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1次定期會108年05月27日會議紀錄
主   席: 本席宣布開會。今日無人請假。今日議程:市政總質詢。由蔡議員錦賢等5位議員聯合質詢,我們請。
蔡議員錦賢: 議長,還有秘書長、市長、副市長,還有各局處局長、處長,還有各位記者女士先生、各位我們議員同仁,我們今天是無黨團結聯盟總質詢,那麼首先非常感謝我們市長就任幾個月以來帶著全部的局長、處長到各區去跟里長來座談開會,減輕我們議員的壓力,有市長的辛苦,一個帶著大家的辛苦,議員都比較輕鬆起來,為什麼呢?里長就比較不會找我們了,我們就比較輕鬆,所以你的辛苦,我們議員就比較輕鬆。那麼在這裡也要拜託我們局長,現在市長帶去一年一次,局長你如果帶去也要去了解,帶你們的科長跟承辦人去了解民情,他們那裡會說給你們聽,你們也比較好做事情,民意會反映,人民是頭家,他如果反映給你們知道,你們回去才能改進自己,不然我們現在一些承辦人有的高考進來的不懂,大概頭腦硬梆梆的,講也不會聽,你們又想要罵他,他又不高興,因為現在年輕人不比以前我們一些年紀比較大的、經驗比較多、比較豐富,事情辦的比較快,所以在這裡我要要求各局長、處長你們有時候也要下鄉,帶著你們承辦人跟科長,找時間去跟他們一區、一區去了解一下,讓他們那些來講,不是你講的,是百姓講的,百姓的困難就是你的困難,你要怎麼樣來解決這些問題,所以在這裡也拜託各局長大家辛苦一點。那麼因為時間的問題,我有幾項來跟市長討論一下,市長,我們108年的預算歲入跟歲出差148.5億元,我們的舉債你看看940億元,舉債總共加起來1,088.5億元,我們的舉債。你看六都來比,高雄你看2,499億元,我們的舉債1,393億元,如果跟臺北市的比,臺南市來比,你來看看,我們是他們的兩倍多,我們多他們多了那麼多人,比例如果比的話,我們可以說舉債這樣算是最少的,不是最多的,以人口數來比。你看,所以我常常要叫局長說,局長,這一項也做一做,那一項也做一做,就說沒有錢,那沒有錢怎麼辦?沒有錢,我們就要開發財源,你看我們跟六都比的話是最少,你看,沒有錢,你看我們106年所有這個應收未收行政罰鍰的金額,你看105年警察局有676,436,015元,再來交通局291,664,589元,環保局71,227,862元,我們這個剛好排第四名,我們總共有多少?45億5,358萬元應收未收的就對了,我們還未收的,所以這個我們如果把它收回來,40幾億元我們很好用了,這個應當要收的,比如說我們做生意,未收款沒有收回來,這公司不就倒了。所以這個也是要靠大家局長、處長,我們是全區45億多元未收,所以希望說這個是我們的財源,如果沒有錢收回來,議員如果要錢就有錢,要做什麼就能夠做了,不然你都喊沒有錢,這一項說沒有錢,那真的沒有錢,我們就負債,所以就節省一點花費,還要還債務,所以要開發財源,這個再拜託我們市長再注意一下。還有這個醫療的分配,你看一下,我們新北市3,986,689個人口,現在已經400萬,對不對?你看桃園才218萬8千多人,臺北市268萬3千多人,你看我們算起來我們的病床數是多少,6,587床,你看占比例16.52%。臺北市你看126,656床,當然他臺北市都在臺北市,你看桃園市是6,559床,桃園市跟我們差不多,我們多了他們多少人,你看我們新北市的病床數這麼少,所以這個比例我希望市長,我是讓你了解,希望說你這個要怎麼去處理,這是跟你做一個報告。再來,你看我們這個警民比高,凸顯警力缺口,你看我們新北市一個人要負責527個,桃園市一個人569個,臺南市一個人負責400多個,臺中市也一樣,高雄才負責300多個,所以他們的警力都足夠,我們的警力都不足夠。你看警力如果不足夠的時候,百姓要怎麼安居樂業,對不對?你看你也讓這個人民保母跟我們強而有力的公權力,跟我們警察的尊嚴,所以我們應當要好好的把這個來做改善。為什麼呢?新北市這麼大,地方大還有人口多,警力又少,他們都要騎機車去跑,臺北市不用,兩棟就一個管區,我們這裡一個管區是,像我們三芝繞到山頂去,騎機車才有辦法去繞,第一,警力不夠,所以這個也讓我們市長知道,你再去注意一下。再來,我這個播放給市長你看,這個做比例給你看,你再用書面給我答復就好,這樣好不好?你看,我這個會送給你,書面你再給我做個答復,我這個讓你知道說這個問題要怎麼去解決,要怎麼去處理,感謝我們市長,因為時間的問題,所以我在這裡跟你講到這裡,我剩下的時間再給他們,結尾我有幾項事情我再跟市長你討論。這個時間我就交給我們馬見Lahuy.Ipin,1小時計時,好嗎?好,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總召,謝謝主席。我們請市長,市長好。
侯市長友宜: 議員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其實我一個人就任到現在要對28個局處,今天總質詢要對市長,我知道我沒有你們專業,我也知道我沒有你們厲害,但是我今天特別穿上我們族服,在臉上畫上了我跟祖靈的印記,我有你們沒有的靈魂,市長,請問我臉上這是什麼?
侯市長友宜: 圖騰。
馬見Lahuy.Ipin議員: 圖騰?怎麼會用圖騰?原民局救駕,快一點。
侯市長友宜: 黥面。
馬見Lahuy.Ipin議員: 黥面?市長,我很難過,我很遺憾。
侯市長友宜: 那叫紋面,紋面。對不起!我講錯了,叫紋面。
馬見Lahuy.Ipin議員: 黥面在歷史上是原住民最痛的傷害。
侯市長友宜: 對不起!我講錯了,叫紋面。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這叫紋面,不能叫黥面。在業務質詢的時候討論很多議題,我相信市長也有所掌握,那今天總質詢我們不針對小事,我們對整個市政方向來討論,我們不針對都會區,也不針對烏來區,我們通盤的針對原住民的政策與市長這邊來做以下一個小時的質詢。首先我們討論烏來篇,也就是我們烏來目前從土地的不正義到居住的沒正義,1895年臺灣總督府發布了官有林野的取締規則,只要拿不出所有權狀或者是其他官方的證明,這些山林原野通通化為官有。市長您知道我們原住民是沒有文字的,換句話說也沒有所謂的權狀,在1910年又制定了臺灣林野調查的規則,再一次的清算所有權的歸屬,明確的畫出我們原住民族人能夠生存的空間,1915年歸為官有的不保留地放林給這個日本資本家來開墾,我們祖靈曾經生活的山林、我們的獵場終究還是逃不過被開發,歷史告訴我們原住民保留地是從日本殖民政權的政策延續而來,目的不是為了要照顧、不是要補償、不是要優惠,也不是要保障我們原住民,而是要方便統治我們原住民的部落而設立的,市長,這個就是原住民保留地的由來,土地是我們族人的母親,可是最後讓我們生活在被控制的狀態之下,全臺灣有55個原住民鄉,烏來也就是我們新北市是最特殊的,市長,我們烏來跟其他原鄉哪裡不一樣,這個不一樣就是本席剛剛所談的土地密切的關係,請市長回答看看,經發局。
侯市長友宜: 謝謝,非常感謝馬見Lahuy.Ipin議員關心原住民的居住權益,並如何來保障我們烏來地區的居住權益。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不起!城鄉局。
侯市長友宜: 那針對烏來區的原住民這些住戶居住的需求,我想城鄉局已經在研議原住民保留地住宅興建審查作業規定。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市長,我們跟其他全臺灣的原住民鄉鎮哪裡不一樣?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已經積極的在面對這個問題來做,除了排除了我們環境敏感地區以外,以及公安有疑慮的地方,所以從建築的增建或是改建,我們在這裡面特別可以來申請,那這裡面烏來還有現在目前為止是在做第三次的通盤檢討。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我看新聞也是要準備實施嘛?
侯市長友宜: 那第三次通盤檢討在今年的8月份都委會就會審竣完畢,就會審理完畢,那我們會辦理公展。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那我們接下來討論都市計畫的問題,烏來是全臺灣唯一一個山地鄉鎮,全區被劃定為都市計畫區的地方,市長,顧名思義是屬於都市的計畫,都市計畫法第1條為改善居民的生活環境等等等特訂本法,第3條一定地區內有關都市生活之經濟、交通等重要設施,作有計畫之發展,並對土地使用作合理之規劃,市長,以上兩條就是烏來目前面臨到的困境。本席剛上任跟市長討論烏來無自來水供給的改善計畫,目前這個問題我們總算解決了。可是除了無自來水以外,烏來的居民沒辦法居住,沒有大眾運輸的問題很嚴重,食、衣、住、行我們烏來的族人就缺了三樣。剛剛我們談的是歷史,現在我們來談現況,檢視歷史我們才能解決現況的問題,民國30到50年代我們烏來曾經風光一時,在戒嚴的時期我們烏來是北臺灣的居民他的後花園,我們有自然生態,我們有溫泉,我們有伐木留下來的台車,還有原住民多元的文化。那個年代我們烏來吸引到無數的,譬如說日本或美國的觀光客到我們部落最風光的年代。民國55年當時的臺北縣政府為了劃設烏來風景特定區的都市計畫,在烏來公告了限建,現在是108年,53年過去了,說好的發展,如今成為束縛我們族人的金箍咒,爾後我們又為了大臺地區居民的飲用水,讓烏來的都市計畫全區劃為這樣子的方式。山地劃定都市計畫本來就是很荒謬的事情,但是我們烏來是荒謬中的至極,他不是為了改善當地族人的生活環境,也不是為了當地族人要過都市的生活,更不是對土地使用做合理的規劃,市長,這就是我剛剛所講的烏來的困境。因為都市計畫,我們沒有水喝;因為都市計畫,我們沒有辦法生活;因為都市計畫,我們沒有地方住;因為都市計畫,我們流離失所。過去烏來是我們新北市的後花園,今天失去榮耀的烏來變成我們新北市的包袱。我們在一上任交通局協助我們烏來做內罩式的標識,工務局的新覽勝橋也在掌握之中,消防局也承諾我們在區內要裝住警器的裝設,包含原民局的其他28局處都全心的來盡力協助我們烏來的生活還有權益,唯獨烏來區的土地正義問題,連原住民我們自住住宅的居住正義經過我們一整個會期的討論,到現在還沒有太多的進展,請問市長在你的心目中都市計畫區的都市景觀應該是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跟馬議員報告,都市的一個景觀其實要保有原有它的特色,也要有它的居住正義,也要它的居住公平、居住安全,所以針對因為剛好烏來那個區被劃為水源特定區被受到很多的限制,所以這邊我一直要求我們城鄉局、我們各單位全力要配合烏來區來做都市審議委員會來爭取原住民的一個居住的權益,然後我們希望在今年的8月就能夠辦理公展,把大家的心聲反映出來,來跟我們中央來力爭。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土地都市計畫應該是完整的公共設施,要有高樓大廈,比較密集的經濟活動,但是對我們烏來區的族人,我們連在我們傳統領域蓋一個2層樓高自住的房子到現階段都是違法的,當初為什麼要把烏來畫進都市計畫來限制我們原住民?現在依據「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第45條規定,原住民自有原保地可以申請330平方公尺變更可以編定為建築用地,對吧?市長。
侯市長友宜: 目前是這樣。
馬見Lahuy.Ipin議員: 目前是這樣,所以城鄉局也了解這個規定。好,市長過去你擔任過我們的副市長,現在到我們的市長,本席就問10年內我們烏來有多少案例變更編定完成?市長,有多少案例?
侯市長友宜: 多少個案件,我詳細數目不知道。
馬見Lahuy.Ipin議員: 城鄉局,多少案例?
侯市長友宜: 因為非都的編定,我這邊沒有紀錄,我來查一下。
馬見Lahuy.Ipin議員: 原民局掌握一下有多少的這個案例?原民局,烏來區你應該密切聯繫,應該你會了解。
羅局長美菁: 謝謝議員指教,是不是容我再把精確的數字在會後再提供給您,謝謝。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我回去把那個詳細的數目給議員來做一個說明。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為什麼會把這個議題當作這市政大議題拿來討論,有多少案例變更編定完成?市長,零。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印象沒有。
馬見Lahuy.Ipin議員: 完全沒有。因為烏來區的原保地全部屬於位於都市計畫內,所以不適用在這個規則,所以沒有案例,懂嗎?局長。本席積極爭取我們原保地興建自有住宅審查作業規定的草案,我也感謝城鄉局上下就在專業上的評估去做一些調整,但是我拜託市長,以市長您的高度還有新北市大家長的格局,好好的跟都市計畫的委員們溝通一下,在整個通盤檢討的計畫中,這個草案目前不符合我們的生活習慣,是我們族人目前相對不合理的地方,可以嗎?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部分我們會跟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再好好來做溝通,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這個草案對於申請人的資格限制有三條,其中一個叫做申請人無自住住宅,也就是說申請人他的配偶、未成年的子女名下不能有財產,這樣的條件對於我烏來的族人到都會區,他想要回鄉渡過晚年,他就必須要賣掉都會區的財產,也不能轉移,或者是轉移給成年的子女,但是這樣的限制,我認為是不合理的,未來有沒有可能朝向不限制都會區是否有房產來限制不動產現值的方式來處理,局長或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部分我們再溝通,我們要跟都委會再溝通,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所以我們新北市有許多社會福利的措施已經沒有在限制有沒有房產這件事情,而是以現值來計算是否符合資格,所以這件事情應該是可以評估,而且可以執行的,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們再跟都市審議委員會再來溝通,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另外有關地形或者是面積的限制對於我們原保地來說是非常的嚴苛,草案的限制坡度不能超過30%,我們土地不能建築使用,依照我們建築技術規則第13章第1節山坡地基地不得開發建築認定基準第261條規定,也就是說這個認定的基準有一個例外的條件,就是在區內最高點跟最低點之間的坡度小於15%,且區內不含顯著之獨立山頭或跨越主嶺線者,不在此限。但是我也在這個草案上完全沒有看到這個例外的條件,局長、市長,這是為什麼呢?
侯市長友宜: 因為它是水源特定保護區,我們要再跟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還要跟中央溝通,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這個就是我們新北市跟中央一定要好好配合的地方。城鄉局曾經給我過依據這個草案下來的疊圖,就是我們講的套圖,但是在這個狀況之下市長您要了解,我們原住民的居住權希望就是說在我們的居住權還有土地容受力之間考量出一個平衡點,原住民我們泰雅族人一直都是跟大自然共存的,但是這樣的條件不要說跟大自然共存,我們連在自然環境生存都很困難,市長希望你能夠明白我們烏來族人的問題。接下來,城鄉局可以請回。原民局目前我們爭取建物修繕的預算,就是說既有的房舍它的修繕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們新北市原住民的房屋修繕是來自於中央的預算,但是每年都有限額,我們市府目前是以收件順序來維持公平性,本席也十分的認同,但是以需求數來說,烏來因為限建的規定,就是我們剛剛所討論的自有住宅可以追溯到50年前,當然修繕的需求會提高,還不到補助的下面,目前我們烏來區的修繕補助每一年沒有例外都是塞車的狀況,本席也調閱了這個近三年我們原住民建購修繕住宅補助的統計,105年還有107年中央的額度沒有辦法全數滿足符合申請者的現象,但是105年不足額只有140萬元,107年的不足額也只有200萬元而已,這個部分能不能夠請市長比照市長您重視捷運青年租屋補貼不足數額,同樣的動用市長您的預備金來補足。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以我們105到107我們大概補助率高達46%,我們會自行再編列一些預算以外,我們也會跟原住民族委員會來爭取109年度所有原住民的建購跟修繕的補助經費,這方面我們中央、地方一起來並肩作戰。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所以市長您的態度是不願意動用市長預備金,而是跟中央先爭取,如果爭取不到呢?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全力來爭取。
馬見Lahuy.Ipin議員: 如果爭取不到呢?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那天碰到夷將主委,我有特別跟他提了這件事情,我想針對原住民我們真的有需要的話,希望他能夠給我們鼎力支持。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目前您的態度是先向中央爭取,但是如果爭取不到,市長的預備金後面再來研議再來討論,對吧?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把預算編足編列好,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本席強力的爭取這一筆的預算要來補足我們原住民修繕補助的不足,這個是補償性質,而不是補助性質,因為民國55年限建了烏來,這不是補助,這是補償。好,我們現在來討論一下,市長,新北市我們的三環三線已經增加到三環六線,但是烏來到福山部落之間連大眾運輸工具都沒有,所以我們的居民、遊客臉上三條線,昨天的新聞就有po,Gogoro,我們連電池交換都沒有,他騎到福山然後就把車子一停了,再自己扛著電池下山再上福山,對吧?市長,請問您知道這件事情嗎?
侯市長友宜: 我有聽到。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先前我們提到三通草案如果順利,我們原鄉的長者可以擁有一個遮風避雨安心居住的房舍,可以大大的提升我們族人回鄉的意願。那烏來區是全臺灣離都會區最近的原鄉,所以日本殖民政府也說我們烏來是離權力中樞最近的番社。我們新店區就有豐富的醫療資源,也有各式生活所需的物品都在新店,還有大型的百貨商場,所以首要之務就是改善我們烏來到福山的交通,市長請問您知道DRTS的計畫嗎?DRTS計畫是什麼?
侯市長友宜: 因為那個公路總局,我們曾經跟公路總局有接洽過,公路總局會視彈性開這個幸福巴士的一個計畫,所以會做一個彈性的調整,這部分我們一直也跟公路總局大概都有一個默契。
馬見Lahuy.Ipin議員: 比如說我們都會區到烏來的公車不是沒有,但是頂多到烏來的觀光大橋,但是往上的部落就只能自己開車,部落的族人也只能一直忍耐,最後一哩路也是最遙遠的路。DRTS就是需求反應式的運輸服務,概念就類似像小黃的公車接起市民回家,調查當地需要接駁的時間、地點、人數,然後再跟計程車業合作,由市府來補助購買小巴,無論是老人添購生活的用品、看醫生、接送學童上下學都可以靈活的運用、彈性,而且調整接送的路線。我們中華民國目前最成熟的DRTS的這個系統在屏東的春日鄉,這裡的系統還有設置族語的翻譯人員,還有合作的醫院,還有優先看診的服務。甚至過去因為學生走路太遠,家長無法接送導致輟學率不斷升高,也因為有方便的這個接送系統,輟學率也不斷的下降,考量我們烏來族人生活的困難還有不便,請市府協助我們區公所向交通部來申請,能不能夠讓市府先行辦理試辦的計畫?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DRTS這一個部分,我們已經協助烏來區公所依當地的需求我們提出計畫,不但我們會跟公路總局來配合的話,市政府也會全力來配合。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謝謝局長,局長請回。市長,烏來的的部分我們來討論一下部落正名,請問市長您知道烏來地名的由來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請馬見Lahuy.Ipin議員指教。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您不知道烏來的來由,那個地名的由來。
侯市長友宜: 這個請馬議員指教。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敢說指教,我們來討論,今天我是以一個泰雅族青年的身分來跟市長,還有各局處首長來討論部落正名的議題,所以指教不敢。相約200年前,泰雅族有一個賽考列克的群的一個支系,從南投深山叫「Pinsebukan」(賓斯布干),往北遷徒到福山建立第一個部落。泰雅族人沿著南勢溪的時候看到河邊有熱水一直冒出來,所以喊出了「Kiluh-ulay!」、「Kiluh-ulay!」,意思就是熱水很燙,危險小心,而這個「Ulay」音近烏來,久而久之烏來就變成我們當地的地名。泰雅族,我們烏來的泰雅族在南勢溪的兩岸山腹的地帶建立了大大小小13個部落,後面經過整併為9個社,其中有1個社叫「李茂岸」(Limogan),就是本席的家鄉,「李茂岸」(Limogan)它的意思指的是眾人聚集之處,它不單單只是地名,它標記我們獨特的地理空間,因為早期我們「Pinsebukan」(賓斯布干)是宜蘭、桃園,還有烏來三個地方的泰雅族人最重要的社會聚集地。日本的殖民政府在烏來山區也設置了6條的隘勇線,那我們後面這個日本殖民政府逐步的將統治權深入到山區,因為要略奪我們烏來山區豐富的自然資源,其中包含樟腦還有檜木。大正9年,也就是1920年我們有所謂的蕃族調查報告,其中有9個社,「Kalamut」(卡拉模基)、「Talanan」(塔拉南)、「Chiakong」( 札孔)、「Tunnok」(屯鹿)、「Lahau」(拉號)、「Tanahan」(小寮)、「Laga」(拉卡)、「Thanpia」(桶壁)、「Ulay 」(烏來),後面日本人為了要做這個以蕃理蕃的動作,把我們烏來的泰雅族合併,這9個社合併為5個社,變成那哮、烏來、阿玉社、桶壁社、李茂岸社等5社,把我們的烏來規劃成這個觀光溫泉的勝地,那當然這樣子的舉動跟政策會加速了我們烏來日化、漢化,還有觀光化的過程,好,這個是日本時代。1945年之後就是臺灣光復之後,國民威權政府積極的實施地方治理,對於原住民是用鄉來治理,用鄉還有村的自治機關來取代過去的部落,還有日本人所講的蕃社。1946年的6月15日我們烏來鄉公所正式成立,烏來轄下的5個社改名為忠治、烏來、孝義、信賢還有福山,而名稱沿用到現在,以上就是我們烏來部落的沿革。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見Lahuy.Ipin議員告訴我這麼多。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在上任的時候有送市長兩本書,市長您讀了嗎?
侯市長友宜: 我大概翻了,沒有看完。
馬見Lahuy.Ipin議員: 可是這個有關於我們烏來的歷史,希望市長可以用心的去體會。
侯市長友宜: 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我們臺灣有很多知名族語地名,市長,請問你高雄的那瑪夏,那瑪夏鄉是哪一族的語言?
侯市長友宜: 那瑪夏鄉嗎?我真的不知道啊!布農族。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是布農族,沒錯。但是我們烏來的福山部落、信賢部落不是我們真正的地名,從部落到獵場都是原本那個有被記憶的名字,而且是有溫度的,其中包含了我們族人跟自然之間的關係,包含祖靈跟後代之間的關係,也就是本席今天紋面,因為紋面不只是榮耀跟成年的象徵,他還是跟祖靈的約定,族名也是如此。所以我們今天這樣子的名字會承載著部落的歷史,我們拍開數百年奮戰的血淚史,如果烏來境內可以恢復我們原住民本來的名稱,對於新北市的原住民轉型正義也是很大的一個進步。那這個部分因為我們新北市有這個民政局的新北市道路命名還有門牌的編定辦法,是不是能夠請民政局還有相關的單位趕快來著手,在我們門牌換發之前趕快有個結論,然後這樣也不會浪費公帑,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想這樣子,因為這個是按照原住民族的基本法第11條規定,那原住民族的地區要按照原住民族的這個意願,然後回復原住民族的這個部落跟山川的傳統名稱,他這裡面特別有做這樣一個規定,所以這個部分我想我會責成烏來區公所按照職權跟轄內的原住民大家來好好的討論,如果能夠正名,我們就給它正名。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我們烏來原鄉還有都會區的各項政策,還有議題會涉及到市府跨局處的業務,原民局的預算功能還有人力是沒有辦法解決廣大我們新北市族人的問題,本席建議市長針對如何解決烏來跟都會區原住民部落的教育、都會的文化、長照、醫療衛生、交通、觀光產業、水利、城鄉發展等等等的問題,應該由市長來召集成立跨局處的工作小組,讓原民局當您的工作小組幕僚,每一季定期召開跨局處的會議訂出工作目標,這樣才能讓我們的族人有感。烏來跟原住民的好,絕對不是只有原住民受益而已,廣大的新北市民也可以藉由這樣我們的政策來認識烏來、來認識原住民族的文化,認識我們最悠久、最有傳統、最有溫度的歷史,這樣也可以增進我們的觀光,也可以讓相關的產值提升,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議員對原住民族的關心,其實這個部分我想這是一個跨局處整合最重要一個力量去支援原住民局,這不是只有原民局單一個單位,所以我們平常在開會的時候,不管在市政會議也好,在其他會議也好,大部分只要涉及到原住民族的,我們都會跨局處來主持這些相關的會議,來幫助原住民族把它整合好,不管文化、觀光、產業,甚至包括社會局的照顧長輩,甚至包括財政局的基金,這個我們都會全面來照顧,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的重視。那個本席給你5秒喝口水,好渴,1個小時了,喝一杯水吧!接下來,我們討論都會區的問題,侯市長,你對原住民政見有四項,定期召開族群會議、成立天使基金、族語振興,還有原民的日照據點。本席跟市長都是去年的12月25日就職,到現在5月27日就職滿5個月,本席想討論這四項原住民政見中有多少可以被落實,也從預算的經費跟市長來討論新北市到底可不可以真的做到對原住民族的友善支持還有照顧,請主計處。先前在議會審查二備金的時候,本席就曾經向市府強調,不論是都會區還是烏來,針對原住民的政策都應該是有期程,而且有扎實的結構來規劃,進而納進我們的施政計畫,還有年度本預算,不要一再的因為臨時需要再來動用我們的二備金來做,這樣子想到一件做一件,突然夢到再來想一件,這樣的態度,我們新北市對原住民的政策永遠沒有辦法得以健全。市長,有鑒於此,所以本席針對原住民族相關的預算曾經跟主計處提出質詢,在業務報告的時候,同樣有原鄉的直轄市拿來比較,高雄的原民會他們占的市政總預算4.25%,桃園的原民局占1.03%,臺中的原民會占他們市政總預算0.45%,市長,新北市原民局占我們新北市政府總預算多少?
侯市長友宜: 我們目前大概編在原住民補助的相關業務大概是9.24億元,那再加上他本身原住民族也編列了2.57億元。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剛剛所討論的高雄原民會、桃園原民局,所以現在我討論的是新北原民局占的總預算只有.....
侯市長友宜: 新北原民局編了2.57億元。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有0.15%,跟其他市比起來差很多。那主計處在預算分配上能夠給原民局充分的支持,處長在業務報告的時候回應本席,以下有三點我幫局長做整理了,那市長剛剛也提到,因為你剛剛所提的數據是把各局處全部加在一起,而不是單單原民局的預算,對吧?好,有三項處長有回復過我說,其他局處也有相關業務編列了預算,市長,這一點本席的回應是各縣市都是如此,所以我在討論的時候沒有把其他局處拿來看,單單只看原民會。第二點,處長跟我說我們新北市把原民區的,也就是烏來區,烏來區的預算編在統籌款,有的縣市是放在原民局,對吧?所以本席在業務報告提出討論的時候,我早就已經把原鄉的預算排除,而且另外計算,所以處長你的回答,我當下才會跟你說本席不滿意,也覺得很遺憾。第三點,處長跟我說總額分配過後,請原民局另外提預算競爭型的需求,這一點本席就很不理解,因為近幾個月我針對很多原住民的政策行文請原民局辦理,但原民局的回文告訴我,將視本局的財政納進年度預算辦理,原民局他的問題不是說競爭型的問題,而是本預算的不足,連最基本的成年禮活動,原民族的看護、原住民家戶基礎狀況調查都做不了,處長,本席還是要當著市長的面前告訴你,補償的性質要競爭什麼?補助的性質可以用競爭型計畫,我剛剛講了那麼多的歷史,過去被迫害的歷史、被略奪的歷史,這些歷史是血淋淋的,要競爭什麼啊?
鄭處長瑞成: 跟議員報告一下......
馬見Lahuy.Ipin議員: 再來,我還沒有講完。不好意思!考量我們原民局人力缺額過高,業務負擔預算執行力,請問市長您願不願意支持逐年檢討預算總額的分配,在這一屆市長的任內讓原民局的預算配比達到總預算的0.45%以上,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部分我們會視彈性來做一個調整,如果有需要的話,因為其實我跟議員報告一下,其實我們各局處是一個統合的機關,不是單一個原民局。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就是總額制。
侯市長友宜: 不是單一個原民局它就能夠所有的工作它能夠包山包海,一定要涉及到各局處,所以各局處的資源其實也是原住民族的資源之一。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但是市長您看,我們連歲時祭儀返鄉,原民局也沒有,看護,原民局也沒有,成年禮的活動,原民局也沒有,家戶基礎的狀況調查也沒有,這不是應該要到其他局處的,關於其他局處的業務,這他們的責任,該原民局的是原民局的責任。但是原民局今天做不到是因為本預算跟執行力不足的問題,所以今天才會提出來,市長,所以本席希望在你的任內,就這一次的任內能夠把原民局預算的配比達到0.45%,市長,請問您願意嗎?當然不是一下子,逐年。
侯市長友宜: 我會做彈性的一些調整,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
侯市長友宜: 因為要看我們整個總體預算多少,我們再來做一個分配。
馬見Lahuy.Ipin議員: 調整是要提高,不是下降。
侯市長友宜: 絕對不會下降。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很好,主計處請回,謝謝。本席要提醒市長您的政見有一個定期召開族群會議,我們新北市原住民族族群事務會議本來就是每年召開的,那市長您今天把它加到你的政見裡面,它的亮點就是市長要親自主持,然後針對原住民族發展自治權、文化發展、經濟權益進行對話,問題請問市長,是不是能夠在議會的殿堂跟我們新北市的族人承諾,在您擔任市長的任內一定會親自主持族群會議。
侯市長友宜: 會啊!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也希望原民局長在這邊承諾,局長,每一次的族群會議結束之後一定要將會議的紀錄送到市政會議,讓各局處的首長明確的知曉我們原住民族在新北市生活面臨的困境還有需求,可以嗎?局長。
羅局長美菁: 謝謝議員指教,我們一定配合辦理,一定做到。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請問市長,您的政見中有針對原住民族發展的自治權、文化發展、經濟權益等進行對話,您要如何實踐政見中的這一項?
侯市長友宜: 其實最主要在整個經濟產業裡面要把原住民他擅有的專長,譬如說他的手工藝做的很好,他的舞蹈、音樂,他很有表演的天份,我們準備要利用這樣的一個產業來創造他的平台,那這些平台我們幫他來行銷,讓他建構起原住民他能夠在地創作也好,或者是到我們新北市各地方來,由我們各單位來加以幫忙協助。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如果說這樣子的政見是要各族群的領袖、領導人或者是頭目去自由的發想,本席認為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他們並不是政策專家,除了讓他們在族群會議中反應我們族人心聲以外,是不是能夠請市長責成一位副市長來主責,針對相關的議題做出政策的規劃,再由族群事務委員會議來提建議或修正。
侯市長友宜: 我們在族群事務委員會議的時候,這個我跟副市長都會有機會參加,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我們新北市今年預計召開所謂的原住民族青年族群事務會議,在業務報告的時候,原民局長允諾本席,拍胸脯保證一定會辦,也一定會辦好,本席作為一個原住民族的青年,在這邊也邀請侯市長出席,請問市長您願意嗎?
侯市長友宜: 下半年會辦,這個下半年會來辦理。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們不要答非所問。
侯市長友宜: 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因為我問你的是說你會不會出席這樣一個會議?
侯市長友宜: 青年事務委員會的會議。
馬見Lahuy.Ipin議員: 本席邀請您,您會參加嗎?
侯市長友宜: 會啊!我會去,我會去參加。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
侯市長友宜: 像那一天輔大那個我就去了。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對啊!我也有去,所以很感謝。
侯市長友宜: 我看你那一天也很開心。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你那一天也很開心。
侯市長友宜: 我也很開心。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們都很開心。為什麼?因為我們感受到原住民的文化。
侯市長友宜: 是,我會去參加。
馬見Lahuy.Ipin議員: 有沒有感染到我們原住民的熱情?
侯市長友宜: 很好,非常棒。
馬見Lahuy.Ipin議員: 這是原住民,但是掀開他們的表現,歷史才是我們要去正視的。市長,現在一樣的,我也請局長了解一下,在原住民族青年族群事務會議,這個會議紀錄也送到我們的市政會議,讓青年的聲音能夠真正進到市政府,讓原住民青年的建議在市府可以被重視還有被討論,可以嗎?局長。
羅局長美菁: 謝謝議員指教,一定可以,一定配合做到。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其實我們每一次召開所謂的族群事務會議,還有即將要召開的青年族群事務會議,無非是希望讓我們新北市政府更加精準的將族人的意見納進政策推行。但是族人的政策還有需求並不是幾場的這個座談會,還有交換意見就可以全盤掌握的,所以本席有兩項建議,針對原住民族原住民族人的權益,還有福利進行調查,還有研究,其他直轄市有做,建構我們新北市原住民的資料庫,來了解我們新北市原住民族的家庭狀況、經濟、居住的現況、教育、就業、長照、傳統文化的傳承,以上的情形要做一個資料庫,這樣子才能同時去檢視修正我們新北市原住民族政策的方向,市長,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們會來做基本需求的一個調查,剛剛馬議員所提的這幾個意見,我們都會納入來做調查,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另外一個建議,就是說當一個城市還有一個族群少了歷史還有文化,不過也是空殼子,所以本席建議新北市政府針對我們新北市原住民在地的歷史文化,還有遷徙詳加的調查,新北市除了原鄉烏來以外,還有更多的族人因為生活需求,他不得不離鄉背景,放下原鄉的一切來到我們新北市這一塊土地,那他的遷徙歷史就應該要有所考究,這也就是未來我們推展新北市原住民文化的重要基礎,讓每一個族群的族人都能夠驕傲的喊出我是新北人,讓新北新原鄉的願景可以實現,請問市長您願意支持本席以上兩件的淺見?
侯市長友宜: 這個意見很好,我們整個遷徙我們在需求調查裡面我們也順便做這些調查,把這個方向找出來,到底我們的原住民在整個平地的生活狀況,在原鄉的狀況,我們整個做一個通盤性的了解,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您的政見還有第二項,本席特別拿出來討論的,我們要成立所謂的天使基金,建置原住民族產業的經濟平台,原住民族的產業優勢是在於我們每一個族群文化的獨特性,例如排灣族它的琉璃珠每一顆都蘊含著每一個古老的傳說故事,琉璃珠是有名字,而且是有意義的,也是帶著祖靈的智慧,所以成立基金其實並不困難,重點在於基金的規模,重點在於支用的項目,建置我們產業的經濟平台其實也不困難,但是這一些口號響亮的背後,成效往往只是我們政策初期推動的時候曇花一現,原住民的產業必須善用我們的優勢才能夠真正穩健的發展,要輔導原住民產業體質健全的成長運作只有天使基金,恕本席說,市長,天使基金遠遠不足,市長您知道為什麼嗎?
侯市長友宜: 馬議員您請指教。
馬見Lahuy.Ipin議員: 推動原住民族的產業進入整個產業鏈,相關的業務絕對不是只有原民局一個所謂的經濟建設科就有辦法做到的,所以本席在這邊大膽的建言,市長,我們逐年的編列預算成立我們新北市的原住民族發展基金會,隔壁的直轄市桃園已經做了,成效非常好。這個基金會以傳統文化為核心,兼顧都會區還有烏來,兼顧16族群的文化,全面發展我們原住民的事務,繁榮原住民族的產業,讓55個原鄉漂泊到這邊的族人願意把新北市當他們落地生根的家,市長您是否同意?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好不好?我們這個天使基金,原住民的天使基金剛提出來沒有多久,那這裡面有專家學者,還有一些負責要去輔導的團隊,也不是只有金錢的問題,那如何輔導原住民來共同創業,以及在整個信用保證融資的貸款上面怎麼樣給他更多的餘力,所以這個部分讓我們先行做一段時間,那要看最後的成效再來做一個評估,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因為我們這個天使基金是以產業,但是如果產業跟烏來的狀況一樣只有峽谷、只有瀑布、只有溫泉,那個只是自然景觀,最重要的核心是原住民族的元素,如果烏來少了原住民的文化,溫泉不過是熱水,所以原住民文化是最重要的。
侯市長友宜: 是。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天使基金只是產業經濟的平台,但是它同樣也不是以文化為核心出發,所以本席才大膽建言成立我們新北市的原住民族發展基金。市長剛剛回答的很好,我們先讓天使基金運作一段時間,但是我們最終目標希望可以成立原住民族發展基金會,也可以參考隔壁直轄市桃園,他們做的非常好。市長,另外兩項您的政見還在推動,也在執行當中,本席會看後續的成果,我們日後再跟市長進行討論。接下來本席跟您討論另外一個議題,請文化局。市長,文化是民族的根基,是一個新北市的基石,我們原住民的祖靈在臺灣這一塊土地上生活,敬畏著自然的威嚴,所以產生各種的慶典還有祭典來表示對我們祖靈的感恩,為了傳承某一些競技、傳統的智慧,所以出現了各種傳說或者是神話,要藉由這樣的方式來告誡我們後代子孫應該盡心盡力的成為一個真正的原住民,所以之前有一部電影叫賽德克巴萊,像我們的Tayal,我這個衣服就是泰雅巴萊,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因為為了要共同解決我們原住民生活中的各項挑戰,它是一個 gaga, gaga可以說是傳統,可以說是競技,可以說是社會規範。好,為了建構我們原住民族文化部落的世界觀來解釋部落的存在,描繪未來的願景,才會有我們才必須要去檢視部落的起源、遷徒相關的記憶還有歌曲,這一些累積的部落文化、祖靈種種的知識還有智慧,各族群亦然,就是我們現在所稱呼的無形文化資產,是族群文化延續的根基。市長,我們新北市政府每年舉辦20場的原住民族文化活動,首先我想請市長看一下這幾張照片,分別是進場,下一張,祈福儀式,下一張,大會舞,這個是對祖靈的尊重,請問市長這是哪一族群的活動?
侯市長友宜: 阿美族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阿美族?
羅局長美菁: 它是有阿美族的祭典,但是那一天我們是辦聯合的文化活動。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聽到了嗎?這個是我們新北市的原住民族聯合文化活動,但是進場、祈福、大會舞、送靈,剛剛的照片都是阿美族的,本席對阿美族沒有任何的主觀的意識,因為阿美族也是原住民最重要的資產。但是我們今天討論的是單一族群人口,是其他15個族群加起來三倍以上的時候,我們其他族群在新北市的文化就被消失了,包含歲時祭儀活動,新北市政府也是這樣,他都是遵照著特定單一族群的文化,年復一年的辦著,各區也有歲時祭儀也是如此,所有的流程、所有的歌舞都一樣,衍生後面就像同學會。
侯市長友宜: 這個特別跟議員報告一下,我們除了會檢討以外,我想各族都要在歲時祭儀的這個典禮裡面,我想各族他都會來辦,也不是只有阿美族,他也會辦聯合的,所以這個部分請議員放心,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們剛討論那麼多歷史,討論那麼多文化,本席誠心的希望市府不要成為其他15個族群文化的劊子手,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不會,我們每一個族群我們都非常重視,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的確我們新北市政府去年另外舉辦一個泛泰雅祭,市長,布農族呢?魯凱族呢?排灣族、賽夏族、鄒族呢?同樣是原住民族,但是我們好像淪為原住民中的次等民族,要等10年以上才能被重視,市長,很悲哀!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們明年會照馬議員這個來辦,我們是兩年辦一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請問您是不是支持基於對不同族群的文化它的尊重,還有支持通盤檢討原住民族文化活動的辦理情形,整合相關的預算讓新北的原住民族的活動更精緻、更準確的體現各族群的文化,讓族人真實的傳統文化能夠呈現在我們新北市,讓各族群的文化能夠在新北市紮根,也讓新北市的漢人朋友們感受我們原住民豐富多元的族群文化,市長。
侯市長友宜: 各族群的文化本來就是一個多元性的文化,每一個族群我們都要重視,所以融入所有的各族群的文化,本來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所以我跟馬議員的看法是一致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市長,之前我跟吳明機副市長、原民局長、文化局長討論到無形文化的資產,目前由吳明機副市長討論的結果,暫時由原民局來做這件事情,無形文化保存資產的業務,但是爾後本席還是希望更確立的符合中央的法規,好嗎?
侯市長友宜: 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今天最後的質詢時間12分鐘,我們來討論一個很嚴肅的歷史,市長您知道原住民族在新北市的,文化局長請回,在新北市的傳統領域有哪些地方嗎?
侯市長友宜: 烏來。
馬見Lahuy.Ipin議員: 還有呢?
侯市長友宜: 還有三峽的大豹社區。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在我們新北市有兩個區,烏來全區還有三峽部分的轄區就是我們原住民所講的傳統領域。請問市長,三峽是哪一個族群的傳統領域?
侯市長友宜: 泰雅族。
馬見Lahuy.Ipin議員: 泰雅族。三峽目前已經沒有部落存在了,文化局長可以稍微聽一下,不要玩手機。三峽現在已經沒有部落存在了,這是有原因、有歷史的,1906年日本殖民政府統治的時期為了掠奪我們山林的資源,日本派了大量的軍隊來鎮壓我們三峽之前的大豹社的Tayal,侵害我們的家園,還殺害我們泰雅族的同胞,最後1937年又為了紀念他們戰死的日本軍,在那邊設立了一個忠魂碑,市長您知道這件事情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大豹忠魂碑在日據時代是日本人所設立的,旨在紀念與大豹社對抗過程中陣亡的軍警。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到現在108年,日本人撤了,大豹社也不在了,但是忠魂碑還在,上面同志的碑文牌也不見了,很多人以為這個是紀念大豹社的族人而設立的碑,但是這是我們原住民族人為了捍衛部落所流的血,是我們族人被迫流亡所流的眼淚,我們到現在的長者回想到這一段,他不願意說出來,他也害怕說出來,因為對長者而言這個就是他們流亡的歷史,這個也是新北市唯一日軍跟日本抗日有關保存完整的紀念碑,是我們祖靈的勇敢被記得,歷史被保存的重要依據,在新北市有關原住民族文化的歷史項目從來沒有進行任何的文化資產保存的作為,頂多只是列冊追蹤,直到106年中央首先核定了烏來泰雅屈尺群的編織、大豹社忠魂碑、原住民族傳統工藝及表演藝術等三項,原住民的文資保存登錄先前調查這樣子的經費,中央是有核定。但是時至今日三項先期調查已經在去年5月結案了,現在全臺灣有25個原住民項目登錄為國家的文化資產,但是新北市呢?小時候老師跟我們說最高品質靜悄悄,在日前我們業務質詢的時候,經本席要求由吳明機副市長來協助協調,暫時確定了文化局跟原民局在原住民族的文資保存的業務分工,當然很感謝吳明機副市長。在總質詢前為了今天的總質詢去了解這一段大豹社的歷史,本席與立法院的高金素梅委員(Ciwas Ali,音譯:吉娃斯·阿麗),還有原民會、林務局,我們爬到山上去看這個大豹社,到現場去會勘,中央的官員確認土地的撥用還有分割的範圍,我們現在就等新北市政府完成文化資產登錄的程序,局長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羅局長美菁: 跟議員報告,因為大豹社的忠魂碑現在我們是列冊登記,所以我們會按照原住民族文化資產保存辦法相關的規定會去做後續的那個檢視跟我們的審查會議。
馬見Lahuy.Ipin議員: 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羅局長美菁: 我們希望在年底以前能夠往前推進更多的一個工項。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這件事情就拜託您。
侯市長友宜: 是,我會重視。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們新北市政府一旦完成文化資產的登錄程序,就可以進行所謂的土地撥用,還有管理的維護、修護,還有再利用的工作,也就是著手的去修復它的碑文,去設立所謂的解釋牌,為什麼要解釋牌,要讓世人知道這個是我原住民的悲哀,為了我們大豹社的祖靈,實現他們歷史的正義,市長您願不願意承諾嚴格督促原民局還有文化局在3個月內邀集專案小組完成現勘,半年內完成審查會議。
侯市長友宜: 我全力以赴,希望能夠按馬議員的這個時間點來完成,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最後6分鐘,有一首歌早期在部落傳唱,這是一首好玩的歌,表現出我們原住民樂觀的天性,但是民國70年代戒嚴時期,這一首歌被當做禁歌被查禁,禁歌是不能夠出版,也不能夠在公開的場合演唱,本席等一下就唱給你聽這一首可憐的落魄人,要襯托上述我們講的血淋淋的歷史帶來給我們原住民的傷害,但是市長不要期待我會唱讀你,因為無限的吹捧,忘記議員監督的角色,那就不必了。本席小時候這一首可憐的落魄人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唱,但是長大後我發現這首歌可以唱出我們原住民族人在整個歷史脈絡所創下的傷痕,期中的歌詞「你」改成「政府」,其中的歌詞「我」改成「原住民」。「你可以戲弄我,也可以利用我,就算你不再愛我,見面也該說哈囉」。市長,我們期待市府不要像日本殖民政權玩弄我們的原住民,不要像國民威權政府利用我們原住民,市長,在您的統御之下,不要把我們原住民用了就丟了,市長,最後質詢5分鐘,針對上述所有的議題給你一點時間回復。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議員今天從原住民的居住正義以及原住民的產業,還有天使基金,還有關心原住民的交通問題,一項一項的跟本席來質詢,最後還特別問到無形資產的保留,我個人對馬議員這樣一個質詢,我非常的感動也感佩。我們身為政府一定是多元族群,每一個族群都要照顧到,尤其原住民族是在我們臺灣最原始生根長大的,我們更應該要照顧他們。歷史有歷史的一個過程,歷史我們不能忘,但更要記得公平正義才是我們要做的。所以剛剛馬議員你所提的這幾項意見,我不但會戮力來執行以外,也會要求我們原民局及我們相關各局處要全力以赴把它做好,來找回原住民的這些傳統,原住民的產業以及應該要照顧原住民的這些長輩們,我想我們大家努力來做,所以非常謝謝我們馬議員。尤其你剛剛唱的最後那一條歌讓我很感動,真的,原住民是我們最親密的朋友,也是我們最重要的臺灣人,我們大家要並肩作戰,我們一定會盡全力跟原住民站在一塊照顧原住民,絕對不會讓馬議員失望,這是我的承諾。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我知道就任到現在半年,市長您做了很多努力,跨局處的首長也做了很多的努力,經發局針對原住民族的相關業務,在本席的要求,他告訴我族群的平等、多元的共融。在市長您的統御之下,各局處像經發局做了4件有關原住民的相關業務,勞工局做了2項,社會局做了2項,採購處1項,工務局2項,文化局16項,法制局1項,水利局2項,民政局1項,捷運局2項,城鄉發展局3項,交通局4項,觀光旅遊局3項,衛生局1項,教育局5項,研考會1項,市長,這樣你就了解原住民的業務不是原住民的事情。
侯市長友宜: 是,沒有錯,原住民是市政府通力要合作,各局處全力以赴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本席在一上任的臨時會有一句口頭禪,今天就做為結語:『把原住民放在心上』。謝謝主席,謝謝市長,以上是質詢的時間。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議員,原住民永遠在我們的心上。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議員,謝謝。
主   席: 請回。
蔡議員錦賢: 金中玉金議員,換你。
主   席: 金中玉金議員請。
金議員中玉: 謝謝。我們的市長你站了一個小時,你稍微坐一下,休息一下。
侯市長友宜: 謝謝金議員,謝謝。
金議員中玉: 我們主席、市長、我們各局的局長,首先要感謝我們市長,我們新北碧潭的水舞辦的非常成功,今年60萬人次,比去年多了20萬人次,老實講因為有水舞,我們新店非常的熱鬧,那也跟市長拜託一下,今年我特別請了重慶的銅梁火龍免費,跟市長報告,特別是免費,他們由他們的人過來,自己帶自己的東西,全部免費,不用新北市補助,我們請他來,可以嗎?拜託一下!市長你可不可以指示一下我們秘書處和觀光局全力的來協助,可以吧?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金議員中玉: 您答應了。另外我也拜託一下,因為我們新店我們也希望能夠有吸引外來客越多人來越好,我們新店才可以發大財,我特別希望我們市長在7、8月的時候能夠協助我們做一個水上的藝術展品,這個藝術展品的話可以能夠不但外面是一個展覽的球,另外我們可以裡面的燈光可以打出來,我們新北市的市長、我們的局處幫我們新北市做一些什麼事情,這個可以用燈把它打出來,讓大家都可以看到,可以宣傳,我們希望來新店的人越來越多,拜託市長!同意嗎?拜託一下!請你這個事情,因為去年上一屆我質詢的時候,我們的朱立倫朱市長特別答應我,我希望市政一致的,朱市長答應我,我希望侯市長一樣答應我,可以幫這個事情做完,可以嗎?好不好?拜託一下!是不是可以責成我們的觀光局來處理這個事?另外跟市長報告一下,恭喜你,我們今年的全中運我們的突破,我們金牌得了110多面,銀牌120多面,銅牌137面,我們是史上最多,而且我們是得第一名的,對不對?市長,因為你在。可是在這裡跟市長報告一下,因為我們現在的新北只有一個體育處而已,六都裡面另外四個都都是已經是體育局了,我們的體育處的話我們的歲入是1點多億元,我們的歲出已經將近7億元了,尤其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市長你做了非常多的運動中心,對不對?運動中心我記得我們會勘的時候都是你當時當副市長的時候共同來會勘的,對不對?現在我們是全部全國最多運動中心的地方,我們的這個最愛運動員,我們也得第一,萬金石的運動,我們大家的整個運動辦的非常好,我希望市長可以考慮,是不是可以把我們的體育處把它變成一個體育局,確實來關心我們新北市的運動,可以嗎?好啦!我們等一下一起回答好了,讓你休息一下,好不好?因為這個體育處50個人可以管的東西太少了。拜託一下!我們至少有這個方向來做。接下來,另外有一件事情特別請教一下我們市長,我們拖吊業務本來是由交通局管,可是政策整個執行我們一定要請警察局來才可以,因為一定要有警察在拖車上面才可以執行,一個整個的拖吊車,市長可以看到我們警察局的拖車場,有我們交通局的拖車場,有不同的,車子也不一樣,罰單都不一樣。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的拖吊管理是由交通局來管理,我們拖吊的指揮調度是我們的警察局,違規的申訴是我們警察局,車損的申訴又是由交通局,違規的開單是警察局,收據是我們的交通局,跟市長報告,又有交通局,又有警察局,非常的混亂,是否可以把它變單一的窗口?因為執行一定要由警察局來執行,拖吊一定要有警察在拖吊車上才可以執行,我建議是不是把它回歸到警察局這邊來處理。因為交通局實在名不正言不順,它可以處理的事情太少了,它能夠在整個的裡面的份量比重太少,我們希望還是回歸到警察局這邊來處理,可以嗎?市長等一下一起跟我回答好了,好不好?最後一件事情跟市長請教一下,我一直在強調,我上次市長來我們新店區公所我也強調,我們新店區公所的道路養護各方面的預算都低於其他平均值,我想市長應該記得嘛?
侯市長友宜: 記得。
金議員中玉: 記得。我們的這個道路維護我們是8元1平方公尺,你的新北市的平均是15元,我們新店為什麼少了一半?道路的附屬設施改善,我們本來編的是2.9億元,可是真正給的維護費才2千多萬元,差距太多,我們的整個的道路附屬設施幾乎都沒辦法做。繼續,尤其我們的公園,大家都知道我們公園,市長給的新店只有3千萬元,3千萬元做行道樹維護,我們新店總共有2千多株的行道樹,1株是1,500元,我們就要花掉300多萬元,3千多萬扣掉300多萬元的話,我們所剩的公園綠地能夠的整護維修費1平公尺只有72元,所有的新北平均是110元,我一直在強調我們新店,是否有一點虐待我們新店?特別拜託一下好不好?你看看這我們的和美山步道,大家都去看螢火蟲對不對?因為沒有錢,我們的和美山步道整個步道已經變這個樣子了,非常的髒亂,如果說人家晚上去看螢火蟲的時候,萬一摔下去的話這應該怎麼辦?是否市長該補給新店的錢是不是可以等一下告訴我們一下,或者事後跟我們講一下,我知道每一年後面都有補,是否可以用正式的告訴我,好嗎?謝謝,市長拜託一下,我的問題跟我回答一下。
侯市長友宜: 謝謝金議員。第一個回答金議員水舞的事情,所以非常謝謝金議員非常關心我們新店地區的觀光旅遊的發展,碧潭還好有水舞才湧入更多的人,我真的很感謝。那水舞怎麼樣把它做的更好更精緻,這個部分我們會全力以赴,我會跟觀光旅遊局講我們都全力以赴。可能要投下更多的資源,包括你有可能要做的這些這個地標,這個裝置藝術,這個看看怎麼樣把它評估做一個搭配,這個我們可以往這個方向來走。另外體育局的事情,議員是不是容許這樣子,因為我們現在有一個體育事務委員會,體育處的人手如果不足,我們先把體育處的人手先給他補足,補足讓他好好可以運作。如果到最後我們的這個運動整個需求性會越來越高的時候,必要的時候我們再來朝這個方向來走,這個第二個我給議員回答。第三個,議員剛剛講的有關這個拖吊的問題,我知道好像臺北市是兩個整併在一塊了,它只有交通局一個單位。
金議員中玉: 現在臺北市歸一個單位。
侯市長友宜: 由一個單位來,這個部分因為兩個單位要整併要花一點時間,我們去參考別人做的怎麼樣,如果效率會比較高,我們再來談這個問題,是不是讓我們回去做一個評估,我們再來給議員做一個報告。另外還有剛剛談到的真的我對新店也很不好意思,你那一天跟我講,我都很感受在心裡,那天里長的座談會,我們道路的鋪設,公園的綠化,事實是比別的區塊少,因為那時候剛好在升格的時候過程當中,整個編列上對新店事實上是不公平,回來我有跟工務局交待,我們怎麼樣用公平的經費去照顧我們新店的地區,所以我們現在開始我就撥了4.07億元,5月份就開始撥下去,撥下去能夠施作的,尤其新店地區我們一定會把它列為一個優先先做的,我們就先做。
金議員中玉: 那個副本給我一份好嗎?
侯市長友宜: 好,這個4.07億元我們會全力把它做下去。因為那時候你給我算,我也可以感同身受,8元還有12元就差很多,這個該做的我們就要做,所以這個部分我會很清楚的給議員做一個回應,好不好?另外還有一個剛剛議員講的步道,那個步道我們要趕快去修,其實步道就是我們經費上的不足,而且沒有去修到這個部分,議員你提醒,我們就趕快去把它修好,這個我們會遵照議員的事情來辦理,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好,謝謝。還有觀光局的裝置藝術,拜託一下。還有最重要那個火龍,重慶的銅梁火龍,我特別請他們來,而且是免費的,市長同意嗎?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們原則上朝這個方向來走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議員還有哪些我沒有答到的?沒有講清楚的?
金議員中玉: 可以了。
侯市長友宜: 可以。好,謝謝。
金議員中玉: 副本給我,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謝謝。
主   席: 謝謝。李翁議員請。
李翁議員月娥: 謝謝。我們的侯市長,我們議長以及我們各局處首長,各位無黨的同仁,我現在要來跟我們侯市長說,其實侯市長很接地氣,最近去到每一個區,那一天去三重跟我們里長座談會的時候,一個市長有辦法在那裡坐2個半小時,我就覺得這個市長有在傾聽民意,也就是有走到這個基層在聽百姓的聲音跟里長的聲音,所以我也要拜託我們各局的局長,當然你們都很認真,但是我們還可以加把勁,我相信我們新北市會更好。市長,我要跟你報告,我們從政的人三不,就是不買票、不放棄、不辜負。沒有買票,不買票,不賄選。第二,不放棄,不放棄任何一張的選票。不辜負,不管有支持我們的人也好,沒有支持我們的人也好,我們一定要都做到讓他感覺說確實我們真的有在做,所以最後連沒有支持我們的人都支持我們,這樣你就成功了。三要,其實我跟市長報告,百姓要求的不多,要尊嚴、要和平、要安定。我們一定要有尊嚴的生活,尤其我們的老人家我們更加要尊重他們,我知道我們現在有在做長照,但是還是不夠,包括我們關懷的據點,我所知道我們新北市有2千個據點,但還是要加把勁。最主要的就是我們除了這樣之外,其實失智失能的照顧跟那個安寧的療護應該是要的,所以這叫做有尊嚴的生活,我希望可以跟我們市長大家一起努力打拚這個區塊。要和平,我覺得我們現在執政黨的政府一直把這個社會搞到感覺動盪不安,我常常說人民有拒絕被恐嚇的一個權利。所以今天可以說我們要走到哪一個方向,不是幾個執政者可以說要怎麼做就怎麼做,應該是要聽我們中華民國2千多萬的百姓他的決定才對。要安定,其實要安定的前題之下,經濟一定要好。再來,要讓我們的百姓有好生活,不用發大財,我覺得有好生活最重要,要有辦法這樣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接下去,我們現在執政黨的政府可以說不但沒有在傾聽民意,你看看我們這個公投綁大選,已經760萬的百姓支持一男一女的一個結合,我沒有在怕人家罵,現在已經通過以後他不但沒有落實,現在變成男男、女女都可以結婚。下一張,人民的聲音是聽不到的,所以我希望我們侯市長因為你上任這5個月當中,我親眼目睹你不分黨派的在服務市民,而且你有去傾聽民意,我希望由我們新北市來做起一定會更好。我們現在社會的亂象動盪不安,除了酒駕、虐童、毒品等等以外,現在最恐怖的,尤其是我們女性的朋友,你看到處都是偷拍,而且在群組在散播,我們希望政府跟人民都能夠共同來努力,其實這就是要修重法,修重法來保障我們人民的隱私,這是我的建議,也希望立法諸公都能夠聽到,所以這個偷拍的部分我們希望都能夠來一個立法,而且是重刑的。再來就是說我們現在這個社會,我們會覺得它動盪不安,就是你注意看我們的媒體,每一天你注意看,不是父親殺兒子,就是兒子殺父母,可以說是很亂,包括母親牽一個小孩,結果小孩被砍100多刀,無緣無故的,還有人說他有教化的一個可能,其實我們已經三審定讞的死刑犯,應該是有擔當的政府,他就是要執刑。如果沒有,你就應該要把他廢除死刑,你又不執刑,也不廢除死刑,現在是變成什麼樣子,社會會更加的亂。所以因為這樣,我要來拜託我們候市長從我們新北先做,經濟要好,百姓要有好生活。我記得去年我要求我們社會局,我們敬老卡,包括我們這個兒童卡,過去是我們去換卡或者是辦的時候他要等兩個星期,現在因為反映以後我們現在隨辦8分鐘就可以取得。我記得過去我也有跟我們社會局局長反映,就是我們這個敬老卡,公車、捷運可以共同來使用,我們在6月1日開始要實施,市長請你來報告台,我請你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影片先下放,先放著,薛秘書先暫停。市長,我請教你,現在其實新北市可以更好,市長,我跟你報告,我們新北市一定可以做的更好,你相信你一定有那個能力,我們應該我現在要再跟你們要求,過去一直要求社會局,他說有困難,結果都做了,就是看一個人的能力跟想不想做很重要,我希望我們新北市可以在星期六、星期天假日開放給所有的人來我們新北市消費,怎麼叫做消費?其實百姓他會去算,你今天如果開放他來我們新北市,不管你是坐公車,不管你是坐捷運就算一次錢就好,所以我一天可以到處走,星期六、星期天我要坐10趟,你管他要去瑞芳、九份、淡水,要去哪裡都沒有關係,給我們新北市的百姓、外地的百姓都可以來我們新北市到處跑,他一整天他會口渴,他會想要喝個東西、吃個東西,我去買一本書,我去買一雙鞋,這個叫做消費。消費的前題之下你要求來我們新北市假日,星期六、星期天都不用錢,你坐捷運、坐公車就刷一次就好了,這個可以去做研究,我相信這樣是可以做的起來。我們讓我們新北市的百姓先有好生活,自然的有能夠好的生活之後,慢慢的他就會累積,自然就會發大財,所以這一點是不是我們市長可以跟我們各局室來研究看看,我們新北市經濟要好,讓我們的百姓先有好生活,先開放讓人家假日來,星期六、星期天來我們新北市,不管是坐公車還是坐捷運免費也沒有關係,可以研究看看,你可以去外國的,有部分的幾個國家真的是這樣做,你一天你來我們新北市只要刷一次就好了,悠遊卡刷一次,接著我要坐5趟、10趟都沒有關係,很多人都會出來,不然等一下去淡水,不然去哪裡,而且我們新北市觀光的景點這麼多,所以這一點我要拜託我們市長,我們百姓一定要有尊嚴的生活,一定要和平,一定要安定,這樣才會吻合市長你說的安居樂業,市長你說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可以請我們各局處來評估一下,大概要花多少錢,要帶動經濟產業多少,當然李翁月娥議員講的這個很好的一個方向,但是我們要評估好之後才可以跟議員做個報告。
李翁議員月娥: 是,我要拜託,只要星期六、星期天假日來我們新北市不管你坐捷運坐公車,一次就好,刷一次,你可以坐10趟、坐20趟。就是以前我們蘆洲我在辦切仔麵的時候,「坐捷運、逛蘆洲、看神將、吃切仔麵」。我們現在可以坐捷運,然後來新北觀光,吃我們的產品、名產,好不好?這件事情拜託我們那個侯市長,我們相關的局室多費一點心,我相信我們全省裡面如果星期六、星期天來我們新北,不管坐捷運、坐公車都不用錢,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會來我們新北市,再拜託市長你,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感謝議員。
李翁議員月娥: 幫我放那個影片,好,謝謝市長,剛才這個就是蘆洲的永安南路一段,我每天都有一些地方的反映,小的事情都沒有問題,各局室也都做的很好。我剛才這個影片之外,後面還有一個影片,這個任內我希望我們都可以來做,這個大建設如果沒有市長你點頭是不會完成的,我跟你報告,剛才那個就是永安南路一段,也就是在蘆洲的南側旁邊,所以早期在尤清當縣長的時候,其實它的這個交流道引道都已經有預留了,那麼我們現在開始在做說明會的時候,城鄉局勢必這個圖一定要去修改,因為這一定要預留,預留這個四線道,不然蘆洲雙向交流道的這個引道就沒有辦法完成。剛才有跟我們水利局長和交通局長走的那一條,就是過了十字路口過去那裡也叫做永安南路一段,我們64道路上下下來都在永安南路一段,我知道水利局長跟交通局長兩個,我一直跟他們接洽,他們一直不敢答應,水利局長一定希望把蘆洲鴨母港溝把它做漂亮,做的不會臭,這個我非常的支持,他說明年年底要把它做好,非常的讚。但是我要求水利局長要幫忙就是交通局一定要部分的加蓋,本來有很大片,我也一直把它濃縮,濃縮來到永安南路一段的所有的路邊停車可以做解決。交通局長那時候我跟所有的里長會勘,他跟我說叫我給他一個月的時間,他看還有沒有其他的方式、配套措施,找找看有沒有公有地,我也說好。其實對蘆洲我很清楚,那裡永安里,我們的長安里包括我們的延平里,其實那裡都沒有公有地,所以過了一個月以後,交通局長很認真,他跟我說那裡沒有公有地,我早就知道了,他希望能夠把私有地承租下來讓永安南路一段這裡停車,但是這個不是長久之計。還有一項他說希望對面的更寮來做一個停車場,對面的更寮是五股,猴子吃都不夠了,還輪的到豬哥,更寮那裡如果做下去是他們那裡要停車,不可能輪到我們蘆洲來停車,所以我說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我說一定要做,什麼原因要做呢?我知道水利局長他覺得他這樣做下去不會黑、不會臭,還會漂亮,如果區段來加蓋,它會變的很醜。市長,我跟你報告,一間房子如果蓋的很漂亮,如果漏水也是不能住。所以交通局長他在乎的在哪裡?跟錢有關係,原來這樣算一算大概要幾10億元,後來我跟他們科長一直研究,其實不用,這個幾億元就可以做處理,所以今天為什麼我會放這個影片要給市長你看,這個對蘆洲來講,未來非常的重要,所以這一點我一定要拜託我們局長,我們水利局長也好,交通局長也好,要跟市長說這個事實的真相,你百姓停車的問題,你如果沒有辦法幫他們解決,交通如果打結,你現在南北向交流道如果車下來,車輛會比現在還要多,都在永安南路一段一定會打結,我一再跟你們講,所以這個區段加蓋是一定要的,所以這一點一定要拜託我們市長,我知道水利局長也很用心,他也答應我,我們蘆洲的鴨母港溝明年年底一定會做得很漂亮,要做到不會臭的前題之下,交通局一定要部分來加蓋才有辦法解決這個交通的問題,所以今天我特別在總質詢,市長施政的繁忙,沒有機會能夠跟你報告,這一點拜託市長你可以用心,你的看法呢?
侯市長友宜: 感謝我們李翁月娥議員的關心,剛才我看各局處都知道李翁月娥議員為了這個事情跑了好幾趟,水利局跟我說它的水質會改善,到年底明年會來改善完成。我剛才有問工務局,其實我們這個評估要不要把它區段加蓋起來,我們是可以去評估的。至於停車場,剛剛交通局是跟我講說,我們先期先配套先做一下,到底要花多少經費,怎麼做,我們再一步一步來推動。所以找個時間我可能還會去再看一下,因為我覺得這個我們去看一下實地了解,如果確實可以改善或是用什麼方法,如果真的沒有辦法解決,我們看用什麼方法再來想一個方法來把它解決掉,好不好?
李翁議員月娥: 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我謝謝議員很關心,因為他們每個局長都很清楚,說議員很用心。
李翁議員月娥: 他們都很認真、很用心。我是那一天看你可以有辦法在三重區公所坐兩個半小時聽里長講話,我就知道我今天一定要找你,找你蘆洲的雙向交流道的引道可以完成之外,蘆洲鴨母港溝會漂亮,不會黑、不會臭,再來這個區段加蓋可以解決那裡所有的停車的問題,市長你看什麼時間要來會勘,再拜託交通局長、水利局長跟我說。讚!
侯市長友宜: 我叫交通局排個時間去看一下,我從頭看,因為那一天我記得有一位里長跟我講鴨母港溝的事情,我也想說找個時間,三重也跟我說這個事情,我再去看一下。
李翁議員月娥: 再拜託,這是我們蘆洲市民的痛,我在這裡也要代表20萬百姓來感謝你。來,我們放下面的一個影片,好。侯市長,這個就是我們蘆洲的空中大學,這個在蘆洲已經62年了,它的占地有15,000坪,它的大門是在蘆洲的中正路,後門在蘆洲的三民路,那天為了要爭取這一塊,我早上7點就到了立法院,我去等林志嘉,我為什麼去找他呢?早期我在做市長的時候,志嘉有一次要選立法委員,我說誰要來選立委都歡迎,我的要求就是空大這塊校地15,000坪,蘆洲人使用不到不可以,我不管你是中央,我不管你是地方,公有地就是要歸人民所使用,林志嘉現在是秘書長,他也很好說好,我如果選上他也會配合,很可惜就沒有選上。所以那一天我去找他的時候,他也馬上協助,包括我們無黨的蔡總召,我們的林炳坤主席都有幫忙,所以當天文化部、教育部也都有來,當然我們市府很用心,由我們柳宏典技監來引導我們教育局、我們的相關單位,局長沒有來,由副市長來,表示重視。我要跟市長講,這塊地絕對可行的,怎麼講呢?那一天我有去查出來,它的地目就是文教區,所以我所要求的它剛好吻合。那麼再來,空大有幾位教授他當然是反對,那個是正常。因為過去住到現在的人一定會反對,但是我現在使用的地方,那天雨很大,我們整群人去那裡看包括里長,我要使用的地方剛好在三民路這邊,也就是後門,旁邊的一些畸零地也是我做市長的時候慢慢把它整理起來一個小花園很漂亮。它前面剛好1、2、3樓,我也查好了,那裡附近的百姓聽我隔天要去會勘很高興,他叫我拜託校長要把它打開,那天當然面子要留給校長,那間叫蚊子館,後來校長有跟我講,因為他說那一棟1、2、3樓實際上在921地震的時候就已經沒有辦法使用,確實是鎖起來。前面剛好是我們現在空大做平面停車場,它還沒有建物這個最棒,這一塊譬如說2千坪、3千坪來把它做起來,地下停車場,地上看是要幾層,校長也樂見其成。因為地下室沒有關係,一層給他們停車,剩下的由我們地方來使用,樓上可以蓋一個鄧麗君紀念館、鄧麗君音樂廳,大家都說的很好聽,鄧麗君是國際巨星,我們蘆洲沒有一個鄧麗君的音樂廳,也沒有一個紀念館,現在鄧麗君的東西都放在蘆洲國小2樓的一間教室鎖起來,所以這個對蘆洲人來講可以說是非常的痛。那天我有拜託我們文化局長,她很優秀,我跟她講說在這4年當中我們兩個來做一個功德,將蘆洲的鄧麗君紀念館還是音樂廳把它蓋起來。再來,三重有一個小巨蛋,我們那一天議長在那裡公祭音樂廳,我們有看到,蘆洲也需要一個大型的音樂廳。再來,市長,我跟你報告那裡附近保新里、保佑里,包括我們的中原里、那裡附近保合里沒有活動中心,空大竟然是在這幾個里的中心點,這裡如果來做一個多功能的活動中心,包括圖書館、體育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決,所以我這一點一定要拜託我們侯市長,中央我們大家一起來打拚,我們無黨的也積極從中央幫忙,拜託文化部、教育部,那天有訂在6月中旬會邀請他們來,一個月的時間要先了解它的地目,再來它的管理機關,再來用地的取得,其實初步有去了解這個是我們教育部的地,就是文教區,如果說一定要協調,他們如果出地由我們政府來蓋,鄧麗君的紀念館當然文化部也要幫我們出錢,這是可成的,不是不可成的。因為這種重要的事情,我一定要跟市長你報告,希望在這4年裡面來做,剩下其他里內活動中心、停車場要做什麼失智失能的一些身障的日照中心,那個都沒有問題,我來跟你們各局長,他們能力都夠的,這個平常就可以處理,我只要求這兩件,所以我拜託市長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忙。
侯市長友宜: 這一件我們共同來打拚,這個和中央有關係,我們共同來打拚,和教育部、文化部大家一起來努力,看他們有沒有辦法給我們用,要怎麼用,我們再來研究看要怎麼多功能的用法,好嗎?
李翁議員月娥: 好,所以我今天質詢就到這裡。因為一定要你們要做比較重要,講一個多小時也沒有用,20分鐘就好了,我要求的都幫我做就很棒,謝謝,謝謝我們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謝謝議員。
蔡議員錦賢: 游輝宂。
主   席: 游輝宂游議員。
游議員輝宂: 議長,秘書長,我們侯市長、副市長以及各局處首長,議員同仁們大家早上好,這邊以下是我總質詢,薛秘書,這邊我們中和有個員山公園重啟,它整個把墓地都遷掉了,然後擴大,現在變一個非常網紅的一個公園。下一頁,可是現在碰到一個問題就是周末的停車問題,它問題非常嚴重,嚴重到就是會被檢舉會被開單,因為大家都在排隊等著要停車,那這原本的舊的停車場現在也有些要重新整理,可是它還是非常的小,包括活動中心。下一頁,附近有兩個算是比較大型的,一個是積穗國小的地下停車場,一個是我們立體停車場,雖然很多,但是幾乎都是月租的,臨停的部分還算是比較沒有辦法滿足當地的需求。不管是因為它那邊生活機能蠻好的,你這邊員山公園玩完之後,你附近還有一些我們的海山宮旁邊有算是一個小型的夜市,然後吃的東西非常多,變成說停車很難,甚至還蠻常碰到民眾在那邊被拍照檢舉,然後會開單。這個地方目前也沒有辦法完全滿足需求,所以我這邊看到有一塊地,就是我們前國防管理學院的運動場,它還蠻特別的,因為它蠻老舊的,這是那天下完雨積水,然後它草地也是坑坑巴巴,可是它上面還是有在使用,有一些足球的一些團體什麼的,周末也還是在那邊有一些叫做教學的部分,幼幼的足球也在上面舉行,但是它場地非常的,我覺得它場地是可以整理。所以我這邊建議,反正我們附近也有停車的需要,它場地也老舊,我們是不是可以重新整體思考一下,是不是可以開挖我們地下停車場的部分,相對的會增加我們一些停車的空間以及改善它場地老舊的問題,然後使得它,我覺得會活化它,配合我們的員山公園一整個整體活化,我覺得整個起來會非常的好用。下一頁,再來就是我們有開闢,我們之前朱市長也蠻常在開闢計畫道路,可是我們這個蠻有趣的就是在我們捷運路61巷的正中間有一個這樣子的建物,它是鐵皮搭建的,然後有說要解決大概2年多了,它還是在那邊。然後我有反映過,他們也一直跟我們講說有要解決、有要處理,在我們南勢角捷運站旁邊,可是它還是長這個樣子,所以我覺得說我今天如果不講的話,可能它應該過了2年它也還是在那邊,這邊再拜託我們市長這邊看要用什麼方法處理,它是一個計畫道路,中間有個建物擋在那邊還蠻奇怪的,我覺得還蠻奇怪的。下一頁,再來,我們金山板南公園在板南路上,下一頁,它這裡還蠻有趣的,就是它只有步道,其他什麼都沒有,所以當地居民因為他們,我們中和南勢角地區它公園算是非常少,大部分的民眾不管是運動也好,或者是什麼都仰賴學校體育場,但是學校體育場還有一個開放時間,平常時間怎麼辦?這條它非常的長,就是它只有步道,只能在上面散步,我覺得可以增加一些體健設施的考慮,我們重新規劃想一下看是怎麼樣,可以讓它更活用更漂亮,也解決一些當地的一些我們運動的問題,像這邊有一個這樣子一個地方,雖然它被草蓋住了,樹擋住了,其實看不太到,但是其實它還是存在著是有一些髒亂的部分,里長他們也有反映說這邊看是要能怎麼處理,能怎麼辦把它弄的更好,我相信我們市府有魄力可以把它做起來,就看我們願不願意做而已。下一頁,這我們中和污水下水道的工程,我們新北市完成率有60%,可是我們中和只有51.42%,所以我這邊要要求可以,他現在已經開始在做一些說明會等等的部分,然後做了,因為我們從接過來,我們南勢角幾乎都沒有在做,所以這邊也要拜託市長可以幫忙一下。當然因為第二期的部分是由內政部營建署他們發包的,後來我發現他們非常的難溝通,所以我這邊是希望說看是不是可以由我們新北市水利局來承接以下的工程。因為我覺得在一個沒有辦法好好跟他溝通的一個單位下,我們在那邊做會影響整個速度,之前我們問過第二期原本預計去年還是前年就要處理完成,到現在也還在收尾中,所以我這邊是希望我們水利局可以的話,由我們水利局自己來承包處理,要不然我覺得這個污水我相信,而且加上我們有瓦磘溝,它也是非常的需要被改善,改善下來的話我相信那個就像剛剛我們蘆洲一樣,如果它那邊也可以不要那麼臭臭的時候,我相信對於附近瓦磘溝水岸附近的一些小綠地、綠藍帶、綠道的部分會有可以增加使用空間,可以大大的增加。下一頁,再來就是我們一個和平黃昏市場,它是下午的時候的一個市場,然後它幾乎都是這個樣子,當地的民眾有反映過好幾次,希望市場這邊可以幫忙處理,有,有幫忙有處理,但是就是丟完之後整理完之後大概半個小就變這樣了,就一直都這樣子。所以我是希望說垃圾的,尤其主要是垃圾的部分,因為可能他們行之有年了,非常久了,大概從我小時候就這個樣子了,以前它叫做垃圾市場,然後現在叫和平黃昏市場,他一直都有在開單,可是他們就一直沒有辦法解決掉這個事情,這邊我再拜託我們是不是想個辦法,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它不要再這麼髒亂。那我們這邊因為他有發現它的用地是我們南方之星,就是我們捷運共構樓上的那個建案,他們地方主委也願意配合,可是丟垃圾,他們沒有辦法罰,也沒有辦法管,他們願意跟我們市府配合把它給處理掉,因為它這個已經臭到它整個水都滲到底下去了,那我覺得可能還有需要刨除它再重新蓋的那個鋪路的需要,所以這邊再拜託一下,看是用什麼方法我們把它整理起來,就只有這個角落,還蠻特別的,那我們看怎麼樣把它處理一下,再拜託市長。來,再下一頁,再來,我要針對我們肺炎鏈球菌的部分來跟市長講一下,下一頁,因為肺炎鏈球菌這10年來他有增加,肺炎的死亡率他有增加的部分,那這邊有增加到第三名。下一頁,它是一個非常容易看到,常見的一個傳染病,尤其對我們長者而言是一個蠻重要的,因為它對我們長者一個失能的風險跟認知障礙的風險也都會有增高。來,下一頁,目前我們新北市的現況就是75歲以上沒有接種者可以打一劑PPV23的一個肺炎鏈球菌,但是65歲有接過之後就不予接種。但是有碰到一個問題,下一頁,因為它雖然疫苗價數比較多,但是它保護力我後來發現沒有比較好,那這邊是不是我們也拜託一下,那我們研議一下,是不是可以換一個劑量,就是我們PCV13的這個部分,我覺得它雖然比較貴,可是它其實保護力有比較強。來,下一頁,所以這邊是拜託我們可以不一定要真的免費去就是打這個叫做肺炎鏈球菌的疫苗,但是我們可以給予補助,對不對?讓我們新北市的長者可以更有保護率,那我們現在一直老年化的社會,我們也不希望他們說身體不好,因為他們身體不好的話,我們也是要花我們社會成本,也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很多精神、金錢來照顧他們,如果我們可以有效預防的話,那我相信會更好,我也期待今年的流行疫苗開打的時候可以左流右肺,就是我們左邊打流感疫苗,右邊打肺炎鏈球菌,這個也要拜託市長看可不可以考慮一下?那再來我題外話,剛好講到長者,因為我們希望我們長者健康,我們老年化社會越來越重,那是不是我們敬老卡的部分,我們是6月1日要開始擴大使用,我們是以點數來做使用,對不對?對,那我覺得國民運動中心是不是也可以納入考慮扣點的方式在敬老卡的部分。因為我們目前現在國民運動中心都是給他一個時間開放,全部的那個時間大家過去這樣子,可是那時間就變得非常緊,我既然希望他們可以多運動,鼓勵他們可以多運動,我們不要限制他時間,可是我們敬老卡的點數可以給他們使用做扣點,我覺得這邊也拜託市長可以考慮一下,讓我們的新北的老年人也有更多更有彈性的運動時間,讓他們多運動多健康,這個我相信市長也是認同的,這邊再拜託市長。是不是可以針對以上幾個問題再拜託市長幫我做一個簡單的回答,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非常謝謝游議員的質詢,有關這個國防部的管理學院要不要改建地下停車場,我們也事先去評估過,因為這塊地屬於中央的,大概我們目前的預算要5億4千萬元左右是高了一點。不過,針對周邊的這些停車,我相信我們確切有這個需求性,我們再來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配套來解決這個問題。那國防部這一塊地我們看怎麼樣有機會跟中央來協調一下讓它們活化,如果活化起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來這裡做地下停車場,好不好?這個我們來跟中央再協調一下。至於中和捷運路61巷這個部分,這個部分的話我想我們用容移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好不好?把這個61巷把它打通,用容移的方式把它解決問題。至於你剛剛講的有關中和區黃昏市場的髒亂點,這個部分我們已經跟環保局有特別交待,目前是取締到142件,錄影監視系統我會請他裝移動式的錄影監視系統隨時取締,更重要的要跟攤商大家要有定時定點的來收這個垃圾,不要讓他們亂丟垃圾,這個我們會持續不斷的溝通。至於污水下水道的這個部分,這個到第二期的話我們大概明後年,後年110年我們就會做到65%,我們會趕進度做到65%,那下來我們會有第三期,確實中和是速度慢了一點,那這個部分我會請我們水利局儘速的再趕一下進度。那中央代辦的問題,我們會跟他協調,因為有一部分還是要中央代辦,最主要我們自己來主導是不是比較好一點,我們會跟中央再溝通一下。至於這個有關剛剛你談到的那個肺炎鏈球菌的問題,肺炎鏈球菌的問題我們大概現在都是70歲以上,那65歲以上的到底要不要打這個肺炎鏈球菌疫苗,這個部分我會請衛生局我們再評估,至於那個哪一個比較有效的藥,那個價錢差很多。
游議員輝宂: 對,差很多。
侯市長友宜: 價錢真的差很多,這個看我們的預算如果能夠執行的話,我想這個長者的健康只要預算夠,我們一定會來幫忙,我會請衛生局再去做兩者一起評估。
游議員輝宂: 我的意思是說其實他們不需要真的要免費,我們給予相當的補助,讓它變得比較便宜,我覺得這也是一個方向。
侯市長友宜: 這也是一個方向,就是說我們給你補助,讓你來打藥效比較好的,這也是一個方向,那要不要開放65歲的也是一個方向,這個我會請衛生局來評估一下。
游議員輝宂: 好,再麻煩您。
侯市長友宜: 最後你剛剛講的那個敬老卡給國民運動中心,大家來使用,其實這也可以思考,因為我們6月1日剛開放,那我們再把經費算一算,其實這個是好意,因為讓長輩去運動身體健康,總比去看病好,我們先把肺照顧好。
游議員輝宂: 沒錯,當然。
侯市長友宜: 所以其實議員問的都是非常好的美意,主要我們在經費允許,而且能夠做的,我們會儘量來做,好不好?我跟議員做一個報告,謝謝。
游議員輝宂: 這邊再拜託市長,不管是我們長者或者是一些地方上的問題,然後也希望市長可以展現一些魄力,可以把它一一處理掉、一一解決掉。
侯市長友宜: 還有忘了講一件事,剛剛講的金山板南公園,那個我會立即處理。那個立即處理,那個我已經講了,那個要趕快把它改善好。
游議員輝宂: 對,因為它就只有一個步道而已。
侯市長友宜: 那個我忘了回答,這個立即處理。
游議員輝宂: 這邊再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要把它改善好,而且把它做一個特色公園,把它做好一點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對,如果可以的話也是非常好,這邊再拜託市長,以上,感謝市長,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
主   席: 來,蔡議員請。
蔡議員錦賢: 市長,我看你坐一下,我邊講,你看,等一下在回答我,這樣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市長,請坐。
蔡議員錦賢: 市長,我看我們來講這個第一公墓的事情,你看這第一公墓,我跟市長你報告,這個已經很久了,這個已經30年了,那時候我在做代表會的主席,這個我們以前有跟人家收錢,一個收5萬元,5千多門的骨骸,那個大甕的,小甕的有2千多門,總共8千多門,小甕的收4萬元,它越高越便宜,越地下的越貴,結果我們給它算4萬元就好,8千多門收3億多元,所以我們這個房子沒有30年的就海砂屋了。我們以前給人家蓋的不好,蓋的不好造成現在說那種鋼骨梁柱都已經裂開,那我們現在去支撐,支撐它那個生鏽,你支撐不住,以後如果一搖它就會倒下去,所以它這個30年就這樣了,所以你要叫他再換到新的去,新的你說沒有骨骸沒有甕的,都是小甕的,叫他拿去燒,拿去火化,他們家如果有7個的,也有4個的,他這個如果要去火化,他就要叫地理師來看,去看哪一個日子再把祂請過去,請過去火化再買甕,買甕又要再去入塔,入塔就又要再花錢,就要再5千元,甕如果買要3千元,再花道士師公費用,花一花車錢什麼的,花一花也要1、2萬元,所以因為他以前買的就要錢了,所以我覺得我們跟他說要叫他移地方、去火化什麼的,那個古早父、母親要死的時候有交待,你不要把我火化,火化到我都捲縮起來很難受,你給我用土葬的,要撿骨頭的。那你這個如果把他火化的話會變成什麼,變成第二次把祂火化,因為對長輩不能交待。為什麼?我就交待你不能把我火化,不然如果要火化,那時候火化就好了,哪還需要分兩次。兩次的原因是我們市府出事情,因為怎麼樣?我們蓋的不好,海砂屋,海砂屋你蓋不好,我們政府要負責那個責任才對,不能夠把這個責任推給使用者,這樣要叫他再來付一次錢,所以我們現在淡水,全淡水議論紛紛,大家在公所跟區長理論,把區長罵到臭頭,里長們也都在問,但是我那時候有跟局長講,局長也很認真,他跟我們這個殯葬處都去跟那些人溝通,溝通的結論我想要請市長你做一個決定,這是你才有辦法,我們是不是說讓祂移進去新的也沒有關係,既然我們有蓋新的,我們不能夠說骨灰才可以進去,骨骸不能夠進來,那不能夠進來的話,你怎麼有辦法解決事情?你蓋新的是要解決事情,你既然蓋新的,沒有辦法解決事情,跟他們說要收這些錢,比較小門的,我收比較多的錢,這樣是不對的。我們是要來把事情給解決,讓百姓可以沒有後顧之憂,不用說這樣如果火化下去對長輩是不孝,這個「孝」,孝子感動天,「孝」要做到,萬一你如果傷丁,丁就是人,傷到子孫。如果傷財,人家生意做的好好的,你如果萬一讓人家倒下去或怎麼樣,什麼都要怪罪我們市府,所以我們不可以這樣被人家怪罪,我們一定要做好,是不是說我們把祂移到新的,骨骸也移到新的,不夠的把它搭在旁邊,那我們這個你一定不夠用的,以後像這一塊地再來給它蓋一棟起來,那這一棟我們可以收錢,這個錢是百姓出的,你蓋一蓋收錢你就收回來了,你還賺回來了。這個本來不好就是市府,你本來就要幫人家做的,這個才對民眾有一個交待,讓百姓不用這樣煩惱,大家煩惱到不能睡覺,對不對?他四個有時候就要用四次了,日子哪一個日子生肖不同都要看日子的,不是隨便給祂用一用的,這個對長輩一個尊重跟尊敬一定要做到,他孝一定要做到,所以我在這裡拜託市長,是不是這個我們不要給他收費,先讓祂移到新的,可以進去納骨塔,讓他們一個安定的地方,不要讓他們這樣煩惱,我想說市長,我們是不是先這樣來做,你的看法呢?
主   席: 市長請。
侯市長友宜: 很感謝蔡議員了解我們的民俗風情,還可以體諒我們市民的心聲,我們政府自己做不對,蓋一間海砂屋讓人家來住,現在要叫人家搬,要叫人家搬還要叫人家付錢,這是沒有道理的。那我們旁邊有一支新塔已經蓋好了,我們應該要想辦法將人家以前我們做不對的事情要給人家做一個補償,人家沒有怪我們就不錯了,還跟人家收費是比較沒有道理,所以剛才蔡議員你講的很有道理,把這些骨骸我們就新的塔裡面去把它隔位讓他們直接搬過來,我一定遵照蔡議員的指示,我們不要收費,就讓他們搬過來,順利解決這個事情,我們先人也才能夠安心,我們後面的晚輩也才會說這樣才有一個公平正義。所以蔡議員你講的是很有道理,我會遵照蔡議員的這個道理來辦理,所以就不收費就把祂搬過去,用骨骸把祂搬過去,未來的舊塔要來蓋再來重蓋就好了。
蔡議員錦賢: 好,我代表所有這些亡者的子孫感謝市長跟局長,感謝你。
侯市長友宜: 沒有,要感謝議員給我們提醒。
蔡議員錦賢: 真的這樣才有辦法解決他們確實的困擾,他說睡不著覺,每天為了長輩這些骨骸要怎麼樣處理,我走到哪裡就問到哪裡,那天剛好跟局長都約好了要把所有的里長都叫過來,不然他會找里長,里長又沒有辦法答復,那天剛好下大雨,所以才延期,如果今天市長你答應說不收費,這樣事情就解決了,我在這裡代表這些百姓跟你道十二萬分的感謝,謝謝,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議員,不收錢是合理的,感謝你問這個問題,這是正確的。
蔡議員錦賢: 我們共同打拚、共同加油。
侯市長友宜: 是,要感謝議員問這個問題,體諒我們市民的心聲,我們才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感謝議員給我們的提醒。
蔡議員錦賢: 好,謝謝市長,你請坐。我再開始,再來,我說的這些都是危險的,需要解決的事情,再來就是北側道路,你都有去參與,你都知道,這個我就不用重複,工務局長他也有說,交通局長也都知道,我是提醒說這件事情也要重視,這一條很重要,帶來淡水整個的觀光跟地方經濟的提升,帶來我們的發展,這一條很重要。再拜託!再來,台二線這個瓶頸道路,市長你看,看那一條塞住,你看這邊這麼寬,你看看,有沒有?畫一個格子那個黑黑的塞住了,那裡塞住了,你看這邊這麼寬,這裡有五線,對不對?現在只有三線塞住那裡,一線車子、機車、腳踏車、人要走在一起,所以這裡常常發生事情。你看這一邊就是看過去的臺北出來的,那邊是從淡水看過來,這邊已經退縮了,只有那裡五、六間而已,這邊如果說這樣走,這邊都有人行道可以走,走裡面、走外面都可以走,去到那裡閃出來,突出來就塞住了,所以那裡常常發生車禍,人、車、機車都走在一起。你看看剛才那裡五、六間,你看現在這個捷運門口,剛才那裡都是捷運門口,你看這裡退縮進去了,都有人行道可以走,去到那裡,馬偕那裡出來你看又突出來,三線剩兩線,那裡都會塞住,那裡只是用水溝加蓋,水溝加蓋在走,兩個人和小孩沒有辦法走,小孩要走前面,一個走前面,一個走後面,只有一個人可以走,也不能閃身,閃身的話一定要走到馬路上,走到道路那一條幹道上,所以那裡常常發生車禍,我小舅子的太太也在那裡被撞死,所以那裡撞死很多人。這裡從紅樹林到這一段1年280件車禍,你看塞車塞成這樣,都在塞車,所以這個瓶頸道路,拜託我們這個一定,我們市長去營建署,還是公路總局,還是什麼的,再拜託你跟他們提醒一下,叫他趕快幫我們處理,這個我已經忙了幾年了,忙7、8年了都沒有辦法解決,市長,我是想說你的關係比較好,再拜託一下,這個再拜託。這個必須要開闢,沒有開闢,這是在你捷運的門口,很多人在走,常常都走到路中間,不然他沒有地方可以走,所以這個問題再拜託。再來,這廖添丁那裡有一塊空地,空地很大放在那裡沒有在使用,所以我用個廖添丁那裡5個里的活動中心可以托嬰、托老、托兒、長照可以設在那裡,設在那裡現在因為老人家也很多,小孩也很多,這個托育、長照可以照顧這些老人這樣,那裡都沒有地方,托嬰都不夠用就對了,我想說這個地方來建設,現在在變更,請市長關心一下,因為你對這個以前我們朱市長的托嬰、托老、老人俱樂部什麼的,你也很重視,這裡蓋起來可以解決那裡整個五個里的問題,這個再拜託。再來,這裡淡水區八勢里就是在紅樹林對面那裡,那裡有蓋一棟大樓,我們跟他要了一塊土地,這一塊剛好在那裡,因為他這塊土地106年5月9日就已經辦理會勘之後,他有編150萬元的經費來設計,設計之後你看107年就結案了,108年協助中央要辦理這個工程,到現在中央都沒有答復?現在因為怎麼樣,中央有一塊土地是我們國有財產局的,所以國有財產局要跟他撥用,他說他要有青年住宅,青年住宅我要請問我們這個這塊土地是我們城鄉,照理國有財產局有多少比例,我好像記得有三分之一,對嘛?三分之一你從4樓到12樓,那他三分之一,我們為什麼要給他那麼多,照三分之一的比例就好了,你不可以做青年住宅,那裡根本就不用做青年住宅,因為那裡房子太多了,那裡最缺的是什麼?缺托嬰、托兒、托老,你知道嗎?人越多,這裡一些老人要照顧,一些小孩要照顧,要照顧這些人,所以我們這裡蓋一個活動中心,跟托嬰、托兒、托老這三項可以照顧那裡好幾萬人,那裡的人最多,大樓最多,好幾萬人,有的要上班要什麼,托老你可以帶到那裡,這裡有三、四個里都可以在這裡,不然那裡沒有地方,有一塊這麼好的地方,又在捷運的門口,最好的,地理又最漂亮的地方,所以我們照比例,他們說他們要做青年住宅還是合宜住宅,他才能夠撥給我們用,其實我們都是做公立的,怎麼不可以,你就一定要有青年住宅才可以,這個也不用蓋那麼高,你蓋的寬寬的比較大間來隔間比較好,你現在蓋高上去,地下室又要挖很深下去,根本你就地下室挖淺一點,上面不用那麼高,比較大間就好,不用蓋高,這不是要賣房子說越高,房價越好,這個沒有,我們越大間來隔間越好管理,這個再拜託,局長、市長再拜託一下。再來,我們這個竹圍5號道路,相信市長你有去看過,那天里長開會,我也跟你拜託這一條一定要開,這一條你看看那個車輛,十字路口人很多,車道很窄才7米,你看看7米這個路口,這裡才7米,山上要上去這個路口,上面你看看,車走下來根本沒有辦法,機車沒有辦法走,你看二線,這一條是5號道路、6號道路、7號道路、8號道路、9號道路、10號道路,只有這一條沒有開闢而已,剩下都開闢好了,都是12米,只有這裡入口,這裡十字路口,現在車子塞住了,上面的機車和那個兩條塞住,車子就開不上去了,所以這一塊一定要開,這一塊沒有多長,這個開闢之後才有辦法直接通到12米,走山路通到關渡那裡過來,直接就可以從那裡上去,台二線如果塞車,山上都走這一條,這個入口常常塞住,要出來沒有辦法出來,要進去沒有辦法進去,所以這件事情一定要開闢,這個都是很重要的,這個沒有開闢確實會塞車都塞在那裡,所以這裡我叫他開網狀線,有車子都停在那裡,沒有網狀線他就排一整排,這裡沒有辦法走,那裡也沒有辦法走,塞在十字路口塞很久,所以這個事情一定要做,我們沒有錢沒有關係,我們沒有錢,想一些辦法來做,一定要把它做好,好嗎?這個再拜託市長。再來,淡水沙崙海水浴場,市長,現在我要拜託你這,一塊可以做很多的利用,因為我們淡水是離臺北市最近的後花園,以前我做主席的時候1天差不多有5萬人,我20幾年前1天5萬人,現在還有捷運輕軌在這裡,臺北市星期六、星期天都休兩天,以前只有休一天,現在都休兩天,大家都會坐捷運來我們這裡玩水、遊玩,以前只有一個海水浴場在那裡游泳,在沙灘玩沙,有的在沙灘上把沙蓋在身上,在那裡散步,那個好像在運動刺激這樣,用沙刺激他的腳底,所以對這個運動都很好,還有很多沙灘車,還有停車場,以前這裡本來就是海水浴場,所以這個可以帶動淡水的觀光,可以帶動很熱鬧,因為我們這裡淡水這一條河,你看高雄就好了,那條愛河它發展成那樣,所以高雄我剛剛有在看,他的負債2千多億元,現在3千億元了,你看他就是借錢來花,你看它愛河旁邊蓋的那麼漂亮,人潮進來,人潮就是錢潮,所以我覺得這一塊來發揮會很好發揮,旁邊還有一塊地可以蓋飯店,你看這一塊停車什麼都很方便,這一塊可以帶動什麼,小孩帶大人來都可以來,小孩、大人都可以來,以前要做文創,只有什麼,琉璃,說蓋琉璃工廠,要做文創什麼的,文創有幾個人去看,有錢人有幾個要去那裡看。這種玩水,海水浴場這種的,你看我們現在都要去遊玩,跑到哪裡,跑到印尼還是哪裡,跑去芭達雅、跑去哪裡都是去玩水。我們這裡是最好的地方,雖然我們新市鎮做起來,那個水倒灌倒流,水很髒,我們不用,抽海水,也是鹹水,抽起來隔離很乾淨,只有水讓他們玩,收門票,這樣一定賺錢,人潮帶進來,人潮如果進來,錢就進來了,他最起碼要在那裡消費,老街現在這裡攤位擺下去不得了,可以帶動地方,在路邊就會有賣游泳圈的、賣什麼的,攤位就會一直增加,就很像夜市一樣。現在來至少7、8萬人,幾十萬人,20年前到現在差很多,以前淡水才幾個人,淡水那時候才5、6萬人而已,現在連四間大學來,總共有20幾萬人,你看只有來淡水遊玩的,還有臺北來的,這裡是後花園,所以這個可以帶動我們的觀光跟經濟提升,帶動就業機會,這個要拜託市長。淡水很多,你看淡水很多公園什麼的,還有我們的古蹟,很多很多的東西可以玩,淡水是一個最好的地方。106年施政滿意度最不滿意的就是什麼,經濟、就業,就業機會少,失業率高,106年當然你還沒有做市長,所以我現在是跟你講,期待我們市長招商一條龍,我們創造一萬個工作機會,讓那裡整個熱鬧起來,這一條河我要跟市長建議,八里那裡有墳墓,這樣看過去很難看,如果能夠讓人公告,能夠讓人家要不要租看板,建設公司一定要,大塊看板,好像我們上海的上海灘那個,他如果沒有蓋房子的就做看板,燈光很亮,看板廣告,你如果排整排租給他,你租給他,他的地拿出來,允許他樹立看板,排一整排的看板,接下來燈光,大樓都補貼他們,你把燈光打漂亮一點,叫他們改進,LED燈現在很省錢,來改進大樓的燈光,還有竹圍這邊也都這樣,這個叫做造景,大樓造景,所以我才說蓋房子要蓋的高,蓋的高這邊看出去看到海,風景才會漂亮,你如果蓋的低低的,看了就矮矮的,看過去燈光打起來不漂亮,造景造不出來。八里那裡有做個帆船,你有看到嗎?那就是一個造景,人家去拍照,那裡晚上有很多人在拍照,我們去那個地方來,建築公司那些都來,還是那些大樓來,我補貼你,你把它做好,把造景做漂亮一點,我們這一條河晚上就可以遊河遊到臺北市來,你看那一條河可以遊到臺北市,生意是不是可以做起來?遊河就起來了,對不對?這一條如果遊河可以起來的時候,做漂亮一點,接下來觀音山頂,我跟市長建議,觀音山頂車子都可以上去,觀音山頂做一個纜車,你看我去日本玩,光是坐車就坐了多久,接下來還要買門票450元,去那裡看一個和我們淡水的一個山看下去淡水的寬,這樣要花那麼多錢,只是去看那個。你如果坐到觀音山看下來都很漂亮,你把那個墳墓都做廣告,那個打燈光看起來,他都是看到燈光,他不會去看到黑黑暗暗的那個,這樣起來,淡水整個的帶動,我們新北市的後花園最漂亮。我們從觀音山上去可以看到哪裡,看到全臺北市,有時候看到基隆,看到桃園整個,晚上6點多看日落,6點多人就開始多了,人就一直來了,所以這個我要拜託市長,這些你的看法呢?你幫我看一下,時間因為今天等一下要萬安演習。
主   席: 你講到時間到好了,休息。
蔡議員錦賢: 他跟我答復一下就結束了,結束我就休息了,下午因為你們要萬安演習很辛苦,今天無黨聯盟總結就到這裡結束。
侯市長友宜: 謝謝蔡議員,蔡議員講的第一,北側道路那個,我上個禮拜我也有去看環保署的署長,我拜託他趕快儘快排小組趕快排,因為這是我們大家的心願,你要趕快解決。剛才說的台二線瓶頸路段的打通,我們要去調看看。那個廖添丁旁邊在做的這個活動中心,因為現在這個分區部分是廣場的用地,所以這個要做一個變更,這個變更完以後再來做一個處理。那個八勢里的活動中心在中央,3月28日跟我回應說現在在評估,但是議員你講的有道理,不一定只有做社會住宅,也可以再蓋一些做公共托老、公共托育,所以這部分我會再跟中央來做個協調。竹圍5號道路,我知道議員很關心,你跟我講過好幾次,我知道錢很多,4.5億元很多,沒有關係,我們要想辦法來克服這個困難,到底錢要想什麼方法解決這個事情,我也還沒有想出來,我們一起來想想看,因為你那一條確實有這個必要性,但是那個經費蠻高的,所以這部分我再來看怎麼處理。剛才你說的沙崙,真的,你講的沙崙要做的好,做的好我們就可以帶動我們輕軌,帶動我們淡水的觀光,我現在在計畫淡水海洋休閒觀光產業,就是這個沙崙絕對是一個指標,5月底要招標,我們要更彈性、更多元性,讓人家願意進來這裡使用,所以我跟經發局長5月底招標越開放越好,不要再流標,要帶動這個產業看能不能帶動起來,除了這個以外,剛才你還有說最後一個......
蔡議員錦賢: 好,感謝市長,今天我們所有5位議員在這裡所提出的,希望說你尊重,該做的下去幫他們做,讓他們對百姓有一個交待這樣,在這裡再拜託市長,我們無黨聯盟所有的議員感謝市長,感謝各局處長你們的辛苦,感謝,謝謝。
侯市長友宜: 議員有什麼事情隨時給我們指教,我們隨時來做。
主   席: 再拜託市長,無黨聯盟這邊請幫我們重視一下,感謝大家。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這個應該的。
蔡議員錦賢: 今天到這裡。
主   席: 今天感謝我們無黨聯盟,謝謝大家。
侯市長友宜: 謝謝無黨聯盟這樣幫我們忙,謝謝。
主   席: 散會。
散   會: 12時23分
          主  席  蔣  根  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