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定期會108年12月11日第17次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議。上次的會議紀錄請自行參閱,大會如無意見即為認可。今天沒有人請假。今日議程:1、三讀議案第二讀會:審議市預算案。2、三讀議案第三讀會:審議市預算案。我們現在開始,請鄭宇恩鄭召集人。
       我們從那個教育發展基金開始審議,上次那個基金有7張這個動議延後,這個動議要不要再討論一下?教育發展基金,對,你還要說的那個,這體育的,不是教育的。來,請鍾宏仁鍾議員。
鍾議員宏仁: 因為剛剛我們有一些議員有一些意見,我還是轉達一下,請局長,現在討論教育發展基金。
主   席: 請教育局局長。
張局長明文: 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那因為有很多疑義,我想還是在大會裡面由局長親自再說明一次,就是說我們這個教育發展基金用途,你先講一下好了。
張局長明文: 剛剛就是這個動議單的部分。
鍾議員宏仁: 對,我是說就這個基金,對,動議單這個部分的用途。
張局長明文: 這個地方教育發展基金當然就是依據教育編列管理辦法,當然就是整個教育局跟學校所有推廣教育辦理教育的相關的經費都在這個基金裡面。
鍾議員宏仁: 學校?
張局長明文: 包含學校,我們所有基金都包含學校。
鍾議員宏仁: 跟教育相關就對了?
張局長明文: 對。
鍾議員宏仁: 因為我們那個是用在設備類還是用活動類為主?它是算資本門還是?
張局長明文: 主要是三大塊,人事費占七、八成,然後再加上有經常門跟資本門都有,全部所有業務費都在裡面。
鍾議員宏仁: 都有,都可以用。
張局長明文: 都在裡面。
鍾議員宏仁: 那因為這個今年在使用上有產生很多疑義,就是說第一個,我們變成讓這個基金的錢撥給民政局,也就是區公所,比較精準對象就是區公所,由他們來主辦,不是我們學校自己辦,也不是給學校辦,你們對象最主要是誰?是區公所嗎?
張局長明文: 主要是公所,我們全部只對區公所,我們其他單位沒有對,就是純粹都對區公所或是學校。
鍾議員宏仁: 這個基金會不會給學校?
張局長明文: 學校為主,學校當然是我們幾乎所有的錢都是給學校。
鍾議員宏仁: 不是啦!我是說這個基金,剛剛這個錢。
張局長明文: 這個科目這一張單子嗎?
鍾議員宏仁: 對。
張局長明文: 這一個建議單有啊!也是學校的錢也在裡面。
鍾議員宏仁: 有給學校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有,為主,學校為主。
鍾議員宏仁: 但是我們......,我就直接講明,有一些活動譬如說,這個不只一件,譬如說之前陳明義辦的那個夏天玩水這個,我們不是給學校,是給區公所。我是說為什麼會由區公所來辦,這個也蠻奇怪的,這第一項。然後再來就是那個整個過程疑慮蠻多,我是說看你要不要利用這個機會講一下?因為第一個,同性質的活動,甚至於連在一起,這個禮拜可能辦幾場,不是,禮拜六、禮拜日,禮拜六可能辦個兩場,或者上、下午算兩場,禮拜天又辦,同一個地方可能新莊辦、五股辦,就很多地方同時辦,但是你把它撥給五股去發包他的,那個新莊公所發包他的,其他的就是各自發包,譬如說林口由林口另外又發包,這個對於整個預算來講有一點被切割,照理講應該是我們教育局來主政一併發包,然後分次去執行,都是同一家廠商嘛,這個是一個。再來就是這個過程這個疑義太多,你要就這個部分說明一下嗎?
張局長明文: 好,謝謝大會,還有謝謝議員,我想這個部分謝謝議員指教。這個科目是協助輔導各項體育活動,所以當時我們基本上就是為了要普及跟昇華的運動風氣,所以我們當然以學校為主,然後其他的各單位像公家的單位它是公益性的,是學校的是公開的這個部分,由區公所來向我們市政府教育局這邊來申請,所以這個部分當時只要是區公所或是我們學校來向我們申請,所以大概主要的是這樣的來依照他的計畫,我們會審核他的經費跟他的項目,然後他是確實是符合體育活動的部分,我們就來補助辦理推廣體育活動,主要是那個科目是以那個為主,以上說明。
主   席: 好,請林銘仁林議員。
林議員銘仁: 局長,因為大家都在關心這筆經費你們的使用,本席曾經也非常關心,那我想說請教你一個問題,你們那個學校,你這一筆經費總共5,500萬元,現在你本來預估2,500萬元是要做學校的課後社團,對不對?我要問你是說我們現在國小三年級有沒有,那個國小的學生禮拜三下午沒有上課,這些學生都在到處遊蕩,那有沒有說我們學校想辦法用社團方式把他留在學校,讓他們能夠繼續的,不要在外面去到處學壞或被帶壞,然後這個這方面的社團經費,我們局端裡面可以用這筆經費來補助嗎?
張局長明文: 我們社團的部分,我們是用總額的給學校一筆,但是一般學校的社團都是使用者付費,因為他的量會非常的大。
林議員銘仁: 沒有,我只針對禮拜三下午這一部分,另外使用者付費那是另外一部分,因為禮拜三本來就是學生爸爸媽媽都不在家,那當然學校想辦法用社團方式讓他留在學校,讓他不會到外面到處遊蕩,或是被不良的團體,或是不良的青少年把他帶壞,所以本席是希望說我們把這一筆經費,禮拜三下午的這一部分由教育局來補助,這樣OK嗎?因為他本來就正常來講,我們小朋友都是跟爸爸媽媽的時間一樣,他上課的時候,爸爸媽媽上班嘛!那現在禮拜三這個下午比較特殊,所以本席要求你這2,500萬元包含在這裡面的補助可以嗎?可不可以?
張局長明文: 議員是指2,500萬元,還是另外增加的?議員是指2,500萬元我們給學校的要他指定他用途,還是我要另外再給別的額外的經費?
林議員銘仁: 你假如有另外給經費,本席也沒意見。但是我希望是說禮拜三下午的社團是由教育局來負責經費,因為你們本身也省掉老師的鐘點費,這一部分用社團的經費來講,他是最節省的。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可能要評估一下那個經費需求,因為我們現在目前課後照顧班跟社團都是使用者付費,它的其實議員,算起來它的額度實在很大。
林議員銘仁: 那個課後照顧班當然來講使用者付費,本席並沒有意見。那我是說因為這個禮拜三比較特殊,而且他學生也沒辦法回家,對不對?因為家裡爸爸媽媽都不在也管不到,然後我們學校要想辦法把他摳在一個讓他自信學習的地方,所以我說局長你可不可以用這一部分的錢來做一個補助呢?
張局長明文: 我個人認知是認為可能經費容納不下,因為那個經費很大,我們來試算一下。
林議員銘仁: 局長,你是怕2,500萬元不夠用嗎?
張局長明文: 不夠,因為2,500萬元本來學校就會拿來做他社團的發表會跟成果。
林議員銘仁: 但是我發現你去年1億6,500萬元,多了1億1,500萬元,也沒有因為這樣要照顧小孩,所以我在講說我們教育局這端應該是要盡心盡力的照顧小朋友,那是不是你去研究一個計畫,假如說我們這邊不夠,你也可以從基金的其他經費看能不能把它弄出來,因為這部分真的是對小朋友非常的重要,因為這邊是屬於小朋友的照顧的一個缺口。
張局長明文: 目前因為我可能還要再回去評估一下那個經費需求,那我們在做,因為資源總是有限,我們要做還是要做一個評估跟分析,到底要用在哪個地方,我們可能回去再做一些思考。
林議員銘仁: 當然是這樣子,那本席是說因為你資源本來就是有限。
張局長明文: 對。
林議員銘仁: 所以我才想看到這筆錢,我就發現你們去年撥到公所其他的那個非教育以外的活動花了1億多元。
張局長明文: 沒有,報告議員,只有幾百萬元,很少,非常少,真的很少。
林議員銘仁: 這部分,局長你不用去辯解了,所有的議員都對你有意見,你假如再辯解,所有議員都對你有意見了。那我是說你可不可以在明年109年度的時候,把他去照顧這一邊的小朋友可不可以呢?那你評估完以後,假如......
張局長明文: 再跟議員報告,好不好?會後再跟議員報告,我們評估完再跟議員報告。
林議員銘仁: 我是希望說評估完以後假如不夠,至少先開始從這一筆開始做,有一部分來先補助,好不好?可以嗎?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我是不是會後我們評估完再跟議員報告。
林議員銘仁: 我是說或是說對於那種弱勢學生先來補助,這個都可以,例如說有些學生他本身就是貧戶,或是說他本身來講就經濟能力上弱勢沒辦法,那先來補助讓他先解決這個問題,先不要讓小朋友變壞,這個是我們教育的責任。
張局長明文: 我想謝謝議員,我們是不是評估完,我再跟議員報告,好不好?
林議員銘仁: 那到底假如可以的話要不要用,這樣子就好了。
張局長明文: 我們還是要做評估,因為資源的部分,我們還是要去看財源跟所有的可行性要做一個比較完整的思考再跟議員報告。
林議員銘仁: 我當然知道,因為你不要拿到感覺上有一點點像在辦選舉活動這樣子就好了。那我這樣講,你大概可以了解,那我們是針對學生真正的需求,好不好?
張局長明文: 我了解。
林議員銘仁: 那個那你多久跟我報告?
張局長明文: 給我兩個禮拜好嗎?
林議員銘仁: 要兩個禮拜?
張局長明文: 月底以前好不好?
林議員銘仁: 假如可以的話那就可以。但是副市長你可不可以監督他,到時候對於這弱勢稍微照顧一下,不然到時候他跟我報告完以後都不願意那個,好不好?謝謝。
張局長明文: 好,我再跟議員報告,謝謝議員。
主   席: 來,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局長,我剛剛聽你在回答這個鍾議員,我覺得有一點奇怪,我很納悶?請問一下,我們的新北市地方教育發展基金到底有幾個發展基金?幾個地方教育發展基金?有幾個?
張局長明文: 我的認知基金就只有一本一個。
王議員淑慧: 只有一本?
張局長明文: 對。
王議員淑慧: 但是你們每一本,你們的設立宗旨跟願景都不太一樣。
張局長明文: 宗旨跟願景?
王議員淑慧: 是啊!你在高中的部分,你就根據高級中等教育法,如果你在幼兒的這一本就是幼兒的教育法。一個地方教育基金竟然可以一個宗旨裡面分成這麼多的面向,那麼請問一下,剛剛你回答剛剛鍾議員說的,你們的委辦事項的對象竟然有民政局屬下的區公所,請問一下,你是用哪一本?你是根據哪一個?根據宗旨裡面的哪一條可以有這樣的委辦事項?你公然違法。
張局長明文: 因為我們預算的計畫是寫協助輔導各項體育活動,我們的那個計畫跟......
王議員淑慧: 那你在哪裡?他是根據哪一個?輔導各項體育活動。
張局長明文: 對,是。
王議員淑慧: 體育活動是區公所的事?區公所要做體育活動?請問一下民政局長,你們的區公所真的包山包海,要蓋廁所、要維護公園,現在連教育局的運動項目也是你們要承包的?
柯局長慶忠: 他是在以前的時候,區公所......
王議員淑慧: 什麼叫以前?
柯局長慶忠: 他就是有協助一些地方的協會,但是以......
王議員淑慧: 什麼叫以前?以前不叫區公所,以前叫做市公所,人家是地方自治團體,你們現在是行政團體,你是憑什麼?憑什麼?你根據什麼你給我委辦給區公所,你跟我說你根據哪一條?公然違法。你的地方自治條例也不是,地方規則也不是,你的委託事項也不是,我找不到你有根據什麼可以委辦給區公所?請問一下,你的地方教育基金為了給你們方便,讓你們可以方便給我們的孩子們受教權好一點,結果不是,錢編在這裡,議員都捨不得去動你們,還怕不夠,結果你們是這樣子在用的,我們到底是刪你才對呢?還是不刪才對?任憑你們這樣亂搞、錢亂用,怎麼辦呢?這樣你們區公所移到教育局,那地方教育基金更多,你們的公所都不夠用。
柯局長慶忠: 跟議員報告,我們那個公所也都有輔助各機關來辦理像各式各樣的一些活動,那可能就教育局的這一筆......
王議員淑慧: 你講的,我沒有意見,你們的本預算裡面的我都可以,你的委辦事項怎麼寫,OK、你這個叫做地方發展教育基金,基金,你不要像人家那個軌道基金什麼,什麼重劃基金拿來亂花,包山兼包海,你們是發包單位,你們是執行單位,你們憑什麼?憑什麼?你告訴我,你的委辦事項是根據什麼?亂亂來這樣。五審的議員都可以這樣亂開的,隨便寫一個活動,就是只要你們公所配合,全部都可以?你要不要算算看多少跟教育有關、跟體育有關的,在公所裡面所承辦的委辦事項不是五審的議員,要不要算算看?你們是這樣子分贓嗎?這種預算還要審下去嗎?
主   席: 來,白珮茹白議員。
白議員珮茹: 謝謝主席。關於這個地方教育發展基金,這個本席有幾點建議就是說,關於淑慧議員講的這個東西其實確實是有存在,尤其是該你教育局主辦的業務,你既然敢編這個預算,你就要有能力去執行。因為這個它既然是地方教育發展基金就應該是用在孩子身上,主辦機關當然是教育局,實施對象當然是這個學生。所以要把這個東西撥給公所去辦的時候,他真的會發生很多很多的問題,包括這些業務並不是公所可以業管的,所以公所現在這個人力其實有限,尤其是像汐止這樣的一個地區,我們根本公所的人員年年在減,然後各單位都非常缺人。那各公所能夠有能力辦的就是燈亮、路平、水溝通,就是這些簡單的業務,只要能夠把這三項主項的業務做好,公所就已經算是100分了。那教育局有這麼多的單位,你們有體育處、你們有各個學校,你們可以辦這些體育的賽事,我相信你們辦的絕對會比公所辦的還要好,只是有沒有心把這些錢用在孩子身上。所以我希望你們敢編出來的預算,教育局自己就要有能力去執行,不是到了年底消化預算,今天隨便撥給公所,什麼都塞到公所去,公所變成他也沒辦法主導,因為這些業務如果今天的體育賽事跟公所的任何一個單位,他沒有對口的單位,他既不是屬於人文、社會人文,他也不是屬於民政業務,他也不是什麼兵役推廣,請問一下,對口單位是什麼?那公所是變成一個公關公司嗎?所以我希望對於不是屬於本業務的東西,請你們專款專用,用在該用的地方,所以希望說今年敢送出來的預算,如果議會讓你們通過,你們就要有能力執行,那如果你們沒辦法執行,你們也可以先提出來,我們先行議會來刪除,以上。
張局長明文: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來,請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局長,有關於我們的一個教育在於所有的體育運動賽事,我發覺你要注重體育重點,譬如說蔡明堂常常在講的,我們的棒球的一個發展,但是我發覺你們對於這個體育的棒球的補助完全沒有重點,你說好,那一個是重點學校,但是你重點是你規定的,那你有沒有給他經費?這個你要發展體育的一個活動,當然就是要經費。那你既然不管公私立學校,你既然是規定或者說把它劃為一個重點學校,是棒球的重點學校,你就要有那個金額去補助他,這樣人家才能去發展。好,再來,你像我們新埔國中、新埔國小也是棒球這個重點學校,你有沒有去補助?沒有啊!都是我們要籌措經費,自己背著然後去外面打。那球場也沒有,要到那個河堤外面這個河川地去打。然後你們經費也沒有補助,就要家長會或者說打棒球的家長去籌措經費。所以我認為這樣的一個教育工作者,或者一個教育局對於這樣的一個發展,教育的發展這個體育的發展,我認為你要去重視。再來就是像我們的這個美術班,你有在發展也是一個重點學校,好像福和、新埔國中、小他們有美術班,但是美術班,我發覺你們也沒有去補助他的一個這樣的金額,譬如講說他們的成果展,或者說他們有到校外的比賽,你們完全沒有去注重這一塊,你既然把它劃為重點,你就要有那個經費去把補助他的一個成果展,因為為什麼?因為所有的像這一些的在每一個學校有重點的一個發展的績優班或者說這一些技能班,你們都沒有特別的注重,都要讓這一些家長組織一個他們的一個家長會的團體。
張局長明文: 後援會。
周議員勝考: 後援會,然後他們自己去籌措錢,到外面籌措錢,以前這個我們還有建議款的時候,我們還可以說用議員的建議款去補助他們,讓他們去發揮去成果展,現在已經沒有了。所以我希望你們在這個教育的編列預算裡面應該把這一塊納入在你們的補助重點裡面,這樣可不可以做的到?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我想非常謝謝,因為對於我們這一些,有些班是那個藝術才能班或體育班像這些,或是重點學校,我們會給他一些人事費,還有一些基本開班的運作經費。那當然剛剛議員指教的,就是說他有時候要出去比賽或是辦一些活動,那當然如果增加變政府負擔的部分超過的部分,當然有時候是要由後援會家長來使用者付費,當然這個部分我想我們在預算允許範圍內,我們再來看看學校的需求,所以我們這一次才會在我們的體育這個活動裡面給他們各校有一個額度,讓他們可以辦成果展或是移地訓練等等,所以我想經費因為是有限的,我們大概給學校都是比較用設算統一的公式,會在能力範圍內會給他最大的支持,當然額度上資源有限,也不可能完全的滿足,我想可能必須要學校跟我們一起搭配,或是家長一起來負擔。
周議員勝考: 沒有,當然你說這個經費有限,但是我認為重點學校本來就要你們去挹注經費去發展。你說棒球,你說他們的經費不足,然後由他們自己去弄,那你就不要叫他發展,你既然要叫他發展,你就要有能力去養他,有能力去贊助補助他的這個教練的薪水,還有他們學生的一個所要的經費,這個設備經費、手套、棒球棍、棒球,還有它各種的一個疊包,你都要去把他補助好,甚至於他的服裝、他的裝備,你都要有計畫型的,你不能說你來參加棒球,好,這個由你們後援會的家長你自己去出,這樣子不行的。
張局長明文: 所以跟議員報告,有些是我們會給,但是有些是他額外,譬如說移地訓練,我們可能只補助2次出去訓練。
周議員勝考: 當然,因為時間到了,我希望說你既然把它劃為重點,你就要由你們負責,就規劃性的負責,好不好?
張局長明文: 我們來規劃看看怎麼樣盡力協助,再看看整體來思考。
周議員勝考: 好,謝謝。
主   席: 請鍾宏仁鍾議員。
林議員銘仁: 主席,我剛剛那個權宜要求,請他們兩個禮拜交給我。
主   席: 好,那兩個禮拜這個東西要交給林銘仁林議員。
張局長明文: 好。
鍾議員宏仁: 局長,剛剛我問的,我是講的很含蓄,但是你講的其實也是在打高空,到後來我們淑慧議員有特別上來在講,所以我想既然這樣,我還是把它講開,因為我要問一下那個譬如說交給五股公所、交給新莊公所去辦玩水活動在學校裡面,榮富國小還有那個那些活動,新莊也辦了好幾場,五股也有辦,這一類的這個活動明年還會辦嗎?
張局長明文: 我們都是個案申請。
鍾議員宏仁: 不是,明年會不會再辦?
張局長明文: 因為我不知道公所會不會再申請,我不曉得,因為他完全是由下而上申請的。
鍾議員宏仁: 我跟你講,你說這樣,我實在是,我本來是不想吐嘈你。你既然這樣講,我跟你講,這個是你嚴重失職,當然我相信,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壓力或是被什麼樣指示。
張局長明文: 沒有。
鍾議員宏仁: 你要是說這樣,我就講明,公所他也是被動的,怎麼會他主動跟你申請呢?要說這樣就大家都......,你沒有要很正面回答,那也沒關係,但是你講這樣,我是不能接受的。我說給你聽,這個費用教育局的預算總額超過幾百萬,預算是怎麼樣,要有效使用。我們學校很多東西欠缺、活動欠缺,因為我們辦這個是活動款,是經常門的,你都沒辦法給他,包括志工什麼,你連那個15萬元、10萬元都不願意補助,這幾百萬元這樣花。你知道我每一場我都有去,你知道去的情形是怎麼樣嘛?五股辦兩天,第一天沒有通知議員。第二天侯市長說要去,有通知議員,我去,結果侯市長那一天是比較晚到,好像10點左右才到,我們是按照時間去,結果怎麼樣你知道嗎?區長在那一邊,他也是被介紹為貴賓,他根本搞不清楚狀況,這樣你知道嗎?誰在主持?陳明義在主持,裡面所有的在那邊接待的沒有區公所的人,都是他服務處的人,報名在哪裡報告?要到他的基金會報名,要到他服務處報名,我們市政府的網站也是講這個活動,然後也標明,那個我都有download下來,也是要到他服務處報名。那結果呢?我跟你講,那個活動還限額,沒有報名的不准參加,這樣。結果這個是很荒謬的事情,你知道嗎?我到那個新莊又要辦2場在丹鳳跟榮富國小的時候,我還特別要辦之前我特別去提醒朱市長,我說這個會出問題,你趕快了解一下,他才問我說哪一項?我說有人在蒐證,我不方便跟你講,但是我為了你好,你是公務人員,你要小心一點,他去查,查完的時候,然後才緊急召開會議去了解整個狀況,你講這樣子,我不接受,如果真的這樣子就請好好查一查,我們都有蒐集資料,只是本來想說就是淡淡的過去,提醒你這個事情不能這樣搞,因為我們剛剛議員有講到分贓的問題,其他議員沒有配合款沒有辦法給學校,你這個又不給學校,然後可以給特定的議員,如果說他是因為候選人,那更糟糕!我們那個水利局也有辦那個水道節都不需要報名,民眾要去都可以玩,那個是玩,有什麼教育意義?就在那邊玩。我要問你,你是核銷單位或是我們公所,最後錢也是從這邊支出,你知道一天限額多少人嗎?一天能報名幾個人你知道嗎?我相信你不知道,一天花的錢,一場他分成好幾場,一場就要50萬元,裡面有500人嗎?等於一個人你要補助他幾百元,小朋友去玩,人數就是他掌握的那些人數,其他人,我說我要進去玩還不行。這樣弄引起更多的社團,還有學校一些志工的不滿。雖然有一些會給你鼓掌,你看他們有一些福利,但是給特定人這樣的預算使用是沒有效率的,而且是不公平的,我在這邊跟你指證,所以不能這樣搞,因為我們議員有講到分贓,我是覺得這個是嚴重的失誤,我要求你對基金的使用要改正。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
主   席: 我們這邊剛剛有一個延後的那個附帶決議,就是那個私校補助可不可以不要限制?就是不能限制,提請大會討論,可不可以補助私校?不能排除補助私校。他本來排除,不行,我們要撥款的時候不能撥款。來,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這就是我為什麼對教育局那麼憤慨不平,不是現在才有教育局,我們新北市政府也已經升格第9年了,前幾年都可以撥,為什麼現在不行?你告訴我一個理由,可以嗎?
主   席: 請教育局。
王議員淑慧: 當然是教育局要回答。
張局長明文: 因為這個是新北市補助機關學校團體及個人作業要點,就是這個要點是由市府整個統一訂定的,就是我們教育局......
王議員淑慧: 這個要點,請問什麼時候訂的?
張局長明文: 因為它一直在修。
王議員淑慧: 哪一年訂的?
張局長明文: 修訂很多。
王議員淑慧: 什麼時候修正?
張局長明文: 今年有修正。
王議員淑慧: 修正內容是怎麼樣?
張局長明文: 就說他補助的對象是我們所屬的機關跟學校。
王議員淑慧: 所以以後我們只要裡面有寫到「私校」兩個字,所有的預算自動刪除,可以嗎?
張局長明文: 我的意思是說這個要點不是我們訂的,我只是說明。
王議員淑慧: 那請問要點誰訂的?難道是我們議會訂的嗎?
張局長明文: 就市政府所訂的,所以這個不是教育,不是for教育單位的,補助對象的訂範圍。
王議員淑慧: 好,那請訂的單位上台。
吳處長建國: 報告議員,這個作業要點最後一次修正是108年7月8日修正的,但是修正的時候主要是修正的條次不是這一條,所以這一條的部分的那個範圍,剛剛說私校沒有放進去這個部分可能還在之前。
王議員淑慧: 那是什麼意思?那是私校有限制還是沒限制?
吳處長建國: 現在目前的作業要點裡面是沒有辦法補助私校的。
王議員淑慧: 什麼理由?你們告訴我們理由,所以我現在我們也要求,我們也可以制定自治條例,OK。如果你的標準是這樣子,我們也可以制定,我們現在也要附帶決議,決議到我們訂了條例之後,你所有教育局的預算才可以動支,可以嗎?因為你們不把私校當成學校,可以嗎?亂搞啊!你們啊!私校不是學校,你有本事把所有的私校關起來,你全部都用公立學校,可以嗎?如果可以的話我馬上坐下閉嘴。怎麼搞的?侯友宜那麼認真,只是認真假的嗎?做表面嗎?把基本的教育精神搞成這樣,你知道我很激動嗎?我私立學校畢業的,但是我不是那個貴族的,我不是從幼稚園去讀私校,我是不幸聯考考到那個分數少,考到私立學校的,所以讀私校的人通通被你們摒除在外就對了,是誰告訴你們要這樣修正的,我們議員提案的嗎?還是你們的市長指示的?還是你們哪一位高人指點的?請教。
吳處長建國: 這個部分我們可能還要再了解一下,因為這是7月8日。
王議員淑慧: 7月8日是最近的事,沒有很久,記憶猶新,而且你們偷偷修正到我們議會沒有人知道,好厲害。當然他們一定要參與的,沒參與誰敢動?教育局長就不敢說話了,教育體系竟然沒有任何回應,竟然任憑你們這樣搞,那我們就把所有的教育預算凍結,把它修正過來以後再繼續,因為你們認為你們的公立的才有夠力,私立的死一死好了,收一收,是不是要這樣?本席到現在沒有給你們刪到一毛錢,本席從來對你們給錢有意見,就是你們這種看人在給錢的顧人怨,那你們到底要怎樣?
主   席: 來,請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主計處處長,你補助私立學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有沒有說可以補助的?你那個作業基金裡面個人作業基金裡面用途。
張局長明文: 議員是指這個要點還是?
周議員勝考: 你就是要點,這個補助私校的納入,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說你們有補助,我記得你們從來沒有說私校要補助的,沒有說私校可以補助錢進去的,有嗎?有過嗎?私校本來它就有董事會,它就有財團法人。
鄭議員宇恩: 議員,我跟你補充一下,以前我們的這個補助機關學校團體個人作業要點裡面就是寫說可以補助學校機關團體,那今年108年之後變成它加了兩個字,它加了「市立」,所以就我們選區而言,我以前私立學校它也不敢要多,它可能就要個10萬元,這個10萬元就是從這個作業要點裡面去支付的,所以以前沒有市立的時候是可以給學校的,這是第一點。那第二點的是有關於這個補助的私校的部分,因為私校沒有編列,它不是公家市立的學校,所以說它也沒有預算,那所以它只能靠補助,所以說這一點就是要拜託大會是不是不要排除?
周議員勝考: 我知道,謝謝召集人的提醒。那你們以前可以補助10萬元、20萬元,那個事我不管,你們作業要點裡面規定。但是私立學校本來它們跟我們市立學校就是一個脫勾的,因為你現在把它納入為我們的補助範圍裡面,那我請教你們,私立學校如果要開放我有低收入戶班,就是低收入戶進去免費或者減學雜費,當然我們要去輔導、要去補助,但是你的作業要點裡面本來就對私校就有評鑑補助了,它如果辦的好的話,你們就有一筆基金可以去補助它,這個本來就有了,你們是照顧私立學校,教育局照顧私立學校也是有這一筆錢在照顧,但是我們市立學校跟私立學校本來就有兩個區塊的分別嘛?
主   席: 稍等一下,我先處理一下時間,我們時間到了,讓他說完,我們就散會。
周議員勝考: 好。因為私立學校它本來他們就是董事會財團法人,為什麼他們的那個學費會比較高?為什麼他們的教師是他們自己請?不是我們公家機關的錢去請?為什麼他們的教師,我們沒有辦法去把他介入去管理?他們的董事會,我們教育局有辦法進去嗎?你的教育局有辦法管到他的董事會嗎?你的教育局有辦法聘任他的校長嗎?都沒辦法嗎?他的老師你可以聘任嗎?你可以指派嗎?
張局長明文: 不行。
周議員勝考: 都沒辦法,他要建設要通過你嗎?
張局長明文: 不用。
周議員勝考: 他要買部車要通過你嗎?
張局長明文: 不用。
周議員勝考: 營養午餐要通過你嗎?你都沒有管理的機制,為什麼我們公家的錢要給他呢?但是我不排除說你10萬元、20萬元來補助他,我不排除,因為這個是地方的人情問題,對不對?但是你的基金作業要點裡面,如果你說一定要補助那個,可以比照市立學校要補助的話,那像王議員講的,我不在乎,但是全部納入在教育局的體系裡面來管理,因為學生是平等的,沒錯,但是他們繳的錢不平等,我去讀海山高中,我才繳多少錢?我去讀私立的,我要繳多少錢?我去讀幼兒園公立的要繳多少錢?私立要繳多少錢?國小私立的要繳多少錢?我這個是義務教育,國中、國小是義務教育,現在到高中都義務教育12年,但是私立學校有義務教育嗎?沒有義務教育,對不對?有錢人才有辦法進去讀,貧窮的人沒有辦法進去讀,你叫他拿公家的錢來補助,我強力反對,我就是反對,贊成的人就是公告贊成。私立學校一大群都是有錢人才有辦法進去讀,沒錢的人根本沒辦法進去讀,但是市立學校義務教育什麼人你都要收,他家裡沒錢也要收,這個本來就是這樣子,對不對?沒有,什麼叫做義務教育?什麼叫私立、公立?以上。
主   席: 好,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我們下午時間已到,散會。
散   會: 17時33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