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定期會108年11月13日 - 第3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主   席: 城鄉局各位伙伴,另外出席的還有我們工務局的朱局長,水利局的我們的宋局長,那現在就是到達法定的開會人數4個人,因已經有簽到了,那我們這邊就宣布正式開會,第二次的會議紀錄如無意見即為認可,今天繼續審查109年度新北市的總預算案,今日審查是我們的城鄉局,那這邊請各位翻開32頁。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歲入來源別預算表 中華民國109年度歲入經常門 3款1目罰金罰鍰及怠金,本年度預算數:24,660,000元,詳第32頁,請審議。
主   席: 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那我們通過,第33頁。 審查意見: 3款82項1目20冊32頁[城鄉局]罰金罰鍰及怠金,原列24,66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2目賠償收入,本年度預算數:850,000元,詳第33頁,請審議。
主   席: 來,現場的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下一頁。 審查意見: 3款82項2目20冊33頁[城鄉局]賠償收入,原列85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4款1目行政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4,450,000元,詳第34頁,請審議。
主   席: 針對34頁議員有沒意見?好,沒有意見,下一頁。 審查意見: 4款73項1目20冊34-35頁[城鄉局]行政規費收入,原列4,45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2目使用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990,000元,詳第36頁,請審議。
主   席: 針對36頁的部分,對整個說明的部分他們都有附相關的資料,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好,沒有意見,來,下一頁。 審查意見: 4款73項2目20冊36頁[城鄉局]使用規費收入,原列99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5款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5,028,000元,詳第37-38頁,請審議。
主   席: 37頁跟38頁一樣歲入的部分,針對營建署的一些土地租金收入,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
陳議員明義: 問一下好不好?
主   席: 好。
陳議員明義: 行政法人跟我們有沒有直接關係?
黃局長一平: 有,跟兩位召集人還有兩位議員報告,我們現在行政法人就是住都中心是由我們城鄉局開始發起,目前市政會議通過以後也報議會這邊,現在法規會也審過,後續大概就是整理資料以後再繼續送到大會裡面去做審議。
陳議員明義: 我請教一下,我們行政法人的董事長,稱為董事長,他是任期制還是......,跟著首長的任期還是......,什麼方式?
黃局長一平: 設定是任期制。
陳議員明義: 任期制,跟著首長任期。
黃局長一平: 那時候在審議的時候我們是用四年期。
陳議員明義: 那你會出現一個問題,會有跨屆的問題嘛。
黃局長一平: 對。
陳議員明義: 那提名權在市長的手裡面,假設,我說假設,因為比如說今年不可能,假如你到年底成立,那你年底成立的話剩下兩年嘛,不是,剩下三年,三年就不可能四年一屆,那又剝奪了下一屆市長的提名權。
黃局長一平: 不過他是董事會如果開臨時會對這個有意見也會去做調整。
陳議員明義: 這個他們董事會去調整我們就監督不到了,現在這個源頭我們如果監督不到的話,到後面董事會我們監督不到,他也不用來跟我們報告,董事會不用報告,所以你們要去思考一下,不知道是臺北市還是哪裡已經出現這問題,不是臺北市,高雄嘛,高雄的行政法人是什麼他們的什麼中心,好像,就出現這個問題了,一換市長以後他們說要換人他們說不可以,他們是......
黃局長一平: 他們是一個公司,算是法人的公司,但行政法人的是我們等於是在機關的主導權會比較重,像目前董事長是無給制的。
陳議員明義: 我知道,但是重點是你現在如果跨屆就會出現這問題就是董事長,如果新的市長他來就不能動,像我們現在講的這種狀況,如果是四年一任,就跟市長任期一起走的話,那這樣合理,就比如說現在下一任的就算三年,對不對?
黃局長一平: 好,了解,這個在後續的議會大會還可以繼續討論。
陳議員明義: 對,你們要先去思考這個問題,你們不要在大會上來,這個拿出來講你就開花了。
黃局長一平: 上一次在法規委員會有討論過。
陳議員明義: 有討論過,好,OK。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會思考,是,謝謝。
陳議員明義: 因為我沒有在法規會我現在不知道,好,謝謝。
主   席: 那現在因為還有幾位議員進來,我還是再補充介紹一下,那在我右手邊的是我們召集人陳明義陳召集人,旁邊的是我們連斐璠連議員,在淑君阿姨旁的這位是我們的鍾宏仁鍾議員,然後我們的王威元超人爸爸,那現在針對37跟38頁的部分,不曉得其他議員還有沒有其他的意見詢問,我們請鍾宏仁鍾議員。
鍾議員宏仁: 他在一直說明所以慢了下來,但是沒想到已經開車開到中段去了,因為這個整個預算書我有詳細看過,事實上要肯定一下就是編的很多說明也算很清楚,我覺得審預算應該速度會很快,但是有一些東西還是要先......,大的東西還是先問一下,因為後面我也比較簡單,因為看你整個預算規模跟去年比是減少,不管是歲出歲入都減少,尤其歲入減少特別多,就是編差不多一半而已,這個最主要的是科目有減少還是哪一類,我說重大的就好,特別多的,有沒有什麼科目特別顯少,或是哪些項金額大然後就是明年會不見的,能不能提報一下。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像本來萬金石的臺電的補助三個行政區,他是一個連續型的三年的預算,在今年會結束。
鍾議員宏仁: 那是中央補助嗎?還是怎麼樣?
黃局長一平: 對,就是臺電,那個總共有1億1千萬元。
鍾議員宏仁: 就是核電的關係。
黃局長一平: 對。
鍾議員宏仁: 好。
黃局長一平: 那個本來進到城鄉局窗口又會到行政區,現在到明年以後就不會再……
鍾議員宏仁: 如果這樣就比較容易理解,就是最主要是科目不見了。
黃局長一平: 對。
鍾議員宏仁: 好,這個是一個部分,第二個部分是我看預算,你們的部分可能會是比水利局簡單,因為看起來沒有什麼活動,都是用在工程,設計各方面都是工程上的需要,那但是我是覺得這些預算我們要通過他,你才能去做一些事情,但是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在執行的效益,雖然這個科目也是對,這些也是好像看起來合理,但是做出來東西是我們要的嗎?這個才是重要,還是有沒有效率這個才重要,所以就我們城鄉局整個預算,我都有從頭到尾仔細去看,反而比較重要的是在我們城鄉局本身的觀念,就是在執行過程的觀念,還有執行成效還有效力的問題,因為我們有牽涉到都更,有一些審議速度,你也自己有說過,這個我就不再重提,譬如說類似這個,因為錢一定要花,但是就是拖很久,就是如果要刪預算也是怪對不對?但是問題是沒有拿出來提醒也不行,預算譬如說要讓他過,但是我們希望是執行上,做法上要有效率,所以有幾個部分我還是利用最前面提一下,後面會很快,第一個就是說整個觀察,因為去年度的預算不是你編的,當然你在執行,整個你的團隊我這樣看來,其實我對我們各單位各科還有局長本身,專業方面我是肯定,這個部分就是還是要要求,剛才說的希望做出來的方向是對的,所以希望專業方面有兩個部分,第一個法遵,因為我們牽涉都是城市的發展,大的規劃當然很重要,但是牽涉到人民的財產,這個有的人可能獲利很多,有一些可能很慘,所以這個部分我們依法行政這個就特別重要,因為這比較中性,但是還有一個要特別提醒,這個部分我認為我們,像我們不管是溫仔圳或是其他在做說明會的時候,我覺得我們那些科長說明,我們去的人都很優秀,他們講的對法律的概念或是去說明都很清楚,而且很有立場,我是說在法的遵行上,有守到這個分寸我是肯定,但是有一項還是要再提醒,就是法遵的部分還有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法本身的精神,你知道意思嗎?不是說法條鑽牛角尖那就更慘,好像適法性過了就好了,譬如說我們有很多要走程序,把程序走完,但是法的精神是要你去聽取那個民意,或是說在這個過程,甚至於座談會的時候就開始聽看有沒有意見,我們列為計畫過程的一個參考,或是那個,不是把程序走完了,不要心態上想說反正不要通知,越少人來更好,就趕快過關,其實後面更困難,抗爭一堆,所以我是說那個法本身,立法的精神,為什麼要有這個程序,就是要走程序的話,我這個真的要拜託,這個沒辦法從預算要不要刪看,因為這個費用還是要,你如果執行沒有效率還是刪掉,因為辦了比不辦還慘,所以我才這樣講,你不要以為說跟預算沒有關係,是預算執行上我到底要不要,如果說你有catch到這個我當然要支持,你知道我現在講這個,聽起來是囉嗦,但是我是真的就是這個當然我們局長我看你有這個專業,我是說這個部分真的要做處理,好不好?我是說希望在你帶領的期間往這個方向,再來還有另外一個部分,專業的部分,專業我想我們這些專業素養都有,我聽起來都是......,能夠當公務人員也真的是一流,而且我在市府看到的都很優秀,但是有一個部分還是要跟你再提一下,就是專業我們有那個專業,但是專業的堅持到底敢不敢,你知道我意思嗎?因為我們都是市長的幕僚,所以市長有時候會交辦,希望這麼做,各單位職責不一樣,那如果就城鄉發展,法令你們也了解,但是重要我是說法的精神,因為都市計畫要整個讓城市發展偉大,讓有一個生活好的一個空間環境,這個你們是讀書的時候,各方面的訓練都這麼專業,當然我們沒有特別干擾會按照這樣去做,但是如果一個政策指示嚴重違背這個,你們敢不敢去諫言跟市長說,我們雖然是想這樣,為了財政目的但是這個我們可能就發展的優弊就是專業上可能要多考量,敢說嗎?有沒有肩膀這個很重要,當然市長會想要做,財政局說這個做了對我們財政收入很大,財政講說我不會對他苛責,因為他就是財政目的,因為他主管這個讓財源好,但是我們如果說城鄉局,會只有城鄉空間發展,我們要提供相對平衡的,那當然最後裁決是市長,但是我們要講要敢講,就專業要敢講,我為什麼這樣講,因為我們看到以前市府團隊,我不是在說教也不是在上課,我真的是這個非常有感才講,我們的市府所有市政府想把這個這塊地公辦都更的時候,我舉例子譬如說新莊老街,那個郡役所要把他改建,我那個時候第一時間去,他要把他改成高級住宅,一坪60幾萬元,但是他是機關用地,你懂我意思嗎?但是因為為了要把他更新,更新這個我們當然是同意,但是當他要改變用途的時候,會變成......,高級住宅而且就是跟人家合建,分回來是那個,那裡的......,其實新莊沒欠,就都市計畫的專業,我剛才說的那個專業,不缺高級住宅,而且那一塊本來可能做機關用地,或是公共設施用地可能更好的時候,市長就因為財政目的希望把他變,我們好,就為了他變,就變成說御用圖章就把他改了,因為你們是主政單位,你知道我意思嗎?所以像這樣的一個狀況,你要跟他提說,這裡不缺這個,其實是......,但是如果要更新,如果也要有財政目的,那最起碼有一定的量體,也要做公用,你知道我說的意思吧?也不是說要完全違逆我們首長的意見,因為他有政策上的思考,我是說這個專業拜託局長還有我們各局處我們同仁,在市政會議要有一個平衡,不要認為說這個變更沒問題,反正我們自己在變更,財政局說這就是要這樣我們才有錢,就都聽他們,這樣不行,我講的意思,因為這個我要刪你預算沒有用,為什麼,因為會議還是要開,只是說你們在方向上要堅持你們的專業,要諫言,當然你也不可能完全違逆市長的意思,但是要講,最起碼要有一個平衡,這個你們要去爭取,所以各部門的職責,就是這個職責,所以我現在隨便就是點那樣的例子,譬如說像我們的公辦都更把機關用地要變成其他用途的時候,再來是多目標使用的時候,我們很多功能我們譬如說10%的綠地還不夠,但是他要多目標要使用的時候我們要去提這個會影響綠地的使用,那是不是也要有限度,不能無限度反正都可以用就都用,之前要把我們的警察局移到頭前那個公園,譬如說這個,那個量體很大,我現在剛剛講的不是說完全不可以用,但是要注意到原來都市計畫的精神,這量體要注意,你知道,公益當然有一些也是要,不得已,我也不是完全反對,但是就專業的部分真的要這樣,你們要堅持,再來有一項也很大項,剛才說的兩項政府自己主導的BOT的部分,我也不完全反對BOT,不反商,但是BOT你知道後來變成都是商用,應該在商業區,當然蓋起來BOT像現在的狀況都是非常熱鬧非常繁榮,但是他原來停車場那邊停車一定比現在沒有BOT還糟糕,所以你們要去堅持的是一個量體上要能平衡,不能違逆原來都市計畫的精神,這是真的我是非常有感講這些東西,但是如果要從預算上去跟你,好像也沒有辦法,對不對?如果說為了刪而刪我也是做不下去,但是就是說希望做的方向還是要對,再來另外最後一個,不要說太久了,因為後面會很簡單,再來最後一個,昨天我有講說溝通很重要,剛剛講的不是把程序走完就好,所以當你們跟利害關係人,尤其被徵收,還是譬如說機關徵收、重劃或是等等等相關要去變更的時候,那在陳情的過程或是公聽會、公展或是......,就是真的要去傾聽,我昨天要跟他們說明之後還要聽取他們的意見,但是大方向我們按照專業去推,但是個別的狀況,我們真的要用心去聽,如果能夠處理的還是要做處理,我昨天跟他們講sharing跟listening不一樣,但是就我們的部門還要加一個字叫empathy listening,要同理心,不是只有溝通,我是如果我要被徵收,這個地方會怎麼樣,但是我們還是最後還是要依法,但是依法的話,有可能的就要想辦法納入,如果沒有辦法還是要照顧他們權益,但是我們法還有很多限制,像很多整個變綠地以後,他們譬如說像現在不是我覺得科長也是很困擾,在捷運旁邊本來是住商,結果把他劃成全部是綠地的時候,他們分配會變最糟糕,再怎麼分配都不會比原來好,但是法又這樣規定我們也沒辦法,像我最後還是會幫我們官方去解釋,這個也不能罵科長也沒有用,但是像這個有時候在修法過程都是立法院在修,但是我們雖然是內政部在修法對不對?但是我們也主政單位在執行上有困難也可以跟他建議一下,看能不能分配的順位或是區塊怎麼排,不要他們......,好像中樂透還是中火柴那個差太多了,對不對?我是說這個在那個過程還是要拜託你們,因為沒人會去說這個,只有你們可以跟中央開會,不然就在立委那裡而已,我大概最主要是這樣,所以最後一項講同樣這個,溫仔圳在發展區那個容積銀行的概念,我們一直把他限縮到譬如說115,是比原來差,當然我們會說因為別人有參與重劃有劃出公共的東西對不對?我是舉例子,好像你們沒有付可是還是走那邊的路,不公平,我跟你講政府不作為給他限建50幾年,那才是更不公平,同樣的錢他去買別處也比現在還好,所以不要跟他們計較,而且限縮太嚴格,這個是有問題,是不正義,然後我們最後還跟他講說你如果用容積銀行的概念還可以讓他增加容積,我跟你講我為什麼剛剛講那個專業的部分,其實這樣是違背我們那個都市計畫的專業我跟你講,這個地方能不能增加容積率,是看那邊的承載,整個城鄉這裡可以住多少人,就蓋這樣子給,如果你給這邊容積高,如果他有參與當然......
陳議員明義: 宏仁,是不是我們預算先走。
鍾議員宏仁: 這當然我後面我預算不會太,不然我後面還是叫他解釋一陣,我就一次講,這個部分就是我的意思是有容積銀行,那個地方等於是本來我的承載這樣,你還開放,這個我是覺得很有問題,你說公平問題,公平應該由稅去處理,我還是提這樣子,謝謝。
陳議員明義: 好,謝謝宏仁議員,剛剛我們那個讀的科目項目那個預算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就繼續下面好不好?那個我們再唸一下我們現在的進度,讓後面來的議員知道一下進度,頁數還有科目的頁數。 審查意見: 5款87項1目20冊37-38頁[城鄉局]財產孳息,原列5,028,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37頁......
陳議員明義: 不好意思,因為剛剛不是......,我不是主持人,我是代班主持人,慎重介紹一下我們陳啟能陳議員,不好意思,我一直很認真在聽宏仁在講這個觀念上的問題,不好意思,這疏忽了,不好的都讓我代班,好康的跑掉了,好,抱歉抱歉,要不要補充一下陳威元,剛介紹過了嘛,王威元,抱歉,我現在已經跑到昏了,王威元王議員,斐璠應該不用介紹,剛剛介紹過了,我們再繼續,你頁數再......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37-38頁 2目廢舊物資售價,本年度預算數:3,000元,詳第39頁,請審議。
主   席: 各位議員,針對39頁有沒有什麼意見?
陳議員啟能: 第幾頁?
主   席: 39。
黃局長一平: 三代平板舊的要把他轉賣。
主   席: 還是要刪這一條?好,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5款87項2目20冊39頁[城鄉局]廢舊物資售價,原列3,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40頁 7款1目上級政府補助收入,本年度預算數:500,950,000元,詳第40-41頁,請審議。
主   席: 針對40頁到41頁都是上級的專案補助款,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王威元。
王議員威元: 謝謝召集人,可不可以請城鄉局來說明一下我們包租代管的這個部分,這個在第40頁的部分。
黃局長一平: 跟議員報告,現在包租代管中央是分二期,第一期我們目前是有899戶,這個包租代管目前在市面已經就是在執行中,目前的第二期剛啟動,第二期是從今年的下半年啟動,那我們目前也已經在現在的階段是在公告在邀請這些房東能夠加入,所以現在是進入到第二階段,整個包租代管原來我們在這個第一期的部分,是有7,974萬1,832元這個是放在我們的歲入的第3項,這個是第40頁的第3項,另外第二期的就是放在第4項,第二期的就剛剛提到,因為這個第二期剛開始啟動,這個金額比較高完全都是由中央來支應,所以中央目前我們就配合編訂我們歲入的部分就是23,4367,680元,以上報告。
王議員威元: 對不起,我請問一下,那我們這個歲入的部分,就是說這都是中央的補助款,所以我們是不是會有向下支應的歲出的部分,所以我待會到歲出的時候我再問你好了,好不好?好,謝謝。
主   席: 好,我們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這個我現在就是問一下能不能有一個說明,本來我是要到49頁才問,就是我們有都市計畫設計景觀的一些那個,我說因為就是中央已經執行過的這個,本來有給我們5個補助案,那個時候有退回,就是我們退掉2個案,這個能不能大概說明,是怎麼樣有窒礙難行的地方?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之前業務質詢的時候有問過。
黃局長一平: 49頁嗎?
鍾議員宏仁: 不是,就是說我們前瞻計畫就是......,49頁是歲出,因為我們跟......,照理講歲出才要講,但是因為這要講歲入順便請說明,因為我們要跟中央申請一些前瞻計畫也都是要有歲出的計畫,這是有計畫嘛,那因為我們之前中央有給我們都市計畫還有城鄉景觀各方面的發展有5個案,我們有申請到5個案,結果後來因為我們怕執行有困難,所以我們就把他退,有退了2個案,就是我們把錢退回去說這個案我們取消我們不要,錢有核定但是我們不要,是什麼原因?你知道這個案嗎?有退2個案。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我的了解......
鍾議員宏仁: 是前瞻有申請到後來我們說這個大概這年度你們沒有辦法執行就退掉。
黃局長一平: 有2個案子是因為總顧問是編前面的規劃費用編的,那我們也有執行了,但是後面營建署他最近中央可能他對於預算是要編到支應各地方的程序,他可能現在在做排序以後,他有了排擠,他反而把城鎮之心的幾個案子,後續就停掉。
鍾議員宏仁: 對,城鎮之心,對,本來是5個案嘛。
黃局長一平: 他反而把工程相關的這些補助的經費就完全取消了。
鍾議員宏仁: 取消,所以我們就是規劃案我們也不要了這樣子。
黃局長一平: 因為規劃案做完以後就只能做到先把他截掉的部分,之前做的就截掉,那後面的就沒辦法了,我們等於有留存紀錄的就是有一些設計的……
鍾議員宏仁: 就3個案嘛,對,2個還沒執行我們就跟他講說那我們就暫時不要做,我想理解這個問題,我只是說既然已經核定的錢,我們後來不要,有時候人家在問就是有一個利用機會的一個說明,好,謝謝。
黃局長一平: 增額容積會放在基金裡面,對,因為他會隨著行政區,我們就等於他是都更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會從這個都更基金裡面去考慮。
主   席: 你們有人先翻給議員先看一下好了,私底下,那我們到41頁,我們請啟能議員。
陳議員啟能: 這裡面有兩個,40頁的剛剛王議員所請教的包租代管的案子,現在去年度的執行率怎麼樣?然後再來,兩個問題一起請教你,再來一個單身青年的鼓勵租金補貼的這兩個案子,去年度的執行率,麻煩報告一下好不好?
黃局長一平: 剛議座報告,包租代管是中央的政策,簡單的說第一期已經結束了,中央付給我們地方政府,臺北市跟新北市額度是2,200戶,我們執行了899戶,會這麼低的原因,中央也在檢討,就是因為要來當房東的他認為他應該已經是幫政府在做這些公益的出租人,可是這些公益的出租人他本身的賦稅並沒有折減的很低,他會把他當成是在賦稅上面還沒有辦法,等於內政部要跨財政部去協調,那這些稅賦的這個工作他目前才剛開始在啟動要去做修法或調整,所以舉例來講我們新北市,財政局現在目前有一個公益出租人稅賦的折減,這個部分目前也才剛送進議會,就是如果房東他會覺得他當出租人他的稅賦沒辦法對他有所幫助的話,他的意願就會低。
陳議員啟能: 這些租屋的房東不是不需要繳稅嗎?
黃局長一平: 要,還是要繳。
陳議員啟能: 他也要繳稅。
黃局長一平: 有的甚至還要用那個......
陳議員啟能: 難怪他參加的意願不高,但是總是這些人執行率怎麼樣?
黃局長一平: 所以就是2,200分之899戶。
陳議員啟能: 用完了?
黃局長一平: 他就close了,然後第二期他又再啟動,所以第二期現在是進入到我們又再招募房東的這個階段。
陳議員啟能: 青年這個......
黃局長一平: 單身的部分是今年中央特別提出來的試辦計畫,所以是第一年,那他提出來給我們新北市的名額是4,889。
陳議員啟能: 不錯,你很清楚。
主   席: 當然很清楚。
陳議員啟能: 你不錯,你很用心,連幾戶都知道,考不倒你,不錯,以上,沒有意見。
主   席: 謝謝,接下來我們42頁。
審查意見: 7款20項1目20冊40-41頁[城鄉局]上級政府補助收入,原列500,95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42頁 9款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3,100,000元,詳第42頁,請審議。
主   席: 來,各位議員42頁,陳啟能議員。
陳議員啟能: 我順便請教你一下,我發現有我們現在都市計畫道路有一些尚未開闢的部分,假設他金額很少,可是貫通整個都市計畫道路為什麼我們不要去辦理徵收?我手頭上現在有一個才......,有一個要徵收的話,用我們公告現值去徵收的話才800多萬元,結果那邊將近有1千戶,因為這一小段800多萬元的都市道路沒有徵收,而影響他們的道路使用權,這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子呢?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因為我這個是工務局的主要的執行。
陳議員啟能: 重點是你們規劃出來的。
黃局長一平: 我的了解是我們有叫做......
陳議員啟能: 城鄉發展是你們主導,你們應該要……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有一個公共建設基金,另外我們也會對於關鍵的道路瓶頸打通,有這個計畫,那這個瓶頸打通的計畫還是要工務局這邊會去評估說他的效益性跟......
陳議員啟能: 那我請問你們現在手頭上有沒有這種案例轉給工務局的?就迫切性需要的。
黃局長一平: 目前我們這邊是沒有,但是我們是可以保持一個聯絡。
陳議員啟能: 你們沒有用心,沒有,我跟你說,一條路800多萬元而已,影響上千戶住戶的使用道路權益,這個你認為要不要辦?我等一下拿資料給你好不好?這個是我私底下的功課,所以我不可以在議會裡面公開,好不好?但是如果給你要不要辦?
朱局長惕之: 我們會去按照我們目前的評估要點會去辦一個會勘評估。
陳議員啟能: 沒錯,我會找你們會勘,好,謝謝。
主   席: 歲入的部分大家都沒什麼問題,那我們進入歲出。 審查意見: 9款85項1目20冊42頁[城鄉局]雜項收入,原列13,1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43頁 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 中華民國109年度歲出經資門併計 20款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180,723,000元,詳第43-47頁,請審議。
主   席: 各位議員,我們看43-47頁,各位議員有沒有要提出詢問的?人家有先做功課,謝謝各位議員,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20款1項1目20冊43-47頁[城鄉局]一般行政,原列180,723,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48頁 2目城鄉發展,本年度預算數經常門:451,976,000元,詳第48-58頁,請審議。
陳議員啟能: 49頁。
朗讀人員: 48頁到58頁。
陳議員啟能: 48頁。
主   席: 48到58,我們陳啟能,可以,帥哥有特權。
陳議員啟能: 49頁。
連議員斐璠: 有沒有辦活動?沒有,好。
陳議員啟能: 都市設計及城鄉景觀委託規劃案這個案子。
主   席: 600萬元這一個嗎?
陳議員啟能: 對。
主   席: 600萬元這一個。
陳議員啟能: 好好說明。
曾科長涵筠: 議員好,我大概說明一下,我們去年有編......
主   席: 依據我們那天有講,因為城鄉局是第一天嘛,各位科長發言之前請告知是什麼科然後是什麼名字,因為他們要做紀錄,謝謝。
曾科長涵筠: 議員好,我是城鄉發局都市設計科科長我姓曾,曾涵筠,我大概說明一下我們那個都市設計及城鄉景觀規劃的這個案子我們大概做什麼,那我們去年跟前年我們是編列450萬元,今年的話主要增加150萬元部分,我們是要做淡水高度放寛的研究案,因為我們那個淡水高度放寛大概從100年以後我們就是發布到現在,其實一直有一些爭議的部分,那所以希望就是透過這個案子我們研究以後,把一些明確的規定,然後再透過都市計畫程序去修都市計畫,所以大概是這個部分是增加150萬元部分是做這個,原本450萬元的部分的話,我們主要是針對那個地方創生的案子,以及我們提出像我們都市設計有一些相關的法令,例如像容積移轉的瓶點這些。
陳議員啟能: 我請問你說你到底是多少怎麼樣,我是說你的成果做什麼?你的規劃?你規劃什麼東西?什麼成果出來。
主   席: 他剛講的就淡水,淡水什麼的東西的高度規劃?
曾科長涵筠: 淡水高度放寛的部分,在都市計畫裡面有一個高度放寛的部分。
鍾議員宏仁: 是堤防還是......
曾科長涵筠: 建築物高度放寛。
主   席: 因為你知道我們聽不懂,淡水。
黃局長一平: 跟議員報告,我補充說明一下好了,我舉例來講好了,108年度因為這是我們都市設計科的主要編列預算在執行的工作,在我們的城鄉的工作上,一種就是都市設計審議,另外一種就是協助地方有一些創生的工作會在我們這邊,就是有一點社區營造的概念,那這樣的費用我們等於是在分配上以去年為例,我們會去協助貢寮,因為貢寮他有一些地方創生的費用,那在我們今年編明年度的預算,我們除了剛剛講的創生以外,我們明年會對雙溪這個地方有一些地方創生,看能不能提供一些機會,就是幫忙去做一些評估跟規劃,他們後續的地方創生的一些相關能夠做的事情,然後提供給區公所那邊來了解,那另外剛剛講的另外一個淡水高度的放寛是這樣,他就是屬於都市設計審議的過程中,因為他淡水有一些在竹圍的山坡地,那些山坡地在都市計畫裡面是規定他是可以,建築高度是可以放寛的。
陳議員啟能: 為什麼要放寛?
黃局長一平: 這個是在原來都市計畫在民國100年的時候的規定。
陳議員啟能: 那為什麼只獨厚淡水?
連議員斐璠: 不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個案子以前在議會也討論過很久,以前有一個議員每次起來講話就是講這個案子。
黃局長一平: 所以我們現在在評估就是在評估這個案子,目前要再重新再提到都市計畫委員會裡面去討論。
連議員斐璠: 是什麼樣的狀況讓你們突然對這個案子突然想到……
黃局長一平: 這個是本來就在放寛了,現在只是說要把條件訂的更清楚,因為他後面會有山系,大屯山一些山系,建築物的高度跟後面山系的高度要能夠不重疊,或者是說不會去阻礙,那我們希望透過淡水的整個高度的一些......,現在因為就是一些測量或者一些3D的模擬會比較精準了,所以我們希望透過整體性的把這個高度,每一個街廓大概他真正配合後面山系的景觀,天際線,把他做一個模擬後提到都市計畫裡面把他做一個確定。
鍾議員宏仁: 可以講嗎?
主   席: 可以,當然。
黃局長一平: 都是以山系為主,天際線。
鍾議員宏仁: 看這個說明,因為講說淡水高度,我們就覺得因為那個主詞沒有很清楚,應該是淡水周邊房子的高度的建築物高度還是怎麼樣,淡水的高度我就覺得淡水可以有高度,是誰的高度,我是說這個......,淡水河系旁邊周邊,看起來聽起來是跟景觀是比較有關對不對?是景觀的角度嗎?
主   席: 是跟山有關還是海面有關?
鍾議員宏仁: 沒有,我是要問他說是......,不然我聽不懂,是景觀,跟景觀相關的部分嗎?
黃局長一平: 對。
鍾議員宏仁: 是著重在景觀方面,對不對?
黃局長一平: 對,天際線。
鍾議員宏仁: 對,就是周邊的景觀建築物高度的。
主   席: 建築物的天際線。
鍾議員宏仁: 不然他說淡水高度我實在聽不懂。
黃局長一平: OK,大概就是這樣子,他做的目前......
陳議員啟能: 你所講的天際線,還是有很多我們同仁聽不懂。
主   席: 這樣子好不好?我可不可以跟議員就是請示一下,我們針對49頁的第1個600萬元的部分,其實有很多的這些規範,我們真的是沒有辦法用文字了解,可不可以寫的更詳細一點然後給我們,好嗎?可以嗎?好不好?我說先提供資料給我們一下。
鍾議員宏仁: 這個我沒有意見。
主   席: 可以繼續問。
鍾議員宏仁: 其實我問完就差不多會知道了。
主   席: 繼續問。
陳議員啟能: 我問這到底是怎樣?要延後還是怎樣?
主   席: 沒有延後,鍾宏仁議員說問問就可以了,只是我想要看這個資料是寫什麼?可以,請問。
陳議員啟能: 他現在在解釋,他還沒解釋完我們就一直講,他還沒解釋完。
鍾議員宏仁: 抱歉抱歉。
陳議員啟能: 還有沒有?我想請教你,這種議題為什麼只獨厚淡水?什麼意思?
黃局長一平: 他原來是後面的大屯山系剛好從那邊看過去是看的到。
陳議員啟能: 五股也有很多山區,我們……
主   席: 林口山區也很多。
陳議員啟能: 對。
主   席: 不懂為什麼,就是因為你特別出淡水兩個字,大家就覺得不懂為什麼?
鍾議員宏仁: 他這個沒有寫淡水是解釋……
黃局長一平: 就是明年度想要做的是這一個。
鍾議員宏仁: 其他也把他列入。
陳議員啟能: 你讓他答復一下。
主   席: 大家都比你還急,你看一直問。
陳議員啟能: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只獨厚淡水。
鍾議員宏仁: 有人建議。
主   席: 有什麼特殊?
黃局長一平: 歷史上的當初發展我請科長稍微說明一下。
陳議員啟能: 做調查了為什麼答不出來?
曾科長涵筠: 應該是這樣講,也不是說獨厚淡水,因為淡水在目前在都市設計審議上面,他其實爭議比較多,而且目前的話其實他是他圖管面上面的規定是說他的建築物的高度最高不可以超過後方山際線的20%以......
陳議員啟能: 高度多少?
曾科長涵筠: 他的高度跟後方自然山際線的關係是不可以超過他的80%,所以他有一個高度的控管,可是他變成說是個案去做。
陳議員啟能: 背後的高度不可以超過80%。
曾科長涵筠: 對。
黃局長一平: 背後的山系。
曾科長涵筠: 山系的80%,因為他是個案,所以要去審議,所以會變成說每一個案子審議的時間會比較久。
陳議員啟能: 為什麼會規定80%?
曾科長涵筠: 因為就是要保護後方這個自然山天際線的那個,對,他可以看後面。
陳議員啟能: 我覺得這個沒什麼道理,你們都是專家,工務局也是專家,水利局也是專家,我請問如果超過的話會影響什麼?
鍾議員宏仁: 山不見,看不到山。
陳議員啟能: 我請問一下會影響什麼?如果超過的話,為什麼會變80%,這是什麼論述?這什麼道理,專家學者是怎麼報告的。
黃局長一平: 這個大概在民國90幾年到100年有在討論,那時候一個是開發,一個就是周遭的團體也都在注意這個案子,所以他這個案子會特別發展出來應該是因為捷運線的發展以後,後面的建築開發的計畫也慢慢的形成,所以在後面的都市計畫程序裡面把他做了這個規定,那所以......
陳議員啟能: 你又規定這樣子,必須要有他的論述,不是依據什麼東西來規範的?你要有論述,這個是我們調查出來的成果,成果報告……
黃局長一平: 這個論述就在敘述剛剛我們科長提到的,就是因為大屯山系他是一個臺灣比較早期對淡水來講,如果要論述的話我可以這麼講,就是以前英國、荷蘭人他們來到臺灣的時候,他們看到的當初把他當成是一個地標,當作類似指引的時候,他是先看到大屯山的山頭,所以對當地的人來講,這樣的山系的發展是有他的歷史定位,所以如果建築高度超過的話,對他在保留當初的......
陳議員啟能: 大屯山有……,假設有建物超過這樣大屯山的高度,我請問你,影響景觀或者是破壞地方,這什麼道理?告訴我這什麼道理我聽不懂,真的。
黃局長一平: 對,所以......
主   席: 好,我覺得你先把這個資料送給我們,我們把這一個部分我們延後好不好?因為我們其實也很想了解為什麼針對淡水,而且這個在議會討論非常久,好不好?可以嗎?
陳議員啟能: 是,遵命。
主   席: 你今天好奇怪。
王議員威元: 召集人,我可以補充一句話嗎?
主   席: 可以,我們先把這個600萬元的部分......
連議員斐璠: 我對你們這都市設計審議有時候,你說專家學者沒有錯,他有他們論調,可是常常講出來的有點莫名其妙,我現在住的社區,說實在講就是你們以前的傑作,因為那個地方以前是個夜市,然後你們的專家學者說要保持夜市當初的樣貌,所以蓋的很奇怪,1、2樓保存的像舊有的建築,上面的是新式建築,然後更奇怪的是,他要在中間還要擺一個什麼古井留在那裡,結果那個地區變什麼,那個地方變什麼你知道?沒有人用然後常常晚上都有人在那邊小便,我都不知道你們那時候,然後弄了一個廣場,那廣場鋪的那個石材,我們要做污水下水道的時候拖好幾年為什麼?因為他把他破壞之後,他找不到一樣的石材可以鋪,然後公所不願意做,你們不是莫名其妙嗎?真的,我常覺得你們聽那些專家學者的話,最後決議的是你們,你們城鄉局的人自己要有一個......,不是學者怎麼講你們怎麼做,做壞以後到後面都是我們在收尾,對不對?那歷史本來就有他改變的軌跡,除非這個地方就是古蹟了,他已經列入古蹟了,那我沒話講,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以前舊的風貌一定要保留,那你說社會會有進步嗎?結果弄到最後中不中西不西,反而破壞城鄉樣貌。
主   席: 姊謝謝,威元。
王議員威元: 謝謝召集人,請問一下就是說根據我們七大區域的這個發展計畫,那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城鄉景觀委託規劃案,請問這個會不會是因為兩個不同科室的關係,所以大家沒有一個整合性的思考,我的意思是這樣,這個區域發展計畫當中我們把新北市分成七個區域,那每一個不同的區域有賦予不同的任務,我想聽剛剛我們曾科長的解釋,對於我們這個委託規劃案似乎跟我們的這個區域發展計畫好像有一點扦格的地方,我想說就這個部分請我們城鄉局私底下,不是私底下,提個書面報告好不好?
主   席: 好,那就......,我先威元的部分,我們請曾科長像威元所講的部分把他整理好之後,然後送給他,好,我們請鍾宏仁鍾議員,我們現在到58頁了。
鍾議員宏仁: 利用這個機會請問一下,因為這個跟城市設計應該也是有關,我是說因為五股垃圾山的問題,因為那個是防洪管制,現在有這樣問題,因為在有一些業務跟民眾座談的時候,有人問到這個問題,但是解釋出來我是覺得不清楚,順便利用這個問一下,就是說因為堤防,中央有撥這個預算,因為全額支付所以蓋起來應該是沒有問題,加高,有人提到說如果這個樣子的話,管制會不會取消,然後可以把垃圾山附近就是五股農業區徵收或是整個都市計畫可以進行,但是我們那個時候我們同仁在現場解釋說沒有那麼簡單,因為會要跟社子島綁在一起,如果我們蓋好了,我們防汛線達到200年標準,但是社子島沒有就不行,是這樣嗎?我覺得怪怪的,我們這裡不淹水了然後還要跟他們,他們不做我們還是一直被綁住,有沒有這樣的問題,法令上,有相關規定也順便講。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如果講不夠的話宋局長會幫我補充,那時候的管制,我們新北市這一側的就是有堤防要達到200年的洪水……
鍾議員宏仁: 如果達到以後,要不要等社子島……
黃局長一平: 社子島那邊也有規定,臺北市那邊也有。
鍾議員宏仁: 他有規定是要他開放這邊,我說我們完成他沒有完成,會被綁在一起嗎?
黃局長一平: 會。
鍾議員宏仁: 為什麼?這個就不合理。
黃局長一平: 因為他整個都是在......,整個經濟部水利署他一級管制的一個範圍。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希望你們去參與中央會議的時候,如果我們確定不淹水建議他把他脫勾,一般他們淹,我們解除,我們已經達到那個洪水標準,我們這邊都市計畫才能進行,我為什麼沒有問水利局,因為這個會牽涉能不能啟動都市計畫的問題,我是最主要是這個,如果說法令上還是被綁在一起,那拜託不管是水利局還是那個,如果我們這邊不淹水,抽水也做好了,我們確定可以達到200年的防汛的標準,那就幫我們先解除,我們也會做其他努力,我們也叫......,能夠有的管道我們會來建議,你業務單位拜託水利局、城鄉局都幫忙。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會一起來努力,就是都市計畫程序還是繼續走,那邊的解除我們儘量來爭取。
主   席: 我們陳啟能陳議員。
陳議員啟能: 謝謝,局長,請教三位局長,你們都有常聘的一些委員,專家委員會,你們到底認不認為他們行不行?像你們三位非常優秀,你們都是有執照,我覺得你們才是委員中的委員,我講真的,在我在外面的立場看起來,我們所有你們聘的委員們他們出席費2,700元就……
黃局長一平: 2,500元。
陳議員啟能: 2,500元,好,如果他的事業做的很成功,他會來領2,500元嗎?當然我們不可以偏概論,但是重點在這裡,我想看到頭痛,本來想說可以過就過,但是實在是看不下去。
主   席: 第幾頁?
陳議員啟能: 來,53頁等一下再講,我看了57頁裡面你們有一個都市計畫委員及相關學者出席費,這個出席費就這樣子,出席費要出席什麼?出席幹嘛,你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出席幹什麼?就編了135萬元,這什麼意思?我如果要繼續講會不好意思,我覺得你把我們議員當成傻子,就這樣子就要135萬元?出席幹什麼?你譬如你們要請他們出席研討什麼東西,至少要寫一下,就出席就135萬元,出席幾次?多少人次?這樣子135萬元,你說這樣讓你過,我們不就......,怎麼辦?
主   席: 來,請凱玲科長。
陳議員啟能: 還有,我讓他一併回答。
主   席: 一併回答,怕太多他記不得,先講一下好不好?這樣比較清楚。
方科長凱玲: 議員好,我是計畫審議科科長方凱玲,這個費用其實是我們依照中央他有一個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這個是我們在審一般通盤檢討或個案變更的小組的審查的委員出席費以及大會的委員的出席費,這個是審我們都市計畫個案變更、通盤檢討的小組跟大會的委員的出席費,那我們是依照過去的一些平均值,還有我們預估明年哪些案子會進到小組大會的這個數量,來去估人次然後跟出席費這樣子。
陳議員啟能: 好,我請教你,135萬元幾人次?
方科長凱玲: 這個是我們有去預估我們過去的一個經驗值,就是我們一個月大概會開八次的小組。
陳議員啟能: 什麼會?
方科長凱玲: 大會的話就會一個月平均一次。
陳議員啟能: 那是什麼會?
方科長凱玲: 就是都市計畫委員會。
陳議員啟能: 計畫委員會,一年有八次,一個禮拜有二次。
方科長凱玲: 那個是小組,小組是一個月......
主   席: 你把通盤檢討數量幾次,小組是幾次,大會幾次講清楚這樣。
黃局長一平: 議座,我們在這次補充資料的第12頁有一個各委員會出席的,我們把他大概的計算方式整理出來。
主   席: 好乖,那天有講就特別有準備。
陳議員啟能: 12頁?
黃局長一平: 對,就這一本。
連議員斐璠: 局長,我再問一下,你們委員假設他沒有來開會,你們事後的會議決議還要再拿給他們簽嗎?
黃局長一平: 不用。
連議員斐璠: 就不用了,那再來我剛一直強調說,你們聽委員的意見沒有錯,那是聽來做參考,他們可能有他們專業的意見,但是最後做決策的是你們,所以有些委員他提的意見,說真的講實在是有點離譜的時候,尤其你們裡面應該有的委員都是公會的負責人,一般都是一個當然委員,對不對?你們曾經有一個公會的會員他提出來的根本就是替他們那個行業在做,我講明一點好了,就是建經公會的理事長,以前是你們委員,他每一個案子都要求人家要做保證續建,你知道我們去問過,一個案子如果保證續建的話,那個開發者必須要多花好多好多的錢,他每個案子都給人家提這樣子,我是舉一個例子說像這種情形的話,你們當場應該就要制止他了,對不對?他那種案子他應該要回避,要不然你請別的委員講,所以我是建議你們說如果有些委員真的講了比較離譜一點點的時候,我再舉個......,以前我們是還可以進去開會,以前大成都更我也跟你提過,當時委員要求綠化,必須要做立體綠化,那說實在講那個案子如果立體綠化做下來的話,我跟你講他們也做不起來,對不對?所以像這種情形旳話,請你們局裡或看是誰......,有時候你們沒去都是他們輪流當主席的,像那案子還是那個委員不好意思講還眨眼睛叫我講,因為他講的太離譄了,所以我說你們是最後一個把關的一個......,你們不要讓所有的委員來......,甚至於那個委員還怎麼講,我來那時候才2,000元,他說我來領你2,000元沒講話也不好意思,所以他就天馬行空想到什麼就亂講,這樣不大好。
陳議員啟能: 他沒有表示意見表示他不會。
連議員斐璠: 對,可是沒關係你讓他講完,可是到最後要不要採納,應該還是你們決定吧?不是他們講的你們就一定要照做是不是?對,你們最好你們自己能夠親自主持的時候,最好親自主持,不要放給委員去主持可以嗎?好。
陳議員啟能: 我請問你,我知道委員是幫你們背書,因為有委員會所以你們就無責,委員專家學者的意見,我知道你們因為這樣子而設立這些專家學者來審議,那這個無可厚非,但是重點在於這裡,你知不知道在我的記憶裡面你們這些委員都是......,跟連議員所講的,亂找問題,本來沒有問題還找碴找問題,不是問題的問題,我曾經跟局長你聊過,審議委員會像一個......,假設必須要受理的建案,你們城鄉局現在管的好大,譬如說我要栽植什麼樣的綠化,你們綠化不是就是,要求綠化的部分不是要求面積的綠化嗎?不是嗎?你們應該審議的部分是我的面積的綠化到底有沒有、夠不夠?你們現在管到哪裡要植栽一顆樹,這個擺置的位置都要由你們來主導,是這樣子嗎?
黃局長一平: 不會。
陳議員啟能: 什麼不會。
黃局長一平: 議員你上一次有提過,我們現在不會。
陳議員啟能: 什麼不會,不會,來來來。
主   席: 他說以前會現在不會。
陳議員啟能: 現在不會,老實講我覺得說你們不要自己去找問題,因為這些委員們常常幫你們出問題,所以我再請教你一下,我看你們每一次邀請16人,但是他最少出席會13人,對不對?為什麼,這個是有法定人數嗎?
方科長凱玲: 有。
陳議員啟能: 好,那我們府裡面自己派的委員有幾席?
方科長凱玲: 我們都委會的話有5席。
陳議員啟能: 幾席?
方科長凱玲: 5席。
陳議員啟能: 5席而已嗎?
方科長凱玲: 對。
陳議員啟能: 通常不是我們府裡面自己要過半嗎?
方科長凱玲: 沒有,他這個組織……
陳議員啟能: 不然你們怎麼掌控?專家學者只是在背書而已,還是你們要主導。
主   席: 這是法令規定的?
方科長凱玲: 這個中央有定一個都委會的組織章程。
陳議員啟能: 這些委員通常都是誰在擔任?我們府裡面自己的委員通常是誰在擔任?科長們?
方科長凱玲: 局長。
黃局長一平: 副局長以上為主。
主   席: 以上?不是有兩個副局長?
黃局長一平: 就是副局長或局長來參加。
陳議員啟能: 我從來沒有看過你主持過,哪有什麼局長。
主   席: 他都要去議會被大家問。
黃局長一平: 我是主持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我們陳副市長是主持都市計畫委員會,但是他是主持大會,專案小組的會議就是會有不同的......
陳議員啟能: 那小組就是由科長?
黃局長一平: 不是,小組也會有不同的委員來主持,他會分不同的行政區,因為都市計畫這邊的工作量很大,所以他會有分好幾個小組來就不同的行政區來做審議。
陳議員啟能: 這個可不可以你們可不可以銳減一下這些專家學者?來,我請教一下你們說有法定人數的委員會,他的法定額數是怎麼樣?他的最小數是多少?最大數是多少?
方科長凱玲: 依照都委會的規定的話,他其實就是主任委員跟副主任委員各1個,委員的人數可以從12到20人這之間。
陳議員啟能: 12到20人。
方科長凱玲: 對。
陳議員啟能: 你為什麼要聘16人?
方科長凱玲: 我們總數我們新北市的都委會總數是21人,就是加主任委員跟副主任委員。
陳議員啟能: 我看你們每一個都是聘16人,府外委員......
方科長凱玲: 那個是府外。
陳議員啟能: 這只是府外,我們自己呢?
方科長凱玲: 府外16加府內有5個。
陳議員啟能: 那變成20幾人。
方科長凱玲: 就是21個。
陳議員啟能: 如果按照你自己講的府外邀請16人,他們通通報到的話然後加上我們府內,那就超過20人了。
主   席: 府內出席不用付費,府外才要。
方科長凱玲: 不用。
陳議員啟能: 不要。
方科長凱玲: 府內不用。
主   席: 數字不對就是這樣子嘛。
陳議員啟能: 怎麼可以虧待我們同仁們,他也是委員他也要蓋章他有發言,他也是有權責,他有責任的。
主   席: 因為你這邊的數字來看的話是我們自己府內是沒有付的。
方科長凱玲: 對,我們......
陳議員啟能: 以後怎麼可以這樣子,以後這些我們科長們如果要去出席這種委員會,讓他們應該是請假1個小時還是2個小時,然後讓他領2,500元。
主   席: 議員你......
陳議員啟能: 這樣才划算你知道嗎?這樣對不對?有沒有意見?可不可以這樣做,主計?
李主任馥君: 基本上出席費原則上是分內聘外聘,內聘的部分原則上應該都不能領。
陳議員啟能: 那就聘。
李主任馥君: 可是因為他身分還是內聘,雖然他有請假。
陳議員啟能: 我跟你講用在刀口上我都沒有意見,但是如果可以,我這邊講一句話,國家領導人如果可以圖利2,350萬人,我認為都是好的領導人,新北市市長如果可以圖利我們398萬人,公開圖利我覺得是好事,城鄉局如果會圖利我們新北市民你更是優秀的城鄉局,你如果容積有辦法把他提高,譬如說回歸以前的建蔽率,你就很棒了,所以要用這種原則,自己同仁們要照顧,主計,好好研究一下好不好?
主   席: 有,我們請鍾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謝謝,不好意思,抱歉我接話一下,馬上來,我就這個預算我是沒有意見,但是就效率我是有意見,我在這邊問一下,因為之前我有建議過,現在不知道有沒有在執行或可不可以執行,因為在審議的過程,我是沒在做房地產,是不清楚,後來有去了解,是說因為都是不管是都更或是其他審議,不管我們走很多程序,這個是法定,有很多專業,我相信他們也是有專業,但是有一個就是說不一定每一個委員都是可以100%出席,以前發現一個現象就是有時候沒有出席的來又有意見,我是說看要不要在我們聘任的之前就有一個規定,如果你請假可以,但是就請假,因為我們書面也都老早給他,他在看的過程如果有意見,如果他們這個會議不能出席,他用書面意見或是書面要求,如果說他又沒有書面又沒有出席,那下一次會議的時候,人家已經沒有意見或是按照其他委員的建議已經補正了,或是我們主政單位認為這個法令不合,做法令解釋說他應該這個部分要處理,你要處理來以後另外一個委員我們當然也是尊重他,但是他又有意見,搞不好他的意見也算不錯你知道,但是問題就讓我們的程序越來越慢,我想是這個也是我們主政單位不樂見,但是我們又尊重他,所以是不是可以在聘任的時候就講好,當然不要太離譜我們還是會尊重他,但是希望說最起碼有一個準則知道說,我如果不出席我有意見,我書面先看一看給他意見,我的意思是說下次會議,人家已經火車過去了,你不要說前面那個不行,前面那個搞不好是我們給他建議的案件,建議他要往這方面修正,他修正完又被打臉一次,那民間不滿會非常高,好,這個我再提一下,謝謝。
主   席: 其實鍾宏仁議員講的這個部分,除了城鄉局之外,其實在環評也是一樣,所以就是常常出席的委員都是這樣。
鍾議員宏仁: 外部委員。
主   席: 真的都這樣很奇怪,就是通......
鍾議員宏仁: 要求他書面。
主   席: 對,這已經講了N年了,所以大家覺得真的是無所適從,已經依據這些委員出席人改過了,然後下一次這些人沒有來又換另外一批來了又講了不一樣,所以一直在重複做這些事情。
黃局長一平: 謝謝召集人跟各位議員的指教,這個部分我們也都一直在改,因為我們現在在一開始聘任完,一年一聘,我們除了原來的委員會有保留差不多2分之1到3分之1以外,另外就是在委員會開始成立之初,我們會透過交流會的方式先跟......,尤其是新上任的委員先做一個溝通。
主   席: 可是都一樣。
黃局長一平: 會,慢慢會改。
主   席: 慢慢改。
黃局長一平: 要給他時間,現在越年輕的委員越比較不會太......,姿態上會比較好溝通。
主   席: 宜琨。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這個委員怎麼篩選的?
黃局長一平: 這個大部分專家跟學者都會分兩部分去聘請,那我們有的是......
廖議員宜琨: 哪兩部分?
黃局長一平: 他原來是都市計畫的他就都市計畫那方面的專長的,那另外我們也會從別的地方政府裡面的都市計畫委員會裡面去搜尋,類似這樣,那都市設計審議可能有一些專家是建築系統的,另外也有剛剛講的景觀系統的,那這個工程背景的也會找,大概就分好幾個類型我們來搜尋。
廖議員宜琨: 我想說請問一下,既然我們都會願意花錢請他們,那他們被聘了,為什麼還有不出席的狀況呢?
主   席: 他很忙。
廖議員宜琨: 不是,你今天你既然你來你自己申請,我相信他們自己申請,不是我們拜託他們吧?是我們跪求他們來嗎?
黃局長一平: 我們這些委員都是聘請的,不是他們自己申請來的。
廖議員宜琨: 不是他們自己來的,我再問一下,當他們年復一年的每次的出席率都有問題的話,為什麼不處理他們?我想再問一下,因為每一次的委員其實都可以要求有feedback嘛,對不對?你可以去核評這些委員到底適不適任,你要是不適任的話每年你就用,我在講某一直轄市的交通局局長跟我很好,然後跟我講他們在選委員的時候,基本上每次來他都故意挑跟上次完全不一樣的名單出來,第一個避嫌,第二個他也沒有一個人會來關說,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挑了誰,我想請問一下那這麼連出席率都不及格的人,那為什麼還會願意聘他呢?
主   席: 這個你就淘汰掉了吧?
廖議員宜琨: 對,沒有,你們......
主   席: 對,他們就淘汰了。
廖議員宜琨: 沒有,他們有沒有淘汰,我想請問一下你們有沒有清單?就是每一年這些出席率有多少的,那我們有沒有看到,那你提供過去4年的給我看一下,所有出席的名單我要看每一年有沒有重複,這出席率不及格的就要把他汰掉,如果還在重新聘雇的話那就有問題了,對不對?這第一點,第二個你包括我們樹林、三多、山佳地區的都市計畫討論很久了,我們一個都市計畫在那邊拖,光我們樹林應該20幾年了吧?2、30年有沒有?有吧?有沒有局長,局長有沒有,還是40年我忘記了,民國60幾年的時候有沒有?科長。
楊科長恩捷: 跟委員報告,議員好,我是都市計畫科科長楊恩捷,樹林我們有分成三個都市計畫。
廖議員宜琨: 對,我知道。
楊科長恩捷: 對。
廖議員宜琨: 樹林的多久了?樹林都市計畫,我想請問一下。
楊科長恩捷: 目前樹林的部分是在二通的階段,對。
廖議員宜琨: 我說他從一開始的都市計畫到現在多久了?
黃局長一平: 應該都有差不多10幾20年了。
廖議員宜琨: 不止,民國60幾年就開始了,到現在我們的鐡路旁一個文中用地就被你們卡在那邊,卡多久那些地主都完完全全沒有辦法動,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不知道,因為去年我才協助教育局說確定他們不蓋了,所以今年才在檢討要把他釋放出來,像這個東西照理講不應該拖那麼久吧?不應該拖那麼久,為什麼可以民國60幾年到現在。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這個就是我們有時候在跟各局處談的時候,各局處的需求他不會那麼快的把他放掉,就像你剛剛講的,那個學校沒有確定說他之前不用的話,他......
廖議員宜琨: 這個不是,這個重點還不是你們提的,是我個人發現到我去提的,你們才協助才去問教育局,到底這個通盤檢討這些委員會,他們在通盤檢討什麼?我蠻想知道的,他們到底他們的作用在幹什麼?連這個東西都是由我們民意代表去提出來的話,那要這些委員做什麼,我來當委員就好了。
黃局長一平: 這個跟委員沒關係。
廖議員宜琨: 沒有,我請問一下......
黃局長一平: 學校用地來講,教育局如果沒有表達出來就沒有辦法做調整。
廖議員宜琨: 都可以,可是我問一下,我想請問一下你們多久會問一次各局,到底他們對這個土地需不需要?多久?
楊科長恩捷: 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們每個都市計畫在做通盤檢討在規劃階段,其實我們都會召開機關協調會,我們會找府內各項相關單位來了解說對於這個範圍裡面的這些公共設施用地還有沒有這樣的使用需求。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如果你們這樣講,教育局從頭到尾都沒有去關注說,少子化不是這一兩年才發生的吧?那學生的人口數減少也不是這一兩年才發生對不對?那樹林地區已經這麼久了,那為什麼直到本席在當特助的時候了解到這個狀況,好像是跟你們城鄉局之前那黃股長講過,我們才跟教育局問,才發現他們已經不需要了,整個流程到底他們有沒有真的去關心他們這些土地,我不知道你們開的這個機關會議有沒有效。
楊科長恩捷: 這個部分跟議員這邊報告一下,因為這可能會是有一個時間差,因為當我們在規劃階段比如說學校用地的部分,我們詢問過教育局這裡,那他當時可能評估就當年的這些人口就是......
廖議員宜琨: 美女,你說三個月一次嗎?
楊科長恩捷: 不是。
廖議員宜琨: 你多久通盤......,你多久一次?
楊科長恩捷: 通盤檢討大概......
廖議員宜琨: 你問各機關是多久?多久一次?
楊科長恩捷: 應該是說像樹林好了,是在規劃階段我們先問過各機關有沒有這樣的需求,包含了教育局,然後各單位的這些需求提出來之後,我們會納到我們都市計畫的草案內容裡頭,接下來會進行公展,議員在關心的可能已經到我們公展完之後審議階段,在這個時間點可能議員在關心的文中的這個部分,可能現階段敎育局又評估說他可能已經沒有這樣一個需求。
廖議員宜琨: 那就是說從你們問到我提議這個時間差差多久?
楊科長恩捷: 應該會有1、2年的時間差。
廖議員宜琨: 1、2年的時間差,那可是我再一次強調少子化不是1、2年而已,哪有可能......
主   席: 宜琨這樣好不好?建議一下,就是針對那個宜琨議員這件事情,你們就幫他開一個跨局處的會議,因為其實就像他講的,或許今年少子化,但是因為蓋個學校都要兩三年左右,甚至四年,然後這樣評估,還有一些所謂的法令變更,所以假設有這樣一個需求性,未來有需求的,那麻煩你幫他跨個局處室的一個協調,這樣好不好?這樣議員可能會更清楚這些事情。
廖議員宜琨: 對,因為其實......
主   席: 因為他看他回答很多是教育局,他需要有一些提出。
廖議員宜琨: 當然,所以說我一直搞不懂就是說各局處你們在開這個會的時候,你說一、兩年沒差那一、兩年,那個已經放了很久了。
主   席: 沒有,現在不是有沒有差,現在是所謂的一個需求性的問題。
廖議員宜琨: 對。
主   席: 那如果說廖議員有這樣的一個想法跟建議,那你們就是在會後協調一下教育局,然後跟他做一些了解一下,這樣好不好?可以嗎?
廖議員宜琨: 好。
主   席: 幫你處理事情比較重要,好,我們請斐璠議員。
連議員斐璠: 我說你們都違反都市計畫法,都市計畫法是說三到五年要都市通盤檢討一次,我們永和是四年都市計畫檢討,然後通盤檢討一直就沒有做了,除了專案變更之外都沒有做,一直到我當選議員之後,民國90年底到91年開始我提出來,你們開始做永和的一通,到現在一通還沒結束,二通跟我說11月要招標你們標出去沒?
方科長凱玲: 我們現在在做招標文件。
連議員斐璠: 你看現在才在做二通的招標文件,幾年了,我現在第五屆了,你說你們這樣速度行嗎?那剛才講到說這些用地,一塊地把人家劃成機關用地,從民國40幾年劃成機關用地,然後再徵收的時候,那時候還給人家漏徵收,到現在叫你們徵收說沒錢,那一塊地就在我們那附近,就在那邊只能租人家做一大堆有的沒有的,這妨礙地方發展,你們公家機關對永和來說,永和這地方你們應該很熟悉吧?一定缺地吧?對不對?竟然沒有需求,你們機關竟然沒有需求說這一塊地我想辦法去拿來做我的機關用地使用,沒有,所以我有時候看新北市政府不知道在做什麼,真的看不懂,只做你們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們根本就沒有在看地方上的需求到底需要些什麼東西?真的,他們真的一點都不接地氣,然後你們想做的完全就不用考慮人家地方有沒有需要,或是什麼,就你們需要做的時候就自己推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案子,這個我剛剛講的是永和的機九,那個地區現在全部旁邊都是大樓林立,就是那一小塊荒廢在那個地方,好看嗎?以後那個是萬大線,我們新北市的門戶,萬大線以後從臺北市進入新北市,那個站就在旁邊附近而已,那以後大家一到新北市一看就是,原來你們新北市建設就是這樣,很難看,所以拜託速度快一點,那這一塊機關用地請你們各單位看看,趕快看看有沒有人要去用,趕快把他開發起來可以嗎?
廖議員宜琨: 對,像機關用地沒有主的。
連議員斐璠: 對,你們說教育用地還有什麼少子化的問題,需求問題,機關用地你們都不需求了嗎?你們都太多了嗎?你們以後再去買機關用地,我跟你講我就全部刪都不讓你們買,永和一大塊那麼好的地在那邊你們就不要。
廖議員宜琨: 我再問一下,那如果這樣講,我們中山路那邊中正路那邊也有行政用地,上次我問過黃局長什麼叫行政用地,那沒關係那不用再解釋,我已經知道了,那個也是等著你們徵收,可是問題是照你這樣講要有主的來提供,現在就沒有主,是誰要負責?這根本就拖在那邊一直讓地主都一直不知道要怎麼辦?我到底我這個地要不要賣,我這個地可不可開發,他都不知道,對不對?能賣給誰能幹什麼,然後政府又不徵收,那我想請問一下這個時候城鄉局不跳出來,那哪一個機關要跳出來?行政用地屬於哪一個機關的?
黃局長一平: 跟議員報告,我們現在就是最近這......,從去年開始我們就啟動了公共設施保留地的通盤檢討,為的就是有一些公共設施保留地如果經檢討各機關也沒有這個使用的話,我們就應該把土地再歸還,還地於民。
廖議員宜琨: 可是你現在還地於民,現在有一個問題,你卡著好像有那個percentage的問題。
黃局長一平: 對。
廖議員宜琨: 對,你不跟我徵收,你要把我的收回去。
連議員斐璠: 你們規劃……
廖議員宜琨: 對,是你們一開始給人家規劃的。
連議員斐璠: 規劃成這樣他也沒有說對他有什麼補償,都沒有。
廖議員宜琨: 然後你現在變回去又要跟人家抽成,你們這樣哪有道理。
主   席: 所以我們剛開玩笑就是說其實是用容移的部分是最好的,可是因為各區的容移需求性又不一樣。
連議員斐璠: 我們永和……
主   席: 除非是說他的容移的部分是可以跨越濁水溪。
廖議員宜琨: 我們那邊那個位置又是算未來捷運的精華地,你知不知道?那你現在又給他機關,不是,行政用地又卡住,那個地主真的每天哭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對不對?所以我問說那你們在檢討什麼我也不知道,這個沒有主的誰檢討?
黃局長一平: 有,所以才會有通盤檢討的......
廖議員宜琨: 你們要多久?
黃局長一平: 五年一次。
廖議員宜琨: 不是,你剛剛跟我講說公共設施保留用地的檢討。
黃局長一平: 對,這個是又分開的,另外專案的……
廖議員宜琨: 那多久我們那個可以解決?你那個percentage沒有辦法講清楚,誰要跟你分。
黃局長一平: 你現在講的樹林的我們是分階段。
廖議員宜琨: 樹林哪時候?
楊科長恩捷: 跟議員報告一下,行政區的那個部分,那是是在樹林三多里的機五周邊的整體開發區,那個會放在樹林的三多里的三通的第二階段的部分,那會配合萬大線的都市計畫的一個審定,他周邊的一個整體開發區我們併同去解決。
廖議員宜琨: 哪時候嘛,你們講的都很好聽,到底是哪時候嘛?我也覺得說不錯,你們要討論很好,可是期程呢?期程,科長你自己也不知道對不對?
楊科長恩捷: 議員,因為這個會是搭配萬大線的一個......,捷運站部分先檢討。
廖議員宜琨: 萬大線都已經確認路線,規劃都已經規劃好了,對,二期,都已經確認了,我那天還跟臺北市又去看了,臺北市捷運局看,我們都很確定會經過哪邊了,那為什麼你們那個要拖呢?要配合什麼,我現在不懂。
連議員斐璠: 他們永和那都確定都已經……
廖議員宜琨: 對,永和的也都確定好了,你的期程呢?你哪時候可以決定說要不要釋放這土地出來,那你們接下來......,就算你們願意釋放人家也不願意接受,你們那個比例差太多了。
黃局長一平: 那個比例是中央訂的規定。
廖議員宜琨: 對,所以說沒辦法,我跟你講,局長,你的容積獎勵都有辦法,中央規定40%,你用50%了,那你這個有沒有辦法用起來。
黃局長一平: 那是被中央打臉,所以中央回過頭來是那個40%、50%還是要回歸都市計畫裡。
廖議員宜琨: 你看又來了,你又跟我講說你有辦法幫那些已經申請的人解決。
黃局長一平: 可以,都市計畫程序就細部計畫。
廖議員宜琨: 細部計畫是要幫他們解決到50%嗎?對,還是幫他提高嘛,對,我OK,我是都OK,但是說你都有辦法解決,這個也想辦法解決,對不對?黃局長我知道你很強。
黃局長一平: 有些程序報到中央就可能不太好解決。
主   席: 到中央就有找他啦。
廖議員宜琨: 地方解決。
主   席: 有一些東西到了中央,須要中央的法令。
陳議員啟能: 分配怎麼分配,但是容積提高就好了。
廖議員宜琨: 對。
黃局長一平: 是,容積是沒有問題,你現在談的......
廖議員宜琨: 那個是分配比例。
黃局長一平: 包括土地的使用分區要點。
連議員斐璠: 你們碰到的問題就推給……,然後你們自己要做什麼,就我們自己做的圖管或什麼就自己……
廖議員宜琨: 如果有要解決事情都有辦法解決,如果不想要解決事情理由百百條都可以,對不對?議員。
陳議員啟能: 不用相信。
廖議員宜琨: 對,一開始......
連議員斐璠: 永和一通做了快20年,快20年,你們到二通現在還沒有標出去,對不對?我剛問給你聽了,所以你說你們這種效率能看嗎?是不是?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很抱歉,真的效率很低,但是我們最近因為很多案子都在進行。
連議員斐璠: 我跟你說參加過一通的很多,都市計畫的公展或是什麼去看。
黃局長一平: 每一個大會都開個十幾件,實在是對同仁來說壓力也很大,我們正在努力。
連議員斐璠: 民眾提出來的案子,說真的講你們那些委員也沒人敢改,一大堆以前那種8米巷已經真的一點用都沒有的8米巷,明明旁邊就有很大的路了,那些8米巷其實可以廢掉,他們也不敢廢,對不對?結果弄到那個地在那個地方,說實在講還好現在有個都更,還可以以後再做個廢巷改道之類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你們都市計畫到底在計畫什麼,計畫了半天對地方也沒有比較好,像我剛剛講的那塊地,也在萬大線的捷運站周邊不遠而已,大概1、200公尺而已,你們竟然所有的機關都沒有一個機關說有需求那塊地,總歸一句話就是你們錢不想花在那邊就對了,對不對?我講出重點來了嘛,對不對?對,所以我講出重點來,你們錢不想花在那邊,所以以後不要跟我們講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藉口,你講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到大會再去講。
主   席: 好,那這邊我們請鍾議員。
鍾議員宏仁: 局長,剛剛我就講那個效率的問題,你看這個一框住變成公共用地,地主就沒完沒了,其實他們的受害沒有人去體諒,當然你們依法那也沒辦法,但是確實去遵守法令的規定的精神,譬如說五年該通盤檢討一次,那我們就通盤檢討,我知道公共用地取得不容易,你要編的時候就很多人反對,既然已經過了,那主政單位用地的單位也不敢隨便放掉,以後要再要就很困難,所以就變得很保守,這個我們也可以理解,但是總是我們給人家框住的土地,以前有規定說多少年下來你不徵收就要返還,原用途不見也要返還,這個是幾年?依規定,有沒有一個年限?還是框住就一輩子?然後你們不開發他又不能動,如果一塊公共用地。
黃局長一平: 目前好像沒有特別規定說......
鍾議員宏仁: 以前我聽說是有,但是我不是做這方面。
黃局長一平: 徵收以後去改變了使用的功能。
鍾議員宏仁: 徵收以後那個,所以你看我現在要講的是說對人民權益影響真的非常大,他什麼都不能用,要賣也變便宜了,這個是很倒楣的事,所以我們要更重視這個民意,我本來是想說你通盤檢討按照那個,但是我們也可以自己訂一個如果超過幾年我們預期,譬如說我們現在預期幾年內會去用,那如果說假設10年我看未來10年會用到,或是15年,超過一個年限,主動檢討,不然就釋回,因為我知道公展期間那個地主也可以主動提,因為可以人民陳情,我這裡不用能不能還給我幫他們解編,對不對?也是可以,或是如果說他們提出來,看能不能解編,進行變更,你們現在也在處理,我是覺得你上來,現在針對公共設施就是有定期去檢討,我認為是對,我現在要強調出來是說不要被框住,對地主權益、地方發展,如果又不想建設,最後是沒有建設,那影響真的很大,拖累整個城市發展也影響地主權益,我看這個議題跳過,我講最後一個,就是有一個53頁,這個簡單問一下,這裡有一個錢雖然很少,就是150萬元而已,這個低收入戶住宅修繕補貼,我這樣給你跳過可能這個議題比較沒關係,這個到底是用在哪裡?能不能說明一下,因為低收入實際的案例看能不能隨便舉一個就好,因為既然是低收有可能他就沒有房子,是租的還是什麼樣的房子,要我們去修繕,而且這個金額也很少,我們新北的真的如果說他就是窮苦的一定的階段要我們城鄉局編預算去幫忙他們,我不是反對,我只是要了解他是怎麼執行的。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低收入戶他是會有一個低收入的公告的門檻。
鍾議員宏仁: 對,我當然知道。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會分三種模式來補助,就是可能輔助分等級,1個是補助5萬元的,1個是補助7萬元,1個是補助4萬元。
鍾議員宏仁: 我知道,金額是一回事,我說是用在哪裡?因為他是修繕補助。
黃局長一平: 屋頂防水也算,另外就是外牆的。
鍾議員宏仁: 因為我知道如果他自己有自己的財產,很難變成低收入戶,你知道我意思吧?有房子有地產,所以我就蠻訝異這個部分,如果我說有那會變成說我們的低收入也是很多,150萬元也是很少的錢,你知道意思,那個態樣,你知道有一些還是藉用人家的,像有的行善團體去幫人家蓋房子,因為那住的很差,我是說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
主   席: 認定的標準是什麼?就像他講的你低收入戶怎麼會有房產,這是蠻奇怪的。
鍾議員宏仁: 對,就房產舊的我們幫他裝,我不是反對,我是說到底我們是用在哪裡?
主   席: 我們在怎麼去宣導這件事情,總要跟他講對的狀況。
鍾議員宏仁: 什麼?都知道嗎?隨便舉一個例子。
江科長怡瑩: 跟議員補充,我是住宅發展科科長江怡瑩,是這樣就是我們低收入戶修繕部分,就是低收入戶資格他分三個等級,就是5萬元、7萬元、4萬元的部分,其中有最低層的是指沒有收入也沒有資產的,再來其實是......
鍾議員宏仁: 我現在的主要去質疑就是這個,就是說沒有資產他怎麼有房子在我們......
主   席: 幫他修什麼?
江科長怡瑩: 但是他狀況......
鍾議員宏仁: 因為如果說低收入的租金補助,我是很可以理解,如果說他的房屋修繕。
主   席: 因為講修繕啊!
江科長怡瑩: 他裡面等級最高的那一種他其實是能夠有動產跟不動產,那不動產部分可以有362萬元的一個價值以下是可以符合這個資格。
鍾議員宏仁: 這個等於他有動產,我們可能才補助到這一塊對不對?
江科長怡瑩: 對。
鍾議員宏仁: 如果他沒有動產,他根本沒有房子可以修繕,他如果說租的,那也是屋主要去處理的事情。
主   席: 就不會幫屋主修了。
鍾議員宏仁: 對,我的意思是在這一邊,所以房屋補貼我是覺得非常合理,如果說有這樣的狀況我也是讚成,只是說我的理解,中低收入戶,低收入戶那個人數是很多,你怎麼分配這150萬元都還不夠?
主   席: 所以沒有中,他只有低收入戶。
鍾議員宏仁: 當然就我們住宅政策,是我們城鄉局的業務,包括那個社會住宅、國民住宅這一類的,當然我不是反對,我是希望有一個了解,這樣子。
黃局長一平: 跟召集人還有議員報告,這個確實這個是屬於我們多元住宅方案的其中一部分,以補貼租金為主,那這個部分就剛剛講的,為什麼他們又有房子,那有的是他是繼承了家裡的一些老舊的房子的遺產以後,但是他還是低收入戶,那那個階段他可能房子價值我們會去評定彵多少錢?那還是達到低收入的標準以後,我們就根據他的老房子,他來申請我們就給予補助。
主   席: 這蠻常的?
黃局長一平: 所以通常他一年這樣編,比如說以107年已經結算來看,我們......
主   席: 局長,案例有嗎?
黃局長一平: 什麼?
主   席: 案例有吧?有。
黃局長一平: 案例有,我們107年編了150萬元就補貼出去的決算數,107年的決算數就是95萬1,000元。
主   席: 宣導方式?
黃局長一平: 宣導方式......
主   席: 透過?
鍾議員宏仁: 應該是民政局要幫忙。
江科長怡瑩: 一般來說民眾會來詢問租金補貼的部分,那如果有涉及到這個修繕補助我們都會跟他說明。
主   席: 其實可透過公所宣導,因為都有這些名單嘛,OK,好,只想了解一下,好,那如果各位議員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到59頁。 審查意見: 20款1項2目20冊48-58頁[城鄉局]城鄉發展,原列451,976,000元,照案通過。 [經常門]第49頁 1節新北市都市設計及城鄉景觀委託規劃案。 ◇陳議員啟能保留發言權。
朗讀人員: 請翻開59頁 2目城鄉發展,本年度預算數資本門:208,077,000元,詳第59-61頁,請審議。
主   席: 59到61頁的部分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
廖議員宜琨: 我,可以嗎?
主   席: 可以。
廖議員宜琨: 那個局長,那個現在就是有關三峽隆恩社區,就是之前做的,還有國光青年住宅對不對?我想請問一下,你們的租金是怎麼算的?因為我這樣看一看我們青年住宅跟我們那邊的租金都差不多,可是人家還有附車位,你們都還沒有附車位,那價格差不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狀況?
黃局長一平: 我們每一年都去市場調查行情。
廖議員宜琨: 我也幫你做市場調查,因為我住在北大,所以很多房仲我都認識,所以問一問人家我們北大住在那種......,我們北大真的租金,就是說我們比較集中的那地方價格都跟你們一樣,人家還附車位,所以我才覺得很怪,怎麼會這樣子。
黃局長一平: 這個我請我們......
廖議員宜琨: 我也是都問房仲,我那邊光我扶輪社就4、5個房仲了,我的扶輪社就已經有4、5個房仲,我們是北大光榮扶輪社,我們就在北大裡面,我們就有4、5個房仲都跟我講了差不多的價格,可是跟你們評估出來的價格有點怪怪,你們跟我講說青年住宅是要幫助青年人,所以說他的價格應該要比較便宜,可是你們的價格怎麼都跟我訪出來的價格一樣,人家還附帶停車位,你們都還沒有。
黃局長一平: 不過,我們考慮的一個是他建築的年期,因為新房子跟舊房子也是不一樣,他每一年評估的市場行情會不一樣。
廖議員宜琨: 沒有,對啊,他們也附車位,他們有附車位,附冰箱、冷氣,對,那我現在問一下那價格差不多的話,那有什麼,我跟你講他們寧願你......,說不定他們寧願你不要附家具我跟你講,你給我簡簡單單的東西我進去能住人就好,我最主要租金便宜,剩下的我自己來,說不定是這樣子,我只想知道為什麼沒有達到真正去幫助這些年輕人呢?
黃局長一平: 我們主要的,一個是他的位置,一個是他的這個樓層,還有就是他房子蓋的這個年期都會有在評估上不同的價位。
廖議員宜琨: 當然,我也知道,可是我想請問一下,要是你們蓋出來的價格跟我一般坊間的價格差不多,那就沒有什麼吸引力。
黃局長一平: 你剛提到的是北大青年社宅嗎?還是國光?
廖議員宜琨: 對,國光的。
黃局長一平: 因為國光現在正在招租,所以以國光來看,他一定會比較貴。
廖議員宜琨: 你們的價格就是因為很多的民眾在跟我陳情說,那個就跟北大差不多,人家又附車位,你們那個又沒車位。
黃局長一平: 因為國光他等於是現在還在申請使用執照完成,所以他是一個新房子,他的估價的水平就不一樣。
廖議員宜琨: 那當然,我知道,可是問題是你一開始你所謂的八折到底是怎麼去計算的?
黃局長一平: 我們每一年都有市場行情。
廖議員宜琨: 那你是今年的行情嗎?那你的今年行情,我想請問一下,你是以北大最近有新的案子嗎?
主   席: 基本上這個大概都是會有一個......
廖議員宜琨: 沒有,照他那樣講的話,那我也是去問。
主   席: 這不會是他們自己訂的,你們是透過什麼樣的單位嘛,來做這個......
廖議員宜琨: 估價的方式。
盧正工程司育晟: 這邊跟議座說明,我這邊是住宅發展科正工程司我叫盧育晟,那我們這邊大概估價的方式,我們原則上都是找不動產估價師,來幫我們針對我們基地周邊大概500公尺以內,或者是周邊鄰近區域相同規格跟格局的來做一個估價。
廖議員宜琨: 對,那我再問你,你現在跟我講說格局一樣然後差不多的對不對?北大最近有新案子嗎?跟你們年齡相近的,有多少間?
盧正工程司育晟: 有,他大概是在......
廖議員宜琨: 那你們一坪是估出來是多少?
盧正工程司育晟: 目前估的話......
廖議員宜琨: 租金嘛,一坪是多少錢到多少錢?你們就是唬爛嘛,450到550。
主   席: 不是,這個也還沒好。
廖議員宜琨: 不是,他們已經放出去說他租金是多少了。
主   席: 沒有?這個是......
廖議員宜琨: 有,已經在申請了。
盧正工程司育晟: 三峽的。
廖議員宜琨: 淑君阿姨已經在申請了。
主   席: 都還沒好,你們放什麼風聲?
廖議員宜琨: 沒有,他們已經開放讓人家申請了。
黃局長一平: 他會有一個公告。
主   席: 好。
廖議員宜琨: 沒有,那不是重點,不是啊。
主   席: 像這個的價錢本身是幾個估價師去評估的,是一個嗎?還是一個TEAM?
盧正工程司育晟: 這個部分跟議員說明,我們是一家估價師,但是他的估價結果是有經過他們全國的估算師公會有在做一個審核。
廖議員宜琨: 那可是會......
主   席: 那有沒有符合地區行情?
廖議員宜琨: 對。
主   席: 就像我們當地的社會住宅,他還得符合就是地方的行情。
廖議員宜琨: 對,我們才450到550中間,你們可以估到這麼高?那再打8折回來就跟我們一樣了,那在我們那邊有吸引力嗎?我們還附帶車位。
主   席: 這個部分要不要個案檢討,哈囉,局長......
鍾議員宏仁: 我們自己也要去查一下。
主   席: 針對議員講的這個部分,一定是有民眾跟他們做反應,一定有陳情跟反彈嘛,這聲音變好小聲,哈囉,剛又太大聲現在又完全沒有聲音。
廖議員宜琨: 對,今天這個有點硬。
主   席: 還得用吼的。
廖議員宜琨: 對。
黃局長一平: 不過,雖然說你說市場行情是比較......
主   席: 沒關係,局長,既然議員有提出這樣的質疑跟疑問,那我們就是事後的話,好好的問一下當區的一個狀況,你們還是得......,不是說我今天就交給估價師然後就由他們來幫你決定。
廖議員宜琨: 對,他們到底了不了解我們地方。
主   席: 你們還得去了解一個市場的行情是怎麼樣子,這樣好嗎?好不好?
黃局長一平: 我們來再做進一步了解,不過,我們申請者我們三峽國光差不多241戶,現在申請的1千多戶來申請。
廖議員宜琨: 我知道全滿,可是我跟你講,很多傻傻的都不知道當地的行情就直接過去了,我要跟你講,你們說......
主   席: 議員會這樣的提一定有所本嘛。
廖議員宜琨: 對。
主   席: 你就是會後好好的討論一下這樣子。
廖議員宜琨: 我再跟你們說一個你們說估價師,我找當地的4、5個房仲都問過了,4、5個房仲當地的房仲會比你的估價師還不懂當地的行情嗎?是不同間的,不同間房仲,不同間公司的,有巢、中信、信義我每個都問過,他們就跟我講大概就是就這個價格,那為什麼你們的價格,所謂的估價師到底是怎樣?
主   席: 好不好?這個案子就會後來討論一下。
黃局長一平: 我們再進一步來請教議員。
廖議員宜琨: 會後要給我一個報告,要給我報告,這要給我一個報告。
主   席: 有,這一定要的這個東西,好。
陳議員啟能: 我保留發言權。
主   席: 沒有,就這一個,待會他把資料提供給他,保留發言權。
廖議員宜琨: 淑君阿姨,這個我也要保留發言權,這個我很重要要保留發言權。
主   席: 好,那個61頁的部分針對三峽、國光段的一個社會住宅,廖宜琨議員保留發言權,我先講廖宜琨,你不是說這一項嗎?
廖議員宜琨: 對,這一項。
主   席: 這一項,然後那個我們的陳啟能我們的陳大議員,59頁到61頁這3頁全部保留發言權,好,下一頁。 審查意見: 20款1項2目20冊59-61頁[城鄉局]城鄉發展,原列208,077,000元,照案通過。 1.[資本門]第59至61頁 1節城鄉發展。 ◇陳議員啟能保留發言權。 2.[資本門]第61頁 1節縣市共推住商節電行動計畫-三峽國光青年社會住宅新建工程智慧能源管理系統。 ◇廖議員宜琨保留發言權。 3.[資本門]第61頁 1節三峽國光段社會住宅基地有償撥用土地價款。 ◇廖議員宜琨保留發言權。
朗讀人員 請翻開62頁 3目一般建築及設備,本年度預算數:970,000元,詳第62頁,請審議。
主   席: 好,針對62頁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好,謝謝各位,那下一頁。 審查意見: 20款1項3目20冊62頁[城鄉局]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97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63頁 4目第一預備金,本年度預算數:1,500,000元,詳第63頁,請審議。
主   席: 來,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
陳議員啟能: 我一直在強調說,尤其我們城鄉局,他在制定你們自己的自治條約,到底這個制定的原委是什麼情況?然後你們訂定的這個自治條例到底有沒有……,然後是你們自己准就可以了,來,說明一下。
黃局長一平: 如果是自治條例當然就是要進到議會,那有所謂的自治規則,應該說行政命令那個要點,那個要點我們還是要經過我們的法制局那邊看過,然後還是要簽到府裡面的,府裡面的法制局,然後簽到市長那邊,核定以後才能公告。
陳議員啟能: 簽到哪裡?
黃局長一平: 市長,府的層級,府級的層級也要把他核定。
陳議員啟能: 那你們的這個要點,我聽自訂要點是視同逃避議會監督。
黃局長一平: 也不見得,因為有的步驟是一些簡單的申請程序的話,我們當然希望透過要點......
陳議員啟能: 你們的要點,你們認為沒有要檢討的空間嗎?
黃局長一平: 所以議座你覺得有哪一些要點是......,我們再來向你請教。
陳議員啟能: 我覺得你們不應該……,訂定要點的方式,我覺得你們實在是吹毛求疵,自己綁到你們自己,本來很少的業務量,你們變成很龐大的業務量,我看你們局處總共多少人?
黃局長一平: 總共連更新處300人左右。
陳議員啟能: 300多少?
黃局長一平: 不到,就是快到300人。
陳議員啟能: 那你們一年的業務量多少?
黃局長一平: 相當多。
陳議員啟能: 在你的局長室出去的公文有多少?不管你有沒有看過,你沒有看過也不管,來,誰在統計的?
黃局長一平: 我們的秘書室。
陳議員啟能: 多少多少?你們發出去的公文量,一年度有多少?你們到現在有幾號了,已經發幾封公文出去了?
曾主任紀婕: 各位議員好,我是城鄉局秘書室主任曾紀婕,有關剛剛議員所詢問的截至今天為止我們全局發的公文量。
陳議員啟能: 局長室跟你們各科室一般通常你們要發文出去的時候,不管是人民申請案或者是議會的協調案,或者是請你們了解的案,就是從局長室發出去的公文有多少?
曾主任紀婕: 我們一般業務科一個月的文大概平均來講,因為我們8個科。
陳議員啟能: 平均,我要請教你到現在有......,從元月一直到現在。
曾主任紀婕: 一個科大概1,000件上下。
陳議員啟能: 1,000?
曾主任紀婕: 對,如果像我們開發管理科的話大概1,500到1,800都有。
陳議員啟能: 你們到底是多少?什麼1,000、1,500。
曾主任紀婕: 我只能用平均數來跟議員報告,因為各科各科這樣子平均下來,8個科。
陳議員啟能: 我是說1年就1,000?
曾主任紀婕: 不是,1個月,所以要乘以12,對,所以這樣子我們1年就已經將近......,好像是......
陳議員啟能: 你們發出去的文沒有編號嗎?
曾主任紀婕: 有,都有文號,發出去的文都有文號。
陳議員啟能: 對,你就知道幾號就好了。
曾主任紀婕: 是,將近10萬。
陳議員啟能: 多少?
曾主任紀婕: 10萬,10萬件公文,1整年,對。
陳議員啟能: 你看看,你累死這些同仁們,你們300人不到,10萬個案子,你看1個同仁總共要負擔多少案子。
曾主任紀婕: 跟議員報告,不好意思,因為其實我們很多公文,其實他是屬於民眾申請案,就像我們的高峰期,租金補貼的時候民眾申請案,那個每一個文他都大......,每一個民眾申請他遞申請書我們都是要入案的,他都會有一個文號。
陳議員啟能: 對,那個也是案,不是案嗎?
曾主任紀婕: 是。
陳議員啟能: 就是等於有一張文就是......,有一張文就等於有一件事情嘛,沒有錯吧?這個很簡單的概念,你有10萬份的文號公文出去,等於你有10萬件事情,300人不到,我再講回來,你們的三階不是我一再跟你們提醒嗎?你就不要用三階,一次就搞定了,搞什麼三階,我跟你們......,局長,那天跟你們強調過了,可不可以改善一下,以後像這種自訂要點的部分不要這樣子,我講的粗魯一點,脫褲子放屁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好不好?拜託。
黃局長一平: 好,這個我們一定要這樣做,不然同仁真的是會累死。
陳議員啟能: 你再好好思考一下,讓你們自己事情多,我們的市民也有困擾,我老實講,這個利己害人的事情有什麼好做為,要便民,便民、便民、便民,好不好?以上,謝謝。
主   席: 稍等一下,那反正現在主任坐在這邊,那通常研考的部分你怎麼研考?
曾主任紀婕: 跟議員報告,就是有關公文研考,我們每個月都要開公文逾期會議,就是去檢討全局目前公文的辦理情形跟使用的天數,那如果是針對......
主   席: 檢討的結果是怎麼樣?
曾主任紀婕: 如果是針對辦理情形比較落後的兩個科室,我們會提出來請他......
主   席: 哪個科室比較弱?
曾主任紀婕: 其實跟議員坦白說我們如果是屬於容移的掛件,他掛件照的那個時間......
主   席: 所以容移現在是最弱的,容移科長是誰?他覺得你最弱耶。
陳議員啟能: 違反都市計畫法。
主   席: 我們就很好奇,問一下,為什麼你會被你們的主任列為你是最弱的?
鍾議員宏仁: 因為人比較少,所以......
陳議員啟能: 這個業務就多了。
張科長記恩: 我是開發管理科科長張記恩,那我想應該是說因為我們科的公文應該是全城鄉局業務量最大,我們科一個月的公文大概1,800件左右。
主   席: 你先等一下,那請問一下,案件量最少是哪個科?
曾主任紀婕: 如果把我們都更處納進去的話會是在都更處收文量會相對的比......
主   席: 很少?
曾主任紀婕: 就是......,對,因為他每一個案子辦理的時間都蠻長的,對,所以......
廖議員宜琨: 你多少?
張科長記恩: 平均一個月大概1,800。
廖議員宜琨: 1,800你剛剛說......
主   席: 1,500到,1800,我們現在在問你科,你跑到都更處,那當然要告訴我你全部的科裡面哪一個案件量最少?
曾主任紀婕: 如果是我們8個業務科的話,辦理公文數比較少的是公文數是企建科的公文,因為他們都是工程案,所以對不起他們的案子就是屬於大案子。
主   席: 所以記恩這邊都是小案。
曾主任紀婕: 不是,就是他們的每一個......
黃局長一平: 因為剛好都更處是......
主   席: 沒有,我沒在問你,我在問一下你們家的大主任。
曾主任紀婕: 跟議員報告,就是他們的一個案子可能就要稽催他們的那個工程的期程,所以他們那個案子就是要依照來文他們就很多相關的事情要去做。
主   席: 好的,那請問一下案件的控管量誰控管的最差?也是記恩這個科嗎?
曾主任紀婕: 大家都控管的還不錯,就是都還蠻配合的,只是我們每個月都要開一次......
主   席: 你剛不是先講他了,你剛不是先列管他了嗎?
曾主任紀婕: 因為我們每個月都會開一次逾期會議去做檢討。
主   席: 所以每個月他都是榜首?
曾主任紀婕: 因為他們的公文數真的是蠻多的,所以他們辦理天數會比較長。
主   席: 所以蠻多是消耗不了的意思?
連議員斐璠: 人太少了。
曾主任紀婕: 什麼?對不起,議員......
主   席: 蠻多的部分是因為消耗不了的意思嗎?
曾主任紀婕: 消耗不了,應該是還可以,因為我們是在全府的排名是在沒有到紅燈的狀況。
主   席: 能力跟你的案件量多少是沒有關係的吧?對不對?
曾主任紀婕: 是。
主   席: 是,所以你的控管的標準是什麼嘛?
曾主任紀婕: 就是辦理天數,因為我們全府有規定那個公文辦理天數,那如果辦理天數過長的話,就會被提出來在府裡面在檢討。
連議員斐璠: 不一樣。
主   席: 所以,在那邊胡說八道,你真的以為我們這些議員坐在這邊是第一天坐在這邊嗎?
連議員斐璠: 有的案子很好辦一下就出去了,有的案子一個案子像那工務局的可能那一個案子要辦多久,他們現在很聰明,他們都讓我先看,看到可以了我才收文,對不對?
主   席: 好,那這邊就OK,各位議員......
連議員斐璠: 以後沒辦法每個案子都跟他們一樣,我先看了,看了以後我再收文。
主   席: 好,今天沒事,人家就cue你,對人家好一點,不然被研考怎麼辦呢?被列管為第一名,好,那如果針對這一個部分沒有意見的話,那我們先針對我們就是局本部的部分先講一下,那待會該補的資料先補一補過來,剛剛的部分在歲入的部分是沒有其他問題的,那在那個第49頁的部分有一個600萬元,針對那個新北市都市計畫及城鄉景觀委託的一個規劃案,因為我們有延後討論,所以待會會回來討論這件事情,那該補的資料要把他們補齊給我們,那在針對那個就是58頁的部分,王威元議員有特別要求就是國土計畫法的這些相關的資料,那還有他的一個計畫執行的部分,那另外還有就是社會住宅的一個包租的一個代管計畫執行內容跟所謂社宅成本,這個部分也一定要提供清楚,那還有就是在58頁的部分,宜琨議員有特別針對樹林區的一個文教區用地的一個規劃部分,請你們要幫他開一個跨局處的討論的會議,不然這樣針對孩子的就教權的一個部分,我們需要是要關心的,好,OK,那另外呢還有在那個就是......,看一下,那個第61頁的部分有一個就是三峽的一個國光的一個社宅案,那這個部分廖宜琨議員是保留發言權的,那會後還是把當地的租金的一個部分或是那邊的房價的部分,要討論的很清楚,而不是去丟給這些所謂的一個規劃師他們的評估的一個費用,那另外在59頁到61頁的部分陳啟能議員是3頁保留發言權,OK,好,那我們來看一下就是......,你剛講就是49頁,我們延後討論,對,我想要把資料補齊之後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情,對,那再來就是都更。 審查意見: 20款1項4目20冊63頁[城鄉局]第一預備金,原列1,5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請翻開83頁 新北市都市更新處 中華民國109年度經資門併計 20款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經常門:52,096,000元,詳第83-86頁,請審議。
主   席: 好的,那個83到86頁的部分,那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要提出來的。
陳議員啟能: 沒有。
主   席: 好,請斐璠議員。
連議員斐璠: 我曾經我們永和,我記得有一個案子當初有一個104年已經通過的一個都更案,然後當時因為還有幾戶的釘子戶還沒有辦法處理,然後那時候我有帶著開發者到你們那邊去,然後你們就有承諾要幫忙做協調,就協調之後不錯,現在開始拆了,可是你知道嗎?所有那邊的住戶沒有一個人說我幫過忙,沒有一個人跟我說說你們都更處有去幫忙協調是因為我出面請你們幫忙協調,所以現在都更才成的,沒有一個,真的我對你們非常非常有意見,那我私底下問你們科長,你們科長有啊,我們有去協助,有去協助,可是說實在講,到都更談好談成開始動工,我完全狀況外,你們沒有給我回復一點點都沒有,你們是什麼,對,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你們什麼意思,我一直在幫你們趕快促成這些,讓我們趕快有多一個政績出來,你們是這樣對我的嗎?
張處長壽文: 是,召集人以及各位議員大家好,我是都更處的處長張壽文,那針對剛剛議員所提的這個案,確實是議座關心希望都更處儘快協助協調。
連議員斐璠: 我都還講到市長去了,本來市長還打算把那案子拿來開刀當......,對不對?局長你應該也知道這個案子對不對?結果好,現在開始拆了,沒錯,可是我竟然狀況外。
張處長壽文: 跟議座報告,這可能是我們疏失了,因為我們最後協調成的時候,我......
連議員斐璠: 這是很大的疏失,好不好?
張處長壽文: 我有請同仁特別請這個實施者再跟議員這邊做一個報告,所以我們同仁有說明之後,不知道事後他進場拆的時候,這個時間時機點已經過了,所以確實我們沒有盯到最後,再跟議員致歉。
連議員斐璠: 所以一直我還覺得很得意你知道嗎?我們去促成了這樣一個案子的完成,因為真的你看104年到今天108年4年都一直沒有辦法,住戶都還沒辦法搬沒有辦法弄,弄到最後你們一直跟我說是因為你們進去有協助他們促成了這樣一個案子,結果呢?你們把我當什麼?
張處長壽文: 這個當然就是說議員鞭策,那這個過程中其實我們一直有跟實施者,還有跟我們的地主都特別提到說議員有在關心這個案子。
連議員斐璠: 而且我覺得你們真的很不會做,我當初還跟你們講說其實協調到最後就只有一、兩戶比較難纏,那個時候今年年初我們中央的法令也過了,我那時候還建議你們說你們可以用這個案子,你們真的進去,你只要通知他我要給你斷水斷電,我跟你講保證他們就出來談了,而且你們當時也可以做一個很好的政策的一個宣導,說你看我們的新北市政府敢這樣子執行,你們都不要,你們完全不弄,然後口口聲聲只講那建商自己要去處理,弄到現在真的,你們一點功勞都沒有,我更是王八蛋,是不是?
黃局長一平: 這跟議座報告,真的是很抱歉,因為我們在追蹤這釘子戶的拆除的事情。
連議員斐璠: 局長,我告訴你,我一直覺得都更處的人很傲,你知道嗎?真的非常傲,然後都更處你們現在去那個地方,說實在當初那個地方本來也不是要給你們的對不對?當初需求機關也不是你們,還是我帶著某個機關的去跟那個講,講一講說後來你們說要,你們現在反正天高皇帝遠沒有人管你們,我們現在去那邊說實在講,重重關卡,然後找人好像,我們去的時候,我也不大愛去,然後你們都更處跟我們已經快失聯了,你們矇著眼睛自己搞就好了。
黃局長一平: 這個我們後續再更新處......,應該因為處長剛上任,真的是對於這個案子可能沒有追蹤到,很抱歉。
連議員斐璠: 那把副處長叫來罵。
黃局長一平: 很抱歉。
連議員斐璠: 副處長沒換人,科長也沒換人。
張處長壽文: 這是跟議座報告,其實那個科長也都換了,可能就是新舊交接的時候就青黃不接。
主   席: 你麻煩你把麥克風,一直很小聲聽不到。
連議員斐璠: 這樣子你還在講,你這樣子意思是以後只要科長或是上面有換人的話,那其他就不用擔責任就對了。
張處長壽文: 這當然就是說業務就持續在推展。
連議員斐璠: 哪有,你這樣講的意思就沒有持續推展,因為你剛來的你不知道,完全不知道所以不能罵你。
張處長壽文: 不是,不是這樣講,就是說議員有提到這個案,確實我們也很清楚的實施者以及那個三位......,最後剩三戶,這三戶的民眾我們有特別都跟他們提到說,因為議員有關心這個案子,希望我們都更處......
連議員斐璠: 你們好聰明,你們去跟那三戶講說我關心,那不是讓那三戶罵死我,然後其他人都不知道我關心,那我就剛好被罵的,然後成的人都不知道是因為我成的,你這樣講的意思是不是就這樣子了嗎?
主   席: 有點本末倒置。
張處長壽文: 因為是最後,我覺得是......
連議員斐璠: 我的目的是要讓那幾個知道是我進去你們才進去處理的嗎?你們處理事情怎麼這樣處理的呢?你們如果......,我只是跟你們說一個案件已經這麼多年都成了,人家陳情書一大疊,每一戶壁癌都這麼嚴重都沒有辦法住了,那個住戶跟我說他現在搬也不是,不搬也不是,那就是為了那幾戶,他們現在就住在那麼爛的房子裡面,我去跟你們陳情,好,那你們答應我說你們要介入去幫忙協調,那你講的意思你去協調,你去跟那三個講,就是因為連議員出來之後我們才那個,哪有這樣子的。
張處長壽文: 不是這個意思。
連議員斐璠: 哪是這個意思?
張處長壽文: 就是說這個案子議員有在關心,因為我知道是在......
連議員斐璠: 好像我去施壓你們一樣,奇怪。
張處長壽文: 其實在去年其實是有簽要去做執行,因為剛好中央有一個修法。
連議員斐璠: 對。
張處長壽文: 所以等到那個我們7月配合那個中央修法,我們的待拆辦法在7月26日才通過,所以那個時候會比較有這個宣示性的效果,告訴這個地主跟業者。
連議員斐璠: 那從我去叫你們說幫忙進去協調到那個,你們到後來跟我是怎麼聯繫的?你們有給我怎麼樣的訊息嗎?有沒有?
主   席: 還是沒有,這個難怪議員會很那個。
連議員斐璠: 召集人,你看著辦。
主   席: 你幫民眾所解決的一些困難點,你並沒有告訴民眾,而且並沒有回報議員,我覺得這是蠻大一個疏失,然後到最後關頭,那些其實所謂的就是釘子戶或是一些不願配合的人才讓他知道說是議員,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作法,那今天跟你這個單位有沒有換誰......
連議員斐璠: 我是覺得你跟我有仇,跟我過不去嘛。
主   席: 不會,有時候是疏失,那至於說你單位......
連議員斐璠: 你挖坑給我跳。
主   席: 你單位換了多少人,那是你們單位的事,就這個團隊嘛。
張處長壽文: 了解。
主   席: 這個真的很不OK,那這件事情該如何彌補會比較好,反正都已經做了,那該怎麼做?現在整個進度到哪裡?
張處長壽文: 因為現在在拆除嘛。
連議員斐璠: 對,現在在拆房子。
主   席: 是。
張處長壽文: 那在拆除,我們會再跟實施者再去討論,如果說他有一個活動,看看如果要辦開工的話,我是不是這裡就建議就......
連議員斐璠: 你們敢嗎?開工的時候,好,我們當地議員全都到了,有其他議員在場我跟你打賭,你絕對不敢講。
主   席: 當然敢,我覺得說很多東西是哪個議員在促成這件事情的,而不能因為你說他們當區還有其他的民意代表,然後大家就保持沈默,其實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情,那今天你針對這個部分要辦什麼樣的活動,不是去跟住戶討論,而是跟住戶研究,怎樣的方式可以更好,但是這一個規劃的時間,跟一個規劃的內容,我覺得你要去請教一下我們的斐璠議員。
張處長壽文: 好。
黃局長一平: 這個我們一定會。
主   席: 然後現場的部分其實要把這個球如何做給就是每一位議員,是你們應該要做的,但是如何針對這件事情讓住戶很清楚,從頭到尾然後呢,苦民所苦的是我們斐璠議員,我想這個是你們要去溝通的。
張處長壽文: 好。
連議員斐璠: 你們這樣以後誰敢幫你們。
主   席: 這樣了解,沒有,其實議員如果說他們很清楚這個自己的狀況在什麼地方,那在未來的一個狀況可以彌補的話,我覺得你們要去做,當然現場可能還有我們就是副議長在,或者是就是文崇議員,但是你要讓他們先清楚這件事情,我想有時候先照會一下都是可以的,好不好?
張處長壽文: 好。
主   席: 就像我自己在推國民運動中心,然後結果到了要啟用了,然後每個人都說跟他有關係,我在議會哭幾次,意思是一樣的你知道嗎?我希望這個部分大家能夠了解一下我們民意代表,我們並不是要大家對我們怎樣子感謝,不是的,可是整個過程的苦,然後跟整個過程的一個推動,我覺得讓民眾知道是應該的,OK,好。
黃局長一平: 是,了解。
主   席: 議員,這樣......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會來做後續......
主   席: 他都跟你這樣承諾了嘛,再給他們一個機會,如果沒有的話就......,好不好?打屁股。
連議員斐璠: 反正任期才做1年而已……
主   席: 好的,好,所以各位大家對那個就是我們更新處歲出的部分也都沒有意見,那我們回到剛剛的那個第49頁。 審查意見: 20款2項1目20冊83-86頁[都市更新處]一般行政,原列52,096,000元,照案通過。
王議員威元: 召集人,對不起,一句話而已。
主   席: 好。
王議員威元: 那個我對預算沒有意見,但我是希望說能夠提供給我一份資料,就是說我們侯市長不斷的推都更三箭,那都更三箭其實體現在第一個最主要就是我們都更處嘛,主管業務,那我們這個預算,這新年度的預算這個對於都更三箭當中,有沒有具體的呈現在預算當中的哪裡,這個給我補書面資料給我就好,謝謝。
主   席: 你就全部都補就好了,OK,好,那剛針對49頁的部分,我們剛延後討論,現在回來討論的資料在哪裡?49頁那個600萬元,為什麼是針對淡水的高度放寛?剛不是請科長回去準備,科長呢?你準備了嗎?
曾科長涵筠: 資料可能還來不及。
主   席: 不然今天來不及就明天再來開,是這樣嗎?
黃局長一平: 還是讓我們4點半,半個小時的時間整理一下資料。
主   席: 剛不是叫你先去整理?什麼?那個研考要列管,你不能只選擇列管記恩,主任,講話沒聽到嗎?
陳議員啟能: 研考室列管,記恩。
主   席: 我剛剛講什麼?
曾主任紀婕: 有關我們民政科淡水高度放寛的我們……
主   席: 剛剛不是講了嗎?先討論,那你今天不是要統籌全部的事情,都已經要結束了,資料還不送來,你剛沒有追嗎?還是不是你的業務?任何事情的研考不是在你身上嗎?還是你以為今天不會審完,那我們就不要審完了,就明天再來了。
曾主任紀婕: 還是希望今天能夠審完。
主   席: 那資料呢?
曾主任紀婕: 這個已經在連繫,他們已經在整理資料。
主   席: 從剛剛2點多就講這件事情到現在。
曾主任紀婕: 他們這個有關容積……
主   席: 我們請你針對這150萬元為什麼淡水的一個高度放寛的原由是什麼?要準備這麼久。
陳議員啟能: 他就沒辦法準備,你要叫他準備什麼?你也沒資料給你。
主   席: 那現在怎麼樣?
黃局長一平: 我們趕快來補充,那個當初都市計畫那時候把他做一些敘述的內容。
主   席: 好的,那這樣子我們就休息到4點半,請把資料補足。
黃局長一平: 好,謝謝。
主   席: 好不好?謝謝。
黃局長一平: 謝謝召集人,謝謝各位議員。
休   息: 16時1分~16時32分
主   席: 我們各位議員,還有我們城鄉局的各位伙伴,那現在我們回到我們剛剛針對在局本部的歲出的部分,在針對49頁裡面那個600萬元的部分,有做延後討論,那現在科長已經把資料放在各位議員桌上,那這邊要不要參閱一下再詢問,好,所以局長你看他這個,附圖四的部分他就針對自然天際線的一個的高度比例所畫的是嗎?
黃局長一平: 所以跟召集人跟議座報告,就是這一個天際線因為當初是一個原則,那20%其實在建築設計的時候就會有他到底高度到哪裡,怎麼看是叫做20%,所以會造成這個模糊的認定,因此在這一次才會思考說應該再把他界定的更清楚。
主   席: 所以在圖五的部分是放寛的高度,高度已超過山脊線者應維持天際線,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
黃局長一平: 對,所以這句話的意思就會又出現了另外一個模糊的想法,就是說天際線如果說在這個大樓的這個高度上,有可能不是這個20%的範圍,而是比20%容許的這個阻礙更多的話,那他還是達到一個這個高度的這個輪廓是一個和諧性的,跟著這個山系是和諧性的,也可以接受,所以當初的這個定的是還蠻模糊的,不是那麼清楚,也因此我們這次才會說應該要定的比較明確的,在都市計畫的程序裡面我們先把他做一個確定高度以後,那將來在建築的設計上就比較不會有那麼多模糊的條件,讓這個不管是業者或者是民眾,或者是在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裡面討論的時候,變的沒有一個聚焦。
連議員斐璠: 為什麼這個叫做和諧,那和諧是你們說的,明明就突出來這樣子,這樣叫和諧,那我怎麼蓋都和諧。
黃局長一平: 所以這個模糊性就產生了在審議過程中的爭議,那也因此我們這次希望說透過正式的......
連議員斐璠: 你們現在改是要改成怎樣?
黃局長一平: 所以我們要做一個......,在這一次的案子裡面,我們會做一個評估,會把整個一個街廓應該達到什麼樣的高度,直接就定出來。
連議員斐璠: 剛剛你們講的是放寛嗎?
黃局長一平: 對,所以我們會把高度就直接把他確定出來,在我們明年度的一個研究案裡面,會把他的高度直接做一個確認。
主   席: 可是你這邊的研究案裡面,你看那個,各位議員看最後一張,在那個計畫目標裡面,收集公民及團體對天際線管制的執行意見,這指?
黃局長一平: 因為我們要送都市計畫程序去討論之前,會先做一些類似公開徵求意見的這個程序,那這個在指說我在做這個案子的過程中,我也要把這些納進去我的程序裡面去做考量。
主   席: 那這些意見公民團體是誰?
黃局長一平: 就我們做一些相關的公展。
連議員斐璠: 很多案子都……
黃局長一平: 等於是在公開徵求意見,以目前的這個程序。
連議員斐璠: 我們永和以前我們做了一個跨區都更的案子,就是在公展來了所謂的……,然後就說你們的案子以後這邊保證百分之幾,然後死掉到現在。
主   席: 所以是不是以後應該是按照當地的居民的意見,不然你說這邊的公民團體......
連議員斐璠: 出來一個什麼,如果有人要擋你,隨便從哪裡去叫……
主   席: 他根本就不住在這邊,他怎麼知道淡水塞不塞車,假設這樣像我們淡北道路的事情意思是一樣的嘛,所以他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的計畫目標做調整,可以嗎?
黃局長一平: 可以,我們現在招標文件的擬定我們後續在整理的過程中……
主   席: 假設這件事案子真的是對淡水這件事情,我們這邊所編的這個預算裡面,那我認為他在計畫目標的第二點的部分,應該是要文字做修正,這樣對當地才是公平的,我淡水叫一個不是這裡的人,我覺得這個......,可以吧?這個是可以調整,對。
連議員斐璠: 找人隨便講幾句……
主   席: 好,各位議員對這一個我們延後討論的這一個49頁,還有其他意見嗎?
陳議員啟能: 我保留發言權就好。
主   席: 好,那我只希望說在計畫目標部分能夠文字做修正。
黃局長一平: 是。
主   席: 好,OK。
連議員斐璠: 不希望這個是為某某特定人改的。
主   席: 是,那這個49頁600萬元的部分我們陳啟能議員保留發言權,另外就是針對其他剛剛議員所要求的部分,各單位,不是各單位,各科都已經把這樣子的一個資料都已經送齊了,那不曉得議員還有沒有再詢問的?
廖議員宜琨: 我有,局長,你剛剛給我看那,我現在初步看一下這個出席率的問題,我從105年我就看到有那種......,我以60%算及格,我們臺灣的那種得分數,你看有些根本就已經不及格了,為什麼你們隔年又讓他當委員,我舉例一個105年跟106年,106年一個叫黃台生的46%的出席率,你都讓他們......
黃局長一平: 這個我們來檢討。
廖議員宜琨: 有進步空間,結果隔年106年,他的確他成長到79%,可是他根本就不應該在隔一年就出現,OK,接下來。
主   席: 所以他那個黃台生108年就沒了。
廖議員宜琨: 沒有,我現在一年一年看,105年他是46%的出席率。
主   席: 來,我先跟你跟議員報告一下,因為之前在108年之前就不是黃一平局長。
廖議員宜琨: 沒有。
主   席: 你聽我講完,因為你現在要求的是要從105年拿出來,那局長針對這件事情他是很在意的,所以他在後面的名單裡面都依據那個委員的出席的調查表,然後來做招聘。
廖議員宜琨: 沒有,你這樣講的話,那就跟連議員講說就說反正都推到上面,下面就沒關係。
主   席: 不是,因為你這個名單不是他之前可以決定的嘛。
廖議員宜琨: 我們剛剛初步看而已,我107年、108年了,OK,你再來看一下。
主   席: 你剛剛看108年是不是有這些出席率很差的人出現,這樣才能唸他。
廖議員宜琨: OK,來,這個解鴻年每年都有,甚至108年你看,我總覺得你們是他越當越油條就對了,逐年在下降,去年還有71%的出席,今年降到59%,是不是說明年他們沒有了。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你報告,沒錯,因為解鴻年他主要是因為他今年已經當了副校長以後,他的行政工作突然就加重,我們明年在都市計畫委員會裡面就會做考慮了。
廖議員宜琨: 來,我再問一下,周美玲107年57%的出席率,到今年是40%。
主   席: 他109年還有嗎?
廖議員宜琨: 我不知道。
主   席: 我現在問他們。
連議員斐璠: 每年都有。
廖議員宜琨: 對。
黃局長一平: 這個109年我們會做檢討。
廖議員宜琨: 做到懶的出席了。
陳議員啟能: 已經出席職業了。
主   席: 109的聘了嗎?
黃局長一平: 沒有,我們會做檢討。
連議員斐璠: 有沒有規定一個人可以做多久?
黃局長一平: 最多上限是四年。
主   席: 可以連幾次?
黃局長一平: 等於再......
主   席: 四年之後還可以再連嗎?
黃局長一平: 沒有。
主   席: 沒有嘛,所以剛剛那個議員,剛剛局長特別講,針對我們現在所討論的一些名單出席率非常差的,就是明年度109年的聘任,你們是不會再聘任的,因為名單還沒有出來。
連議員斐璠: 局長,我再問一下,你們有一些專家學者,如果他今天發言的建議的事項,已經超出了他的專門的項目的話,你們採不採納?
黃局長一平: 不會採納。
連議員斐璠: 他不是那一方面的專家。
黃局長一平: 不會採納,我們現在在執行上我們也希望以效率來做考慮,另外就是他的合理性,還有我們各專業的領域的我們有......
連議員斐璠: 你說的,因為以前都亂講你們都採納。
黃局長一平: 我們也會有各專業的局處一起參與討論。
主   席: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像這有沒有利益迴避?自己審自己的案子。
廖議員宜琨: 對。
黃局長一平: 這個要利益迴避。
主   席: 那你怎麼知道他哪個案子他有參與?
黃局長一平: 以都市設計審議來看,他如果是這一方面的建築師的話,他就要迴避他事務所出來的案子。
主   席: 那你怎麼知道他其他事務所沒有掛名沒有投資?
陳議員啟能: 不知道。
主   席: 沒有,這種就提出來就很好奇,對,因為這很多東西其實會蠻不公平的,因為看到幾個人的名字。
黃局長一平: 我們開會的時候都會去做這樣的宣告。
主   席: 宣告?
黃局長一平: 對。
主   席: 拿著聖經。
廖議員宜琨: 宣示。
陳議員啟能: 會做這的委員不用煩惱他們會……
主   席: 對。
陳議員啟能: 那是無所事事才去做的。
廖議員宜琨: 出席率還可以這麼低,無所事事出席率還這麼低。
主   席: 不要這樣說人家,不可以這樣講。
連議員斐璠: 你說錯了。
陳議員啟能: 我還沒講完,做完之後,做了之後,兩、三年後他認識了一些業者,然後業者才會拜訪他,拜訪之後他才有機會……
連議員斐璠: 你說錯了,我剛才講的,很多委員是工會的理事長對不對?那工會理事長都生意做超大的好不好?我曾經在交通委員會碰過一件多離譜的事,那個臺北客運那個董事長,就是......,結果他當天審到那案子就是跟他有關係,他就說我回避一下,可是回避有用嗎?對。
陳議員啟能: 專家學者,如果專家學者的……
連議員斐璠: 他說那個剛好審到他們公司,他說回避一下,結果出去,你知道那審出來的結果多離譜嗎?兩家公司在審,一個新車一個舊車,一個大車一個小車,一個班次比較多一個班次比較少,竟然弄給他們,他們是舊車然後班次比較少什麼就弄給他們,我那次氣到不行,我說你們作弊作的太離譜了。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啟能議員有一個......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是說你們真的自己要把關把好。
廖議員宜琨: 照你說的意思現在105年有一個叫林福居,連續兩年都100%的出席率,結果到107年他就不出現,就像你說的後面做大尾了,這樣了解。
主   席: 我覺得我們......,沒有,我們沒有辦法這樣給人家這樣講,不好,那各位議員基本上我們大家就是參考這些相關的資料。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們這一張要留下來,明年拿出來。
主   席: 對。
連議員斐璠: 四年也看不出來有沒有人違規。
主   席: 好的。
廖議員宜琨: 因為如果以出席率來講,這樣很不優。
主   席: 好,這個我們就可以私底下跟局長來做一些說明,那這樣子的部分,那我們在......,我知道還有基金,對,好,那我們在城鄉局的本預算跟我們更新處都已經就是審議完畢,那就是有保留發言權的部分,剛剛都已經唸過了我就不要再重複唸一次,好。
陳議員啟能: 對不起,我怕你結束掉。
主   席: 不會,還沒完,還有。
陳議員啟能: 預算的部分。
廖議員宜琨: 我也要。
主   席: 好。
陳議員啟能: 這項比較重要,我請教一項就好,三重果菜公司的這個案子到底進度到現在怎麼樣?利百代公司到底現在,據我所知道我們市府要求他必須要調整與當下的那些業者溝通,然後請他們改製圖面一式,這個事情到底他們改了沒有?
張處長壽文: 跟議座報告,因為上一次小組本來利百代提了兩個方案,兩個方案後來委員覺得沒有辦法替他討論兩個方案,所以請利百代公司依照當天出席的這些土地所有權人的意見去整合,那他在上個月他有提出來那個計畫書,那我們現在排第三次的小組,預計會在12月會來開。
陳議員啟能: 有沒有改?重點。
張處長壽文: 有。
陳議員啟能: 有改。
張處長壽文: 有改,因為第2次小組的這個圖面其實是太rough了,看不出他那個細部的內容,那他這次提出來......
陳議員啟能: 他改的部分,你們有沒有確實去了解一下,他改的部分有沒有符合那邊業者的要求。
張處長壽文: 對,就是平面嘛,然後那個基本坪數,這個部分我們會先幫他查核。
陳議員啟能: 來,我直接了當這樣講,他有沒有設計出來一些偷雞摸狗行為?
張處長壽文: 因為太細。
陳議員啟能: 我講這樣你懂嗎?
張處長壽文: 因為他設計上,因為他那個基地平面還是一樓的部分。
陳議員啟能: 以城鄉的立場你們都更處跟城鄉局你們的立場,應該要守護不管是私地主或者是我們市府的土地,議會的土地,各人的土地他有各人的法定空地,但是據本席所了解,利百代把所有的法定空地都挪用於他自己去使用,你知道嗎?你們要去注意這個,所以現在果菜公司,我們市政府的土地,一再要求法空的部分必須提供給果菜市場,讓他作為一個車輛轉運中心,單單以我們果菜市場9,300多坪的法定空地裡面,差不多1,000坪,沒有,不止,不止這樣,更正,他們440嘛,440將近5成的法定空地,好幾千坪,4、5千坪。
張處長壽文: 對,跟議座報告這個我們再確認一下,那因為他會有一些中央道路的配置。
陳議員啟能: 我知道,那個是留設公共設施用地嘛,那個也是我建議的,叫他們留設市場專用道,對不對?
張處長壽文: 對。
陳議員啟能: 然後,但是還有一些綠地的部分,但是綠地也可以使用,綠地因為在於我們市政府的立場,那塊土地是因為果菜市場在地興建而變更,你們千萬不要誤導說因為是要開發而開發,那塊土地8.35公頃的土地是為了我們新北市政府農業局所主導的果菜公司重建案,這個是第一優先,但是我覺得你們都沒有作為,還有再來,利百代如果他不更新不改製他的圖面的話,據我在我前一屆裡面上一任,李四川副市長在的時候曾經要求他,你如果不改的話,要把他的優先權給拔掉,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不配合市府政策,也不傾聽民意,民意的部分他也不納入,你好好看一下他的圖面,他跟你改的,我想這樣子如果可以的話請你提供資料給我,好不好?
張處長壽文: 好。
陳議員啟能: 你如果不會看,我自己來去看,我來看,我講的意思你有沒有了解?
張處長壽文: 我知道,那個會後我們提供......
陳議員啟能: 要保障我們自己,甚至我跟你講一件事,你可能還不知道,我已經現在去找中央,是不是可以把9,300多坪的土地我們自行分割,然後自己自籌經費興建,興建我們果菜市場,把土地歸還還是我們市政府土地,不必一定要跟利百代共同開發,這個案子我覺得你們也必須要好好思考一下。
張處長壽文: 是。
陳議員啟能: 9,300多你自己割回來,單獨去我們獨立去......,來作為譬如多元開發也沒有問題,長照2.0或者是我們的溪北辦公室,你們城鄉局也可以溪北做一個辦公室,三重歡迎你們來,如果把那個容積共同使用,做合宜住宅,出租住宅我都沒有意見,但是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我已經跟中央講好了,他也同意補助,營建署同意補助,營建署,不是,農業局,農業署。
黃局長一平: 農委會。
陳議員啟能: 農委會,農委會同意補助的,這一個果菜市場案他是同......,我已經跟他們副署長講過了,副署長同意他說OK,沒有問題,所以你們這個案子要好好弄,要不然利百代不行的話就把他的優先權拿掉,限定他日期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直拖。
張處長壽文: 那個是不是這樣,我們......
陳議員啟能: 不浪費時間,你把進度表給我。
張處長壽文: 好。
陳議員啟能: 他的設計圖給我,你會後看你有什麼時間跟我約一下。
張處長壽文: 我們找一個時間把那個圖面跟紀錄再跟議員......
陳議員啟能: 好好的來讓我支會一下,好不好?
張處長壽文: 好。
主   席: 謝謝,那謝謝各位議員,我們現在要審的是我們的那個新北市都市更新基金。
連議員斐璠: 你們像這個什麼青年住宅、社會住宅這個,他租了以後他可不可以申請這個租屋補助?
黃局長一平: 他如果住我們自己興建的社會住宅,就不再申請補助,因為他已經是有8折跟64折的這個優惠。
主   席: 擇一。
廖議員宜琨: 對,因為你們估價師一間定生死,剛剛才跟你們那個......,一家定生死就算了,局長,我請教一下,如果換成是你,你是年輕人,政府只找一間估價師就定我的租金的生死,你會感覺怎樣?
黃局長一平: 我們再來改進這塊的估價的模式。
廖議員宜琨: 因為我順便再問一下,這個完了以後,安置住宅是誰負責的?隆恩。
黃局長一平: 安置住宅是......
廖議員宜琨: 是城鄉嗎?
黃局長一平: 不是。
廖議員宜琨: 隆恩安置住宅,你自己誰自己都不知道。
主   席: 你待會再問,我們先把他結束。
廖議員宜琨: 好,先讓我們把這邊......
主   席: 對,我們先把這邊先結束,再慢慢問好不好?來,我們現在審那個新北市都市更新附屬單位預算,那按照以往慣例我們在基金的部分都直接送大會,好不好?跟各位議員報告一下,那今天就是城鄉局的部分全部都審完了,那我們想說跟其他議員也商量一下,是不是我們可以明天就直接審工務局? 審查意見: 新北市都市更新基金,本年度賸餘:200,997,000元,送大會討論。
陳議員啟能: 附議。
廖議員宜琨: 附議。
主   席: 這樣好嗎?OK,謝謝,明天審的完,希望工務局這邊把資料準備齊全。
連議員斐璠: 工務局把資料準備齊全。
陳議員啟能: 準備好一點。
主   席: 對。
陳議員啟能: 如果可以的話就幫我包裹。
主   席: 不行,要很認真審,那我們就是會議到這邊結束,謝謝各位議員還有各位城鄉局的伙伴,好,結束了,先結束。
散   會: 16時53分
          主  席  蔡  淑  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