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定期會108年11月15日 - 第1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主   席: 我們時間人數已到,宣布開會,上次會議記錄請自行參閱,如果沒有意見,即為認可,繼續審查109年新北市總預算案。今天審查的我們的社會局,這邊的議員局長都非常熟悉,我想你還是介紹一下,維倩這邊特別讓他了解我們的團隊,請局長介紹一下我們社會局的團隊。
張局長錦麗: 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早安,我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們的團隊,首先介紹一下我們林昭文林副局長,然後我們許秀能許副局長,我們的黃逢明黃專門委員,我們林寶珠林科長,社婦科的林科長,這是我們老人福利科的林妏燕林科長,我們從這邊開始,這個鄭淑敏,我們人民團體科的科長,這是我們兒少科的劉倩如劉科長,這是我們兒童托育科的林秀穗林科長,這是我們救助科的石玉麗石科長,這是我們社會工作科的劉文湘劉科長,這是我們人事室的主任,傅浩青傅主任。這是我們綜合企劃科的陳佳琪陳科長,後面的我們身心障礙科的,徐綺櫻徐科長,還有我們站起來的吳欽仁吳主任,還有我們愛心教養院的謝鑫敏謝院長,這是我們秘書室的主任陳嘉興陳主任,這是我們政風室的黃子穆黃主任,這是我們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的許芝綺許主任,會計主任黃淑卿黃主任。
主   席: 我想召集人都非常熟悉,周勝考,我特別介紹我們維倩,維倩對我們社會局這邊有很多關注的議題非常好。
張議員維倩: 為什麼召集人特別介紹我?是因為我常去市府洽公,常常被擋在外面說小姐你要幹嘛,所以召集人特別介紹我,以防大家都不知道我要進去幹嘛。
主   席: 這是其一,其二是他對我們婦幼這個部分,他非常的關注,他非常棒,很優秀,我們要先詢問的,維倩有沒有,還是說待會進入預算,還是說局長做一個說明。
張議員維倩: 局長幫我們今年度的預算總體說明。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我們總體預算的說明,社會局109年度的預算我們是編列了歲入是49.68億元,歲出的預算是210.45億元,在歲入的部分我們109年度編的是49.68億元,是比108年度要增加了1.92億元,主要增加的項目是我們的統籌分配稅,1.19億元,這個主要是107年度中央墊付款的轉正案。另外增加的兩個部分,0.73億元主要是在於我們計畫型的補助收入跟公益彩劵的盈餘分配基金,在歲出的部份我們109年度的預算編列210.45億元,較108年度相比的話,我們實質增加了19.37億元,主要增加在三個大的項目,一個是老人福利業務,增加了10.1億元,身心障礙的福利業務增加了5.31億元,兒少福的業務增加了3.02億元,在老人福利業務部分增加了10.1億元的部分主要是我們的敬老卡現在公車的點數可以免費的來搭我們的捷運,所以這個增加了3.05億元,中低收入的老人生活津貼也增加了1.77億元,在身心障礙福利業務這個部分,我們增加了5.31億元,主要是增加在日間照護跟住宿式的費用,增加了2.36億元,在兒童少年福利業務增加了3.02億元,這主要是我們在109年度我們要增設20家的公共托育中心,換句話說今年我們是增設10家,明年要增設20家,所以這些都是增加的一些相關的費用,簡單來講我們的預算基本上還是以老人福利的預算編列最高,其次是身障福利,再其次是兒少福利,另外在第四點是要特別跟議員報告的是我們在109年的歲入型的計畫補助收入的超編960萬元,這個本來是中央型的計畫補助收入960萬5千元,在辦理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的支持服務,不過今年衛生福利部社家署在8月15日給我們來函,希望明年度是要改變以代收代付的方式辦理,所以就不要納入預算,我們就拜託議員,可是我們當時預算就已經編妥了,所以就拜託議員把歲出跟歲入的960萬5千元同步刪除,以上簡單跟各位議員報告。
張議員維倩: 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我們社會局,因為我看到我們社會局其實有身心障礙科,其實身心障礙科的面向很多,包含一些殘障車位,我會提到這個問題就是因為我們那邊有一個捷運站,捷運站他在外面,應該叫做秀朗橋站,三環三線,他在秀朗橋站的外面畫了身心障礙者的停車格,有機車格跟汽車格,很多民眾反映說因為那條路的車流量很大,怕說如果突兀的上面設這個殘障機車格可能會有些安全上的疑慮,雖然說我們都感覺說好像很危險,但是因為可能身心障礙科沒有給我們一些意見,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說身障朋友有沒有需要這個停車格,因為我們自己不是使用身心障礙車輛的人,所以我們也很難去置喙說這個到底是不是有存在或是不存在的必要,當天我們一般的民眾覺得危險,但是因為沒有身障的朋友出來講,所以我們那天會勘就無疾而終,所以我想知道我們這個權限的劃分,這個身心障礙停車格跟我們身障科之間,跟交通局之間是怎麼樣做劃分的?
徐科長綺櫻: 有關身心障礙停車格的部分是我們交通局的業務,可是一般來講,因為我身障朋友他們會很關心,所以如果議員說有類似這樣的案子也是可以會同請我們這邊,我們也可找一些身障團體的代表,過去現場做一個會勘。
張議員維倩: 因為交通局那時候不敢決定的原因是因為,畢竟我們大家都不是身障朋友,所以沒有人敢擅自幫他們做決定說是不是這個車位要挪移或是刪減,因為怕刪減之後會不會真的造成我們這些身障朋友的一些不便,所以這就是我們可能橫向聯繫不夠完善,所以交通局可能就推來社會局身心障礙科,身心障礙科可能就說這不對,這交通局的專責,應該是他們專業來決定到底要不要存這個身心障礙停車格,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是不是要有請我們社會局這邊再跟交通局的橫向溝通更完善一些,因為像那天動用了好幾個議員本人去,結果最後還是無疾而終,就是因為沒有辦法做完整的橫向聯繫,然後身障朋友的福利其實老實講,我們這種比較就是沒有使用到身心障礙格的人,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到底需不需要,所以就陷於一個羅生門,我們也很怕我們真的是不小心砍了我們身障朋友的需求,我們也很擔心他們放在那邊又很危險,所以其實陷入了一個兩難,所以是不是有這個身心障礙停車格的增設或者是要可能挪移等等,是不是請我們身心障礙科這邊來多多協助,然後來表達意見。
徐科長綺櫻: 當然可以。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想以後類似這樣的會勘,我們社會局一定都會派代表,同時也可以邀請身心障礙團體的代表一起前往參與,謝謝議員的關心。
張議員維倩: 再麻煩你們這點多費心。
張局長錦麗: 好,沒有問題。
周議員勝考: 局長,我詢問一下,你們那個復康巴士,你們是外包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對。
周議員勝考: 因為復康巴士使用率也滿高的,但是都是固定在載某一些人,他都是預定的.....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因為這是交通局負責營運,但據我們了解,絕對不是固定的人,他都要提早去訂車。
周議員勝考: 對,就提早,譬如這個人是一、三、五要用,他們就是一、三、五就訂好了,現在要插進去的就沒辦法插進去,就是他要再訂就是沒有車子了,所以說像這樣的一個辦法,有時候慢訂就訂沒有了,就好像說客滿了......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現在就是因為隨著高齡化,需要的人越來越多,所以我知道交通局的部分,他針對那種臨時如果說真的很臨時的確實比較困難,可是如果他訂不到的,目前他們是會去結合無障礙的計程車,他們會轉給無障礙的計程車,可是他的收費是以復康巴士的部份來收費,另外一個部分就是說現在針對這個長照的部分,我們衛生局那邊如果他是長照失能身分的話,我們衛生局這邊已經有開辦長照失能的一個車隊,所以如果身障者,基本上我們還是希望具有身心障礙身分的人盡量用復康巴士,可是如果是長照失能的部分,因為政府固定每個月有一個額度讓民眾如果是屬於失能長照的部分,一個月有1,840元,可以去坐長照的專車,這個部分是衛生局這邊已經開發了滿多的特約的車隊可以去載送。
周議員勝考: 你講這個大家當然都很不很清楚說他應該是去坐哪一個方向,大家都知道復康巴士,第一個想到的是他叫復康巴士,今天這個忘記訂了,或是說他坐完以後,這個禮拜不用,下個禮拜要,他要再訂就沒有了,因為復康巴士我認為不是一個特定對象,他是一個不特定對象的使用者,因為復康巴士大家捐獻的,這個立意良善,但是因為有人反映的就是他們訂不到復康巴士,我就問他們,他們說他們早就訂好了,這個長者,某一個家庭的長者,他就永遠在坐復康巴士,每天都會來載,每時間到他復康巴士就會來了,因為他是預訂好,這個好像是他在專用的,所以我不是說不行,但是我發覺這個立意良善的就是說,我一個復康巴士就他們這十個人在用而已,這台就他們這十個人在用而已,對不對?這個禮拜都他們這十個人在用而已,載他然後去載別人,都訂好了,所以有很多訂不到的,有很多臨時訂的也插不進去,所以我發覺說這個是不是應該怎麼去配置一下,有一些是機動性的,不是說都是被訂走了,因為我發覺這樣是不公平。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也會跟交通局來做協商,其實也跟議員報告,當初訂這個規則的時候,其實我們是有分,譬如說重度、中度、輕度,讓那個重度的朋友比較可以提早訂,因為這些重度的朋友他可能要去做復康巴士去就醫,或者是去怎麼樣,因為他是重度的,換句話說他可能坐其他車會非常不方便,所以他們的時間就比較長,輕度的好像是三天內,對不對?重度的是七天,所以這個跟議員報告,議員覺得為什麼這些人好像他們常常都要坐,為什麼都要去就醫,為什麼都被他們占掉了?但事實上因為他們是重度的,所以當初在設定這個復康巴士使用的規則的時候,我們就希望能夠確保這些重度的身心障礙朋友,他是能夠使用的,至於輕度的或中度的他們可能會稍微好一點,所以他的天限就是三天,但是確實因為我們即使已經募到全國最多輛,我們現在已經五百多台了,像臺北市才三百出頭而已,我們是最多的,但是因為我們人口眾多,再加上這個區域,其實我們也不是只是顧新北,因為我們的區域也是要開到臺北或者是基隆或者是宜蘭,因為就在這個大臺北地區,所以確實是比較辛苦的。
周議員勝考: 我知道,因為人家誤解就是說復康巴士好像都是在載特定的對象,都他們在坐,我講一句比較不客氣的,都有錢人在坐,窮的人坐不到,為什麼?因為他們的資訊不發達,但是比較富裕的資訊就比較發達一點,我講老實話就這樣,因為他們跟我講,再怎樣都是那些比較夠力的人在坐,我說沒有,但是他說確實要訂訂不到,他說現在這禮拜今天來載他,三天後再載,他三天就跟你訂好了,對不對?他今天來載我我就馬上訂,你一個禮拜,我就一個禮拜馬上訂,所以說永遠都是他們在訂,所以永遠插不進去,就像你去台大要掛個號我相信,你如果不早上五點、四點去掛的話他只有五個名額,你掛不到,因為都是複診的,對不對?我看120個,有115個是複診的,其餘的加號的,就是五個名額都一大早要去掛的。
張局長錦麗: 所以跟議員報告,我們也在擴展這個量,譬如說我們交通局他們很努力去增加無障礙計程車,或者是長照的這些專車,我想都在擴展這些量,不要讓固定的人使用,但是確實我們也承認說復康巴士......
周議員勝考: 我認為說你們要留一些給低收入戶。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其實可能就是說譬如說他是一個新的身障這樣的身分要使用,可能他比較不了解到底要怎麼訂,有很多人是因為不了解要怎麼訂,那是要上網去訂的,因為以前很多人家裡譬如說一些家裡沒有電腦,現在因為智慧型手機也可以訂,那剛......
周議員勝考: 我就不會訂,所以我認為就是說,因為我就跟你講,有一些家裡比較好的會去用的人,就訂得到,有一些就訂不到,我現在就講說你們是不是可以跟交通局講說,外包的部分你應該留三十台、五十台給應急的低收入戶或者是不明白匆匆忙忙打進來的,這些人來用,來做機動型的,然後再教他說你以後要用的話要提前用。
徐科長綺櫻: 我們再跟交通局這個部分來反映。
周議員勝考: 不要說我明天要用我今天打去,對不起都沒有了,我認為他滿失望的,因為復康巴士那麼多,他又急需,對不對?有的又剛出院,急需,所以我認為是不是你們一定要留幾部五十部給新北市這些急需的人,今天打電話來,你能夠派他出去的,這樣的一個,不要說一打來,抱歉,三天前你沒打來都沒了,他就確實要用,是不是能夠便民一下,讓這些需要復康巴士的長者也好,患者也好,能夠得到社會局的政府的照顧,然後他打去就很方便,很便民,好不好?是不是可以這樣?
徐科長綺櫻: 好,我們會跟交通局來反映。
周議員勝考: 我看剛剛在講殘障車位或者停車場也好,我看你們隨便去停也是留十個位置,高鐵的也留五個位置要給立法委員坐的,對不對?我們講真的,會不會?這都會預留,這個社福你如果沒有留個五十台給民眾臨時癱瘓的,還是臨時要就醫的,還是出院臨時要的,我們一定要坐,不要打過去說抱歉沒有了,你們沒有預訂,你要問說你們狀況是怎麼樣,好,我們馬上派一台,以後要預訂,今天我先給你方便,你下次一定要預訂,我教你怎麼預訂方式,這樣的話我相信我們的便民就很好,是不是可以做到這點?
張局長錦麗: 好,我們把他記下來。
主   席: 關於復康巴士這部分我也想要補充一下,因為在之前總質詢的時候我也有提到,桃園的他可以做到預約的成功率是99%,我們的預約成功率呢?
張局長錦麗: 我們重度也是高達九成以上。
主   席: 整體?
張局長錦麗: 整體,但是輕度的我知道他的比例稍微低一點,這個詳細可能要問交通局。
徐科長綺櫻: 我之前所了解的訊息是說臨時的那種他大概是媒合......
主   席: 所以臨時的這個部分之前我有提到說計程車的部分,像桃園跟新北市計程車他們都可以。
徐科長綺櫻: 他以前像臨時的這種當然媒合率是70%幾,可是因為現在也都加入了無障礙計程車,如果真的他們已經符合這個條件,他們就是轉到無障礙計程車,無障礙計程車他一樣可以坐,他也是用復康巴士的一個費用。
主   席: 我知道申請的不是很踴躍是不是?這個部分,計程車的部分。
徐科長綺櫻: 他們是直接轉介。
張局長錦麗: 因為他可能訂不到復康巴士,我們就直接轉介。
主   席: 因為之前也有這個陳情,說他們要申請要預約就困難,預約不到,我們也鼓勵共乘,共乘現在的效率,他的共乘率如何?
徐科長綺櫻: 其實因為需求者高,所以他其實也希望復康巴士的使用率可以比較高,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希望共乘,譬如說剛好在同一條路線上有兩個障礙者,他會幫我們做搭配,另外一個部分他一天平均一輛車,一天可以跑到七趟,這已經是全國最高的一個趟次了。
主   席: 現在看起來我們的預約成功率也是90%也是非常高,但是還是有人沒辦法搭到,因為我之前在質詢的時候我有提到一個數據,我不曉得現在有沒有提升了,就在今年的1、2、3月,這三個月當中,平均一天有108次沒有辦法預約到,預約到車子,這應該是你們提供給我們的訊息,交通局的,公務統計的資訊網,交通局提供給我的,三個月平均一天有108次預約沒有車子,我覺得我們要到達目的地,我們都希望百分之百,像我們今天來開會,我也要百分之百一定要到,108次的那些人他沒辦法到達他的目的地,所以這個應該是要百分之百的,99.999%的預約的成功率對不對?剛剛我們召集人講那個真的有那個現象,預約不到的現象,所以這個地方真的要去做一個改善,要再調整好不好?
張議員維倩: 我這邊想要問一個問題,就是庇護工場跟小作坊,我們跟勞工局是怎麼樣做分工的?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就是說庇護工場的部分當然他要進入庇護工場,他現在都要經過所謂的職業評量,他們最主要針對通常是以心智障礙類的身障者為主,他們經過職業評量之後,他認為他合適去庇護工場的才會進入庇護工場,而且庇護工場他本身法規都有規定他設置跟收進來的對象,我們小作所的對象就是他經過職業評量,他可能還沒有到達那樣的程度,可是他可能就是已經從學校畢業,在家裡可能也不太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也擔心有些孩子可能因為生活鬆散而退化,所以我們就設置了小作所,裡面有些作業活動,讓他們能夠每天固定去那裡,參與一些作業活動的訓練,培養他們工作的態度還有工作的習慣跟技巧。
張議員維倩: 我插個話,職業評量是由誰來評的?
徐科長綺櫻: 是由勞工局的有一個專業團隊,職業評量中心。
張議員維倩: 所以勞工局的專業團隊是對於這個身心障礙者朋友比較專業的還是一般評量的這種?
徐科長綺櫻: 就是職業重建中心,對,職業評量重建中心。
張議員維倩: 所以我們社會局在小作坊跟庇護工場其實是沒有特別有業務嗎?
徐科長綺櫻: 有,我們就是小作所,小作所在社會局,庇護工場在勞工局。
張議員維倩: 所以按照他的職業評量可能等級不同,他會分到不同的單位。
徐科長綺櫻: 我們跟勞工局這兩部分的業務其實我們是有聯繫會報的,他如果能力ok的就會轉上去,像庇護工場有一些譬如說他能力可能有些退化,難免,因為有些年紀比較大了,他要退下來的時候我們也盡量媒合能夠讓他回到小作所,否則他回家沒事,其實狀況可能會退化得更嚴重,對家庭的負擔也會比較重。
張議員維倩: 那我想請教一下小作所,因為我自己去參觀過小作所,小作所的應該是負責人他會跟我說小作所經營不易,很辛苦,我想要知道對於小作所我們有做那些補助及輔導?
徐科長綺櫻: 其實我們小型作業所他是一個法定業務,他其實裡面的所有包括業務費、工作人員的人事費全部都是由我們政府來負擔跟補助的,他所謂的經營不易可能最主要是因為他可能不是經濟的問題,而是他們要去安排一些作業活動,每一家小作所要設定他作業活動的內容,像有些承辦的單位他們可能裡面如果比較ok,而且他會去結合一些資源的話,有的會做烘焙,有的會做像手工皂,可能因為手工皂做了之後,可能他們也必須要去做一些推廣。
張議員維倩: 販售方面推廣,我們社會局或是哪些單位可以協助他們嗎?因為他們常常做了很多東西,但是好像銷售不如預期,所以有時候裡面的孩子會有一些失落說我很努力了,但是好像沒有辦法把東西銷售出去。
徐科長綺櫻: 應該是說其實小作所並不是以他們的能夠去所謂銷售、賺錢、營生、謀生為主,而是其實是訓練他們,像很多譬如說庇護工場或一些工廠他們做好的一些產品,產品之後要包裝,所以我們小作所的學員他可能做的就是什麼?就是包裝,盒子、紙盒。
張議員維倩: 目前小作所有多少座?
徐科長綺櫻: 23。
張議員維倩: 23,那遍布是在我們全新北各地還是比較集中在我們都會區?
徐科長綺櫻: 是以都會區比較多,因為畢竟我們偏區的身障的夥伴比例上是比較低的,都會區的需求會比較高。
張議員維倩: 我們小作所有需要再做增設嗎?
徐科長綺櫻: 當然。
張議員維倩: 因為其實滿多家長都有跟我反映,他們的孩子可能比較有問題一些,所以他們其實沒有時間跟能力照顧他,他們平常都要上班,倘若沒有把孩子放到小作所的話,其實他們是一整天都被孩子綁住,所以其實小作所對他們來講是滿重要的一個單位,有點像是把一個心愛的寶貝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們一直在講說小作所希望可以再增加一些,我知道小作所他沒辦法收很多員額,因為裡面的老師可能資源都有限,所以他大概一個小作所可以收多少個?
徐科長綺櫻: 法定,這個是國家有一個法定的規定,一個小作所最多收20名,我們其實這幾年也感謝議員的支持,在相關的經費上預算上給我們很大的支持,另外我們也爭取了一些公有的空間,現在因為畢竟身障者,像臺北市來講我們看到有的會排斥,排斥你在這邊設,我們新北市相對是友善很多,甚至也有建商他回饋的公益空間也願意給我們設小作所跟庇護工場,所以在這個部分,明年我們應該至少可以再多設......,因為另外一個是能力更差一點的叫日照中心,明年至少可以再設個六個,日照跟小作所。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覺得還是有必要,一個可能比較有問題的孩子,其實會讓整個家庭都被這個孩子綁住,如果有小作所或者有日照中心,其實可以回歸一個正常的生活軌道,對於這些家庭來講其實是好的,謝謝。
主   席: 我再請教一下,我們敬老卡愛心卡那個部分,我們現在是幾點?480點?跟臺北市一樣對不對?桃園800點,我之前有提到說搭乘愛心計程車的部分,現在呢?我是說我們愛心不要落人後,你看桃園、臺北都可以去搭乘,為什麼新北沒有辦法去配合?
張議員維倩: 我們也是很想,但是跟議員報告,你看我們的......
主   席: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搭捷運、搭公車,其實480點他也可以去運用。
張局長錦麗: 所以剛才也跟議員在整體的時候特別報告,就是像我們明年度因為增加我們敬老卡的點數,公車點數可以坐捷運,這個我們就增加了3.05億元,因為新北市的母數實在太大了,我們現在馬上我們的老人都要邁入57萬了,到明年我們會突破60萬,所以我的意思是說,而且這個不是只有敬老卡,還有身心障礙的部分都包含在裡面。
主   席: 這可以理解勢必要去擴充的,但是因為有些老人家不便去搭乘捷運或者是公車,敬老的計程車其實......
張局長錦麗: 因為這個部分我們那時候有粗估增加至少幾千萬元,如果預算有的話,我們也很願意做。
主   席: 人家桃園就做得到,臺北市也做得到。
張局長錦麗: 他們人比較少,他們錢比較多,我們也是盡量來爭取,我們就逐步,所以我們在今年,侯市長起碼把這個部分擴大了,所以我們是不是就逐步?
主   席: 你不覺得我們侯市長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想做嗎?我看他在議員質詢的時候,好,很好,其實我也認為他是很想要做,很願意做,但是資源有限的狀況下怎麼樣去運作,怎麼樣去做一個分配,我覺得這塊我是說別人都做得到,在隔壁而已,桃園跟臺北。
張局長錦麗: 這個部分我在想,市長一定會有一個團隊不斷的我們在研議,也許哪些我們再省一點,我們可以再加一點,這個我們來努力,這我們再來努力,我們把他放在心上。
主   席: 我上次有提到這個部分,從復康巴士到敬老卡的。
張局長錦麗: 只要我們有錢就馬上來做這樣。
主   席: 這部分再加油,讓人家覺得說桃園你看都可以,為什麼新北市做不到呢?
周議員勝考: 你說桃園的錢比較多,我們的錢比較少,為什麼他們的錢會比較多?
張局長錦麗: 他們照顧的人數比較少,因為他們才兩百萬,我們四百萬,我們光老人我們的長輩明年就要突破六十萬人以上了,所以我們確實照顧的母數是比較多的,金錢可能都是一樣,所以照顧起來真的是比較辛苦。
周議員勝考: 所以你的意思是怪中央財劃法......
張局長錦麗: 中央如果多給我們一點,我們會更好做事。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局長請問一下,之前在6月份總質詢的時候,我們有講到原住民55歲就是老人了,後來楊春妹議員好像有在業務質詢的時候有特別講到這件事情,你們後來有去精算一下就是......
張局長錦麗: 有,我們去精算了,我記得那時候馬上打電話給原民局,我說我們的原民局這個估算出來好像是5,400多人,我記得他是5,400多人,因為這5,400多人都是55到65歲,換句話說,這個年紀他其實是更願意出來的這個年紀,如果就算他不用到480點,他只要用到240點,我們算一下好像要增加3千萬元,我們都精算過,所以也都跟市長報告過,這裡要加錢,那裡要加錢,通通要加錢這樣子,所以這個也是比較辛苦的,在現階段可能我們還是有困難,但是我們也是把他放在心上說,如果我們將來有錢我們一定也要擴大,但是現在真的是有些困難。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但是因為中央的政策就是原住民55歲就是老人,地方也要配合,我們每次在請市府做事的時候,你們都會講說因為中央政策怎麼樣,所以我們地方政策就配合中央,怎麼這件事情就沒有那麼的配合中央?
張局長錦麗: 真的,謝謝議員。
周議員勝考: 你請侯市長,他現在要輔選立委對不對?然後寫一個說要通過財劃法的才輔選,是不是可以這樣子?我們把他寫一個切結書,給國民黨籍也好,民進黨籍也好,哪一黨籍,只要你當選會通過財劃法的,侯市長就去跟他輔選,為了全民,不分黨派,假如你會通過財劃法,會挹注到新北市的錢,當然會照顧到我們,就讓他當立委,可不可以回去建請侯市長這樣做?
張局長錦麗: 因為這個超過我們自己業務範圍,我們請議員來跟市長建議好了。
周議員勝考: 我認為盲目的輔選也是不對,就像人家跟我們輔選,然後我沒有做到選民服務,我認為是有愧於人家對我們的輔選,辜負他們,對不對?所以我認為只要有輔選的我都做,不要犯法,犯法的沒辦法,但是界線在哪裡我不曉得,但是今天我跟你講說是不是可以請侯市長寫一個公報,切結書,當選以後第一個推動財劃法讓新北市有錢。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我一定會如實轉達。
張議員維倩: 我想請問局長一個問題,就是應該是上次總質詢的時候市長有講到說,小朋友如果出生的話有生育補助兩萬元,或是可以選擇月嫂到家裡120小時,我想請問一下我們有這麼多月嫂可以到家裡服務120小時嗎?
張局長錦麗: 是,跟議員報告,明年我們準備跟相關的民間團體合作,然後也跟勞工局做合作,因為勞工局他們有開辦很多職業訓練,我們也鼓勵很多二度就業的婦女,他們也許可以從事這樣的工作,這個工作可能不只是煮月子餐,還包含一些育兒指導,就是可以教一些新手爸爸媽媽他可以怎麼樣教小孩,或者是怎麼樣照顧小孩等等,當然也可以做一些很簡單的料理等等。
張議員維倩: 所以他們需要有證照嗎?
張局長錦麗: 這個基本上我們是委託勞工局來幫我們做相關的職業訓練,都訓練完畢之後,我們將來譬如以中低收入戶,低收入戶,或者是領有身心障礙的這些父母親,以他們為主,然後當然我們也可以經過社會局評估,真的是比較弱勢,也需要政府一些幫忙的,因為我在想明年我們開始試辦這個計畫,就是月嫂......
張議員維倩: 估計大概什麼時候?
張局長錦麗: 明年初,明年初大概二月份我們要準備開辦,所以現在已經開始要準備一些,如果預算議員都給我們支持我們都通過,我可能就開始這樣服務。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是擔心那個人力,因為老實講你120個小時的月嫂,你應該要派很多合格月嫂才有辦法支應這樣子的人力,我是擔心人力上面我們雖然喊得響亮,但是萬一人力跟資源不足,就淪為一個口號,喊一喊而已,雖然家長很喜歡這樣子的服務,老實講120個小時的月嫂,對於剛生小孩的媽媽或是家庭其實都很重要。
張局長錦麗: 所以我們沒有全面開放,我們也是擔心怕我們的人力資源不足。
張議員維倩: 而且我還有一個疑問,萬一那個月嫂譬如說看起來好像ok,可是實際上去案主他們家去施做的時候發現不好那該怎麼辦?
張局長錦麗: 那就要換掉,這個一定會有客訴問題,像這種到宅的服務其實是都涉及到很細膩的服務,也涉及到彼此的磨合,所以假設未來他有些糾紛,我們一定要有專人做客訴的業務。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的疑慮是我們新北市政府最後搞得好像有點像客服中心,因為最後一定會有人投訴,因為這種居家服務,因為像你講的這種很細膩,一定會有人覺得這個好這個不好,所以萬一這個業務做到最後,我們好像成為一個客服中心,其實好像也不是我們的本意,我們本意良善,但是我沒辦法做到後續可能有些人抱怨或是做不好的部分,搞不好最後都怪我們新北市政府派不好的月嫂去,有可能。
張局長錦麗: 有可能,所以我們在之前我覺得都要做很清楚的溝通跟說明,讓大家期待不要過高,或是我們根本做不到的,也要跟他們預告可能會有什麼樣的狀況,大家彼此都要做些溝通協調,這個我想我們都會來做,在事前都會做,但是即使做了這些,就像議員講的,可能也免不了會有些客訴的問題,我們必然也要做處理,因為服務終究要包含這些部分。
張議員維倩: 我是怕我們新北市政府做這麼優良的一個計畫,但是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給我們很多提醒,我想我們在未來規劃的時候會特別注意,來避免這些事情發生。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自己身邊很多朋友請了月嫂之後,有時候做一做不滿意還要換月嫂,所以我才會有這個質疑說,萬一真的是做得不好要換的時候,換來換去,還是說我們月嫂如果做不好被客訴幾次,你們有沒有什麼處理的方式?難保有一些就是比較品質不好的月嫂進來我們這個系統,一顆老鼠屎害了一鍋粥。
主   席: 局長這部分你趕快把人員補足,然後素質要提升,因為我們維倩跟怡臻可能都需要。
張議員維倩: 我看怡臻的眼睛發亮,他一定感同身受,好的月嫂讓人上天堂,不好的月嫂讓你很忙。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會特別注意,這個我們會在規劃的時候制定規則,謝謝議員,我們一定會再來努力。
張議員維倩: 我都說我太早生了,如果我晚一點生的話,我就可以體會這120個小時,我來實際體驗,我沒有機會,我不是中低收入戶,不然我就可以來評比,看看預算上是不是應該要追加還是要全數刪除。
主   席: 雅玲。
周議員雅玲: 剛才充分討論的都是有關我們預算總說明,這部分可能會計要多回答一些,我剛剛看了一下,108年跟109年度的預算,因為之前的一些局處他們都會把今年的預算歲入跟歲出都會跟上年度做比較,你們好像沒有這個習慣,都是讓我們自己去看跟去年度做比較,我剛剛看了一下,我們總預算的部分,歲入的部分今年有增加1億8,400多萬。
張局長錦麗: 對,我們歲入有增加1.92億元。
周議員雅玲: 然後其中有一項包括之前都沒有看到的課稅收入,今年為什麼突然有這項課稅收入?
黃主任淑卿: 跟議員報告,課稅收入其實我們107年以前都有統籌分配稅,就是有關於統籌分配稅107年以前都有,那是從108年的時候,那時候立法院有一個決議,就是他在審查107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決議的時候,他原來我們有從特別統籌分配稅去支應有六項的社會福利津貼,我們從108年度以後,因為立法院的決議,所以主計總處就是把這些原本從特別統籌分配稅支應的這個福利津貼改為定額設算,也就是把他放在我們一般性補助款裡面了,所以他就從108年度以後就不會再有特別的統籌分配稅,我們社會局就不會有課稅收入這個部分,但是我們今年編的這一筆錢是107年他給的,等於是我們107年提墊,現在是要做墊付轉正,所以才會編在這裡,因為當初107年度這個還是歸納在特別統籌分配稅,所以我們在編預算的時候,要補編預算,補編預算的時候他還是放在課稅收入這個科目裡面。
周議員雅玲: 那我聽了又更不清楚了,是107年度的事,然後109年度才要來辦墊付轉正,這個部分之前的支出呢?
黃主任淑卿: 因為這個是墊付案,這個是收支並列,這個是屬於我們當初提墊的時候的中央款部分,才會放在這裡。
周議員雅玲: 我還是不了解,你這筆實質的收入現在在哪邊?已經發生了嗎?已經發生了,然後現在的這筆1億1,800萬元,中央會墊給我們,會補給我們?
黃主任淑卿: 其實他錢已經撥進來了,在107年,因為我們107年就要支出,所以我們107年是做提墊,因為這是中央款,就是育兒津貼那個案子,我們那時候是做提墊,做提墊以後,我們有提墊付的話,墊付同意就有預算的證明,中央就會撥款給我們,我們當年度因為來不及編預算,因為他那時候也是比較晚,因為他是8月17日以後的,所以我們來不及納入108的預算,所以我們就補編到109,我們當初的稅款收入他撥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會做一個預收的政府稅款的一個科目,我們今年才會做轉正,就109年度預算通過以後我們會做轉正。
周議員雅玲: 所以這筆課稅收入未來在我們社會局的項目等一下我們看得到?看不到?有公文嗎?中央函文,有,因為現在還看不到,我們現在總預算說明看不到,應該是後面細則的時候看得到,這是第一點,包括我們這次的社會救助金,我們的歲入預算也少了,為什麼?總預算為什麼變少?
黃主任淑卿: 社會救助金的部分就是我們原本社會救助金的設立是因為之前省府應該是說撥給我們的一筆錢,然後放在我們的救助金專戶裡面,這個社會救助金的預算編列就是從這個專戶以他的孳息來做我們救災的一些幫助,所以我們每年像之前都是大概編700萬元左右,每年都編700萬元,因為以前的利息很高,所以我們以前的孳息就會存在比較多,這個孳息有時候如果有天災的時候我們就會從這邊,如果我們本預算不夠的話就會從這個科目去支出。
周議員雅玲: 你現在講是救助金,跟救災有什麼關係?
黃主任淑卿: 我們這個救助金專戶他的用途就是用在救災。
周議員雅玲: 不確定性是不是?天災地變,不可抗拒的因素的情況之下,才有支應這筆救助金,所以這筆救助金沒有任何......
黃主任淑卿: 他的本金我們不會動,他有1億7千多萬。
周議員雅玲: 利息的部分你們自己可以......
黃主任淑卿: 利息的部份我們就是編預算,就是納入預算,納入預算以後因為現在利率越來越低,所以以前的700萬元我們已經編不到700萬元了,所以我們現在逐年降低,到現在為止,我們現在從750萬一直編到現在600萬元應該就穩定了,因為現在一年的利息大概目前是有100萬左右,加上以前利息剩下來的,所以就編到600萬元。
周議員雅玲: 你今年的公益彩劵的盈餘分配為什麼會增加?108年有增加給我們嗎?
黃主任淑卿: 應該是說公益彩劵的編法,他是先看我們今年6月時候的獲配數的九成,他是一個基數,用這個基數去申算。
周議員雅玲: 所以你們這部分才會一起配合增加。
黃主任淑卿: 因為他的不確定比較多。
周議員雅玲: 這個我想知道,因為其他的局處他們都會跟上年度做個比較讓我們看。我看了之後,我當然看到我們歲入編多,這也是一件好事,但是想知道這樣子一個訊息,這樣的預算數字異動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要先了解一下。
張局長錦麗: 我們補充一下給議員。
周議員雅玲: 等一下細審之後不見得可以知道他的尾數增加,重點在這裡,是因為公益彩券去年度的時候有增加,獲配數有增加,所以我們今年就跟著增加,假設沒有呢?
張局長錦麗: 他可能獲配數也會降低,所以他有可能降低。
周議員雅玲: 我的意思是說假設我們明年就是109年的獲配數沒有增加的話,你們多編了怎麼辦?那就執行不到了。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其實他那個都是中央定一個公式,有一個分配數給我們,他有時候如果賣得更好的話,他每年年底還會結算,所以會有當年度多的錢,他也會分配給我們,所以我們會有一個等於說當年度一個未運用款的部分,我們會做為一個安全準備金。
周議員雅玲: 這樣就合理,然後我們八里愛心教養院今年也有增加,你們也是從規費收入增加?
張局長錦麗: 我們八里愛心教養院沒有獲配收入。
周議員雅玲: 你們有規費收入,我強調是規費收入,不是獲配數。
謝院長鑫敏: 這個是依照我們院生的收費標準來收費。
周議員雅玲: 明年要漲嗎?不然為什麼規費收入會增加?
謝院長鑫敏: 就是按照我們實際的收容數,因為之前已經增加到2萬1千元一個人的收費。
周議員雅玲: 今年還會增加是不是?你們人數不是已經......
謝院長鑫敏: 我們按照實際的收容人數去核算的。
周議員雅玲: 所以你們今年度的人數確定了,所以明年度這樣的規費收入是符合是一致的?
謝院長鑫敏: 對。
周議員雅玲: 再問一下你們今年度總歲出的部分,你知道增加多少嗎?
張局長錦麗: 我們實際增加19.37億元,主要是增加在三個部分,一個是老人福利的業務,增加10.1億元,身心障礙的福利業務增加5.31億元,兒少福利主要是我們公共托育中心的增長3.02億元。
周議員雅玲: 這筆歲出其實滿龐大的,沒關係,等一下你們稍微注意一下,如果今年度在你們的項目有增加,你們自己主動說明一下,好不好?因為你們這樣子我們很不好參閱,好不好?你們自己主動說明增加的部分在哪裡。
張局長錦麗: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其他議員還有沒有要問的?我們就進入實質審查。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3頁。 新北市政府社會局,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1款1目,統籌分配稅,本年度預算數:118,755,000元,詳第43頁,請審議。
主   席: 43頁,局長說明一下。
張局長錦麗: 這個都是墊付案,統籌分配稅的,就是剛剛我們主任解釋的那兩筆。
主   席: 其他人有沒有意見?沒有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審查意見:1款006項1目11冊43頁[社會局]統籌分配稅,原列118,75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4頁。 3款1目,罰金罰鍰及怠金,本年度預算數:6,960,000元,詳第44頁,請審議。
主   席: 請審查。
周議員雅玲: 局長請說明一下44頁性侵害防治條例第21條,124那個件數,那個是指什麼?
張局長錦麗: 這個罰鍰的部分請我們的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的主任來做詳細說明。
徐主任芝綺: 報告議員,這個部分的話就是我們會有要求性侵害的加害人必須要固定來上課,而且他也必須要到警察局做登記報到,如果說他沒有固定來上課、不準時上課,經過我們通知他來上課,他又拒絕履行的話,我們就會罰緩他,罰緩之後要求他繼續再來上課。
周議員雅玲: 那我們就是用一萬元最低的額度去罰?
徐主任芝綺: 應該是說他會依據罰的程度來做計算,因為如果說他第一次沒有來的話,我們就先罰一萬元,如果說我們通知他履行之後,他又拒絕再來上課的話,我們第二次就會罰兩萬元,所以還是以罰一萬元居多。
周議員雅玲: 你們這個金額罰金是因為他沒有來上課才罰的是不是?有來上課就不罰。
徐主任芝綺: 對,因為我們是希望他要穩定的來上課去接受監控。
周議員雅玲: 所以是沒有上課的話才要罰這樣的罰金。
徐主任芝綺: 對,就是沒有正當的理由拒絕來上課。
周議員雅玲: 但是你們124件這邊124萬,所以你們平均用1萬元的部分去取這樣的一個歲入?
徐主任芝綺: 對,平均的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做計算,也確實在實務上面是以罰一萬元居多。
周議員雅玲: 還是有兩萬元的嗎?
徐主任芝綺: 有,有兩萬元的,也有五萬元的。
周議員雅玲: 你說明一下下面20件、1件、85件,社會工作師這個。
張局長錦麗: 社會工作師法的這個部分,這個部分是社工科,就是沒有辦理職業補登的,或是停歇業沒有來備查的這個都會有罰鍰的,說明一下。
劉科長文湘: 跟議員報告,我們社工師罰鍰的部分是依據社會工作師法第四十條的部分,會予以罰鍰,在這個部分的罰鍰基本上我們是以三千到五萬元的額度,針對社工師職業登記的部分,基本上他沒有取得證照,沒有職業登記是不可以做社工師執業的部分,另外他有些轉職、轉登,他也要按照時間來做備查的動作,如果沒有按照時間做備查,這個部分會有罰鍰。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應該是我們每年都固定這樣的編列數,對不對?幾乎都是。
劉科長文湘: 對,109年的編列數有減少4萬8千元,減少部分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現在目前我們申請社工師職業執照登記的部分,已經比較趨於穩定,我們也多多的宣導,在相關罰則的件數上是有下降的。
周議員雅玲: 基本上你們的金額下降應該是沒有到達那樣的執行數,所以才會跟著下降,那沒問題,下面那40萬的性騷擾防治?
張局長錦麗: 性騷擾防治法的部分主要還是針對加害人,我們是可以判處1萬元以上到10萬元以下的罰鍰,我們請社婦科的寶珠科長說明。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性騷擾防治法第二十條的規定,他們經過審查成立性騷擾案以後,我們會依照裁罰基準去做裁罰,今年有提升十萬元。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裁罰這樣的金額你們是依據什麼標準?初犯我們就給予較低的金額?還是看行為的嚴重性?再來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新北市府這樣子的一個狀況有嗎?有同仁申訴過嗎?我們新北市27個局處有沒有這樣子的事件?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的性騷法他是有三法,第一個是性騷擾就是一般的民眾,第二個職場性騷擾的話是屬於性別工作平等法,這會回到勞工局,還有在校園的話就是性別平等教育法,回到教育局,以性騷擾防治法這個部分,其實近年來案件越來越多,今年的案件執行到目前是有153案,這個是申訴,接下來再申訴的案子有51案,總共加起來有204案。
周議員雅玲: 那你的編數就不對。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因為我們有開罰的案件,因為他要有一個時間流程,確認以後他們還會進入訴願,再行政訴訟。
周議員雅玲: 如果依照106、105呢?107的話比較苛責你們,案子可能還在審理的過程當中,照三年前這方面的案件應該是確定的,還是這樣的數量而已嗎?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107年是開罰29件,然後金額有43萬,今年到目前為止也開罰了54件,其實金額也有到了78萬元,但是因為他有些是我們有給他一個繳費的期限,有些是經濟困難他有申請分期付款,也有是他後來進入訴願、再訴願,我們就會等整個確定以後再罰,再來就是剛剛議員有提到裁罰的標準,因為我們有訂裁罰基準,一般來說他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個大部分的性騷擾他是言詞,他沒有碰到你,有碰觸的話他的金額會比較高。
周議員雅玲: 口頭的話比較輕,肢體碰觸的話,你們的調查狀況的話懲處會比較重,比較高,這個部分應該這樣子,建議明年這個數字應該要往上增加,因為確實你們有這樣的執行數。
林科長寶珠: 今年已經增加了。
周議員雅玲: 今年已經增加了是還好,好不好?這個部分你們應該確實執行,我們當然是不樂見這樣的收入增加,但是確實這樣子的一個性騷擾的現象其實是與日俱增的,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主   席: 你確實執行才能夠嚇阻,對不對?請繼續。 審查意見:3款064項1目11冊44頁[社會局]罰金罰鍰及怠金,原列6,96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5頁。 4款1目,行政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00,000元,詳第45頁,請審議。
主   席: 45頁,社工師的部分。
張局長錦麗: 這個主要是證照費。
主   席: 一件五百元,要說明嗎?
劉科長文湘: 這是我們社工師執業執照的登記證照費,我們按照規費的收入一案是五百元。
周議員雅玲: 那每年,像107年大概有幾個申請?
劉科長文湘: 到目前為止,我們現在以108年1到9月的部分是157案了,在過往從87年到現在,我們已經有職業登記的人數有1,806人。
主   席: 沒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4款60項1目11冊45頁[社會局]行政規費收入,原列1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6頁。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54,000元,詳第46頁,請審議。
周議員雅玲: 租金收入4萬9千元這個,這個是我們自己編列的,收入的部分是......
張局長錦麗: 因為我們中和有一個飛駝家園,專門是這種單親家庭的短期住宅。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針對單親家庭我們的個案的來源是家防中心或者社福中心的社工,然後他在服務的個案裡面,這個婦女他帶有孩子,然後有固定的收入有工作,這個是要租金的,我們這個房間是有兩戶,一戶是有三個房間,他是要付租金的,我們也是按照這個標準去訂定這個租金,我們......
周議員雅玲: 一個月收多少?
林科長寶珠: 一個月其實他有分大中小,小的話只有三坪的話是700元,中房是五坪是1,191元。
周議員雅玲: 你們分幾個?700、1100......
林科長寶珠: 700、1100,還有八坪的是1,820元。
周議員雅玲: 三個價錢就對了。
林科長寶珠: 他是要付租金的,以上。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沒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5款066項1目11冊46頁[社會局]財產孳息,原列54,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7頁。 5款2目,廢舊物資售價,本年度預算數:10,000元,詳第47頁,請審議。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沒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5款066項2目11冊47頁[社會局]廢舊物資售價,原列10,000元,照案通過。
周議員雅玲: 今年度有增加嗎?
張局長錦麗: 沒有。
周議員雅玲: 你們要主動說有增加的部分。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8頁。 7款1目,上級政府補助收入,本年度預算數:2,717,750,000元,詳第48-58頁,請審議。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先說明一下,有增加的部分。
黃主任淑卿: 計畫型補助款,較108年度有增加41,842,000元。
周議員雅玲: 增加哪一項?
黃主任淑卿: 比較大的項目,因為他這個都是中央款的收支對接,比較大的項目像49頁,49頁的第五項辦理托育政策的部分就增加了3,400多萬元。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中央有增加。
張局長錦麗: 對,這個都是中央的,這全部是中央款,那個是幼兒園的,我們這個部分是增加,育兒津貼是2,500元。
黃主任淑卿: 另外還有第50頁的第二項就是有關於建立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這個部分增加了七千多萬元。
周議員雅玲: 這個也是配合中央的嗎?
張局長錦麗: 對,也是配合中央的,就長照2.0的計畫。
黃主任淑卿: 這個是兩個比較大的增加項目。
周議員雅玲: 你們準公共托育的補助你們今年大概抓多少?
張局長錦麗: 全部嗎?中央的還是指地方?
周議員雅玲: 中央跟地方合起來你們的人數?
林科長秀穗: 如果是育兒津貼我們現在預估大概5萬8千人,就是0到2歲的育兒津貼,因為我們現在跟教育局這邊分工是0-2歲是社政部門發,2-4歲是教育部門發,同樣一起都是在公所受理,只要在家裡帶。
周議員雅玲: 你說你剛才抓的是15萬8千人?
張局長錦麗: 是5萬8千人,0-2歲的。
周議員雅玲: 有增加嗎?你們預計抓多少增加的速度?
林科長秀穗: 因為去年中央的少子化政策裡面,把本來0-2歲育兒津貼是要由父母雙方一個未就業,取消就業條件的限制,就是增加,還有一個是阿公阿嬤本來要上保母課程訓練才可以領兩千元,也取消了這樣的限制,不用上課,就是一律領育兒津貼2,500元,只要是家裡自己帶,一律有。
周議員雅玲: 他現在標準修正,條件修正。
張局長錦麗: 但是如果你送出來,譬如說你送出來到我們準公共化的私立托嬰中心,中央又補助六千,這六千裡面有一成五是我們要付的,中央付八成五。
主   席: 那其他?所以剛剛增加的部分都有說明了?
張局長錦麗: 有。
林科長秀穗: 我們是依照中央匡給我們的預算,我們來編列,不夠的話就會跟中央爭取。
張局長錦麗: 所以常常都會有提墊,就是這種。
林科長秀穗: 下半年不夠就會來提墊,因為他也是先依照中央總預算以各縣市的人口數來匡109年推估的總預算數,但是如果不夠的話就會跟中央再爭取經費,然後再做提墊。
周議員雅玲: 你長照的部分今年是增加多少?因為你這樣看到補助是1億2,700萬元,原先我們的總額呢?原先之前沒有增加之前?
張局長錦麗: 長照的部分就是我們社區關懷據點的這個部分,其實是增加比較多的,所以他有非常多的子計畫,我們請老人福利科科長說明一下。
周議員雅玲: 你只要告訴我一下,那個計畫書我自己看,今年大概增加多少?
林科長妏燕: 跟議員報告,今年在中央款的部分就增加7,788萬元,因為這個還有一點市款的部分,所以市款有增加2,620萬元,所以整體增加1.4億元。
周議員雅玲: 整體配合我們市款的部分。
林科長妏燕: 對,整體加起來,因為他希望我們據點的量,社區關懷據點跟現在中央在推的社區關懷據點C項這個部分能夠增加。
周議員雅玲: 增加1.4億元,1.04億元。
林科長妏燕: 跟議員報告一下,不好意思,因為這個歲入的部分有八項在歲出的部分,會拆解得比較細。
周議員勝考: 健保的歲出都在公所嗎?都編在公所?健保。
張局長錦麗: 健保,健保沒有。
黃主任淑卿: 健保的歲出大部分都是編在公所,只有烏來區公所的部分是編在我們這裡。
主   席: 51頁,辦理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支持服務的960萬5千元全數減列,剛剛有說明,全數減列,其他有沒有意見?
周議員雅玲: 為什麼減列?
張局長錦麗: 對,他改成代收代付了,所以他就不要納入預算。
主   席: 其他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7款11項1目11冊48-58頁[社會局]上級政府補助收入,原列2,717,750,000元。 [經常門]第51頁1節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補助108年度辦理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支持服務9,605,000元全數減列。 ◇依據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108.8.15社家障字第1080701223號函修正。 餘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59頁。 9款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4,840,000元,詳第59頁請審議。
主   席: 這剛剛有的也有說明,議員針對雜項收入請審議,婦女政策綱領也說明一下。
張局長錦麗: 這主要是婦女大學報名費的收入,一千元,這個是公所的。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因為我們婦女大學是邀請我們團體來辦理婦女大學在地來提供我們婦女學習上的需求,但是因為偏區他們資源比較欠缺,有些團體也沒那麼多,我們也很期待公所幫我們做協助,所以這個就是婦女大學他們一學期的報名費是五百元,一年的話是一千元,所以我們以一班30個人,一年的話就三萬元報名費。
張局長錦麗: 這裡是只有公所的,民間團體的我們不會再跟他收了,對,這是公所辦的。
林科長寶珠: 這個沒有增加。
主   席: 這樣整個新北市各區公所這樣加總起來大概多少的婦女?
林科長寶珠: 我們有16個區,辦的這個婦女大學總共有135班。
主   席: 135個班有多少成員?統計一下。
林科長寶珠: 有四千三百人。
主   席: 四千多好像也不是那麼多,民間比較多,反而民間比較多。
林科長寶珠: 這個都是民間團體在辦的。
主   席: 公所辦的四千多真的很少。
林科長寶珠: 公所其實很少申請,我們其實很期待公所協助偏區來做開辦。
周議員雅玲: 科長,你說這個部分很多都是民間團體在辦,民間團體在辦的收入就不會經過我們,收支就不關我們的事了不是嗎?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對,我們是期待公所,但是去年公所其實是沒有加入婦女大學,去年我們所有65個單位都是民間團體。
周議員雅玲: 你們美其名叫婦女大學,裡面針對這30個我們有收報名費的這個部分,他的學習內容跟課程是誰來制訂的?講師也好、老師也好,這個你們怎麼遴聘的?這說出來的話也有很大的一套規則了。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因為我們在婦女大學在規劃的時候,其實他的精神是希望在家的幫忙家務的一些沒有在職的婦女,希望他們有時間有一個機會離開......
周議員雅玲: 科長,為什麼這不能合併松年大學?
林科長寶珠: 因為松年大學是65歲。
周議員雅玲: 婦女大學他沒有年紀的限制嗎?
林科長寶珠: 有,我們是20歲到......,今年有提高到65,但是我們今年因為我們透過電腦的比對,他超過58歲的話就不能重複,還是以這個,對。
張局長錦麗: 所以他是有年齡上的區隔,松年大學指是比較年老的長輩,男女都可以一起歡迎來參加,這個部分主要是針對在家庭主婦,我們希望他們有一個社會參與跟社會學習的機會。
周議員雅玲: 我想知道我們的政策跟綱領是指什麼,有嗎?婦女大學現在我說用婦女大學這樣的一個政策來講的話,我們的課程內容是什麼?這個內容都是根據中央的嗎?
林科長寶珠: 中央沒有訂那麼細。
周議員雅玲: 那我們內容是什麼?突然有個想法。
林科長寶珠: 我們的內容是婦女權益、自我發展、社會生活、身心健康。
周議員雅玲: 就這些,上課時間多久?
林科長寶珠: 上課時間我們總共是分春季班跟秋季班,我們有共同課程是一學期有六小時的共同課程,選修課程是33小時,選修課程都是他們認為他想要辦的課程。
周議員雅玲: 讓他們自己去靈活運用那個課程的編定,所以不是我們給他的,是他們自己安排的。
張局長錦麗: 不是,我們有共同課程六個小時。
周議員雅玲: 其他的部分是他們自己安排。
主   席: 這個都有,還有沒有?
周議員雅玲: 這個班現在在哪邊上?
林科長寶珠: 這個班有社區、農會、一般團體都有來去做設班。
張局長錦麗: 有135班,今年。
周議員雅玲: 不是,我講說這30個人在哪邊上?
張局長錦麗: 這是區公所的。
林科長寶珠: 未來我們其實現在正在設班,也希望他們,我想拜託他們來幫我們辦,偏區的公所。
周議員雅玲: 成效不好就不要辦了,成效如果不好就不用辦了。
林科長寶珠: 我們還是很期待偏區的婦女有這個機會。
周議員雅玲: 其實有事情、有活動、有社團讓他們參加,他們就很高興了,但是你講這樣的課程讓我覺得好像要讓他們......,懂嗎?
張局長錦麗: 其實很多是休閒身心的課程。
林科長寶珠: 他的身心發展課程很多。
張議員維倩: 我來幫你們補充一下,因為我自己有去看過婦女大學的課程,其實滿多元的,婦女在家裡其實滿無聊,在家裡小孩稍微大一點就去上課了,他們的課程其實滿多,有些時候是歌唱教學,現在歌唱好像還滿多種的,有教日文,教唱英文的,教唱客家話的,所以其實我自己去上,我是覺得還算充實,我記得我上過一個課程就是我剛剛講的,教你如何畫一個得體的妝,我覺得這個其實滿重要的,造型,因為有時候婦女在家裡久了,跟職場脫離比較久了,反而他有時候不太知道怎麼樣打扮自己,所以我以前去看過一場好像是教整體造型畫妝的,好像還有上英文的,我記得,英文課的,因為英文其實也是如果在當家庭主婦,其實也是滿脫離的,所以英文課程我覺得倒是還不錯,滿需要,還有日文課程,現在講日文的也滿多的,所以我自己是滿支持婦女大學的,因為我們那邊很多婆婆媽媽,他們其實平常無聊也不知道要幹嘛,其實多上這樣的課程,也讓他們多一些知識,跟我們社區的一些其他媽媽作互動,其實我個人是滿支持這樣子一個課程,因為可能雅玲議員沒有實際去看過,我是覺得裡面滿溫馨的,也是滿有意義的,所以我覺得這個預算方面,本席是覺得還是要好好的保留,甚至如果說辦得不錯的話,以後還是有增加的一個必要。
周議員雅玲: 你們是一年為期一次是不是?一學期春秋兩季,兩季半年這樣子,其實這個課程里長他本身其實都有在辦你知道嗎?包括我們民意代表,里長本身就在里內就有辦了,幾乎都有,什麼瑜珈、插花,不外乎這些,其實基本上這樣一路聽過來,很多資源都是重複的,只是出自於不同的人來辦理而已,包括我在地方也是,也辦流行熱舞,請老師來教,也是針對所有的市民,還有咖啡班,咖啡班我已經在地方辦三年了,我是針對里,所以這個部分基本上我是認為,有些東西是可以跟在地做結合,不一定要編預算,相對的,你們有編這樣三萬元的收入,你們年度的支出是怎麼樣?歲出是多少?是多少你跟我講金額就好,我知道歲出在後面,我想知道歲入跟歲出的差別性大概差多少,你跟我講就好了,你不用走過來沒關係,歲出的金額大概是多少?
林科長寶珠: 我們歲出編在92頁,我們是8,355,800元。
周議員雅玲: 你看,30個人。
林科長寶珠: 不是,我們有135班
張局長錦麗: 有4,350人上課。
周議員雅玲: 這個是你們公所的,你們是講補助的部分。
主   席: 其他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繼續。 審查意見:9款065項1目11冊59頁[社會局]雜項收入,原列4,84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60頁。 新北市政府社會局,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社會保險,本年度預算數:877,427,000元,詳第60頁,請審議。
主   席: 60頁。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有增加我們要說明一下。
主   席: 請說明。
石科長玉麗: 報告議員,國民年金的話他在今年的保險的比例從8.5%調到9%,因為今年才跟我們講的,就是等於107年12月才公告的,所以我們今年在預算上就不足,我們就有提墊了兩千五百萬元,到了明年的預算,我們今年就總共增編了兩千八百萬元這樣子,所以我這個預算是有增加的,增加兩千八百多萬元,把今年250的提墊。
周議員勝考: 國民年金我們要付這麼多?四億多。
石科長玉麗: 這是中央款跟我們的款都有,中央的款跟我們,我們是按照狀況,每個不一樣,譬如說低收入戶跟......
周議員勝考: 中央款給我們多少?
石科長玉麗: 中央款他就是總數裡面。
黃主任淑卿: 他有匡列一個金額。
主   席: 你這筆呢?
黃主任淑卿: 按照中央匡的數字去編。
石科長玉麗: 去編預算這樣子。
張局長錦麗: 不是,議員的意思是中央補助我們多少,中央補助多少?
主   席: 全數是中央的。
周議員勝考: 你這裡為什麼不寫中央款?
黃主任淑卿: 因為他不是透過計畫型補助款,他是納在一般性補助款,但是他匡我們一定要編這麼多錢,我們不能低於他匡列數,就是以後作一般性補助款......
周議員勝考: 你的說明為什麼不寫一下說這個是中央款?
黃主任淑卿: 因為一般性補助款是沒有這樣寫。
張局長錦麗: 計畫型的補助款才會標明,我們一般預算都是這樣子寫的。
周議員勝考: 那中央一年補助給我多少?社會局?一般。
張局長錦麗: 一般,所有的補助嗎?所有的就是這個,歲入這個部分嗎?一般的補助是多少?
黃主任淑卿: 你說匡列我們社會局的,20、30億元,那個詳細的數字我還要回去看一下,因為他一般性補助款是整個撥給財政局,我們自己編預算這樣子,所以我們其實在預算書上看不出來,要在財政局那邊才看得出來。
周議員勝考: 那就等於市款。
黃主任淑卿: 對,他就等於統籌分配,但是他這個項目就是有指定我們一定要編多少,他有幾個匡列項目是一定要編足的。
周議員勝考: 那你要註明。
張局長錦麗: 我們下次來註明。
周議員勝考: 因為他補助到財政局就等於你市款,我們市款裡面你又把他編列在這邊,我認為我們的市款就補助這個國民年金,就要低收入戶身心障礙我們就要補助,所以這個要給我們知道說你們花了這麼多錢。
黃主任淑卿: 就是以後我們在寫說明的時候我們就把他備註進去。
主   席: 其他有沒有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1項1目11冊60頁[社會局]社會保險,原列877,42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61頁。 11款2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349,528,000元,詳第61-77頁,請審議。
主   席: 61-77頁,增加部分都有說明了嗎?
黃主任淑卿: 這個一般行政是有減少八十萬。
主   席: 減少哪裡?
黃主任淑卿: 這個減少的部分是人事費的部分,減少一點點。
主   席: 為什麼減少?
黃主任淑卿: 跟議員報告一下,就是說去年我們的執行率稍微有比較差,因為中央款沒有進來足夠,所以他們今年在匡人事費的時候有減一點,但是減一點我們又要把中央款編足,所以就是會稍微調整一下這樣子,對,依去年的執行情形。
周議員勝考: 你們現在社工人夠不夠?不夠,為什麼沒有再聘請?
張局長錦麗: 有,我們其實今年有再增加,我們社工人力的部分,現在擁有的社工人力是......
劉科長文湘: 我們現在有的社工人力是581人,我們預計明年還要再增加44人,中央的社安網計畫也是有補充社工人力。
周議員勝考: 我們人這麼多,社工不足,社工他的工作量又重。
張局長錦麗: 是,所以要招募社工進來作服務其實是很辛苦的一件事,而且因為現在全國都在招社工,因為社安網,社會安全網中央的政策,所以全國都在徵人,所以對我們新北市,因為我們新北市幅員真的很廣闊,所以工作量也比較大,有時候他們就不願意來新北市工作。不過我們現在都到各大專院校去積極行銷我們社會局的業務,然後歡迎大家來報名,也廣用實習生,希望將來他可以留在社會局擔任我們的工作,所以現在狀況有好一些。
主   席: 他們薪資的部分呢?
張局長錦麗: 薪資的部分現在也有增加。
主   席: 增加多少?偏低,真的好辛苦。
劉科長文湘: 我們在這個薪資增加的部分,預計在明年因為因應整個中央社安網薪資的調整,我們大概在薪資增加的部分,會調增每個人每個月會增加到一千兩百元至一千八百元這樣的費用,而且會有逐年晉升的機會。
主   席: 晉升的制度、薪資的調整,然後整個對他們的尊重,對他們的認同、肯定。
張局長錦麗: 我們也有編風險津貼,我們市府也有在編額外的風險津貼給他們。
主   席: 坤城,我們61-77頁,現在。
張局長錦麗: 但是我們因為社會局社工最多,我們還有其他的行政人員,所以所有的人事費都在裡面。
李議員坤城: 我看很多都中央款。
張局長錦麗: 對。
李議員坤城: 現在中央有很多長照、托育的政策,一直在放寬資格,因為你們現在預算已經編了,有些是他現在譬如說蔡英文總統他們公布了一些政策,對我們預算有沒有影響?
張局長錦麗: 會有影響,像這次剛剛放寬2-3歲的部分,那個部分我們會增加大概1億4,700多萬元,這個部分我們預算是沒有編進去的,就現在大家審的,所以將來一定會用提墊的方式來作處理。
李議員坤城: 有哪些?有哪些是最近新宣布的政策?就是這個而已?我現在看到一個,這個有沒有關係?居家托育服務的。
張局長錦麗: 居家托育那個是保母的部分,那個是說將來要年輕化,換句話說,放寬帶的小朋友人數,那個部分比較不涉及到預算。
李議員坤城: 所以說新的政策會增加多少?
張局長錦麗: 就是1億4,700多萬元,那個部分將來可能就是用提墊的方式來作處理。
主   席: 其他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我們預算......
李議員坤城: 我問一下,這個預算跟今年預算有差別嗎?沒有?
黃主任淑卿: 就是減八十幾萬元,整個一般行政減八十幾萬。
李議員坤城: 八十幾萬是減在哪裡?
黃主任淑卿: 就是我們人事費的部分有稍微減一下。
李議員坤城: 為什麼人事費會減少?人有減少嗎?招不到社工?
黃主任淑卿: 我們中央款常常就是進用的人力就是我編了這麼多,但是實際上到進用的時候事實上會有落差,所以今年我們人事費有稍微做一點調整。
李議員坤城: 今年中央款是給多少?我們用多少?主要是社工人數是不是?
張局長錦麗: 對,其實我們現在社工人力的補助是中央......,我們還是要付八成。
黃主任淑卿: 其實我們中央款的部分還是有增加,因為他核定有增加,但是因為我們一定要把中央款編足,所以相對的我市款的部分,就是我一般性人員的薪水就會先往下挪,因為中央款我們原本實際上在運作的時候,雖然核定那麼多人,譬如說他核定一百個人,可是實際上......
李議員坤城: 今年預定他給的預算要核定多少人?今年,我說今年。
張局長錦麗: 今年我們108年我們增加多少人?
李議員坤城: 他核定社工人數是有多少人?我們實際上是招募多少人?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社工會來做說明。
劉科長文湘: 我這邊跟議員做報告,在108年這個部分,中央核定在強化社會安全網各項子項計畫的部分社工人力合計有281人。
李議員坤城: 那我們招募了多少人?
劉科長文湘: 目前招募的部分我們預計到年底可以進用到87%。在人數上面基本上目前我們進用的人力已經達244人,這個算到九月份,但是我們陸續還在進用。
李議員坤城: 那還ok,就還ok,現在就是人不好找就對了,還是大家都在搶人?都在搶人,現在薪水大概是多少?
劉科長文湘: 薪水目前我們從三萬六明年會調到三萬八。
李議員坤城: 是起薪嗎?那其實算還不錯。
劉科長文湘: 所以我們也鼓勵我們的青年學子畢業可以投入。
李議員坤城: 可是這個要有社工師的資格,所以明年是中央會給我們多少錢?
張局長錦麗: 明年還要再增加40幾名。
劉科長文湘: 明年還會增加44名。
黃主任淑卿: 有一部分是在有家防的,我們這邊是社會局的部分。
張局長錦麗: 就是家庭暴力防治中心的社工。
李議員坤城: 至少中央撥的款有用到快九成了。
主   席: 其他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1項2目11冊61-77頁[社會局]一般行政,原列349,528,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78頁。 11款3目,社會救濟,本年度預算數:1,054,924,000元,詳78-81頁,請審議。
主   席: 78-81頁。
黃主任淑卿: 報告議員,這個科目整個增加2,200多萬元,2,223萬元。
李議員坤城: 為什麼會增加?
黃主任淑卿: 主要是中低收入戶,就是低收的部分,其實是從公彩調整了兩千萬元過來,就是因為我們是公彩跟公務有對編,今年是公務多編了兩千萬元,其實是從公彩那邊移過來的。
李議員坤城: 從那邊移過來?
黃主任淑卿: 公彩有減編兩千萬元,在低收津貼的部分。
李議員坤城: 是標準有放寬嗎?因為不可能說人就變多了,還是怎麼樣?
石科長玉麗: 我們今年是有調最低的生活標準計算。
李議員坤城: 那是中央調的嗎?
張局長錦麗: 是我們調的。
石科長玉麗: 但是中央會規定我們必須要調,就是我們一定的生活水準達到了一個標準以後,我們就必須要去調我們的最低生活的費用的基準這樣子。
李議員坤城: 那我們是怎麼調的?
張局長錦麗: 就是我們的貧窮線有調高。
李議員坤城: 譬如說現在收入多少就算是貧窮?
石科長玉麗: 我們去年一個人是用14,666元來算,今年的話我們調到15,500元,調了差不多5%多,中央是有一個調查,每年的主計處會有一個生活調查,只要每一個縣市他們每個縣市狀況不一樣,超過5-7之間,那個縣市就必須去調整他的貧窮線基準,因為我們今年已經到6了,所以我們開始去做這樣的調動。
李議員坤城: 你說每個月的?
石科長玉麗: 從14,666元調到15,500元。
李議員坤城: 所以這樣預算要多增加多少?
石科長玉麗: 預算的話,我們光低收這邊還比較少,因為我們這個會牽涉到所有的補助項目,所以總共所有補助項目會多調增到九千多萬。
李議員坤城: 所有的補助項目。
張局長錦麗: 包然身障、兒少、老人、中低老人醫療生活全部都會。
李議員坤城: 這個中央也有再多補助嗎?譬如說我們調高之後?沒有。
石科長玉麗: 他有多匡了將近一百萬元,97萬元給我們。
李議員坤城: 我們自己多增加九千多萬,然後他多編給我們90幾萬。
石科長玉麗: 九千多萬是算在各個福利面這樣子。
李議員坤城: 臺北市有調嗎?
石科長玉麗: 臺北也有調,但是臺北因為他們最低生活費已經超過中央調的基準了,所以他們調都調一點點。
李議員坤城: 他們最低的生活費應該是比我們高,他們是多少?
石科長玉麗: 我數據要看一下。
張局長錦麗: 我記得是1萬7千多,他們很高,他們已經調到頂了,所以不用再調了。
石科長玉麗: 他已經調到天花板沒辦法調了。
張局長錦麗: 我們是全國第二名。我們調的幅度也是最高的。
李議員坤城: 你說月說在1萬5以下就算是低收。
石科長玉麗: 每人,一個人,每一個人計算。
李議員坤城: 就算是低收。
主   席: 那我們第二名跟第三名之間差多少?第三名差我們多少?
張局長錦麗: 你是說他的最低貧窮線嗎?
石科長玉麗: 我們今年的話是14,666元,明年的還沒有調查出來,第二個應該是桃園,桃園去年差我們100多元,再來就是臺中是1萬3,800多元,臺北市是最高,今年就1萬6千多了,如果是臺南就跟臺灣省一樣高,1萬2千多元。
主   席: 了解,其他有沒有意見?
李議員坤城: 你們有一筆350萬元的就是補助民間社會福利機構,那是給社福團體他們做街友服務的嗎?
石科長玉麗: 對,街友的外展。
李議員坤城: 今年是誰?哪個團體?
石科長玉麗: 今年是臺灣的樂知協會。
李議員坤城: 這我也不太清楚,所以你們這是每年?
石科長玉麗: 我們是兩年一標,如果說像109年我們就會有一個續約評鑑,他表示願不願意再跟我們合約。
李議員坤城: 所以他今年是第一年,他們負責做哪些?
石科長玉麗: 他們負責的非常多,就是包括所有在街上的街友的一些訪視服務,他也會連結我們的志工去定期慰訪,今年他們做更多的就是今年有洗澡車,還會開到街上讓街友,我們這次把對象再放寬一點,弱勢的民眾可以來,在這邊接受洗澡,平常他們......
李議員坤城: 在車上洗澡?
石科長玉麗: 對,一輛洗澡車,大型洗澡車,就改裝過的,其實他們平常最多就是我們1999或是說各方的一個舉報,希望我們去看,所以他不管白天晚上半夜他們就會出勤。
李議員坤城: 現在列冊的街友多少?
石科長玉麗: 現在我們在六月那季是183位,全市,夏天大概都180幾位。
李議員坤城: 三蘆占了快六分之一有了。
石科長玉麗: 三重比較多一點。
李議員坤城: 我記得三重比較多,三重大概是多少?
石科長玉麗: 三重我們現在數據大概是20幾個,但是流動的就不只,就是固定的。
李議員坤城: 所以我說快三分之一。
張局長錦麗: 我們180幾個只有20幾個,沒有,四分之一。
主   席: 新莊多少?
石科長玉麗: 新莊現在大概十幾個,所有的區總共有十六個區,最多還是在三重,再來就是新莊,再來就板橋,板橋也不少。
主   席: 板橋人口最多。
石科長玉麗: 對,板橋比較集中在地鐵火車站那邊,那邊會比較容易,尤其是天冷的時候他們會躲到裡面來。
李議員坤城: 裡面有一筆急難救助的,今年大概花了多少?
張局長錦麗: 就是那個6,400萬元的,79頁第三項,今年的執行率是多少?
李議員坤城: 對。
石科長玉麗: 這個因為我們是撥到公所去,就是這個錢一來我們就先撥到二十九個區公所......
李議員坤城: 按照人口數來分嗎?
石科長玉麗: 一定會按照人口數,接下來還會按照去年的執行率,我們會......
李議員坤城: 那給公所就是做怎麼樣?
石科長玉麗: 急難救助,就是我們家裡有主要照顧的、負責賺錢的這個人,如果出了事情,譬如說生病、緊急失業或是有狀況,我們就會先給他一筆急難救助,是這樣,大概一萬到兩萬元。就是小錢,因為急難救助就是很急,先讓你度過去,如果後續他家裡還有什麼狀況,我們會再去做後續的協助這樣子。
李議員坤城: 那今年的執行率?執行狀況,各區。
石科長玉麗: 因為他現在都到各公所去,所以我們各公所都要到年底才會回來,我們也才會比較好去確認這樣子。
李議員坤城: 那前年的決算呢?
石科長玉麗: 前年的決算,我看一下。前年的決算我們差不多是350人次,應該說今年,我們是按季統計,一季三個月,我們今年統計到305人次。
李議員坤城: 這樣多少錢?
石科長玉麗: 花的錢就沒有辦法,要全部追回來我們才算得到,因為有的是一萬......
李議員坤城: 去年的決算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
石科長玉麗: 去年,去年決算應該是差不多都執行完了,6,300多萬。
李議員坤城: 所以你們到年底區公所才會彙整給你們?
石科長玉麗: 對,我們現在已經開始請他們陸續......
李議員坤城: 所以你們這筆6,400萬元這幾年大概都是編這個數字就對了?
張局長錦麗: 對,而且我們都超過九成,預算執行都超過九成。
李議員坤城: 這個可以抓這麼準嗎?還是你們......
石科長玉麗: 報告議員,這不是有辦法抓那麼準,因為我們現在這個急難救助是一種,中央還有一個急難紓困的錢,他是兩筆不一樣的錢,但是我們會有幾種做法,如果我的錢申請過了還不足,我們可以去申請中央的急難紓困,是可以接受,可是如果你先用中央的急難紓困,就是以前我們講的馬關,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叫馬上關懷,他如果拿了那個補助以後,大概就沒有辦法再來用我們的錢,所以我們現在是兩種錢在配合,我們大部分都會盡量優先用中央的錢,如果民眾覺得還是有點少,沒有辦法因應他們的話,我們就是看他後續是做低收入戶申請,或是醫療的急難救助,我們還有死亡的意外救助,如果沒有到這麼嚴重,只是說再缺一點點,我們會轉我們的社工科,我們的社工人員還會幫他們整合一下我們的......
李議員坤城: 現在就是愛心......,那個是物資?
張局長錦麗: 那個也有,那是方案,一個一個方案,譬如說我們可能針對課後輔導照顧的這個方案,譬如說兩百萬元,是一個一個方案,這個方案裡面當然就包含服務的人次、服務的人數。
李議員坤城: 所以你們那個平台就是也可以捐現金進去到那個平台,他捐進去有指定什麼用途嗎?還是說?
張局長錦麗: 一般來講會指定。
李議員坤城: 你們現在有什麼方案嗎?
張局長錦麗: 我們有一百多個方案。我們今年從6月17日開設,到現在為止我們有設一百多個方案,133個方案,完成了78個方案,這個都沒有用到政府預算。
李議員坤城: 就是用那個民間的。
張局長錦麗: 所以說像這個有時候譬如說他可能......
李議員坤城: 你這個有沒有資料可以給我們?就是已經完成的方案,還是網路上查得到?完成的方案網路上查得到是不是?
張局長錦麗: 對,都查得到。
主   席: 我們81頁的以工代賑的部分說明一下,以工代賑。
石科長玉麗: 以工代賑我們現在是針對我們的低收入戶,提供他們平常的一個工作,我們現在的做法就是用最低薪資的時薪來計算,所以他們不是算一天一天,他們是一天八小時,一小時158元,再來就是他可以一個月做到23天,最高2萬9千多,但是一般的代賑工他們都是家裡有狀況,有的中午要回去照顧先生,所以他的時數就不會做到那麼滿。但是原則上我們是希望他在這個工作的時候,可以度過他的困難,因為他們現在工作不穩定的時候,一般的工廠或公司比較沒有辦法聘用,我們就是讓他度過那個難關,然後讓他可以自立自強這樣子。
主   席: 我們去年用了多少?
石科長玉麗: 我們去年的話因為預算比較少,我們去年1,700萬元,今年有編到3,500萬元。
主   席: 所以今年新增了兩千萬元?
石科長玉麗: 去年是1,850萬元,今年3,700萬元,剛好兩倍,因為我們去年大概照顧了60幾人,其實就等於60幾戶了,我們今年把他調到是不是可以達到120戶這樣子,所以增了一倍,今年比較辛苦是最低工資又提高了,去年最低工資還沒有那麼高。
主   席: 現在是150元,明年調到158元,了解,所以要照顧到更多就對了,兩倍了,其他有沒有意見?
石科長玉麗: 街友都會流動來流動去,多多少少就是在街人數,尤其是看季節,夏天的話比較多人,冬天的話有的就願意安置,我們安置起來他就比較願意,有的甚至還會長期離家,有時候冬天他們還會回家住一陣子再出來。
主   席: 有沒有成長?議員的意思是說有沒有成長?
石科長玉麗: 成長,大概都是在這個數,夏天大概180-185位之間,冬天大概160幾個,我們現在抓得到,因為我們現在都按季去抓,大概都是這樣。
主   席: 三重有20個,雅玲。
李議員坤城: 你們都知道他的身分嗎?
石科長玉麗: 原則上如果是長期流浪我們都知道身分,我們還會追回他家,問他要不要回去,問家裡人要不要接受。
主   席: 有些不回家就是不回家。
石科長玉麗: 對,有些是不回家,其實可能議員都知道,我們有些街友的狀況不是很穩定。
主   席: 有一個好例子,那個吳欽仁,你那邊不是有個街友,到你們那邊去,結果在那邊沖咖啡很厲害對不對?是蘆洲的,住蘆洲,有一個街友他就是在那邊變成......,你說明一下,那個街友,住蘆洲,你來講一下。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街友是我擔任救助科長的時候,因為他到我們仁愛之家去安置,我改任仁愛之家主任之後,我們就是把他訓練,他不是只有做泡咖啡的工作,他做很多,種香草然後接待客人,每次只要有人到仁愛之家參觀的話,就是訓練他泡咖啡、招待客人,他還帶一個徒弟,在傳承這樣子,現在就是我們每天有四小時的以工代賑,聘請他,現在變成我們仁愛之家的員工,已經轉到仁愛之家當我們的員工,我們仁愛之家......
周議員勝考: 街友都去找你就好了。
吳主任欽仁: 議員也可以來找我,我們仁愛之家的員工就是現在有好幾個,譬如我們廚房本來倒餿水沒有人要倒,比較辛苦,也有一個街友是專門負責處理我們餿水的工作,也是用以工代賑的名額來聘請他的,感謝議員照顧。
主   席: 很特別的一個案例,很特別。
吳主任欽仁: 他也記得議員很關心他這樣。
主   席: 你們自己蘆洲要支持坤城,他說他戶籍還在蘆洲。
吳主任欽仁: 趕快去投票。
主   席: 這很特別的案例,不過街友的這些輔導,他們就是不喜歡在家裡,有些家裡狀況也不錯,他就喜歡到處這樣子,對不對?去遊走,樣態百樣,非常多,分享那個案例覺得很特別,謝謝,所以他真的維持在那個數字,還是其實可能固定就是那些。
張局長錦麗: 因為我們有重建中心的關照員,其實我們都是鼓勵他去就業或是穩定的也許可以將來自力更生,所以其實我們不是那麼鼓勵他在街,可是有時候他就是堅持要在街,所以我們只要能夠輔導的,我們一定希望第一個輔導他回家,或者是輔導他就業,或生活可以重新自立,這對我們來講都是很重要,也有些街友可能就是生病,或者是生重病,我們就把他轉到安置機構,原則上基本上就是希望能夠維持在180人以下,不能夠擴充。
主   席: 盡量減少,其他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1項3目11冊78-81頁[社會局]社會救濟,原列1,054,924,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82頁。 11款4目,社政業務,本年度預算數:15,438,778,000元,詳第82-103頁,請審議。
主   席: 這部分比較多,82-103頁。
黃主任淑卿: 跟議員報告,這個科目較108年度增加了1,732,217,000元。
李議員坤城: 增加在那些項目?
張局長錦麗: 因為他項目很多,我們再做一個說明。
李議員坤城: 因為這個也很多,我是想說你們增加的先報告好不好?
黃主任淑卿: 比較大宗的就是老人福利服務有增加,在第93-100頁,這個是增加了597,729,000元。
李議員坤城: 你說老人福利是長照嗎?還是什麼?
張局長錦麗: 對,有包含長照。
黃主任淑卿: 就是有包含我們敬老卡擴大點數的部分,有增加。
李議員坤城: 那個增加多少?
黃主任淑卿: 那個增加3.05億元,還有......
李議員坤城: 這樣子,你們增加有沒有細目給我們看一下?
張局長錦麗: 有。
李議員坤城: 那再印給我們看一下,這樣比較方便,因為你們現在其實很多議員在問,就是你們現在長照有分ABC,然後又我們現有的一些銀髮俱樂部,這個是可以做整合嗎?還是怎麼樣?
張局長錦麗: 可以,其實我們已經做整合了,跟議員報告,因為當初中央在推社區關懷據點,可是我們在推這個,這個社區關懷據點一定要有自己的志工隊,他要做很多外訪的服務,譬如說有獨居老人,他就要去獨居老人家去關心,但他沒有,這個社區關懷據點他沒有要求說你要一定的坪數,但是後來我們做很多老人福利一些,或是跟長輩們座談,他們其實很希望說,希望各個區域都有一些地點,可以讓我去在那邊健康樂活,所以後來我們就開拓了銀髮俱樂部,銀髮俱樂部就是規定你一定至少要十五坪以上,換句話說,長輩可以在那邊做休閒健康運動還有共餐,我們也認為假設這個工作做得好,他未來就可以擴展到社區關懷據點,所以我們就把他分成說我們有銀髮俱樂部1.0到4.0,1.0就是你提供一個場地,這個場地我們長輩都在那邊共餐或者是健康快活、下棋等等,都可以,就是他是一個大家聚會的場所,這就叫1.0,但是我們希望升級到2.0,就是中央的社區關懷據點,為什麼要社區關懷據點?因為他就不是只有關心自己,我不是在這邊自己健康樂活,我還可以去關心這個區域的獨居長輩,或者是需要幫助的朋友,或者是他可以打電話來問安,訪問,但是他一定要有志工隊,這就是所謂的2.0,然後到3.0就是說他必須要,因為我們都知道現在因為長輩越來越多,像新北市已經有56萬,快57萬了,其實我們的長輩都很希望做之前的預防衰老或者是肌耐力等等這些延緩失智失能系統的課程訓練,所以如果假設你這個社區關懷據點不是只有做到剛才我們前面講這些項目,你還可以做延緩失智失能這種系統的課程,鼓勵大家來,這個就可以做到3.0了,然後當然我們希望能夠升級到4.0,3.0裡面我們還希望能夠做到臨托的服務,換句話說可能我照顧長輩......
李議員坤城: 你現在講是社區關懷據點?
張局長錦麗: 他其實都叫社區關懷據點,2.0以上都叫做社區關懷據點,但是我們怕大家搞不清楚,所以我們就說銀髮俱樂部1.0、2.0、3.0、4.0,然後做到4.0的時候,我們就希望將來我們可以推動一些智能的,譬如說我刷卡嗶一下,或是在這個裡面我不是只有老人的這些相關資訊,我透過APP都可以跟家屬互動,換句話說家屬都知道說他在這邊可能慢慢逐漸衰老,譬如他的血壓可能越來越高或肌耐力越來越低,將來這些資料都可以讓醫院做參考,然後家屬可以隨時查得到,所以我們是透過這樣的方式不斷的鼓勵社區能夠怎樣做升級。
李議員坤城: 我們現在的銀髮族俱樂部就是很多,我現在看市長......
張局長錦麗: 125個現在。
李議員坤城: 市長好像要求各里都要成立。
張局長錦麗: 1,023里到他這任完成要全部設置,所以我們今年就設置了100多個。
李議員坤城: 其實對他們來講,要找地方很困難,我覺得這找地方很困難,我看很多廟也成立、宮也成立了、學校也成立了。
張局長錦麗: 下一個要進攻的領域是學校。
李議員坤城: 對,我們蘆洲就是有用鷺江國小的,他們也是要成立銀髮族俱樂部,所以最簡單的銀髮族俱樂部就是我看大部分都有共餐。
張局長錦麗: 對,就是一定要做共餐,然後做一些健康促進或休閒娛樂,他就是1.0的銀髮俱樂部。
李議員坤城: 你說這還不是社區關懷據點嗎?
張局長錦麗: 不是,社區關懷據點一定要成立志工隊,他要做電話問安,他要去做訪視服務。
李議員坤城: 那志工隊多少人?至少要多少人?志工隊至少多少人?沒有規定,可是他們還要去受訓對不對?他們是到社會局裡面,社會局有開班受訓還是怎麼樣?
林科長妏燕: 我們會有輔導團的部分。
李議員坤城: 因為我看里長他們常常在上課,就上志工的課,然後他們還要去電話,有時候還要親自去訪視,這個有給他們經費對不對?
林科長妏燕: 剛剛前面在講增加的經費大概就是這些。
李議員坤城: 現在那個是算2.0的,3.0是說還有可以臨托。
林科長妏燕: 還有家庭照顧者的服務。
李議員坤城: 那4.0?
林科長妏燕: 可以做到喘息服務......
李議員坤城: 那我們現在新北市大概從1.0到4.0大概各有多少?
張局長錦麗: 1.0就是625個,2.0以上全部加起來有293個。
李議員坤城: 有這麼多個了。
張局長錦麗: 對,有這麼多個了,其實這裡面就包含還有100多個就是2.0、3.0,4.0是比較少,4.0有22個,比較少。
李議員坤城: 有沒有資料?給我們參考一下好不好?因為我看他們里長也滿努力在做這個。
主   席: 對,很努力,里長們都很認真。
李議員坤城: 一直在弄,說現在市長說每一里......
周議員雅玲: 是你們給他壓力叫他們趕快去成立。
李議員坤城: 就是市長給他們壓力,市長給區長壓力,區長給里長壓力。
周議員雅玲: 我們平心而論,有些據點是真的做得很好,但有些真的我要告訴局長一件事,很多東西不要去衝那個數字,那是虛的,那是假的,做一些里長認為說就是要應付你們區長,我在應付你們市長,讓你們看樣子而已,其實很假,真的要做就把他做好,錢這樣子花說真的,就去做一個有特色的。
主   席: 要落實,資料該補充的我們就陸續補充,現在12點我們就休息,下午2點開始,辛苦了。
休   息: 12時1分~14時3分
主   席: 82-103頁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請繼續。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04頁,歲出資本門。 11款4目,社政業務,本年度預算數:517,999,000元,詳104-108頁,請審議。
主   席: 104-108頁,請各位議員審議,有沒有意見?
江議員怡臻: 三峽鳳鳴派出所那個可不可以說明一下?在104頁。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這個早上議員也在關心,就是有關於身心障礙小作所的部分,我們都爭取我們的公有場地,現在有一些像我們派出所場館他要興建的時候,我們會去爭取,這是分攤相關興建的費用,我們是分年來編列,所以到時候這個地方就會設置一個身障的小作所。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1項4目11冊82-108頁[社會局][經資門併計]社政業務,原列15,956,777,000元。 1.[經常門]第84頁 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訂閱報紙、雜誌期刊及辦理社工專業與行政業務零星雜支費用。 2.[經常門]第84頁 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清潔費、清洗水塔、清理化糞池及環境美化綠化零星雜項費用。 3.[經常門]第84頁 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保全費用。 4.[經常門]第84頁 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之辦公廳舍所需之保養雜項修繕費用。 5.[經常門]第86頁 1節培力團體推動公益福利服務活動。 ◇張議員維倩保留發言權。 6.[經常門]第91頁 1節辦理托嬰中心訪視輔導評鑑。 ◇張議員維倩保留發言權。 7.[經常門]第102頁 1節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支持服務9,605,000元全數減列。 ◇依據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108.8.15社家障字第1080701223號函修正。 餘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09頁。 11款6目,第一預備金,本年度預算數:15,000,000元,詳第109頁,請審議。
張議員維倩: 不好意思,剛好有點跳掉了,我想問86頁,有一個對國內團體的捐助,因為金額比較大所以我想問一下。
張局長錦麗: 是不是100,500,000元的部分?
張議員維倩: 100,500,000元。
張局長錦麗: 這個就是補助民間團體的這些經費。
張議員維倩: 我可以看一下今年執行的狀況嗎?可不可以?
張局長錦麗: 我們今年大概補助了到10月底我們補助了257案,花費的金額大概是2,500萬元。
張議員維倩: 那執行率很低。
張局長錦麗: 那也跟議員報告,當初為什麼這個執行率是比較低的原因,第一個是我們當初因為這個案件,大會議員有些意見,所以一直拖到5月17日的時候才過,真正開始因為這跟以前議員的建議款完全不一樣,所以等於是一個新的制度,所以在六月份在才開始正式的實施,在這過程裡面要跟所有的民間團體做很多的說明,所以我們大概辦了六十幾場的說明會,因為我們這裡面有很大的重大改變,第一個不能再到外縣市去做參訪,再一個必須要增加公益的濃度,另外一個部分我們也希望能夠有一些創新的方案能夠出現,不是只是一次性的活動。
張議員維倩: 這個今年度執行的計畫以及執行哪些團體可不可以先提供資料給我們各個議員參考?因為這個金額比較大,因為這個是一個比較新的計畫,這個部分你們先提供過來,先讓我保留發言權好不好?因為我還沒看到這個計畫,我保留發言權,因為金額比較大,我覺得我們還是稍微看一下,然後再來決定說怎麼樣來審這個東西。
主   席: 張議員就保留發言權,其餘的照案通過。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
主   席: 那個到十月人家要申請都來不及了,因為明年應該會比較順一點。
張局長錦麗: 今年主要是只有執行半年,而且又是一個新的。
張議員維倩: 因為編一億多,結果執行兩千萬,執行率也是有一點低。
張局長錦麗: 2,500萬元,還有很多案子還在審核當中。
主   席: 太慢審議,因為那時候到五、六月的時候才......
張議員維倩: 我們速度慢,但是因為金額大還是來詳細了解一下,我還想問一個,就是關於懷孕婦女,我們到底做了那些東西?因為我自己在懷孕的時候感覺沒有受到政府單位很嚴實的照顧,感覺好像傻傻的懷孕就生了,生了之後,我自己是新北市的,可是我在懷孕跟生小孩的過程中,好像都沒體會我們社會局的一些關懷措施,我想問一下關於懷孕跟生產婦女,我們到底做了哪些友善措施?這個怡臻應該用得到,他只生一個,他應該可以。
張局長錦麗: 先跟議員報告,因為其實這個經費不是只有編列在社會局的方案而已,包含民政局、衛生局其實都有很多相關的一些措施,就社會局來講,我們是懷孕的婦女就可以領我們坐計程車去做產檢,不過議員為什麼沒有領到呢?因為我們有設排富條款,就是他的年收入是要在150萬元以下的,他才有資格可以請領,可以請領20個趟次,一個趟次是兩百元,所以最高可以請領到四千元。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有看過別人去用那個劵,因為現在老實講大家人手一機,所以其實是不是可以考慮說我們把這個弄成一個譬如說APP什麼的,你用掉一次就扣掉一點或是什麼樣之類的,因為老實講那個劵有時候也很難去勾稽身分說到底是不是有需求的產婦,可是你手機掛著,你不太可能手機換來換去,不太可能為了坐計程車去換手機,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朝智慧開發的系統,因為我覺得產婦跟孕婦想要知道的知識,其實你也可以利用一個系統把這樣的知識彙整起來,然後讓他們不管做什麼事情,其實用一個系統就可以去了解我們社會局或者是什麼部分,可以協助幫忙的地方,因為我覺得人手一機之下我覺得真的可以減少很多你印刷的成本,而且老實講拿到那個文宣品回家,大部分都是亂丟,也不知道丟去哪裡,可是你手機不會亂丟,而且還會配合更新,你法令有更新、制度有更新、計畫有更新,其實我們用手機就可以去做一個支應。
張局長錦麗: 沒有錯,我們現在正往這個方向去努力,我請科長說明一下。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對這個好孕專車E化的部分,我們現在正在規劃當中,未來也希望就不要有那個劵,他到時候就用APP,然後他上車以後APP叫出來,他就可以直接在車上去支付,然後也可以知道他用了多少錢,然後定位,相關所有的資訊都會在裡面,謝謝議員關心。
張議員維倩: 我想請教一下就是92頁,有一個154萬那個,辦理一些印刷宣導、零星雜支這個,這個懷孕婦女你們是印刷了什麼東西?宣傳了什麼東西?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就是都有一個手冊,資源手冊,然後還有一本劵,乘車劵,這個部分其實還包括我們其他所有特定相關的補助的資訊。
張議員維倩: 你們手冊印了多少本?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了解以後再提供給議員好嗎?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真的不忍心我們每天砍那麼多樹,然後做這麼多宣傳品,最後都看一次就丟到垃圾桶資源回收,我覺得E化一定是一個未來的趨勢,能夠不要用紙張的方式一定是最好的方式,我希望這筆預算可以就是我們把他改成看看E化系統如何做使用,不要都流於傳統的這種紙本,當然紙本還是有保留的必要,我相信有些人沒有手機,但是一定是越來越多人會有手機,所以這筆預算我們是不是可以附帶決議讓你們去研究一下E化,把宣傳品、文宣品研究如何去做一個E化的方向,因為一百多萬元我覺得做E化應該是有辦法來去做E化。
林科長寶珠: 我們目前E化的先期審查,就是我們還是會有一個APP的開發,他是有一個系統已經......
張議員維倩: 你有放在我們預算裡面嗎?APP的開發。
林科長寶珠: 現在我們E化的開發目前可能還沒有放在這裡面,我們會朝議員的建議,未來我們整個E化完成以後,所有的資訊就會放在APP裡面。
張議員維倩: 所以你們預計什麼時候要做E化?因為你明年沒做,又要再隔一年了。
林科長寶珠: 明年會做,我們希望做,跟議員報告,因為我們的預算,我們在先期審查的時候,我們就有提說可能會用第一預備金,明年的,通過以後我們會用這筆錢。
張議員維倩: 你們大概E化要多少錢?
林科長寶珠: 目前的估價應該是會在三百萬元以內。
張議員維倩: 三百萬元以內,可能就做個APP之類的,以後我們做完E化之後,我們這筆印刷的費用有沒有辦法降低?
林科長寶珠: 是可以減少的。
張議員維倩: 因為我還是希望不要砍那麼多樹,我每次開會的時候都覺得我們的紙好多,確實是覺得很可惜,做得很精美,其實紙本要更新很慢,可是你APP一上去就全部都更新了,我們希望還是可以朝E化的方向來做前進,好不好?
江議員怡臻: 我要延伸一下這個話題,就是跟懷孕有關,就是坐捷運會有一個好孕的拜託大家讓座,現在其實臺北捷運公司他換了一個方式,就是你要憑媽媽手冊,你要上臺北捷運GO的APP或是捷運網站來申請,這部分既然我們有規劃APP的需求,是不是看有沒有辦法也結合一下,也許像我們社會局的APP,也可以一併來申請,這部分也去討論一下。
張議員維倩: 剛剛怡臻講那個又讓我想到一個,哺乳室,因為我們現在很多公家單位其實都有哺乳室。
江議員怡臻: 哺乳室有一個APP。
張議員維倩: 對,哺乳室APP是不是可以起結合進來,把那個系統整合進來,我覺得孕婦跟產婦的資訊其實可以整合在同一個系統,不要讓我們每次要找一個就要載一個系統,其實可以把他整合在一起,因為一個婦女老實講,像我這樣子傻傻的懷孕、傻傻的生也是滿多的,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資訊,有時候就是聽一個然後下載一個,其實很不方便,懷孕然後到生產,甚至可以結合一些育兒的資訊,像我剛生小孩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泡奶,搞不清楚狀況,現在很厲害了,連泡奶到底溫度要幾度其實有些新手媽媽連狀態都搞不清楚,所以其實也可以整合一些育兒的資訊在裡面,就可以把他弄進來,整合全部的東西進來,我們社會局就可以當做是孕婦產婦的百寶箱,孕產婦百寶箱,對,停車格也可以。
黃議員永昌: 局長,我們資本門這方面,今年度土城,剛才在講資本門,那是開倒車的,現在資本門的地方,我們土城青年社會住宅裡面托老跟公托,預算怎麼沒有編在裡面?土城的青年社會住宅,托老跟托育都有。
林科長妏燕: 跟議員報告,因為托老的開辦經費其實是長照的費用,中央會給一些經費,因為土城的這筆他是110年會興建完成,所以他不在明年的部分,他要110年。
張局長錦麗: 110年才編。
黃議員永昌: 是,ok,托老的部分就對了,跟公托的部分。
張局長錦麗: 同一棟。
黃議員永昌: ok,謝謝。
周議員雅玲: 84頁,各福利中心的訂閱這些零星雜誌50萬元,還有下面的100出頭萬元,還有再下面的420萬元,這是保全,要請保全,還有45萬元,這是哪些單位?
張局長錦麗: 這是我們十個社福中心,對,社福中心。
周議員雅玲: 你們為什麼寫福利中心?
張局長錦麗: 社會局的福利服務中心。
周議員雅玲: 你們有些字可以省略,有些字不能省略,不然我們完全看不出來,其實我一直強調,你們說明欄的部分不是簡單說明,是要重點說明,你們簡約說明的情況之下,我們搞不清楚什麼福利中心,可不可以?
張局長錦麗: 好,我們會寫全名。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真的不應該省略的,對,這個部分絕對不能省略,再來86頁,有一個100萬辦理領航員節電咖啡館相關費用,這個經濟部,這是中央的款,這是做什麼的?
鄭科長淑敏: 這個部分就是經濟部有給各市府三年的預算裡面,裡面就是包含節能治理、智能節電的部分,社會局的部分當然是在全民參與的部分,所以我們拿這個一百萬元,其實我們就是去做節電領航員的培訓,這個培訓的部分目前我們有培訓了一百人,我們有辦了85場的宣導活動。
周議員雅玲: 你們要做宣導?
鄭科長淑敏: 對,因為這個是觀念上的一個倡議,因為我們的人民團體很多,所以因為全民參與的部分,所以我們人民團體的這塊......
周議員雅玲: 那為什麼講節電咖啡館?
鄭科長淑敏: 因為我們裡面有包含了一些連繫會報,一個總稱,還有工作坊,還有一些培訓,所以我們用名稱來做一個代替性。
周議員雅玲: 不是,領航員節電,你講領航員是定調為那些對象?
鄭科長淑敏: 是這樣,我們目前人民團體裡面,我們就是讓他們有意願出來做公益的這些,他們自願性來參加我們的海選,我們再跟他們培訓,就是有關像我們請經發局跟環保局過來培訓他們對生活節電上面的概念,還有我們目前正在.....
周議員雅玲: 科長、局長,你不認為嗎?節電需要培訓嗎?節電需要宣導嗎?
張局長錦麗: 需要。
周議員雅玲: 不是,我講的意思,你節電的情況之下,其實首當其衝優惠的是自己,是我們自己,我今天浪費電,是我自己要負擔費用,這是其一,其二,你們在做這樣的宣導,因為我沒有看你們的計畫書,我只聽您這樣子講,因為就你的說明欄就會誤導我說,你們是在辦理什麼樣的節慶,有關相關的經濟部的協助費用,但是如果說你們今天只是剛剛講的辦了一百場的宣導費,是不是?你是辦了一百場的宣導費用?
鄭科長淑敏: 不是,不好意思,跟議員說明一下,我們一共辦了85場,培訓了一百位,因為這是海選出來的,其實我們報名的人很多,是種子老師的意思,因為他們之後就是到社區裡面再去宣導這樣的事情,甚至人民團體自己在開大會的時候......
周議員雅玲: 您是告訴他如何用有效的方式節電是不是?
鄭科長淑敏: 對,是的。
張局長錦麗: 譬如說他有很多的技巧,譬如說我們平常都喜歡把牛奶跟雞蛋放在最外面那層,其實是很容易壞的,因為門一直開。
周議員雅玲: 您剛剛不是這樣子的講法,所以我就覺得為什麼,是種子老師透過一些社團告訴他們用什麼樣的方式可以達到更有效的節電。
張局長錦麗: 對。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是每次上級單位都有補助?
張局長錦麗: 對,經濟部。
鄭科長淑敏: 經濟部三年的。
周議員雅玲: 三年,那今年是第幾年?
張局長錦麗: 今年是第二年,明年還有一年。
周議員雅玲: 109年就沒了?
鄭科長淑敏: 我們這次編的就是109年。
張議員維倩: 我想請教一下,81頁有一個五十萬辦理低收入戶產婦生育營養補助,五十萬我們是補助多少人?因為我覺得五十萬元金額沒有到很大,只是我相信有需求的應該滿多的,所以這五十萬元我是想要知道補助幾位中低收入戶的產婦。
石科長玉麗: 報告議員,我們這個是每個人的話出生一胎的話,我們是20,400元,到九月的時候有71個人在使用。
張議員維倩: 20,400元,71個人,所以才發出去......,你說71個人,一個人多少?
石科長玉麗: 一個人就是20,400元,等於是發了71個小嬰兒就對了。
張議員維倩: 目前花了144萬元,你只有編50萬元。
黃主任淑卿: 市款跟公彩對編。
張議員維倩: 公彩有編一百萬元,所以差不多,可是這樣不太夠,因為現在還沒年底。
石科長玉麗: 對,但是目前的出生率沒有那麼高,他如果不夠我們就會再調整。
張議員維倩: 如果不夠你目前要用哪筆錢來調整?預備金嗎?
石科長玉麗: 我是說今年如果我們預算不夠的話,我們明年就會再增編。
張議員維倩: 好,因為我是覺得不太夠,我想說他們人數應該沒這麼少,我們應該也不會只給人家兩千元,因為產婦要吃的東西兩千元老實講吃不了什麼,你至少要給兩萬元才有一點營養補給的效果,所以我才想說為什麼只有編五十萬元這麼少,150萬元,我想這麼少到底可以補助幾個人,怕補助的人太少了,反而有一點點喪失我們的美意,我了解了。
周議員雅玲: 局長,87頁一個林口社會住宅的房租費,這是什麼意思?
張局長錦麗: 87頁,林口社會住宅房租費135萬這個?
劉科長倩如: 林口社會住宅的房租費我們是跟住都中心租用了八戶的房舍,我們是來做類家庭兒童安置之用,類家庭他有點像寄養家庭,但我們運用社會住宅,然後教聘這些也經過訓練之後,有專業的人士能夠住在這裡,幫我們照顧安置的孩子,因為現在寄養家庭的招募比較困難,我們希望用這樣創新的服務方案,能夠讓我們這個家庭式安置照顧的孩子比例能夠增加。
周議員雅玲: 因為你們講社會宅,社會宅我們會認為你們只是一個租金收入的補貼是不是?
劉科長倩如: 因為我們後面還有服務方案費用的在安置費,在公彩那邊的安置費用,我們也會有一些編列的服務費用。
周議員雅玲: 這樣八戶一年要135萬元?
劉科長倩如: 對,因為他收我們一坪306元。
張局長錦麗: 這住都中心不可能再打折了,我們已經談過無數次了,到最後就306元,對外一千多元。
劉科長倩如: 他比外面便宜一些,戶數林口那邊比較大一點,大概四十多坪。
張局長錦麗: 因為像現在有很多這種我們安置兒童其實是很辛苦照顧的,像有些是毒寶寶,你有時候放在其他安置機構,他根本沒有能力照顧,所以為什麼要成立這種類家庭,換句話說......
周議員雅玲: 你們這是階段性的照顧還是有長期性的?
劉科長倩如: 長期性的。
周議員雅玲: 這是長期?
張局長錦麗: 他不是緊急安置,他是長期性的,有時候可以長達照顧到一年到兩年以上,然後等到他狀況也許穩定,也許將來有機會,可能到其他的寄養家庭或到安置機構。
周議員雅玲: 這八戶目前是滿的嗎?
劉科長倩如: 八戶的部分我們目前在使用有四戶,另外的四戶我們還在招募,因為要訓練,就是我們要開說明會,然後要招募要經過訓練,然後才能入住,因為照顧者的專業度我們也要把關。
周議員雅玲: 這樣子真的是琳瑯滿目。
江議員怡臻: 我想請教一下91頁,托嬰中心訪視輔導評鑑,我想問一下我們現在輔導訪視的頻率是多少?多久會訪視一次?訪視那些內容?是抽查還是全面?
林科長秀穗: 我們現在對於托嬰中心,我們輔導一年就是二到三次,如果是公托的話,密度會最高大概是一季一次,是四次,在私托是二到三次的一個輔導訪視密度,除了我們訪視以外,其實我們希望他們在專業部分會更精進,尤其照顧我們嬰幼兒,所以我們會聘請學者專家實際類似這樣我們用家教班,實際依照他現場實務的需求來提供他相關的專業的建議。
江議員怡臻: 所以是每一家都會去訪視?
林科長秀穗: 對,每一家都會去。
張局長錦麗: 這個不包含稽查,這是訪視輔導,稽查又是另外的。
張議員維倩: 講到這個評鑑我還是要講一下,那個評鑑就算再好,還是有可能有人就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外面看起來很漂亮,裡面都可能拐瓜劣棗很多,所以我們評鑑到底花這麼多錢,請這麼多專家學者去做評鑑,到底有沒有實質的效用?我其實還是有疑問,我覺得評鑑有時候總是會有一些走漏風聲,老師就會趕快把園所打掃整齊,然後全員出動,表現得很專業的樣子,當評鑑的人員離開了,可能又恢復另外一個可能開始揍小朋友或環境髒亂等等的,大家不要發出這個聲音,淯薪托嬰中心不是就是嗎?甲等,你們評鑑的,不是嗎?在裡面不是打小孩嗎?照打,照三餐打,所以花那麼多錢評鑑,但是最終的結果,評鑑跟實質就是長得不一樣,已經苦口婆心講很多次,希望可以變更評鑑的一些標準,甚至找一些方法看可不可以讓評鑑的分數跟實質上面是吻合的,可是目前好像沒有辦法完全可以契合的方式,所以花兩百多萬,本席其實有時候心裡都覺得這個到底是該不該花,花是不是真的有效果,我自己心裡有一個疑問,我想應該很多的家長也跟我有相同的疑問,就是我們到底要不要相信政府給的這個評鑑結果,還是說反正就參考用的,反正甲等裡面也在打小孩,反正搞不好丙等裡面也不打小孩,只是環境稍微髒亂一點,有可能,所以這兩百多萬元有時候我自己看,到底是不是要全力來支持這筆預算,多加一點,還是說這個預算其實好像效用也不高,是不是應該要酌刪一些,其實我自己有時候,我自己心裡天秤也很難去衡量,看看其他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因為就是今年發生的,甲等,但是裡面打小孩。
張局長錦麗: 我想跟議員報告,當然就是因為一次的評鑑我們要把他所有的狀況都能夠完全了解,真的也有他的困難,所以其實我們針對淯薪這件事情也謝謝議員的關心,我們也是痛定思痛,所以在這個部分我們特別在今年在做評鑑各方面都做了很多的改變,因為其實孩子都是要回到家裡去的,所以我們也鼓勵家長一起來監督,因為說實在的,政府就算是去評鑑、去做訪視輔導,你看我們的稽查一年去三次到五次......
張議員維倩: 局長,我們的目標是什麼你知道嗎?評鑑要讓家長相信,可是我們目前社會局做的評鑑家長不是很相信,我花了兩百多萬元做出一個家長不相信的評鑑,這個該如何找回我們家長的信心?這才是重點。
張局長錦麗: 所以我就說第一個我們鼓勵家長一起參與,所以也是按照議員的關心,我們也特別強調,我們其實在他所有的聯絡簿都鼓勵家長如果有任何覺得你有疑惑了,你都可以檢舉,也可以到社會局檢舉,而且我們的電話都留給他們,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我們在評鑑的過程裡面,如果過去他有些被申訴的部分,我們在評鑑、訪視輔導的部分我們都特別來強化,第三個我們也做滿意度調查,換句話說,我要求所有的托嬰中心,你平常就要去跟家長多做溝通跟協調聯繫,所以他們的滿意度也是我們重要的一個評鑑的指標,第四個就是我們評鑑的內容我們分成三個層次,包含他的行政效率,還有包含他托育的專業,包含他環境的衛生、公共安全,我們也會按照議員給我們的指教,未來我們這個部分完全會公告,換句話說,我希望所有,我們沒有辦法做到百分百,但是我們努力做到公開透明,讓大家一起來監督,也許我們就可以整體提升我們的品質。
張議員維倩: 你今年評鑑的報告出來了嗎?
張局長錦麗: 現在應該是在最後階段。
張議員維倩: 那我針對這項我保留發言權,你再把資料提供給我,我看你們今年做得怎麼樣,因為我覺得真的是太丟臉了,評鑑甲等,結果在裡面打小孩,這個我覺得應該是我們所有家長都沒辦法接受,我覺得我們社會局做評鑑要找回家長的信心,以後評鑑才會是一個指標,而不是流於空洞,花兩百多萬是要讓大家相信我們做的東西是一個有參考價值的,而不是花了一堆錢大家說那個搞不好有送水果禮盒給官員還是什麼之類,搞不好家長有這種錯誤的聯想,說是不是有人通風報信說他今年可以甲等,是不是他跟官員比較好所以可以甲等,我們不要讓他們有這樣子錯誤的聯想,我們就是要做一個真的是公開透明,讓家長相信的評鑑制度,針對這點我保留發言權。
張局長錦麗: 好,謝謝議員。
周議員雅玲: 局長,請教一下,你那個評鑑的部分應該也有納入我們平常稽查人員的這樣子一個稽查,我們一年大概稽查幾次?
張局長錦麗: 平均三到五次,還要看他有沒有被申訴,如果被申訴的話他的稽查頻率就會更高。
周議員雅玲: 這個我曉得,局長你強調過了,我們可不可以把這樣的一個評鑑的方式,重點擺在我們的稽查次數,這樣子的費用,與其有這樣的費用,不如在調整一些,讓我們實際去稽查的人可以不定期稽查,在他們不知道我們稽查員什麼時候到現場的情況之下,這樣子做的積分或者評鑑標準的比重占高一點,如果我們稽查人員夠標準的話,夠公正的話,沒有事先先通風報信我們今天要稽查你們的情況之下,其實這個評鑑起來才是最標準的,稽查才是最標準的,我要強調的是這部分,因為評鑑其實流於形式而已,我坦白講是流於形式而已,不是,這個一定要納入。
林科長秀穗: 基本上我們稽查一定都是不約訪,不會跟他講。
周議員雅玲: 我當然是強調一定不約訪的情況之下,不然就不叫做稽查了,但是擔心人為因素,我可能跟這家熟了,不經意的透露,這個諸如此類的現象,擔心,我們只是擔心這樣子,如果任何稽查包括各局處都一樣,本來就是不定時不定期的去抽檢,我要在你們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去看到的才是最真實的,要這樣子講才對,所以我倒認為,其實應該是直接調整你們這部分的評鑑預算數才對,要我主張是直接調整你的評鑑預算數,因為這個部分除了他沒有實質發揮他監督這些托嬰中心的成效之外,我倒覺得說應該把這樣的比重跟經費直接挹注在比較有效果、比較有直接的監督到他們的這些稽查人員身上,這樣子才對,應該把經費挪用到他們身上,讓他們去使用。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們這筆經費,我們不是只有所謂的評鑑,最重要是訪視輔導,訪視輔導就是說他如果平常就有狀況,如果我們是可以輔導的起來的,譬如他有些像公共衛生或者是環境的安全,那個部分其實有時候他們不見得有這麼高的意識。
周議員雅玲: 環境安全基本上他在設立的同時當中就已經被你們把關過了,如果說每次成立之後你們再來輔導,你們做不完了。
張局長錦麗: 還有環境衛生,還有托育品質的提昇這個部分。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其實應該這樣講才對,如果說很多事情他們成立之後,你們才要拉這樣子的一個處理方式再來協助他們的話,你們社會局會做不完,應該講說要成立之前,我就嚴格要求你們做到什麼程度,沒有這個程度情況之下,你們就評鑑不過了,你們每年這樣子的一個積分效果就沒有達到,就變成乙、變成丙了,不是嗎?應該這樣子講才對,你們不能反客為主,你們本來要監督他們的,變成說你做不好我再協助你們,其實你們有那麼多協助者的人力跟物力,有辦法投入在這個身上嗎?不可能。
張局長錦麗: 所以我們才編了一些錢。
周議員雅玲: 應該講說你們一開始就要強而有力的嚴格規範他們,你們最大的功能在哪裡?去稽查他們,不符合就是開罰他們,應該這樣子才對。
張局長錦麗: 是。
周議員雅玲: 但是剛剛局長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再來輔導他們,其實我們重心不是在輔導,一開始他們之所以要成立任何一個機構單位,他們就要有條件才能夠准予他們成立不是嗎?不能成立之後你再來輔導他們,就像工廠一樣,你工廠做得七零八落的,我相關單位再來輔導你,這是不對的,這是本末倒置了,不是,局長,我覺得你這個態度也要修正一下。
張局長錦麗: 是,謝謝議員指教。
周議員雅玲: 我情願你們把時間跟金錢挹注在之前,不要之後,之前就要強化他們,不是之後再來輔導他們,講到輔導其實這條路是很漫長的。
張局長錦麗: 確實是。
周議員雅玲: 是,所以我希望你們起頭就要很嚴謹才對。
主   席: 你做在前面,不要做在後面好不好?加強一下。
張局長錦麗: 好,我們這個私立托嬰中心我們再來強化把關。
主   席: 違章人家要蓋就要阻止了,不要蓋好再來跟人家拆,對不對?一樣道理。
張局長錦麗: 是。
周議員雅玲: 你們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再來輔導他們,其實不是輔導,是就禁止他們營業了,你們要有這種決心才可以。
主   席: 採納議員的意見,維倩講的那個就保留發言權,其餘的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的話就照預算通過。
周議員雅玲: 我還要再問一下委辦費是怎麼回事,92頁。
張局長錦麗: 請問議員指的是哪一項?
周議員雅玲: 就是2039那個委辦費。
張局長錦麗: 2039,婦女福利中心是嗎?這是我們的委託婦女福利中心,就是新北市唯一的婦女福利中心,請說明一下。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婦女中心他就是提供本市婦女一個專屬的空間,這個是在102年的時候中央補助我們成立的一個婦女中心,目前裡面分為幾個部分,第一個他是希望透過每個禮拜辦的讀書會、電影賞析透過分享跟交流,然後來提升婦女的知能跟創意的知能,再來我們有一個展場,這個展場是定期會辦理跟新北女性關注議題相關的單位來做主題展,經由這個作品的展現我們也期待呈現新北女性的創作的生命力,再來我們也辦理婦女領導人的訓練跟婦團人才的訓練,也希望透過這樣子來提升新北婦女他來發揮優勢的特質展現。
周議員雅玲: 科長請教一下,這筆預算費用行之幾年了?
張局長錦麗: 6年,102年開始。
周議員雅玲: 目前有什麼具體的成效?針對這樣子的業務。
林科長寶珠: 目前在108年至今,其實也辦了135場活動,也有兩萬多人參與,一到九月份。
周議員雅玲: 其實說真的,召集人,每次看那個我都不曉得成效到底是要做什麼。
主   席: 就讓這些婦女快快樂樂的,每天上個課,然後交個朋友,這個我有去看。
周議員雅玲: 你這樣的場次分門別類在哪些區?
張局長錦麗: 我們基本上就是一個婦女福利中心,第一個剛才我們科長特別報告,我們基本上就是培力很多婦女的活動,在這裡面也做一些權益的倡議,包含我們怎麼樣去翻轉性別刻板印象,提升女性的一些影響力,這些都在我們培力的範圍裏面,另外我們也辦一些所謂的外展的服務,因為我們其實只有一個婦女福利中心,所以我們常常去辦一些譬如可能到其他的區域去辦一些,譬如說我們去辦一些展覽。
主   席: 互相交流。
張局長錦麗: 對,互相交流,這些都是有的,所以畢竟他只在板橋,所以我們不可能說叫全區的婦女都來這邊參與,所以可能做一些領導幹部,像我們都在這裡面做很多的培訓,有時候也跟國外的做一些接軌,譬如說國外我們有婦女人權公約,反對對婦女一切歧視這些聯合國公約,他們也常常來這邊跟我們交流,這些活動都是在我們整體的婦女培力跟幹部培力裡面發展。
周議員雅玲: 我們大概有多少婦女參與?
張局長錦麗: 我們一年大概參與這個,光來到這個館的就是兩萬多人次,平常我們都會辦一些讀書會或者是電影欣賞,或者一些特別女力的,譬如說她是身心障礙的婦女,可是他是怎麼樣能夠發揮他的所長。
周議員雅玲: 地點在哪裡?
林科長寶珠: 在區運路110號。
主   席: 以前的社會局那邊。
張局長錦麗: 公益回饋空間。
林科長寶珠: 海山體育館對面那裡。
周議員雅玲: 這個是我們委辦給哪個單位?
林科長寶珠: 新北市志願服務協會。
周議員雅玲: 只有他們能辦而已嗎?
張局長錦麗: 我們是經過評選。
周議員雅玲: 公開招標這六年都是誰得標的?
林科長寶珠: 這六年其實102年到104年都是青年和平團,105年到現在是新北市志願服務協會。
主   席: 等一下,那個102頁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支持服務這個跟收支對列就刪除,這個科目就刪除。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
主   席: 其餘沒意見,那就預備金有沒有意見?沒意見就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 1、11款1項4目11冊82-108頁[社會局][經資門併計]社政業務,原列15,956,777,000元。 1.[經常門]第84頁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訂閱報紙、雜誌期刊及辦理社工專業與行政業務零星雜支費用。 2.[經常門]第84頁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清潔費、清洗水塔、清理化糞池及環境美化綠化零星雜項費用。 3.[經常門]第84頁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保全費用。 4.[經常門]第84頁1節。 ◇文字修正:增訂「社會」2字,增訂後為:各社會福利服務中心之辦公廳舍所需之保養雜項修繕費用。 5.[經常門]第86頁1節培力團體推動公益福利服務活動。 ◇張議員維倩保留發言權。 6.[經常門]第91頁1節辦理托嬰中心訪視輔導評鑑。 ◇張議員維倩保留發言權。 7.[經常門]第102頁1節身心障礙個人及家庭支持服務9,605,000元全數減列。 ◇依據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108.8.15社家障字第1080701223號函修正。 餘照案通過。 2、11款1項6目11冊109頁[社會局]第一預備金,原列15,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1款7目,社區發展,本年度預算數:37,066,000元,詳第110-111頁,請審議。
主   席: 110-111頁請審議。
周議員雅玲: 今年的預備金有用到嗎?
張局長錦麗: 有用到。
周議員雅玲: 用到多少?
張局長錦麗: 我們用1,400多萬,因為我們大部分的經費是,因為我們今年是要成立里里銀髮俱樂部,拓展很多社會關懷據點,而這個部分我們在去年編預算的時候其實並沒有編,這是侯市長的政見,所以我們其實每個銀髮俱樂部有補助十萬元。
周議員雅玲: 那今年的預備金還會繼續挹注在你講的銀髮族俱樂部嗎?
張局長錦麗: 今年就不用了,因為我們有編進去了,109年都編進去了。
主   席: 110-111頁,社區發展。
周議員雅玲: 你們這個費用有補助嗎?獎補助的部分。
林科長寶珠: 獎補助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在編號4040這個部分,今年有增列了一百萬元。
周議員雅玲: 增加在哪個項目?
張局長錦麗: 4040那個培力社區發展協會辦理各項的福利服務,福利社區化的工作以及各項公益活動等等在這邊,是2,200萬元。
主   席: 你這個怎麼補助?你們怎麼補助?
林科長寶珠: 這個補助我們是有分為四個類別。
張局長錦麗: 特別針對社區發展協會,類別有四類。
林科長寶珠: 第一個是社區福利服務方案,他裡面有含兩種,一種是他們自己的培力辦理一些班團隊,研習班,另外一種就是延續過去我們議員的單案補助,那個標準就會跟人民團體科是一樣的。
張局長錦麗: 就是活動,單一的活動。
林科長寶珠: 這個是社區福利服務方案一部分,今年到現在也補助了261案,我們還有社區人才資源開發,這個培力方案我們有補助了12案,另外我們今年有把社區當做聯合發展的概念,所以我們今年有聯合旗艦計畫,也有補助了5案,再來就是今年我們也導入了很多的新元素,我們也鼓勵社區做一些創新的方案,這個部分有17案,到目前為止我們是補助了295案,執行了1,500多萬,以上。
主   席: 我請教一下,我們的建議款就是資本門可以補助在社區嗎?
張局長錦麗: 不行,因為這個都是服務方案費。
主   席: 我們可以補助他的設備。
林科長寶珠: 設備,據我所知是要一般團體是沒辦法。
主   席: 我說社區發展協會,應該可以?
林科長寶珠: 這個我們就不知道。
主   席: 只要是資本門應該都可以?
林科長寶珠: 可能要看民政局他們怎麼規劃。
主   席: 沒有,沒有限定範圍。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可能要請教一下民政局。
主   席: 只要是用在活動的資本門應該都可以,你們問一下。
張局長錦麗: 我們來請教一下民政局,因為我們基本上沒有資本門的補助。
主   席: 主計處我問一下。
張局長錦麗: 社區發展協會只有我們。
主   席: 只要是市政府的,只要是資本門,公所,你們只要是資本門的應該都可以。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們可能要請教一下民政局。
主   席: 這不是民政局管的,這是主計處。
張局長錦麗: 主計處,我們問完之後再來跟議員回報。
周議員雅玲: 局長我請教,社區發展協會你們今年108年度有補助他們,那是二、八,他們自己要負擔八成是不是?
張局長錦麗: 如果是一般性的活動,他就要回歸像我們人民團體一樣,就是他要自籌七成五,我們只補助二成五,但是他是連續的一個方案,他是協助課後照顧輔導,他是連續性方案,補助三個月、四個月的,這種就不限,因為他不是一次性的活動,我們補助就會比較高,就是二成、八成,就是他只要付兩成,我們要出八成,換句話說我們鼓勵他們不要做一次性的活動,應該在社區裡面做連續性的服務方案,所以像我們做什麼老人服務也可以,做課後照顧輔導也可以,像我們推動惜食也都是在社區裡面推動,就鼓勵他們做這些服務方案。
張議員維倩: 可不可以把這些方案給我們議員做一下參考?因為我覺得連續的方案老實講比那種一次性的要來得比較有效果,讓我們了解一下目前大概是哪些方案是持續在做的,讓我們議員參考一下,資料有沒有辦法?提供一下資料給我們再做參考。
張局長錦麗: 沒有問題。
何議員淑峯: 持續性的包含就是說大概三個月或幾個月?
張局長錦麗: 不一定,他可能是一個禮拜才辦一次,他可能連續是三個月,有可能是這樣的,也許他可能密集在一個月就辦完了,所以我們是連續性的。
何議員淑峯: 就不是單次。
張局長錦麗: 對,不是單一次的,像有些可能單親婦女的一些幫忙協助,他可能就是一年的,類似這樣。
何議員淑峯: 了解,那提供資料。
張局長錦麗: 資料可以提供。
主   席: 處長,資本門,議員的資本門這個可以用在發展協會的資本門嗎?
吳處長建國: 結餘款嗎?
主   席: 社區發展協會,譬如說他們買設備,他們買音響,這個可不可以?設備。
吳處長建國: 是民間團體的對不對?
何議員淑峯: 社區發展協會。
主   席: 這不是民間團體。
張局長錦麗: 對,他是社區發展協會,這個是按照中央的所謂的社政綱領定下來的社區發展協會。
吳處長建國: 我們如果不是政府所屬機關的話,不是公益機關的話,大概就是義交、義警的部分。
主   席: 這個比義交、義警還正式。
吳處長建國: 這個目前建議款他可以建議的項目對象的話,我們目前是有些規範,大部分是學校、公所道路養護,另外非政府機構這部分的話,就是我剛才提到的義交、義警他們那些等等的設備,這部分的話目前是......
主   席: 這個比義交義警還來的.....
吳處長建國: 目前這部分是沒有規範進去。
何議員淑峯: 所以是沒有?
吳處長建國: 對,目前為止的了解沒有,將來要不要規範進去,108現在還是沒有規範進去,對不對?如果要規範進去,我們回去還要再去做一些研究,我的意思不知道聽不聽得懂,我們有四項,三項都是政府單位,一項不是政府單位,不是政府單位的那是義交、義警。
主   席: 因為這個是社區發展協會,是屬於社會局的系統,他是在幫社會局推展社區的。
吳處長建國: 我知道,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回去會研究是不是要把他納入,目前四大項目裡面是沒有這部分。
主   席: 我們建議是納入好不好?
吳處長建國: 如果要納入的話,我們會研議一下看這部分是不是要把他納入,還沒有納入之前的話,他現在是沒有,雖然他是處於資本門,就像我們現在目前為止,私立學校這部分也是一樣,那天在應該是五審,他也認為私立學校應該也是......
主   席: 為什麼會建議?因為包括活動中心有的社區發展協會爛了,要修理,那個伴唱機壞掉了,擴音器壞掉了,你們也沒有東西給他買,所以我認為資本門應該可以注入在這邊。
吳處長建國: 書記長,這部分以後要納入還是不要納入......
主   席: 這個要納入,因為有的社區協會他在活動中心,活動中心要修繕,這個也是政府要去修繕。
張議員維倩: 對,冷氣壞掉也很可怕。
主   席: 因為社區發展協會是他們在主導,他是一個社區,活動中心可不可以補助修繕?
吳處長建國: 如果是學校的活動中心嗎?
主   席: 公所。
何議員淑峯: 活動中心裡面的一些設備。
張議員維倩: 里活動中心那種。
吳處長建國: 修繕,修繕有分經常門跟資本門,如果是屬於資本門修繕的話我們可以幫忙。
主   席: 一樣撥到公所,你們這邊撥到你們這裡,撥到公所也可以,就一樣這樣子在處理,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所以如果是市民活動中心應該就沒有問題,市民活動中心一定可以,對,那資本門應該就可以。
黃議員永昌: 本來就是有這樣子做,是今年度改了之後,以前都可以。
主   席: 以前資本門都可以,所以我現在特別問就是說,社區發展協會是在你們公部門,在控制的,所以你們公部門除了他去玩樂這個我當然是贊成你們規範,但是如果是設備是應該是給大家一個空間去做好不好?
吳處長建國: 我回去討論看看,要不要納入這個部分。
主   席: 社會局你再跟主計處研究一下。
張局長錦麗: 對,我有記下來。
主   席: 謝謝。
吳處長建國: 謝謝議員。
主   席: 處長我再問一下,他25%的如果要提高到35%的話......
吳處長建國: 民團的部分現在應該也是今年,本來補助最高上限是75%,降到25%,因為在大會裡面的時候這部分因為是今年第一年開始處理,那天在大會質詢的時候市長他有承諾,就是是不是等今年跑過一個年度看看狀況怎麼樣,如果需要再做調整的話,要檢討的話,我們把今年的資料蒐集,已經走過一個年度之後,再回去檢討看看是不是要修正,這部分他有承諾,目前是降到25%,所以我們會根據到時候......
主   席: 我們建議是如果窒礙難行的話,有一點難行就提高10%或者15%,好不好?
吳處長建國: 我們回去看執行的結果是怎樣。
主   席: 反正這個是要送大會的,我們也沒辦法做處理,我們只是建請,你們再研究一下,建請看能不能提高一點。
張議員維倩: 我反映一下,因為有些社團有想要申請經費,就是25%是社會局補助的,75%是自籌的,後來他們跟我說他們不要申請,他說反正只有申請兩、三萬,程序很多很麻煩,他們自己去募兩、三萬就很快,根本不想申請,都是這樣子反映,所以你這筆錢,本來編一億多,後來大家都覺得很難用,乾脆都不要來申請,你剛剛有講目前兩千萬左右,兩千五百萬,所以其實執行率也很低,所以那個錢老實講,如果大家都是這樣子反映的話,是不是可能要做些微調,不然難申請,大家不想申請,這筆預算乾脆不要編算了,根本沒有什麼用。
吳處長建國: 如果他自己有募款能力的話,不用來申請當然是最好的。
張議員維倩: 他們是因為實在是太難用,他逼不得已可能要去做些義賣等等的,去做募款。
黃議員永昌: 處長,現在如果說25%調整到50%也好......
吳處長建國: 不是調整到50%,現在還都不知道。
主   席: 沒有,我認為一下子50%也太多,我認為10%還是15%你們再研究一下好不好?
黃議員永昌: 像召集人講的往上調你們有沒有什麼困難?
吳處長建國: 因為現在社團,對,現在這個社團家數是不知道確切家數,應該有將近一萬家,我們也是希望補助他,希望真正能夠讓每一家社團都能夠他真正需要的,如果你金額很大、比例很高的情況之下,補助到他沒有真正把錢用在刀口上,這樣也是對公帑的一種浪費。
主   席: 這點很好,因為他們廟宇有沒有?一下子三百萬那個已經沒有了。
吳處長建國: 你看我們總共才1,032個里,我們現在有1,032個里,如果一萬家社團的話,一個里就好幾家社團了,大家都這樣補助對公帑也是一種負擔。
主   席: 媽祖廟也要,玄天上帝也要,你也麻煩。
黃議員永昌: 現在我們召集人是說25%、35%還是50%,你們如果要調整有沒有困難?我現在問的是這樣。
吳處長建國: 有困難沒困難現在還不知道,要到時候執行的結果看怎麼樣,因為現在還沒一年,我們現在是七月份開始。
張局長錦麗: 六月才開始執行,才四、五個月而已。
主   席: 你們再研究一下。
黃議員永昌: 現在目前來看你們的執行率才30%左右,
吳處長建國: 差不多,看年底的時候,現在還看不出來。
黃議員永昌: 半年30%,一年大概是50%左右。
主   席: 這個也很好,因為能夠在我們新北市消費,我們新北市也很感謝這兩三千萬都在這裡消費,所以這兩三千萬不要小看,會帶動景氣,我們大家都希望新北市的景氣比較好,不要光拿出去外面玩,這個再拜託你們研究一下。
吳處長建國: 不會,謝謝書記長,謝謝議員。
主   席: 跟市長研究一下然後再送大會,各位議員還有沒有意見?
何議員淑峯: 那個111頁。
張局長錦麗: 志願服務推廣中心是嗎?是111頁。
林科長寶珠: 跟議員報告,我們志願服務推廣中心其實因為新北市一整個志工的管理是在我們社會局,我們是志工的主管機關,所以我們推廣中心他第一個有建置網頁,整個志工的系統我們總共新北市有1,261隊的志工隊,有13萬5千多的志工,有24類志工由社會局來主管。
何議員淑峯: 所以你這邊是含所有的志工?
張局長錦麗: 不是,是只有訓練管理費用,訓練管理。
林科長寶珠: 然後整體的宣導、文宣,我們定期有辦刊物,有電子報,整體的。
張局長錦麗: 至於志工他會回到很多,譬如說環保志工,譬如現在是民政局,或者警察的志工就警察局,就不是我們在管,但是我們是整體的管理培訓,或者是有人要做志工的,他到底去哪裡就幫他們做些轉介,是這樣。
何議員淑峯: 另外之前我有關心過的不老志工那個。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不老志工我們是專門針對初老的長輩讓他願意,存老本顧未來,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因為議員有給我們建議,我們現在已經開始擴充他們的訓練,因為侯市長希望明年我們希望有那種共融性的公園,這個共融性的公園就是希望裡面有老齡的一些設施,這些老齡的設施我們也希望訓練不老志工結合在地銀髮俱樂部,換句話說,我們希望我們的長輩不是只是待在室內,我們也希望能夠把他帶到室外,但是室外做那些相關的這些所謂的體健或運動設施,那個其實是要根據相關的運動教練或者物理職能治療師,其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擅長使用,所以就把我們的不老志工教會,將來這些不老志工就可以教我們銀髮族的長輩,我們現在已經擴充這樣的訓練,已經開始了。
何議員淑峯: 教他們基本的簡單的,他們還可以貢獻他們的能量。
張局長錦麗: 沒錯。
何議員淑峯: 之前我看是說我們才多少?現在目前。
張局長錦麗: 三千多個不老志工,今年。
劉科長文湘: 累計到現在我們所訓練出來可以在線上服務的不老志工是3,160位。
何議員淑峯: 去年有多少位?
劉科長文湘: 去年2,800多位。
何議員淑峯: 所以我們一直在增加,我是覺得非常好,他的時間銀行在那邊真的是非常棒,我覺得這個數字的提升還要再增加。
張局長錦麗: 還要再努力。
何議員淑峯: 因為畢竟我們老人真的非常多,我覺得這個循環是非常好的循環。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這個我們再來努力。
何議員淑峯: 我常常說他們先照顧別人,以後就變成他要受照顧,曾經受照顧他知道那個過程,他更能夠體諒照顧者的辛苦,這樣是一個善的循環。
張局長錦麗: 而且他也預做未來他老齡化的準備,其實很好的,這個我們會再來努力,謝謝議員。
主   席: 很好,因為社會局本來就在照顧人民,今天中華隊輸一分,但是我們要給吳昇峰加油一下,不能怪他,這個我們也會掉眼淚,但是我們辛酸,我剛剛跟他講,我們不能怪吳昇峰,我們要給他多加油,所以我們喊一下吳昇峰加油好嗎?吳昇峰加油,這樣好,這個預算讓他過,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1項7目11冊110-111頁[社會局]社區發展,原列37,066,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35頁。 新北市政府社會救助金,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6,000,000元,詳第135頁,請審議。
周議員雅玲: 我們利息收入這麼多?
張局長錦麗: 就是累計的。
黃主任淑卿: 我們一年大概一百萬,其他的五百萬是以前年度留下來的。
主   席: 這個利息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5款067項1目11冊135頁[社會救助金]財產孳息,原列6,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36頁。 新北市政府社會救助金,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社會救濟,本年度預算數:6,000,000元,詳第136頁,請審議。
主   席: 136頁,各位同仁有沒有意見?
周議員雅玲: 說明一下獎補助......
石科長玉麗: 報告議員,這個獎補助是指我們如果碰到災難的時候需要動支到這筆的錢,其實我們都是編著,像這兩年風調雨順,這個錢幾乎都沒有用出去,我們這預算今年大概才用了五萬多而已,總共。
周議員雅玲: 請問一下,上面有一個業務費的委員出席費,三萬六千元,這個有什麼委員?
石科長玉麗: 我們這個基金他就會有一個委員會,我們的這個基金他是一個專戶,我們就會有一個委員會來審議。
張局長錦麗: 就任何一筆開銷都要經過委員會的同意,否則不能隨便亂動支。
周議員雅玲: 這個救助金是基金嗎?
石科長玉麗: 的概念,他是一個專款專用的概念。
周議員雅玲: 我想這個救助金怎麼跟基金有關係。
石科長玉麗: 他是一個代收的專戶,所以我們會專款專用。
周議員雅玲: 所以要動支這筆預算一定要這些委員同意,報告開會之後才可以動支,是他們的出席費的意思是不是?
石科長玉麗: 對,一年開一次,年初就會開了。
周議員雅玲: 有遇到這樣子的狀況要支應這筆金額就要來開會?應該這樣講。
石科長玉麗: 我們原則上一年的預算怎麼運作我們會請他們先來核定,如果說有特殊的支應狀況才會有再......
周議員雅玲: 那我就更不解了,已經發生民眾遭遇災害需要用到這筆金額,為什麼還要他們同意?要認定這個現象的構成還是是不是事實?還是要評鑑他們災後的級數?
石科長玉麗: 因為這個我們有兩個部分,他有一個280專案的委員,就是包括我們的早期時候我們這些災難的錢有人會有捐款,然後併這個委員會一起來開會這樣的意思。
周議員雅玲: 這會這麼複雜嗎?
石科長玉麗: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應該說這筆錢,這筆基金的錢......
周議員雅玲: 不是,這個感覺就是我們之前審議過的那個急難救助金的意思,不是嗎?他發生這樣子的災害,那是看什麼樣的情況,如果說是火燒,房子損壞,我們就有安置的錢,那會動用到這筆嗎?那個預算已經有了。
石科長玉麗: 我們原則上是公務的錢一定是先走的,如果公務的錢動支不夠,我們才會去動到這筆,所以我才會說這兩年我們都風調雨順,大部分都是錢沒什麼在用。
周議員雅玲: 這筆經費這樣編列沒問題,為什麼要有那些委員呢?
石科長玉麗: 因為我們這個委員會當時候成立我們包括一個就是,應該是這樣講,以前的災難發生常常會有救助金的捐助,我們現在通稱叫280的一個委員專戶,這救助金到時候在運用的時候就會有一個......
周議員雅玲: 結合這筆,你為什麼要結合這筆?這筆歸這筆。
石科長玉麗: 是這筆歸這筆,但是我們280的委員會我們就會放在這裡來去支應。
周議員雅玲: 你剛剛講280可以歸這樣子的現象,譬如說發生了狀況之後,民眾意願要捐那個帳戶,我們開了一個專戶之後透過這些委員去審核這些狀況是ok的,但是這筆錢需要嗎?
石科長玉麗: 我們從早期就是一直編在這裡。
周議員雅玲: 如果這樣子講的話,現在一萬元或兩萬元的那個急難救助金也需要,如果你這麼講的話。
石科長玉麗: 因為我們那個是公益預算,要編一萬或兩萬我們是寫一個計畫在處理。
周議員雅玲: 那個是公益預算,我講的不是公益,是這個580萬元,這個580萬元你們不能講公益預算。
石科長玉麗: 應該是這樣講,我們原則上280的委員的錢,從以前剛開始他是伴隨著災害在出現,所以那時候委員會的支用就一直編在這個項目裡面去支應,我們這樣一直延續到現在,雖然很多預算一直分開在編,可是我們現在280的委員出席跟定期的開會,我們還是在這裡支應,就是這樣而已,但是他對於那580萬元他沒有處理。
周議員雅玲: 那我簡單講,所以這幾年這筆三萬六應該都沒有用到?
石科長玉麗: 都有。
周議員雅玲: 我們有發生什麼會用到三萬六?
石科長玉麗: 是280委員的出席費。
周議員雅玲: 沒有發生為什麼要開會?還是例行性的?
石科長玉麗: 不是,280他每年都有人捐款進來。
張局長錦麗: 這樣子我來解釋,跟議員報告,我們有一個280專戶,這個280專戶就是這個專戶,這個所謂的600萬元的孳息,這個是當初省政府遺留下來撥給當時臺北縣的,所以我們就成立一個專戶,那個孳息就是現在的100萬,留下來600萬,可是這600萬元裡面如果他有一些天災,如果我們那個急難救助金,我們用完了才會用這筆,一般來講如果是風調雨順沒有什麼大事的話,都不會用到這筆,可是這筆我們剛才科長解釋,他會召開280專戶,280專戶又是什麼?他就是我們各個善心人士,他可能就捐錢了,就捐到市政府社會局裡面來,一年他可能捐了上千萬,譬如說他可能有捐棺木捐什麼的,這筆捐來的錢,我們是要經過專家審議的,換句話說我們不能隨便亂用民眾的錢,換句話說我之前每一筆,這個民眾捐的這些錢,有些民眾他沒有指定,譬如說有些民眾就是要指定給棺木,那就是做棺木了,我這個沒有指定,我可能會剩下一些錢,這些錢我們就會想要做什麼樣的分配,這個分配我們可能就會提一些計畫,譬如說過去像勞工局他們就提了修繕的,就是他們有一個行善團,他可能就會說幫忙譬如說我們幫忙二十戶、三十戶的低收入戶修繕,可是這樣的一個方案要由委員來審。
周議員雅玲: 所以平常就有這樣子的小的捐款了。
石科長玉麗: 一直都有。
周議員雅玲: 即使沒有所謂的一些災變,還是有,所以這些委員就是針對這些平常的這些善款的金額去審議。
張局長錦麗: 是,因為我們這個累積下來他可能就有一筆,這筆到底怎麼樣去支用,支用有沒有符合當初這些捐款者的心意,他是要經過相關審議的,這些審議專家學者的費用,就會在這裡面支出,所以他一年大概支三萬多是不是,出席費。
周議員雅玲: 不是金額的問題,覺得說這樣子的這個預算編列怎麼會有委員出席費。
石科長玉麗: 他只是放在這裡,因為他很早以前就是做這樣的編列。
周議員雅玲: 之前都沒有問到,突然看仔細,奇怪怎麼會有一個委員出席費,所以這筆580萬元每年都是這樣子的編法?
石科長玉麗: 對,只要沒有用完就一直累積。
周議員雅玲: 然後今年應該都沒有使用到,去年也沒有?
石科長玉麗: 也都是三、五萬這樣子很少,那個錢用得非常少,我們沒有特別的災難我們是不會去用他的。
何議員淑峯: 行善團他有行動的資源,刷油漆什麼的,打掃......
張局長錦麗: 所以他有很多的方案。
主   席: 還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照預算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2項1目11冊136頁[社會救助金]社會救濟,原列6,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48頁。 新北市公益彩劵盈餘分配基金,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2,000,000元,詳第148頁,請審議。
主   席: 148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5款068項1目11冊148頁[公益彩券盈餘分配基金]財產孳息,原列2,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49頁。 9款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2,100,444,000元,詳第149頁,請審議。
主   席: 149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9款066項1目11冊149頁[公益彩券盈餘分配基金]雜項收入,原列2,100,444,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50頁。 新北市公益彩劵盈餘分配基金,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社會福利業務,本年度預算數:2,020,657,000元,詳150-157頁,請審議。
主   席: 150-157公益彩劵盈餘分配。
黃議員永昌: 請說明公益彩劵的部分,要比這本筆細的,比這本還細的。
徐科長綺櫻: 跟各位議員報告,我們公益彩劵就是有個盈餘基金,每年的編列就是除了孳息以外,譬如說109年的預算,就是用今年6月份的時候中央分配給我們的錢,乘以9成,乘以12個月,另外一個部分我們過去可能還有一些留下來的錢,七億多的這個部分,就是來挹注,因為我們公益彩劵是用在社會福利相關的業務,我們希望他的推動還是穩定,所以每年大概也支用在二十億上下,今年的部分也跟各位委員報告,就是有三項新的創新計畫,因為公益彩券的盈餘每年中央會來跟我們考核,我們多年來考核也是都拿到特優,特優的話他就會多給我們六千萬,我們每年都有賺到這六千萬元,他就是針對我們每年都要有創新的計畫,今年我們有多三項創新計畫,第一個就是兒少福利的部分,151頁裡面有一個補助民間團體辦理原住民跟邊緣兒少的關懷服務方案,還有第152頁的就是我們辦理弱勢家庭做月子到宅的服務,還有第157頁就是我們衛生局這邊提了一個有關於精神障礙者高風險家庭的心理衛生服務方案,這是今年新增加的創新方案,其他的部分就是依據我們業務的推展,還有譬如說需要服務量能的拓增而增加的一些費用,以上。
張局長錦麗: 再補充說明跟議員報告,基本上公彩中央的規定一定是要用在弱勢朋友的身上,所以這些福利方案一定是跟弱勢朋友相關。
徐科長綺櫻: 還有就是我們公彩也有一個公彩委員會,這個所有今天所編列的預算都經過我們委員會的委員都已經審議過了,才提到我們議會過來。
何議員淑峯: 你介紹一下委員會的成員。
徐科長綺櫻: 委員會的成員當然除了我們市府既有一些相關局處的代表,譬如說主計處、財政局等等的以外,還有我們有民間的團體代表。
何議員淑峯: 有幾位?沒關係你查一下。
徐科長綺櫻: 我們民間單位代表就是一些社福團體,比如說民間單位代表有四位,一個是身障的,一個是兒少的,身障是伊甸基金會,我們長官擇定是伊甸基金會的執行長,還有兒少機構的育幼院的院長,我們大同育幼院的院長,另外一個是老人的,廣恩老人養護中心的董事長,林偉峰董事長,另外一個是跟婦女有關的是我們勵馨基金會的諮商部處長李玉華,另外還有一些專家學者,包括一位會計師,另外其他有四位跟社會福利有關的專家學者,這四位裡面其中還有一位是原住民籍的社會福利的專家學者。
何議員淑峯: 所以總共幾位?
徐科長綺櫻: 總共十七位。
何議員淑峯: 那民間團體就十幾位。
徐科長綺櫻: 民間如果含委員專家學者的話,就是有九位。
何議員淑峯: 九位,其他就是我們。
徐科長綺櫻: 對,市府的相關局處。
何議員淑峯: 就是這些委員會們,了解。
主   席: 你們剛剛說街友一百多個?180?這樣花四、五千萬元?怎麼要那麼多?你們怎麼這個督導街友、安置還有街友中途之家,奇怪,180幾位要花那麼多錢?
石科長玉麗: 報告那是在街的,那只是在街上的,我們還有三個安置的地點,就是說也許像冬天他們如果覺得在街上沒有辦法生存,或是很緊急的時候我們會送安置。
主   席: 對,我現在說186個就五千多萬,你就乾脆叫他來一個人發一些錢給他們,叫他們回家就好了,你這麼多錢,一直在浪費我們自己的人力,然後要去照顧他們,乾脆叫他們集合180幾個,一個人多少錢給他們,你們就乖乖地回去,那不是很好嗎?
石科長玉麗: 報告議員,其實街友就是這樣,我們現在在街上180幾個,我們安置機構有將近120個床位,所以他們緊急生病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安置到機構去。
主   席: 三百個就要花這麼多錢?
石科長玉麗: 不只,我們還有重建中心......
主   席: 你知道苦民所苦,還有多少人你知道嗎?
石科長玉麗: 但是我跟議員報告一下,我們這些到了安置機構去,我們會訓練他去就業,他如果在這邊如果可以三個月到六個月完成就業的時候,我們就輔導他們去就業,如果他的狀況真的不行,我還要安置到機構,我安置到長期機構,我們安了三百多人。
主   席: 我認為這個街友,你們這個評審要檢討一下,為什麼花那麼多錢,你知道街友有飯吃,很多人沒飯吃的,怕不好意思,沒出去那些,街友你去龍山寺看,他中午就去領便當。我那邊差不多三百多個,但是我跟你講,龍山寺有一個街友曾經是我們板橋市民代表,我說你為什麼去那邊?我就下午來領便當回來吃,這些是不是算街友?他還是街友,他為什麼在那邊?他沒地方去,就幾個,五、六、十來個在那邊逼明牌,在那邊坐,他也算街友,好,我們的中山公園有很多,在那裡坐,在那裡睡覺,那個也算街友,我說你為什麼不回家?在這邊有伴,回去自己一個,所以我發覺說你們這樣的五千多萬,四、五千萬元花在街友的身上,我認為你們評審稍微要看一下。
石科長玉麗: 議員我們是有確實在看,一般這樣的話我們還不算街友。
主   席: 我認為弱勢團體是要照顧,但是你們要去過濾街友的背景,我跟你說有一個立委,某某立委他哥哥,他在府中路的地下道在睡的時候,我問說你為什麼不回去?他說我在這邊比較安穩,回去無聊,跟媽媽在那邊,兄弟沒辦法講話,所以他也不要回去,很有錢,你知道嗎?他也街友,所以說有的真的是自己的心理狀況,但是我發覺說真的很辛苦的,你看有一個要養兩個孩子,他家裡兩個失智的,那種的有沒有可憐?但是他得到的補助是低收入戶,對不對?但是這些人在那邊玩,在那邊逼明牌逼籤詩,我們就給他補助。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我們這筆就是路倒,他不是只有街友。
石科長玉麗: 路倒不是街友。
張局長錦麗: 他是只有貧病交迫的時候,他已經沒有辦法在街頭上,基於人權的考量,因為他也沒有家裡......
石科長玉麗: 路倒不一樣。
主   席: 沒有家人的、潦倒的,你來幫助他,這沒有,你這個好多你看,你這裡3,800萬元這個就含送街友,衛生福利部,這個也有,路倒的病患街友及身分不詳的,這個你剛剛跟我講有120個在安置,180位在外面流浪,這300位,就3,800萬元,路倒哪裡有那麼多?路倒300個裡面,也是300個裡面,再來800萬元補助路倒、病人、街友、醫療,再來一個就350萬就街友中途之家,400萬也是補助街友中途之家,再來25萬元也是街友弱勢團體,我發覺這個街友,我覺得說是不是要跟你們委員講說,你們認定街友要怎麼樣來,這麼多錢,這樣念起來五、六千萬元。
石科長玉麗: 議員再讓我稍微補充一下,我們第一筆你看到那個3,800多萬元那筆,其實我們現在報告的街友就是指在街,因為街友是一個型態,在街上的叫街友,我們安置機構安置到我們中途之家100多個,那個有可能再回到街上,如果他適應不良,但是如果說他已經到老弱了,我們還是要把他安排到長期的機構,我們現在安排到長期的機構目前有300個,除了180個之外,我們還有300個,我們安排到71家簽約機構去,就是全國都有。
主   席: 全國都有你安排去?
石科長玉麗: 對,因為他已經老了,他已經貧病了,這樣的話......
主   席: 那邊可以安置為什麼要住到別的地方?
石科長玉麗: 因為我們那邊還有331位,所以街友是一個型態而已,他其實老了還是要安置。
周議員雅玲: 我問一下局長,我們現在先撇開遊民這個部分不要談,現在如果一般家庭的一些中低收入戶還是只有獨居老人,他們自己一個人孤苦無依的情況之下,沒有這樣子的協助,但是他們今天生病就像你講的那個模式,我們是不是也有其他的預算安置他們?為什麼街友不能用這樣的預算,要特別再編所謂的街友這些東西出來,這個我就不了解了,為什麼?其實我長久以來,我在一審這麼久,我一直在看你們編針對這些中低收入戶還是弱勢的個案或是團體的預算,你們都分得好仔細,其實你如果仔細看是重複性太大了,我剛剛講你們不要把他身分設定為街友,今天我就當他是一般的路人,沒有親人扶持的情況之下我安置他,假設他今天有親人,就像我們剛剛講的,那些街友其實他們是有家的,而且家庭的狀況有些都還很不錯的,只是他不願意回家,你們今天編這樣的預算好像就是一竿子打翻所有這樣子的街友,他們都是自己一個人,只要他們一旦發生這樣的現象,我們就啟動剛剛講的那些預算的執行方式,其實好像不是這樣子,其實這個長久以來我就很大一個疑問在這裡,因為你們就是用公益彩劵編入這樣的預算,我們來看到這樣的時候,我們要調整又覺得好像怪怪的,這是自己心理的一個問題,自己會跟自己拉扯,這個部分要去調整他嗎?但是如果每次看到你們這樣編列跟執行的層面我們就覺得說,除了你們重複性,你們把他編得很漂亮,其實執行的單位都是叫做新北市民,不是嗎?
張局長錦麗: 我來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其實社會局在編預算的時候,一般來講我們叫福利人口,所以我們會針對不同類別的福利人口,街友其實我們也獨自列出,在我們的社會福利這樣的項下。
周議員雅玲: 其實我們很大的一個疑問,所謂的街友其實只是極少數,其實他就是一些社會的觀感不好,可能我們整個環境會認為出入那些公共場合,遇到他們會覺得對整個畫面不是很協調很一致,當然他有些問題之所在,但是如果說我們公部門的預算,長久以來一直針對他們這樣說真的,這也是很大的一個財政負擔。
張局長錦麗: 是,確實沒有錯,但是也跟議員......
周議員雅玲: 那你們要如何有效的,不是預算編多就覺得有效,你懂意思嗎?所以說真的針對這些街友,而且街友我們之前主任也講過,其實就是看得到的窮人,看得到的窮人我們要如何去輔導他們?有些當然是不被輔導的,不接受的,我們安置好之後他會跑掉,但是你不能因為他這樣來來回回,我們好像所有的社會資源都在這個區塊,但是不得不做,我也知道,也要做,但是這樣子的預算真的有實質達到效益嗎?我要強調的是這個部分,社會福利是每個部份我們都要去看待,去著墨,但是說真的就是很奇怪,我只能用很奇怪來形容而已。
張局長錦麗: 其實跟議員報告,剛才我們講說其實街友分成很多不同的形態,第一種就是在街上的,其實在街上我早上有特別跟議員報告,我們希望能夠控管在一定的人數之內......
周議員雅玲: 不是,這個不是你們能夠控管的,局長這個我絕對否定你這樣的說法,這個絕對不是你們能夠控管的,因為他們是有自由意識的,被安置的那些他們都沒有家屬嗎?我們不能跟家屬要求他們來照顧嗎?他們是單獨一個人嗎?
石科長玉麗: 議員我跟你說明一下,原則上只要進我們安置場所,我們一定想辦法查找他們的家人,我們如果確定有家人,我們會請我們機構的同仁跟他家人聯絡,如果說......
周議員雅玲: 科長那我請教你,現在這些安置的完全查不到家人嗎?都失聯了嗎?
石科長玉麗: 有些是就像剛剛講完全找不到。
周議員雅玲: 這個一定有,大概多少?
石科長玉麗: 這個比例我們再提供給議員。
周議員雅玲: 不行,今天審查預算你怎麼會不知道?
主   席: 我發覺這個街友如果不檢討的話,四年花兩億,兩億可以多少補助小孩子?
張議員維倩: 資源有限,要做比較合理的分配。
主   席: 這個生小孩就知道雙胞胎難帶。
張議員維倩: 需要幫忙的人很多,街友人數其實不多之下,花這麼多的預算,其實大家都會有疑問,是不是我們真的要把這麼多的錢投入在比較少數的人當中,還是說我們的資源就是有限,我們就做一些合理的分配,我們議員的疑問是在這裡。
主   席: 我審查這麼久了,街友我看在幾百人在我們的社會福利裡面,我看花了十來億了,你看可以蓋幾棟大樓。
張局長錦麗: 是不是跟議員報告......
主   席: 我跟你講一千人都可以收容進去了。
張局長錦麗: 所以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們花的最大塊的就是這些他們已經貧病無依,他也沒辦法在街頭了,所以我們只好把他送到安置機構,送到安置機構的時候,我們一定會盡量去聯絡他的家屬,如果他家屬願意來付錢,那當然就他家屬來付錢,但是常常我們看到有些街友,他的家庭關係是非常壞的,譬如說他早年就打老婆、打小孩。
張議員維倩: 那我請問一下那個貧病無依,你把他送到安置機構,一年要花多少錢?
張局長錦麗: 這邊三千多萬就是這裡,最大筆。
張議員維倩: 我說一個人。他一個人進去安置機構。
石科長玉麗: 如果長期安置機構,一個月是一萬八千元。
張議員維倩: 一萬八乘以12。
周議員雅玲: 乘以12個月,目前多少人,一個人一年21萬6千。
石科長玉麗: 我們現在安置要330個。
張議員維倩: 貧病無依,然後目前安置在機構裡面。
張局長錦麗: 還有一種他不叫做街友,換句話說,他沒有家屬的,所以其實我們也不是很算他叫街友,但是他就沒有人了,我也連絡不到他的家屬,像這樣我基於人權考量,我也必須把他安置起來,甚至有很多外縣市他就倒在我這裡,我們叫路倒,他就倒在這裡,怎麼查也查不到,我基於人權考量,我也不得不把他送到安置機構,所以這些是花最多的就330,就3,800多萬,另外我們還有重建中心,像萬里的就是重建中心,希望做職業輔導、生活重建,希望他不要在街頭,然後你找到一技之長,然後希望你能夠去就業,所以像我們的觀照園也是一個就業的生活重建中心,我們萬里的也是一個生活重建中心,還有我們的幸福居也是,你要找到工作,你還一時找不到工作,找不到住的地方,我讓你住到幸福居,換句話說我用這些輔助措施讓你不要盡量在街頭,因為在街頭其實說實在有的時候讓民眾覺得害怕或者是擔心諸如此類的,所以我們才說我們盡量希望他們不要在街頭,透過重建中心的職業輔導、生活重建,讓他們能夠回歸正常的生活。
主   席: 我認為街友這個你要建議總統參選人,下次要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一個大問題。
石科長玉麗: 全球化的問題。
主   席: 你看五、六千萬這個可以......,四年任期就花了兩、三億在這些人的身上。
石科長玉麗: 但是議員,街友是流動的,我們輔導他,他可以就業的,現在越來越多。
主   席: 現在桃園景氣好,你就全部請他去桃園就好了。
石科長玉麗: 我們也是盡量處理,不過議員我們現在看到一個......,就業我們很多會安到桃園去的,這個也有。
張局長錦麗: 他們臺北在街的街友確實也比我們多,比我們多很多。
主   席: 那邊有打廣告,因為我聽他們講說龍山寺你中午去就有便當可以吃,晚上,差不多五點多就可以領便當,我認為這個你們再檢討一下,尤其這個街友認定。
張議員維倩: 我請問一下,沒有民間單位可以幫忙街友嗎?都是我們社會局這樣全額補助嗎?
張局長錦麗: 有,也有民間的資源。
石科長玉麗: 我們都委託給民間來做的。
張議員維倩: 還不夠,我們還要花這麼多我們的預算去幫忙這些街友。
張局長錦麗: 最大筆就是他們貧病交迫他住到安置機構,他每個月都要花錢,所以他也出不來,也沒有親屬可以做支援。
張議員維倩: 我們剛剛算了,21萬一年,一萬八乘以十二個月。
張局長錦麗: 還有醫療費,他如果生病了,有時候安置機構還有醫療費。
主   席: 健保。
張局長錦麗: 健保只支付一部分,有些部分也沒有支付,不是全額支付。
主   席: 沒有,健保本來就是要全額支付。
張局長錦麗: 沒有,還是有部分要自己出,還是有。
主   席: 65歲以上還是說父母不要養的都送來給市政府養就好。
周議員雅玲: 然後要失聯讓他找不到我們,以後你就可以。
主   席: 我認為這個因為那麼多錢,你二十幾億他占了那麼高的二十幾億在這邊,而且又不是說真正有需要社會福利需要的,因為有些年輕人,現在大家都在推年輕人、娶太太,然後請他們生孩子,這些都要推動,但是我們反過來,一大筆錢來照顧這些喜歡在外面流浪的人,有的有孩子他不養的,所以說這個應該去檢討一下,怎麼樣把這些人分配回去,找到他家人。
黃議員永昌: 我們應該用科學化的用一個追蹤,手機定位知道他在哪邊,這些人其實也是很特殊的。
主   席: 我覺得這些你要跟市長建議一下,立一個街友自治法,自治條例,就是說如果他有家屬,子女不扶養的。
張局長錦麗: 我們會去跟他追討。
主   席: 要判刑,要查封他財產。
張局長錦麗: 這個大概不符合法律的比例原則。
主   席: 我的意思是說我今天幫你養你爸爸媽媽沒關係,但是你的財產,我就查封你的財產。
張局長錦麗: 現在是這樣,都有追,都有強制執行。
主   席: 做幾件出來了?
石科長玉麗: 有追,我們有追。
張議員維倩: 我跟召集人說明一下,我自己處理的案件裡面是真的有,社會局是真的有來追討,只是說這種街友他可能從年輕的時候就沒有照顧家庭,所以最後法官在判的時候有時候都會減免,所以錢又回歸到他街友要自己負擔,一樣又回歸到社會局了。
主   席: 不行,又推給社會局了,你爸爸我幫你養,這個不行,對不對?他的爸爸媽媽財產留那麼多下來,我們在養他。
張局長錦麗: 這有可能。
周議員雅玲: 他的家庭還申請中低收入戶,搞不好你還雙方面在照顧,照顧他們家庭。
張局長錦麗: 這個應該不會,我們申請福利津貼都可以查得到,但是確實是有種邊緣人是被丟出來,譬如像我們很多醫院他裡面可能付不出醫療費,醫院都找不到他所有的家屬,所以醫院到最後就會聯絡社會局了,他說你們要來把人載走,這是你們社會局的人,因為都沒有人要管,沒有人要管的所有的人都是歸我們社會局,我們也都一定要處理。
主   席: 我看這樣子,你們能不能把你的街友列冊的給我們了解一下,有幾個沒家庭,有幾個有家庭。
石科長玉麗: 好,這個可以。
張局長錦麗: 這個都有相關的資料。
主   席: 你們也適時公布一下說周勝考他爸爸媽媽都不養,才這樣子,這樣子可以,讓社會知道。
張局長錦麗: 我們只能給議員,因為這有個資,我們給議員沒有問題。
主   席: 你們不用寫他們的地址,好不好?說這個人有爸爸媽媽,爸爸媽媽有幾個兒子他不養,然後我們就知道這個以後你要養多久,對不對?你不能養他一輩子,你什麼時候要追討,你在他身上用多少了,然後你們有沒有追討,我們要了解一下,對不對?
黃議員永昌: 其實街友要跟民政局配合,民政局他跟寺廟都有聯合,寺廟最多,因為他們喜歡徘徊在寺廟周邊,晚上他不回去睡,像現在很冷,他們也是在那附近,所以跟寺廟做一個聯合,現在都有比較先進的儀器,健康血壓什麼的,掛在手上都可以知道他在哪裡,我們應該要朝那個方向去管理。
主   席: 因為自從有這樣的補助到現在,我們社會局對於所有的弱勢團體、身心障礙團體,然後補助的方向很多,但是我發覺用在街友的方向倒不如導正用在一些身心障礙或是弱勢團體的一個扶助方面,家庭的扶助方面比較重要,比這個來的重要。
張局長錦麗: 好,謝謝議員。
周議員雅玲: 這個850萬元......
張局長錦麗: 這個叫非老,也不是老人,非產,他可能三、四十歲他也不是身心障礙,他也不是老人,他也不是街友,但是確實現在有這樣,他整個家庭的功能式微,所以確實也會有這樣的人,到最後住在就像我剛剛講的,住在醫院裡面,可是醫院裡面就是他的病已經差不多就要把他踢出去,可是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很不好了,可是又沒有任何的家屬,這個到最後就會到社會局來,社會局就要進行安置照顧,而且這種人數確實每一年也都在成長,都有增加。
主   席: 所以我發覺到最後我們的市庫會被這群人吃光,老人越來越多,然後沒有子女的也越來越多,社會福利都養這塊就好了,公益彩券景氣越來越不好,買的人越來越少,因為沒得獎大家都不要買。
張局長錦麗: 他們都景氣越不好,買的人會越來越多。
主   席: 你現在越來越少了。
張局長錦麗: 沒有,我們有增加。
主   席: 我們現在市庫要補助多少?
張局長錦麗: 你說公彩的嗎?這個就是公彩的盈餘基金,這全部是公彩的,沒有市庫的,都是公彩的。
主   席: 這裡有市庫負擔。
張局長錦麗: 哪裡有市庫負擔?是對編的嗎?預算對編的嗎?他是預算對編,有些編在公務預算,有些編在公彩的預算。
主   席: 市庫的也是公彩嗎?
黃主任淑卿: 他撥到我們這邊是放在我們的專戶裡面,所以他是算市款。
主   席: 市庫的款。
劉科長文湘: 我來跟議員報告一下,就是這個脆弱家庭是中央在推展這個社會安全網,強化社會安全網當中,針對社會福利服務中心在辦理的所謂弱勢民眾家庭的服務,他取了一個名稱叫做脆弱家庭的服務,這個是中央的定義,脆弱家庭服務的部分跟過往我們所謂的高風險家庭的這個部分定義,他其實就是一個在風險性的一個家庭,只是過往高風險的部分是訂十八歲以下,兒少的部分,脆弱家庭的部分他包含十八歲以上以下,就是只要這個家庭當中有些家中有疾病的狀況或者是一些家中衝突的議題,或者是對兒少的不利的照顧因素等等這個部分,他們有訂了六大指標,這些項目其實跟我們過往的弱勢家庭服務的內涵其實是相當的,只是中央在這樣的一個脆弱家庭的部分,他會有補助脆弱家庭多元服務的相關委託民間做這些服務的費用,我想這邊的定義主要是針對說,因為我們比較常會用到的是弱勢家庭這樣的用詞,但是中央在推脆弱家庭的時候,其實很多學者也好,很多民間單位也好,確實都不太懂為什麼要多取一個名稱叫脆弱家庭,他其實是......
張局長錦麗: 他其實是從英文翻來的,所以是脆弱的家庭,我們那時候就覺得這實在名稱太多了,中央定了這個方案,所以你也不能不去執行,而且他還有些補助,他的案子都叫這個。
劉科長文湘: 這個是從社會安全網107年他三年計畫當中,107年開始就有這個脆弱家庭多元服務的費用補助,去年就有,但是他是特定給民間單位針對我們多元的服務,包含他可能有些家庭關懷的服務或者是一些團體方案等等這個部分,在輔助公部門的社工......
周議員雅玲: 你這樣子940幾萬這樣子的支應,跟弱勢團體現有這些社會福利部分會不會有所衝突?還是用這個我們的本預算這些名稱項目,只是不能用脆弱家庭......
劉科長文湘: 辦理的內涵確實不太一樣,一個是說針對脆弱家庭的以家庭為中心的這些服務,因為其他有些相關一些費用的津貼、補助,那個部分可能就是家庭他們可能有相當的這些津貼費用的部分的預算,但是我們這個部分是針對服務的部分,就是他可能在這裡面設定比較多的是專業服務人員,以及包含他們一些訪視輔導的費用,以及辦理這些專案團體的相關費用,是在這樣的一個多元服務的項下面去做支應的,有部分是人事費用。
周議員雅玲: 這個部分人事費用......
劉科長文湘: 人事費用的部分我們中央核定我們是要補二十名人力,委外。
周議員雅玲: 二十名人力大概多少錢?
劉科長文湘: 二十名人力的部分,社工的部分大約是4,218,750元,社工督導的部分是567,000元。
周議員雅玲: 就占了一半了。
劉科長文湘: 是,因為他其實相當的部分是在於說我們......
周議員雅玲: 這些人力是額外增加的嗎?需要再額外增加嗎?
劉科長文湘: 需要,因為在我們的過往高風險服務的部分是轉銜過往高風險家庭的服務轉銜到脆弱家庭的服務內涵。
周議員雅玲: 其實就像局長您剛剛講的,我們一般來講廣泛的稱呼都叫弱勢團體,弱勢家庭,弱勢家庭原先我們就有那些人力的編制了,怎麼還會再花42萬,二分之一的預算在做人力這部分的預算?
張局長錦麗: 這個我來跟議員報告,就是說這筆款項他是補助,就是中央要補助我們這個民間團體,做一些弱勢家庭的服務方案,所以我們在補助民間團體的時候一定會補助他的人事費,跟服務的方案費用,譬如他們可能譬如說在暑假的時候,他們可能開一系列的弱勢兒童的夏令營或是課後照顧輔導班等等,這些就是民間團體來做,所以他一定要有人來做這些服務,我們就可以補助他,他就符合這個多元服務。
周議員雅玲: 如果局長這樣講的話,我們的預算其實今年就可以減列了,這三年的預算就減列了,真的是這樣子......
張局長錦麗: 其實我們很多的服務,我跟議員報告......
周議員雅玲: 局長,如果這樣子我們用中央的經費來做脆弱家庭的多元服務,很好,中央直接挹注的,而且是用公益彩劵的盈餘分配的部分,我們本預算有沒有減列?好像也沒有,其實我們做的對象都一樣,如果今天沒有脆弱家庭這筆中央的補助款的話,我們也是在做,今天其實如果預算審到現在我會認為,中央有給我們的錢,補助的錢,其實這三年我們這部分的預算應該相對的減列的,要這樣子講才對,你們並沒有,所以中央多給我們,我們還是照原先的歲出繼續支應,其實這不對的。
張局長錦麗: 是,跟議員報告,其實他服務的對象整體擴大了,所以剛才我們課長特別有講,以前我們叫高風險家庭......
周議員雅玲: 局長,我完全不同意,沒有擴大,其實照執行而已,絕對照執行而已,如果今天沒有脆弱家庭這些經費的話,我們是不是很多經費也是給這些民間團體去協助那些剛剛講的我們要服務的對象?因為本身我們社會局的人力不夠,對,已經補助這些團體的經費人事也好,課後這些照顧也好,我們都有補助了,其實問來問去你們都做同質性的東西,只是名稱不一樣,弱勢團體、弱勢家庭變成脆弱家庭多元而已。
劉科長文湘: 這應該是由高風險家庭這部分轉型......
周議員雅玲: 高風險你們有沒有在做?
劉科長文湘: 現在高風險的這個部分的費用就變成這個費用。
周議員雅玲: 所以重點在問,我們的預算有沒有減列,用這個部分來替代?
劉科長文湘: 預算的部分高風險的部分在本預算已經都沒有了。
周議員雅玲: 對,你就要這樣答覆我,我就是要聽這個,這樣子才對,好不好?我們之前高風險是編多少?
劉科長文湘: 之前高風險也是編20名人力的部分,還有他的服務方案費用,費用其實是沒有增加太多,但是因為明年的部分會考量到民間社工人力的薪資會調增。
周議員雅玲: 那個當然是相對提高的,這個都不用懷疑,所以局長,我還是再嚴正說明一次,如果今天中央有補助的這些款項,其實我們之前的本預算都有在做,這個務必當年的我們本預算也要同時的相對減列才對,這樣子才對,這樣子才符合,你原先的支出加上現在的支出,大於原先的支出是不對,你不要講說你們對象會更精緻,不是這樣子講,絕對不是這樣子講。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
何議員淑峯: 還有你們153頁這個部分說明一下,委託民間單位辦理手語翻譯同步聽打服務,這個部分說明一下。
徐科長綺櫻: 跟議員報告,這個是針對我們聽語障的障礙者,他們可能平常會遭遇到一些需要跟政府單位打交道,譬如說他今天發生一個車禍好了,或者要到政府機關去辦什麼事情,或者是說要出去參與一些活動,他需要手語翻譯,當然現在隨著我們的特殊教育做得越來越好,有一些聽語障其實現在他已經都看得懂字了,所以他們現在叫同步聽打,譬如說他要去看醫生,就會有一個同步聽打員帶著一個電腦,醫生講的話他就直接打,聽語障者看了就知道醫生在告訴他,怎麼樣跟他說明病情,所以在這個部分是針對我們一般的聽語障者在平常他的生活所碰到需要跟政府機關打交道......
何議員淑峯: 這個要申請嗎?
徐科長綺櫻: 對,要申請,我們每隔24小時就是365天有個電話,隨時打,即使是半夜,我們的手翻員或同步聽打員一定會到現場去幫忙,他們再依鐘點計費。
何議員淑峯: 他們計費方式也是一個小時?
徐科長綺櫻: 計費標準的話,中央有一個標準,他有分為甲類、乙類、丙類,就是針對這個,我們有訂一個標準,中央有訂一個標準就是比較複雜的,就是一個小時是1,500元,舉例像我們這次議會不是有......
何議員淑峯: 1,500還是多少?
徐科長綺櫻: 對,他就是1,500元,他比較專業的部分。
何議員淑峯: 兩個人一組。
徐科長綺櫻: 因為那個很耗心力,要聽又要......
何議員淑峯: 馬上同步。
徐科長綺櫻: 譬如說像一般我們辦活動的時候,如果障礙者來,一定現場也要手翻員這樣子。
何議員淑峯: 都包含在這裡面就對了?
徐科長綺櫻: 是,他就是會提出申請,我們就當天會安排。
何議員淑峯: 去年用了多少?
徐科長綺櫻: 去年的部分,我看一下,我們這個費用大概沒有太多的,有稍微減少,是因為我們過去勞工局的部分,他們以前有一些聽語障者要去就業,以前勞工局的部分沒有編列,都會用我們社會局的部分,現在勞工局的部分已經編了,我們這部分就同步的減列一些這樣子。
何議員淑峯: 了解。
黃議員永昌: 你154頁辦理身心障礙者復康巴士的交通服務費。
鍾局長鳴時: 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午安大家好,我是交通局局長鍾鳴時,第一次發言,有關我們的復康巴士辦理身心障礙者復康巴士,藉著議會的支持,在我們今年度執行情形之下,今年的車輛數有425輛,我們到九月底的服務趟次已經超過49萬5,535次了,這些服務趟次裡面,因為相關有一個辦法去規範他的身分別,所以他有依據他預約的時間給予登錄他的預約車輛的服務情形,往年大家所詬病的就是叫不到車子,因為車輛數目,因為大家都集中在同樣要看病或是上班,或者是出行同一個時段裡面,所以他的叫車率就必須按照他的身分別去做一些區分,分成一、二、三級,七天、五天、三天前要做一個預約,以前的預約無車率大概在一成,7%到8%,甚至是在106年的時候到達10%,現在我們已經把他降下來了,另外我們在前兩年開始引進一個新的,如果沒有這個復康巴士的時候,我們轉介叫做無障礙通用計程車,通用計程車他可以協助一部分的運量,這部分我們仍然補貼計程車的車資,並且由育成公司就是我們委託的協會他來負責給一百元的轉介獎金給計程車司機,鼓勵他來帶我們所需要的朋友們,所以他轉介就是無車率已經降到5.39%,所以這是我們在這兩年的......
何議員淑峯: 所以沒有預約到的是5.3%?你們早上跟我說99%,早上跟我回答預約成功率是99%。
鍾局長鳴時: 那要看哪一級,如果是第一類的話大部分都可以百分之百叫得到車,除非他自己放棄掉或者是臨時有一些變化。
主   席: 身心障礙要不要收錢?
鍾局長鳴時: 要收三分之一的計程車費,復康巴士,也是要照算,要付錢。
主   席: 什麼叫三分之一?
鍾局長鳴時: 就是我們政府補貼三分之二的計程車費。
主   席: 我們現在復康巴士補助多少錢?
鍾局長鳴時: 我們的資費的方式......
主   席: 你現在外包給人家,他只是出一個油費跟......
鍾局長鳴時: 車子我們的,人工,我們照里程,用計程車費率去算復康巴士的收費,然後我們照那個費率跟他譬如說收一百元,我們收三分之二補貼,三分之一的自費。
主   席: 一個月幾個車次?
鍾局長鳴時: 平均每個月大概有服務趟次有五萬五千多次,在今年的九月份以前,趟次,一年就要六十六萬,我們今年的預測到十二月底會突破六十六萬。
主   席: 這一趟都補助五百元?
鍾局長鳴時: 差不多接近五百元,是,沒錯,因為這個錢裡面還有一些是保險、車子的維修這些相關規費,這些費用也在內。
張議員維倩: 局長你剛好來我問一下,身心障礙停車位,我們設置是交通局是主管機關嗎?
鍾局長鳴時: 我們主管機關。
張議員維倩: 那我們身心障礙者朋友的意見你們會參考嗎?
鍾局長鳴時: 我們會參考,像早上議員在詢問有關路邊身心障礙者設置的方式,因為我們路邊有一些機車格位,最大的爭議是機車格位的設置方式。
張議員維倩: 對,因為他設置在馬路上面,大家看了都知道感覺很危險,因為感覺那條路的車流量很大,當天其實我跟輝宂議員我們兩個都親自去現場看,可是最後卻無疾而終。
鍾局長鳴時: 我們改掉了,因為我們在裡面,成功路......
張議員維倩: 他其實停車場裡面有身心障礙的停車格,因為我們自己不是身心障礙者,所以我們不知道他們的使用需求,所以我們也很怕說我們擅自主張把他們的車格削減,怕會影響到他們的使用權益。
鍾局長鳴時: 一定要遵守這個法律的規定。
主   席: 有一個要求,你把那個車次一年幾次分給我們一下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沒問題。
主   席: 大部分分布在哪裡給我們了解一下,我們休息一下,四點半好不好?
休   息: 16時~16時33分
主   席: 公彩的大部分都是給弱勢團體的,這個也經過所有的委員來評審的,所以我們就預算數讓他通過,然後由委員去把關,好不好?交通局營運所有的係數、趟數還有距離再補給我們議員同仁好不好?我們了解一下你的三億多的補助狀況,而且用量的一個標準跟使用量,我有講過,早上說你們要外包的部分,請他要預留差不多二、三十部,就是臨時的,緊急臨時的,人家說譬如講說有的出院,第三天要用的,或是第二天要用的,然後他沒訂,他就要叫復康巴士,就沒辦法,所以說這個部分是不是你們在外包的時候要言明,就是有這樣子緊急出院的或是臨時發生要用的,沒有訂到的,你們要跟他出車,不可以講說都被訂走都沒有了,你不早訂,他就三天前要出院,你要早訂,兩天前才要出院而已你要早訂,對不對?有,我們有反映到說沒有訂到,有的去坐一趟,然後忘記訂了,要訂的就沒有了,有的是今天去然後忘記了,要再訂就沒有了,也有的是固定訂每個星期幾的,也有這樣子,我聽他們講說每個禮拜一、三、五都要來載這個,他都訂好了,對不對?所以我認為這個你們要稍微注意一下,好不好?便民最要緊,不要給人家打去說,復康巴士你們不早訂沒有了,這個就不好,好不好?我們以後也不要接到這種電話說,訂不到就要早訂,他就沒辦法早訂那種的,剛出院的還是剛臨時發生的,好不好?彩劵有沒有意見?
周議員雅玲: 彩劵沒意見,局長,有關我們復康巴士,剛剛為什麼我也急著想說等一下你可能要走了,我就趕快下來,復康巴士這樣的一個搭乘,剛好在前不久有民眾跟我反映,譬如說我講一個在萬里,萬里頂寮社區那裡有一家很有名的烤玉米你知道嗎?知味香烤玉米,跟那個沒關係,我要有個地標出來,你才有印象,他需要搭乘復康巴士的是在左手邊,他現在如果說烤玉米這個在右手邊的話,要搭乘復康巴士的人在左手邊,然後我們復康巴士的人,就在右手邊停,叫他自己過馬路,這樣子可以嗎?
鍾局長鳴時: 這樣子不合,沒有依照我們的SOP作業。
周議員雅玲: 是,是這樣,然後他的兒子打來跟我講說,他爸爸還是他媽媽行動不方便,走路很緩慢,他嫌他走路很緩慢,所以就叫他直接下車讓他過去,我也跟他家屬講說其實這是不對的,你可以跟駕駛講說,我的交通動線要怎麼行駛怎麼繞,這樣就不會讓他交通不順暢,因為那個部分他繞進去的話他會覺得說他要在裡面迴轉,他不好迴轉,其實這是不對的,因為我雖然沒有使用過這樣的狀況,但是民眾這樣子跟我反映,我就覺得說這樣子的處置方式是不對的,處理方式不對,他絕對不可以讓我們搭乘復康巴士的人自己過馬路,對不對?這是絕對不對,對不對?所以我剛剛講的那個點你可能要去了解一下。
鍾局長鳴時: 我們來查一下,我們來查清楚,這個是不對的。
周議員雅玲: 那是台二線,就在知味香烤玉米那個方向,他停在右手邊叫他們自己過馬路。
鍾局長鳴時: 我們來清查,如果沒有查到我們也會勒令育成這邊要嚴格執行這個SOP。
周議員雅玲: 這個要改進,而且那個地方車子很多的,很危險。
鍾局長鳴時: 很多的,謝謝議員。
主   席: 復康巴士有幾個廠商?
鍾局長鳴時: 一個廠商,本來是分區在營運,現在因為營運的困難度比較大,現在只剩下育成。
主   席: 一個廠商營業額就五、六億。
鍾局長鳴時: 三億多。
主   席: 你補助三億多,又收了一億多。
鍾局長鳴時: 因為整個營運的環境是非常艱辛的。
主   席: 對,所以要四、五億。
鍾局長鳴時: 是,我們補貼三分之二。
主   席: 怎麼會沒有人要營運,應該有,請他服務好一點,好不好?不要說一家獨攬就服務不好。
鍾局長鳴時: 我們還是會嚴格監督。
主   席: 我希望對復康巴士的身心障礙者,服務要好一點,你同樣花那個錢,補助三億多不是小數目。
鍾局長鳴時: 謝謝議員,我們一定會遵守相關的規定。
主   席: 公益彩劵還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請委員那邊自己把關。
朗讀人員: 請翻開預算書158頁,歲出資本門。 11款1目,社會福利業務,本年度預算數:81,587,000元,詳158頁,請審議。
主   席: 158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11款3項1目11冊150-158頁[公益彩券盈餘分配基金][經資門併計]社會福利業務,原列2,102,444,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73頁。 新北市立仁愛之家,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6,000元,詳第173頁,請審議。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收入有沒有意見?
周議員雅玲: 有意見,收太少了。
主   席: 沒意見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5款069項1目11冊173頁[仁愛之家]財產孳息,原列6,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74頁。 5款2目,廢舊物資售價,本年度預算數:20,000元,詳第174頁,請審議。
主   席: 174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5款069項2目11冊174頁[仁愛之家]廢舊物資售價,原列2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75頁。 9款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242,000元,詳第175頁,請審議。
主   席: 175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周議員雅玲: 我問一下這個計畫,要他們繳回......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這個是有關員工的宿舍他們的租賃費,分別從400、500、600編列不等,總共目前有18個人借用宿舍,所以一年大概的收入會有7萬2千元,以上報告。
周議員雅玲: 這是租金收入?
吳主任欽仁: 是,因為就是扣,從他薪水裡面扣,譬如我要借宿舍的話,我一個月就要扣700元。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9款067項1目11冊175頁[仁愛之家]雜項收入,原列242,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76頁。 新北市立仁愛之家,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33,276,000元,詳176-178頁,請審議。
主   席: 176-178頁,請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
周議員雅玲: 這個金額有增加嗎?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仁愛之家109年度的歲出預算編列在一般行政的部分比去年人事費是增加了69萬8千元,業務費增加了1萬1千元,合計增加70萬9千元,主要是因為員工晉級差額及增編約聘人員,不休假加班費所致,另外業務費的增加1萬1千元是健康檢查人數增加,以上報告。
主   席: 你知道人家問這個你聲音就比較大。
吳主任欽仁: 我都有背很熟,但是為了更流利。
主   席: 遊民那個有沒有在裡面?遊民就派一些給他訓練。
吳主任欽仁: 有,我都有幫忙訓練。
主   席: 我說多派一些給他訓練,我們就不用付那麼多錢了。對不對?
吳主任欽仁: 我都帶他們去我們那邊幫我們做以工代賑,跟我們老人融入在一起。
主   席: 遊民誰管的?以後每個月派幾個去好不好?
吳主任欽仁: 好,我喜歡跟他們在一起。
主   席: 讓他吃飯而已,讓他住而已,對不對?這很好。
吳主任欽仁: 訓練做清潔人員。
主   席: 還節省很多。
吳主任欽仁: 目前也有兩個遊民是轉到變成我們的工作人員。
主   席: 對,一個月三十個,對不對?
吳主任欽仁: 這樣整間都變遊民。
主   席: 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變遊民,街友,現在沒有遊民,街友。
周議員雅玲: 明年我要看這個數字成長。
主   席: 我看你栽培幾個過來,幾個街友,好不好?
吳主任欽仁: 遵照辦理。
何議員淑峯: 算是你有特殊才能,不錯。
吳主任欽仁: 我們可以訓練他當照顧服務員。
何議員淑峯: 很好,鼓勵一下,仁愛之家。
主   席: 各位對於算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
何議員淑峯: 對人比較有意見。
主   席: 對人比較有意見,對預算沒有意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4項1目11冊176-178頁[仁愛之家]一般行政,原列33,276,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79頁。 11款2目,老人就養照顧業務,本年度預算數:98,876,000元,詳第179-183頁,請審議。
主   席: 179-183頁。
何議員淑峯: 那些老人還在賭博嗎?還在打麻將?
吳主任欽仁: 一樣,但是打不了幾天。
何議員淑峯: 打不了幾天,為什麼?
吳主任欽仁: 因為最主要他們零用金只有3,100元,因為如果輸的,因為他們打輸的,永遠贏的那幾個,輸的那幾個輸,三天大概就倒了,就沒辦法繼續玩下去。
主   席: 不是被你抽完的?
吳主任欽仁: 沒有,我不敢抽頭。
主   席: 你有沒有抽頭?
吳主任欽仁: 預算同意編列的話,跟議員報告,老人就養業務,在業務費的部分總共增加了481萬8千元,最主要是因為養護床我們明年要再增加十床,我們設施設備今年年底都弄好弄下去,希望多增加照顧新北市的市民,在獎補助費的部分,增加了97萬4千元,最主要是院民亡故喪葬費用等增加,還有養護床的增加,院民食費、日用品、看護費用的增加,所以這個部分老人就養業務,在業務費、獎輔助費總計增加了579萬2千元整。
主   席: 你這個題目是不是雅玲給你的?
吳主任欽仁: 我每個都很熟。
主   席: 他給你題目,你答案就出來了。
吳主任欽仁: 剛剛我就跟你講話,沒有跟雅玲議員講話。
主   席: 我說事先,怎麼問的都是你那邊有答案?
何議員淑峯: 再問,趕快。
吳主任欽仁: 照顧人力的部分,要在這邊說明,我們的照服員在109年預計招聘委外照服員53人,專業的護理照顧人力,就是護士,我們要聘請9個人,這個合計就是53加9就是62個委外人員,這個部分總共編列了38,240,086元整,這是以上的說明。
周議員雅玲: 為什麼增加?我們照顧的人數有增加嗎?
吳主任欽仁: 是,跟議員報告,我們在109年跟108年比較,我們預計局端指示要再增加十床照顧我們新北市的市民,所以......
周議員雅玲: 那我們空間夠嗎?我們現在仁愛之家空間夠嗎?你們預計那十床增加在哪裡?會不會壓縮到我們現有的空間使用?還是你們額外再增設空間出來?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在廳舍上,過去很多廳舍我們做調整,譬如安養跟養護,我們分安養跟養護兩種,我們現在發現安養的人數收容得有比較少一點,養護的就是躺床的需求比較大,所以我們就把床位做調整,當然床位做調整的話,設施設備就是要在前一年要盡量去變更異動,然後再來就是預算在第二年要編。
周議員雅玲: 那你安養的金額會變少。
吳主任欽仁: 對,安養的人會變比較少,養護的是逐年在增加。
周議員雅玲: 對,金額相對的也會減少。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我們總人數是增加的,也就是我108年編列總人數安養跟養護是247,我109年預算編列是257,總共是增加10床。
周議員雅玲: 你安養這個部分人數會減少,才會挪到養護那邊去。
吳主任欽仁: 是的,我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安養的人力有減少對不對?但是我們養護的人力增加更多,養護的人數比例上來講增加更多。
周議員雅玲: 就這樣子來講,你預計增加十床的話,養護的部分增加十床,預計要增加多少人力來照顧他們?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我們就是照人力比,等一下如果精算我再講,這次我們是增加4個,10個我們是增加4個照護員。
周議員雅玲: 養護的人總共有幾位?
吳主任欽仁: 養護的照服員是不是?跟議員報告,我們目前養護的照服員,70減23是47。
周議員雅玲: 47照顧多少人?現在仁愛之家。
吳主任欽仁: 142,142床。
周議員雅玲: 那平均一個人照顧多少?
吳主任欽仁: 大概3個。
周議員雅玲: 確定嗎?
吳主任欽仁: 對,差不多,人力比上是這樣。
周議員雅玲: 不是,未來如果這樣子講的話,增加10床的話就是增加3位而已。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第一個我們是24小時輪班,我們每一棟不一樣,還有有些人他的年資增加,他要休假,所以這個人力上一定在整個,或是我們在不同棟,不一定人有辦法剛好就是排班,你不同棟,人力上會受到有一點影響。
周議員雅玲: 基本上不是跟你討論細節的部分,你增加了10床出來養護的民眾,你增加3個,這個比例才對,你在剛剛講說要休息幹嘛等等,這個本來就既定這樣的現象,這個本來就是在計畫裡面的,所以這樣的預算數的增加是相對的嗎?這個我不曉得,因為我不曉得之前的預算是怎麼樣。
吳主任欽仁: 我跟議員報告,在第一個大前提上來講,我們這次......
周議員雅玲: 還有一個大前提,因為安養的人數變少了,安養的那些照護人員是可以來養護這邊嗎?
吳主任欽仁: 我跟議員報告,會有這個現象的原因是因為人力比的不同,因為安養區白天是1比15,晚上1比35,養護區白天是1比8,晚上1比25,你就是有少掉一點,假設你多一個,照法條的規定,你多一個,譬如說你多出來一個,你還是要多一個人力,不是說剛剛好的。
周議員雅玲: 這個我同意,變成說剛剛安養跟養護的人數比是不一樣,有的是1比15,晚上是1比30,養護這邊的話就是1比8是不是?
吳主任欽仁: 對,這個就是說我們的照顧服務員照老人福利法的規定,安養跟養護有日夜比,兩個日夜比,白天的比跟晚上的比都不一樣,以安養來講,白天1比15,晚上1比35,養護白天1比8,晚上1比25。
周議員雅玲: 那我們這個基本上是幾班制?照你這麼講。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每一個養護機構的排法不一樣,有人三班制,仁愛之家排兩班對輪。
周議員雅玲: 我講仁愛之家就好,你不要講其他的。
吳主任欽仁: 每天早上八點半,晚上八點半,兩班對輪。
周議員雅玲: 兩班制,所以這個部分我們金額跟108年增加多少?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在整個業務費的增加,獎補助費業務費增加了大概將近,因為要包括連護士人力,增加了480萬左右。
周議員雅玲: 你這個部分是委辦嗎?就是委辦費。
吳主任欽仁: 是,我們的人力有大概三分之二是委辦,有三分之一是原來我們就有編列,譬如說我們原來的人力技工友下去擔任照顧服務員,還有我們臨時人員,舉例來說我們臨時人員大部分可能都是在安養區,其他的委外的人力可能是在養護區。
周議員雅玲: 照服人員在我們仁愛之家有幾位?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照顧服務員109年仁愛之家的編制數是70位,護士是19位,合計上照顧人力總共是89位。
周議員雅玲: 所以這個3千多萬全部都是人事費用?
吳主任欽仁: 是的。
周議員雅玲: 下面的800多萬元全部都是人事費用?
吳主任欽仁: 對,3千萬是照顧服務員,這個800萬是護士。
周議員雅玲: 我知道,所以是人事費用,這樣他們一個月大概多少錢?如果是照服員的話。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以照顧服務員來說我們養護區的照服員,底俸是3萬4千元,護士是4萬3,900元,都不加班,底薪照服員3萬4,護士4萬3,900元。
周議員雅玲: 那加班費算一算的話,他們還會有加班費嗎?
吳主任欽仁: 如果有領加班費,照服員大概都會領到將近4萬元,護士會大概5萬元。
周議員雅玲: 我們院區的保全請三個?
吳主任欽仁: 是的。
周議員雅玲: 三個是三班制?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是,因為勞基法規定他不能連續工作超過12小時。
主   席: 特別營養品要吃那些?那些比較特定營養?
吳主任欽仁: 安素、白蘭氏雞精或是桂格氧氣人蔘,桂格活靈芝。
主   席: 就是營養品,特別營養品,補充營養的,你有沒有吃?看起來滿營養的。
吳主任欽仁: 我太太會煮給我吃。
主   席: 我看有吃,白白胖胖的,各位議員對預算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184頁,歲出資本門。 11款2目,老人就養照顧業務,本年度預算數:7,765,000元,詳第184頁,請審議。
主   席: 那就全部送大會,你不是要走了嗎?還有嗎?
吳主任欽仁: 我太開心了,我想說審完了,我去那邊四年,四年都整修。
主   席: 雅玲的題目還有,你怎麼會走?
周議員雅玲: 你預計多久可以把他整修完?還是說經年累月都有這樣的......
吳主任欽仁: 跟議員報告,就是大概應該我連續整修四年,議會這邊預算也都協助給我們通過,應該是除了廚房的設施設備還有一點明年可能要整修以外,大致上所有的廳舍都已經在天花板、牆壁的壁癌或是有些危險的設施,譬如說樓梯有危險,我們已經都做了修復,因為基本上我們廳舍已經四十幾年,盡量能夠讓他做到延壽,延長他的壽命。
主   席: 你那裡已經整理得很漂亮了,講老實話,你在那邊整理的廳舍已經整理得很漂亮了,但是人是越整理越老。
何議員淑峯: 人本來就會老,老人家一定會老。
主   席: 還有沒有談戀愛的?幾歲?
吳主任欽仁: 有結婚的兩對。
主   席: 幾歲?
吳主任欽仁: 都差不多將近八十。
主   席: 八十歲在那邊結婚。
吳主任欽仁: 結婚的時候是大概七十五左右。
主   席: 有沒有請客?家長是你?
吳主任欽仁: 我就沒預算編列。
主   席: 家長是你是不是?
吳主任欽仁: 沒有叫我證婚,沒有。
主   席: 不錯,在那邊還能夠結婚,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通過。
周議員雅玲: 有特支費嗎?特支費都是做什麼的?
吳主任欽仁: 我的特支費很少只有6千元,婚喪喜慶就......
主   席: 那兩對結婚你有沒有包紅包給他?人家結婚了,你還不包紅包給人家,當什麼主任。
吳主任欽仁: 他沒有放帖子給我。
周議員雅玲: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結婚?
吳主任欽仁: 一定會知道,社工組,沒有報告社工組失職。
主   席: 他有報告有登記,你就要包紅包,因為你是主管。
吳主任欽仁: 我如果包,大家都要包。
主   席: 你主管應該包個紅包給人家,也要通知局長一下。
吳主任欽仁: 因為我如果,包了所有員工都要包,所以我不敢包。
主   席: 不用,因為他是跟你報備而已,對不對?你身為一個大家長應該是包紅包,包兩千而已,兩對而已,那是你家的喜事,說不定還能生孩子。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4項2目11冊179-184頁[仁愛之家][經資門併計]老人就養照顧業務,原列106,643,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1頁。 新北市立八里愛心教養院,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4款1目,使用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9,641,000元,詳第201頁,請審議。
主   席: 八里愛心教養院,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審查意見:4款061項1目11冊201頁[八里愛心教養院]使用規費收入,原列9,641,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1頁。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819,000元,詳第202頁,請審議。
主   席: 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5款070項1目11冊202頁[八里愛心教養院]財產孳息,原列819,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3頁。 5款2目,廢舊物資售價,本年度預算數:10,000元,詳第203頁,請審議。
主   席: 203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5款070項2目11冊203頁[八里愛心教養院]廢舊物資售價,原列1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4頁。 9款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30,000元,詳第204頁,請審議。
主   席: 204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
謝院長鑫敏: 是,這也是員工宿舍。
主   席: 各位議員,我們把社會局的預算審完再休息,繼續。 審查意見:9款068項1目11冊204頁[八里愛心教養院]雜項收入,原列13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5頁。 新北市立八里愛心教養院,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75,217,000元,詳第205-207頁,請審議。
主   席: 205-207頁,請各位議員審議。
謝院長鑫敏: 跟議員報告,一般行政的部分我們主要增加的項目也是跟仁愛之家一樣,較上年度增列了154萬6千元,主要是員工薪俸晉級跟約聘僱人員不休假獎金。
周議員雅玲: 人力沒增加?
謝院長鑫敏: 人力沒增加。
主   席: 本來是哪一個,現在換你了,都是你,幾年了?
何議員淑峯: 這個滿遠的,上次我有去過,真的好遠。
謝院長鑫敏: 議員有來關心我們,謝謝。
何議員淑峯: 還滿溫暖的一個大家庭。
主   席: 沒意見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5項1目11冊205-207頁[八里愛心教養院]一般行政,原列75,21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08頁。 11款2目,身障養護業務,本年度預算數:62,656,000元,詳第208-210頁,請審議。
主   席: 身障208-210頁。
何議員淑峯: 你們那個法定院生說明一下,209頁,三節怎樣照顧?你們那個是怎樣?
謝院長鑫敏: 跟議員報告,這個是市府委託安置的,就是身心障礙朋友他沒有家屬的,或是不適合在家裡的,目前是22位。
主   席: 你身障那邊總共有幾位?
謝院長鑫敏: 本院有162位。
主   席: 162位的身障。
謝院長鑫敏: 對,我們還有三峽跟三重日托有83位,所以總共是245位的身障朋友。
主   席: 也是含三重跟三峽?
謝院長鑫敏: 對。
主   席: 也是你們要去照顧?
謝院長鑫敏: 都是我們附屬的中心。
主   席: 你也有去視察?
謝院長鑫敏: 就是不定期會過去,那邊有我們的日托組。
周議員雅玲: 通常會到我們愛心教養院的條件是什麼?因為之前都沒有問過。
謝院長鑫敏: 就是重度、極重度的身心障礙者,然後是沒有生活自理能力,就是主要以沒有家屬照顧的為優先,但是我們還是會排定優先順序,按照他們申請進駐的,年齡是2歲到18歲,目前進駐的85%都是低收、中低收這樣的身分。
主   席: 沒家庭的有幾個?
謝院長鑫敏: 沒家庭的就是剛剛說保護安置的一個院生,目前是22個。
主   席: 22個都沒家庭?
謝院長鑫敏: 不是說沒家庭,就是保護安置、委託安置的,有的是沒有家庭,有的是因為特殊原因不適合回家的。
何議員淑峯: 你現在都滿了嗎?
謝院長鑫敏: 目前是滿床。
主   席: 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11頁,歲出資本門。 11款2目,身障養護業務,本年度預算數:1,846,000元,詳第211頁,請審議。
主   席: 211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的話,我們照預算數通過,請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5項2目11冊208-211頁[八里愛心教養院][經資門併計]身障養護業務,原列64,502,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29頁。 新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制中心,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5款2目,廢舊物資售價,本年度預算數:10,000元,詳第229頁,請審議。
主   席: 229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 審查意見:5款071項2目11冊229頁[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廢舊物資售價,原列1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30頁。 新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109年度歲出經常門。 11款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204,467,000元,詳第230-238頁,請審議。
何議員淑峯: 家暴好像都是女性受暴的比較多?
徐主任芝綺: 比較多,大概占七成多。
何議員淑峯: 所以三成是男性?
徐主任芝綺: 對,大概三成左右是男性。
主   席: 男性怎麼樣?被家暴。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那有多少的比例是小孩?
徐主任芝綺: 在小孩的部分的話,我們一年接獲的案件大約兒少保案件如果以107年為例的話,我們總共接獲了家內加家外的話總共是5,500件左右,家內案跟家外案,男女比就差不多,因為兒少保案的話他比較跟性別沒有必然的關係,可是成人的部分尤其是婚姻暴力部分的話,還是以女性被害居多。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我是想要跟主任商量一下孩童家暴的通報,因為我們後來收到很多陳情人跟我們反映說,他們其實是在正常管教小孩的範圍,但是後來因為可能學校老師非常的盡責,他們通報了,可能就是小朋友的屁股有黑青,通報了家暴中心,你們的社工也盡力就是去跟當事人連絡,聯絡方式就請他來上課,對他進行一些輔導,問案件經過,但是因為上課的時段其實都會卡到當事人可能要上班,所以我們其實為了很多次這樣的事情溝通,我當然知道家暴中心的立場是寧可防範在前面,錯殺一百也不要放過一個的概念,但是我們是不是可能在整個通報的機制上面還要去認定這個事實上面可能要再謹慎一點,因為這樣子久了以後會有一點點擾民的狀況,我們現在年輕的家長也會覺得孩子越來越難帶,因為動不動小孩子就會嗆父母說,你敢對我怎樣我就打113,真的,就是現在的國小學生已經開始會用113來反制父母對他的適當管教,現在父母也會覺得說我管教我的孩子,我應該在怎樣的合適範圍,我沒有把他打成重殘重傷,可是有些小孩可能皮膚血管比較薄,他會黑青,但也不是很大力造成的,就很多很多這樣的原因,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家防中心的工作人員,他們也太累,因為案件進來他們就一定要處理,然後很常跟當事人之間會有口角、衝突產生,我之前有跟局長反映過,我其實滿怕家防中心的社工一直不斷的跟當事人之間的摩擦變多的話,其實對社工本身也是不安全的,因為人在被逼迫到一個極致的狀態之下,他們會爆出來什麼東西或有什麼反應舉動,是我們沒有辦法知道的,所以我們這個部分尤其是學校通報的部分,我聽了很多是學校老師看到你的手臂有一個黑青,這是誰弄的?媽媽打的,通報,就是這樣子就通報了,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在這個比例,五千多件,我想我們新北市的父母應該沒有這麼殘暴,五千多件的通報比例是不是有點,我們要經過再篩選再嚴格認定一點好不好?因為我哥也被通報了,他就打了他的小孩的手掌心,就小朋友說打到手臂黑青,老師通報了,他就跟我講說我看起來像虐待小孩的人?不是,他不是,但是他也有跟你們社工溝通過,其實都是一些很平常的管教案件,可是家防中心的人太盡責了,所以這些衝突是可以避免,如果我們在篩選機制上面更嚴謹一點,好不好?就是拜託我們主任,也辛苦你們,謝謝。
主   席: 我打手掌心,這樣也不行?
徐主任芝綺: 應該是說現在不管是媒體的效應或者是整個社會的氛圍,對於孩子疑似受到不當對待,其實容忍度是降低,其實也跟各位議員報告是說,如果各位議員還有印象的話,在今年年初的時候發生了肉圓沒有加辣的事情,自從那件事情之後,我們的通報案件暴增,之前也曾經有一個家防官來跟我們反映說,他的小孩就是半夜啼哭,因為就是才剛出生兩三個月左右而已,怎麼哭,半夜就是哄不停,結果我們那位家防官半夜的時候就派出所的員警去敲門,跟他說學長你被通報兒虐,然後他也非常無奈的看著我,可是因為兒少保部分的話,他最麻煩的一件事是責任通報制,所以當學校的老師如果他知道這件事情,可是他沒有通報的話,他其實是有罰則的,所以對於學校老師而言,他會覺得他既然知悉,他就要進行通報,通報之後衛服部他其實要求家防中心在面對這樣的案件,一定要看到孩子,所以就會導致有很多的衝突是說,我明明沒有對孩子怎麼樣,可是你家防中心一定要來看我的孩子,一定要來問我孩子的說法,有些時候孩子就是難管教,甚至現在有些孩子其實大部分本身自己有過動的狀況,或者是有些行為的議題,他也會利用這些方式來跟爸媽有些管教上面的抗衡,其實家防中心的立場並不是要責備爸媽,而是說其實現在的孩子真的不好管,怎麼樣協助爸媽用一個比較正確的方式,或是比較好的方式來協助孩子能夠度過這些問題行為或者是一些難關的部分,其實我們希望可以協助的。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所以我才會認為社會局一直都是很可憐的角色,因為不管在衛生端還是在學校端,很多都是直接通報丟給家防中心再說,他們初步的審核機制都算了,這點我真的誠心建議我們局長,一定要跟這兩個局處好好溝通,反正我也......
主   席: 我認為這個應該過濾一下。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這要過濾一下,因為學校老師在看到孩子有疑似受虐的狀況,他可以先由學校社工進行一些心理輔導,然後去判定說這個到底是不是所謂的受虐案件,我們再轉移到家防中心,教育局是這樣子,衛生局也是。
主   席: 現在已經產生老師不敢管,家長管不動,所以阿公要管,他只有怕我,爸爸媽媽他不怕,老師他也不怕,老師不敢管,所以我跟你講這個會飛上天,你說男孩子被家暴的情況比較多,那是什麼樣的男孩子被家暴比較多?男性。
徐主任芝綺: 你指的那三成嗎?那三成的部分的話是,如果我們用年齡層來看的話,成年的就是18歲以上的一直到64歲中間這段成年期間的婚姻暴力部分,還是以女性居多,大概是八成五比一成五左右,如果他是年紀大一點,65歲以上的家暴被害人的部分大概就真的到七比三了,也就是老男人受害的比例會比一般男人受害比例高一點,議員您很年輕。
主   席: 那就會被欺負了,男性老了就很可憐就對了,沒有賺錢能力可以養人家,所以就會被欺負了。
徐主任芝綺: 稍微高一點點而已。
主   席: 這個也蠻恐怖的,還是要存一點錢,應該是沒錢被欺負,所以我呼籲所有的男人要存一點錢,老了才不會被欺負,但是也不要欺負女人。
何議員淑峯: 女性七成不是更可憐?你三成就在叫,七成不是更可憐。
主   席: 因為你老了會被欺負回來,冤冤相報何時了,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而且老年為什麼男性受暴比例比較高?其中有一個原因是有些男性在年輕的時候毆打太太,但是我們一般來講都喜歡嫁比我們大的男性,所以他後來就年老,年老之後就換女性變成那個加害人,他以前都欺負我,現在換我欺負你了,也有一定的比例是這樣的,所以我們還是認為說這個部分我們還是希望能夠性別平權,彼此都要相互尊重對方。
主   席: 我要呼籲男性不要娶太年輕的,娶平歲的比較好。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另外就是家防中心的社工去出訪或處理案件的時候,我們真的完全都沒有防身的機制或是工具什麼的嗎?
張局長錦麗: 我們是有防身機制的。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胡椒罐嗎?
徐主任芝綺: 我們有辣椒水,也有警報器,另外我們在出勤之前,我們會先確認這個案件過往有沒有刑案的紀錄,有沒有例如說毒品列管跟精神列管的部分,如果我們看起來他在通報內容裡面本來就比較有暴力的情況的話,例如說他的通報內容是他會拿繩子綑綁小孩,或者是會拿槍的這種案件,我們就會會同警察一起來做處理,我們第一次會談就會約在派出所來做處理,警政這邊會協助維護安全。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有認真協助嗎?
徐主任芝綺: 我們的警政還不錯,認真的比較多。
主   席: 你們現在收容的地方有沒有開放?
徐主任芝綺: 目前婦女庇護所的部分基本上是對外保密,因為目前還是有一些相對人的部分會追蹤。
主   席: 保密的部分是哪個部分?
徐主任芝綺: 緊短庇護所的部分幾乎都是保密的,如果是婦女他在獨立生活的部分的話,這個部分是可以讓家屬知道,可是不會對外大剌剌的公開,因為也怕緊短庇護所他找不到,就到我們中長期住宿的地方去騷擾其他的婦女這樣子。
主   席: 所以我認為要庇護的就要保密,不管是誰,民意代表也一樣,也不能去開放,尤其記者、民意代表都一樣,因為這個都是一個保密,我也希望我是受保密者,這個性侵小孩子的多不多?
徐主任芝綺: 有一定的比例,我們性侵害案件部分的話,大概一年一千件左右,然後成人的部分大概四百多,兒少的部分大概將近六百。
主   席: 兒少的部分應該特別注重一下,因為這個小孩子的心理,各位議員還有沒有意見?對這個家庭暴力防治中心預算還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就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6項1目11冊230-238頁[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一般行政,原列204,46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39頁。 11款2目,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業務,本年度預算數:156,590,000,詳239-243頁,請審議。
主   席: 239-243頁的預算請審議,你的預算也滿多的,這個都是中央補助的嗎?
徐主任芝綺: 前面這幾頁的部分大部分是中央補助,就是在一般行政的部分,因為中央補助都是補助我們社工人力的部分,其他部分包含被害人需要就醫診療,他需要法律訴訟,他需要心理諮商的部分,都會由家防中心就是市政府的預算來做支應。
主   席: 現在社工不是欠很多嗎?
徐主任芝綺: 我們目前還有60幾位還沒有補到人。
主   席: 那要加強一下,現在讀社工的不是很多嗎?
徐主任芝綺: 全臺灣都在搶人。
主   席: 學校現在欠那麼多人,學校多開一些社工的課。
何議員淑峯: 很辛苦,待遇又低。
張局長錦麗: 各位議員講是他的危險性很高,工作壓力又很沉重,有時候說實在就算是我們有保護津貼要多增加,但是一般的社工他不願意,我們也是努力,我們主任都一天到晚到大專院校去推廣,希望大家多多來我們新北市家防中心。
主   席: 做善事者到新北市當社工,又有薪水領。
周議員雅玲: 局長請教一下,你們這樣子預算執行數大概怎樣?
徐主任芝綺: 我們每年的預算執行數在去年已經達到九成五,就是整體家防中心預算有95%左右的執行率。
主   席: 所以表示受到家暴受到性侵的很多就對了?
徐主任芝綺: 他們會需要服務,有一些是當他進入到暴力循環的時候,他需要的服務會更多,例如說他被家暴,他選擇要離開的時候有可能必須要進行訴訟就是打離婚官司,那個過程就會需要比較長的協助,甚至於他有一些他的孩子目睹了爸媽的衝突過程,或者是說其實爸爸是愛小孩,可是他打媽媽,媽媽把孩子帶走,可是爸爸也希望看孩子,怎麼樣讓爸爸可以安全的看孩子,媽媽又不受害,就需要有一個比較安全的處所來協助他們,這樣子的案件量其實都會長期服務,我們自己市庫的部分的話總共編列的預算,家防中心的部分是編列了365,861,000元,我們這個部分的話就包含了經常門跟資本門的部分。
主   席: 你補助民間的一個協助是補助什麼民間社團?
徐主任芝綺: 我們大部分都是比較專業的團體,例如兒童福利聯盟、世界展望會,還有家扶中心是協助我們做兒少業務,那性剝削業務的部份我們是委託給展翅基金會跟勵馨基金會,還有勵友來做協助,在婚姻暴力的部分的話,有六個團體,包含婦女救援基金會,生命線協會,然後還有我們的,我看一下,還有勵馨基金會,跟善牧基金會、基督教女青年會,以及新女性聯合會還有湧泉服務協會,來共同協助。
主   席: 他們都派人來的?
徐主任芝綺: 他們的辦公處所,跟婦女可能就會約面訪,或者是到家訪視的部分,或者是到派出所來做協助。
主   席: 你什麼補助方式?
徐主任芝綺: 我們是用招標的方式委託人力,我們也會要求每個月要有一定的案件量,因為新北市的案件確實在社安網之後,108年的上半年比107年上半年大概是成長10%左右,所以也還滿容易滿案的。
主   席: 你把這些民間團體的資料給我們各位議員一份,我們做為參考。
周議員雅玲: 這不應該說市民要求一定要有這樣的服務案件數,應該不是這樣子,應該是說我們具體的發生這樣子的案件,他們才需要被動式的去關心,不是這樣子說嗎?怎麼會要求他們?
徐主任芝綺: 應該是說我們每年大概會有三萬件次左右的案件,我們會去篩選就是婚姻暴力案件的部分可能他比較沒有立即生命危險,他可能就是婚姻衝突的部分,我會再做初篩之後把這些案件轉給他們提供服務。
周議員雅玲: 對,應該是這樣子,因為你這樣子講我嚇一跳,怎麼會是要求他們這樣子做,這個案件通常是到你們這邊你再......
徐主任芝綺: 我先做初篩之後再出去。
周議員雅玲: 對,然後讓他們去個案。
主   席: 你的是說要求他們一定要去做到那些案件,交辦的案件要做到。
周議員雅玲: 你沒有給他們,他們也收不到,你們沒有交辦的案件他們也關懷不到。
徐主任芝綺: 對,都是我們PASS出去的。
周議員雅玲: 那是應該你們收的量才有辦法給他們。
主   席: 他只知道他們要做到就對了,不是PASS給他們就不做了。
徐主任芝綺: 就是PASS出去他們一定要做。
主   席: 好,各位同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的話我們就按照預算通過,請繼續。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44頁,歲出資本門。 11款2目,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業務,本年度預算數:4,650,000元,詳第244頁,請審議。
主   席: 244頁有沒有意見?
何議員淑峯: 團體捐助那個說明一下。
周議員雅玲: 這個資本門我們要給他們?
徐主任芝綺: 這個資本門的部分最主要是我們有庇護所的部分要搬遷,就是有一個少女的短期庇護所,要搬遷,搬遷的過程當中需要有些設施設備添購的部分,最主要是這個部分。
主   席: 是屬於我們還是屬於民間的?
徐主任芝綺: 是我們的,就是新的一個地方要成立。
主   席: 你為什麼說補助民間?
徐主任芝綺: 因為我們這個地方他必須要24小時輪班,所以我們是委託給民間單位來做專業的一個服務的提供。
何議員淑峯: 哪一個單位?
徐主任芝綺: 這比較不方便,因為他是性剝削的庇護所,所以其實會有安全的危險。
主   席: 這是庇護所用的。
周議員雅玲: 那這個4,650萬元......
徐主任芝綺: 465萬。
周議員雅玲: 今年是增加多少?
徐主任芝綺: 今年資本門的部分是增加402萬5千元。
周議員雅玲: 那明年就不會了?
徐主任芝綺: 109年增加了以後,110年應該不會。
周議員雅玲: 所以我剛剛有講,有新增加的部分你就沒有講了,這是增加的,新增的。
徐主任芝綺: 他算是庇護所搬遷。
周議員雅玲: 你只要新增的就要講,這樣表示你漏掉很多新增的部分。
主   席: 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意見我們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6項2目11冊239-244頁[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經資門併計]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業務,原列161,24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245頁,歲出資本門。 11款3目,一般建築及設備,本年度預算數:154,000元,詳第245頁,請審議。
主   席: 245頁有沒有意見?沒意見照預算數通過。繼續。 審查意見:11款006項3目11冊245頁[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154,000元,照案通過。 社會局的今天的109年度我們預算就到此,下星期一十點我們就審民政局。
散   會: 17時26分
                主  席  何  淑  峯  
                周  勝  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