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9日第3次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會,1.上次會議紀錄請自行參閱,如無意見即為認可,2.今日無人請假,3.今日議程:新冠肺炎防疫紓困專案報告,我們請侯......
林議員銘仁: 我們3點半才開會,中午辦......,那個點心時間半個小時,就不要休息,就直接開到5點半,因為前後只有2小時而已,2個鐘頭又休半小時,就剩1個半小時。
主   席: 那個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議長,各位同仁,這個3點半開會,從以前到現在,有時候甚至於沒有開會,流會的很多,為什麼今天開大會,這個3點半,開會有什麼稀奇的?為什麼總召來講這個話,我認為未免這個太過分了。
主   席: 好,那個市長請來。
周議員勝考: 這個大會常常在流會的。
主   席: 好,什麼......
林議員銘仁: 那個中午......,半個鐘頭就不要休息好了,因為議長那個拜託一下,因為只有2個鐘頭,侯市長難道不能讓人家問嗎?
主   席: 沒關係,先讓市長報告一下。
陳議員世榮: 昨天的會議紀錄有問題,我想說是不是修正一下?
主   席: 好。
陳議員世榮: 丙、那個會議紀錄三讀議案第二讀會就是制定新北市住宅及都市更新自治條例的決議二,後面就是按基金年度原列預算執行,我想是不是把這個按基金年度法定預算,好不好?改法定預算比較明確,好不好?
主   席: 好。
周議員勝考: 議長,我想抗議一下,剛剛......
主   席: 好。
周議員勝考: 林總召有講說今天的會議是到3點半開始,但是......
主   席: 沒有,好,你......
周議員勝考: 沒有,等一下,他們發的新聞稿,說我們3點半開始,是為了這個市政報告,這個今天的專案報告是為了罷韓挺韓國瑜,所以說我們才3點半才開始,所以我認為這個他們發了電子稿的新聞稿,有辱我新北市的議員,我們都不能有事,都不能慢一點,那以前所有延宕的開會,那都是為了誰......
主   席: 沒有,今天是專案報告和那個哪有關係?
周議員勝考: 對,所以我們今天專案報告,所以我們認為說,大家都是有事,所以有的慢一點來,並不是說為了杯葛。
主   席: 好。
周議員勝考: 現在還不是專案報告嗎?
主   席: 好。
周議員勝考: 所以不能亂發新聞稿。
主   席: 好。
周議員勝考: 罷韓跟我們的侯市長這個專案報告是兩碼事。
主   席: 沒有,那......
周議員勝考: 怎麼可以亂發新聞稿。
林議員國春: 我很少講到政治的事情,新北市就是新北市的市政,議員監督就是行政責任,每一次都要講到政治,有什麼意義?開什麼會?有道理嗎?
主   席: 沒有,那個......
林議員國春: 來,讓我時間講完,我很少,如果說民進黨因為這件事情去發新聞稿,真的是笑掉大牙,是不是?你們所有的議員,我們都一樣是一樣的同事,我也不是第一天當議員,我們一切都是以新北市的市民、新北市的市政,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要講到政治去,這個事情拿來做文章說,是罷韓,跟罷韓什麼關係?新北市新冠肺炎的報告,施政報告或者是你的處理情況。
主   席: 好,那個好。
林議員國春: 議長主席,如果要開會,大家都平心靜和來開會。
主   席: 好,開會。
林議員國春: 如果一切要講政治,那就不要開會了。
主   席: 好。
林議員國春: 我也是一樣,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權益,我從來不會去講政治那些議題。
主   席: 好,先......
林議員國春: 沒有必要的事情,如果民進黨的黨團,一天到晚要找朝政治的方向來開會,那真的失去你當議員監督市政的責任義務。
主   席: 好,那個......
林議員國春: 是不是?主席。
主   席: 好。
林議員國春: 等一下,你讓我時間講完,我很少發言的,好不好?是不是?你看過我時常在徵求要發言嗎?我都是為了市民的權益或者市政的一些監督,在做我議員的本分,十幾年來都一樣的,服務處在怎麼忙、議會在怎麼忙,我都是以議會為家、以市民為主,什麼時候看過我一天到晚為了政治,在這邊講一講,電視講一講,罵來罵去有意義嗎?批評我們新北市政府,有意義嗎?新北市政府做到這樣子,讓大家有目共睹,有意義嗎?如果說要一天到晚講政治,我們就不用開會,沒有意義,因為你講的議事裡面的,全部都是政治的議題,不是市政的議題,不是我們新北市議員應該做的事情,今天不是說......,本來我也不知道說為什麼民進黨的黨團會發這種新聞,笑掉大牙,是不是?何必呢?你今天是什麼?是新北市政府我們因應的專案報告,特別為了今天所開的,要不然我們新北市侯友誼侯市長也不用在這裡,今天如果沒有這個疫情,也不用在這裡報告,要報告什麼?是不是?程序都寫得清清楚楚,我們都有按照程序來走,對不對?總召,這是我的時間,好不好?你們坐下,是你的時間嗎?你們講話什麼時候看過我這樣子不尊重對方的,是不是?總召,我跟你講,這個是我的時間,你看,連這個都不尊重議員發言的時間,這成何體統,不尊重人,你閉嘴。
主   席: 好。
林議員國春: 你們都閉嘴,這個是我時間,你舉手,是不是?我不會去跟你們講政治的議題,為什麼一天都晚在講政治議題?總召,聽到嗎?你們同事說你假議題,你幹嘛,你就不要再講了,是不是?這樣,議長,不然就休息,好好去參考一下,不然今天就不太需要開會。
主   席: 沒有,市長......
林議員國春: 都是講政治的議題,跟這個沒關係。
主   席: 讓市長報告。
林議員國春: 對,是不是?你看,是不是?拿這個來當議題,又去發新聞稿,說跟罷韓,跟罷韓有什麼關係?笑死人了,我是沒有聽到......,什麼新聞稿,看到新聞稿的......,跟罷韓什麼關係,對不對?
主   席: 休息5分鐘。
休   息: 15時37分~15時46分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來蔡議員請。
蔡議員錦賢: 議長主席,剛才剛剛開會的時候,大家有一個爭吵,我的感覺,我們今天是要請市長來報告我們紓困的事情,不是要了解高雄的事情,高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要照顧我們的百姓比較重要,要講百姓,市長你紓困是怎麼來照顧這些百姓,要怎麼協助這些百姓,可以安居樂業,你剛才說什麼,我聽國民黨說,你什麼你那個罷韓什麼的,為了罷韓的事情,罷韓跟你什麼關係?我們有辦法左右到所有高雄的市民嗎?不可能的事情,哪有可能?今天市長被要求來報告是要報告什麼?要怎麼照顧我們的百姓,要讓他可以說領到錢,怎麼對勞工、百姓,要怎麼發這些一些獎勵給他們,讓他們安居樂業比較快活,是這個問題,不是叫市長來報告說罷韓是什麼,市長怎麼知道罷韓,罷韓跟他有什麼關係,今天你的目的是要叫市長來報告這個,你說什麼罷韓什麼的,我認為罷韓跟我們完全沒關係,如果你說為了罷韓的事情,我的感覺,把他取消,不要說罷韓,今天叫市長來是要報告我們,我們的百姓要怎麼讓他可以比較快活,包括做生意可以補貼,包括什麼的,所有的一些百姓要怎麼讓他可以紓困,這個最重要,而且我說真的,今天我接到一個,我們警察局全國第一名的,六都第一名的警察局,這個我講給你聽,侯市長曾經做過署長,他做過署長,他要要求......,要怎麼樣讓我們新北市做好,這個做人的原則,他做過署長,他今天如果沒有新北市第一名,他做過署長怎麼交待,我們的市長,我們的警察局長也很認真很打拚,淡水發生什麼,他就跑過去,哪裡發生什麼就跑去,這是什麼?這是做人要對我們以前的署長要有一個交待,今天我跟署長一樣,要怎麼對我們的百姓有一個交待,他今天紓困,一直要問的,是要問紓困的,不是問高雄的罷免,罷免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罷免的過就罷,罷免不過就算了,就是這樣而已,我們今天為了一個罷免,開始開會,我們市長要來報告,你就罷免罷免,讓市長站在台上還要回去,這是什麼意思?我看不懂,我客觀,我無黨的,我們民進黨、國民黨,我客觀的來說話,市長今天誠意,你叫他來報告,他就來報告,他聽我們市議會的話,你今天來,你這樣對他,對市長有尊嚴嗎?我的感覺,我們議員大家互相,新北市,我們市議會跟新北市政府要共同合作,幫助百姓,百姓就是我們的老闆,我們要怎麼幫助他們,讓百姓可以安居樂業,讓他們過生活可以那個,這是市長要做的,你今天要問的,就是問他這個事情就好了,你不要去問那個高雄的事情,高雄的事情,我認為要把他取消,如果發什麼文,拿掉,跟我們沒有關係,跟新北市有什麼關係,市長是為我們新北市的百姓做事情,不是為高雄做事情,你不要問他那個事情,我的認為是這樣,所以我的希望是說,今天市長來到這裡,我希望大家用真心來說我們百姓有什麼困難,你提出來給他,我相信市長一定會幫助我們百姓,做好,讓他可以安居樂業,讓他可以快快樂樂的過日子,這是我們議員跟百姓所需要的這個問題,我相信市長這麼認真這麼打拚,包括我們所有的局長處長,一定會做好,這是我的看法,請我們議員大家認同共同一定來支持我們市長,大家安居樂業,讓百姓有一個快活,很快活的這個生活,這樣就好了,我的看法,感謝,謝謝。
主   席: 謝謝,周勝考。
周議員勝考: 議長,本人提散會動議,因為今天是大會,這個民主進步黨,新北市議黨團辦公室發了新聞稿,因為2020年5月29日星期五,他發了一個新聞稿,內容是閹割問政時間,新北淪為高雄,所以國民黨自廢武功,護航侯友宜報告,所以這個是沒有的事情,我們現在是在開會,根本是沒有護航侯友宜報告,我們還是......,侯市長還是在這邊,所以我認為這一個在3點所發的一個電子新聞稿,是預埋的伏筆,所以我認為這樣的一個開會,事先預埋的一個汙衊,真的是汙辱本黨,而且也汙辱國民黨,也汙辱了新北市政府侯友宜,也整個團隊都被汙辱掉了,而且像這樣的一個新聞稿,他最後你看......,實為愧對身為執政黨團的本分,他說本黨團呼籲國民黨不要幫助侯市長逃避監督,也別漠視民意,我認為他們的總召林銘仁太過於監督我們國民黨了,所以本席在這裡呼籲,我們今天就散會,這個不必在於......,我們尊重......,不要這個開會了,在這裡提出散會動議,好,謝謝。
主   席: 馬見。
馬見Lahuy.Ipin議員: 主席,不好意思,我覺得剛剛國民黨好奇怪,明明市長也還沒有報告,各位議員也還沒有質詢,你就說我們在找政治議題,我覺得對我有所汙辱,我昨天晚上從這個7點看到凌晨3點,我整本都看完了,而且討論的全部都是紓困的問題,沒有政治議題,你現在講是所有議員都在講政治議題嗎?今天如果民進黨發的新聞稿,你們不開心不爽,你們可以再發個新聞稿罵民進黨,發新聞稿是各個黨團各個議員各自的權利,這個是民主國家賦予每一個人的權利跟義務,今天林國春議員說我們要談論政治議題,如果等一下市長報告,馬見舉手發言講到政治議題,我就辭新北市議員,我今天要講的是原住民的紓困,而不是政治議題,所以我反對周勝考議員所說的散會動議,謝謝議長。
主   席: 陳世榮議員。
陳議員世榮: 議長,今天開會從一開始市長就要報告了,結果國民黨的書記長自己起來談政治議題,讓市長在那邊罰站,對不對?今天一開會開始都沒有人提,只有書記長自己提的,提政治議題,大家都準備來談紓困振興的問題,我們中午就來了,對不對?現在提什麼散會動議,我想還是讓市長趕快報告,然後接受議員的質詢。
主   席: 那個蔡健棠蔡議員,沒有......,蔡健棠蔡議員。
蔡議員健棠: 沒有,先讓我講,我想我們應該確定今天的議題跟議程,是今天要請我們市長來做什麼東西,是不是這樣?是要確認,然後黨團是不是應該協調一下說,到底要怎麼繼續進行,是不是這樣?你今天大家都說為了要退要怎樣,我想是這樣,應該我們要確認今天的議程是什麼,好不好?這個是我......
主   席: 那個......
蔡議員錦賢: 主席,我說,國民黨、民進黨他們當然有爭執,周勝考當然他講說,你跟我發新聞,跟我那個說,今天我是為了罷韓的事情,當然他會講話,國民黨講的也沒有錯,民進黨說我是要紓困,要請市長來報告,議長你也裁決叫市長來報告,當然你今天要跟他報告,報告是為了百姓的事情,他要了解也是百姓的事情,你如果問我罷韓的事情,我就不理,議長,你聽我講完,我的感覺,今天既然市長來,沒關係,多久的時間讓市長報告,報告完就結束了,就是說今天為了百姓,大家也要了解紓困是什麼事情,要怎麼樣做,怎麼做,當然他要了解市長是怎麼去做好,當然他市長做好,鼓掌,但是我跟你講,這個讓市長......,今天既然來了,跟大家報告一下,也沒關係,你知道嗎?不可以說,國民黨說,沒有,結束,今天市長來這裡要做什麼?來這裡就是要跟大家報告他的紓困,他照顧百姓是怎麼照顧的,這個要讓大家知道,讓所有國民黨、民進黨、無黨,所有的議員了解說我市長是怎麼做的,我這麼辛苦,真的,星期六、星期天他也去淡水,去了那裡,都跑各個地方,我也去陪,星期六、星期天我休息,我也陪市長去這裡看,去這裡看他的紓困,他沒休息的時間,他向大家來報告,我的感覺是這樣,但是我們不要說有關罷韓的事情,罷韓的事該當.....,民進黨如果說什麼樣,我們把他取消掉,不要說拿那個罷韓的事情,新北市在開會,跟高雄市都沒有關係,我們的市長做我們市長的事情,為了我們的百姓做事情,他的付出,他只有跟我說,沒日沒夜,1年365天,不曾休息過,他為什麼這麼可憐?這麼辛苦?他說真的,從頭到尾我都很清楚,他怎麼跑,我都有陪到,所以我的感覺讓他來報告,報告結束,不要說高雄的事情,跟我們沒關係,這樣就好了,我的見解是這樣,謝謝。
周議員勝考: 權宜要求,最大,這個假新聞要怎麼處理?請議長處理。
主   席: 沒有,那個......
周議員勝考: 這個已經在記者那邊了,我為什麼要發?你罵我,我還要鬥嘴,這個大會,我權宜問題,請議長處理。
主   席: 沒有,各位同仁,沒有,大家請坐一下,好不好?
周議員勝考: 我權宜問題,請議長處理。
主   席: 好,你們大家請坐一下,沒有,你們大家請坐一下,我知道,你們請坐一下,好不好?老大,你也好了,你講的我都有聽到,你請坐一下,好不好?各位同仁,阿仁仔,你也不可以這樣,你今天要發這個新聞稿,你結束後,我們開會結束後再去發,對不對?你也不可以說,寫代表侯友宜即將被罷免的韓國瑜市長無所差異,對不對?市長都還沒有說,你把市長說的......,對不對?怎麼有這個意思?對不對?今天,不是,你今天......,我們今天要開會,要叫市長來報告,也是你們大家說要叫市長來報告,市長還沒有講話,你們就去發這個新聞稿,你要等到市長講完,你們要怎麼發再那個......,才不會說大家鬧成這樣,亂七八糟,是不是這樣?我認為說這個阿仁仔,這個你們要道歉一下。
林議員銘仁: 發新聞稿,這個是我們每一個議員都可以發的一個本身的權利。
主   席: 我知道,我沒有說你不可以發。
林議員銘仁: 議長,讓我講完一下。
主   席: 我是說你等開會結束再去發。
林議員銘仁: 這個是每一個議員,他本身都據以自己的立場可以表達,我今天表達的是代表民進黨黨團的一個立場,我們希望市長來這邊做一個完整的報告,所以我們本來2點就準時到了。
主   席: 我知道,市長還沒有報告。
林議員銘仁: 議長,讓我講完一下,我們準時,我們2點就到了,就是期待市長也是可以準時2點開始開會,開始報告,我相信說這是每一個黨團都可以發的,如果說國民黨,他如果說沒有這個事實,他可以發澄清,我們沒有意見,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自己的立場,這是在議會也好,在新聞稿也好,都一樣的事情,所以在這裡我相信每一個人的權利都一樣,現在就是說如果市長他事實上......,我們針對的是說市長確實是3點半才到的,我今天我講話,我的權利,5分鐘讓我講完一下,好不好?我們在尊重,剛才林國春叫我尊重,我站起來都不敢講話的時候,你是不是尊重我?怎麼可以這樣子,我的感覺是說,我很簡單的一句話,趕快開會,讓市長他這幾個月以來,打拚努力的成果,可以跟市民說,可以跟議會說,可以讓議員都了解,這才是我們希望的,所以是不是說,是不是現在,議長,是不是現在就請那個市長上台報告,這才是我們今天開會的目的,我們希望今天來就是為了這個事情,是不是這樣?謝謝。
主   席: 沒有,現在......,好,休息一下。
休   息: 16時3分~16時29分
主   席: 那個蔡議員請。
蔡議員錦賢: 議長,我有幾點問題做一個報告,關於剛才說議長你拖延時間,要來為了罷韓的事情,所以拖延時間,剛才我們國民黨的這個書記長有講,民進黨說他要拖延時間,故意要延後就對了,其實我說,議長,我們開大會都是在3點多就開了,我相信議長也很準時,議長你做事情也很公道,不曾有過拖延時間,這是一點,第二點我看法就是說,剛才書記長拿這個文,我剛才才看到,前面我說話的時候,沒有看到,我覺得說我們林銘仁總召,他說我們市長洋洋得意,就是說為了罷韓的事情,其實這跟罷韓有什麼關係,我覺得林銘仁這個也說的比較那個.......,他的新聞稿我覺得這樣不對,我說公道話,我是無黨的,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說公道話,我是說林銘仁把這個洋洋得意,為了罷韓的事情收回去,我們來開我們紓困的事情,今天市長來這裡,今天市長可以不用來,市長為了大家協調......,說市長要來報告紓困的事情,要怎麼照顧百姓,要怎麼樣把百姓照顧好,向我們所有的議員,來做一個報告,我們今天要的是這個,不是來這裡吵吵鬧鬧說罷韓,罷高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他罷免的過也是他的事情,罷免不過也是他的事情,我相信市長怎麼可能去管這個事情,他要管,也沒有辦法管,市長他說,你新北市的市長去說你不要罷韓不要那個,讓他過,哪有可能的事情,大家不要想那麼多,頭腦不要想那麼多事情,不要想,我的希望是說,今天我們兩黨,包括我們無黨的,大家心平氣和,讓我們市長向我們來報告,讓他來告訴我們,他要怎麼樣來幫助我們的百姓,讓他安居樂業,讓他可以快活過生活,讓他可以發揮,我們一些店不能開幕,可以做,市長叫全國所有的鄉鎮市來支持我們,來我們新北市,讓我們的經濟活絡,這樣我相信市長用心,他要怎麼樣來做,聽聽他的那個,我們要的是這個,不要說罷韓什麼什麼的,跟我們沒關係,我們新北市做我們新北市的工作,不要去說高雄的事情,我是說總召你不要說洋洋得意是為了罷韓,這個事情,我們不要說這個事情,到這裡結束,我們請市長來報告我們紓困的事情,這樣大家開心為我們百姓來做事情,這樣比較重要,我說這樣對不對?好不好?不然這樣就好了,不要再爭吵,不要再那個......,市長來坐很久了,讓市長報告說怎麼樣,對我們百姓的照顧,對我們百姓怎麼樣來輔導,我相信市長現在做,是我們新北市做最好的,全國做最好的,讓他來報告是怎麼樣做,讓大家公認他可以做這麼好,讓他來對我們一個報告這樣,好不好?我的見解是這樣,謝謝。
主   席: 李余典。
李議員余典: 謝謝主席,我們各位議會同仁大家是無妄之災,現在這個新聞稿你看仔細,閹割問政時間,因為我們侯市長在這個防疫期間,在25日,5月25日是開62次,我剛才有看那個大紀要有看......,但是我們今天自由時報有寫,防疫民調我們是87%,那是要跟我們侯市長在防疫期間,他的超前部署這個種種跟各位報告,我們是要這些,後面看是要紓困跟振興經濟,不是說跟罷韓就沒有關係,一直說罷韓罷韓,所以我今天總歸一句,市長你做那麼好,大家要聽你好好說,不是說到3點半,所以我想林銘仁總召他的用意是這樣,他寫說閹割問政時間,2點我們準時在這裡等,我們一直好好在等候我們市長來報告防疫期間這一段,你的豐功偉業,因為今天報紙寫這麼多,我們是屬於81%的民調,那個防疫的話,我們是87%,這個很好,市長做好,我們新北市議會也有光榮,對不對?所以我想不要再講到罷韓,不要把那個嘴掛在那裡,沒有意義,那個反而對......,不管說國民黨還是誰講的,這實在坦白講,這是不好,以上,謝謝。
主   席: 那個林金結。
林議員金結: 今天兩黨在這一個......,在上上個禮拜五黨團的協商,林銘仁總召在議長辦公室協商,提出4點的要求,最後在議長的裁示之下,國民黨退2條,民進黨要求市長要來做專案報告,我們有所退讓,這個是在我們這個15日的黨團協商上面所成的會議紀錄,今天市長請他來做防疫的專案報告,那麼當然這一個......,議長,我們今天要叫市長來,那麼我們今天本來就是大會,昨天是3點20分,我們才開這個大會,今天3點30分就開大會,今天要開這一個專案報告,結果民進黨發了這張新聞稿,雖然政黨有所立場,這個天經地義,但是我覺得今天所有的我們黨籍議員,看到了這張新聞稿,當然我們為我們的書記長抱不平,因為今天的這個問政時間被閹割,新北淪為高雄,國民黨自廢武功,護航侯友宜報告,我跟大家講,這個還不打緊,後面還寫著侯友宜市長對於武漢肺炎超前部署洋洋得意,好像很了不起,很棒的意思,那麼頻頻上媒體說自己的豐功偉業,我昨天在這一個樹林的鎮安宮,很多媒體在問市長,市長你87.1% 做的很好,你有什麼要講?市長也很這一個謙虛的,沒有,這是我該做的事情,我們就把新北市政做好,我也看不到你洋洋得意,洪佳君、廖宜琨、陳世榮都在現場,也沒有一個人看到你洋洋得意,如果今天請市長你來做專案報告,說你洋洋得意、豐功偉業、勤上媒體,你不要來,我們幹嘛吵你來,最主要找你來就是說,我們的後疫情時代,我們新北的紓困在哪裡?在上個禮拜一,你來的時候,我也講,市長我們要來發這個新北的這一個,我們的這一個紓困的這個補助1,000元,市長你也說回去研議,可能會做不到,我們想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說,後續要怎麼做,如果今天大家看到了今天的這一張,有對你在這個辱罵,我覺得我們的書記長提散會動議,我覺得也不為過,因為他是我們的書記長,所以說我是希望市長你來,我們所有的議員,大家都理性冷靜,雖然我們有個人的政黨立場,但是不要市長你還沒有上報告台,就羞辱你一番,我覺得對於我們執政黨來講,我們也不能接受,我是希望就是說民進黨的黨團,你們也要提出這一個善意,侯友宜如果真的那麼差,做的那麼不好,你也不用叫他來這裡報告,我看到一份是什麼?這一個遠見的民調,新北的治安滿意度六都第一,我看到我們的陳局長,你也很辛苦,你是六都第一的,有做的不好嗎?市長也是警察出身,我們的局長,我想就是說,在這一個我們的侯友宜市長的帶領之下,新北以前都是敬陪末座,你現在來做新北市的市長,治安做的很好,各方面都做的很好,所以說我覺得不要在這一個新聞稿,在你還沒有上報告台之前,就用這樣的新聞稿去羞辱你,也不要羞辱我們國民黨,我看到其實我也會生氣,我們哪有自廢武功,我們哪有閹割,我到現在還能夠生,我又沒有閹割掉,對不對?我覺得民進黨不要玩兩面手法,我覺得就是說理性的問政,來這邊就是論政,來這邊論政,市長該怎麼做,你如果新北做的更好一點,402萬的市民,我們在這一個下半年度,我們如何提高我們的這一個經濟的繁榮跟發展,還是要有賴市長,我還是要講一句話,市長你辛苦一點,沒關係,忍辱負重、委屈求全,既然今天你來了,我們講就是說,你聽聽他們的意見,看要怎麼樣,我們大家集思廣益,最重要的現在87%,我希望我們大家集思廣益,讓市長在下一次的民調,你跟陳局長我們都做到100%,讓所有的市民都給你100個讚,謝謝。
主   席: 鍾宏仁鍾議員請。
鍾議員宏仁: 議長,我具體建議,不要再討論了,就請我們市長,我相信市長已經準備好,而且很有自信,我們這個部分,大家都肯定,當然有很多議員,更重要除了了解我們的防疫過程之外,可能會建議,因為防疫不分中央地方,就是要打拚,尤其振興,都是要一起合作的,沒有說一定要來批評或怎麼樣,沒有,我是在這裡具體建議,我就正式這樣來提議,就是請市長報告,謝謝。
主   席: 李坤城舉手,我也要叫他講,對,你舉手,要叫他講,現在舉手,李坤城來。
李議員坤城: 如果我不講,都給市長報告,都不要講,可以嗎?好,都不要講,都給市長說,議長,我不要講,讓市長講,好,我就不要講了,我就不要講了,就讓市長講,沒有,儀君這是我的發言時間,我是說我不要講,讓市長來報告。
主   席: 你先講。
李議員坤城: 我的意思是說我不要講,讓市長來報告,好不好?議長,讓市長來報告。
主   席: 沒關係,儀君意思是說你們剛才都有講,他沒有講。
李議員坤城: 我也沒有講到,我讓市長講,好。
主   席: 沒關係,你現在坤城,你講,好不好?
李議員坤城: 好,我簡單講,其實這一次這個市長防疫,其實受到大家很大的支持,所以你這個滿意度其實很高,可是在防疫之後,其實在武漢肺炎之後的這個疫情,紓困的這方面,其實我看了市長這一個專案報告,其實紓困這方面應該要走的更前面,應該要更大膽,因為你提出的這些計畫來講,我覺得在振興還有在紓困這方面,其實走的還不夠,因為你在這個武漢肺炎在防止這個疫情的時候,你講出很多東西,都走在前面,市民也支持你,但是有關這個紓困這方面的話,我覺得其實你有很多,像我們很多大型活動,你也都取消了,下半年度你說像這個貢寮海洋音樂祭,這其實如果我們在戶外有戴口罩,其實還是可以辦,像我們明天不是要去這個我們大都會公園溜滑梯,對不對?禮拜六,我們就戴口罩去,我們戴口罩去,那戴口罩去,其實現場人也是都很多,我們也沒有因為這樣子,我們就把活動停掉了,像文化局他可能在7月份有這個兒童祭,這個每個小朋友都很期待的,我不曉得會不會也停掉?我的意思就是說其實市府在下半年度,很多大型的活動其實不應該取消,應該利用這個機會,來振興我們新北市的經濟,我再提到就是說,等一下如果市長有時間再回復,我們的這個新北市運動中心,當時也配合市府的政策,我們從這個停了......,3月初開始,3月20日開始然後到5月初,停了45天,這些運動中心、運動據點都很配合市府的政策,但是現在有關於紓困這方面的話,我認為做的還不夠,雖然教育局體育處他們有針對一些固定的薪資,像這一個薪水、水電、清潔等等,有給予減免,但是最重要的是營業上的損失,他們這個一個半月營業上的損失,到目前為止市府還沒有一個具體的承諾,當然市府可以跟中央來爭取,但是應該在政策上面要更明確,讓這些運動中心知道說市府跟他們是站在一起的,是不是在營業損失這方面可以調查一下?去年同期跟現在,或是說現在已經有開放了,到月底這段期間,他的營業情況大概怎麼樣?讓我們做一個折扣也沒有關係,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如果等一下市長有時間來答復的話,我覺得在運動中心這一塊,也很多業者他們也都有這個需求,我也希望說在這個紓困,這個振興這一塊,市長要走的更前面,不然這下半年度,你講說我們稅收減少了,稅收減少了,怎麼辦?就是我們一些大型的活動,市府在主導的,還是要繼續辦下去嗎?因為你不可能說這個年底的這個歡樂耶誕城也把他停掉,我覺得不可能,不可能,這是大型的活動,那當然是11月底的事情,可是現在很多大型的活動,我認為在沒有本土感染的這個疑慮之下,其實還是要辦,這是很多市民期待的,謝謝。
主   席: 來,陳儀君。
陳議員儀君: 謝謝那個議長,市長,還有各位議會同仁,我們媒體記者,各位大哥大姐,我想今天要發言是因為......,應該是這麼說,我們實在很不捨,我們侯市長做的這麼好,結果你們在3點半的時候,發了一則新聞稿,我必須承認我平常是很認真在開會,我12點可能就去,就是參與午餐,然後我2點就來登記,可是我今天真的有事情,我難道不能,因為我們幾個議員的擔擱,然後才過半,然後來開會嗎?即使3點半,這個時間,就好像我們剛才議員說的,很正常,所以我覺得黨團總召、林總召,是不是可以回復你,就是你在發......,回想一下你......,當初就是你為什麼要用政治語言來看我們現在市長的施政報告呢?防疫專案報告呢?我覺得我們經歷過這幾位市長,好,我覺得從朱市長到侯市長,侯市長是真的很認真在聽我們議員的聲音,所以當你們那時候提出來協商說要請侯市長來做這個防疫報告的時候,其實我們可以......,侯市長是可以不用來報告的,不是嗎?大家跟我一樣是2屆以上的,有遇到朱市長的時候,是不是朱市長會來做這樣的專案報告?很少,所以侯市長很重視我們議會,為什麼他這麼尊重我們?你們看看你們自己發的新聞稿,是怎麼樣去回應他的,我們當然很高興新北市第一名,我們超前部署,但是侯市長並沒有洋洋得意,他今天很早就來,然後在等我們,很抱歉,我3點半才簽到,那怎麼樣,就開始開會了,可是你說趕快來開會,我要求民進黨黨團跟侯市長道個歉,然後再來開會,這樣是不是會讓大家更舒服一點?是不是請大家附議?我這個口頭動議,我要求民進黨團來跟侯市長道歉,之後才來正式進入議程,國民黨附議嗎?我們要求民進黨團道歉,我們才進入開會議程,專案報告議程。
陳議員永福: 沒有,議長,這樣子我說,我跟大會報告一下,因為在過去的開會時間,不管是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都是陸陸續續來簽到,對不對?為什麼今天國民黨要在3點半以後才來簽到,這個過去是有跡可循,你不可以說今天......,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去運作?我不知道,錄影帶都看的到,過去,依照過去的慣例,不管是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好,都是陸陸續續在簽到,為什麼今天為了市長的專案報告,3點半以後才來,有簽到只有1個、2個而已,對不對?為什麼用這個軌跡來看待今天的事情?有沒有人為操作?讓事實公諸於世,公諸於社會,不要在那裡辯,你知道嗎?人家說事實就是事實,錄影帶放出來看,過去的慣例就是陸陸續續在簽到,為什麼?是不是人為在操作?我不知道,我是覺得說過去就過去了,不要再說了,讓市長針對疫情的問題,來向整個新北市市民報告,這樣比較好,你再怎麼吵,是辛苦到誰?辛苦到老百姓,好不好?
主   席: 來,那個蔡明堂。
蔡議員明堂: 謝謝,我看到我們很多議會的同仁,為了這個簽到的時間,我想大家都是新北市的議員,你也不能干涉我要簽到的時間,我可以干涉到你們民進黨每一個議員同仁簽到時間嗎?可以嗎?然後利用這個新聞稿來羞辱我們新北市所有議會的同仁,你可以干涉到我什麼時候一定要簽到嗎?可以嗎?有什麼軌跡、什麼軌跡,那是個人的自由,是不是這樣?我去看到這個新聞稿,我覺得被人家侮辱,對不對?你做一個黨團的總召寫這種的,那不是在侮辱,等於是在侮辱你自己,不是這樣子嗎?所以我想我們有這麼好的市長,有這麼好的市府團隊,我們應該給予加油才對,而且我們也是同意我們來變更我們的議程,讓我們的侯市長來做施政報告,這個是不是大家協商出來的東西?當初協商的時候,有講說一定要2點鐘開始開會嗎?我們的簽到是因為我們議會人數要充足,當初協議有寫這樣子嗎?千萬不要見縫插針,也千萬不要胡思亂想,對不對?要輸的起,要放的下,對不對?你人數比人家少,你煩惱人家什麼時候要簽名,對不對?有本事,你人多可以你來簽名,是不是這樣子?你怎麼可以否定,像我剛才......,我講我自己,陳儀君講她比較晚來,你去看電視,我剛比賽完,我領隊,我3點55分比賽完,我趕來開會,這樣有不對嗎?這樣有不對嗎?我不用服務選民,我不用有自己......,我在回饋社會的球隊,我在比賽,我不可以去看嗎?對不對?你怎麼可以管到每一個議員所有的簽到時間?千萬不要斷章取義,說人家沒有來簽名就是這樣,這是用小人之心......,他們都知道,你有沒有看到,你知道我是君子,對不對?所以民進黨自己也相當清楚,錯了就錯了,沒有關係,我們還是同意,既然大家協商,要讓市長的這個施政報告順利進行,我本席也認為這是應該的,對不對?來解決你們的疑義,是不是這樣子?你講話,我又沒講,我在講話,你也讓我講一下,這樣可以嗎?可以嗎?黃俊哲,可以嗎?可以,你也讓我講完,對不對?不管多少,每一個議員發言就是他自己的時間,他簽到的時間也是要尊重,就像現在,你看我都還沒講完,他們都有意見,對不對?他們在講話的時候,我也沒有意見,這樣是對嗎?不尊重別人等於是不尊重自己一樣,我也不想倚老賣老,其實陳永福他的資歷也滿深的,他也相當清楚,你看又來了,你看你看,我要講話,他......,對不對?其實我們陳永福議員資歷也相當的深,我想他的談話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是我還是呼籲我們議會所有的同仁應該要互相尊重,好不好?以上報告,感謝各位,謝謝。
主   席: 周雅玲。
周議員雅玲: 謝謝,議長,我想今天侯市長因為議程的變更來到新北市議會,就是要針對所謂的疫情專案報告,讓市民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們侯市長為了新北市民做了哪些事,針對本黨的這樣新聞稿,正著看、反著看、倒著看,從頭到尾都沒有詆毀市長你的意思在裡面,所以本席不解,今天其實就很單純很期待我們的議程編定的2點,2點開始開會,既然有議員同仁有事,姍姍來遲,這個當然也不能苛責,只是說我們很珍惜市長今天來議場做這場有關疫情後續的紓困專案報告,現在已經是快將近5點了,市長,難道你不珍惜這一次有這樣子的機會,在現場跟我們新北市的市民做這樣子的疫情紓困專案報告嗎?如果說莫名其妙了,為了簽到的事,為了這一張怎麼看,都沒有問題的新聞稿,本席也建議國民黨的黨團書記長,你們也可以即時馬上發一張新聞稿給樓上的媒體,我相信他們也會平衡報導,不是嗎?市長,這陣子以來,我相信大家都想知道你為新北市的疫情,未來的紓困,如何做具體而且也有效,讓市民有感的這樣子的一個紓困,是不是請議長裁示,讓我們的市長在未來不到半個小時的情況之下,讓我們的市長趕快做這樣子的有關的專案報告,以上,謝謝。
主   席: 劉美芳來。
劉議員美芳: 因為我本來不想講話,可是我剛看到即時新聞,其實我還滿怒的,因為我覺得說我剛剛看到裡面講到說,有關國民黨黨團實在是愧為其身為執政黨團之本分,然後說什麼用這種小心眼的手段,幫助自己減少直接面對本黨團,秉持民意之監督時間,是要逃避民意的監督,然後我覺得說,還講說侯友宜市長即將被罷免,跟韓國瑜市長,即將被罷免的韓國瑜市長無差異,我覺得從韓市長的部分,就是說他不僅僅是詆毀韓市長,而且他汙衊了侯市長,更重要的是他抹黑了新北市的國民黨黨團,所以剛剛陳儀君議員在講的是說,希望我們民進黨黨團可以收回並且道歉,這件事情我覺得說,我希望說議長可以先處理,因為如果沒有處理的話,我覺得帶著這樣子一個肅殺的氣氛,我想請教一下,難道之前民進黨的黨團從來沒有說要等到2點過後,3點過後才開會來簽到嗎?從來沒有嗎?也有,為什麼現在用雙重的標準來看待這件事情?為什麼今天國民黨的黨團,我們今天也許稍微比較晚來簽到了,可是我們卻被說成是......,就是小心眼的手段,我想問這不叫詆毀,什麼叫詆毀,今天我覺得說民進黨黨團如果你今天可以保證在日後你從不3點以後簽到,從不3點以後才來議會的話,我覺得說今天你可以不用收回、不用道歉,可是如果你以後只要有一次,只要有一次,你們晚3點或3點半才簽到,你們就必須要負責,你們就必須要道歉,你們這樣可以允許嗎?可以嗎?可以嗎?不是時間問題,而是今天我說你今天可不可以允諾說我們今天3點半才......,你們如果3點、3點半簽到,你們就必須道歉,可以嗎?所以我們今天用的......,而且,等一下,我還沒有說完,請尊重我的時間,謝謝,我今天要說的是過去民進黨黨團有沒有曾經過在3點之後才簽到的情況,我問秘書長,秘書長,有沒有?有沒有?秘書長,秘書長也不敢講,還有另外我要講的是說,你說今天侯友宜是跟即將被罷免的韓國瑜市長無差異,我想問你,請不要睜眼說瞎話,因為今天的報紙很明確的指出侯友宜是六都當中,民調最高施政滿意度,這個部分你說跟韓國瑜相比,我覺得說你們這樣子不是抹黑,不是詆毀,什麼才叫做詆毀呢?我想問一下,所以我想要請議長處理剛剛陳儀君議員所說的,就是他們必須收回道歉的部分,請議長先處理,如果議長今天不處理的話,我希望今天就先散會,等到說大家先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之後,再讓......,其他的再說......
主   席: 那個陳偉杰。
陳議員偉杰: 議長,我針對......,我還是覺得說這新聞稿裡面有很大的問題,剛剛有議員說他正看反看都沒有問題,我不知道是我中文程度比較差,我想第一個他說這個侯市長在這個超前部署洋洋得意,侯市長一直以來都是謙虛自許,淡北道路沒有過出來說,偉杰我們再努力、再努力,永遠是這種態度,所以說這樣的一個文字的敘述,然後什麼時候,侯市長一直講說他的豐功偉業,他完全一字沒有講,他所有的委曲都自己吞,上次上個禮拜紓困,剛剛提到紓困,我想要請問在座所有議員,現在中央的執政黨是誰?侯市長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沒有人給他紓困錢的時候,你們這些在野黨,新北市在野黨的議員哪個幫他發過聲?蘇貞昌院長給他關愛過了沒有?沒有,你們今天還發這樣的一個新聞稿來詆毀侯友宜市長,我如果按照你這個邏輯,你是昨天看到侯友宜市長,這個六都之冠、五星市長,開始來詆毀他,我們國民黨沒有這樣在說大家,所以我覺得大家捫心自問,自己可以摸著良心,自己覺得對得起新北市的市民嗎?上次我在施政報告的時候,我問市長,我們統籌分配款六都最後一名,哪一個人幫忙發聲過?只有我,陳偉杰,你們發聲過了沒有?民進黨全面執政,為什麼不幫忙講話?不幫侯市長講話,不幫新北市市民講話呢?所以我還是呼應陳儀君議員、美芳議員,我覺得民進黨黨團要先針對這一個新聞稿道歉,我們再開會,謝謝。
主   席: 那個楊春妹。
楊議員春妹: 我們原住民4個議員的選區是29區,2點半要不要到?有時候選民服務很遙遠,馬見的選服區是在烏來,我們選服區都很遠,我的意思說我們的選服區都很遠,是不是要讓我們大家把所有的市民服務拋在後面?這是第一點,要跟我們所有同期的議員說明,第二點,我們今天開的是新北市政府,新北市議會的有關侯市長要上台施政報告,針對疫情的專案報告,跟韓國瑜高雄市市長有什麼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們的立場究竟是在代表新北市的市民來發聲?還是你們搞不清楚現在站在高雄市的市民發聲?如果這樣子的話,你們應該去選高雄市的議員,這是第二點,第三點這裡頭又看到了,我昨天看了那個遠見雜誌所說的,侯市長是全臺灣省縣市政府施政滿意度最高的,全臺第一,又看到我們的警察局局長,新北市是全國的治安第一,這麼樣的多,那麼多第一,為什麼今天就是要請市長來做疫情的專案報告之前,還沒有專案報告之前,你們的新聞稿就發聲出來了,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所有的國民黨籍的議員跟無黨籍的議員在想什麼呢?你們怎麼那麼厲害呢?雖然我們一樣站在我們市民的立場,站在我們黨籍的立場,要表明的抗議,我們贊成由市長你來做專案報告,這個是絕對是支持的,不然上次三黨協商出來的是幹什麼呢?既然有三黨協商,我們就要尊重三黨協商的決定,不然以後所有的事情就不要由黨團來協商,各個議員來提出來,可不可以這樣子?不可以,這個就是叫做默契,不然以後開會都不要三黨協商的問題了,直接每個議員都提自己的看法,既然這個樣子,我們每個人都非常有智慧,每個人學歷都非常高,每個人都是小孩子的爸爸、小孩子的媽媽,我們所講的話都要有誠信原則,不然將來我們回去,如果你孩子,爸,那天不是講好了,媽,你不是講好了,怎麼又改變了呢?所以我們要做表帥,如果對市長的施政報告滿意,這個情況覺得他做的不好,我們再來就這個議題來討論,怎麼還沒有做這個專案報告的時候,你們就可以發出這樣的一個新聞稿,而且可以對我們所有的國民黨籍或其他同仁,了解我們心裡在想什麼東西呢?你了解我們現在行程是在哪裡嗎?今天春妹4點5分才到,我是不是要告訴民進黨黨團說我剛剛行程到哪裡呢?我要跟你報告嗎?跟你解釋說我第一站是到哪裡、第二站是到哪裡,所以我4點5分才到嗎?不需要,因為同仁之間都是為了400萬的市民人口來努力,所以本席也希望民進黨同仁要尊重,如果今天我們侯市長做的不好,我們來糾正他,我們來指導他、來指點他,表達我們市民的意見,我都認為很好,當然在這個裡頭,市長如果做專案報告的時候,我對原住民的事務,我就覺得對他更要指導,對他有非常多的不滿意,我們就事來論事,以上,我希望各位同仁在議會好不容易,我們4年、8年、12年會在這個地方共事做同仁,一起為我們新北市市府,400萬的同仁來努力,這是我想大家心中所需要的,那麼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國民黨全部應該都一起附議,希望我們民進黨團來這個地方誠意,做錯了,沒有關係,沒有什麼丟臉,錯了就改進,楊春妹也常常做錯事情,也低頭,也不好意思,錯了改進,我相信新北市議會的一定會融合,市府一定可以達到我們新北市民所要求的,以上,謝謝。
主   席: 黃俊哲。
黃議員俊哲: 謝謝議長,首先其實我覺得吵了那麼久的新聞稿,確實沒有太大的意義,也對於我們議長當初用心良苦,我記得在三黨協商的時候,包括無黨籍也都決定要專案報告,這不是施政報告,專案報告,因為議長也認為這個COVID-19,就是一個重大的災害,所以今天議會還在吵一個新聞稿,是我完全搞不懂的地方,是大家都沒有因為疫情或者防疫想要聽到市長是怎麼做,怎麼分享他的成功經驗嗎?這我覺得這本來就是要對我們選民來負擔這個,我們的責任,今天議長做這樣的決定,我們真的很感謝他,但我們也感謝侯市長,他能夠準備這麼厚厚的一疊報告,結果我們卻不讓他上來報告,我們要關心的是後續他要怎麼做,無論在紓困或者在這個後續的階段開放,應該結果會是如何?我必須要講一下,今天我還是不太懂,為什麼某些議員要比市長還晚來?我認為大家都是接受選民的託付,市長都這麼負責任的,提早在3點多就到了,我們更應該要負責任,把這個專案報告順利的讓市長來進行,讓我們所有市民都能知道他的努力,我們也能把地方的聲音能夠告訴議會、告訴市長,讓我們團隊不斷的前進,我認為是不是接下來的時間,趕緊讓市長來做這個專案報告?另外也先跟市長討論一下,其實在這內容我們也都有看了,這個二階段,二階段四梯次的開放,我想在某些方面是需要加快速度的,特別尤其是一些辛苦人,過去他希望能趕快,我們去招募他來做照服員的時候,因為我們一直都沒有開放,當然我也問過了這個衛生局,可能需要市長你來做個定奪,才能有繼續後續的動作,加上可能一些社團,目前我們開始在參與一些活動的時候,也都是只有比較少的人,來開這個會員大會,也希望說市長能夠做個定奪說,慢慢的這個兩階段四梯次,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因為這都能夠反映出我們地方的一些需求,我想其他議員,相信也有很多人接受我們選民的託付,要來把這意見傳達給市長,所以在此真的還是要感謝我們的議長跟我們的市長,今天都能把這個議程安排的很好,那至於議員有沒有珍惜自己這個發言的機會,來給選民託付你的責任來進行,那就要看各位了。
主   席: 忠仁.達祿斯,舉很久了,不好意思。
忠仁.達祿斯議員: 謝謝議長,我終於有發言的機會,我舉好幾次,A~~so’elin to salikaka mapolong kita malakiingay anini, e’ nem polo’ira e’nem kita malakiing, pafelien namo kako anini to nini a sacaciyaw so’elin iraay koni faloco’ namo i takowanan sa ko faloco’ no mako ,saka o maan ko kalaliyang hokiya, o pasifana’ kako tonini o kami o masa’amisay, halatengen no namo itini Taiwan, o masa’amisay ca ko ko laliyangen sanay ko mako a faloco’, tayni kita mikayki anini o maan hakiya no miso a意見 noni o 國民黨a 意見 oni ko hanan no mita , lawlaw han namo itini 議會 samaanen no mita mi kayki sanay ko mako. (各位弟兄姐妹們,目前議會總共有66位的議員,今天你們推派我上台發言,首先感謝你們對我的肯定,沒有必要推辭,在這裡我讓大家了解原住民族,請大家思考,在台灣我們原住民族不可以被忽略,今天議會所開的會議到底是什麼呢?你的意見及國民黨的意見也都是要聆聽以及尊重的,今天讓議會這麼的混亂,實在難以再進行),所有的我們在座的我們......,市長,我們所有的......,議長,我們所有的議員同仁,我想今天我們一直吵這樣的一個意見,從高雄一個所謂的罷韓事件,我想今天我們是新北市,今天要讓我們的市長來這樣的......,我們的專案報告,你們還要講說我們的市長是這樣洋洋得意,是這樣子的嗎?他做了這麼多事情,都是五星級的市長,你們還要這樣子,我們是不是用很平和的心,在這個地方來好好的去談論,這樣子的話,我們要怎麼去處理我們所有新北市的事,我今天少數民族,我們今天原住民在這裡一個發聲,希望大家彼此尊重,因為我們的市長是......,我們是安居樂業在這個新北市,以上。
主   席: 那個陳明義。
陳議員明義: 謝謝議長,議長,我想要把這個事情告一個段落,只有一個方法,就不是我們再論述了,5分鐘把他節省下來,是不是可以請林銘仁總召?拜託你,你面對於國民黨團的指責收回,這樣就好了,對於還沒有報告的市長,你對他這有所批評或者是內容誇大不實,跟他說聲抱歉,我們就開會了,為什麼?上面的記者如果沒有這個新聞稿,他不會寫這些東西,我們有時候到4點還沒開會,就已經宣布吃點心了,記者朋友跟我們一起吃點心,那是議會的生態,如果今天林銘仁林總召批評我們開會沒有議事、沒有效率,如果他批評我們開會沒有效率,以後我們都2點開會,我覺得我們應該認為他說的是對的,可是他批評我們說是要護航這個侯友宜,讓他逃避監督,這個對我們不公平,對無黨籍也不公平,我們1點鐘我們就在二審,1點半,審到時間到了,出來開會,我們都變成是幫兇,所以阿仁,你是不是,我還有3分多鐘,快4分鐘,你用簡單的,阿仁,你是不是簡單的......,對我們議員大家的這個指責你收回?對於市長還沒有報告,你就說人家洋洋得意,你也跟他說聲抱歉,我們就趕快來報告,不然每一個人一直在講這些東西,講到5點半時間到了,阿仁你願不願意?阿仁,我還有3分多鐘,你這個因為是林銘仁指出,你跟大家說聲抱歉收回,好不好?阿仁,我這3分多鐘給你,你就用個10秒鐘跟國民黨團說聲我收回,然後跟市長說聲抱歉,阿仁好嗎?那個我不知道民進黨的同仁,你們可不可以接受這樣的說法?就林銘仁跟我們說聲收回,跟市長說聲抱歉就好了,這樣可以嗎?這樣好嗎?不要面子之爭,來,等一下,我2分多鐘,如果你們要用這樣子的方式,OK,沒關係,如果要用這樣的方式,我可以提醒大家一點,昨天市長的網路也已經預告了,今天要針對我們紓困,馬見說他隔天看到眼睛快要脫窗,今天我們都要針對這件事情,為什麼到今天為止?現在大家還在發言,不是國民黨不開會,是因為這個新聞稿,已經給你台階下了,也沒有叫你跟我道歉,也沒有叫你跟市民道歉,你只要說同事們,不好意思,我這裡面寫的誇大了,言過其實,我收回,侯友宜還沒有報告,你就說他誇張不實,你就說新北淪為高雄,你們是要什麼?你們這樣才是在侮辱新北市,怎麼可以這樣子呢?我們就做球給你,你還要這樣子放火,不然就不要開會,我哪有差。
主   席: 那個休息一下。
休   息: 17時13分~17時19分
主   席: 蔡議員。
蔡議員錦賢: 我先說就好了,你不用說了,議長,蔡錦賢64號發言,議長,所有國民黨、民進黨都已經說這麼多了,相信林銘仁他也已經安靜了,他也覺得你說的都有道理,所以沒有舉手起來講話,表示他就很那個了,沒有,我說不是......,所以我講給你聽,府會和諧,我相信我們市長絕對能包容,市長今天拿這本,已經發給大家,相信他也有信心要跟大家報告,他一定做的很好,我相信他在我們新北市,六都做最好的,他才可以講給你們聽,你也給他鼓掌,是不是這樣?說真的,市長真的做的很好,走到哪裡做到哪裡,大家都稱讚,大家都鼓掌,你知道嗎?他的紓困,今天做那本書,既然拿來給你們大家,你們大家看看,也聽聽他的心聲,他如果說有比較困難,你也幫忙支持,對不對?他如果做的很好,你也給他稱讚鼓掌,不然他送那本書,做那本書,拿來給你做什麼?他拿給你就是要聽聽......,你們大家今天如果......,市長今天跟我們報告,大家這麼開心,這麼踴躍,提早來,還嫌太晚開會,其實我們開會都是3點多,大家都那個觀念說,3點多才有開會,一般都是這樣,大會都是這樣,不是今天特別說,我們書記長說叫大家比較晚開會,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沒關係,我們今天為了這個罷韓的事情,今天開會說罷韓的事情,相信市長絕對有那個肚量,絕對有那個心腸,來說他沒有這樣的想法,我相信說,今天記者在後面,拜託記者幫我們一下,幫我們市長澄清一下,今天開這個會,絕對跟罷韓沒有關係,所講的事情是汙衊的,不是真的說這個事情,所以請記者幫我們澄清,這樣就好了,難道不是這樣嗎?我的想法就是說,針對這些事情,現在開始都不要講了,剩下10幾分鐘的時間,剩下8分鐘而已,讓市長來講他的心聲,對我們所有新北市他的紓困,他的困難,他的用愛心、耐心、苦心去祝福這些百姓,讓他講一下,讓大家聽一下,我們給他鼓掌一下,這樣好不好?不要再說了。
主   席: 沒有,那個張志豪。
張議員志豪: 感謝議長,我想今天有五星市長在這裡,今天為什麼會做這個專案報告,就黨團當時候的協調,防疫、紓困、振興,這三個階段,所以民主進步黨黨團才會強力的來協調,在市政總質詢之前,不然要等到7月份,等到6月底,我們其實無法期待紓困做到什麼程度,以及振興做到什麼程度,所以國民黨議員很多,其實都離題了,今天重點不是那個新聞稿,重點在於市長今天做了這一份113頁的專案報告,六都目前只剩侯市長沒有親自的做專案報告,黨團力主之下,今天才有這個機會讓市長在這邊為我們所有各區的市議員來做專案報告,我想今天非常遺憾的是,我們民進黨團的議員,很多議員都1點多就來了,包括我自己,這113頁裡面,我包括查資料,厚厚的一疊,這是展現對民意監督最大的力量,為什麼我坐到現在?我們連聽市長專案報告一點權利都沒有,做為市議員的責任,應該是在2點前就坐在這邊,把113頁專案報告看清楚,不是嗎?我向所有議會同仁以及五星市長做一個報告,我裡面已經找到好幾個癥點,我想當面就教侯市長,你防疫做的很好,我們就是要邀請你來做報告,再來是紓困,紓困你的執行率,你也做了,跟市民做了很多的報告,但現在重中之重,是振興,市長,振興,今天我們都期待你做完專案報告之後,六都市長全部做完了,你最後一塊拼圖也拼了,振興非常重要,所以振興在裡面第62頁,市長今天很可惜,我沒有辦法跟你直接一問一答,在62頁裡面說到新北專區,很抱歉,跟東森購物合作的那個新北專區,裡面電商平台很好,市長你也一直在聲稱超前部署,沒有錯,你2月20幾日,2月24日,這個新北專區就已經超前部署了,這個很好,但是6月1日就要結束了,振興券7月1日才可能發行,這樣不是很可惜嗎?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有關於新北專區裡面,很可惜的,新北的特色名產都沒有在賣,新北的,所有的各區廠商,幾乎也都沒有在裡面,80幾個品項裡面都在賣證件套跟保險套,保險套有5個品項,證件套有6個品項,市長,這不是很可惜嗎?一個新北專區的平台,從2月24日成立到現在,6月1日,下禮拜一就要結束了,但是對於廠商店家以及要拓展經濟層面來說,一點幫助都沒有,這是本席感到非常遺憾的地方,所以今天民主進步黨的黨團才會力主之下,今天邀請......,非常誠摯的邀請五星市長來做專案報告,這本113頁叫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北市因應作為的專案報告,我想今天的重點才是這本,113頁專案報告,新北市突破400萬人口,第一大城,六都我們是最後一個做專案報告的,非常遺憾,今天重點變成新聞稿,新聞稿又怎麼了嗎?民主進步黨黨團發新聞稿,國民黨黨團也可以發,為什麼議員不可以有質詢的權利呢?為什麼?一直到現在,我們等不到一個五星市長為所有的新北市民做一個負責任的專案報告,我們非常期待,但是民主責任真是這樣子的嗎?如果2點,2點就要開會,是不是所有議員就要坐在這邊?我敢負責任說,我們民進黨黨團多數的議員準時來開會,而且也聆聽市長報告,謝謝。
主   席: 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謝謝議長,感謝民進黨的指教,因為你們發了新聞稿,也感謝你們,因為新聞稿都可以發,說錯了也可以,道歉要不要接受,要看人家要不要接受,要不要道歉都可以,但是國民黨不會亂發新聞稿,因為沒有的事情,是發不出來的,但是做錯的事情,真的要道歉,真的是很困難嗎?但是也要看人家要不要接受?所以說你們發的新聞稿,本黨團當然希望,大家都希望說能夠,第一個跟侯市長道歉,第二個跟本黨團道歉,因為本黨團並不是橡皮圖章,因為你們所寫的說我們是橡皮圖章,你們說我們出小手,我們沒有小手可以出,大家都是同志,你們要發什麼新聞稿,要發假新聞,是你們的這個技倆也好,或者說你們喜歡的也好,我們是管不著,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傷到本黨團裡面,但是你傷到了市長,我們看了會心疼,所以說我們在執政裡面,我們看到你傷了侯市長,漠視民意,他沒有漠視民意,所以我們看了就會心疼,所以說我們只是說希望你們對市長能夠道歉一下,這個新聞裡面,如果說你們高興怎麼發,你們就怎麼發,我們當然那個蔡明堂一直講說,他來是要聽這個市長的報告,當然我們都希望聽市長報告,所以說,但是時間的關係,這個市長要......,那個議長要裁決,但是我們黨團還是一致的希望民進黨團總召能夠為了這個新聞稿,裡面的對我們的汙衊及假新聞,及對市長的汙衊,能夠鄭重的對市長、對市府及我們黨團來致歉,而且剛剛黃俊哲議員所提的,今天我們並不是小鼻子小眼睛來為這一個新聞稿來小題大作,他真的,大家可以看到所有的電子媒體在那裡的發酵,包括何主委,何博文他對這個也都有意見了,所以表示說這一個新聞稿對我們的中傷是很大的,對市府對侯市長的中傷是很大的,希望這個假新聞能夠趕快的收回,以上,謝謝。
主   席: 那個各位同仁,不好意思,市長,不好意思,今天叫你來專案報告,又沒讓你講,比較不好意思,現在時間到了,散會。
散   會: 17時30分
          主  席  蔣  根  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