳴時: 現在都在錄音錄影,但是議員交代的事情我們放在心上。
主   席: 錄音錄影沒關係,這個每個地方都需要,可以嗎?
鍾局長鳴時: 議員剛剛提到的我們都會做。
主   席: 幾個點先給他會勘先給他做好,可以嗎?好不好?
蔡議員錦賢: 局長,你這個所有的到底公路總局給我們的錢夠不夠?還是我們要?
鍾局長鳴時: 我們自己要編。每年也是議會這邊支持我們才有辦法編到一個預算。
蔡議員錦賢: 我們在替公路總局做事,做事情沒有來補貼給我們我們在做什麼?我一直想不通,這個我想不通,我要開一條路也是公路總局的,你就答復說沒有辦法,這公路總局要出,你這個每條你都是有出錢,你答復這樣我就想不通了,我坐在這裡一直想,每條你都說要出錢,那條撞死人那麼多,已經調查瓶頸道路優先開闢,你說不行,是公路總局的事情,我不能編列,我們也不能,我說編列他補助多少我們多少,你說不行,你答復我這樣。你這邊每一條你都要出錢。
鍾局長鳴時: 跟議座做個說明,因為這個公共運輸的相關設備跟管理,是交通局。
蔡議員錦賢: 是公路總局的,不是我們換的。是我們管沒有錯,但是是公路總局的。路線是這樣。
鍾局長鳴時: 路線是我們的。
蔡議員錦賢: 但是你要去要求他們。
鍾局長鳴時: 我知道議座在講那個民權路的事情。
蔡議員錦賢: 我意思是說你說不能編錢,對等,但是你這個都有為什麼那個沒有?
鍾局長鳴時: 剛剛講的是土地徵收的。
蔡議員錦賢: 我跟你講土地徵收不管怎樣,你要給我管安全的問題,常常撞死人你去調查資料,這個你要給他講,你要編預算下來,不然你就乾脆給我,以後我們來管,我們自己編,你公路總局編一個預算給我們新北市政府,這個所有的錢百分之百編給你,你們就去處理,因為你是公路總局的,對不對?如果我們新北市我們自己編,你中央你就撥款下來,你要撥足給我們,不然我們怎麼做事情?應該是這樣子才對。
鍾局長鳴時: 這部分有關土地徵收這塊,我來跟公路總局來反映。
蔡議員錦賢: 你都是公路總局,我們做的都沒有,不是我們的,我的意思你聽懂嗎?
鍾局長鳴時: 我知道,這個一定要爭取。
蔡議員錦賢: 你不能說不行,這是公路總局的,公路總局,百姓是我們的,死是死我們,公路總局哪會理你?不能這樣想,不然我講一個,瓶頸道路優先開闢,因為有危險性的,危險性你們也不管,公路總局也不管,誰來管?你編的那麼多?你還有一個補助7億多,他錢都編出來。
鍾局長鳴時: 不是補助,等一下我再解釋。
蔡議員錦賢: 這個7億多元。
鍾局長鳴時: 那個不是補助。
蔡議員錦賢: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你要補助每條都補助,錢我們出很多,對不對?有困難他要給我們幫忙才對,不能說你跟我答復的說沒辦法,那是公路總局的。
鍾局長鳴時: 不會,我們還是要全力爭取。
蔡議員錦賢: 我跟你講,好不好?以後不要跟我講這句話好不好?你什麼都有補助,錢還是我們出的多,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我們還是要繼續爭取。
主   席: 剛剛我們議員提的意見拜託一下,重視一下。我們就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朗讀人員: 市提八 案由:為交通部公路總局補助本府辦理「 108年度公路共運輸多元推升計畫-連續假期公共運輸轉乘市區客運優惠計畫」,請同意由市庫先行由市庫先行墊付41萬2,921元,提請審議。
鍾局長鳴時: 是不是簡要跟議員這邊做個說明,其實在2月份的時候我們已經就這個計畫,已經有補貼經費456萬元,已經由議會同意墊付了,但是實際執行下來,實際上的補助費需求還缺了41萬2,921元,我們是針對這個差額的部分再提請墊付。
主   席: 來,各位議員有意見嗎?
楊議員春妹: 召集人,春妹再來請教一下,局長,這個公共運輸轉乘市區,這個是用假期對不對?假期是不是更多人在搭乘?
鍾局長鳴時: 這部分就是有來轉乘的,我們就是請中央來補助,這是中央的政策。
楊議員春妹: 對,我就說很多人來搭乘,對不對?如同剛剛我們在談的,中央的政策,我們有沒有可以這樣要求?既然中央政策一直叫我們做很多所謂的虧損或是移撥,或是政策,或是到現在你們所講的所謂的公共運輸轉乘,全部由他們來同意可不可以?如果他們沒有全部來幫我們款項補足的話,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做?中央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鍾局長鳴時: 我想這個基本上公共運輸不管是中央或地方。
楊議員春妹: 局長你誤會我意思了,當然公共運輸對我們新北市市民400萬人口都非常重要,所以說從今天這本看來很多就是由我們自己提出很多的款項,中央所補的也沒有很高,比例不高對不對?所以如果這樣來講的話,變成我們新北市自己預算會負擔很重,但是要顧及到400萬人民的所謂交通的搭乘的便捷性,我們怎樣跟中央反映說我們在座所有議員,最起碼我們有議員這樣反映,是不是可以請他多給我們?
鍾局長鳴時: 當然,因為我們新北市的財政確實需要。
楊議員春妹: 從第幾案開始我們比例都非常高,我們新北市政府又要顧及到市民的交通便捷性,每個都是要我們自己市府來這個,尤其是這個公共運輸轉乘,照理講是人數很多,我們就不應該再自己編40幾萬元了,應該就叫他直接編足,經費也不多。
鍾局長鳴時: 這個400多萬元是差額40萬。
楊議員春妹: 中央是編490萬元,他給我們456萬元,我們自己要補41萬元,他補回來給我們對不對?這個全部都是中央補。
鍾局長鳴時: 因為他主要是針對三天以上的連續假,鼓勵這些搭台鐵、國道客運的人來坐公車,所以他在做這個轉乘過程中間他可以給他免費優惠。
楊議員春妹: 也是在養一些公車人車,也是養一些人潮,我知道,我是認同,像這些情況之下我們可不可以極力跟中央做反映,我們議員有這樣的想法。
鍾局長鳴時: 我們可以有機會申請我們一定會跟中央申請。
楊議員春妹: 再來我再增加一下,跟這個案子沒有什麼多大關係,就是剛剛我們講盈虧也好,就是剛剛我們所謂的移撥也好,我們又賠錢來幫他們,我是不是可以在這個地方要求就是,像從去年開始我們的豐年祭,新北市原住民豐年祭,有兩條線有在張貼在我們公車的車體外面有張貼原住民行銷的東西,是不是既然我們補貼那麼多了,也貼那麼多錢,今年度是不是可以讓我們29區的線路就通通貼這個廣告,讓全新北市的市民知道我們豐年祭開始了?你回去研究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可以,我們來研究一下,車身的廣告是他的業外收入之一。
楊議員春妹: 因為你們也幫了那麼多忙。
鍾局長鳴時: 我們盡量來想辦法讓今年的觀光活動也納入到振興裡面大家一起來。
楊議員春妹: 主席請把我這段話列入今天的會議裡頭。
主   席: 沒有啦!兩碼事啦!
鍾局長鳴時: 我們來研究。
主   席: 兩碼事,車體廣告是另外的錢啦!
楊議員春妹: 我知道,你們列入讓他們回去研究看看,好不好?請主席,謝謝。
主   席: 研究。
鍾局長鳴時: 研究研究。
主   席: 應該同意墊付,另外研究車廂廣告的納入豐年祭。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下一案。
朗讀人員: 市提九 案由: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為協助公車業者紓困,請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7億606萬8,394元,提請審議。
鍾局長鳴時: 我想這個要跟委員會這邊做一個非常仔細的說明,其實我們過去在107年度實施了相當多的不管是從過去轉乘的優惠,到新北兒童卡,到當時的運價的一些檢討,這個對於公車業者來講,他在經營的過程當中就產生了很多是因為政府的政策,譬如說我們的當時票價15元,差額我們叫做票差,這個就由政府來做補貼,因為新北市的財政狀況並不是那麼好,所以從107年的當時就是有跟業者做了一個協商,我們積欠的總共是7億9,000萬元就分年來做一個攤還,過去因為我們預算沒有編足給他,所以就是延後兩三個月再發給業者來做補貼款的支應,今年年初因為開始疫情之後,業者壓力非常大,我們每天他的運量降了大概10萬人次,10萬人次如果一年延續下去的話,這個10萬人次一天的收入就是200萬元,200萬元一個月就是6,000萬元,整個公車行業這個領域要在一個月之內就掉了300萬的輛次,6,000萬元的營收,連續三個月下來因為我們沒有預算可以去做任何的紓困,因為這確實我們新北市的財政狀況沒那麼好,業者就要求說不然你把以前欠我的或者是類似補貼款可以即時發放的你早點給我就好,就減少他利息的負擔,減少他們資金周轉的困難,也可以給它們發薪水的時候,員工薪水不會拖延,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就採取了一個措施,就是希望能夠在儘快的在前半年就把這個積欠他的相關錢能夠給付給他,第二個就是每個月所產生的不管是票差、轉乘補貼,或者是兒童卡,或者是這些該給付的,我們就儘快的撥付給他,不要欠,可是這樣子做的情況之下,大概我們估算到今年的8月,最晚到9月我們所有的預算就用完了,這個補貼款就又要卡住了,一卡住的話疫情如果沒辦法把這個結束掉,把運量再帶回來,因為到了5月份,4月、5月的運量仍然持續低迷,所以我們很擔心這個錢到時候就沒了,因此我們就用這個墊付款來計算,再加上去年底公車公會他們有向我們提出來要檢討運價,檢討運價的結果,經過我們的核算跟台北市雙方的大家互相交換意見,交換資訊,這個運價目前大概有一個要準備調整的一個趨勢,因為他整個物價水平,可是調整上來之後,還要核實去看他的油價的變化情形,所以這個運價的調整可能是今年度也要做的一件事情,所以這兩件事我們放在這個墊付款案裡,請委員會這邊給予支持,以上。
主   席: 廖議員。
廖議員宜琨: 我剛剛有看到說剛剛像局長有講到說有包含前年度的欠款對不對?7億606萬元這部分是有多少欠款?包含多少欠款?
鍾局長鳴時: 5億2,000萬元是欠款。
廖議員宜琨: 5億2,000萬元是之前的欠款,實際上補助你這次紓困的補助是?
鍾局長鳴時: 沒有紓困的補助,他其實是為了避免他資金調度的困難。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再多了2億多元給他?
鍾局長鳴時: 另外2億元是運價調整。
廖議員宜琨: 運價調整,運價調整為什麼你要補給他?
鍾局長鳴時: 運價調整就是往上調。
廖議員宜琨: 往上調為什麼要再補助?
鍾局長鳴時: 往上調因為我們現在15元不動,我們給民眾收15元,你如果運價往上的時候,我們整個政府要補貼給民眾的錢就增加了。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因為實際上要是目前油價其實是屬於一個低價位的狀況下,怎麼會還有要往上調的趨勢?
鍾局長鳴時: 這個我說明一下,我們核定運價在這裡,但是油價是浮動機制,依照他上一季的油價的平均數,做一個增減。
廖議員宜琨: 所以他應該是下降。
鍾局長鳴時: 油價下跌的時候他拿不到這麼多錢,他真正拿不到那麼多錢,如果油價上升的時候,他的運價雖然在這裡,可是它這個差額他也拿得到,所以我們預估的油價是一個浮動的。
廖議員宜琨: 你們講這個我比較不了解,你這樣講得很奇怪。
林科長詩欽: 油價的這個因素我們已經考量進去,因為他的成本是往上的,因為成本不只是油價,他還包括人事費用,還有車輛的費用,還有管理的經費等等,再加上他的載客率沒有上升。
廖議員宜琨: 你這個2億多這個數字是怎麼計算出來的?我想知道,因為照理講以一個客運來講,你在運輸,油是占最大宗的,人事其實還好,可是油價應該是占最大宗的。油價如果有下跌的趨勢,怎麼會你們的預估還要補助那麼多?2億多譬如說你剛剛說5億多元。
鍾局長鳴時: 我直接回答議員的質疑在哪,我們1年新北市的客運量,公車的客運量是3億人次,3億,如果每張票價漲7毛錢的話,他就是2億1,000萬元。
廖議員宜琨: 就是2億1,000萬元,你這樣講是沒錯,他要漲,可是我意思是說在油價下跌的狀況下,為什麼他還要漲,這才是我的質疑。
鍾局長鳴時: 油價是浮動的,如果降的話我們不會給他。
廖議員宜琨: 油價現在已經在降了,其實這是一個趨勢,我在講除非你像我們在跟國外買原油的狀況是一樣的,因為我們沒有預計我們可能要維持他的價格,所以說我們想說未來他可能會上漲,所以說我們是提前買,我們提前了1年的合約,當然未來1年假設這個油價下降,我們還是沒有辦法,一樣是維持這1年的油價價位去跟他購買,這我沒意見,可是你現在講的狀況是不太像這個狀況,你們到底是怎麼樣預計這個?我是希望說你們這個2億1,000萬元,你們是怎麼去評估這個油價的部分?
鍾局長鳴時: 我這樣說好了,運價裡面的油價,油價是18樣成本當中的一項,他的計算是有一個基期的,他不會隨著這個在波動,他要計算一個固定的運價,他一定有一個基期,我們這次基期是107年是不是?
林科長詩欽: 基期是106年的,報告議員,所以意思就是說成本到現在都沒有動過,我們的運價調整我報告一下就是說,油價只是在這個期間疫情三個月裡面有下降。
主   席: 科長,是不是可以拜託一下把計算公式提供給我們廖議員可不可以?
廖議員宜琨: 對,因為這樣是蠻怪的,你整個這樣給我感覺,為什麼它們油價下降我們還要再補貼他們,要調整票價。
鍾局長鳴時: 議員,核定運價是一件事情,他實際上拿不拿得到這些補貼,這是另外一件事,因為為什麼?他實際支付的會跟著上一季的油價變動,所以他不一定拿得到,如果油價下跌他就拿不到。
廖議員宜琨: 可是那都是你們的預估,我是說預估這樣很怪,你剛剛講是105年,你們的公式是105年的。基期是105年,也就是說你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調整過?
鍾局長鳴時: 只有在107年的時候有調整過一例一休工資。
廖議員宜琨: 對,如果說這個東西是不是提供給本席,我也要想了解一下,因為這樣有點怪怪的,你要是說純粹為了紓困的時候,因為這個疫情的關係他們需要補貼他們,這我還沒有話說,如果假設是這樣子。如果假設是這樣子的話,我們還沒有話說,因為真的是公車路線要照跑,一個月6,000萬元,我們這個比較沒話講,但是你現在還要調整票價,你又跟我講你們要再補助。
鍾局長鳴時: 票價沒有要調整,是運價,他們運輸的差額是我們要。
廖議員宜琨: 對,你是怎麼計算的?我覺得你們要提供給我們參考一下,看到底是怎麼樣。
主   席: 局長提供一份給大家,好不好?各位還有意見嗎?
廖議員宜琨: 我是沒有意見,可以墊付沒關係,只是想了解。
楊議員春妹: 召集人我問一下,我很簡單問完,其實你這個東西的補貼,或是七億多,你是不是應該含這個價差?像我楊春妹是殘障人士是8元,實際上應該15元對不對?那個價差就是由你們來貼了,是不是這樣意思?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數字,對不對?包括陪著我上車的人也8元,所以陪同人的價差金額是這麼多,主要就是這個地方佔比例比較大。
鍾局長鳴時: 對,價差上最多的。
楊議員春妹: 我知道了,謝謝。
主   席: 各位應該沒意見了?沒意見同意墊付。 審查意見:同意墊付。
鍾局長鳴時: 謝謝廖議員,資料我們再補來。
主   席: 局長,該補的資料給大家。
鍾局長鳴時: 沒問題,我們會去爭取到。盡快的來做處理。
主   席: 該給我們這裡會勘裝的太陽能趕快做。
散   會: 14時30分
          主  席  金  中  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