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7月14日 - 第2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朗讀人員: 市府提案第二案 案 由:為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補助本府辦理清潔隊同仁個人安全防護,護腰補助申請計畫案其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經費3,102,000元,提請審議。
主   席: 這個說明一下。
程局長大維: 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午安,那這個案子是環保署補助全國的清潔隊員購置護腰的配備,那目前來看的話,他是單價一個是用600元,那新北市所有的清潔隊員5,170個所以總共的費用是3,102,000元,那目前環保署他會用統一的規格,到時候會用共同供應契約讓各縣市的環保局去做選購,那預計來講是10月可以完成下訂,那希望各位議員支持,以上報告。
主   席: 有沒有意見?
鍾議員宏仁: 問一下,這個是每一年都會有嗎?
程局長大維: 這是今年才有,以往都沒有。
鍾議員宏仁: 那以前沒有護腰怎麼做?
程局長大維: 以前的話就是譬如說像我們廚餘班或掃路班同仁有需求的時候,我們自己會採購給同仁。
鍾議員宏仁: 你們自己採購?
程局長大維: 對,這個是環保署這一次統一給全國的清潔隊員,是。
鍾議員宏仁: 以前也是會買就對了。
程局長大維: 以前我們都會買,對。
鍾議員宏仁: 好,OK。
程局長大維: 是。
主   席: 好,各位同仁還有沒有意見?好,第一下,明義問一下。
陳議員明義: 局長,這件事情是對的,但他買的樣式你知道是什麼嗎?
程局長大維: 目前他還在開規格,因為他有找一些專家學者,目前他們還在討論之中,他現在只是先編一個經費出來,那到時候會用共約的方式。
陳議員明義: 專家學者有誰扛過垃圾筒?有誰上過垃圾車,我認為是這樣子,通過這預算沒有問題,我們自己招標,這個護腰有很多種,有運動型的、醫療型的,還有那種減肥型的,你不知道他要買哪一種?所以讓你通過預算,我們不要去採購中央的,因為我知道中央在搞什麼鬼,這不是藍綠之爭,這也不是門戶之見,既然花錢你要給你自己的清潔隊員是真正對他們有幫助的,那個護腰裡面要有支撐力的那種,否則這個東西一個600元,我跟你講我自己常常在腰痛,我買醫療型的跟我騎車的運動型的,那天跟地,那完全不同的功能,所以這個東西,除非中央的東西拿出來你們認為是OK,合於這個東西的,再用他的那個規格,要不然的話我們通過預算不要被指定,好不好?應該可以這樣吧?
程局長大維: 好,我想說因為我們之前採購過一些,所以我想說我們會把我們這些相關的產品跟環保署這邊做討論,那現在剛才像議員這邊提到的,怎麼讓同仁能夠使用,不要買了之後反而不好用這個,我想說我們已經做好這個把關動作。
陳議員明義: 叫他拿東西出來看。
程局長大維: 是。
陳議員明義: 不是說今天你們變成過水,我們今天我們通過預算,結果他只是把東西丟給你,一個600元,你知道那一個600元如果以運動型的來講,可以買到非常好的東西,那如果是真的這麼好,沒關係,如果這個東西弄出來,我可以跟你講他只是一個彈性繃帶的話,那沒有人要弄,熱的要死,真正好的他是透氣,有支撐力,所以這個部分我是說先看看中央給你的東西是什麼?你不要只拿東西,你要拿預算,拿預算我們自己來執行,除非他拿出來的東西是OK的,好不好?
程局長大維: 有關他的東西我們大概會跟環保署做後續的討論。
主   席: 好。
林議員裔綺: 我想請問剛剛那個我們的陳明義召集人他有說一個單價是600嗎?
程局長大維: 目前環保署他編列經費是600元。
林議員裔綺: 那我們那個市府的部分需不需要自籌?不用嘛。
程局長大維: 不用,都不用。
林議員裔綺: 就全部都由環保署,那我的想法是我認為600元,我不知道可不可以,600元我覺得這樣子的東西,因為我在市面上我覺得有一些功能性比較好的,可能金額要高一點,那是不是剛剛像明義議員講的,他說如果要是覺得環保署採購的,我們並不是很適用的話,是不是我們新北市政府我們可以自己採購,然後剩下不足的,我們環保局也可以編列預算加一點錢,讓這些清潔隊員有更好的一個支撐力,保護自己的身體一個狀況,不然他們有時候會有一些職業傷害,可以這樣子嗎?我覺得是我們應該要多加一點的預算經費,然後加上中央的,然後讓他們的等級能夠再升級。
程局長大維: 是,再跟議員報告,其實之前我們有比較過我們以前採買過的跟他現在600元單價,其實現在600元單價其實算是很好的一個等級了,所以我們覺得說像剛才這個陳召集人提到就是怎麼去確保他的功用真的符合第一線同仁的需求,我想說這邊來講,我們一定會跟環保署做好這樣一個準備工作。
林議員金結: 我問一下。
程局長大維: 是。
林議員金結: 中央也有這一個開口合約的......。
程局長大維: 目前還在訂規格,到時候他會用開口合約,他是......
林議員金結: 中央有開口合約都已經......。
程局長大維: 對,所以他現在來講,他就是要用這個方式,最後讓各縣市自己選定。
鍾議員宏仁: 程局長。
程局長大維: 是。
鍾議員宏仁: 我是覺得大家也不要預設立場,大家意見也是很好,我是覺得不然你有好產品你就把他推薦上去,就讓他去公開去徵詢,覺得說不一定是你的建議,就是說如果我們就是工作人員第一線人員他覺得什麼好,我們可以建議,然後由他去那個,對不對?因為這就是產品是比較,因為現在連規格都還沒有開出來就先批判也沒有必要啦,因為這個有時候就是做諫言,但是如果說真的不堪用那再說,他也不敢弄一個不堪用,不然都要去請陳明義到時候開記者會來抨就好了,對不對?那根本不可能,因為這個我們對所有公務人員包括我們市府、中央,我們都應該先尊重,如果說真的不好就拿出來噹,但是有事實以後再說,不然你現在講你講什麼都不對,但是有好的產品建議,剛剛都是很好,如果那個可以升等,因為如果大量採購還有大量採購可以優惠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因為我不做採購,讓專業的去,你們是專業去處理,然後看是就是有好的諫言,甚至把議員的意見提上去就是說希望堪用,如果說我們有更好等級,是不是也可以讓我們自己採購也可以,你跟他建議,他如果不要買,覺得太貴,你們再自己買,好不好,謝謝。
程局長大維: 好,是,我想說剛才召集人跟所有議員非常關心怎麼去使用部分來講,我覺得我們會把關。
陳議員明義: 我補充一下,這個行政院環保署的函裡面清楚的說明第三項,叭啦叭啦,他期望在109年的10月31日就今年的10月31日完成驗收,好,採購完成然後交貨的時候辦理驗收,也是他沒有要給你採購的空間嘛,不然我提出來講幹嘛,是不是?他是要把東西給你讓你驗收嘛,他現在這份文告訴你是如此,是不是?這份文的內容是不是如此?
程局長大維: 對,他等於是當初在開會的時候,他提到說這個經費他是希望能夠用全國一致性的一個規格,然後到時候用共同供應契約讓各縣市去選購,所以剛才也提到就是說怎麼去符合在地的需求,我們會跟他......
陳議員明義: 對,我的......,所以我現在的意思就是說我不會去預設立場他的東西不好嘛,但是好不好不是專家學者決定,專家學者根本不懂,專家學者他懂護腰嗎?他是用過嗎?他搬過垃圾嗎?他做過清潔隊嗎?他上過垃圾車嗎?你懂嘛,對不對?叫他要拆這個合約的時候,你們要去參與看到東西,不是直接驗收嘛,如果他東西不好,我們這個錢我們通過,我們不用把預算通過去拿東西,我通過預算是要你買東西,剛才我們美女議員還給你加碼,不夠好我們再加碼給他買好一點的,這個東西我是內行的我才敢跟你講,我們包括連警察採購槍支,我們買的槍支比玩具槍還便宜,你說他有沒有偷?沒有偷,你說他有沒有貪污?沒有貪污,但是買的槍真的很爛,還會撞針、生鏽、板機會斷,後來慢慢把他調整了以後,東西比較好了,可是後面的東西開始貴了,他後面的東西開始貴了,那都沒有關係,這是一個生態,我們也不會去因為想說他會去貪這個600元,不會,只是這些東西買了是給我們清潔隊員用的,如果很悶熱,又沒有效果,只是一個彈性繃帶,我告訴你沒人要用,你發給他他還是掛在那邊不用,可是如果你給他對他來講是真正是有幫助的,我跟你講那個差很多很多,他不會受傷,有束腰真的不會受傷,但是我的意思說這一份文看起來,函文看起來是我們只驗收東西,我們沒有採購權,那你驗收東西,你能不能跟環保署講,在你們決標之前讓我們參與一下,各縣市我相信環保局應該都有這個Sense,不是我們幫他驗收嘛。
程局長大維: 我想說我們會把我們實務的經驗跟環保署這邊去做一個說明,讓他的相關的訂的規格產品都能夠符合我們地方的需求,謝謝召集人跟議員的一個指示。
主   席: 好,就是廣徵民意啦,好,那個還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照這個提案通過。 審查意見:為行政院環境保護署補助本府辦理清潔隊同仁個人安全防護,護腰補助申請計畫案其同意由市庫先行墊付經費3,102,000元,照案通過。
程局長大維: 是,謝謝召集人,謝謝議員。
主   席: 繼續。
朗讀人員: 市府提案第三案 案 由:為辦理本市淡水地政事務所管理之舊辦公廳舍報廢拆除案,提請審議。
主   席: 好,說明一下。
康局長秋桂: 好,那個召集人、各位議員大家午安,地政局在這邊做一個說明,我們今天提的是有關淡水地政事務所舊的廳舍在中正路233號的一個建物報廢拆除的案子,那淡水地政事務所已經在104年10月搬到淡水的行政中心裡面,那舊的廳舍我們也曾經請這個財政局去調查有沒有需要用,但是曾經有人去看過,但是因為他的廳舍過於老舊,安全上有一些問題,所以目前沒有人想要用那個房子,所以在經過那個,本來城鄉局還要做城鄉風貌還是什麼?有那麼一個計畫,結果請技師評鑑結果,認為說他補強以後的經濟效益不高,所以建議我們要儘速拆除,所以我們才按照規定報請拆除,然後拆除完畢之後呢,這個土地我們會把他變更成非公用,然後交給財政局來做土地的調度跟使用,以上報告。
鍾議員宏仁: 那個房子多久了?幾年?
康局長秋桂: 1、2樓是69年蓋的。
鍾議員宏仁: 69的,我們搬去是104年對不對?96年,使用年限依規定要多久?
康局長秋桂: 60。
鍾議員宏仁: 現在呢?幾年?
康局長秋桂: 還沒60年,所以我們有一個技師鑑定計畫,就是說他已經需要做補強,但是補強的結果需要2,200多萬元,將近2,300萬元,那如果說拆掉重蓋的話總經費是4,000萬元,那所以他們認為說這個不符經濟效益,而且...... ,對,超過一半,所以說以這種情形下是建議說要拆除比較安全,重新來蓋會比較有效益。
林議員金結: 那個早期都是公所蓋的,臺北縣政府......。
康局長秋桂: 應該是地政事務所那時候早期就應該算是縣政府的,對,他在老街街尾這邊。
主   席: 這個......
陳議員文治: 局長,解釋19-22頁裏面那個表。
主   席: 這個就太專業了,這鐵要怎麼綁就對了。
陳議員文治: 資料準備的很詳細,但是......,結構報告書差不多拿來這邊是要考這些議員。
主   席: 這好深奧的學問。
康局長秋桂: 沒有,這應該是那個......
陳議員文治: 你把你的現況然後鑑定的結論,你連那個結構技師說那個開會通知都不在裡面。
主   席: 這個很老實。
陳議員文治: 紙張也是資源,這還有附錄,你是叫我們一個一個問嗎?
主   席: 這很認真,這光明磊落的局就是這樣。
陳議員文治: 我跟你講,認真一回事,問了三天都不一定好,而且不知道怎麼問,只好請直接解釋。
康局長秋桂: 看他最後的鑑定報告,最後的結果。
陳議員文治: 最後鑑定,你要把結論出來,結論?公會也會認定,公會也再審查一次,這確定不符合經濟效益。
康局長秋桂: 是。
陳議員文治: 這樣就好了不是嗎?
康局長秋桂: 是,對不起。
陳議員文治: 你整本拿來。
康局長秋桂: 不是,我們......
陳議員文治: 我如果打電話......
康局長秋桂: 我們秘書室可能是為了要尊重議會所有的審查的議員......
陳議員文治: 又不是只有2審。
康局長秋桂: 擔心你們想要看內容的時候,這個有完整的報告。
陳議員文治: 擔心,這有什麼好擔心的,這些議員都是專業。
康局長秋桂: 對,所以就是說怕議員要看很詳細這樣。
陳議員文治: 就是說看大事情,不會去計較小的。
康局長秋桂: 是,謝謝議員。
主   席: 一般是看相片。
林議員金結: 我剛好是我的專業,這個是在整個......
主   席: 不然你坐在那裡,坐在那裡報告。
林議員金結: 沒有,局長,你叫這個拿這個來我們副議長講的很正確,你說叫這些議員來看這個,實在是這是沒必要,這是叫做什麼?我們的整個容許的層間變位量,在整個地震搖晃的時候,他的容許的這個樑跟柱的這個變位差有多少,在X......,因為在整個建築物裡面有X跟Y軸有LINE線,1LINE跟2LINE他這樣的一個樑跟柱的容許的變位差,現在是看的懂,但是你現在就是說很明顯的就是說,你就說這個結構已經不堪使用,這樣就好了,就是說這樑跟柱以前早期蓋的,他不符合我們建築的標準,所以說還要打掉,拿這個來他們怎麼看的懂。
陳議員文治: 報告鑑定就好了。
林議員金結: 對。
鍾議員宏仁: 這精心安排要讓他表現一下。
陳議員文治: 對,我還要請教你,不然我們現在變說明好了。
康局長秋桂: 說真的我也搞不懂。
陳議員文治: 結論,你如果拿來議會審查也是拿這個結論來,我們認為這樣就好了,就沒問題。
鍾議員宏仁: 表示說不符合經濟效益。
陳議員文治: 就是說人家也很尊重議會,但一點都沒有績效。
康局長秋桂: 如果議員要的話......
陳議員文治: 改成沒有必要尊重議會。
林議員金結: OK。
陳議員明義: 不要看那些資料,要問要問重點,誰說要拆除的?
林議員金結: 結構技師吧?
主   席: 結構技師。
陳議員文治: 補強沒有效益。
主   席: 沒有效益。
鍾議員宏仁: 誰說要拆,拆掉要做什麼,這才是重點。
康局長秋桂: 我們地政主任來解釋。
許主任才仁: 跟議員報告,因為這個建物已經都沒有在使用了。
陳議員明義: 這個不用講了,這個你已經拿數據證明了,沒有在使用那些等等,誰發動這件事情的?
許主任才仁: 是當時的城鄉局,他有委請那個結構技師去鑑定。
陳議員明義: 所以是城鄉局主動去鑑定這個建築物?
許主任才仁: 是的。
陳議員明義: 可是你們剛剛說你們有跟各個單位都有通知過,沒有單位要。
許主任才仁: 是,沒有錯。
陳議員明義: 是不是?
許主任才仁: 是。
康局長秋桂: 因為他原來是準備淡水的一個所謂的亮點計畫,城鄉局準備把他納到那個亮點計畫裡面去,所以後來他們才會去擔心說這個建築物是不是在安全上面有沒有疑慮,才由城鄉局去委託這個結構技師去做這份鑑定,所以包括這份鑑定報告也是城鄉局委託的。
陳議員明義: 局長,那個鑑定真的不重要。
康局長秋桂: 是。
陳議員明義: 我們100年的房子都還有,五股的派出所已經70年了還在用,那個鑑定真的不重要,你要他拆就鑑定不合格,你不讓他拆就鑑定合格,林口的圖書館28年漂漂亮亮的也是被你們拆掉了,只要你要拆什麼都可以拆,對面的房子30幾年了沒有叫危樓,28年1、2樓的叫危樓,照樣把他拆掉,我們淡水4位議員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支不支持?
許主任才仁: 我們都有親自去拜訪過,然後議員都支持把他拆除。
陳議員明義: 淡水4位議員都支持拆除?
許主任才仁: 是。
陳議員明義: 好,所以站在民意的角度他們是支持的對不對?
許主任才仁: 是。
陳議員明義: 局長你有去過這個位置嗎?
康局長秋桂: 舊的廳舍?有呀,有去過。
陳議員明義: 對,派出所隔壁,派出所隔壁對不對?
許主任才仁: 對。
陳議員明義: 在臨海面嘛對不對?
許主任才仁: 對。
陳議員明義: 臨河岸面。
許主任才仁: 河口。
陳議員明義: 我沒去過,但那邊我常常經過,我現在是看Google街景,這麼好的地段為什麼把他變更成非公用?
康局長秋桂: 剛報告過了,因為其實我們也請財政局去調查有沒有公務機關要用,那調查的結果就是沒有公務機關要用,所以他只能先變成非公用以後我們才能夠移給財政局去接管,那如果說他要公用的話,必須要有一個願意承接使用的一個機關跳出來說他願意用,那我就是移撥給他。
陳議員明義: 那我們把他OT好不好?
康局長秋桂: 要OT也要移給財政局以後才能夠去做這個部分。
陳議員明義: 對,那我們把他OT好不好?這個東西我認為有企業會做很多的規劃,咖啡廳、青年旅館,2,000萬元的整修小錢,不要我們新北市政府花半毛錢,可以弄的漂漂亮亮,這麼好的地段,中正路233號。
康局長秋桂: 對,是河邊,是蠻好的一個VIEW。
陳議員明義: 對啊。
康局長秋桂: 但是因為這部分在......
陳議員明義: 其實你拆除,如果你拆除後再繼續重新蓋,我覺得我不會反對,因為安全嘛,那房子已經老舊了,那合理,可是你拆除的目的把他變非公用,非公用就有很多想像空間。
康局長秋桂: 變非公用以後呢,因為他還是機關用地。
陳議員明義: 那就有很多想像空間。
康局長秋桂: 那接下來是怎麼用,那可能就由財政局用比較彈性的方式去規劃到底要怎麼用。
陳議員明義: 那先找財政局來研究一下,公告一下,我覺得這個案子OT會有人要做,我覺得會有人要做,不然你OT給我,我花2,000萬元,你們不要花半毛錢,我必須這樣強調,我的關鍵的是如果拆除以後變成非公用,這是不對的,你拆除廳舍是為了他不安全,因為他年限未達,所以你用這個鑑定報告告訴我們他年限未達。
康局長秋桂: 是。
陳議員明義: 對不對?
康局長秋桂: 是。
陳議員明義: 就算年限已達你們也不見得拆,到時候把他變成歷史建物,有價值建物,也可以不拆他,就很簡單嘛,花了很多錢去維修,那既然是這樣子,你們選擇要拆應該是什麼?這個廳舍老舊了,維修划不來所以我蓋新的,應該是這個角度嘛。
康局長秋桂: 其實應該是這樣子,有很多機關都希望用這塊土地,那包括......
陳議員明義: 那跟你剛才講法是衝突的。
康局長秋桂: 不是,我們講的是我站在舊的建物的主管機關的,管理機關的一個立場,我必須找到一個新的管理機關。
陳議員明義: 你知道這塊地可以做什麼嗎?
康局長秋桂: 我正要說明,曾經社會局他希望在那邊做托老還是托幼?等於當公托就對了,結果他去看了現場以後,就發現這個建物已經老舊了不堪使用,所以他就不要這個建物,我們那時候是針對建物的部分,因為......
陳議員文治: 建物先處理。
康局長秋桂: 所以建物他沒有處理的話,可能很多人想要這個點,但是他就沒有辦法進來,那還有曾經捷運局他等於說他日後要做一個工務所,因為以後的這個什麼輕軌的部分,藍海線的部分要施工,他也希望說看看能不能在那邊當一個臨時的工務所,結果他去看過了以後,這個安全有疑慮,所以他們也不要這個建物,所以在經過幾個機關看過以後,那包括城鄉局本來也想說把他當作亮點計畫的其中一個,結果看過以後才會有這一份所謂的結構的鑑定報告,就是因為......
陳議員明義: 好,我懂你的意思。
康局長秋桂: 是。
陳議員明義: 這樣子不占用大家的時間,因為這個合議制,但是我覺得你是不是去問一下陳偉杰,甚至於尊重一下之前的蔡葉偉,聽聽看他們的意見,這個東西在那個地點,真的就像你講這是淡水的亮點,最好的位置,這裡不用做什麼,就交通局拿來做停車塔,第一個解決周邊的停車問題。
康局長秋桂: 他也必須拆了之後。
陳議員明義: 那個我剛就講了嘛,可是你剛......,如果是這樣你就不能改非公用嘛。
陳議員文治: 因為他是建物。
康局長秋桂: 我所謂的非公用是建物的部分。
陳議員明義: 可是你剛已經講你拆除掉你們要把他變非公用,建物也可以......,你現在......,我先請問你可不可移交給交通局?交通局自己來拆蓋停車塔,這裡如果蓋停車塔你知道可以解決淡水多少問題嗎?我上面做停車塔,我1樓做個遊客中心。
康局長秋桂: 那要先變更。
陳議員明義: 什麼?
康局長秋桂: 那要先變更。
陳議員文治: 都市計畫變更用地。
主   席: 變更用地。
陳議員明義: 我知道,可是變更的方向是公用,而且是我們自己的公用,你現在要把他變成非公用嘛,差別在這裡,你今天如果...... ,假如你今天這個狀況這個教育局如果要拿的話也可以做一個教育中心,這最好的地點,還捷運局嫌他做個臨時工務所嫌他舊,有沒有搞錯,這個黃金地段。
康局長秋桂: 是,地段很好。
陳議員明義: 是,那你這裡如果旁邊是派出所你做個停車塔可以停多少台車,這邊根本沒辦法停車。
主   席: 我們市政府有沒有計畫?現在這個土地有沒有什麼利用計畫?所以他也沒有急著拆,是不是?局長,他有沒有急著拆?沒有。
鍾議員宏仁: 急著拆。
康局長秋桂: 我們拆除的部分會配合那個捷運工程局,那捷運工程局他就藍海線的部分,那地方的議員是建議我們說這個捷運施工的時候,會等於說干擾到附近的居民,那希望說我們的拆除等捷運施工的時候一併施工,去減少干擾的時間,所以我們大概會配合捷運的時間,大概是在明年的下半年才會做拆除。
主   席: 但是如果我們拆除沒有計畫的話,會不會變成一個閒置的髒亂點?
康局長秋桂: 所以我們......
主   席: 是不是說土地如果沒有一個......,我現在拆了以後這塊地是要做什麼?變成一塊空地,你是不是還要再圍起來?
康局長秋桂: 這個部分我們現在初步就是說我拆除之後,在財政局還沒有找到新的管理機關,要使用的機關之前,我們原則上會先做綠化。
主   席: 所以這個地方會拆了變成綠美化.
康局長秋桂: 對,暫時會先做綠化的動作,然後交給財政局以後,那財政局可以做比較長遠的一個比較有彈性的規劃,如果有機關願意來的話,當然由那個新的接手機關,他會移撥給他,那如果......
主   席: 他牽涉到一個問題。
康局長秋桂: 是。
主   席: 就是說這塊地如果變成公園......,這是算公有的財產嗎?
康局長秋桂: 是。
主   席: 那如果現在拆了之後,現在供大家用的很舒適,以後這一塊就變公園了,你要再拿回來使用。
康局長秋桂: 所以這個也跟......
主   席: 你要去思考這個問題。
康局長秋桂: 我知道。
主   席: 我是站在公有財的立場。
康局長秋桂: 昨天那個陳偉杰議員也有好心的建議,他是說希望就是說我們的拆除後面能夠跟著一個所謂的新建計畫。
主   席: 是,對,我就是要跟你講這個。
康局長秋桂: 那這個新建計畫昨天已經有跟財政局的李局長已經做說明了,那當然財政局他在還沒有規劃之前,他也不知道要做什麼?要蓋什麼?所以他就說他會回去研究。
主   席: 所以他沒有急著拆嘛?
康局長秋桂: 是我們急著拆。
主   席: 因為他怕干擾民眾的那個。
康局長秋桂: 對啊,我們要......
鍾議員宏仁: 對,明年下半年還很久。
康局長秋桂: 對,但是我必須要先......
陳議員明義: 那你現在不要拆,等捷運一起拆就好了。
康局長秋桂: 對啊,但是我必須要先完成程序。
主   席: 拆了以後那塊空地要幹嘛?也沒有計畫。
康局長秋桂: 不是,明年下半年。
主   席: 所以我覺得我們......
陳議員明義: 下半的事情你現在叫我們通過拆除計畫幹嘛?
許主任才仁: 因為要編預算。
康局長秋桂: 因為我們要編預算。
林議員金結: 要編預算還要拆除預算。
康局長秋桂: 對啊,第一個我們要申請,如果說這個拆除案通過以後,我要編拆除預算,然後我要申請拆除執照,還是有一些行政程序要走。
主   席: 申請拆照。
康局長秋桂: 要,要拆除執照。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市府是一體的。
康局長秋桂: 是。
鍾議員宏仁: 現在最關鍵我是同意明義的說法,就是說為什麼一定要急著把他變成非公用財產?因為......
康局長秋桂: 這個應該是在公有財產管理規則裡面,就是說如果你是公用的話,你就有一個使用機關,那他所謂的非公用只是說暫時還沒有一個要用的機關。
鍾議員宏仁: 那你們要趕快去研議。
康局長秋桂: 所以就交給財政局。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你現在要拆,如果是我們地政局的,那還是先保留地政局,但是趕快去研議,不然你有跟......,市長到底知不知道?如果說以市長......
康局長秋桂: 知道,這市政會議都通過了,哪有可能不知道。
鍾議員宏仁: 我現在要說的就是說,依我們侯市長對外的宣誓,是一個行動非常快的,然後我們市府真的都不缺用公用,各單位都不缺嗎?
康局長秋桂: 他希望蓋一個新的。
鍾議員宏仁: 如果說能討論一年,都討論不出說這樣以後我們要做什麼?我看這個我們那個侯市長的招牌也會變廢了。
康局長秋桂: 我們應該會在我拆除之前......
鍾議員宏仁: 你就不要急著去把他變更,再變回來嗎?
康局長秋桂: 沒有,我們是把行政程序先走完。
鍾議員宏仁: 先保留在你的名下,你會有麼負擔嗎?
康局長秋桂: 是,好。
鍾議員宏仁: 會被監察院彈劾說你這個拆了以後沒有用途嗎?
康局長秋桂: 因為按照我們的市有財產管理的相關辦法裡面,就是說今天是誰使用的,誰就來管理,那今天我......
鍾議員宏仁: 對啊,你不想管理?
康局長秋桂: 淡水地......,不是,淡水地政事務所已經搬到新的廳舍那邊。
鍾議員宏仁: 對。
康局長秋桂: 所以這邊我們就希望說那就交給財政局來統一管理。
鍾議員宏仁: 我跟你說,我們秘書長平台你這個提出去,看哪一個單位要用什麼,趕快做計畫,速度才快。
康局長秋桂: 是。
鍾議員宏仁: 你再延宕兩年,我跟你說你就沒有準備。
主   席: 因為我真的怕擔心你的地到時候會收不回來。
鍾議員宏仁: 一晃超過兩年、四年,好像說公園用完以後要再用更困難。
康局長秋桂: 你如果說新的機關......
林議員金結: 局長,你就要跟我們議員講,就是說我們這個案子就是因為這個後續還有一些行政作業要做,如果說我們這邊議會通過,你要申請拆除執照,要編列拆除預算,要等發包,你這些行政作業還要做,你跟人家講好了,現在是我們每一個議員就是說你要把他變更為這一個非公用,那非公用也不是說我們不是公家,只是說......
康局長秋桂: 非公用不是不能用。
林議員金結: 對,他是......,不是說機關用地。
康局長秋桂: 也是機關用地。
許主任才仁: 他是機關用地。
主   席: 局長。
康局長秋桂: 機關用地,只是說他目前他沒有一個主體使用的機關。
主   席: 我知道,局長。
康局長秋桂: 是。
主   席: 但是我要跟你講,我如果住在那裡的人,我就不希望再蓋回去,我旁邊多一個公園有什麼不好?所以一旦拆了,你沒有計畫,你的空地就會被旁邊的民眾,或者他覺得說就是當做公園使用,不要再蓋回去了,所以這個我覺得應該要有計畫再拆。
鍾議員宏仁: 對,之前就閒置好幾年。
主   席: 對,你這空窗大家用的習慣了,你懂嗎?財政局,他們這塊地拆了說要交給你們,那你們有打算怎麼用?
李局長泰興: 我們目前的作業程序就是交給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會問各機關看看有沒有......
主   席: 那這中間有多少空窗期?
陳議員明義: 他之前先問各機關呢!
主   席: 對啊。
陳議員明義: 怎麼會拆了以後才會問各機關?
主   席: 因為這一塊地如果拆了以後,他變成公園之後你收不回來,因為旁邊的人公園坐的習慣了,待在那裡吹風納涼聊天,他要給你們政府再蓋嗎?他絕對去跟議員說這不要,這就這樣綠化,所以我就講的意思是說,這個是站在新北市全部市民公用財產,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嚴謹的過程,不是我們不給他那個,我覺得你要有計畫,這個寸土寸金,好不好?所以你應該有計畫說你這塊地要幹嘛,我拆了我接著蓋,你知道我說的意思嗎?這我看這個再議好不好?
康局長秋桂: 可以這樣子,請這個是不是議會這邊能夠附帶一個條件就是說,等你有一個新興計畫......
主   席: 是啊。
康局長秋桂: 出來的時候,這個案子才能夠實際拆除。
陳議員明義: 可是你有新興......
主   席: 可以這樣嗎?
陳議員明義: 你有新興計畫來的時候,再報拆除。
康局長秋桂: 也就是說我先把行政程序該走的走完,才不會浪費時間。
陳議員明義: 不,這個東西不是這樣子弄。
康局長秋桂: 因為他新蓋他也必須要有......
陳議員明義: 局長,你要搞清楚,我們在批評執政黨的時候,我們是用什麼角度在批評人家,中央也有很多東西,包括台糖現在很多就這樣蓋,不斷的變來變去,變到最後都變出很多花樣,我們這樣批評別人,今天你知道淡水藝文人士在關心這件事情是怎麼看我們的,所以我剛問你說淡水四個議員的立場,四個議員都說OK,我就不表示意見,因為我們尊重在地,可是這是新北市政府的財產,在這麼好的地點有這麼好的位置,不管他叫公園,叫立體停車塔,你知道對那邊公益性有多強?可是你把他變成非公用,非公用就很多想像空間了。
康局長秋桂: 那就是管理單位,暫時留在他那一邊,我們能不能不要變非公用,先拆掉?
李局長泰興: 公用就你的,還是你的。
鍾議員宏仁: 暫時保留,你們要趕快,你如果有壓力就趕快協調。
主   席: 我跟你說你有計畫出來,照那個計畫走,我們同意你拆,這樣才合理。
陳議員明義: 召集人,我動議一下,這個案子今天先不要審。
主   席: 好。
陳議員明義: 然後呢,你們去跟這個淡水四位議員告訴他,我要先強調我們不是去擋這個拆除案,而是在拆除之前,你們再充分一點,你剛才講了,有一些單位在問,那我們就會去建議,為什麼教育局你不要,這麼好的地點,為什麼觀光局你不要?淡水這麼好的地點,為什麼捷運局你不要?交通局為什麼你不要?如果他們都不要,你們要把他拆除,你們先提計畫再來拆,不能說沒有計畫把他先拆掉,剛才白珮茹講的,我告訴你,就算我再有良心道德,當你拆掉變公園的時候,我是當地的議員的時候,每一個來跟我講說不准再蓋了,林口就是公園了嘛,想盡辦法把他變公園了嘛,那你這塊黃金寶地就變公園了,對不對?可是如果你有計畫,為什麼把他拆掉,拆掉要做什麼,後面要做什麼,那現在還沒有做之前,我們簡易綠化,不要讓他髒污,這人家聽的進去。
主   席: 你一旦綠化就收不回來了,你還簡易,不管簡易還是一樣的。
陳議員明義: 沒有,他牌子先掛在那邊,我們現在有用途的情形之下,不會有被這種爭議,所以我認為是這樣,這個案子我建議召集人是說我們今天不審,我們不審,請你們回去把剛才這個流程再跑過一次,我可以告訴你,我不相信有單位不要,這麼好的地段,這土地多少坪?
康局長秋桂: 653平方公尺。
陳議員明義: 我的老天爺啊。
李局長泰興: 將近200坪。
陳議員明義: 哇塞。
許主任才仁: 那個是平方公尺。
陳議員明義: 你講清楚好不好?那就200多坪,我以為600多坪。
許主任才仁: 200坪左右。
陳議員明義: 那個地點是超級的地點,那是超級......,我跟你講那可以算淡水的地王。
陳議員文治: 實際的利用計畫之後再實施。
主   席: 對,好。
康局長秋桂: 所以是我們這個案子先擱著,那等這邊另外的......
陳議員文治: 不用啦,就是你要提新的計畫之後就才能夠去執行拆除。
主   席: 對,計畫去拿起來,沒有急於拆,真的沒有急於拆,我是替你們在顧財產,不是要刁難你們。
李局長泰興: 我知道。
陳議員文治: 之後才能夠繼續那個拆除的流程。
主   席: 對,你如果下禮拜拿出來,下禮拜就可以來這裡審,我們也可以幫你看,哪有差到那一個禮拜。
陳議員文治: 召集人先原則同意等計畫出來才能拆除。
陳議員明義: 不能原則同意,原則同意就變成本末倒置。
主   席: 沒有,原則同意他可以申請拆照,所以到大會還是會有人問這個問題,那到底同意還是不同意?
陳議員文治: 要把那個你剛才說的關心計畫拿出來定案之後才可以跑後面那些流程。
陳議員明義: 沒有,提出來以後我才要同意,沒有提出來就沒同意。
主   席: 你如果拿出來......,沒有,就好像上禮拜討論那個林口意思一樣,你沒有辦法附帶決議。
陳議員明義: 我跟你講,我們現在議員最大就在這邊最大而已,我們現在到大會去根本就沒有辦法發言,就在這裡最大而已,你看那個新莊工業區的那個市場,現在一個月收40萬元的租金,你們要給他70年每個月收10萬元,這怎麼算帳的,你們怎麼會算這種帳?
主   席: 把目的講清楚,我覺得我們也不是在刁難,我們就是......
陳議員明義: 1個月收40萬元的租金,你們竟然還給他70年。
主   席: 要拆的目的講清楚就好了,你把計畫補齊全,會是隨時都可以開,只要在會期隨時都可以召集,但是你拆了之後要做什麼要講清楚,不然你拆掉要做公園你也可以寫,就是直接做公園,以後不要再來講了你懂嗎?這個東西你計畫寫清楚,大家來審查,大家都可以出意見,好不好?我沒辦法幫你附帶決議,因為附帶決議的話,以後每個案子都這樣子,你到底是要讓你們請還是不讓你們請,因為到那一天林口的案子也是這樣子,到底可不可附帶決議這個東西,我先同意你,你到底是要請還是不請,是不是?所以把計畫......,因為沒有急於一時,我們沒有很緊急,有沒有很緊急?有很緊急就說很緊急,沒有很緊急就把計畫討論一下好不好?
陳議員文治: 沒有很緊急好不好?
康局長秋桂: 我們要編預算。
鍾議員宏仁: 沒有,還有一年。
主   席: 你們常常都用二備金來這裡偷用,哪有差,拆一間房子要多少,拆一棟房子要花多少?
康局長秋桂: 200多萬元。
主   席: 200多萬元有急著為了200多萬元,那是一塊土地跟200多萬元,這怎麼比?你知道我講的意思嗎?我今天要守的是幫你們守護的是那塊土地,對不對?你們擔心的是200萬元,這200萬元你們二備金常常在偷用,你們這個我就不相信你們不會。
鍾議員宏仁: 200萬元也是政府的錢。
主   席: 是不是?好,那這個案子就先擱著,好不好?等計畫拿出來我們再來討論好不好?好。
散   會: 14時37分
          主  席  白  珮  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