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臨時會108年01月30日第5次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議。上次會議紀錄請自行參閱,大會如無意見即為認可。今天沒有人請假。今日議程:1.三讀議案第二讀會:審議市預算案。2.三讀議案第三讀會:審議市預算案。請林金結林召集人。
       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為議會表明一個態度,因為這個新聞有寫說我們議員同仁什麼鑽牛角尖為了這個......,我會議詢問動議一下,因為新聞,早上那個中國時報有寫說我們鑽牛角尖,為了審查預算,然後刪除這個為了建議款,我認為這個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因為審查預算是議會的責任,但是並不是為了這個什麼建議款或者什麼來審查預算,我希望這個新聞媒體,對不起,應該改正一下,不要說把這個議員這樣一網打盡,所以說我們大家都是為了所有的預算在審查,為了所有的市民,為了市政府的預算,並不是為了這個個人的利益,這個應該是希望糾正一下,沒有鑽牛角尖,以上。
主   席: 請何博文何議員。
何議員博文: 主席,我要表示一下我們的這個立場,聽說昨天新北市長侯友宜有去國民黨團拜會,說是為了這個建議款的事情,我想這個一個市長到一個黨團特別為了一個建議款的事情,這個部分我尊重他個人的立場,本黨團是這樣子的立場,本黨團歡迎侯市長隨時針對跟人民利益相關、跟大眾利益相關、跟市政利益相關的總預算,隨時來跟黨團溝通,黨團的溝通大門隨時敞開,但是如果說只是為了要談什麼議員的建議款,就不用來這邊談了,我們也不會私底下,包括我們黨團會議也從來沒有去討論過這個議員的建議款,我們從頭到尾針對預算,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一項一項監督,可是很可惜的從審查預算一直到現在,官員質詢荒腔走板,該給的資料不給,包括連市長來這邊針對前瞻預算高達一百多億的這個前瞻預算,竟然只有一張A4紙的一個報告,一直到後來陸陸續續資料才給我們,所以我們針對預算來監督,為人民看緊荷包,這是議員的天職,這個實在是跟所謂綁架預算或者跟所謂議員建議款八竿子打不著,本黨團也絕對不願意跟侯友宜侯市長去談這個類似的問題,所以我第一個我要講清楚表達立場,第二個,我們按照這個包括從憲法法律、地方相關的自治條例賦予議員的職權,我們依照程序,依照相關的程序認真審查,我想請問如果因為這樣子有什麼樣的延宕,也請今天副市長在這邊請你上台,我想要請問你,侯市長上任之後,有哪一項重大新興工程因為議會到現在總預算沒通過而延宕的?請你告訴我。
吳副市長明機: 報告議員,因為這個工程這個部分因為資本門,所以基本上......
何議員博文: 新興重大工程,你不要跟我講延續性的,我們連跟你要說你們在預算審查還沒通過之前就已經先行發包的資料,要了多久?你給了嗎?請問給了嗎?不分黨派大家桌上也沒有看到這個資料,你們的官員還跟媒體放話說我們在綁架預算,請問我們綁架哪門子的預算?我們連審查預算的資料都沒有,你給了嗎?那一天你如果說第一次議長沒有做裁示,第二次議長清清楚楚講,該提供給議員的資料要提供,請問提供了沒?請問提供了嗎?各局處有沒有提供?主計處處長你不用上來講,各局處有沒有?有沒有?
吳副市長明機: 跟議員報告,我們目前在彙整當中。
何議員博文: 彙整當中,所以請問是你拖延還是我拖延?是你拖延還是我拖延?你回答,今天我們戰戰兢兢每天在這邊審查預算,請問是你拖延資料不給我們審,延宕議事,還是我們在延宕議事?
鄭處長瑞成: 議員很抱歉,造成議員的困擾,我先跟議員說對不起,我們主計處因為涉及到各機關,我們是在彙整當中。
何議員博文: 一碼歸一碼,我這個人從來對事不對人,處長,現在這個問題不應該是你答復,副市長,你給我一個態度。
吳副市長明機: 我們會盡快來彙整,因為這個部分......
何議員博文: 所以你們要盡快,盡快多久了,議長裁示多久了,所以是你們拖延還是我們拖延?今天媒體都在二樓,講清楚,是你們在拖延還是我們在拖延?我連問你們一個局處長說板橋車站旁邊那一塊空地到底是要蓋親子體驗館,到底要蓋大臺北展演廳,還是要蓋兒童樂園?3天三種說法,請問我們預算怎麼審?
吳副市長明機: 跟議員報告,有關這一塊地現在已經很明確是文化部的......
何議員博文: 我只是舉其中一個例子而已,副市長,我要再請教你,新興重大的預算哪一項延宕?你告訴我,你侯市長上任之後有提哪一項新興重大的預算?你告訴我,你不要跟我講三環三線,那都延續性的,請問哪一項新興重大預算因為你們議會到現在總預算沒通過,害我們新興重大預算,人民的福利沒有辦法推動,你告訴我一項就好,一項,你現在馬上講,愛放話,沒關係,我們就一條一條講,我這個人做事光明磊落,我也不怕你放話,你就講,我們擋到你哪一條新興重大預算,影響人民福趾,你告訴我,我第一個跳出來給你罵,有沒有?你不要跟我講三環三線,會笑掉人家大門牙,哪一條,你告訴我,你繼續放話,沒關係,我們綁架預算,這個叫綁架預算嗎?你們侯市長是票選出來的,我們也是票選出來的,你們有民意壓力,我們沒有民意壓力嗎?我們如果在這邊胡搞亂搞,現在是直播,我們每一項說出來,每一個議員為自己的話負責,請問我從頭到尾質詢你們哪一點,你覺得說因為你這樣的質詢是不對的、不當的,造成我們新興重大建設延宕有沒有?你們侯市長上任到現在根本沒有一項新興重大建設,請問哪一項有?你們各局處,主計處處長自己有講,延續性的都在用,不是嗎?有哪一項是因為議會審查延宕的,你告訴我,沒有,副市長,沒有,那請問我們連到今天跟你要那個2個禮拜前的資料,你到今天還跟我們說再給我一段時間,所以我今天要問,我們釐清清楚責任,到底是你在拖延還是我在拖延?我手邊這一本你們的那個前瞻計畫,你們的前瞻計畫這一本,你們上個會期就應該給我們了,你拖多久才給我們?連市長做專案報告,市長親自來做專案報告,你們給我一張紙,A4紙,這一本你們拖多久給我們,沒有三個月至少也兩個月,我請問大家誰在拖延預算?今天我們帳算清楚,議員難道不能監督市政嗎?議員不能夠審查預算嗎?副市長,你今天沒有一個明確的態度表達,我覺得你很難對人民交代,你不用對我交代,你看你要怎麼對人民交代。
主   席: 等一下,先請......
何議員博文: 副市長你必須表態,你講幾句話。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我們非常尊重議會的職權,我們也儘量來說明。
何議員博文: 那你覺得這是綁架預算嗎?你覺得我們審查預算是綁架預算嗎?你覺得是嗎?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我們儘量來說明,也希望議會能夠......
何議員博文: 是不是?你講清楚,我們是綁架預算嗎?
吳副市長明機: 我們並沒有對外提出任何這樣子的......
何議員博文: 那你覺不覺得我們這樣是綁架預算?
吳副市長明機: 而且我們尊重議會的審查預算的一個權利。
何議員博文: 好,第二個,請問你,你還是沒有回答我,你們有什麼重大新興的計畫被我們擋住了,講清楚。
吳副市長明機: 因為這個資本門這個部分沒有通過的話,就沒辦法發包。
何議員博文: 你就講出來,具體,具體的,你不要跟我講延續性的,不然你自己也是笑掉人家大門牙,重大的,重大例如說我們大臺北展演廳現在要動工,因為你們擋住我們的預算,有沒有?我們要蓋一個親子體驗館,我們老人決定要全面假牙,結果因為你們沒有辦法放、沒有辦法做,有沒有?你講一個就好,如果沒有的話,我認為你欠議會一個道歉。
主   席: 好,5分鐘按下去,好,要5分鐘,來。
陳議員文治: 主席副議長,副市長,你剛剛說這個市政府並沒有這樣子的態度對外發言,是不是?
吳副市長明機: 是。
陳議員文治: 那就是放話了,你有看過這個新聞了嗎?
吳副市長明機: 我有看到。
陳議員文治: 那誰放話?新聞局長來一下,偶爾也要起來說明,不要......,那是人家媒體報導的,我想這個剛剛我們總召講的跟報紙講的,這個媒體的報導一點正確性都沒有,侯友宜什麼時候提過重大的新興計畫的預算?沒有,現在都是朱立倫提的,他要提的話,最快就今年的追加減預算,提了嗎?準備了嗎?我們都還沒收到,所以這個干侯友宜什麼事,這都朱立倫編的,哪裡有侯友宜的重大新興計畫?沒有,至少我們現在資料上還沒有,所以這是錯的,這第一個,第二個因為有一個小事情提到本人,實在是很抱歉,我自己才知道說原來我提了這麼多張的動議單,但是我在這邊也要澄清更正補充,歲入的時候在第二審查會,我就堅持照現在這樣刪除了一百多億,只看到我刪歲出的,沒有看到我在堅持刪歲入的,而且我現在才發現我原來這麼不認真,歲入主張刪了一百多億,歲出才刪70億元,我還輸給這個年輕的議員,我實在是要好好反省檢討一下,新聞局長,你對這個媒體的報導你看了沒有?你有沒有什麼感想?你有沒有拿筆?拿紙跟筆。
蔣局長志薇: 沒有。
周議員雅玲: 新聞局長,我可不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這樣子的言論我想應該是我們局處長其中一位,還是新聞局局長您對外的說詞?這個總是要把話說清楚,交代清楚,這樣子的言詞到底是哪個局處或是局長您說的?
蔣局長志薇: 跟大會報告,其實這個新聞我們當然每天輿情的蒐集是有看到,但是我本人是沒有聽說這樣的狀況,也沒有跟媒體溝通的......
周議員雅玲: 不是,這個一定有對話,局長您講這句話很重要,如果今天不是我們局處長跟我們媒體記者朋友的對話,那就有問題了,那就會有很大的問題了,所以這個部分是不是可以請我們的副市長去了解這樣子的對話由來到底是哪個窗口給的訊息?因為我們要了解這句話的來源到底是誰?因為這很重要,可以嗎?請副議長,那個主席您裁示,因為這很重要,這會涉及到到底是哪個局處長對議會同仁的扭曲。
主   席: OK。
周議員雅玲: 好不好?因為這很重要,本席想知道這句話的來由到底是誰說的,謝謝,請主席裁示,謝謝。
主   席: 好,請陳明義陳議員。
陳議員明義: 有這個機會,本來我想說在討論這個交通事件裁決我不能離題,剛好這個機會,副市長,新聞局長你先請回好了,好不好?主計長也先請回,我們是不是請工務局長一下,好不好?我不是要質詢,我點出來一個問題,剛剛在講誰說的?哪一個局處長說的?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你們不但沒有像副市長你說的尊重議員的職權,你們簡直是目中無人、目無法紀,而且到什麼程度你知道嗎?為所欲為,我請教工務局長一個專業的問題,跟你沒關係,但請教你一個專業的問題,假如你今天市政府蓋了一個建築物,他是兩層的建築物,你們要把他OT出去給人家經營,在還沒有完成OT招商之前,我們現在要變成七層的建築物,多了五層,2.5倍,像這樣的狀況我們能不能夠踩剎車?因為現在沒有人要來做OT,因為這個經濟效應不夠大,所以他不想來做,但是如果是七層的建築物,人家就要來做了,大規模的營運廠商就要來了,在你還沒有決定之前,我們可不可以因為這個量體這麼大的改變踩剎車,重新告訴他們我們未來是,而且是已經明確的東西,如果你的專業你覺得該不該踩剎車?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我個人的認為可能要分兩個層面來看這件事情。
陳議員明義: 我們不是質詢,你可以簡單講一個概念就好了,我再告訴你,我再具體跟副市長講。
朱局長惕之: 要有兩個層面來看這件事情,第一個就是這個building的使用的需求有沒有變更?這個變更的影響的程度到底會影響到多少,這個第一個要考量的,第二個是因為正在興建中的建築物可能有一些合約的關係已經發生了,當這樣的一個改變的時候,可能會產生一些不確定的因素。
陳議員明義: 好,我知道你的答案了,我就告訴你,五股運動中心主體不改變他,合約不改變他,因為朱市長的核定到侯市長的支持,你知道要增加了一部分的空間,他現在不去動主體,在旁邊讓他做連通,我們可以多五個教室,本來是兩個教室,這樣子的營運計畫會一樣嗎?我告訴你的,不是你的問題,因為教育局長頭撞到了,我不要讓他去煩惱,副局長坐在這裡,我把體育處,我跟他講說請你暫緩,因為已經確定要變更這麼大的主體的時候,體育處長馬上跑過來要跟我解釋,我們要尾牙,我坐在那邊等,副市長你說尊重議員,副局長承辦,這個體育處長,我說請你暫停,都還沒有發生權責,評審都沒有評審,不行,我們一定要評審,一定要,我說你先不要動,你先把這些事情釐清來,他告訴我說會來不及,請問三重的,同一個時間,三重為什麼不先做?硬要這麼幹,我不是戴有色眼鏡,我說了,討論那麼多,我們知道這個事情會發生,希望他做好,結果就硬幹,昨天就把審查會開完了,就把評審會議開完了,上一次五股工業區的晶冠,經發局副局長,所有的議員在場,結論是說,公聽會結論說暫緩,等大家討論清楚再來,隔一天,那天禮拜五,隔一天禮拜六、禮拜天,禮拜一一早就把他簽約簽掉了,然後再來跟我說議員,抱歉,我們已經簽約了,這叫尊重議會?這叫尊重議員?剛才議員還在想說是哪一個局處長,我告訴你就是體育處,可以跟我們這樣硬幹,我告訴他說你把腳步放慢,因為是量體改變這麼大,當時我在問這些事情,所有的人都說這麼大量,他不是微調,原本兩個教室變七個教室,你這個營運單位怎麼營運?那我可不可以說你故意做小了,讓大家不想來標,標到的人知道後面還有五個可以加上去,那我就先來標,等到別人說為什麼我投標的時候兩個教室,怎麼你得標變七個教室?副市長你了解我意思嗎?你在經濟部中小處,你最了解招商的眉角,你覺得合理嗎?副市長你聽聽看合理嗎?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我們需要檢討。
陳議員明義: 需要檢討對不對?不要檢討了,每次都是道歉跟檢討,我希望你懲處,我是執政黨,但是我不會護航,太離譜了,哪有在尊重議會?哪有在尊重議員?副局長請他坐在旁邊,跟體育處講到最後,我說你們思考清楚,你暫緩暫緩,你不要等到你做完了,你再跟我說頭洗下去了,我跟你說不能洗,你還硬要把頭伸進去洗,你叫我不戴有色眼光可以嗎?還告訴我說沒有人要標,我們很辛苦怎麼樣,碰到招標都是敏感的東西,我在幫你們釐清,不要去碰觸這一塊,硬要把頭栽進去,你知道我們每一個運動中心在招標,多多少少閒言閒語,現在是幫你預防,我知道這5分鐘彌足珍貴,我本來今天,我說我都沒寫過刪減動議,我想來試試看,好像蠻好玩的,只要寫完了以後就讓我表現一下,今天剛好這個機會,我提出來,這個工務局長不好意思,你是無妄之災,這要你做專業解釋,副局長你說應該要檢討,對不對?不要檢討了,對,副市長,抱歉,我氣到,副市長,不要檢討了,這個案子馬上叫政風給我進來,你馬上把案子拿來看一看,你問問看,在還沒有發生之前,竟然告訴我不行,一下說是促參,一下又說是招標,我覺得太離譜了,太離譜了,好不好?副市長,把這案子弄清楚,給我一個答案,甚至於給議會一個交代,謝謝。
主   席: 來,請。
陳議員文治: 我剛才沒有問滿5分鐘,雅玲又問,我要等新聞局長回答,下一個起來發言說你不用回答,我另外叫,這樣要怎麼辦?後面的議員都可以干涉我要問誰就對了,還是自己要有主張。
主   席: 他要問的是......
陳議員文治: 不是,我也在等這個新聞局長回答,不然等一下他又講完,我再講,說副市長你也不用,不關你的事情。
主   席: 你現在再5分鐘,來。
陳議員文治: 請新聞局長回答。
主   席: 請新聞局長,他沒有針對你。
蔣局長志薇: 議員,我想對於所謂的消息來源,這個東西因為我自己也是媒體出來的,坦白說我並不認為我們能夠問得到所謂的消息來源。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這邊聲明,因為市府的態度很清楚,我們非常尊重議會審查預算的權限,所以我們絕對不會有主動發布這樣的訊息。
主   席: 等一下,你的5分鐘還要再問嗎?
陳議員文治: 讓他們去問。
主   席: 然後等一下還有,換陳世榮陳議員,再來王淑慧王議員跟林銘仁林議員,你們自己去喬。
何議員博文: 新聞局長,我想請教你,我覺得我們不要搞錯方向,媒體......
主   席: 還有周勝考周議員。
何議員博文: 那個一點都不重要,我們也不是針對媒體,我們是針對市政府,請你搞清楚,第二個,有官員私下笑稱乾脆我們也學美國聯邦政府關門休息1個月就好了,請問我們現在審預算有因為這樣子,所以市政府要關門休息1個月嗎?有嗎?延續性的預算沒有用嗎?就這一點,這很離譜,這句話你們去跟媒體說我們學美國聯邦政府關門休息1個月,那個是什麼在比雞腿,可以這樣子胡亂比喻嗎?請問我們哪一項延續性的計畫,我們有去擋到,所以我剛問說新興重大的建設,請你講一項被我們擋到,馬上講出來,我們立刻現在就審,有嗎?所以不要隨便這樣子抺黑侮蔑議會,要互相尊重。
陳議員世榮: 謝謝主席,我想在審查預算當中,審查預算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結果我看我們那個市府很多局處的首長對外發言都用戲謔的態度,一點也不尊重議會,到底誰放話的?我請副市長去查明,還放狗咬人,先把狗交出來,再來審查預算。
主   席: 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其實我的看法也差不多,報告一下所有的我們的長官還有各位同仁,其實一開始,市長本來態度非常好,願意針對前瞻問題來跟我們討論,可是後來呢,有一點荒腔走板,本席一直一直都主張說不用審了,反正你在這裡怎麼審都沒有用,因為該發包的他們一直在發包,不該發包的也已經發包了,連預算我們在大會討論都還沒有討論,可是能發包的有幾項,我們也問了很多次,都說那是延續性的,好吧,那就延續吧,既然要延續,我也同意,我跟陳世榮議員的想法一樣,不然不要審了,議會不要開,政府也少花一點錢,大家也比較好過年,這樣看就照侯市長的安居樂業,隨便你們,我們議員自己包一包回去放,看看是不是這樣子這個媒體看起來會比較開心一點,所以我們現在要召戰犯,你也很困難,要找對口也很困難,然後大家在這裡都玩兩面手法實在也是不夠意思,有問題只找國民黨黨團討論也是很奇怪,民進黨也開了很多次黨團會議,也許我們民進黨黨團可能沒有去想到說原來黨團開會可以找市長來開會,不然下一次請副市長你建議民進黨黨團,你們也趕快,剩下這兩天去開一下黨團會議,你們回去邀請,替民進黨邀請說不然市長你也來參加一下黨團會議,聽聽看大家的心聲是什麼,這樣才有誠意,不然頭那麼軟,嘴那麼甜,腰那麼Q彈,可是心裡面到底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一個號稱能夠掌握那個犯罪者心理的市長,他不必把我們當犯罪者,但是他把我們想想看,我們到底在想什麼,他很清楚的,為什麼你們每一條預算都要被人家拿起來問,就是因為你們不是沒有態度,是態度很清楚,就是不甩市議會,所以說本席從頭到尾最準時上班、最準時下班。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我們絕對沒有不甩市議會,我們都會要求各個首長都儘量來溝通、來說明,絕對不會不甩市議會。
王議員淑慧: 有,就要給你們刪預算,你們才要跟我們溝通、說明,我們如果不刪你們預算,你們就不會理我們,所以你們才剛開始,未來的4年很難過日子,這就是這個時候在決定的,要好過日子也很好過,人叫做互相尊重,你聽得懂嗎?
吳副市長明機: 謝謝議員,我想市府的態度很清楚,我們尊重議會,但是這個......
王議員淑慧: 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建議說算了,就不要開了,隨便你們,就照那個什麼......
吳副市長明機: 不是,不是這樣子。
王議員淑慧: 就照去年的預算,反正也差不多都是延續性的,那就讓行政院來核准,這樣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我們也會約束同仁不要對媒體放話。
王議員淑慧: 就送回去,反正時間也都超過了,超過就不要再開了,這樣好不好?可以休息了,好好過年。
吳副市長明機: 還是希望議員儘量能夠來支持我們的預算,因為市政的建設真的非常重要。
王議員淑慧: 我們很支持,就是支持才要跟你們討論。
吳副市長明機: 是。
王議員淑慧: 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你們的負債一直增加,然後錢隨便亂花,然後有意見跟你們講,你們對外放話,那這樣是什麼意思?而且這個也是議會跟市府的一個文化,傳承那麼久,不管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執政,都是一直在傳承,難道有所變化嗎?沒有,為什麼你們這一邊一定要做一個新的開始,也可以,火車要對撞就是這樣,所以我建議你回去跟市長研究一下,就不要審了,我們就讓這個行政院來核定好了,好不好?
主   席: 請林銘仁林議員。
林議員銘仁: 副市長,我請教你一個問題,他說昨天拜訪國民黨的黨團,這個拜訪你有過去嗎?
吳副市長明機: 沒有。
林議員銘仁: 沒有是嗎?
吳副市長明機: 對。
林議員銘仁: 你跟我們侯市長多久了?
吳副市長明機: 我去年12月25日就職。
林議員銘仁: 是不是新聞局也一起來好了,新聞局局長也一起來,因為今天的報紙新聞媒體是這樣子寫的,我想說新聞局局長跟副市長你們應該跟著這個侯市長的團隊,你們應該懂得怎麼解讀他,所以我在這邊請教你們一下,因為報紙是這樣寫的,是說他昨天拜訪國民黨黨團,中間就是說尋求黨團的支持,議員有微詞,擔心社團抱怨,但是侯在協商時,態度堅定,他說他強調有做事的社團,好好寫計畫向市府申請經費,市府一樣會給,我請教一下,侯強調有做事的社團好好寫計畫,市府一定要給,這句話那個副市長你可以解讀一下他的意思是什麼嗎?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這個市府的預算都要花在刀口上,任何團體他提出對人民有益的事情,而且經過審核評估也非常......
林議員銘仁: 對,所以只要經過審核,市府審核,只要市府同意,一樣會給社團經費,是不是這個解讀?這樣子是不是意思就是說只要好好的寫計畫,計畫只要取得市府的認可......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要看什麼樣的計畫。
林議員銘仁: 市府的同意,然後一樣會給經費,是不是這個意思?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要看什麼樣的他的計畫目的在哪裡。
林議員銘仁: 看什麼樣,是不是這樣子解讀?然後那個局長,蔣局長你的解讀呢?因為你新聞人,這個他講的這些詞句,我實在不太好解讀他的新聞。
蔣局長志薇: 謝謝議員,其實到現在為止,因為我其實也並不知道昨天有這個行程......
林議員銘仁: 我只想解讀剛才媒體的侯市長的那句話。
蔣局長志薇: 那我人也不在現場,其實侯市長當時是怎麼說或是他有沒有來,其實這件事情因為我不在現場,而且在報導上他是不是真的有說過這句話,其實我沒有辦法判斷。
林議員銘仁: 對,因為那個報紙直接這樣子寫,他說只要強調有做事的社團,他的第一點叫有做事的社團,第二點要好好寫計畫,第三點是要向市政府申請,市府就會給,就是這三項,然後這個好好寫計畫,不知道他的計畫怎麼寫才叫好,是不是要請那個大學教授或是專家學者來寫,然後他說經過市府審核以後就會給,我不太了解說我們既然說為了不讓那個社團辦經費,然後議員有微詞,這個我不太解讀說我們市府的目的是要幹什麼,我們侯市長他的目的是在暗示什麼?我的解讀是這樣子,侯市長在暗示說你們這些社團跟我侯市長好一點,跟我們市府團隊好一點,我們經費一樣會給,這是我的解讀,那至於怎麼跟市府好一點,我在想說他這些話他是向國民黨的議員講的,他不是向一般民眾講的,所以同時也是暗示國民黨議員你們不用擔心、你們不用煩惱,所以我在了解一件事情就是說他要求國民黨尋求支持,為什麼要解讀,為什麼要告訴國民黨的議員說你們不用擔心、不用煩惱,只要計畫好好寫,有做事的社團他經費一樣會給,我不太了解,我還再重申一遍,他跟國民黨的議員講說只要你有寫計畫,好好做事情,他預算一樣會給,活動經費一定會給,這樣子是在什麼,這樣在收買人心嗎?還是在杯葛議會,還是在擾亂議會的職權?我不懂,你們可以解讀一下嗎?我剛才讀了好久,就讀不通,謝謝,好,就這樣子就好了,講完了,謝謝。
主   席: 請高敏慧高議員。
高議員敏慧: 謝謝主席副議長,我這大概可能是空前絕後,當召集人在台上坐四、五天坐到屁股痛,我今天不坐了,我跟大家報告,我一個感想就是說副市長,我們換了新局處長有幾位,你知道嗎?
吳副市長明機: 大概有三分之二。
高議員敏慧: 大概三分之幾?
吳副市長明機: 三分之二。
高議員敏慧: 那所有不要說國民黨、無黨、民進黨,各黨派,幾乎我在台上,每個議員都有他的一些問題在請教你們,只有一件事情,你們資料都不齊全,讓大家都搞的一塌糊塗,所以今天審查會一直沒有通過,變成好像是單位質詢的感覺,我來到議會這麼多年,我有這種感嘆,就是各位真的是準備的功課不夠,而且我在這邊我很少跟你們大家這麼嚴厲的譴責,我告訴你,不要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我那天尾牙跟侯友宜講一句話,我說你現在做市長很大,你是忘記我們了嗎?他說不會,都會記得,我說來一個友誼之約好不好?他笑得很高興,我是希望說你既然有機會做這個副市長,身為400萬人口的直轄市首都,那不簡單,你的資歷,以後的經驗是錢買不到的,這裡的議員這麼憤慨,不是為了配合款,沒有也可以不要,給我們當作瘋子,給我們寫得這麼難聽,我今天只有一種感想,我坐在台上坐到打瞌睡,為什麼?每一次大家在問,大家不會答,因為你們都不懂,沒去準備,所以答非所問,所以副市長,這個事情你真的要好好的去處理,第二點,新北市議會是我們全新北人最高的民意機構,所有議員來到這裡是經過民意的洗禮,什麼叫做民意的洗禮?就是經過選票的洗禮,也不要因為說國民黨大贏民進黨怎麼樣,大家就在怎麼樣,政黨都在輪替了,我告訴各位,民進黨跟國民黨大家的交情都很好,現在議員是團結的,不會說因為你收買我們,國民黨就聽你們的話,副議長,對不對?對不對?附和一下,對不對?絕對是對的,所以你們不要欺人太甚,好不好?我坐在那裡坐到怨嘆說怎麼這個議會今天變成這樣,一讀會各審查會看好之後,大家議員不了解的再來問,這就不用開一讀會,乾脆都在這裡講就好了,對不對?所以我拜託一下,你這麼厲害當副市長,不然我跟你換,你來這裡坐,我去那裡坐,我來跟他喬,不然怎麼辦,拜託一下,我講到這裡,言僅於此,謝謝,不要再抹滅議員的人格了,謝謝大家。
吳副市長明機: 感謝議員指教,我們會要求各局處首長好好的準備資料。
主   席: 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副市長,因為今天為什麼會把這個事件講開了,第一個我也不要議員同仁大家來誤會,因為昨天國民黨我們開會,我是特地的邀請市長來,因為本來市長是要請副市長來,但是大家對議長,都把矛頭指向議長,說議長要去跟市長溝通各項的一個審查的進度,但是因為議長他跟我講說我要處理,所以我就請市長,我說你親自來跟黨團拜託及說明一切這個關於預算的問題,所以才會邀請他來,包括有一些社團對議員的建議說建議款的問題,所以這個在社團裡面,我相信所有的議員都會接到社團的一個埋怨,所以我們才會邀請市長來說明,說清楚、講明白,對於今天的一個刊登,如果說我們市政府,他特地寫一個說有局處首長說我們在刁難審查預算,我認為這個副市長,我認為各局處首長不了解的,因為大家有的是新任的,有的是舊任的,不了解的就不要去發言,因為你一發言真的會傷及感情,因為議會同仁大家在審查預算有個人的己見,個人的不清楚的當然這個我們要說清楚,預算才會審下去,我也不希望說為了你們這個府會不和諧,讓我們所有的議員同仁,這個朝野三黨在那邊互相猜疑,我認為這個是讓我沒辦法在議會裡面再審查下去,如果說我們在審查,你們有對審查不了解的,你們應該回去講明白,這個了解以後再來回答議員,如果議員要求的東西,我也希望你們準時送到,讓人家能夠繼續審查下去,所以昨天的國民黨的黨團會議,真的侯市長是在前天我們聚會的時候,我特別拜託他說有空的話走一趟,因為真的社團反映了太多給議員,議員太多反映出來的,所以才有這樣的一個邀請,但是媒體寫出來的說向我們要建議款這一些等等,我希望有的地方是應該是有待查證,但是對於我們這個市政府放話的,刪除幾張幾張的這個部分,及說什麼綁架這個部分,我認為如果有局處首長你們講話不妥的話,大家應該收歛一點,因為不要對議會的審查預算有所攻擊,因為大家都是在實質審查的,我也希望這個今天、明天也差不多了,大家要過新年,也新年快樂,但是明年我希望這個你們好好的,在過年這段時間,你們好好的把所有的預算看一遍,需要整理出來的,需要準備的資料準備好,我們下一次會期在審查預算的時候能夠充分的讓議員了解所有的預算,我相信這樣的話府會才會和諧,我也希望我們議員同仁都是非常清楚的,大家因為連任的議員比較多,所以對議事的規則都很清楚,所以也不要說,看說可能是新的對議事不了解,所以亂搞,不要這樣,因為差不多四分之三都是連任的比較多,所以大家議事規則都非常清楚,所以我希望說我們所有的局處首長多溝通、多了解,跟議員多互動一下,不要一問三不知或者人家講的也不回答,所以說我希望大家溝通一下,副市長,回去開會一下,大家檢討一下,好不好?
吳副市長明機: 好,我們回去會儘量......
周議員勝考: 侯市長來黨團這個,我也跟在野黨抱歉一下,是我邀請的,不是他來報告的,這個再次的跟各位報告,以上,謝謝。
吳副市長明機: 謝謝周議員,我們回去會儘量盡快來檢討。
主   席: 請陳永福陳議員,你下一個,然後再鍾宏仁。
陳議員永福: 副市長,依照這個媒體報導,我看這個侯市長準備大幹一場,為什麼?因為拜訪國民黨黨團再加上無黨的,議會已經過半了,不甩你們民進黨,是不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不是做這樣的解讀。
陳議員永福: 不是,他說侯拜會議會國民黨團取得支持,再來就找無黨的,無黨的加起來這樣多少?27加8多少?33加......,什麼,39,依照侯市長個性就是說已經過半了,你民進黨支不支持都沒關係了。
吳副市長明機: 我們希望爭取每位議員都能來支持。
陳議員永福: 不是,我說你們講是一套,做是一套。
吳副市長明機: 我希望大家不要有解讀這樣的......
陳議員永福: 你所講的跟你的行動完全是背道而馳,對不對?拜訪國民黨團取得支持,再來就是無黨的,無黨的這樣加起來就三十幾,置民進黨議員於何處?
吳副市長明機: 我希望......
陳議員永福: 不是,我跟你講,副市長,你們動輒得咎,你聽得懂嗎?你們如果沒有這樣做,我們就不會這樣想,你們就是這樣做,講的又一套,做的又是這一套,我們會怎麼想?這樣你知道嗎?如果依照目前所審查預算的進度的方式這個才正確,這樣才正確,你知道嗎?這樣才正確,這樣審預算才正確,一條一條,不懂的一條一條問,這樣才對,你們在搞小動作,這樣是在幹什麼,這招兵買馬硬幹一場,沒有關係,社會在看,這個也都是在直播,你們這些動作要幹什麼呢?國民黨團當然是這樣講,我也尊重,對不對?事實,我也尊重,但是你會讓人家聯想,議會既然過半了,你不支持,要不要支持隨便你。
吳副市長明機: 市府並沒有這樣的想法。
陳議員永福: 不是,你們講的跟做的都不一樣,對不對?如果是你的話也是會亂想,剛才那個周勝考周議員講的,如果按照這種制度下去,要的話你就全改,不要只有改那個而已,你們現在在講的就是說計畫好好寫,誰在審查?你們在審查,對不對?你們怕市長做的不好,議員會質詢你,會罵你,你就用這一套,不好意思,我如果市長做的不好,你如果罵我,再好的計畫送過來,你罵我,這個計畫的預算會給你嗎?不會給你,這個看出什麼?看出你侯市長對於市政的推動心虛,要用這一套,要堵議員的嘴,這4年之間,好,你是市長,你做的不好,我們在議會質詢你,我跟你要經費,你會不會給我?不鳥我,所以說這個不知道誰想出來的一個做法,以我的看法就是說好,你活動的你要再來向我市長要,議員是監督市政,你如果做的不好,議員如果監督的比較嚴重的時候,不好意思,你這個計畫寫的再好也沒有用,這算什麼邏輯,這誰想出來的?是不是這樣?副市長,是不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不應該做這樣的解讀,這個將來預算執行還是要照......
陳議員永福: 不是,事實上就是這樣子,因為市長跟議員有這個監督制衡的關係,你用這套出來就是要塞議員的嘴,你如果把我罵的太嚴重,我計畫寫的再好有用嗎?沒有用,回去跟市長好好講,對社會要有一個交代,好不好?
主   席: 請廖議員。
廖議員宜琨: 副市長,因為我一定要發言,因為媒體那個報章雜誌上寫說我是刪148張,我最多,156億元,我要講一下,我想請問一下副市長,你覺得如果當預算你不明白的時候,你會不會要求這個局長跟你講清楚?會不會?
吳副市長明機: 會。
廖議員宜琨: 今天我之所以刪這些預算,你們有沒有去看為什麼我們要刪?有沒有人來跟我們解釋?你們增加預算,沒有一個人跟我們解釋說為什麼增加預算,你覺得說那市議會我們議員就是說無論你們要增加多少或要怎樣編,我們就是這樣子都不要刪,就直接讓你們過,這樣可以嗎?你覺得。
吳副市長明機: 不行,所以每一張我們都很重視,我們都希望局處首長儘量來說明。
廖議員宜琨: 所以我們是講道理的,今天你解釋的通,我們一定會讓你過,不會不讓你過,像我們經發局局長何局長他就很優秀,他昨天在質詢台,人家每個議員問的東西,他有條有理的回答你,那你說他的單,我們就撤掉,我們知道說他講的意思,包括昨天在講青年創業貸款的時候,他們縮編,我們反而覺得說這不應該縮編,你反而要增加預算,其實你們的預算,假設你們講的是有道理的,對我們新北市市民是有利的,我們反而會要求說要增加預算,而不是刪減預算,可是重點是我們今天如果不了解這個狀況的時候,你要叫我們怎麼審下去?提供個資料提供了那麼久,到現在沒有,那我們怎麼審,不要說我們在綁架預算,我們實際上是為了新北市民,我們來監督預算,為什麼?因為現在我們的負債已經這麼嚴重了,第一個我們要不要節流?要不要?需不需要?請問副市長我們需不需節流?
吳副市長明機: 開源節流我們都要同步來做。
廖議員宜琨: 對,開源節流我們來做,今天如果遇到預算,我們根本就不懂為何要編列這個預算,甚至有些項目他變來變去,我們不懂的情況下,我們需不需要了解狀況?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我們非常尊重議員對這個部分的權利,所以我們基本上都會要求局處首長儘量來說明。
廖議員宜琨: 你們的局處首長有些很優秀,有些真的不優,上去的時候,問東西回答不出來,那你要叫議員怎麼支持?何況現在你自己去看我的單,只要有來跟我解釋到我覺得他的邏輯性說得通,他有道理,他對我們新北市民是好的,我幾乎都有撤,不是沒有,可是今天媒體這樣寫好像講說我好像是亂刪一通,不是,在開會之前,在開臨時會之前我就有說過,今天你們只要你們所有的局處首長來解釋,你們講得通、講得明,我們就會支持,不是說不支持,可是你們市府這樣放話,放話的好像是說我們議員連預算什麼都不看,反正就直接刪就對了的感覺,這樣子是破壞府會和諧,我不知道副市長你有什麼感覺?
吳副市長明機: 我想這個部分我們會要求各首長他們跟媒體互動要特別注意。
廖議員宜琨: 對,因為今天你們,這兩篇都是在講說我們所有議員是為了刪預算而刪預算。
吳副市長明機: 這並不是市府的態度,基本上我們還是希望儘量來跟議會溝通。
廖議員宜琨: 要是你們每一位都像那個何局長,一開始問什麼東西他都懂,他都有回答到點,那我們不是就很順利的這個,甚至我們未來也不用再加開臨時會了吧?對不對?他們回答的點對了,我們都會放,為什麼不會放?因為你講的是有道理的,我們也懂,那也是對新北市民最有利的,那我們為什麼不支持?那時候市長來這邊在講前瞻計畫的時候,我就有說過,我們全部只要不管,不分藍綠,只要是對的事情,我們都會支持,可是今天我發覺是你們市府把這個藍綠的這個東西帶到議會來,不是我們,所以說你回去我希望說你跟市長好好討論一下,這府會和諧這一塊你們要怎麼照顧到?可不可以?
吳副市長明機: 可以。
廖議員宜琨: 好,謝謝。
吳副市長明機: 謝謝。
主   席: 副市長請先下去,我們時間到,我們先休息。
休   息: 16時1分~16時35分
主   席: 請林金結林召集人,我們現在審交通裁決處,來,等一下。
陳議員文治: 我想這個事情我覺得還是要做一個這個總結,不要說總結,表示一個態度,剛才副市長也很誠懇說要檢討,不過我想這裡面有兩個部分,一個部分關於到議會的我們同仁或者我們議會的表示的部分,當然議員都是民選的,也接受公評,我覺得這也OK,關於我個人的部分,我會深切反省,做的還不夠,第二個我想這個新聞看起來這的確是有人在放話,我覺得在預算審議期間,市政府應該做的工作就是把政策說明,或是跟議會議員們做個別的溝通或整體的溝通都沒有關係,用這種方式來放話,第一個不是好的方式,第二個也不要用這個沒水準的方式,所以副市長你要檢討的話,我覺得應該要注意幾個方向,第一個我看起來,依我從政二、三十年判斷,這應該是政務官放話,事務官不會這麼無聊,這第一個,第二個你可能要去檢討或者是去了解在場的這些局處首長,只有4個局處首長不是政務官,他們大概也不會放話,其他的要跟他們講要有一點水準,你們請的政務官要有水準,什麼侯友宜的重大政策,這個預算書上面的機關長官都是朱立倫,沒有什麼侯友宜政策,現在是延續朱立倫的政策,他要有自己的重大政策是今年才提預算或追加減預算,對不對?這第一個,第二個要教教這些政務官,給他們上上課,請法制局長去講講,以美國聯邦政府的那個例子,美國聯邦政府是預算不過,他薪水領不到,我們這個地方制度法是保障人事費繼續領,對不對?所以也要有水準,當政務官要放話要做這種事,也要有基本的水準,對不對?不要一方面喜歡當政務官,一方面又領薪水,然後又不認真的用常規去保護預算,放這種話,這種沒有水準到真的是讓人可恥的地步,可恥還沒關係,還讓人家全身起雞皮疙瘩而且頭皮發麻,好不好?這個好好把你們這個政務官這些調來講一講檢討一下,或者是他覺得真的在議會這樣被人家問被人家那個,很不滿的,不然來辯論也沒有關係,反正這個議員有議員的職權,行政機關有行政機關的職權,議員刪預算其實也有一個限度,對不對?有些依法令的這個法律規定的這個,也不是議員說可以刪除就刪除,對不對?議會也不是萬能的,好不好?這個請副市長去了解一下到底是哪一個政務官這麼沒有水準。
主   席: 來,開始。
請翻開4-4頁 17款 17012項,新北市政府交通事件裁決處,本年度預算數:157,275,000元,詳17冊90-97頁,請審議。 審查意見: 1、17012項1目17冊90-92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一般行政,原列105,929,000元,照案通過。 2、17012項4目17冊93-96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交通裁罰業務,原列50,505,000元,照案通過。 3、17012項90目17冊97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841,000元,照案通過。
陳王秘書長正源: 裁決處有5筆動議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93頁交通違規罰單包裹拆裝、核對、分類、掃描及歸檔處理費用1,579,641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游議員輝宂 連署人:李翁議員月娥等4位 內容:刪減93頁分攤第3代公路監理資訊系統維運之多元支付管道(臨櫃信用卡)建置費用,刪減1,000,000元。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94頁各服務窗口巡收違規罰鍰服務費用450,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林議員裔綺等4位 內容:刪減94頁強制執行業務委託處理服務費用7,503,294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95頁肇事鑑定案件整理、核對、建檔處理費用789,82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95頁資訊專業人力駐點服務費432,000元全數刪除。
主   席: 請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是不是延後?刪除的延後。
主   席: 好,那我們就動議延後,其餘照審查意見通過。 大會決議: 1、17012項1目17冊90-92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一般行政,原列105,929,000元,照案通過。 2、17012項4目17冊93-96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交通裁罰業務,原列50,505,000元。 1.[經常門]第93頁 1節交通違規罰單包裹拆裝、核對、分類、掃描及歸檔處理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2.[經常門]第93頁 1節分攤第3代公路監理資訊系統維運之多元支付管道(臨櫃信用卡)建置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3.[經常門]第94頁 1節各服務窗口巡收違規罰鍰服務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4.[經常門]第94頁 1節強制執行業務委託處理服務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5.[經常門]第95頁 1節肇事鑑定案件整理、核對、建檔處理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6.[經常門]第95頁 1節資訊專業人力駐點服務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餘照案通過。 3、17012項90目17冊97頁[交通事件裁決處]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841,000元,照案通過。
21款 21001項,新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本年度預算數:446,905,000元,詳21冊46-57頁,請審議。 審查意見: 1、21001項1目21冊46-48頁[觀光局]一般行政,原列104,531,000元,照案通過。 2、21001項4目21冊49-55頁[觀光局][經資門併計]觀光旅遊推展及管理,原列339,124,000元,照案通過。 [經常門]第52頁 1節辦理觀光特色活動費用。 ◇李議員坤城保留發言權。 3、21001項79目21冊56頁[觀光局]第一預備金,原列1,000,000元,照案通過。 4、21001項90目21冊57頁[觀光局]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2,250,000元,照案通過。
陳王秘書長正源: 觀光旅遊局有16筆動議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黃議員俊哲等4位 內容:刪減49頁觀光企劃策略推展-業務費,刪減1,844,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黃議員俊哲等4位 內容:刪減49頁新北市觀光旅遊網頁管理維護、擴充及網路社群經營、推廣費用,刪減2,80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黃議員俊哲等4位 內容:刪減49頁新北市觀光遊憩及旅遊行銷出版推廣計畫,刪減1,74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李議員余典等4位 內容:刪減49頁辦理觀光產業研討、論壇、產業發展、影音紀錄及行銷推廣計畫,刪減3,70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李議員余典等4位 內容:刪減49頁辦理旅遊規劃、資料蒐集調查、研習、會議相關費用,刪減259,163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李議員余典等4位 內容:刪減50頁觀光技術業務管理-業務費,統刪15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鍾議員宏仁等4位 內容:刪減50頁淡蘭百年山徑推廣計畫,刪減1,00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陳議員科名等4位 內容:刪減50-52頁觀光管理-業務費及獎補助費,統刪35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黃議員俊哲等4位 內容:刪減52頁吸引國內外觀光客旅遊新北市計畫相關費用,刪減11,27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陳議員科名等4位 內容:刪減53頁補助新北市民間團體辦理觀光推廣活動經費,刪減37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陳議員科名等4位 內容:刪減53頁風景區觀光導覽系統管理維護及擴充,刪減870,000元。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53頁各風景區旅遊導覽服務工讀生工資及服務延時加班費600,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53頁各風景區消除髒亂、疏導交通、救生員臨時雇工工資及保險費680,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馬見Lahuy.Ipin議員 連署人:李翁議員月娥等4位 內容:刪減54頁新北市旅遊服務中心暨風景區遊客中心委託營運管理費用,刪減1,481,760元。 ◇附帶決議:請市府評估烏來遊客中心服務人員量能是否足夠送會後始得動支。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賴議員秋媚等4位 內容:刪減55頁新北市觀光景點及週邊公共設施修繕計畫經費,刪減4,790,000元。 動議人:周議員雅玲 連署人:何議員淑峯等4位 內容:刪減55頁風景區觀光導覽系統管理維護及擴充,刪減540,000元。
主   席: 請周雅玲周議員。
周議員雅玲: 有請我們的張大局長上報告台,您在朱市長任內是擔任我們新聞局局長,對不對?對,就是您,您是觀光局局長不是嗎?你現在是有點錯愕不曉得是新聞局的身分還是觀光局。
張局長其強: 沒有,我覺得還是必須要按照先跟副議長請示一下。
周議員雅玲: 然後我想這個部分基本上應該是對局長而言應該挺上手的,以新聞局局長之前的經歷再來擔任我們觀光旅遊局的局長,其實是蠻相得益彰,相輔相成,本席就預算的部分,本席提出刪除動議的這些部分,請局長還有4分半的時間,您好好說明一下,謝謝。
張局長其強: 謝謝議員給我這個機會,我想跟議員報告就是我相信議員以及在座所有議會同仁大概也看到前天國發會公布了一個去年12月國內的景氣對策訊號,大概出現了近3年來,就是民國105年3月到現在,近3年來第一次出現的象徵景氣低迷的藍燈信號,如果說以這樣目前的一個國內外的環境來看,這樣一個低迷的情況應該會持續下去,通常面對這種全球不景氣的時候,通常各國政府......
周議員雅玲: 等一下,局長,不好意思,我先打斷您,本席是想就本席刪除這一些科目項目的內容,你實質回答本席就好了,您無需這樣子高談闊論拉那麼遠,因為這樣是時間的問題,這個部分您如果要細說的話,可以請主席裁示用文字說明給本席就好了,可以嗎?
張局長其強: 可以。
周議員雅玲: 我相信我們今天是就預算的實質審查,本席提出刪除動議的部分請局長您說明,謝謝,請文字的部分再給本席答復就好了,這樣子好了,我就先請教觀光管理這個部分,觀光管理的部分,之前我們的侯市長跟我們的蘇院長有到我們金山的沙珠灣,未來可能就明天的部分會想把他改成......
張局長其強: 中角灣。
周議員雅玲: 中角灣,這樣子就名字的部分,我們蘇院長真的是很睿智,當下就做了這樣子的一個議題裁示,我相信您明天這樣子的一個說明會的部分,我相信我們貴局也會派人參與,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是。
周議員雅玲: 好,那就這個部分我們這樣子的相關預算有沒有針對這樣子的一個中央跟地方未來配合我們中角這樣子的一個中角灣的部分,未來可能會訓練成我們國家級選手的這樣衝浪的地方,我們有沒有預算提出這樣子的因應,有嗎?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有關於這個金山不管叫中角灣或叫沙珠灣也好,目前其實我們跟交通部觀光局以及北觀處大概已經開了兩次的工作會談,基本上也就這個任務分工做成了一個初步的分工,除了衝浪地點本身由北觀處負責之外,目前好比說像中角國小非常適合做為這個衝浪選手的培育基地,我們的教育局也會進一步的規劃,另外對於有關於附近有的關於這個新的中心的設置,因為事涉到這個保安林地的解編,目前我們也由農業局循相關的程序向林務局提出申請,由於附近周邊一些土地涉及到所謂徵收的問題的時候,又涉及到這個所謂城鄉局,可能涉及到整體都市計畫的一個變更。
周議員雅玲: 沒錯,是。
張局長其強: 所以目前基本上以新北市政府的立場,我們跟交通部觀光局有個對口單位,新北市政府大概就是以農業局、教育局、城鄉局以及觀光局4個局為組成單位,我們會希望在以1年的工作時間內能夠將這個中角的沙珠灣能夠按照蘇院長所指示的內容,希望他能夠成為不只是北臺灣,甚至臺灣最好的一個衝浪聖地。
周議員雅玲: 很好,局長,那我想請教你,這樣子的一個項目在我們的預算有嗎?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因為當初這筆預算在去年編列的時候,所以我必須很誠實的說在裡面沒有,但是蘇院長在那天巡視金山中角沙珠灣的時候,曾經明白的指示就是說對於當地如果有任何的建設需求,我們和交通部觀光局提出所有的計畫,所有的經費一律由中央負擔。
周議員雅玲: 全部由中央負擔嗎?局長,這個不能把什麼問題都推給中央。
張局長其強: 沒有,基本上我們是分工,基本上我們會提出計畫需求。
周議員雅玲: 您剛剛講的部分只是針對未來我們城鄉局的土地部分去進行一個改變,這個本席很清楚,當天在現場本席都聽得很明白,但是本席今天就預算的實質審查,如果說未來這一年有這樣子的一個具體改變,我們的預算要如何編列?一定會有預算的問題,不可能沒有預算的問題,所以本席一直在強調我們就預算來實質審查,您預算編在哪裡?未來會用在哪個科目?
張局長其強: 是,跟議員報告,我們目前好比說剛剛議員所關心的那一筆所謂觀光管理經費,我們是一個某種程度上類似大水庫的概念,如果說金山的這個中角沙珠灣確實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從裡面做一些彈性的運用。
周議員雅玲: 所以本席剛就講了,開門見山、開宗明義的講就是觀光管理了,對不對?你講了半天5分鐘講不到這個重點,講不到這個重點還要本席來帶領你,這一筆是不是可以使用?可不可以支應?
張局長其強: 可以。
周議員雅玲: 對,你看,主席,才一小項而已,5分鐘就到了,那怎麼辦?所以局長,再來的預算我們要怎麼實質審查?本席就不知道了,謝謝。
張局長其強: 來,請王淑慧王議員,王淑慧王議員,還有鍾宏仁鍾議員,還有馬見議員。
王議員淑慧: 我要問的跟這個沒有關係,我要請教的是第52頁這一個在一般事務費裡面有七千多萬的辦理觀光特色活動費用,這裡頭有交通部給的,還有這一個電力發展營運協助金裡面的經費,請問一下他這七千多萬都被指定使用嗎?還是你這個觀光局有機會用到這些錢?
張局長其強: 他應該是做為觀光局裡面的所謂觀光特色活動才能使用。
王議員淑慧: 我知道,我的意思說你有主導權嗎?還是他們是指定的?
張局長其強: 指定,我們申請補助。
王議員淑慧: 對,所以說七千多萬只是幫他們消化而已嗎?
張局長其強: 他可能認為說我們需要他們補助。
王議員淑慧: 還是你們也是要寫,這個不會是計畫型的吧?
張局長其強: 不會,就是我們申請......
王議員淑慧: 對,所以他是固定的給你這七千多萬,所以你這七千多萬花的對象每一年都是相同的,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相同的活動,對。
王議員淑慧: 就是一直在做同樣的事情,所以沒有什麼新鮮感。
張局長其強: 活動是相同的項目,但是內容可能會視活動的變化會有所調整。
王議員淑慧: 我們剛剛還在講你們選舉的時候,什麼南什麼賣菜郎,北是什麼?探長,人家現在很紅的南賣菜郎的觀傳局很紅,天天都有新的那個idea,讓我們大家很羡慕,可是在這裡我看你都綁的死死的,這個給這麼多錢,七千多萬都是被指定的,好吧,那七千多萬被指定,不然你來講講這少一點的好了,1,690萬元的這一個,這個大概你可以主動一點了吧?你要告訴我你要如何吸引國內外觀光旅客?
張局長其強: 是,跟議員報告,剛剛議員所垂詢的,其實是大概大家對於本局年度的重大活動比較耳熟能詳的,像是......
王議員淑慧: 也是固定的嗎?
張局長其強: 像是平溪天燈節,就是年初的時候。
王議員淑慧: 對,也是固定的,這筆錢也是放在固定的。
張局長其強: 沒有,1,690萬元這個大概是針對我們最近正在努力推動的淡蘭古道計畫,淡蘭古道我們預計是在大概應該是2021年可以全部建置完成,他是一個完全用手作的方式,就是不用金屬、不用水泥,完全是用以前老祖先那個方式,復舊如舊,將來我們希望他成為臺灣的一個朝聖之路,不只是新北人,也希望所有臺灣人都一生必走一道,就是可能要去體會當初老祖先開墾臺灣蓽路藍縷的這個過程,這個經費我們除了這個建設經費之外,還包括相關的行銷費用,還包括相關的網路宣傳。
王議員淑慧: 你這個古道在哪裡?
張局長其強: 淡蘭古道從以前古稱淡水廳到葛瑪蘭。
王議員淑慧: 是不是興仁國小那一個地方?因為他剛好不在,我本來要問他,是不是那個興仁國小,因為那一邊我們之前很廉價的租給致理商專那一塊,都是早期古時候那個原住民在那邊,後來被那個西班牙人趕上去的那一塊,不是嗎?
張局長其強: 應該不是,他主要是北中南,北道是屬於官道,是以前好比說到臺北就任的官員走的路,中道是一般老百姓要去挑擔賣菜走的路,南道是茶葉,所以基本上是坪林出發,所以是北中南。
王議員淑慧: 是,所以你現在讓所有的人都可以走在一起。
張局長其強: 對,我們要復舊如舊,是按照以前老祖先的方式,沒有金屬、沒有水泥,好比說過去就用腳踩出來的,就是用腳踩出來的,用竹子搭的橋,我們就恢復用竹子搭的橋。
王議員淑慧: 以前你們客委會主委賴主委還希望在這個古道上面弄一個那個定目劇。
張局長其強: 定目劇。
王議員淑慧: 講故事,你沒有講故事,只有你講,沒有人知道,你把這些人每天都有一個故事的話,我跟你講你這個一千多萬一定會賺好幾億回來。
張局長其強: 他很有故事,他非常有故事。
王議員淑慧: 對,這裡有故事。
張局長其強: 他那個地方是我們全臺灣土地宮廟最密集的地方。
王議員淑慧: 所以我才會問你說有沒有新的東西?
張局長其強: 有,這裡有新的。
王議員淑慧: 我相信你今天從新聞局調到這個觀光局來,應該有很多新的idea,所以我才問你說這筆錢你哪一筆才用得到,我希望有新的東西,雖然人家天馬行空,我們最起碼也弄幾個樣子讓人家看一看我們新北就是不一樣,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謝謝議員,謝謝。
主   席: 鍾宏仁鍾議員。
鍾議員宏仁: 局長。
張局長其強: 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因為您是原來的新聞局長,就誠如我們剛剛雅玲議員所談,其實我們要發展觀光旅遊,那個行銷很重要,你當過新聞局長,這一方面應該不弱,不過就好像我剛剛有跟我們王淑慧議員談,高雄他們是觀傳局,熱鬧滾滾,當然我不一定說完全都是肯定,但是我覺得我們兩邊聲量差很多,創意也差很多,因為從來沒有聽你有什麼重大的新的發表,我是很好奇,我為什麼要講,你知道嗎?因為就是我們發展我們新北市的觀光旅遊這個部分,本席是非常重視,以前不管是總質詢、業務質詢都問過很多次,您也都在場,我是要請您是不是可以說明一下,我們跟高雄就是資源方面有什麼,跟他們有沒有得拚?我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你要行銷的話,因為剛剛都是有很多要推動,有一些策略方面的一些費用,這一些我沒有看過、聽過你有什麼創意想法,或者說本席以前提的,我看起來都不太有做,你知道我以前主張過什麼嗎?
張局長其強: 我們會查一下會議紀錄。
鍾議員宏仁: 現在沒有概念,好,我是說你有準備做跟以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嗎?你認為是重點工作要做的。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當然高雄市政府那邊對於觀光的一些推展跟行銷,我想他們有他們的主張跟想法,我想新北市這邊基本上我們是會讓他形成一個具體的政策之後,才按照我們相關的計畫去逐步執行,好比說我舉最近一個就是我們18日正式營運的這個深澳鐵道自行車,我們透過這段自行車,基本上就把我們北海岸,從北海岸的萬金石透過深澳鐵道自行車的連結......
鍾議員宏仁: 好,我跟你講,你這樣講我大概知道,還是蠻保守,跟以前也差不多一樣,但是你真的看看高雄,我希望你聲量多一點,不是在這邊講,是對社會面去講,甚至於國際去講,我認為說我們新北有很多天然的資源非常美、非常多,而且我們古蹟的部分很多,我認為你現在站在這個位置,最重要對外發聲讓人家知道我們哪裡可以玩之外,就是我們各局處你要去整合,好比說那個文化局有很多文化資產可以變成觀光資產的,要用,民政局,我以前曾經講過,請他們的局長要幫我們的文化,就是觀光要做準備,像我上回曾問過的,去新莊你要叫人家去哪裡玩?半天就好了,遊覽車要去都不知道要停哪裡,有沒有公共廁所?什麼都沒有,人家會到那邊玩才怪,根本沒有任何規劃,我看你也是沒有想法,有很多,我跟你講我們新北要發展經濟,第一個城鄉局,我是看好他,但是他就偏工業、商業,當然夜市、市場也算在內,但是觀光的結合是另外一個更重要的部分,而且是對外,對外招人進來,真的讓地方可以有另外一個軟實力的一個發展,但是我們各部門資源的整合真的很重要,是靠你去整合,不然他們有的,他們在那裡不靠你去宣傳,你要把他編在一個各種tour、各種行程裡面去做建議案,對外去宣傳,配合我們的活動,各種活動,對不對?民政改天,因為沒有時間,我業務質詢再跟你談,以前你去查查看我講了什麼,我是說你是舊的,所以我才會這樣問你,真的要有作為,你可以做很多事情,把我們很多局處的資源整合進來,你沒有整合你就是沒有辦法,不是靠你說我現在有什麼,只有那一項,那個不夠,我們資源真的很多,好不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不想占其他人時間,謝謝。
張局長其強: 謝謝議員。
主   席: 請林銘仁林議員。
林議員銘仁: 局長。
張局長其強: 議員好。
林議員銘仁: 因為最近我們市政府發一個新聞說我們過年的時候到九份去,一定不能讓他塞車,對不對?甚至於侯友宜市長還說到九份去,他一定會去,然後去塞車的話,他對不起市民,我不知道說你們在九份的地方,你們到底除了那幾個小小的遊覽車停車場以外,你們還有什麼方法去解決他的交通問題,那個市長既然說出這樣的大話,你有什麼方法嗎?
張局長其強: 我想跟議員報告,如果說在春節期間的話,我們交通局跟警察局都有一個所謂疏運計畫,簡單來說就是我們會讓車輛儘量停在周邊的停車場,就是九份之外的停車場,然後讓裡面儘量保持車流的暢通,就是限制車輛的進出,然後希望儘量使用大眾公共運輸工具。
林議員銘仁: 所以是用車輛管制的方式,那有接駁車嗎?
張局長其強: 有,有接駁車。
林議員銘仁: 接駁車要收費嗎?
張局長其強: 接駁車不收費。
林議員銘仁: 不收費,所以你們的方法是用接駁車的方法。
張局長其強: 因為那個地方有些受限於地形的限制,所以目前我們採用的方法是用接駁的方式,當然如果說,我們目前跟交通局有在研擬一個所謂擴大接駁的計畫,希望說能夠包括水金九地區,都能夠包括使用接駁車,包括使用綠能低碳的大型運輸工具。
林議員銘仁: 那我再請問,九份你們有接駁車,那十分寮呢?
張局長其強: 十分寮好像沒有。
林議員銘仁: 十分寮我之前在議會有質詢過,那時候你還沒當觀光局的局長,有提到說當地有一些停車場用地,我們都沒有去開闢,所以造成很多遊客平日,平常的一般的假日去那邊都塞車的問題,你們也沒有,到目前為止就我所了解,你也沒有提出改善方案。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我們會去仔細評估那個停車場用地的取得是不是能夠符合大家的需要。
林議員銘仁: 還有一個,十分寮還有另外一個步道也還沒有完成,你知道嗎?
張局長其強: 我知道。
林議員銘仁: 知道,這個因為十分寮當時由民間收回市政府,那是本席在民國90幾年的時候一直追蹤到105年才完成的一個案子,然後追蹤了7年才完成的案子,現在這個步道還沒有完成,剩下一點點,我想說市政府應該有個態度,是不是應該要編列預算直接想辦法協調把他徵收掉或是價購掉,可以嗎?
張局長其強: 是,因為議員,我所了解議員對十分寮那邊非常關心,不管是步道、不管是停車場,甚至公園入口......
林議員銘仁: 已經關心9年了好嗎?每一年都在問同一個題目。
張局長其強: 我想我們會做一個全盤考量,再跟議員當面報告。
林議員銘仁: 做全盤考量,我在想說我們那個一個觀光區,因為十分寮本身來講,這個景點自從我們新北市政府把他收回自有以外,自己經營以後,那個遊客數不斷的爆增,而且也被日本、韓國旅客列為優先的一個景點,所以那個是國外旅客最多的景點,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好了,土城,因為我剛才看一些不管農業局也好,我們文化局也好,對土城幾乎沒有什麼特色,你是不是,最近我們的客家局又把土城的那個桐花節活動經費又把他縮減到剩下一百多萬元,你如何去發展土城的觀光?你們在預算中有沒有?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就土城我們基本上,我的了解應該是並沒有土城這個地方,但是剛議員提到桐花季,我覺得那是一個非常具有象徵意味的一個客家的一個活動,也許我們可以再跟跨局處我們再來討論一下怎麼樣進行。
林議員銘仁: 對,你們那個客家局現在已經把預算都刪減了,而且分散到各地區,所以土城現在這個客家的桐花節已經辦得冷冷清清的,幾乎沒有人,幾乎人潮不斷的在減少,這樣子的一個活動,我想說我們所有的活動要能夠延續,要能夠大家願意去,第一個時間要固定,第二個活動一定要有一定的規模,你今天活動的規模越來越小,時間又越來越不固定,然後又分配到所有的地方去,土城這個桐花節快掛掉了,你知道嗎?
張局長其強: 其實議員指教的非常有道理,其實站在觀光局的立場,我們希望說除了幾個由市政府主導的大型活動之外,我們也希望地方政府能夠有一些所謂有延續性的、有規模的,跟特色性的活動,才能夠像那個波浪一樣去帶動地方。
林議員銘仁: 好,謝謝。
張局長其強: 謝謝議員。
主   席: 請馬見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局長好。
張局長其強: 議員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局長,其實在這次臨時會我提了很多動議單,這些動議單到後面我都直接附帶決議,不刪預算,也不凍結預算,因為出自於我對新政府團隊的期許,可是這個動議單我思考很久,因為局長你是從新聞局到觀光旅遊局,你對我們烏來跟對整個新北市應該都有相對的了解,我想請問局長對烏來第一印象是什麼?
張局長其強: 他是一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原鄉。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像局長講的他是具有代表性的原鄉,是新北市唯一一個原鄉,也是我們泰雅族的傳統領域,但是我剛剛在質詢前,我上了你們觀旅局的官網,你們有這個主題景點、有懷舊老街、有溫泉專區,局長,據你的了解,烏來應該屬於哪一個主題景點?
張局長其強: 我想烏來是我們非常棒的一個勝地風景區。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等於說你們都是用硬體跟風景,我跟局長說......
張局長其強: 沒有,其實我覺得烏來更重要的是他的人文故事在裡面。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烏來有很多寶貝,負離子最高的也在烏來,全臺灣,全臺灣最高的瀑布也在烏來,泉質最好的也在烏來,但是少了原住民的文化,烏來的溫泉不夠是熱水而已,如果少了原住民的文化,瀑布不過是水量比較大的東西而已,所以原住民文化是最重要的,但是你的主題景點沒有告訴我原民主題,這個相當可惜,局長,世界第一高峰在那個,有點繞口,珠穆朗瑪峰,臺灣第一高峰在玉山,新北市第一高峰在哪裡?
張局長其強: 應該在烏來吧?
馬見Lahuy.Ipin議員: 烏來什麼山?
張局長其強: 請議員指教。
馬見Lahuy.Ipin議員: 塔曼山,2,130公尺,局長,你之前是新聞局長,所以你應該很了解市府的運作狀況,你也知道如何行銷新北市政府,到現在觀旅局你還是不了解新北市第一高峰在哪裡,這個是有高度代表性的山,但是你竟然不知道,本席感到非常的遺憾,所以我每一次提出的動議單,我的用意不是真的要刪除預算,而是希望把議題拋出來,局長,是不是能夠請觀光旅遊局把烏來放在心上?
張局長其強: 可以。
馬見Lahuy.Ipin議員: 把原住民放在心上。
張局長其強: 一定。
馬見Lahuy.Ipin議員: 觀光不是只有賺錢,他也可以文化傳承,烏來很多的資源在烏來老街,但是我們的部落卻看不到你觀光旅遊局想要做的事情,永遠都在烏來老街,今天你告訴我烏來老街是烏來特色,原住民的老街,但是你在老街裡面買得到德國香腸、買得到淡水的鐵蛋,但是原住民的主題產品很少,局長,可不可以放在心上?
張局長其強: 可以。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這個動議單,本席一樣,期待市府能夠重新改變你們的立場,再一次給市府機會,我附帶決議,請評估烏來遊客中心服務人員的能量,是不是能夠去評估看看?後面我們再來始得動支,實際上我提這個動議單不是告訴你人數的多寡,而是告訴你人員的素質跟這個地方能不能夠媒合起來,因為本席在參選議員之前,我默默無聞,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曾經以遊客的身分走進旅遊中心,我問他說我來烏來玩能玩什麼?老街,老街買到的、老街看到的、老街感受到的永遠不是當地原住民的文化,所以我才特別在市長來的時候,我跟市長說要了解原住民的政策沿革,才能夠做對的判斷,所以我期許市府,謝謝局長。
張局長其強: 謝謝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秘書長,我附帶決議,然後不刪預算,謝謝。
主   席: 馬見議員這個就附帶決議,其餘動議延後討論,其他照審查意見通過。 大會決議: 1、21001項1目21冊46-48頁[觀光局]一般行政,原列104,531,000元,照案通過。 2、21001項4目21冊49-55頁[觀光局][經資門併計]觀光旅遊推展及管理,原列339,124,000元。 1.[經常門]第49至50頁 1節業務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2.[經常門]第49頁 1節新北市觀光旅遊網頁管理維護、擴充及網路社群經營、推廣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3.[經常門]第49頁 1節新北市觀光遊憩及旅遊行銷出版推廣計畫,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4.[經常門]第49頁 1節辦理觀光產業研討、論壇、產業發展、影音紀錄及行銷推廣計畫,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5.[經常門]第49頁 1節辦理旅遊規劃、資料蒐集調查、研習、會議相關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6.[經常門]第50頁 1節觀光技術業務管理-業務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7.[經常門]第50頁 1節淡蘭百年山徑推廣計畫,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8.[經常門]第50至52頁 1節觀光管理,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9.[經常門]第52頁 1節吸引國內外觀光客旅遊新北市計畫相關費用,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0.[經常門]第53頁 1節補助新北市民間團體辦理觀光推廣活動經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1.[經常門]第53頁 1節風景區觀光導覽系統管理維護及擴充,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2.[經常門]第53頁 1節各風景區旅遊導覽服務工讀生工資及服務延時加班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3.[經常門]第53頁 1節各風景區消除髒亂、疏導交通、救生員臨時雇工工資及保險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4.[經常門]第54頁 1節新北市旅遊服務中心暨風景區遊客中心委託營運管理費用。 ◇附帶決議:請市府評估烏來遊客中心服務人員量能是否足夠送會後始得動支。 15.[資本門]第55頁 1節新北市觀光景點及週邊公共設施修繕計畫經費,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16.[資本門]第55頁 1節風景區觀光導覽系統管理維護及擴充,動議刪除延後討論。 餘照案通過。 3、21001項79目21冊56頁[觀光局]第一預備金,原列1,000,000元,照案通過。 4、21001項90目21冊57頁[觀光局]一般建築及設備,原列2,250,000元,照案通過。
何議員博文: 主席,我請教一下局長。
張局長其強: 議員好。
何議員博文: 局長,你這裡有一筆這個吸引國內外觀光客旅遊新北市計畫相關費用,這個部分是旅展的費用嗎?
張局長其強: 對,旅展。
何議員博文: 可是你旅展不是有另外再花一筆錢辦旅展嗎?
張局長其強: 我聽不太清楚。
何議員博文: 你是不是有另外花一筆錢在辦旅展?
張局長其強: 對,我們有一個參加國內外旅展及觀光推廣計畫。
何議員博文: 你有一個觀光企劃策略推展,這個也編了好像兩千六百多萬,有一個觀光局49頁觀光企劃策略推展。
張局長其強: 我看一下。
何議員博文: 21款21001項。
張局長其強: 你是說觀光遊憩及旅遊行銷出版推廣計畫嗎?
何議員博文: 對,你有一個觀光企劃策略推展。
張局長其強: 對。
何議員博文: 這個也是編了兩千六百多萬。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這個是我們在旅展的時候,需要發送一些好比說行銷的手冊,或者是地圖,或者是製作一些短片,他的相關費用,是參加旅展的時候必須要帶去的一些相關的介紹跟說明。
何議員博文: 所以這是觀光企劃策略推展,這個就是觀光旅展的錢。
張局長其強: 就是這些東西很多是在觀光旅展需要發送出去的,好比說我們去國外參加旅展,需要去製作一些短片,介紹好比說我們的九份、金瓜石,然後這個是旅展裡面所要播放的東西跟發送的物品。
何議員博文: 好,那我簡單問你,清楚問你,你的這一筆經費跟你吸引國內外觀光客旅遊新北市計畫相關費用有什麼不一樣?
張局長其強: 跟議員報告,就是您剛提到那個吸引那一筆......
何議員博文: 你這邊也編了1,690萬元。
張局長其強: 一個是參加旅展他可能需需一些相關的報名費,或者是攤位的製作費用,另外一個是我們帶去的一些所謂的軟......
何議員博文: 報名費是我們出?
張局長其強: 對,參加旅展需要......
何議員博文: 是我們去參加別人的旅展?
張局長其強: 對,我們參加別人的旅展。
何議員博文: 那個報名費要高達兩千六百多萬?
張局長其強: 沒有,議員,有些東西是我們去,好比說攤位的製作,或者是有些東西是需要經費的共同分擔。
何議員博文: 所以你那個經費到底是從1,690萬元這邊支出,還是2,607萬元這邊支出?
張局長其強: 參加旅展主要是從一千六百多萬那邊去支出,那兩千六百多萬只是說包括旅展在內,我們有很多發行的一些印刷品、短片,或者是一些跟我們各地景點有關的介紹物從這邊支出。
何議員博文: 那你這樣講很奇怪,裡面又編一個新北市觀光遊憩及旅遊行銷出版推廣,你這一筆也編了兩百六十幾萬。
張局長其強: 簡單來說,他那個是屬於軟體部分。
何議員博文: 所以我覺得你們這些,我說真的,你要我閉著眼睛審是沒關係,閉著眼睛審,那就人民的荷包大失血,可是如果真的認真審起來,你們這三筆預算我實在是搞不清楚你們這個差別在哪裡?而且這裡面很明顯是重複編列了很多。
張局長其強: 沒有,跟議員報告......
何議員博文: 所以我請問你,我這樣子審查預算叫做在綁架預算嗎?
張局長其強: 我沒有這樣說過。
何議員博文: 局長,我這樣審查預算叫做什麼在找麻煩嗎?
張局長其強: 我們沒有這樣說過。
何議員博文: 叫做鑽牛角尖嗎?
張局長其強: 我們沒有這樣說過。
何議員博文: 應該不是吧?我們就事論事,我剛舉出這三筆,我看起來,你剛跟我講說那個一些文宣什麼,文宣這邊你另外也有編,譬如你們也說辦理觀光產業研討、論壇、產業發展、影音紀錄及行銷推廣計畫,這裡又編一筆五百多萬,我搞不清楚,至少四筆,這四筆我都不曉得你們這個錢到底是怎麼花?幾乎都重複,幾乎都重複,那另外你們這裡有關旅展的部分,你跟我講說是在1,690萬元這裡,可是你剛講的項目裡面,剛其他三項也都有,所以局長,我的意思說像這個部分,我也不是說非要刪你預算不可,可是這總要說明吧?你不說明我怎麼知道?我們就閉著眼睛讓預算這樣通過,是這樣子嗎?
張局長其強: 當然不會。
何議員博文: 所以我這樣的審查不算是什麼鑽牛角尖吧?不是綁架預算吧?我就是跟你講就是說這個部分真的要說明清楚,另外,你這個吸引國內外觀光客的計畫相關費用,我想請問你,我們這個推廣的計畫到底怎麼樣?我舉例來講,以去年度來說,去年度一整年,我們的國內外的觀光客,新北市的部分,大概統計出來有多少?
張局長其強: 國內?
何議員博文: 新北市。
張局長其強: 是說國內來新北市旅遊的嗎?
何議員博文: 對,不管是國內或國外,只要你在新北市旅遊,你認為在新北市旅遊,你們總有個統計數據。
張局長其強: 有。
何議員博文: 那多少?
張局長其強: 我的印象裡面大概是1,200萬人次。
何議員博文: 人次,對不對?
張局長其強: 對,人次。
何議員博文: 這個部分相較於前年是增還是減?
張局長其強: 去年跟前年比較,我必須誠實的說有減。
何議員博文: 減多少?
張局長其強: 減多少我要再去看一下,因為整個大環境是不景氣的,是人數往下降。
何議員博文: 好,所以在這個部分就是說我希望這樣的一個錢能夠使用的更有效率,相關的一些科目我覺得我們該精簡的,我們該有一些可以這個做整合的,我們儘量整合,這個部分是不是請局長多費點心。
張局長其強: 沒問題。
何議員博文: 不要讓這個預算讓人感覺說......
張局長其強: 我會把說明說得更清楚。
何議員博文: 是,不要讓每一筆預算感覺好像編的都一樣,用的也都一樣,好不好?
張局長其強: 好。
何議員博文: 謝謝。
張局長其強: 謝謝議員,謝謝。
主   席: 謝謝局長,謝謝,繼續。
23款 23001項,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本年度預算數:8,085,485,000元,詳23冊34-42頁,請審議。 審查意見: 1、23001項3目23冊34-35頁[捷運局][經資門併計]交通工程及管理業務,原列1,190,342,000元,照案通過。 2、23001項80目23冊36頁[捷運局]營業基金,原列300,000,000元,照案通過。 3、23001項81目23冊37-42頁[捷運局]非營業特種基金,原列6,595,143,000元,除送大會討論外,餘照案通過。
陳王秘書長正源: 捷運局有6筆動議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羅議員文崇等4位 內容:刪減34頁補助新北市軌道建設發展基金711,861,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35頁補助新北市軌道建設發展基金(租稅增額收益,TIF)335,383,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羅議員文崇等4位 內容:刪減35頁補助新北市軌道建設發展基金(土地開發效益)68,911,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彭議員成龍等4位 內容:刪減35頁補助新北市軌道建設發展基金(營運收益)74,187,000元全數刪除。 動議人:何議員博文 連署人:陳議員科名等4位 內容:刪減36頁投資新北大眾捷運股份有限公司,刪減10,000,000元。 動議人:陳議員文治 連署人:何議員淑峯等4位 內容:刪減38頁臺北捷運系統環狀線建設(第一階段)4,046,082,000元全數刪除。
主   席: 來。
周議員勝考: 是不是延後?因為這個都蠻大筆的,請局長私下去溝通一下,跟黨團溝通一下。
主   席: 請捷運局來說明一下,你要讓人家問一下。
周議員勝考: 好,要說明。
李局長政安: 捷運局向大會報告,有關這個動議案的部分,主要這個部分是提到環狀線的施工問題,我們環狀線目前今年準備要通車,現階段進行全線的系統整合測試,測試因為測試期間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在做高速的測試,是為了符合車輛的性能,所以難免這個噪音會有擾民的情形,現況大概我們有對這個車輪的部分做切削以及鋼輪塗石墨來增加潤滑,也進行了一些改善,後續還會針對這個板橋段、思源路,還有中和段都有陸陸續續提出一些隔音牆增加隔音設施的處理方案,陸續會去完成,我們希望說大會這邊能夠針對這個動議案的部分能夠予以支持,讓環狀線能繼續施工,以上簡要說明。
何議員博文: 局長,我們這個部分就是有納入這個4筆上級政府補助的這個計畫型的這個收入,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是。
何議員博文: 這4筆就是全部都是前瞻計畫的部分。
李局長政安: 不是,這4筆主要都沒有,應該說這些補助,一個是市款補助,另外2筆是有關這個......
何議員博文: 可是我依照的是你給我的資料,所以我現在搞不清楚。
李局長政安: 你說動議單的4筆嗎?
何議員博文: 不是,我是說你現在前瞻基礎建設......
李局長政安: 你是說另外的補助前瞻有4筆預算,對。
何議員博文: 有4筆嘛?
李局長政安: 對。
何議員博文: 就是在這裡面的全都納進去了。
李局長政安: 對,有。
何議員博文: 那另外我想針對就是說你剛有講到我們這4筆,我不曉得你這個上級政府補助的這個計畫型的補助,到底是有沒有規定你們專款專用用在哪些部分?我是希望這樣就是說陸陸續續我們的環狀線,其實這個路網要成立,這是值得恭喜的事情,也感謝所有捷運局真的大家這樣努力的一個成果,現在就是說我們不要為德不卒,就是這個捷運到最後大家應該是歡心鼓舞在慶祝,就是說捷運要通車了,我們又多一條捷運線,可是現在卻反而快要完工的時候,不管是試車過程中必要的一些,可能的一些挑戰,或者是刻意要加大他的分貝,然後測試他的極限,這個我都認同,但是造成的那個噪音跟對附近居民的困擾確實不小,這個部分你剛有說到隔音牆的部分。
李局長政安: 對,會改善。
何議員博文: 我希望一定要去做。
李局長政安: 是。
何議員博文: 另外就是說有可能會牽涉到這個住戶的一些相關隱私的部分,在站體的部分,你說如果有可能牽涉到一些隱私的部分,你會用一些遮光的設備。
李局長政安: 是的,可以來改善。
何議員博文: 我想請問一下,就是說當然這個捷運站附近會有一些商店或住家會因為捷運的通車,他的整個房價會受益,可是相對有一些是捷運經過,但是他家離捷運站很遠,你懂我意思,不是說捷運經過就很高興,有些是捷運經過,他是那個捷運線有經過,可是捷運站離家裡好遠好遠,我的意思是說對於這個包括施工過程中一直到捷運完工之後,沿線因為施工造成尤其像在板橋這個人口居住非常密集,對於這個部分,對於附近的商店因為你們做工程,然後造成附近的這個商店他可能沒有辦法營業或生意很明顯的大幅下降,這個部分我們捷運局為什麼不採取一些相關補償的一些措施?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有關補償措施事實上是有的,我們只要圍籬施工,對於這個受影響的圍籬範圍,都發函到我們稅捐處要求這個房屋稅減免大概降低,營業稅也能夠減免,這部分已經有在進行當中。
何議員博文: 除了這個部分呢?除了政府的這個稅賦的部分的減免部分,有沒有其他的一些補償措施?
李局長政安: 其他對於噪音的部分,事實上我們都是要依照法令,一定要改善到這個,我們除了要符合法令的標準,一定不能超過以外,還會改善到讓民眾有一點感覺沒有影響到很大這樣的方式。
何議員博文: 我也相信就是這個部分其實我們民意代表也不能夠,就是說這個我們也示範一個溝通的橋梁,確實這樣重大公共建設其實對多數民眾來講是好的,可是如果說真的對於附近居民會造成一些相對困擾的話,我們希望能夠改善的,我們盡最大的力量來改善,好不好?
李局長政安: 是,報告議員,會的。
何議員博文: 所以你那個隔音牆的部分一定要做,一定要確實去做。
李局長政安: 有,都已經列入了。
何議員博文: 你千萬不要說這個部分,議員有講我再做,其他那個部分,議員沒講就不用做。
李局長政安: 不會。
何議員博文: 你們測試過後認為該做的,我覺得特別是經過市區的部分一定要做,否則那個真的對居民很大的困擾,不是說我們家有捷運線經過,捷運線經過跟捷運站在你家附近這差很大。
李局長政安: 當然。
何議員博文: 捷運線經過,每天捷運線經過就好像那個鐵路每天從你家門口經過,可是火車站離你家很遠,那是不一樣的意思,所以拜託局長對這個部分一定要用心去處理,好不好?
李局長政安: 好,是的。
何議員博文: 謝謝。
李局長政安: 謝謝,謝謝議員。
主   席: 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我要問的不是問你編這麼多的錢進來,是要問你的捷運公司現在賺錢了沒有?
李局長政安: 報告議員,因為你知道捷運公司......
王議員淑慧: 你們去年......
李局長政安: 去年才開始試營運。
王議員淑慧: 我知道,但是你們去年給我們的資料裡面是虧損一億多嘛?
李局長政安: 是。
王議員淑慧: 那你們用這個我們的預算再補了3億元進去?
李局長政安: 股本的部分不夠,對。
王議員淑慧: 補3億元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對。
王議員淑慧: 算投資。
李局長政安: 投資,因為本來要30億元,分......
王議員淑慧: 我知道,你們3億元投資下去,所以才會變成現金的那個......
李局長政安: 股本變6億元。
王議員淑慧: 增加一億多,變6億元。
李局長政安: 股本變6億元。
王議員淑慧: 那你今年再3億元。
李局長政安: 去年3億元,今年3億元,合起來6億元。
王議員淑慧: 今年3億元,總共6億元。
李局長政安: 對,如果通過就6億元。
王議員淑慧: 那我要問你的意思是說照道理你們看起來是越來越完整,會越來越賺錢,但是你的股本都是一直從我們這裡一直進去,這樣有算是那個......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我們俗語在講要搓湯圓要有湯圓。
王議員淑慧: 你這是營業......
李局長政安: 一定要有一個股本才有辦法營業下去。
王議員淑慧: 那個我沒有給你算,你寫在你的本預算我都沒有講,我現在只有說你們公司。
李局長政安: 初期,每個捷運公司初期都有這個所謂看起來虧損的狀況,包括臺北捷運公司。
王議員淑慧: 我沒有講說虧損,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每次你們的這個盈餘都是因為用資本預算去給他增加投資,那你這樣的話永遠都沒有辦法進步。
李局長政安: 報告議員,我們還是照原來規劃9年的股本,是照原來的規劃,並不是說去投資來彌補,不是這個因素。
王議員淑慧: 等一下給他問,因為這個投資的我不在行,但是我怎麼看他就怎麼有問題,我不要占用太多的時間,給他講好了。
李局長政安: 謝謝,謝謝議座。
鍾議員宏仁: 我問一下。
李局長政安: 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我們捷運公司本來說不成立,後來又成立了。
李局長政安: 是。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跟高雄捷運的關係現在是怎麼樣?我們委託管理到什麼一個狀況?
李局長政安: 報告議員,我們營運還是由我們新北捷運公司,他只是代操作維修,等於技術上的協助。
鍾議員宏仁: 代操作,對,然後我現在要問的是說剛剛他有講了,因為我們就是股本是固定,但是就是分期。
李局長政安: 分期投資進來,對。
鍾議員宏仁: 就是不是一次募資到位。
李局長政安: 不是一次到位,30億元分期。
鍾議員宏仁: 對,我可以問一下現在董事長是誰?
李局長政安: 陳董事長。
鍾議員宏仁: 什麼?
李局長政安: 陳建宇陳董事長。
鍾議員宏仁: 是誰?
李局長政安: 前交通部長陳建宇陳董事長。
鍾議員宏仁: 我們的那個是新派嗎?
李局長政安: 新北捷運公司。
鍾議員宏仁: 因為之前我記得好像是李副兼任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李副後來就陳董事長上任,在去年就上任。
鍾議員宏仁: 去年就上任了。
李局長政安: 對。
鍾議員宏仁: 現在我們高雄的部分,因為現在他代操作,最後我們如果說各方面比較穩健以後,還是要收回來,有沒有這個計畫幾年以後收回來自己做?
李局長政安: 這個就是代操的期限內會評估,公司會......
鍾議員宏仁: 因為我們還是要慢慢把那個各方面制度建置。
李局長政安: 有朝這個方向,對。
鍾議員宏仁: 建置這個是硬體,因為他們有經驗。
李局長政安: 有軟體,對。
鍾議員宏仁: 我認為這個也是保守,也是很好,但是就是慢慢還是要,不要到最後都委託臺北市、高雄,好像我們,慢慢我們那個捷運網慢慢會越來越多,因為輕軌越來越多,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就是包括他們現在一百五十幾個人,慢慢的如果逐步就會收回我們自己來辦,就是不再找他們,也有朝這個方向在思考,包括環狀線3年也是朝這樣發展。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因為這個是短、中、長期要有規劃。
李局長政安: 有,有規劃。
鍾議員宏仁: 也要有準備。
李局長政安: 是,所以需要這個股本。
鍾議員宏仁: 這個部分,然後我再想問一下,我是說像我們那個捷運要蓋,因為很多像那個有一部分是臺北市的,臺北市捷運局在處理的。
李局長政安: 是。
鍾議員宏仁: 但是我們當然也是股東,也參與其中,如果有往我們這邊走,但是慢慢包括輕軌,或者說我們自己環狀的部分。
李局長政安: 對,環狀三鶯線。
鍾議員宏仁: 我們自己主導的部分,其實在工程的過程,我就覺得有一些疑問,就是說我們做這麼大的一個工程,不管環評或各方面,事實上都有事先的一個規劃,但是總是發現說好了以後,那個差異還蠻大的,因為像不要說什麼,就是噪音的事情,以這個當例子,我們當時也是有幾個段落是本來就有做那個隔音牆,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隔音牆,對。
鍾議員宏仁: 或是遮光的各方面,但是事實上真正開通以後,就發現說到處都埋怨,都超過我們的想像,有一些是變成現在再來補,我是說以前就這個評估的過程,為什麼會變數這麼大,沒有把這些考慮進來,這是一個,再來這個也是牽涉預算,因為我們整體預算是這個樣子,那現在在做的當然是超過我們原來的規劃,對不對?是再去補強、再去補足,所以預算又會追加,我是認為說普遍的現象,幾乎每一條都有這樣的一個問題,所以我是說如果我們有新的工程還是會做的時候,其實在第一評估階段,我們有花很多錢去做評估,不管是環評的過程,或是整個預算工程推估的過程,都要精算準一點,不然我看都差很遠,你知道我意思嗎?
李局長政安: 是,報告議員,我回答一下。
鍾議員宏仁: 好。
李局長政安: 我們都是照規定去設計,那設計都符合,現在就是......
鍾議員宏仁: 為什麼現在出來準備要通車試營運,開始說這裡不足,開始大量要來補?
李局長政安: 我們去量測都符合噪音管制標準,但是這個符合噪音管制標準,但是我們對於......
鍾議員宏仁: 民眾不接受。
李局長政安: 民眾不能接受,還是要改善。
鍾議員宏仁: 但是要評估在內,我的意思是說變成說我們現在要......
李局長政安: 我們是符合,會再降低。
鍾議員宏仁: 不單單是符合環評的噪音分貝標準而已,而是人民要住的,是長期,有時候11點多還在測試。
李局長政安: 所以議座講說......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是要貼近現實,而且是以後完工就是那個樣子。
李局長政安: 我們會比標準還要降低,更嚴格來完成。
鍾議員宏仁: 但是我的意思是初期在規劃的時候就沒有。
李局長政安: 已經有了。
鍾議員宏仁: 已經有,為什麼還要二次再施工?
李局長政安: 因為民眾的反映會比較尖銳,我們會把他降低。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就是連那個都要評估進去。
李局長政安: 好,我們來研究看看。
鍾議員宏仁: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李局長政安: 知道。
鍾議員宏仁: 我剛剛強調的是那個部分。
李局長政安: 好,我們來努力。
鍾議員宏仁: 不要說好了,試營運了,那開始大家叫再來裝,那個已經不是在規劃範圍。
李局長政安: 議員如果支持預算,我們來好好努力把他做得更好。
鍾議員宏仁: 不是,我是說這在初期的時候就要規劃在內。
李局長政安: 是。
鍾議員宏仁: 不然都變成追加了,還是不滿意再來補。
李局長政安: 因為爭取經費,那個經費很多。
鍾議員宏仁: 不是,不是這樣的問題,真的。
李局長政安: 還是有限,有限經費。
鍾議員宏仁: 真的要那個,最起碼要初估,我按照環評的分配標準是這樣,然後你降低,更嚴格一點怎麼樣,然後民眾要的是什麼,那個都要有一個初算,好不好?
李局長政安: 我們改善已經比標準更嚴格了。
鍾議員宏仁: 謝謝。
李局長政安: 好,謝謝。
主   席: 我處理一下時間,好,來,怎麼樣?好,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散會。
散   會: 17時32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