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2次定期會108年10月29日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會,今天無人請假。今日議程:市政總質詢。由蔡議員等5位業務質詢。
蔡議員錦賢: 議長,還有秘書長,還有市長,還有陳副市長,還有我們所有的局長,還有所有的處長,還有我們無黨同仁,今天是無黨團結聯盟的總質詢,還有我們記者、女士、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首先先感謝市長,我們市長你看,我那天坐那裡看你總質詢,他都笑咪咪,不像高雄那個砰砰叫,我們是在解決事情,我們地方是幫地方解決事情,議員是向市長建議哪個地方要去做,為了百姓,所以我在接總召的時候,那天開會我也跟局長、處長說,百姓是我們的老闆,因為他繳稅繳錢拿錢給我們,這是我們的老闆,所以你看現在百姓大家在說,我百姓就是投,我這一票我就是老闆,同樣要蓋給你,你總統他就是你的老闆,我們市長確實有做到這些,市長很認真,市長現在用金字塔在做,我知道一些局長、副市長,包括副市長晚上還要跑攤,他是跑全部,副市長是跑分配的,幾區在副市長,局長再跑幾區,都這樣在跑,所以很了解百姓,把百姓當成我們的老闆,你做就做的好,市長,你很認真,他市長金字塔站在中央尖尖處看下去,好像下網魚都抓得到,你有辦法掌控所有的里長,掌控所有里長、百姓的心聲,里長代表發言,我們才做的好,議員就比較輕鬆,我才不用怎麼跑攤,不然常常一下這個里長叫,一下要做哪裡?現在都沒有,所以在這裡第一先感謝我們市長,跟我們副市長,所有的局長和處長,有你們的認真,讓議員不會跟市府爭執,你們看你們做這樣就OK,感謝侯市長,來,我一項一項報告,感謝市長的團隊,哪一張先?這張來,六都排行我們以前是22區,你看我們排行排在第幾?第7名,我們以前在第10名,現在升才做多久而已,變成第7名,所以我們在六都裡面我們排在第2名,以前排在我記得是4名,還是幾名?我們現在排第2名,表示我們都有在進步,這就是我們的團隊有努力、有認真就有進步,就是比較會往前走,不用多久我們六都中一定拿第1名,因為我們第2名我們地方太廣了,他們要拿第1名比較好拿,像桃園地方小,我們第2名地方大,比別都都還要好,包括比桃園好,因為我們沒辦法,侯市長一來做之後,才開始而已,我們能這樣很厲害,所以在這裡跟我們市長恭喜,確實你很認真、很努力,再來,市長你對老人承諾你說到做到,你看擴大敬老卡使用範圍,你看除了公車也可以雙北,我在這裡也是說淡水那裡都是輕軌,未來如果能夠結合輕軌能夠讓他們坐,他們一直跟我說輕軌不能坐,我們如果有辦法變通辦法,如果沒辦法我們議員有配合款,看可不可以納入拿幾千萬元去那兒讓他們可以坐,在這裡給你建議,你看你以前123處,現在你做1年已經到183處,你短短時間做這麼多你看,183處,黑馬,可以說有一些偏僻的,你看你用視訊會診,還用飛機送藥,這只有你首創的,我們新北市才有的,因為我們範圍太大了,所以我們才用這種方式來做,真真正正確實是首創,給你肯定,再來,你可以跟老人站在一起,因為長輩以前很辛苦,中華民國今天會這樣拼起來,這些老人以前只有勞力,現在都老了所以我們要照顧好,一定要把他們照顧好,所以你看你做這個要讓他們過好日子,這個銀髮俱樂部要做到625處,朱市長以前做400多間,8年做400多間,你1年就做180幾間了,你看625間很簡單,你4年1年做100多,700多間絕對沒問題,所以你要做625間絕對沒問題,一定達到目標,所以因為全國老人最多的就是新北市,所以新北市因為要照顧這些老人,所以當然大家要團結一致,本黨團一定全力配合,市長你來推動一個成果一定全力支持,再來,好日子愛心大平台,結合媒體的成果豐碩,我跟大家報告,我們現在用媒體,要結合什麼人?你知道嗎?宗教、企業、公益團體他們有錢會捐東西、送東西,我們不一定說要捐到哪裡,載去哪裡放,放在他那邊,一個平台,我這裡有東西你就可以說,我要發去哪裡?你表填給我,我住址給你,你就載過去,借用大家的力量來發東西,不用一定要載來我們這裡,他再來這裡領,我們可以發平台讓他們可以送達,所以這樣會比較,好像國外在買東西,他們不做倉庫,都來這裡跟你買,直接送到現場去,他就不用到倉庫再搬一次,這樣也省時間速度也更快,所以你這個實物銀行,1年1,847萬6,967元,實物的價值1億3,288萬2,274元,總共1億5,135萬9,241元,你短短的時間,4個月的時間有辦法整理的這麼多,結合地方的關係、人脈及一些企業,共同來為這些弱勢來做,所以我1年做關懷弱勢1年花1,000萬元,我也是靠社團、靠一些朋友,大家來贊助,共同來做愛心,也是像你說的,我沒拿政府一毛錢的,我在做都是朋友捐來,你做的好,我就來幫你忙這樣,六都的公債,本來高雄第1名9萬多元負債,1個人要負債這樣,第2名,我們以前是第2名的現在跳到第3名,第2名變臺中3.7萬元,我們第3名3.5萬元,當然我們人多,臺北市3.4萬元,如果說我們的管理,我們的負債算這樣,我們現在會越來越進步,所以未來我等一下後面會再講,財源要怎麼開發?要從哪裡開發?開發來還債,我們就沒有債務了,後面我再跟你講,所以市長你一定要努力打來做,時間到了,我就交給我們這個,後面剩的等一下我的時間再來講,現在換李翁月娥議員的時間,謝謝市長,市長你辛苦了。
李翁議員月娥: 謝謝主席,市長,我走到基層,不但國民黨誇獎你,民進黨也誇獎你,無黨也誇獎你,知道怎樣嗎?你就是跟基層的光著腳走在一起,有接地氣有聽到百姓的聲音,所以大家對你的印象非常好,但是我現在要請教市長,你知道現在行政院要廢掉印花稅,這叫做圖利財團,1年我們減收150億元,為什麼中央政府不把這筆錢投資在孩子身上?我們的孩子、孫子身上是不是這樣才對?你看這個印花稅如果廢掉以後,新北市少11億元,市長你也知道當初中央對新北市就非常的不公平,我曾經講過,臺北市的人口少新北市135萬,不管是用土地來比較,還是人口來比較,新北市都比他們多,但是統籌分配稅款就是少107億元,你看臺北市平均每一個分配的金額是16,511元,新北市是8,246元,也就是臺北市的市民多分我們的一倍,我一直在想新北市難道稅金繳的比別人少,還是我們是小妾的孩子,他們對我們這麼不公平,還有一點就是中央行政院這次廢除印花稅,實際上這叫做政策性的買票,為什麼會這樣?你今天照正常這筆錢是要用在我們子孫身上,你說對不對?市長,對,再來,環保局長你看我們的機車數是近3年來成長最高的,新北市也就是全臺之冠,我們從105年、106年、107年來到108年,我們有2,191,597台的機車,目前在全省裡補助最多的就是桃園市跟新竹縣以及宜蘭縣,我要跟環保局長說的是,我們今天可以說為了保護地球,希望給我們市民有一個比較好的環境空間,不要空氣污染的這麼嚴重,你注意看我們在108年219萬台的機車,實際上105年到108年9月實際上買電動機車的補助才9,985件,所以我希望環保局長是不是可以適時的去調整?我認為這樣可能新北市民才會自動自發來買電動機車,這是配合政府的政策,再來,就是充電池充電站是不夠的,我8月跟一些年輕人座談會的時候,他們一直希望新北市充電池充電站能夠增加,當然經發局、交通局,還有環保局也有協助業者,在明年6月之前我們在新北市會增加114個充電池充電站,現在最主要的是三重、蘆洲原本有34個充電池充電站,在年底之前會再增加26個站,現在就是我要拜託交通局長,那天我有說過我們一定要反映到交通部去,我們現在充電池充電站今年是Gogoro最大的品牌標到,所以我們沒條件提供他這些公有地,當然我們相關單位一定要協助他們,不過我們一定要反映到交通部上去,就是因為他這個充電池未來有山葉、光陽有很多品牌一定是要一致的,不然未來會發生怎樣?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點來讓他使用,所以這一點一定要拜託交通局一定要反映到交通部去,那天我也說過,我們現在交通部說機車不得到市場,不能進去市場那是沒關係因為怕污染,但是如果是老人一般都是騎電動自行車,這一定要讓他們進去,如果不讓他們進去一定會被罵,老人家不可能到市場逛還有辦法拿那麼多東西,一定是電動自行車讓他們進去,所以這一點要拜託交通局一定要反映到交通部,好不好?好,我現在要跟市長報告,其實這個高房價低薪、高齡化少子,這個部分實際上我覺得中央政府,如果可以協助地方就可以達到侯市長你說的安居樂業,其實高房價除了中央要配合以外,我也一直希望青年社會住宅可以多蓋一些,我記得劉局長曾經我跟他協調同意在蘆洲的北側蓋2,000戶,不過我也要反映在板橋,新北市不管新店、中、永和,如果有市地重劃區段徵收的地,一次3,000戶、5,000戶蓋下去,我相信可以照顧到新北市年收入低於100萬的年輕人只租不售,這樣才有辦法照顧到,再來,我在辦座談會時有聽到很多百姓在反映,青年社會住宅一次抽到兩年,得延續三次就是6年,但是我聽說現在要漲租金,所以我希望這項工作要給侯市長知道,今天就是年輕人賺錢不易,所以政府蓋這個來租他們,絕對一定要壓制租金不要漲價,這就是高房價我們就是要想辦法用青年社會住宅,還是新北市有餘屋的話,想辦法來協調,讓年輕人可以租,再來低薪的話,我相信現在經發局,包括勞工局都有在做,但是可以做的更好,也就是青創產業,我們要協助小型企業,還是說年輕人好像我們自己的孩子,今天他如果很認真打拼要來做這個工作,我們一定要協助他,協助補助他創業,無利息的來協助他,當然我剛才有一個案件經發局、勞工局也都有協助,我也希望我們一定要宣導,很多人還不知道,我這幾天座談會講了,所以剛才就是爸爸來跟經發局了解說,我的兒子就很認真,但是資本不夠,該怎麼借20萬元和200萬元沒利息的?所以我覺得政府做到這地步一定要宣導,這就是低薪的部分要這樣處理,因為我們都知道10年前茶葉蛋才2元,10年後茶葉蛋是10元,薪水也沒漲多少,再來,就是高齡化,高齡化我覺得中央政府衛福部1年編這麼多錢,其實都沒來地方跟衛生局配合,這個部分,其實我們都知道每個人都會老,每個人都會生病,實際上我們社會福利,包括老人、失能、失智,包括年輕人唐氏症、腦麻,這其實都要普及、都要落實,我問很多家裡面有請外勞的,為什麼你要請外勞?他說外勞好用又好教,其實我覺得中央政府一定要聽到地方聲音,我們為什麼不創造雙贏?叫做二度就業,今天我的孩子已經長大了,我的孩子賺錢也很辛苦,所以隔壁伯父、隔壁伯母是從小看我長大,他今天失智、失能,如果衛福部還有一些經費來幫忙衛生局幫我培訓,來上個90個小時多少又......,得到證照時由我來照顧隔壁伯父、伯母,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樣,今天來補助他3萬、幾萬沒問題,如果能做到這樣創造雙贏,外勞我們就可以請他回去了,再創造二度就業,少子化我剛才就是講,現在中央政府就是為了選舉,政策性的買票,除了要廢印花稅1年少收入150億元以外,我所了解的連老農津貼也要加碼,所以我跟一些中央的朋友說這一定不能讓他們通過,這筆錢要放在哪裡?放在我們的子孫,我們的孩子要創業你要支持,政府今天讓人家拿了幾百億元去到外國,消遙法外你也沒辦法把他帶回來,是不是這筆錢,如果我們的孩子認真努力創業,你就是要支持他,如果要倒讓我們的孩子倒就好,還去讓別人倒,所以自己的孩子就是要栽培,我剛才說的印花稅廢除少150億元,跟老農津貼加碼這個部分一定要放在0到6歲幼兒身上,鼓勵生育救臺灣,其實臺灣如果要救一定要鼓勵年輕人敢生育,不然現在一直老人化,未來怎麼辦?所以投資在孩子身上是最大的財富,兩個禮拜前我邀請社會局局長和教育局副局長,我們全省的總會長跟各區的會長都來,來了以後陳情書交給社會局、教育局,希望他可以轉到教育部,怎麼說呢?實施666幼兒政策,這有效,目前新北市跟臺北市生育補助不多,所以生育率是下降的,但是桃園跟彰化補助比較多,他生育率是提高的,我所謂的666幼兒政策,生一個孩子補助6萬元,每一年補助6萬元放在孩子身上,政府你不用管他是要讀公立托兒所,還是私立兒園,我隔壁這間幼兒園就不錯,夫妻要上班把小孩帶去隔壁,下班帶回家,政府只要記得每1年補助6萬元在我的孩子身上,補助到6歲,就是生一個孩子補助6萬元,每一年補助6萬元放在我的孩子身上,補助到6歲,就叫做666幼兒政策,鼓勵生育救臺灣,投資在孩子身上是最大的財富,市長你覺得我這麼說有道理嗎?市長講一下,謝謝。
侯市長友宜: 我非常感動,也非常感謝,不管剛剛我們的蔡錦賢議員給我們滿滿的鼓勵跟支持,尤其他對弱勢的照顧,我陪他走7、8年都自己出錢又出力,完全沒有靠別人來幫忙,其實我對蔡錦賢議員,尤其基層的跟大家的感覺跟接觸,讓人家說講義氣,說話做到,真的很感動、很感謝,今天我剛天聽到李翁議員,現在雖然是議員但是關心的事情更多、更普遍,這些範圍都是我們現在年輕人最需要,也是長輩最要的,你要想看看我們現在年輕人要顧小顧不起來,要想照顧老的也照顧不來,住的買不起,薪水又少,所以有的時候錢不要亂花,真的錢,像印花稅取消,你把那些錢來照顧孩子,不然照顧老人家,這樣不是很好,所以我常說政府的錢不能亂花,剛才我聽李翁月娥說的,這幾項的建議,房租不漲,租給年輕人的房租不要漲,我覺得這個很好,我做的到的絕對不會隨便漲房租,因為年輕人買不起,你起碼讓他住得起,第二我們加減把錢能夠省下來照顧0到6歲,這個我贊成,但是這種東西要贊成到什麼程度?我要算我的財源來一步一步走,這個我非常的贊成你的想法,把我們所有的經費照顧我們小朋友,尤其對長輩的照顧,我們現在人越來越多越老,我們要怎麼再普及化?要怎麼再照顧的更好?這也是我心裡想做的,所以其實剛才我在台下聽蔡錦賢議員跟李翁議員在講的,就是我想做的,因為我們說起來,像剛才講的我們都是為了市民的聲音,聽到來解決事情就好了,我們沒那麼偉大,但是我們實在的把事情做好,你們兩位議員都是最資深的,最了解市民要的,所以你說的話,我相信在座的局長都有聽到都記得,不一定要市長站在這裡,人家問了我們才做,人家對我們的尊重和客氣,給我們機會坐在這裡,我們不但要聽得很仔細,還要做到落實,這表示對人家一個無黨,對我們市府的同事疼愛及尊重,更要全力的回報,這是我們自己做人的態度,所以我今天很感謝蔡錦賢議員、李翁月娥議員一開頭以無黨的這樣的方式來給我們垂詢,更關心我們的小孩、年輕人、還有長輩們,所以我也期待李翁月娥議員現在在拼立委,如果有一天有機會去到中央的時候,我不但會全力配合,你剛剛講的那些其實都是立法委員、中央可以拿出來好好做的,這大家一起努力,我們臺灣才有機會,才可以進步,謝謝。
李翁議員月娥: 謝謝,感謝侯市長,我剛才聽了你這一席話,真的你是有想在做事,但是我一直覺得我們一定要有自己的立法委員來中央拿錢。
侯市長友宜: 對。
李翁議員月娥: 不然中央對新北市非常的不公平。
侯市長友宜: 對。
李翁議員月娥: 尤其像三蘆地區,其實過去像朱清發市長、朱俊堯立法委員、李乾龍市長,包括葉鐘市長,我們懷念的陳幸進議長,包括蔡明堂議員、王威元議員、黃桂蘭議員,我們所有的議員其實都很認真,包括地方的里長也很認真,為了我們就是欠我們自己的立法委員來中央拿錢回來新北市建設,所以市長我非常感謝你,你如果站在百姓的立場知道我們要照顧老人,我們要照顧年輕人和0到6歲的孩子的話,我相信如果照市長你這樣有人在中央幫忙拿錢來配合,你總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中央如果贊助我們,我相信新北市一定是最好、最進步的一個城市。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常講像李翁月娥議員你在三蘆地區這兩個地方已經幾十年,所以大小事你都很清楚,有時候我們要找一個在地的,資深又有經驗的,大小事都知道的,才有辦法反映基層的聲音,去到中央讓中央知道地方的痛苦,要把他解決,這樣我們才會進步,新北市就要中央和地方立法委員,大家一起配合,新北市才不會被評比下去,所以我們大家要一起努力,謝謝。
李翁議員月娥: 好,謝謝,謝謝市長,謝謝主席。
侯市長友宜: 謝謝。
主   席: 換金議員,謝謝。
金議員中玉: 市長請坐,跟市長再次的說聲謝謝,我們新店的幾米地點藝術,還有我們的水舞,跟市長報告非常非常棒,到了昨天禮拜一,禮拜一晚上碧潭其實沒有人的,昨天晚上我去看碧潭很多很多人在照相打卡,所以特別感謝我們的市長好不好?沒有,謝謝市長,市長可以看到非常漂亮、非常可愛,人非常的多,還要謝謝觀光局局長,局長也是很認真,我看了局長去現場好幾次,很認真的在處理,我們來看一下環狀線,這點我特別請市長拜託一下,新店的環狀線安坑線我再三的強調,我也跟捷運局局長說如果安坑線開的時候,新北市的捷運公司一定虧本,為什麼一定虧本?因為我們所有的居民都住在山上,你要他從山上走下來搭捷運不可能,回來的時候,叫他爬上山回家也不可能,他們情願繼續搭公車,對不對?所以我一直拜託一件事情,是否市長可以幫忙一下?我們是不是可以開接駁車?甚至1張票來用的話,甚至公車的接駁車收10元,我想住戶也可以接受,可以嗎?謝謝。
侯市長友宜: 我非常謝謝金中玉議員,水舞也好,月亮也好,謝謝,盡不在言中,謝謝,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你剛剛講的確實是對的,安坑輕軌110年完工,111年通車,前面這個沒有做好,沒有人會來搭乘,尤其山坡地高的地方更沒有人願意下來,所以我已經要求我的交通局長,之前公車的搭配,用最多的密集的班級,以及最便宜方式,吸引更多人來坐,交通不是在賺錢,交通是希望越多人來坐,我蓋這個安坑輕軌才有用,所以你講的我已經告訴交通局長,之前前面要做好,尤其有幾站我記得是K4,還是K5,那幾站的山坡地很高,其實有時候還可以用比較輕型的電動腳踏車類似的方式,如果不是很緩坡的還可以給他們方便,跟YouBike一樣,但是最重要的是公車的接駁一定要做好。
金議員中玉: 一定做到。
侯市長友宜: 一定要做好,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
金議員中玉: 謝謝,這樣子的話,北新路公車也會變得比較少,大家堵車的機會也比較少。
侯市長友宜: 平地的就比較不太需要,那些高地的更需要,因為有的社區在山上,你不給他上去,你怎麼叫他下來搭?
金議員中玉: 感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應該要做的。
金議員中玉: 對,麻煩局長一定要做好,好不好?謝謝。
鍾局長鳴時: 是。
金議員中玉: 來,下一個,對不起,市長我要請教一下。
侯市長友宜: 是,你說。
金議員中玉: 這個是我們旁邊的兩所國中,一個叫做景美國中,一個叫景新國中,他釋放出60個名額出來,結果連我社區的人都竟然去搭帳篷搶這個位子,他們不願意在新店讀國中,他們情願去搭帳篷,在5天前就去搭帳篷排隊占那60個名額,我想請教一下,市長,我們為什麼新北市的國中大家都不想讀?
侯市長友宜: 這就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真的,有時候我們要先檢討自己,我從來不會去檢討別人,我們檢討我們自己為什麼我們新北市的孩子為什麼一定要跑到別的,要去隔壁的雖然路很短,但是感覺......,還是我們自己要去檢討。
金議員中玉: 對,我們真的要檢討,局長是不是可以告訴我們一下?理由到底在哪裡好不好?為什麼我們新店新北市的學生,為什麼一定要到臺北市去讀國中,而不在我們新北市讀國中?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議員上次在業務質詢的時候也說了,第一個當然交通方面或是家長上班方便,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第二個當然設備設施的部分,長久以來我們改制以後改進很多,當然長久以來確實他鄰近兩邊家長可以選擇,第三個當然議員......
金議員中玉: 局長不用,我跟市長報告一下,我大概跟他們學校的家長會開過會,有兩個大原因,第一個交通的問題,因為很多像五峰國中,走路來五峰國中,他的學區中至少要20分鐘,而且交通危險,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因為我們的設備不夠,我上次有特別強調我們的冷氣,臺北市每一個敎室都有冷氣,我也願意跟市長報告,我也願意把我的配合款全部拿出來買冷氣沒有問題,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自己共同一起來努力,好不好?我們逐步逐步來去改善。
金議員中玉: 我拜託市長我來買冷氣,你來改設備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家一起努力。
金議員中玉: 我們努力就要做,我們先找一個學校我們來做,做完了以後發現大家都想來這個學校讀書的話,我們就成功了,我們先找一所學校做試驗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起來努力好不好?我會請教育局看是不是設備要去添購?怎麼樣做會把學生留住,我們大家一起來做,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教育局。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我想我們來努力先來了解學校的狀況,我們再來做一個討論,後續我再跟議員報告,好不好?就是整個我們......,因為裝冷氣也牽涉到全市整個政策的問題,我們也要做一個全面性的考量,所以可能沒有辦法針對單一個學校,這個部分是不是給我們教育局在年底前再提出一些相關政策的配套,把他做好規劃以後再跟議員報告,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我跟你講永遠做不成,我們現在要很大膽的試驗一所學校,一所學校如果做成了,我們就成功,我們就可以其他學校比照辦理。
侯市長友宜: 報告議員,我們一起來努力,真的不用客氣,我們一起來努力,我會責成教育局,看要怎麼做會讓這些學生願意到我們這裡來,好不好?真的,拜託。
金議員中玉: 好。
侯市長友宜: 拜託。
金議員中玉: 什麼時候告訴我答案?
侯市長友宜: 好。
金議員中玉: 原因告訴我什麼時候?
張局長明文: 年底以前我一定把整個方案做一個規劃,然後我也去做一個普查,了解一下就近的,就是汐止地區跟新店地區這兩個跟臺北市鄰近的地區,我們會一起做通盤的考量。
金議員中玉: 可以,年底告訴我。
張局長明文: 年底以前告訴議員一個答案,要怎麼做配套?跟議員......
金議員中玉: 告訴我不是只告訴我這個,改善方向也告訴我,可以嗎?
張局長明文: 是。
金議員中玉: 市長跟我一起努力,我們一起努力,怎麼改善我們要知道可以嗎?
張局長明文: 好,我年底前完整方案跟議員報告。
金議員中玉: 好,市長答應了,好,謝謝,另外最重要,我有一個請教一下,我們局長,對不起上次我特別問了,老百姓跟我陳情,他說一個下午3點學生某某某,阿嬤私自進入教室,老師請問有什麼事嗎?阿嬤指著老師罵神經病並拍桌叫囂,因為阿嬤有在班上對孩子施暴的紀錄,請問一下,局長你既然在旁邊,告訴我這是哪所學校?你處理了嗎?
張局長明文: 抱歉,因為後續......,我這邊沒有追蹤Follow後續的發展,很抱歉。
金議員中玉: 我在質詢的時候,告訴你了,這是一個阿嬤施暴的案例,我這一張陳情單擺在我手上那麼久,你有來問過我嗎?請問你一下,你至少要來問過哪個學校吧?如果你今天是關心學校、關心學生的話,至少要跟我問一下吧?有沒有來問?
張局長明文: 抱歉議員,這個我疏忽掉了。
金議員中玉: 有沒有關心學生?被打就被打活該,罵神經病就神經病,是不是?是不是你局長該有的立場?告訴我,你有來問我嗎?有沒有?甚至有沒有請府會聯絡人來問一下,有沒有?
張局長明文: 抱歉這個我疏忽,因為一忙又......
金議員中玉: 什麼叫疏忽?你根本不愛學生。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指教,我來努力,謝謝議員。
金議員中玉: 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可以不聞不問,連我都那麼關心,局長幹嘛的!市長會被你害,我告訴你。
侯市長友宜: 報告議員,這個是我們的錯,任何一個學校發生的一件有危害到學生的大小事,都是重大刑事案件,都是重大案件來看待,你如果不是採取趕快的有效去做處理,衍生的問題會更嚴重,所以一個阿嬤的行為已經影響到學生了,我們要立即有效去處理,我要謝謝議員跟我們反映這個事情,教育局在這個事情的疏忽,我們確實要去檢討,或是不對的......
金議員中玉: 我已經等了一個禮拜,我一直以為教育局的府會人員,至少來問一下,哪個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沒有。
侯市長友宜: 這不應該。
金議員中玉: 不聞不問。
侯市長友宜: 我在這裡跟議員說,這一定要好好的改進,這是我們不應該,這是我們不對。
金議員中玉: 所以說那麼多學生要跑到臺北市的原因就在這,我告訴你,局長。
張局長明文: 我來努力,謝謝議員指教。
金議員中玉: 關心過學生嗎?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指教,我們再努力。
金議員中玉: 學生發生那麼大的事情,你理都不理,好,市長幫你講話就算了。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
金議員中玉: 謝謝,來,我們探討一下,花了1.1億元的碧潭浮筒橋,跟市長報告。
侯市長友宜: 是,你說。
金議員中玉: 被水環境建設選為爛蘋果。
侯市長友宜: 是,議員你請說,請指教。
金議員中玉: 不是我講的,這人家講的,因為耗資1.1億元破壞原有的西岸的植物,劣化生物棲地,水文的循環,他特別講到浮筒橋屬於危險水域,新店青潭的人根本不敢到那裡去走,我們水利局又跟我講了一大堆理由,他說防汛期可以遷走,颱風來了就可以遷走,我們看我們的相片,好不好?直接看相片,市長看一下,這個浮筒橋有的時候,第一個這個浮筒橋會翹起來。
侯市長友宜: 對。
金議員中玉: 過去的時候會滑倒,尤其腳踏車經過會滑倒,再來接下來,魚全部在這邊死光光,看到沒有死光光,整個的垃圾全部堵在那裡,市長都看到了。
侯市長友宜: 看到了。
金議員中玉: 還有,後面還有更嚴重的,颱風的時候,跟市長報告,浮筒橋遷不掉,說浮筒橋可以把他搬起來換個地方,或者擺在安全的地方,完全三分之二就完全沒辦法移動,汛期沒辦法移動,這叫政府帶頭違規,中間前面的三分之一為什麼沒有了?因為被水沖掉了,當天我在現場看到,我看到了以後,我特別請碧潭的船家,用船去把他擋住,你看到前面船家擋住那個......
侯市長友宜: 擋住那個浮筒是嗎?
金議員中玉: 對,擋住那個被沖掉的浮筒,跟市長報告擋的人你也認識,那個人叫阿木你也認識,我特別說趕快去救浮筒橋。
侯市長友宜: 那個是大家的朋友,他很認真。
金議員中玉: 對,很認真。
侯市長友宜: 很認真,都是好朋友。
金議員中玉: 很認真的擋,讓那個浮筒橋沒有沖下來,跟市長報告為什麼沒辦法回收浮筒橋?來,我們看一看,有沒有回收的原因,根本旁邊叫做開天宮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開天宮。
金議員中玉: 市長知道,旁邊根本沒有空間,吊車完全沒有辦法......
侯市長友宜: 吊不起來。
金議員中玉: 在那裡吊浮筒橋起來,人沒辦法吊浮筒橋的。
侯市長友宜: 沒空間可以吊就對了。
金議員中玉: 對,沒辦法吊,然後最危險的是,跟市長報告,上面還有水泥板,一個水泥板總共65片,總共是4噸的水泥板,如果說哪天大水沖下來,跟市長報告,我們新店為什麼不敢在那裡做?原因那個地方是個攻擊點,這個攻擊點是水流最大的地方,萬一這裡沖下來沖到你的碧潭橋,會不會比宜蘭更嚴重?
侯市長友宜: 這個4噸不得了。
金議員中玉: 你也知道不得了。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走過,那很重。
金議員中玉: 1片我算給你聽,總共65片,1片好像是400公斤吧?
侯市長友宜: 好重,我記得那個很重,好像就在大馬路鐵石塊一樣,上面在走。
金議員中玉: 對,很重。
侯市長友宜: 我走過,我知道那個很重。
金議員中玉: 很重。
侯市長友宜: 很重。
金議員中玉: 萬一你看吊不起,哪天大雨,你也知道我們新店碧潭的水,如果有颱風的時候或者有圳期的時候,水淹起來的時候,那個水力量有多大。
侯市長友宜: 那個不得了。
金議員中玉: 不得了。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們碰過好幾次,蘇迪勒颱風你看到那個淹到把圍牆都撞破了。
金議員中玉: 對,你有去過,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我都親自在現場的。
金議員中玉: 很危險,4噸的橋沒空間吊起來危不危險?
侯市長友宜: 如果這個吊不起來我就寧可不做,我講真的一句話,安全永遠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剛開始的時候,有跟水利局講過。
金議員中玉: 有。
侯市長友宜: 颱風一定要給我撤得走。
金議員中玉: 報告市長,水利局確實有做這個事,科長那天晚上住在那邊,我有去看他,他跟我講說水再浮起再大的話,他會派人把水泥丟到河裡面。
侯市長友宜: 水泥丟到河裡面。
金議員中玉: 不是,水泥塊,就是4噸的東西丟到河裡面。
侯市長友宜: 怎麼會把那個東西丟到河裡面幹嘛?
金議員中玉: 因為他怕水沖下來沖到橋墩。
侯市長友宜: 這應該不會是這樣子,我們給水利局長說明一下,要不要?
金議員中玉: 對,來。
宋局長德仁: 我說明一下,議員,利奇馬的時候我們其實已經撤過一次了,利奇馬後來沒有登陸,所以我們是用船拖到岸邊,那邊有一個點就是下面是停車場那邊,其實我們已經有撤過一次,這一次颱風是因為翡翠水庫洩洪量增大,我們撤一半的時候水流太大沒有辦法撤,所以我們用10幾條的纜繩把他固定在開天宮,他也沒有阻礙水流,因為他的攻擊面是在上游,第二個就是他是有一個浮筒,他有一個桿子是會隨著水流上下,所以這個颱風過後我們去檢查也完全沒有受傷,所以我們大概4、5天後,我們又正常開放了,所以議員你可以放心,我們現在就是第一個能夠時間撤離,我們一定完全撤離,沒有辦法撤離我們現在也有另外的方案在做處理。
金議員中玉: 所以說你現在的撤離,你當時的撤離,你是完全要靠船去拖離,對不對?有那麼大的船有那麼大力量的船嗎?
宋局長德仁: 那個其實不用,因為上次也是碧潭那邊的船協助我們,分兩、三段把他拖到岸邊。
侯市長友宜: 議員現在在說我們有沒有那個力量,用那種船把他拖離?
宋局長德仁: 可以,沒有問題。
金議員中玉: 沒有,那裡的船全部都是我們的共同朋友阿木的船。
宋局長德仁: 對。
侯市長友宜: 就阿木的船。
金議員中玉: 對,阿木的船我們可以去看,阿木的船力量夠嗎?
宋局長德仁: 上次......
金議員中玉: 好,沒有關係,我們再看......
宋局長德仁: 最後一次了。
金議員中玉: 淤積的,好,你既然這麼講的話,我們再看一下,我們碧潭變什麼樣子了,這次完了以後,局長看到沒有,市長看到沒有。
侯市長友宜: 這中間就有淤泥了。
金議員中玉: 這個淤積,因為他的水文改變,水流改變,現在碧潭差不多為了這浮筒橋差不多要把他淤積了,還有另外我們看一下,你看看這幾個人站在河的中間,水那麼......
侯市長友宜: 全部都沙洲一樣了。
金議員中玉: 對。
侯市長友宜: 沙洲了,等於是你站在土上面了。
金議員中玉: 對,因為這次颱風變成這個樣子,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可是有浮筒橋以後就變這個樣子了,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在哪裡?
侯市長友宜: 我給他們解釋一下,我看著也嚇一跳。
宋局長德仁: 我再說明一下,其實碧潭的淤積不是短時間造成的,我想議員也很清楚,從渡船頭那邊剛好轉彎過來,其實那邊流速降沙,所以那邊的沙洲是越來越深,碧潭這個沙源主要是來自南勢溪,因為南勢溪議員知道只要豪大雨那邊濁度就很高泥沙非常大,所以當然,而且那邊有個堰......
金議員中玉: 所以局長,我懷疑以前沒有那麼嚴重,這次的我們的人幾乎已經可以站在水中間了。
宋局長德仁: 不會。
金議員中玉: 為什麼這次颱風會變成這樣?我懷疑。
宋局長德仁: 不會,那個是浮在上面的東西,怎麼......
金議員中玉: 不要說不會,下次如果說全部都淤掉的話,是不是你要負責任?
宋局長德仁: 我再跟議員說明一下,我們現在已經爭取到5億元要興建碧潭堰,我們在碧潭堰興建的時候,我們會有排沙道,第二個我們在做堰的時候順便去把碧潭做一個清理。
金議員中玉: 局長,我今天完全沒有怪你,我只是拜託你,拜託市長要注意這個事情。
宋局長德仁: 是。
侯市長友宜: 這個很重要,謝謝議員。
金議員中玉: 第一個4噸的這個,如果你沒辦法把他拉起來的話,這個水沖下來超過宜蘭的新聞,市長第六名可能會變成最後一名。
宋局長德仁: 是。
侯市長友宜: 不要說最後一名,我很怕造成人民傷害。
宋局長德仁: 跟議員說明,利奇馬已經撤過一次沒有問題。
金議員中玉: 好,不講那麼多,把這幾個問題當一個問題做,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是,議員謝謝你的提醒。
宋局長德仁: 好。
金議員中玉: 現在跟你講你也講不出一個理由,你一直在辯,你把他當一個問題在做可以吧!好好的撤一下,我們的水文、水流到底為什麼改變?將來的萬一哪天翡翠水庫放水的時候忽然放,水大下來的時候,你的浮筒橋會不會有危險?
侯市長友宜: 剛剛議員講這個是重點,如果突然放水我們應變不及,造成那些石板塊沖離開了,去撞到船家,撞到下游的民眾就不得了,這個可能我們再溝通。
宋局長德仁: 我再補充,我們現在的彈性大概有3到4米,就是說他是一個浮筒式的,他兩邊是有那個軸柱所以他的浮筒橋會隨著碧潭的水位上下。
金議員中玉: 沒關係,局長你是專家你讀過水,請你研究一下,我們只把問題告訴你,這個問題在哪裡?我們的擔憂的事情,告訴你,請你回家好好的研究一下,可以吧?
宋局長德仁: 是。
金議員中玉: 然後再跟市長報告,再跟我們講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也非常謝謝議員,這個......
金議員中玉: 怎麼樣子安全比較重要。
宋局長德仁: 是。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
金議員中玉: 不要真的哪天出事了,就害了我們市長。
侯市長友宜: 不要,我自己也對不起自己,你今天問了,我們沒有去把他做好一個應變措施,做好一個萬全的準備,不但對不起你的職權,也對不起我自己,我自己都去走過了,我還不曉得這種狀況,如果沒有處理好,我們可能造成更嚴重的傷害。
金議員中玉: 沒有想到4噸重。
侯市長友宜: 我沒想到,我知道很重,但不知道4噸重,今天你講我才知道是4噸重,那很重。
金議員中玉: 乘起來就知道了。
侯市長友宜: 4,000公斤。
金議員中玉: 1片乘以65片就知道多少重了,好不好?拜託局長,我沒有怪你的意思,請你把這幾個我剛剛點出來的這幾個問題好好想一想,真的你的浮筒橋將來還是要用吊車把他吊起來,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是。
金議員中玉: 一定要把空間找好,吊車來的時候把他吊起來,我覺得很安全,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對。
金議員中玉: 人家連碧潭的船家他的船也是要用吊車吊起來,好不好?將來一定要用吊車吊起來,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因為這次完全是因為突然洩洪速度太快。
金議員中玉: 請你注意可以嗎?
宋局長德仁: 是,可以。
侯市長友宜: 這是對的,我相信水利局長他一定會去解決這個問題,而且他很認真。
金議員中玉: 我知道,他很認真。
侯市長友宜: 我們相信他一定沒問題這會解決,如果他沒解決就對不起你了,也對不起新北市民。
金議員中玉: 好不好?拜託一下,真的要注意,講起來很好聽一個浮筒橋,可是裡面的危險我也不知道在哪裡?請你研究一下可以吧?好不好?來。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
金議員中玉: 謝謝。
侯市長友宜: 非常感謝。
金議員中玉: 對不起,我們就直接看圖了裡面不講誰了,讓市長看看,我也搞不清楚誰,可是在新北市的馬路......
侯市長友宜: 哪一條路?這是......
金議員中玉: 新北市的馬路。
侯市長友宜: 這補丁還破破爛爛的。
金議員中玉: 我也不知道,修補了以後變這個樣子,我也搞不清楚,舖了,我們撥經費給他舖了以後舖成這個樣子。
侯市長友宜: 這樣不行,這舖......,我想工務局也不會給他過關吧!
朱局長惕之: 議員,這確實做的不好,我們會來跟公所工務課來跟他督促,務必要做好。
侯市長友宜: 我現在已經很少看到這樣舖,我自己親身辦的去監過工,這樣舖法真的是打屁股,這個不及格。
金議員中玉: 打屁股。
侯市長友宜: 不及格,哪有可以這樣舖法的?
金議員中玉: 來,我們下面再看幾張圖,還有更要打屁股的,市長看到沒有這個是,這個我也不知道是誰做的,地點在......
侯市長友宜: 怎麼做成這樣?
金議員中玉: 安坑國小前面,來,你看看我們人摔成什麼樣子。
侯市長友宜: 報告議員......
金議員中玉: 好多人摔倒。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不行。
金議員中玉: 不行。
侯市長友宜: 不行,工程做到這樣子怎麼幹的?
金議員中玉: 我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我請工務局去督正,這些都不能等造成這樣傷害以後再來講。
金議員中玉: 這是你團隊做的。
侯市長友宜: 我就要檢討,市長要檢討,連做品質都做到這種程度就不對了,我錢給你就給我好好做,做到品質保證,我驗收才會給你及格。
金議員中玉: 摔倒的人怎麼辦?
侯市長友宜: 摔倒當然我們要負責,誰負責?
金議員中玉: 我已經買水果給他了,安慰他了。
侯市長友宜: 不好意思,水果錢區公所要出,我來出,怎麼買水果。
金議員中玉: 不用,我買去看他就好了。
侯市長友宜: 這不行,這個一看,怎麼樣我要舖的超過5公分的,那樣會跌倒。
金議員中玉: 對不起,這都是你的團隊,拜託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要檢討,不要拜託。
金議員中玉: 要檢討。
侯市長友宜: 不要拜託,我要謝謝你問這個問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工程品質還有這種狀況出現,我要責成工務局長去督正,去看看,養工處去給他看一看。
金議員中玉: 前面那柏油不能看。
侯市長友宜: 我現在錢跟人,我幾乎都下放,速度趕快給他下放,但你要給我做出來,品質要做出來,對不對?
金議員中玉: 好,拜託了。
侯市長友宜: 不要拜託,這我的事。
金議員中玉: 你的團隊稍微盯一下,尤其拜託這個事情我非常在意。
侯市長友宜: 你不要說在意,這種事情有問了,還不解決,如果我的個性明天我就去解決了,還不會等你問,這個學校的校園安全那有妥協的空間。
金議員中玉: 好,拜託你了。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謝謝你問我才知道。
金議員中玉: 做的很好,不要因為這些小事影響到你的排名,好不好?拜託了。
侯市長友宜: 不會,我要的是我們的同仁要劍及履及把問題先處理好,不要等議員再問了,議員問過一次,你就要做好了,就不要再問第二次。
金議員中玉: 報告市長這問兩次了,第二次了,還不知道哪個學校?有道理嗎?
侯市長友宜: 他應該親自問你一下。
金議員中玉: 對,這很簡單。
侯市長友宜: 到底是什麼狀況?
金議員中玉: 他連問都懶得問。
侯市長友宜: 這要問,這要去問,問了以後馬上解決,解決完了以後要給議員做回報,我們研考單位都會列管,研考單位在這裡聽了,也要列管,也要追蹤,不然要幹嘛!
金議員中玉: 沒人理我,我等一個禮拜沒人理我。
侯市長友宜: 我最不希望我的團隊螺絲鬆了,我不希望這樣子。
金議員中玉: 拜託,你覺得......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
金議員中玉: 到底你覺得鬆了,還是很緊?今天看了這三個例子,你覺得鬆了,還是很緊?
侯市長友宜: 當然有一些水利的問題,我們好好的去處理這個問題,這個OK,但是你剛剛反映的馬路的問題,還有包括你剛剛講的,你已經反映了,沒有處理那是不應該,那就螺絲鬆了,如果是馬路舖不好,是我們同仁如果是馬虎隨便做做,這就不應該,是我們的督導要去看清楚,這樣子就確實要檢討,所以我們這幾個問題,都謝謝你幫我們毛病抓出來,有時候市長是沒有辦法,兩隻眼睛看的還是有限度,所以要謝謝你。
金議員中玉: 我了解,謝謝你,拜託一下,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不要拜託,我要謝謝你給我的提醒。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議長,報告議長因為馬見今天身體有點不太舒服,如果我的質詢結束我會提早跟議長說,市長好。
侯市長友宜: 馬見議員你是哪裡不舒服?是不是讓我們能夠關心一下?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我們回歸市政好了。
侯市長友宜: 不是,你的身體是跟市政有關係,因為你身體好,你才有力氣問問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關心。
侯市長友宜: 要不要衛生局局長幫忙?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我們稍後再休息一下,就好了。
侯市長友宜: 真的,好,你要自己多保重身體。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市長,tayal lalu’ maku’ ga Lahuy‧Ipin ( 我的泰雅名字叫Lahuy‧Ipin), ima’ lalu’ su’ (你叫什麼名字)?
侯市長友宜: 我的名字,謝謝,我這一輩子最大的榮耀是原住民認同我,然後給我一個非常棒的名字,叫馬躍(Mayaw),馬躍(Mayaw)我問過他們,馬躍(Mayaw)就是一個英雄的獵人,給我這樣最高的榮耀,所以每次我跟原住民朋友我都說,我叫馬躍(Mayaw),不要再叫我侯友宜了,叫做馬躍(Mayaw),我非常開心。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就是lokah。
侯市長友宜: lokah是你好,因為那是泰雅族的問候語,aray......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為什麼會......
侯市長友宜: 前兩天、昨天我還學了幾個,我以前還不太會知道排灣族、卑南族的,semangalan,還有一個什麼......
馬見Lahuy.Ipin議員: mihumusang。
侯市長友宜: mihumusang,抱歉。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布農族。
侯市長友宜: 我這個年紀有點大,記憶力差很多了。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為什麼會用泰雅族語來問候市長?因為我看市長今天稍微有點疲累。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希望為你打氣。
侯市長友宜: 我比較煩惱你的身體。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
侯市長友宜: 我煩惱你的身體,如果議員......,你不一定要站起來問,你可以坐著問,我站著沒問題,這個沒關係。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行,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馬見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們在討論原住民政策之前,我們必須要了解為什麼會有原住民政策?我們所推的原住民政策究竟是補償性質,還是補助性質,我們原住民早在漢人朋友跟其他族群到臺灣來之前,我們原住民就已經在這一塊土地上面生活,每一個不同的族群都有自己的文化、語言,自己各自的社會制度,還有傳統領域,然而400多年來經過不同的政權,重複的殖民過程中,我們原住民一再的被外來的政權殘害、打壓,林野的資源也被掠奪,當然土地是原住民賴以生存的基礎,在日本殖民統治的時代,原住民族的祖輩生活在山林原野被侵占,對於所謂的官有林野是被日本人所劃定的,而國民政府來臺之後卻也宣布了概不發還視為國有,於是部落的族人在取用我們傳統領域資源的時候,會被現在的林務局給驅逐,甚至被起訴,即便所謂的國有林野從一開始就是我們原住民的家園,但是因為那個現在就是國有林地,而我們族人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生活資源也不能再去依循傳統從山林中取得,於是我們傳統的生活方式被剝奪以及土地被不正義的侵占,我的族人生活無以為繼,而且只能顛沛流離四處謀生,漸漸淪為經濟、文化、政治等等各個層面的弱勢族群,而原住民的弱勢是因為原住民被殖民、被剝奪的歷史造就原住民族生活的處境,還有文化發展的劣勢,我們為了弭平這樣子的落差,於是我們政府就給予各項的補償政策,而原住民族人曾經接替了漢人朋友們不願意做的,那一些辛苦、危險、髒污的工作,我們只是希望生活能夠變得更好,但是現實往往不如預期,民國95年、97年、101年我們原民局就原住民族就業及生活狀況調查報告中,本席整理了三次調查中,原住民族的個人收入資料,在這個月收入未達4萬元的人在91年有83.2%,97年有79.3%,而101年有80.18%,40年來我們原住民族人的付出建構了這個城市,但是他們在整體的收入水平就像一灘死水動也不動,市長,原住民族的就業狀況已經不是只有失業率的問題,而是整個產業結構,還有市場條件不友善,你知道我們原住民現在新北市的勞工有多少的比例是非典型就業的嗎?市長。
侯市長友宜: 請你說,因為我覺得如果按照據我的了解,一定是超過一般的市民的比例高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我們原住民族勞工中有超過17%是非典型就業的約僱、派遣工、點工,他們負責那個最骯髒、最勞累的工作,賺的錢卻是微薄的難以溫飽,所得很低、就業不穩定、沒有年資,當然也不用再談所謂的退休金,市長,今年5月中央立法院修正了勞基法,將派遣勞工納進勞基法的規範,這個是政府的美意,但是我們必須誠實面對勞動市場的不友善,請問市政府是否有做相關的評估,有多少的派遣人力,可能轉為像Uber Eats或者是foodpanda那樣的勞務承攬,多少的工作量都推給勞工本身?
侯市長友宜: 其實我跟馬見議員報告,我對於這個非典型的就業,我們都一直鼓勵他們轉正職,因為一轉正職才可以受到更多的保障,就算你不轉正職,選擇當一個斜槓青年我們也會推他的第二專長的培訓,更重要的我們要給予他在這一段時間如果有失業的津貼,這都是我們的勞工局點點滴滴照顧失業的,或是照顧年輕人最好的方法,這個不管是市民也好,或是原住民也好,我們都是同等的對待,所以我們用這樣的方式來彌補非典型就業的年輕人。
馬見Lahuy.Ipin議員: 這個如同就是馬見在上個會期跟勞工局長所爭取的就是,我們原住民去無一定雇主的轉正,所以勞工局長也在這,馬躍(Mayaw)市長我想請問你,我們公部門的委外標案,一向都是非典型就業的大宗,請問市長你還有勞工局長是不是願意帶頭約束所屬的局處禁止派遣人力轉成勞務承攬?
侯市長友宜: 我想這樣子,我們慢慢這個部分已經在昨天林銘仁的議員問的時候,我的人事單位答的非常的清楚,我們慢慢的已經在做調整,我一直在要求我們的同仁,希望逐步的把他做一個改善。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在上一個總質詢的時候,市長你曾經允諾本席要做新北市原住民族基礎狀況的調查,是不是能夠請市府在完成調查報告之後,跨局處的來針對原住民就業問題進行討論?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下個會期本席希望看到市府提出相關的計畫,協助我們新北市的族人就業,還有提升收入的水準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家一起努力。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三位局長就原民局留下就可以了,剩下兩位請回,謝謝。
侯市長友宜: 我也不用。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是說首長,你是大家長。
侯市長友宜: 我也是首長。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你不能放......
侯市長友宜: 你說三位首長我想說......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上次質詢交通局長,他也是一下子噗通就想回去了。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喜歡跟你在一起。
馬見Lahuy.Ipin議員: 很好。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在這裡特別說一下,馬見議員雖然是年輕,有理想、有抱負,更重要他積極任事的態度,我非常的敬佩,前兩天在豐年祭的時候......
馬見Lahuy.Ipin議員: 歲時祭儀跟文化祭不是豐年祭。
侯市長友宜: 對,文化祭,對不起,文化祭,講錯,文化祭的時候,他一番的語言,我覺得你是真的很用心有準備,下來的時候,我真的給你滿滿掌聲,所以像這樣年輕有所為的原住民議員,真的我們要給他多一點機會,要給他多一點鼓勵。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斷的強調說,我們市府要一起來重視原住民族人?甚至今天我的身體不舒服,我一定要質詢,因為......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說你坐下來。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行。
侯市長友宜: 你真的坐著不用客氣。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對,市長......
侯市長友宜: 萬一你有什麼狀況,衛生局長會忙不過來,你先坐下。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我們一貫秉持的態度就是......
侯市長友宜: 不是,真的撐不住不要硬撐。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還可以,市長是這樣子的,我們背負著族人的期待到了議事廳,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我們必須對族人、還有市民盡忠執法。
侯市長友宜: 你說這個我真的聽不懂,你知道嗎?你解釋一下,我的學問可能沒那麼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沒關係,我們質詢時間有限,我想我們再來Google好了。
侯市長友宜: 好,你繼續,對不起,因為你講那個是俚語,不是,那不是原住民語吧?
馬見Lahuy.Ipin議員: 那個是......,好,沒關係,市長我們在上個會期的總質詢、還有這個會期的業務報告中,本席跟馬躍(Mayaw)市長、還有原民局的Wagi局長討論了天使基金。
侯市長友宜: Wagi局長。
馬見Lahuy.Ipin議員: 他叫Wagi,他的原住民名叫Wagi。
侯市長友宜: Wagi,我知道Wagi。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以這個天使基金做為重點的政策,可以說是對落實對促經條例的一種宣誓,希望協助我們原住民的創業、還有發展,在109年度原住民局也提供原住民精實創業計畫,規劃以原住民族相關產業的工作者、公司,還有想要創業的青年為對象,開設總共50個小時的文化創意、產銷行銷、產業經營的課程,然而我們原住民的族人創業可以分為二種樣態,一種是一般創業,另外一種是以族群文化特色為底蘊發展的族群文化創業,也因此我們原住民產業發展的推動上面,除了要輔導經營思考、創造等多方面的能力,人才培養之外,還要針對原住民族的文化特質優勢,強化文化特色的展現,所以原民局我們在推動原民創業的時候,必須有相當健全的輔導機制,師資團隊還要有足夠的文化底蘊,以原民局現有的業務執行能量,要獨立負責推動都市原住民族的產業發展是完全不夠的,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馬見Lahuy.Ipin議員: 在局內的能力,還有預算都有限的情況之下,原民局已經負責了很多業務,其中包含語言振興、文資保存、文化傳承、產業推廣、表演藝術的培力、興辦、還有管理原民住宅、部落大學等等的諸多業務,而原住民產業發展很明確的是跨局處的業務,市長你認同嗎?
侯市長友宜: 我就是因為認同,所以我都親自主持會議。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把跨局處全部找來跨局處會議。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記得在幾個月前開的,9月底開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從來沒有一個市長跨局處為了原民局,來舉行所有各局處如何來跟原民局併肩作戰,解決原住民的問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們族人其實對市長的努力是能夠感受到的,因為市長從單一的詞彙到剛剛可以用簡單的字彙跟我交流,其實我們原住民是感受在心裡。
侯市長友宜: 其實我跟你謝謝,因為其實我的語言天份是最差的,你今天有時候跟我講講,我忘掉了,下次我忘掉,你不要罵我說,跟你教了,你還不會,我很笨,我真的每一次我英文都考的很爛,所以就表示我的外國語言也不好,什麼語言沒有那個天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沒關係,因為我們市民所選的市長,我們希望是通才,而專才交給各個局處去。
侯市長友宜: 不是,語言是最基本的,我連最基本的能力都有一點問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們就一起努力。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本席在要求市府針對原住民創業及產業發展整合運用現有各個局處的資源,建構系統性而且目標明確跨局處的分工機制,並就族人所從事的創業型態,我希望能夠按照一般創業、還有族群文化創業提供完整的創業資源體系,市長請問你同意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家一起努力。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請問市長你是否能夠將各個局處的資源整合的現況,還有未來共同推動原住民族產業發展,擬具一份報告在預算審查之前提供給Lahuy.Ipin?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好不好?Lahuy.Ipin。
馬見Lahuy.Ipin議員: 我是Lahuy.Ipin。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你叫Lahuy.Ipin,這個我是不好意思叫Lahuy.Ipin,因為你是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可以叫我Lahuy.Ipin。
侯市長友宜: 議員,不能叫Lahuy.Ipin,這樣子我們把我們上次開會各分工的狀況,把他整理好,尤其在場內這個部分,我不但要責成經發局、勞工局各單位,我們把他整理好送一份給Lahuy.Ipin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馬躍(Mayaw)市長,在原民局剛結束的一個創業競賽中,這個名叫 Klokah ki108年新北市原住民族創業競賽徵選計畫的比賽,其實已經開始導入了促經條例中所謂的輔導,還有獎補助金的機制,市長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但是族人對於創業裹足不前的最大障礙,依然是資金的部分,馬躍(Mayaw)市長,目前我們新北市府我們自辦的原住民創業貸款,我們將年齡放寛到45歲到65歲的族人也能申貸,但是我們實際上跟其他創業貸款項目比較,本席今天要向市長報告,勞動部的鳳凰貸款、失業創業貸款,還有我們新北市辦理的創業創新貸款,額度都是200萬元,而且都有利息的補貼,而行政院原民會是沒有利息補貼的,但是利息的部分是他的一大亮點,年息只有0.125%,我們現回頭來看新北市的原民局,我們所辦的是沒有利息的補貼,而且年息高達0.625%,本席用一個例子來舉,同樣的是以100萬元的額度來算,首年的利息行政院原民會只要11,250元,而原民局的卻要15,600元,馬躍(Mayaw)市長,請問你所帶領的市府願不願意支持,參酌現行的每一個公辦創業貸款的利息補貼措施,在原民局自辦的原住民創業及所營事業信用保證融資貸款,同樣提供利息補貼?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這麼樣的關心我們原住民的貸款,在這個利息的補貼的方式上,是不是要跟其他的單位都是一樣或是甚至降低?我想這樣子,好不好?這個議題我回去我會請我們原民局以外,再加上我們的財政局,再加上主計單位以及經發局,大家一起來研究,你的意見我有聽進去,你的意見讓我花一點時間去把他評估出來,再來跟你回報,好不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謝謝,馬躍(Mayaw)市長,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從第1代到都市原住民,輾轉至今已經過了3個世代,依照原民會108年9月底統計的資料,我們新北市原住民族的總人口數有56,356個人,其中年齡25歲到45歲的人口有24,241個人,占總人口數是43%之多,有別於初到都市的第1代的原住民族人,第2代、第3代的都市原住民青年,其實我們多數是沒有任何在原鄉的生活經驗,而原鄉跟部落這個僅存在上一代的記憶,還有鄉愁裡,其實自身已經沒有密切的聯繫了,馬躍(Mayaw)市長,我們原住民族的青年要尋求自己的根,最直接的就是參與我們族群的傳統祭儀。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馬見Lahuy.Ipin議員: 而在我們新北市各個區每年也都會辦理歲時祭儀的活動,依據推展各個區原住民族歲時祭儀活動補助實施的要點,目前我們新北市各個區的歲時祭儀活動經費是由原民局來補助,指定主辦單位為各個區的協進會,請問馬躍(Mayaw)市長你知道為什麼歲時祭儀一定要由協進會來辦理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想應該是行之多年的一個方式。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是多年了。
侯市長友宜: 因為以前我在這裡也做了7、8年,大概都用這個方式去拜託協進會跟我們原住民的朋友,大家一起來共同努力。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這一項的歷史沿革,馬躍(Mayaw)市長清楚嗎?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來的時候就這樣子,所以大家已經把他當成一種習慣,我們可以重新來了解他的背景因素,有沒有需要做調整的空間?這個我們都可以做思考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除了原民局訂定的要點,有什麼法源依據指定由協進會來辦?請問馬躍(Mayaw)市長理解嗎?
侯市長友宜: 我想這個應該沒有法源依據,我想這個是一個行政方式。
馬見Lahuy.Ipin議員: 其實他應該要有法源依據,馬躍(Mayaw)市長,本席建議你既然協進會是由市府依照都市原住民族生活輔導計畫方案輔導成立,這是他歷史沿革的其中一環,我們是依照這個計畫去輔導立案的,都市原住民族生活輔導計畫賦予協進會什麼樣的責任?而協進會的組成要件是什麼?而福利權益是什麼?市府必須要非常清楚。
侯市長友宜: 好,不但要清楚,而且要與時俱進。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馬躍(Mayaw)市長,Lahuy.Ipin花一點時間跟你探討一下協進會的歷史沿革。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
馬見Lahuy.Ipin議員: 協進會在早期我們稱為生活改進會,這個政策可以追溯到臺灣省政府的臺灣省山胞發展方案,這個方案裡面其中有一項措施就是,遷往都市山胞生活輔導措施,這個措施要求地方政府設置,當時設置的目標是希望可以結合部落、同鄉會來協助都會區原住民來適應都市的生活,而當年的省政府早就已經開始補助當時候的改進會,辦理所謂當時的民俗活動,讓當時候都市工作的原住民族人能夠看到家鄉的傳統禮俗,我們家鄉的美食,比一個喻就像我們新北市政府近年舉辦的新住民嘉年華會、外籍勞工星光幫歌唱大賽、菲律賓移工歡樂路跑友誼賽,主要的目標是要紓解他們思鄉的情緒,而且要表達我們市政府的關心,而時至今日我們原住民近30年過去了,都市區的原住民人口已經翻倍成長,當初協助官方施政推動而成立的生活改進會,我們已經讓他回歸人民團體,改名叫做發展協進會,這一個就是歷史沿革,接下來我們要探討的是現在的問題,新北市政府到現在仍然還是承襲以往的做法,將傳統的歲時祭儀活動交給協進會來辦理,每年補助15到60萬元的活動費,還25,000元的作業費,還有每個月的工作協助費,市長,1年補助就將近790萬元,馬躍(Mayaw)市長,但是這幾年我們各個區協進會所承辦的歲時祭儀,實際的出席人數都是以中、高齡族人為主,而年輕人非常少,而且都以阿美族為主,依據我們原民局現在所做的新北市原住民族生活狀況調查報告當中,新北市15歲以上的原住民族人參加協進會的活動情況,1.6%叫做經常參加,6%有時候參加,合計有7.6%的族人參加了我們新北市府所辦的協進會活動,而沒有參加的族人高達91.1%。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數據。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想請問為什麼我們族人不參加?
侯市長友宜: 謝謝,因為都是原有的這些長輩在參加。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
侯市長友宜: 年輕人沒有進到這體系來,我們就沒有辦法一代一代的記得我們歷史文化的傳承下去。
馬見Lahuy.Ipin議員: 其實除了年輕人以外,有一個部分是因為族人跟協進會的連結性完全不高,還有一部分是新北市政府每年舉辦的20場以上的Ilisin豐年祭,與各個族群族人所期盼的完全不一樣,注意,本席剛剛所提到的是歲時祭儀而不是豐年祭。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你剛剛講的我在聽。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我們新北市在自治條例裡面有明文規定,市政府應該要促進原住民族的文化公平發展,不能因為民族的民族別、人口數、地域而差別待遇,但是目前看來違背了這條明文規定。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謝謝馬見議員你告訴我,而且做了這麼多統計跟分析,而且把歷史沿革講的非常的清楚,這個部分我們一定要隨時去檢討,而且要跟年輕人好好去探討,協進會的轉型,協進會的轉進,到底要用什麼方式跟型態裡面,而且更重要的要公平的對待所有原住民族的各族群,這才是我們要做的,原住民族局就是這樣子要做的態度,所以我剛剛已經跟局長講,這個要重新的做一個通盤性檢討,在有限的資源,怎麼樣吸引更多人?記得各族群的平等以及他們原有的語言、文化跟傳統習俗,要一棒一棒的走下去,不然當這些老人凋零的時候,年輕人又沒有接上的話,原民局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了,所以其實這個是重要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馬躍(Mayaw)市長,我們各個區的歲時祭儀應該是要各個族群是平等參與,但是把持在協進會裡面,這些人依舊是當年積極參與政治或者是文化活動的單一族群,還有他的後輩,於是形成現在我們新北市所謂的單一族群的文化霸權,市長這要不得。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的提醒,我們會極力的調整跟改變。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尤其當今年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以議員的建議款多去支持辦理活動,這個狀況更為嚴重,而且引起大多的族人是不滿的,因為我們只剩下歲時祭儀,而歲時祭儀是不公平的,市長,在新北市除泰雅族有烏來原鄉支持以外,其他族群的文化都不見了,市長,不公平吧?
侯市長友宜: 我相信原民局會做一個通盤性的檢討,尤其對山地的原住民我們要多給予關心跟支持。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因為他是一種歷史文化原有的保存最重要的根源在這個地方,根源不守住有時候到了平地的時候,因為整個的環境狀況的改變,讓人很容易忘了當年所留下來的東西,所以其實我們應該要把這樣的一個來龍去脈也好,不要去做本末倒置的問題也好,我們要重新的做一個思考,重新做一個調整。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其實Lahuy.Ipin我們的團隊有擬定一個建議。
侯市長友宜: 請說。
馬見Lahuy.Ipin議員: 淺見提供給市府,其實市府可以參考其他縣市的做法。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
馬見Lahuy.Ipin議員: 比如基隆市他是以要點去規範協進會他的工作內容,第一應該要協助市府的業務,第二成員是新北市所有的原住民族,第三主席是由會員選舉產生,甚至連協進會的補助都提供法源依據。
侯市長友宜: 好,這樣子,我們會請羅局長去參考,不是只有基隆,其他的各縣市到底怎麼樣對協進會的補助,或是協進會要促進整個原住民的這些傳統,要做適度的了解以後再來適度的調整。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我重新再整理剛剛上述的質詢,市長,你願意推動協進會法制化是對的吧?
侯市長友宜: 協進會是不是法制化那另一回事?起碼要先做改變,改變以後其實只要行政能夠做得通,就不見得要訂一個法,只要我們願意下決心去改變,我相信比法還有用,你如果不下決心改變,你訂一個法,再讓這個法進到議會裡面,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又討論了很多的問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但是我必須要提醒馬躍(Mayaw)市長,如果我們沒有法制化,我們對於協進會的組成要件是沒有辦法規定的,我們也沒有辦法實質的去推賦予原住民施政的......
侯市長友宜: 這個部分我回來做一個評估看怎樣做。
馬見Lahuy.Ipin議員: 第三部分我們要健全族人都會區原住民族人社會參與的架構,我們才有辦法讓原住民族自治在新北新原鄉得以實踐。
侯市長友宜: 很好,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你的身體還好嗎?
馬見Lahuy.Ipin議員: 還可以。
侯市長友宜: 可以,繼續問。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們再討論最後一個議題。
侯市長友宜: 你說。
馬見Lahuy.Ipin議員: 在今年初我們剛上任的時候,Lahuy.Ipin曾經送給馬躍(Mayaw)市長一本書叫做番地統治還有山地行政。
侯市長友宜: 有。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你看了嗎?
侯市長友宜: 我沒有看完。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
侯市長友宜: 我很誠實,沒有看完。
馬見Lahuy.Ipin議員: 其實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有看但沒有看完。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我們今天就稍微來初步的討論一下,其實烏來就是其中的一個寫照。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馬見Lahuy.Ipin議員: 呈現了原住民被統治、被掠奪的縮影,至今仍在現實的夾縫中努力的生存,這個時候主席麻煩請城鄉局好嗎?
侯市長友宜: 城鄉局,來。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我們為了確保大臺北地區的水源、水質,還有水量,整個烏來從青潭堰以上的地區都被劃設為大臺北地區的水源特定區,這個是國內首例,也為烏來加上了限建的金箍咒,從此我的族人只能守著幾10年前搭建的木造或者是鐵皮屋來居住,即便是風吹雨打破爛不堪,我們也只能盡力的去修繕,因為連自己原寶地上蓋住家都是違法的,但是同時外來的商人卻在烏來蓋了房子,經營了溫泉會館,不管不拆、不停業,市長,針對我族人的居住權益,為合法經營的違建溫泉會館,在烏來的水源特定區案,我們這個特定區計畫案我們簡稱叫三通,有2個審查要點的草案,第一個申請變更為原住民產業專用區審查要點,第二個原住民保留地興建自住住宅審查要點,其中我們原寶地興建住宅審查要點的部分,本席在上一個總質詢的時候,有跟馬躍(Mayaw)市長你做一個討論,最新的草案中我們也看到平均的坡度在30%到50%的土地限制放寛這樣的修正,Lahuy.Ipin要先感謝市府,但是我們在另外一個案就是我們變更溫泉區的審查要點草案當中,Lahuy.Ipin就有一些疑問,我們在草案中針對第17條來規定,申請變更為溫泉產業專用區應捐贈回饋金,第二申請者需要領取建照執照之前完成回饋金的繳納,而所繳納的回饋金要提撥二分之一納入我們新北市的溫泉資源保育管理基金,其餘的二分之一要繳納到烏來區公所工作區內的公共建設的費用,市長,我們新北市確實曾經成立了溫泉保育管理基金,但是我們新北市溫泉資源保育管理基金收支保管還有運用的辦法,在107年的6月已經廢止了,目前溫泉取用費應該是以許可費的科目編入水利局的歲入預算內,請問馬躍(Mayaw)市長,我們的基金是要死而復生了,還是市政府各個局處橫向聯繫不足?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因為你剛剛就是那個繳交的保證金,因為保證金後來......,剛剛水利局跟我的說法是因為這筆金額不大,好像只有200萬元,還是多少?1年大概600萬元,600萬元後來就是專用,就專款專用,所以就把其他的基金取消掉了。
馬見Lahuy.Ipin議員: 因為基金取消了,使用辦法也廢止了,即使是有1元的收入也必須按照正常的科目跟管道納進歲入對吧?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你剛剛回復的本席還是有點聽不懂,本席有問題。
侯市長友宜: 我們請水利局局長來講更清楚,因為這個背景他比較清楚。
宋局長德仁: 他就是說你要使用溫泉取用費他有一些規定,只要跟溫泉保育的他有幾個項目通通是可以使用的,這個資料應該是有提供給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市長以及......
侯市長友宜: 我是不是也請城鄉局回答剛剛你那個問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好。
黃局長一平: 謝謝議座,其實這次烏來第三次通盤檢討,我們主要有兩個原則,一個就是環境安全跟保護,另外一個就是族人的保障,所以才訂了兩個這樣的審查要點。
馬見Lahuy.Ipin議員: 局長,你剛說到一個重點,族人保障,我們來回歸正題,我來跟你解釋一下。
黃局長一平: 剛剛的議題我是要補充說,我們現在已經在做烏來專案小組都市計畫的通盤檢討,在11月會送大會,當然送到大會因為是整個都市計畫案的程序,還要再報到部裡面,所以你剛提到的有關基金或者他繳進去的這些相關的要點,我們都還可以再做修正。
馬見Lahuy.Ipin議員: 城鄉局的草案有沒有跟水利局,還有觀旅局進行溝通?
黃局長一平: 如果這一次確實議座你的指教,我們應該要再後續的溝通。
馬見Lahuy.Ipin議員: 所以沒有,所以你們訂定了一個要點或是通盤檢討,結果也不是通盤,各個局處都搞不清楚狀況,水利局請問你知道我們基金廢除了嗎?
宋局長德仁: 知道。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甚至是草案所適用的業者,目前用地應該是農地,要變更為溫泉專用區,是不是符合現行農發條例,需要繳交回饋金的要件,農業局有掌握嗎?
侯市長友宜: 農業局。
馬見Lahuy.Ipin議員: 因為現在我們三通,針對溫泉做一些更動,可是現在有些溫泉的業者總共有24家,裡面其中有包含農地,但是你們有沒有去思考,有沒有符合農發條例,要繳回饋金的要件?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第一個部分在農發條例裡面,關於溫泉的部分,是要先看他所使用,如果他有設置設施的部分就必須要繳交回饋金,在設施的部分,對......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好意思,市長,這件議題並不是說城鄉局做了一個三通,然後各個局處都無掌握,其實這樣子進程都變得非常緩慢。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你的用意就是希望各局處通力合作。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
侯市長友宜: 面對一個問題不要只一個單位去解決這個大問題,其他當然問題還沒解決。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因為他解決的問題在後面。
侯市長友宜: 你的用心我可以懂。
馬見Lahuy.Ipin議員: 是,好,在我們變更溫泉區的審查要點,草案的第8條又規定,申請變更範圍的土地應該要完整連接,在第9條又規定,申請變更的範圍內公有土地或者是未登記土地,基於整體規劃開發及水土保持計畫需要,應先依規定取得同意,合併開發或者核准租用或者讓售之文件,好,本席要提醒市府,在原住民族祖靈守護的土地上面,並不是外人一廂情願說要開發就開發的,市長,本席要提的是依照我們現在中央所發布的原住民基本法第21條規定,於原住民族土地或者是部落及其周邊的公有土地從事開發利用或研究,應該要取得部落的同意或者是參與,而當地的原住民族人也可以分享相關的利益,本席有問題,財政局有沒有看這中間有沒有公有土地?財政局掌握了嗎?
侯市長友宜: 好,我想這個都跨局處要去處理的問題,包括財政局也要去掌握,旁邊是不是有沒有公有地?我想這個財政局會去做盤點。
馬見Lahuy.Ipin議員: 還有一個問題,依照原基法我們接下來要做變更溫泉區的審查要點,我們要點通過之後,如果有店家或者是要擴大,或者是當時候原基法已經發布到現在所蓋的一切建築物,原民局長有沒有經過部落會議同意?
羅局長美菁: 我的了解是必須要經過部落會議同意,但是......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但是沒有。
羅局長美菁: 但是我們很多部分是授權在烏來區公所,可以去落實執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不對,局長你的邏輯不對。
羅局長美菁: 因為確實是要公所協助在部落會議一起來推動。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所以公所不是決定權的那個人。
羅局長美菁: 是協助。
馬見Lahuy.Ipin議員: 但是還是要經過部落會議同意。
侯市長友宜: 公所應該是協助部落會議進行。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市長,過去我們國民政府藉由促進山地......,對不起,各位局處首長可以回座休息一下,市長你還是再擔待一下。
侯市長友宜: 沒問題,我是比較擔心你,你要坐下來比較實在。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過去我們國民政府藉由促進山地現代化的名義,引進漢人的經濟勢力,從全面去介入我們開發山林的資源,占據有經濟發展價值的一切資源之後,因為我們大臺北地區需要山上的水,烏來被限建到現在,時至今日烏來只建到拆掉我的tatak,tatak是工寮的意思,我們不曾看到拆掉商用建築,市長,本席要提醒你原鄉烏來的資源非常豐富,全臺灣有106個溫泉路頭分布在25個原鄉當中,當原民會如火如荼的輔導各個原住民鄉的族人在地經營溫泉的時候,我們烏來的人還在殷殷期盼在自己的土地上面有個合法的家,原寶地興建自住宅的合法只是歸還我部落族人被剥奪的生存權,而今我們開發申請變更為溫泉區,讓違法變成合法的同時,我們市府還能為族人做些什麼?
侯市長友宜: 這要謝謝,因為剛剛觀旅局也特別跟我說,這個部分我們要按照溫泉法來做事,有一些我們該輔導的,有一些該轉型的,我們要給他輔導做轉型,這部分法律已經有明有規定了,當然如果我們能夠對原住民的所有的朋友在經營這些行業裡面,怎麼樣更落實、更怎麼輔導他,把他做得更好,這侯友宜也願意,馬躍(Mayaw)也願意來做這件事情。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馬躍(Mayaw)市長,我們要如何去結合原鄉文化的發展,要推動在地族人投入溫泉產業的經營,建構原住民特色溫泉產業鏈?我希望市府能夠進行評估。
侯市長友宜: 這個就是我們要走的路,讓在地的人好生活,讓在地的人有一個產業,其實烏來人就是我們的原住民這些朋友們,在烏來有一個好的產業在那邊落腳生根,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地方,讓他們更能夠蓬勃發展,也就是我們輔導重點。
馬見Lahuy.Ipin議員: 最後因為市長平常你都是在公開場合致詞,可能時間不夠,我們利用這個總質詢的時間,本席也會放臉書,然後我們現在又有直播,本席讓你一點時間,看你有沒有什麼話,對我們新北市的族人說?
侯市長友宜: 我非常謝謝我們年輕有為的馬見議員,我來了這裡8個月,我看到馬見議員有理想、有抱負,更重要他願意為原鄉付出,這是一個難得認真好議員,今天你一句一句用原鄉不但是語言,還有原鄉所有相關的條例敘述你們的歷史跟背景,敘述現在面臨年輕人也好,族人也好,所面臨的新的挑戰,這些新的挑戰在新北市政府來說,都是新北市政府要去承擔的責任,不能光靠一個馬見議員來承擔,所以你今天敘述的很多需要去改變的,新北市市府不但原民局,新北市政府各局處要調整步伐,按照我們的法令,按照保護我們原鄉的原住民,更應該落實去執行,這就是我的態度,所以我今天非常感動看到馬見議員身體微恙還站在這裡,我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的謝謝,我要求我各局處記得今天馬見議員引經據典,而且把原住民的心聲尤其是山地原住民現在的困境娓娓道來,我會記得,大家一起努力,讓我們原住民原鄉的所有原住民們生活會更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最後1分鐘,我們再來複習一下,原住民的謝謝,不是只有阿美族的aray(謝謝)。
侯市長友宜: lokah(你好)。
馬見Lahuy.Ipin議員: lokah(你好)是問侯,泰雅族的謝謝,叫做mhway su(謝謝)。
侯市長友宜: mhway su(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布農族的叫做uninang(謝謝)。
侯市長友宜: 你也唸大聲一點,uninang(謝謝),我要大家一起學,不能我一個人學,對不對?
馬見Lahuy.Ipin議員: 排灣族的就是masalu(謝謝)。
侯市長友宜: masalu(謝謝),我們這姓侯的叫馬沙。
馬見Lahuy.Ipin議員: 馬沙那是名字。
侯市長友宜: masalu(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masalu是謝謝,還有鄒族的‘aveoveoyu (謝謝)。
侯市長友宜: ‘aveoveoyu (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aveoveoyu (謝謝)。
侯市長友宜: ‘aveoveoyu (謝謝),匪類就對了,‘aveoveoyu (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最後是魯凱族的sabow(謝謝)。
侯市長友宜: sabow(謝謝),他還給我小抄,不然我還唸不起來。
馬見Lahuy.Ipin議員: 再給你一次機會,你開始。
侯市長友宜: 我可以唸,我來唸,阿美族叫做aray(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aray(謝謝)。
侯市長友宜: 泰雅族叫做mhway su(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mhway su(謝謝)。
侯市長友宜: 排灣族叫做masalu(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masalu(謝謝)。
侯市長友宜: 布農族叫做uninang(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uninang(謝謝)。
侯市長友宜: 太魯閣族叫做mhuway su(謝謝),鄒族叫做‘aveoveoyu (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aveoveoyu(謝謝)。
侯市長友宜: 卑南族叫做semangalan(謝謝),魯凱族叫做......,不是,對不起,他沒有寫錯。
馬見Lahuy.Ipin議員: sabow(謝謝)。
侯市長友宜: sabow(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他們魯凱族有分兩個不同部落的說法不同,有maelran(謝謝),也有sabow(謝謝)。
侯市長友宜: 賽夏族叫做ma’alo(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賽夏族。
侯市長友宜: 賽夏族叫ma’alo(謝謝),賽德克族叫做mhuway su(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mhuway su(謝謝)。
侯市長友宜: 噶瑪蘭族叫做wanay(謝謝),還有雅美族(達悟族)叫做Ma’alo’(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對,Ma’alo’(謝謝),市長,為什麼我今天要再重新複習一次?
侯市長友宜: 還有,後面還有,邵族是怎麼唸?邵族我不知道怎麼唸?
馬見Lahuy.Ipin議員: 沒關係。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還有一個拉阿魯哇族叫做'ʉ'ʉraisa(謝謝),卡那卡那富族sosomanpe(謝謝),我不太會唸。
馬見Lahuy.Ipin議員: 市長你唸的很可愛。
侯市長友宜: 不是,我就盡力,因為這一張雖然不是考卷,但是我很有誠意把他唸出來。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雖然唸的不好,但是代表我一番的誠意,我能夠記多少,我就記多少。
馬見Lahuy.Ipin議員: Lahuy.Ipin為什麼說要再重新複習一次?我希望我的結語是要再一次提醒,馬躍(Mayaw)市長、還有市府團隊,我們新北市政府所轄的400萬的市民裡面是有豐富的多元的原住民族群,謝謝市長,謝謝各位局處首長,謝謝議長,我的質詢到這裡。
侯市長友宜: 我也要謝謝馬見議員,謝謝你這麼用心的準備了這麼多資料,讓你沒有辦法暢所欲言,尤其你今天身體微恙,還堅持站在這裡,我代表新北市政府團隊謝謝你的用心,我們一起努力,謝謝。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市長,謝謝議長。
主   席: 謝謝馬見議員,現在蔡錦賢議員要繼續,還是要先休息?
蔡議員錦賢: 我說,你休息,市長你請坐。
侯市長友宜: 謝謝。
蔡議員錦賢: 站那麼久了。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
蔡議員錦賢: 沒關係,你請坐,我現在說這個讓你做參考。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蔡錦賢總召,謝謝。
蔡議員錦賢: 市長,六都的公共債務你看一下,本來我們是倒數第2名現在變第3名,這是怎麼回事?第1名的就是他欠的錢最多,你看第1名高雄市2,416億元,第2名795億元,我們第3名是1,045億元,表示我們比臺中,臺中比較少,比例算起來我們才3.5萬元,平均每人負擔3.5萬元,我們的債務1千多億元其實新北市土地很多,我們如果拿來賣掉標1千多億元,錢還掉,我們沒有,那利息錢拿來給年輕人,像李翁月娥說的來幫助66的,6萬元的怎麼會沒有?我們就缺錢,錢沒花在刀口上,拿去給銀行花,不如我們很多的土地,新北市的土地很多,但是土地放在那邊不會變錢,不會變錢就沒辦法發生效用,我們如果變錢出來,等一下我再拿錢給你花,讓你可以活用,這個錢如果還完,我們就沒債務了,不然1千億元利息1年多少錢?所以請市長未來努力的方向,這要怎麼做?這很重要,我再跟市長共同來努力,再來,107年應收款行政罰鍰,106年45.5億元,107年未收的剩29.9億元,應收罰款排名第4名,警察局、交通局、環保局、勞工局,你看警察局本來314,873件,他的金額640,935,990元,他現在剩367件,金額剩38億7千多元,這錢差不多都他們收的,這4個局最多錢的他排第1名,他收最多,交通局462,641件金額本來18億元,現在件數反而多了,錢也多了,18億元變23億元都沒收到,最後1名交通局,環保局比較少他才80幾億元,工務局才65億元,所以他比較少,我們一再說要催收,錢收回來能動用多少?你知道嗎?錢如果沒收回來,錢都有,我覺得罰款大家都會去繳,為什麼錢欠這麼多?錢沒收回來,這如果收回來20幾億元,我們也可以活用,你都放在那裡沒收,收回來就有錢可以用,103年到107年應收款未收的罰款,106年減少52萬件,收回來15.6億元,收回來那麼多,你看103年、104年、105年、106年現在剩256萬件,你看還這麼多還沒收的29億9,370萬元,所以本團議員提醒市長想辦法怎麼催繳?我記得百姓大家都很守法,開了我們去講這罰款什麼的,沒辦法紅單開了就是要繳,沒辦法說不用繳的,我們的罰款那麼多,怎麼都沒收到?所以這個要加強,跟市長報告,因為這也是財源。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們長期未徵收公共設施保留地應該利用這個看怎麼處理?新北市公共保留地全臺灣6,329公頃,可以解編來活化土地使用,市府的土地可以雙贏,現在少子化文教用地,應該重新規劃,文教用地淡水最多,淡水為什麼會這樣?有20個地方,他以前50幾年就都市計畫,現在再重新編,新市鎮重劃也再編學校用地,他們照比例去編都重複,現在孩子生少,學校有的剩......,山上的一班剩7、8個,因為沒人生,就像阿娥在講我們的教育,孩子沒有生,老師怎麼有學生可以教?變成整個學校都沒人,一個學校6班剩幾10個,老師還是那些人,編制也是那些人在教,但是這樣就浪費,你就整編在一起,重新編,所以淡水20個地方要重新計畫,很簡單,如果不做,土地別人的,來叫他一半讓你蓋,一半來做什麼?長照也好,照顧老人,幼稚園多開2間,現在幼稚園有的學校,你叫他去那所學校他不要,他要新的要好的,如果土地可以賣可以活化變錢來,我們1年補助6萬元,1個月5,000元而已,1年6萬元很簡單,你要怎麼活用?去拿那些錢,土地怎麼處理?把他處理好,所以這我相信市長公共設施保留地總共264.5公頃,我們的地方那麼多,但是要去計畫做,給市長參考,當然市長可以試試看,你有魄力,而且團隊大家都很認真,尤其我看走到哪裡都遇到副市長,副市長很忙,有時候廟會也要跑攤,其實市長你確實很忙,下屬都動起來,包括局長,其實局長都是開會,你看常常就是開會,但是屬下你要帶的起來,有的下屬一些主辦什麼的不會的都不問,你不問不會就擺爛,局長開會回去晚了再看一下公文,怎麼有辦法了解下面的人?我的建議不要說只有局長在外面跑,科長也要讓他去跑,科長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局長都在開會,科長都在辦事的,局長交待下去,未接觸他沒去了解,讓他去了解百姓的困難在哪裡?派他們去跑,當他跑夠的時候,他回來就知道百姓是怎樣的,科長管下面的才......,不然他也不了解,他沒接觸到百姓,百姓的困難在哪裡?以前說官僚,現在還好像有這種感覺一樣,這個一定要把他改掉,讓他覺得百姓困難就是我的困難,我跟你站在一起,就像李翁月娥說的,市長你可以下去了解到整個百姓,聽他們的心聲,因為新北市政府是在解決百姓的困難,我們才知道要如何照顧他們?新北市政府派給公所,公所有限,但是也要市政府給他資源,才有辦法把地方百姓的心聲做好,所以在這裡拜託市長,因為你以前做為保母,保母就是要關心百姓,百姓的生命問題、安全問題、交通,所有的你都很清楚,因為你做過保母,跟一般的市長在做,他沒做過這個不了解,他們有槍你也衝過去把救他出來,所以你有這個心就會把百姓照顧的很好,有的不是,有的選中,但是不了解百姓的痛苦,我做我的官官相護,尤其各局處一個地方提了案,就自動去會審,你不僅踢皮球,一下踢那裡,他再踢到那裡,百姓怎麼會懂?窗口不知道你裡面有這麼多單位要跑,我們幫他會審,其實你幫他忙,因為他不懂,他案子送進來,這個案子比如說交通跟農業有關或跟什麼有關,你只要接到就邀集大家一起來研究,這樣速度才會快,才消化的完,不然你一送來,一看只要有問題就退回去,回去辦一辦再來,再看一頁只要又有問題再退回去,退回去再來,你如果一次排20天,退10次就20個月去了,所以這樣沒辦法辦,你也消化不完,你就來看一看,各單位都來開會,大家看一看,有問題寫一寫,退回去這幾項都改好,因為我們看過,回來就簡單了,因為我們都講過了,那幾點改好就送出去,這樣就不會積件,像我有時候要拜託,等2個月沒有再去看,結果疊一堆,再來翻那一件拖出來再來看,時間來來去去越堆越大堆,人家是來就快消化掉,你不是,沒消化越堆越多,所以這樣沒辦法,所以我的看法就是市長確實金字塔在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未來新北市是最大市,你可以來新北市,天意讓你有機會未來你會爬更高,新北市我們從出生照顧到老,出生後要怎麼來照顧?我們想辦法開發財源,跟財政局討論,叫他攤開來給你看,土地都在哪裡要怎麼來研究?看要做什麼?做青年住宅幫助年輕人,其實你幫助年輕人,6萬元給他是幫助什麼?是幫助年輕人,不是只幫助小朋友,他的長輩不夠錢,你5,000元給他,他會省很多,他可以讓孩子去讀書,可以省很多錢,再補助一下就可以......,也補助賺不多的年輕人,讓年輕人感謝你,他也才敢結婚,不然確實不敢結婚,現在單身的很多,他賺不了錢,時機差不敢去賺錢,不敢結婚,他結婚如果要生子要一個......,像我女兒2個小孩,他跟老公賺錢,一個讀書送去幼稚園,1個2萬元,2個就4萬元,1個讀書女婿賺的錢就沒辦法給孩子唸書,還有吃的,如果還要租房子,怎麼有辦法?所以就不敢生,這個問題就要拜託市長,地方資源多可以利用,不要不用,土地就要翻土,就像菜割起來,要再和一和,為什麼要翻土?土地沒翻放在那裡就是死的,他變成很硬,土沒有翻,播種也活不了,肥料才能吸收,我們土地也是閒置,我們就來改造,變錢來照顧百姓,從出生照顧到老,我們來做這個,讓百姓覺得這個市長很不簡單,以前做過保母,知道百姓痛苦在哪裡?無黨聯盟議員在這裡都是給市長建議,要如何把新北市做的更好?這是一個建議,4點到了,休息了,謝謝。
主   席: 好,休息。
休   息: 16時~16時30分
主   席: 繼續下午的總質詢,游輝宂議員。
游議員輝宂: 議長、秘書長、市長、副市長、各局處首長,我們議會同仁、記者先生、女士,大家下午好,今天是我的總質詢,來,第一個我們先探討一下計畫道路開闢的一個事情,這是上一次總質詢的時候,有問的問題,經過了7、8個月他還在那邊,所以我一直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樣子,目前執行進度我們再......,是遇到什麼困難?還是要怎麼處理?這個我們會後再拜託跟我......,我們再來討論一下,這個就是中和南勢角景安捷運站旁邊有一個黃昏市場,上次總質詢也是講完之後有好一點,結果現在好像又一樣變成這樣,因為還蠻臭的,甚至水有一些不管是餿水什麼的滲到柏油下面,甚至連柏油都有......,清掉了還是很臭,那時候有處理掉,也是有把柏油整個打掉重新舖,結果現在還是這樣,看到底是要怎麼處理?是裝監視器還是怎麼,一直站崗也是很累,看是怎麼解決辦法,我們這個再來我們來討論一下,這個是我們碰到一些地方上的問題,再來,在中和南山路這邊在中和吉興里,下雨還是會淹水,然後他那邊算屬於比較低窪的部分,就是下雨,他排水還算快大概下完雨1、2個小時會排掉,但是就是下雨的時候,就只有那邊淹,所以我這邊是......,我們有先跟公車業者,他那邊有公車因為他那邊其實蠻小的,就大概可以會車的路而已,有跟公車業者討論他們說只要市府願意動工的話,他們是願意調整路線,等他們這邊做整個改善完成再回復,就是一直有再反映6年了,我就問說這算不算怠慢?不想做,還是不願意做,我不是很懂,那邊淹水是一個蠻大的問題,有的時候如果真的很大的話,可能會到腳踝這邊再上來一點都有,這邊再拜託一下,再來,是我們原秀水里的活動廣場這個T棚,我記得市長好像有去現場過,我記得,因為他是違章,里長這邊他被拆掉他沒關係,他拆掉就算了,因為違章是事實,拆掉沒關係,但是拆掉之後呢?他們是希望說......,里長是希望可以做公廁,公所有允諾他會做、會處理,再來,就是因為水利局這邊一直有做綠美化,在我們瓦磘溝旁邊,綠美化那邊里長是希望可以做有遮陽功能的綠美化,我也要拜託一下,因為我們在中和南勢角安樂路那邊也做綠美化,可是他那邊的椅子都尖尖的,我是真的不太喜歡尖尖的,他做一個菱形的概念,這邊在評估安全性也請一併評估下去,設計師都做很尖,然後我會很怕市民不小心撞到會很麻煩,這邊再拜託一下,再來,里長有反映里基層建設經費可不可以購置行動監視錄影機?這也請我們市府做一個評估,他們覺得蠻有需要的,因為就是很多時候,不管是辦活動也好,或者是有一些違規亂丟垃圾什麼等等也好,他們如果有一些點他們希望可以做錄影的方式,然後來做一個比較數位化的管理,新北農地違法的工廠,這邊是目前我們......,服務處這邊做了一個統計,當然就我們臺中市有專職在處理這個事情,其他縣市都沒有,我們的預算其實也編了不少,所以我們是不是要討論一下,怎麼處理?這是主要我們這三個,看可以的話,我們是不是請市長來跟我們做一個......,是,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議員謝謝你,我先把前面幾個問題重點先回應,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沒問題。
侯市長友宜: 第一個垃圾的問題環保局要去解決,沒有說弄完了就不解決,不是這樣子,第二個積淹水的問題,我要去看最好是1個小時、2個小時迅速就排水排掉了,我請水利局去澈底了解一下,如果不是因為即時強降雨瞬間沒有辦法排掉的話,把問題找出來,如果是氣候異常變遷,瞬間的雨太大那起碼1個小時內要把他排掉,不是我們不願意做,這一定要做,6年的怠慢這不可以,第三個就是公廁,我剛剛跟柯局長講違建那是違建......
游議員輝宂: 違建沒辦法。
侯市長友宜: 公廁把他做好,讓大家有個休憩的好場所,這個我請柯局長去做一個處理。
游議員輝宂: 再拜託。
侯市長友宜: 還有一個是什麼?剛前面有幾張忘了,我再看,我已經請研考會列管,我叫研考會把......,還有一個馬路......
游議員輝宂: 對,那個......
侯市長友宜: 為什麼可以拖到現在?我不知道。
朱局長惕之: 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來,回答一下。
朱局長惕之: 那個還拖蠻久的,對,大概跟議員說明一下,那個地方可能涉及到都市計畫的問題,我會後會把詳細的資料跟議員做一個說明,當然都市計畫是一個問題,另外一個是用地的協調的部分,是。
游議員輝宂: 對,他就一個鐵皮屋,真的沒有辧法處理嗎?他就擋在路中間,真的......
朱局長惕之: 對,但是就是說跟原來都市計畫的中心樁位的部分,有時候要做一些變更,我再跟......
侯市長友宜: 那個鐵皮屋是不是違章?
朱局長惕之: 那個鐵皮屋是,但是他是在不見得是完全在道路上。
侯市長友宜: 好,我請工務局去了解一下,該拿出魄力就要該解決。
游議員輝宂: 對,再拜託。
侯市長友宜: 另外你剛剛講的違章工廠的清查,現在中央有一套政策,我們會有一個部分我們要......,他有一個時間點,該輔導的輔導,該納管的納管,該不合法的我們怎麼樣來規勸、來怎麼做處理,我相信經發局很清楚有一條界線,我的態度就是經發局、消防局、工務局相關單位聯合去做清查,該輔導人家不要給人家為難,就不要給人家為難,該納管的就給人家納管,但是如果說早期的......有,不是,後面新做的該非法的我們該處理,還是要處理,所以我的態度很清楚,我們按照中央法令來做,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好,這邊再拜託市長,因為像上次我們那個......,是哪裡發生火災,因為那鐵皮真的燒起來他是會軟的,他是沒有什麼......
侯市長友宜: 對,會造成消防同仁......
游議員輝宂: 對,消防同仁,上次我們有遇到。
侯市長友宜: 我請經發局稍微說一下,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好。
何局長怡明: 這邊跟議座報告,主要就是因為現在工廠管理輔導法正在修法,我們跟中部辦公室都密切合作,除了之前的一個開發地區的說明會之外,我們接下來有一個5場的說明會,主要第一個部分會先針對現在目前已經有臨時登記的工廠,因為未來在工輔法修法完成之後,他們可以直接申請特定工廠的一個部分,第二個部分就是有關於這些廠商他們需要做遷廠的部分,除了我們原來有的已經盤點出來的200公頃跟600個廠房單元之外,近期的部分我們也有接洽私有土地的部分,包括像三峽10公頃的土地,這樣子的一個部分,如果能夠就近的提供這一些廠商做遷廠的部分,我們接下來的說明會裡面,我們也會來協助媒合,第三個部分就是誠如剛剛市長所談到的,如果他是高污染這樣子的工廠,在未登記工廠的部分,我們就會希望他是整個是搬遷的,到我們講的所謂的合法的工業區去做整個環境污染防治的設置,以上。
侯市長友宜: 議員,最後補充二個小點,第一點消防局已經清查完畢,總共有1萬7千多家,1萬7千多家的時候,我們會請他們做消防自我演練,在救災救護的時候,我已經有跟他們特別交代,一定要確保同仁的安全,所以裡面如果有生命安全的,我們才會進去搶救,不然我們會用防火隔離的方式來做救災的方式。
游議員輝宂: 沒錯。
侯市長友宜: 另外第二個,我請工務局空拍,要掌握不要再有新的再進來,所以這一點特別跟議員做二項的補充說明。
游議員輝宂: 好,謝謝,謝謝市長,謝謝各局處首長,因為我這邊當初市長當副市長的時候,處理我們新北八大行業的時候都是斷水、斷電在處理,我想說是不是這邊也是建議一下,是不是也是類似像這樣的情形,就是魄力的問題,因為不管是因為建築法或都市計畫法其實都有相關的罰則跟辦法,這邊再跟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會遵照游議員給我的指示。
游議員輝宂: 不要說指示,我們是建議而已。
侯市長友宜: 不是建議,重大違規。
游議員輝宂: 對,重大違規。
侯市長友宜: 不但會給他斷水、斷電,必要的時候給他拆除,已經重大影響公共安全就把他拆除掉。
游議員輝宂: 對,公共安全是......
侯市長友宜: 我有特別交待工務局、消防局要做這件事情。
游議員輝宂: 謝謝市長的魄力,再來是中和納骨塔現在碰到一個問題,就是他滿了,我知道他可能應該沒有再增建的可能,因為他地算在山上,我這邊是不是可以請市長這邊可以做一個就是......,因為很多人放著,我想放著了就不管了,我們是不是有辦法清查這些無名主的骨灰?有沒有一個安置計畫?我們就可以釋放更多的塔位,因為塔位我那時候問一下柯局長的時候,他是說我說有沒有機會收個管理費什麼,比如說1個月100元什麼之類等等的建議,他說因為我們殯葬的條例還沒有完全出來,有一些卡到的部分,沒關係這邊我們再討論,因為納骨塔大家現在都還蠻常做使用,我們納骨塔辦的還不錯,就是每年有二季的在辦法會等等的,這邊再拜託市長,看有沒有機會再清一些出來?
侯市長友宜: 一定,我一定責成柯局長先把無主的骨骸先清。
游議員輝宂: 看有沒有機會把他處理掉。
侯市長友宜: 先清以後,然後我們開始做安置計畫,安置計畫以後就有更多的塔位。
游議員輝宂: 希望有更多的塔位。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一系列就要把他做的更快速,因為大家等塔位等不及,而且大家都希望落地生根,在我們原有的中和地方,所以柯局長一定要......,而且當過中和區長,所以一定務必要把他當成最重要事情來做,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好,謝謝市長跟局長的處理,然後我今天碰到一個case,就是我們專任教練的專業成就加分的比較,這邊是二邊的比較,這個沒什麼好那個的我覺得還好,我是特別針對於加分的部分,因為加分的部分差蠻多的,這是我們新北市的,這個是臺北市的,足足多了我們超過12項左右,加分這個就還差蠻多的,所以我的建議是說,因為今天學校既然有想要把這樣子的一個缺釋放出來,是因為他們學校有需求,不管是什麼樣的體育專長的老師,他們是有這個需求,我是希望我們新北市可以更照顧新北市的專業老師,而不是說在新北市結果可能3、4個來甄選之後,因為加分加輸人家,可是他並不是說他不好......
侯市長友宜: 不是不好而是因為加分輸人家。
游議員輝宂: 他只是加分輸人家,然後就......,我那次碰到的case很特別就是,打分數的老師,不知道為什麼?他給我們兩個新北市的老師分數是低到可以不用打報告的低,然後給另外的老師是高到不用寫報告的高,中間就差很多。
侯市長友宜: 那就有失公平性了。
游議員輝宂: 對,就剛好碰到這樣的問題,然後中間又差很多,結果他......,因為我們......,老師也很優秀他有帶隊去國內外比賽都有一些名次,都有加分,可是因為我們新北加分加的比較少一點,所以最後好像1個差3分,1個差5分。
侯市長友宜: 我會請教育局去檢討。
游議員輝宂: 所以這邊請我們這個......
侯市長友宜: 這個要檢討,為什麼?我們去跟人家競爭不要因為加分影響到我們自己教練的權益。
游議員輝宂: 因為他其實老師不是不優秀,老師很優秀。
侯市長友宜: 我剛請我們教育局回去研究一下,這個不公平的狀況怎麼把他處理的更好?
游議員輝宂: 看是不是做一些改變?
侯市長友宜: 起碼不要落差那麼大。
游議員輝宂: 對,我是希望可以更照顧我們新北市的,因為後來那個老師聘到他是從基隆來的,所以變成說他自己......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們要鼓勵我們自己的留下來才是對的。
游議員輝宂: 對,沒錯。
侯市長友宜: 搞不好我們自己的以後自己的人要留下來,我自己的加分多一點。
游議員輝宂: 對,沒錯,因為他就在......
侯市長友宜: 是應該用這個方式來對待。
游議員輝宂: 對,在地方我們在落地生根,然後在地方做很多的教學也好,培育也好,我相信體育,體育是一個很怎麼講?體育是一個很......
侯市長友宜: 很重要。
游議員輝宂: 振奮人心的一個東西,我們可以為了一件像我們之前棒球贏了韓國,大家都開心一樣。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邀請賽贏了也不錯,U-12也贏很棒。
游議員輝宂: 是,我希望說這樣我們新北市有專業的教練,為什麼不多對我們新北市的教練多友善一點?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游議員我們朝這個方向去努力。
游議員輝宂: 再拜託我們市政府。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這該做的。
游議員輝宂: 好,再來就是中和New Bus的接駁車,民眾反映網路經常故障,接駁車有點老舊,所以我很想要知道我們大概要怎麼做?車好像用了10來年有了吧?
侯市長友宜: 是我們的New Bus要轉型了,因為有的跟公車重複路線太多了,就不太需要,就要把品質提升,要照顧偏鄉讓都會型態更便利,New Bus要轉型,不過沒那個素質不好,品質也不好。
游議員輝宂: 對,因為他這個公車......,我們烘爐地是蠻陡的,他其實上不太去。
侯市長友宜: 我還怕造成安全性的問題。
游議員輝宂: 對,他其實上不太去,所以都在底下繞,偶爾才上去一下,比較輕的車才上的上去,這邊我們是不是再研議一下?
侯市長友宜: 這個會,我準備分三階段4年裡面把他全部做改善。
游議員輝宂: 好,這邊再拜託,因為其實對一些年紀大的,像中和有一些觀光景點,我們有意願,捷運站又多,我覺得這個一併考慮進去,當初柯局長在中和區公所的時候,有做一個路線的重新規劃,我目前聽到的效果也還不錯,有一些新興的社區等等,公車業者還不願意車子進去他們那邊的時候,是不是就靠New Bus在做接駁?這邊我覺得他有他的必要性跟重要性。
侯市長友宜: 是,所以我們在調整的過程當中,一定要兼顧到有些社區,以往有照顧到,現在沒有,萬一取消沒有照顧到這樣不對,我們要怎麼樣把他照顧的更好,這才是調整的好方法。
游議員輝宂: 對,我是覺得如果公車業者他們自己願意......
侯市長友宜: 那最好。
游議員輝宂: 那當然是最好,那當然就是我們特別照顧比較需要,業者不願意過去的,不管是人口也好,還是路線也好,或是有困難度也好,這邊再拜託我們交通局做一個處理。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
游議員輝宂: 再來是國防管理學院,他還蠻特別的,上次我們有特別講到的,他的跑道部分有那個,後來我這邊問到衛生局有個計畫,他們是說想要做一個銀新生活宅在這邊,我不反對我也覺得很好,就是在地樂活、在地老化,我們在地處理,可是我這邊再拜託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只有我們生活宅做使用,因為他土地還蠻大的,所以我希望說市民的停車空間也好,或者運動空間也好,也一併進行規劃,我目標是要多功能使用,不要只有單一使用,很浪費,我覺得很浪費,因為那邊就像我講的,現在還是......,現在好一點,因為之前員山公園剛蓋好的時候是很有特色的公園,那邊假日車子排的很長,然後被開單、被檢舉等等很多問題,現在好一點點,可是他還是會有蠻多人去,週末的時候會去上面,停車空間還是不夠,所以這邊請拜託如果要做我沒有意見,但是我們市民的停車空間、運動空間一定要一起。
侯市長友宜: 我特別跟議員報告一下,停車空間我會請交通局一併進去評估,運動空間我想這個是有必要性的,另外在沒有蓋好之前,剛剛你看的那個PU跑道也是不太好,我準備還要重新弄的乾淨一點。
游議員輝宂: 要先弄,對。
侯市長友宜: 把他整修,先把他做漂亮一點,讓他還可以用,不然等蓋了搞不好等3、5年以後,4、5年以後,大家這幾年怎麼弄,所以PU跑道謝謝議員的關心,我們一樣再把他蓋的漂亮一點,然後再來蓋這個銀新宅。
游議員輝宂: 他這個應該是最簡單排水的問題沒辦法解決,所以他一直積水。
侯市長友宜: 對,老舊破損。
游議員輝宂: 對,他會一直積水然後就要等天氣好把他曬乾,他現在跑道那邊突起來。
侯市長友宜: 所以很不安全、很不方便,我們準備還是把他做改善。
游議員輝宂: 好,這邊再拜託。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概用了700萬元來做,明年要來做。
游議員輝宂: 好,只要能夠做成這樣我也覺得很好。
侯市長友宜: 對,以後我們做銀新生活宅。
游議員輝宂: 我也覺得這個很好。
侯市長友宜: 我要加入運動空間,你剛講的。
游議員輝宂: 對,因為他其實蠻大片的。
侯市長友宜: 對,停車空間我們看交通局怎麼去評估效益的問題。
游議員輝宂: 看是不是有機會地下室多挖個幾層還什麼,沒關係,這邊你們評估。
侯市長友宜: 我再請交通局來評估跟......
游議員輝宂: 法令的問題跟什麼問題,有沒有問題?
侯市長友宜: 好。
游議員輝宂: 對,再來就是救護車嚴重不足,我們看看新北的五大都會區這裡。
侯市長友宜: 中和0.38。
游議員輝宂: 對,我懂,因為你們人員編制有困難,這邊只是提一個相關的給市長看一下,因為就是不太夠。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不太夠。
游議員輝宂: 這邊是不是看是要增加預算?還是要怎麼樣訓練?我知道有一些民間的救護車會支援幫忙,可是就是其實民間的素質這也要要求,前陣子有些狀況......
侯市長友宜: 好,因為有人會捐贈救護車,但我們救護車的品質我會要求,現在目前為止我們的標準配備是夠的,但是我希望人家給我們捐的救護車,未來救護裡面的配備要越好,陽春的救護車來其實對我們幫忙不大。
游議員輝宂: 不大。
侯市長友宜: 我們要更配備更頂級的,我們才真的可以搶救人命。
游議員輝宂: 對,這邊再拜託我們那個......,我覺得那個叫做職前的訓練跟專業訓練我覺得這個要做......
侯市長友宜: 好,所以我們現在高級救護技術員是全國第1名最多個,500多個,其他的各縣市大概有的是個位數,有的是10幾個而已。
游議員輝宂: 我相信我們在前朱市長延續下來的政策,做了很大很大的改善跟改進,可是偶爾還是會出點小狀況,這邊看是教育訓練不夠還是什麼的,沒關係,我們再加強。
侯市長友宜: 一定的。
游議員輝宂: 我們希望說需要他們的時候,可以不管是路程也好,還是流程也好,都是跑的非常的順暢。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林口就蓋了一個叫做等於是緊急應變的中心,就專門在指導這些救護員在救災的。
游議員輝宂: 好,這邊再拜託市長,辛苦了。
侯市長友宜: 好,應該。
游議員輝宂: 以上,是我今天的簡報,感謝市長,感謝所有局處同仁的幫忙,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游議員,我們都會把你這些問題,請研考單位列管,逐一來再給議員做一個回報,謝謝議員。
游議員輝宂: 好,謝謝市長。
蔡議員錦賢: 謝謝,市長,這關係大建設,所以我跟你對答,忍耐一下,站20分鐘。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不會,應該的你說。
蔡議員錦賢: 議長說叫我不要說趕快結束,我會趕快結束的。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的,別這樣該說的要說,沒關係。
蔡議員錦賢: 市長,關於這個好幾年了一直沒辦法解決。
侯市長友宜: 什麼事情?道路未徵收。
蔡議員錦賢: 你看這幾道?1、2、3、4、5旁邊還有停摩托車可以6道,為了捷運對面那邊幾棟房子?6棟房子,這6棟房子一直沒辦法,瓶頸道路沒辦法拆,我想拜託市長這6棟房子而已,差不多5、60米,60米左右,因為中央都沒辦法,所以都不幫我們處理,我看這個不如我們帶隊,我們出多少錢?中央出多少錢?我們來開,因為百姓是我們的,這裡常出車禍,你看變3線,2線在走,1線車,還要摩托車、腳踏車、人、汽車,常常我們這裡從紅樹林到這裡,1年280件車禍,所以我想請市長,這個困難看要怎麼克服?讓你知道再幫忙一下,還有一個這裡就是馬偕出來接馬偕民生里民生路出來,那個85度C那裡也差不多8間、9間,這個瓶頸道路都在車站門口,所以車輛很多都塞住了,都是3線變2線走1線都是這樣,我的小嬸就在這裡撞死的,所以這裡常常發生車禍,瓶頸道路一定要開,這再拜託市長幫忙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不是幫忙,這解決民怨,而且解決安全,所以我在想除了我們可以跟中央拜託以外,當然中央要幫忙出一點,我們出一點就解決,因為很貴20億元,這第一我們要走,第二這些土地看有沒有辦法辦一些容積移轉。
蔡議員錦賢: 土地?
侯市長友宜: 用一些公共設施的地跟他們交換。
蔡議員錦賢: 那個地方一定要徵收。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我們爭取用換的,跟他們換也是可以的,我們再研究看看。
蔡議員錦賢: 看要怎麼研究?怎麼配合?我會地方......
侯市長友宜: 你就幫忙說好不好?我們兩個一起講,地方有些事情要靠你,好不好?
蔡議員錦賢: 好。
侯市長友宜: 我再叫工務局研究看看,再加交通局研究看看。
蔡議員錦賢: 好,不然我們就看公路總局大家來開會,看怎麼處理?
侯市長友宜: 要看怎麼處理?不然就看城鄉的、工務,我們的土地要徵收要怎麼改變?還是要怎麼轉去哪裡?讓他換。
蔡議員錦賢: 不然你現在車禍,塞車就塞到五股去,整個都不通,而且尖峰時間根本沒辦法,車子......
侯市長友宜: 淡水塞車塞得很嚴重。
蔡議員錦賢: 救護車也沒辦法,消防車更吃力,這很嚴重,這再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們大家一起看看。
蔡議員錦賢: 再來,跟市長報告,沙崙海水浴場你看這是很好的地方,這是我們開發的財源,我們要帶動地方的觀光,所以我們地方的觀光,這塊土地腹地跟海邊,土地很廣,搞不好可以,這可以趕快做,這從我選上議員開始就在推動,這要確實處理。
侯市長友宜: 跟議員報告,你最關心這塊,我也關心7、8年,這塊都標不出,你知道嗎?我們11月29日11月底要決標,我最近都拜託經發局找一些廠商去看,看有沒有辦法趕快標起來做?
蔡議員錦賢: 因為以前我做代表主席的時候,這裡1天差不多5萬人,那時候2、30年,30幾年。
侯市長友宜: 那時候不是海水浴場嗎?
蔡議員錦賢: 對,你看現在新北市是臺北市的後花園,而且捷運現在輕軌可以坐到那裡,人潮太多了,所以我們可以帶動觀光可以說很好。
侯市長友宜: 這一塊如果做起來,輕軌才有機會,才不會虧錢。
蔡議員錦賢: 一定不會虧錢,絕對賺錢。
侯市長友宜: 這塊做起來就不會虧錢了。
蔡議員錦賢: 所以這塊海水,我們用人工海水浴場,只有我們這裡才有,我們的水還是鹹水,鹹水可以把身體排毒,還有沙可在這裡運動,所以在這個地方可以做很好的開發,在這裡很好。
侯市長友宜: 這塊我很了解,這塊我做副市長就交代經發局說一定要標,結果遇到清法戰爭的一些遺址又卡住了,再來就淡海輕軌要經過又卡住什麼?
蔡議員錦賢: 我們現在經發局局長有在加快。
侯市長友宜: 有加快也要有本事,來,他說一下。
蔡議員錦賢: 這我要讓你知道,你知道你會去追,好不好?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總共三個重點,第一個議座所談到有關戲水設施,我們在招標裡面有特別談到,第二個沒有限於文創......
蔡議員錦賢: 好,這再拜託。
侯市長友宜: 你如果有廠商再幫我們介紹一下。
蔡議員錦賢: 介紹,到時候......
侯市長友宜: 公平競爭,這都沒什麼好說的。
蔡議員錦賢: 好,我也會幫忙,你看這塊這麼大片的地方,這是一個觀光的地方,很好的,我們要來好好的計畫,好好的做好,再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好。
蔡議員錦賢: 再來,這兩塊橘色的以前是停車場,馬偕出來這裡,藍色的是馬偕,前面橘色的中間是我們竹圍活動中心蓋好了,三角形那塊是停車場做起來了,那一塊是要改成市場用地,竹圍那麼多卻沒有一個市場,淡水都沒有一個市場,這個局長你要處理。
侯市長友宜: 這一塊他說他要做。
蔡議員錦賢: 那就趕快。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主要就是因為竹圍市場的用地相對來講不是那麼大,在市場上面我們跟幾個廠商在接觸的時候,他們對於這個限地的規劃在想法上面比較沒有辦法那麼聚集,所以會由我們經發局主動規劃。
蔡議員錦賢: 不要BOT,你像八里用BOT才蓋2、3樓而已,1、2千萬就好了,土地可以撥用的,國有財產局的什麼的,像八里BOT到現在,我想說蓋2層樓就好了,他蓋6層樓地下蓋3樓,現在沒人標。
侯市長友宜: 做一個太大標不出去。
蔡議員錦賢: 對,那時候我就說不要,那邊的人口就這樣。
侯市長友宜: 現在就叫他想辦法,現在有辦法了。
蔡議員錦賢: 我想說以後改回來蓋2層樓就好了,別再蓋那......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剛剛你談到龍形市場那個案子......
蔡議員錦賢: 你看這塊很好,裡面你看這塊以前都是水泥地。
侯市長友宜: 現在這塊在做都市計畫變更,我以前是龍形市場趕快標出去較重要。
蔡議員錦賢: 這塊是公園,以前水泥地,地主一點點而已,剩下的都是水泥地。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塊都市計畫來變更,龍形市場快點標出去比較重要,不然龍形市場現在還卡住標不出去。
何局長怡明: 對,跟議座報告,主要就是龍形市場權利金也有按照比較務實的去做一個調降的動作。
蔡議員錦賢: 有,我知道那邊還沒做好不能去買,買我要去協調,照公告地價加四成別說市價,市價你買不起。
侯市長友宜: 真的。
蔡議員錦賢: 市價買不起,1坪5、60萬元,所以現在市價,根本連開路都不行,沒辦法徵收,所以我們現在就是容積讓他們去轉,他去賣容積也較甘願,我們市政府如果要徵收,來,公告地價四成我照市價,如果建商去買60%,容積你就讓他去弄,不要減少,靠你快拿來,土地交給我們,我們也不用出錢。
侯市長友宜: 我們做的成最重要,做不成放在那裡也沒有用。
蔡議員錦賢: 對,他就便宜賣。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跟經發局說,你做的出去才重要,不然放在那裡都沒有用,放這麼多年也不是解決問題。
蔡議員錦賢: 這再拜託市長讓你知道。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這我都跟經發局講過了。
蔡議員錦賢: 再來,淡水老街你看這多寛?12米,人行道占3米、3米,6米,剩多少?6米,6米現在又要做捷運把他放在那裡,那條塞進去人要跑去哪裡?你看土耳其跟荷蘭我有去過,你看人家是幾米?
侯市長友宜: 差不多20米。
蔡議員錦賢: 光是那條人在走的就10幾米了,你看人在走的那麼寛。
侯市長友宜: 他這裡沒有摩托車。
蔡議員錦賢: 沒有摩托車。
侯市長友宜: 腳踏車。
蔡議員錦賢: 腳踏車很少,你看都是人,中間在走車子停了他就上車了,人家都10幾米,40米的,我們這裡你看人這麼多,那台車怎麼進去?光是你說中間要再弄一條,根本人沒辦法擠過去,週六、週日你看看。
侯市長友宜: 不會,我就說過要多溝通。
蔡議員錦賢: 我的意思要怎麼做?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你說。
蔡議員錦賢: 機場你知道吧?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蔡議員錦賢: 機場那台大車,你把他送過去塞看看,不用挖,你就從那邊接駁到這裡,對不對?車子長開過去就好了,你還要挖鐵軌,接下來還要挖鐵路,光是這裡你挖停1年就被罵死了,生意都別做了,你如果用那台車,你先試看看,看這樣塞進去,週六、週日能走嗎?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我說過了。
蔡議員錦賢: 如果一個車禍,裡面車、摩托車在走,如果去撞到呢?撞到的時候,塞車那捷運要不要過?你不開過去不行,但是塞住了也要警察處理好才有辦法車子進去,所以這個不安全,這我讓你知道。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那天有交代捷運局說,居民要再多溝通。
蔡議員錦賢: 我的看法就是說用接駁,不然就是走中山北路,從中山北路走到捷運,捷運再走中山北路就好了,老街這一條其實走路......
侯市長友宜: 中山路也很塞,可能沒辦法做。
蔡議員錦賢: 中山路比較寛,中間還有那個,中山路比較寛,中山路也沒老街那麼多人。
侯市長友宜: 對,但是中山路可能要做兩邊雙向可能困難。
蔡議員錦賢: 對,中山路比較那個,我的看法就是不然你用車去走看看一下,用機場那種車,你也可以拿來這裡走。
侯市長友宜: 好,我再來好好的研究,因為這條老街大家反對的聲音,我都有聽到。
蔡議員錦賢: 變通方法,你如果沒辦法一定要做,就變通方法用那種車來,做瘦一點不要那麼胖,瘦一點用那種車來接,接到車站去。
侯市長友宜: 好,我再叫捷運局一個一個溝通好,沒溝通好你做也沒用,好不好?
蔡議員錦賢: 不然那邊只有一個車站而已,只有媽祖廟一個車站而已,你不如用那種車跑就好了,也是在走。
侯市長友宜: 對,我知道你的意思。
蔡議員錦賢: 好不好?這是我給你的建議,來,我們這個活動中心這個點很漂亮很好,這裡我的建議,這個活動中心他說要做多功能,八勢里這一塊剛好在捷運對面,捷運對面我們可以做托嬰、托老,然後這個活動中心做長照,本來說要做青年住宅,我的意思是說不要做青年住宅,青年住宅如果有車,地下就要挖深,地下工程也貴,你看小孩跟老人都不開車,活動中心給你一截做停車場就好了,剩下的就不用,可以省錢,你如果弄長照,那棟離馬偕又近,你如果弄長照都是在照顧的,照顧老人、照顧長照那些人,人家如果要來看坐捷運下來就到了,剛好車站對面方便,那棟就是小孩、老人長照都在一起,不要再弄青年住宅。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這樣好了,因為這塊有一些是國有地,我們評估好會跟議員做一個報告,我們再來......
蔡議員錦賢: 我的意思是說做長照。
侯市長友宜: 你這意見我聽的進去。
蔡議員錦賢: 好,再拜託,再來,這個是殼牌,我跟市長報告,殼牌這個是倉庫,以前是英國的殼牌用做一個放油囤油的,現在變成古蹟,古蹟其實我們把他弄好,他現在這樣,也沒人去參觀,本來合約到了也不繳錢,然後相告,告了不就要停止,他現在一樣照常收錢,還給補助。
侯市長友宜: 現在第3審了,要決定了第3審了。
蔡議員錦賢: 第3審我們就......
侯市長友宜: 不當得利要追回來。
蔡議員錦賢: 你看我們1年還補助多少?我們補助100多萬元,教育部還補助300多萬元,你看還有錢收,有錢用。
張局長明文: 那是有社區大學。
蔡議員錦賢: 裡面還開咖啡廳,還租給別人,相告照理說要停止,不能再那個,不用錢一直收這樣。
侯市長友宜: 相告也要給他一個訴訟完畢,不過訴訟完了以後,我會給他追回不當得利,你後面寫的最重要,請追回不當得利。
蔡議員錦賢: 對,還有一個我跟你報告,他這個房子撥給基金會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為什麼他有追繳房租錢,不繳我們的租金?3千多萬元。
侯市長友宜: 對,我知道有3千多萬元。
蔡議員錦賢: 照理你要那個房子就要繳這些錢,房子才會變你的,不然房子憑什麼是你的?房子就是換3千多萬元,房子才會交給你,照理說我們可討回來,不然你3千多萬元繳給我,你又沒繳,他本來就是不對的,不對的我們跟他相告,他還在用。
侯市長友宜: 現在差不多了,3審要結束了,9月27日3審了,等待判決,3審就快了,9月27日已經在3審了,3審下來決定了就處理了。
蔡議員錦賢: 錢也沒繳,我們如果要回來做老人長照,這是最適合。
侯市長友宜: 這一塊是黃金地段。
蔡議員錦賢: 黃金地段最漂亮,淡水最漂亮的。
侯市長友宜: 淡水最漂亮的。
蔡議員錦賢: 對。
侯市長友宜: 黃金地段。
蔡議員錦賢: 這塊價值多少?3千多坪,這塊價值幾十億元。
侯市長友宜: 這塊不得了。
蔡議員錦賢: 你還放在那裡,還補助,還要修理,根本一點道理都沒有,這個要趕快處理,要不然把他停掉。
侯市長友宜: 這3審定讞以後,我就全力加速來處理這件事。
蔡議員錦賢: 這塊最漂亮。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看海、看山最漂亮的就是這塊。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再來,市長感謝你。
侯市長友宜: 不是,這要做的。
蔡議員錦賢: 靈骨塔這你可以說是......
侯市長友宜: 這也是你建議的。
蔡議員錦賢: 對,現在在做,做到現在才1,000位,12月才能移進去,但是我的意思是說,這個要趕快移過去,這新的......
侯市長友宜: 這是舊的聖賢祠。
蔡議員錦賢: 你趕快隔間隔好,把這個移進去,移進去以後不夠再蓋新的,新的後面第一公墓已經禁葬了,所有的遷進去那個,你看這塊面積多少?42,948坪那麼多。
侯市長友宜: 1萬多坪。
蔡議員錦賢: 約12,900多坪,有住宅區、保護區、體育區,還可以做社會福利設施。
侯市長友宜: 不錯,這一塊來做一些公用的。
蔡議員錦賢: 市長,你看住宅區有多少?6,685坪,市長我們欠人家1千多億元對不對?這塊把他遷到公墓,這塊土地6千多坪可以賣房子,還人家錢就快還完了。
侯市長友宜: 這塊風景也很美。
蔡議員錦賢: 這塊很漂亮,墓地就是最好的地理。
侯市長友宜: 風水最好。
蔡議員錦賢: 最漂亮,這塊看海都不會被遮到。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一條手腳要快一點。
蔡議員錦賢: 這塊弄一弄我們何必要欠人家錢,欠人家1千多億元,這條處理了,就有了,對不對?所以這個就是我們的財源。
侯市長友宜: 我現在要叫民政局快查估遷葬。
蔡議員錦賢: 對,我們納骨塔蓋起來,這裡的都遷過去,這都要去做錢才會回來,你沒去做錢怎麼會進來,對不對?所以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市政府的土地。
侯市長友宜: 這塊看要趕快看怎麼來活用比較實在。
蔡議員錦賢: 對。
侯市長友宜: 這塊1萬多坪。
蔡議員錦賢: 6千多坪......
侯市長友宜: 地點還很好。
蔡議員錦賢: 對,這最少1坪幾百萬元,6千多坪就600多億元。
侯市長友宜: 沒有,議長說沒那麼多,但是那邊風景很美。
蔡議員錦賢: 風景美才會貴。
侯市長友宜: 我去聖賢祠看就知道那塊很漂亮。
蔡議員錦賢: 竹圍BMW旁邊1坪多少?150萬元。
侯市長友宜: 150萬元。
蔡議員錦賢: 他蓋起來1坪賣6、70萬元。
侯市長友宜: 這麼貴。
蔡議員錦賢: 你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這裡賣不到100萬元,不然你標給我,100萬元跟你買。
主   席: 100萬元才60幾億元而已。
蔡議員錦賢: 所以這是我們的財源,這個垃圾土地變黃金。
侯市長友宜: 這塊可以我趕快來弄。
蔡議員錦賢: 對,我們可以變黃金,利息不用怎麼繳,那筆錢來幫助年輕人,幫助小孩,幫助老人,別的地方還有土地,像淡水還有20筆還可以那個,很多土地。
侯市長友宜: 感謝你還把我找這塊,真好,財政局想個方法來把這個改一改做個什麼,民政局要來配合。
蔡議員錦賢: 再來,捷運。
侯市長友宜: 這一定要過的。
蔡議員錦賢: 上次我去新北市政府,我就跟他們說不要叫市長來,市長如果來,沒有,很難看,我就跟他說......
侯市長友宜: 不會。
蔡議員錦賢: 我說不會過。
侯市長友宜: 是我去不會過嗎?還是怎樣?
蔡議員錦賢: 政治因素,市長你來我就給你過,你過了功勞都你的。
侯市長友宜: 是這樣?
蔡議員錦賢: 一定是這樣,所以這就是說......
侯市長友宜: 這樣下次我是去,還是不去?
蔡議員錦賢: 我講給你聽,他要過你不去也過了,他不讓你過,你去兩次他也不讓你過。
侯市長友宜: 我這次去一定要給我過。
蔡議員錦賢: 你要說好。
侯市長友宜: 我不是要說好,他怎麼可以不讓我過?不然你害我被淡水人每天罵。
蔡議員錦賢: 是,現在你要跟他講好。
侯市長友宜: 我要跟他講,說會被人家罵得很慘,你還不......,那次用投票的投個5:5的,我也覺得很奇怪,主席都不做裁示。
蔡議員錦賢: 是,根本就沒意思,5:5。
侯市長友宜: 5:5,你就主席裁示下去就沒事了。
蔡議員錦賢: 所以就是政治因素故意的,像我們以前跑得要死。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不要太複雜了。
蔡議員錦賢: 他搞多久了?8年了,對不對?一下這樣,一下那樣,光是小組環評就5次了。
侯市長友宜: 但是議員,我對工務局很有信心,你看承辦人。
蔡議員錦賢: 有,局長勤勞又認真。
侯市長友宜: 局長勤勞以外,承辦人對這個業務很純熟,報告的有條不紊,你聽了我也很感動,這個公務員怎麼做的這麼好,說服了所有的人,一些委員有一些看法,我們要尊重對不對?現在初審過了,要來到大會了,到了大會的時候,我也跟工務局說人家要求我們的,我們也要做好,好了我再跟他們報告一次,我們拿出最高的誠意給環評委員報告,現在環評委員大家基本上都有調整了,我們再好好跟他說明,這條路是我們的救命路,我今天早上才為了說,道安交通會報裡面說這條如果塞,萬一從三芝要送到淡水馬偕,要去臺北,我們要怎麼用快速通關的方式排除障礙?不然真的常常一條人命就快沒了,還塞在那裡就差不多去了,所以這條路很重要。
蔡議員錦賢: 對,這條路一定要做。
侯市長友宜: 這條要做,這條我已經說好幾次,這要做。
蔡議員錦賢: 好。
侯市長友宜: 你如果覺得我去不會過,你先跟我講一下,我如果去了會過不過,我才會知道,我很誠意說要給他過,想要拜託給他過,我去跟委員拜託。
蔡議員錦賢: 好,我如果看到有人去的時候,我就說市長來,會過了,上次我一條路,我就已經在......,工務局在做了,一個紅綠燈,還擋我,我們在施工還擋我,擋了他就叫那些人來抗議,他再出來說叫他們人來,人來我就要去,我為了百姓我也要忍下來,我說不然來了,現在你們跟公路總局處長拜託,副局長也來了,看他的面子給他過,這樣好,過,這樣,接下來我搞了很多,弄到你做又擋起來,他叫一叫,大家來,我說面子做給他,這樣好,過,那個如果來就過了,就是這樣,政治因素就是這樣。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條共同努力。
蔡議員錦賢: 市長就知道了,我們共同努力,再拜託,這條沒做一定不行。
侯市長友宜: 不行,這條一定要做。
蔡議員錦賢: 總而言之,就是說我們共同一起來為新北市打拼,給新北市以後我們新北市一天比一天更好,有美好的未來這樣,市長共同打拼,我們大家全力挺你,這樣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很感謝蔡錦賢議員,謝謝。
蔡議員錦賢: 也挺我們所有的局長、處長共同來打拼,把這些做好。
侯市長友宜: 好,我也跟議員報告,我感謝議員帶領我們無黨的所有的好朋友,都全力為我們市民聲音來發聲,來要求市政府要做好,這點情、這點義,我要記住,我要叫我們所有局室要再努力一點,你的鼓勵、支持,還幫我們想很多方法,大家來共同努力,不只是淡水,我們新北市會越來越好,所以大家一起走,感謝你,今天謝謝你的質詢,謝謝。
蔡議員錦賢: 感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要感謝你,不會,應該的。
蔡議員錦賢: 有你在相信新北市會更好。
侯市長友宜: 沒有,大家共同努力。
蔡議員錦賢: 我代表市民感謝你,謝謝。
侯市長友宜: 因為新北市有你有大家。
蔡議員錦賢: 我也給議長你面子了,我提早休息,這樣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謝謝。
蔡議員錦賢: 明天本來我還有2小時,明天就給你休息,明天我就沒有總質詢。
主   席: 我知道,明天無黨沒有,明天蘇泓欽11點。
侯市長友宜: 我們還有一個蘇泓欽議員還沒問,11點。
主   席: 11點開始,明天11點。
蔡議員錦賢: 沒有,本來我是5個小時。
主   席: 你沒有,我知道,還有一個蘇泓欽。
侯市長友宜: 蘇泓欽,所以我特別代表......
蔡議員錦賢: 蘇泓欽我知道,蘇泓欽國民黨的。
主   席: 我知道,好。
侯市長友宜: 我在這裡我代表所有各局處跟蔡錦賢總召以及無黨籍所有的議員說一聲謝謝,對我們這麼樣的支持跟照顧,無以回報,只有讓你的聲音,反映市民的聲音,我們把他做好,才不會對不起你,給我們這麼多機會,有時間去做事倩,所以我在這裡跟蔡錦賢議員說聲感謝,深深的感謝,感謝。
蔡議員錦賢: 不會,不要這麼說,都是為了百姓,為了老闆,百姓就是老闆,感謝,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
主   席: 謝謝我們無黨聯盟蔡總召領導之下,謝謝,我們時間到,散會。
散   會: 17時18分
          主  席  蔣  根  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