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1次定期會108年06月05日會議紀錄
主   席: 今天沒有人請假。今日議程:市政總質詢。由鄭戴麗香議員,現在開始。
鄭戴議員麗香: 市長、主席,還有我們副市長、各局處長、議員同仁,還有我們最辛苦的媒體朋友們,大家好,市長任職新北大家長五個多月了,那這五個多月來,市長勤走基層,跟里長、跟地方領航者互動非常好,對基層的建議案也都積極在處理,也因此得到好口碑,值得肯定,包括本席建議延伸到八里的輕軌要跟大橋同步來進行,不能二次施工,市長也非常支持,也一直有在提起,謝謝市長,也希望市長能夠重視北海岸的交通,建議將輕軌延伸到聖約翰大學,聖約翰大學目前有四千多位學生,他們更需要方便的交通,還建議市長將輕軌延伸到三芝、石門,北海岸有非常天然的山海美景,更有非常豐富的農特產,值得發展觀光產業,那核一廠也要除役了,不再受電廠的陰霾,將年輕人留住在地方發展,更引進工商業,那交通的部分非常非常的重要,不僅是輕軌的延伸,芝投公路也是我們一直在建議的北海岸重要交通,請問市長,對於北海岸的輕軌還有芝投公路的建設有何看法?請市長上報告台說明一下,謝謝。
侯市長友宜: 非常感謝我們鄭戴麗香議員長期以來對我們的淡水地區、三芝、石門,甚至包括你們最親愛的八里鄉親的照顧跟奉獻,我百般的感謝,剛才問兩個問題,一個問題就是淡海輕軌到底要不要延伸到聖約翰大學去?其實淡海輕軌對聖約翰大學來講,其實是蠻重要的,有一次我去聖約翰大學,他們的學生說看能否把淡海輕軌延伸到那裡,那裡的學生有四、五千個。
鄭戴議員麗香: 很多人在建議。
侯市長友宜: 對,很多人在做這個建議,那這裡面我有請我們的捷運局我們來評估一下,來評估一下。
鄭戴議員麗香: 那會延伸到三芝、石門嗎?因為三芝......
侯市長友宜: 三芝、石門其實我們如果要做,就是要做一個觀光旅遊的方式。
鄭戴議員麗香: 對,觀光帶動農特產。
侯市長友宜: 那因為我們現在在推青春山海線,到底能夠延伸到多長?青春山海線怎麼一個接法?我們也要用電動車去接,能夠用什麼一個接法?是不是一個觀光旅遊兼具居民的交通工具,或是用淡海輕軌接到三芝、石門,這個都要再去評估。
鄭戴議員麗香: 算是對地方一個補償,長期以來就是核電廠在那邊,你看工商業都沒有過去,年輕人都去外地打拚,然後都留一些長者在那邊,實在是看了都很捨不得,地方那麼漂亮,那麼好的地方,沒有辦法發展,核電廠要除役了,是不是把這個地方整理的漂亮,然後交通讓他方便,交通方便就有許多人、就有許多工商業會進駐,所以這點我們是不是要重視一下?對於北海岸的交通問題。
侯市長友宜: 現在這樣子,就是說這一條淡海輕軌,我們先把鄭戴麗香議員您最關心的,我們要和我們的淡江大橋共構。
鄭戴議員麗香: 共構。
侯市長友宜: 那個同時間,所以我在拚淡海輕軌的評估,可行性評估趕快讓他過,趕快讓他過之後,我們就可以並行。
鄭戴議員麗香: 不能二次施工,你二次施工就掉漆了,你要同步進行,無縫接軌。
侯市長友宜: 對,因為我們現在的目標就像你說的,完工之前一定要配合進場去施工,這樣才有辦法接起來。
鄭戴議員麗香: 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這個是第一個目標,最大的,第二個就是評估要不要延伸到石門、三芝?這我第二個評估,剛才你還問一個芝投公路的問題,我有拜託公路總局在評估,在評估中,當然那裡有一些環評......
鄭戴議員麗香: 有可能死灰復燃嗎?有可能死灰復燃嗎?加油。
侯市長友宜: 我不知道,但是我最近在盤點,盤點以後,我會親自看交通部為這些路,我們在不破壞環境的原則底下,怎麼樣讓他更快速的達到我們的目的,這是最重要的,我們環境也很重要。
鄭戴議員麗香: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講起來,環境也不能夠亂破壞,所以這個部分我會跟交通局、工務局兩個單位,我們會再和交通部來協議。
鄭戴議員麗香: 好,繼續加油、繼續加油。
侯市長友宜: 是。
鄭戴議員麗香: 那淡江大橋主橋段也在順利進行,引道方面不管是八里端或是淡水端,都要慎重評估車流量,不能通車之後,車輛下不來、上不去,引道該拓寬的,也要在通車前拓寬,避免塞在橋上,引起民怨,第二點,將來淡江大橋通車之後,淡水北海岸車輛往返林口高速公路,除了行駛淡江大橋以外,八里往林口105號道路是必經之路,那個是一定要經過的,那目前105號道路的狀況怎麼樣你知道嗎?九彎十八拐,彎彎曲曲的。
侯市長友宜: 彎彎曲曲的。
鄭戴議員麗香: 光是應付臺北港的車,臺北港現在拖車、大車,真的就應付不了了,所以淡江大橋在未完成之前,也必定要改善105號道路,看是要截彎取直或者是要設高架?不要成就一方,痛苦這麼多的地點,請市長一定要未雨綢繆,改善105號道路,才能夠發揮淡江大橋的快速功能。
侯市長友宜: 謝謝鄭戴麗香議員,那一次我去,你就跟我說這個事情,再三跟我提醒說淡江大橋如果通的時候,跟淡海輕軌再通,帶來的人潮,甚至包括我們在商業的轉運的過程當中,會帶來更多的車輛,我們必須要有一條很快速直接去接高速公路,林口的高速公路。
鄭戴議員麗香: 對,這是我們地方一直在期待、一直在要求。
侯市長友宜: 這個也是我最煩惱的,現在塞在臺北港,慘了,64號沒有辦法完全疏通,那62號也是某部分,我們如何有辦法直接去接到林口,如果接到林口,也不要去影響到林口的......
鄭戴議員麗香: 很感謝市長對地方不論是大地方、小地方都了解得很清楚,真的非常感恩,105號道路真的要拜託。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回去有跟工務局長講說我們如何就現有的道路可以拓寬、可以截彎取直,或是用高架立體化,看要怎麼樣接到林口去?要去想辦法,所以......
鄭戴議員麗香: 拜託一定要做。
侯市長友宜: 他們已經跟公路總局也要去接觸,去接觸,針對這個應該他們這邊採取先拓寬的方式,到底要拓寬多大?怎麼一個方式?這個要給他們專業來做。
鄭戴議員麗香: 很多人評估說拓寬的工程比設高架還困難。
侯市長友宜: 還貴。
鄭戴議員麗香: 我不曉得,可是一定要完全去了解看是要高架還是拓寬等等,拜託、拜託,這個最要緊。
侯市長友宜: 對,這一條就是我們的工務局要積極的未雨綢繆,我們一定要未雨綢繆,不然你113年蓋起來了。
鄭戴議員麗香: 是,很快。
侯市長友宜: 113年講起來,距離還有幾年?4年而已,很快。
鄭戴議員麗香: 對,超快的。
侯市長友宜: 4年很快就到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未雨綢繆,這一條要準備。
鄭戴議員麗香: 現在就已經要去規劃了。
侯市長友宜: 對,沒有錯。
鄭戴議員麗香: 這一條真的要拜託,要拜託。
侯市長友宜: 這個會,我已經要求工務局這一條要去做一個處理。
鄭戴議員麗香: 還有一項是我們地方非常重視的,就是臺北港區段徵收之後,原本規劃為娛樂專區用地,怎麼可以說變就變呢?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一定有一些人的聲音。
鄭戴議員麗香: 你為什麼不調降權利金,然後繼續招商呢?因為你要徵收之前,給地方的承諾要規劃臺版迪士尼,那不就畫個大餅,這個大餅畫的那麼大,馬上連餅屑都沒有了,連一個餅屑都沒有了,這等於欺騙百姓,違背當初的誠意,往後不管是重劃或者是徵收之類的,都沒有公信力了,如果要改變初衷,也要有替代方案,娛樂專區旁邊的公園用地7.2公頃,那目前有一個7.2公頃,那塊公園用地可以變為產專區,或者是你這個變為產專區之後,你要把7.2公頃的公園預定地變為娛樂專區用地,雖然規模比較小,比較小,但可以建設八里多功能,譬如可以招商,或是餐廳,旋轉餐廳,或者是百貨、餐廳等等,那個鐵塔是地方的一個地標,不能完全都沒有,我可以跟市長說,這個不能完全都沒有,不只是八里人,差不多全省各地方都知道說八里要建設臺版迪士尼,難道我要解釋說是我們侯市長改變一切嗎?我相信也不是你,你也不希望這樣,要給地方一個交代,不論大場、小場,我希望你們要給地方一個交代,要請市長支持八里建設多功能鐵塔,市長,你對這個有什麼看法?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第一先跟鄭戴麗香說不好意思,因為這個事先沒有跟地方溝通的很精準。
鄭戴議員麗香: 對,現在地方反彈很大。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也聽到地方有一些聲音,把娛樂區改成第二種產業專區,那為什麼當初會做了這個決定?我們最重要有兩個最主要的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說臺北港他並沒有辦法成為一個遊艇或是遊輪進來的一個碼頭,已經沒有辦法了。
鄭戴議員麗香: 怎麼會沒有辦法?臺北港的水深比基隆港還要深,為什麼沒有辦法?
侯市長友宜: 這裡面他已經劃定具有一個商港的行為,並沒有規劃為遊輪要進來,所以帶動從那裡進來娛樂的這個狀況已經......
鄭戴議員麗香: 依據評估,臺北港的條件比基隆港還要好很多,不是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們跟港務局單位都已經談了很多次,他們已經確定一個非常清楚的方向,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像你講的,我們權利金71億元有比較貴。
鄭戴議員麗香: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知道,但是問題不是權利金71億元那麼貴,會賺錢的生意不用怕權利金貴,人家就會來做,為什麼一直不想來做?我問過很多我們國際性的娛樂公司。
鄭戴議員麗香: 應該是權利金過高吧?
侯市長友宜: 沒有,他認為在那個......
鄭戴議員麗香: 現在有70幾億元,人家可以去投資土地賺更多錢,誰要去放在那裡。
侯市長友宜: 不是,那個地方剛好在海口旁邊,所以在有很多重要的這種冬季......
鄭戴議員麗香: 這樣子好不好?市長,這樣子好不好?你幫我們建設多功能的鐵塔作為地方的地標,當然不是只有這一個鐵塔。
侯市長友宜: 沒有,你只有一個鐵塔不能看,你一定要周遭帶動。
鄭戴議員麗香: 對,多功能的,多功能帶動。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們的重點,我們的重點應該是擺在我們的這個八里沿著左岸進來的那個整個區塊。
鄭戴議員麗香: 那裡沒有地方。
侯市長友宜: 還有。
鄭戴議員麗香: 除非這7.2公頃變更為娛樂專區用地,不然你真的沒有地方,這個地方最大。
侯市長友宜: 我們還有公園綠地還很大,那裡還有公園綠地可以再做。
鄭戴議員麗香: 希望市長你支持多功能的八里鐵塔,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們用一個公園綠地,用什麼一個設備設施,可以帶動地方的另外一個經濟產業。
鄭戴議員麗香: 可以百貨或者是餐廳等等之類,旋轉餐廳等等都可以。
侯市長友宜: 經濟產業,對,我們的經濟,經濟產業,我們用什麼型式來做比較好,我會再和地方來研究以外,最重要的我會和我們的不管是經發局也好還是說我們的觀旅局也好,我們來研究看要怎麼做才會......
鄭戴議員麗香: 市長,我的出發點就是說希望產專區,你如果說要比較大的產專區就是現在這個娛樂專區10幾公頃,如果你一定要在這邊,在那個娛樂園區這一塊變更為產專區,我希望你7.2公頃的那一塊變更為娛樂專區,可以多功能的使用,然後如果臺版迪士尼沒有辦法成功的話,我拜託你,輔導八仙樂園,建議八仙樂園重新開幕,八仙樂園關掉以後,附近是影響很大的,連麵攤、連賣泳衣的、賣什麼的,都沒有生意,現在可以說是沒有生意。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鄭戴議員麗香: 所以我們希望說此時此刻是不是先鼓勵,八仙都是現成的,先鼓勵先讓八仙先讓他開幕。
侯市長友宜: 現在他們連提出復業都沒有提出來,他們連來申請都沒來申請。
鄭戴議員麗香: 如果他們還要再繼續營業,我們這邊可不可以支持他們?
侯市長友宜: 目前到現在為止,八仙跟所有的被害者家屬還沒有達成任何一個協議。
鄭戴議員麗香: 當然所有的程序一定要去完成,然後鼓勵他們,讓他們去完成再繼續營業,是不是這樣?
侯市長友宜: 對,鄭戴議員,我跟您報告,我為了八仙這件,我都跟八仙業者說,需要我替你們出面和被害者溝通,我都願意。
鄭戴議員麗香: 是。
侯市長友宜: 我都願意,但是他們的想法和我們的想法不一定一樣,我都尊重人家的意見,我是希望能夠解決八仙現在所有被害者......
鄭戴議員麗香: 對,你不能荒廢在那邊,一個好好的場所在那裡都沒在進行。
侯市長友宜: 對,因為他們現在也卡在那個地方,就算你不當樂園,你到底那塊地要怎麼做也要講清楚。
鄭戴議員麗香: 對,你如果能夠......
侯市長友宜: 對,也要帶動那裡的生機。
鄭戴議員麗香: 讓他們去賣,讓他們轉手,是不是這樣?
侯市長友宜: 對,讓他們去轉手,沒有關係。
鄭戴議員麗香: 要有一個出路,你要有一個出路。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但是我就有說他法律的這個問題以外,趕快跟八仙塵爆的家屬好好跟人家講一下。
鄭戴議員麗香: 對,協助他們、鼓勵他們,把那個程序弄好,然後可以開幕,這樣才有信心,是不是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是,所以這部分我會責成觀旅局跟法制局還有家屬,家屬兩邊,一個是八仙樂園這邊的業主跟我們的家屬趕快再講清楚,看能不能達成協議?因為事過3年了。
鄭戴議員麗香: 好,這個再繼續加油。
侯市長友宜: 事過3年多了。
鄭戴議員麗香: 八里目前有60多家的石材工廠,更需要石材專區,你怎麼不規劃一個石材專區,讓這些石材業更加美觀、更加整齊,也讓購買者比較方便,同時也成為地方的一個地標,這也是目前很需要的,不是嗎?市長認為呢?
侯市長友宜: 這個也是一個方向,這個也是很好。
鄭戴議員麗香: 現在都沒有,這裡一間、那裡一間,60幾間分布在各地,是不是把他整合做為石材專區?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我看讓他們比較集中在一個地方,比較集中的地方,我們來跟城鄉局跟經發局......
鄭戴議員麗香: 設一個石材專區,讓他整排都是石材店。
侯市長友宜: 對,我就說讓他們比較集中,我們要選擇現在比較集中的地方去劃定一個石材專區,讓他們可以不要蓋成這樣低低的,可以蓋高一點,現在石材可以吊高起來,不然分散也不好看。
鄭戴議員麗香: 好,拜託市長規劃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這個我叫城鄉局和經發局來討論這個事情。
鄭戴議員麗香: 市長,5月8日我知道你也在現場,淡北道路在環保署4樓宣布環評的結果,原本我們真的帶著滿滿的信心一定會通過,可是宣布結果,5個委員同意、5個委員不同意,當下我真的非常非常的難過,就差臨門一腳,大家已經提出淡北道路的種種,對地方是多麼的重要,而且還是救命的道路,這5位不同意的委員肯定不了解淡水目前的交通狀況,是不是這5位委員來淡水住幾天?我們要求他們不然你來淡水住幾天,實地了解讓他們更清楚淡水是多麼需要淡北道路,我每天經過竹圍,有時候看到那個救護車、救災車卡在車陣當中,那種無奈、不安的心情真的是無法形容,我們是不是要求做民調?5比5,5個同意、5個不同意,只有在地人最了解在地的一個狀況,留給在地人做個決定好不好?請市長建議民調。
侯市長友宜: 做民調不是問題。
鄭戴議員麗香: 對,你就他們知道說我們這些在地的,100個有99個要做,你們說不要做,你們也才5個不同意,你們5個可以了解多少?
侯市長友宜: 現在就是說議員,我們當天都在那個現場,其實我聽了真的心裡涼了半截,我以為那一天......
鄭戴議員麗香: 現在後續是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後續這樣,我們7月31日把所有資料補足以後送過去給他,然後我已經跟環保署署長拜託,儘快小組趕快開會送大會,因為這種東西我該補正的......
鄭戴議員麗香: 困擾幾十年了,你5個委員代表一切嗎?
侯市長友宜: 對,人家小組......
鄭戴議員麗香: 你來現場看一下,是不是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而且人家那個小組已經做了一個決議,從來以前小組做了決議的東西很少被退回小組。
鄭戴議員麗香: 對。
侯市長友宜: 人家小組講的通過的,去到大會,大家又一大堆意見,這樣設小組是要做什麼?我也是想不懂。
鄭戴議員麗香: 對,就覺得......
侯市長友宜: 人家小組覺得說我們的資料已經齊備了,他才會送大會,那其實大會剛開始表示的意見裡面,我們也都改了。
鄭戴議員麗香: 好,淡北道路我們務必要成功,繼續加油。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起努力,一起努力。
鄭戴議員麗香: 我還有一點,臺北港徵收之後,那個土地一直都沒有辦法出售,市長你也知道。
侯市長友宜: 真的,實在是放在那裡。
鄭戴議員麗香: 最大的原因是什麼?47座油槽是我們地方的最痛,人家看地的一大堆,都問我說油槽何時遷移?
侯市長友宜: 112年吧。
鄭戴議員麗香: 望呀望,等呀等,等到115年才有地可以給我們遷出去,之前要設計油槽的時候,他怎麼跟我們講,我們也一直反對,他說不會,給我們承諾107年油槽就會遷移到外海,現在已經108年了,還是在等,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們不能讓他沒有壓力,不能夠讓他一直拖下去,我們一定要要求白紙黑字的一個承諾,你們公文給我們,這一條是不是市長拜託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需要我去跑一下,他們預計112年吧?112年,沒有關係,你跟我說幾年,白紙黑字給我寫清楚。
鄭戴議員麗香: 你就白紙黑字給我講清楚,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這個經發局去協調,我出面都沒問題。
鄭戴議員麗香: 好。
侯市長友宜: 要講清楚,你跟我講清楚。
鄭戴議員麗香: 講清楚說明白,你白紙黑字給我。
侯市長友宜: 我跟你講,港務局還有很多事情要拜託我們的,大家互相。
鄭戴議員麗香: 好,我時間到了。
侯市長友宜: 不要說都是我們拜託他們,他們都做不到,這樣不對,對不對?
鄭戴議員麗香: 對,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這個應該要做的。
鄭戴議員麗香: 謝謝,感謝大家,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謝謝議員。
主   席: 請林金結議員。
林議員金結: 市長。
侯市長友宜: 是。
林議員金結: 可以喝個茶。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你講。
林議員金結: 市長,你就職5個多月了,我看你這樣整個團隊戰戰兢兢、風塵僕僕下鄉考察,跟里長座談,那麼巡視這一個地方,不管是我們的這一個開工動土,或是說我們的這一個剪綵等等,你都事必躬親,在地方上得到很多很多的好評。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的鼓勵。
林議員金結: 本席也給你高度的肯定,像我們土城不管是活動中心的這個動工,或是土城醫院,我們最關心的土城醫院,你也在上任之後馬上就去巡視了,也要求提早完工,來照護我們的健康,土城的市民......
侯市長友宜: 還要給土城優惠。
林議員金結: 對。
侯市長友宜: 這一定要做到的,我跟他們說你土城不能夠不給我優惠。
林議員金結: 經過你的巡視、經過媒體的披露,土城有很多的民眾都為你這個鼓掌叫好,能夠提早照顧我們的健康,因為什麼都可以等,唯一的醫院健康不能等。
侯市長友宜: 對。
林議員金結: 這一點要跟你說,再來就是說昨天我看了一份親綠的民調,親綠的民調,市長,你的施政滿意度有63%,63%,不滿意度只有14%,市民給你一個高度的肯定,但是我也要在這邊跟我們所有的局處首長,我們的整個團隊雖然在短短的半年之內能夠有這麼好的一個滿意度,但是我要在跟各位講,施政滿意度不等同於支持度。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林議員金結: 陳水扁當年他在當臺北市市長的時候,他的這個滿意度高達8成,結果碰到了馬英九,落選,因為施政滿意度沒有辦法轉換成選票,所以說這一點我要跟各位報告,我們能不能這一個持之以恆?我們絕對不能鬆懈,以市長你上任以來給民眾的一個好感,活力、魄力、行動力的口碑都已經出來了,所以說我今天要跟市長你講,地方建設有一點我們當初去巡視土城醫院的時候,有一個漏網之魚。
侯市長友宜: 哪一個?
林議員金結: 因為你說提早6個月要完工。
侯市長友宜: 對,要叫他們拚6個月。
林議員金結: 要提早6個月。
侯市長友宜: 對,提早。
林議員金結: 現在有一個配套措施沒有做,捷運局,可能要麻煩捷運局,因為我們現在有一條板南捷運線已經通車到了頂埔,土城捷運站,將來如果要做捷運來看醫生,到土城捷運站下車,但是在三號出口,就是在這一個消防隊的旁邊,他們出來之後,往右邊走人行道就可以到醫院,但是那邊沒有殘障設施,也沒有電扶梯,局長你了解嗎?捷運三號出口沒有電扶梯上來,老人家沒有辦法爬樓梯,也沒有殘障設施,那個一定要馬上,因為這個配套措施......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一定要做。
林議員金結: 這個叫做配套措施。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一定要做。
林議員金結: 這個好像就是說我們的頂埔六號道路因為要施工,所以說要先開闢一條,這個就是什麼?配套措施要先做好,當土城醫院落成啟用的時候,這邊來,推著輪椅沒有殘障設施、沒有殘障電梯,也沒有電扶梯,這個會很麻煩,所以說這個要在最近趕快來做,這個我是有發現這樣的一個問題。
侯市長友宜: 這一定要做。
林議員金結: 這一定要做。
侯市長友宜: 這一定要做,我一定答應你要做。
林議員金結: 好。
侯市長友宜: 我叫他要想辦法,沒有也要克服,不然蓋醫院要做什麼?
林議員金結: 因為這個將來從三號出口出來,右轉大概差不多150公尺就到醫院了,這麼近的一個距離,但是沒有電扶梯,也沒有殘障設施,這個將來老人家會很不方便,這一點要用緊急的趕快去做聯絡,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捷運局要去要求這個要趕快做,這個要正式規劃進去,這個不能夠到時候做完再二次施工,沒有這個事情。
林議員金結: 對,因為現在在拆鷹架了,現在土城醫院已經開始在拆鷹架了,接著即將要完工落成啟用了,所以說這一點一定要緊急趕快去做。
侯市長友宜: 好。
林議員金結: 這個會比較緊急,利用今天總質詢的時間,跟市長你拜託一下,這個要趕快處理。
侯市長友宜: 我要感謝林金結議員,你都這麼細心幫我看這個事情,我真的感謝,這個我都沒有去注意到,真的感謝你。
林議員金結: 你的德政,土城所有的市民知道,但是我們講就是說這個醫院要提早完成,不能等我們完成之後,碰到了問題才說慘了、慘了,再來做,這樣子不行,我們提早,我們政府就是要幫民眾看到未來的5年、10年的希望跟願景,幫民眾打造一個未來,不是現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侯市長友宜: 這個很重要,你醫院前面沒有電梯,人家就已經在難過了,還沒有電梯可以坐,沒有那回事,這個一定要做。
林議員金結: 如果到時候還沒有,如果還沒有做好,我每天去幫忙揹那些歐吉桑、歐巴桑他們上來這樣。
侯市長友宜: 感謝議員,這功德無量,這個是很重要的好事情,我們一定要趕快去做。
林議員金結: 那我們想就是說這一點再麻煩市長趕快來執行,接下來,市長,我也要跟你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當市長,不過我們新北市市政府升格8年了。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錢。
林議員金結: 這一點我也跟朱立倫市長講,如果當一個女人進去到廚房,沒有米、沒有醬油、沒有醋,連菜也都沒有,連最基本的蘿蔔乾、菜脯也都沒有,要怎麼做?當一個市長風風光光,結果民意代表來要都要不到錢,這裡也沒有錢,現在我們的統籌分配稅款,我就講我們現在在中央,財政收支劃分法......
侯市長友宜: 一半而已,臺北市的一半。
林議員金結: 來,我們來看這個,我們去7-11買一瓶牛奶,或者是買一個茶葉蛋,我們的這個稅收,所有公司營利事業5%的稅都交給中央來統籌,那麼他們的這一個統籌的權重計算,市長,他們的分配營利事業營業額50%、人口數20%、土地面積20%、財政自主能力10%,市長,這樣公平嗎?
侯市長友宜: 當然不公平,這個要改,我們人口最多。
林議員金結: 我跟你講,市長,鴻海集團在我們的工業區裡面,就在我家旁邊用走的就可以到,結果他1年營業額6兆元,結果他的總公司在哪裡?臺北市,他所有的員工在土城就有六廠了,六個廠,垃圾都留在我們新北,錢都給臺北市,這個真的是非常的不公平。
侯市長友宜: 不公平,光是那個人口數跟土地面積,我們就是臺北市的多少倍了,我們的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只有他的一半而已。
林議員金結: 對。
侯市長友宜: 一半而已。
林議員金結: 臺北市這一個統籌分配款每人分到的是16,397元,16,397元,新北市分到的,每個人才分到8,277元。
侯市長友宜: 就一半。
林議員金結: 他們的一半而已。
侯市長友宜: 一半,這個哪有公平?
林議員金結: 市長,我們現在新北市升格8年了,我們這裡有12個立法委員,結果這個問題都沒有解決。
侯市長友宜: 都沒有解決,要拜託你,你當選,我們就有機會了,拜託你。
林議員金結: 所以我就說我們的立法委員去中央,像這樣子的不公平,對於我們新北市財源的挹注關係這麼大,結果呢?都沒有修,臺北縣升格8年了,他還依照我們叫做院轄市來做分配,真的對我們已經不公平,我們人口已經突破了400萬人,如果以我們400萬人的話,我跟你講,我們這邊最少1年依我們的這個計算,可以多100億到200億元,180億到200億元。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150億元,我們有算過,最少。
林議員金結: 多少?
侯市長友宜: 150億元,最少。
林議員金結: 最少。
侯市長友宜: 150億元,150億元可以做多少事情了。
林議員金結: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沒有錢,人口還一直增加,尤其年輕的,搬進來我們新北市的人口越來越多,我們這樣子一個分配的財源,我們怎麼去照顧這些年輕人讓他敢生,能夠在這裡好好就業的好環境呢?所以講起來那個財源對我們來講是最大的不公平。
林議員金結: 對,所以說我們也是希望這一個立法委員的任期到明年,到明年的2月1日,我們也是希望就是說我們新北的12個立法委員能夠儘量的幫我們爭取,我們不分黨派,像你講的,我們不分黨派。
侯市長友宜: 不分黨派,做事。
林議員金結: 我們儘量把錢拿回來新北,錢如果回來新北市,我相信市長你絕對有能力來執行預算,你有能力來造福新北市的市民。
侯市長友宜: 我們共同打拚,我一直講,12個立法委員要團結,12個立法委員是一個力量,我們好好跟中央要求的話,相信這個一定會改變,不然的話,永遠我們新北市在進步的速度會很緩慢,尤其我們現在在蓋捷運,1年花將近200億元,1年要花到200億元,負擔越來越重,其實我的壓力也很重。
林議員金結: 我們現在舉債已經頂到了天花板。
侯市長友宜: 快了,我說我這3年不趕快賺錢的話,我這3年就破產了。
林議員金結: 我們現在已經沒有錢了,所以說這一點,如果我有機會進去中央,我絕對好好來拚,把錢都抱回來我們新北市,給我們侯市長好好的建設新北,打造一個全新的新北。
侯市長友宜: 加油,感謝。
林議員金結: 再來我們來看第二個問題,蔡英文的前瞻基礎建設,這一個前瞻基礎建設本來是8年8,400億元,現在改成多少?4年4,200億元,一年有1,050億元,我們來看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們也很少。
林議員金結: 把他放大,市長,我們這裡雖然字有比較小一點,這個是C等於A加B,我們有軌道建設、城鄉建設、水環境、數位建設、少子化以及食品安全衛生、人才培育建設,這個C等於A加B,在新興計畫裡面食品安全建設零,零,食品安全建設為什麼沒有半毛錢?為什麼?衛生局局長,我們的食品安全新興計畫在前瞻基礎建設補助是沒有半毛錢,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們的食品安全衛生,我們議會時常在吵,結果中央沒有補助半毛錢,為什麼會這樣?我們的軌道建設,軌道建設我們總工程的預算要有1,160.9億元,我們的新興計畫這個54,他才補助我們54億元,平均12個立法委員,我算一算1個立法委員,如果用新興計畫,1個才要多少?1億5千萬元,這個是我們的......
侯市長友宜: 很悲哀。
林議員金結: 真的1年1千億元,我們才爭取多少?50幾億元而已,這是我們已經累計3年,截至108年的4月底。
侯市長友宜: 對,所以我今天開會,我早上開市政會議也有講,你們資料都幫我準備好,我一個一個要來跟中央部會首長拜託跟報告,該給我們的前瞻計畫基礎建設,那個都是基礎建設,你要給我,你不能把我放著,我的停車場挖了,是不是要給我?我水利工程在做,你是不是要給我?我的道路,我的8倍面積大,你不必給我補助嗎?我要的只是基礎建設,我沒有要什麼大建設,軌道建設本來這個就是例行性要補助的,都是例行性要補助的,怎麼說新興計畫幾乎都沒有給我們。
林議員金結: 有一個立法委員他也說,他做了一個很大的看板,他說這個萬大-中和-樹林線核定555億元都是他爭取的,我們來看,哪裡有555億元是一個立法委員爭取的?也要說清楚,我們的軌道建設不管三鶯線,不管是我們的這一個萬大-中和-樹林線,總共總經費的款項有964億元,中央補助例行性的比例分攤是73.66億元,新興的計畫才補助1.47億元。
侯市長友宜: 對,很多自籌款。
林議員金結: 對,所以我就說到底我們現任的立法委員......
侯市長友宜: 我跟你說,他這樣講實在是不對,我跟你講,中央要補助,我們總共555億元,中央才要補助負擔174億元,剩下都是我們的。
林議員金結: 對,所以說從我們的這一個,那個本來是交通部核定的重大計畫,我們還有一個是新興計畫才叫做前瞻基礎建設。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林議員金結: 本來要給我們的,他給我們的錢就要給我們了,他現在把他改成叫做前瞻基礎建設,再來我要跟市長說新北市的人才培育,現在高雄有要成立一個叫做青年局,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是。
林議員金結: 人才培育,底下這邊有一個叫做人才培育,為什麼例行性的計畫補助是零?
侯市長友宜: 沒有給我們。
林議員金結: 什麼?
侯市長友宜: 沒有給我們,中央說很多,給我們的很少,所以我最近盤點完之後,我要一項一項跟中央要,我說你該給我的要給我,所以我市長自己要親自出面,我今天有講過,我一項一項要去要,等我總質詢結束,我先把我們內部的事情盤點完,外面我就要去跟中央大家合作看怎麼樣,要給我們,這個太少,這個人才培育完全沒有。
林議員金結: 市長,我們人才培育到底我們有沒有辦法去做?我跟市長報告,年輕人低薪造成我們人才不斷的流失到國外去,不管流到大陸,不管流到澳洲,不管流到這一個新加坡,新加坡的賭場荷官聽說都是我們這些大學生畢業跑過去那邊在發牌,發撲克牌。
侯市長友宜: 很多。
林議員金結: 一個月聽說領將近9萬元,我公司的會計小姐他兒子在臺灣領25,000元,領半年受不了,跑去澳洲殺牛,澳洲的牛,一個月領了將近10萬元,我們的年輕人只有領23,100元,跟外勞是一模一樣的錢,年輕人怎麼會留在臺灣?既然中央給我們的錢,人才培育建設,例行性的補助沒有,我們跟他新興計畫0.96,不到1億元,我們這個是研考會要的錢,還是誰哪一個部門、哪一個局處?
侯市長友宜: 應該有可能是教育局或是研考單位。
林議員金結: 研考單位,加把勁,多跟中央要一點錢,高雄已經有成立青年局,我們新北市對於年輕人的青創、創新,我們的這個產業鏈,我們一定要去加強。
侯市長友宜: 當然。
林議員金結: 我們希望我們即將在6月這一個月,我最近都在參加畢業典禮,大學畢業之後,年輕人願不願意留在新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一個問題,不要一畢業即失業,一畢業就往大陸跑,一畢業就往新加坡、往澳洲跑,這個對於我們新北的人才我們要很重視,所以說我們看到中央對於我們的補助,市長,對於我們的青年,你有什麼樣的一個看法跟計畫?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們現在有一個青年事務委員會,由副市長領軍,這個委員會我們要好好推動,這個委員會他提供了很多的具體的要做,例如說讓我們的青年能夠創業貸款給他做好,最近在推區塊鏈的人才要趕快培育出來,以及我們怎麼跟產業界來做連結,我們現在從技職教育開始,我就有說技職教育,我們高中的技職教育,我4年要4億元投資在那裡,這個都是我們新北市現在在做的,但是我們的經費並沒有完全集中到在整個類似像說我們所提出來的大方向裡面的資源上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我們的經費還要放更多在我們青年這個地方,所以我們這個地方就像你說的,我們做的還不夠的地方,我們要更加努力。
林議員金結: 所以說我們年輕人對於我們社會的影響真的是很大。
侯市長友宜: 對。
林議員金結: 這是一個我們的國家安全問題,我一直希望就是說我們市長,我們在未來的預算我們多編一些來照顧我們的年輕人。
侯市長友宜: 應該。
林議員金結: 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林議員金結: 再下來我們再探討一個問題,垃圾的問題,新北即將有垃圾大戰,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歲修。
林議員金結: 對。
侯市長友宜: 歲修的問題。
林議員金結: 這個是7-11買的。
侯市長友宜: 一般事業廢棄物。
林議員金結: 這個是7-11買的咖啡,city coffee,我跟市長報告,這一杯我如果拿回家,我喝完拿回家,我拿到家裡喝這個叫家庭垃圾,如果我這一杯放在我自己的公司叫做這一個事業廢棄物,這樣有沒有覺得很奇怪?同樣的一個咖啡杯,我放在我家就叫做家庭垃圾,我放在工業區裡面我工廠裡面叫做事業廢棄物,這個叫做乙清業者要收,放在我家叫做我們的清潔隊垃圾車要收。
侯市長友宜: 對。
林議員金結: 那麼現在有一個問題,我們的這一個,再看下一頁,我們的這個新店焚化爐現在都開始在做整建歲修,都停爐,我們新北有三個,新店、樹林、八里,有三個焚化爐,市長你知道嗎?現在有兩個在歲修、在整建,只剩下一個八里焚化爐,現在乙清業者他們收回來的垃圾都要先找一個場所來做安置,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安置,我知道,暫時暫置。
林議員金結: 我們的焚化量不夠,我們現在新北的垃圾袋跟臺北市的垃圾袋是可以共用,從0.4降到0.36,你的德政,所有的市民拍手叫好,但是碰到了一個問題,現在的這一個焚化量不足,我們是希望就是說臺北市的餘裕量能不能幫我們新北?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就在談這一塊,現在在談。
劉局長和然: 謝謝議員很關心,你一直在關心我們跟雙北合作。
林議員金結: 對,雙北。
劉局長和然: 我們兩個禮拜前有去跟臺北市的環保局做接觸了,是不是他們歲修的時候,我們幫忙,我們歲修的時候,大家可以互惠,這個部分我上個禮拜也跟市長特別報告,市長說他必要的時候也會親自跟柯市長來聯絡。
林議員金結: 對,對於我們講就是說垃圾袋都可以共用了,焚化爐也可以共用,因為我們簡稱叫做一個政府,沒有分臺北市政府,沒有分中央政府,沒有分新北市政府,我們創造最好最優質的生活讓我們所有的市民來共享,我相信市長你做得到。
侯市長友宜: 這是正確的路,我一定會跟柯市長報告,大家共同來解決,他們歲修,我們歲修,同時互換的條件的問題,這是為了雙北好,也為了解決我們垃圾的事情,所以感謝金結議員問我們這個問題,這個很好。
林議員金結: 我們希望在未來,我們新北市議會跟新北市政府共同創造一個安居樂業,讓我們市民大家過好日子,好不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這個沒有錯,這是大臺北大家共同努力。
林議員金結: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金結議員,謝謝。
林議員金結: 謝謝。
主   席: 請劉美芳議員。
劉議員美芳: 謝謝主席,謝謝市長,市長,我想請問一下,您現在已經就是開始將近半年的時間,您的主題都圍繞在安居樂業這個區塊,我想請問你,你給自己打幾分?
侯市長友宜: 我從來不給自己打幾分,我如果要打我自己的分數,我永遠還有很多成長的空間。
劉議員美芳: 沒關係,那您不用打分數,下一張,再下一張,我想要給您看一下就是2019年六都市長的施政滿意度,我想要恭喜您,因為您現在目前是排名在第三名的部分,是四星級的市長,而且您現在的滿意度是55.6%,雖然說還有一點點距離,有這個加油進步的空間,但是我覺得說我們身感到驕傲跟欣慰,就是我們新北市能夠說擠進前三名,當然有這樣子的成就,我個人會給您幾分您知道嗎?我要給您80分。
侯市長友宜: 謝謝您的鼓勵。
劉議員美芳: 因為還有進步的空間。
侯市長友宜: 是。
劉議員美芳: 我也希望在未來侯市長可以帶領我們團隊變成五星級這個團隊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起努力。
劉議員美芳: 繼續加油,而且我覺得說您也非常的謙卑,真的是謙卑謙卑再謙卑。
侯市長友宜: 不會,我們應該做事的。
劉議員美芳: 對,因為您就是一直以來,不管是藍綠甚至是無黨籍都鐘鼎協調的很好,大家對你都非常的滿意,再加上說您都深入到我們地方,很接地氣,然後也跟大家互動的非常融洽,努力打拚然後重情重義,這是大家對你的這個評語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謝謝美芳議員的鼓勵,謝謝。
劉議員美芳: 所以我覺得說你繼續加油,我們朝著五星繼續邁進,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美芳議員我們一起努力,好不好?我們大家共同努力,板橋需要你,需要你的照顧。
劉議員美芳: 好,我們一起努力。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一起努力。
劉議員美芳: 下一張,侯市長,因為我們現在當然要問一些比較嚴肅一點的話題,就是有關您的總統大選這堂課,因為其實這個我不是要你表態,也不是要你做一個政治的選擇,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叫做戳戳樂。
侯市長友宜: 什麼?
劉議員美芳: 戳戳樂有沒有玩過?
侯市長友宜: 有玩過,小時候不是戳那個洞洞。
劉議員美芳: 對,就是戳進去會有那個什麼玩具。
侯市長友宜: 紙牌出來還是玩具。
劉議員美芳: 對,都有,我們來上一下這堂課,因為我想這邊總共有6個候選人,跟您多少都有點關係,從你以前在中央到地方的時候,都認識對不對?這個遊戲非常非常的簡單,就是說您用刪去法的方式,把那些對我們新北市沒有幫助的人先把他刪掉刪掉,我們就一起來刪掉了,開始玩遊戲,我們現在就是第一位從行政院院長賴清德,這個在南邊,對不對?跟我們比較沒有關係,沒關係,你不方便回答,只要點頭或搖頭跟我講,眨眨眼睛、跳一跳、拍拍手,都可以,那我就知道你的想法了,從行政院院長賴清德開始,你覺得這個人對我們太遙遠了,對不對?不過很遠,對不對?先敲掉,敲掉,再來這個在搔頭的是誰?我們隔壁的市長,對不對?因為他管臺北市,跟我們有沒有關係?有,多少,對不對?但是問題是說對我們新北市幫助有那麼大嗎?跟你的前任長官比,沒有,敲掉,讓他不要一直搔頭,在你旁邊,再來這位是誰?他之前選過我們新北市的市長,對不對?跟您一樣都選過市長,但是你覺得說,因為我們現在畢竟他是什麼?您要對麥克風講,不然大家會聽不到。
侯市長友宜: 中華民國總統。
劉議員美芳: 對,所以你還是很尊敬他,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對總統還是要尊敬的。
劉議員美芳: 對,但是跟前面這3位比的話,您覺得前面應該會比較幫忙我們,對不對?跟您的配合度來講。
侯市長友宜: 每一個人的角色都不一樣。
劉議員美芳: 跟您的配合度。
侯市長友宜: 每一個人的角色都不一樣。
劉議員美芳: 你又對我眨眼,那我就把他撕掉好了,再來還有這3位,這3位跟你好像多少都有點關係,我要講一下,這個叫做世界臺灣首富,這一位是我們的韓流歐巴,再來這是您的前長官,我們從這邊開始好了,您覺得韓國瑜怎麼樣呢?他以前是我們板橋國小的校友,跟郭台銘一樣,那天來的時候擠的水洩不通,真的是,害我都擠不進去,這個高雄市長韓國瑜您覺得呢?
侯市長友宜: 都很好。
劉議員美芳: 你不能都很好,因為我們總統只能選1個,除非你要投2票嗎?你可以投2票嗎?那變廢票,再來......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不是要選總統。
劉議員美芳: 不是,這個總統大選這堂課,韓國瑜你不回答我,我就要把他敲掉了。
侯市長友宜: 他也在新北市做過議員,臺北縣的議員。
劉議員美芳: 對,也有做過立委。
侯市長友宜: 也有做過議員。
劉議員美芳: 那我們要把他給弄掉了,因為你都覺得好像對我們新北還好,對不對?又在南邊,對不對?你又對我眨眼睛,好,我懂,再來,這一個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這個世界首富您覺得以他的這個經濟實力跟他對於這個自經區等等議題的了解,你覺得這個人對我們的幫助跟你的前長官相比呢?你要二擇一,你不能投2票,你覺得呢?
侯市長友宜: 每一個人的功能性不太一樣。
劉議員美芳: 你這樣太官方了。
侯市長友宜: 功能性不太一樣。
劉議員美芳: 功能性哪裡不一樣?說來聽聽。
侯市長友宜: 功能性,他以前是生意人。
劉議員美芳: 現在呢?
侯市長友宜: 現在要選總統。
劉議員美芳: 你覺得說他來治理國家,你覺得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要看他的本事。
劉議員美芳: 好,那你二擇一,你只能選1個,因為你只能投1票。
侯市長友宜: 我只能投1票,他能不能代表來選總統還不知道,你要選票上面有他的名字,是不是選票......
劉議員美芳: 不是,你覺得哪一個對我們新北市幫助比較大?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是這樣,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來為新北市做事。
劉議員美芳: 沒有,你不能,你這樣子太官僚了,你回答......
侯市長友宜: 我不是太官僚。
劉議員美芳: 那你閉眼睛說。
侯市長友宜: 我閉眼睛。
劉議員美芳: 對,你閉眼睛。
侯市長友宜: 我閉眼睛就看不到對象了。
劉議員美芳: 對,所以你要講哪一個,你覺得哪一個?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這個誰出線才是有資格,不管是代表國民黨的或是代表民進黨的才能夠成為選票被我們蓋章的那一個人,對不對?所以現在兩個黨內部都還在競選的過程當中。
劉議員美芳: 可是,好,那把韓國瑜貼回去。
侯市長友宜: 撕也是你撕的,貼也是你要貼的。
劉議員美芳: 不是,因為你,他是你的前長官,你要不要多多愛護他一下?
侯市長友宜: 侯友宜只有一件事,新北市做好,我說要支持誰才有意義,新北市如果做不好,票房毒藥。
劉議員美芳: 沒有,現在就是要問說你覺得哪一個對新北市最有利。
侯市長友宜: 對新北市最有利。
劉議員美芳: 對。
侯市長友宜: 這個就要看誰能夠代表出線去選總統,現在還不知道誰能夠代表。
劉議員美芳: 不是,你要依照,我跟你講,您是政治家,不是政客,政客是說人人好,這個就叫做政客,政治家你要有前瞻的眼光,因為你是我們新北的領頭羊,我們都會跟隨你的腳步,可是如果你今天沒有辦法做決擇的話,慘了,因為我們現在不知道說你這樣子頭這樣晃來晃去,你知道嗎?不知道說......
侯市長友宜: 我頭都不晃,我頭都不用晃。
劉議員美芳: 你什麼通通不用晃。
侯市長友宜: 我頭不用晃,只要為我們新北市能夠做更多的事,侯友宜就支持那個人,這樣而已。
劉議員美芳: 好,所以說這2個都要保留嗎?還是這3個都保留?
侯市長友宜: 等看誰出線,哪一個對我們新北市好,我們一定會表示我們的態度。
劉議員美芳: 好,我再問一個問題,如果說你的前長官跟韓國瑜,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侯市長友宜: 兩個各有優缺點,大家都有優點和缺點。
劉議員美芳: 如果說支持度呢?支持度你覺得哪一個比較高?
侯市長友宜: 我不知道,看民眾,你要看民眾,不是我一個人。
劉議員美芳: 你不知道,市長你有在看新聞嗎?
侯市長友宜: 不是我一個人,是要看民眾支持,這民調高高低低,一下子高,一下子低,這個聽聽就好,你要是太在意也沒有意義,就參考。
劉議員美芳: 好,所以......
侯市長友宜: 民調,我現在都在看民調而已,民調高高低低。
劉議員美芳: 所以你要當那個政治家還是政客?
侯市長友宜: 我只想當一個新北市做事的市長而已,我也不想當什麼政治家,真的,我不想當政治家,我也當不了。
劉議員美芳: 好,我不要再為難你了,因為時間的關係。
侯市長友宜: 你還沒做決定。
劉議員美芳: 不是,我是要問你,這是你的課。
侯市長友宜: 你還沒決定,你喊到一半。
劉議員美芳: 沒有,因為你又不選擇。
侯市長友宜: 不是,我覺得您的選擇才是最重要,因為你是代表一個很重要的板橋民意。
劉議員美芳: 你點頭、搖頭好了,這個OK嗎?點頭、搖頭,OK,點頭、搖頭,快點。
侯市長友宜: 都很好、都很好。
劉議員美芳: 都很好是都很好,還是都很好。
侯市長友宜: 你幫我點就好了。
劉議員美芳: 你很奇怪,好,市長,那我這個先拿掉,就留韓國瑜跟朱立倫,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隨便。
劉議員美芳: 不是隨便,是你,好,我知道。
侯市長友宜: 你決定就好。
劉議員美芳: 你不方便,我知道。
侯市長友宜: 你決定。
劉議員美芳: 我們就留這2個。
侯市長友宜: 留哪2個?
劉議員美芳: 留朱立倫跟韓國瑜。
侯市長友宜: 不是只有1個出來選而已,怎麼會......
劉議員美芳: 對,只有1個,你覺得哪一個適合?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你的意見比較好,我的意見比較差。
劉議員美芳: 我又不是新北市市長,所以說這2個,如果你要帶領我們大家,然後一起來......
侯市長友宜: 我侯友宜只有1票。
劉議員美芳: 對。
侯市長友宜: 我這一票一定是祕密投票,不會公開投票,我也沒有辦法帶領任何一個人說你要投誰就投誰,我不會去左右任何人,我覺得只要對新北市,給我們新北市滿滿的支持跟加油打氣,甚至給我們做很多的貢獻,我們都感恩。
劉議員美芳: 所以我們就期待。
侯市長友宜: 然後我們都期待更多人來為我們新北市做事。
劉議員美芳: 這2位不管其中哪1位獲勝的話都要對我們新北市好一點,不然下一次戳戳樂就把他戳掉,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不管任何人,誰當總統都要對新北市好一點,新北市已經委屈了100多億元,1年都不給我們,實在是聽了心裡蠻難過的。
劉議員美芳: 所以我已經幫你把倒數第二個戳掉了,你沒有看到嗎?
侯市長友宜: 謝謝,謝謝美芳議員。
劉議員美芳: 接下來我們要講下一個議題,下一張,就是說捷運環狀線增設浮洲站,市長,我知道您夙夜匪懈、不眠不休的不斷的對於我們整個環狀線非常非常的重視,但是這9年來我最關心的還是這一個,就是有關於這個捷運環狀線的部分,在浮洲站的部分,那你看那個局長馬上就跳出來了,我想要請問您一下,有關於這個捷運浮洲站,板橋浮洲的路線目前有沒有規劃在案?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在評估中。
劉議員美芳: 板橋浮洲的路線是不是已規劃在案?
侯市長友宜: 沒有,還在評估,正在評估,正在評估中,我是覺得我們就事論事,我們現在做五股泰山輕軌,對不對?五泰輕軌,其實板橋浮洲站在整個過程當中,因為這個路線我們現在其實從泰山到板橋這個路線上,我們要重新再評估,已經在評估這一條路線,評估完就跟你報告,因為現在廠商都找好了。
劉議員美芳: 不是,那你要多久評估好?多久時間?
侯市長友宜: 已經找到好的廠商,已經在評估進行中了,大概1、2個月可以,下個月開始評估,大概要評估可能快1年,他說要1年。
劉議員美芳: 什麼?評估要1年,局長你講。
李局長政安: 因為廠商的部分我們6月份會跟他議價以後就找到這個廠商,對於泰山到板橋這個路廊,包括浮洲這個地方是不是這個路廊的各方面的研究要花一點時間來做評估,評估出來可行性的部分。
劉議員美芳: 沒有,你要多久?
李局長政安: 大概1年的時間,我們預估大概1年的時間。
劉議員美芳: 1年的時間嗎?
李局長政安: 對。
劉議員美芳: 你1年是請專家去做一個評估報告是不是?
李局長政安: 不是,評估完需要一些時間來評估。
劉議員美芳: 1年的時間我覺得太長了。
李局長政安: 我們儘量來縮短。
侯市長友宜: 這樣我們看能不能快一點?因為我也覺得浮洲站他的需求性一定會慢慢的越來越多,那個浮洲合宜住宅蓋起來以後,那個需求性實在是......
劉議員美芳: 對,而且市長您知道嗎?在浮洲、溪崑五區大家都非常非常的支持您,而且那邊其實說,我說老實話,我覺得是藍大於綠的一個地方,所以說您要好好的努力一下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是,所以我說這個趕快把他評估起來以後,我們在送五股泰山的這個輕軌的過程當中,我們也慢慢去思考這一條如果評估出來,我們也趕快可以來增設,趕快送給交通部。
劉議員美芳: 您現在編列多少預算在做這件事情?
侯市長友宜: 2,500萬元。
劉議員美芳: 2,500萬元,好,2,500萬元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現在在做評估。
劉議員美芳: 我們2,500萬元來做這樣子,這是包含評估跟做,等一下,包含評估跟什麼?2,500萬元而已嗎?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包括整體路網的評估還有整個路線方案的評估。
劉議員美芳: 好,你評估花2,500萬元,我們就是最慢最慢就今年年底以前,你的評估報告完成之後就可以開始......
侯市長友宜: 今年年底可能做不出來,做不出來。
李局長政安: 因為第一個他現在交通部規定整個路網要做一個評估,就包括整體路網含這一條路線,到明年3月一個初步。
劉議員美芳: 好,所以說依照你所講的1年內,然後評估報告出來就可以開始馬上去施作了,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照大眾那個規定是要有可行性評估,然後再綜合規劃跟環評,所以一定要經過這兩個階段以後才有辦法。
劉議員美芳: 沒有,我的意思是說你評估完多久以後可以去做施作?
李局長政安: 就是要3年的時間,大概。
劉議員美芳: 3年的時間。
李局長政安: 真正施工。
劉議員美芳: 你真的施工日期是3年時間。
侯市長友宜: 因為他還要走一個程序。
李局長政安: 走一個程序,要報到中央去。
侯市長友宜: 走一個程序,他還要綜規,一定要做綜規,可行性評估完以後綜規,綜規以後......
劉議員美芳: 至少我知道說你們有在做這件事情,然後我也可以讓浮洲、溪崑的民眾可以期待,就是說你們要在3年內完成這樣子的一個工程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不是完成工程,整個把所有的評估完,然後經過核定,也要核定,中央要核定以後,我們才可以施工。
劉議員美芳: 好,我跟你們講,反正你們有去規劃這樣子的路線。
侯市長友宜: 有,現在已經花了2,500萬元。
劉議員美芳: 我跟你講,因為我已經等9年了,我們的民眾......
侯市長友宜: 對不起。
劉議員美芳: 沒關係,不用你說對不起,因為這是從有歷史的脈絡去走。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覺得其實有這個需求,我們才會去做這個評估。
劉議員美芳: 對。
侯市長友宜: 你如果沒有需求,我花這2,500萬元要做什麼?
劉議員美芳: 對,因為您要連做兩任,我們這個才會繼續下去,對,所以說......
侯市長友宜: 我們把事情做好,現在該做的事就不要等,所以趕快評估,好不好?
劉議員美芳: 再來這個就是我們浮洲輕軌的圖,請市長大概看一下規劃,這前面規劃過的,可是我相信你在後面會再重新做一個新的這個評估跟規劃,畢竟花了這麼多的錢,下一張,我們捷運噪音,市長您的安居樂業我一直都記在心裡頭,但是我要跟您報告,因為您的捷運局在做這個板橋環狀線的時候,所製造出來的巨大的撕裂般的噪音已經無法讓當地的居民安居樂業了,所以說我想要讓您看一下影片,來,這個很大聲的這個就是快讓人家精神病的這個聲音,就是all day all night,日日夜夜,不斷的每天都在重複的進行,循環的進行,如果你是住在這邊的居民,我告訴你,市長,我建議你可以去那邊long stay一下,然後保證你隔天沒有辦法上班,所以說這樣子的一個這麼巨大的聲響,如果是在你家旁邊,一個是民生線的這個CF660A,另外一個是在這個東方富域的隔壁,所以說你看這個很明顯。
侯市長友宜: 有夠清楚。
劉議員美芳: 白天、晚上給你來一個交響樂,所以說你就會覺得說這個每天都無法睡覺,晚上都真的是徹夜難眠,不是公主夜未眠。
侯市長友宜: 沒有,這個真的要改善,雖然都是符合在整個法令下的分貝,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改善是不行的。
劉議員美芳: 對,所以這樣的改善是不行的。
侯市長友宜: 你不要這樣說,這個晚上會睡不著。
劉議員美芳: 沒錯。
侯市長友宜: 這個是要叫人家生活怎麼過?
劉議員美芳: 所以說市長,我這邊準備了一個那個承諾書,當然我要跟您一起守護我們新北市民,就是避免這種噪音的污染,讓他們可以安居樂業去完成您在選舉時候的這個......
侯市長友宜: 這個不用,這個我已經答應你了,就不用簽了,我已經答應你了,我在這裡公開跟你答應說一定要把噪音改善。
劉議員美芳: 我知道,但是您簽了之後,我們上面的民眾他們才能夠安心,因為他們一直覺得說如果到時候噪音問題沒有......
侯市長友宜: 我不用簽,我對著你們說,我們各位所有民眾,我跟你們報告,我們剛剛美芳議員問的,我一定可以去完成把噪音降低,好不好?
劉議員美芳: 這樣子,市長您不簽,我先簽好了,我先簽。
侯市長友宜: 好不好?因為這個睡不著說不定腦神經還會衰弱,我們正在極力改善,所以我們最近準備,美芳議員,最近我們準備做一個鋼軌防磨塗布器,把這個噪音降下來。
劉議員美芳: 市長,因為我跟你講,我已經先幫你簽了。
侯市長友宜: 謝謝。
劉議員美芳: 就是說我也相信說你有這個決心,我跟你講,我們做這張就是對你們有信心,因為我覺得你們一定做的出來,我也覺得說你們夠努力、夠奮鬥,但是如果說市長你不簽,那局長麻煩簽一下,局長你要簽一下。
侯市長友宜: 議員,不用簽,一定幫你做到。
劉議員美芳: 不行,局長......
侯市長友宜: 一定做。
劉議員美芳: 局長你一定要簽,拿去,你先拿著筆,不行,局長你一定要簽,我跟你講,你如果不簽會怎麼樣,你是不是,你要負一點政治責任,你們兩個,你們要負一點政治責任,難道你要叫市長負責嗎?
侯市長友宜: 美芳議員,他把你收下來,他負責任,好不好?
劉議員美芳: 不是,我跟你講,你如果沒有做好這邊就是說辭去局長的職務以示負責。
李局長政安: 這當然的,這我們要負責。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美芳議員......
劉議員美芳: 那你說當然的,你如果沒有做好的話,到時候我們,你都不簽這樣子,難道你要市長負責嗎?
侯市長友宜: 我負責,本來就是我負責,怎麼會讓局長負責,這樣,美芳議員這樣子,美芳議員是非常好意,而且非常熱心,很關心這個分貝,分貝是80幾,我們現在想辦法一定要降到雖然是法令,但是我們再降更低一點,讓大家可以好好睡覺,吱吱叫讓人家睡不著,你受不了,我也受不了,我光這樣聽就受不了。
劉議員美芳: 不是,那為什麼他不簽?
主   席: 他已經口頭承諾,市長已經口頭承諾了,這有會議紀錄,OK的。
侯市長友宜: 我負責,我對著你們講,我負責,可以嗎?
劉議員美芳: 好,市長說要負責,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可以啦,謝謝。
劉議員美芳: 好,因為里長跟民眾......
侯市長友宜: 我7、8月,8月份會把他做到大家改善滿意,好不好?8月份,現在是6月。
劉議員美芳: 我跟你講,這兩張你們要先收下來,我跟你講,局長,因為你不簽的關係,所以說你這樣子的話讓市長其實也很為難,但是就是說因為你們沒有簽,所以說你們也跟大家承諾了這件事情。
侯市長友宜: 美芳議員,我在這裡承諾的事,而且面對你帶來的這些民眾最關心的,我已經承諾,市長在這裡,我一直在看你們,美芳議員很關心大家。
劉議員美芳: 沒關係,下一張,下一張,因為你們剛剛沒有簽,我幫你們想了一個解決的方案,就是有三個,第一個是那個車輛的減速,第二個是隔音牆的全罩式,第三個是鐵軌自動潤滑系統,因為這個我們經過4、5個月跟民眾站在一起,然後一起來思考怎麼樣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說我想問一下車輛減速的部分,你們評估要花多少時間?因為我跟你講,車輛減速是最快達到目標的,而且新北投也是這樣子去做,所以說局長你說你要多久車輛減速?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目前大概車輛減速,現在關心的那個路段民生路的部分,目前是每小時17公里在運行,上限,這上限的部分我們會評估,根據營運狀況,如果真的改善沒有到,我們會再降低這個營運的速率。
劉議員美芳: 我跟你講,你這個跟機場的道理是一樣的,當飛機下來在人多的地方,他就要開始減速,當他在人少的地方的時候,當然他就可以增加他的速度,所以說我認為你應該要去研擬怎麼樣去讓某一些點,比如說像民生路段這個彎道你要去做一個研擬,你要多久研擬出來?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這個應該說速度目前都有級距,都已經可以確定,但是營運速率是全部的,我們要觀察整個,剛剛講其實最重要是第三點......
劉議員美芳: 我現在只關心民生路段,你多久車輛要減速?
李局長政安: 目前是不會超過17公里,已經速度很慢了,是所有捷運系統最慢的路段。
劉議員美芳: 你有沒有聽到剛剛那個聲音?有嘛。
侯市長友宜: 是鋼軌的聲音。
李局長政安: 這個聲音除了速度以外就是鋼軌的尖銳,就第三項,第三項我們如果完成的話,這個尖銳的聲音會大幅的降低。
劉議員美芳: 好,你第三項完成的話,你第三項多久完成?
李局長政安: 第三項,市長有特別要求說我們一定要以8月底來完成為目標,我們以8月來完成。
劉議員美芳: 好,謝謝市長,8月的時候我們先完成分階段。
侯市長友宜: 美芳議員,我跟你講,用一個非常重要的工程叫做鋼軌防磨塗布器,要降低他的磨擦。
劉議員美芳: 你剛剛講過了,我知道,我們就在8月的時候好不好?8月的時候可以完成這個鐵軌自動的潤滑系統,8月的時候,那隔音牆全罩式呢?你完成時間是什麼時候?
李局長政安: 原來預定是10月份,市長也指示希望能夠提前到8月完成,但這個部分因為包括所有的改善都是各項的,我們以8月完成為目標來完成。
劉議員美芳: 好,你8月的時候你要完成隔音牆全罩式。
李局長政安: 不是全罩式,我講隔音牆改善,全罩式因為牽涉......
劉議員美芳: 沒有,改善你不能模稜兩可,你講改善你要怎麼改善?
李局長政安: 我想全罩式要跟議員及這個市民朋友報告,因為全罩式,我們目前隔音牆的結構型式是沒辦法做全罩式,這要時間去評估,因為全罩式還有包括消防還有排風的問題要設在這個全罩式上面,全罩式的隔音牆的結構可能沒辦法承擔,這個我們可以去研究,進一步檢討,如果真的要做全罩式可能要一些時間。
劉議員美芳: 沒有,那你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你跟我講,隔音牆全罩式。
李局長政安: 目前就是依照隔音牆改善把他增加隔音板,這個2公尺的隔音板的增加。
劉議員美芳: 你中間空間是多少?
李局長政安: 中間以2公尺。
劉議員美芳: 中間沒有做全罩式你空間多少?
李局長政安: 最小的距離是2公尺,我們如果改善以最小的距離2公尺為最後改善的目標。
劉議員美芳: 好,我跟你講,我知道你中間可能也許有些技術上的難度。
李局長政安: 需要排風跟排煙的問題。
劉議員美芳: 這個我可以比較容忍你完成的時間,但是你第一項跟第三項,你必須要在8月的時候完成,可以嗎?
李局長政安: 可以。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家一起把他完成,好不好?
劉議員美芳: 好,那我們8月就完成,謝謝你們,再接下來,我相信說,各位,市長說他8月可以完成,是不是給他一個掌聲?
侯市長友宜: 8月底把他完成,8月底,這個不要掌聲,不是,要做到你們沒有聽到聲音,比較不覺得刺耳那個時候再來說,不然現在說那些都太早。
劉議員美芳: 好,市長,因為我知道您一直想要安居樂業,然後你看他們多麼愛你,對不對?所以說我覺得說......
侯市長友宜: 沒有,各位努力,我們要努力,真的我們要努力。
劉議員美芳: 我覺得8月的時候,我們期待一定可以達到我們想要的目標。
侯市長友宜: 我會去看,8月做完我就會去聽,我現在在等他們做完,我會去聽,到底這個噪音會給我們帶來多大的影響,現在我已經聽過了,等改善,我看改善到什麼程度,好不好?我會再去看,實地去了解。
劉議員美芳: 好,市長會幫我們嚴格監督。
侯市長友宜: 我會去實地了解。
劉議員美芳: 大家說好不好?好,謝謝,謝謝市長,再來。
主   席: 我們在開會,請坐下來。
劉議員美芳: 謝謝,他剛剛是提出意見,謝謝,再來就是那個,再來我們下一張,因為我們現在板橋市區、郊區的樣貌相差很大,所以針對這樣的一個主題,我要跟市長來報告一下,就是一樣您在選舉提出安居樂業,對不對?所以說其實在那個溪崑,也就是在我們浮洲,在我們板橋浮洲這裡跟樹林的中間,有一個地方叫做溪崑,那個地方很多的里長跟意見的領袖,他都希望能共同來推動篤行路二段人行道及設施改善工程,下一張,溪崑地區的建設就是篤行路人行道的改善工程計畫這裡,因為我們現在目前現況是第二張那邊,現況是這樣子,養工處規劃出來說要4,400萬元的經費,當然這一些有些大部分都是從中央那邊去挹注的,因為當地的民眾非常關注這個工程,所以說也請市長跟我們一起來承諾推動這樣子溪崑地區的建設再加強,好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是我們的目標,所以最近我要去跟中央,像這個把他列到前瞻裡面去爭取這個預算,我們上次有做一段,效果算是不錯,我們希望後面越做越長,把他做的更完整一點。
劉議員美芳: 好,所以市長,我們到時候一起來做這個工程,因為我相信中央看起來非常的支持這個前瞻計畫。
侯市長友宜: 我會再繼續努力去跟他要經費。
劉議員美芳: 不是努力,這個應該是沒有問題。
侯市長友宜: 我希望可以沒有問題。
劉議員美芳: 對不對?局長,局長了不了解?
朱局長惕之: 謝謝議員,我們全力來爭取,那個我們同仁大概第一線跟公所都已經討論好施作的一些方向,謝謝議員。
劉議員美芳: 好,很好,非常好,那我們就一起來努力。
侯市長友宜: 好。
劉議員美芳: 我相信這一定很快就可以來完成,那再來下一張,我們溪崑地區跟市府,我相信會一起共同的來努力,在第五區的部分,這是浮洲,我跟你講,浮洲人的車站不知道為什麼跟東南亞車站好像,他那個整個的不要說髒亂程度,就看起來這樣子黑黑暗暗的,周邊真的是有待改善,你看黑黑的一條一條那個是什麼?那個是水漬,就是下雨的時候一直滴下來的東西所造成的一個結果,所以說我是希望說我們未來能夠維修來改善整理,那在這個通車8年之後,我們希望能夠把他改成像右邊,那是一張模擬圖,好不好?市長,我們一起來努力。
侯市長友宜: 好,這個好,所以要跟臺鐵一起共同研究。
劉議員美芳: 我們要創造出最有特色的簡易車站,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要local的文化沿續在這裡面。
劉議員美芳: 對,而且我們要把他意象一起加進去。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劉議員美芳: 因為浮洲是葫蘆,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侯市長友宜: 葫蘆型,你把他弄一個葫蘆型。
劉議員美芳: 好不好?浮洲人的車站可以加入葫蘆的意象下去。
侯市長友宜: 有福氣,福氣。
劉議員美芳: 好,那謝謝市長,我們就跟局長......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跟臺鐵再繼續協調,把這個事情......
劉議員美芳: 好,我相信你們協調的功力很強的,所以說這個部分,因為這對你們來說......
侯市長友宜: 我們局長很清楚。
劉議員美芳: 這對你們來說是小事,你們趕快把他做好就好了,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是。
劉議員美芳: 好,那另外因為我是希望說......,因為我時間到了,那就拜託市長,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美芳議員對我們板橋地區的貢獻很多,尤其對市民噪音的問題以及環境的問題,真的謝謝你給我們滿滿的支持,真的謝謝你的幫忙。
劉議員美芳: 好,謝謝市長,市長辛苦了,加油。
侯市長友宜: 沒有,謝謝您的鼓勵,謝謝。
劉議員美芳: 安居樂業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達成。
侯市長友宜: 好,我們一起來,好不好?
劉議員美芳: 謝謝。
侯市長友宜: 板橋的女兒,謝謝美芳。
主   席: 請王威元議員。
王議員威元: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是,威元議員好。
王議員威元: 市長,這個我看到新聞,為了讓你可以堅持站好站滿,如果我請你坐下來就是陷你於不義,所以比較不好意思,我本來是希望你坐下來,但是我看到新聞說你堅持已經站了7天,站好站滿,你說你要堅持下去。
侯市長友宜: 謝謝,我們這個是一個對議員人家打拚認真,我們要給他尊重,真的站著這個沒有什麼。
王議員威元: 謝謝,另外我也要跟市長報告,我先跟你說說心裡話。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在上任之初,我好羨慕高雄市議員,我認為他們可以追隨著市長出國去拼經濟,但是到現在,我好羨慕我自己是當新北市議員,因為我們是跟著一個踏踏實實在為市民爭取建設跟福祉的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謝謝議員的鼓勵。
王議員威元: 先感謝你。
侯市長友宜: 沒有,謝謝議員的鼓勵。
王議員威元: 讓我身為新北市的議員感到驕傲,因為有一個踏踏實實做事的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的鼓勵,謝謝。
王議員威元: 那我們是不是powerpoint進入下一張,好不好?幫我播放一下這個,10秒鐘而已,市長,裡面主角是你。
侯市長友宜: 我也有看到你。
王議員威元: 背景似乎是我。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起努力。
王議員威元: 還有我們的李乾龍主委,當天還請了一個三太子,市長你記不記得這一座橋頭?
侯市長友宜: 是,我知道。
王議員威元: 我跟你提醒一下,11月9日,11月9日當時我們競選辦公室這邊,就您的競選辦公室,他選定你第一個站的橋頭,第一個。
侯市長友宜: 是,沒有錯,謝謝你那時候陪我。
王議員威元: 你知道那是在哪裡嗎?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三重橋頭。
王議員威元: 對,三重的臺北橋頭。
侯市長友宜: 大臺北橋頭。
王議員威元: 對,臺北橋頭,那我們進下一張,我們為什麼選擇臺北橋?
侯市長友宜: 因為摩托車最多。
王議員威元: 最多,我們尖峰時段1小時臺北橋統計數字是1萬5千輛機車,全臺灣第一名,號稱機車瀑布,第二名就是忠孝橋,在尖峰時段1小時1萬輛機車,你看一下我們旁邊,這一個是IG他自己PO了一張所謂機車瀑布的一個照片,就吸引了90幾萬個讚,有人說這個對我們新北市好像有一些比較不正面的感覺,但是我認為先不論正面、不正面,我想要提醒的就是說臺北橋到忠孝橋這兩個橋距離只有1,500公尺,可是這兩個橋在上班、下班的時間承擔了非常非常多的這個機車的一個數量,交通的一個承載,所以,來,我們進行下一張,局長,其實還沒到你,這可能是水利局長的事情,我是這樣子,威元是在這個所有我們三蘆選區議員,所有候選人當中,唯一一位在政見當中,在選舉公報的政見當中,就寫下我要推動我們從三重的忠孝碼頭到臺北市的大同區那個大稻埕碼頭,中間這個行人便橋的一個那個候選人,唯一一位就是我。
侯市長友宜: 對。
王議員威元: 我相信市長,我也常常去拜託你。
侯市長友宜: 你常常跟我提醒。
王議員威元: 我也常常拜託我們水利局局長,謝謝局長,我們的計畫其實已經做好了,預算大概9億多元,表面上看起來9億多元很多錢,但是我提醒市長,我們的繁榮跟安全無價,如果這座橋蓋好,我們禮拜一到禮拜五,我們的上下班時間,我們可以用這個自行車的方式,節能減碳的方式到臺北市去上班,這樣子其實,這在國外,城市之間用腳踏車或慢跑去上班是很正常的事情,那我們應該也來推動,在六日的時候,我們這一座橋就可以變成一個觀光橋,就結合日月星辰,名字我都幫你想了叫情人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謝謝,謝謝議員,我們一起來努力。
王議員威元: 一起努力。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邊雖然目前已經規劃好了。
王議員威元: 對,我們規劃好了。
侯市長友宜: 現在就要和臺北市講。
王議員威元: 這個關鍵就在這裡,市長,我知道我們是400萬人口的泱泱大市,但是委曲一下市長,跟我們對岸的柯文哲市長跟他開個口。
侯市長友宜: 沒有問題,我會跟他開口,我一定會跟他開口。
王議員威元: 那如果市長你跟他開口,我相信他如果沒有博你的面子,同意要來兩市合作的話,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期待在我們市長這個任期,我們有可能可以開工?
侯市長友宜: 現在就是說我請水利局評估完以後,我也知道臺北市現在目前面臨的困境,他要接到大稻埕,那大稻埕那裡的肉地夠不夠?我們也要體諒別人那邊施作的工程,到底要怎麼一個施作法會更好?所以我一直跟水利局長講,你們兩個水利單位大家講好,那個肉地要放在那裡?那在雙北論壇的時候,兩個副市長來講這一條。
王議員威元: 對,市長,我再跟你報告,我們水利局目前規劃這一個是全臺灣首座什麼?首座他的這個橋墩,中間的這個橋墩的地方,他會做一個景觀塔,上面還可以放高空煙火。
侯市長友宜: 對。
王議員威元: 那我們這座橋,這個行人便橋如果做起來,我們以後走路都有風,我們大家都會更以新北市為榮。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這個做起來也很有意義,那個觀光旅遊、休閒,包括兩市創造連結那個意象。
王議員威元: 而且你不用擔心人不夠。
侯市長友宜: 不會,不會。
王議員威元: 我們這邊人口太多了,不用擔心人不夠。
侯市長友宜: 而且他們接他的大稻埕,那是一個歷史傳統的地方,我覺得很有意義,三重是一個移民、移居的城市,這兩方面把他建構起來。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這個很漂亮。
王議員威元: 謝謝市長,那我們進行下一張,剛剛那個機車瀑布導致另外一個問題,我們新北市,你幫我把那個字都按出來,好不好?我們新北市平均停車格跟機車數,我們平均是8.11輛的機車共用1個機車格,合法的機車格,不管是公立的、不管是私立的,我是這樣子想,這個是把所有全新北市平均的一個8.11輛的數字,那我判斷三重、蘆洲這一種比較人口密集度高的地方,總會比那個比較觀光景點的地方,可能會比較來的不夠,所以我在建議,我說我們在都市更新案或在我們市政府有自己的一個重要的地方建設的時候,我們應該是不是在法規裡面,我們增設一些機車位的容積獎勵,我們鼓勵來增設機車位。
侯市長友宜: 這個這樣子,其實我們的法規已經有交代說,你如果要蓋大樓的時候,一戶就要有一個機車的車位。
王議員威元: 對,那個是不讓情形惡化,但改善不了現階段的狀況。
侯市長友宜: 但是你在大樓裡面......
王議員威元: 沒有關係,市長,你旁邊有一個很強的叫做黃一平,你請他回去研究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來研究一下再說。
侯市長友宜: 好,不然這樣子,一平局長你回去研究一下,其實交通改善我們戶外停車的機車格還是也要增設,讓他們有條不紊的把他處理好,這才是最重要,因為騎摩托車的人有的很懶的騎到地下室,你知道嗎?他要停在路邊,地下室他不騎下去。
王議員威元: 市長,不用煩惱,我現在在交通局的支持之下,我在正義國小地下停車場已經有試點做這個收費的機車停車格,在試點了。
侯市長友宜: 試試看。
王議員威元: 但是現在目前在使用執照變更,試好我會告訴你,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我是說養成一個習慣。
王議員威元: 對,那我們先看看有沒有這樣子的,民眾能不能接受?能接受我再繼續。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那我們請下一張,關於這個剛剛市長講到關鍵,機車格跟汽車位大家的使用方式跟需求不太一樣,所以我在這邊想要建議,因為你看這個圖面,我們現在這個同安公園對面這個綠帶,其實就是剛好在福德南路跟環河南路中間的狹長的這個你要說畸零地也很長,可是的確他也沒辦法做任何的一個建設,我是建議,同安公園已經要做共融式遊具,我們已經要把他規劃為特色公園,就不要再花一次錢,又把他弄壞了,我們就乾脆在他的對面邊,我們在這個綠帶的部分,我們來做公有的收費停車場,我們把這停車場做好之後,平面的比較便宜,應該試算算得過,然後我們再把,他只要這邊做好汽車的停車場,就能把中央南路、文化南路、福德南路,甚至到正義南路這幾條路的這個路邊收費停車格把他廢汽改機,讓民眾的機車可以停。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你說得很好。
王議員威元: 市長要幫忙。
侯市長友宜: 一定幫忙,因為我們現在交通局他有評估同安公園的這個南側天后宮旁邊的公園闢建平面停車場的可行性,如果評估可以的話,今年就要完成闢建了。
王議員威元: 謝謝,謝謝市長,你剛才說如果評估可以,今年要來完成。
侯市長友宜: 對,今年要來完成。
王議員威元: 讚,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來想說這個任期能完成就很好了,謝謝。
侯市長友宜: 沒有,如果可以就趕快做一做,順便周邊道路,你剛剛說的周邊的那些道路,停車格稍微整理一下,整理的漂亮一點,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對,把機車格多畫一些,汽車格就可以改機車格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對,這樣,交通局如果評估好,今年年底就趕快把他完成,這樣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威元議員你看這樣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好,我們再進行下一張,這個剛剛我講的是南區的問題,現在講北區的問題,大同公園的一個地下停車場,我是這樣想,因為我知道這個從總質詢到現在,大概跟你要停車場的議員沒有10個也有8個,但是我覺得如果我們這個大同公園他假設在我們自己新北市的停管基金自償率算得過,表示當地的需求是夠的,我們就拜託市長,我們只要簽准核定計畫,我知道前面很多人在排隊要申請前瞻預算那些的,我們不論,我希望說我們如果算得過我們自己的自償率,我們用自己的停管基金,由市長來簽准核定計畫,可不可以?
侯市長友宜: 這樣,我們先來跟中央要看看有沒有錢,先讓我走這一條路。
王議員威元: 不是,你跟中央申請,那個就是一拖3、5年。
侯市長友宜: 不會。
王議員威元: 我們自己的停管基金如果自償率算得過,不會是賠錢的生意。
侯市長友宜: 不然這樣,停管基金也去算一下,威元議員,停管基金去算一下,8月份把他評估好。
王議員威元: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前瞻也一樣報,前瞻一樣報,兩條路都走。
王議員威元: 市長,我跟你報告,我跟其他議員有點不一樣,我在來檯面上跟你要東西之前,我功課都做了,停管基金絕對能夠支應,而且自償率算得過的話,那個也是賺錢的生意,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先去評估,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好,8月中如果評估出來再拜託市長核定一下這個計畫。
侯市長友宜: 評估完看可不可以再來決定,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如果可以的話就要拜託你。
侯市長友宜: 該做的就要做,我常常說該做的就要做,但是要讓他評估一下,詳細評估一下。
王議員威元: 對,當然,一定是評估完如果數據OK,該做就做。
侯市長友宜: 我說評估完我會請交通局我們的副局長以上跟你報告,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順口問一句,研考會有沒有算說市長說的該做就要做,目前已經累積幾百億了。
侯市長友宜: 你不用擔心累積幾百億的問題,該做的就是要做。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下一張。
侯市長友宜: 不是1年預算編足,不可能1年預算編足。
王議員威元: 再來這個就是和我們警察弟兄最有關係的,我們現在的這個慈福派出所改建等了很多年,終於等到明年要來改建,結果市長你知不知道我們以前叫二層樓,現在改建以後要改建成幾層樓?三層,三層樓還不夠誇張,我跟你講一個更辛苦的事情好不好?容積是300,法定容積300還不用再算所謂的獎勵容積增額,那都不用算。
侯市長友宜: 300很不錯。
王議員威元: 結果他用多少?他用126。
侯市長友宜: 什麼?用那麼少。
王議員威元: 300用126,129,感謝局長幫我更正,用了129,這個300的容積用129,太可惜了,我跟你報告,雖然你還沒有首肯,但是我自作主張,我已經請警察局這邊還有他們委託發包的建築師幫我做了一個分析,也就是說如果按照現在既有的改建計畫,大概是可以蓋,他只規劃蓋812平方公尺,要花5,900萬元,如果我們把容積用滿,容積用滿然後能夠申請的獎勵都把他算進去,我們新的能夠蓋到2,028平方公尺,總預算只多5,000萬元,我們多的地方就可以做什麼?電競專區、青年專區、童書專區,因為他對面是五常圖書館,也可以做我們公共托老,也可以做我們社服的福利站,像那天我們端午節去關心那些就是受傷的孩子們,也都可以來這邊做,市長你的想法呢?
侯市長友宜: 不錯,這樣,我覺得我們這個地點很好。
王議員威元: 地點很好。
侯市長友宜: 地點在市中心。
王議員威元: 當然。
侯市長友宜: 市中心的土地不可以這樣浪費掉,我先跟你講一下,我也要跟警察局先交代一下,慈福派出所不急著明天馬上建,我覺得請財政局再盤點一下,我要用什麼空間要做些什麼,把周遭的一些東西放進來,我們可以蓋兩棟也沒有關係,還是怎麼樣的蓋法都可以蓋。
王議員威元: 對,我是覺得......
侯市長友宜: 很可惜。
王議員威元: 其實我這個是故意要說來跟你巴結的,因為我知道你都在推我們那個土地空間的立體化,學校也要立體化,運動中心也要立體化,我們這個改建好之後本來只蓋三樓,我們如果蓋到六樓、七樓,多出來的樓層做運動中心2.0,也是符合你的這個政策的一個方向。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王議員威元: 我是提醒說因為這個規劃是以前人做的,可能有一些疏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我很認真幫你找出來。
侯市長友宜: 謝謝。
王議員威元: 成全我們市長跟我們局長,好不好?我是在幫警察局要經費,我絕對不是刁難局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您講的是好意,就是說我們一樣要做,有這麼多的容積可以用,我們蓋的漂亮一點、蓋的大一點,大家來充分利用,不然很浪費,土地很貴。
王議員威元: 對,你回頭看一下我們今天的主席,我們的副議長,剛剛我一講容積用129,他笑哈哈,沒有人蓋房子會這樣蓋的。
侯市長友宜: 那個真的是公家不惜本錢的樣子,不能這樣蓋,以前可以這樣蓋,現在不能這樣蓋。
王議員威元: 對,這樣很浪費。
侯市長友宜: 你說得很對,所以我會拜託財政局。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土地慢一點蓋派出所沒有關係,我們把他規劃好,一勞永逸,不然蓋下去就是一輩子了。
王議員威元: 對。
侯市長友宜: 好不好?
王議員威元: 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
王議員威元: 我們再進行下一張,再來公共設施保留地專案通盤檢討,我認為這叫遲來的土地正義,我們當初給人家訂了一個公共設施,說未來我要在這裡做公園、做什麼做什麼,結果超過30年都沒有給人家徵收,也沒有開闢,實際上就是丟在那裡,限制人家土地的一個利用,其實根據我們內政部都市計畫檢討變更作業原則,他其實在2到4年就應該要完成專案的通盤檢討,市長,我跟你報告,那個法規長長一大串,我全部都看好了,我幫你講出幾個重點。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
王議員威元: 第一個重點是什麼?時間要加快。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我們已經遲到了,他102年11月29日要求所有的縣市政府在2到4年內要完成專案通盤檢討作業,你知道現在108年6月5日我們完成了幾個嗎?
黃局長一平: 目前都還在做前期......
王議員威元: 有,有一個,不要說都沒有,有一個,三重完成那個已經開始公展了,有一個,做一個。
侯市長友宜: 我現在感謝你講這個事情,我現在跟城鄉局,我都在看他們開幾次會做幾件事情,我早上才稱讚他們,我說以前2、3年都沒有動的,現在1年都開,我來不到半年,開3、4次會,每一件都有在進行,包括公共設施保留地放在那邊閒置,趕快拿回來我們自己做,不然就是還給人家。
王議員威元: 不過市長,提醒一件事,我們這個公共設施保留地你不是無償還給人民。
侯市長友宜: 當然。
王議員威元: 根據內政部的規定你可以留45%起來。
侯市長友宜: 一半也有可能,何止45%。
王議員威元: 沒有,他現在規定是留45%,你如果留45%起來,拜託一下,那個錢不要再亂花了,一樣,應該就要拿來做什麼?按照我們原訂的計畫把該開闢的,我們認為有開闢需求的就把他做好,公共設施不管是公共衛生、都市防災、環境品質、社服設施,我們如果做得好,錢不要再被其他議員說哪裡還要再蓋什麼,我們公設地的這個解編,我們收入的這些錢,就應該花在公設地的開闢上,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我就跟議員這樣講,我不會與民爭利,做得通最重要,我們政府要拿回我們自己所有的成本以外,也要把他變成真的是,如果是公園,我們起碼把他變成公園,如果不是公園,該怎麼做的,政府也要有一些財源稅收進來,不然做了半天你自己沒有賺一點回來,我們要怎麼做整個作價歸公,要怎麼處理一些事情。
王議員威元: 市長,我跟你講,你跟人家留45%不一定合理了,但是這是中央政府規定,也不關我們地方政府的事,我們是被動的接受,我們也不想留45%,就不得已,政府規定,中央就規定我們一定要留的,只是說我們留下來的錢,我們應該把地方的建設做好,把公設地把他做好。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下一張,我們直接把字都顯示出來,另外我想建議城鄉局長,因為我們現在的做法是按照行政區域的劃分、都市計畫的劃分,這樣子我覺得不夠通盤,因為剛剛在上一頁當中,我相信你有看到我們內政部的這個原則,他希望說是跨區通盤的來檢討,以生活圈的方式,所以我再建議,比方假設石門今年要公展,石門、三芝今年要公展,你旁邊的淡水要隔兩年才公展,這樣合理嗎?同一個生活圈,三重在去年年底公展,蘆洲可能要隔一年,也不合理吧。
黃局長一平: 蘆洲今年下半年年底左右會公展。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我們局長的肯定,其實三重、蘆洲都要公展,其他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我是建議,我們還是要依照我們溪北、溪南或者是我們這七大策略區一起來通盤檢討的時候,或許更能夠實現公共設施他的這個需求,使用的需求,才不會重複性的浪費,規模越大我們成本越低,請下一張。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
王議員威元: 再來就是我們的防災建築再生自治條例,我的時間剩的很少,因為我們謝政達副市長說要多留20分鐘給市長休息,所以我只能講30分鐘。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
王議員威元: 這個拜託一下,市長,我跟你報告,這一條真的是很重要,這個我們新北市自己通過的自治條例。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延長。
黃局長一平: 我們會來檢討,因為會看他們包括民眾整合的狀況,我們的案子等於是到明年3月。
王議員威元: 來,我們讓大家放心,我跟市長講一個實際的例子,我們那裡是南區,你也知道,你也有來過好幾次,你也有辦這個安居樂業說明會,那時候很多人就很高興,那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經過你講了,大家才知道說原來我們有一個防災建築再生自治條例,所以你一當選,他們就去申請鑑定,鑑定他是不是危險老舊的房屋,市長,你一當選他們就去送鑑定,你知道現在報告出來了嗎?
侯市長友宜: 可能還沒有。
王議員威元: 還沒有,我去問,他說最快6月24日,這樣就7個月過去了,去年你選舉你在講的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新北市有推這樣子的自治條例,再加上我們一申請就花了大概6、7個月的時間,目前還沒有拿到這個評估的鑑定報告,我們實際上要去整合意見,他們大家說要怎麼去做,剩下10個月,我們這個落日,109年3月22日,這個期限是你要拆除作業完成才算。
侯市長友宜: 這樣,其實昨天有人問到這個問題,我是覺得其實我們可以去延後,我們可以去做一個檢討。
王議員威元: 對,市長任期就4年。
侯市長友宜: 做得通最重要,做不通你在這裡講也沒有用,所以我務實的去面對,我也跟城鄉局黃局長說我們可以延到什麼時間,讓大家可以方便做的成功,這樣最重要。
王議員威元: 好,下一張,再來我們都更三箭第一箭,我相信這個城鄉局長心裡很清楚,現在規定是先買增額容積,捐公益設施,最後容積移轉,因為時間的關係,法條我就書面的東西過去,我講大意,一開始建商是很高興說我們要做TOD,現在建商進去算,我要把他畫掉,沾到邊的要畫掉,因為太貴了不划算,他為了要去,他現在如果在這個150公尺還是300公尺以內,光是你要求他要先買這個增額容積,公告現值140%,比容積移轉還要貴了,還要再捐公益設施,捐完之後他才能夠申請真正的容積移轉,細節的部分讓城鄉局去煩惱,但是我是覺得......
侯市長友宜: 你覺得哪裡不合理?你說,沒有關係,你說哪裡有不合理?
王議員威元: 當然不合理。
侯市長友宜: 你說一下。
王議員威元: 你要求大家拿比市價高的成本給你政府錢,還要再捐公益設施,這樣對嗎?你這樣子立法的本意跟要促進都市更新,我認為不見得那麼相容,我們目的是要高密度使用。
侯市長友宜: 對。
王議員威元: 所以高密度使用,你管他是要先買增額容積還是先做容積移轉還是要先捐公益設施?結論是我們高密度的使用就可以了,這是我的想法,讓局長參考看看,市長你也參考看看。
侯市長友宜: 我很簡單,要做得通,要便民,要做得通。
王議員威元: 對,現在大家是希望說......
侯市長友宜: 現在你這個意見在公展的時候,都市計畫委員會我會拿出來討論,我都很務實,你這個意見我覺得不錯。
王議員威元: 謝謝。
侯市長友宜: 我就拜託城鄉局在都市計畫委員會裡面拿出來談論,我們不需要的我們就不需要做到這個程度,做得通最重要,做不通搞半天也沒有用。
王議員威元: 對,所以我也想說我們寧願現在先跟你提醒,不要過2年後我們再來檢討說結果成效是怎麼樣,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感謝,真的感謝。
王議員威元: 下一張,這個第二箭,這個其實我也要講,但是沒關係,跳過,跳過好了,這第二箭我認為是所有都更三箭裡面最厲害的,法條寫的之嚴謹,這個思考方向之全面,我只能用兩個字叫佩服,但是也一樣,他說2年的期程,現在你要去講一個合建、講一個都更,2年的時間準備期真的是不夠,我們目前又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東西出來,又只有2年的一個,草案又只有2年,一樣,我們跟防災一樣,我們來做,你市長任期4年。
侯市長友宜: 我這樣講,我們先2年,必要時我們就會把他延長,我會滾動式檢討,你放心,你們......
王議員威元: 市長,我跟你講,你身為漢子,人家蔡英文做4年的總統就敢用8年8,800億元的東西,他4年的總統都敢做8年的計畫,為什麼我們4年的市長只做2年的計畫?
侯市長友宜: 我不是4年要做2年的計畫,我的意思是說你2年趕快來申請,不要在那邊等,大家在那邊等要做什麼,趕快來就幫你做,你如果說必要時,我把你延長。
王議員威元: 好,總之有共識,我們的共識就是說只要市場接受,人民買單,該延就要延期。
侯市長友宜: 對,我現在當面跟你講,但是這2年趕快來申請,不要大家都在那邊等。
王議員威元: 對,不要再等,能送就趕快送。
侯市長友宜: 對。
王議員威元: 送越多我們延長越久。
侯市長友宜: 對。
王議員威元: 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是重點。
王議員威元: 下一張。
侯市長友宜: 這樣你聽懂了。
王議員威元: 有。
侯市長友宜: 有聽懂就好。
王議員威元: 這張照片你有沒有覺得似曾相識?
侯市長友宜: 有,你比較帥。
王議員威元: 不小心我又成為了市長旁邊的主角。
侯市長友宜: 我不是主角,你是主角。
王議員威元: 你記不記得那天我們去看什麼?我們去看我們三重南區的一線天。
侯市長友宜: 一線天,對。
王議員威元: 一線天,巷子4米而已,旁邊房子蓋到5樓。
侯市長友宜: 蓋的很密。
王議員威元: 對,蓋的很密,這個叫做什麼?第三箭防災都更,其實我提過很多次,這字比較小也不要為難市長看,簡單講,我們目前的法令規定對於8米的這個道路,你有面臨8米你適用的法規跟條件跟沒面臨8米差很多,我們30年以上的老舊房屋,30年以上老舊房屋占最大多數就是5層樓的建築物,這5層樓的建築物如果按照現行我們的都更法規,我全部都抓最有利的來算,95%,意思就是說什麼?假設建商跟你1坪換1坪,就是蓋好了,建商跟你一人一半,你民眾室內拿回95%的室內面積,按照現在都更,5層樓,還沒算違建那些都不要講,我們就講合法的就好,如果在8米以下的道路,按照現在所有的獎勵所有的東西都最高值把他加進來,百分之多少?60%。
侯市長友宜: 怎麼可能那麼少?
王議員威元: 沒有關係,不用,時間的關係不用解釋,市長你趕快要求我們局長就我剛剛講的8米以上、8米以下,5層樓,你請他做一個評估報告給你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你用防災危老絕對不只這樣。
王議員威元: 沒關係,我們不要說這個,你叫局長算給你看,我們兩個一起看一下,看我說的有沒有錯誤,好不好?數據會說話。
黃局長一平: 跟議員報告,我們現在還有包括都更他的獎勵,我們會把獎項的這個都更模式會來加進去獎勵。
王議員威元: 謝謝局長,我們兩個對話的時間很多,有個關鍵,下一張,有個關鍵,最後1分30秒有一個關鍵,我們碧華國中原址,下一張,我們1月26日開公聽會,9個議員全到,里長全到,結果呢?說要回復,說要跟大家討論,結果沒有,5月20日的時候在我們其他議員質詢的時候,局長脫口而出說要做BOT做長照,可是我跟城鄉局要的資料,我們本案的期末報告書,社會局跟衛生局上面都是寫什麼?沒有這個需求,是誰決定說要做BOT長照的?
侯市長友宜: 目前為止還沒有決定說要做BOT跟長照,我現在先講,我現在已經交給衛生局主政,希望從養護機構、醫養機構裡面慢慢去調整步伐怎麼做,包括可能你說的托老、托育、健身中心,他裡面都可以做,多元性的東西。
王議員威元: 最後一張,所以我要講的就是說其實土地放著不會咬你,我們先想好再做,我們局長在計畫還沒有定案,也不要回答的那麼快,造成地方的反彈,我們地方的反彈對於這個認為說很倉促的決定,都先射箭再畫靶,大家的確是有一些想法,因為時間到了,我最後浪費20秒好不好?浪費20秒,謝謝我們的副議長主席,第一個最近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名詞,特定工廠登記與合法化商機,你有沒有聽過?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王議員威元: 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嗎?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王議員威元: 對嗎?不太對,結果現在很多號稱講師的人都要靠這個來賺錢,教大家怎麼做,實際上這個鑽法律漏洞,這樣不對。
侯市長友宜: 不應該。
王議員威元: 這陣子以來的這個演變,我真的是看了覺得說為什麼社會的價值觀會扭曲成這樣,市長,拜託這個研究一下,跟經發局研究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經發局,會。
王議員威元: 第二個跟秘書處有關,我們最美的處長,那個最美的處長就是你,對,秘書處。
侯市長友宜: 他不知道你說最美的是哪一個,你說這樣得罪很多人。
王議員威元: 我們市府大樓跳蚤、老鼠,你回去問看看有沒有?很多市府的員工跟我反映,市府大樓裡面有跳蚤、有老鼠,拜託,我們環保局都知道我們每一里1年至少消毒兩次,我們是不是要謝謝環保局長,拜託我們自己市政府那棟大樓也清潔消毒維護一下,堂堂市政府大樓有跳蚤、老鼠,那樣不能看。
侯市長友宜: 好。
王議員威元: 感謝市長,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威元議員提供很多寶貴的意見,讓我們了解這幾個問題還要再檢討的更好,尤其城鄉局,我在檢討完以後,隨時跟威元議員做一個報告,謝謝威元議員,謝謝。
主   席: 請陳偉杰議員。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辛苦了。
侯市長友宜: 不會,謝謝議員。
陳議員偉杰: 今天上午場我是最後一個。
侯市長友宜: 謝謝偉杰議員。
陳議員偉杰: 剛威元又借了20秒,我怕我的時間不夠用。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
陳議員偉杰: 超過12點我又怕耽誤大家吃便當的時間。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您說,您儘量說沒問題。
陳議員偉杰: 好,我想首先第一個我還是要肯定市長在前幾天講的說你要花5億元來打造我們這個智慧的一個教室,我是這邊認為說目前這個數位潮流確實是我們現在時代的一個主要的脈動,也感謝市長有洞悉這樣的一個議題,要打造這樣的一個智慧教室,我只是覺得說智慧的學習只有智慧教室夠嗎?是不是應該更朝向我們的智慧校園來發展,我想說這個智慧校園不只是行政的數位化、學習內容數位化,還有進出校園等等,是不是可以請市長你大概簡單跟我們講一下智慧教室。
侯市長友宜: 這個非常謝謝,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準備走到一個智能的城市,尤其在校園的管理,最基本的電子圍籬一定要做,辨識要做,這都是最基本的安全,我們的一個智慧管理,從智慧管理裡面開始去衍生我們現在很多在教學的過程當中,不是只有智慧教室用無線網路,沒有邊界、沒有國界,不是只有這樣子單純而已,其實我們在教學裡面包括我們的智慧教室我們都要做,甚至包括我們老師跟同學的互動,如何用智慧的科技去互動,包括聯絡的方式,聯絡簿的方式慢慢也要去改,把他變成一個智慧的。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我的意思就是這樣,我們不是只有要做智慧教室,希望未來我們還是可以朝向智慧校園來做一個整體的發展跟規劃,我也知道說我們的教育預算非常的不足,中央給我們的經費也沒有特別的多,所以在這邊我也是希望市長可以朝向這個目標來發展。
侯市長友宜: 謝謝。
陳議員偉杰: 接下來第一張投影片,我要請教市長,市長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我的手上的這一個卡,市長。
侯市長友宜: 兒童卡。
陳議員偉杰: 兒童卡是不是?市長,這個兒童卡從去年開始發行,到今年4月底,可以看一下,有23萬7,937張,使用的這個狀況有282萬9千多人的一個使用,只是說我後來有發現這個功能目前僅只於搭公車、捷運,我這邊要請教市長的是有沒有可能把我們這個兒童卡朝向數位學生證來發展?我想也結合剛剛市長這個智慧教室跟智慧校園的概念,結合例如說我們同學到圖書館去借閱,到博物館,到運動中心去運動,甚至到藝文中心去使用這些等等的,有沒有可能把這些功能全部集合在我們這個兒童卡裡面?我想說請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非常清楚,就是往這個方向走,然後逐年逐年把他做改善,然後你說要去圖書館也好,運動中心也好,甚至我們有一些新北市參訪的館舍,優惠價,都用這個兒童卡來解決這些所有問題。
陳議員偉杰: 對,我就是希望說市長,就是我們只有這個交通的功能真的是太少了一點。
侯市長友宜: 太少了。
陳議員偉杰: 為了要結合市長這個智慧教室的一個政策,所以我們應該把整個卡片的功能,你可以了解學生到底借閱多少書,到了運動中心幾次等等的,所以我覺得應該可以朝向這個方向來處理。
侯市長友宜: 對,甚至我們可以利用這個大數據來分析我們適性發展如何發展,去走出一個常模出來,我們就可以去引導,我覺得這個很棒的一件事。
陳議員偉杰: 所以市長可以做到嗎?
侯市長友宜: 我一定會全力來做,我會責成教育局跟我們那個研考單位一起來,因為資訊,一起來把他做好,好不好?
陳議員偉杰: 好,我再一次代表這些年輕家長感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本來就應該要做,讓我有一個時間慢慢,不是慢慢,就是整合把他......
陳議員偉杰: 好,我覺得可以先做例如說可能圖書館、博物館這些可以先做。
侯市長友宜: 對,一步一步把他連線做起來。
陳議員偉杰: 好,感謝市長,接下來下一張,這邊我就要跟市長再討論一下,就是說市長你從上任以來也好幾次搭乘我們的淡海輕軌,甚至在重要的春節期間還有帶著彰化縣的王縣長來親自體驗我們的淡海輕軌,只是說從營運到現在,我聽到的其實反映都沒有太差,只是說最近也有說法說這個蓋輕軌是浪費,跟原先預期的人數差很多,想請教市長你的看法如何?
侯市長友宜: 淡海輕軌很重要,兼具通勤、通學,還有很重要的觀光旅遊,對我們新北市尤其對淡海新市鎮的發展絕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軌道建設,所以人數一定會慢慢累積,當然不可能一蹴可幾,所以我對淡海輕軌未來再接藍海線,接到市區裡面來,把他建構起來甚至淡海新市鎮如果做好,我們淡海輕軌如何再去銜接,我覺得都可以是一個思考評估的方向,所以我對淡海新市鎮包括我們的淡海輕軌未來在整個結合的營運上,我相信以觀光旅遊、以市鎮的發展是絕對必要的,我們不要看現在,我們要看未來。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有長遠的這個規劃跟眼光,也是我接下來請市長,這是我上個禮拜為了這次總質詢去拍的這個照片,這是第一張,再看到下一張,一樣,再下一張也是這樣,所以市長不覺得說我們淡水已經變的不一樣。
侯市長友宜: 很漂亮,現在所有外國朋友都跟我講,他第一個選擇居住的地點,選擇在我們的淡海,而且選在輕軌旁邊,外國朋友都跟我這麼說,最美的就是在淡水。
陳議員偉杰: 對,所以我拍這幾張照片也是要鼓勵市長跟我們市府團隊,其實淡水未來的發展會更加的美麗、更加的漂亮,所以我接下來也是有一小段的影片要跟市長來做一個簡單的分享,讓你看看說這個是我剛抓出來的圖片,我們來看一下這個影片,市長,你看完這個影片之後,我真的是花了很多時間在做這個事情。
侯市長友宜: 好漂亮。
陳議員偉杰: 這不是你們捷運局還是捷運公司做的,是我做的。
侯市長友宜: 這個做得很棒,很漂亮。
陳議員偉杰: 但是我願意無償提供給他們使用,如果有需要的話。
侯市長友宜: 這個可以讓我們做廣告,這個有點廣告,你知道嗎?拍起來那個畫質有點廣告,又那麼美。
陳議員偉杰: 好,所以我就想問市長跟局長說當你看到這則影片的時候,你會不會覺得說好像身處在歐洲哪個城市裡面,是不是有這樣的感覺?市長你大概簡單說一下。
侯市長友宜: 剛剛我們的捷運局長在旁邊就跟我講看起來像歐洲,綠地那麼大,高樓又那麼現代化,底下又有軌道建設,乾淨明亮,沒有天空的天際線,有夠漂亮,而且又有海有山,這多棒。
陳議員偉杰: 所以我在這邊也是要鼓勵我們市府就是說淡水未來的發展有這麼多前景可期的一個地方,我也是希望藉由這樣的影片來幫我們宣傳新市鎮,我記得我之前也質詢過,不再是所謂的鬼城,所以也希望可以藉這個機會來幫我們淡水來行銷一下,所以接下來我就是要問市長,這個也是我之前有問過的問題,為了要行銷淡水,我也是有跟我們幾個局處首長討論過,有沒有可能把這個耶誕城的模式,我不要說把耶誕城拿來我們淡水辦,有沒有可能在淡水辦這樣類似的大型活動來幫我們行銷淡水甚至淡海新市鎮?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們在下半年會有一個規劃,其實我一直講聖誕節,其實在淡水老街有很多傳統的這個教堂。
陳議員偉杰: 對,我們有馬偕。
侯市長友宜: 馬偕在那個地方,其實那個是一個原始發源地,我會請觀光旅遊局來做一個詳細的規劃。
陳議員偉杰: 他意思說耶誕城已經比較for我們板橋了,所以他想規劃另外一個活動。
侯市長友宜: 也沒有關係,看是什麼樣類似活動可以結合當地的local。
陳議員偉杰: 好,那也請市長這邊幫忙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們也可以選擇在耶誕節那個時間前後,我們來規劃都可以,讓他更溫馨,去那邊觀光旅遊的人會感受到那個氣氛出來,晚上有時候氣氛把他感受出來,我們請觀光旅遊局來做規劃。
陳議員偉杰: 好,再麻煩市長幫我們行銷。
侯市長友宜: 陪著議員,他會陪著議員再多走幾次,看怎麼樣跟淡海輕軌綁在一起,把他做起來,好不好?
陳議員偉杰: 好,謝謝市長,接下來我要再請教市長,就是說剛剛這個空拍的畫面,我想在座的各位包含市長都覺得非常的漂亮,我接下來要給市長看第二個影片,也就是說轉個彎換到另外一個區域他的一個狀況,放第二個影片。
侯市長友宜: 海是很漂亮,可惜還沒開發。
陳議員偉杰: 對,就是說也是跟市長說我想影片還是拍的非常的漂亮。
侯市長友宜: 真漂亮。
陳議員偉杰: 還是對我們新市鎮還是非常的美麗可期,甚至其實我第一次看他的這個毛片的時候,我感覺好像是建案的這個廣告,我修了好多次,這邊也就是要跟市長說雖然畫面很漂亮,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四個字,空空如也。
侯市長友宜: 對,因為有的基地畫出來了,街廓圖畫的很清楚,但是可惜沒有建物。
陳議員偉杰: 所以接下來也是要拜託市長,我們下一張投影片,就是說剛剛我們空拍的這個影片當中,我們也在這段時間當中一直努力,也是像剛剛市長講的,我們希望可以打造輕軌沿線,除了讓我們在地的居民可以好好來利用這些空地之外,也可以讓遊客藉由搭乘淡海輕軌可以更了解也更願意留在我們這個新市鎮當中,所以第一個我想我之前也講過了,這個公23公園我希望能不能打造一個輕軌主題式的共融公園?裡面有輕軌的溜滑梯、輕軌的蹺蹺板、輕軌的各項的一個遊具在這裡面來搭配我們淡海輕軌的一個行銷,除此之外,市長可以看到這邊公7,目前是我們新市派出所的預定地,我也知道我們陳局長一直很努力來爭取,市長也很支持,我也是想說因為他就在這個濱海義山站的附近,有沒有可能結合幾米的意象、輕軌的意象,打造成全國第一座的幾米派出所,讓更多的遊客來到淡水坐輕軌而不是只有四個字,空空如也,還是可以看到很多很漂亮的風景,而且可以沿路不管是背包客也好,沿路看著這個淡海的一個發展跟他各項特色的一個發展,想問一下市長您的看法如何?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們公23要不要做共融式遊戲,我會請農業局去評估,如果要做就誠如偉杰議員說的,融入輕軌意象,甚至包括幾米的意象都可以在這裡面,讓小朋友喜歡他,喜歡這個輕軌然後喜歡我們的幾米,喜歡我們在地的很多的文化元素,我覺得怎麼去設計,由專家來設計,包括您剛剛講的公7公園未來要蓋新市派出所,其實也不錯,我記得天燈派出所的時候,在蓋的時候我去看,我說讚,我一直覺得說一個派出所不要硬邦邦的老是一個硬殼子,然後給人家很嚴肅的感覺,尤其在一個淡水觀光旅遊重鎮的地區,其實他更應該跟民眾是接觸,跟觀光的所有好朋友是接近的,所以讓人家覺得非常的輕鬆、非常的愉悅願意走到派出所裡面跟他當朋友,其實在觀光旅遊站是要用這樣的設計,所以把他設計成一個幾米造型的派出所,我絕對是贊成的,但是要怎麼樣的一個做法,做成是不是什麼樣一個亮點的,要不要融入當地的文化因素,這個我是覺得我們交給專業去評估,我剛剛私下問過捷運局局長,幾米有沒有授權?我們要蓋一個幾米派出所有沒有授權?他說這個部分應該沒問題,這個部分沒問題,所以新市派出所在設計的時候,融入當地的元素、融入輕軌的元素,甚至融入我們公共藝術的元素,這是我們必然要走的路,這個我會請我們的警察局在蓋的時候,在這個方面的思考多一點,要把他做出來。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所以就是說我也希望整條輕軌從這個紅樹林站一路可以慢慢的走到我們這個新市鎮裡面,所以真的可以融入,如果可以融入幾米的元素,甚至這些輕軌的元素,我想未來一樣不會再是鬼城,會是一個非常熱鬧、非常活潑、非常樂活的一個城市。
侯市長友宜: 而且這個會越來越年輕化,年輕人喜歡就住在這個地方,因為看起來跟年輕的親近,非常開心。
陳議員偉杰: 好,謝謝市長,接下來我要再請教市長,幾位局長請回,局長一樣的,我想在座的幾個議員還有之前幾個議員都有提到最近安居樂業四個字非常的熱門,也非常的紅,我想在我們這個安居樂業裡面,我想市長也提到我們要在地的就業、就學、就養,包含我想前幾天我們新北市正式突破400萬人的一個這麼大的都市,但是其實我往回推了一下,其實我們在民國100年就已經達到390萬人了,只是說在這個8年期間才增加了10萬人左右,這29區其實人口發展最快速的就是我們淡水,大概增加了將近3萬人,所以我這邊要請教市長,也是因為這麼多的人移到淡水來,所以市長你對於淡海新市鎮未來產業進駐,你的規劃是什麼?能不能讓我們知道一下?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特別跟議員報告,我所有淡海的發展會隨著海洋休閒觀光產業為主軸,因為我們有第三遊艇碼頭、我們有沙崙海水浴場、我們有白沙彎,其實都是要做結合的,然後我們用一個非常輕鬆快樂的產業帶動在這裡面,甚至包括第三碼頭旁邊,我們請我們的漁會,那一塊地其實我們都可以去招商,像類似可以帶進outlet整個商場進到我們這裡面,所以他的產業對我們來講,我一定先以海洋休閒觀光產業為主軸,當然我們現在的產業裡面,我們有很多的經濟產業已經在我們這裡面生根發展,這些產業區我還是會把他帶動起來,像我最近去看康舒,康舒的許董事長他們要擴廠,他們是做電器電容,那這些不斷的讓他擴廠,我們也可以把這個IC新的科技產業帶到我們的淡海,在這個產業的發展裡面,尤其我在實施工業區立體化的過程當中,臺商回流的時候,我更希望把很多新的科技產業把他帶到我們這個淡海新市鎮來做一個結合,所以這大概就是我兩個產業不斷的在這裡發展,我最主要的主軸。
陳議員偉杰: 對,因為我這邊也要跟市長拜託,我想一樣同樣的新市鎮發展,我想淡海新市鎮確實比其他新市鎮發展相對落後很多,不管我們的交通到底未來有沒有可能爭取成功這個淡北道路?我想在地就業的部分還是要請市長多費心。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希望進來到淡水就住在淡水,在那裡讀書,在那裡就業,在那裡生活,再帶進整個繁榮的配套的生活圈,不見得一定到臺北來,我們就在那裡生活這樣就好,我覺得這才是我們的目標,所以我們大家一起努力。
陳議員偉杰: 對,雖然是目標,但是淡北道路還是要爭取。
侯市長友宜: 淡北道路那是另外一回事。
陳議員偉杰: 我怕有在地就業之後,環評委員說那就不需要了。
侯市長友宜: 不是,今天沒有淡北道路,沒有人會進到淡水,所以淡北道路在7月31日我資料補足以後,我還是再送給小組,然後我已經親自跟環保署張署長拜託,小組趕快開,我們補送資料補充完趕快開,開以後就再送大會,大會我們再來做討論,好不好?
陳議員偉杰: 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們要鍥而不捨。
陳議員偉杰: 另外我也要請教市長,我們現在新市鎮二期目前您的態度是什麼?到底我們有沒有要拿回主導權,還是說就是繼續跟中央營建署來做溝通?
侯市長友宜: 其實現在還處於溝通的階段,這樣子,現在溝通的情形我先請一平局長來說一下。
陳議員偉杰: 簡單說明一下。
黃局長一平: 跟議座報告,因為目前內政部營建署他對於淡海二期他現在要在今年啟動第三階段的通盤檢討,目的就是也在檢討這個第二期裡面的這些產業模式他能不能有一些需求去定位,然後去做他的這個產業區域的重新規劃,所以目前我們跟內政部的這個討論是他會在內政部先送他目前的這個可能是在下半年以後,送出他的這個第三次通盤檢討的案子,透過他們這個第三次通盤檢討的過程中,我們府裡面也會加入去參與,然後再去跟他們談後續的接管。
陳議員偉杰: 我是希望局長、市長這邊我們還是要有些主導權。
侯市長友宜: 我們先把前面這個先談清楚,才有後面去接管的問題,我們會朝這個方向努力,但是先前你要先說好,不能什麼都丟過來,我們什麼問題都沒辦法解決,這也不好,所以先期我們請城鄉局,我會為這件事情我會去看,最少我會去看營建署。
陳議員偉杰: 我只希望市長可以把新市鎮二期的這個日程列為重要的市政好嗎?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偉杰: 好,接下來下一張投影片,我要再繼續請教市長的是有關於我們增設公托的問題,這個是我們與公托的距離可以越來越近嗎?我想最近也很多的新聞在報導這個事情,這也是很多我們年輕一輩的這個家長的一個心聲,真的抽不到,我想在新北市已經有220家,其實也還是要肯定我們新北市的作為,我們的這個數目跟供應量已經是最多的。
侯市長友宜: 全國第一,都全國第一。
陳議員偉杰: 只是說想要請教市長你對於這樣的公托設置的目標,心裡還有多少你要去完成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重點,區域之間的考量是什麼?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跟議員報告,我在任內這4年一定會加倍把公托做起來,我今年自己的公共托育這個本身我們大概就做10家,未來明年開始要大概做20家,這個我一定不斷的做下去,我找的大概閒置空間,我現在只要有回饋,我都說拿來做公共托育還是做幼兒園還是做長照,而且以公共托育為最主要,年輕人才是最需要,所以這是我最重要的目標,在整個區域的劃分,我現在都先找到地方我就會做,所以我都拜託議員、拜託里長幫我找,你只要找到我就做,在現階段除了做公共托育以外,我公私立合作聯盟我還是要繼續推,還是要繼續推。
陳議員偉杰: 對,我這邊接下來就是要給市長看這個東西。
侯市長友宜: 不能說只靠我們公共托育全部做那麼多量,我們的公私立合作聯盟要趕快做。
陳議員偉杰: 我們看一下下一張投影片,就是說剛剛跟市長說這個區域的問題,你看我們這個公托的備取比大學入學的備取還要多,你看我們淡水的這個有沒有?備取到92。
侯市長友宜: 新興公共托育中心。
陳議員偉杰: 然後另外一間備取56,說真的,大學的這個轉學考考試備取的名額都沒有這麼多,所以真的是拜託一下市長要苦民所苦。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這個我一直念茲在茲,我一直拜託社會局,還有責成謝副市長要開整個專案會議。
陳議員偉杰: 而且我們淡水的公共托育只有2家。
侯市長友宜: 只有2家,太少了。
陳議員偉杰: 然後準公共6家,接下來下一張,八里,你看他上面寫個熱烈招生,結果他的缺額都是0,拜託市長一下,八里也只有2家,再下一張。
侯市長友宜: 起碼他現在沒有備取的,還不錯,沒備取。
陳議員偉杰: 他缺額0,然後三芝、石門都沒有,所以我剛剛才特別要......
侯市長友宜: 三芝最近會有,三芝最近會開。
陳議員偉杰: 再拜託市長在這方面多幫我們在區域上做個平衡一下,讓他們不用這樣跨區到其他地方來找這樣的一個托兒所,所以這邊要非常的拜託。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這個我們要做的,謝謝議員。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接下來下一張投影片,這個也是有個民眾傳給我的,就是說我們的托嬰中心,其實不是只有我們,每一都大概都是設在這個二樓、三樓以上,二樓左右,我們新北這邊有60%,這邊我就是要問說因為設置在不管是成本的考量,一樓的數目比較少,二、三樓我們裡面這些人員,還有他的消防檢查到底有沒有合格?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樣子,除了消防檢查一定要合格以外,更重要我要做消防演練,要實兵演練,我去看過好幾家,就叫他們萬一碰到狀況,你怎麼樣把小孩帶離開?這個我們都不斷的去演練,這個才是最重要,消防設備是基本的,基本的一定要給我過,不過不可能給你開。
陳議員偉杰: 對,就是裡面的人員他在這方面的這些訓練上可能也要請市長這邊要多注意。
侯市長友宜: 對,他的整個災害防救的編組小組要很清楚。
陳議員偉杰: 對,我想這個也是市長的專長,也是要拜託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跟黃局長以前就常常去看,因為以前的公共托育每一家幾乎都是我去找出來的,然後完了以後,我就會經過一段的時間去看消防設備以外,我還要再加上訓練,那我會跟社會局、消防局一起去聯合做測試,不預警的測試,讓他們自己知道說自己要做好。
陳議員偉杰: 好,謝謝市長,接下來下一張投影片,這個也是我想市長你在這個長者健康檢查當中已經設立了很多的一個項目,不管是眼睛的檢查各方面,還有這個固齒塗氟等等,都是市長對於這個長者照護所用的這個用心跟用力,我這邊也接收到幾個建議,我也認為蠻有道理,就是說有沒有可能把這樣的一個健康檢查項目納入戒菸的部分,因為很多長者他想戒菸,但他不好意思去門診,不好意思去醫院這樣問,有沒有可能為了他們的身體健康著想,然後把這一個項目列在我們健檢的項目當中來做一個戒菸的輔導?請市長回答一下有沒有可能?
侯市長友宜: 全力以赴把他做出來。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社會局想辦法,這個好事,不要抽菸很好,把他戒掉。
陳議員偉杰: 就是說這些我剛剛講的不管是眼睛、牙齒都是已經既定的。
侯市長友宜: 我請社會局在長者的整個健康,衛生局在長者的健康檢查的過程當中把這項加到這裡面來。
陳議員偉杰: 是,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來輔導他們希望把菸戒掉,起碼告訴他菸害所造成的傷害,有的肺部也要檢查。
陳議員偉杰: 對。
侯市長友宜: 肺部有的照下去整個霧霧的一片。
陳議員偉杰: 因為確實真的很多長者他有跟我反映說他其實想戒菸,但是有時候不好意思,因為可能幾十年的老菸槍了,我覺得既然我們市府要做,就做到位,或許會有一些這個推行上的,不知道有沒有困難,這可能要問衛生局,我只是希望說我覺得這應該看起來不是太難的一個項目。
侯市長友宜: 不會,應該不會太難,而且我希望從地區的衛生所就可以開始做,地區衛生所跟長者接觸的機會很高,有時候在宣導上、在各方面的輔導上或是在健康檢查上就把他納到這裡面來。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非常感謝你,另外我也想要建議市長,今年的10月、11月公費的這個流感疫苗是不是已經把公共托老中心的照護員也列為這個免費施打對象?
侯市長友宜: 照護員是不是?
陳議員偉杰: 對,因為其實那個小學生、公幼、公托的老師、高齡的長輩等等的,那這些照護員有沒有可能?還是已經......
侯市長友宜: 已經列入了,列入了。
陳議員偉杰: 也再拜託一下,我想因為新北市即將邁入50萬這個65歲以上長者的這個老年化的一個占的這個比例有13%左右,所以在老人的照護上也希望我們市府這邊多花點心思,當然我想在這方面還有我昨天本來要問的這個銀髮俱樂部的部分,還有很多場地部分的一個克服,也希望我們市府這邊儘可能來協助,讓他們找到一個合適的場地,讓他們可以在那邊不管是動健康也好,一起用餐也好,我想都有這樣的一個需求,當然我們還是以這個撙節為主,但是我想還是要儘量照顧到每一個老人家,因為有時候可能他的年輕的這個小孩在外面工作打拚,這些長者聚在一起也是個好事,多出來走一走、動一動、看一看也是好的,所以也希望我們市府這邊儘量來做這樣的一個促成,再麻煩市長。
侯市長友宜: 不用麻煩,這個讓我們的長輩出來外面走一走,吃飯也好、跳舞也好、唱歌也好,什麼都好,就會健康,所以我們大力的鼓勵長輩走出家門,所以我們大家一起來努力。
陳議員偉杰: 最後還是感謝市長今天答應偉杰做這麼多事,從這個兒童卡到最後這個長者健檢列入戒菸的這個項目,還有未來幫我們辦這個大型活動,再次的感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要謝謝偉杰議員在淡水地區為我們市民,非常非常的給我們支持。
陳議員偉杰: 也希望市長還是常來我們北海岸。
侯市長友宜: 北海岸絕對是我們最美的地方,大家共同努力,好不好?
陳議員偉杰: 謝謝市長,謝謝大家,謝謝主席。
侯市長友宜: 謝謝偉杰議員,謝謝。
主   席: 謝謝市長,市長請回,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我們上午時間已到,我們下午2點準時開會。
休   息: 12時13分~14時2分
主   席: 我們請陳儀君陳議員。
陳議員儀君: 我們直接來看一下我針對這次的質詢裡面跟市長來探討,市長,我們昨天在說朱市長他有很多政策其實推得很棒,他的很多的第一名也因為我們現在就是,人家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所以現在我們在新北市的滿意度還蠻高的,那尤其我印象中在我們上一屆的時候,他推動了參與式預算,參與式預算他也拿去跟國際上的獎項,什麼城市轉型拿到那樣一個國際獎項,可是在去年度,因為去年的時候大家在選舉,所以其實動的比較不大,但是我們來看看今年,今天已經是6月5日了,市長,我要跟您報告,就是目前我們29個行政區只有2個行政區就是蘆洲跟新店在做,可是臺北市柯P他有44個案子,我們乾脆來仔細看一下他們臺北市,下一頁,臺北市其實他們有12個行政區,柯文哲市長他就用了一個i-Voting的平台,他讓每個行政區的市民他們可以,我們點進去那個參與式預算的平台,我們看一下他們每個行政區,是不是可以秀12個行政區?萬華、大同、信義、文山、大安區,每一個行政區都有,剛剛我說我們新北市這6個月以來我們只有2個區,蘆洲跟我們的新店,今天我要跟我們自己的公共政策平台來看一下,先點我們的公共政策平台,去年我們有一個泰山在做,是社會局做,可是今年這個蘆洲,我看到在做的他是用文化局的,請你點一下,他是2019,你點2019,好,蘆洲是文化局推動的,很好玩,不是我們蘆洲區自己做,然後他大概是有7個案子,然後入選3個案子,加起來8萬、8萬、8萬,才用了24萬元,新店,我們回到我剛才說的新店,儀君這個在地的新店他也拿了30萬元,所以真的不到60萬元,我們要說的是我們有29區,你扣掉偏鄉好了,偏鄉你要用地方創生的概念,我們今天都會你可能是要用參與式預算,我要讓公民參與,讓越多的人來參與,可是我們只有這2區,而且我們現在在臺北市他就只用一個平台叫i-Voting,他就可以服務12個區,可是我們用了2個平台,第一個公共政策參與平台,我不知道是研考還是誰做的?我不知道,另外一個新聞局的,新聞局的新北市的參與式預算,我告訴你他都是放舊的,他的資料都是舊的,為什麼我們不能把2個資訊平台整合成1個平台?再來其他的行政區,我們29區你扣掉9個偏鄉區,我20個區我是不是除了蘆洲、除了新店之外,其他各區我如果有這個機會要做,包括民政局長你上次說的,你跟中和區長比較好或是你跟誰,是不是請他們也來使用這個公益平台?我們把這個公益平台把他做一個整理,就是讓29區每一個區他都可以來使用,所以2個平台變成1個平台,這是以上儀君要告訴我們侯市長的,市長,針對我講的這個東西,是不是請市長上報告台,市長,既然您也非常肯定朱市長的參與式預算,不知道您會不會繼續延續他,而且還要發揚光大。
侯市長友宜: 謝謝儀君議員長期以來對參與式預算滿滿的支持,我有多次到新店去跟你共同分享你參與預算,所有市民參與的過程當中,他們所表達的態度令我非常感動,其實這是一個公民教育的一種,其實讓市民多參與、多認同,對我們要推的東西會更有力量,所以其實今年因為預算已經編了,後來我們有再做一個處理,包括樹林區,民政局也開始補助80萬元要做,金山區,我們地政局拿500萬元的經費,也是要做那個參與式預算的方式,包括現在五股區也開始在規劃,我覺得參與式預算除了平台把他整合,就照您的方式來做以外,我會各地重點的開始做一個推動,我們能夠推動幾個區就幾個區,我們希望我們的區不要太少,起碼要10幾個區,我們有29區,有議題的,區長可以拿出來,我們各局處來相對的支持,我們各局處也可以自己來做參與式預算,拜託各區來幫我們做,都可以。
陳議員儀君: 市長,請問一下,如果有執行這個參與式預算是不是可以成為這個區長他KPI的指標?
侯市長友宜: 當然可以。
陳議員儀君: 還是你要看一下區長他的執行效率,我們是不是可以用這一塊來做?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陳議員儀君: 當然參與式預算他用在都會區,可是偏鄉,市長你覺得參與式預算適合用在偏鄉嗎?像金山、萬里適合嗎?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這樣子,都市型態會比較能夠聚焦,鄉村因為他有年齡上還有分布上的問題,所以比較......
陳議員儀君: 是不是鄉村我們來推動地方創生?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大概有一點雷同說比較偏鄉地方創生多做一點,都會型態參與式預算多做一點。
陳議員儀君: 希望這成為將來你們在打分數的那個指標。
侯市長友宜: 而且這個參與式預算在我任內不但不會停止,我們會繼續做。
陳議員儀君: 還要發揚光大。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繼續推動,好不好?
陳議員儀君: 好,謝謝市長,謝謝各位局長,市長請坐。
侯市長友宜: 謝謝。
陳議員儀君: 接下來我要來跟大家討論一下教育的事情,目前我們102年國立的高中是回來改隸到我們新北市,市長你坐,市長您請坐。
侯市長友宜: 謝謝。
陳議員儀君: 這個尊敬的市長您請坐,局長進來就好了,進場就好了,102年國立高中他改隸為新北市,本來他們就是在國教署裡面控管要補足7%到8%的教師員額,但是後來進來之後他還是沒有去補,我要跟局長講,你知道新北市我們有一個新北市立高級中學組織員額設置基準,你知道這件事情嗎?您從中央來,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我了解。
陳議員儀君: 下一頁,以前是國立,我現在變市立,新北市立林口高中、新北市立新店高中、中和高中、新北高中、泰山、板橋、新莊,我們現在有7所學校進來是我們市立歸我們管,4所的高職,三重、新北、淡水、瑞芳高工,還有一個特教叫林口特教,我們的瑞芳高工跟林口特教那個員額補起來了,其他的都還沒有補,所以你們算一算就是這個還有165位缺額,下一頁,你知道那個怎麼算嗎?局長,如果1個班,1個普通班要放哪個師資,舉例新店高中,48個班乘上2個師資,每4班再多編1個人,就變成48再除4,再加個12,另外音樂班他們有3個班,每個班的編制,因為音樂班再乘3,對,9人。
張局長明文: 資優班的部分,資優1班是......
陳議員儀君: 輔導資源班,這樣加起來7人,等等加起來我們新店高中應該是補足124位,可是他告訴你們,他們跟你們反映他們目前只有116位,好,下一頁,你沒有補足,人家來跟你反映一定要補的原因是什麼?他就是面臨這個狀況,教師在教學跟行政上面,這個時候負荷過大對不對?教職員工他加班,他的健康影響,降低教學品質,甚至影響到他的家庭,所以其實他會有一些惡性循環,他今天來跟你們反映,下一頁,他跟你們反映說我是你市立的高中,你能不能就是照市立高中組織員額辦法補足,讓我補足,教育局你竟然聽了好幾次,就是你們之後反映給他是說本市財政局表示沒有相關經費,局長。
張局長明文: 他應該是講說本府的財政沒有辦法負擔。
陳議員儀君: 本府財政,不是本市財政局,財政局說老闆說了我們就做,對不對?所以本市的財政,請問一下局長,如果真的缺了,你怎麼辦?而且他是跟你反映好幾次。
張局長明文: 我了解這個問題,謝謝議員對我們原來國立高中改制市立高中的關心,我想大家都很關心教學品質,也謝謝議員的關心,當然現在目前有碰到確實第一個當時的原因狀況就是說因為......
陳議員儀君: 我告訴你,我題目太多了,我只告訴你一件事情,現在有4個學校跟你們反映,新店高中、林口高中、中和高中、新北高中,每一個高中他們說至少缺8名教師員額,可不可以讓他們補齊?
張局長明文: 第一個就是他的整個經費需求是1.3億元,而且每年都要支,這個對我們來說財政上負擔確實太大,第二個部分就是全國,其實國立高中的部分,目前行政院也沒有讓國立高中補,所以大部分都是採兼任老師。
陳議員儀君: 你可不可以分期補起來?
張局長明文: 兼任或超鐘點的方式。
陳議員儀君: 我明年給他補多少,後年補多少,我不是一次到位,有沒有辦法?
張局長明文: 第一個要全面補,我覺得在可行上不高,但是如果說譬如說一個學校補1個、2個,這個部分我們來研究。
陳議員儀君: 是不是有一個讓人家就是一步一步走,而不是No、No、No。
張局長明文: 我們財務計畫可能我們再思考,好不好?
陳議員儀君: 好。
張局長明文: 我們再評估。
陳議員儀君: 這個麻煩我們局長你去思考這件事情,好不好?再來第二個就是我要跟你討論程式教育,這個108課綱裡面,國中上一堂,高中上兩堂,國小,反而那個時候就很慌張,我國小資訊課程到底怎麼辦呢?其實在108的那個核心素養其實他最大的爭議就是資訊課程的定位跟設計,對不對?我們其實是想要給你一個策略就是說你要擴大程式教育,你一定要從這個師資就是老師,就是從數學、自然、語文、社會領域這些老師們去訓練去編不同的程式專題來上課,下一頁,我們要說的是你現在即使是師資的部分真的很缺,你是不是可以去訓練國小跟幼兒園老師,最基本的他們都能用,好不好?這個暑假快到了,你們可能就是要在暑假裡面有一批的師資種子老師受訓,我剛才說的程式教育推動的困難,的確是有一些硬體的包括還有家長的概念,這個我們慢慢逐一去把他改進,下一頁,我跟局長說,其實現在程式教育要推到幼兒園不是難事,因為他真的可能發生,因為上次5月30日的時候,我們就到北新國小的附設幼兒園,他附設幼兒園開了一個這個多元社團課程,其中就放了一個教ScratchJr,他本來指令是100多個指令,現在他把他精簡成28個指令,我們看一下我那天去觀察的,所以你看他把他的圖像就是指令,指令圖像化,小朋友玩比我還厲害,真的很強。
張局長明文: 訓練思維邏輯。
陳議員儀君: 所以我就要告訴你一件事,既然幼兒園就可以教,我幹嘛要等到國中。
張局長明文: 是,我想議員這個建議很好,我想我們會全面的在幼兒園也來推廣。
陳議員儀君: 重點是我剛才說的師資,所以應該你暑假的時候可能要找就是這些幼兒園老師、教保員或是我們的國小老師也來做一些受訓,聽說18個小時他就可以把這個ScratchJr學起來,學起來之後他可以自己去設計他的教案,這個是要跟......
張局長明文: 因為我們現在幼兒教育這一塊,我覺得讓很多學校更有特色,也讓家長可以肯定我們的幼教,我想我們會往這方面來努力。
陳議員儀君: 這邊也請那個局長多費心,接下來我要跟局長分享下一個,你看我們現在就是幼兒5歲就可以玩那個ScratchJr,你就知道現在的小孩子多聰明,現在孩子多聰明呢?其實相對的我告訴你我們資優教育真的要開始,就我要跟你反映,為什麼?因為真的有一些資優的業務進來了之後,就是孩子聰明,資優教育,那些老師們的行政人力真的辛苦,我們沒有獨立的一個那個,應該是說他們都是兼辦,或是承辦還要做很多事情,可是我們知道桃園的資優中心他是分三個部分,他分國小一個獨立運作的,然後國中獨立運作的,高中獨立運作,來處理不同的那個年級,是不是有可能?因為我想要幫這些處理資優教育的這些承辦人員,就是反映一下,你是不是有可能就是針對不同年級的資優教育,然後再多增加一些人力或分出去呢?
張局長明文: 我們現在大概身心障礙的做得很好,就我們新北市對身心障礙做的非常好,資優部分應該是講說他要設全市的資優教育中心,是不是?因為我看起來好像是要設這樣的中心。
陳議員儀君: 對,全市的。
張局長明文: 我們再來研究一下看看怎麼樣來協助,先第一個當然就是各校的資優班的部分應該要來做一個盤點跟協助,就是全市不管國小、國中、高中。
陳議員儀君: 程式教育可能這個電腦語言也可以有一個資優班,到國中的時候。
張局長明文: 對,我了解議員的想法,我覺得對,就是說不同的才華,甚至我覺得像那個技藝,像我們有的孩子從小他的手很巧,其實技藝也是一個資優,我想資優教育當然也是可以讓我們新北的孩子發揮潛力的一個機會,我想這個部分我們再來做一個整體資優教育的規劃。
陳議員儀君: 好,所以謝謝我們局長,局長謝謝,以上是三個關於你的部分,局長請回,接下來請那個農業局,農業局長,我們現在有機農業促進法施行了,我幫你複習一下施行的這個有機農業促進法,他裡面有講到就是我們中央主管機關設任務編組,每4年提出有機農業促進方案,提供有機產銷技術、設備、資源、資訊平台,推廣各團體、組織優先採購在地有機農產品,我們來檢視一下好不好?我們到底新北市有沒有在做?我告訴你,我看了你的網站,我真的給你掌聲,因為你只唯一一個還沒做,但你做了哪些呢?你看一下我們右邊的,你把有機農業的認證標章、生產輔導,然後我們甚至有機農場都把他標出來了,我們的分布圖,我們相關的一些政策,但是唯一我想要講的是說我們新北的有機農業促進區,你要不要規劃一個地方?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第一這個我們自己因為在法之前我們就有......
陳議員儀君: 對,你們有在做了。
李玟局長: 我們叫做友善田園區域,我們有一個方案,我們接下來會依據這個法律,因為他是去年通過,我們會把他名字不會改,但是就是有機農業促進區,我們本來就有了。
陳議員儀君: 你們放在哪邊?
李玟局長: 我們叫做友善田園區域。
陳議員儀君: 多大?你們幾公頃?請問你們農業就是有機的那個面積多少?
李玟局長: 目前是超過200公頃。
陳議員儀君: 200公頃,對不對?
李玟局長: 對。
陳議員儀君: 好,那我告訴局長,因為我的選區有個坪林,然後我們坪林有有機茶產銷班,7班跟8班,是不是在漁光那邊,你知道他有幾公頃?
李玟局長: 大概40公頃。
陳議員儀君: 47公頃,然後你這邊220公頃,我們就是光我坪林在種有機茶,除掉全區有機農作物栽種220公頃,我坪林的有機茶就占了全新北市境內的有機區達21%,是不是很值得你就直接做有機茶業特定區。
李玟局長: 可以,坪林有這個條件,我們會來推動。
陳議員儀君: 有這個條件。
李玟局長: 對,我們可以來推動。
陳議員儀君: 城鄉局,有這個條件,遇到了你們那個,我們坪林很多受限,那個在保安保育區,我如果用這樣的一個有機農業促進區會不會抵觸到你的這個保安保育區?
黃局長一平: 保安保育區本來就有條件是可以做有機農業使用。
陳議員儀君: 可以,對不對?
黃局長一平: 對。
陳議員儀君: 可以,也就是說......
黃局長一平: 他只要不破壞水土保持相關的一些山坡地的整治的一些條件都可以。
陳議員儀君: 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一件事?如果我坪林成立了有機農業或有機茶園專區促進區,有沒有問題?
黃局長一平: 但是不能夠做相關的砍伐。
陳議員儀君: 種茶會不會需要砍伐?
黃局長一平: 砍伐的一開始的,如果是現有的,現有的當然就......
陳議員儀君: 現有的沒關係,對不對?
黃局長一平: 對。
陳議員儀君: 所以這個地方,農業局跟城鄉局,我們往下看,就是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去推這個坪林有機農業促進區?因為就是中央一個法告訴我們說你要鼓勵越來越多人,怎麼樣?來做有機,所以我們是不是要把我們的公有地或國營事業土地,從那個地方去查出來,坪林可能在這個南山寺附近,第7班、第8班,漁光那邊,可能不只是漁光,可能大林那邊有一些公有土地或國營事業土地,就是公有的土地,反正就是國營的土地,你們先去算,好比說有多少公頃,你們就把那個多少公頃拿出來做我們的有機茶葉促進區,對不對?要去查,地政局,這你的工作,去把坪林有公有地的,國營事業土地的,我們先不管他到底是,我們不管他到底是林用途還是農業用途,先去查出來,你只要符合這一塊,我是不是就鼓勵青農你們來栽種了,有沒有可能就是讓那個面積,本來我剛才說的47公頃,我們越來越多的人來種這個有機茶葉,當然你有了這個促進區之後,你就會在那個有機促進區那邊的一些基礎公共建設工程,我們說的什麼,茶廠,製茶廠是不是也要開放?這個是不是跟那個城鄉局,你們不要每次跟我講說你那個地方不能怎麼樣,你就不能做工廠,你農業地不能用什麼工業的工廠,這個真的是要拜託你了,這個是我們希望我們農業局,這是你的這個方向,今年度是不是找出這個有機農業促進區,我還要給你一個方向,下一頁,在坪林那邊,我有感覺到他的土地一塊一塊的,也就是說就是很散,我們是不是可以幫他就是集約,就是把他整合在一起,我可以以地換地,對不對?我跟他交換,如果你像左邊的那個土地,如果今天所有權人是藍色、所有權人是紅色、所有權人是綠色,太散了,我今天要從這邊到那邊去,花那個交通時間,我們是不是有辦法就是把他整理起來,把他變成我剛才說的最右邊那一塊,就是他這樣整理之後,他就可以規模去做了。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這個除了私人的土地之外,剛所提到因為他們有些都是跟林務局或是跟國有地租的,我們把那個地區劃分出來之後,我們可以就是幫他規劃。
陳議員儀君: 對,幫他規劃。
李玟局長: 就是一區一區這樣子,就是一整區的區塊,這個我們可以做,這個在有機農業促進區......
陳議員儀君: 對,我們來做,好不好?所以就是說其實這個你有心你願意做的話,其實是可以做得很好的,所以目前就是要拜託我們的農業局長,就是多花一點心思在有機上面,因為他們是少眾,他們是少眾其實如果沒有你輔導的話,其實真的不容易發揮,政府本來就應該在前瞻上面然後帶著這個,對的方向就要帶著大家衝,一定要衝,不要不敢,好,謝謝我們的農業局長,接下來這個請我們的相關單位看一下,我放了一個光明街,我要跟就是相關的局處長官講,好,請放,這個音樂好聽嗎?我告訴大家,光明街就像這個音樂一樣,白線裡面這裡都擺攤子,市長,我們身心障礙者真的已經是很辛苦了,他可能是天生的或是他是後天的,可是他們還是享有CRPD身心障礙者的那個基本的權利,在我們的光明街,大家看到了,我告訴你,我們一般行人走就已經很辛苦了,更何況這些身障者,然後有一次我去會勘之後,我們要去整頓光明街那邊的交通,還有商家來跟我嗆聲說我不准你們動,即使你是身障的人,我要跟市長講,市長,我聽了我真的很痛心,就是我覺得我們人這最基本尊重,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除了這個基本尊重,我覺得他們更值得我們去維護他們的權利,我要拜託警察局、交通局,我告訴你們,你們不好好去規劃的話,我就盯你們盯到就是整個光明街整頓好,你們沒有我所謂的選票壓力,我有,但是我告訴大家,當你看到一個身障者在那裡走路,根本走不下去的時候,包括媽媽推著他的時候,你知道那個心很痛,商家還這樣回答我,我覺得現在社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不喜歡,你就不喜歡人家這樣做,我告訴你,這是我們不應該去鼓勵的,所以光明街這件事情,我要拜託相關的單位你要去做,這個是儀君要跟你分享的,好,接下來下一個議題,請大家看一下,動保,我跟大家報告,下一頁,我們在4月份的時候,在我們那邊有一個炎明新村,在ppt上面這樣討論,就是狗咬死流浪貓,他在ppt裡面發酵,他後來也找了動保員去,可是貓已經受傷了甚至死亡,再下一頁,其實他是發生兩次,同樣一個地方發生兩次,你如果說一個地方炎明新村只發生那一次就算了,那隻狗就是兩個時間點,我要跟大家講,你是不是法令上面就要去檢討了?溜狗的時候,我本來就應該要牽那個狗鍊,我覺得有水準的這些狗主人,我看到他們都會牽狗鍊,那沒有牽狗鍊的,你是不是要去處罰他們?來,沒有處罰他們,原因是什麼?我們下一頁,你知道嗎?臺北市、臺中市、高雄市,我們六都裡面北中南這三都都有一個動保法,動物保護自治條例,自治條例的意思是說你沒有做到,我就罰你,對不對?我們新北市沒有,下一頁,新北市只有犬貓管理辦法第9條,你應該這樣子做,你那個攻擊性的或有攻擊性紀錄的犬隻,你要有適當的防護措施,你知道在動保法裡面他還增加一個寵物,一般的寵物再乖你也要牽著,我們為什麼法令上有疏失,你們可以不用修改?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謝謝議員提醒,我們現在那個動保自治條例的初版已經好了,現在正在會我們的法制局當中。
陳議員儀君: 願意送上來了,對不對?
李玟局長: 我們這個會期會提出來,就是這個會期。
陳議員儀君: 好,你們有提到動保員的警察權嗎?
李玟局長: 在這個警察的部分我們是之前就有一個方案是跟警察局合作,是警察局會設跟動保相關的警察,所以目前配合都蠻好的。
陳議員儀君: 動保員要加入警察權,去研究一下好不好?你不要累死這些警察好不好?
李玟局長: 好。
陳議員儀君: 這是我要告訴你的事情。
李玟局長: 這個交給我們來,我們來在自治條例......
陳議員儀君: 你們法制局是不是一起研擬?你去開罰單也要警察來開罰單。
李玟局長: 沒有,開罰單現在都是我們自己來。
陳議員儀君: 對,所以你那個動保法裡面要加那一塊。
李玟局長: 就是我們自治條例,好,我們把這個,謝謝議員提醒,我們現在在研修的時候,我們會把這個也列入我們一個,我們馬上就來討論。
陳議員儀君: 好,下一個主題,衛生局,謝謝農業局長,衛生局你覺得我們現在心理衛生就是足夠了,是不是?你知道嗎?我們中央強化社會安全網,他截自到昨天6月5日之前,你知道他們給我們六都,好比說我們可以補的員額,心理衛生社工,我們新北市可以補到22位,處遇協調社工可以補到2位,衛生局長,為什麼我們只補到6個,結果我的晉用率只有27%,我全部的那個處遇協調社工都沒有請,處遇協調是什麼?遇到性侵的人,心理衛生社工是什麼?精神障礙跟家暴,對不對?那你覺得我們人力夠嗎?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們都一直非常努力的在招募,在這上面確實目前是有一定的困難,因為全部大家都在一起要徵求這樣的社工人員。
陳議員儀君: 所以人才可能不夠。
陳局長潤秋: 對,我們還是一直在持續的努力,也一直不斷的招募。
陳議員儀君: 我們是六都裡面最低的,你知道嗎?人家錢都已經進來了,結果你的執行率只有27%,最高的臺中還75%,所以要提醒我們那個衛生局長,錢進來了要懂得用,要會用。
陳局長潤秋: 是。
陳議員儀君: 而且你們不一定要想到都會,為什麼我們偏鄉不能放一些這種社工呢?偏鄉為什麼不能用這種社工呢?
陳局長潤秋: 其實我們是有預計要讓他們到我們各個衛生所去,我們現在目前都在積極的招募。
陳議員儀君: 所以我們持續追蹤。
陳局長潤秋: 有在努力,是。
陳議員儀君: 時間到了,要跟市長講,市長,儀君提出這六項的建議,希望市長來請各位副市長一起來督導,謝謝各位局長,謝謝我們媒體記者大哥,最後市長生日快樂,祝您政務昌隆,謝謝。
主   席: 請洪佳君洪議員。
洪議員佳君: 謝謝,謝謝主席,我想待會的方式請各個局處是不是就佳君的一個問題的話,我們先請局長上來回答,最後再請我們市長做最後綜合的一個總結,我們先請播放影片,這支影片其實跟剛剛儀君議員所提的有一些關聯性,我們都非常重視身心障礙,事實上新北在這一塊有做出一些成效,但是說真的,要延伸到我們很多市民的一個日常生活起居,我們真的還有很多要來努力,但在今天我也會就這個議題提出一些我的建議,影片播放,我想在等待過程當中,我先用口述的方式,這個跟水利局有關、跟教育局有關,請留意一下,當然社會局也有,嚴格說起來跟衛生局也有關係,這是我們水利局所做的,好,謝謝,是不是先請教育局跟水利局?兩位局長,我相信兩位局長都知道市長非常重視身心障礙,不論手搖車的捐贈相關活動以及包含我們水利局自行車道在場勘的時候,市長都還特別交代,我們的自行車道自己去用手搖車騎一遍,檢視一下這個過程當中是否遇到路阻,遇到一些相關問題,好,我們先回到園區,我知道這個園區現在我們新北市也爭取到中央的一個經費,在做很多的一個改善,比方說我們的一些重量訓練器材,希望可以做到什麼?共融,這個共融非常夯,我是想到工務局的共融,一樣的概念,共融怎麼樣?跟很多身心障礙、長者還有一般的民眾可以共融的一個場域跟環境,可是我想請教一下局長,您為這個共融的概念只在夢公園才看得到嗎?還是在所有我們新北市轄區裡面的運動中心都應該共融?
張局長明文: 我想感謝議員,我想大家都很關心。
洪議員佳君: 每一個運動中心都有重量訓練室吧?
張局長明文: 對,但是就是說大概每個,因為我們現在初期是把板樹體育園區先把他做好,當一個示範的地點。
洪議員佳君: 所以接下來你有相關的規劃嗎?
張局長明文: 這個部分我們再來做一個統整。
洪議員佳君: 再進一步請教,新北現在完成幾座國民運動中心有做到共融?
張局長明文: 我們現在目前有13座在營運,那3座馬上就蓋好了。
洪議員佳君: 那3座馬上即將在蓋的這一塊,難道我們要像夢公園一樣,蓋好再來改嗎?
朱局長惕之: 這邊我跟議員做一下補充,其實我們在各個運動中心的項目裡面,像我們最近即將要完成的林口國民運動中心......
洪議員佳君: 我知道林口是,除了林口以外呢?局長。
朱局長惕之: 其他也有,其實主要是在游池的這個部分,我們也希望讓這個......
洪議員佳君: 所以身心障礙只需要游泳池?
朱局長惕之: 不是,游泳他是一個最容易最能夠親近的一部分。
洪議員佳君: 對,你講到很重要一塊,身心障礙,游泳池對他們來講非常重要。
朱局長惕之: 是。
洪議員佳君: 那試問我們的夢公園有沒有游泳池?教育局,沒有。
張局長明文: 沒有,對。
洪議員佳君: 未來有沒有機會再來爭取?您剛剛有沒有聽到這個團體他所說的,得天獨厚,真的我看了是非常棒。
張局長明文: 所以後續我們在整理的過程中,我們會把他......
洪議員佳君: 等一下,我們先讓工務局局長,他很想要回去,我知道,您的先結束以後你再回去,等一下,工務局局長,您先答完好不好?我們新北市還有3座您正在蓋,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
洪議員佳君: 這3座你只要告訴我接下來可以共融到什麼程度就好,會後提供,尤其他的重量訓練室,你知道重量訓練不只是身心障礙可以用,我們現在在推的新北動健康,你要提供的處方,重量訓練對於長者來講是多麼重要。
朱局長惕之: 所以我也很佩服議員,其實就像我們那個樹林的藝文中心在一、二樓的這個衛生所裡面,其實他就是有一個i-care。
洪議員佳君: i很care,希望你也care,你讓我知道那3個運動中心的重量訓練室,還有很多你可以做到共融的程度,會後提供可以嗎?
朱局長惕之: 好,謝謝議員。
洪議員佳君: 謝謝,請回,在我們教育局局長在講之前,我先請教水利局局長,剛您有看到,我覺得夢公園真的非常棒,國外也少見,不容易,在新北,真的他們非常肯定新北所做的,但我想要說的是什麼?謝謝水利局做的那個跨越環河路橋可以讓這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包含不會騎腳踏車的民眾、包含長輩,因為他的一個平衡,因為年紀越來越大,所以平衡各方面他需要更多的一個保護,我們可以運用這樣一個手搖車,他手搖不是只有手搖,還可以包含電動在裡頭,所以他平衡各方面他就會,長輩跟身心障礙就可以跟我們一樣,一般正常人一樣,享受我們新北很多的一個場域,再來您知道嗎?下到您的一個自行車道,事實上就緊鄰這個夢公園,我們有很多很棒的一個設施,比方說旁邊緊鄰就是一個鹿角溪棒壘球場,對不對?這一個場域水利局陪我會勘很多遍,這個就要特別拜託我們市長,因為在我們新北,就我了解已經超過40個棒壘球場,包含在這一塊我們臺灣很多棒壘球是身心障礙的選手,也即將出國比賽,也即將在臺灣有一個比賽,我都覺得就是說有沒有機會給這些身心障礙的朋友一個棒壘球場?我不知道水利局局長您對於這一塊,就您今年的一個預算來講,有沒有困難?還有您對身心障礙的棒壘球場跟一般人的一個,你知道嗎?不太一樣,但他可以共融,換言之,身心障礙可以用,我們一般也可以用,我都非常期待看到一個很棒的畫面,因為身心障礙他們打棒壘球,包含其他的運動或者是網球各方面,他如果是行動不方便,他可能是坐著輪椅,有沒有機會?我跟市長可以坐著輪椅跟這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去打棒壘球,可不可以?就在我們的夢公園園區延伸下去就好,我不要說全部,一個就好,我相信那個畫面是很讓人感動,共融延伸出去。
宋局長德仁: 就是說跟議員說明,其實我們高灘地也非常重視這一塊,包括那個手搖自行車還有車道,這個議員也非常關心,我們自行車......
洪議員佳君: 你要先回答棒壘球場。
宋局長德仁: 就是說因為這一部分我不是非常清楚,我會後......
洪議員佳君: 表示你的高灘處還沒跟你報告。
宋局長德仁: 對,他們還沒有跟我提過這個問題。
洪議員佳君: 這是他們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還是你的問題?
宋局長德仁: 是我們的問題,我說我會後......
洪議員佳君: 我跟他們會勘好幾次了。
宋局長德仁: 我會後再來研究就是說希望能夠達到像議員說的共融。
洪議員佳君: 好,局長,為了加強一下,我邀請兩位局長,他們在這個月就有一個比賽,叫做出口盃,為身心障礙朋友找一個出口,邀請兩位,我們一起到現場,當然希望如果市長有機會的話可以一起來共同參與,因為我相信各位來到現場你更可以感受到身心障礙的一個需求,還有這個出口盃,我們一起為這些身心障礙朋友找一個出口,好不好?棒球大家都認為怎樣,在我們臺灣我們認為是我們的國球,既然叫國球,是不是可以讓各個族群有機會很輕易的可以接觸到棒球?別的縣市我不敢說,新北,這樣的一個團體都認為我們夢公園是獨一無二的,非常棒的一個地方,搭配我們的國球一起來推廣,可不可以?在今年度。
宋局長德仁: 是,可以,跟議員說明,其實市長很重視這一塊,在那天新月橋電梯的啟用,他們這些團體也有到現場,市長也跟他們一起騎那個手搖車,就是觀賞我們那個壁畫這樣,就騎了一大段,所以這方面我們會來想辦法,就是讓所有人都可以去使用這個場地,看怎麼去做一些設計,這個我們再來想辦法。
洪議員佳君: 好,謝謝,兩位先請回,再來麻煩投影片,反毒的那個報告,我相信警察局應該很熟悉包含衛生局,你先坐著就好,你先坐著,衛生局包含社會局,我之前其實也讓我們各位局長知道,其實很多的時候,我們在質詢的過程當中,我們不是用突襲的,很多都是會勘過、質詢過,也甚至跟各位討論過,但是我們認為沒有得到完整的一個回應,我們認為沒有得到一個非常好的一個處理,所以會一而再,再而三,尤其在這個這麼重要的時候,坦白講今天總質詢我只有30分鐘,可以用的議題不多,但我把這個放進來,反毒,我相信市長警政出身的,非常重視我們的治安,尤其是反毒,我們下一頁,我不知道在場的局長,這樣,警察局局長應該對於這樣的一個東西會更熟悉才對,尤其在我們現場好多位的一個局處首長,佳君曾經把這個反毒電影搬到我們議會來,讓每一位我們的首長接觸到什麼叫做數位化的反毒電影,前測、後測,用科學化的方式來做反毒宣導,然後藉由大數據來做分析,我在日前看到我們教育局跟我們侯市長的智慧教室,教育也用到大數據了,我看了非常感動,包含我們的程式教育,但是在這一塊說真的我還沒看到,我覺得沒道理,因為你看29個縣市,警政出身的就只有我們侯市長,我相信我們教育已經都可以做到這樣的一個大數據科學化的方式,沒有道理反毒這件事情做不到,毒防中心包含哪幾個單位?教育局、社會局、警察局、衛生局,是不是?四個單位應該都還記得這個問題我已經講過,對不對?但是有哪個局處來回應給我,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做到?然後我們時間期程是怎麼樣?我到現在還沒有接到,我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四個單位想說應該是警察局會來跟我講,我就想到兩個和尚沒水喝,毒防辦公室應該要由誰來負責?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看到我們新北市關於防毒這件事情是做到剛剛我所說的,前測、後測、科學,我們先往下走看一下,這個報告是去年的,我從16年、17年、18年,我每一年拿不一樣的報告來這邊做提醒、來這邊做期待,我要講的是這是某一個團體所做的,我們並不是說要把預算通通給他,不是,各位如果可以告訴我,我們可以用什麼方式可以比他更好,我們全然接受,可是到目前我已經拿出3年的數據來跟各位講了,我應該得到一點回應吧,再加上我們現在市長是非常重視反毒這件事情,我不知道哪一位局長可以先上來,還是四位一起上來,各個單位表示一下你們各個單位的一個做法。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衛生局是這個毒防辦公室的秘書室,我們事實上是有彙整所有我們四個局處的很多在這個方面的一些資料,因為這個部分也需要跟譬如說警察局那邊的data跟我們的data還有社會局,有做一個連接,目前其實我們有在做這一方面的一個需求,這個也需要跟國務院那邊做一些合作,所以先跟您報告這個部分,至於宣導的部分的話,在學校這邊,教育局在這邊也有使用了有一些這個方面的......
洪議員佳君: 我換一個方式,好不好?我知道這是一個過程,哪一位局長可以先回答我,我們今年度可以做到科學化、大數據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反毒,先回答這個問題。
張局長錦麗: 是,報告議員,謝謝議員關心,這個部分因為社會局我們是負責人民團體,所以我們有很多這個福利的通路,這個部分我們也在人民團體做普遍的調查,我們也很希望能夠大家一起來反毒,結合民間團體的力量,這個部分我們已經做下去了,我們也會結合一些相關人民團體的預算一起來推動。
洪議員佳君: 了解,這個是就社會局的預算來支持這件事情。
張局長錦麗: 是。
洪議員佳君: 另外三個單位呢?可以做到這個程度嗎?最起碼跟他們合作,最起碼的合作,可不可以?另外三個單位。
陳局長潤秋: 我們這邊的話,他們是可以來申請我們人民團體合作以及社福的這個創新補助的這個辦法,我們可以做這樣的協助。
洪議員佳君: 好,再教育局。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因為教育的部分還是......
洪議員佳君: 我們已經在做反毒了,我們一直在做。
張局長明文: 持續在做,只是說就是說因為......
洪議員佳君: 您在程式教育已經做到大數據了,反毒不行嗎?
張局長明文: 這個主要是他有一個比較,就是這樣的一個方式因為他有相關經費......
洪議員佳君: 局長,我現在不是說叫教育局買一個大數據的設備設施,不是,我們最起碼跟人家做合作,取得這樣的一個共享資源,先跨出那一步,我知道教育局在做的反毒方式,我們的教官宣導,結束,下課,我們大家知道,我曾經在現場看過好幾次,可能那一看就知道不愛讀書的孩子,您用一般的宣導方式,早就睡著了,可是你知道這個方式他不一樣,孩子有選擇權,每個人拿到他自己的遙控可以表達他的意見,你在現場更不需要三令五申,注意,聽這邊,不需要,他們就會去表達他們的意見,而且又是匿名的,所以他不用去擔心就是說好,我今天說我曾經嘗試過大麻,馬上教官來找我,誰會舉手,不可能的,大家透過這個方式,我們可以了解孩子的狀況,這是這個科技的方式所帶來的一個好處,以及現在我們現行的一個宣導方式沒有辦法做到的地方,所以我還是會期待,會後各個單位能夠就這一塊認真來看待,警察局還沒表示,請。
陳局長檡文: 報告議員,上一次您質詢過後,就根據您的資料請少年隊跟這個協會聯絡。
洪議員佳君: 然後呢?
陳局長檡文: 那也非常認同他們的宣導方式,只不過因為今年我們所有的預算都已經在執行當中,也請協會明年年初的時候我們來執行相關的項目。
洪議員佳君: 局長,我們都是停留在就是說好像以為就是佳君在要求大家拿錢給這個單位,不是,你知道嗎?在之前林奇宏林局長告訴過我什麼?我都還記得,他說我們正在跟IBM談合作,還有會議紀錄要不要看?我當時聽到我是覺得很開心,我說IBM,是吧?IBM到現在還是怎樣,我認為還沒有看到一個具體的進度,所以我想今天先到這邊,拜託四個單位會後我們不是各做各的,你看,你這邊做一點,那邊做一點,這個經費都散出去了,是否可以把他整合在一起做有效的一個運用?而且不用重複,是不是?所以在這邊會後還是一樣會期待。
陳局長潤秋: 非常感謝議員對這一方面的關心,我們會從這個方向,也跟您補充一下,那個IBM的話他是一個分析軟體,就是我剛才在跟您報告,我們現在目前正在做所有資料的一個介接,這個部分是還在進行中沒有錯。
洪議員佳君: 所以我問了半天還是我自己講出IBM,為什麼你們有在做的事情不能夠讓我們......
陳局長潤秋: 這個我剛才是說他只是一個這個使用的軟體,我們現在是在跟國務院合作。
洪議員佳君: 好,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先到這邊,會後可以,如果你一段時間就有一個具體的做法,尤其跟這一塊是可以銜接的,請讓本席了解,我相信在場非常多的議員幾乎每一位都問過反毒這件事情,讓我們了解新北新的做法,可以嗎?多少時間?上次押一個月我還沒看到東西。
陳局長潤秋: 我們儘快的給議員,是不是再給我們兩週的時間?
洪議員佳君: 好,兩個禮拜,四位局長請回,最後一位了,我們請捷運局局長。
李局長政安: 議員好。
洪議員佳君: 局長你好,在這邊我手邊有好幾份有關於不論是我們的鐵路立體化,樹林以及鶯歌鐵路立體化以及三鶯捷運以及鳳鳴簡易車站,就是軌道,在樹林、鶯歌的軌道,我說任督二脈,尤其有一塊最近經常被提到,因為中央帶著一群人來到我們地方進行會勘,告訴我們鶯歌區的居民,這樣的一個鳳鳴簡易車站,我可以讓你提早做,但是你新北市政府先拿5億元出來,這件事情還上了報紙,結果地方不是,只聽到這個訊息,只有看到這個報導,里辦公室地方自己開始連署,通通來拜託我們侯友宜侯市長,市長可不可以拿5億元出來?我們趕快來做這件事情,我覺得你要在這邊交代一下始末,局長請。
李局長政安: 謝謝議員,議員一直很關心鳳鳴通勤站的興建,這個車站主要最早是配合臺鐵的桃園的高架化工程來施作的,所以在98年行政院核定的時候,就是106年底要通車,配合這個事項本府也編列了預算,包括都市計畫變更都通過,在這過程當中撥了2億多元來興建這個假設工程他也施工了,可是施工到一半的時候,忽然間喊停,主要是因為桃園市的鐵路地下化有這個聲音出來了,所以在行政院的部分,在過程當中我們數次希望這個不要停下來,既然桃園鐵路地下化跟鳳鳴簡易車站通勤站是完全無關的,他設計是一樣的,可是他卻最後還是希望暫緩興建,所以導致後來被迫配合這個桃園地下化的工程來施工。
洪議員佳君: 局長,我再次確認一個部分,桃園鐵路地下化,鳳鳴車站有沒有地下化?
李局長政安: 鳳鳴車站是照原設計是半地下化的一個車站。
洪議員佳君: 照原設計。
李局長政安: 都照原設計。
洪議員佳君: 原來的設計有沒有要求地方政府要出多少錢?
李局長政安: 原來我們答應分配負擔是在原高架化設計的部分,有部分的工程費跟用地的部分,也都撥付了2.2億元左右,已經在鐵道局已經施工了。
洪議員佳君: 所以換言之,5億元再加上2.2億元。
李局長政安: 不是5億元,因為剛議員講的這個部分,所謂先行通車目前的進度在綜合規劃,我們也要求積極參與,也要求這個對鳳鳴地區很不公平,本來106年要完工的,卻往後延宕,所以我們一直希望說......
洪議員佳君: 我覺得不只是對於鳳鳴地區的居民不公平,是要從新北市的口袋拿出5億元再來做這件事情,而這件事情是本來就已經敲定的事情,如果沒有桃園這件事情的話,現在應該完工了。
李局長政安: 也不需要負擔那所謂的5億元,所以目前把這個先行通車方案已經放到綜合規劃,我們先不討論這個5億元的部分,在這個綜合規劃目前他在今年度會核定,所以核定他先行通車的方案已經擺進去了,我們先不談經費,經費本來就不應該負擔的,本來就應該要照原設計做。
洪議員佳君: 我們一直不負擔的話,他就不讓我們通,不讓我們先做,那怎麼辦?
李局長政安: 沒有,跟這個無關,目前已經擺進去把先行通車方案放入規劃,規劃通過就可以施工。
洪議員佳君: 所以局長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即使5億元不拿出來,還是可以照時間表完成?
李局長政安: 照這個綜合規劃,他目前是今年核定,110年會開工,就設計,110年開工,115年可以先行通車啟用,至於經費他們評估的,事後我們再來討論,他如果對於我們要負擔,我們會據理力爭。
洪議員佳君: 好,局長,先到這邊,時間的關係,您先請回,我們是不是最後一張投影片?市長,這一張是一個提案單,我知道字體比較小,會後我可以提供正本給您,這一個是在場每一位議員,多數,已經超過60位的議員共同連署建議,新北市應該要成立體育局,我先講一下體育局,佳君現在是第4屆的議員,在我第1屆的時候是周錫瑋周縣長當縣長的時候,他將我們的體健科升格叫做體育處,再來體育處在我們朱立倫朱市長以及您也任內在當副市長的時候,又多成立了一個體育事務發展委員會,這個歷程,佳君都不斷的告訴我們體育界的好朋友說,新北市非常重視我們體育,佳君是生在新北,在這邊出生,而且是從新北市一路栽培ABC級的運動選手一直上來,一直到成為國家隊,一直到有機會代表國家拿到獎項,我始終相信一個城市他如果重視體育這件事情、重視運動這件事情,這個城市是可以非常非常活躍,而且健康的發展,就好像我現在手邊這一本也是在您任內,去年所完成的新北動健康,也請衛生局注意,這一本讓我走到哪邊都以新北為傲,為什麼?他關注的不是只有體育、不是只有競技,還包含全民的健康,所以到現在我們始終用的新北動健康這個大平台,積極在推廣,但是很多層面我都認為缺了一個力度,好,我舉例,如果各位我們將手機拿出來登上您的新北動健康,您看一下,我們民眾用裡面的健康幣可以兌換的東西,試問我們國民運動中心現在有幾座進來?教育局局長知道嗎?衛生局局長知道嗎?我跟你講,剛剛講的14座還有3座在蓋,對不對?不到5座,這是什麼原因呢?是我們不重視運動嗎?還是我們的運動中心不需要配合我們的新北動健康呢?好,我先拉回來,再加上什麼?新北動健康之外,我們也期待,我們接下來要爭取國際賽會,然後這新北動健康還可以媒合產業進來,否則我們現在都依賴哪裡?經發局在做這些事情,我常常在想如果有機會讓體育局成立的話,或許很多事情會更加強他的力道,不論是產業面或全民運動這一塊,包含跟國際賽會的一個爭取,你要對的是國際,我相信教育局局長非常清楚,你整天被綁在這邊,回答多少教育議題,經費不夠的時候你也要回答,我相信也絕對都是以教育優先,體育這一塊的一個需求呢?往往你可能也沒有時間再去做爭取或者提出,來,我們想說最後2分半的時間,是不是可以請侯友宜侯市長就不論是體育局還有剛剛的三個議題。
侯市長友宜: 非常快速的回應佳君議員的幾個重要議題,謝謝你對身心障礙者長期以來的關心,尤其對他們的運動,板樹運動公園一定為身心障礙者開出多樣的運動方式,包括棒壘球場一定做,再怎麼克服就是要做,另外包括我們現在類似像錦和運動公園游泳池都有身心障礙者下游泳池的設備設施,我也會要求國民運動中心,所有的運動中心必須要有最起碼那些配備,讓這些身心障礙者能夠下游泳池,這才是對身心障礙者的一個關心,除了這個以外,把共融式的所有的方式能夠放在板樹讓身心障礙者能夠一併把他解決這樣的問題,也回應我們剛剛儀君議員講的光明街,警察局局長親自給我督陣,讓身心障礙者能夠順暢,第二個非常清楚您對反毒的重視,反毒的重視,我責成衛生局,衛生局把前測、後測,併同三個局處把他整理出來做好分析,在我們的毒品防治辦公室裡面做為我們參考的一個方向,如果能夠達到我們實際的效果,其實這樣一個前測、後測,市場用大數據的分析就是我們現在要走的路,這是我們各局處要全力配合,我責成毒防辦我們的陳局長來負這個責任,其他各局處全力搭配把這樣一個事情做好,第三個您剛剛最重要講的,就是您最關心的體育,我們現在雖然有體育事務委員會,由副市長,當年是由我負責的,現在我交給謝副市長,這樣力道夠不夠?我們要不要再評估一段時間?我們如果要推廣往上的體育,需要一個體育局,我絕對不會說no,我絕對會往這個方向來走,從體育處、體育事務委員會,是不是能夠走到體育局?就人員編制還有我們的功效,我們做好評估,我們朝越來越往上的方面去走,這是我們必走的路,當然這過程必須讓我們再評估好,做好準備,我們才開始往前走,在這裡我要正式給洪佳君議員把剛剛您的幾個問題正式做個回應,非常簡單,也很清楚的給大家報告。
洪議員佳君: 市長,最後一個,我知道您對於不論身心障礙,包含孩子都非常的重視,最近我們有發展遲緩的團體跟家長們對於這一塊一直期待,有些偏鄉希望有我們的巡迴車能夠到偏鄉去進行服務,這跟身心障礙都有關係,可否一併允諾?
侯市長友宜: 好,這個馬上做,我會要求社會局,我們把早療的巡迴車做好,然後到各偏鄉去做宣導、篩選以及做初步的診療。
洪議員佳君: 早療。
侯市長友宜: 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去做。
洪議員佳君: 今年度可以開始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今年度就做,這沒什麼好拖的,就做,最後有一個問題忘了回答你,鳳鳴火車站,那天我看到報紙說我們要5億元,我說我哪有錢給他?中央哪有說叫我付5億元的?沒有這個道理,拖延我的時間,還要我付5億元的,沒有這回事,我們自己來做,錢不見得你要出,但是該我做的,我會爭取來做,但是該中央給我負擔的,不是他信口開一開說這5億元要地方來買單,沒有這回事,他談的是他談他的,我做是我要盡的責任,但是我負起責任,但是不應該說5億元都要我們出,沒有這個道理,耽誤我們的時間,又要我們花錢,然後又說要我們來花這5億元,這沒道理,所以我已經跟捷運局長,在當天我就打個電話跟他講,我們該做的事我不拖,但是不是這樣一個經費、不是這樣一個數字......
洪議員佳君: 不是用這樣的方法。
侯市長友宜: 對,不是用這樣一個方式來呈現出來的,所以剛剛忘了回答你這個議題,我在這裡對議員關心這個議題表示感謝,也把我這個時候事實的澄清,我們現在是新北市自己要規劃、自己設計,自己要走的路。
洪議員佳君: 好,謝謝,市長,我相信有您這句承諾,地方會非常感謝,同時也期待後續的一個具體的時間期程可以給當地一個明確的回應。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剛剛已經講了很清楚,110年把他設計完成。
主   席: 好,時間超過太久了。
洪議員佳君: 好,謝謝市長,謝謝各位局長。
主   席: 好,請黃桂蘭黃議員。
黃議員桂蘭: 我要請市長,我們新北市樂活農園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樂活農園?
黃議員桂蘭: 在那個二重疏洪道。
侯市長友宜: 那個我知道,那個樂活農園。
黃議員桂蘭: 有500多個農民,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黃議員桂蘭: 在那邊耕作。
侯市長友宜: 對,因為那個是利用高灘地的地方。
黃議員桂蘭: 對,他們做的好開心,好開心,而且他們種的那個蔬菜,我有去看,好漂亮,而且他們真的是那個開心農民,他們就幾乎每個人種的菜大家都在拚,你知道嗎?誰種的比較漂亮、誰比較會種、種什麼菜比較不一樣,他們都好像在顧孩子一樣顧緊緊的,他們真的很感謝市長給他們有一個農地可以耕作,那都會區要找到可以耕作的地方也非常的少,他們非常感謝,非常的高興,可是今年好像那個5月......
侯市長友宜: 5月24日。
黃議員桂蘭: 5月24日。
侯市長友宜: 對,5月24日。
黃議員桂蘭: 那個時候下大雨而已,五股那邊、新莊那邊,五股那邊工業區的抽水站一抽出來,完蛋了,都淹沒他們的蔬菜,都淹到腰來,你知道嗎?那個蔬菜整個都被淹沒,那個抽水站抽出來的水都是好像黑墨汁這樣。
侯市長友宜: 黑墨汁,那個好像是......
黃議員桂蘭: 到底有毒還是沒有毒?他們現在很苦惱的就是說到底這個土地還能種嗎?然後這個蔬菜還能吃嗎?
侯市長友宜: 現在在驗,農業局跟環保局在驗。
黃議員桂蘭: 對,現在是說要拜託市長,他們是快樂農民,我們市政府也很照顧他們,他們也很感謝、感動,那......
侯市長友宜: 他如果驗一驗沒有問題,或是有辦法給他改善的話,我們再繼續開放,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問題就是說......
侯市長友宜: 我們先驗好了之後,確定沒有問題,我們再來開放,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但是問題就是說你旁邊在挖水溝,他就是去挖那個水溝之後,水才淹進來,現在水溝還在施作,不知道做好了沒,搞不好還沒有做好。
侯市長友宜: 水溝這個水利局比較清楚他有沒有做好。
黃議員桂蘭: 我現在擔心颱風期如果又下大雨,或是又淹大水,或是抽水站又抽水,是不是會再第二次的淹水?
宋局長德仁: 我跟議員說明一下,他那個主要抽水站抽出來的水,他主要就是下水道的水,雨水下水道,那因為其實那邊的水是比較髒一點,那個我們本來有做一個低的堤防,可是做的長度還不夠,現在我們高灘地還會再把他加長,還有一個橋梁那個箱涵我們也會把他打通,讓他的排水可以比較順暢一點,所以以後這種狀況大概就可以比較不會發生。
黃議員桂蘭: 希望市長能夠後續的再關心他們,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這個應該要做的。
黃議員桂蘭: 幫他們解決問題。
侯市長友宜: 我是說驗出來若沒有問題,馬上公告就馬上繼續開放,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好。
侯市長友宜: 我用最快的速度來把他驗好。
黃議員桂蘭: 目前他們是七上八下的,那希望說這裡如果不能種了,也再另外找一個地方讓他們種,他們的期待是這樣。
侯市長友宜: 我們在高灘地做好之後再來決定看有沒有地方可以讓大家比較快樂的生活。
黃議員桂蘭: 好,這樣的話,我們500多位的農民就會很開心,謝謝市長幫他們解決問題,第二就是說我們新北果菜公司,我們那個行口,過去他們一個行口都好幾個在做事情,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好幾個。
黃議員桂蘭: 你去拜票,你有去拜票嗎?
侯市長友宜: 我常常去,我知道。
黃議員桂蘭: 他一個行口不可能一個人可以因應,那個都要五、六個去因應,他們是有管理員的,譬如說管理員是兄弟或是朋友,他們那個總是做一段時間就會想要休息,那休息的時候名字就換人,換人的時候過去二、三十年來都可以過戶,只要是我這一行口的管理員,我過戶給我的管理員,二、三十年來都可以的,不知道為什麼從去年就不行?到底是行政首長換人,還是什麼原因?我們行口的老闆都搞不清楚。
侯市長友宜: 這個讓他來解釋一下。
黃議員桂蘭: 我說你二、三十年就可以過戶給管理員,為什麼現在不行呢?你總是要跟人家說清楚,對不對?那是不是你造成人家的不便?對不對?生意就已經很難做了,又造成他們雪上加霜,增加他們的困擾,我是覺得說不能夠這樣子,我們站在服務的角度幫他們服務一下,你二、三十年管理員都可以過戶,過來過去,為什麼現在就不行?
侯市長友宜: 他那個過戶是不是有一個標準?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這個規則是承銷人登記管理規則第9條的規定,直系親屬是可以,那這個規定,這個規則一直沒有變過。
黃議員桂蘭: 可是以前管理員都可以,幾十年來管理員都可以的。
李玟局長: 對,那講的是助理員的部分,那議員你這個個案......
黃議員桂蘭: 管理員、助理員都可以。
李玟局長: 那議員您這個因為您在......
黃議員桂蘭: 我不知道說為什麼是不行的?很多人抱怨連連,你知道嗎?
李玟局長: 議員你可以把這個個案,我們看個案,我們去請果菜公司來了解說是有什麼狀況的部分,這個我們可以來協助,就是他有申請有遇到困難,或者是說他覺得跟規則,他按照規則來這樣做......
黃議員桂蘭: 你就依照過去的慣例就好了。
侯市長友宜: 對。
黃議員桂蘭: 你不要去找人家麻煩,這樣人心惶惶,我想這也不是侯市長的作風。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好不好?這個我要求農業局以往你怎麼做,照著什麼一個規定來,我們現在就照什麼規定來,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市長解決問題。
侯市長友宜: 如果那個個案是很特殊的,我們就個案特殊解決,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好,只要問題能解決就可以了。
侯市長友宜: 我再請農業局局長等一下私底下再請教黃議員是哪一個個案,或是哪些問題沒有解決,我們就把他解決掉,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我希望說比照過去這樣就好了,不要造成他們的困擾,讓他們方便就好了,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是。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謝謝市長幫他們解決問題,不然他們大家都......
侯市長友宜: 沒有,有解決再來講,還不知道,要叫他去解決。
黃議員桂蘭: 大家都七上八下的,大家都講說奇怪,以前都沒有這種問題,現在怎麼會有這種問題呢?到底是怎麼樣了?難道是市長換人就有狀況,我說這個不是侯市長的作風。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規定沒有變過,這個我們來了解。
黃議員桂蘭: 你當局長你要去幫他們解決。
李玟局長: 是,好。
黃議員桂蘭: 再來就是說市長你說那個落實三胎的優惠入學方案,那我們現在少子化,我們現在就是鼓勵生育,可是你那個有限制,你有限制是說滿4歲,滿4歲對他們......
侯市長友宜: 滿4歲,幼兒園嗎?
黃議員桂蘭: 對,滿4歲才有,你未滿4歲沒有,所以對他們來說補助不大,沒有什麼意義,我們是希望說是不是就是說應該對家中有那個三個子女的家庭,就應該給他有優先公托、公幼的優先權才對,你滿4歲,因為最近我服務處有好幾個案件,他已經有三個子女,三個baby都很小,但是就是你有滿4歲的門檻,他們公托、公幼都沒辦法。
張局長明文: 跟議員報告,因為就是說......
黃議員桂蘭: 那形同虛設。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給他解釋一下。
張局長明文: 評估的部分因為他的量的問題,比如說有1,000個還是500個,那造成就會2歲、3歲我們班就比較少,如果說擠進去以後會整個衝擊太大,所以4歲跟5歲我們評估過,可以容納了,所以我們就優先讓他入園,這樣子其實對我們來說,4、5歲能夠入園就至少有2年的機會,而且他是三個孩子通通可以入學,我們幼兒園是這三個孩子,他生三個小孩,三個小孩子都可以優先入園。
黃議員桂蘭: 對,你滿4歲,他們大的就念國小了,不用這個門檻了,對不對?
張局長明文: 三個小孩都隨時可以入園,就是說從老大、老二、老三。
黃議員桂蘭: 你如果說三個差2歲、2歲,老大就念國小了,就不用你這個了,對不對?我是覺得說你如果有誠意,人家侯市長他真的是很認真的當市長,他真的很想幫助那個有困難的年輕朋友,他們很有勇氣生小孩,那我們真的是,局長你要扛起來,還有社會局局長,你們都要扛起來。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你們再想一下,我們是以鼓勵的方式,既然是鼓勵,我們算一下,真的如果影響不大,我們就不一定要滿4歲。
黃議員桂蘭: 對。
侯市長友宜: 他現在是怕影響到,開放了之後,影響太大,所以他們從4歲開始算這樣子。
黃議員桂蘭: 但是我才講說局長你們兩個要認真了,對不對?你既然講出這個口號來,不要讓人家失望,對不對?是不是這樣子?市長。
張局長明文: 議員,是不是我們再來評估這個量的狀況?
黃議員桂蘭: 你有這個口號出來,很多人真的是很期待,因為有的要生一個,不巧變成雙胞胎,變成三個,他就很吃力,那雙胞胎要送去哪裡?那兩個夫妻又都在工作,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是,那如果有特別的個案,我們再來看個案如何考慮,剛好生到雙胞胎,一下子就來兩個。
黃議員桂蘭: 對,我服務處就有服務到這個案子,沒辦法,就是你現行的一定要滿4歲,要滿4歲,滿4歲對他們來說幫不上忙,對不對?市長,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我叫他量算一下,量算一下。
黃議員桂蘭: 對,市長,你要......
侯市長友宜: 要鼓勵人家生小孩,也要我們有一個優惠的方式給人家。
黃議員桂蘭: 對,他們滿心歡喜說侯市長當選了,這樣我們有救了。
侯市長友宜: 不是有救了,再多生一點。
黃議員桂蘭: 對年輕朋友來講,他們負擔很重,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是。
黃議員桂蘭: 他們覺得我有救了,結果要去報名的時候,才知道這個有門檻的,是不是市長幫我們解決?好不好?幫我們年輕朋友......
侯市長友宜: 我請教育局張局長算一下,那我們社會局再配合一下,到底有沒有幼兒園滿4歲或是滿3歲,怎麼樣一個算法那個量才不會爆增很多,但是我是站在鼓勵的立場,但是我也要讓我們的托育跟幼兒園這樣一個量的班級能夠大量的衝高的時候,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所以我們根本的解決就是我們的公幼要再拚快一點,尤其昨天公布我們公幼的抽籤率還比較低,雖然我們增加了41班,已經拚的要死,拚了41班,本來是25班,拚到41班,也是覺得說還差得很遠。
黃議員桂蘭: 市長,我是建議,是不是我們的公立幼稚園比照像國小,你知道嗎?國小每一個小孩都可以來讀公立幼稚園。
侯市長友宜: 我也希望。
黃議員桂蘭: 這樣的時候就不用擔心少子化。
侯市長友宜: 我也希望能夠走到這條路。
黃議員桂蘭: 經濟好一點的人去念私立幼稚園,就跟私立國小、私立國中一樣。
侯市長友宜: 你如果說我們政府財源真的有這麼多,大家都鼓勵來念公幼,其實政府幫忙人家養小孩是天經地義,不然沒有人要生,政府應該多負責任,幫助年輕人養育小孩子,不然沒有人要生。
黃議員桂蘭: 市長,你如果要做,我支持你。
侯市長友宜: 好,我要夠錢,我財源要有到那裡。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再來就是各學校的志工,那天志工來我服務處說他們要頒一個感謝狀,20年的、25年的,要頒感謝狀也沒有經費,因為以前我們議員都會撥款項給他們,你知道嗎?買雨衣、買雨鞋、買一些那個哨子、一些道具,結果現在什麼都沒有,他來我服務處跟我講,我說我們這個是建設款只能建設,可能沒辦法去買這些東西或是......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對。
黃議員桂蘭: 那我真的也無能為力,他們也不知道怎麼辦?而且有時候他們也要在職訓練,他們自己也要上一些在職訓練課程,也沒辦法辦,市長,我說我們議員沒有配合款就算了,可是也不能讓他沒有辦法營運下去,對不對?那至少你知道嗎?因為每一年都有新的學生,也有新的志工媽媽,有進有出,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黃議員桂蘭: 那新進來的你也要給他一些設備,至少背心也要有,對不對?當然那是小錢,我是說要怎麼樣讓他們能夠維持和經營?那是不是市長這邊,每一個志工是不是可以比照我們公所的志工,還是什麼單位的志工?
侯市長友宜: 我那天有跟張局長特別研究,說學校志工這個部分在經費的支持上跟補助上要酌量給他們多一點,因為那天好像算起來一個人說才60元,其實不止,大概100元,那我們慢慢的是不是可以往上走?我再請他通盤性的做一個考量,因為不能單只一個學校志工,所有學校的志工到底要怎麼樣讓他們更好一點?起碼他基本的配備也要有,基本的不要說只有配備有而已,有的時候是大家如果有什麼問題要探討開個會,也要有一個方便性,我那天有在跟張局長交代說重新再去做新的評估。
黃議員桂蘭: 他說他們有志工25年了,他想要頒一個感謝狀。
侯市長友宜: 頒個獎狀,對。
黃議員桂蘭: 他算一算要2.5萬元,好多人,他們學校志工有200人,都很資深。
侯市長友宜: 有時候像這些頒獎狀的,鼓勵的,其實花的不多,可以用什麼形式鼓勵,我會拜託張局長再去全部做一個一視同仁的方式去處理,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市長,謝謝你。
侯市長友宜: 我那一天有交代他了,謝謝桂蘭議員關心這些志工。
黃議員桂蘭: 我們的志工會很感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基本的給他有一個可以運轉,我做工沒有關係,但要讓我運轉順利,對不對?這基本的要給人家。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再來就是說我們五股那個觀音山,五股區,那我最近比較有在走那個五股,就有很多五股的地方人士在問我說那個五股殯葬事業會不會設在五股?黃桂蘭議員你的看法怎樣?問我,那我說殯葬事業原本就不在我們五股這邊,應該也不會放在這邊,那我也不認同、我也不支持,為什麼?我有跟他講,我說我們五股就在八里隔壁,八里就是我們的商港,臺北商港在八里,那64線從新店來到八里,當初開發這個64線就為了臺北商港而開的,那八里進來就是五股,可以說是我們新北市的門面,不可能殯葬事業會放在五股,我相信侯市長他不會這樣做的,我這樣跟我們五股地區的民眾這樣回應,當然我也覺得說殯葬事業放在五股真的是不妥,因為64線是為了八里商港而開的,我希望以後如果是臺北商港有遊輪,觀光遊輪靠岸的時候,我們可以很多觀光事業在我們五股,或是我們新北市,應該這樣打造這個環境才對,像我們去各國考察,去坐那個遊輪,市長,我們每次去坐那個遊輪,看到人家的風景多美,對不對?你想適合嗎?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因為我有交代五股公墓公園化,開始在做五股公墓那是比較裡面,不是在64線那裡,他在比較深山裡,比較裡面,你有去五股公墓裡面看過嗎?
黃議員桂蘭: 有。
侯市長友宜: 有,那在比較裡面,那個比較裡面,不是在64號旁邊,不是,你如果要進去就還要64號再開一條路進去,不然他從下面走還要再開差不多3、4公里才能到裡面。
黃議員桂蘭: 不能設殯儀館在那裡,也不能設火葬場在那裡,因為那個是我們新北市的門面。
侯市長友宜: 我了解你的意思,我是覺得我們新北市的殯葬面臨的挑戰,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解決的方式,在人比較少的地方,或是接觸層面比較少,然後交通又比較方便,人家要拜拜也方便,怎麼樣選擇最好的,我會請我們的民政局來做評估,現在這個評估還在做,還在做評估。
黃議員桂蘭: 那個是地方的聲音,地方是反對的。
侯市長友宜: 我會聽到,我有聽到。
黃議員桂蘭: 地方是反對的。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黃議員桂蘭: 反對殯葬事業放在五股地區。
侯市長友宜: 你要看放在什麼地方,五股很大,你要放在哪一個地方,或是不放在哪一個地方,你到底現在的殯儀館是呈現什麼狀況?憑良心講一句話,現在的殯儀館外面看起來都不像是殯儀館,外面看起來都是現代化的建築,都是公園,甚至還可以參觀的景點,要做到這個程度,我們現在不能把殯葬變成說去就是墳墓那種舊型的,其實我們要去改變一個思維,所以其實有時候都市化裡面的殯葬,你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我常常去看日本也是這樣,醫院旁邊就是殯葬,你都看不出來,都很現代化,在裡面就馬上火化,馬上處理掉,我覺得這都做得很好,所以我覺得換個方式來思考。
黃議員桂蘭: 對,市長你有你的想法,但是地方的聲音就是反對。
侯市長友宜: 我聽到了。
黃議員桂蘭: 我個人我也反對。
侯市長友宜: 我聽到了。
黃議員桂蘭: 接下來要講的就是說我們蘆洲南北側的開發,我們那邊的地主也感謝市長很積極的關心,要開發這一塊。
侯市長友宜: 對,我要開始拚,一定要拚。
黃議員桂蘭: 但是他們就是說我們所講的區段徵收,他們沒有辦法接受,我相信你市長應該有一個裁量的彈性空間,我希望說市長用你最......
侯市長友宜: 我講的都很簡單,在現有的法令底下,我們會採取利民、便民、愛民,讓他們比較好的條件現有來做,你說要做到大家都百分之百滿意?不可能,但是我們政府一定拿出最大的誠意去解決這裡的問題,那當我們拿出最大的誠意解決問題,得到多數人支持的時候,我們一定向前走,我們不可能因為少數人或是什麼一個狀況,我們停止開發,不可能的事情,我必須要照顧到多數人。
黃議員桂蘭: 市長,你如果拿出你最高的誠意出來,而且你也有你的裁量權,對不對?我希望說你用你最......
侯市長友宜: 我的裁量權不可以違背法令。
黃議員桂蘭: 當然、當然。
侯市長友宜: 不可以違背法令,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你那裡有一個彈性空間我知道。
侯市長友宜: 好不好?我們不可以違背法令,我在政府不要與民爭利的條件底下,儘量給大家方便。
黃議員桂蘭: 好,我還有一個問題,機場捷運線。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你講。
黃議員桂蘭: 機場捷運線我們那個機9跟機10占了我們蘆洲25公頃以上。
侯市長友宜: 現在在切了,在切了。
黃議員桂蘭: 我是說那個機廠,兩個機廠,機9、機10合併成一個,不要給我們占那麼大的空間。
侯市長友宜: 好,我現在都在切了。
黃議員桂蘭: 高壓電塔也一樣,高壓電塔也要移走。
侯市長友宜: 我跟你講,這我可以研究,你要合併可能是很難,但是我可以面積縮小一點,把面積縮小一點,縮小一點。
黃議員桂蘭: 你們機9、機10給我們占了差不多快30公頃,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可以縮小一點,我那天就跟捷運局長講過,我們縮小一點,那擺的方位我們都可以做調整,那天大家都有面對這個問題嚴肅去探討,機9、機10那個一定要設東西,但是我們要怎麼樣把他縮小一點,不要給人家占那麼大,甚至於局長也很有誠意,有必要的時候,我們一半也沒關係。
黃議員桂蘭: 局長是很認真。
侯市長友宜: 他也很拚,他說我們一半也沒關係,我是覺得讓專業去評估,但是不與民爭利,而且在使用範圍裡面,最小的範圍裡面去做就好了,好不好?
黃議員桂蘭: 我們地方是很反對機10,這很坦白跟你講。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有的公共設施也是要的,沒有辦法,捷運要蓋,你也是需要這個東西。
黃議員桂蘭: 還有我們一般建築的開發率,你現在才開發率50而已,地下室的開發率才50而已,他們說如果開發率,現在你說一間房子要一個車位,你這樣地下室的開挖率才50%,真的是要挖很深。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你的意思。
黃議員桂蘭: 挖很深,六層、七層下去,我們說真的都會滲水,是不是這個可以放寬?
侯市長友宜: 現在在調整了。
黃議員桂蘭: 我要求這樣。
侯市長友宜: 現在都在調整了。
黃議員桂蘭: 可以調整到多少?80嗎?
黃局長一平: 目前我們施行細則都已經在調整當中,都是用建蔽率的一個比例關係來對應,不是用一個固定的50來做這個規定。
黃議員桂蘭: 那什麼時候可以實施?
黃局長一平: 施行細則現在第二階段已經通過,而且頒布,第三階段也會再有一個另外的調整,是對於一些老舊建築物要辦都更的,他的那個解釋的開挖率會更大,因為以前早期都是用原農路比,法定容積還要高,這個都在調整當中。
黃議員桂蘭: 好,預計在什麼時候?
黃局長一平: 第三階段的施行細則現在報內政部要去轉行政院,核備了以後就下來,大概6月底到7月左右。
黃議員桂蘭: 好,謝謝,謝謝市長,謝謝你。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謝謝,謝謝議員,謝謝黃議員桂蘭。
主   席: 請忠仁議員。
忠仁.達祿斯議員: 市長先請回座。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謝謝忠仁.達祿斯議員。
忠仁.達祿斯議員: nawhani to na cecay lihay wada to kololay no miso sa ka aro'sa komiso asawni mi tengil hokita to fangcal a radiw han no mako kiso,市長先請回座。
侯市長友宜: 謝謝。
忠仁.達祿斯議員: 因為這一個禮拜的當中你相當辛苦,我們用音樂來展現讓您休息放鬆一下。
侯市長友宜: 不好意思。
忠仁.達祿斯議員: 請不要放心,等一下我都會用阿美語來跟你做質詢,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阿美語我不行。
忠仁.達祿斯議員: 沒有關係,所以我就跟你講說......
侯市長友宜: 我們族人都在笑了。
忠仁.達祿斯議員: 所以我說請不要放心,我會幫你翻譯,好嗎?請座。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非常謝謝,謝謝你們的鄉親來給你關心,看了都很感動,謝謝鄉親都來,謝謝忠仁.達祿斯我們一路併肩作戰,你今天穿了戰袍來,這個傳統服裝真的令人家非常的感動,謝謝忠仁.達祿斯議員,謝謝。
忠仁.達祿斯議員: 本來我們的書記長說要拿番刀,因為不能拿進來,所以我說會後之後我再贈送給他。
侯市長友宜: 只要我們主席說可以就可以,那個是一個傳統的配備,傳統的配備。
忠仁.達祿斯議員: 我們尊重議事規則,請放音樂。
侯市長友宜: 唱得很棒,很感動。
忠仁.達祿斯議員: 還有一段,這個是我們金山高中跟我們樹林高中在世大運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
侯市長友宜: 原住民的舞蹈、音樂、體育真的是天賦異稟,很不簡單,真的很不容易。
忠仁.達祿斯議員: tapang,阿美族的tapang是市長或是長官的統稱。
侯市長友宜: 是,謝謝。
忠仁.達祿斯議員: 您還記得嗎?ya mi singkiw ho kita cima ko pangangan no mato'asay titaanan maharatengay ho iso kiya,市長,想請問您,當我們還在選舉的時候,我們的族人、我們的耆老給你命名阿美族的名字叫什麼?你還記得嗎?
侯市長友宜: Mayaw。
忠仁.達祿斯議員: 真的不愧是我們的市長。
侯市長友宜: Mayaw,那個名字很好,勇士。
忠仁.達祿斯議員: Mayaw的意思就是ci'icelay ocisetekay omalalok mafana' mi 'orongan to dademakan saka kami o saPangcah I 新北市 ofangcal pi kerid nomiso manga'ay kami itini Kalipaha nomiyananko faloco' miyanan,市長,你是一個有擔當,很有能力、很有魄力、很有行動力的一個市長,我相信未來在您的帶領之下,我們會在新北市安居樂業。
侯市長友宜: 議員,我們一起來,我知道你對基層非常的關心,尤其對原代民的事務,站在基層原住民的立場上替他們爭取很多這些該做的事情,我都非常的感佩。
忠仁.達祿斯議員: 謝謝,nawhani sa no 'amis hannako kiso anohatini ira ko salikaka no mako itira kafekang nohatini nolatek sano pailang sakamo awaay kokafana'an niyam kako caayay kafana'an mitengil tono pailang ora mato'as hohan saka sa no 'amis hannako anohatini a miliclic a milicay kisona maca'of nomiso mafana'an koitiniay kafekang a salikaka nomako sa kako hannako kiso Mayaw a tapang,Mayaw,我這一次為什麼要全程用母語做這樣的一個質詢,因為有時候我們阿美族,我們16個族群不見得是聽得懂臺語,因為有時候我們的語言跟市長的回復都是用臺語,所以我們老人家聽不懂,所以我今天必須要用我們的母語來做這樣的一個說明。
侯市長友宜: 非常感動,這個忠仁.達祿斯您不忘您的族語,真的這是令人家非常敬佩,我們隨時用族語,隨時用大家聽得懂,大家儘量能夠溝通的語言,尤其是族語不要忘,生活當中就是族語使用最好的機會,今天您用族語來質詢我,我非常的敬佩也非常感動,謝謝您。
忠仁.達祿斯議員: hai oniko mihannan nomako i 'ayaw4月份 tayra kako i辦公室nomiso licayan ako kiso samaan a palowad samaan a ci'icel osowal no mita masano'amisay hannako kiso i tahatini awaay ko demaken no 教育局a原民局samanay hakiay,市長,記得在4月份的時候,我帶了五個族語老師都是領袖,到你的辦公室,我說我們要如何振興我們的語言文化,您告訴我說這個方向很好,你在施政報告的時候也會提出來,我想到今天我們的進度進行到什麼階段?
侯市長友宜: 我特別在這個案子,我特別責成教育局跟原民局對族語老師的培育,所以我一直希望能夠把短、中、長期的計畫拿出來,而且有系統性的推動,更重要的要用族語家庭的方式來推動我們所有的族語,而且包括像教會、包括很多學習班,全部來推動我們的學習環境,這也都是我希望一直在做的,還有一個就是希望我們原住民能夠做一個語言的調查,提出這個族語的方向要做哪一個部分更能夠強化,這個也都是我要求我們教育局跟原民局大家大力來做的方向。
忠仁.達祿斯議員: 謝謝市長,市長你剛剛看到了剛開始我們的音樂跟我們的舞蹈,您的感受如何?
侯市長友宜: 超級棒的,我那天去聽原聲童聲合唱團唱歌,沒有一個人比得上他們,非常感動。
忠仁.達祿斯議員: hai irakafaheka'an onian pito no 'ayaw miheca ira ko pi成立no mako to 合唱團tolo miheca kopi實施 miliyas kako amara kiing stup samaanan makapah sakiso anohatini mana'ay ho a palowad nomita a miliyaw mi成立to合唱團 han sanaiy ko pilicay nomako ha,市長,在7年前,我成立了合唱團,結果實施了3年,剛好我落選了,結果這個合唱團就這樣中斷了,所以市長你剛剛覺得這個音樂相當美的話,我們是不是這個所謂的合唱團跟我們樹林高中跟金山高中的這個培訓的經費是不是每年要逐年的這樣編列?過去是100萬元,我希望市長能不能再延續下去?請回答。
侯市長友宜: 我很清楚,交代原民局跟教育局全力支持。
忠仁.達祿斯議員: 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尤其在樹林高中,我希望樹林高中培養我們原住民的合唱團把他唱出來,而且經常能夠在我們新北市,甚至在我們臺灣所辦的重要會議場合裡面,能夠聽到我們樹林高中的合唱團出場表演,代表我們新北市拚我們的榮耀,好不好?
忠仁.達祿斯議員: 好,非常謝謝,Mayaw,記得在競選期間,您告訴我說我們的文化博物館在夷將還擔任市議員的時候,他也共同的來推動這個所謂的文化博物館,結果夷將當了主委之後,換了一個位置換了一個腦袋,結果跑到高雄去了,但是市長你告訴我說我們新北市也要成立所謂的文化博物館,不曉得現在的進度如何?
侯市長友宜: 我特別跟議員這樣做個報告,我們美術館第一期工程現在在做,未來還會再做第二期工程,因為他在三鶯那個地區是我們平地原住民最多的這個區塊,所以在美術館二期的工程裡面要融入原住民的文化藝術的整個廊道在這裡面呈現出來,所以不但我們的原住民,也有把新住民的文化把他再加在這裡面當元素,講真的一句話,原博館遷走以後,我們遺憾的事情,起碼對我們的原住民要有一個交代,我們希望在第二期工程裡面做這樣一個規劃,這個部分我們美術館第一期在做以後,下來的第二期我們就是朝這個方向努力在做。
忠仁.達祿斯議員: 謝謝市長,另外市長,現在目前既然還沒有設立我們的文化博物館,我們的聚會所是不是可以先來做執行?因為Pasifana'an rko kiso miriko' hokami mikayki kami itini kano社區 awaay ko kalicomoden no mato'as awaay kopikaykian nomiyan a moetep apom konipikayki laplapen tono pailang kami samanay komiso harateng no hatiniay hakini sakako amilicay sakatayniaw ri 'ayaw nonini sefi no masa 'amisay komako itini a pasifana'an titaanan,過去在我們選舉期間,跟市長報告,我們要做一個說明會,竟然10分鐘、20分鐘就叫我們離開,時間已經到了,所以我們現在原住民族真的沒有聚會所的話,我們老人家的公托包括我們的文化健康站都沒有地方去著落,而且市長你的施政一定要做一個很多的文化健康站,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這個尤其老人家的健康站很重要。
忠仁.達祿斯議員: 對,所以這個階段我們的聚會所是不是我們趕快的要去做這樣的一個實施?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特別有交代原民局在汐止區的樟樹二路高速公路的橋下,包括樹林區的獇寮里兩個地方,增設我們原住民族的聚會場所,還有對我們長輩的關懷照顧據點要多一點,以及我們的托育,所以這個部分他們已經報了一個相關的計畫要跟前瞻來爭取,我碰到夷將委員的時候,我也會跟他說明,說希望原博館走了,但是這些該給我們原住民的基本上的補助也要給我們支持,所以我們會報整體的規劃,然後也評估他這樣設置的方式,所以我在這裡特別跟忠仁.達祿斯議員來做一個說明。
忠仁.達祿斯議員: 是,4月份我參與了我們民政局所舉辦的這個新住民的親子活動,可是我當時很難過,在市長施政報告的時候也談到貼近原住民心聲,尊重新住民文化,我不曉得你在當時有宣布一站式的一個服務,對我們原住民族來說有沒有這樣的一個直接的服務,所以市長,我們這個臺灣的主人是不是比我們新住民還來得重要?是不是一樣的做一站式這樣的一個服務?市長請回答。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您所謂的一站式服務的話,我想民政局會做一個妥適的規劃。
柯局長慶忠: 一站式的服務我們會納入各個領域,包括教育的部分,還有勞工的部分,還有社會救助的部分。
忠仁.達祿斯議員: OK,主席,是不是這個用書面報告,因為我的時間有些不足,市長,我們的預算,我們從臺北市跟新北市跟桃園市,臺北市21,000個人口,他們的經費預算是2億3千萬元,我們新北市5萬多個人口,可是我們的經費預算是2億5千萬元,隔壁桃園市總共7萬個人,但是他們的經費預算是總共11億元,所以市長,在這樣的一個這麼懸殊的差距當中,你認為我們新北市的原住民族是不是三等國民還是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沒有啦。
忠仁.達祿斯議員: 一樣都是都會區,我想市長可以嗎?可以把我們的預算能夠提高一點,如果今年沒有編列,可以在各局處室各增加2千萬元的話,可能也會達到全部加起來總共也有6億元,市長你覺得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你臺語講得很好,蠻感動的,你比我還強太多了,所以原住民的這種語言的天份比我們都高很多,我特別回答忠仁.達祿斯議員,我們所有的編在相關各局處,包括我們的原民局,我們總共編了9億2千萬元,在六都裡面是排第二名的,所以並沒有少編,不過只要是原住民關心的事務,該我們各局處全力通力合作的,我絕對不落人後,絕對不會只用單一個預算而已,該大家出錢出力的絕對不落人後,但是在總體預算我們現在已經編了9億2千萬元,是排第二名,所以這部分我會給忠仁.達祿斯議員很誠懇的報告,在我們往後的預算出錢出力絕對不會落於人後,所以我們會往前走,好不好?
忠仁.達祿斯議員: 明年實施還是今年就可以了?
侯市長友宜: 就是今年編的就編9億2千萬元,放在各局處。
忠仁.達祿斯議員: 市長,我們每一次要申請經費預算的時候,你說各社團只有2萬元,我們真的剛才所成立的要去培訓,真的是沒有辦法實施。
侯市長友宜: 那種個案是個案的方式去處理,因為樹林高中一個合唱團要成立,另外社團有社團的這些補助的方式,社團的方式我們社會局,我們現在的社團我們不希望有一些錢去浪費在於吃吃喝喝,正常的社團活動我們還是會請社會局來補助,好不好?
忠仁.達祿斯議員: salikaka mapolong saka onian ko sowal cowa ko capafelian to unsan paygi nawhani matengil namo ko sowal no市長 hatiniay ko unsan itnikako a pasifana'an,市長,我跟我的族人講說今天市長已經釋出這麼樣的一個善意,所以我相信在未來我們新北市所有的原住民族他們都聽見了,因為我們的Mayaw是要為我們在新北市能夠有一個美好的安居樂業的生活,希望我們上面的族人是不是給我們市長掌聲鼓勵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要在這裡謝謝忠仁.達祿斯議員請你不要放心,請你放心,請我們汐止來自於汐止的我們的好朋友們您放心,忠仁.達祿斯是一個最棒的議員,為大家爭取很多原住民的福利,我們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我還是說一句話,忠仁議員請你不要放心,要放心。
忠仁.達祿斯議員: 是,最後報告市長,最後希望8月1日,我想請教你,8月1日是什麼日子?
侯市長友宜: 8月1日豐年祭嗎?原住民族日,我一直把他當成豐年祭,是原住民族日。
忠仁.達祿斯議員: 是不是?我們再次給我們市長掌聲鼓勵,因為8月1日我們想把我們所有的16個族群能夠有這樣的一個展現,把我們原住民族日讓我們所有新北市的市民知道這個日子是我們原住民族日,大家一起來共襄盛舉,希望我們的市長也編列預算在8月1日的時候來擴大舉行,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們大家一起努力,ar'ay,謝謝我們忠仁.達祿斯議員,謝謝大家。
忠仁.達祿斯議員: 謝謝,最後市長,我要為我們市長所帶領的市府團隊祝福禱告,我們的天父上帝,我們獻上感恩,謝謝主耶穌基督的帶領,讓我們的市政、讓我們的市議員能夠與我們的府會做這樣很好的溝通,也求主保守帶領我們所有的官員,所有市長所帶領的每一個各局處首長在未來的日子能夠平安、健康、順利,最後我們這樣的禱告,來自奉告主耶穌的名,祝福大家,謝謝,平安。
侯市長友宜: 感恩,忠仁.達祿斯,ar'ay,謝謝大家,謝謝我們族人,謝謝你們的鼓勵,謝謝。
主   席: 請連斐璠連議員。
連議員斐璠: 市長。
侯市長友宜: 是,議員好,連議員好。
連議員斐璠: 自從你上任來,看得出您的努力。
侯市長友宜: 謝謝您的鼓勵。
連議員斐璠: 你那天到永和去跟里長座談的時候,我相信你也聽到了我們很多里長在反映說,在我們永和的秀朗地區本來有一個捷運的規劃,南北線,後來因為臺北市那邊的緣故,所以現在這條線沒有了。
侯市長友宜: 對。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們地方上也跟相關的一些人研究了說,如果我們不要照他原來的南北線,我們只是自己做了一條去連接我們的環狀線。
侯市長友宜: 公館。
連議員斐璠: 對,到公館這樣,這一條線比較短。
侯市長友宜: 對,短短的而已。
連議員斐璠: 那我是覺得這一條線對我們永和來說是很重要,我也希望說我們市長能夠盡力推動這個,因為這樣子的話,才會對我們永和東區那邊的交通會有一個很大的助益。
侯市長友宜: 那一天我已經非常清楚的回應,這一條捷運局開始去評估,我們開始去評估。
連議員斐璠: 但是我們有點害怕,因為我們永和要做什麼, 臺北市都有意見,當初要建中正二橋, 臺北市不要,我們做了很多很多,我們後來要一些景觀橋, 臺北市也不要,市長您知道嗎?我們那天一起去參加了我們中正橋改建的動土典禮,直到那天為止,我們所有看到、所有得到的訊息,他們為了這個改建在永和開了4場說明會,我到前天才知道,知道什麼?知道我們的中正橋要拆,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真的嗎?
連議員斐璠: 我們之前所有得到的訊息......
侯市長友宜: 怎麼會這樣呢?
連議員斐璠: 都是說我們中正橋原身是川端橋,所以中正橋不會拆。
侯市長友宜: 對。
連議員斐璠: 是新的橋做在上面,做好之後,底下這一個將來就是走機車跟腳踏車,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沒有拆吧?
連議員斐璠: 有,為什麼?為什麼我前天才知道?因為前天我們的高灘處去跟底下認養的社團說請他們6月15日之前要拆遷,要遷,突然這樣子講,所以我們在前天辦了一個會勘,去到那裡,臺北市他們相關的單位來才跟我們說所有那些鋼構的全部要拆,所以也就是說在永和的這一段是全數要拆除的,他說要先做一個便橋在旁邊,然後改道,改道便橋,然後把我們原先的中正橋拆完之後,等到所有新橋做好之後才回來。
朱局長惕之: 那個我這邊先跟議員說明一下,昨天的狀況我是不了解,但是我們之前跟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新工處在做整個施工的協調溝通,他是要先做一個便橋,然後讓中正橋現在的一個車流要去走便橋的一部分。
連議員斐璠: 對,那這樣就是表示中正橋要拆。
朱局長惕之: 不是,那另外接下來他要去改建現在的這個中正橋,那要保留在日據時代所做的一個川端橋,那這個......
連議員斐璠: 他沒有拆的,唯一在臺北市那邊有兩個橋墩不拆。
朱局長惕之: 我想詳細的一個資料,我會後可以提供給議員。
連議員斐璠: 可是我現在的質疑是說既然開了4次的說明會,為什麼所有的人都沒有這個訊息?
朱局長惕之: 因為我想......
連議員斐璠: 我不知道,林德福委員當天在現場他說他也嚇一跳,他說他完全不知道這個訊息,我們陳鴻源陳副議長在台上,請問他知道這個訊息嗎?所有人問我們,我們都跟人家講是說我們的中正橋舊橋是不會變的。
侯市長友宜: 我也是這樣認為。
連議員斐璠: 對,我們當天還這樣講,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我當天也是這樣認為,你現在講這個訊息,我也覺得很訝異,所以我請工務局長說......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在這邊我只是先提醒你們,我們永和即將會出現這個交通黑暗期。
朱局長惕之: 其實跟議員......
連議員斐璠: 因為一改道之後......
朱局長惕之: 沒有,跟議員說明,因為你要把......
連議員斐璠: 你不要占用我太多時間。
朱局長惕之: 是。
侯市長友宜: 這部分等一下會後......
連議員斐璠: 我只是提醒你們。
侯市長友宜: 會後請工務局跟您詳細報告情形,因為我們不是這樣。
連議員斐璠: 如果你當初有早一點給我們這種訊息的話,我們當初就會請你們規劃看到時候,因為很多民眾在問,我們當時不知道,我們都跟民眾講說是不會拆的。
侯市長友宜: 那開工前的說明會應該把他講清楚。
連議員斐璠: 對,我那一天問,竟然還有人跟我說,當時當然不能講細節講太多。
侯市長友宜: 應該不會這樣吧?如果是這樣子,我們工務局有失職。
連議員斐璠: 還有我要提醒你們一點是說,我當天還有得到一個訊息,說這一個工程一定會拖延。
侯市長友宜: 會嗎?因為那一天我跟柯市長兩個在那邊動土剪綵,動土了。
連議員斐璠: 至於什麼原因,私底下再說,他們說一定會拖延,我在這邊先請你們注意,這個工期絕對不能讓他拖延,因為這個中正橋對我們永和的居民太重要了。
侯市長友宜: 是個大動脈。
連議員斐璠: 對,如果說讓他拖延的話,我告訴你,你拖一天,這民眾......
侯市長友宜: 就罵一天。
連議員斐璠: 就罵一天,所以我在這邊先提醒你一下,我現在也不要你什麼答案,我只是提醒你們要未雨綢繆,看怎麼去防止這個交通的黑暗期。
侯市長友宜: 好,這個工務局一定把他列為最重要的重點工作去推動。
連議員斐璠: 好,再來,市長你知道我們永和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全國唯一一個就是兩個學校是照單數、雙數來決定你念哪個學校,你知道嗎?永和國中跟福和國中。
侯市長友宜: 對,這個按照身分證號碼。
連議員斐璠: 但是現在發生了很嚴重的問題,為什麼?我在很多年前,我在議會就質詢過,你們考慮的就只有孩子這個學業上面的,不想讓小孩子去選擇說我去哪一間?你怕兩個學校的差距太大,當時我講的時候,是替秀朗國小的歌仔戲團說的,當時劉和然在當教育局長的時候,他應該很有印象,你看多久了?當時秀朗國小的歌仔戲團得到了我們國家的薪傳獎,可是面臨的就上國中之後就被拆成兩邊,不成團,很可惜,就這樣斷了,陸陸續續每一年都這樣,所以我們永和現在面臨一個什麼樣嚴重的問題,你知道嗎?永和你去問問看,所有永和的小學他們的樂團、他們的一些社團出去比賽,成績有多好,很多都是拿到全國特優的,可是今年全部因為少子化的關係,臺北市也面臨到少子化的問題,所以臺北市現在有很多學校為了怕他們的班數減少,所以他們成立了很多這種的才藝班,所以全部跑到我們永和來拉人,我們永和很多樂團的首席全部被臺北市挖走了,今年。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沿續培育下去,是嗎?
連議員斐璠: 第一個,沒有辦法沿續,這是非常重要,第二個,我們的設備真的跟臺北市不能比,他們給予這些班的資源,我們真的是少的非常非常多,我們永和的社團幾乎都是家長的後援會自己在負擔的,所以在這邊我請我們市長,如果這個單雙數你沒辦法解決的話,至少對於這些優秀的社團,我們花了那麼多年的時間,在小學好好訓練,都得到了那麼好的成績的時候,為什麼這些社團你不能讓他們集中在某個學校練習?為什麼不可以?
侯市長友宜: 這可以,可以......
連議員斐璠: 沒有,從頭到尾都說不可以。
侯市長友宜: 那教育局回應一下,看什麼樣一個狀況?
連議員斐璠: 我每一屆都提出來,都跟我說不可以。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因為這個牽涉到就是入學的生源的部分。
連議員斐璠: 你看。
張局長明文: 那我想這個部分我們是不是來研究一下看......
連議員斐璠: 那你如果要這樣子講的話,我請你們把單雙數這個限制去除掉,因為這個也是你們編出來的,全國沒有人這樣做,因為你這樣對我們永和的人真的非常非常不公平,我們留不住我們永和訓練出來的人才,就是因為你們弄的什麼單雙數,為什麼要這樣子?
張局長明文: 長久以來,我想這個入學都是經過地方協調討論。
連議員斐璠: 市長,你現在看到了,教育局從頭到尾的態度就是這樣子,不管我講他們什麼東西,他們永遠就一套理由跟你講他們沒錯,他們沒錯,從來不會聽別人的建議。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們很多的事情是這樣看,一個時代環境在改變的過程當中是可以調整步伐,不是說永遠不能調整。
連議員斐璠: 對,我覺得教育局如果說你們以這種頭腦在辦我們新北市的教育的話,我覺得我們的孩子真的前途堪憂。
侯市長友宜: 報告議員......
連議員斐璠: 真的是一點,人家說頭腦裝水泥,這樣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他們當時有他的那個背景因素,那時候一定有他的背景因素,所以協調出來是用這樣的方式。
連議員斐璠: 那時候的背景因素現在存在嗎?當時永和那些學校......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們要去評估,我們要去評估一下說當年的背景因素到現在是不是還有存在?
連議員斐璠: 當時都是額滿學校,根本學校就塞不下去。
侯市長友宜: 現在是不是這樣一個狀況?我們要去考量,這是第一個。
連議員斐璠: 市長,你這樣講我能接受。
侯市長友宜: 這第一個,那第二個我是覺得......
連議員斐璠: 至少你們應該去評估是不是可行?而不是一開始就跟我說這樣子我們一定是對的。
侯市長友宜: 我們要去盤算一下,我們明年要入學的有多少?單雙數有影響還是沒有影響?我們可以去給他盤算一下,如果沒有影響,該放、該轉變就轉變,如果真的實在差太多了,那該守住我們要守住,但是不能一成不變,不能......
連議員斐璠: 不能轉變,只有改了一個隨兄姐就讀,這樣更嚴重,你知道嗎?因為永和、福和,福和沒有4,他尾數沒有4,所以永和後面有5個數目,福和只有4個數目,所以在基準上面,永和就已經人比較多了,你又隨兄姐就讀的話,表示永和的人數永遠比福和多。
侯市長友宜: 這個實在是......
連議員斐璠: 所以這裡面是有很多,之前我相信大家也討論過這個問題,那你們實施到現在根本沒有解決掉我們頭先考慮的問題,反而製造更多的問題。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我們再整個在一起來研究看看。
侯市長友宜: 我是覺得朝越開放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
連議員斐璠: 我今天時間不多,所以我今天不要求你講出什麼,請你們慢慢去評估。
侯市長友宜: 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做一些彈性改變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好不好?
連議員斐璠: 好,那其次我們永和永平國小地下停車場,那之前我提出來的時候,水利局跟我說他們有一個替代的方案,就是要把這個停車場......
侯市長友宜: 交通局,交通局講的。
連議員斐璠: 交通局要在水利局的一個污水處理廠上面,蓋在上面,然後上次我在質詢的時候有提過,其實我們為什麼一直要求永平國小地下停車場一定要建?除了停車的功能之外,這一個停車場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將來孩子的接送區的問題。
侯市長友宜: 對。
連議員斐璠: 因為他們原先的接送區將來就是我們捷運的出入口,所以如果你不把這個地下停車場挖起來的話,將來孩子沒有接送區,那對於這些孩子的安全真的是非常的讓我們擔心,所以我們希望說不管有什麼樣的困難,你們一定要想辦法去克服,那些家長他們反對的理由是什麼?質疑的是什麼?我們應該做一些數據好好的去跟他們溝通,所以我在這邊只是重申說希望市長拿出你們的魄力,不要每次只要地方有什麼人反對,案子就沒有了,像頂溪國小地下停車場在蓋好的時候,竟然可以因為幾戶居民的反對,當時的決議是要把他轉向,後來還好我們的李四川李副市長當時去解決了之後,叫他們說做了一個假的,結果假的做上去之後,居民罵翻了,才去推翻他們原先的結論,再來,永和市公所改建的那個案子,當時也因為在公展期間......
侯市長友宜: 有人反對。
連議員斐璠: 有民意代表跟有人反對。
侯市長友宜: 有人反對,對。
連議員斐璠: 後來這個案子從那個時候到現在幾年了?
侯市長友宜: 該做還是要做。
連議員斐璠: 都沒有提。
侯市長友宜: 就停了。
連議員斐璠: 連提都沒有提。
侯市長友宜: 對,就停了。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在這邊我只是提醒我們的新北市政府,你們要做一個什麼樣的計畫之前,應該是做了審慎的評估之後,認為這個計畫是有必要,對地方是很有利的,你才會去做,當你開始做了之後,請你們拿出一點擔當來,如果有人反對,你要想他反對的理由是什麼?當時我們國父紀念館他們孫家反對,但是你們有跟他們溝通,人家孫家後來的態度也沒有說完全他們反對。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常常說一句話,該做的事絕對不停,該溝通不一定都老是找基層的同仁溝通,局長自己去溝通,甚至市長自己跳出來講的,要親自去和人家溝通,我們要有這個態度,市長要親自去面對這個問題。
連議員斐璠: 我現在跟你講的就是說你們的下屬,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做,非常積極想要做,但是你們的下屬,第一個,不夠有擔當,只要有一點點阻礙,他們就卻步了,再來你們底下基層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地方,就是所有人都不敢擔責任,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種狀況。
侯市長友宜: 議員,我現在跟你說一個很清楚的回應,下屬沒有擔當是我們上面的人沒有魄力,上面的人如果有魄力要處理這件事情,授權給下屬,下屬就要擔起來,帶著做,我們要當局長的人,我們要當幹部的人,要承擔所有同仁他不敢擔當的,你要把他擔當扛起來,這個要用這種態度才有辦法解決問題。
連議員斐璠: 市長,我相信強將手下無弱兵。
侯市長友宜: 有擔當才能解決問題。
連議員斐璠: 您帶著局長相信也應該要跟您一樣有擔當才可以。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也回應一下說永平國小那個地下停車場,我也跟他說,前瞻計畫再繼續報,我有跟他說過,我說你再報,我......
連議員斐璠: 市長,我還有一個議題,那個不好意思打斷你。
侯市長友宜: 沒有關係,沒有關係,你說。
連議員斐璠: 您在選舉的時候提出來一個口號叫做安居樂業,那表示人居住的他會覺得很安心,他有安全感,做生意的人也可以好好的做生意,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連議員斐璠: 可是我覺得你現在隨便去問一些人,我們永和最嚴重,光被一堆檢舉達人弄到大家都沒辦法安居樂業了,你知道嗎? 像我問了相關單位,我說從你們有1999開始,每天檢舉的案子,永和很可怕,永和檢舉曾經有一個派出所所長跟我說,議員,我們這個地方一個月檢舉案子,他說一天的檢舉案子比以前他在原來那地方的一個月還多,那舉幾個例子,比如說有些房子在我們室內裝修那個辦法還沒有實施之前,他的房子就已經改過了,那現在不小心不知道是誰知道去檢舉他,那你們的人可能就說你這扇窗為什麼開了?你那個門為什麼改方向了?然後就要罰人家錢,或是你家訂個天花板,你沒有申請,也要罰錢,動不動就6萬元起跳,一般的家庭誰受得了?然後問題是檢舉人又不知道在哪裡,所以讓人家心生畏懼,你知道嗎? 我們每天在幫人家檢舉,我都覺得那些人真的好可憐,然後做生意的人,我們永和幾乎所有的馬路旁邊全部紅線,全部都是紅線,那請問一下,他怎麼做生意?他上下貨也沒辦法,然後客人要來買個東西也沒辦法,一定要違規,那不違規,他沒生意,那請問這種情形,我常常講說我們做任何的設施不是以要罰款為目的,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當然不是。
連議員斐璠: 那您應該是如果今天永和的停車位足夠,是居民自己不守規矩,是他不去停,那你罰他,我跟你鼓掌,但是永和的停車位夠嗎?你們應該知道嚴重的不足。
侯市長友宜: 對。
連議員斐璠: 下個班回家,車子只能停在紅線裡面,停在巷道裡面,有地方停就停,結果一大早因為檢舉達人來,警察局一大早一開18張、19張,你說一大早要上班看到那個,你會心情好嗎?
侯市長友宜: 心情不好。
連議員斐璠: 對,所以類似,我今天只是舉了幾個例子而已,所以我是希望說我們市長是不是針對這一種有一些很惡意檢舉的,我們市府是不是可以不要再當人家的打手?因為事實上我們永和就真的有很多這樣子的檢舉達人。
侯市長友宜: 議員, 我跟您報告一下,我已經要求幾個常受理機關的,像1999,把那些檢舉達人,習慣性檢舉,而且惡意檢舉,老是同樣檢舉一個方向,檢舉一個不可能做得到的地方,惡意去檢舉,列為黑名單,不然你會勞師動眾派一堆人去還不夠,累得半死回來,被人家罵的要死,還不能夠解決事情。
連議員斐璠: 我問一些單位,他們都說研考追得很緊,研考單位追得很緊。
侯市長友宜: 沒有,1999本身就是要開始列管這個黑名單,他檢舉來的這個名單,我就不需要去傳達這個訊息出去。
連議員斐璠: 那其實你們在受理這些的時候,這些人到底他是真的人,還是假的人?你們也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們在前面1999就要幫我過濾了,進來這個把他分類,黑名單。
連議員斐璠: 市長,我相信你應該還記得,我曾經拿過一個案子給你,是檢舉人到最後拿到你們回復給他的資料,他說他嚇死了,他說他根本沒有檢舉人家,是別人冒用他的名字檢舉。
侯市長友宜: 有可能。
連議員斐璠: 那如果像這樣子的案子,那你說本來他的房子應該是沒事的,結果被檢舉之後受了損失,請問他找誰去求償?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錯。
連議員斐璠: 所以我說如果要讓民眾安居樂業,我相信從我們一些執行面應該好好去檢討,是不是反而因為我們的執行過當,讓民眾會每天心生恐懼。
侯市長友宜: 是,這不好,所以像類似這種案子,如果是一個檢舉達人惡意去檢舉的,其實我們把他列為黑名單,根本連派遣我都不派遣,就把他存據出來。
連議員斐璠: 可是你們現在說一定要去。
侯市長友宜: 沒有,沒有。
連議員斐璠: 我還曾經問過一個案子,被檢舉了超過15次,你們的人還是每次都要去。
侯市長友宜: 我跟你講,而且有的......
連議員斐璠: 而且同樣的,檢舉同樣的事情。
侯市長友宜: 而且已經有的去過,也不要勞師動眾,再讓人家去跑了好多次,像檢舉什麼室裝這個,一次去看一看就好了,不用再去看那麼多次,我們也沒有那麼多時間,他們也不會那麼累,所以1999就要給我管控好,這個整個受理報案的機制,受理報案的機制,所以這個本來從源頭就要管理好。
連議員斐璠: 市長您現在剛上任幾個月,那我們對你有很多的期待,那我們希望你好好做。
侯市長友宜: 謝謝您的鼓勵。
連議員斐璠: 希望在您的帶領之下,我們新北市的市民大家有更好的生活。
侯市長友宜: 謝謝連議員,我們大家一起努力,永和地方還需要您守候,拜託您,謝謝大家,謝謝連議員,謝謝。
主   席: 好,市長請回,那我們休息30分鐘。
休   息: 16時12分~16時39分
主   席: 我們休息時間已到,繼續進入下午的議程,我們請江怡臻江議員。
江議員怡臻: 謝謝主席,我們是不是請市長上報告台?
主   席: 請侯市長。
侯市長友宜: 怡臻議員好。
江議員怡臻: 市長好,連續好幾天的質詢,你和市府團隊非常辛苦,您競選新北市長的時候,你的政見主軸是安居樂業,其中的安居在您施政報告的時候,提到了增設公共托育中心,還有幼兒園,也就是要照顧0到2歲,還有2到6歲的小孩,一路從出生照顧到6歲,那我注意到其實我們市府的的預算非常有限,但是你願意花這麼多的預算來大力照顧下一代,尤其是0到6歲的小朋友,關心我們這些年輕爸媽的生育意願和權益,鼓勵生育率,我非常非常的支持,那其實我也跟社會局長討論過,就是新北公共托育中心從商業的角度來看,是做一家賠一家,但是你很堅持的說你繼續要做,甚至是公托加倍,那這一點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大家為什麼你這麼堅持?為什麼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你仍然堅持要做公托跟公幼,那今年又打算要再編多少的預算在公托上面?
侯市長友宜: 我先回答一下就是我們明年度109年會編將近7億元,7億元,那特別跟怡臻議員做一個說明,少子化是我們國家面臨最大的困境,我們要鼓勵年輕人能夠多生,更重要國家要盡起養育兒女下一代的責任,這是我們的責任,是政府的責任,所以我們要跟年輕的夫婦大家一起努力,減輕他們的負擔,讓他們願意生、願意養,國家要慢慢把所有的資源要轉到我們未來下一代的身上,所以從托育0到2歲幼兒園,我會盡全力的擴展班級,所以這次我比較遺憾,我們本來是25班的幼兒園,拚到41班,結果一看公布數據,我的中籤率居然還是下降,我就覺得說好,我們再拼,所以昨天我們回去又開會,我們對準公共化幼兒園,中央在推的這一塊,我昨天已經跟明文局長說全力推、全力推,中央部分拿錢出來,我們鼓勵大家一起來努力,希望我們拚多間一點,能夠讓我們年輕爸爸、媽媽減少負擔,這是我應盡的責任。
江議員怡臻: 是,謝謝市長,您的托育政見還有就是幼兒政見有非常明確的目標,就是4年內公托要加倍,那今年的進度就是你預計要做10家,但是60家平均下來,4年的話其實1年是15家,那今年的10家包括已經開幕的新莊2家、土城1家、板橋2家,但這樣看起來的話,今年的進度好像比較緩慢,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包括是不是委託的單位或是教室的空間,或是是不是學校的支持度這方面,是不是遇到怎樣的困難?那你打算要怎麼樣追上這個進度?
侯市長友宜: 今年是這樣子的,今年我請謝副市長主政,然後盤整所有公共空間出來,因為前面那60家除了我那一年沒有當副市長,那一年去選舉以外,其他的每一家我幾乎都有參與,要找一個閒置空間其實沒有那麼容易。
江議員怡臻: 是真的不容易。
侯市長友宜: 尤其要從學校裡面再去擠擠擠,所以我們這次剛開始一回來開始擠,我也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整頓好,但是我10家就很明確,地點在哪裡、地點在哪裡、地點在哪裡,我馬上就把它列舉出來了。
江議員怡臻: 對,都有列出來了。
侯市長友宜: 明年做20家我也是希望趕快再擠出來,還有開始把公益回饋的哪一個部分可以做的,我們再算算看,能夠多做就不要少做,那一定要拚到60家,所以我跟錦麗局長,還有跟我們各局處會通力合作把這個當作我們最重要的,所以現在所有蓋的建築物,我要的就是公共托育、幼兒園、長照這三樣,所以我們大家一起努力,明年我們會做20家。
江議員怡臻: 謝謝市長,明年20家馬上就追上進度,那我注意到就是你也有要推動就是公寓大廈和企業來設置托嬰中心,我想這一點也許會比運用我們學校的閒置空間來設立公托還不容易,那今年有沒有一些目標值?那現在有哪些公寓大廈和企業願意設置托嬰中心?會不會找哪幾個示範企業來推動、來響應我們新北市政府的政策呢?
侯市長友宜: 謝謝,企業托育我在這7年多沒有一間推得成,沒有一間推得成,因為工業區裡大家有很多的想法你知道嗎?那我今年不一樣,我今年除了去拜訪企業都要求他們這樣做以外,慢慢有的把閒置空間清出來了,開始要有這樣的做法,那天經發局局長也特別跟我講,他們已經清了一個閒置空間出來,準備來做這個托育幼兒園,這個據點在哪一個地方?
何局長怡明: 跟市長還有跟議座報告,我們是目前正在盤點五股工業區有提供給公家機關做檔案室的部分,我們會希望他能夠優先清出來,因為我們在安居樂業的這個公托的政策裡面是非常的優先,我們認為這樣子的一個部分是可以即時的來做一個因應。
侯市長友宜: 為了這個事情,我特別跟您報告,我也跟這個工業區要設公托的問題,我去看沈部長,他們以前都說法令什麼不行,他說好,授權給你們地方自行來處理,所以我現在在所有廠商座談會,我都特別跟他講,把小孩帶來你們的工廠......
江議員怡臻: 對,爸媽上班也安心。
侯市長友宜: 讓爸爸、媽媽安心,下課接回去,你們如果說1間的量不夠,4到5間併在一起做,我們派人進來指導把它做成,這個企業托育絕對是我的首要目標,這樣做的量才大,不然光靠我們社會局拚得要死也沒有用。
江議員怡臻: 對,或是學校閒置空間,其實說不定也有限,或者有其他的規劃。
侯市長友宜: 對,而且擠到最後,沒有就是沒有了,所以我們這條路才是我們應該要走的路,所以經發局包括勞工局要參與這個公共托育,努力去擴展我們的據點,最重要的,所以下年度我就要靠他們兩個大力幫忙。
江議員怡臻: 那像在公寓大廈設立托嬰中心這部分呢?
侯市長友宜: 這也是我們的目標,公寓大廈裡面有一些公寓大廈管理委員會,我要透過工務局來跟所有公寓大廈協調,因為他們有的在做什麼運動健身房還好,那有的什麼會客廳弄了一大堆,閒置在那裡沒事,我說你沒事把它拿出來,我們派人進駐,所以我在叫公寓大廈給我盤整,他的大樓裡面有要做公共托育的,鼓勵,讓出來我們進去幫你做,讓大樓或是讓附近的社區能夠進到這裡面來做,所以我希望這能夠做成,希望這能夠做成。
江議員怡臻: 所以我們今年有可能會有成立的公寓大廈托嬰中心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要看他們清出來的結果。
朱局長惕之: 跟議員說明,我們大概分幾個步驟,第一個步驟其實要先清出來在一樓的一個部分,它的建築的用途是 OK的,那他可能現在拿來當其他閒置的一個空間或沒有在使用的,我想那就是我們優先要處理的一個部分,另外一個部分如果是涉及到要用途變更的,讓我們第二階段看看要怎麼樣的一個輔導。
侯市長友宜: 所以這個也是我們的目標,所以我們幾乎是全市府總動員。
江議員怡臻: 因為現在看起來這個業務就已經不單純是社會局的業務,還需要工務局、經發局、勞工局還有教育局這樣來協助,那這個合作的平臺,大家是怎麼合作?有一個合作平臺嗎?剛剛好像提到說同樣是謝副市長主政嘛?
侯市長友宜: 謝副市長,因為社會局主政,謝副市長負責開會,盯所有各單位,然後各局處要參加這個平臺會議。
江議員怡臻: 是,所以我們看到其實新北市政府各局處已經動起來,那我認為就是政府來協助年輕爸媽真的是非常正確的政策,以往我們可能家庭的成員比較多,小孩出生有很多後援,不管是阿公、阿嬤、姑姑、叔叔、阿姨、舅舅,或甚至鄰居都可以協助年輕爸媽帶小孩,但因為現在大家都是小家庭為主了,所以家庭的支援比較薄弱,那政府這時候來幫忙年輕爸媽,我們真的非常肯定,好,那是不是相關的局也可以先回座,我們現在把討論重點往前延伸一點,來討論到就是生小孩、勞工請假的部分,這其實也是鼓勵生育,幫助爸媽,尤其是媽媽職涯發展的一環,那其實就現行的規定,媽媽從懷孕到生產,再到照顧寶寶,你有幾種假可以請,我們請放投影片,包括產檢假、安胎假、陪產假、產假、育嬰留職停薪、育兒減少工時以及家庭照顧假,那這個主要是根據性平法還有一些勞工請假規則,我們可以一一來檢視一下,產檢假的話就是給準媽咪用來產檢的假,有5天的額度,準爸爸目前沒有,那這個產檢假,媽媽可以分成10次半天來請,那如果雙方同意也可以拆成小時來計算,安胎假的話,目前是半薪,是依據勞工請假規則,就是如果準媽咪需要安胎或是在家休養的話,就可以請安胎假,那這部分其實又有分就是有半薪跟無薪的部分,那產假部分是依據性平法,如果懷孕20周以上的話就可以請8星期,基本上是全薪,那如果是你的寶寶可能比較不幸,然後只待了3個月的話,你也可以請4星期的流產假,再來還有陪產假,這個就是專門給準爸爸們的陪產假,就是媽媽要生的時候,爸爸可以請假去陪產,就是在老婆的生產日前後合計15天內,你可以任選5天來請,這部分性平法也是保障全薪的,再來還有育嬰留職停薪是6成薪,依據性平法還有就業保險法,就是在寶寶滿3歲之前,爸爸、媽媽可以各自請最長2年的育嬰留職停薪,輪流請的話,就可以在育嬰留職停薪前6個月都可以領6成的勞保投保金額這樣,那其他還有育兒減少工時這部分是無薪,就是如果說你可能需要早一點下班去帶小孩的話,這部分你也許跟公司來申請說我早1個小時下班,但是我早1個小時下班這部分就不能要求薪資,但其實這部分我認為對有育兒需求爸媽來說是有點負擔,如果它可以變成有薪的話,我覺得是一個很大的幫助,再來還有家庭照顧假,就是寶寶如果需要去做一些預防接種或生病的話,媽媽和爸爸他們都可以請家庭照顧假,那這部分也是無薪的,如果說它可以是一個有薪的家庭照顧假,我覺得對年輕爸媽也是非常有保障的,那這部分我認為就是在生寶寶目前其實很重要就是做產檢去確保胎兒的健康,那我們新北市政府其實之前就已經有推出好孕專車,就是孕婦孕媽咪可以申請最高20趟的計程車的補助,一次最高是200元,那我想問市長的是你有沒有陪另外一半產檢過?
侯市長友宜: 不好意思,沒有。
江議員怡臻: 沒有過。
侯市長友宜: 當警察沒有辦法。
江議員怡臻: 所以沒有透過超音波來聽寶寶的心跳聲。
侯市長友宜: 沒有。
江議員怡臻: 這比較有點可惜,因為其實我永遠記得就是透過那個超音波去聽到寶寶心跳聲,真的是全世界最美的聲音。
侯市長友宜: 謝謝。
江議員怡臻: 那我們可以看到就是現在其實孕媽咪已經有產檢假,如果孕媽咪的另外一半他因為上班沒有辦法請假的話,孕媽咪就只能自己挺著肚子到醫院,即使他有好孕專車來幫助他去做產檢,他也還是一個人,所以如果孕媽咪的另外一半可以透過,就是可以陪孕媽咪去做產檢的話,我覺得這是可以讓孕媽咪比較減輕負擔。
侯市長友宜: 安心。
江議員怡臻: 而且爸爸們也就是可以分享新生命的喜悅,那我在想,這部分我們新北市是不是可以率先推出就是孕媽咪另外一半的陪產檢假呢?市長您的看法。
侯市長友宜: 這個是好方法
江議員怡臻: 好方法。
侯市長友宜: 我要用企業來鼓勵他們,給他們放假。
江議員怡臻: 是,市長願意承諾這件事。
侯市長友宜: 我來鼓勵企業,我們先用鼓勵,法令並沒有給他限制,我們用獎勵的方式、用表揚的方式,用正式在整個教育訓練的時候,灌輸他們這樣一個觀念。
江議員怡臻: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以前那一代沒有這樣的習慣,或是假借藉口,其實我們喪失了很多陪小孩的機會,從他受孕那一段時間開始,懷孕的過程就是小孩成長的時候。
江議員怡臻: 真的是一天一天成長。
侯市長友宜: 真的看到那個心跳的聲音透過超音波出來,那是一個非常感動的一刻。
江議員怡臻: 是,因為這個如果說要修法全國一致的話,其實這是中央的管理。
侯市長友宜: 對。
江議員怡臻: 那我們新北市政府是不是也應該要就是請我們勞動部來研議,是不是全國統一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這個有沒有?
陳局長瑞嘉: 跟議員報告,我們在5月初就已經發文勞動部請他做通盤的一個考量。
江議員怡臻: 是,也是因為我們質詢提出來的,所以在中央修法之前,那我想剛市長也承諾了,就是願意新北市率先來獎勵企業,如果他增訂了陪產檢假,鼓勵爸爸們陪媽媽去做產檢的話,那這部分獎勵的內容大概有什麼?
侯市長友宜: 我會請勞工局訂一個標準,你要訂一個標準。
陳局長瑞嘉: 先跟議員報告,我想我們不只是陪產檢假,其實還有在性別工作平等法裡面目前已有的措施,我們希望就是說雇主比現有的措施更優惠的話……
江議員怡臻: 優於法令。
陳局長瑞嘉: 我們就會給他一點獎勵,還有剛市長有提到我們用公開表揚的方式來鼓勵這些企業,來增訂相關的一些措施,那我想我們大概在明年度的預算,我們就編列一些預算,我們會從明年度開始執行。
江議員怡臻: 所以預計就是明年開始,1月1日開始。
陳局長瑞嘉: 是。
侯市長友宜: 這是好事情。
江議員怡臻: 那除了陪產檢假之外,我剛也講了非常非常多的假,那這部分是不是也會列入去鼓勵企業們去增訂這些相關,不管是產假看可不可以延長,因為有人可能坐月子比較久,或是剛離開月子中心,然後回到家手忙腳亂,現在是8週的產假,也許可以再延長1個禮拜,或者是有些是無薪的像家庭照顧假,也許如果企業願意提供是有薪的家庭照顧假,甚至是有所謂的親職假,就像現在有很多的畢業典禮,我發現都是在平常日的上班日,那爸爸、媽媽可能就因為要上班,沒辦法去參加一生一次孩子的畢業典禮,我覺得有點可惜,也許也可以考慮去增訂就是所謂的親職假,鼓勵企業推出這樣的方式,讓爸媽更多去參與小孩子的成長過程,那不知道市長跟局長的看法。
侯市長友宜: 這個都很好,我覺得用鼓勵的方式來代替,因為目前法令沒有訂,那我們儘量朝讓親子的關係更緊密,而且在一個合理的理由裡面,鼓勵企業多給員工一些假期,讓他們去照顧小孩子,其實這是好的。
江議員怡臻: 好,謝謝市長、謝謝局長,那我另外也要提出就是所謂育嬰留職停薪,就我在政見裡面其實有寫到就是有很多爸媽,他們請完了育嬰假之後,因為時間比較長,他們有可能回不去職場,也有可能回到職場發現他可能被刁難或被調職,這部分其實市府,我注意到就是有一支專線叫育嬰留職停薪關心他們有沒有回到工作崗位的專線,那不知道現在這個績效如何?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
陳局長瑞嘉: 我說明一下,這個不是專線,其實我們是主動關懷,就是說他育嬰留職停薪回到職場了以後,我們會主動去關懷他有沒有回到職場,或是說有沒有受到雇主的不當解僱或是資遣,那如果有不當解僱或是資遣的部分,我們會協助他來提勞資爭議的一個協調,或是就業歧視的一個申訴,那後續如果說他沒有回到職場,我們也會了解是什麼原因,如果有需要後續的就業服務或職業訓練的話,我們會有專人跟他對口來協助他這樣子。
江議員怡臻: 所以不只媽媽,爸爸們也會關心嗎?請育嬰假的爸爸,因為現在也越來越多。
陳局長瑞嘉: 對,因為育嬰留職停薪本來就是爸爸、媽媽都會請,目前以新北市的狀況的話,爸爸請的比例大概是20%左右。
江議員怡臻: 只有20%左右,是不是鼓勵我們更多爸爸可以請育嬰假?
陳局長瑞嘉: 當然。
江議員怡臻: 好,謝謝局長、謝謝市長,那我接下來想要請問就是我們新北市有免費的那個老人眼鏡,就老花正潮這個專案,它是運用匿名善款的一個新北免費老花眼鏡,全臺唯一、全臺首創、全國首創,那這個專案的用意其實因為很夯,所以現在延續再加碼,現在還在施行中。
侯市長友宜: 對。
江議員怡臻: 那透過這個專案其實還有一個用意,不只是長輩們可以獲得一副很清楚的老花眼鏡,另外一個用意也是說你可能透過驗光,或者是驗光師可以早日的發現說可能長輩們一些眼部的疾病,可能像是白內障、青光眼或是黃斑部病變,所以請教市長,就這部分就是透過這個專案全臺唯一的專案,我們發現的眼部疾病大概有多少病例,然後有沒有做一些後續的追蹤來保證我們長者的健康?
侯市長友宜: 這個專案一直在推動,那後續發現這些有狀況的,透過健檢的,我不知道衛生局在那邊有沒有詳細的資料,衛生局那邊有沒有?
江議員怡臻: 我們局長是不是說明一下?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如果是從我們長者健檢的這個方面來看的話,眼部的疾病其實最多的還是白內障,白內障占8成。
江議員怡臻: 白內障。
侯市長友宜: 現在我們來問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這麼多人,但是我們在看,就是說這麼多人,我們目前為止大概有多少個,22萬來配老花眼鏡,22萬裡面透過我們這樣子檢查出來的比例有多少個?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這個22萬人是在我們第一年12萬人裡面,在第一年106年的時候有做這樣子的一個評估,那個時候也是白內障第一,它是大概占了43.5%,那後面的話,就是因為我們最主要是他們會比較方便性,他都可以到我們簽約的眼鏡行就直接去配鏡,那配鏡的裡面他們是驗光師,所以他們就沒有辦法幫他們做這樣子的檢查,可是他們在驗光的時候,如果覺得還有異常,他們就會主動轉到這個眼科診所去做進一步的檢查。
江議員怡臻: 所以是驗光師發現說這個長輩的那個度數好像比較對不準。
陳局長潤秋: 好像配不出來。
江議員怡臻: 配不出來,然後驗光師會比較建議說這位爺爺或是阿嬤是不是可以轉介到其他醫院再去做詳細的檢查,是這樣嗎?
陳局長潤秋: 是。
江議員怡臻: 好,謝謝,那另外一個議題是今年的登革熱疫情其實提早開始,我們看到高雄其實也有很多病例了,那我想問一下就是我們新北市的整備狀況是如何?是不是說明一下?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因為登革熱除了衛生局、環保局這幾個局處要相關努力以外,我們現在已經要求里長開始清側溝,還有一些易積水的這個容器,要養成一個宣導的觀念,我們慢慢已經在做這個部分了,那開始消毒也開始在做了,這個部分就是我們現在在我們還沒發生之前,我們現在就要開始,因為未來7、8月又是高峰期,所以我們現在已經在做了,所有我們各清潔隊都已經在做了。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就是我們現在目前這個登革熱都是境外移入,所以對我們來說,我們這個就是一個平常期的,我們持續的這個宣導,還有我們清消,那我們新北有比較特別的,我們有在很多的里那邊我們都放了這個綠燈、黃燈、橘燈,如果說這個地方我們覺得病媒蚊指數比較高或者是比較覺得有危險的時候,我們環保局就會針對那個地方去做清消,所以我們會有一個平常期的準備期的整個做這樣子的準備,但是一旦有本土病例的話,我們就會提升到就是本土病例產生,那我們會有更高強度的會由市長來主持整個的一個會議。
侯市長友宜: 現在的例行會議都是由副秘書長固定每個月舉行一次,都會舉行一次針對這些預防性的東西先做。
江議員怡臻: 是,了解,那我們環保局長有沒有要補充說明的?
劉局長和然: 跟議員報告,我想巡倒清刷,尤其是積水容器是我們去年大概學到最好的經驗,最主要是我們的里長在去年因為我們的疫情爆發以後,我們當時不是只有針對那個發生的里跟那個區,是29個區。
江議員怡臻: 是,新莊。
劉局長和然: 當時在新莊,當時是29個區大家都一起來處理,所以不管是巡倒清刷,針對一些溝渠,甚至屋簷下的那個接水的地方,我們大概都有一些觀摩跟實際的操練,那這個部分我們會持續來走,那如同剛市長特別提到的,我們現在每個月都固定會有一個整備的工作,隨時提醒,那剛剛我們衛生局長也特別提到,現在是境外移入,我們隨時在觀察它的變化,只要一有,我們該有的例行性的消毒清掃,我們都會帶頭來做,在這邊要很謝謝我們的很多里長其實都一直在協助清潔隊來做這件事情。
江議員怡臻: 我們最近也是在做里環境認證,這部分應該大家也會特別注意這樣子。
劉局長和然: 對,剛好在里環境認證的評比,沒錯。
江議員怡臻: 下一個議題就是我們捷運三鶯線正在三峽跟鶯歌就是如火如荼的施工,那其實大家已經都有很多心理準備,也是每天都在交通黑暗期,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就是因為一直在蓋,所以大家有個期待值,那工程人員非常辛苦,因為他們不管是白天或者是半夜都在施工,那其中其實有一條路是鶯歌的鶯桃路,它因為捷運施工,所以非常非常塞,那很多人就是可能不開鶯桃路,他會開福德一街177巷,那當地現場有聲音說希望這個177巷是可以比較拓寬的,因為現在要走的話,大家雙向會車會比較困難,那這一條福德一街177巷比較特別是它一邊是新北、一邊是桃園,新北這邊是都市計畫用地,桃園這邊是非都市計畫用地,那我有注意到就是今年5月的時候,捷運局副局長也召開協調會議,就會希望說這部分看是不是可以儘快來完成,我想要請教一下市長,就是我們新北這邊,如果新北這一端要拓寬,因為可能要變更這個都市計畫用地的話,時間比較久,可能1年到1年半,那時候也許居民每天塞車很痛苦,那我想問一下就是市長還有局長們,請教一下,那這部分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讓當地交通堵塞的情況比較緩解?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我們開闢這一條第一個階段是以177巷,就是福德一路到德昌街先拓寬,第二個階段是延伸到興豐路,那桃園市現在在第一個階段裡面,已經召開在協議價購土地協調說明,取得說明,我們的捷運局就面對這個還有一些先期規劃設計以後,把整個道路路線把它確認,我希望速度能夠越來越快,我們工務局現在不曉得有沒有規劃工期出來?
朱局長惕之: 其實這邊跟議員說明一下,其實就誠如剛議員所講的,在新北這一端的都市計畫寬度都已經完全開闢了,那在桃園那一端是非都市土地的農業區的一個部分,所以捷運局跟我們這邊大概也跟桃園市那邊協調好,土地的一個部分他們協助取得,那工程的一個設計跟施工由我們來做處理,那我們希望能夠在今年就能夠動工。
江議員怡臻: 希望在今年動工。
朱局長惕之: 對,但是關鍵就是我們也要拜託桃園這邊能夠協助把用地的一個部分能夠先取得。
侯市長友宜: 所以這個我也交代副市長,我們跟桃園有一個副市長平臺會議裡面去把這個部分趕快定下來,這樣我們才能夠在年底來做這些工作。
江議員怡臻: 是,好,謝謝市長、謝謝局長,還有一個議題是跟我們消防局有關,就是最近好像內政部有一個公文是說希望公寓大廈可以更換水袋,但是其實我發現有一些公寓大廈,其實水袋的部分是比較缺貨的,那這部分是不是有什麼方法可以來協助這些訂不到貨,但是又很想要符合標準的這些公寓大廈住戶呢?
黃局長德清: 跟議員報告,應該不會缺貨吧?
江議員怡臻: 但是有居民跟我們反映,就是他們打了好幾家那個廠商的電話,其實都沒有辦法。
黃局長德清: 事實上跟議員報告,就是在大樓本身他們都有管理委員會,管理委員會會委託給消防設備師來做檢修相關申報這件事情,所以應該是,而且是10年以上才要做一些水壓的測試。
江議員怡臻: 但是好像就是近期內就是要過一次的檢查,那沒有檢查的話就會罰錢,就等於是在檢查之前,他其實來不及買到這些相關的設備,來不及買到水袋。
黃局長德清: 我們會來加強做這方面的宣導,而且我們也會,我們不是一去就給他開罰單了,我們會給他限期改善,如果他還沒有辦法買到,我們還是可以給他展延的,所以這個部分我們會來做這方面的協助。
江議員怡臻: 好,謝謝,謝謝市長、謝謝局長,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江議員,謝謝怡臻議員,謝謝。
主   席: 我們請廖先翔廖議員。
廖議員先翔: 市長你好。
侯市長友宜: 你好,議員好。
廖議員先翔: 市長,我想針對你的個人行為提出一些質詢,前一陣子市長是不是花了自己的錢修繕我們的官邸?
侯市長友宜: 小錢。
廖議員先翔: 小錢,就是官邸有些什麼問題?
侯市長友宜: 沒有,因為那個漏水,因為大概很長一段時間沒人住。
廖議員先翔: 就漏水的一些問題。
侯市長友宜: 漏水、蚊蟲,還有斑駁,很麻煩,反正五、六十年的老房子了,問題一定很多,很正常的。
廖議員先翔: 就是有一些問題。
侯市長友宜: 對。
廖議員先翔: 那市長你知道孔子嗎?
侯市長友宜: 什麼?
廖議員先翔: 孔子,你認識嗎?
侯市長友宜: 孔子,我不認識他。
廖議員先翔: 戰國時代那個孔子。
侯市長友宜: 戰國時代那個孔子,我不認識他,我知道這個人。
廖議員先翔: 你這個行為,市長你可能會認為說,你可能是要幫市政府節省一些公帑,自己用可能就自己花費。
侯市長友宜: 我想說自己來比較快,因為市政府也沒有多少錢。
廖議員先翔: 對,但是如果說是孔子,他會給你教訓一頓,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我不知道。
廖議員先翔: 論語有個故事叫做子貢贖人,不知道市長有沒有聽過?
侯市長友宜: 我論語好像念得不太好。
廖議員先翔: 那就是這樣,子貢是一個有錢人,他就是比較有錢,他們戰亂會有很多的一些囚犯,各國都會有很多奴隸被各國抓走,子貢他那個國家就說,如果說我們這個國家的人看到有國民被抓走了,那你把他贖回來,國家會幫你出這一筆錢,還會再補貼你一點,子貢很有錢,他就看到了,他就幫他們國家贖了一些人質,那回來的時候,因為他很有錢,他就跟這個國家說我不收這筆錢,他覺得說做善事不用花錢,結果這件事情後來被孔子知道了,孔子就教訓了他一頓,他說如果今天你照這個國家的規定來辦事,你不拿錢,那以後如果說同樣的有人看到我們國家有奴隸被別人抓走,他或許不是那麼的有錢,如果說他去把他贖回來了,如果他去領了國家的錢,他會被別人閒言閒語,他製造了一個用金錢建造起來的一個道德觀,那同樣的,我們在當市長,或許市長你認為說一點小錢,我們自己修繕一下,沒有什麼關係,當然官邸可能你自己用,你覺得沒關係,但是如果說除了官邸,如果說將來有個很有錢的市長,他除了官邸,那包括他的一些直接間接跟市長有關的花費,他都說都不用花市政府的錢,我市長自己花錢來開銷就好了,這樣子市長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效應嗎?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想見仁見智,我特別跟議員謝謝你的關心,因為市長官邸其實目前看起來,其實居住起來沒有那麼舒服,因為第一個那個環境其實差很多,已經老舊、破舊,再怎麼修還是會漏水,還是會有奇奇怪怪的事情,就是反正那個問題會很多,都沒有辦法解決,所以我一直覺得市長官邸其實可以把它拿出來,供大家來看看怎麼樣的方式來做,所以我請財政局去看過現場,如果說規劃一下,搞不好以後那個還可以做都更,還可以蓋公共托育、公共托老,保留部分做職務宿舍,這個就好了,所以其實市長官邸沒有那麼嚴重,因為我們只有兩個夫婦,有沒有住,其實沒有使用那麼大。
廖議員先翔: 我只是想提醒市長,我們儘量避免來做一些利用自己,可能使用自己的金錢來盡到我們以後往後政治人物的一個標準,金錢上面的道德的標準,儘量來避免。
侯市長友宜: 我也沒有那麼崇高。
廖議員先翔: 公共事務就用公帑。
侯市長友宜: 好。
廖議員先翔: 如果說你喜歡Hello Kitty,在牆上畫一個Hello Kitty,你自己要花錢沒問題,但是如果說真的是政府的需要,我希望市長儘量避免,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謝謝,我知道,那以後我會記取這個您的說法。
廖議員先翔: 那再來一點,這個路邊的停車收費,麻煩羿璇幫我播一下我們路邊停車收費的影片,我認為這個路邊停車收費其實是相當沒有效率的,這部影片,聲音可以關掉沒關係,這個影片大概5分鐘,一個收費員大概5分鐘的時間,你直接播沒關係,他在5分鐘的時間,5分鐘的時間他只開了17台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可能要拍個照,然後還要再夾一個收費單,這個收費站單看起來薄薄的一張,我們新北市1年印了2千萬張,2千萬張這麼薄一張,如果說把它疊起來大概是兩個半的 101的高度,非常非常驚人的一個垃圾量,同時我們人力的運用,我認為也不是說非常的完善,1年的人事費大概接近了2億元,那我們這個代收,代收要給一些超商或者是什麼單位一些錢,1年的費用大概是6千萬元,總共大概路邊收費1年的收費7億元,大概要支出的部分就2億6千萬元了,我覺得不是很有效率,那我是希望說譬如說我們現在有許多的這個電子支付或自動代扣,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行動支付。
廖議員先翔: 我們停一次車他就扣一次,他就跟你收一次錢。
侯市長友宜: 對,沒有錯。
廖議員先翔: 我們為什麼不比照水電費給他月結?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民眾一個習慣的改變,不可能一天就改變。
廖議員先翔: 當然。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交通局已經在規劃,在幾個路段裡面,採用我們路邊停車自助計費的APP的方式去做這個試驗,然後行動支付多元繳費的方式已經我們在做了,所以您講的方法就是我們未來要走的路,但是我們現階段就可以起步,開始先試辦去做。
廖議員先翔: 我認為現在可以馬上做的就是從這個自動轉帳的這個部分去給他著手。
侯市長友宜: 好。
廖議員先翔: 我1年停10次我可能就要繳給這個......,不是,1個月停10次好了,我就要繳給超商35元,那個廠商35元,如果說我們每個月只收一次,我們只要繳3.5元,我們省下了9成的錢。
侯市長友宜: 對,可以省錢。
廖議員先翔: 循序漸進,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很棒。
廖議員先翔: 那包括我們路邊的收費,如果可以的話,將來最好是建立一個雲端的資料庫,用電子這個影像辨識的方式,我們建立一個雲端資料庫,一樣採月結,如果說大家對我們停車費有疑問的話,我們可以自己上去看。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還可用大數據來分析,分析了我們以後的停車格怎麼設計,我們都還可以用這個方式,所以我其實用這種方式智慧性管理是我們未來要走的路。
廖議員先翔: 對,畢竟智慧城市也是我們市長的政策之一。
侯市長友宜: 對,所以我也拜託交通局就是開始往這個方向大力推動、大力推動,這謝謝廖議員所提出來這個好意見。
廖議員先翔: 好,那再麻煩市長。
侯市長友宜: 是。
廖議員先翔: 接下來是我們機車族的權益問題,羿璇幫我播一下機車開上我們北山大橋的影片,我要先跟警察局長抱歉,這是一個違規的影片,機車是不能上北山大橋的,你坐沒關係,今天我們FB的汐止集團,最常出現的兩個討論串,一個是我們機車在北山大橋發生事故,第二個是我們汐止區吉林街限高架那個大車誤闖,然後卡在輕高架的問題,吉林街限高架的問題,我已經用我的建議款去把它重新做了,已經解決了。
侯市長友宜: 謝謝。
廖議員先翔: 現在是我們這個機車專用道的問題,這是一個違規的影片,我先跟市長說,他是騎在我們的快車道上面,其實我們的機車族如果說他有遵守我們騎車的一些安全規範的話,其實走這個路看起來還蠻安全的,保持適當的距離,我們也不用擔心一些交織的問題,這個影片先到這邊,那另外一個我們再請羿璇幫我播一下我們機車走機車道的影片,我們的機車道不寬,比一般的機車道窄,它並沒有辦法畫兩車道,它沒有辦法畫分向線,你也可以看到,我們如果說要超車的話,其實空間是非常的不足,包括在行駛中,沿途有許多的伸縮縫,在後端還有一個較大的彎,剛好在彎的地方就有伸縮縫,包括超這個車,大家都靠邊邊騎,但是其實你也可以看到非常的擁擠,我們不可能要求每一輛機車都騎的一樣快,這條北山大橋限速30,應該不太可能有人騎30。
侯市長友宜: 這個看起來騎很快。
廖議員先翔: 他當然是騎比較快,他可能有超過30,但是我們在巔峰的時候一定都是這樣子的現況,剛剛轉彎的地方還有伸縮縫,1年發生幾十起的車禍,影片先到這邊,這個問題我之前就有跟市長建議過了,我們機車族的權益,我希望循序漸進地把它開放,有時候我們會認為騎機車比較危險,那可能是一些屁孩,這個總是有些屁孩只要不遵守交通規則,可能會引起一些交通的問題,但是我認為說不應該因為這些屁孩來影響我們有遵守交通規則的一些機車族的一個權益,那剛剛市長剛有看過兩個比較,如果說尤其是在上下班時間,車非常擠的時候,你可以想像那個機車道是......
侯市長友宜: 是非常壅塞的。
廖議員先翔: 非常壅塞的,而且非常的擠,我是建議,當然之前我有跟市長建議過,是不是能夠廢掉機車道,最外側走環山上環東大道,另外一個就是說如果這個有一點改變太大的話,是不是我們可以先挑一些時段讓我們的機車能夠走快車道?在離峰的時候,因為最近我們有找我們的警察跟環保兩個單位,因為我們北山大橋機車道要清理,對不對?因為清理的時候,人在上面非常的危險,我請我們警察幫忙維護交通,在離峰的時候先讓他們走在我們的快車道,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後續我不知道市長看完這兩個影片的一些想法是怎麼樣?
侯市長友宜: 機車族的權益我們一定要照顧,但更重要我們要照顧他的安全。
廖議員先翔: 當然安全重要。
侯市長友宜: 所以這些交通專業的評估,在整個轉換的過程當中,機車專用道或是把它打開,而且在交叉的馬路的過程當中,可能會造成車禍的地點,其實我們就要沿線,包括周遭的問題要做整體性的評估,不能單看一條馬路。
廖議員先翔: 當然。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剛跟交通局長討論,局長你們就好好會勘一下,哪些問題可以先做哪一段就先做,如果在整體評估上會影響到整個交通的安全,那我們要特別審慎的去考量,所以這個部分,我是不是授權給我們交通局長帶著專案同仁去評估完了以後,再請交通局的同仁來跟您報告評估的結果狀況如何,我們能夠改善的我們就儘量把它改善,能夠把它標誌去掉也沒有關係,但是如果有造成交通安全的問題,我想還是以安全為主,好不好?
廖議員先翔: 沒有問題,之後再麻煩我們局長,謝謝,另外我想提敬老悠遊卡的問題,敬老悠遊卡過去只能搭我們的公車,對不對?那我們搭公車有沒有限制說只能搭哪些、不能搭哪些?
侯市長友宜: 公車,公車沒有吧,都可以搭。
廖議員先翔: 雙北的都可以搭嘛?
侯市長友宜: 雙北的都可以搭。
廖議員先翔: 公路客運應該也都可以搭,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廖議員先翔: 我們不會因為主管機關的不同,我們來限制這個公車能不能使用敬老悠遊卡,原則上是不會,對不對?只要在新北市境內有在跑的公車都可以用。
侯市長友宜: 我們新北市裡面的公車都沒問題。
鍾局長鳴時: 跟議員報告,一般敬老卡是絕對沒有問題,但是我想問題可能是出在那個480點的免費額度的點數上面。
廖議員先翔: 對,所以一樣都是公車,我們不會去做一些限制,對不對?
鍾局長鳴時: 公車部分不會,但是公路客運那些還沒有開放。
廖議員先翔: 我知道有開放一些了,大概開放二、三十條了,現在來講,我們市長在前一陣子宣布開放這個敬老卡可以搭乘我們的捷運。
侯市長友宜: 對,6月1日開始。
廖議員先翔: 捷運是我們的軌道設施,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是。
廖議員先翔: 我們新北市境內除了臺北捷運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軌道設施吧?
侯市長友宜: 淡海輕軌也可以,包括我們未來的三鶯線也可以。
廖議員先翔: 對,我想提的是我們的臺鐵,臺鐵一樣是我們的軌道運輸。
侯市長友宜: 臺鐵,對。
廖議員先翔: 他只是名稱不一樣而已,他的主管機關不一樣而已。
侯市長友宜: 對。
廖議員先翔: 現在市長開放敬老悠遊卡只能使用我們捷運的這個方面,我們認為好像對我們搭乘臺鐵上班的人比較不公平,就好像說我這裡已經沒有捷運了,我只能搭臺鐵上班,結果你還不補助我搭臺鐵,就好像我們的旅遊方案說你住五星級飯店,我補助你住五星級飯店,你沒有五星級飯店住我不補助你,對不對?好像有一點這種感覺,樹林、鶯歌有很多民眾都搭火車上班,對不對?怡臻,有些人都是希望說我們能夠使用,三重沒有,對,我是希望市長是不是考慮一下?一樣,我覺得是一個公平性的問題,我知道市府的財源有限,你既然要開放應該就是一體適用,那今天我們既然要開放軌道運輸了,是不是我們新北境內的軌道運輸應該都要開放?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交通局長曾經為這個事情去跟臺鐵協調,臺鐵說NO,因為他們整個計算的方式、優惠方式是不一樣,系統完全不一樣,又要修改,甚至包括目前我們的機捷也沒有,機捷也沒有,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
廖議員先翔: 所以是臺鐵不要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第一個先來克服機捷比較重要,那臺鐵......
廖議員先翔: 所以是臺鐵不要嗎?所以是臺鐵不要嗎?
侯市長友宜: 臺鐵他們就已經去問過了,去跟他們講過了。
鍾局長鳴時: 跟議員報告,初期臺鐵他是因為系統要大修改,第二個是他的定位,他認為他是乘積運輸,如果全國一致性要開放的話,不會只有針對新北,這樣財源的部分他覺得會虧損太多。
廖議員先翔: 財源應該是我們這邊出。
鍾局長鳴時: 不是,這是雙向的,就是說我們會優惠轉乘給來我們這邊的,那我們去轉乘他的,他也要相對付出,這是兩個雙向的一個公平性。
廖議員先翔: 但是我們新北市這邊的立場是正面的嗎?
鍾局長鳴時: 我們當然是希望能夠方便我們的市民,在通勤的時候有一個最大的優惠,這是最好的。
廖議員先翔: 好不好?那如果說有機會......
侯市長友宜: 越方便是越好。
廖議員先翔: 對。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是想說我能夠先解決機捷,我就已經不錯了。
廖議員先翔: 臺鐵要拜託,我們臺鐵沿線經過的民眾更多。
侯市長友宜: 好,第二個尤其汐止人,臺鐵是使用率最高的,有時候對汐止也不公平。
廖議員先翔: 當然,沒有捷運已經很怨嘆了,然後結果搭火車還不能用,更怨嘆了,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對,真的,這是真的。
廖議員先翔: 拜託市長站在我們汐止,還有鶯歌、三峽。
侯市長友宜: 我們看能不能去跟他選擇一個段?不過系統改也不可能只有改一段。
廖議員先翔: 沒有,我想市長只要是一個正面的態度,我們再努力,這樣子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我們再努力。
廖議員先翔: 那1280的部分有沒有辦法納入臺鐵?
鍾局長鳴時: 這個一樣,主要問題還是出在一個是他的定位,第二個是他的系統修改,他的費用非常高。
廖議員先翔: 一樣的問題。
鍾局長鳴時: 不像我們跟北捷是同一個系統,他的系統是一個獨立性很高的,所以這個部分,我們還要看他最後的一個評估,不過這個我想他定位......
廖議員先翔: 所以站在你們交通專業的立場希不希望1280把臺鐵納進去?
鍾局長鳴時: 1280當然鼓勵大眾運輸,這個絕對是我們市長在上任以後積極的一個方向,我想發展公共運輸,我們絕對不會推辭,但是臺鐵這部分因為涉及到他的......
廖議員先翔: 正面看待。
鍾局長鳴時: 是,我們會繼續努力、我們會繼續努力。
廖議員先翔: 好,那最後的一些時間,我們來講汐止民生線好了,現在改名了,叫汐止盲腸線了。
侯市長友宜: 不,汐止動脈線、汐止動脈線。
廖議員先翔: 市長說汐止捷運民生線是動脈,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對。
廖議員先翔: 現在已經在環保署審查了,所以市長的立場是說只要環保署通過,綜合規劃通過,我們汐止這邊馬上動工。
侯市長友宜: 只要核定,我們馬上。
廖議員先翔: 不需要經過臺北市同意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這段我們可以先做。
廖議員先翔: 還要不要跟臺北市協調?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提報,我們會把我們這一個階段再提報一次給交通部。
廖議員先翔: 我們這邊先做。
侯市長友宜: 我們已經跟臺北市講過了,我們就分兩個階段來做,你們的不做,我們的先做,我們整個全線核定以後,我會把這一段切出來,再報給交通部來核定。
廖議員先翔: 臺北市針對我們這樣的規劃,他沒有意見?
侯市長友宜: 應該不會吧?我們在雙北平臺裡面會談到這個部分。
廖議員先翔: 我們現在許多汐止人就擔心柯文哲卡住我們汐止民生線,許多的汐止民眾都盼望說我們主導權可以拿到新北市,如果說現在已經在審了,沒有關係,如果說真的遇到什麼困難了,市長會不會有意願把我們汐止民生線接回來新北市政府主管?
侯市長友宜: 會,我答應的事我一定會做。
廖議員先翔: 如果說臺北市持續是用消極態度的話,我們新北市願意來接管汐止民生線。
侯市長友宜: 我們新北市有能力自己辦這條捷運,三鶯線我們已經接回來自己辦了,我們希望我們的捷運局越做越多、越做越大,我們自己的能力把它變得更成熟,所以汐民線,尤其汐止到文湖的這一段,我們可以做的,優先好不好?
廖議員先翔: 對,所以市長算是有答應,如果說臺北市持續,如果說將來是用任何明的、暗的方法卡住汐民線的話,我們新北市就爭取過來主辦。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自己來辦就好了。
廖議員先翔: 好,那這一點就OK,這樣就可以。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也跟捷運局長講,我們要有心理準備,我們要先承擔這一段,先來做。
廖議員先翔: 謝謝,那還有1分多,這麼快就討論完了,再多問一下。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您多問沒問題。
廖議員先翔: 我們汐止這個康寧街匝道,國道一號增設康寧街匝道,目前交通部還沒核定,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已經報給交通部,還沒核定。
廖議員先翔: 交通部還沒核定嗎?
侯市長友宜: 還沒核定下來。
廖議員先翔: 原則核,原則,但是還沒有正式核。
侯市長友宜: 我們已經決議往這個方向,高公局跟我們已經往這個方向在報了。
廖議員先翔: 對,我的意思是說應該99%會做了,對不對?
朱局長惕之: 那個細節跟議員說明一下,那個部分我們已經為了它要增設一個匝道,我們要先把康寧路三段那個部分我們要先拓寬,那關鍵是樟江大橋,說實在話,我們希望他們經過詳細的水理計算,因為那座橋的結構還好,不該浪費的就不要浪費,如果他能夠不拆樟江大橋把匝道做起來,那是完美的。
侯市長友宜: 因為他們這個附帶兩個條件,所以第二個條件要去溝通一下。
廖議員先翔: 好,那就是說如果說樟江大橋真的要改建的話,我原本是想說如果確定要改建,我們就先動,如果說現在還要評估的話,我們可以再等一等,如果說真的要改建,還沒核定,我是希望我們這邊能夠先做的就先做。
侯市長友宜: 我希望樟江大橋不要去動它。
廖議員先翔: 最好不要。
侯市長友宜: 現在好好的就好了,你還去動它做什麼?
廖議員先翔: 當然,拆了當然是會影響。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現在拜託工務局再去說,副市長自己也帶隊會去協調,好不好?
廖議員先翔: 好,OK,那再麻煩市長,另外我們還有金山的地方創生,這個有個團體,我們選舉的時候去汪汪地瓜園,賴家華他們現在有在搞地方創生,好不好?區公所最近會送上來市府,我不知道是哪個局處,那就希望市長再幫忙交代一下,盡全力來協助。
侯市長友宜: 好,有空我會再去看一下,他們地瓜蠻好吃的。
廖議員先翔: 好,那今天就這樣,謝謝,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廖議員,謝謝廖議員的鼓勵,謝謝廖議員關心我們汐止地區,非常感謝,謝謝。
主   席: 好,市長請回,謝謝各位的合作,我們下午時間已到,散會。
散   會: 17時26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