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9日 - 第2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主   席: 好,那我們這樣的話,如果其他議員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照動支數通過,好不好?謝謝,文化局講完,小蓉你要不要說明一下,我們就快速。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7頁 10款006項新北市政府市場處,本年度動支數: 5,848,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有沒有意見,跟議員說明一下。
盛處長筱蓉: 市場處說明,這分為兩個部分,經常門84萬8,000元這個部分是因為我們在108年4月9日市長就有宣示我們新北市4年要改建三座市場,改造八座市場,那首先針對這個我們盤點出來超過40年以上,然後就是結構安全有疑慮,設施設備老舊難以再做耐震補強有效益的一個建築,我們盤點出來黃石、金山,還有新莊三個市場,那這84萬8,000元是在做這三個市場的一個改建的一個用BOT的可行性評估,以上報告。
賴議員秋媚: 所以這個就是只有,這80幾萬元就是全部都是做那個可行性評估。
盛處長筱蓉: 對。
賴議員秋媚: 新北市的市場是不是要改建這樣子?
盛處長筱蓉: 對,我們三座。
賴議員秋媚: ......改建。
盛處長筱蓉: 三座這個市場的改建。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他等於是重新的改建,所以他會包括就是說......,他的財務的補強這些都進行。
賴議員秋媚: 所以最後的結論呢?有結論嗎?
何局長怡明: 第一個就是跟議座報告,黃石的部分基本上我們會是採行BOT,那這個金山的部分,我們會有兩個選項,那主要的選項可能會比較傾向說我們能夠規劃出一個最適規模的部分,怎麼樣以預算的方式直接來做編列進行,好,這是這個部分,那第三個新莊的部分,主要我們會採用異地改建的方式,那這異地改建的方式也會隨著我們文中二的這塊土地的都市計畫變更,可能在時程的部分會再往後延。
賴議員秋媚: 所以新莊的部分是在哪裡?
主   席: 中美市場,移到中美市場。
盛處長筱蓉: 中美那邊,黃昏市場那裡,就體育場的對面。
賴議員秋媚: 我知道你說的是那個中美市場,你現在說的是中美市場要改建?
盛處長筱蓉: 就是那塊地因為重劃以後,我們可以把原來的市場還有中美這邊做一個處理,然後就在這邊蓋一個傳統市場跟複合型的商場,那原址的部分,我們也可以重新跟著新海橋拓寛的工程做公辦都更,這邊整個做一個新型態的複合式商場,那大概就是規劃兩邊都做,只是型態會不一樣這樣。
賴議員秋媚: 你現在講的是兩個部分吧?
盛處長筱蓉: 是。
賴議員秋媚: 因為中美是在......,沒有,中美是在新莊那裡。
主   席: 他要遷過去。
盛處長筱蓉: 對。
賴議員秋媚: 然後你剛剛又說那個部分是在老舊市場那個部分。
盛處長筱蓉: 對,老舊市場的部分我們會把他跟中美這邊一起,在我們文高二體育場對面這塊地做整體的規劃,那原來是不是就空下來了,原來第一市場這個老舊部分已經移過去了,那這舊的怎麼辦?舊的就是因為我們工務局也有新海橋拓寛工程,在整區域做公辦都更做整體性的打造複合性的這個商場。
賴議員秋媚: 所以舊的市場那邊要做都更就對了?
盛處長筱蓉: 對。
賴議員秋媚: 都更是......
盛處長筱蓉: 目前是這樣的。
賴議員秋媚: 那原本那裡是那個什麼,他算是什麼區?他那是學校,你們可能比較......
鍾議員宏仁: 我問一下。
賴議員秋媚: 那一塊原來是市場用地。
何局長怡明: 原來的那一塊是市場用地跟商業區。
賴議員秋媚: 那裡很複雜,我看可能要......
何局長怡明: 一小部分的商業區。
賴議員秋媚: 你們因為我是不知道目前是進行到什麼階段,先讓我們宏仁議員他先問,然後等一下我可能要整份的資料,因為聽起來你們是要把兩邊就是那個市場就把他合併起來,是不是?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
賴議員秋媚: 異地嗎?
何局長怡明: 原有的新莊市場先做遷移,然後既有......,就是說他在遷移之後留下的......
賴議員秋媚: 對,原來的新莊市場,那你要遷到哪裡去?就是遷到中美那邊嗎?
何局長怡明: 不是中美那一塊,是文高二那一塊。
盛處長筱蓉: 中美就是文高二那邊,他原有的因為市長有特別說,雖然我們把原有的市場移過去,可是現在在那邊經營的攤商雖然是私人的,我們也要去考慮他們的一個部分,要做一個整體的考慮,不能就說我們公有市場過去,然後私人的攤商就把他趕走,他有交代我們都要融合一起去做規劃。
賴議員秋媚: 好,那這個部分因為這麼複雜,你一份資料給我好了,好不好?
盛處長筱蓉: 好。
賴議員秋媚: 就是你要怎麼去遷到那邊去,然後這......,好。
鍾議員宏仁: 我把他講清楚了好不好,那你就回答,第一個就是原來這個地方,現在也是在規劃費用裡面,我要問你因為之前都有座談會,而且做評估,以前有這個規劃費用開過了嗎?
盛處長筱蓉: 規劃費用......
鍾議員宏仁: 對,譬如說像這個評估的規劃的一些,像現在的前置作業這些,以前有花過這樣的錢嗎?
盛處長筱蓉: 沒有。
鍾議員宏仁: 不然以前你們說那裡要拆,然後那個又講了一大套,那是那個根據是什麼?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這個是......
鍾議員宏仁: 沒有評估就那邊座談會。
何局長怡明: 不是,市長上任之後提出來的這個市場的政策之後,我們才啟動這一個規劃,所以之前沒有。
鍾議員宏仁: 對,現在不是......,現在這個錢已經發出去了對不對?
賴議員秋媚: 已經評估報告。
盛處長筱蓉: 議座說的座談會是指......
鍾議員宏仁: 就是花在這邊的對不對?
盛處長筱蓉: 是另外的嗎?這裡的就是這三座。
鍾議員宏仁: 座談會歸座談會,你們有評估完才去開座談會的。
何局長怡明: 是,抱歉,那個時候是在座談會的階段,其實是我們自己內部先作業的,跟後來這個所謂評估的部分,是另外一個部分。
鍾議員宏仁: 不是,你們座談會都講了,請專家做什麼鑑定,講一大堆不是理由的理由,那也不管了,我現在我是說錢不要以前花過的現在又來一次,就比較不行,因為以前確實你們有做過一些評估有那個,但是花什麼錢我們不知道,這個,沒關係,好,這個是第一個,第二個部分就是說因為秋媚在問,我就乾脆把疑義講清楚,現在你們因為要安置本來要原地方,他們認為說移走再遷回來就差不多沒生意了,那個時候都有談,你現在要移的那個地方中美,他那邊是高中用地,那現在因為不需要再蓋了,所以那個地方同意會去解編,他們會有回饋,可能現在......,以前50現在剩45,回饋45%,那邊我們會自己蓋嗎?那邊。
盛處長筱蓉: 以目前......
鍾議員宏仁: 用分回來的地,我們會有地。
盛處長筱蓉: 對,我們回來的地就是我們打算用招商的方式做。
鍾議員宏仁: 招商?又要招商一次?
盛處長筱蓉: 不是,就是分回來我們現在要做市場用地。
鍾議員宏仁: 對,又要把他BOT嗎?
盛處長筱蓉: 是。
鍾議員宏仁: 如果那邊BOT我就不答應,我連這邊都不會答應,搞到後面繞了兩圈,我想說那裡如果自己蓋,我還問你會不會有二房東,BOT他們跟他租就是又是二房東,他們也搞不清楚。
盛處長筱蓉: 我們現在BOT的一個設計......
鍾議員宏仁: BOT是原來第一市場這邊你們會BOT沒有錯,那分回來的地,那個高中用地你們又要把他BOT嗎?
盛處長筱蓉: 跟議座報告,我們現在設計的方式在市場的部分都是一樣由我們這邊做管理,跟我們做簽約,市場部分我們不會給BOT廠商跟他們做簽約。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現在問你,你知道那個第一市場那邊他們有反對,就是你要把他BOT,他們以後的老闆就是業主,他們認為是這樣子,這個疑慮還沒有解開,那你又回到那一邊,他們也會覺得是同樣狀況,因為BOT蓋出來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大樓,像你們以前本來規劃在那個等於是類似超商,他們傳統市場幹嘛去弄那個類似超商,這個要先說明清楚,不然他們以為說到那邊,他們在問我說,如果說那邊收回來的土地,是我們政府願意去蓋市場,那我還可以讓一步,我跟你講不然我這個還是一樣,我現在就這個也不給,我就反對了。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就是去年......
鍾議員宏仁: 沒有關係就不通過。
何局長怡明: 去年的背景,我大概......
鍾議員宏仁: 那到大會再說。
何局長怡明: 有兩點說明,第一個那時候開說明會的時候,主要的關鍵是因為有進行結構鑑定的部分,剛這個專案委託是兩件事情。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知道,你那個時候其實那個專案你講到專案委託那個,我都要......,不然這個事情大會就把他講清楚,你們那個第一市場那個時候,明義也有去參加那個座談會,大家都市反對,而且你們用的理由是結構不好,結果那個前一個年度花1千多萬去整修。
何局長怡明: 沒有,跟議座報告,其實那一天的兩個問題,第一個......
鍾議員宏仁: 剛修完然後市長說要處理就馬上變,不能維修變成危樓,他們在那邊的人都不覺得,他們就覺得才剛修理完而已。
何局長怡明: 我說明一下,議座,那個你說那個的部分基本上是太陽的面板,那是因為後來有在討論新莊要不要改建的問題,所以結構我們就沒有在做了,這個我必需要先說。
鍾議員宏仁: 那天你在那邊就......,明義那時候也在場。
何局長怡明: 第二個......
鍾議員宏仁: 你們用結構安全的理由,剛剛講的理由也是一樣,結構安全如果有疑慮沒有辦法再修什麼,那當然就是才會......
何局長怡明: 議座,不好意思我把他說完,第一個就是之前做的那個部分是做鑑定調查,事實上跟這個是沒有關係的,第二個那天座談會大概攤商比較在意的,大概是兩個部分,一個就是他的攤租,他比較擔心的就是說這個嶄新的傳統市場之後,他的攤租會比較高,第二個就是說他如果搬進去,他會不會他原來有的攤位會做減少,或者是說面積會比較小,當然他們比較在意的是跟他們直接切身有關的,那至於說我們興建的型態,他們並沒有再多做討論。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跟你講,我那邊我就在新莊了,對他們太熟了,我是認為說......
主   席: 宏仁,這樣好不好?像這個專案......,我跟你講,我們另外排一個請他們針對市場這個事情來做個說明,不然其他的議員坐在這邊聽我們講,他也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
鍾議員宏仁: 不是,這個部分我就反對。
主   席: 沒有,請就這個事情我們另外排個時間。
賴議員秋媚: 沒關係,反對就先不要過。
主   席: 好不好?這個你給他保留,你可以保留到大會上再講。
鍾議員宏仁: 對啊,怎麼保留?
主   席: 不是,你反對也是......
鍾議員宏仁: 不是,反對,你就表決這種決議......。
主   席: 我就是說,沒關係。
賴議員秋媚: 我們這裡現場有五個議員。
主   席: 你們結論是什麼?不要讓他通過?
賴議員秋媚: 沒有啊,他就不讓他過。
主   席: 我跟你講,其實你要問的問題,如果叫他來做專案說明,你會問的更清楚,甚至我現在都可以告訴你。
鍾議員宏仁: 專案歸專案,等到大會還是可以再講。
主   席: 那現在這個案子怎麼樣?決議,你們。
鍾議員宏仁: 我反對。
主   席: 你反對,其他議員意見呢?
鍾議員宏仁: 我跟你說,那一邊大家緩和下來......
主   席: 這已經執行完了。
鍾議員宏仁: 是以為我們換了一個地方是政府要蓋,所以他們就移就移好了,原來的地方你這樣搞了還是......。
盛處長筱蓉: 跟議座報告,其實本來沒有說一定要異地或原地,那是因為去市場跟他們溝通以後,就像......
鍾議員宏仁: 他們就反對BOT的方式,就好像搞的看起來是富麗堂皇。
何局長怡明: 議座,他們對於開發方式真的沒有意見,他們在意的是攤租,攤租不能夠說因為新的大樓收的比較多。
鍾議員宏仁: 那是你聽到的,我聽到的就是不一樣。
主   席: 好,這樣子......
盛處長筱蓉: 我是不是可以說明一下。
主   席: 小蓉不要再花時間,那個宏仁我把我所了解的講一遍,聽完你看你要做什麼樣決定我都尊重,這個案子基本上而言從頭到尾攤商的角度,因為這是公有市場,攤商不希望他的老闆變成是未來的開發商,這個案子又牽涉到了老街要不要都更,剛才講到了新海橋什麼要拓寛,那根本是騙人的,因為他沒辦法拓寛,我已經開了好幾次會了,整個空照圖這樣調,連個機車道都沒有辦法,那你要說全部老街要拆掉,包括那個鹹光餅第一間要拆,我都沒意見,如果可以做的到,但是你現在要異地這個部分,就是我們文高二那塊地要把他解編,解編我們拿回50%對不對?50%我們要不要做道路公共設施?要,剩下多少來蓋市場?
盛處長筱蓉: 我們6千多米平方的土地。
主   席: 6千平方,我們可以拿回多少?
盛處長筱蓉: 就是拿回6千多。
主   席: 然後預計多少來做市場?
盛處長筱蓉: 80%的話就是4,800。
主   席: 所以今天這些狀況,宏仁,我想這樣子,請他們來做說明,因為這不是光一個市場,他剛講三個市場,來做說明,包括這個我剛講金冠旁邊那塊也是市場用地,請他們這個部分,好不好?局長,我們另案再討論,因為這已經用完了,這是市長的政策他要去改變市場,讓他市場變更安全、更美觀、更新穎,對不對?我們那天座談會都是這樣講沒有錯,可是攤商老闆是講一句話,我要生意好,現在在那邊有批發的,有4點5點去的怎麼樣,環境不是最好,但是生意是最好,未來你再遷,今天林口說很成功,我不知道啊,再來試試看他到時候生意好不好,房子蓋的很漂亮,生意好不好,你到時候再來檢驗,所以這個部分是不是宏仁,你如果是說覺得不要讓他......,因為這已經用掉了,他是一個可行性評估報告,可行性評估報告送來給我們,因為報告的內容是什麼才是重點。
鍾議員宏仁: 不是啦,那個我就反對啊。
主   席: 你要反對,那個其他議員?
賴議員秋媚: 送大會討論。
陳議員世榮: 大會討論。
主   席: 好。
白議員珮茹: 那個我先講一下,我們那個金山有在講就是說可不可以跟他們攤商溝通一下,就是因為他們現在營運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辦法BOT,然後那個他們也很擔心說萬一未來改進不知道做不做的起來,所以可能也要找一個時間去跟他們里長還有這些攤商溝通一下,所以這個可能,他們特地要我跟你們說,所以就麻煩一下市場處,金山這邊的改建的方向到底是要BOT還是要重建,然後因為中山堂拆掉以後,整個金山都沒有就是室內表演的場地,所以他們希望頂樓是不是可以給他們將來是不是有一個地方可以給他們就是室內表演,但是如果你增加那個頂樓,可能增加一層樓要增加1千萬元,對對對。
盛處長筱蓉: 1億元。
白議員珮茹: 1億元哦,好啦,那就可能就是沒辦法做也要跟他們講清楚,所以我覺得另外可能要再開一個公聽會,好不好?
主   席: 開說明會是不是?那個。
賴議員秋媚: 我再說一下,因為現在剛剛不管你講到黃石、金山、新莊,就是你說市長的政策他希望說我們的市場將來就是像我們的公有市場這樣子非常明亮,然後非常乾淨,可是這就是一個事實,林口已經做好了,可是林口原本在街邊擺攤位的就沒有人擺了,不准他們擺。
盛處長筱蓉: 中間而已,中間不行。
賴議員秋媚: 對,中間,我現在告訴你,剛剛有提到了,攤販他是希望他賺錢,希望生意好,可是你這樣子下去,長久......,是不是林口那個現在新開的那個公有市場是不是能成功,我不清楚,可是在泰山,我就跟你講,過去我們泰山的公有市場剛開幕的時候,甚至於把我們老街福泰街那邊的市場,中間就直接去挖水溝,就不讓他們進去賣,後來還抬棺抗議,還死了一個在地的人,就是因為那個時候強制執行不讓老街那種攤販他們去賣,那個時候是我們也是泰山一個前議員李議員,那個時候發生的事,他當鄉長,他那個時候想法也是希望說,就是我們那個流動灘販真的實在是太雜亂了,所以他就在我們公有市場,就在十八甲裡面蓋了一個公有市場,也非常成功,可是你如果現在去看,他就是禮拜一到禮拜五生意就是不好,禮拜六、禮拜天生意非常好,禮拜一到禮拜五你去看,就是我們傳統市場現在又起來了,大家都去傳統市場了,臺灣人就是喜歡那樣子的感覺,那我現在要回過頭來說,你將來做了公有市場之後,其實攤販跟攤販之間的交易,我前兩年有講過了,那個攤位明明就是我們公有市場我們在收租金,一個月是租多少錢?我們現在其實那個租金都非常便宜,可是私底下的那個暗盤,那是嚇死人的,比較好有市場的位子,一個位子也是賣百來萬元的,像最近我們一個認識的,他又去選一個位子,他頂那個位子是怎樣,是那個人原來就租那個位子,可是他最近都沒有賣,可是因為他欠錢跑路,然後大家找不到他,後來想盡辦法去把他找出來,一樣啊,他那個位子一樣是賣的,那明明公有市場是我們公有,我們的權利,我們的產權,為什麼會去私底下讓攤販可以這樣子私下收受,我也是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這都是你們以後要去面對,到底可不可行,這個到底是不是我們應該去檢討說,攤商跟攤商之間,然後我新的進去排,永遠排不到,排不到,如果有人要排就是他想辦法,我要這一個位子我就先去跟這個位子不做的人,人家如果說要50,我就去給他60,這樣子他就......,本來他是排不到,他排到第10,第1的他排不到,然後第10的因為他的價格高,他就給第10了,這合理嗎?好不好?
主   席: 這個大概是市場管理的問題,宏仁,你要講什麼?
鍾議員宏仁: 我要再講一下,再次提醒,如果你們還是要把換來的那塊地,我跟我說他們不時都會跟我聯絡,他們認為換一個地方沒有關係,所以我剛才跟你說,他看他們的老闆就是要我們原來的經發局,這個不能變,你把他BOT以後又換另外一個老闆,那當然就......,我跟你講,因為你要BOT我為什麼要一直反對,這個理由其實總質詢我講的很清楚,新莊40幾萬人有任何一個公有市場嗎?你們林口弄幾個,泰山都有為什麼新莊不能有,不願意花錢建設新莊,就是要把土地搞出去,我就是憤慨,我已經要成全,包括那個我剛才在講的五工那裡,我都沒有進去,我進去還是反對,我故意閃一下讓你們過,結果我說你最起碼那個第一市場那邊,你要好好處理,你後來講說會換到另外一個地方,會把他......,那裡有收回來的土地,我們會去把......,那裡要做市場給他們用,結果又是BOT,他們得到的訊息也是這樣子,沒有說明清楚,在搞什麼,把新莊當什麼,為什麼新莊不能有一個公有市場,有嗎?零,唯一的市場,你現在在市場處調查看一下,就是那個第一市場,還要把他BOT,沒辦法交代,連侯市長做的這個事,他留名那個,我就每年跟他宣傳。
主   席: 好,那個......
鍾議員宏仁: 搞土地而已。
主   席: 局長還有處長。
鍾議員宏仁: 不然叫區長跟他說,區長,新莊有公有市場嗎?我們朱區長在後面。
主   席: 沒有,這不要叫區長講,這樣子,這個就這個個案,下面要不要一次做決定,先講一下,下面這一條的500萬元是花在哪裡?已經花掉了嗎?
盛處長筱蓉: 三重的重新市場,然後因為我們就是,他是結構補強。
主   席: 沒關係,花在哪裡就好了,花在哪裡?
盛處長筱蓉: 結構補強,那個......
主   席: 那是不是這條500萬元要給他過?上面這個可行性評估的那個再送大會。
賴議員秋媚: 下面是做三重的結構補強是不是?
盛處長筱蓉: 對。
主   席: 好不好?那這樣子那個第二個部分,這個部分,綜觀性,局長你剛剛可以感受到議員的憤怒,在這裡可能只有世榮兄他們那邊沒有碰到市場的問題,你看現在這個金山。
陳議員世榮: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
主   席: 沒有啦,這個案子裡面。
陳議員世榮: 我們樹林也沒半個公有。
主   席: 等一下。
陳議員世榮: 一個公有還把他廢掉。
主   席: 講到這個就呼應到了,所以我是不是說要來開個專案,局長你不要咳嗽,樹林是有廢掉,五股到今天一個市場都沒有。
陳議員世榮: 自從我沒當樹林市長就廢掉。
鍾議員宏仁: 對啊,不能一直照顧財團。
主   席: 好,那這樣子,我們排一個時間,二審排一個時間針對這個市場的事情,大家來做個充分討論好不好?讓大家講個夠,因為這個東西不是,今天不是說市長侯友宜市長的方向錯誤,而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們沒有充分溝通,就會一個拉一個,我可以告訴你,你要異地而建,你那邊沒有蓋好他也搬不過去,對不對?你那邊要蓋,到底是BOT還是自建?你都市計畫沒有完成你也做不了,所以這個時程很長,那你要講清楚那個邏輯,現在是那個邏輯是先把市場搬走的邏輯,剛他們聽起來是這樣,你把趕我走,所以這樣子我們這個部分另外再排一個,好不好?做一個針對市場的這部分,局長你們再辛苦一下,好不好?就這個部分,我們就送大會好不好?再去做說明一下,好,OK,好,謝謝,怎麼下面又有分攤市場,社會局的什麼市場。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8頁 11款001項新北市政府社會局,本年度動支數:28,75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各位議員,需要說明嗎?這個大概......
賴議員秋媚: 簡單說明一下好不好?局長。
張局長錦麗: 那其中一個就是剛剛我們市場處那個三重重新公有市場,剛剛講特別講那個外牆的補強還有那個防水工程,那我們社會局是要分攤13,755,000元,那另外的增加的部分在1.500萬元那個部分呢,是因為我們銀髮俱樂部增設很多,所以這個部分就有需要額外的經費,以上。
賴議員秋媚: 所以這個經費你是加在一起,所有的銀髮俱樂部新北市,不是說單一一個吧?
張局長錦麗: 不是。
賴議員秋媚: 然後你這個2,800多萬元還包括三重那個的......
張局長錦麗: 那個重新市場的1,375萬5千元。
賴議員秋媚: 所以剛剛他那個耐震補強不是只有......
張局長錦麗: 也是一樣,他那是500萬元,他們分攤500萬元。
賴議員秋媚: 他分攤500萬元,然後我們社會局......
張局長錦麗: 我們分攤比較多,因為我們有公共托育中心,我們有公共托老中心,那我們還有身心障礙的日間照護中心。
陳議員世榮: 那個空間多大?
張局長錦麗: 全部嗎?重新......
陳議員世榮: 對啊。
張局長錦麗: 重新市場,我來看一下。
陳議員世榮: 你花了將近3千多萬元。
吳處長建國: 地上四樓地下一樓。
張局長錦麗: 對,有五層。
賴議員秋媚: 全部的。
陳議員世榮: 全部多少?
張局長錦麗: 地上四層地下一層。
陳議員世榮: 那面積呢?樓地板面積。
張局長錦麗: 面積。
陳議員世榮: 你這樣子花了3千多萬元。
張局長錦麗: 對,因為他外牆有耐震的補強,因為他那個也是比較老舊。
陳議員世榮: 為什麼不拆除重建,花了3千多萬元。
張局長錦麗: 因為他還是蠻......,3千多萬元。
陳議員世榮: 你如果蓋一棟新的花5千多萬元可能都還划算。
吳處長建國: 他是耐震補強總共是1,382萬多元。
陳議員世榮: 對啊。
吳處長建國: 然後另外的是空間活化,空間活化的部分有1,600多萬元。
主   席: 可以啊。
吳處長建國: 因為他原來只有一樓有在使用。
主   席: 可以啊。
吳處長建國: 其他的那個樓層......
主   席: 等一下,處長,我先處理一下,那個就是昨天......,但是他們可能昨天沒有聽到這一段,我們這個已經執行完的,就是說明第一點已經執行完的,你這個可能有新增關懷據點,或者是這些部分,已經執行完的話提供明細,好不好?
張局長錦麗: 好。
主   席: 我們就知道這個錢用到哪裡去,就不用多討論了,大家看一下哪一點有問題,勾起來問,就不用浪費時間,不然你要說明很長,那第二點是很清楚的,這個個案就是三重剛剛講的那個個案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對。
主   席: 那這個個案剛才陳世榮議員問的這個部分,你們就要趕快,面積是多少?他只要了解花了這3千多萬元修了多少多大的面積這一個,有沒有資料?不然你們來叫我們給你們通過這個預備金,結果你們資料都沒有準備,我們要比你還用功。
賴議員秋媚: 我要補,這一份我要補。
主   席: 第一點的那個一部分,應該現在就會有了,你們不可能來都不用帶吧?
賴議員秋媚: 不是,第一個辦理銀髮俱樂部跟社區關懷據點,你這個就用了1,500萬元,那這個是用到哪一些?
主   席: 對,清冊拿出來,看清冊幾個點,或者是哪些地方。
賴議員秋媚: 要給我們議員一份。
陳議員世榮: 因為耐震補強就花1,300多萬元。
主   席: 1,800多萬元,前面500萬元。
張局長錦麗: 1,300多萬元。
盛處長筱蓉: 報告一下就是我可不可以先說明我這個建築物整個的規模。
主   席: 你500萬元的已經過了,不要再講,他現在是整個建築物,對對對。
盛處長筱蓉: 對,我就是整個規模,我的一樓是市場、銀光咖啡廳、長照,二樓是托老、托育,三樓有電競辦公室,四樓有身心障礙跟活動中心,所以我現在的整個補強是含地下室地下一樓地上四樓,整個的一個規模在做這件事情。
主   席: 對,你現在講的規模,他要知道面積。
盛處長筱蓉: 那社會局跟我是因為社會局他的......,有分給他的部分他編列這部分的錢,對。
主   席: 小蓉你現在講的這文字上都有了,他現在要知道面積,地下一地上四總面積大概,你工程......
盛處長筱蓉: 總面積是4千多平方米。
主   席: 4千多。
盛處長筱蓉: 4,296平方米。
主   席: 連地下室?
盛處長筱蓉: 沒有,不含地下室。
張局長錦麗: 一到四樓。
賴議員秋媚: 一層有到200坪嗎?
主   席: 有。
張局長錦麗: 一層有。
主   席: 等於1,400坪除以4是不是?
張局長錦麗: 對,所以四層是4,296平方米。
主   席: 平方,大概1,400坪除以4,差不多是這樣子。
陳議員世榮: 房子是已經幾年了?
盛處長筱蓉: 我看一下,馬上看,房子是65年蓋的。
陳議員世榮: 對啊,現在已經幾年了。
盛處長筱蓉: 44年。
陳議員世榮: 65年。
盛處長筱蓉: 44年。
張局長錦麗: 44年。
陳議員世榮: 你們當初為什麼沒有評估拆除重建?
盛處長筱蓉: 因為我們現在40年以上的有12座,所以我們一定不可能一下子12座,剛講說前3座就已經......
陳議員世榮: 你們這個花少數錢還好,花了3千多萬元,然後去重新整修一個4、50年的房子。
主   席: 新蓋的容積也蓋不回來吧。
盛處長筱蓉: 新蓋的容積也蓋不回來,對。
陳議員世榮: 對不對?
主   席: 新蓋的容積也蓋不回來。
盛處長筱蓉: 我們有跟中央爭取錢,中央爭取了900多萬元。
陳議員世榮: 我認為這種錢花的真的沒有效率。
盛處長筱蓉: 可是因為他結構有疑慮。
主   席: 小蓉,好啦,現在這樣子。
陳議員世榮: 是老房子不是新房子。
主   席: 今天我覺得這件事情你們也是在成就市長的政策,也有可能議員大家都說他成功爭取,大家都要去沾這個光,但是花這個錢,剛剛世榮在講這件事,事實上就是說,你們在評估這件事情,如果照你講65年到現在,他又是有耐震的問題等等,你們應該在本預算就要編到這樣的費用,對不對?市場處來講,你都已經知道這個房子這麼老舊,你就應該本預算去編,可是我們現在在審的是預備金,也不是突發,也不是擴充對不對?
盛處長筱蓉: 因為那個時候,核定,我們還沒有把握就是中央的這個補助款,在那個時間差上面,他是後來才核定的,所以我們已經這個預算已經編列了,所以才需要用到。
主   席: 所以用墊付的概念先用了就對了,好啦。
盛處長筱蓉: 對,現在的錢,是因為時間差,對。
主   席: 那個像第二點,這市場處說明,各位議員對那個經發局的第二點的這個部分,1,300萬元這個部分有沒有什麼想法?
賴議員秋媚: 社會局。
主   席: 社會局,對不起,社會局這1,300萬元有沒有什麼想法?第一個提明細,第二個部分這個已經用掉了,那第一點的明細。
張局長錦麗: 對,第一點的明細是因為我們這個部分包含我們的銀髮俱樂部,我們是......
主   席: 局長。
張局長錦麗: 對。
主   席: 你只要給我們明細就好了,知道用在哪幾個地方,有些議員要去爭取什麼都有,有些議員去爭取什麼都沒有,那我們二審的最起碼我們知道哪些有哪些沒有。
張局長錦麗: 那我們列明細就每一個地點的明細。
主   席: 對啊。
張局長錦麗: 可以,沒有問題。
賴議員秋媚: 你一份明細給我。
張局長錦麗: 好,沒有問題。
主   席: 不是,我知道,有問題啊,是你們沒帶來。
張局長錦麗: 對,我們現在沒有帶來。
主   席: 對啊,我......
張局長錦麗: 因為那個很多,因為我們有400多個點,486個點。
主   席: 我們來審預算,我們要做功課,你們來都不用帶資料,這不公平。
張局長錦麗: 我們有帶很多資料,我們不知道要帶486個明細。
主   席: 昨天你沒聽到,那個我們負責這個部分,通知下次以後二審要來,只要是這種形態的,他就把資料帶來,對不對?不然後我們每次審都叫我們先過,然後補資料,我說真的,你補資料也沒有看了,如果現在拿出來看一下......
賴議員秋媚: 我是說我的部分,我是他們資料沒有來,我就保留發言權,好不好?
主   席: 好。
賴議員秋媚: 其他看他們怎麼樣,因為我要看到資料。
主   席: 好,可以。
張局長錦麗: 我們再補資料。
主   席: 好,補,補資料,二審的都給。
張局長錦麗: 所有的議員。
鍾議員宏仁: 我要保留發言權。
主   席: 你偠保留是嗎?好,OK,那就這樣子,那這個社會局這部分我們就照動支數通過。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
主   席: 兩位保留,兩位議員保留。
朗讀人員: 14款001項新北市政府工務局,本年度動支數: 6,838,000元,請審議。
賴議員秋媚: 請說明吧,因為我不懂這是什麼?
主   席: 說明一下。
詹局長榮鋒: 工務局說明一下,我們每年大概有編列,像108年是編列260萬元是補助海砂屋,鑑定出來是海砂屋,氯離子是含量過高的,拆除重建一個補助的費用,那補助的原則是說每平方公尺2,000元,如果是拆除重建,那如果是補強的話,每平方公尺就1,000元。
主   席: 這是補民間的是不是?
詹局長榮鋒: 對,補助民間的。
賴議員秋媚: 可是......
主   席: 就是1戶20萬元上限的那個。
詹局長榮鋒: 對,1戶20萬元,除了用面積計算,1戶上限是20萬元的這個基準。
鍾議員宏仁: 本預算有編嗎?
賴議員秋媚: 那本預算......
詹局長榮鋒: 本次預算有編,那就是108年有兩件通過,包括東林大樓的20%,還有那個以後,後來又有五股的西寧路,這些也60戶,那他也提出來申請,那在去年11月的時候。
賴議員秋媚: 召集人,我可以說嗎?
主   席: 可以。
賴議員秋媚: 所以五股西寧路這也是,他也是都更吧?
詹局長榮鋒: 對。
賴議員秋媚: 是不是?
詹局長榮鋒: 對。
賴議員秋媚: 都更嘛。
詹局長榮鋒: 海砂屋我們有補助他錢以後,他就可以利用這些錢,不管是去找鑑定、設計、重建。
賴議員秋媚: 你說每坪2,000元嗎?
詹局長榮鋒: 每平方公尺。
賴議員秋媚: 每平方公尺。
詹局長榮鋒: 每平方公尺,對,那這個錢已經等於是已經請領。
主   席: 這個等於是新北市任何一棟建築物都可以申請,只要他符合的話,最高上限1戶20萬元,那這因為去年度的申請的這個戶數增加,所以超過。
詹局長榮鋒: 件數比較多,對,超過我們的預算。
主   席: 那你等於,如果是這樣來講,現在市長又要都更三箭,加速都更,又危老,我認為這比例會越來越高,所以你的年度預算匡列掉......
詹局長榮鋒: 沒錯,所以像108年編260萬元不夠,然後109年已經編了300萬元也不夠,所以我......
主   席: 你太小氣了吧。
詹局長榮鋒: 對,所以我們110年我們現在已經提出去Double600萬元,可能......
陳議員世榮: 你這樣子夠嗎?
詹局長榮鋒: 當然不夠。
陳議員世榮: 你們現在不是在鼓勵危老對不對?
詹局長榮鋒: 對。
主   席: 600萬元只有30戶可以申請。
詹局長榮鋒: 每1戶上限20萬元,像這個60戶大概就800多萬元。
主   席: 局長,你編200多萬元,然後你這個預備金用600多萬元,3倍本預算,你們這預算亂編。
詹局長榮鋒: 往年這個錢是夠,現在慢慢的已經不夠了。
主   席: 對嘛。
詹局長榮鋒: 所以我們有開始再增加。
主   席: 那你109編多少?編300萬元。
詹局長榮鋒: 300萬元,對。
主   席: 300萬元只有20戶可以拿。
詹局長榮鋒: 300萬元,目前對,我們目前還夠,後面是我再申請不夠的話,就是剛剛賴議員秋媚:講用預備金,我們也試圖再增加。
主   席: 我跟你說一定不夠。
詹局長榮鋒: 是。
主   席: 新莊大富翁170幾戶120戶。
詹局長榮鋒: 對。
主   席: 你怎麼夠,當然不會在今年執行到,他分階段對不對?
詹局長榮鋒: 分階段。
主   席: 一定不夠。
詹局長榮鋒: 前面的階段先20%,後面拆除以後100%。
主   席: 對,20%如果我們講150戶就好了,150戶他是3,000萬元對不對?3,000萬元嘛,那如果20%付出去你就要付600萬元,結果你才編300萬元。
詹局長榮鋒: 對,所以我們現在已經有在增加,在提報,新的年度已經再增加Double。
主   席: 現在又要動用第二預備金了,今年?
詹局長榮鋒: 如果今年不夠的話,是。
主   席: 一定不夠,我剛講20%今年發生的話一定不夠。
詹局長榮鋒: 大富翁我們這邊積極促成,所以如果今年達成的話......
賴議員秋媚: 年度預算編多少?
陳議員世榮: 來,我問你一下可以嗎?
詹局長榮鋒: 300萬元。
陳議員世榮: 我請教一下,你這個海砂屋補助就是1戶補助20萬元。
詹局長榮鋒: 最高上限,他按他的面積。
陳議員世榮: 對,這個錢做什麼?
詹局長榮鋒: 就是補助給他,就是不管是重建,你要去找......
陳議員世榮: 建築師。
詹局長榮鋒: 建築師規劃啦......
陳議員世榮: 規劃設計費?對不對?
詹局長榮鋒: 不用指定規劃設計費,你只要是有拆除要重建都可以,他可以......
陳議員世榮: 那我請教,他這個是已經准了,是不是已經准了?
詹局長榮鋒: 已經開始。
主   席: 鑑定結果確認。
陳議員世榮: 確認嘛,但是住戶整合好了沒?
詹局長榮鋒: 整合好了。
陳議員世榮: 全部好了?
詹局長榮鋒: 對,像這個是已經拆除了,拆除了我們才給他這個錢。
陳議員世榮: 我想說你沒有給他,到時候弄一弄,錢拿去了然後案子又沒成。
詹局長榮鋒: 對,是。
主   席: 三階段是拆除,然後呢?
詹局長榮鋒: 我們分兩階段,就是20%是成案,他住戶同意以後就補助20%,然後等到拆除完成之後80%再給他。
主   席: 我們是二階段,不是三階段?
詹局長榮鋒: 兩階段。
主   席: 兩階段,好。
詹局長榮鋒: 是。
鍾議員宏仁: 我大概還是講一下,這講起來要講這個都很鬱悶,我們很多政府的良善的政策,譬如說像這個,希望幫助有危險的,危老的這些,但是你們也要去關注另外一個問題,這些利益我們是給一些好處,給實施者更有能力去談,或是說更有能力給更多一點,那個原來的住戶,受害者這些,不要搞到後來他拿走,原來的我們獎勵越多他條件越差,我之前應該有跟我們單位反映過,搞不好就是這個案子,他這好像有一個其中一個實際的例子,好像五樓還是幾樓,明義也知道,他有講有一個你們就把他當釘子戶要把他處理,結果那個蓋的人......
主   席: 就是這個,西寧路。
鍾議員宏仁: 蓋的人就是賣給他們房子,現在要蓋的人,有一個女的代書,是以前賣給他們房子的人,賣房子給他們,結果沒有多久就海砂屋,他們要去告他,他說讓我們改建,蓋完給你們,就不要告,結果拖過15年條件開始一直變差,我們獎勵越多條件越差,你們在審的時候,還好我們的有一些委員發現說,這個你們為什麼連搬遷、安置的費用都沒有給,房租沒有補貼,然後業者實施者人家也沒要求,他們同意,結果他們說我們從來沒有被告知,不知道,然後我們政府出面,我們市長去看完,我跟你說本來他還願意跟那幾個人談,他說不談了,越來越硬,我們政府給越多支持越多,照理他更有能力去回饋那一些住戶,但是條件越談越差,我們政府出面說我幫你拆掉的時候,他根本不甩你,我是認為這個,你們源頭要搞清楚,現在蓋的人幕後也是以前賣他房子的人,以前條件比現在好,後來談的條件也不錯,我們條件給越多他條件越差,結果我們政府出面他就不理他了,本來還在談,我們政府還在講說那個,我們政府去看過了,就當釘子戶處理提存,他就跟你講說我們幫你提存,以後就法院見,這樣是不行的,你們那個細的部分,你要注意那個錢是給了誰?
陳議員世榮: 好處誰拿去。
鍾議員宏仁: 我們是讓這個更有能力去談,而不是給他,然後他又欺負人。
詹局長榮鋒: 跟議座報告,我們補助這個錢是給建物所有權人,那他有這個錢可以去委託實施者,或者跟建商之間來談,那剛剛議座......
鍾議員宏仁: 不是,你有一些都整合好,都幾乎差不多釘子戶在談,你給他,他也不願意都更,所以你們要關注這個東西,當然這個看起來是在講這個個案,但是我說很普遍的現象,你真的要注意這個,有很多,有一些是真的很惡劣的釘子戶,我們要注意到他們,有一些是真的被欺壓的很慘,那你又把他當釘子戶。
詹局長榮鋒: 這了解,所以我們城鄉局有專門成立都更辦公室,也儘量去協助協調這個事情。
鍾議員宏仁: 這個就實際來陳情的案子。
主   席: 那個就是針對這個部分,這沒有什麼爭議,這全市任何一戶都可以用的到,如果他符合都可以用,這沒有爭議,那剛剛宏仁講的那個部分,那個個案......
鍾議員宏仁: 我說關注啦。
主   席: 我知道,那個個案他講對了大部分,但是有一個小部分就是說其實他們不是條......,他們條件都已經確定,連拆除執照都拿到了,那後面那兩戶是希望談更好的條件,不是還沒有條件談好,那這個市長其實去年去那邊的時候,其實那時候已經拿到拆除執照了,那這個因為個案太複雜了,那在都更的條件,其實市政府也不介入,最重要的是那已經是危樓就該拆除,對不對?
詹局長榮鋒: 對。
主   席: 肯定吧?是危樓就應該要協助,而不是幫建商去拆房子。
詹局長榮鋒: 沒錯。
主   席: 這定義很清楚。
詹局長榮鋒: 尤其有影響到公共安全。
賴議員秋媚: 我再講一下,那個去年的總質詢就是問市長這個問題,我們在我們那個服務處附近,新生路那個海砂屋真的非常非常嚴重,好像60幾戶吧?他有分A、B,就是前後蓋的,全部都是海砂屋,現在住戶幾乎全部搬走了,剩下幾戶就是沒辦法,他也沒錢去租房子,也沒錢去買房子,才住那裡,可是他最大的問題就是整合不了,就是有留下大概......,現在聽下來大概剩下六戶左右,那我請問像現在六戶左右,你說......
主   席: 城鄉局的業務。
詹局長榮鋒: 對,這個......
賴議員秋媚: 我剛剛聽起來是......
詹局長榮鋒: 我們補助這個錢以後,再來後面都更處去協助整合。
賴議員秋媚: 好,等一下,我剛剛聽到西寧路這個市長去就拆成了,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也要請市長去看一下,就會成功了。
主   席: 會。
賴議員秋媚: 是不是?
詹局長榮鋒: 對。
賴議員秋媚: 會。
詹局長榮鋒: 所以我們都更辦事處也是在協助在促成。
賴議員秋媚: 我就是要問他這個,你們其實委員已經......
主   席: 請都更辦公處幫忙一下。
賴議員秋媚: 已經去很多次了,可是你們都更辦公處,你們請人去的都是一些外來的,不是實際上是......
主   席: 推動師。
賴議員秋媚: 對,推動師還是規劃師還什麼的,反正就是那個大概現在最近談的差不多了,因為他又有傳給我說最後一次請我再過去,我看我應該請局長過去一下好了。
詹局長榮鋒: 議座,這個意見我們再反映給城鄉局,然後請都更處再去做一個......
主   席: 對,請都更處協助好不好?
賴議員秋媚: 好。
主   席: 幫忙加把勁。
賴議員秋媚: 那你們可以一起去嗎?
詹局長榮鋒: 我們也可以。
賴議員秋媚: 你們去沒有用?沒什麼作用?是100%是海砂屋。
主   席: 海砂屋要先鑑定結果,他們可以協助。
詹局長榮鋒: 我們是前端鑑定,然後......
賴議員秋媚: 鑑定的費用也是要他們住戶自己出嗎?
詹局長榮鋒: 鑑定我們有補助,包括的是健診,還是初評,我們都有補助費用,初評的錢都是我們付。
賴議員秋媚: 這個他們應該知道,因為其實已經講很多年了。
詹局長榮鋒: 好,我們鑑定完畢確定了以後我們就移給都更處去輔導他重建。
賴議員秋媚: 好。
主   席: 清楚了,你請都更處那邊協助,大富翁的那個海砂屋鑑定那個案子你知道嗎?
詹局長榮鋒: 大部分我知道。
主   席: B區已經......
詹局長榮鋒: A、B區都沒問題。
主   席: A區現在沒問題嘛。
詹局長榮鋒: A、B區都沒問題。
主   席: 那我們現在可以繼續往下走了對不對?
詹局長榮鋒: 對。
主   席: 他鑑定結果已經......,是這樣子是算成案了嗎?
詹局長榮鋒: 都已經成案,A、B區都成案。
主   席: 那什麼時候,那申請的話是要主動申請還是主動發?
詹局長榮鋒: 其實都更處已經輔導過,他現在都有建設公司實施者在跟他們談一些權益分配的細節,大部分......
主   席: 那是分配的部分,好,海砂屋他有兩個,如果說鑑定已經確認的話,這20%是我們主動發還是他們要來申請?
詹局長榮鋒: 只要成案符合海砂屋那個條例。
主   席: 對,成案是海砂屋鑑定的結果,而不是建設公司跟他的成案嘛。
詹局長榮鋒: 對,沒錯。
主   席: 所以在都更條件分配不管,但是這20%基本上......
詹局長榮鋒: 這20%會先給他。
主   席: 基本上,那是我現在講說是你主動給還是他要申請。
詹局長榮鋒: 他會申請。
主   席: 他是誰?
詹局長榮鋒: 就是那個所有權人。
主   席: 所有權人他要有一個組織,不然他怎樣,好啦,我現在問你問題,是要讓你清楚的知道,像這種東西就趕快加速幫忙人家,好不好?
詹局長榮鋒: 是。
鍾議員宏仁: 我們這個錢是協助他去做鑑定對不對?最主要是這樣嗎?
詹局長榮鋒: 不一定,不只鑑定,包括是他要跟,比方說他可能要搬家或者是說跟建商或者實施者去談,然後委託實施者去幫他做一些規劃,都有可能。
鍾議員宏仁: 對,好比說我剛剛講這個例子,那30幾年前就鑑定好了就爭議,他就搬走了,被拍賣了什麼,老早如果說是鑑定的錢,那個錢老早30幾年前可能住戶或是委託人隨便說說的,以前越沒注意越有海砂屋,以前都沒有在檢定那個,現在蓋的不會有,因為那砂都......
詹局長榮鋒: 大概70幾年77年到80年出頭,就是那一段時間會有海砂屋。
鍾議員宏仁: 對。
詹局長榮鋒: 後來的房屋只要打混凝土都要有鑑定。
鍾議員宏仁: 要鑑定,以前沒有在鑑定。
詹局長榮鋒: 所以後面就不會有海砂屋。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就是說,他們自己自費老早就發了很久,我們會不會再給?
詹局長榮鋒: 自費,如果......
鍾議員宏仁: 他們以前就鑑定了,有爭議他們就......,10年前20年前。
詹局長榮鋒: 如果有鑑定報告,然後確定是海砂屋,我們還是會給。
鍾議員宏仁: 什麼?
詹局長榮鋒: 只要符合我們鑑定出來的報告。
鍾議員宏仁: 給是給所有權人。
詹局長榮鋒: 對。
主   席: 沒有啦,其實你現在講的跟宏仁講的是不一樣的,他剛講的是氯離子檢測,那他個人去氯離子檢測,確定是海砂屋,但是這個檢定報告是要整棟結構的委外的鑑定報告。
詹局長榮鋒: 對,他要找人。
主   席: 這個30幾年前沒有這個鑑定,那氯離子檢測過高那個很簡單,3,000元就出來了。
詹局長榮鋒: 他以前是海砂屋,現在還是海砂屋,所以他現在去找人去測,還是要一個檢測報告。
主   席: 好,這樣子好不好,這個案子沒有爭議,這案子我們就是照動支數通過,那個朱思戎朱區長,因為點名要你來的這個陳文治陳副議長自己趕不來,所以我想讓你坐在那邊,其他議員有沒有意見,我想讓他先回去。
鍾議員宏仁: 還是講幾句。
主   席: 你要問嗎?
陳議員世榮: 趕散會,他回去......
主   席: 沒有,陳文治同意,那你們看有沒有要問的,是不是我們稍微等一下下,不然這要坐到最後面,也不知道要問什麼?有沒有大家要對朱思戎,有沒有要問朱區長什麼事情?他這沒有了,對不起,還有一個。
詹局長榮鋒: 我們還一個養工處的。
主   席: 抱歉,我以為已經完了,OK。
賴議員秋媚: 五股垃圾山。
詹局長榮鋒: 五股垃圾山道路我請我們處長說明一下。
主   席: 好,還有一個。
馮處長兆麟: 是,各位議員好,這個案子最主要是在去年的時候,配合五股垃圾山的一個擴大的一個專案計畫的推動,那因為在10月份的時候,那我們這一區的合約當時合約大概8,600萬元已經執行到7,600萬元了,那還剩下3個月的時間,只剩下1,000萬元到3個月要在後續的執行,包括路面的維修部分,已經不足了,所以這部分最主要是在那個中興路三段的198巷,整個長度大概是800米左右,寛度大概11米左右的一個AC的舖設。
主   席: 水溝邊那邊。
馮處長兆麟: 對,水溝邊,就那AC的舖設那部分,因為那當時的金額的確已經不足使用了,所以才簽二備金的部分,以上報告。
主   席: 來,議員有沒有什麼要問的?
賴議員秋媚: 沒意見。
主   席: 沒意見,這個反正這是照本宣科,而且局長,特別講一下,我想兆麟他們現在在做事情真的是沒話講,你們這個很多以前都是,譬如說人行道跟學校圍牆在一起,大家都去拿,現在真的養工真的不錯,都很願意,包括很多工程改善,很主動的願意來協助,我覺得這很肯定,錢要去分攤那沒關係,最主要勇於任事,所以我覺得非常肯定,所以這個部分,你們同仁多給他們一些鼓勵,你自己是技術幕僚出身,我覺得這種心態是很......,而且我可以告訴你,連包括在旁邊聽的人,包括學校校長我們在協調溝通說,議員,現在公務人員跟以前不一樣,以前一定就推,現在蠻不錯的,所以這部分特別啦,兆麟這部分......
詹局長榮鋒: 像我們今年已經完成就6所學校的周邊學校都是這樣子,圍牆,幫他做圍牆、綠美化,然後電箱移到那邊去,甚至路橋就配合拆掉。
主   席: 對,這是很高的肯定,好,謝謝,那這個我們也是如數通過,OK,謝謝。
詹局長榮鋒: 謝謝,謝謝召集人,謝謝。
主   席: 那我們在勞工局之前先處理一下那個朱思戎朱區長好不好?那個朱區長到前面看看其他議員有沒有要問的。
鍾議員宏仁: 代替問一下,文治才不用再叫他一次。
朱區長思戎: 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好。
主   席: 不要客氣,好,OK,好,謝謝,局長謝謝。
鍾議員宏仁: 為什麼叫你來知道嗎?
朱區長思戎: 我們會計主任就是說有關林口的湖北的公托中心二備金的運用。
鍾議員宏仁: 就是說那個時候大概有被問到說,那邊預算編,就是有一些預期的到的沒有在本預算,年度開始就差不多就用二備,大概這樣所以就覺得......
朱區長思戎: 預算編列。
鍾議員宏仁: 林口是一個特區。
主   席: 好酸。
鍾議員宏仁: 沒有沒有,就是特區,當然但是在新北的部分,希望也是那......,但是你現在也離開那裡了,沒有在那個,但是希望行政上還是可以有一定的,還是要中立啦。
朱區長思戎: 是。
鍾議員宏仁: 編預算的部分希望說就是可以預期的到,還是儘量在本預算處理,問一問比較快,文治如果說就說我問過了。
朱區長思戎: 謝謝鍾議員,其實那個預算的編列,那個湖北活動中心做公托,其實有講了,當初在調查的時候,我們是我在當區長的時候是有建議,但是社會局一直在評估中,那也因為他在評估,所以正式的那一個預算在編列的那一個時期,應該是前一年的5、6月的時候,那時候還沒有完全的評估報告出來要定案,所以我想應該是這個原因,然後一直到我記得應該是10月那一個議會的審預算的會期,應該快結束的時候才聽說有比較確定要做那個湖北活動中心,那後面隔一年的時候才有決定,確定已經要設計在施作,所以在前一年的預算上面是沒有辦法先行編列,跟議員報告,謝謝。
鍾議員宏仁: 本來沒有要問你那麼多,既然你講了,我們就把他講開,我是擔心文治稍微問一下,但是......
賴議員秋媚: 你說你就代表你了啦。
鍾議員宏仁: 對,現在當然是代表我,現在才代表我,那個活動中心到底多久了?
朱區長思戎: 湖北活動中心。
鍾議員宏仁: 對。
朱區長思戎: 應該有20年有了吧,2、30年有了。
鍾議員宏仁: 今年也是花不少,因為把他整修的很漂亮,開幕的時候可惜你沒去。
朱區長思戎: 對。
鍾議員宏仁: 你就調到新莊來,是很風光,有人就很風光,但是那麼久都不預修,當然有人提案,那當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其他在那邊擺爛還很多,我的意思是我們施政,當然好的政策在推,預算在使用要有效率,但是有另外一個也是很重要,就是那個公平性,你知道意思嗎?如果這個活動中心弄的跟富麗堂皇,其他還很爛,那這個如果說覺得這個有效益,那其他呢?其他當什麼?就是不公平,因為資源分配要公平,我是說你現在在新莊一樣,這個如果牽涉預算使用,我是覺得說,以前那麼久你們編多少預算去整理,你知道嗎?不知道有某一個人提了,然後就是什麼都發下去沒有關係,對不對?我是說這個還是要注意,我是說行政很中性,我們公務人員本來就依法行政沒有錯,但是預算使用上還是要有效益,有效益之外還是要有公平性,不要說好像有某一定的偏好,這樣子也是不行,好不好?謝謝。
朱區長思戎: 謝謝議員。
主   席: 好,謝謝,可以,謝謝區長,不好意思,讓你辛苦,我們就繼續我們的......
朱區長思戎: 謝謝召集人,謝謝議員,處長,謝謝。
主   席: 謝謝陳文治,他沒來就是放水。
朗讀人員: 請翻開第9頁 18款011項新北市政府勞動檢查處,本年度動支數:5,312,000元,請審議。
賴議員秋媚: 說明一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本預算裡面都沒看到。
陳局長瑞嘉: 對,這個是我們勞動檢查處的一個搬遷及裝修的一個費用,那因為我們勞動檢查處本來是在土城區公所跟他的頂埔活動中心有兩個辦公室,那因為管理上不便,所以我們把他搬遷到目前的江子翠的一個都更的公益回饋空間,那因為這個案子最主要是,那個回饋空間本來是預定去年底才要交,可是他因為他提前完工,所以我們就動用二備金把他做一個提前的搬遷。
賴議員秋媚: 所以全部都搬到江翠。
陳局長瑞嘉: 對,全部都搬過去了。
賴議員秋媚: 那舊的那邊呢?
陳局長瑞嘉: 舊的部分就土城區公所的部分給我們職訓中心,因為職訓中心以前是在臺鐵。
賴議員秋媚: 好像是我們勞工局。
陳局長瑞嘉: 勞工局,那頂埔活動中心我們就交給社會局辦理公托。
主   席: 議員有......
鍾議員宏仁: 我們這個有檢查處,現在本來都中央,現在就是直轄市這邊有很多業務都是在這邊處理。
陳局長瑞嘉: 是。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委外的部分多還是少?
陳局長瑞嘉: 我們沒有委外,我們都是自己檢查。
鍾議員宏仁: 譬如說那個有一些譬如說跟......,假設電梯那一類是誰檢查?
陳局長瑞嘉: 電梯那是屬於中央的部分,中央委外。
鍾議員宏仁: 業務還是在那邊。
陳局長瑞嘉: 對,中央委外檢查。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的部分是?
陳局長瑞嘉: 我們主要是勞動條件,還有一些我們工廠的一些資安安全衛生。
鍾議員宏仁: OK,那就是有委外還是中央。
陳局長瑞嘉: 對。
鍾議員宏仁: 因為委外的業務還是很多。
陳局長瑞嘉: 我知道,那個還是屬於中央委外。
鍾議員宏仁: 好,謝謝。
陳議員世榮: 設備屬中央。
鍾議員宏仁: 沒有,有很多......
陳議員世榮: 設備檢查。
陳局長瑞嘉: 對,設備檢查,就電梯還有那個危險機具設備的部分還是屬於中央的部分。
鍾議員宏仁: OK,那好。
賴議員秋媚: 好,沒意見。
主   席: 沒意見,好,那這個如數通過。
陳局長瑞嘉: 好,謝謝各位委員,謝謝各位議員,謝謝。
主   席: 下面,原民局,謝謝。
羅局長美菁: 召集人好,各位議員好。
朗讀人員: 19款001項新北市政府原住民族行政局,本年度動支數:3,048,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其他議員對這有沒有什麼看法?還是需要說明嗎?這個40萬元是嗎?
羅局長美菁: 是在烏來的防災社區的經費。
主   席: 有嗎?好,如果沒有意見的話,我們就這兩項嗎?1、2,剛是唸1還是1、2都唸了?都唸了,那我們就如數把他通過,好不好?OK,好。
羅局長美菁: 謝謝召集人,謝謝議員,謝謝。
主   席: 來,最後一個。
朗讀人員: 21款001項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本年度動支數:2,434,000元,請審議。
主   席: 說明一下,為什麼要......,這十分瀑布之前有很新聞在講到這部分,又是私人土地又是封又是開,現在我們又去價購這個土地是什麼意思?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這個案子是這樣子,因為他這個土地位子是剛好在我們人行步道的路口,那事實上十分瀑布很多所謂的這個年紀大的年紀小的都想去看,所以後來我們就有一個計畫,希望說把目前的步道變成所謂通用設計,就一般所謂的無障礙設施,可是因為他的路口剛好卡在這塊私人土地上,所以從104年我們就希望說能夠價購這塊土地,從大門完成之後,一路把那步道改成無障礙設施,但是一路下來要嘛就是地主不願意,二方面就是他的開價很高很高很高,那後來剛好去年一個機會,這地主突然同意在售價上做個調整,那後來我們是採取三家鑑價公司的鑑價之後,取其中間值,大概就243萬元,希望取得這個土地之後呢......
主   席: 多大面積?
張局長其強: 我要查一下。
主   席: 多大面積趕快查一下吧。
賴議員秋媚: 這個不是裔綺議員比較清楚嗎?
主   席: 多大面積,面積我要查一下。
賴議員秋媚: 他很清楚,這個你起來報告一下好了。
林議員裔綺: 局長,我是蠻有意見的,當然能夠讓地方,然後促進觀光,然後這個是大家一起努力很久了,可是我卻不知道你們已經協議價購完成了,對啊,召集人,我竟然不知道他們已經協議價購完,其實我都知道,我一直不想去問,可是他們觀光局一直都沒告訴我,就等著這一天。
主   席: 就等這一天。
林議員裔綺: 對啊,然後那一天林銘仁還在問,林銘仁還在議事廳上還在問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對。
林議員裔綺: 對啊,那你認為我不知道嗎?還是我應該儍儍的不知道。
張局長其強: 你一定會知道,可是我不知道這個在我還沒有來之前......
林議員裔綺: 當然這個又是前朝,對啊。
張局長其強: 就是說我還不知道過去......
林議員裔綺: 你還不知道我不知道就對了。
張局長其強: 我不知道過去的一些來龍去脈,我只能知道我來之後的一些過程。
林議員裔綺: 沒關係,過去來龍去脈當然你不是很清楚,其實林銘仁議員在縣政府時代就關心十分瀑布到現在,那沒有關係,大家一起關心這個都OK,只是我說就像你講的,這個路口就是那個什麼餐廳那個地方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對。
林議員裔綺: 那個名字我突然間忘記了,那你既然大家這麼多年一直在努力這個部分,然後價錢也講不攏,可是我們卻在今年度,去年。
張局長其強: 去年。
林議員裔綺: 去年有辦法已經協議價購完成了,那當然我的案子很多,我不可能每個案子每天在追著你們跑說有什麼有什麼。
張局長其強: 對。
林議員裔綺: 可是你們應該各區的議員,必須整個案子有一個脈絡有一個進展,你們應該要主動,或者是積極一點告知,更讓議員更清楚。
張局長其強: 了解。
林議員裔綺: 更何況瑞平雙貢只有我這麼一個議員,那我想我不知道的話,我覺得我很失職,那到底是我失職還是觀旅局你們疏忽。
張局長其強: 我們疏忽,未盡溝通之責,對對對,我們會記取教訓。
林議員裔綺: 我知道......
張局長其強: 真的,因為我不知道......
林議員裔綺: 沒有啦,強哥很認真。
張局長其強: 我不知道後面還有這一段歷史。
林議員裔綺: 我不願意苛責,可是這個不......
張局長其強: 對對對,我不知道。
林議員裔綺: 這個不是歷史,只是這個是因為是在你的手上,去年是你嘛。
張局長其強: 對。
林議員裔綺: 所以協議價購是在你完成的,那也許你的同仁可能疏忽了,那我覺得那是我......
張局長其強: 後續一定會跟議員報告。
林議員裔綺: 事後可不可以補上資料?
張局長其強: 可以。
林議員裔綺: 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補資料,可以,沒問題。
林議員裔綺: 對啊,譬如說你們整個協議價購看面積多大,然後單價多少,然後你們整個工期,像那天林銘仁在問,你們的工期還沒有完成,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對,還沒有。
林議員裔綺: 是啊。
張局長其強: 他的總面積是389.75平方公尺。
林議員裔綺: 這樣一坪差不多多少?
吳處長建國: 差不多100坪左右吧。
張局長其強: 100坪,所以一坪大概24萬元吧。
賴議員秋媚: 2萬元。
張局長其強: 2萬多元,更正,2萬多元。
主   席: 他是單一筆地號嗎?還是分割出來的?
張局長其強: 單一。
主   席: 單一筆地號。
張局長其強: 對,單一。
主   席: 這筆地號剛好在我們的出入口上面。
張局長其強: 對。
主   席: 然後這個我們要做無障礙空間,沒有這一筆不能做無障礙空間?
張局長其強: 這個剛好入口擋住了,就不值得去做,因為好比說你的輪椅要經過的話就很麻煩,我們做一個從入口到後面的步道大概400多公尺的距離。
主   席: 架構完成,工程做完了沒?
張局長其強: 工程還沒開始。
主   席: 工程還沒開始,那個提供一下價購的那個地藉資料,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
主   席: 地藉資料,還有那個你現在工程規劃完成了嗎?
張局長其強: 還沒有。
主   席: 也還沒有工程規劃。
張局長其強: 還沒有,都還沒有。
主   席: 你都還沒有工程規劃完成你就先去買地了,你怎麼知道那個工程一定要走過那塊地?
張局長其強: 很久了,104年就開始了。
主   席: 這個價購是很早就在談了。
張局長其強: 104年就開始,只是談不成。
主   席: 只是現在......
林議員裔綺: 所以報告召集人,我就......
主   席: 可能你之前想......,之前可能想用徵收,是不是?人家不肯,才改成協議價購。
張局長其強: 對,想盡各種方式。
林議員裔綺: 這跟召集人報告,這個已經104年到現在都一直在關心的案子,就去年......,對啊,因為我不知道他們忽然間,然後地主願意了,對啊。
張局長其強: 沒關係,我現在知道了。
主   席: 所以人家努力了5年,到最後你們去收割那個成果。
張局長其強: 不是收割。
陳議員世榮: 人家地主最近缺錢,趕快脫手。
主   席: 也是要給以前有幫忙的議員知道。
林議員裔綺: 局長,下次有機會像那個賴秋媚議員他非常喜歡我們瑞平雙貢,那是不是像......
主   席: 排一個下鄉是不是?
林議員裔綺: 他沒去過十分瀑布,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啊,可以啊。
賴議員秋媚: 太省了吧。
林議員裔綺: 沒有,我當然講你,那白珮茹,珮茹......
賴議員秋媚: 你去過嗎?
主   席: 沒有,不是,觀光局又不是屬我們二審管的,不是,觀光局又不是屬於我們二審管的。
張局長其強: 歡迎歡迎。
林議員裔綺: 觀光局是四審,我的意思是說可不可以邀請我們,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啊。
主   席: 不是,我們不要說他邀請我們,我們就職責所在,既然我們買了這塊地,我們二審去看一下,買了這塊地的效益如何,你們安排,我們去實地了解一下,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
主   席: 看十分寮是不是真的十分很寮這樣子。
林議員裔綺: 那也讓我們二審知道這一塊地到底在哪裡,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好不好?
主   席: 好,再跟我們二審的我們議事人員再跟觀光局安排。
張局長其強: 好,特定時間。
主   席: 然後通知二審的議員,時間允許要去參與的,好不好?到那邊,那我們去看一下,中午吃飯是不是,召集人,中午吃飯我們到他那邊跟汐止不都很近嗎?
陳議員世榮: 現在是意思是這個案子要勘查後再......
主   席: 沒有,這案子已經買了。
陳議員世榮: 什麼?
主   席: 已經買了,我們現在是還要做工程,去看一下工程怎麼做。
陳議員世榮: 我知道,我說預算你是要現場看回來......
主   席: 沒有,已經過了,預算給他過。
陳議員世榮: 我以為你要說勘查過再給。
主   席: 沒有,這個預算給他過,那個無障礙空間怎麼做,我們去看一下。
張局長其強: 好。
主   席: 不要讓你們請客,你們安排就好了。
張局長其強: 沒有,好,我知道,我們會盡地主之誼。
主   席: 那個中午吃飯我們召集人來處理你們放心。
林議員裔綺: 你講地主之誼,好像是我,我是地主。
主   席: 真的嗎?
林議員裔綺: 我瑞平雙貢,我不是,我是瑞平雙貢的地主。
主   席: 我以為你是這一塊的地主。
林議員裔綺: 我沒有拿到一毛錢,我是瑞平雙貢的地主。
主   席: 如果你是地主你都不知道那還得了,好啦,你是當地的在地議員。
林議員裔綺: 如果拿到了我就請客。
主   席: 我以為說你是地主,結果已經價購完成也不知道,好,OK,那就這樣子,我們如數通過。 審查意見: 一、8款014項第7頁因應非編制人員調薪所需3,396千元。 (陳議員文治保留發言權) 二、10款006項第7頁市場委託興建暨移轉可行性評估前置作業848千元,送大會討 論。 三、11款001項第8頁辦理銀髮俱樂部及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服務實施計畫、公共托 老中心充實設施設備及修繕費用15,000千元。 (賴議員秋媚、鍾議員宏仁保留發言權) 四、餘照動支數通過。
張局長其強: 謝謝。
主   席: 謝謝,謝謝我們所有議員同仁,我們今天審查結束,OK,好,謝謝。
吳處長建國: 謝謝召集人,謝謝各位議員,謝謝。
散   會: 14時45分
          主  席  陳  明  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