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23日
聯合質詢
主   席: 我們休息時間已到,進入下午的議程。
周議員雅玲: 主席,請侯市長上報告台,市長,本席觀察你的個人特質,你有很強烈的個人特質,很多情況之下的事件,你如果要做的話,就誠如你剛剛所說的,本席印象太強烈了,就是往前衝,不管前有什麼樣的驚奇還是懸崖斷壁,你就是往前衝,這股力量這股目標,當市長你想做的時候,其實就是無人能夠阻礙你的,但是我覺得市長你會偏心,當你想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就責無旁貸就是努力往前衝,但是當你覺得不是你最主要的,你就會一直緩一直壓,看狀況辦事情,這樣子一個特質,我觀察你今年是第四次的總質詢,你這樣子的特質是我個人的察覺,那我也建議市長,當民意代表在建議的情況的事件,絕對不是我們個人的意願,絕對也不是我們的想法,這是民眾所託,民眾所寄望的,我跟市長一樣有一種精神,就是鍥而不捨的精神,大臺北都會地區就是汐止金龍湖,在從......,你在笑了,我相信你也知道,本席也可以了解,你笑的意涵是什麼,從朱前市長一直到現在,你知道我一直認為市長你是個言而有信,說話是話的市長,我記得上次在質詢金龍湖這個議題的時候,我也幫金龍湖這些愛湖人士請託市長,你有到汐止的情況之下,是你有到汐止的情況之下,麻煩市長撥個時間去看一下金龍湖,市長,從上次質詢到現在,你應該沒有說沒去過汐止,而且這樣的次數,絕對超過5次以上,那我也知道市長很關心汐止的交通建設,幾乎看的都是交通,以交通為主,確實以汐止目前的整體大環境,就交通而言,確實是有待突破的,也感謝市長對交通的用心,但是除了對交通的用心之餘,汐止難道只有這件事是市長你想要做的嗎?來,先停一下,我還是再次重申一下,因為我們現在網路是直播的,金龍湖的這些愛湖人士也知道本席在4點半的這個時間,會將近有15分鐘的時間來質詢金龍湖,那我簡介一下,金龍湖為什麼叫金龍,因為他的形狀,這是五爪,金龍的爪有五爪,1、2、3、4、5,沒有電了嗎?來,我們這個影片,市長是愛湖人士提供的,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樣子的影片,他們有做一些地方的導覽,他們自己自發性的做,所以他們有這樣子的影片,他提供給本席的,那這個影片很長,可能要請市長你耐心看了大概3分半鐘之後,我就請市長來看待,我們的金龍湖日益嚴重污染,來,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
周議員雅玲: 片子結束了,本席也無言了,市長,你也無言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要更努力,尤其對污水所造成的這個湖面的破壞,還是湖內的淤泥居多,這個部分,真的是我們要有效的管理他。
周議員雅玲: 很好。
侯市長友宜: 再來看重要的,是不是有人故意去破壞。
周議員雅玲: 市長,這幾年本席一而再再而三針對金龍湖污染的部分,從朱市長一直到去年侯市長一直到現在,還是侯市長你的主政之下,請問金龍湖有改善嗎?這是第一點,放任附近的不肖人士惡意排放污廢水,然後更嚴重的,還有放火燒山,這樣子的一個現象,市長,你處理之前的八大行業,打擊犯罪,你帶頭衝,停電停業,完全從違章的部分立即拆除,何以對於這樣子的一個環境生態,市長到目前為止,不是沒給你時間,一直看不到市長你有任何的作為,反而是我們金龍湖的住戶,旁邊的住戶跟我們這些護湖人士,長久以來一直在監控日益惡化的金龍湖,市長,我們對於這樣子的環境,難道市長你只注重硬體建設,這樣子的一個環境沈默的抗議,我真的完全看不到市長你的具體作為在哪裡?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其實這個事情,我特別有責令我們的環保局每個禮拜要去做稽查,更重要的要去查察污水管阻塞導致滲漏的原因從哪裡而來,所以這個他們最近已經查到八支周邊的污水管,這個部分他們確實有在做,但是是不是做的很好,根源有沒有解決,我一直要求水蓮山莊希望把污水能夠把他接管,但是水蓮山莊仍然沒有辦法配合來做好改管接入的這種狀況,所以這部分,我們還是要不斷的溝通跟努力,至於周遭環境的除草以及布袋蓮的清除,其實我們都會陸陸續續在做,當然我們要更強而有力去執行附近的種菜,破壞水保的整個環境,這部分我覺得我們還大的努力空間,這個還會再要求自己,也要求我們同仁,好好把這個部分做到。
周議員雅玲: 市長,你就這樣子輕輕帶過,強烈要求我們的各局處,就這樣子,這幾年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成效,而且這樣子的一個金龍湖的污染,其實日益嚴重惡化的,如果說我們各局處他有拿出魄力來解決這樣子的問題,金龍湖會這樣子的嗎?你可以放回之前,不是陰陽湖的那個畫面嗎?市長,這樣子的一個環境要看待的是我們有關單位他如何風聲鶴唳具體的作為,絕對不是像市長你所說的這樣子。其實本席可以感受的到,因為這樣子的環境作法對市長而言,你會認為沒有選票,所以你的看待就淡淡的,你看這樣子的一個湖面,你看完之後心裡有何感想?真的就是這樣子讓他呈現環境日益惡化嗎?難道沒有具體的作為,難道都只是要我們環保局的清潔隊員去清除那些布袋蓮,如果沒有我們這些環保局清除布袋蓮的情況之下,他除了表面上日益嚴重,他湖面的優養化到底有沒有根本追究跟探討?我們也曉得有污水的排放導致這現象之一,但是這個問題絕對不是現在今天市長你才知道的。
侯市長友宜: 確實。
周議員雅玲: 本席要強調的是,要追究的是,何以任由這樣子的現象一直到現在,還沒有處理。
侯市長友宜: 其實我們這段時間都有去面對這個問題在解決,就像我們的水利局也特別對污水下水道的工期,也特別立定希望110年把他做好,把他完成整個橋頭銜接社區的污水,那目前因為沒有辦法配合水管的接納,所以現在是暫時施作,只要這個能夠施作,這個區域可以解決大部分的這個污水排放問題。
周議員雅玲: 市長,如果說他們不接納,你們如何處理?
侯市長友宜: 所以這個部分,我們希望......
周議員雅玲: 你們就是被動式的勸導。
侯市長友宜: 我們希望社區一定要跟我們配合,就是我們把......
周議員雅玲: 假設他不配合呢?他也期待我們主單位能夠直接來協助他們。
侯市長友宜: 好,這樣子......
周議員雅玲: 他們現在看到的是希望我們水利局直接幫他們接管。
侯市長友宜: 我會請......
周議員雅玲: 你如何看待這樣的事件?
侯市長友宜: 我會請環保局進到裡面去查察是誰,在給我排放污水,該罰我就會罰,當我溝通無效的時候......
周議員雅玲: 局長,我想請教一下,幾年下來,你們有開罰嗎?有對象嗎?
侯市長友宜: 好。
程局長大維: 跟議員說明,其實去年針對水蓮山莊他的污水管因為阻塞洩漏,我們有查到而且有開罰,也有要求改善,那剛剛議員提到的針對於他現在平常的污水處理設施的操作維護,我們會去用稽查手段去要求他看可不可以儘量去符合我們的下水道接管的要求。
周議員雅玲: 市長,在處理這件事情環保局、水利局包括市長你都會有壓力。
侯市長友宜: 我不會有壓力。
周議員雅玲: 絕對有壓力,壓力怎麼樣,我們就不在這邊論述了,本席要強調的是對於這樣子的一個生態,務必請市長你有很具體,而且等到下一次,我再來看到檢視這樣的金龍湖,我希望不要再看到淤泥扼殺我們整個湖泊,裡面的一些生態也跟著消失殆盡。
侯市長友宜: 我會強力去執行,整個破壞環境的源頭,然後請環保局進到社區裡,該去取締的就去取締。
周議員雅玲: 我相信很多的污染......
侯市長友宜: 這個才是一個解決污染源頭的一個重要關鍵。
周議員雅玲: 市長,你已經知道關鍵在哪裡,都沒有讓我們的局處很具體的去施作、去改善,所以今天我們的湖面是這樣子的一個狀況。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已經......
周議員雅玲: 這一股沉默的抱怨,我相信市長你絕對會知道,這些愛湖護湖人士也等待著市長你這邊,是不是可以開起門,讓他們有門路可以跟你們對話,但是到目前為止,你們似乎都沒有跟他們有任何的互動,你們漠視這樣子的一個聲音一直到現在。
侯市長友宜: 我們絕對不會漠視,我們一定會採取強而有力的執法態度以及溝通的管道,把污水整個社區要接管納入,這個部分一定希望不但能夠配合,沒有,源頭有造成環境破壞的,該抓該辦就辦。
周議員雅玲: 市長,可以很明確的知道,除了說有人為因素,故意的蓄意這樣排放廢污水,那其他那些不定時的炸彈,你如何看待?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樣,不定時我們就不定時的掃蕩,不定時的去處理。
周議員雅玲: 市長,金龍湖的湖面之大,絕對不是一個角落就可以去處理的。
侯市長友宜: 我了解。
周議員雅玲: 每次這樣子的清湖的一個狀態,其實是累到我們基層的清潔隊員,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我相信基層同仁很辛苦,光清布袋蓮就很辛苦。
周議員雅玲: 應該這樣講,我本席期待市長你在下一次總質詢的這樣子的一個期間,有一個具體的作為,讓我們金龍湖的這些護湖人士,讓我們在金龍湖旁邊的北峰寺的這樣子一個道場,可以讓他們好好的修行。
侯市長友宜: 我們也是好好的做。
周議員雅玲: 市長,局長請回,生態環境很重要,學校的硬體設備更是重要,今天講了很多有關教育的事情,市長你在去年也有到汐止完全中學去看待那些海砂屋的校舍改建的部分,那市長你在去年看了之後,如何指示我們教育局有進一步具體的作為,然後我記得在這一次的各單位業務報告,本席曾經有過時間請教我們教育局局長,秀峰完全中學的塌落現象是106年度10月一直到現在,然後我們的張大局長回答本席,議員,我去年才來的,然後針對這樣子的現象太多了,所以市長,本席想請教我們的孩子受教環境居然都處在這麼樣危險的校舍嗎?因為這句話是局長答復本席的,他說這樣子的現象太多了,來,我們來看待一下,這個是天花板掉落,好在當時的狀況是因為下課的現象,所以沒有砸落到我們的教職人員跟我們的學生,來,下一張,市長,你看,這就是當時發生海砂屋這些塌下來的落石的現象,再來,市長,看到了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知道,這個106。
周議員雅玲: 106年10月學校發生的。
侯市長友宜: 106年發生的事情。
周議員雅玲: 你去年也看過。
侯市長友宜: 我去年也去看過。
周議員雅玲: 對,你去年看過之後......
侯市長友宜: 對,沒有錯。
周議員雅玲: 你只是說你知道而已,知道之後呢?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然後我希望教育局在這裡面去審查,如何跟中央來爭取相關的經費,因為要改建......
周議員雅玲: 所以到目前為止,還僅只於在跟中央爭取經費?
侯市長友宜: 要改建,這裡面我們特別在2月25日已經補助該校安置費用1,000多萬元,把這2個教室暫時不用,1,000多萬元,那目前為止......
周議員雅玲: 市長,106年發生的,107、108、109現在已經3年了還僅只於安置這些教職員跟學生,來,再下來,市長你看一下,這是我們孩子受教的環境,這個他們都在一些特殊的教室,他們教室已經不能上課了,這個應該是在藝術教室,再來下一張。
侯市長友宜: 這個專科教室吧?
周議員雅玲: 專科教室,這些學生現在收納的,幾乎都在專科教室。
侯市長友宜: 對,在專科教室。
周議員雅玲: 這些就是專科教室,來,這一張是在烹飪教室,你看一下,我們孩子的受教環境是這樣,來,再下一張,你看,這個都是專科教室,再下來,這個是應該是實驗教室,實驗教室,再來,來,你看一下這就是我們孩子受課環境,你知道這是什麼教室嗎?局長。
張局長明文: 理化實驗室。
周議員雅玲: 什麼?
張局長明文: 應該是理化實驗室,看起來是。
周議員雅玲: 理化實驗室。
張局長明文: 或生物實驗室。
周議員雅玲: 自然實驗室,烹飪教室、音樂教室,再下來,那這個呢?你知道這什麼教室嗎?
張局長明文: 舞蹈教室的感覺,還是比較是......,有木質地板。
周議員雅玲: 藝能教室,再來,這個呢?不知道?
張局長明文: 看不大出來,是。
周議員雅玲: 市長,片子還有嗎?繼續放,這個是我們教職員。
張局長明文: 行政辧公室。
周議員雅玲: 對,行政辧公室,來,上去烹飪教室,市長,看完這些我們的孩子被安排在這樣的特教教室上課,本席只有一個想法,可憐,真的可憐,我們的孩子是在這樣的受教環境,然後還在等待今年我們的預算還沒有到位,市長,你是這樣子看待我們的教育嗎?
侯市長友宜: 特別跟議員做一個報告,那這個部分,除我們先前已經在處理外,我們也會特別跟中央,還有我們自己也會如何來快速來評估,怎麼去把忠孝樓跟仁愛樓這兩棟大樓要做好改建,拆除來重建。
周議員雅玲: 市長,應該這樣子講才對,你現在先不要看稿,如果說這樣子的海砂屋的校舍已經被......,把所有的教職員都已經搬遷了,你們還在等,那請問一下,我們教育局的預算針對老舊校舍的改建經費,難道每年都沒有編足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老舊校舍我們每年都有編預算,但我們會把有優先順序拿出來先做的,該做的我們就先做。
周議員雅玲: 很好,你的優先順序的標準是什麼?
張局長明文: 他會有耐震係數跟相關的標準。
周議員雅玲: 所以......
張局長明文: 還要報教育部去審查,要做一個程序。
周議員雅玲: 針對秀峰完全高中的這樣一個現象,還不到重建的條件嗎?
張局長明文: 還是跟議員報告,因為這個部分是在去年年底今年初的案子,所以我們現在就是積極的在安置完,然後做規劃做設計,照著進度......
周議員雅玲: 局長,你是去年才到的,這是你說的,你今年才正視這樣的案子嗎?我們的教育政策,我們的學校宿舍,難道這個政策都沒有延續的嗎?
張局長明文: 沒有,是今年才納入的,確實他的狀況是今年的狀況,學校才提出來,我們才處理的。
周議員雅玲: 市長,你聽的了幾句,106年發生的,109年才納入。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我還是要講一下,106年那時候的狀況,都已經做補強了,他所有的那個都有中央的補助款把所有的校舍都補強完了,都沒問題了。
周議員雅玲: 市長,是不是有關我們新北市有危險的這些校舍,我們都用補強的就好了?這樣子就可以一勞永逸嗎?
張局長明文: 這樣子,學校的重建他有必然的順序,當然在結構安全無虞,重建不一定是優先選擇,但是如果在經費允許,而且有結構性的......
周議員雅玲: 不是不是,我一直在強調一件事,這件事情不是今天發生,不是去年發生,是106年度發生一直到現在。
侯市長友宜: 對,所以106年已經做好結構安全的補強了,那這個因為是......
周議員雅玲: 市長,如果照你這麼講的話,家長會長跟一些家長不需要這麼急急忙忙找本席來求救這件事情,如果照你這麼講的話,如果說校舍補強還可以再讓這些學生回復教室的話,那我們就讓他回去上課就好了,是不是這麼說?市長你的意思是這樣子嗎?因為補強了,補強就沒有安全的疑慮,所以我們這些學生就可以回去原教室上課。
張局長明文: 所以才會是去年年底跟今年年初,我們才發現說這可能還要往下評估,所以我們才會處理。
周議員雅玲: 局長,我現在只是要市長一個態度,針對這樣子的一個含氯離子過高,而且被評鑑為危樓了,如果說老是用補強的方式,市長你認為這樣就可以一勞永逸嗎?
侯市長友宜: 我了解,所以上次去看過以後,回來我們就覺得說,雖然結構安全已經補強了,我們做的還不夠,所以我們今年除了安置經費把他處理完以外,我們準備在7月中旬,就是下個月要把忠孝樓做一個整個平面性的評估以後,再報給教育部一起來做好重建的方向。
周議員雅玲: 市長,緊接著來,還有另外的問題,另外一棟忠孝樓。
侯市長友宜: 仁愛樓。
周議員雅玲: 仁愛樓、忠孝樓,來,這裡,忠孝、仁愛,這一棟他也屆臨快55年了,如果說他的時間,再兩年就到了,我們可不可以一併把他做個處理?你這一棟校舍在重建的過程當中,絕對會造成很多師生學習這方面的一個阻礙,那未來這棟蓋好之後,再來做這一棟,我們可不可以在學校這樣子整體受教環境的安全,也加速這樣子的硬體設備的完整之下,我們一併來看待,危險的這棟大樓,他的經費大概需要2億多元,這一棟也大概需要2億多元,如果說我們分開來,從改建的情況之下,他的時間也會拉長,市長你可不可以具體一點,關愛我們秀峰完全中學的學生,讓他們在受教的環境過程當中,不要每每遇到學校一直在改建,這樣的期程會拉長,而且也會影響我們學生的受課程度跟品質的影響。
侯市長友宜: 好,我們會一起評估好了,好不好?因為那一棟也快到了期限,55年,可能到115年,到115......
周議員雅玲: 還有2年,他現在53年。
侯市長友宜: 還有5年多,5、6年。
周議員雅玲: 他現在53,我們可以到55。
侯市長友宜: 年限是到115,他們告訴我的是年限到115。
周議員雅玲: 市長,就是115,那我可不可以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是。
周議員雅玲: 你這2棟大樓一併納入評估。
侯市長友宜: 好,我們一併評估。
周議員雅玲: 一併納入評估,那我們具體的預算的編列概算,要何時有這樣的一個數字呈現?在我們的預算書裡面。
侯市長友宜: 我想先評估完以後,再跟議員做一個報告,好不好?
周議員雅玲: 市長,我這個本席希望這樣子的現象是有具體作為的,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起碼我們忠孝樓面對的問題比較嚴重,我們要先把忠孝樓面對問題也跟仁愛樓一起......
周議員雅玲: 我同意市長你所說的,但是未來仁愛樓所發生的情況之下,也會接踵而來,我們可不可以做就把他做好,一次到位?
侯市長友宜: 當然我也很想,但是在我們整個經費調整上,是不是能夠配合把他做到位,我想我們一併來評估,好不好?還有一併也要報給教育部,因為他年限還沒到,年限還沒到,我們也必須要去報。
周議員雅玲: 我相信這有很多個理由可以跟我們的教育部去做說明的,未來一併改建的過程當中,會更有效益,而且可以把這樣子的一個工程時間給縮短,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會跟教育部再三的溝通,好不好?
周議員雅玲: 謝謝,教育局長請回,市長,我想針對早上有一件事情,你一直沒有辦法很具體的回答本席,請主席裁示,主席,請主席裁示,有關我們在去年3月29日在吳副市長的見證之下,我們和北京賓大華頓國際投資公司所簽訂的農漁特產品的採購合約,本席想知道一年了,有什麼具體的成效發生?採購了哪些外銷的......,你不用回答我,我要資料,我要書面的資料,這個明天可以提供嗎?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因為他簽約的對象不是我們市政府,是跟農會跟漁會簽的,容我們跟他問一下這個進度,所以不好意思,這個......
主   席: 所以你要跟農漁會要就對了。
李玟局長: 他是那個約是直接跟農會跟漁會簽的。
周議員雅玲: 不對,但是這個也算是幫我們新北市的農產品拼外銷,我們責無旁貸,我們也有這樣子的責任,不能到時候做一做以後,到時候又是你們新北市農業局要來收割這樣子的一個成效。
李玟局長: 是,跟議員報告說,我們是要去跟......
周議員雅玲: 你們不需要輔導嗎?你們不需要監督嗎?你們不需要協助嗎?
李玟局長: 是,要。
周議員雅玲: 還是只是吳副市長見證之下,你們的目標就達成了?
李玟局長: 是,報告議員,我們要就是說容我們先跟農會、漁會問一下說現在最新的進度,所以明天時間是有點趕,這個跟議員報告一下。
周議員雅玲: 那沒關係,局長你說什麼時候可以把具體的資料提供給本席?
李玟局長: 報告議員,給我們差不多一個禮拜的時間。
周議員雅玲: 要一個禮拜是什麼時候?
主   席: 下禮拜。
李玟局長: 就從今天開始一個禮拜。
周議員雅玲: 那就是下個禮拜五嗎?
李玟局長: 是。
周議員雅玲: 可以嗎?
李玟局長: 可以。
周議員雅玲: 因為你要扣掉連假的時間,好不好?
李玟局長: 是。
周議員雅玲: 好不好?主席裁示下個禮拜五,謝謝。
主   席: 下禮拜五給他資料,謝謝。
黃議員俊哲: 市長。
侯市長友宜: 議員好。
黃議員俊哲: 黃俊哲市政總質詢發言,那一樣延續過去的議題,首先也感謝市長過去對我們這個環狀捷運線降噪的部分,一直很關心,你也去看過好幾次了,那其實現在最後剩的問題就是,我們都其實每一次跟局長開會也都有這個結論,其實灑油的這個方式,如果沒有這個隔音罩效果會很差,那我們最後市府也採取這個隔音罩的部分,那我們是不是再請市長重申一下,這個部分進度大概還要多久?
侯市長友宜: 好,其實我們當初已經花了2億多元,開始做隔音牆還有採購的問題,在逐步來處理,那剩下的就是板橋那一段,還有我記得有三段,板橋那一段以外,那我們現在委託專人管理在發包,了解在整個施作的過程當中......
黃議員俊哲: 局長也可以補充沒有關係。
侯市長友宜: 準備在今年的8月份要完成,那9月份廠商就會提......
黃議員俊哲: 8月份發包完成。
侯市長友宜: 9月份不是,9月份廠商會提供評估報告出來......
黃議員俊哲: 9月份提供評估報告。
侯市長友宜: 10月完成整個報告以後,我們就會後續來推動。
黃議員俊哲: 是不是?那預計如果包含完工大概要多久的時間?
李局長政安: 這個跟議員報告......
黃議員俊哲: 局長可以補充。
李局長政安: 有關工期的部分,要那個專案廠商評估出來,我們才會確切知道。
黃議員俊哲: 你可不可以大概抓個時間,因為到9月才會有這個評估報告或發包完成。
李局長政安: 因為他會把那個統包的範圍跟方式會提出來,那我們報市府如果同意以後,會去做這個統包的採購,這時候他也連工期......
黃議員俊哲: 其實大方向市長也都同意了,沒關係。
侯市長友宜: 因為這個經費花費非常的昂貴,那北捷這個部分他也不願意做,交給我們自己來做了,那上次花了一段,就花了2億多元了,那這一段預估也要花好幾億元,所以我們大概要做哪一段哪一段效果最好,也請捷運局好好評估一下,到底哪個段效果會最好。
黃議員俊哲: 市長,我們也給你時間評估,對不對?但其實你最近還有回去走的話,我相信這些周邊的住戶,還是對你很不滿。
侯市長友宜: 我可以理解。
黃議員俊哲: 你這部分覺得,我可能民意的高漲是很不錯,可是你也很久沒回去看了,你看局長被罵的,還是繼續被罵的臭頭。
侯市長友宜: 因為......
黃議員俊哲: 所以這個部分,真的要想一些辦法。
侯市長友宜: 雖然我們的音貝沒有超過,但是民眾每一個的認知感受是不一樣的,我們也可以理解,所以我們儘量滿足大家,能夠降噪儘量降噪。
黃議員俊哲: 但我必須提醒說當然市長你說錢不太夠,但人家臺北市隨便做就是40、50億元,所以趕快儘快去籌足財源,我覺得這樣不要讓我們聽起來,這兩件事是有關聯性的,沒錢,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做好,如果兩件把他連在一起,恐怕不是太好的觀感,會讓人家誤會說,是不是我們到底有沒有決心要做這件事情。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們要去評估整個施作起來的效果到哪裡,而且要做哪一個段效果會最好,怎麼樣做會更好,現在還在評估。
黃議員俊哲: 所以市長我們現在最後會怎麼樣來評估?
侯市長友宜: 現在就是專業廠商在評估當中,9月會提報告。
黃議員俊哲: 有沒有這個可能,最後評估出來還是不做隔音罩?
侯市長友宜: 這個要看整個評估報告,等他評估出來。
黃議員俊哲: 有沒有可能?局長可以代答沒關係。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關心那個縣民大道那個本身是沒有這個雙弧形,那我們初步了解會朝這個方向來努力。
黃議員俊哲: 還是會努力,對不對?
李局長政安: 最重要那個統包要有人,廠商我們已經在洽詢當中,他有意願可以達到那個效果,能夠來承攬才是正確的。
黃議員俊哲: 我們講最糟的狀況,會要多久?給我個時間就好。
李局長政安: 大概年底就知道了。
黃議員俊哲: 年底,我是說包括。
侯市長友宜: 不適合。
黃議員俊哲: 9月,剛剛市長說9月......
李局長政安: 9月提報告以後......
黃議員俊哲: 你又把他推到年底。
李局長政安: 不是,我說提報告,然後經過評估我們會簽報市府,就針對那一段的發包方式跟內容。
黃議員俊哲: 好,那如果順利,我們把他想好一點,如果順利,包括這些工程大概還要多久?
李局長政安: 年底,如果順利年底可以開始施工。
黃議員俊哲: 施工到做完要多久?
李局長政安: 因為這個還要真的專業評估說需要花多久的時間,還有那個包商提出來。
黃議員俊哲: 那我接下來要跟市長拜託一下,因為其實我們周邊這邊長期以來你也知道都是找我來陳情,他們就說你們這些議員讓他當初這樣提早通車,你們也不對,全部都罵我們,我想說很不對,然後當然也有聰明的就是說,這樣我們還是算在施工當中,那我們施工當中,當初都有做房屋稅的減免,不然議員你幫我們爭取一下,那市長是不是也能往這方向去研議一下,也給我們自己團隊一點壓力,不要說一直拖又沒結果,那也好歹給大家當作一個在施工當中的準備,給大家房屋稅再減免一下,這樣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謝謝大家,我想噪音每一個人是不一樣,如果按照標準是沒有問題,但是我講過感受不一樣,我們全力的希望讓大家感受會降低。
黃議員俊哲: 因為市長是苦民所苦的市長,所以其實你也要想到他們現在心裡很難過,局長也被罵過好幾次了,你問他。
侯市長友宜: 我也差不了,不是你被罵,我也差不多,但是我欣然接受,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到每一個人都滿意。
黃議員俊哲: 好。
侯市長友宜: 那必須要接受別人的批評。
黃議員俊哲: 市長沒有關係,在這過程當中,拜託你。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
黃議員俊哲: 我再爭取一次。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是不是研究一下,既然這個隔音沒有給人家完成,那是不是依照這當初像在這個施工的時候,房屋稅給人家減免一下,你去研議一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這樣子,謝謝議員的關心,我們再去評估,好不好?
黃議員俊哲: 好,謝謝市長,接下來下一個議題,我們知道,這回到長照的,不用那麼快跳到這裡,好,我們知道市長這一次是五星市長,那我相信過去我接觸的各位局處首長也都蠻優秀的,那我要必須講,我們要精益求精,那當然偶爾也要吹毛求疵,那我必須講,既然長照的議題,其實我每一次在反映的時候,到衛生局都讓我有點頭痛,因為其實衛生局長他常常,我這樣說比較不好意思,是有一點不夠自信,每次問他們問題,聯絡人也不能把資料給我,也都要等很久,問局長,局長就說我還要問專家學者,我就很頭痛了,我們的局長不是專家嗎?那結果細問起來,好,我們先看現在成效,跟市長點一下,我們衛生福利部過去在針對我們長照居家服務的部分,有幾個關鍵的數字,我們針對居服員,之前我有質詢過,我們的課程太少,那時候市長也說我們要增加,不好意思,我們這部分是最後一名,那另外督導的這個場次,上課的場次敬陪末座,掛零,六都,全部敬陪末座,再講到服務人次,等一下會講到總體的預算問題,我們也是最後一名,這可能必須要讓市長,你很衝,沒錯,但是要花點時間想一想,當然很難突破,但是應該要怎麼突破,這真的你要來關心一下,那這個部分,我們再講到過去這段時間,到底為什麼這樣,是不是也讓我們衛生局長講一下?如果這些都是你讓五星團隊裡面,你這部分是在比較落後的,你要怎麼辦?
侯市長友宜: 如果我們在整個教育訓練,我們如果做的還不夠,我們還是要強化,至於我們的整個服務人員的人口比,我希望我們的服務人員我們能夠增加,這也是我們一直在招募當中,希望因為我們新北市幅員很遼闊,那這個部分,我們如果做不夠好,我們還是要繼續努力。
黃議員俊哲: 對,市長是要繼續努力沒有錯,但是我說也是有一個方法,那我再跟你提醒一個問題,局長剛也沒有發言,但每次回答我還是跟我說他要找專家。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黃議員俊哲: 其實我們的......
侯市長友宜: 給他回答一下,他真的就是專家。
黃議員俊哲: 局長照理說就是要是專家,你又一直要問專家。
侯市長友宜: 沒有,他專家。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一下......
黃議員俊哲: 人家市長也說你專家。
陳局長潤秋: 像這些不管是教育訓練,還有我們在這個布建,像現在這個服務單位,我們在去年的108年,我們也多增加了200多處,200多特約......
黃議員俊哲: 沒關係,數字其實......
陳局長潤秋: 我們C單位,去年其實我們增加了一個100,所以......
黃議員俊哲: 局長,那個數字不會假,我們要讓市長五星級,你自己也要努力。
陳局長潤秋: 是,其實我們服務......
黃議員俊哲: 不能就你是後段班,我是請是市長好好關心你。
陳局長潤秋: 是。
黃議員俊哲: 這個部分怎麼樣把他做到名列前茅。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其實我們要服務的人真的是最多的。
黃議員俊哲: 我知道。
陳局長潤秋: 我們的推估有12萬人,所以我們一直在這個上面非常的努力的。
黃議員俊哲: 但剛剛講的不是比例,你是數字輸六都,不是比例輸六都。
陳局長潤秋: 就我們整體......
黃議員俊哲: 所以你說人家很多,人家也服務的比你還多,所以這個沒有辦法拿出來說嘴,邏輯上你再思考一下,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是,還是要跟議員報告,我們對於服務的項目......
黃議員俊哲: 對,你這樣回答我,我覺得邏輯上就已經不通了。
陳局長潤秋: 還有就是專家學者這個......
黃議員俊哲: 市長,再跟報告一項......
陳局長潤秋: 是中央規定的。
黃議員俊哲: 局長說他要問的專家學者,我問了半天原來是長照委員會,市長,你知道長照委員會,今年開幾次會?市長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我......,那個長照委員會應該是衛生局主政。
黃議員俊哲: 那就是局長說的專家學者,社會局長也有參與,那原本告訴我的表定是3個月要開一次,人家臺北市包括這個會議紀錄都是公開的,全部都講的很清楚,很多政策局長都是告訴我,我要問專家,問專家,我問他最後說你的專家在哪裡,他說我們要問長照委員會,跟市長報告,原本表定3個月要開一次的長照委員會,今年只開一次,不要管有沒有疫情,我要調會議紀錄就沒有了,這樣對嗎?
陳局長潤秋: 因為有一次是疫情而受到影響的。
黃議員俊哲: 對,但是你這樣來算的話,如果就過去我們都有做一個超前準備,本來就有移開到哪裡去辦公,或者是遠距可以開會,這市長那時候都有做這個準備,為什麼這個長照委員會不能這樣做?其中就有2位,我們的局長了,你們就放著,整個不管他長照的推動,就把他放下來,然後告訴我說,我要等專家學者,結果你的專家學者沒上班,局長,這樣對嗎?
陳局長潤秋: 沒有,跟議員報告,這個很多的政策上面當然是,這個也是中央規定的,那我們現在目前也是在7月份,就會做第二次......
黃議員俊哲: 這個沒有中央規定,你開會還要中央規定。
陳局長潤秋: 那我們在這個上面都會有很多的一個小會。
黃議員俊哲: 市長也聽不下去,一直在抓耳朵,對不對?
陳局長潤秋: 我想還是要跟議員報告,長照......
黃議員俊哲: 臺北市人家都有照開,人家還有會議紀錄都放在網路上給人家參閱,我要跟你要會議紀錄都還要不到,真的快昏倒。
陳局長潤秋: 有。
黃議員俊哲: 有就2次,你就沒開會,對不對?
陳局長潤秋: 這個,我們這個部分的,有會議紀錄都有給議員。
黃議員俊哲: 沒關係,我們都只是提醒局長跟市長,這個就是我們落後別人的原因,這個真的要再努力一點。
侯市長友宜: 如果我們做的還不夠好的地方......
黃議員俊哲: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怎麼去把他改進的更好。
黃議員俊哲: 對,我們希望期勉做的更好。
侯市長友宜: 那開會當然很重要,更重要是如何把會議的東西落實去執行。
黃議員俊哲: 沒錯,市長講的就是重點,所以局長你要有信心一點,也不要再每次回答我,我說要找專家學者,我就問市長說難道他找的局長不是專家嗎?不要說學者,局長不是專家嗎?我就常常在問這個問題,為什麼我們的局長不是專家?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我會......
黃議員俊哲: 所以市長也再拉一下局長一把,局長你也還要再努力一下。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們局長絕對是專家,而且他中央下來的到地方,都非常的駕輕就熟。
黃議員俊哲: 我知道,資歷很完整,這個我們都非常清楚,但是實際上遇到這些問題。
侯市長友宜: 那是他客氣,局長是客氣。
黃議員俊哲: 要看怎麼應變,他很客氣,我們局長真的非常客氣。
侯市長友宜: 他很客氣,真的是很客氣。
黃議員俊哲: 只是會讓人家覺得怎麼這個Tempo跟市長不太一樣,好,那我繼續再討論下一個問題,我們其實在看這個比例,我們下一張就好,直接講重點,我們的長照如果在居家服務推動還不夠,因為有一些家裡比較有錢的,可以請外籍的居家看護,也可以住機構。
侯市長友宜: 對。
黃議員俊哲: 這本來就是我們有這個政策在走的,但是如果不行的,就需要用到政府的部分。
侯市長友宜: 對。
黃議員俊哲: 那政府的部分,我們其實怎麼算,大概新北市都還有6萬人,局長你要看一下,還有6萬人沒有接受到我們政府居家照顧的服務,那我們直接再看下去的這個預算比例,下一張,我們現在今年編的預算應該41億元,現在中央給我們400億元,跟市長報告,這個部分是我們做多少,做快一點,中央就給我們多一點,我們是有六分之一人口在新北市,我們預算沒有做到六分之一,如果用預算你在做管理的話,應該這個部分,還要再努力,我們的長照是遠遠落後大家,我只是舉個數字,讓你來看,這幾個部分,確實是落後的真正原因,如果把這些數字裡的,當作一個KPI來管理,我會覺得市長這一塊一定突飛猛進。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的提醒。
黃議員俊哲: 市長再認真一點,局長也再認真一點,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這應該要認真,我也希望更多的經費,能夠去爭取下來,照顧更多人,我們還有空間成長。
黃議員俊哲: 沒有問題,這個是有做中央就給的,這局長知道。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有成長的空間。
黃議員俊哲: 有做中央會給。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他這個部分有能夠跟中央申請到的,我們已經都是盡力去申請,那有一部分,尤其是對於這個民眾服務的這個部分,我們已經申請到中央,可以給我們的最多了。
黃議員俊哲: 局長,我懂,我知道,但是你多做才能多要。
陳局長潤秋: 對,真的,而且我們的這個......
黃議員俊哲: 你少做就輸人家,別人就搶走了,市長知道。
陳局長潤秋: 我們在這個上面的支付大概都有9成。
黃議員俊哲: 我們做太慢就輸人家,輸人家,錢就比較少,我要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我們只要做的慢,就被人家拿走了。
侯市長友宜: 我們可以再努力一點。
陳局長潤秋: 我們會再努力去爭取。
黃議員俊哲: 好。
侯市長友宜: 再認真努力,雖然該爭取的都有爭取到,但是越多越好。
黃議員俊哲: 對,越多越好,有沒有,六分之一的人口,全臺灣六分之一的人口在我們這邊,我們才拿到十分之一的經費。
侯市長友宜: 越多越好,這個......
陳局長潤秋: 是,我們會再努力去......
侯市長友宜: 希望大家可以再......,還有申請的額度,有人來,還是我們主動來幫忙爭取。
黃議員俊哲: 對,所以就要加速推動,然後全力推動。
陳局長潤秋: 是。
侯市長友宜: 是。
黃議員俊哲: 請市長也努力,接下來下一個議題,我回到這個板橋醫院的部分,衛生局就一起,板橋醫院真的到現在還是我們的痛,從朱立倫市長他最後一年來承諾說要來做,那侯市長你也說這個部分,當時之前我們來做總質詢的時候,也說900多萬元那個預算合約已經超過時間,有多的,你也要去喬來做,但是我要了解一下為什麼現在進度還是完全一片空白?局長解釋一下,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現在這個部分是已經進到內政部的都委會,他的專案審查小組已經審查完,那會在內政部進行這個都市計畫的變更,那另外他可行性評估,我們在7月2日就會做公聽會,也跟議員報告一下這個進度。
黃議員俊哲: 那這個......
陳局長潤秋: 因為板橋醫院目前......
黃議員俊哲: 依照合約不是在去年,就應該要完成的嗎?
陳局長潤秋: 對,在去年完成的可行性評估的那個報告的部分是已經完成了。
黃議員俊哲: 對,你現在拖的每一天都是違約的,對不對?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其實這個按照合約是到現在是沒有錯,就是他有按照這個部分,然後進到了內......
黃議員俊哲: 好,沒有關係,就算我們這都不計較......
侯市長友宜: 沒有,他還是有進度,他是按照合約在走,還是有進度。
黃議員俊哲: 市長,我要跟你說的是看人家土城也都完成了,也都在使用了。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黃議員俊哲: 當然也要有進度。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定要有進度。
黃議員俊哲: 但是太慢了,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不會,因為這個還是按照我們期程要走,因為我們未來衛生局要搬,衛生所也要搬,我們整個要有銜接,所以我們的進度的推一定要銜接。
黃議員俊哲: 所以市長也都挑好衛生局跟衛生所的地方了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目前有一些想法跟做法,大概有一個大方向,所以我們要再做一個銜接的介面。
黃議員俊哲: 所以需要市長再加強推動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一定有步驟順序的去做這件事情。
黃議員俊哲: 所以這個部分,大概還要多久才會有個眉目出來?
侯市長友宜: 當然我能夠越快越好。
黃議員俊哲: 在你這一屆任內,會不會有?
侯市長友宜: 這一屆任內......
黃議員俊哲: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起碼這一屆的任內,能夠非常清楚的定向出來,這才是最重要,你說要完工要怎麼樣......
黃議員俊哲: 所以定向出來是會有這個最後一個完整的計畫。
侯市長友宜: 起碼,我的衛生局搬到哪裡去,衛生局搬到哪裡,衛生所搬到哪裡去,把這個部分著落以後,那整個期程就非常清楚,可以告訴大家,我們未來整個板橋的園區,都市計畫也變更完了,那是什麼一個模型,是什麼一個狀況,我們開始如果採BOT我們就採BOT,就開始後續的招標怎麼做法,就要開始一步一步走。
黃議員俊哲: 所以這一屆最快會開始做BOT招標。
侯市長友宜: 我們希望努力,但是我們能不能做到這個程度,我希望努力。
黃議員俊哲: 拜託市長就朝這方向努力。
侯市長友宜: 因為我們都市計畫還在內政部審查,我們總要等內政部審查。
黃議員俊哲: 對,那是他們,我說一個比較難聽的,旁邊那個局長在笑了。
侯市長友宜: 他壓力很大。
黃議員俊哲: 他們局裡面都跟我講說,奇怪,這都市計畫哪有人變的這麼慢的。
侯市長友宜: 預計他們沒那麼快。
黃議員俊哲: 老實講。
侯市長友宜: 我就叫他們一直在拜託。
黃議員俊哲: 你們自己裡面都互相在笑了,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只有都市計畫,我也說看可不可以快一點。
黃議員俊哲: 所以上一次才拜託城鄉局,要協助一下衛生局。
侯市長友宜: 有,城鄉局也很努力。
陳局長潤秋: 有,他一直都在努力。
黃議員俊哲: 好,再努力一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市長都宣示說這一屆任內就有機會來做BOT了,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我們希望往這個方向努力。
黃議員俊哲: 對,我也希望。
侯市長友宜: 那我們希望說這個整個順序的銜接,大家可以銜接的很好。
黃議員俊哲: 好,再拜託市長,好,那相較於剛剛這開發費用900多萬元,其實最近衛生局還發生一個特別奇怪的事情,我們看一下,我們衛生局針對過去在做這個疫苗,因為過去有政府花來做的疫苗,最後丟進垃圾桶,那當然是相關等等可能,監察院也都已經有在調查,那結果最後衛生局用什麼方式來管理,他們發區塊鏈,花850萬元要去做這疫苗到底有沒有打,來做整體的管理,那我私下問局長,局長是跟我說因為新北市太大了,所以我才做一個區塊鏈850萬元的案子,來管理疫苗有沒有打,這是不是有一點疊床架屋,這其實在這個現在鏈圈裡,所有的論壇都是一個大笑話,那現在衛生局到底是什麼想法,為什麼當初會來做這個區塊鏈,來做你不專長的管理方式呢?
陳局長潤秋: 這邊還是要跟議員報告,這個疫苗,這個校園流感的疫苗跟我們一般在打的疫苗不一樣,他是用IBI分子系統......
黃議員俊哲: 這跟區塊鏈有什麼關係?局長,區塊鏈是你的專業嗎?
陳局長潤秋: 然後他沒有辦法......,區塊鏈當然不是我的專業,那但是區塊鏈......
黃議員俊哲: 那為什麼你會用那麼特殊的方式去發包呢?
陳局長潤秋: 我想這個部分,等一下我們請研考......
黃議員俊哲: 你就不懂,還用區塊鏈發包。
林主委豐裕: 報告議員,是不是容我代表資中回應一下。
黃議員俊哲: 所以是研考的,是不是?
林主委豐裕: 對,研考,那資中也是我負責,我想在2019年整個FinTech的一個大會裡面就有提到,醫療的數位追蹤的......,就是數據追蹤的核心就是把區塊鏈用在紀錄上面,像那一年得獎的時候是我們......
黃議員俊哲: 來,那個沒有關係,得獎是人家的事,你沒有得獎。
林主委豐裕: 北醫病例......
黃議員俊哲: 我要說的是,你為什麼要用區塊鏈?
林主委豐裕: 對,因為你看北醫區塊鏈......
黃議員俊哲: 那你的功能性是在哪裡?
林主委豐裕: 他可以就是有很多的......
黃議員俊哲: 溯源。
林主委豐裕: 溯源是一個,然後第二不可否認性,然後比較安全等等。
黃議員俊哲: 好,那我直接告訴你。
林主委豐裕: 是。
黃議員俊哲: 如果按照當初原本的做法。
林主委豐裕: 是。
黃議員俊哲: 所以現在局長不知道,他就發包了,是不是這個問題?你根本就不知道區塊鏈要怎麼用,來做這個疫苗的管理,你就發包了。
林主委豐裕: 跟議員報告一下,基本上資中有參與在裡面,因為國際上基本上是把病例都已經用區塊鏈處理。
黃議員俊哲: 那我想問主委你是醫療專業嗎?
林主委豐裕: 我不是醫療專業,但這種設計......
黃議員俊哲: 那你是醫管專業嗎?
林主委豐裕: 這方面必須要有資訊專業加上醫學的專業兩個結合起來才有辦法做。
黃議員俊哲: 那有加起來嗎?
林主委豐裕: 我們可以。
黃議員俊哲: 市長,你這樣看起來有加起來嗎?好,你要講我就繼續問,如果我們衛生所的人,直接把疫苗丟掉,你根本無法溯源,有沒有辦法溯源,我都不要跟你說,我就整個一樣繼續丟掉,你有辦法溯源嗎?
陳局長潤秋: 我跟議員報告一下,其實這個案子不是只有區塊......
黃議員俊哲: 你就讓研考會主委回答一下。
陳局長潤秋: 不是只有區塊鏈,他還要......
黃議員俊哲: 就丟掉了,怎麼溯源?
林主委豐裕: 跟議員報告一下,他當時要做應該是第一個是庫存的管理,第二個是接種......
黃議員俊哲: 好,我再問一下主委,到底是誰要做?
林主委豐裕: 我們......
陳局長潤秋: 當然這個需求單位是我們衛生局。
黃議員俊哲: 新北市政府用這樣,笑成這樣,這被笑。
陳局長潤秋: 我們希望能夠把這個疫苗好好的管理。
黃議員俊哲: 這整個都是年輕人圈子,大家在說......
侯市長友宜: 這是衛生局主政,整個技術,最新的方式由資中來提供給衛生局,看如何更有效率的去管理,當然區塊鏈現在是在整個管理層面來講,是比較先進的做法。
黃議員俊哲: 所以市長你真的要再了解一下,因為我也知道你旁邊很多年輕團隊,叫他們跟你briefing一下。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我再告訴你一個更好笑的,這個東西為什麼大家笑到翻掉,850萬元這樣花下去,根本沒用,這個錢其實根本不用花,你有公家的區塊鏈,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黃議員俊哲: 有公家區塊鏈不用錢的,我們還花850萬元去做這個。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黃議員俊哲: 我們到底是在做什麼?
侯市長友宜: 我請資中來回答,不會。
林主委豐裕: 報告議員,我幫忙說明一下,公鏈跟私鏈他各有優缺點,那公鏈裡面就有開放性、分散性、不可否認性......
黃議員俊哲: 你不用找資料,我都比你還熟。
林主委豐裕: 那私鏈的部分,權限的控制這是很重要,因為我們有特定成員,運算數都會比較快,符合我們的法規機制,我想未來他們各自包含我們的那個......
黃議員俊哲: 主任,你知道多久要清算一次嗎?人家2個禮拜,才交一次報表。
林主委豐裕: 我知道。
黃議員俊哲: 你要算那麼快幹嘛。
林主委豐裕: 對,我知道,所以但是你說......
黃議員俊哲: 對,你就知道,你還硬是用850萬元去買這個。
林主委豐裕: 以後府級的會有個公鏈來把各局他的這種未來有區塊鏈部分會做整合,大概是我們......
黃議員俊哲: 主委,認真問你,市長我們說真的。
林主委豐裕: 是,了解。
黃議員俊哲: 這個錢有需要花嗎?我們認真說,這個錢有應該這樣花嗎?
陳局長潤秋: 跟議員報告,這個部分......
黃議員俊哲: 850萬元去買一個人家公家就可以做的事情,局長對這個也不了解,主委對這個也不了解,我們做一個大家都不了解的事情,結果讓人家專業的在那裡,在論壇開論壇來笑我們,這樣好嗎?
陳局長潤秋: 我想他那邊......,他可能有一些不太了解。
黃議員俊哲: 這真的850萬元,花的很不值得。
陳局長潤秋: 我們現在這個部分,我們還會把他接到這個國家的NIS系統,他會有很多的一個連結,那剛才議員所講的......
黃議員俊哲: 我知道區塊鏈有很多連結。
陳局長潤秋: 那這樣子的話,將來我們的......
黃議員俊哲: 像剛剛討論到公鏈私鏈的問題。
陳局長潤秋: 小孩子如果打完了,他就會有紀錄,就不會再被重復施打。
黃議員俊哲: 沒關係,那些都不重要了,就是大家覺得其實真的沒有用,專業的都說,其實這都是很沒用的東西,我們是期待我們團隊未來有創意沒有錯,但是這個東西真的都是納稅人的錢,850萬元花在原本公鏈上就可以做的事情,你的疫苗2個禮拜才要清點一次,你難道衛生局都沒有人了嗎?衛生所都沒有人了嗎?結果我們花850萬元,不然就像市長講的,人家還需要工作,你把這些弄一弄讓他們去點疫苗有幾支,對不對?剩幾支?也很有效,說不定還不用850萬元,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的指教,我想區塊鏈到一段時間一定要展現出來,花了這個錢一定要有成效,不然就誠如議員說的,讓人家笑,就不好了。
黃議員俊哲: 市長真的可以花一點時間了解。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因為這一塊是趨勢。
侯市長友宜: 我會到時候檢驗說,你850萬元花的,到底做了什麼成果出來。
黃議員俊哲: 其實你可以看一下論壇。
侯市長友宜: 不然會被人家探討。
黃議員俊哲: 你會發現蠻有趣的,這真的不應該花這個錢。
侯市長友宜: 不管是衛生局也好,還是資訊中心也好,要負起責任把850萬元,也是民脂民膏,不要浪費掉。
黃議員俊哲: 好,再麻煩市長,來,下一個議題,不是,那個敬老卡,市長,我們之前都有在討論這個敬老卡,那其實我大概比較一下臺中市、臺北市跟新北市,我們現在新北市就只有捷運、聯營公車這樣的功能,那過去也沒有辦法做一個累積,現在也都可以做累積了,市長難道沒有想過,讓他有更多的功能嗎?
侯市長友宜: 謝謝,因為目前大概我們新北市的經費上,大概只能提供到現在這樣一個方向,其實......
黃議員俊哲: 沒有,市長,這我們都不用增加經費。
侯市長友宜: 我了解。
黃議員俊哲: 年齡成長有越來越多老人,那個增加是自然增加,我要講的就是我們照這480元,要怎麼用比較好。
侯市長友宜: 我可以再評估,評估一些項目。
黃議員俊哲: 我們有辦法來比照像臺北市或臺中市這樣來做。
侯市長友宜: 我們再評估一些項目,看看能不能讓大家......
黃議員俊哲: 好,我有一個要跟市長建議的,其實480元,你把他累積12個月下來,你可以想辦法讓他們去坐高鐵,讓這些老人家去玩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再來評估,好不好?
黃議員俊哲: 你要認真評估。
侯市長友宜: 我很認真。
黃議員俊哲: 不要一直笑,然後......
侯市長友宜: 我很認真。
黃議員俊哲: 你會認真評估,所以未來新北市有機會用敬老卡坐高鐡出去玩,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有沒有可能?花的錢都一樣,市長你不用煩惱。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你說高鐵,高鐵涉及到中央的整體規劃,可以來評估。
黃議員俊哲: 沒關係,如果需要我們幫忙服務,我們一定找這些立委也來幫忙。
侯市長友宜: 看中央怎麼說,我會去......,如果林部長如果有遇到,我會問他這件事情。
黃議員俊哲: 好,沒關係,我幫忙問也沒關係。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希望能促成這件事,也希望把這個錢,能更有效的利用。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因為現在可能這份......,你也真的不用去煩惱說,預算夠不夠的問題。
侯市長友宜: 好,了解。
黃議員俊哲: 真的沒有這個預算要增加的問題,只是項目把他移到說,未來是不是能夠新北市,能夠優先於臺北市、臺中市,我們不管數量,但是我們可以存起來,讓他去坐高鐵出去玩,這樣好像是另外一個更好的一個選項,期待我們市長也能這樣做,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這中央如果規劃好,我們就會配合來辦理。
黃議員俊哲: 好,那我們就一起來努力,也請社會局開始研擬,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黃議員俊哲: 好,謝謝,今天市長也很辛苦。
侯市長友宜: 不會,謝謝你們也辛苦。
黃議員俊哲: 讓我們提這些問題,希望你繼續努力。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
黃議員俊哲: 因為我們今天一整天聽到你講,你都會全力來做,其實我們會花這時間來做質詢,真的就是發現一些問題,無論是事情Delay,或者還沒有一個結論,需要你做定奪,因為過去,你也給大家印象是有魄力,真的我們剛才說出來的這些問題,請你再認真研究一下。
侯市長友宜: 謝謝。
黃議員俊哲: 尤其我剛剛看到板橋醫院、區塊鏈等等的問題,一定要來全力來解決。
侯市長友宜: 非常感謝議員。
黃議員俊哲: 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非常感謝議員,其實有些部分,我可以做到的,我一定會全力把他做好。
黃議員俊哲: 好。
侯市長友宜: 如果是遇到經費,可能要給我一點時間。
黃議員俊哲: 好。
侯市長友宜: 我也會不辜負大家的期待,今天謝謝議員滿滿給我的加油跟打氣,希望未來我們大家攜手合作,讓新北市更進步,謝謝大家,謝謝。
黃議員俊哲: 市長感謝,謝謝。
主   席: 好,市長請回,謝謝各位同仁合作,我們下午時間已到,散會。
散   會: 17時30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