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5次定期會110年05月03日
陳議員明義發言
陳議員明義: 謝謝召集人,我們請政風室跟法制室好不好?
主   席: 政風處跟法制室,法制局。
陳議員明義: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我再問農業局,那個我先問一下法制局局長,在前天有一則新聞,大家因為現在在防疫,4月29日有一則新聞,大家在防疫也都沒有注意,因為這個大概大家也不太感興趣,但我是關係人,當這個新聞發佈了以後,法院的一個判決出來以後很多人看到我跟我說你看,就冤枉了人家嗎?所以你是冤枉了別人你才有機會當議員,那另外一群人告訴我說你看,就告訴你臺灣的法律司法是不可相信的,我相信……,你們可……,這個局長你可能……,處長你也……,局長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在講什麼個案,簡而言之,一個賄選案,在民事的部分,二審定讞解職,一、二審都認定賄選,檢察官起訴調查官監察、監聽的議文所有東西,這麼厚一疊,我逐字逐句都看完,因為我是關係人,然後民事判決了以後,現在刑事的部分,檢察官代表公權力起訴,樁腳認罪,所有的議文裡面清清楚楚一審判4年,二審判4年,三審驳回更審,他拿到了參選的門票,其實我不擔心,你知道嗎?我真的一點都不擔心,但是這樣的社會氛圍出來了一點,你看,當初選舉就是政黨用司法的力量迫害了人家,讓他變成沒有賄選,另外一派的說你看,就告訴你說某一種顏色是可以被原諒的顏色,司法怎麼樣?那我只能看完這個結果說跟著腳本走,我當初就說了,我不認為三審會定讞,我認為會發回更審,因為這用時間差,一發回的話,再回高院更審的話,這個明年選舉的門票到手了,而且自由時報寫的很有技巧,他寫說宣判無罪,是發回更審,怎麼會是叫宣判無罪?但是現在地方就要說,他是無罪的,但沒有……,每一個人都不見得有這個政治sense,好,他現在發回更審這個過程中,高院是法律審,對不對?不是事實審,他發回的理由是什麼?你知道嗎?他採用了樁腳,某一個樁腳的理由說,他不知情,但是污點證人承認他知情,所有的金流查出來包括怎麼等等,因為我看過所有資料,那難道一審的法官是神經病,二審的法官是笨蛋,檢察官是壞蛋,這麼多的程序,高院竟然一句話就說,他認為這個人講的才是真的,然後就把他發回,局長,因為我們沒有,無能為力,按照應該程序上面來講,既然已經宣判了,請您調這個判決紀錄好不好?宣判紀錄,我想知道這3個高院的、最高法院的這個法官這個見解,我想看一下這3個法官過去判案的紀錄,我很想做一下研究,這個東西是公開的,但是我沒有辦法進去,不管你們是……,你們的法政系統,可以嗎?
吳局長宗憲: 是,我去調,不過最高法院他……,105年他變更是說重大刑案會公布法官姓名,但是因為他是屬於法律審,所以不一定會有法官姓名在上面。
陳議員明義: 這就是臺灣司法的悲哀,因為他不公布他就沒有責任,他不公布就追不到他,但是判決一定可以查到是誰判的,因為他已經判完了,所以這個東西有公眾利益的問題,而且我是當事人,我希望讓我們新北市市民知道法律是公正的,請您來協助這個部分。
吳局長宗憲: 好。
陳議員明義: 好,謝謝,那個……,對不起,那個政風處長我讓你站了一下,因為本來想問另外一個案子,時間沒有了,好不好?請回下次再問你,處長謝謝,局長謝謝,好,謝謝。
主   席: 好,謝謝陳議員,好,我們請陳偉杰陳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