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臨時會108年02月21日第6次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會。上次會議紀錄請自行參閱,大會 如無意見即為認可。報告出列席請假情形,今天沒有人請假。今日議程:1.三讀議案第二讀會:審議市預算案。2.三讀議案第三讀會:審議市預算案。我們現在開始,請鄭宇恩鄭召集人。
昨天我們體育發展基金還在討論中,還有沒有要繼續?討論中,我們等王議員,等一下。請陳永福陳議員。
陳議員永福: 主席,各局室同仁、各位同仁,要延續昨天那個就是說要請教副市長,你昨天的答詢真的本席很不同意、不認同,照理講你雖然是負責哪個單位,你在府內,我是副市長,我是指導哪一局、哪一局、哪一局,府內你可以這樣講,但是你如果一踏出新北市政府的大門,你對外就是代表新北市政府,這樣才對。你不能說來到議會殿堂,議員質詢你,你說不好意思,這不是我職掌範圍裡面,如果這樣,以後你就不可以來議會,是不是有這種認同?主席,請副市長上報告台。
主   席: 請副市長上報告台。
陳議員永福: 對不對?不然你現在這個各局室也會學你,你聽的懂嗎?是不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是,謝謝陳議員的指教,我們會改進。
陳議員永福: 沒有問題嘛?
吳副市長明機: 是。
陳議員永福: 一出市政府大門,你對外就是代表新北市政府,不可以說百姓找你說不好意思!這個不是我負責的,你找別的副市長,不是這樣子。你如果這樣子的話,以後工務局也好,經發局也好,教育局也好,警察局也好,不好意思!這個是交通隊的事情,你去問交通隊,我要怎麼做?是不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是。
陳議員永福: 好嗎?所以說你雖然是新任到新北市政府,但是你的公務生涯不是從來新北市開始而已,是不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是。
陳議員永福: 照理講你這個敏感度一定比我們還要高,不可以議員叫你,不好意思!這個不是我的職掌,不是這樣子,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好。
陳議員永福: 好,以上,謝謝。
吳副市長明機: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不好意思!楊春妹楊議員,等一下何總召。
楊議員春妹: 好,謝謝。我們請副市長先答復一下,我這邊在看了這個新北市體育發展基金的這樣的一個預算書,我覺得非常的溫馨,怎麼叫溫馨呢?體育發展,體育發展就是代表我們新北市全民要動起來,全民動起來就代表我們每個人身體都健康,身體一健康代表我們社會就祥和,一祥和我們大家到醫院看病的機會就很少了。但是我從這裡頭又看了出來,促進體育發展與落實國家體育政策,這樣的一個發展基金有沒有族別的差別?有沒有認為他是哪一族的,他就應該有這樣的一個體育發展基金可以來落實照顧他,有沒有?副市長你答復我。
吳副市長明機: 這應該是不分族群。
楊議員春妹: 好,副市長你今天答復就很好,知道的你就告訴我,不知道的話你告訴我回答說你回去再研究,好,副市長你請回座。教育局局長,時間的關係,局長,謝謝你。
張局長明文: 議員好。
楊議員春妹: 原住民是我們原住民很多的體育健將。原住民體育健將不只是體育而已,他還打造我們全國讓國際都知道我們臺灣的存在,這一點我們要不要肯定?
張局長明文: 他們的表現令我們感到驕傲,肯定、驕傲
楊議員春妹: 我是問你這點我們要不要肯定?你這樣回答我就好了,我們簡單明瞭來肯定。
張局長明文: 肯定。
楊議員春妹: 那從這發展基金裡頭你怎麼落實推動我們原住民的所有運動?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就是除了這個基金以外,我們還有教育局的本預算跟體育處的預算。
楊議員春妹: 不是,我不談教育基金,我們不要談教育基金,我是問你在發展基金這裡頭,如果你要談教育基金,今天我們問題又不在這個地方,發展基金裡頭我們怎麼去推動原住民的所有事務?
張局長明文: 因為這裡的基金經費比較不足。
楊議員春妹: 我知道經費很少,我所知道的這個經費的來源,局長,它的來源從哪裡來?
張局長明文: 主要是公務預算為主,還有教育部的補助款,還有捐贈。
楊議員春妹: 好,公務撥款收入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對。
楊議員春妹: 你可以做大嘛!你可以做大啊!公務撥款收入,對不對?你可以做大,範圍擴大。我們全國的運動,大家家喻戶曉的可能都是棒球,棒球也就是所謂我們的國球,我很認同。但是其他的運動呢?就不用推動了嗎?再來我請問一下,我們有全國原住民的運動會,你這裡頭有談到全國的比賽等等的項目,全國原住民的運動會相關的補助、相關的經費、教練的培訓、運動員的東西,可不可以用在我們的發展基金?
張局長明文: 目前是沒有。
楊議員春妹: 可不可以放在我們這個發展基金?不用你告訴我有沒有,這個預算書我已經看了很多年了,我只是問你可不可以?
張局長明文: 當然要擴充,有財源當然可以。
楊議員春妹: 可不可以?就回答我,因為時間不夠,可不可以?
張局長明文: 可以,可以研究。
楊議員春妹: 局長,我們今天要談的是專業問題,我們不是在這邊談你跟我的事件,可不可以?
張局長明文: 可以。
楊議員春妹: 那麼我們今年全國原住民運動會就必須要實施了。全國原住民運動會有我們的所謂績優的選手,績優的選手團體、教練等等的,我看過我們新北市政府發給績優運動選手訓練補助金實施要點裡頭,裡面的A級選手、B級選手、C級選手、D級選手,最低的D級選手都比我們全國原住民運動會的績優選手的獎勵金、補助金來的高。謝謝你今天跟我講可以納在這裡頭,所以這一次的全國預算的這樣的基金,是不是可以把我們今年全國原住民運動會這樣的一個獎勵金放在這裡頭?而且全國原住民的運動會是每2年一次,今年是108年,下一年度就是110年,可不可以?局長。
張局長明文: 目前因為它的項目是固定的,譬如說奧運、亞奧運,還有全國運動會,所以它比較是競技型的,它比較是屬於國家競技型的。
楊議員春妹: 所以你講的很好,全國運動會,所以我剛剛就跟你講體育,體育的概念在哪裡?你還是有族別的差別,體育的概念在哪裡?不然這個地方我很贊成,你改成為新北市體育棒球發展基金,好不好?新北市體育棒球發展基金,你把它改,它是我們的國球,你把它改這樣子,我同意。那下次你辦一個叫做新北市全國原住民體育發展基金,另外再設。所以你第一個要擴大,第二個不要排原住民,原住民的體育健將很多,保齡球也是,歌舞也是,現在最夯的,全臺灣最夯的傳統射箭也是,還有我們現在打慢速壘球也是,我支持你,但是我希望不要有狹隘的想法,最好這一次的全國運動會的這個預算你可以趕快調整一下,那原民局局長到時候的話就跟教育局長看怎麼做,以上,謝謝。
張局長明文: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何博文何總召,等一下,我先講一下順序,等一下還有賴秋媚賴議員,林裔綺林議員,鍾宏仁鍾議員,陳啟能陳議員,先講一下。
何議員博文: 局長你先回去沒關係。主席,我想我們這一次審查總預算,我們從之前在定期會這個審,然後一直到這個臨時會,每一個臨時會我們在野黨都全力配合,對於該開會的時程也沒有任何杯葛,該開會我們就來開會。甚至於我們還沒過完年,很多的這個議員本來有一些出國的行程,說可不可以排元宵節之後再開臨時會,我們也都說不行,我們就配合市府的進度,市府希望預算趕快通過,我們就全力來配合,配合這個市府的進度,所以我們連年十五,初十五,一般講說初十五之前都還在過年,我們過年之前我們就配合市府的這個進度,然後前來這邊開會,希望能夠讓總預算趕快進行。好,那包括在總預算的這個開會過程之中,臨時會進行的過程之中,隨時要求進行協商,我絕對都準時到達,從頭到尾我不曾離席,百分之百的出席。可是很奇怪,協商過程之中竟然也會發生說你們執政黨黨團的這個書記長,然後他來跟我們協商斡旋的過程,然後這樣的一個他提出了一個建議,當場被你們的首席副市長打臉說,這是你講的,我可沒有講,如果你這樣講,我馬上要離席。我沒有看過這樣的一個狀況,竟然在協商會場,你們的副市長自己打臉自己的書記長,你們書記長這麼四處的希望能夠為問題解套,四處奔走,好,我也給他面子,我們就來談,結果竟然你們在協商會場中,竟然會發生說自家人不惜在在野黨面前打臉自家人,這是第一點。第二個,協商不管你是要2點、3點、4點或早上我都奉陪,甚至隨時一通電話,只要這個議長說這個協商,有什麼事情溝通,我一定一通電話立刻就趕去,我絕對不敢耽誤任何有關總預算審查的這個進行,百分之百幾乎是24小時配合。結果協商過程,我們剛剛不是還提出一個結論,本黨團提出說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總預算,透過我們的預算審查權替人民爭取更多的權益,包括副議長你都覺得我剛剛那樣提議非常好,不分黨派的議員都覺得很好,說我們的垃圾袋確實比臺北市要貴,我們利用這個機會是不是看能夠跟比照臺北市一樣,大家剛剛在討論協商過程中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善意,替市民爭取過程中,我們又能夠審查預算。結果這個議題丟出來之後,你們也覺得這都沒有關係,這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結果丟出來之後到剛剛我都還在協商會場等,我都在議場隨時1分鐘之內可以到的地方等,結果現在變成說市府也沒講要不要協商,人就拍拍屁股就走了,我們就在那邊枯等。副議長,我請問一下,到底是誰不想讓總預算過?到底是誰每天想著說怎麼趕快有辦法替總預算解套?一方面可以來監督市政替人民把關,一方面可以讓總預算趕快解套,到底現在的市府的態度是怎麼樣?他是不想協商?他想說這個不想繼續跟這個在野黨談,也不想協商,不想審查,那如果這樣拖延下去,延宕下去,甚至到最後如果真的這個要演出表決大戰,我們也奉陪到底。問題是市府的態度拿個態度出來,我覺得不要一天到晚在指責在野黨,請問你市府今天面對這樣一個包括剛剛協商的態度,到底要不要協商?給在野黨的黨鞭一通電話都沒有,這個叫尊重嗎?我人一直在那邊等,我的時間,你們的時間是時間,我的時間不是時間嗎?副議長,針對我剛剛講的部分,我希望市府要先有個態度,否則我覺得至少我們議會也要有個態度,怎麼會有人協商到一半,市府官員全部跑光,在野黨的黨鞭在那邊等,一通電話都沒有,突然就說來,大家開會了,這個叫尊重嗎?這個是真的想要讓預算通過嗎?市府,我只想問一句話,從頭到尾我們配合到底,請問市府你到底想不想通過預算?
主   席: 副市長,請上台說明一下,雖然你不是來協商的人,你要代表市府來說市府的態度,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市府我們有非常大的誠意希望來協商,希望讓預算能夠通過。剛才協商過程也許有一些這個行程安排沒有得到充份的一些了解,所以有一些誤解的部分,我這邊大概這個也是非常抱歉。我必須要強調市府非常有誠意來希望預算能夠盡快通過,來為市民謀最大的福利。
何議員博文: 副市長,誠意不是在嘴巴上講,我先請問你,我們從開臨時會一直到現在,包括我們在協商臨時會議程,本來是想說你們排的議程都還是20號以後,我想說不行,我們要趕快配合市府,趕快把總預算這個解決掉,我們也希望趕快把總預算審查完。我還特別把它提前到元宵節前,我們還在過年,很多議員跟我講都還在過年,我們很多行程都安排好,我們犧牲自己的假期,出國行程取消,然後我們就來開會,包括協商,每一場協商我絕對沒有遲到,從頭到尾陪到尾,你們剛剛協商到一半,你們裡面內部發生矛盾,你們副市長謝政達去打臉書記長周勝考的臉,這是你們自家的問題,跑掉之後到底要不要協商,一通電話沒有,我就在那邊枯等,這個叫做尊重?這個叫尊重議會嗎?然後突然鈴聲一響,就大家來這邊開大會,然後我們的書記長還跟我嗆聲說明天要甲級動員,沒關係!你們明天要甲級動員,我們照樣奉陪,你們發甲級動員令,我保證我等一下也發,如果你們發,我一定跟著發,真的要這樣子嗎?所以我一個很大的質疑,副議長,到底新北市政府侯市長到底想不想過總預算?我感覺他不想過總預算,我感覺我們比他們還想趕快把總預算通過,這到底怎麼回事?副議長。
鄭處長瑞成: 可不可以容許我再說明一下?真的非常謝謝,謝謝何議員的......
何議員博文: 這個問題不是你層級可以回答的,副市長。
吳副市長明機: 因為我不在現場,我這邊還是再強調一下。
何議員博文: 要不然請謝政達過來報告,市府離議會5分鐘的車程而已!
王議員淑慧: 好,請他來報告,我們暫停,權宜要求暫停。
賴議員秋媚: 協商的時候你不在現場,然後我們議會想問的問題,你如何在這裡回答?
陳議員世榮: 協商的副市長不來開會,然後開會的副市長不參加協商,這個會怎麼開?副市長在這裡也不參加協商,預算一問三不知,這個怎麼開下去?
主   席: 來,我們先休息一下,先協調一下,休息。
休   息: 16時55分~17時13分
主   席: 我們休息時間已到。我們繼續進入下午的議程,請賴秋媚賴議員。請鄭宇恩鄭召集人。
賴議員秋媚: 謝謝主席。我還是請我們教育局長上報告台,局長,我就昨天我們現在在談論的體育發展基金,你說一下它的宗旨好不好?
張局長明文: 議員好,謝謝議員指教,最重要的當然我們就希望能夠扶植我們整個新北市的體育發展,它整體是比較大,我們現在計畫當然還是以教練......
賴議員秋媚: 這幾年來你扶植了有多少我們新北市所有發展性比較好的這個體育類的。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我們目前比較能夠支持各校的部分就是大概......
賴議員秋媚: 能夠支持?據我所知各校大概新北市許多個學校他們有發展各種不同的社團。
張局長明文: 對。
賴議員秋媚: 比較出類拔萃的大概有的部分是射箭,有的是籃球,有的是桌球,有的是羽球,其實分門別類有許多,我都看不出來我們新北市教育局到底補助了他們什麼?幾乎所有這些比較出色的他們的社團大概我們所了解的都是出自於他們各個社團他們的後援會,他們的後援會都是由他們的家長所組成的,不管他們是要出外比賽,在他們的服裝,在他們的交通,在他們的吃住各方面都是由這些後援會他們自行去自力救濟。所以你說我們的體育發展基金到底協助了他們什麼?就我所了解泰山有射箭非常傑出的,也有桌球非常傑出,也有籃球非常傑出的,實際上他在跟我們教育局申請任何的補助都是申請不到,完全沒有。我們教育局只要各個學校問到社團所有是否能夠給予他們補助?教育局一概都說完全支付不出來,完全沒有。甚至於連教練的鐘點費都是要由家長他們自行去處理的,那你覺得?局長。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就是說我們現在除了基金之外,還有我們自己的教育局的本預算就在地方教育發展基金,教育局的預算還有體育處的預算,我想主要學校的發展一般都在我們教育局的預算,不會在基金裡面,所以我們教育局這個部分會針對......
賴議員秋媚: 那好,教育局裡面的預算我也看不出來,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所知道的,我所了解的學校他們跟我們教育局申請,根本申請不到,教育局說預算有限,我根本沒有辦法去支付你們這一些。所以我也很想請問你們的預算到底是付到哪些去了?為什麼這些連這些基本的,連教練的基本的鐘點費也是必須要由那些家長他們去自力救濟。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大概兩個部分是我們現在的主軸,第一個是大概體育班......
賴議員秋媚: 你知道嗎?去年明志國小他們的桌球非常的優秀,可是長年來都是由後援會,就是由他們家長這樣子自力救濟,到去年好不容易培養了國手,然後在告知我之後,我去拜託體育處的處長,你們是不是可以協助一下給教練鐘點費,不要老是連教練的鐘點費都是要由家長他們自己想辦法去處理。所以我真的看不出來我們教育局到底協助了學校,像這些社團你們到底協助了什麼?可是等到有一天他們真的是非常出類拔萃了,然後當上國手了,你們就來了,你們就希望說他可以希望他怎樣,然後你們可以幫忙他什麼,我覺得最基本的是從開始在基本在栽培的時候,我們應該多出一點力,這才是最應該的,應該基本的要求吧?
張局長明文: 對,所以我們體育班還有那個校隊的部分我們都有補助標準,所以基本上像......
賴議員秋媚: 你的補助標準,我告訴你校隊,你校隊的所謂校隊怎樣,是要必須是在全國比賽他是前幾名的,可是我問你,那個小孩剛開始讀書的時候,他是一開始就會了嗎?你沒有從基本他開始學習的時候,你們就要去協助他們,他們就不要,他們自己就自己能夠很成長,什麼都會嗎?你們應該是一開始就要去協助他們吧?是每一個人出生以來就是天才嗎?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所以像社團我們學校也有編一個基本額度,只是金額比較少,然後......
賴議員秋媚: 我告訴你,每個學校都有許多許多的社團,其實這一些社團他們都是在自力救濟,不然就是經由議員的協助,我相信這一點昨天其他許多議員已經說的很清楚,所以我現在也很明白告訴你,除了我們議員的建議款現在被取消之後,有許多學校甚至於也有美術班,昨天倩萍議員也說也有音樂班,那我請問這些例如美術班,好,小學的美術班他可能是六年級,他等到六年級畢業他有一個畢業展,請問這些他們畢業展的費用要從哪裡來?過去就是由議員來補助的,我們教育局有方案嗎?
張局長明文: 如果是像特教班或是技藝社團,我們是都有補助的標準,只是說那個額度並不是太高。
賴議員秋媚: 沒有啊!這些美術班從來學校,我們教育局也沒有補助,都是他們如果不足還是家長會出的,除了我們議員協助他們之外就是家長會自己出的,我們教育局並沒有協助什麼。
張局長明文: 整個班級就相關的經費還是有一部分是教育局的處理,相關的部分我再跟議員報告。
賴議員秋媚: 沒有,局長你真的要回去好好思考一下,看看你到底現在沒有,建議款就沒有了,但是你對於學校這些基本的,他們本來就有比較特殊的教育的這些費用支出預算,你們到底要從哪一個部分去協助他們。
張局長明文: 好,我們帶回去把它做一個整體的研究跟看看怎麼去擴增我們自己的支持。
賴議員秋媚: 你要什麼時候給議員一份報告?
張局長明文: 下禮拜一好嗎?
賴議員秋媚: 下禮拜一我們已經沒有開會,禮拜一已經沒有開會了,我們到禮拜六。
張局長明文: 禮拜六,好。
賴議員秋媚: 你禮拜六給我。
張局長明文: 好。
主   席: 裔綺完再換你,林裔綺她先,我剛才有唸過。
林議員裔綺: 謝謝主席。然後那個局長。
張局長明文: 是,議員好。
林議員裔綺: 這個就好像是人家說割稻子尾,你知道嗎?我跟你講一個小朋友的技能,一個國手的產生,絕對不是因為他有成績之後我們教育局再給予協助跟補助,然後才說這是我們新北市的驕傲,這是我們某某學校之光。我覺得學校教育的部分他們有很多所謂的技能班,還有一些所謂藝術、畫畫、音樂、體育,在這個部分我剛剛聽了這麼多,還有昨天,我相信我們教育局在這個部分根本沒有給予非常多的協助,學校他們有一些非常精英,或者是他們想要在一個專長方面所要發揮的成立一個特殊的班級,可是卻必須要礙於經費的關係,教育局無法補助,而必須要讓他們自籌,甚至由委員會、家長委員會裡面自己去想辦法,我想請問一下局長一個問題,我想請問要身為一個校長必須要不要身兼一個募款的能力?
張局長明文: 目前校長都會有這樣一個募款的一個努力,他們都會做。
林議員裔綺: 都會做嘛!你現在是要讓校長來辦教育,還是要校長也要做好他在外面的社交活動要social,要跟地方上的一些企業團體,或者是一些有財力的人然後跟他們做好他們,就厚友誼,這叫做厚友誼,要做好所謂的一些外交,然後他有辦法替學校要求募款一些他們學校沒有辦法支應的一些相關費用,局長你覺得這樣對嗎?
張局長明文: 我覺得辦學照顧孩子是第一重要,所以他應該把心思放在辦學上面,基本上他把學校辦好,很多的社會資源都會願意來支持他。
林議員裔綺: 當然前題之下,我覺得很多社會資源都會來支持他,我覺得這個當然是像局長講的,可是我覺得如果局長我們教育局能夠在學校方面的各項經費的需要,不管是軟體,或者是硬體,或者是特殊,或者是體育班、音樂班,任何一個班級他們想要成立的,我覺得教育局在經費方面就必須要給予全力的支持,更何況剛剛議員有講的,過去的幾年來有很多的可能一些成果發表,或者是小朋友出外的一些比賽的一些經費完完全全都是要靠議員,或者是讓校長他們在外面募款,那我覺得校長第一,他必須要辦教育已經非常非常不簡單了,可是卻還要身兼著募款的這樣子的重責大任,我非常非常的佩服他的募款能力竟然是高過於任何一個,我覺得可能任何的一個算,我覺得他可能都比我們,我們教育局有這樣子的一個能力嗎?有一個募款的,你們教育局需要,局長你需要去募款嗎?
張局長明文: 目前比較沒有,但是我們希望圓夢基金可以多一點人捐給我們獎助學金。
林議員裔綺: 對,局長你自己都不需要募款了,你怎麼會讓校長有這麼大的壓力,每年都是要去募款,而且一年一年的募款的金額都一直在累積當中,我不清楚局長你是不是......
王議員淑慧: 這個基金才募款300萬元而已!要叫那位校長來募款。
林議員裔綺: 什麼,你才募300萬元,我們學校的,我們在地的那個校長很厲害,募你的2倍,很認真很優秀,所以我覺得是不是局長應該要好好跟他了解一下,然後請他說用什麼樣的方式可以幫我們的那個基金募到至少超過300萬元以上,最重要的其實我還是要講,我覺得學校的教育是應該要,我覺得教育局是應該要給全力的support,全力的支持,而不應該讓校長在忙於學校校務的部分,還必須要去為了錢在傷腦筋。這個部分我想局長,你既然編了預算已經不夠了,然後原來議員該給學校的部分又沒有,那我不知道未來教育局,未來學校在各項的學業的發展跟一些技能的發展,我不知道他們應該要怎麼再運用下去,再運作下去,所以說是不是連學校原本要募款的,原本募款的金額可能都要再加油再超過至少要2倍、3倍以上才有辦法支付,所以我希望局長你這個部分應該要好好的要讓教育,讓這些老師跟校長他們不要有後顧之憂。
張局長明文: 好,我們會帶回去把它研究好。
主   席: 陳啟能議員。下一個鍾宏仁鍾議員。
張局長明文: 議員好。
陳議員啟能: 好,謝謝,謝謝主席。局長。
張局長明文: 是,議員好。
陳議員啟能: 我想你站那麼久了,你先回座好了,好不好?
張局長明文: 是,謝謝議員。
陳議員啟能: 我想今天本席的發言要來講一件事件,本席曾經在今年的元月8日辦理一個會勘,今天是2月21日,也應該算說是1個月20幾天,將近1個半月,會勘的理由是因為本席服務處的鄰近500公尺內有一所叫做光榮國中,這個光榮國中它的田徑隊的這些田徑選手們表現非常優異,它曾經連續8年獲得全國總冠軍的田徑賽,不管是個人賽或者是團體賽、接力賽都是全國總冠軍。結果本席因為這些家長們的陳情說他們所住的宿舍建物非常差,經由元月8日去會勘之後被我看到,也有拍照片為準,也確實非常爛,是很爛,也因為這麼爛,本席要求教育局必須要修繕,但是到現在教育局給本席的回復函,他竟然說他不知所云,不知道要不要修繕,當然本會有同仁建議這個房舍是否重建,當然本席也同意。但是竟然這種案子局本部,教育局本部必須要掌控建物或者修繕的費用高達15億多,1個半月結果沒有辦法下一個決定,副市長,我請你上報告台一下,本席所述的事情原由已經很清楚,我不知道你的看法如何?請你來報告一下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這個個案,麻煩議員把這些相關資訊給我們回去市府內,我們會進行相關的檢討。
陳議員啟能: 副市長,這個個案你們教育局本部已經有了,你還要我給你什麼資料?我不知道校舍如果老舊不堪需不需修繕?我請問你要不要修繕?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要。
陳議員啟能: 要不要修繕?要不要?請你再回答一次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要看它整個使用的狀況,比如說這個一個學校它裡面的學生數各方面大概這個,或者有沒有安全疑慮,各方面的因素綜合來考量。
陳議員啟能: 講的非常好,本席也跟局長講說如果經由安全結構技師簽證,如果簽證結構沒有問題,要不要修繕?請副市長你再報告一下。
吳副市長明機: 如果有安全疑慮,而且各方面的這個考慮的因素都......
陳議員啟能: 所謂各方面是哪方面?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可能要由我們......
陳議員啟能: 沒有,副市長你先答一下。
吳副市長明機: 因為這個具體的考慮因素是由教育局來負責,所以還是請局長來說明。
陳議員啟能: 副市長,你貴為副市長,你必須要了解這個因作為就必須要作為,如果說因作為而不作為,我請問你們教育局編列15億元的預算要修繕,這個修繕費用15億元,你如果要重建,本席也沒有意見。
吳副市長明機: 那修繕費用15億元,那這個全市有非常多的學校他可能必須要......
陳議員啟能: 那我再請教你,1個半月了竟然沒有辦法答復,有沒有這個道理?有這種道理,1個半月沒有辦法答復,你要拆除重建還是要修復,沒有辦法有一個決定。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因為確實我們先把學生安置好,安置好了以後它原來的校舍基本上他本來就......
陳議員啟能: 你已經決定安置好了,你已經跟本席知會了,你已經有方案要安置,本席一再請教你安置了之後這些校舍怎麼辦?這些建物要不要修繕?你到現在還沒有辦法一個具體的答復。
張局長明文: 因為它本來就是一個閒置的校舍,我們安置完以後我們還會再去評估。
陳議員啟能: 好,我再次請教你要不要修繕,或者是拆起來重建?
張局長明文: 這個東西都是茲事體大,我們必須要把它很慎重的把它相關的因素都評估好。
陳議員啟能: 還是無解,還是沒有答案,對不對?
吳副市長明機: 跟議員報告,就是第一個先安置讓學童有一個安全的環境。至於原本的這個有安全疑慮的校舍,它既然是一個閒置的情況,我們可能就會去根據相關的因素去排優先順序來做處理。
陳議員啟能: 你說這樣我覺得聽起來很奇怪,現在可不可以馬上進入評估,請結構技師去取樣來了解安全結構有沒有問題,哪有那種事情?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每個校舍的改建經費都非常龐大,我們先把學員的安全先顧慮好,先做安全的處理。
陳議員啟能: 那你錯了,那個只是早期的校長宿舍而已,沒有很龐大的教室,就是單獨一棟二樓小坪數的一個房屋,不會超過30坪,不會超過30坪的一、二樓建物。
吳副市長明機: 對,這要看他有沒有需要使用到?如果......
陳議員啟能: 怎麼會沒有使用到,來,張局長你報告一下,這個建物需不需要留存?要不要?
張局長明文: 現在就是我們在評估的重點。
陳議員啟能: 需不需要留?
張局長明文: 因為未來要不要設公立幼稚園或......
陳議員啟能: 你講話真的是非常模糊,又說這些建物不夠用,然後你現在你還在評估,你要評估我沒有意見,你如果需要用你還是要,如果你不修繕,你要拆後重建沒有問題,本席同意,我也同意你拆後重建,你不拆後重建,我也同意你修復,你這兩個都不同意,你都沒有辦法答復。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真的給我們一點時間給學校做一些討論,真的謝謝,謝謝議員。
陳議員啟能: 給你多少時間?1個半月還不夠。你很奇怪!好,沒有關係,如果你真的是這樣子模糊的話,本席就刪除你預算,我刪除你的修復預算有道理,好,以上,謝謝。
張局長明文: 拜託議員,謝謝。
主   席: 我先處理一下時間,我們現在剩下鍾宏仁鍾議員,不然讓他講完,5分鐘,來。
鍾議員宏仁: 局長,在這邊,副市長你請回,不過我還是要請你把意見帶回去,我們各局處也都在這邊,雖然我們是侯市長上任,當然也有,你請坐,沒有關係。雖然有一些留任的,但是新任的也蠻多,我不知道我們,當然有一些本來就是這方面也是內行的,但是對市政來講在新北總是以前的一些事情也要了解,後面要怎麼發展總要有一點交接,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很多的事務官也都很內行,是不是有跟我們首長做簡報,我不清楚。不過從我們開議到現在我看起來真的是零零落落,真的對市政不了解,當然如果說初期我們都還可以互相體諒,但是拜託早一點進入狀況,不然的話這樣子的話螺絲會鬆掉,有時候答非所問完全不了解,你還怪說預算推不動,然後協商又沒有那個誠意,我認為這個責任在誰很清楚,應該這個整個團隊,我跟你講螺絲鎖緊一點,要不然的話趕快重新做簡報。真的各局處剛開始辛苦一點對市政早進入狀況,以後輕鬆一點,同樣都是要花時間,花在前面,拜託這個,因為為了我們全市的一個市政推動,還有市民的福祉,所有建設要有效率,這一項真的拜託。就算說要評估,那真的把速度快一點,不然就會覺得沒有效率,這個是一個整體的現象,我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再來我要講,因為針對昨天,昨天因為有提到這個基金,這個基金我相信我們陳儀君議員也有講很清楚,雖然我們這個設立的宗旨沒有特別講說是棒球這一個單項,以前設立確實是為了這個來的,沒有關係,因為如果基金的名稱或是宗旨沒有特別這樣子,我們要把它擴大也沒有問題。其實我們王淑慧議員在講是這個預算就太少,不足以處理很多事情,因為早期有很多是配合款在幫忙,所以好像就應付過去。但現在既然有調整要改革,我們也不反對,但是要有配套,你不要讓本來就已經很困難的這一些運動賽事或是學校的活動陷入困境,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既然你說那個我們講說後面會擬,拜託早一點擬讓他們心可以定下來。而且你看現在都幾月份,2月底了,市政都在推動了,對不對?雖然這一些預算的編列是上會期就編不一定,我來罵局長沒有用,但是真的早一點進入狀況,就預算來講,我們認為裡面像這個只有4、5千萬元這個就不夠,而且你以前用的再怎麼使用,你先去了解一下,如果說他還是要按照以前來幫助棒球的發展,我在這邊跟你講,我是很失望,為什麼?新北有非常好的條件,我們蔡明堂議員他的付出每一年都超過這樣,他總付出比我們市政府付出還多,有這樣的人才一直在推動。再來新北市在我們新莊有一個最棒的棒球場,早期我們一直都期待說可以變成一個棒球在新北,好像一個就是一個大的特色,因為我們有這樣的條件,結果搞到後來什麼都沒有在動。但如果你要擴大,我希望其他讓他更有效率而且要挹注更多。我們在看預算是這樣,當你對這個這項業務很重視,從預算都該反映出來。你剛剛講說我們體育賽事除了這個棒球之外,你這個說要挹注到其他,根本這個金額太少之外,根本以前也都沒有在弄。那你說學校的部分,這裡根本就沒有那樣的項目,再來體育處完全沒有,都是用在選手或其他的賽事的那個都不足。就算你在我們的本預算裡面,我有去翻,剛剛我們還在那邊吵那個,我印象中就沒有,就算有,那個金額非常少,去年的預算還有4,200多萬元,結果今年只剩下不到2千萬元,越來越少,然後其他可以配合的部分又少,我覺得你們真的要很重視,我們從預算就知道你是重視什麼,沒有預算你叫他怎麼推,當然推要有效率沒有錯,我是因為要談的東西很多,就你這個部分,但是真的我只是先提一個原則性的,我不怪你,但是要趕快進入狀況,拜託。
張局長明文: 好,謝謝議員指教。
王議員淑慧: 討論中,主席,討論中。 
主   席: 謝謝各位同仁合作,這個我們討論好幾天了,我們延後好不好?
王議員淑慧: 沒有,我一本那麼大本,我資料很多。
主   席: 討論那麼多天了,不然讓他延後好嗎?
鍾議員宏仁: 好。再讓他講一下。
主   席: 讓他延後。
王議員淑慧: 延後,人家副市長就不跟我們談,你還叫我們延後。
主   席: 他會跟你們談。
王議員淑慧: 你看我都翻出來,多少錢我都算好了。
主   席: 我知道,所以這個已經討論好幾天了。
王議員淑慧: 本來是拜託他講一講,我就不講了,結果就講不完,還有一個還沒講,我是說預算,我都沒有跟你說其他的。
主   席: 我知道,當然,我們現在討論中,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散會。謝謝召集人。
散   會: 17時39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