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臨時會108年02月20日第5次會議紀錄
主   席: 各位同仁請就座,本席宣布開議。上次會議紀錄請自行參閱,如無意見即為認可。今天沒有人請假。今日議程:1、三讀議案第二讀會:審議市預算案。2、三讀議案第三讀會:審議市預算案。請鄭宇恩鄭召集人。
       請翻開基金第1頁 新北市溫馨助學圓夢基金,本年度賸餘:80,000元,請審議。 審查意見:新北市溫馨助學圓夢基金,本年度賸餘:80,000元。 第11冊 第7頁受贈收入,增加11,000,000元。 餘照案通過。 等一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我們昨天那個果菜運銷股份有限公司不是討論......
主   席: 延後。
王議員淑慧: 延後了。
主   席: 延後,是。
王議員淑慧: 那後來有沒有裁示到底請哪一位來報告?請董事長還是請?我們不是有兩位議員正式那個,周勝考跟陳啟能有正式提議要邀請董事長,還是總幹事來,不是總幹事,總經理來報告嗎?有裁示嗎?不然你下次再開的時候,他們又沒有人來報告怎麼辦?不是有兩位提案嗎?定期會,所以這個要延到定期會才要審嗎?這沒有報告不可能給他過,怎麼可能定期會再來報告,報告什麼?連預算怎麼樣都不清楚,還這樣子過去了。
主   席: 不會,我們討論的時候......
王議員淑慧: 看你是要董事長,還是總經理,我們又沒有要求說一定要哪一個。
主   席: 我們討論的時候,就請他們......
王議員淑慧: 對,所以我才問說是不是......,因為延後,延後何時他要來?大家要講好,看是要叫哪一個,我們都沒有意見,有辦法答復的,因為我們一直問農業局局長,從來沒有問清楚過,這間開始蓋到現在已經第2年、第3年了,沒有問清楚過,那既然這樣子,就請他們直接在那邊執行的人來讓大家了解一下。
主   席: 好,那我們請局長到時候要不要指派哪一位來?好不好?
王議員淑慧: 我們有邀請,我們就是要......
主   席: 當然要邀請,當然。
王議員淑慧: 對,看要哪一個一定要來。
主   席: 當然。
王議員淑慧: 不然他沒有辦法答復。
主   席: 當然。
王議員淑慧: 好不好?
主   席: 好。
王議員淑慧: 謝謝。
主   席: 我們新北相關的要請局長指派他們一個來,好不好?
王議員淑慧: 好,謝謝。
主   席: 大會如無意見,我們按照審查意見通過。 大會決議:新北市溫馨助學圓夢基金,本年度賸餘:80,000元。 第11冊 第7頁受贈收入,增加11,000,000元。 餘照案通過。
       新北市體育發展基金,本年度賸餘:262,000元,請審議。 審查意見:新北市體育發展基金,本年度賸餘:262,000元,照案通過。 ◇附帶決議:1.請體育處就發展本市體育輔導績優選手就業,研擬薪資標準。2.新北市體育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置委員9人至11人,常設委員9人,其中1人應為原住民;其餘委員2人,依不同體育項目浮動聘任之,以供諮詢。
       來,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請問一下好不好?我們新市長上任以後,未來我們這個體育發展基金他要朝向哪一個方面來發展?這個發展基金到底是?
主   席: 請教育局長。
王議員淑慧: 娘家雞精,還是什麼基金?
張局長明文: 跟大會報告,有關於體育發展基金的部分,這個部分在歷年來主要支出的項目跟範圍,第一個部分就是我們棒球隊人員的薪津保險跟勞退,這個是主要的支出,占了大概一半,那剩下的部分大概就是有幾個部分,那我們希望能夠輔導績優的選手就業,還有棒球比賽培訓的費用,還有相關的我們......
王議員淑慧: 局長,不用照這唸,這個我自己會看。
張局長明文: 對,室內的那個......
王議員淑慧: 我的意思是說,你的發展就是只有以棒球,我們新北就是只有棒球這一項嗎?
張局長明文: 沒有,就是說因為他當時的發展基金當然他有他成立的......
王議員淑慧: 當時的發展基金是因為棒球而設立。
張局長明文: 因為過去就是這樣子,他的主要支出就是以......
王議員淑慧: 不是,我問你今年,過去支出你就支出了。
張局長明文: 因為他基金的......
王議員淑慧: 我現在的意思是說,你的名稱就叫做體育發展基金,那我們整篇裡面,我們也看到對棒球有用心,這很好。
張局長明文: 對。
王議員淑慧: 可是你目前在新北的發展當中棒球算是比較穩定。
張局長明文: 對。
王議員淑慧: 而且成效也相當好,可是你們現在包括你們教育部,包括你們很多跟體育相關的人都到我們新北來挖角是什麼?從幼兒開始的足球,你們這裡沒有一毛五角去贊助那個足球。
張局長明文: 我想跟議員報告,因為體育發展基金我們看起來其實他的金額並不高,就是他大部分還是......
王議員淑慧: 你們不重視他。
張局長明文: 他還是公務預算的。
王議員淑慧: 你們重視他你主預算撥個幾億元就有了。
張局長明文: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就當然他是以公務預算為主,我們本身還是有體育相關的經費在我們教育局。
王議員淑慧: 那你告訴我,給這些小朋友,小小孩,人家那個水利局,人家高灘處都願意來協助免費提供他們踢球的場地,可是踢來踢去總是喜歡比賽,比賽不用經費嗎?
張局長明文: 所以我們......
王議員淑慧: 你們現在還很夭壽,這一群人是靠我們的配合款在吃穿的,結果你們現在把我們斷了,你現在請問這些足球隊要叫他們去哪裡踢?要用什麼來踢?
張局長明文: 沒有,原則上我們,跟議員報告......
王議員淑慧: 沒有,我問你,你不要原則上,你針對我的問題,現在議員的經常門沒有了,資本門可不可以讓他們踢?你只要告訴我就好了。
張局長明文: 基本上我們的經費還是補助就是那個體育班或是運動團隊已經是有......,已經有專任教練,而且我們學校是有規模的運動團隊,我們才有相關的經費補助,然後這個部分是主要還是,因為資源有限。
王議員淑慧: 那這樣叫做什麼體育發展,人家有規模還需要你們嗎?局長。
張局長明文: 經費真的是有限。
王議員淑慧: 我知道有限。
張局長明文: 只能在訂定合理的標準去補助。
王議員淑慧: 什麼叫合理的標準?你們連5萬元、10萬元都捨不得給人家了,叫做標準?人家每年是靠議員的15萬元在生活。
張局長明文: 那個就是一般的......
王議員淑慧: 在活下去,請問,我問你怎麼辦?
張局長明文: 因為經費永遠不夠,就是說......
王議員淑慧: 那意思是說,告訴這些在踢球的小孩,有錢你們再去踢,沒有錢不要踢,因為我們的局長我們的經費不夠。
張局長明文: 永遠不夠,就再怎麼編再多......
王議員淑慧: 我沒有叫你永遠,我叫你給他1千元,還是500元嗎?我只有問你說,現在連議員的15萬元都沒有了,那麼在你的發展基金裡面竟然勻不出任何一絲絲一點點,可以讓人家有補助的地方,怎麼辦?局長怎麼辦?
張局長明文: 我跟議員報告,因為教育經費永遠不夠......
王議員淑慧: 你主預算裡面沒有,連一個專門為體育而設的基金,發展基金也沒有,我們憑什麼叫我們的運動要發展?
張局長明文: 所以我們還是要努力的去爭取更多的資源。
王議員淑慧: 努力什麼?你要給人家多少?
張局長明文: 沒有,就是說我們現在有的資源我們就是,預算就是這麼多,我們一定會......
王議員淑慧: 你怎麼分配的?
張局長明文: 當然還是就是該給各校的我們還是都給各校。
王議員淑慧: 我不是講各校,幹嘛是各校?
張局長明文: 這選手還是以學校為主體。
王議員淑慧: 那是孩子當然還是在學校。
張局長明文: 學校為主體。
王議員淑慧: 可是你不是給學校,你給學校的錢,你是叫他所有學校裡面的各社團去勻支,我講的是足球,你在跟我講哪裡去?局長,我跟你講體育,我不是在跟你講社團。
張局長明文: 足球還是在學校。
王議員淑慧: 我告訴你,我不給他過。
主   席: OK,請李倩萍李議員。
李議員倩萍: 局長,我請問一下,你這個體育發展基金你說在學校,那你這個學校是給所謂的體育班使用,還是一般體育性質的社團都可以用,都可以來申請這筆預算,因為其實剛王淑慧議員提到的是問題,我問局長,十二年國教的精神是什麼?
張局長明文: 適性發展,然後培養帶的走的能力。
李議員倩萍: 適性發展,什麼叫適性發展?
張局長明文: 當然適性發展就是希望說,各種潛能的孩子都能夠得到支持,就是因為孩子的潛能......
李議員倩萍: 對,那各種潛能除了學科之外,這種所謂的各種潛能怎麼去發展?
張局長明文: 當然社團跟體育團隊,都是我們的重要。
李議員倩萍: 你講到重點,我們講適性發展其實就是潛能發展各方面多元發展,就是要靠社團這方面來補足學科以外不足的,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對。
李議員倩萍: 那你們現在把所謂議員建議款的地方的這個經費給刪除,因為很多社團過去其實都是議員的建議款在支持的,其實我今天早上有三個學校校長來,然後都針對這個問題在擔心說,現在像音樂性質的或體育性質的這個社團是相對的可憐,他是說他們現在要去參加比賽的話,沒有議員的經費來支持的時候,他們遠的都不敢去,他只能講說他們譬如說公車坐的到的或捷運坐的到的他才去,你不覺得很悲哀嗎?你一方面在告訴我們說十二年國教我們要往這方面去發展然後去推動,可是你們另一方面做的事情又背道而馳,你現在叫學校這部分的話,社團要怎麼樣去發展?整個大環境經濟不是很好的狀況下,其實有些社團你說要全部由使用者付費的概念,由家長來負擔,其實是非常不可行的,你像體育類的,因為他們可能常常要去比賽、要去觀摩,然後再加上你說音樂性質的也是相對的辛苦,這些如果沒有政府部門的預算來支持的話,你要他們在學校裡面發展這樣的社團,其實是不太可能的,好,你說把議員的建議款這部分刪掉,我們也可以接受,可是你們自己在比如說在局裡面的相關的預算你們有沒有編足?從你們今年編的預算裡面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增加的部分,你叫這些社團要怎麼樣維持下去?局長你不要一直點頭。
張局長明文: 我可以理解,就是因為目前我們的教育......
李議員倩萍: 你可以理解,可是這個是勢必你要面對的問題。
張局長明文: 教育預算就是這麼......
李議員倩萍: 我的意思是說,你要怎麼去面對這個問題?這個勢必你要面對的問題,那你從現在開始不要再告訴我們說,新北市我們這個所謂的適性揚才這些你都不要再講了。
張局長明文: 不,基本的......
李議員倩萍: 你這自打嘴巴,你們自己帶頭的就沒有這樣在做。
張局長明文: 教育局能夠支持的就是學校推動基本的一些運動社團的,比如說體育社團還有,就是主要是體育團隊,還有運動各方面的發展,基本的費用當然教育局還有參賽的費用等等,能夠做基本的處理,教育局一定會訂公式,然後依照他成績......
李議員倩萍: 基本的處理,我的意思是說,過去這些很多都是靠議員的建議款在補助,然後讓他們這個社團才可以比較勉強的在營運,你說這些家長自己有沒有負擔?他們也都負擔蠻多的。
張局長明文: 對,理解。
李議員倩萍: 你應該理解吧?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我理解。
李議員倩萍: 這些社團其實他們家長也已經負擔蠻多的,只是說在負擔這麼多之餘的話,教育局這邊你們給予什麼樣的一個支持?給予什麼樣的補助?你現在把議員的,他們有很多是靠議員的建議款部分,現在完全沒有了,我從你們局端裡面今年編列的預算也看不出任何增加的部分,未來這些社團你要告訴我說,他們怎麼可以維持的下去?怎麼去繼續的做一個好的發展?然後符合你十二年國教的一個精神,這不太可能,以現在就是說現在來,其實一個新的學期已經開始了,很多學校他的社團就已經面臨這樣的一個狀況了,特別是體育類的,還有音樂性質類的,這兩類的那個我想影響是最大的,所以這個預算的話,我是覺得你們這個部分的話,自己要好好,因為這個問題會蠻多的。
張局長明文: 是,所以我們預算並不是那麼充足,還是要請議會給我們協助跟支持,這是我們最基本的編列。
李議員倩萍: 不是,你還是沒有,沒有,局長,那表示你認同本席提出來的問題,你根本沒有辦法解決問題,你勢必會面臨這個問題。
張局長明文: 我們現在編的預算就是至少還可以給學校最基本的支持,就是我們現在編......
李議員倩萍: 什麼最基本?
張局長明文: 就是說比如說他該去比賽,他有的額度試算給他,該給他的公式,還是給他一些基本的能夠出去比賽,我們還是會有......
李議員倩萍: 出去比賽?
張局長明文: 就是訓練或比賽的經費,或平常的,我們平常還是會有一些預算支持。
李議員倩萍: 我現在不是跟你討論出去比賽,我現在是講說,你一個社團的基本的維持的一個預算,你們這邊就完全沒有辦法支應,好,我時間到了,這個局長你應該知道問題在哪裡。
主   席: 好,馬見議員,下一個廖宜琨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局長,體育發展基金我有看到我們這個常設委員9人,其中一個人應該是有原住民,我想請問局長有沒有對這件事情有所掌握?為什麼需要有一席委員是原住民?
張局長明文: 謝謝議員指教,那個當然因為我們運動的選手裡面,其實在我們的學校的組成裡面,其實原住民的運動的才華非常的高,所以基本上選手裡面非常多的原住民,也非常優秀。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局長,沒錯,你講到重點了,我們原住民當然體育發展,我們原住民可以發展很多傳統體育,可能包含傳統的射箭、傳統摔角,甚至是負重的這樣子的接力,傳統舞蹈,這都是我們可以去發展的,但是今天本席要向你討論的是,我們有很多原住民的學生,我們是經濟弱勢但是我們是體育優勢,所以很多的原住民的學生進到了我們新北市的學校裡面去,當這個棒球隊員體育班的學生,但是我們發現很多時候他們的相關器材,包含這個棒球、球棒、手套都要自己購買,訓練費的,教練的訓練費、營養費,還有這個相關的費用都是我們族人自己要去負擔的,但是很多時候我們沒辦法負擔,但是我們真的很想為新北市出一份力,我是不是能夠拜託局長針對我們原住民學生經濟弱勢但是體育優勢這部分?我們去協助族人,去能夠增強,去能夠摒除他們的這樣子的困難,然後讓他們全心全意的為我們新北市打拚,這樣可以嗎?局長。
張局長明文: 我想弱勢孩子是我們優先要去關心的。
馬見Lahuy.Ipin議員: 局長,原住民不是弱勢。
張局長明文: 我關心的是弱勢,但是原住民的孩子他裡面一定也會受益。
馬見Lahuy.Ipin議員: 謝謝局長,剩下的3分鐘我給宋雨蓁議員,謝謝。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局長,剛才馬見議員講的是關於學生選手的部分,我關注的是我們社會選手的部分,這次今年是我們兩年一度的全國原住民運動大會,局長應該知道,我們一直想說我們各局要專職在我們自己的專業領域上面,但是只要跟原住民扯上關係的,我們局處很容易就把他歸類成為原民局應該要做的,你知道我們原民局這次編列的經費,派出去的選手,講棒球、壘球就好了,我們的設備費只夠買上半身,下半身的褲子自己用的,那些社會型的球員可能白天需要上班需要工作,他沒有其他的時間,然後他所有裝備要自己採購,我們的新北市的代表隊出去就是上衣的顏色跟褲子的顏色不一樣,這一點我相信那個蔡明堂議員他的感受非常深刻,因為棒球隊是他的畢業學生組成的,不是,他不是原住民,但是他是我們原住民選手的培育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搖籃,當他之前有跟我講過,他說我畢業的學生代表新北市參加全員運,但是我們的設備費新北市政府給不起,都是我要從口袋掏出來給我們的學生,所以我在想一個體育發展基金的設置,我們是不是應該要考量到全面性,學校學生選手我們必須要重視,但是那些社會型的選手呢?還有你知道這些隊伍其實有很多都是國手退役下來,他們希望把他們的才能繼續培養下一代的選手,剛才我們講到一個重點,現在可以代表臺灣在國際的體壇上發光發熱的,絕大部分的選手都具有原住民的血統,所以我希望局長可以重視原住民選手的這一塊,不要讓我們其他漢人的議員,我們的那個國手搖籃的蔡明堂議員也會為我們自己感到叫屈,對不對?蔡議員。
馬見Lahuy.Ipin議員: 就是我們原住民絕對不是弱勢,但是我們要因材施教,然後我們想辦法去協助原住民,這是我跟雨蓁議員一直不斷在探討的,所以我們希望新北市政府的教育局把原住民放在心上,謝謝局長。
張局長明文: 謝謝,謝謝議員。
主   席: 請廖宜琨議員。
廖議員宜琨: 局長,我有一件事想請教你,我們的就是體育方面,我們說以棒球為例好了,他有分三級,你知道這三級分別是哪三級嗎?
張局長明文: 一般棒球的話就少棒、青少棒跟青棒。
廖議員宜琨: 如果在學校階段呢?
張局長明文: 小學、國中、高中。
廖議員宜琨: 那有分這三級,那你知道這些棒球他的那個基本的開銷重不重?
張局長明文: 我想基本上每一個體育團隊都很重,沒有說不需要錢的。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知道要成立一個體育團隊,不管是他是棒球、拳擊或排球任何一種體育活動,他基本上就要有一個基本開支,我承接我們李倩萍李議員剛講的,他要求的不是說,不是像你一直在那邊講說,你們提供基本開支,是有些社團他一開始就是完完全全是在靠議員的配合款去存活下去的,他完全沒有接受到教育局的任何一點補助,你有沒有去查清楚有哪一間學校的所有的社團全部都是由教育局補助的?你有沒有去查一下,說哪幾個社團是沒有的,現階段是完全是靠議員的配合款的?你有沒有去查過?
張局長明文: 還是有很多的民間的團體一定是靠他自己自籌,他不是學校......
廖議員宜琨: 不是民間,我說學校的。
張局長明文: 學校還是會有一些是......
廖議員宜琨: 是怎樣呢?
張局長明文: 比如社團,我舉一個溜冰社團,他當然是他自給自足的。
廖議員宜琨: 對,他是不是靠議員的配合款?那現在因為,好,你們取消了,我們也就接受了,接受之後,這些表現優良的這些社團怎麼辦?過去他長時間是靠議員的那個配合款在協助的,他們也表現出非常好的成績,你要怎麼樣去解決這件事?我相信倩萍議員剛一直講的就是這個,你要怎麼樣去協助這些過去沒有接受我們教育局的補助的這些社團,現在他們要怎麼辦?現在怎麼辦?他們完全沒有任何的資助,那怎麼辦?你要怎麼辦?你要給本席一個很明確的回應,你到底要怎麼樣去解決這件事?不能說因為我們今天可能市長有什麼政策上的變動,政策上的改革,你去摧毀了一群小孩子他們從小就想要打的運動,去玩的運動,結果因為你的這一句話,你現在教育局也沒有任何的配套措施說,怎麼樣去協助這些社團?他們就從此斷炊,他們都不用再繼續了,是這樣子,有可能,我想隨便講一個跆拳道,假設跆拳道,人家踢了3年都踢出了好成績,結果後面從今年開始你們沒有給他錢了,他也沒辦法踢下去了,請問那怎麼辦?
張局長明文: 我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剛還是澄清一下,有些有成績的團體,就是基本上這些體育社團他一定有一些是經過我們輔導,而且成立體育班的......
廖議員宜琨: 我再跟局長講一下,你們包括我跟你講現在的政府都有一件令人很不恥的東西,你們知道為什麼?是什麼東西?就是我們往往都是在人家拿到好成績的時候,才來沾光說我們要來贊助什麼東西,你們在一開始人家在開始訓練,開始要進去比賽的時候,完全都沒資助的狀況下,你們都沒有提供任何協助,人家家裡......,我問你,曾雅妮是靠他自己,還是靠國家?
張局長明文: 曾雅妮當時當然......
廖議員宜琨: 也是靠他自己。
張局長明文: 高爾夫是部分是當然自己比較多。
廖議員宜琨: 對不對?都是靠人家自己,等到人家有好成績你又發覺一大堆官員都圍在他旁邊,不是這樣子,教育如果要培養體育的話,你們不是應該從基礎就要開始協助了嗎?不要每次......,你甚至教育局你們應該是一直幫忙找sponsor,不可以嗎?可不可以幫忙找sponsor?
張局長明文: 成立基金的目的當時我在想,就是希望能夠有更多的資源進來。
廖議員宜琨: 那問題是你現在你的資源,最大一筆資源來自議員這邊,沒了,你有沒有想辦法要解決?
張局長明文: 我跟議員報告,一樣的問題就是說剛剛講的是......
廖議員宜琨: 你剛剛有跟我回答說,你剛有跟我回答說有成績你們都會補助,那還沒有成績的,可是未來會有成績的,你怎麼去看?
張局長明文: 他就一定有一個過程就是說,他如果成立體育班、體育團隊,他該有的補助我們一定會做處理。
廖議員宜琨: 可是過去全部都是議員,你們都沒有處理,現在呢?現在你們要怎麼處理?
張局長明文: 不全是,我這邊我回去會再做一個整理,我有請同仁再全部整理。
廖議員宜琨: 你們這樣子,你回去把這資料找齊,好不好?你自己根本就不齊,你直接這樣回答我,這樣是不對的,你這樣是公然說謊。
張局長明文: 我們會來整理資料,再給議員提供。
廖議員宜琨: 這個你自己回去把資料查清楚,不要這樣子一上來議會站在上面隨便就回答我們,這樣是不對的,其實是很多社團他根本就是沒有你們的資源,因為他們還沒有成績。
張局長明文: 還有一些社團他是屬於......
廖議員宜琨: 還沒有成績......
張局長明文: 全民運動的團體,有些他並不是我們學校的體育項目。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們很多東西還是我們在幫忙的,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對,我承認。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這些東西你是不是應該去找sponsor來協助呢?因為你既然,我們議員不能用,我們也接受,可是你們要怎麼樣協助他們?這是你們要做的,對不對?教育局就是要服務著這些,你們進來應該要勇敢去承擔這個改革的後果,你們就是要勇敢的去協助我們這些斷炊的社團的這個東西,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我們全面來了解。
廖議員宜琨: 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幫忙他們。
廖議員宜琨: 那你要回答我對或不對,你們是不是要協助他?
張局長明文: 我還是要看他是學校的,而且是我們學生的。
廖議員宜琨: 我們今天講的,上面講的全部都是學校的。
張局長明文: 很多是......
廖議員宜琨: 你一直在跳針,我被你打敗,我們王議員都已經在講了,你一直在講外面的。
主   席: 王議員,陳世榮陳議員先讓他先講,等一下再輪到你,來。
陳議員世榮: 張局長,你剛到新北市來,你可能對地方教育還不是很了解,事實上我們新北市的教育最可憐,尤其從朱市長開始,學校是真的喊窮,升格之後更窮,為什麼?過去學校的資源,最大的資源還是來自政府,過去有鄉鎮市公所時代,很多學校包括體育出國比賽都是那個公所,鄉鎮市公所時代資源去挹注,現在你們升格之後把所有公所的財源全部搜括在市政府的手上,你們資源怎麼分配?教育你看反而更窮,你們現在給學校的經費都是用學生數的人頭在數,多少學生給多少錢,其他的資源全部沒有,設備老舊的該更新的,沒錢,就找議員的配合款,現在配合款也沒了,鄉鎮市公所的資源也沒了,你怎麼辦?你說體育發展基金,過去幾年很多那個跆拳道奧運的選手都是樹林產生的,為什麼?因為那時候鄉鎮市公所時代每年都編二百多萬元,讓他們出國移地訓練吸取國際經驗才有這個成績,升格之後資源沒了,現在沒落了,體育發展怎麼發展?我看你體育發展基金老實講,你是好好研究編5千萬元,超過一半的經費是在棒球,其他的哪有?什麼給學校社團,你其他的都是什麼優秀的教練、選手的獎補助,哪有給學校社團?那些學校社團怎麼去維持?怎麼去發展我們的學校的體育?所以說這個部分你們要去解決,市府的整個資源你看都被排擠掉,教育的經費最可憐,老實講,現在少子化我們教育的品質也沒辦法去做提升。
張局長明文: 所以我們還是需要大家的多幫忙,就是我們......
陳議員世榮: 我們幫忙很多,但是你們自己不幫忙你們自己,預算編列的時候,學校的經費經常被排擠,對不對?所以說學校的連一個運動設施幾十萬元,都沒辦法撥錢來做更新,還要找立法委員去中央要,多可憐。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其實全國各縣市的狀況都一樣,真的教育資源是永遠都不夠,所以我們只能把現有有限的資源發揮到最大的效益。
陳議員世榮: 有限的資源,你們很多市府的資源寧願去編很多選舉的經費,3,820元以前只有鄰里長,鄰里有而已,你開放到什麼程度?幾乎都有,對,3,840元,好,那議員的配合款你取消也沒關係,那這些資源放去哪裡?學校的經費有增加嗎?我問你。
張局長明文: 我們學校資源沒有增加。
陳議員世榮: 對,那資源怎麼配置?副市長說明一下。
主   席: 請副市長上來。
吳副市長明機: 這個部分我比較沒辦法說明。
陳議員永福: 藐視議會,堂堂一個副市長這個沒辦法說明。
吳副市長明機: 請我們這個......
陳議員永福: 不是,財政局等一下,副市長你這一句話你要給我講清楚,為什麼一個堂堂副市長這句話沒辦法說明?
吳副市長明機: 因為最主要還是因為變成資本門之後......
陳議員永福: 什麼?
吳副市長明機: 主要還是因為變成資本門之後......
陳議員永福: 不是,你剛剛說什麼?堂堂一個副市長沒辦法說明,是在幹什麼?來玩的是不是?是不是?議會殿堂你講這種話,這句話收回去,哪有這樣子?好好跟你講,你嘻嘻哈哈。
主   席: 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這個都在上面,我拜託你們,不管是金主單位,還是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包括你副市長,你好好的看你們的體育發展基金的設立宗旨跟願景是什麼?拜託讀一下,局長口口聲聲跟我講學校、學校,我現在不是審你們的那個,你們那個基金是在主預算裡面,現在是在跟你講真的,體育發展基金,這跟學校有什麼關係?這跟學校有什麼關係?奇怪,我們是不是把這些基金撤掉算了?我要正式的提議,我希望各位同仁支持我,除了要撤掉,如果要通過除了這個棒球,那個很多人用心計較把他們支持起來的,我們要給他保留,至於你們在騙那些,騙阿財、騙什麼人的那個我不管,就是什麼所謂的補助優秀體育教練、選手這些,還有什麼依本市體育輔導,丟臉,我們一個基金會對外,你們號稱要對外募集所有的基金,只找到300萬元,然後爭取了半天教育部只給你們七百多萬元,一個400萬的人口,你們還在痴痴的等,民政局大概還在想學人家送車子,還是送房子,第400萬要送什麼的,這都是錢,為什麼你不為我們這些有在運動的孩子?人家那個小小的足球隊已經到現在世界各國都找到這裡,法國也找到我們這裡來了,我們自己本市的教育局竟然不聞不問,還要等到他們成氣候,去法國拿冠軍回來才說你們欠多少?我補助給你們,是要這樣子嗎?這樣做這個基金要幹麼?不要,編個5千萬元,笑死人,一千多億元編一個5千萬元。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
王議員淑慧: 我沒有叫你回答,我已經拒絕你講話了,你心目中只有學校,你就好好去搞你的學校,我會在學校的預算跟你好好討論,體育處撤掉算了,回到你們教育局讓你們那個學校裡面的體育什麼什麼指導就好了,體育科還是什麼就好,還成立什麼體育處,弄一個體育處出來搞一個基金給你們做私房錢做成這個樣子,眼中只有特定對象,那怎麼辦?你說,我這個到底該怎麼辦?我就沒有叫你回答。
張局長明文: 真的是學校的選手......
王議員淑慧: 我不要跟你再講學校,這裡頭沒有提到任何學校,我已經請你們唸過一次了,好不好?你的設立宗旨是什麼?有說要配合學校嗎?有說要給班級活動嗎?沒有,你自己唸唸看,不是我王淑慧在這裡隨便亂講的,你當初設立基金的時候目的是什麼?這可是你們拿出來的,你不要害了後面的基金,你們後面還有很多基金還沒有過,對不對?你剛剛前面那個要給小朋友那個,我們一句話都沒有講,你們愛怎麼給我們都很高興,可是這是一個分配,是你們把我們的路堵死了,我們只有回頭來找找看哪裡有一點點資源可以趕快來儘量去幫助人家一下,沒有,連一個什麼都沒有,不要說聞到發霉味,沒有,那怎麼辦呢?是不是撤除掉?你就把這些錢就回到本預算去給他就好了,這個基金留下來沒有用。
吳副市長明機: 跟議員報告,這個除了學校以外,單項委員會也都在......
王議員淑慧: 你這裡沒有寫,你自己唸一遍,你這裡跟我講什麼?你這裡有說嗎?你是要促進體育發展,提升運動人口,跟學校何關?跟那個什麼單項委員會何關?你們到底在亂搞什麼?基金。
吳副市長明機: 我們張局長......
王議員淑慧: 不要再講下去,很漏氣的。
主   席: 請陳儀君陳議員。
陳議員儀君: 這個我們一起來釐清,因為我記得我在那個審查會五審蠻久的,這個體育發展基金應該是當初在設立的這個專款,募款之後用在體育發展,我印象中我大概參加這麼幾年,我們印象中審查都是在那個棒球的,我們幾乎都是用在那個棒球的那一塊,包括我們自己就是拿了基金,然後培養這些棒球選手,我想局長你剛來,我不知道,你應該上手了,你上手了吧?
張局長明文: 上手。
陳議員儀君: 上手,那個吳副呢?吳副你專管這個我們這個教育文化嗎?那請問你專管的範圍在哪裡?
吳副市長明機: 我專管主要經濟、農業、觀光旅遊這部分。
陳議員儀君: 好,所以那個我想淑慧議員不要生氣,因為他沒有管這個教育文化,所以他這個針對這個基金,大家知道我們設了一個基金之後,你們會去募款,好比說我們圓夢基金也是我們募了款之後,我們就是贊助這個獎助學金,這個體育發展基金除了中央給款項之外,我想很多的社會企業都很樂意,好比說我今天要認養這個學校,我今天錢可能不是直接進那個學校,而是我錢有可能進這個體育發展基金,所以剛剛張局長你剛才說的對,你會盡你們所能,包括你在這個教育的這個環境裡面也認識了很多的資源,你們會去募款,然後讓這裡的基金就是增加,我想我們議員的想法是說,不管是體育發展很重要,如果議員的建議款因為長期以來我們這些議員的就是建議款都直接是這樣子幫助這些體育發展,我們想知道說,你們如果沒有給我們這個議員建議款,你如何幫我們解套?因為我們也是幫這些孩子來爭取,所以我想如果你們目前沒有答案,我們會僵持在這個地方,這是重點,至於我要跟所有的議員同仁就分享,其實現在每個學校他們自己都有他們自己的戶頭,就是他們有他們的基金,好比說達觀國中小或是秀朗國中、國小,他們自己學校有自己的預算,他們的自己預算,他們也有可能每一年度也會有一些小小的盈餘,這個小小的盈餘在自己的基金裡面會累積存進去,累積存進去之後,如果這個校長他同意就是這樣支應,那當然就支應,有些校長他會去守這個經費,所以這個校長不一定就是家長會長要用,或是老師要用,或是學校怎麼用,我相信他們自己內部會去考量,所以我們這些議員的建議款如果在學校的使用,在活動上面沒有辦法使用,一樣就是會遇到這個狀況,所以回去你們一定要,剩下時間不多了,你們一定要把這個想法帶回去府內跟我們的侯市長,你們三位副市長,你們要怎麼幫我們議員有解套?就是如果說學校要爭取這些活動的經費的時候,像我們的預算如果全部在這個資本門,那當然是好用,我就做一些硬體建設,可是辦活動,學校也要辦活動,學校的活動這個款項從哪邊?那你說有或有,那你們有的話,不管你藏在哪邊,遊戲規則你也要來跟我們講,就是說到底是議員你不要緊張,如果你要幫這個學校爭取這樣的活動,這個校慶、百年校慶或什麼的,那你怎麼協助他們?你把那個解決方案跟我們講,我們也好去跟學校來溝通,否則我看在座的每一位議員,我們頭都抱著燒,就是不知道怎麼幫這個學校的活動來籌那筆預算,因為我們也不可能自己自掏腰包拿出我們自己的現金,拿出我們的錢,所以要拜託吳副這個回去拜託,你們如果在23日之前,在教育這一塊沒有給大家這樣解套,我看你這個發展基金是真的蠻值得讓大家在這個時候跟你們一些指點跟指導,以上我的想法是這樣。
吳副市長明機: 謝謝陳議員,我們會再努力。
主   席: 請林銘仁林議員。
林議員銘仁: 局長,其實我剛才看到你在答復議員的一些詢問,我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其實你對於這個基金並不了解。
主   席: 等一下,我先處理一下時間。
林議員銘仁: 我知道,2分鐘就到了。
主   席: 後面還有2位議員,陳永福跟邱議員邱烽堯。
林議員銘仁: 你不是到5點半。
主   席: 是要問到完嗎?還是到你結束?
林議員銘仁: 你先處理時間就對了。
主   席: 好不好?
林議員銘仁: 要5點半結束還是那個就對了,5點半結束,我講2分鐘我就結束了。
主   席: 好。
林議員銘仁: 5點半結束,好,那個我發現一個問題,其實你們對於這個預算並不了解,其實我們這個體育發展基金他其實本身來講,他幾乎是在推動選手跟屬於專業級的一個選手的推動跟輔導,但是你實際上來講,我看那個剛才局長在答復的時候,好像把他寫到連那個對於社團,或是說對於那個體育會之類的一些單項的一個輔導都有在裡面,你們這個基金就我所了解,我沒有看到這一部分的內容,沒有這部分的內容,所以請拜託你們局長,是不是回去以後好好的去研究?這個預算不是你們編的,但是你們沒辦法,你們必須來這邊答復,你們假如說覺得說這個可以補助社團,那以後要怎麼去做也請你們做說明,讓我們議會可以了解,因為時間到了,我這樣講就結束了,好不好?謝謝,就5點半了,謝謝。
主   席: 我知道,請回,我們時間已到,這討論中,討論中,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散會,謝謝召集人。
散   會: 17時31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