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定期會108年11月14日 - 第3審查委員會會議紀錄

主   席: 我們三審的議員,那現在在現場的,剛已經有簽到的是葉元之,那現在在我們現場的是鍾宏仁議員還有我們的宜琨議員,那這邊也謝謝我們工務局的各位同仁們,另外還有我們城鄉局的黃一平局長,那水利局的宋局長現在到二審在審基金,所以跟各位議員報告一下,本席這邊宣布正式開會,第三次會議紀錄如無意見即為認可,今天繼續審查109年度的新北市總預算,那今天審議的部分是新北市政府工務局,那我們就正式開始,我們就先講頁碼幾頁到幾頁,謝謝。
朗讀人員: 第42頁新北市政府工務局 109年度歲入預算經常門 01款01目統籌分配稅,本年度預算數:94,92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針對42頁的部分,現場兩位議員有沒有什麼需要提出來的。
鍾議員宏仁: 等一下,來不及翻你知道嗎?
廖議員宜琨: 34到42。
主   席: 沒有,只有42。
鍾議員宏仁: 歲入的話,等一下,因為剛剛有看到一個東西。
主   席: 對,這個部分是中央統籌的分配稅款。
鍾議員宏仁: 問一下,來,那個中央統籌分配稅款這個是局本部的嘛,局本部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是,局本部的。
鍾議員宏仁: 因為這個金額我們的歲入的部分,這個部分算是我要問的是,你可不可回到34頁從這裡來問,你順便看數字我不用唸,就是說這個如果是中央應該是這個項目都有了嘛。
朱局長惕之: 對。
鍾議員宏仁: 項目都有,事實上也是有公文,而且是可以預支的,所以才編定進來,那因為上年度的預算數跟決算數算是差非常多,從34頁看嘛,是不是這樣?
朱局長惕之: 有差距。
鍾議員宏仁: 差距算蠻大,像上年度的原因大概是什麼?
朱局長惕之: 跟......
鍾議員宏仁: 因為既然是一個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補助,這樣子,但是執行數跟那個,後來決算數又增加非常多嘛,是中間又補助進來或是怎麼樣?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一下,因為這個統籌分配稅款都是中央專案計畫裡面收支對列的一個補助的計畫,所以中央給我們多少那我們就收多少,那這個部分大概在議會這邊都已經經過有同意墊付的一個函,所以他是中央的一個專案計畫,那直接給地方政府收支對列。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那個決算數跟預算數差別那麼大,我們是用墊付的方式去處理所以看起來是,最主要是因為用墊付處理,所以不會在預算數裡面去顯現是不是?
朱局長惕之: 是。
鍾議員宏仁: OK,好,那這個部分沒有問題,謝謝。
主   席: 好,謝謝,來,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1款007項1目14冊42頁[工務局]統籌分配稅,原列94,92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43-47頁03款01目罰金罰鍰及怠金,本年度預算數:65,952,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那針對43到47頁的部分,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
鍾議員宏仁: 等一下。
主   席: 好,慢慢來。
鍾議員宏仁: 好,這個地方沒有意見。
主   席: 好,來,謝謝,下一頁。 審查意見: 3款068項1目14冊43-47頁[工務局]罰金罰鍰及怠金,原列65,952,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48-49頁04款01目行政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64,191,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針對48到49頁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樣的意見?
廖議員宜琨: 沒意見。
主   席: 好,那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好,沒有意見。
主   席: 好的,那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4款064項1目14冊48-49頁[工務局]行政規費收入,原列64,191,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50-51頁02目使用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8,676,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的,針對50跟51頁我們現場兩位議員有沒有什麼建議?
鍾議員宏仁: 沒有意見。
主   席: 好,那再來52。 審查意見: 4款064項2目14冊50-51頁[工務局]使用規費收入,原列8,676,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52-56頁07款01目上級政府補助收入,本年度預算數:858,116,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針對52頁到56頁那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樣的意見?
鍾議員宏仁: 等一下,這個我問一下。
主   席: 可以,那個宜琨。
廖議員宜琨: 我想問一下那個有關養工的部分,我看到這個......
主   席: 第幾頁?
廖議員宜琨: 第53頁的87,861,574元這一個,有沒有?內政部的那一個補助嘛,我們有墊付的。
朱局長惕之: 是。
廖議員宜琨: 這是我們道路升級嗎?稍微解釋一下。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一下,有關在這些的內政部營建署所補助的一個部分,都是前瞻計畫裡面,那針對提升道路品質裡面分階段來做的一個補助,那我們其實今天在這個補充資料裡面,我們有把這些所有的補助的案件的清冊,在議員的桌上。
廖議員宜琨: 第幾個,借我看一下,附件四,好。
朱局長惕之: 對,就是在......
廖議員宜琨: 我看的到,沒關係。
朱局長惕之: 附件四,其實就是最後的幾頁,就是這些是所有在有關這個歲入的專案補助裡面,分階段補助的所有的細項的部分,提供各議員做一個參考。
廖議員宜琨: 局長,這邊有一個問題想請教,這可能跟城鄉有關係,因為其實以後也有可能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像鶯歌陶瓷老街,他其實......,他是算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就像三峽老街一樣,那到底這個道路的權屬需不需要城鄉跟工務局去配合,還是只是純粹工務局自己要決定怎麼做?因為他的道路不是柏油,他是有磁磚的嘛,你們知道嘛,那像這種狀況到底需不需要城鄉或者經發局,因為經發局好像也是算有其中參與到的部分,還是直接由養工處處理呢?這個怕......,其實上次開會有遇到就這個徵結點,我們不太確定是誰。
朱局長惕之: 是,這個大概跟議員做一個說明,因為鶯歌的陶瓷老街他本身是一個商圈,那我印象中記得沒錯應該是在民國90幾年時候當時內政部有一個城鄉新風貌的一個計畫,那當時的臺北縣政府有去申請這樣的城鄉新風貌去改造這個商圈的一個計畫,所以當時的設計跟施工我記得印象沒錯是城鄉局去做設計跟施工,那交給鶯歌的當時的鎮公所來做去維管,所以議員所指的是他的鋪面材料是石材的一個部分,那可能在大家騎摩托車下雨天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這個比較容易有滑倒致疑的一個部分,那這個部分其實不止是鶯歌,其實包含了三峽的老街、深坑的老街等等,在那個年代的部分大概都有類似的一個問題,那議員上次有辦了一個聯合會勘,關鍵還是在於怎麼樣能夠讓機車在下雨天行駛的時候,避免有滑倒的一個狀況,那要解決這個是一個關鍵的一個問題,是。
廖議員宜琨: 那現在有個問題就是說,因為城鄉他們一直認為就是說,他們現在有在......,其實城鄉我們局長當然也知道,其實他現在有進行規劃,他們也願意規劃一些方案出來,就是說他的設計的東西,那據我們知道好像那時候是由養工去施作的。
朱局長惕之: 不是,那個時候其實是......
廖議員宜琨: 是不是我不知道,因為城鄉給我的訊息是這樣子,那我不太確定,我真的說我不太確定,因為城鄉給我的訊息是養工那時候施作。
馮處長兆麟: 有部分路段當時是最早的時候有一部分是......
廖議員宜琨: 沒關係,你坐沒關係。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他的部分路段最早的時候是由公所施作,有的部分是由養工處進場配合施作。
主   席: 用你的麥克風。
廖議員宜琨: 對。
馮處長兆麟: 有一部分是由那個養工處進場配合施作的沒有錯,那後續部分由公所那邊他有施作一部分,針對議座這邊上次在會勘裡面針對於這個機車易摔倒部分,目前我們也提供了大概幾種的一個測試的方法,找顧問公司,針對怎麼樣增加他的摩擦系數耐磨部分,那我們現在也在評估之中。
廖議員宜琨: 因為水利有沒有人在這邊,水利,除了局長之外有沒有任何一個人在這邊?
主   席: 敏政,還有我們府會。
廖議員宜琨: 沒關係,你也聽一下,因為剛好配合我們那邊要做污水下水道,那也剛好其實就一起去做,因為鑽了好幾個洞要做污水下水道,那就是說我們現在在爭取是說,因為他2年後要開始施工嘛,我印象中是2年後開始施工,污水下水道2年後要開始施工,我們配合現在先規劃好,2年後他們施工的時候同步把這邊一起做好,看是到底要那個壓花的還是怎樣,那我相信城鄉他們現在設計,到時候要可以討論,只不過希望說大家不要推來推去,一定要聯合起來把這件事做好,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問題?我是覺得因為我上次自己辦了一個就跟蘇巧慧委員一起辦了這個會議,就發覺真的市府是一體的,可是大家都在推來推去,從養工推到城鄉,城鄉推給經發,經發又推給公所,大家推來推去,我希望說不要這樣。
主   席: 其實議員只要是以前像鎮公所年代有施作的部分,新北市政府都會繼續維管,那你們其實就按照議員所說的就是跟水利局那個就是污水下水道那邊就是蔡科長他們講一下,在辦理會勘的時候,如果說這是一併通盤一起去做,那至於是不是還是要繼續維持石材鋪面,那可能就要跟德國跟瑞士一樣,他們為什麼他們石材鋪面不會像我們這樣蹺,然後也不會噴水,還是要做成就是比較貴的就是柏油的壓花,我想這個部分要去討論一下,對。
廖議員宜琨: 我覺得後面要去討論,這就是城鄉局現在他們在規劃設計,其實很謝謝黃局長他們那邊的幫忙,所以說規劃之後我們預計在下個月會再做一個說明會,那我也希望說各局來,我們不是要找麻煩,儘量的勇於承擔。
主   席: 那條道路的權責是誰?
朱局長惕之: 他應該是基本上區公所,因為他是那個商圈裡面的道路。
主   席: 那就是請你們在辦會勘的時候包含把水利局納進來嘛。
廖議員宜琨: 有,都有。
主   席: 把權責單位找出來之後大家把工作分配一下。
朱局長惕之: 這沒問題。
廖議員宜琨: 這再麻煩一下,因為重點就是權責單位比較少人跳出來要承擔。
主   席: 還有錢的問題。
廖議員宜琨: 錢,對,錢,我也希望說2年時間可以去籌。
朱局長惕之: 這個我想市府會整體我們一起橫向聯繫共同來解決這個問題。
廖議員宜琨: 因為你只是鋪普通的柏油會被罵死,我們那邊......
主   席: 那個地方已經是形成一個商圈,像林口就恢復成柏油,就這樣,因為沒辦法那個石材,但是因為我認為說鶯歌的老街其實是已經有一定的風貌存在,那是不是還是要維持石材,但是是不是可以比照在國外考察的時候所看到的那個他們的硬鋪面,不會造成這樣子,那個水濺的那摩托車都會滑倒的。
廖議員宜琨: 什麼摩擦指數,什麼防滑指數還摩擦......
朱局長惕之: 那個是防滑系數......
廖議員宜琨: 對,防滑系數嘛。
朱局長惕之: 對,PPN的部分。
廖議員宜琨: 防滑系數的部分就是我們最大的考慮嘛,就是在這次事件當中,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是,沒錯。
廖議員宜琨: 那再麻煩我們局長跟各局長,因為剛好今天水利、城鄉跟工務局都在這邊,拜託一下。
主   席: 其實這邊也把他做個紀錄,針對這個部分鶯歌老街的部分,宜琨議員非常關心,希望就是主政單位確定協調是公所與否,確定之後那經費的編列是不是大家想辦法統籌之後,由公所來發包。
廖議員宜琨: 大家都來協助一下,對。
主   席: 對,好嗎?
朱局長惕之: 這是新北市的事。
主   席: 市長有說新北市政府的事就是侯友宜的事,市長那天總質詢的時候有特別說,這樣OK嘛,好。
廖議員宜琨: 好,OK,好,謝謝,不好意思。
主   席: 那我們就下......,議員,一樣嗎?好。
鍾議員宏仁: 局長,我問一下。
朱局長惕之: 是,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問一下,因為這個計畫型補助的收入,那當然這個看起來都有文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我只是想了解,如果你回到你原來前面的說明,就那個來源別的預算表裡面這個36頁。
朱局長惕之: 36頁。
鍾議員宏仁: 我就不用再唸一遍,計畫型,你看一下,因為那個上年度的預算數是比較多,後來決算數是比較少,是沒有執行完畢還是怎麼樣?那個還差蠻多的,原因講一下。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那個一個是前年度不是去年是前年度,那個決算數是......
鍾議員宏仁: 前一年。
朱局長惕之: 那個是107年的,上年度是......
鍾議員宏仁: 你上年度還沒做決算嗎?
主   席: 他有一個是上年度一個是前年度。
鍾議員宏仁: 好。
朱局長惕之: 上年度是108是今年度,對。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像上年度的預算就是......
朱局長惕之: 上年度是現在,108。
鍾議員宏仁: 到目前的那個決算......
主   席: 你請會計說明,為什麼他這樣的編列的部分他一個差異性這麼的大。
張主任錦利: 跟議員報告一下,那個決......
鍾議員宏仁: 我能不能了解如果跟前年度的決算有關的預算,這是更前面嘛,就是如果講年度的話應該是現在我們在審的是109年,那你講的上年度的預算是108年,現在在執行還沒有完畢所以沒有決算數,但是在上一年的107的預算數多少?讓我知道這個科目的預算數是多少就可以了。
朱局長惕之: 我直接跟議員講,107年度在這個中央補助是6,268萬元。
鍾議員宏仁: 6,200萬元那就是還是有增嘛?
朱局長惕之: 對。
鍾議員宏仁: 有增是合理,我為什麼這樣問,因為你這個前年度我是把他想成不同年度,因為如果說中央給我們的錢,然後我們執行的過程如果有新增的,我們會用墊付的處理,所以照理講我們如果認真執行那這個金額會變比較大,不可能反而小,那反而小我們就是有退回或是執行不利被收回才有可能。
朱局長惕之: 所以跟議員說明,我們前年度的執行率是120%。
鍾議員宏仁: 對,應該會就是跟預算......,所以我是從這個邏輯看出來。
朱局長惕之: 是,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那就沒有問題,謝謝。
主   席: 好,OK,那接下來是57。 審查意見: 7款014項1目14冊52-56頁[工務局]上級政府補助收入,原列858,116,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57頁08款01目捐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40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針對這個部分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意見?57頁。
鍾議員宏仁: 57頁本身,那沒問題。
主   席: 好的,那個是他們要回饋的,好,來,那下一頁。 審查意見: 8款011項1目14冊57頁[工務局]捐獻收入,原列1,4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58頁09款0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3,204,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針對58頁我們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不了解的地方?還是沒意見?
廖議員宜琨: 沒意見。
主   席: 好,那下一頁。 審查意見: 9款072項1目14冊58頁[工務局]雜項收入,原列3,204,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59頁資本門01款01目財產作價,本年度預算數:6,200,000,000元,請審議。
鍾議員宏仁: 請說明一下。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這個是在要補充到我們公共建設用地基金的一個金額。
鍾議員宏仁: 我知道,因為今年度的金額特別高,跟往年比不得了,就是增加5、6倍,我是說因為要編預算的時候,當然因為用土地作價,沒有用到還不一定會去借。
朱局長惕之: 是,沒錯。
鍾議員宏仁: 而且也不算債務,但是問題是如果你要羅列這個,我只有兩個想法,第一個就是要讓他收支平衡,因為支出可能比較多,先對列,但是就我們工務部門其實我們想做的部分是應該明年度,因為我們跟其他部門不太一樣,是幾乎都是有計畫性的,知道哪裡哪一條路、橋要做,剛好什麼要做,那個重大建設不會突然就冒出來,所以一定有想法,如果說增加那麼多,到底增加了哪些,就是要做為公共建設,有哪幾大項會用到這個錢?
朱局長惕之: 是,我大概簡單跟議員做一個說明,主要的一個用途第一個部分會是在淡北道路的一個部分,淡水河北側道路的一個......
鍾議員宏仁: 那個明年就我們計畫,因為我們會有很多評估,不管是環評各方面那明年這個會動,用到多少錢?
朱局長惕之: 我們基本上面是這樣子,我們詳細的一個資料會是在我們公共建設用地基金的那個用途別的這個部分。
鍾議員宏仁: 我知道這個最後會轉到那裡去,因為我有看,如果說你要轉,那當然去找這個財源,如果真的沒有其他補助或財源,就用作價的方式去借出來。
朱局長惕之: 是,而且是在用地費用。
鍾議員宏仁: 但是我現在是看不出來就是那個額度,比較大項的說兩樣三樣就好了,因為這個突然增加了我看要5倍了,這個是增加45億元。
朱局長惕之: 對,那個是在淡水河北側道路,另外一個就是可能也是......
鍾議員宏仁: 大概金額讓我們知道,因為這個......
朱局長惕之: 18.5億元。
鍾議員宏仁: 18.5億元,好,再來。
朱局長惕之: 另外一個可能是宏仁議員也很關心的五股交流道,我們要增設北出跟北入。
鍾議員宏仁: 我們負責增設的部分而已。
朱局長惕之: 那就是用地費。
鍾議員宏仁: 對,那個大概是多少?
朱局長惕之: 光是那個用地費......
鍾議員宏仁: 那個金額你都講過了,大概要知道。
朱局長惕之: 大概6億多元將近7億元。
鍾議員宏仁: 對,6億多元嘛。
朱局長惕之: 對,6億多元將近7億元。
鍾議員宏仁: 還有沒有,再說一項就好了。
朱局長惕之: 另外一個部分可能就是我們新闢公園還有這些相關的瓶頸道路,還有水利建設裡面他所需要的用地。
鍾議員宏仁: 我覺得這個額度真的有點高,如果按照你這樣加起來,就算是那個......
朱局長惕之: 我舉個例子跟議員說明......
鍾議員宏仁: 這個加起來20幾億元,就算按照我們以前一樣有在闢建公園或是其他,那以前的就算是上年度的預算數也只有就是16億多元快17億元,在前面一年的決算數比較多就差不多快20億元,但這個是60幾億元。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
鍾議員宏仁: 扣掉這個20幾億元,就算扣掉30億元那也比以前的規模多10幾億元。
朱局長惕之: 其實跟......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該算給你的算給你,所以我才問說你這個......
朱局長惕之: 其實我跟議員說明一下,包含我們最近要解決汐止的幾個交通的問題,那光是吉林路的那個拓寛,我光是用地加起來就接近4億元,光是一條路就這個部分。
鍾議員宏仁: 對,這全部都算在內,我算30億元給你,這加起來還不到30億元。
朱局長惕之: 沒有,還有其他的,還有其他的細項。
鍾議員宏仁: 對,其他,因為你往年也都要做,往年你是用16快17億元,那17億又把你加了,也是......,你知道意思嗎?所以本席因為你......,這個如果真的要刪,我是建議刪10億元,這個額度還是很鬆,但是我現在是這樣跟你說,但是原則上我保留發言權。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希望你把大的項目就是讓我知道。
朱局長惕之: 沒問題。
鍾議員宏仁: 我也不是為了刪而刪,而是看這個作價,我的感覺比較像為了讓我們的歲出能夠平衡從這裡處理。
主   席: 這邊我跟各位議員報告一下,其實在基金的部分我們都是送大會,所以我們本來就是說在這個項目大家都是保留發言權。
鍾議員宏仁: 不是,他是歲出。
主   席: 都一樣。
鍾議員宏仁: 今天是歲入,這個歲出。
主   席: 都送大會,對,這要送大會。
鍾議員宏仁: 好,這早說就好了。
主   席: 因為我覺得你會......,議員,因為這個問題......
鍾議員宏仁: 順便問一下讓大家知道為什麼好不好?
主   席: 因為這個問題你問一下,不然到時候我們進大會別人都覺得我們沒有在那個,所以讓議員問一下是對的。
鍾議員宏仁: 我有幫你加過不會超過50億元。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你這樣......,你說什麼我都相信,就沒辦法加到50億元。
主   席: 好的,那這要審......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好,謝謝。
主   席: 那這要審歲出之前,我先介紹目前有出席的議員,我們的典哥李余典李議員,要先叫立委爸,然後我們的三重的王威元議員,我們的音樂才子我們鍾宏仁鍾議員,然後這幾天表現非常好,當然我們也很好,新人我們的就是宜琨議員,沒有,他話比你少多了,對,好,那我是淑君阿姨,那接下來我們審歲出,來。 審查意見: 1款002項1目14冊59頁[工務局]財產作價,原列6,200,000,000元,送大會討論。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工務局 109度歲出預算 第60-66頁經常門14款0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243,82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60頁到66頁。
鍾議員宏仁: 這是局本部的。
朱局長惕之: 是。
主   席: 我們宏仁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因為我看你的執行數來講,包含你現在看的叫做看起來不管是之前或者是像今年,有按照如果......
朱局長惕之: 是,概算編列。
鍾議員宏仁: 以今年度執行的狀況跟今年度,就是今年度的預算就是……,比較起來,因為你們那個執行率跟本來的預算真的管控的還蠻接近的,我誇獎你,但是我真的很想問,因為其他部門有時候那個差異很大,你看計畫差不多1個月,假設有12億元那每1個月大概用掉1億元左右,我覺得這實在很......
朱局長惕之: 沒有,跟議員說明我們都是核實編列,所以這個東西當用則用,當省則省。
鍾議員宏仁: 只是跟審視這些。
朱局長惕之: 是,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不過很接近,如果平常計畫很精準,而且執行性很接近是要誇獎你,如果帳很會做的也可以......,應該再檢視一下,我真的覺得這都非常很接近的。
朱局長惕之: 我們同仁都很認真,這個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我們還會繼續來了解到底是怎麼樣,看起來跟別的部門比起來是有比較......,還是因為局長……
朱局長惕之: 沒有,我們......
主   席: 精準多了。
朱局長惕之: 我們同仁都很認真很優秀,也很謝謝議員的協助。
鍾議員宏仁: 有注意到,所以......
主   席: 我們三審的局都很精準。
鍾議員宏仁: 這裡本部部分,那當然其他部門有一些要怎麼樣讓我們了解。
主   席: 議員可以儘量問,來,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1目14冊60-66頁[工務局]一般行政,原列243,82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67-74頁02目建管行政,本年度預算數:158,849,000元,請審議。
主   席: 現在是67到74,議員可以慢慢看一下,慢慢來沒關係,局長說可以審2天。
廖議員宜琨: 那個我想請問一下,一樣也是評選委員是......
主   席: 第幾頁?
廖議員宜琨: 71頁。
主   席: 看71頁。
廖議員宜琨: 我知道這邊其實前幾天主席有裁示說所以說這個人次都OK,我對這沒意見,是我也很想了解一下跟城鄉局一樣是這個評選委員是怎麼篩選出來的?還是你們去聘任的?
朱局長惕之: 評選委員是我們會綜合各界裡面相對來講他的公正性跟專業性跟公平性,是可以被大家所檢視的,那我們會逐年的去考核他相關的出席率,還有對應的這個業界的一些品質,那會每一年定期做一個檢討。
廖議員宜琨: 每一年?
朱局長惕之: 是。
廖議員宜琨: 所以這基本不適任每一年都會淘汰?
朱局長惕之: 對。
廖議員宜琨: 那因為昨天也跟黃局長要那出席率,那你也一樣就是待會休息的時候也是提供一份出席率給我們,讓我們來看一下好不好?所有委員的那個出席率。
主   席: 委員的名單跟這幾年的出席率。
廖議員宜琨: 給我們看一下,好不好?謝謝。
主   席: 好,那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沒有,等一下其他部門。
主   席: 好,那下一頁。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2目14冊67-74頁[工務局]建管行政,本年度預算數:158,849,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75-76頁資本門02目建管行政,本年度預算數:20,62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那75到76各位議員有沒有要提出詢問的?好,宜琨。
廖議員宜琨: 不好意思我想詢問一下什麼叫公有及社區公共建築物,社區公共建築物是怎樣的?何謂社區公共建築物?
朱局長惕之: 是在第......
廖議員宜琨: 75頁。
朱局長惕之: 在第75頁。
廖議員宜琨: 他的計畫內容,因為你這樣寫。
朱局長惕之: 因為他是有兩個部分,一個是這個公有的,一個是民間的這個部分。
廖議員宜琨: 民間?什麼叫民間?
朱局長惕之: 就是社區的公共建築物的改善的部分。
廖議員宜琨: 社區的公共,請問一下你是說大樓的社區還是哪裡的社區?
朱局長惕之: 其實他這個基本上,如果你以75頁的一個部分來看的話,他基本上這個300萬元的一個部分是在高氯離子建築物,也就是海砂屋的一個部分,民間的這個建築物如果他經過鑑定結果確定是海砂屋,然後他要拆除重建,那他拆除重建後那他每一戶最高可以申請20萬元的一個補助費用,那就是從這個預算裡面來支付。
廖議員宜琨: 局長,我可能比較不懂,因為我知道海砂屋要處理好像很難處理,就是說真的像你們講說要重建再補助,到底每一年這個所謂的300萬元,我看都差不多是編300萬元嘛,對不對?還是今年每年都有增加?都一樣嗎?
朱局長惕之: 應該是我們會隨著每一年的支用的一個情形,在每一年的預算編列去做一個調整。
廖議員宜琨: 那執行率是多少?
朱局長惕之: 我要這樣講,就是說我們在107年度的時候,他的執行率是100多萬元只有20%,所以我們在這個今年度的一個......
廖議員宜琨: 他去年度是編多少?先講一下去年是編多少?
朱局長惕之: 我們在......,對不起,我說錯了,那個我們在107年度的部分是860萬元,今年度是260萬元,但是今年度的260萬元已經到目前為止已經超支了,我們到今年到現在10月底的時候已經要支出3,679,600元。
廖議員宜琨: 那我想請問一下就是說你的意思說去年是編列了860幾萬元?還是去年是支出了860幾萬元?
朱局長惕之: 預算編列860幾萬元。
廖議員宜琨: 預算860幾萬元,支出多少?
朱局長惕之: 支出179萬元。
廖議員宜琨: 今年你們編列多少?
朱局長惕之: 編列260萬元。
廖議員宜琨: 260萬元可是今年......
朱局長惕之: 支出了369萬元370萬元。
廖議員宜琨: 那這樣是隨著今年的實際上發生的是因為做調整。
朱局長惕之: 對。
廖議員宜琨: 那這樣本席可以接受,好,謝謝。
主   席: 我們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是,問一下局長,我說那個因為這個資訊的部分的建立要一些設備嘛,要編這些,那有一個部分就是說到底是我們哪一個單位處理還是局本部我不知道,就是說像那個共同......,就是一些公共管路,譬如說瓦斯其他,就像高雄有氣爆,以前我們做過檢查,這個應該是哪一個部門的業務?
朱局長惕之: 我們養工處會整合相關的一些資訊。
鍾議員宏仁: 是養工處嘛。
朱局長惕之: 對。
鍾議員宏仁: 那如果說像這樣的預算會在養工處出現嘛,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是。
鍾議員宏仁: 這個是一個部分,另外一個部分就是說是審水利的時候有特別提,臺北市不是對於一些施工甚至於管路的部分,他是把他立體化做建置,這個是整個清查,這個非常大的工程,臺北市有做,那其他縣市有誰有做你知道嗎?
朱局長惕之: 我們有做。
鍾議員宏仁: 我們現在的進度怎麼樣?
朱局長惕之: 我們現在其實跟議員說明,我們工務局其實預定在明年年初要成立一個這個應該算是iRoad Information Center,就是智慧化一個道路的管線管理中心,那基本上就是利用3D的GIS的圖台,把我們新北市裡面現有的管線這個3D的一個資料......
鍾議員宏仁: 要建置起來。
朱局長惕之: 對,建置了一個......
鍾議員宏仁: 不管新的還是那個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是,所以在後面養工處的一個預算在拜託議員這邊幫忙支持一下。
鍾議員宏仁: 我認為這個要做,因為如果一個城市長久,看起來建設成本是很高。
朱局長惕之: 非常高。
鍾議員宏仁: 但是以後就不會有亂挖挖到或是要規劃一個新的工程的時候,那個資訊都不明確,還要去探勘什麼,那個很麻煩,而且是不精準,常常會出一些問題。
朱局長惕之: 沒錯。
鍾議員宏仁: 要補充嗎?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我們現在除了地下管線的建置以外,現在包括地面上的一些纜線部分我們現在已經在做。
鍾議員宏仁: 但是這要做立體的管控。
馮處長兆麟: 要做室內的話,地下地上的問題,我們已經在做一個解決。
鍾議員宏仁: 這個是一個部分,如果說建置起來當然以後管理就很科學化,甚至於在數位,中控中心都可以一目了然,甚至於我是覺得有一些國外的例子,甚至臺北市如果他已經先做,他們的經驗有優缺點,都容易去那個,我們也是要去研議一下,他們當然不好我們可以改進,好的還是可以學習,讓他有效率,甚至在施工的過程所有工程施工,包括我們在......,雖然有派監工他們會有監工在現場,但是我們在我們資訊室隨時也可以看到哪一個路段,而且塞車的情形、執行的情形、安全的情形,都可以完全了解,我是認為這個部分我們會支持,但是要來做。
朱局長惕之: 我們來努力,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
鍾議員宏仁: 好,這個以後是哪一個部門?也是會他們?
朱局長惕之: 養工處,對。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這個部分還是......,好,謝謝。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主   席: 現在我們歡迎陳啟能陳議員,接下來我們看77頁。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2目14冊75-76頁[工務局]建管行政,原列20,62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77頁03目非營業特種基金,本年度預算數:6,200,00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這個就剛剛我們審歲入的時候一樣,我們就送大會,好,來,下一頁。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3目14冊77頁[工務局]非營業特種基金,原列6,200,000,000元,送大會討論。
朗讀人員: 第78頁04目一般建築及設備,本年度預算數:2,34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我們看一下78頁,議員有沒有什麼要提出的,如果沒有就通過,好。
陳議員啟能: 現在公務車不是都會用租的嗎?
朱局長惕之: 其實跟議員說明一下,有時候租不見得比較划算,要看狀況,就是有時候......
陳議員啟能: 整個市府的政策到底是怎樣?
朱局長惕之: 應該是要看業務性質,因為像工務局的同仁大概外勤很多,那如果是用租的話其實反而累積起來他的價錢是更高的,是。
主   席: 好,我們下一頁。
鍾議員宏仁: 跟基金有關的都是大會討論嘛,對不對?包括他作價的部分。
主   席: 沒有,現在第一預備金,下一個。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4目14冊78頁[工務局]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2,34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79頁經常門05目第一預備金,本年度預算數:2,00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各位議員有沒有要詢問的?好,那我們就下一頁。 審查意見: 14款001項5目14冊79頁[工務局]第一預備金,原列2,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採購處 109年度歲入預算 第98頁經常門09款0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7,811,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我們翻開,現在到採購處那98頁,好,慢慢來。
廖議員宜琨: 可以問嗎?
主   席: 可以,當然,宜琨。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這個採購那採購處是全新北是不是都Follow你們的,就是說有關路燈的部分?各區公所會不會統一都是Follow你們的準則下去用,譬如說路燈的強......,那個叫什麼照明度那些的,是不是統一由你們這邊會定?
朱局長惕之: 這個是由我們養工處統一的一個規定的辦理。
廖議員宜琨: 是,那沒關係,那待會養工處再問。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
主   席: 好,那沒有,我們就再下一頁。 審查意見: 9款073項1目14冊98頁[採購處]雜項收入,原列7,811,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採購處 109年度歲出預算 第99-101頁經常門14款0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57,833,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我們看99頁到101頁,好,宜琨。
廖議員宜琨: 處長,為什麼你需要特別費?我的意思是說處長不是......,尤其是採購處他特別敏感,不應該有額外的social吧?
朱局長惕之: 這個我大概替胡處長回答一下,因為他是一個機關的首長,然後按照政府組織的一個編制的一個規定。
廖議員宜琨: 我對這個沒有問題,只是說......
主   席: 主要是說他是採購,應該有很多東西要避嫌。
廖議員宜琨: 要避嫌,他照理講不應該出去social才對。
朱局長惕之: 對,他的特支費主要還是都是要慰勞員工為主。
廖議員宜琨: 慰勞,那慰勞......
主   席: 所謂特支費不會就是只是對外而已嘛,還有對自己府內。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所以說我們152,400元是完全是針對府內的,處裡面的?那要增加,對不對?要好好的照顧我們自己的部屬這樣才對,我覺得這樣子一個月12,700元你們多少人?
胡處長培中: 我們70位。
廖議員宜琨: 70幾75吧?
胡處長培中: 70。
廖議員宜琨: 70個你去除以一個才分不到200元,這樣對嗎?這樣各位要吃什麼?太苛刻了。
主   席: 這個就要說你有慰勞的時候記得找議員一下。
廖議員宜琨: 是有規定他只能編一人200元嗎?
主   席: 這依規定不是因為他帥不帥。
廖議員宜琨: 當然我們不會因為帥,帥沒有人比他帥,都首帥了,是說這個東西是有編......
朱局長惕之: 這就是法定金額了,只有一個標準。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這完全是針對同仁的,一個人才200元,那這個是......,OK,我是沒跟你......
主   席: 謝謝議員的關心,來,幫我看一下LINE好不好?一直指你都沒有理我,來,我們現在看下一頁。 審查意見: 14款002項1目14冊99-101頁[採購處]一般行政,原列57,833,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02-103頁02目採購業務,本年度預算數:7,349,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我們針對102頁到103頁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其他的相關意見?來,我們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要問一下好了,那個103頁,就是這個應該是75萬元這個,75,000元。
主   席: 75,000元促參。
鍾議員宏仁: 這個部分就是說促參訪視作業外聘委員這個是什麼?我們還有這樣的業務嗎?我說採購也有這樣的業務?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就是促參的整個府的窗口是在我們採購處,還有工程施工查核也在我們採購處,那我們這些我們會針對府的那些一級機關辦的這些一些促參案件,那依照法令的規定他要去訪視,有點類似工程查核的那樣子的性質。
鍾議員宏仁: 我知道,你說這樣我問你一個,但是我是說促參各部門都可以做促參對不對?像那個水利局他也可以用促參條例去......
朱局長惕之: 他可以OT。
鍾議員宏仁: OT出去。
朱局長惕之: 是。
鍾議員宏仁: 像我們工務促參的部分是什麼?因為經發局我知道,譬如說要那個……
朱局長惕之: 我們會比較多。
鍾議員宏仁: 或是經發局、城鄉局也都有,我們大概的類型是什麼?
朱局長惕之: 我們工務局自己本身含所屬應該是沒有促參的案件,因為......
鍾議員宏仁: 對,我是想說工務也有促參。
朱局長惕之: 對,我們大概都是做硬體工程跟維護工程,所以大概沒有涉及到委外經營的這個事業,是。
鍾議員宏仁: 對,但是有這樣的一件,雖然很少我沒有特別的那個,只是說會有這樣的委員會,那這個那是規定一定要聘嗎?
胡處長培中: 跟......
鍾議員宏仁: 你知道我意思嗎?如果業務不多,我們府內的也可以處理,如果是有碰到......
胡處長培中: 因為促參的業務,就是我們查並不是只有我們本局的,是整個府的這些一級機關辦的這些大型的BOT案,因為他有涉及比較多的一些專業,所以我們原則上會去找根據各案的一些性質,譬如說看財務的,或者是譬如說運動設施,那我們會......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編給你們沒關係,沒有用也不要一定要把他用完,如果沒有業務你還是有用掉也是蠻奇怪的。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就是說主管機關財政部這邊他有......
鍾議員宏仁: 這個錢是很少,只是說因為我有大概......,就是不清楚說為什麼我們還會有促參的業務,好。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好,那我們接下來看104頁。
廖議員宜琨: 我可不可以問一下,好快。
主   席: 好。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那個公共工程施工品質輔導抽查這個就是2,243,100元這個,這是幹什麼的?這是訓練?是你們有在抽查還是說你們在訓練這些抽查人員?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就是說我們這個預算主要就是依照法令規定,每個地方直轄市都要設立工程施工查案小組,而且法令有規定。
廖議員宜琨: 那是under你們嗎?
胡處長培中: 在我們採購處這邊有一定查核的量,而且這些法令有規定這些委員要從什麼樣的一個名單裡面去找,所以我們大概都會從這邊依照法令的規定去找這些委員,然後去查核工程。
廖議員宜琨: 那你的工程包括哪些?
胡處長培中: 就府辦的這些,只要是市府辦的工程全部都是。
朱局長惕之: 包含公所。
廖議員宜琨: 包含公所,所以道路施工品質也都你們,就想請問你們一下。
主   席: 公共工程。
廖議員宜琨: 因為現在有個問題就是說上次其實總質詢大家有提到,就是說現在你們各公所是由他們提報的前6條你們拿來做評鑑嗎?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一下,應該這是兩件事,這個預算的一個編列是按照政府採購法第70條。
廖議員宜琨: 這我OK。
朱局長惕之: 這邊編列的,那剛剛議員所提的那個部分是我們養工處為了......
廖議員宜琨: 還是養工處。
朱局長惕之: 對,養工處是為了讓各個公所在做道路維護的這個績效上面能夠把品質越做越好,我們是希望把好的找出來來鼓勵他。
廖議員宜琨: 等一下,他們做一次,他們又做一次?
朱局長惕之: 不一樣的。
廖議員宜琨: 兩個不同層級的做法嗎?
朱局長惕之: 做法是......
廖議員宜琨: 可是也都是在......,你們也是有做這個道路的品質的?
朱局長惕之: 做法是不一樣的。
廖議員宜琨: 那你們是怎麼做?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就是說我們工程施工查核主要在查他的工程施工的品質跟進度,所以原則上會從......,因為委員會到實際到工地的現場去看他,還有看包含一些品管的制度面,譬如說一些施工品質計畫,然後跟他現場落實的這個情形。
廖議員宜琨: 所以鋪柏油你也有嘛。
胡處長培中: 這些就是說只要跟品質有關,原則上我們在看的時候都會,就看委員認為現在的工程進行的進度,他看認為什麼東西是重要,他會針對那個......
廖議員宜琨: 委員認為什麼東西重要?
胡處長培中: 就是說......
廖議員宜琨: 鋪柏油就是他的那個到底可以用多少,他的公分嘛,那幾公分嘛,一定有一定的,我想說馮處長一定是最了解的嘛,我意思說你們這樣子有沒有重複的感覺?
朱局長惕之: 其實他基本上是不會重複的,因為我們在工程查核的一個部分,他其實是隨機去抽的,也就是說如果以道路的一個品質來講,我們除了會去專心看剛剛議員所講的厚度,那大概也會去量測他的平整度。
廖議員宜琨: 平整度。
朱局長惕之: 對,平整度,那這個部分剛剛處長講的意思是說委員會看現場的一個狀況,必要要抽哪一些,他就會去抽哪一些,是。
廖議員宜琨: 因為反正現在......,這其實也跟養工處有關,因為現在就是說公所現在每次報那6條,那就永遠就是那6條最平整嗎?
朱局長惕之: 不會。
廖議員宜琨: 那因為現在就有些問題是說很多其實都有問題的,變成說公所會不會優先的把這6條先用好,那剩下的就會比較會有問題,我這樣講。
朱局長惕之: 這樣子就不對了。
廖議員宜琨: 因為我們目前好像有這個狀況。
朱局長惕之: 是,這個我們來處理。
廖議員宜琨: 包括在......,所以說那天我才跟局長講到有關土城那個石門路的問題。
朱局長惕之: 這個我們來注意。
廖議員宜琨: 對不對?類似這樣的問題他們就是......,還跟我講CP值過低所以說不要,這樣子不太對吧?那也是有住人的,怎麼可以跟人家講CP值過低。
朱局長惕之: 安不安全才是重要。
廖議員宜琨: 對,所以說如果品質的話,我會覺得說連這個都要考慮進去,而不是......,像你講抽查,不要只針對他講的那6條,你可以5條搭配1條隨便你們去抽查,或是4條搭配2條,而不要他們很強制性的就是說那6條。
朱局長惕之: 當然,謝謝。
廖議員宜琨: 好不好?這個麻煩你們一定要,不然他們認為CP值過低的他們就不去用了,這樣不太好,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這個我們會加強注意,謝謝議員。
廖議員宜琨: 謝謝。
主   席: 謝謝宜琨,謝謝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103頁的部分,其實那個訓練費用我們編了好幾個科目,就是好幾條都在這裡,好比說有一個200多萬元的,雖然他寫是按日計酬,按件計酬,這個部分跟下面我們看到很多這個看起來性質都很像,像公共的品質什麼教育訓練費,還有那個有一些促參我們還有補助,雖然不多,有很多業務看起來是重疊,能不能說明一下他們的區別?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在這邊有一個156萬元的那個公共工程品質管理教育訓練。
鍾議員宏仁: 跟上面的有什麼不一樣?
胡處長培中: 這邊是比較不一樣,他是那種辦那個有領證照的品管的專班,那他一個班要上84個小時要考試,那如果上面的那種的敎育訓練的話大概就是會針對比較一般性,比如說像我們類似像這種開工前的講習會針對施工團隊,或者是這些......
鍾議員宏仁: 針對工作人員?
胡處長培中: 對,或者就工程的......
鍾議員宏仁: 證照他也參與工作。
胡處長培中: 因為證照他的那個深度會更......,而且那個主要是他要考試要拿到證照,所以這邊大概......,而且他的上課還有一定資格的條件,主要我們是講是說因為這法令有規定,廠商他都須要有這樣子品管的這些證照,那我們這些做工程管理的人也需要有相對的一些專業才有辦法管理。
鍾議員宏仁: 那如果是促參的部分呢?他也有補助,因為剛剛促參的部分剛剛也有講嘛,業務是不多,有一個聘任委員的費用,再來這個也有一個訓練的費用。
胡處長培中: 跟議員報告,我們這邊的訓練,因為在主管機關那邊有一個促參的專業人員。
鍾議員宏仁: 我知道他是給我們這個錢沒有錯,但是我們這樣的訓練,他訓練出來他們會去執行什麼?
胡處長培中: 就是要實際辦促參業務的同仁。
鍾議員宏仁: 就沒有業務還有什麼?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我們處長剛剛所提的兩個內容,其實大概都是對內的人員訓練,那這個對內的人員訓練其實大概都是對於主要的承辦人員。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是這個就是一個訓練費用,有一些如果說中央也有給我們這個錢,其實在我們自己就是本預算裡面,有一些是可以減。
朱局長惕之: 就可以少編一點沒錯。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是說中央給我們錢,我是不會,我們不可能去擋,但是我們花的時候也是要有效率。
朱局長惕之: 是,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不要為了核銷就把他處理掉,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當然,是,謝謝議員。
主   席: 好,那我們就到這邉,那我們看104頁。 審查意見: 14款002項2目14冊102-103頁[採購處]採購業務,原列7,349,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104頁資本門02目採購業務,本年度預算數:369,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針對104頁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要詢問的?
廖議員宜琨: 沒有意見。
主   席: 好,那我們宏仁議員,104。
鍾議員宏仁: 不好意思。
主   席: 沒關係,慢慢來,可以到明天,還可以補城鄉局的一天,到下禮拜一。
鍾議員宏仁: 沒有意見。
朱局長惕之: 謝謝。
主   席: 好,採購處這邊就OK,那我們再下一個單位,我們的拆除大隊。 審查意見: 14款002項2目14冊104頁[採購處]採購業務,原列369,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違章建築拆除大隊 109年度歲出預算 第120-124頁經常門14款0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156,019,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那現在我們進入違章拆除大隊的一個歲出審查,現在從120頁到124頁,請各位議員慢慢參閱。
陳議員啟能: 隊長,一年拆除案有多少?
李隊長冠德: 報告議員,這個部分的話......
主   席: 先自我介紹,這規定的。
李隊長冠德: 議員好,我是......
主   席: 每個各科或各處處長上來的時候先講一下,因為這個要錄音的,要紀錄。
李隊長冠德: 議員好,我是拆除大隊大隊長李冠德,那平均起來的話一年的認定數大概是13,000件到15,000件,那拆除數大概是9,000到10,000件。
陳議員啟能: 我們自己拆的?
李隊長冠德: 是。
陳議員啟能: 人員有多少?
李隊長冠德: 人員目前實際編制108年是153位。
陳議員啟能: 153位除以9,000件的案件。
李隊長冠德: 並不是每位......
陳議員啟能: 有沒有包括民營?
朱局長惕之: 有,有拆除廠商。
陳議員啟能: 包括民營的部分。
李隊長冠德: 對。
陳議員啟能: 那我們自行自己工作大隊去執行的案件有多少?
李隊長冠德: 大約90位。
陳議員啟能: 什麼?
李隊長冠德: 包含認一科、認二科,還有拆一科、拆二科,還有違建廣告工程科。
陳議員啟能: 對,我是說確實執行自己大隊裡面去執行的案件,一年大概有多少?
李隊長冠德: 我們執行的件數,這個部分會以開口合約廠商為主,但是現場的話都會有我們的承辦同仁跟我們的班長在現場指揮。
陳議員啟能: 我們沒有自行拆除嗎?哪有可能。
李隊長冠德: 我們沒有自行拆除的案件。
陳議員啟能: 我有看到我們的拆除隊的同仁,拿電動破碎機去槌。
朱局長惕之: 對,跟議員報告,這以前是有,現在都退休的差不多了,拿電動破碎機的老前輩那幾個,現在電動破碎機年輕人在拿的時候都跟著跳了,電動破碎機會跟著跳。
陳議員啟能: 我們執行的這些人員是外包?
朱局長惕之: 對,我們是用開口契約的部分,然後由委外的一個拆除廠商。
陳議員啟能: 要對外宣導一下,你看連我們都不知道,那市民怎麼會知道。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是。
陳議員啟能: 這個事情要讓市民都了解,有的時候他們或許因為有可能藉著拆除隊的名義去行使非法行為,你知道嗎?
朱局長惕之: 抓到這就要嚴辦了,所以說我們拆除大隊這邊所以他會希望每一個出去的都有一個制服,讓大家很容易辨識,是,好,謝謝。
陳議員啟能: 如果業務量是多少?你說差不多1萬件,那我們現在列管案件以及我們尚未拆除的,不管是哪一類,包含乙類案件,有涉及違章的部分有幾件?
李隊長冠德: 報告議員,這個部分目前在內政部營建署的統計,實際的數量大約是18萬件。
陳議員啟能: 我們新北?
李隊長冠德: 是。
陳議員啟能: 你怎麼拆的完?那乙類案件多少?
李隊長冠德: 這個部分他按照優先次序表他有ABCD這樣的順序,那目前假如說是A類的話,他大約是2萬多件。
陳議員啟能: 2萬多件什麼類?
李隊長冠德: A類。
陳議員啟能: A類有2萬多件。
李隊長冠德: 就是優先拆除的。
陳議員啟能: 那業務量很大,人員夠不夠?沒有,業務也一樣,業務也有很多......,他有一個認定,之後再執行排拆,應該這樣子沒錯吧?
朱局長惕之: 是,所以在有限的人力要拜託議員支持我們拆除大隊的預算。
陳議員啟能: 加油,辛苦了,你的預算裡面有沒有要刪除的部分,我如果幫你刪除一些預算,你的業務就比較輕鬆,就不用執行了。
朱局長惕之: 那更慘,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好,那我們現在也歡迎連斐璠連議員,那今天很多地方還是需要跑公祭,所以很多議員的行程比較趕一點,那我們現在看125頁。
審查意見: 14款003項1目14冊120-124頁[違章建築拆除大隊]一般行政,原列156,019,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25頁資本門02目一般建築及設備,本年度預算數:4,00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針對125頁的部分各位有沒有意見?
陳議員啟能: 這拆除隊的車輛是不是,一次換五台,換你的座駕,大隊長有沒有車?有沒有?
李隊長冠德: 報告議座,其實也是公務車之一。
陳議員啟能: 對,你有車,我問你有沒有車?
李隊長冠德: 是有。
陳議員啟能: 有就有就好了,坐多久了?那一輛車多久了?
李隊長冠德: 大概2年多。
陳議員啟能: 要換一部新的,拆除隊剛有講,業務很危險,車子要注意一下有沒有被人家裝竊聽器,你知道嗎?還有追蹤器。
李隊長冠德: 報告議座,這個都依法行政。
陳議員啟能: 韓國瑜我記得印象是沒有,但是你的要小心。
主   席: 好,那這樣子我們的違章拆除大隊的那個歲出OK,那我們現在看那個養護工程處。 審查意見: 14款003項2目14冊125頁[違章建築拆除大隊]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4,0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養護工程處 109年度歲入預算 第145頁經常門03款01目罰金罰鍰及怠金,本年度預算數:1,50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來,針對我們養工處的部分,現在先看到145頁的歲入,各位議員看有沒意見?好,我們請宜琨。
廖議員宜琨: 處長,我想問一下現在開挖都由各區公所去評還是由你們去評?就是人家要申請開挖,就道路的開挖,是由你們核定還是由公所?
朱局長惕之: 我先替處長回答一下,養工也有申請,區公所也有申請,對。
廖議員宜琨: 那你們的......,我知道有禁止開挖期是哪時候?你按掉了,你把他按掉了,再按一次。
馮處長兆麟: 那個開挖期的部分,我們是......
主   席: 講你的大名。
馮處長兆麟: 我是養工處馮兆麟馮處長,那我們是除了那個1、2、5、6、10、11、12是屬於禁止開挖的部分,其他有4個月的部分。
廖議員宜琨: 1、2、5、6、10、11、12。
馮處長兆麟: 就3、4......
廖議員宜琨: 所以1年只有5個月可以開挖?
馮處長兆麟: 4個月。
廖議員宜琨: 4個月,我是算......,對。
馮處長兆麟: 但是如果說是有民生需求的部分,這部分我們也是會同意。
廖議員宜琨: 沒有,我想請問......
主   席: 什麼叫民生需求?
廖議員宜琨: 像水電、瓦斯那些的嗎?對不對?那我想請問一下如果這些機構他們有不小心把人家的東西挖壞了,那你們是會採取什麼樣的動作?
馮處長兆麟: 這部分的話我們會做裁罰這樣。
廖議員宜琨: 怎樣裁罰?
馮處長兆麟: 未按交維施作,或者未按施工圖施作的話,這部分我們會去做一個裁罰。
廖議員宜琨: 因為本席在樹林......,已經解決了,那可是要感謝公所硬壓著人家去做,那不管,就是說通常開挖之後,後面過了可能一陣子之後才發覺那個坍方了。
主   席: 陷下去了。
廖議員宜琨: 陷下去了,才發覺說原來裡面淘空了,然後後面才知道說裡面的管子挖壞了,那問上一個廠,一定我們一般直覺認為一定是上一次施作的人用嘛,對不對?可是他來他也不承認說是他用壞的,他說可能別人用壞的,那像這種的到底是誰要負責?你又按掉了。
馮處長兆麟: 這個我們會到現場去做一個確認,那我們就依照這個相關的......
廖議員宜琨: 怎麼確認,因為事過了三個月才......,人家機車開過去卡在那裡之後,才發現那邊坍方了。
馮處長兆麟: 其實把這個道路挖開之後,其實看他管線埋設的深度,還有一些材料的部分,其實可以做這個初步的判斷。
廖議員宜琨: 那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說,有時候你破壞到他好像要壞不壞的狀況,那過了很久之後才發覺壞掉了,那你到底怎麼樣去推算,到底是公所重新刨鋪的問題,還是自來水用的,還是電力公司用的,那在同一時間他們都有施作過,因為上次好像是類似這樣的問題,我只是想了解說這整個程序,因為那時候來的會勘的大家都一直在互踢皮球,大家都不想去把這個用好。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提到這個部分,其實議員學財經的會非常清楚,這就是一個風險的一個關係,就是我們地底下的管線很多,那通常來講我們會找一個最後的一個施工者,來確認他當時施工的一個狀況,那理論上來講他施工的狀況都有留下所有的照片的一個紀錄,再去判斷說這一次壞的地方跟你上次施工的關聯性,也許這個管是在你上次施工的外面,那你說是上次施工的,那可能關聯性就沒那麼大,但是是你上一次施工的範圍裡面會涉及到的,那你的關聯性就很大,那這個時候大家再去做一些更細緻的專業判斷。第二個部分其實在這些工程裡面,基本上他都有工程保險,那很多的工程保險其實他的一個理賠的部分其實就是用在類似這種,可能沒有辦法事先預期,或者是已經發生的這個事情上面,在合約裡面的工程保險的機制,就是來處理這一塊的。
廖議員宜琨: 那假設有你所謂講的這個保險的部分,那我就不懂為什麼要推來推去?
朱局長惕之: 因為保險公司也會要確認到底是不是你這個施工廠商這一次施工所造成的,因為地下管線的干擾的影響因子,可能不是單一的因素,是。
廖議員宜琨: 可是那如果假設都找不出原因,那到底最後是誰要負責?
朱局長惕之: 基本上就是要可能要透過一個鑑定的方式了。
廖議員宜琨: 鑑定是由鑑定委員會嗎?
朱局長惕之: 第三方的專業單位去鑑定,譬如說這個土木技師工會或者是相關的一個工會來鑑定,到底這個肇因是什麼?
廖議員宜琨: 可是坍方不可能說我等你鑑定完才來補,即時性是誰先要做這個修補的動作?
馮處長兆麟: 這我們會......
朱局長惕之: 當然公部門。
廖議員宜琨: 然後後面再代為求償嗎?
朱局長惕之: 如果責任釐清之後,該誰負責就向誰求償,是。
廖議員宜琨: 還是這樣子嘛,所以我就在講其實去會勘的時候,當場有問題其實當場就......,如果找不出到底是誰的時候,應該就有一個局,不知道是公所還是養工處,應該就要挺身而出,先把他做了再說,而不要在那邊推來推去,這不屬於我們的,這應該是要叫公所還什麼東西?
朱局長惕之: 應該是這樣講。
廖議員宜琨: 我是覺得說不要推來推去。
朱局長惕之: 應該是這樣說,現地這個地方的管理單位是誰?那有涉及到公共安全的一個部分,該做就立即要做了。
廖議員宜琨: 對,這就是我的意思,可是問題是就是說會推來推去,到底是怎麼回事?
朱局長惕之: 因為管理單位是很清楚的,這個道路如果是我們工務局該處理的,那當然就是我們工務局要做,這個道路如果是公所該處理的,當然是公所就要做,這個道路如果是國工局或是高公局的,他就應該要做。
廖議員宜琨: 一般的大道路其實都是養工。
朱局長惕之: 這個按照公路法還有市區道路管理條例......
連議員斐璠: 是我們的新北市市有道路嗎?
朱局長惕之: 他是按照公路的性質,就是以公路來講的話,他分國道、省道、市道、區道跟這個市區道路跟村里道路跟聯絡道路還有農路,所以他那個道路屬性很多,那在法裡面都有明定這個部分是該誰負責的。
廖議員宜琨: 好,謝謝。
主   席: 好,我們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局長、處長,那剛剛那個宜琨講的那個問題,就責任的問題,如果說有碰到一些狀況,那我想問一下,有沒有一個機制,譬如說跟你申請的單位或是某一個單位,他一開挖發現裡面不對,那有沒有一個核備制,就是他一挖就知道問題,你總不能說最後一個單位是由他去處理,有沒有一個機制他自己照相錄影存證之後,我們的人去會同還有一個馬上在找,這個肇因應該很快處理,不然有時候因為有要回填,回填以後就根本很難去鑑定。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機制,不然我們工程要開挖幾乎圍起來有交管,那就糟糕了,還要等到鑑定來你就......
朱局長惕之: 沒有,跟議員說明,如果挖下去有問題,第一個動作通知所有管線單位到現場聯合……
鍾議員宏仁: 對,我說有沒有這樣的機制?
朱局長惕之: 就是這樣做。
鍾議員宏仁: 就好像我們有時候你看那個要建築,有時候要到鄰居拍一拍,萬一有鄰損的爭議,就是先拍就沒有問題,對不對?所以第一時間他如果沒問題他繼續挖,如果他有問題馬上要存證要跟我們有一個對口,要有一個機制,我的意思是要有一個機制,那很快有一定的保存,甚至鑑定單位最起碼先採樣,才可以回填,不然的話填了以後誰去,還要重挖一次再去鑑定,那不可能嘛,但是這個跟車禍的狀況一樣,不能影響交通太大,所以等警方來做處理之外,有一個如果真的有一個緊急,那疏導交通還是自己有一定的程序,SOP怎麼樣可以做一定的處理就可以移開排除那個,就是不要妨礙交通太久這樣子。
朱局長惕之: 是,沒錯。
鍾議員宏仁: 是,然後再來問一個,等一下,剛剛有一個要問。
主   席: 145之外的頁嗎?
鍾議員宏仁: 不是,現在的範圍內的,現在是幾頁的?
主   席: 現在145。
鍾議員宏仁: 好,145,OK,對,現在145本身嗎?
陳議員啟能: 我請教一下。
鍾議員宏仁: 好,你先講,我剛才翻了一下。
陳議員啟能: 處長,養工處今年預算總共多少?
馮處長兆麟: 今年預算編的是......
陳議員啟能: 你們總預算多少?
馮處長兆麟: 36億元。
陳議員啟能: 36億元。
馮處長兆麟: 36億3,800多萬元。
陳議員啟能: 36億元的總預算裡面,總共在施作人行步道所有的工程費的部分有多少?
馮處長兆麟: 4.2億元。
陳議員啟能: 多少?
馮處長兆麟: 今年編的是4.2億元。
陳議員啟能: 你這樣我要好好的審了,你們總預算36億元,結果你的養工工程部分的修繕費用才編4.2億元。
馮處長兆麟: 這個屬於是道路附屬設施部分,那我們還有道路的部分還有委辦工程。
陳議員啟能: 我在請教你所有的工程經費部分是多少?
朱局長惕之: 工程經費。
陳議員啟能: 所有的工程費用支出多少?
馮處長兆麟: 34......
陳議員啟能: 問你這個問題是因為你養工處的本責,你的主要業務就是這個。
主   席: 最重要。
陳議員啟能: 這些工作,那你拿了36億元我要了解你的工程預算總共有多少,答不出來?
馮處長兆麟: 34億6,700萬元。
陳議員啟能: 多少?
馮處長兆麟: 34億6,700萬元。
陳議員啟能: 對嘛,34億元,好,既然有34億元你常常說你沒錢,去年度執行率多少?去年度總經費支出多少?到現在。
朱局長惕之: 跟啟能議員說明一下,其實我們在......
陳議員啟能: 我是在問養工處,我不是問局長。
馮處長兆麟: 這樣子,在我們目前在會計核銷的部分,因為我們還有應付未付款,就我們每個月跟他們檢討的部分。
朱局長惕之: 99......
馮處長兆麟: 都近乎到......
朱局長惕之: 沒有,去年度。
馮處長兆麟: 去年度99%。
朱局長惕之: 去年度99.98%。
主   席: 很緊張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你不要這樣嚇我們處長。
馮處長兆麟: 99.98%。
陳議員啟能: 什麼?
馮處長兆麟: 去年度是99.98%。
陳議員啟能: 多少?
朱局長惕之: 99.98%。
陳議員啟能: 沒有,我在問你總經費多少?99.98,總經費多少?
朱局長惕之: 2,181,944,000元。
陳議員啟能: 處長不知道你會知道?你假裝會。
朱局長惕之: 我局長我當然要知道。
陳議員啟能: 我沒有問你,我在問處長。
朱局長惕之: 因為到議會還是我要面對。
馮處長兆麟: 這我要再加油。
陳議員啟能: 要做功課,因為我才問兩項你就這樣,停頓那麼久還局長幫你答。
主   席: 你很有威嚴你講話都很緊張。
陳議員啟能: 來,再來,以後到底你現在的編列的預算到底夠不夠支出?你去年度已經幹了整年度的處長,養工處的處長,你所謂的經費不足的部分,在今年有沒有編列完成。
馮處長兆麟: 我想跟議座報告,所謂沒有什麼經費不足的部分,只是說排優先順序,那當然去年在今年度的部分是有一些在地方訪談,有一些又優先去做處理的一些鄰里道路部分,這部分我們會做一個調整,包括一些前瞻計畫的部分我們去做一個調整,事實上在有些地方建設的部分我們會跟公所,那有些公所預算不足的部分,那我們會去按照公所的建議,優先去做一個,他去執行,不足的部分我們在109去補。
陳議員啟能: 你的邏輯有點怪怪的,你跟我說你的工程費用今年編列是34億多元。
馮處長兆麟: 是。
陳議員啟能: 剛剛你們局長說。你們今年才編列20億元。
朱局長惕之: 不是,那是去年。
陳議員啟能: 去年20億元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對。
陳議員啟能: 那今年你跟我說有34億元,那我請教你為什麼會差別那麼多?
馮處長兆麟: 因為有前瞻計畫裡面一個工程費用一個墊付轉正的部分,金額比較多。
陳議員啟能: 沒有關係,前瞻預算有多少?
朱局長惕之: 1,246,808,000元,我知道你要問這個,所以我先幫他翻到。
陳議員啟能: 我又沒要問你,你一直替人家答。
馮處長兆麟: 12億5,400萬元。
陳議員啟能: 那表示去年度跟今年度的預算你還是多了2億多元,有沒有?有沒有多2億多元?
馮處長兆麟: 是的。
陳議員啟能: 那為什麼會多?
馮處長兆麟: 因為......
陳議員啟能: 你剛剛又說你沒有預算不足,但是如果說沒有預算不足的話,那我們這些議員同仁們建議你去施作的項目,你怎麼不做,你說你沒有錢?
馮處長兆麟: 都有做,不是......
陳議員啟能: 我知道召集人比較大牌,我比較小牌。
主   席: 沒有,他有的是跟我說明年,他說今年沒有了要明年,所以他說都會做,這樣我就滿意了。
陳議員啟能: 哪有做,你強,你召集人。
主   席: 那個是明年再做,我很OK。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報告,我們的執行率99.98%,所以接近100%,所以我們如果有預算絕對不會說不做不該做的。
陳議員啟能: 就是沒有預算,所以我現在回來,所以我說問你在請教你預算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是不是要多加一點,因為侯市長的路平專案是非常注重,你養工處如果沒有......,他的路平專案如果徹底失敗的話,就是你養工處的問題。
朱局長惕之: 所以跟議員說明,我們市長,侯市長有特別講到權錢下放,所以在109年度的預算裡面有接近給各個區公所加起來增加了快2億元的道路的相關的費用。
陳議員啟能: 那最好,我還要請教你們說,既然是這樣子,為什麼公所也都喊沒錢,公所也說......,像今年度公所一直哇哇叫說他們沒有經費沒有經費,然後說......
主   席: 明年有多編,今年是之前的預算。
陳議員啟能: 所以我要......,但是如果公所有這種情況的話,你們是算是上級單位,你們沒有跟公所好好的溝通溝通怎麼可以。
馮處長兆麟: 我想我們跟公所是一起的。
陳議員啟能: 我跟你說你現在連公所也要來要議員的配合款。
朱局長惕之: 這我們市府來檢討。
陳議員啟能: 還是你教的,去找議員去找議員。
朱局長惕之: 不會,我怎麼會教這個。
陳議員啟能: 是不是你教的?
馮處長兆麟: 沒有,我想我們跟公所都是一體的,我想各公所我們的原則上權責公所的話,他預算不足的部分,他跟我們反映,我們也是一樣會去做一個協助的。
陳議員啟能: 我對你,我想局長,其實我對你們真的有點意見就是說,我一直在強調的一句話,市容真的非常重要,我有一次在議會大會裡面我曾經跟朱局長曾經質詢過。
朱局長惕之: 討論過,對。
陳議員啟能: 這個議題,你說4、50年那種老舊那種水溝蓋,雖然那巷子是小,但是要求你們換,我覺得也沒有什麼錯,但是你們就說你們沒有經費,這個很奇怪。
朱局長惕之: 所以我們就多編了一些給公所,希望公所能夠......,對,公所那個部分。
陳議員啟能: 那如果編的時候會不會換?
馮處長兆麟: 我們今年其實也跟公所跟他講說,如果......
陳議員啟能: 如果要按照你們的論述說,他可以用所以不用換,那我跟你講以後馬路,不需要整條馬路還要去刨除之後再重新鋪設,你就補一補就好了,你就補丁就好了,就是這種論述,還是一樣可以用。
朱局長惕之: 所以我很認同議員那天在質詢上面所提的部分。
陳議員啟能: 會不會明年度預算給了之後還會有這種情況?
馮處長兆麟: 我想不會,因為這個他們......,這個亮點很多,所以我們要分期的這個東西去做規劃。
陳議員啟能: 到時候麻煩一下。
馮處長兆麟: 像今年的案子,我們在明年的話已經有跟公所做協調了。
陳議員啟能: 各單位我跟你們,真的好好的跟你們溝通一下,再怎麼樣三審的議員也要給予尊重,講真的,你如果說大家審預算給你方便,你也必須給我們服務案件方便,我們也不是叫你去圖利他人,我們也不是圖利他人,我們只是希望我們所關心的地方好,你柏油給我也沒有用,你知道嗎?
朱局長惕之: 冷掉柏油都沒用,柏油冷掉都沒用。
陳議員啟能: 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馮處長兆麟: 這我們配合。
廖議員宜琨: 換我,所以說你剛剛確定就是說完全沒有經費上的問題?真的就沒有錢,因為我常常要......
馮處長兆麟: 這個錢,鋪設的話是我們在有限的經費裡預算裡面去做。
廖議員宜琨: 因為你們判的標準到底是怎樣,有時候我真的不是很懂,我們覺得很......,看起來也是道路破破的,他跟我講說只要上面沒有一顆一顆的那種石粒就OK,就連他裂掉都沒關係,就是怎樣的......,他說沒有立即性的安全危險的問題,那這樣就可以不用怕,因為我做特助做很久,從不是議員就開始做了,做的這幾年我事實上遇到有承辦這樣講,他說只要沒有那種顆粒出來,沒有跳料出來都沒關係,是不是這樣子評定標準?
朱局長惕之: 沒有,那個大概謝謝議員,我想每一個個案他的狀況可能會不太一樣,那如果說他的這個車的載重量跟他產生那個裂化的一個情形,其實他是需要一個專業的判斷,那我們這邊大概很難用文字上面去把這件事情講的很清楚。
廖議員宜琨: 沒關係,但是就是明明就該做的柏油你沒有跟我講就也是回說,就沒錢。
朱局長惕之: 應該是公所吧?
廖議員宜琨: 沒有,養工。
朱局長惕之: 所以他的預算執行率才是99.98%。
廖議員宜琨: 一直跟我講沒有,所以我現在才問說經費有沒有問題?
朱局長惕之: 經費應該是這樣說,鋪柏油的一個經費,要編到飽的話,其實一定會排擠到相關的預算,所以我們基本上是在一個可維持度的情形下,讓預算合理的一個編排,也就是說我不能夠說我為了這個養工的一個預算,但是排擠掉了其他的,那個時候其實就是一個造成了一個其他的問題,所以這個是在權衡之下那在整個府裡面的預算來講,現在這樣子是一個適度可往前推的。
廖議員宜琨: 那所以說今年又增加了2億元,大概2億元嘛。
朱局長惕之: 對,大概也給公所多了比較多的道路養護的經費。
廖議員宜琨: 因為我要講的是說,像我們也去會勘了,其實他的那個狀況我認為是應該要刨除重鋪,可是就是一直跟我講沒錢,那沒關係,未來我希望這情形多協助一下,尤其是你們鋪柏油,有一件事我一直很不了解,同一條路可能施工的關係只有鋪一半,另外一半看起來一半新的一半舊的,你們這樣子很容易造成里長跟民意代表被人家罵,說現在是怎樣,這邊才是人,那邊不是人的樣子,哪有鋪那個一條只鋪一半有打掉,另外一條沒鋪,那未來的狀況又發生怎樣,未來那個高低差又會慢慢呈現,也會慢慢呈現高低差出來對不對?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那有時候狀況並不是道路問題,有時候是因為管線他去挖掘。
廖議員宜琨: 挖掘你們應該要求他,做不能只用一半。
主   席: 對,其實現在很多的那些自來水公司,或者是那個什麼天然氣都是這樣,都沒有按照很落實,像那天五股那個張仲文里長就陳情,他整個自來水管線弄完之後就跟波浪一樣,不挖之前還是平的,挖完之後就變這樣子,而且收邊都是柏油渣,那個里長五福里跟六福里都罵翻了。
廖議員宜琨: 對,所以說這到底是誰去做驗收的,他們開挖完之後有沒有去做驗收,那有人做成這個新的,這邊舊的,這樣很奇怪。
主   席: 所以我覺得這部分應該是說未來他們這些管線單位,我們核給他路證之後,我覺得我們的立場就是要替民眾監督好,那你們有時候你們不出聲,變成里長跟他們對立,就只有里長找麻煩,里長不是的,他搞成包商還要找好多好多人來跟他溝通,他覺得這樣是很不妥善的。
朱局長惕之: 理解,這個確實是我們現在正在努力的一個部分,謝謝議員。
廖議員宜琨: 對,真的,要嚴格監督,因為你們鋪一半的,甚至你的品質,也不是說他們開挖品質就不管了。
朱局長惕之: 當然。
廖議員宜琨: 對。
馮處長兆麟: 是,這個我們會再要求。
廖議員宜琨: 這個再拜託一下好不好?那我們關心一些地方的道路的問題,麻煩你們儘量協助好不好?我那一區也只有我比較關心而已。
主   席: 馬路、人行道或者是橋隧,部分都是大家都很關心的,然後我們現在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局長,我覺得這個剛剛講預算夠不夠,我知道政府是量入為出,所以永遠不會不夠,沒錢就不做而已,但是那個規模應該還是維持有效,而且可以就是達到一定的品質水準,通常這個是政策上的一個方向,當然這是市長跟你們重視什麼就是做到什麼程度。
朱局長惕之: 是,就是像新北大道其實我們基本上也花了很多的精神要把新北大道處理好。
鍾議員宏仁: 所以我是覺得就是說,我這邊的比較重視的就是錢用的有效,所以我認為說局長這個部分你應該要有一些思考,在整個SOP上,因為這個也是涉專業,但是一條路很容易,如果說要不要刨鋪,這個很容易浪費,有時候沒有需要還是刨鋪,或者是來的品質不夠好,就是等於驗收的過程,時間還沒到就又要刨鋪,因為真的不好的你沒刨鋪也不行,所以我認為這個要有一定的專業,然後要有一個標準的SOP的一個程序,我甚至於認為就是說因為我們事前要統一,好比說我們有的公所去處理,沒有錯吧?這個有沒有納入我們預算裡面?是我們撥給他還是那邊自己的預算。
馮處長兆麟: 他們自行有編相關預算。
鍾議員宏仁: 對,我是覺得就算他們自己的預算,我認為說在事前管理上,就是說誰要主導這個業務還是在我們養工處,他們不一定專業,他們也一樣,雖然有,但是那個不會很完整,我都一直建議說市政府有很多事前上要做組織變革,就是指揮系統,譬如說我們這一條需要刨鋪,雖然是市公所的那個,我是覺得應該報到我們養工,養工甚至去會同檢查他多久以前鋪?是什麼品質?為什麼現在要鋪?要現場,要有人去看,我的意思說我們做管理督導的這個部分,事後檢驗,不是只有市公所檢驗,我們的人也要有一組人專門在做這個,我覺得慢慢會帶起來,因為我們有一個品質的要求,你什麼品質,什麼路段用什麼品質不一樣嘛,比較大條比較小條,有一些甚至於養護的過程,好比說使用年限還沒到,但是有裂,我們會去了解,總是要有原因跑出來,本來是什麼比較小的車在跑,為什麼都有大......,這陣子因為施工上需要有很多大卡車,那當然不行,然後我們不是說硬梆梆就不能動,但是我認為說管理上要有專業,就是還要回歸到我們工務部門,因為我們才是真正的專業,這個事情其實以前總質詢我有提過,包括所有的譬如說跟公園有關係的種樹,不管是農業局或是我們跟公園處這邊有關的,就要有一個單位,雖然有比較大型比較大規模的,都要報上來一併去看,包括土壤什麼,我是說要有專業還是要專業,好不好?這個部分。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是。
陳議員啟能: 請問你一下,區道的瀝青工程厚度多少?
馮處長兆麟: 什麼?對不起。
主   席: 區道。
陳議員啟能: 區道。
馮處長兆麟: 區道我們都鋪5公分。
陳議員啟能: 5公分,市道?
馮處長兆麟: 市道也是,我們一般都是鋪5公分。
陳議員啟能: 都5公分?
馮處長兆麟: 是。
陳議員啟能: 你確定?
主   席: 真的。
馮處長兆麟: 對,除非是地基有壞的話。
陳議員啟能: 那省道呢?
馮處長兆麟: 省道的話他們一般的話他們有鋪到10公分的。
陳議員啟能: 多少?
馮處長兆麟: 10公分。
陳議員啟能: 那我們示範道路呢?
馮處長兆麟: 我們鋪也是鋪5公分。
陳議員啟能: 還是5公分。
馮處長兆麟: 但是我們陸續會做改善。
陳議員啟能: 5公分,你確定?處長,局長很清楚,我跟你講我們宏仁議員在跟你們要求的這個品質絕對是跟厚度有關係嘛,瀝青就是怕水嘛,怕他滲水,滲水之後瀝青就完蛋了,就解體了嘛,厚度越厚他一定會使用年限一定更久嘛,沒有錯嘛?你如果使用的非常頻繁的話,你其實可以是路段去鋪設的,你不應該通通是5公分,以前公所很糟糕都3公分而已,所以他一下雨就完蛋了。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我們在鋪設之前一定會全線的去看,有些那個以前巡路的部分有些紀錄在,坑洞比較多的地方,那一個區段我們整個會做一個路基的改善,改善完畢之後會做一個路改,路改完之後才會做。
陳議員啟能: 路基改善?真的假的?
馮處長兆麟: 真的。
陳議員啟能: 哪一條做路基改善?有沒有做過?做哪一條?
馮處長兆麟: 我們做示範道路一定會先找管線單位先去做一個確認,然後做個路基改善完畢之後再來做一個......
陳議員啟能: 你是新闢的都市計畫道路還是改善?
主   席: 舊的也是。
陳議員啟能: 舊的改善路基?
馮處長兆麟: 對。
主   席: 對。
陳議員啟能: 哪一條嘛?請問一下。
主   席: 文化一路、中山路。
馮處長兆麟: 我們養工處......
陳議員啟能: 都是你們那裡,你又圖利你們那邊你看,又來了,你看。
朱局長惕之: 沒有,新莊的新北大道也有。
陳議員啟能: 那三重、蘆洲有沒有哪一條有?跟我講一條就好了,來,三重、蘆洲哪裡有,來,什麼路?
游代科長淳名: 就是我們三重可能在一些重要的省道,譬如說重新路、重陽路這邊。
陳議員啟能: 改善路基。
游代科長淳名: 他會做局部的一個區塊路基改善。
陳議員啟能: 什麼區塊路基,什麼叫做區塊路基?
游代科長淳名: 就是說我們這條路這個區塊他是比較......
鍾議員宏仁: 比較會壞掉。
游代科長淳名: 地方我們就會做一個區塊的……
主   席: 而且是防滲刨鋪。
陳議員啟能: 你怎麼做?
游代科長淳名: 就是會先把一個......,我們都會選一個單車道的範圍,然後前後這樣子。
陳議員啟能: 沒有,你改善用什麼工程法去改善?
游代科長淳名: 我們會挖,乾拌那個水泥。
陳議員啟能: 重新路有這樣子做過?
游代科長淳名: 有部分的路基是做這樣子改善。
陳議員啟能: 你確定?
游代科長淳名: 都有。
陳議員啟能: 真的有?好,資料給我。
馮處長兆麟: 我們把照片會後提供給議員參考。
廖議員宜琨: 反正都要講了,我也順便講個話。
陳議員啟能: 不要一直圖利蔡淑君。
廖議員宜琨: 你要講嗎?
主   席: 你講過了,換我們講了,我們都沒講。
廖議員宜琨: 你不能講。
主   席: 我不能講。
廖議員宜琨: 你一講陳啟能議員又要講了,我現在是說其實是水利局跟養工跟那個公所都要注意了,你們現在在做污水下水道對不對?污水下水道你們也會開挖,那開挖之後你們也會鋪柏油,但是你有沒有發覺全部一段落一段落,同樣一條道路上面你會發覺一樣就是剛我講的,就一段一段有做,你們應該是時候去把他整段鋪起來才對,這其實既然明年有編列比較多的預算,這個要考慮一下怎麼進行,配合公所配合水利局配合養工處,你們三方面要講好,因為這樣子很多里長在說,譬如說我們以100來算,這邊打20,隔個30公分再打20,再隔一個又鋪,那中間都有空格,看起來整個路面美觀真的很醜,不夠美觀你知道嗎?這不能這樣做,如果可以的話一起,真的一起,儘量要一體成形一次把他做起來,不然就跟剛剛一樣,一半有鋪一半沒有的意思是差不多的。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我了解議員是講那個污水的出發井跟到達井中間那個地方,那個我們會跟宋局長大家一起合作,謝謝。
廖議員宜琨: 沒有,這不是聊而已,這真的要確實去實施,而不是你們聊一聊又沒有結果,這真的要......,真的看起來說要的話,就是大家一人出一點,把他一次整個鋪起來。
朱局長惕之: 那個是在最後的那個封井的過程。
廖議員宜琨: 對,會,可是重點是就是有這樣發生,里長來跟我們反映說,這邊鋪一下那邊鋪一下,中間好像那個跳格子有沒有,這樣跳的。
馮處長兆麟: 這個應該是臨時鋪的吧?
朱局長惕之: 臨時,那是臨時封井。
廖議員宜琨: 沒有,是最後的就是這樣子了。
朱局長惕之: 好,這個我們會注意一下。
廖議員宜琨: 那時候後面我才開一個會議,協調會一起把他們做起來,不然未來你像鶯歌跟三峽未來要做嘛對不對?還是一樣的問題,我們沒有開協調會的話,一樣的問題又會產生,所以說先趁這個時候,你們自己好好討論,明年跟公所要怎麼樣配合,只要有開挖這個污水下水道工程的時候,Finish要怎麼Finish,把他整條做好不要有跳格子的方式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廖議員宜琨: 好,以上謝謝,橋梁呢?我想問橋梁現在......
主   席: 橋隧。
廖議員宜琨: 橋隧,現在橋梁就是上次那個事件嘛。
朱局長惕之: 南方澳。
廖議員宜琨: 南方澳事件,那現在到底整個狀況我們都清查完了嗎?
馮處長兆麟: 我先來說明,那目前在......
廖議員宜琨: 終於首帥你沒有回答了,不錯,你真的要讓他回答,還是你針對陳啟能議員你都要幫他答。
朱局長惕之: 沒有,也要讓我們處長說一下。
廖議員宜琨: 剛剛你就沒有。
馮處長兆麟: 目前在新北市總共1,315座的橋梁。
廖議員宜琨: 有開,你要靠近一點,再按一下。
主   席: 對,你要跟著他。
馮處長兆麟: 目前在新北市大概有1,315座的一個橋梁,含人行道吊橋部分,那其中比較特殊的橋梁大概16座,那這個部分我們在之前在市政會議裡面的要求之後,我們就已經做整個全面的一個檢測,大概有1,466個構件,那目前在整個的話只有1個構件他是套管破裂的部分,那部分我們在第一時間就去做個修復了,所以在特殊橋梁部分這部分沒有問題,那剩下的橋梁部分我們在3個月之內,這個年底部分我們會整個會做清查完畢。
廖議員宜琨: 這個年底,你是農曆?
馮處長兆麟: 12月31日。
廖議員宜琨: 3個月。
馮處長兆麟: 對。
廖議員宜琨: 現在已經11月了。
馮處長兆麟: 對,我們現在已經都有在清查。
廖議員宜琨: 你是1個半月吧?你意思是1個半月把他檢查完畢是不是?
馮處長兆麟: 是我們已經在執行。
廖議員宜琨: 已經在執行。
馮處長兆麟: 10月9日就開始在推了。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月底會有一個整體的報告說到底有沒有危橋,這樣說是不是?
馮處長兆麟: 其實我們平常就有做一個橋梁檢測,每兩年就做檢測。
廖議員宜琨: 每兩年。
馮處長兆麟: 對。
廖議員宜琨: 因為也不是我們在講中央政府,不分中央地方,因為那個橋,南方澳那個橋其實後面有發生到很多的問題,所以這次好像全臺灣都大檢測了嘛,不止我們新北市大家都有做,因為橋梁他一旦有問題發生,那都很大件,我相信局長最了解,他一旦有事情發生那是很大條的,他不是一般道路崩塌而已,所以你們到年底才有辦法把他全部檢測,檢測完之後你們明年有沒有編列預算,假設有問題有沒有編列預算來補強?
朱局長惕之: 那個簡單跟議員說明一下,橋梁的檢測1,315座橋梁本來每2年就檢測一次,這個過去到現在都在做,那在南方澳大橋斷橋了以後,市長特別指示即使做過了,3個月內再檢測一次以確保安全,那過去每2年檢測一次發現到的有一些裂損,或者是有保護層有剝落,或者是有一些這個裂縫的部分,在當年度我們都用當年度的預算去做相關的補強或者修復或者是更新,新北市政府目前只有一座橋梁我們在做全橋的改建,也是今天下午市長去的,在石碇的永定橋,我們是去年的3月橋梁檢測發現這個橋梁裂化的很嚴重,所以我們去年大概就啟動了拆除重建,所以這個工程今天下午市長去現場,那大概這個都是例行性在做一個部分,那當然我們也不能夠掉以輕心,即使做了我們還是要一再的確認他的安全性。
廖議員宜琨: 對,這我也肯定大家其實平常都有在做,那我想請問一下就是說假設,預設立場就是說,有發生了就是說真的有危橋,或是說我們過去沒檢測出來,今年有檢測出來了,有問題了,我們明年有沒有編列相對的預算,因為要是說你現在沒有編列,今年年底真的發現有的話,你明年有沒有這個預算去支付?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我們在預算裡面有編這個附屬設施相關的維護費用,這可以用,但是如果真的有狀況發生的時候,災害準備金該用就要用。
廖議員宜琨: 該用就要用,那災害準備金明年編多少?
朱局長惕之: 這個可能要問一下主計處了,因為他是整個府裡面同意的一個災害準備金,是。
廖議員宜琨: 好,換連議員要問。
連議員斐璠: 我今天才剛剛開始問而已,對於這個我剛剛聽到你們說石碇的永定橋去年才發現是危橋,這麼快就開始,那個應該是他的權責全部在我們這裡,那我們永和比較麻煩,我們永和幾座橋都是南橋北管,只要認為橋有什麼問題,你們就說那要叫臺北市來,臺北市就是不太想理你,都拖拖拉拉甚至於現在我們中正橋現在正在改建嘛,拖到現在沒有一點動作,今年的除夕開始後面春假那幾天,聽說要拆臺北市的自強路橋的那個部分,我不知道這邊連動都還沒動,我都不知道他到底到時候要怎麼做,反正我覺得他的施工請你們盯緊一點,因為中正橋對我們永和來說是真的非常重要的一個對外的一個聯外道路,那如果到時候讓他在那邊拖拖拉拉的話,到時候人家不會認為是臺北市的責任,就都罵你們,那其他的橋像福和橋的話,福和橋他底下都是我們永和一些休閒運動,一些老人幾乎都在那個地方做活動,每天大概好幾千人都在那個地方,那最近是剛好水利局有請他們去做了一些防護網,那網子本來是為什麼?為了防鳥大便的,防鳥在那上面會有鳥糞下來的,結果沒想到弄下去之後才發現說,才做了沒多少天,竟然一坨一坨的都是什麼你知道嗎?上面掉下來的石頭,好多,那請你們跟他們聯絡之後,水利局有聯絡他們,結果第一天還清錯地方,第二天又叫他們來清一次,那我說像這種樣子南橋北管,變成我們這邊其實那座福和橋幾乎7、80%以上都在永和這一側,那如果稍微像他們這樣子車子一過去,然後就一大堆落石這種狀況,而且現在已經也通知他們說我們下面這個老人會在運動的那個唱歌那個地方,也常常掉下來那個石塊已經不是石頭了,已經是石塊了,他們說要做檢測要給我們一個報告,到現在也沒有,所以我是說你們是不是要跟臺北市,要好好跟他們研究一下,如果他們真的做不到,速度這麼慢的話,他們有沒有辦法授權給你們還是怎麼樣,讓我們有主動的這個權利來做這樣的檢測,要不然對我們永和的人來說,我覺得真的好危險,去那邊運動如果哪一天真的老人在那邊做活動真的被砸了,我看你們不知道怎麼樣去解釋。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我們立刻來跟臺北市政府工務局的新工處來做聯繫,來安全的部分要立刻的確保,進度的一個部分我們也請他們提供這個未來施工的一個部分的方向,那臺北市我相信也有非常多專業的工程人員,那我們會跟他保持密切的聯繫,避免這個現象發生。
連議員斐璠: 可是我認為是說,因為每次我們透過你們,大部分都是請高灘處去幫我們做聯繫,他們聯繫他們之後,然後等到他們來,我覺得時間上都好慢,真的拖拖拉拉,還可以讓你看一下那個石頭掉下來的那個量有多少,你看你們會嚇一跳。
朱局長惕之: 這個我們來跟臺北市工務局做溝通。
連議員斐璠: 是,謝謝議員。
主   席: 好,換我說,其實我覺得,對,我一定要說一下,其實蠻有感的,其實在養工處的部分,其實我認為是最貼近民意的一件事情,其實很多大型的工程那對民眾而言不會那麼的直接,可是因為隨時哪邊有路有坑洞,人行道有怎麼樣子,在我們的民眾的所謂的感受上面,他們覺得說在我們的養工處的部分跟公所都是很即時,你看講到我臉都紅了,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要跟你說謝謝,辛苦了,尤其是在發路證真的是更辛苦的,發白天別人說塞車堵車要被罵,發晚上民眾說我要睡覺,你為什麼要施工,所以我覺得很多東西的時間彈性上面,你們其實真的很辛苦,還是跟你們說聲謝謝,所以145頁的部分我們大家都沒意見,那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3款071項1目14冊145頁[養護工程處]罰金罰鍰及怠金,原列1,500,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46頁02目賠償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1,72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那我們現在看146頁的部分,各位議員有沒有什麼樣的意見要提出?好,沒有,那我們下一頁。 審查意見: 3款071項2目14冊146頁[養護工程處]賠償收入,原列11,72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47-148頁04款01目行政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447,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這是規費收入的部分,是147到148,那沒有意見的話就下一頁。 審查意見: 4款065項1目14冊147-148頁[養護工程處]行政規費收入,原列44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49-150頁02目使用規費收入,本年度預算數:122,131,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我們針對149跟150的部分我們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問一下150這個道路使用費,這個金額還不少,這個是什麼狀況下我們可以收錢?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這個是我們在那個管線如果在我們道路的使用範圍之內,我們是有一個計算的公式。
鍾議員宏仁: 是管線就對了?
馮處長兆麟: 對。
鍾議員宏仁: 哪一類的管線?
馮處長兆麟: 各種管線都有。
鍾議員宏仁: 中國石油會給我們嗎?
馮處長兆麟: 包括電力管線的部分,那還有民生管線、自來水管線,這邊都在我們的範圍之內。
鍾議員宏仁: 因為剛剛有提到管線的問題,就是管線的我們給人家用,但是安全的要求是像平常的檢查是我們,還是他們要定期提報?譬如說中油。
朱局長惕之: 由各管線單位按照,中油就按照石油法的規定他要去做檢測。
鍾議員宏仁: 其他如果說像那個水是會漏水,當然漏水也是會沖刷地基,或者說但是有一些埋進去是沒有辦法,我們有的是埋在下面的。
朱局長惕之: 這就是我們很痛的地方。
鍾議員宏仁: 像那個石油中油。
朱局長惕之: 還有臺電。
鍾議員宏仁: 現在那個台塑本身有沒有地下管道。
朱局長惕之: 也是有。
鍾議員宏仁: 還是有嘛,再來就是瓦斯,我是說我們的現在的管理辦法是怎麼樣?我是覺得要有兩個部分,一個是我們自己也是要有巡查,或是一個回報機制,公所還是各單位要有一個......,只要跟這個相關跟管路,譬如說哪一類的,就是一定要回報到我們這裡,有一個事情譬如說公所雖然發現,你慢發現,如果剛好哪一類的跟安全相關的就要往上報到你們這邊,譬如說瓦斯哪裡漏,我聞到味道當然可能通報那個叫什麼瓦斯公司來處理掉就算了,但是我認為這個要列管。
朱局長惕之: 那個也要通報。
鍾議員宏仁: 就是也要通報到這邊,然後後來你去接沒有問題,但是如果常常有這樣,那我們當然可以......
朱局長惕之: 叫做異常管理。
鍾議員宏仁: 對,我們平常或者在開會在續約什麼都要管理,我是說這個是一個部分,這是我們政府單位要做的,另外一個部分當然我們要責成業者,他定期,譬如說公安也一樣,大樓公安我們要求他多久要申報一次,他們也要責成他們,我管他叫做危險性的,你如果像那個第四台其他比較沒有危險性可能就比較沒有,我說有危險性還是要列管,當然因為我們局長有講說我們現在有在建置那些立體的那個,那當然就會更好,謝謝。
朱局長惕之: 是,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好,那我們現在看151。 審查意見: 4款065項2目14冊149-150頁[養護工程處]使用規費收入,原列122,131,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151頁05款01目財產孳息,本年度預算數:5,087,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那針對151頁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好,那我們就下一頁。 審查意見: 5款077項1目14冊151頁[養護工程處]財產孳息,原列5,08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第152頁09款01目雜項收入,本年度預算數:32,025,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針對152頁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好。
廖議員宜琨: 沒有意見,可以問東西嗎?
主   席: 那待會再問,好,來,下一頁。 審查意見: 9款074項1目14冊152頁[養護工程處]雜項收入,原列32,025,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新北市政府養護工程處 109年度歲出預算 第153-156頁經常門14款01目一般行政,本年度預算數:113,947,000元,請審議。
主   席: 這個部分是養工處的歲出,從153頁到156頁,請各位議員詢問,好,我們請宜琨議員。
廖議員宜琨: 問一下為什麼你的特別費比較少?你知道你們養工處的超辛苦的,他們是出去日曬雨淋,對,沒有,你們人是多少?
馮處長兆麟: 157。
廖議員宜琨: 對,他比較多。
主   席: 為什麼剛採購只有70就有……
朱局長惕之: 採購處的人比較少。
廖議員宜琨: 沒有,因為照比例不對。
馮處長兆麟: 這個是全國規定的。
主   席: 這規定的。
廖議員宜琨: 等一下,那採購處跟養工處處長都不一樣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不一樣。
廖議員宜琨: 那你這樣子養工處更慘。
連議員斐璠: 他人那麼多為什麼這麼少。
廖議員宜琨: 對,如果你這是對裡面好的怎麼會這樣子?養工處的我相信不比採購處的......,應該是比採購處更辛苦,養工處每天都要出去日曬雨淋大家在那邊,你知不知道真的會中暑,我真的我這樣跟他們出去,尤其是夏天去會勘的時候,有時候我們一次會勘就會勘好幾條。
馮處長兆麟: 這是我們該做的。
廖議員宜琨: 該做的是真的,那馮處長你不太體恤下面這樣子,我現在極力爭取你要多一點。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疼惜我們養工處,這個其實但是這個就是按照法定編列的。
廖議員宜琨: 譬如說他們文康,不是有文康的,多增加一點。
朱局長惕之: 這個都是法定的預算。
主   席: 法令規定的。
廖議員宜琨: 真的是,不然你要自掏......
主   席: 還是很謝謝議員這麼關心。
廖議員宜琨: 真的因為我跟他們出去會勘,從特助一開始那真的很辛苦。
連議員斐璠: 現在人多一點......
廖議員宜琨: 可不可以編一些飲料給他們帶去。
主   席: 那就要請局長的特支費了,局長要記得。
廖議員宜琨: 局長,我說真的,因為......
連議員斐璠: 有時候慰勞員工什麼的。
廖議員宜琨: 對。
連議員斐璠: 你們人越多的沒有錢多一點?
朱局長惕之: 都一樣。
廖議員宜琨: 就說法定規定。
連議員斐璠: 那這樣子有問題。
鍾議員宏仁: 當然比較少就刪一些了。
廖議員宜琨: 要不然單位少的人比較少的移一些過去那邊,我們不要講紅白帖,是說對內的,因為他們真的是很辛苦,不然首帥他們出去會勘的時候,飲料要準備。
主   席: 好,我們請鍾宏仁議員,到156。
鍾議員宏仁: 我現在在翻。
主   席: 沒關係,慢慢來。
鍾議員宏仁: 好,沒有問題。
主   席: 來,那我們現在從157頁。 審查意見: 14款004項1目14冊153-156頁[養護工程處]一般行政,原列113,947,000元,照案通過。
朗讀人員: 157-158頁02目交通工程及管理業務,本年度預算數:54,939,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158跟157,來,我們議員有什麼樣的意見?來,我們請宜琨。
廖議員宜琨: 請問一下,因為那個之前好像是水利局也有紅火蟻,你們也有紅火蟻,你們現在這到底怎麼分的?
主   席: 還有農業局、公所的經建課,原本以為3個,現在變4個單位。
廖議員宜琨: 對,怎麼會這麼多,到底這紅火蟻是怎樣,可不可以解釋一下。
主   席: 是因為區域性的不一樣嗎?
廖議員宜琨: 養工呢?
馮處長兆麟: 管理的範圍不一樣,因為養工處有一些......,因為土地是歸養工處在做管理,如果有發生紅火蟻的話,我們必須要做一個……
主   席: 土地的部分的那個所有權的管理人就是我們自己要負責這件事。
朱局長惕之: 是。
主   席: 那個叮的真的很痛,有一天我去我們嘉寶會勘,怎麼那麼的那個,有夠痛的。
廖議員宜琨: 1年384,190元夠用嗎?新北市這麼大。
馮處長兆麟: 我們管養的部分,去年是沒有發生,對。
廖議員宜琨: 我想請問一下,這怎麼去推算這個數字出來的?
朱局長惕之: 他基本上面是這樣子,因為我們養工處管養的土地面積很大,那紅火蟻的一個發生,你很難用發生率去看他,我們希望他最好都不要發生。
主   席: 對,都不要發生。
廖議員宜琨: 當然。
朱局長惕之: 那當如果一發生的時候,這個費用的預算其實他是按照那個投藥的成本,因為他是要按照去投藥,我印象中記得不知道要投3次還是到6次。
主   席: 那局長我可以請問一下嗎?我們各單位的藥包都長一樣嗎?還是自己買自己的?
廖議員宜琨: 應該統一吧?
朱局長惕之: 都是經過農業局這邊許可的那幾類的那個藥性才可以。
主   席: 我上次為了我們林口那個棒球場的紅火蟻,覺得還蠻好玩的是,確定紅火蟻有沒有再出現,竟然是餵洋芋片。
廖議員宜琨: 真的還假的?
主   席: 真的真的。
廖議員宜琨: 不知道紅火蟻喜歡吃洋芋片。
主   席: 就是說他通常都要半年,那包含還有一個狀況是其實我們碰到很多的選民服務,為什麼工地團隊被勒令停工,或者就是之後的他們整個施工開挖到某個樓層的時候,差不多1樓的部分還要再做一個養護了解,就是假設你的工地有發現紅火蟻的話,一樣是要被列管的。
朱局長惕之: 是。
主   席: 然後就是灑洋芋片,亂灑,然後如果紅火蟻,沒有冒出來就表示這個部分的狀況是解除的,然後他是會有兩種藥包,一包綠然後跟紅,然後要先吃紅包,給紅火蟻吃紅包,紅色的包,紅色的。
廖議員宜琨: 綠的綠包是幹嘛?
主   席: 就這兩個包,很多民眾以為是混在一起,其實不是,紅火蟻的治療方式是你不可以去把他攪動蟻穴,讓他能夠就是自己在那個蟻穴的一個成型,然後灑了紅包之後,然後一禮拜再灑一次,總共灑三次,灑完之後再灑綠色的,那個包。
廖議員宜琨: 處長他比你還清楚。
主   席: 因為我們自己碰過真的很誇張,我們那個棒球場將近有9個月的時間沒有辦法去讓民眾打球,然後最後還要就是紅火蟻防法中心來解列才可以,不是我們養工,所以沒有了要通知這個單位才算數。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現在全新北市到底有多少單位有這個預算?
朱局長惕之: 有管理土地的按照這個規定應該都有。
廖議員宜琨: 所以財政局也有?
朱局長惕之: 我不曉得我不確定財政局有沒有編。
廖議員宜琨: 有,他們也有管,只要大家不管就變他管,OK,再問一下,這路平報馬仔專案0800專線3,653,280元,這是怎樣的一個預算,怎麼要那麼多?這是打電話的要300多萬元。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我們現在在市府裡面有1999的專線,那一般的百姓陳情他只會打這個1999,那1999如果說有關在養工處這邊不管是路平或那個燈損害部分,這部分會有坑洞部分他就會轉到我們養工處,那我們養工處這邊是有編制11個人加1個主管12個人,他是24小時的這一個長駐在養工處的一個單位,那他的責任就是說他接受到1999陳情案件,他就進到電腦去列管,要求這個道路幾小時內要修復,然後都要結案。
廖議員宜琨: 所以處長你的意思是說這個包含人事費用?
馮處長兆麟: 是,最主要都是人事費用。
廖議員宜琨: 那我要麻煩你這種東西不要這樣子列,你這樣子會很容易誤會,我打這個專線需要300多萬元。
朱局長惕之: 了解。
廖議員宜琨: 你應該是把你所有的人員編制,所有的都列出來,你這樣子要是淑君阿姨看到,我打一個專線需要花到300多萬元。
主   席: 沒有,他這個……
廖議員宜琨: 對,這樣沒有寫的那麼明確,你看......
主   席: 其實這件事情應該是說每次我們審查的時候議員都會提出,可是我們從來在上面都沒有把他載明清楚,所以再次拜託一下在每次審預算的時候,你們要把文字的部分修正清楚,這每一年議員都問的。
廖議員宜琨: 今天我看到我想說打個電話需要300多萬元,這樣太扯了,所以你們這個要特別特別......,主任,拜託一下,每年必問的你還每年都這樣子,去年是你嗎?
張主任錦利: 去年也是我。
廖議員宜琨: 也是你,那你要打屁股了,去年是你你要打屁股了,為什麼去年講了你又沒有把他好好的用,對不對?還是是養工的主任?養工的主任在哪邊?去年是你嗎?
朱局長惕之: 那個都是同一個局長,所以我檢討就好,那個我明年來......
主   席: 局長也是你嗎?
朱局長惕之: 是。
廖議員宜琨: 又是你。
朱局長惕之: 是,都是我。
廖議員宜琨: 已經連續四年了又是你。
朱局長惕之: 所以我檢討一下,謝謝議員。
廖議員宜琨: 沒有,這真的要,不然這樣子很容易誤解。
朱局長惕之: 讓大家比較清楚。
廖議員宜琨: 就算我們不講的話,到大會有人又要講了。
主   席: 把他修正一下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是,謝謝議員。
主   席: 那我們這邊我們請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問局長。
主   席: 要比較專業的。
鍾議員宏仁: 沒有,因為這個牽涉兩個部門,所以翻到14頁你看一下好不好?我請教一下,14頁,這前面,因為這就是在解釋這個的,最前面,14頁這裡就是說養工處這裡有一個交通工程管理業務費用,就是我們現在在說的這個對嗎?是跟157頁這個有沒有,是不是就在講這個事情?中段的部分,有沒有?這裡有一個......
朱局長惕之: 請議員指教,對,這是其中的一部分,現在講的是其中的一部分。
鍾議員宏仁: 其中一部分,我是要問比較大的部分,看起來就是因為同樣的項目在養工處有,養護工程處有,在那個新建工程處也是有。
朱局長惕之: 沒錯。
鍾議員宏仁: 對不對?有,但是我因為看那個今年度跟上年度的預算來比較,在養工處的部分今年度是減少非常多,後面你們自己的比較表有寫,就是那個單位是千元的話,那這個就是有減少3億5,000萬元,減少這麼多,再來就是新工處的部分,本來是增加也非常多,增加7億多元,同樣的業務就是他們兩個最主要的差別在哪個部分,養工的部分應該是已經好了,然後去就是管養嘛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對。
鍾議員宏仁: 新工的部分是正在做,他們兩個最大差異是,我想說局長一起問,不然要問兩個處長。
朱局長惕之: 沒關係,跟議員說明,其實簡單的分就是按照機關的名稱,一個是養護工程,一個是新建工程,那剛剛議員所提的那個細項的部分......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說哪一個部分是養工要處理,哪一個部分是新工,新工我想起來好像剛要蓋那種的感覺,但是能夠舉例子讓我知道一下。
朱局長惕之: 養工的一個部分就像是道路的刨除加封,人行道的維修改善,那路燈的維護管理,新建工程是道路的新開闢,這條本來沒有路,但是去開了一條道路,或者是......
鍾議員宏仁: 還在開的階段對不對?還沒有完成的階段。
朱局長惕之: 對,就是他要......
鍾議員宏仁: 還沒有驗收完成。
朱局長惕之: 不是,他是沒有這條道路,但是他又從......,把從沒有變成有。
鍾議員宏仁: 那如果拓寛呢?
朱局長惕之: 拓寛的一個部分會是由......
鍾議員宏仁: 新工嘛。
朱局長惕之: 不是,拓寛的一個部分兩個單位都可以做,新工跟養工都可以做。
鍾議員宏仁: OK,這樣可以理解,我的理解是沒有錯,只是我要問為什麼跟去年度的預算比較的時候,養工的部分突然減低那麼多,是根據什麼?怎麼去算出來?
朱局長惕之: 主要他是......
鍾議員宏仁: 然後新工的部分又增加的非常多,一個是減少我剛剛講就是3億5千多萬元,新工反而增加7億5千多萬元。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養工減少的一個部分主要是在中央專案的補助款前瞻計畫的經費的補助有變,我們跟中央的補助如果多他就會多,少相對就會減少,那新工的一個部分其實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是,我們要編淡江大橋的配合款。
鍾議員宏仁: 新工我比較容易理解,但是養護的部分我們就幾條路固定在那裡,你知道嗎?除非說路況有特別......,路如果減少可能......,如果說你每年譬如說以刨鋪或是只要說柏油就好了,柏油也是大概多久要用一次大概知道,除非說你那個年限,我這個品質很好兩年才會去刨鋪一次,當然今年有編這個,然後明年的部分這個部分是可以不編嘛,我是說如果按照核實去編的話,總是要有根據,我特別對於我們那個養護的部分為什麼突然減少的理由要想知道一下。
主   席: 麥克風不見了。
馮處長兆麟: 最主要在配合那個營建署跟公路總局,那這幾年他們有推動前瞻計畫,那前瞻計畫每個年度爭取的金額不一樣,所以在隔年度他一個墊付轉正的時候,因為金額不一樣,所以在每個年度的話,那個金額會不一樣。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是說我們自己本預算減少,你是預期會有前瞻,但是前瞻一般會給新工,給養工應該會比較少吧?
朱局長惕之: 沒有,剛剛跟議員說明就是我們今天補充資料最後那幾頁的部分,那個裡面就包含在這個35億元裡面,也就是剛剛說前瞻列出來人本環境,還有提升道路品質計畫。
鍾議員宏仁: 就是可以減少我們其他的開銷。
朱局長惕之: 也沒有減少。
鍾議員宏仁: 因為一樣的動作,因為有前瞻來挹注,所以我們少編。
朱局長惕之: 沒有。
鍾議員宏仁: 但是這個事實上在半年前幾乎4個月前大概應該有一些還不確定吧?
朱局長惕之: 對,所以說跟議員說明就是,我們可以把前瞻這兩年的錢的差異,讓議員了解知道。
主   席: 你把他整理好,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對,就知道說這個差異在哪裡,其實這個詳細細目其實就在......
主   席: 局長我們審到這邊的時候先休息時間嘛,那你把他整理好之後,待會給我們,再繼續審。
朱局長惕之: 好,OK。
主   席: 這樣好不好?你把他寫清楚,讓我們每個議員能夠清楚這樣。
鍾議員宏仁: 因為新工增加我可以理解,開的路多就會增加,但是養工我們要管養的道路如果數量一樣項目一樣,如果每年都是經常性的,突然減少我就......
主   席: 預算不一樣,把他做個說明,那我們就休息到4點半,然後繼續再審158頁,好,謝謝。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休   息: 16時0分~16時30分
主   席: 來,我們繼續剛剛沒有審完的部分,那剛剛157、158各位議員還有沒有意見?好,剛寫的送上來了嗎?
朱局長惕之: 其實我們資料裡面就有了。
鍾議員宏仁: 我剛剛有稍微了解,但是不必很細,只是要知道邏輯。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但是我覺得這個邏輯還是有一點不通,因為之前譬如說上年度因為有前瞻計畫,所以金額比較大,那個前瞻計畫已經沒有了,所以金額比較小,就我來講我是認為說就是算有前瞻計畫那個錢也是要用的有效率,當然總金額變大了嘛,但是我會有這樣的......,會去問這個問題是說我們道路就管養的單位來講,要維護的其實工作沒比較少,照理講像這個經常性的每一年都會碰到,或是多少一定要做一個工作,或是巡視或者是說有去施工,幾乎那個業務量是不太會減,所以突然有減少就有一點怪,我是說我舉一個例子,好比說這些工作總共這幾條路,固定的工作項目,工作量都不變,假設1年要120萬元,現在有前瞻給我們20萬元,我們加起來可能140萬元沒有錯,或是說我們就往下,好比說140萬元在用,如果是需要用的是120萬元,你也不必把140萬元都花光,你知道我意思嗎?當然如果說今年20萬元不見了,我們本年編假設120萬元,那不會因為......,剛剛的例子是我們如實去把他編120萬元,沒有超編,如果是按照去年的需要,那現在因為前瞻不見了,所以往下少了20萬元,那其實我們本預算要把他補到120萬元,當然這個我是沒辦法幫你們增加預算,但是我是說這樣才比較符合邏輯,除非有一個特別......,某一個部分那個費用就不必了,這項工作我們不用做了,或是路減少了,工作量有減少才會相對預算會減少,我是用這樣邏輯來看這個問題,但是因為補助少了,那我們相對預算減少,這個怪怪吧?因為這個養護跟新工不一樣,新工是因為他給我們的那個建設經費是有新路要開,所以那個工作量是增加,相對預算增加這合理,如果管養其實我的意思是說該編組的編組,有效使用,如果就是有前瞻有其他外來的那個經費變多了,我們也是要有效使用,就是這樣而已。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鍾議員宏仁: 沒有要刪,因為我是說跟去年度比起來就顯然更少,不足。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陳議員啟能: 好,來,謝謝,158頁,這個紅火蟻的這個議題,我覺得工務局不應該編列這個預算,我覺得這個預算應該嚴格來講,就算這筆預算給你們,你們也......,我老實講真的也沒有辦法去杜絕這個事,你30幾萬元是有什麼辦法做多少事,才30幾萬元,你要編嘛編多一點,要不然就不要編,老實說這個象徵性的一個編列一個科目,紅火蟻真的是到處淋漓,我是覺得說這個業務應該要轉給農業局,讓他們主責,你們報給他,我覺得應該要這樣子,所以你說你編30幾萬元老實說你如果真的要徹底去執行這個業務,你經費夠嗎?經費夠不夠?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協助我們,那因為我們編38萬元編在經常門其實主要就是買藥的錢,還有投藥的錢,那當然如果這個農業局那邊他整體去做的時候,他也會有一個困擾,就是......
陳議員啟能: 局長我問你,投藥的人是誰?
朱局長惕之: 投藥的人當然是......
陳議員啟能: 誰去投藥?
朱局長惕之: 投藥的人當然是專業的人員要去投藥。
陳議員啟能: 專業你們有這種......
朱局長惕之: 我們當然是要用委外的一個採購的一個部分。
陳議員啟能: 30幾萬元可以委外做什麼?
朱局長惕之: 所以要看他發生機率。
陳議員啟能: 我請教你,現在紅火蟻的現在目前......
朱局長惕之: 今年......
陳議員啟能: 綠化的部分,綠化的土地上面有多少面積?
朱局長惕之: 跟......
陳議員啟能: 我想你可能也不知道有多少。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一下,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我們今年到10月為止我們有編這個錢,但是今年還沒有用到,但是他就是一個預防性的,是。
陳議員啟能: 所以我說你編這個預算根本......,你說真的要做經費你也不夠。
朱局長惕之: 對,但是是有一個就是說如果明年我們管養的土地裡面發現有紅火蟻,我可以即時去做一個處理。
陳議員啟能: 所以我剛剛幫你們,應該這樣想,像這種紅火蟻的業務應該是屬於農業局,他們有專責單位,我是覺得說像這種業務你要嘛就徹底去執行你們的部分,你們有很多人行道,也有分隔島的部分,這個很多,有,不是沒有,但是重點是你要編,你要編夠,確實可以去執行,你編個30幾萬元你可以做多少?
朱局長惕之: 所以跟議員,我們大概就是......
陳議員啟能: 這個編跟沒編差不多一樣意思。
朱局長惕之: 其實跟議員說明我們就會參考今年的一個狀況。
陳議員啟能: 來,我請問你嘛,你們知不知道現在紅火蟻你們自己所列管的土地的面積有多少?現在就可以用數據來講了。
馮處長兆麟: 現在我們的面積大概是674公頃的土地,那我們是......
陳議員啟能: 多少?
馮處長兆麟: 674公頃,我們是用這個......
陳議員啟能: 被紅火蟻侵蝕的部分面積有多少?
朱局長惕之: 沒有,目前沒有。
陳議員啟能: 哪沒有。
主   席: 就是因為他今年沒有。
陳議員啟能: 你確定沒有?我如果找給你呢?我如果找給你有沒有,我跟你講現在三重的環河北路的分隔島就有了,怎麼會沒有,錢編給你們表示你們也不在意。
朱局長惕之: 沒有,不是,因為謝謝議員,如果有這個狀況通報我們就要處理,是。
陳議員啟能: 那我請問你,你們誰幫你們通報?你編了你們也沒有一個監督單位,也沒有執行單位,誰會報給你們?
朱局長惕之: 他有一個紅......
主   席: 不好意思,我們自己有碰到這個,像林口的分隔島發生就是公所的經建課來處理。
陳議員啟能: 誰在處理?
主   席: 公所的經建課,他們是有一些權責劃分。
陳議員啟能: 都是公所經建課在處理,那你編這個有什麼意義?
朱局長惕之: 我們還是有我們管理的土地。
陳議員啟能: 沒有,我是說你可以下放給經建課,你這個我是說你們養工處編列這個預算是沒有道理,我覺得是這樣想。
朱局長惕之: 這個是要看說整個架構怎麼做,就是說如果說統一是在農業局那邊的時候,不論是在國有土地或是哪一個土地。
陳議員啟能: 局長你要編我沒有意見你知道嗎?
朱局長惕之: 是。
陳議員啟能: 但是如果真的要編的話,我這樣講很清楚嘛,你們現在完全沒有概念,到底你有沒有你們所管制範圍的土地?到底有沒有被紅火蟻攻擊到,你們現在都不知道你們說沒有,既然沒有為什麼編這個預算?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一下,其實在我們編這個預算的概念就像人體一樣,如果感冒了就要看醫生,那這個就是看醫生的錢。
陳議員啟能: 去年有沒有這個科目?
朱局長惕之: 去年有,今年有。
陳議員啟能: 今年有。
朱局長惕之: 今年有,對。
陳議員啟能: 那預算數怎麼樣?
朱局長惕之: 今年一樣。
陳議員啟能: 執行率怎麼樣?
馮處長兆麟: 沒有發生所以沒有執行率。
陳議員啟能: 沒有發生,你們根本就編列預算沒有使用嘛,你們也沒有去發現。
主   席: 我覺得這個像有時候是權責,像那時候我講棒球場對不對?我們棒球場是臺北市政府的土地,他發生了可是因為在我們自己新北市嘛,但是農業局也沒有辦法去灑藥,還要通知臺北市,因為他是所有權人,他們就是分成這麼的細。
陳議員啟能: 沒有,局長、處長,我覺得說既然去年度有編列預算,你到現在都還沒使用,你今年再次編列預算我覺得真的是對我們三審的議員有一點......
馮處長兆麟: 不希望有發生。
主   席: 對,他備而不用。
朱局長惕之: 最好是不要發生。
主   席: 不然那個大家就在推來推去。
陳議員啟能: 我跟你講備用,所以你們府會自己要去聯絡,你們應該把這個問題找農業局他們有專責單位在處理。
朱局長惕之: 他們是有一個......
陳議員啟能: 要不然你們把這個預算,我不是不給你這個預算,這個預算是應該要用在其所,我老實跟你講,你說沒有紅火蟻的地方,哪可能,我就跟你說了,安全分隔島就有了怎麼會沒有。
主   席: 那是公所的區塊。
陳議員啟能: 根本你就不知道,聽不懂我說什麼,公所應該編列給他。
主   席: 沒有,每個單位都有編,就是以他土地是誰管養的,他們要負責這個權責。
馮處長兆麟: 跟議座報告,我想有時候在一個事件發生的時候,當然在這個比較輕微的部分,我們會去處理。
陳議員啟能: 剛剛來講說你們今年有編列這個預算,但是你們到現在在審明年的預算,你們都還沒有執行率,你說這個預算我還要給你?
朱局長惕之: 沒有,跟議員說明,就像我也不希望感冒,但是我如果感冒了我要看醫生。
陳議員啟能: 沒有,確實有發生現在,你們編這個預算現在已經有了,有這個場地,已經有發生這個場地了。
朱局長惕之: 有發生就要處理。
陳議員啟能: 你們也沒有去用。
朱局長惕之: 有發生就要處理,所以我們如果接獲通報是屬於我們所管養的......
陳議員啟能: 局長,這個講不通,我跟你講你們也沒有人員的控管,總是你們沒有人員的控管,要不然有發生你們怎麼會不知道,誰會幫你們通報。
朱局長惕之: 他的......
陳議員啟能: 誰通報給你們?
朱局長惕之: 這個基本上邏輯是這樣子,如果今年紅火蟻發生了,造成有人被咬到了,那個確定就有紅火蟻。
陳議員啟能: 所以我說你們府會要去處理,好,假設現在發生的地方,你們連通報你們連知道都不知道,那更嚴重。
朱局長惕之: 這個當然是要靠大家一起去通報的。
主   席: 像其實跟局長報告,就是碰到這種情形,議員是非常關心這樣的狀況,是覺得說怕很多的部分,大家因為太多的一個權責單位,可是通常民眾只要發現紅火蟻都會通報1999,或者是市長信箱或是公所,那公所就會依據說這一塊管養的位置是誰,他們就通報誰來處理,那目前我們所碰到通報的部分,都沒有是跟工務局有關係的一個場館,然後包含就是像一些我們一些林口比較山邊的,那就是公所的經建課,然後碰到有一些土地是營建署的,那就營建署要來灑藥,那其他單位也不會幫忙灑藥。
朱局長惕之: 是沒錯。
主   席: 對,他們是這樣子分的。
陳議員啟能: 等他們發言,看他們要怎麼辦。
主   席: 逸懷,麥克風在這邊。
蔡科長逸懷: 我們的權管部分是說,因為我們新北市轄管8萬7千多筆土地,那裡面有開闢的道路跟沒有開闢的部分,那開闢的部分已經委託給公所,所以公所本身也要編要去針對開闢道路的部分,譬如說分隔島或是植栽的部分,他們有紅火蟻他們去灑藥,我們這邊還有未開闢的土地很多,還有一些公園的預定地,那個都可能會有紅火蟻,那只是我們也是道路主管的機關的權責去接獲民眾去列管公所,去把他的紅火蟻整治好之後我們再回報去給農業局,農業局再去報中央去解除列管,所以我們是中間的一個執行窗口,各公所現在執行的案件通常接獲案件,都會講道路旁邊的土地。
陳議員啟能: 我跟你講,不要再講,為了審查預算順利,我跟你講我個人要表達我的立場,我覺得你們這個,局長,有編預算反而對你們不利,你們編了預算結果沒有執行,如果真的有被人咬到的話,你們跑不了,這個責任就是你們的,如果你們沒有編列預算,那沒有關係,由地方區公所去處理或者農業局去處理,所以我覺得因為你們確實有編列預算,但是你們編了不用,你說沒有場地沒有發生,確實沒有發生嗎?到處都有,結果你們說沒有,我個人這樣子,為了審查預算順利,我個人不要影響審查預算,這個我保留發言權好不好?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158頁的有關於辦理紅火蟻的一個藥劑的施藥跟工資384,190元,那陳啟能議員保留發言權。
鍾議員宏仁: 我是覺得剛剛我有提那個建議,有一些事情還是要統一,當然各單位要怎麼做,但是還是要有一個主政單位,如果紅火蟻的防治是農業局的業務,其實這方面就是要有那個專業,要有那個專業的意思是怎麼樣?要把他當成他是一個重要的事,各部門既然都編了預算,這要把他當成類似防疫你知道嗎?防疫的概念會變成像我們以前執行的成效怎麼樣我是不知道,我的意思是這邊發現紅螞蟻不會他自己生出紅螞蟻,一定有原因,這邊有可能周邊也要有,所以如果站在防疫的角度,把他當防疫,當然這邊有周邊有可能有,或是這個土的來源是什麼,有可能是如果說有一些那個新的工程剛做好的,後來發現有,這土都從哪裡來,那個區域有可能有問題,我的意思是說互相通報,然後這樣子有一個系統的管理,這個量的減是非常快,如果沒有的話,就好像我們在打抗生素一樣,我今天打了在我體內,如果沒有完全消滅,改天來的對不對?你再用同樣方式沒有用,這個區域這裡把他消滅到時候每天在那邊弄,就是消滅不完嘛,你如果有處理比較系統性處理,就好像農業局在灑農藥,這邊灑了農藥往那邊跑,隔壁那個蟲一樣有,所以有時候大面積同時處理,我的意思不一定說紅螞蟻的部分要大面積,但是總是會要找他的脈絡,我是說有效的處理才是要緊,預算我是沒有意見,謝謝。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
主   席: 謝謝議員,謝謝,那這樣子我們就直接再來就是159頁。 審查意見: 14款004項2目14冊157-158頁[養護工程處]交通工程及管理業務,原列54,939,000元,照案通過。 1.[經常門]第158頁 1節。 ◇文字修正:增訂「(民眾通報道路損壞、路燈故障案件委託專人24小時追蹤列管服務案)」32 字,增訂後為:路平報馬仔專案0800專線(0800-060-160)(民眾通報道路損壞、路燈故障案件委託專人24小時追蹤列管服務案)。 2.[經常門]第158頁 1節辦理紅火蟻藥劑施藥、工資。 ◇陳議員啟能保留發言權。
朗讀人員: 第159-162頁資本門02目交通工程及管理業務,本年度預算數:3,467,020,000元,請審議。
主   席: 好,現在我們針對159頁到162頁,那請問各位議員有沒有意見?沒有,來,我們請陳啟能議員。
陳議員啟能: 159頁,那個騎樓整平計畫你們現在有沒有設定哪一個區或者是哪一個路段要施作的?
朱局長惕之: 我請養工處說明一下。
馮處長兆麟: 這邊報告,那這個部分在108年有些已完成了,那對於未來的規劃部分,我們也有做一個相關部分……
陳議員啟能: 哪裡?
馮處長兆麟: 包括在108部分現在是以設計來施作,但目前跟地方在做協調,包括三重的部分,永和、新店,包括汐止......
陳議員啟能: 你不要說三重,說林口。
主   席: 我們沒有。
馮處長兆麟: 林口......
主   席: 這個在今年6月的時候在同意墊付款的時候就已經有問過這個問題了。
陳議員啟能: 編列多少?
朱局長惕之: 2,000。
陳議員啟能: 有幾個工程要做?
朱局長惕之: 2,700萬元。
馮處長兆麟: 總共2,700萬元。
陳議員啟能: 對,2,700萬元總共幾個計畫?
馮處長兆麟: 我們是用路段來去做一個編列,開協調,協調完之後因為他要先開地方說明會,取得地方的……,我們才會去做一個工程的一個......
陳議員啟能: 這個是中央有補助款?
朱局長惕之: 是。
陳議員啟能: 對,你一定有計畫,中央才會補助給你,你現在不知道在哪裡?哪有可能,你沒有計畫中央哪有可能會補助。
朱局長惕之: 有。
馮處長兆麟: 他就是一個補助計畫。
陳議員啟能: 就在哪裡?
馮處長兆麟: 三重部分的話我們在三重三民路175巷、成功路73巷、環河南路251巷、重陽路一段120巷、重新路四段244巷,包括力行路……
陳議員啟能: 那個是幾米都市計畫道路?
馮處長兆麟: 他是這個在列入今年度的。
陳議員啟能: 什麼?多大的都市計畫道路?
朱局長惕之: 多寛的道路?
馮處長兆麟: 這個是每個巷子,在巷裡面的部分。
陳議員啟能: 對,騎樓的整平計畫在巷弄裡面,所以我請問你他是幾米都市計畫道路?你有騎樓最少要10米嘛,沒有錯嘛,那你說幾巷幾巷那個到底是幾米?到底對不對?你如果沒有10米都市計畫道路哪會有騎樓,那個巷到底是幾米?處長,來,你們計畫的那些巷到底是幾米都市計畫道路?
黃科長裕智: 跟議座報告一下。
朱局長惕之: 你說你是誰。
黃科長裕智: 橋隧維護科科長黃裕智,那我們修整從99年開始規劃設計施工到現在,已經大概施作135公里,所以目前主要的一些捷運車站或醫院或學校周邊或主要30米的計畫道路的騎樓整平幾乎都已經做完了。
陳議員啟能: 在答什麼?我現在在問你說你們現在所......
黃科長裕智: 所以我們現在的規劃的部分幾乎是主要幹線,轉彎進去的……
陳議員啟能: 你們處長現在報出來就是幾巷幾巷的。
黃科長裕智: 對,所以就是三民路曾經……,就是轉進去的巷弄裡面。
陳議員啟能: 對,巷弄幾米啊?
黃科長裕智: 8米、10米的。
陳議員啟能: 多少?
黃科長裕智: 8米或10米。
陳議員啟能: 到底是8米還是10米。
主   席: 都有。
陳議員啟能: 那8米他有騎樓嗎?
黃科長裕智: 有些有。
陳議員啟能: 有的有,有的沒有。
黃科長裕智: 對。
陳議員啟能: 那這個路平怎麼想要會去做在那裡?
黃科長裕智: 我們事前有規劃去調查,就是因為路段如果有騎樓的空間留設的話,那我們就會去做調查,那調查的話就去詢問所有權人同意之後,再去施作。
主   席: 議員想了解是哪些人提案的?還是你們自己看到的?
黃科長裕智: 我們自己自主去巡的。
陳議員啟能: 你們認為這樣子做是對的嗎?你如果說去設定這個騎樓的整平計畫,你至少也要10米,你10米都市計畫道路他是一定都會有留設騎樓,你說8米他有的都是退縮,要退縮騎樓,那你變成不是整條騎樓的一個專案,有的有做有的沒做到,那那個空地的部分怎麼辦?照收回去。
朱局長惕之: 大概跟議員說明一下,我們剛剛養工處的橋隧科的黃科長,他所提的是說我們其實從99年開始在新北市的區域裡面,已經開始啟動騎樓整平計畫,那以三重這個部分來看,我們把大部分的30米的主要幹道的一個部分,兩側的一個騎樓大概能整平的都整平了,那計畫的持續到109年,108年我們今年包含做的一個部分就是,這一個30米或者是20米的計畫道路的旁邊轉角進去到這個可能是8米可能是10米的有設置騎樓的一個部分,我們也希望接續著把他整平,所以在今年跟中央爭取的墊付的一個預算所提的一個部分是目前可能可以施作的,那當然可能可以施作最大的關鍵是還是要這個土地的所有權人他同意,那我們就會進場去做。
陳議員啟能: 你講的我同意。
朱局長惕之: 是。
陳議員啟能: 你由大而中而小我都同意,但是你剛剛按照你自己講的,你30米的都市計畫道路他都已經做好了,甚至20米已經啟動,也做了部分了。
朱局長惕之: 是,主要是如果地主都同意,我們就進場做。
陳議員啟能: 那再來不是有15米嗎?
朱局長惕之: 所以我們陸續做。
陳議員啟能: 但是你們所謂做......,為什麼15米不先去做而去做到8米跟10米的,這很奇怪。
朱局長惕之: 關鍵是在於......
陳議員啟能: 為什麼要這樣子做?
朱局長惕之: 關鍵就是在於說土地的同意書如果打的出拿的出來,我們就可以做,你如果說即使他是30米,但是他的土地同意書拿不出來,我還是做不了,所以這個是關鍵,那我們同仁去看的時候,希望這個騎樓的順平,他是可以就已經做好的一個部分去連貫下去,那要不然的話有時候會跳著跳著那反而效果是更不好,所以我們同仁在做篩選的是主要幹道的一個部分已經做好的我們希望他繼續連貫下去,那這樣子對於整個街廓的騎樓整平的效益會更好。
陳議員啟能: 有一點怪怪的。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因為關鍵......,這個騎樓整平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於土地所有權人他願意同意。
陳議員啟能: 8米可以拿到同意書,15米拿不到同意書,這種回答......
朱局長惕之: 這個一種米養百種人,你有時候難預估那個店家他的想法是怎麼樣。
陳議員啟能: 那你怎麼會知道說拿不到同意書,有產生騎樓部分整平的計畫拿不到同意書的嗎?
黃科長裕智: 蠻多的,其實我們從規劃階段就已經用好了,那到......
陳議員啟能: 那你們確定有些計畫的部分都已經拿到同意書了是不是?那如果你們現在預算已經編好了,如果到時候拿不到同意書的話該怎麼辦?
黃科長裕智: 我們會再尋別的地方。
朱局長惕之: 我們有優先順序,就是......
陳議員啟能: 跟我的論述沒有錯,這現在還沒有拿到。
朱局長惕之: 有部分還沒有拿到。
陳議員啟能: 應該先從大的去做。
朱局長惕之: 當然。
陳議員啟能: 但是你們現在已經自己內定計畫,8米要做了,15米不做。
朱局長惕之: 應該跟議員說明,是從大到中到小陸續去做的時候,譬如說中間有一段就是拿不到,已經試過已經拿不到了,那我不可能再去......
陳議員啟能: 你們根本都完全還沒去拿嘛,到現在你們也不知道拿的到拿不到嘛,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有,有拿到部分,那個說明一下。
陳議員啟能: 有拿到部分。
朱局長惕之: 拿到部分。
陳議員啟能: 拿到部分,來來來,真的,明天再審,明天再來審,明天把資料帶過來,好不好?同意書都拿過來,順便把你們計畫送一份資料過來,你如果要這麼說,我就來處理,回去,延後審議。
主   席: 好。
朱局長惕之: 這個......,好,OK。
主   席: 沒關係,尊重議員嘛,我先講他的,針對159頁的部分,那個2,700萬元的一個騎樓整平計畫,陳啟能議員要求延後討論,好,那個我們鍾宏仁議員。
鍾議員宏仁: 局長、處長,我是覺得那個我們市區道路非常多,沒辦法短期間完成工程是很久,但是我覺得我們這個路平計畫,我是很認同,但是有一個重點,就是說事實上在順平,不是只有美觀,我是覺得順平比美觀還重要,所以我是說我們有沒有一個......,當然要依法,法令有沒有什麼根據,或是我們可以有什麼樣的法令,要求如果有高低差總是順平嘛,高低差的部分可以這個業主就是說騎樓的地主,好比說這兩間高低差很多這樣,有沒有法令可以要求他們怎麼樣去連結,如果兩邊達不到共識,多久以後我們可以先幫他順平,就順平的部分順平,其實你們可以往這個方向去考慮,你知道嗎?當然我們示範道路整個做,那個工程是浩大也花比較多錢,那其實就我的觀點來講,順平比那個美觀很重要,如果說可以整合,當然就是以美觀就整體做,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可以責任,就是有一個法令或是什麼樣的規定,可以要求說騎樓之間,因為那有的就舊屋了,如果新的當然要求他們接嘛,那個建造要使照之前要去檢查有沒有順平,我是說從源頭去管理,如果是舊的話那看有沒有什麼機制可以要求說,我們現在因為新的政策出來是這樣,你們兩個要自己做,OK,你們沒有辦法協調,就政府,什麼狀況之下介入我就幫你順平,而且是公費來處理,我是說這樣的時候就是很快,先順平,順平以後就是拿的到所有同意書,要把鋪面做改變,其實順平那個高低差沒有,只是讓他好看而已,對不對?我是說就是施政的那個思維有時候要改變一下,就逹到順平的目的,是以順平為主,那個當然兩個間距是最好,但是要花很多錢,但是沒有的話要先以順平為主,因為走路安全,友善環境是最重要,第二個部分跟這個相關,我先提一下,這樣後面就比較快了,就是說我們在做路面改善,我知道你們現在有在做,但是有一些我是覺得還是可以加強,當然有的是新工的部分就要做處理,我是說要局長,局長的高度可能要去要求,就是說防滑的,不管是斑馬線或是有一些橋梁,還是說有連接鐵的部分,我知道我們現在有的已經在做,但是這個部分可以加強,包括人口有沒有,水溝蓋,就是鐡這種的,我們現在當然要求就是那個本身要很平對不對?但是我是說鐵的大面積的,現在那個技術沒有困難,而且我知道有一些已經在做,這個部分可能比那個硬要做美觀的經費,比那個還重要,這個比較重要,因為下雨就會讓人滑倒,包括我們以前看到連人走路,在那邊就會摔到腦震盪,我是說斑馬線防滑,標示,標線標示、箭頭那個,只要是我們施作上去的先提升,當然中央也在要求,但是我的意思是像這個跟安全相關先處理,尤其新做的你刨鋪路面以後,要再劃上去的線希望都達到新的標準,這個經費提早花還是多花沒關係。
馮處長兆麟: 跟議員報告,我們現在只要是在鋪設的道路裡面的所有的標線的部分,以前是BPM35,然後我們現在都提升到65,現在只要新劃的標線我們都按照新的這個規定來做辦理這樣子。
主   席: 好。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因為啟能議員有針對這個部分,那我想說就審到5點,那我先把今天的狀況做個結論。
朱局長惕之: 好。
主   席: 議員,我現在結論了,在158頁的部分針對那一個就是我們那個什麼0800報馬仔那個3,653,280元的部分做文字修正,那在文字修正的部分增訂(民眾通報道路損壞、路燈故障案件委託專人24小時追蹤列管服務案)總共新增加上標點符號32個字,增訂後為路平報馬仔專線(0800-060-160)然後包含剛剛所增設的32個字然後做文字修正調整,那另外在158頁的紅火蟻的一個部分,那陳啟能議員保留發言權,還有在剛剛審議的159頁開始我們就是延後討論,那明天2點繼續審查工務局,那由開始由養工處的159頁,之後還有我們的新工處還有我們的基金,好不好?好,謝謝各位,謝謝。
朱局長惕之: 謝謝召集人,謝謝議員。
散   會: 16時59分
          主  席  蔡  淑  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