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5次定期會110年05月03日
民進黨團聯合發言
主   席: 好,繼續我們業務質詢,接著請王淑慧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謝謝召集人,我有請我們警察局黃局長。
主   席: 黃局長。
王議員淑慧: 黃局長,來這有一段時間了。
黃局長宗仁: 是,3個多月。
王議員淑慧: 你來的時間正巧臺北市現在很紅。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正在好像一個一個的未爆彈一直爆出來,你覺得我們新北會有這樣的問題嗎?
黃局長宗仁: 我來之後才發現說新北的那個治安的情境比我當年感覺的進步太多太多,我們現在的治安,治安的環境。
王議員淑慧: 是因為市長的關係嗎?還是議員的關係?
黃局長宗仁: 應該都都有關係。
王議員淑慧: 合作無間就對了。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警民合作無間,我跟這個局長報告一下,因為我發現你真的很有心,你來了以後很努力的跟基層在交陪搏感情,然後甚至每一位員警同仁、基層同仁都可以直接跟你Line來Line去,可是員警……,那個年輕人要和你說事情我看也是有困難。
黃局長宗仁: 有很多人。
王議員淑慧: 所以說這個部分是可以鼓勵,但是如果要發現實情的話,大概很困難。
黃局長宗仁: 對,是
王議員淑慧: 然後這是你們最內部的你們自家人,可是外圍的、外圍的、外圍的。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算也有編制裡的,也有編制外。
黃局長宗仁: 沒錯。
王議員淑慧: 目前你們的預算裡面,除了你們自家人、自家的弟兄的預算以外,還有一些預算是跟這個義警。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這個義勇,這都寫的這麼大,義勇警察大隊、義勇交通大隊、民防大隊。
黃局長宗仁: 義勇、民防、巡守、警友、志工,我這都有。
王議員淑慧: 對,人都還不少。
黃局長宗仁: 是,大概……,義勇5,000、志工3,000、民防3,000、義勇5,000、警友5,000。
王議員淑慧: 分散在分局裡面嗎?
黃局長宗仁: 對,1個分局都有5個力量。
王議員淑慧: 但是我覺得你有偏心,是說這不能怪你,這制度的問題。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為什麼都偏心呢?這裡面我們有發現到編列的預算,3,840就不用講了,那個是通通有獎的。
黃局長宗仁: 那每個都有的。
王議員淑慧: 但是有一個是關係到保險的問題,還有聯誼活動、教育訓練、福利互助金,還有重要節日的安全維護工作的慰問品。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我這樣在6審,我和我們召集人林國春也是3屆都守在這裡。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我真的怎麼找,找來找去就只有編2個,1個就是義勇,我們的警察大隊,因為你們警察大隊好像義警大隊好像也括義刑是不是?義刑也算在裡面嗎?
黃局長宗仁: 義刑目前是在裡面。
王議員淑慧: 也算在裡面嗎?
黃局長宗仁: 對,他是……
王議員淑慧: 要花這一條嗎?
黃局長宗仁: 但是他不……,這我再查一下,他是……,他好像保險有,他裡面有保險。
王議員淑慧: 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裡面保險算在這,這實在說不多,我如果每次看到你們的預算我都很心酸的。
黃局長宗仁: 沒錯,就一個意思,一個意思,這全臺灣都一樣。
王議員淑慧: 1,330萬元,1,300……,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對嗎?
黃局長宗仁: 但是我們這加起來……,我們這加起來很龐大,對,是。
王議員淑慧: 這是這樣而已,分這麼多人實在說沒多少。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我不是要跟你說錢的問題,你民防大隊也還是有編1,000萬元。
黃局長宗仁: 是,因為那依照民防法裡面義警跟民防是主體。
王議員淑慧: 對,但是你們的義交沒編。
黃局長宗仁: 義交應該有,他是義警裡面,應該是有。
王議員淑慧: 義交跟義警有什麼關係?
黃局長宗仁: 義交隸屬於義警裡面。
王議員淑慧: 我跟你拜託。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你們要拿給我們的……,這3大隊使用的,總共的,真正的錢你才編457萬元而已,不是你編的。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110年的預算。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總total,可是有剛剛我提到的部分這2個的,就只有義警大隊跟民防大隊。
黃局長宗仁: 民防大隊。
王議員淑慧: 義交真的沒有,我在猜,我自己淺薄的思想,是不是說因為……,義交是去幫交通大隊,交通還是工程站那個交通的部分,所以他們會有一些收入,這些收入是由這個指定單位來繳交的,對不對?
黃局長宗仁: 義交他……,他每個小時有每個小時的費用。
王議員淑慧: 其他沒有嗎?
黃局長宗仁: 其他沒有。
王議員淑慧: 義警沒有?
黃局長宗仁: 義警沒有。
王議員淑慧: 義刑沒有?
黃局長宗仁: 義刑沒有。
王議員淑慧: 民防大隊沒有?
黃局長宗仁: 沒有。
王議員淑慧: 就只有義交沒有?
黃局長宗仁: 就義交,因為他是每天服勤,其他義警、民防是有時候。
王議員淑慧: 是,因為你們本來就寫什麼按日、按月、按什麼東西的,可是這裡都沒有,本來是要按日計,按什麼計的。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好,那麼我不管他按什麼計,我現在要很鄭重的要拜託局長,你是一個有心的人,既然你今天要整頓,這個事情如果這樣發生的時候。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說實在,裡面這麼久,會出什麼事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萬一出事情就枉費你在經營了。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你……,我跟你說義交不合理的制度一堆。
黃局長宗仁: 這我查一下跟你報告,你說的有道理。
王議員淑慧: 不是,我跟你說。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我跟你說我已經查很久,我跟你說,因為你真的沒精神、沒力氣,也沒時間可以去……,說真的那很外圍的外圍。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但是很小的事情如果你都沒有去注意他,萬一爆開來,可惜一世的英名毀於一旦,我自己走錯路了,我很煩惱別人跟我一樣。
黃局長宗仁: 我知道議座你的意思。
王議員淑慧: 請你聽我說來,重點是這樣,你們的義交真的說就1小時,古早時代200元、250元,現在350元1小時。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所以加減賺比較不會窮,所以很多計程車司機會加減來爭取。
黃局長宗仁: 他們貢獻很大,他們每天的尖峰時期貢獻很大。
王議員淑慧: 對,貢獻很大,對,而且重點是很多都是人頭,現在大家都追我們議員的助理是人頭,你們的義交裡面也是很多,我不敢說是濫竽充數。
黃局長宗仁: 這個是不可以接受的,不可以存在。
王議員淑慧: 對,很嚴重的,而且有的人還只是有名而已,有名字,從來沒有看他執勤過,可能他是要把錢給別人賺的樣子,但是只要你們編制裡的東西他都有。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還有,1小時350元,即使那那麼辛苦的這樣整個站10小時也才3,500元而已,但是他要上繳500元,1個小時要繳50元,我請問一下這是要交到哪裡去?為什麼要這樣子交?
黃局長宗仁: 謝謝議座你的提醒,這有需要很認真的去查一下,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
王議員淑慧: 你說怎麼樣?
黃局長宗仁: 我有需要認真來查清楚,因為這個東西我們不希望大家在學習名額違法,不好。
王議員淑慧: 如果?
黃局長宗仁: 還是要查。
王議員淑慧: 這是全部,因為你好幾個中隊。
黃局長宗仁: 是。
王議員淑慧: 幾個中隊你知不知道?
黃局長宗仁: 超過16個了。
王議員淑慧: 對,這些中隊收一收要向大隊交,所以你是不是要從大隊查起?
黃局長宗仁: 我要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
王議員淑慧: 真的說,你說這小事還是大事?
黃局長宗仁: 很大事,捨不得他們……,不捨得就是說這是都……
王議員淑慧: 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1小時站那是說50元,350元再分50元,太誇張了。
黃局長宗仁: 我查清楚再跟議座報告,好,謝謝,謝謝議座。
王議員淑慧: 再拜託,局長,你如果連這都做得好,我跟你說,全臺灣沒有一個警察局長可以贏你了,對不對?署長要來跟你鞠恭行禮了,這樣好不好?
黃局長宗仁: 沒有,好,謝謝,謝謝議座。
王議員淑慧: 好,拜託你了,要趕快查,謝謝。
黃局長宗仁: 謝謝,好,謝謝。
主   席: 好,接著我們請高敏慧高議員。
高議員敏慧: 謝謝,最帥、最認真的召集人。
主   席: 感謝大姐誇獎。
高議員敏慧: 感謝,因為我那天主持你也是這麼給我誇獎。
主   席: 這樣,你的嘴很美。
高議員敏慧: 所以我深感榮幸,我現在請那個……,我也不曉得要問誰?那衛生局局長好了。
主   席: 好,陳局長。
高議員敏慧: 真的我是頭腦空,這樣的一片空白想問一下,那個你上回跟我報告說市立……,我們縣立……,我們市立聯合醫院板橋院區在做可行性評估,那可能在110年進入……,你的回函裡面好像有提到說,在110年底第3季要辦理後續的核定事宜,那本席在這一個醫院一直都長久以來我一直很重視,在那個朱立倫時代我就一直要求,容我在這裡請問你,你為什麼一直專注於BOT?一直要獎勵民間投資嗎?沒有辦法自己蓋嗎?難道欠了那麼多的經費嗎?他是跟我講說總共40億元,我請問財政局局長,你上個報告台可以嗎?如果副市長, 如果編列40億元給我們縣立醫院、市立醫院來做醫院,會拖垮新北市的財政嗎?會不會?局長會不會拖垮財政?
李局長泰興: 我想這個部分……
高議員敏慧: 你講,講誠實一點的話。
李局長泰興: 我們都希望說,如果我們能夠……
高議員敏慧: 40億元會不會拖垮整個新北市的財政?逐年編列會拖垮嗎?
李局長泰興: 這個40億……,我……,應該不夠。
陳局長潤秋: 跟議座報告,這個如果興建的話,當時的預估是70億元,然後如果……
高議員敏慧: 30億元加40億元就是70億元,70億元會拖垮財政嗎?
陳局長潤秋: 是,然後再要……,如果這個醫院要營運的話,我們還有裡面的一些這個醫療儀器,所以整體我們提上來是92億元。
高議員敏慧: 局長我跟你講一件事情,容我在這邊告訴你,我們的醫院不足大家都知道,我們的市立聯合醫院才幾間你自己都知道。
陳局長潤秋: 是。
高議員敏慧: 那你請人家……,請人家BOT,第一點,服務態度絕對沒有我們自己辦的好,第二點,你自己也沒有那個權力,不要說權力,你要去關心的能力都不夠,像人家到亞東到哪裡要拜託議員說,有一個人生病要住病房,我們議員就是做到很可憐的,不夠力,哪有夠力?跟你們拜託你們去講,講也沒辦法,管就一支長長,結果民眾就覺得這議員怎麼這麼不夠力,就住個醫院都沒辦法講,你如果是我們的市立醫院就不一樣,是我們自己的醫院就很親切,您說我當時有要求,說這個醫院不要做BOT,不要獎勵民間投資,你為什麼給我的這個答詢函裡面,為什麼我都不想看?我覺得你這個都是照本宣科在寫的,所以你的聯絡員非常的認真,他一直怕我不看,硬要我看,我一分鐘就看完了,我剛才看,結果我就勾了,你這裡寫的很清楚,第二點規劃前將由民間投資廠商負擔相關拆除及興建工程費用,你自己要蓋還是要獎勵民間投資?你自己說。
陳局長潤秋: 這個案子目前是要獎勵民間的投資。
高議員敏慧: 不行,就是不行,不行,那個財政局長你回去規劃,還有副市長你上報告台一下,很不容易我們新北市有這麼高大、這麼強壯的副市長在這裡當我們的肩膀,副市長,謝副市長。
謝副市長政達: 是。
高議員敏慧: 我請問你一個……,蓋一個醫院有需要盡量獎勵民間投資嗎?你像土城醫院既然開了,我不能評論他的褒跟貶,但是我聽到的耳聞是沒有非常理想,當時也是我們一起爭取說三鶯地區有需要一個醫院,那您覺得我們的市立板橋院區要做BOT嗎?本席在這裡鄭重的告訴你不要,自己經營好不好?好不好?
謝副市長政達: 我們目前規劃的確是往BOT的方向,對。
高議員敏慧: 你們好像一直好像……,一直我們講的話,你們都是當作耳邊風,而且在議會殿堂上也答應,紀錄都寫得很清楚,民國幾年幾月我都還記得,我回去找資料,當時市長給我的答復就是說自己經營自己的醫院,他願意,可是換了,換了別的市長,我相信侯市長也是一個很佛心的人,是不是您也是屬於他的幕僚之一,你是副市長又有相當大的權力,醫院是不是你管的?應該是。
謝副市長政達: 目前是劉副市長督導。
高議員敏慧: 那都一樣,劉和然也沒有你資深,他只是一個慈禧太后,他很喜歡垂簾聽政。
謝副市長政達: 有,他是有……
高議員敏慧: 我很了解他的個性,他不會去接電話,我常常這樣跟他講,他是慈禧在那邊垂簾聽政,那現在在18樓聽政我也不會去問他了,那我問你可不可以自己經營?你自己說,會不會拖垮新北市的財政?如果逐年編列的話?
陳局長潤秋: 跟……
高議員敏慧: 本席在這裡要求就是不……,要求你們自己經營可以嗎?有這麼困難嗎?連醫院都不認真照顧,就要讓別人來蓋醫院,讓別人去賺錢,然後服務品質、態度都非常的不好,我告訴你,三重醫院真的做的非常的成功,既然像院長這麼有心要為我們新北市來服務,對衛生這一塊,對醫療這一塊用心,難得,這樣好不好?到底有辦法自己出力嗎?不要BOT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跟議座報告,其實當時在造這種BOT,還是要自己做……
高議員敏慧: 當時是long long ago的時候,當時,那時候你還沒有來。
陳局長潤秋: 我還沒有來,但是這個是……
高議員敏慧: 陳潤秋你要知道,陳局長,當時的回答就是自己做,自己做。
陳局長潤秋: 不,這是經過專家……
高議員敏慧: 現在那個局長不是叫什麼陽明醫院,還是陽明大學當校長嗎?對不對?
謝副市長政達: 陽明交大。
高議員敏慧: 對,你看level那麼高,你的level會輸他嗎?你的層次會輸他嗎?你是女中豪傑、巾幗女英雄,上面才坐著幾個女主管,你就其中一個就管衛生局,簡單扼要明瞭答一下,不然我沒時間不夠了,可不可以?我也要做可行性評估,我也要評估,我們議會也要評估,那大會我們再問市長好了,這樣好不好?可不可以?還有容我在這裡請那個財政局長回去規劃一下財務報告,如果逐年編列的話,看可不可以……,召集人,你認同我的看法嗎?
主   席: 尊重。
高議員敏慧: 尊重,那也是一個很nice的人。
主   席: 對。
高議員敏慧: 那我大概他多久的時間告訴我?可以評估多久?我可能評估2個月也沒辦法評估出來。
李局長泰興: 跟議員報告,其實做BOT這個都經過評估了。
高議員敏慧: 誰?
李局長泰興: 做BOT這個部分有經過……
高議員敏慧: BOT真的很好笑,你現在那個板橋院區,現在晚上營業到幾點?是7-ELEVEN 24小時的嗎?
陳局長潤秋: 他的急診有。
高議員敏慧: 好,那我都不能住院,對不對?都不能住院對不對?
陳局長潤秋: 對,目前沒有……,對。
高議員敏慧: 那整棟大樓就空曠在那裡,只有門診一樓、二樓在門診,其他你就是浪費空間,我,我告訴你,沒人這麼愛住院,那生病不得已,做議員實在很可憐,那電話如果拿起來被人監聽,死都死我們,都不會死到官員,現在連違章也不敢說,我們就都被抓去死,就要把你收押,動不動要收押,没案辦辦議員專家,那我們又不好意思跟你們講,而現在去住院你說……,陳局長,誰有沒有病房,這樣叫做關說不叫關心,這個論點就是因人而異,所以我告訴你真的有一點佛心自己做,醫院一定要自己做,我們還有問題要問民政局,乾脆都問你就好了,有沒有辦法?到底有沒有辦法?副市長拿出你的魄力,怎麼不敢講話?人長得這麼高大是好看的嗎?
謝副市長政達: 報告議員,因為當初自己經營跟BOT……
高議員敏慧: 當初怎樣?當初你坐在勞工局你當最久的,你應該都聽過我講的話,這些都新的局長可能沒聽過,你們就是說要自己蓋的,你現在要改成BOT就是騙鬼。
謝副市長政達: 我們會把那個評估報告跟議員一下。
高議員敏慧: 你那評估報告都是在那邊……,照本宣科在那邊抄的,每次、每次給我的報告都同樣的內容沒有改過,所以陳局長,我根本都不想看,我記憶力很好,我看過一次我就記得了,所以容我在這裡,我在這裡發聲是為了全新北市的市民,這裡是新北市最高的民意機構,代表所有400萬人的心聲來到這裡,我們每個議員也是經過民意的洗禮,經過選票而來的,拜託、拜託,再拜託,我爸爸生前跟我說一句話,拜託人最痛苦,那選舉拜託很痛苦。
謝副市長政達: 好。
高議員敏慧: 好像我現在在跟你拜託也很痛苦,你就了解百姓拜託我,他有痛苦嗎?也很痛苦,很痛苦,我現在在生病也很痛苦,像我這樣燙傷,燙得整個身體在裡面,我總是不能掀開,回去晚上就燙了整個很可怕,所以也沒有醫院可以去,醫院都是兩光兩光的,我這對……,重視我們的市立聯合醫院,把他做好好嗎?議員在這裡誇獎你的市立醫院,市立聯合醫院你應該覺得很有面子。
陳局長潤秋: 謝謝,是。
高議員敏慧: 我對你也是與有榮焉,你不能因為我這個盛情而你難卻,你要接受,所以拜託你,不要BOT,就這樣子好不好?
主   席: 好不好?好,那個副市長,你跟局長、處長先回去討論。
陳局長潤秋: 對。
高議員敏慧: 可以嗎?那我們那個定期大會再來研究,那麻煩副市長回去趕快跟市長溝通一下,好,謝謝。
主   席: 好,謝謝高議員,接著請何淑峯何議員。
何議員淑峯: 謝謝召集人,我要請交通局。
主   席: 交通局鍾局長。
何議員淑峯: 局長,辛苦了,我知道你認真,辛苦你。
鍾局長鳴時: 議員好。
何議員淑峯: 那個本席在上個會期有關心我們新莊中原路一個整個上下班塞到爆的這個問題,那我想局長這邊有看到一個問題,我看到有些許的改善,那目前有做怎麼樣的改善?
鍾局長鳴時: 是,跟議員報告,那我們做了一個長時間的觀察。
何議員淑峯: 好。
鍾局長鳴時: 那中間包括車道的一個重新調整,那還有轉向這個的一個長度的一個調整,另外還有針對他號誌紅綠燈的一個時間週期,這個之間的連鎖那全面的做了一個檢討。
何議員淑峯: 好,我知道有二進一出,然後一號誌的改善,還有一個中環路禁止左轉做一些些微的調整。
鍾局長鳴時: 是。
何議員淑峯: 那我們現在可以看到部分的改善,但是還是有衍生其他的問題。
鍾局長鳴時: 還不夠好,是。
何議員淑峯: 本席要提出來就是說,我們希望在榮華路這邊能夠打通左轉,改善中原路的這個塞車的問題,那我想,局長,我們這邊來做一個專業的評估,然後,我們的民眾也有這樣一個建議,你認為呢?
鍾局長鳴時: 因為要……,如果要穿越主要的一個道路的時候,那個是要非常謹慎的,那因為這個道路的一個環境,我們必須要這個要小心他以後衍生的一些新的問題。
何議員淑峯: 是。
鍾局長鳴時: 所以對於這個主要道路的一個打通,如果開設缺口或者新增的一些路口,那我們會非常慎重,很審慎地來做評估。
何議員淑峯: 這個也當然我也希望能夠審慎評估,用一個專業的一個判斷,那我們目前,剛剛我剛剛說過中原路雖然有改善,但是新北大道還是回堵到中原路這個問題還是非常嚴重,還有榮華路這邊也是塞得非常的嚴重。
鍾局長鳴時: 是,不過這個榮華路因為他剛好靠近主要路口太近了,那如果一打通的時候,他只要任何一個時間點下來的時候,那個車流轉進來的車流會卡住。
何議員淑峯: 好,那麼因為民眾的陳情那我們也來做一個……,一個專業的判斷跟評估好不好?
鍾局長鳴時: 我們來了解,是。
何議員淑峯: 好,謝謝你,謝謝。
鍾局長鳴時: 是,謝謝。
何議員淑峯: 我要請那個警察局。
主   席: 請黃局長。
何議員淑峯: 局長辛苦了,我看你也很積極,跟你鼓勵,非常積極的辦事情。
黃局長宗仁: 是。
何議員淑峯: 那這邊本席要來為我們員警來發聲,然後我們……,你知道新北的那個員警的那個警民比是非常的高、非常大,所以在我們新北的警察是最辛苦的,對不對?
黃局長宗仁: 應該全國的警察都很辛苦。
何議員淑峯: 對,都很辛苦,然後在新北的更相對的更辛苦,因為警民比我們非常的高,好,在這……
黃局長宗仁: 警民比高,然後我們……
何議員淑峯: 非常高,那麼在這邊本席要關心的,也要替我們……,我們的警察來發聲,那他們也有陳情,就是說因為現在氣候的變遷,還沒到5月份就非常的熱,所以我們的員警的制服換季是否讓他自主一點,更有彈性一點?譬如說我們現在是怎麼樣穿?5月1日以後開始換季是不是?
黃局長宗仁: 是。
何議員淑峯: 好,那麼在4月份,現在氣候變遷有時候3月、4月,尤其是在4月份的時候,那個溫度非常高,如果能夠讓他們同……,同樣都穿制服,但是他可以自行各派出所去調整,各分局去調整,我們只要是穿制服,但是你不要侷限一定要在5月1日以後才能換季,然後5月1日以前,如果溫度非常的高,非常的炎熱,是否讓他們自主能夠來換季?來做一個彈性的一個……,他們自己來做一個彈性。
黃局長宗仁: 非常感謝議座你的關心。
何議員淑峯: 是。
黃局長宗仁: 而且講得有道理,那事實上因為警察的服制是全國一致性,那以前警察是分3……,分那個2次那個全部規定,但是我有照議座的這個看法觀念,我們有調整,因為我們遵照警政署有關於服……,制服的穿著規定,但各地區個人,可因個人的體質可以自做調整,我們目前有照這樣做。
何議員淑峯: 好,那就麻煩好不好?
黃局長宗仁: 謝謝。
何議員淑峯: 好,謝謝你,謝謝,那接下來,這個跟你有關係,那請你再……,請你留步,我想接下來這個跟衛生局、跟環保局都有關係,那也是本席非常頭痛的問題,環保局跟衛生局,這個是公園抽菸的問題,常常有家長,甚至之前還有小朋友,昌隆國小的小朋友來跟我陳情,是學生來跟我陳情,這個公園抽菸的問題該誰取締?
陳局長潤秋: 衛生局。
何議員淑峯: 衛生局。
陳局長潤秋: 是。
何議員淑峯: 好,但是衛生局常常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到這裡,常常他們都會跟誰報案?都是警察局。
陳局長潤秋: 還有區公所。
何議員淑峯: 所以警察局常常背黑鍋,他們都說、常常說警察都不做事、不作為,這邊在抽菸,他們以為都是警察局對不對?所以那個警察們……
陳局長潤秋: 警察都會協助,因為他們是在地,所以其實區公所也會協助。
何議員淑峯: 但是取締,取締相關的又是我們衛生局這邊開罰。
陳局長潤秋: 這個是沒有問題,就是警察那邊,他們蒐得的事證以後,後面的衛生局就會接著……,就是按照這個事證就會去開罰。
何議員淑峯: 但是你常常去的時候已經……,你就你看那個……
陳局長潤秋: 對,有,他這個麻煩點就是民眾在取締的時候、我們過去的時候他已經就是……,沒有人在那裡,所以現在目前也有一些重點的公園,我們希望能夠在那邊放一些就是能夠……,對。
何議員淑峯: 從我了解在我們新莊有思賢公園、福壽公園、西盛公園,其實很多公園都有這個問題。
陳局長潤秋: 是。
何議員淑峯: 然後家長的反映,有的家長……,我的臉書裡面常常被留言,他們反映非常的激烈,還有學校的小朋友也曾經到服務處來跟我陳情,那我們……,我想我們到底要怎麼樣來改善這個問題?
陳局長潤秋: 其實跟議座報告,我們今年就……,都已經啟動,因為我們的稽查人員確實是有限,那警察這邊他有做非常好的協助,但是,這個抽菸在這個狀況他是不定時、不定地點,所以有一些比較困難,所以我們今年有啟動輔導的計畫,因為他們雖然是沒有強制力,但是他們都是很有經驗的,就是勸別人不要抽菸的,那啟動輔導計畫能夠把這個廣度能夠做的更多。
何議員淑峯: 好。
陳局長潤秋: 這……,然後我們另外就是宣導希望大家能夠戒煙。
何議員淑峯: 所以麻煩這個部分再加強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是。
何議員淑峯: 更積極好不好?
陳局長潤秋: 是。
何議員淑峯: 謝謝3位,好,接下來最後我要請教育局。
主   席: 來,請教育局張局長。
何議員淑峯: 局長,我要來關心我們新莊有4所學校,這個每天在那個龍安路那邊上下學的這個問題,塞車人潮很多,四維市場這人潮很多,塞車的問題,那麼龍安路每到了上下學的時間都大塞車,局長,龍安路有幾個學校?有光華國小、裕民國小、丹鳳國中、丹鳳高中,這4個學校就有將近有1萬人,那有家長陳情,如果可以的話,讓各校他們上下課的時間稍微有一點……,可能有人7點40分、有人7點半,一個做一個……,微幅的一個調整,然後把那個人潮,把他……,就是改善,你覺得這樣可行嗎?
張局長明文: 報告議員,我們來研究一下好不好?因為這牽涉到各校的作息的調整。
何議員淑峯: 是,對。
張局長明文: 那可能要請各校也來做一個研究,看可不可以差個幾分鐘,還有我們大家研究一下。
何議員淑峯: 對,差個幾分鐘,這是……,就是家長跟我陳情,也家長這樣建議,當然我們……
張局長明文: 然後高中跟國小怎麼錯開?我們來研議。
何議員淑峯: 是,把那個時間稍微做一點錯開,然後……
張局長明文: 我們來研究一下。
何議員淑峯: 不然在整個……,我剛剛說過這4個學校就有,將近有1萬個學生。
張局長明文: 是。
何議員淑峯: 加上家長,那再加上上下班的朋友。
張局長明文: 是。
何議員淑峯: 你看這個時段擠到爆的人潮,還有四維市場那邊去買菜的也很多人,只有龍安路上,這一段時間非常多的人潮、非常多的車潮,那希望這邊能夠來協調,來做一個評估,好不好?局長。
張局長明文: 好,我們評估研究一下,好,謝謝議員,謝謝。
何議員淑峯: OK,好,謝謝你,謝謝。
主   席: 謝謝張局長,謝謝何議員,接著請張維倩張議員。
張議員維倩: 謝謝召集人,好,請勞工局陳局長、交通局鍾局長、工務局詹局長。
主   席: 好,請3位局長。
張議員維倩: 好,局長慢慢走,好,我一……,你們邊走我邊講,根據行政院主計處針對人力的調查,去年年底的時候有指出因為新冠肺炎的關係,所以有很多的台商他回流回到了我們這個中南部建廠,那導致人力有非常大的一個短缺,那我舉個例子,他這個報告裡面有寫出這個工業跟服務業的職缺有缺達……,缺大概22萬個,那這個營建業的職缺也多了這個15,000個,不動產的職缺缺了大概6,600個,專業人員職缺缺了大概1,000多個,那請教一下,因為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勞工問題,但是我覺得這個跟交通、還有工務,好像有一些這個產業鏈的一些連結,是不是有針……,有沒有針對這個缺工缺料對於我們2個局處的一些……,產生一些變化?
詹局長榮鋒: 首先是公共工程的部分,現在工程會有通令就是說,物調指數的……,除了總指數之外,個別的分項像金屬鋼筋這個漲的比較高的,有再另外一個可以專案來做一個調整。
張議員維倩: 局長你講得很對,你知道現在工變得超級貴,經過這個市場統計,現在要找工人找不到,如果你以前要找電焊工以前3,500元1天都找得到。
詹局長榮鋒: 對。
張議員維倩: 現在你沒有給他1萬元他不要去,然後水泥工最基本我們做水泥,以前大概2,500元就可以找到人家來做,現在沒有個3,500元也沒有人要做,綁鋼筋的從5,000元漲到8,500元,訂板模的更誇張,從這個4……,1單位480元漲到950元,導致我們新北市有非常非常多的公共工程延宕, 2位局長知道嗎?
鍾局長鳴時: 是,謝謝議員,那因為像我們在這個公共停車場的工程部分,那現在在建工程是沒有問題,那因為在建工程他在招標的時候就已經把這些做一個排序,那我們也會小心的去進行監管,這個避免他的延誤,但是新的還沒有發包的流標工程,這一部分確實現在的不特定因素太多了,那我們也除了能夠調整的一些價錢,或者是工期,或者是一些條件,那我們盡力的讓這個能夠促成,但是促成之後還是要監看這個整個過程中間的浮動性。
張議員維倩: 鍾局長你剛好問到我想問的,就是我們的停車場,我們拿到的中央的前瞻預算,我們拿到了38.8億元要蓋22座停車場,目前完工有幾座?
鍾局長鳴時: 目前我們完工的應該是有4座,然後有12座現在在施工中。
張議員維倩: 這樣算起來好像核定的量跟我們執行預算率到好像全國第一沒有錯,但是因為好像工人有所短缺,所以導致好像滿多工程都流標。
鍾局長鳴時: 施工期間沒有問題,其實施工期間現在配合工程進度並沒有嚴重落後。
張議員維倩: 所以有幾個流標掉了?
鍾局長鳴時: 有現……,到目前為止總共有5個標現在還在招商中,我們還是持續的在進行中。
張議員維倩: 那會不會因為一直在招然後流標,然後導致我們的工程大幅的落後?
鍾局長鳴時: 這是最糟糕的情況。
張議員維倩: 所以你現在可以預期如果情形再繼續惡劣下去的話,有可能這期就流標掉了嗎?
鍾局長鳴時: 就是還沒有招標的這5個有可能繼續去流標。
張議員維倩: 那你有沒有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希望可以趕快把這個工程招標出去?
鍾局長鳴時: 分成2塊,跟議員報告分成2塊,1塊是我們在工程採購上面能夠做的,然後能夠去進行說明的,然後做跟廠商之間的多做一些溝通跟聯繫,大家共同分擔風險面對這個問題。
張議員維倩: 其實我覺得這個勞工局也要負一點責任,因為勞工局長你知不知道現在其實這個做這種營建專業技術人員,他們其實出現很大的人力斷層。
陳局長瑞嘉: 是。
張議員維倩: 那個年輕的不想做,老的又年紀大了,又慢慢的退休。
陳局長瑞嘉: 沒有錯,現在目前的就業市場的人力,這一個部分確實出現很大的一個斷層,尤其現在老師傅年紀大了,年輕人不願意進入到這個就業市場,所以這個目前來講,我想不只是北部,其實整個臺灣都是面臨這樣的一個狀況。
張議員維倩: 之前不是有人說可以引進外勞嗎?引進外勞不是應該可以解決我們缺工的問題嗎?
陳局長瑞嘉: 目前……,不是,目前是只有公共工程可以引進外勞,那公共工程的部分也受到……,因為疫情的關係引進的時間拉長,再來就是說其實現在很多國家也都在用外勞,所以我們必須跟其他的國家在搶這樣的一個人力資源。
張議員維倩: 那所以我們國內的、我們新的一些技術人員我們要繼續培育嗎?
陳局長瑞嘉: 這個其實我們不管是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在這個部分都有持續在培……,可是……
張議員維倩: 那我們有做一些建教合作嗎?因為建教合作的學生比較年輕,是不是可以培養他們來擔任這些比較專業的,譬如說這個……, 電焊、水泥工比較專業性質,比較高的一些營建類的這個技術人員?
陳局長瑞嘉: 這個我想教育局他們也有一些建教合作生,那其實在我以前在中央的時候,也有做一些產學訓的這樣的一個合作,不過,這個也還是會到面臨就是說這些年輕人進到這樣的一個就業職場,他的就業穩定度怎麼樣,其實還是……
張議員維倩: 你知道為什麼我很擔心嗎?
陳局長瑞嘉: 對。
張議員維倩: 我現在是幫侯市長擔心,為什麼我說幫侯市長擔心?因為侯市長在今年3月份,在媒體面前有講到說,我們新北市即將招標的樹林萬大線第2期,跟環狀線的南北環、還有淡北公路,工期一定要來改……,工期一定不會改變,而且會克服所有的困難如期完工,那針對這3個工程的其中一個,就是我們的捷運環狀線的南北環狀線,據說流標了是不是?好像沒有廠商來投標,臺北市政府的……,臺北市的捷運局說本月首次招標居然沒有任何的營造商來投標,這樣子會不會讓我們市長的政策跳票,會不會?
李局長政安: 跟議員報告,他的確是流標,因為大環境的關係,那目前在檢討,那後續這個月還有下個月陸續會再招標。
張議員維倩: 如果我們局處都不努力,這樣子市長3月份在媒體面前講的這個,工期不會改變一定會克服所有困難,好像在第一步就已經非常的危險,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再更努力一點?趕快把這些不管是勞工、缺工,還是缺料等等問題來做一個克服?此外,我還想請教一下工務局局長,那個幫我的投影片,謝謝,那個,好,這個是這個我們很多縣市的一個關於這個,OK,因為新冠肺炎的這個疫情我們有針對一些城市,他們六都主要是六都,他有針對這個建造、雜項執照,他們有把這樣子的一個雜項執照做一個延期,那大部分都是延大概兩年,那其實大家時間大概都是今年的12月31日,不好意思我說錯了, 是去年的12月31日之前,有效的話,那就讓它自動展延,那我們新北市,這個超前部署,我知道我們新北市去年的4月份就已經有針對這樣子的延期有做一個檢討,那我們的時間好像都跟其他縣市不太一樣,局長,這是不是好像跟其他縣市沒辦法接軌是不是?
詹局長榮鋒: 對,沒有錯,這個部分我說明一下,我們上次展期是從105年6月1日到109年4月15日,因為4月的時候,我們也是率全國之先就先檢討……,這個疫情的影響對民間工地的這個整個的工期的影響,所以那時候就簽准就是自動展期2年到109年的4月15日,那從109年4月15日到現在,目前疫情還是持續,而且缺工缺料的影響……
張議員維倩: 對,疫情持……,疫情……,因為上……,那時候4月份其實疫情才剛開始,可能你看現在疫情又更加的嚴重,可是我們好像我們的這個執照都沒有跟著疫情來做滾動式的檢討,是不是要針對這樣子的狀況來做個檢討?
詹局長榮鋒: 對,是,針對疫情跟缺工缺料,我們現在正在檢討之中。
張議員維倩: 詹局長,你這樣子的檢討方案你什麼時候可以……,可以給本席一個答復?
詹局長榮鋒: 我們已經在檢討,我們是希望能夠儘快核定。
張議員維倩: 1個月有沒有辦法?
詹局長榮鋒: 1個月,我們希望能夠儘快核定,是,已經檢討。
張議員維倩: 好,我希望覺得幾位局長針對這樣子的一個新冠肺炎所導致的一些缺工缺料的問題,要做一個檢討,好,謝謝你們。
主   席: 好,謝謝張議員,謝謝4位局長,接著請戴瑋姗戴議員。
戴議員瑋姗: 謝謝召集人,那我請社會局長上台。
主   席: 請張局長。
戴議員瑋姗: 局長,我今天要您討論新北敬老卡的權益問題,那我們新北市目前大概有50萬的長輩,那每個人每個月……
張局長錦麗: 議員好,我們有62萬。
戴議員瑋姗: 好,62萬的長輩。
張局長錦麗: 是。
戴議員瑋姗: 每人每月有480點,那可以拿來搭捷運跟公車,那我想問一下,現在目前這個卡片的使用率的狀況是如何?
張局長錦麗: 現在目前大概每一位長者大概用的……,那個比例大概是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間。
戴議員瑋姗: 對,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我這邊有個數據平均每一個人每月只用了120點,所以等於大概是有四分之三的長輩是沒有使用或是沒有使用完的,那等於說這個編列的預算可能是浪費的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沒有,我們現在預算是全面都使用完畢,我們去年的預算是花了11億元。
戴議員瑋姗: 對,是,但是您編的預算其實遠遠不足於我們長輩62萬人所使用的這個量,局長,沒關係,我要先跟您說明一下,我把六都的敬老卡做了一個比較表,我相信您比我還要更清楚,我們新北市只能用在捷運跟公車上面。
張局長錦麗: 是。
戴議員瑋姗: 那我想第一名應該是臺北市,臺北市可以用在捷運、公車、自行車、計程車、運動中心、還有旅遊景點,他一定是number one,那其他包含像桃園市,其實也做的比我們好,他公車、捷運、計程車跟運動中心都可以使用,也就是說他比較的多元,那臺中因為沒有捷運,所以在公車、計程車、運動中心跟醫療診所上都是可以使用這個敬老卡的點數,那臺南市他就是只有公車,那高雄市有公車跟捷運,那因為我們這個已經持續非常久的這個時間,所以也想要跟局長來做一個請教,也就是說我們在搭乘捷運的部分,臺北市是全額補助,那新北只有半價補助,我們會……,未來會不會提高到全額補助跟進臺北市?
張局長錦麗: 其實捷運不……,捷運沒有,捷運臺北市沒有全額補助,我們沒有。
戴議員瑋姗: 臺北市全額,臺北市先打了4折之後再補助剩下來的這個4折的這個價格,所以其實是全額的意思。
張局長錦麗: 對,那是跟議員報告,因為每一個縣市的福利狀況都不一樣,像我們就有健保的補助,而且我們也有敬老金,那像臺北市他們也沒有敬老金,所以每個狀況都不太一樣。
戴議員瑋姗: 沒有,局長,你們每一次都要扯到其他的福利。
張局長錦麗: 是。
戴議員瑋姗: 我只單看敬老卡這件事,因為敬老卡是最多數的長輩擁有,那你其他的福利,他可能會針……,根據他的身分別而有差別, 所以我們專注討論在敬老卡可以嗎?我想問有沒有可能在捷運的部分目前是半價補助,未來提高到全額補助,有這個機會嗎?
張局長錦麗: 目前我們的這個財政狀況其實是有困難的,而且這個福利面向,因為我們在長輩的這個福利面向已經擴展很大,包含我們的廣進了很多銀髮俱樂部等等,那這些部分可能有困難。
戴議員瑋姗: 好,局長,其實這個問題很多議員都在關心。
張局長錦麗: 是。
戴議員瑋姗: 那也跟您講了很多次,您永遠都是用預算的額度來做一個推託,我跟你說我們的預算編列,我們的老人的人口數比臺北市還多,但是我們每一年的預算其實編列的比臺北市還要少,那我認為……
張局長錦麗: 因為我們統籌分配稅就比他們少很多,議員。
戴議員瑋姗: 就我認為對於我們的長輩的福利是不公平的,比如像今年我們把大部分的預算都挪去做了捷運,每一個我們在場的局處的預算都是這種非常的伸縮的,非常的少,那我不希望因為這樣影響到我們長輩的福利,但沒關係局長,就我把我所有的問題都拋出來,您一一來答詢,那個之前也有立委要爭取要開放敬老卡搭乘高鐵跟臺鐵,那當時林佳龍部長是回應說,其實交通部是樂見其成,只不過說各個的縣市的意願不一還要進行協調,那不曉得我們新北市的意願如何?
張局長錦麗: 因為這個部分是那個交通部他們有開了這個協調會,那麼他們那時候的答復,他們會有一個整體的一個做法。
戴議員瑋姗: 是。
張局長錦麗: 但是後來我們也就沒有再接到相關的訊息。
戴議員瑋姗: 那我們樂不樂意?我們要加入嗎?如果他問你in or out,你要加入嗎?
張局長錦麗: 那我們要看相關的條件,因為每個縣市的條件也都不一樣,福利狀況也不同。
戴議員瑋姗: 那大方向,不管是不是有條件,相對來說你願不願意?
張局長錦麗: 我們都很希望我們的長輩有更好的福利,但是我們要看我們現實目前的條件是如何,所以這都要經過評估。
戴議員瑋姗: 好,局長,那你就會牽扯到預算,我繼續說,還有當然長輩也是非常希望我們把YouBike也納入在這個敬老卡點數的使用上面, 畢竟我們現在取消了前5分鐘免費的政策,所以希望你也一起研議,可以在YouBike的部分可以加入使用,那另外,我們現在的長輩都很健康,在運動中心的部分,侯市長一直在推,每一區至少要有一個運動中心,也希望您可以考慮把運動中心的使用也納入。
張局長錦麗: 我們現在運動中心,報告議員,都有公益時段,都有免費讓我們長輩使用的公益時段,每天都有。
戴議員瑋姗: 公益時段跟每一個去游泳或是……,那個是租借場地,不一樣,好,局長,沒關係,我全部一起說完。
張局長錦麗: 好。
戴議員瑋姗: 那旅遊景點的這個部分,我認為也可以試著去做,那因為其實我們很多的景點也是我們自己市府在經營,可能是博物館,可能是一些文化的場館,那這些地方其實這些營收還是會回到市庫來,我認為有機會也可以去開放這些館所,那你可不可以來麻煩你做一個整體的評估?
張局長錦麗: 對,我們會再給……,我們會再給議員做一個整體的評估。
戴議員瑋姗: 好,是積極的評估,不要又給我一個報告說因為預算的關係,我希望你們去重新去調整,因為你們不能說因為讓……,用以量制價的方式讓很多長輩沒有辦法處理。
張局長錦麗: 沒有,很多統籌分配稅多給我們一點,我們就有辦法多做一點。
戴議員瑋姗: 來,那個是法規的規定,好,謝謝局長。
張局長錦麗: 謝謝議員。
戴議員瑋姗: 我請副市長上台。
主   席: 謝副市長。
戴議員瑋姗: 副市長,我要跟您討論五股垃圾山的土地利用的問題,因為這跨非常多局處所以跟您請教。
謝副市長政達: 是。
戴議員瑋姗: 我想整頓五股垃圾山是侯市長的重大政績,對不對?每天新聞都在報,但是我必須要幫在地的居民講個公道話,那也就是說你們市府在做綠美化的過程,其實你們並沒有自己編列預算,你們實際上是讓居民自掏腰包來做整個綠化整治,那第一我認為這個對民眾是不公平的,那……,甚至是你們在這個綠化政績沒有做到滿版綠,你沒有做到一定程度的綠化植栽你就開罰,基本上每一個市民都被你開罰30萬元, 那在那邊的地主大概有上百位,所以您開了多少罰單?我相信您自己心裡是最清楚,那取財要有道,所以這邊是我前面要跟您說的部分,那想要跟市長陳……,副市長陳情的是,其實我們現在面臨的是百年的乾旱,那在那一些土地上面,其實並沒有自來水管的牽線,那所以很多的民眾他必須要自己提著水桶去提水,有沒有可能在這個乾旱的期間,我們是不是不要追的這麼緊,給他們一點伸縮的時間,讓他們可以慢慢地來綠美化?
謝副市長政達: 先跟議員做一個說明,因為五股垃圾山現在是五股夏綠地,上面的土地都是農業的土……,農業所用的土地。
戴議員瑋姗: 是。
謝副市長政達: 那……,農業本來就要恢復他的農業用土。
戴議員瑋姗: 這是一定的。
謝副市長政達: 所以議員剛剛說農業我們好像是我們自己不花錢,然後要求他回復農地農用,是……
戴議員瑋姗: 沒有,錢都是地主自己出,每一個人都是百萬起跳。
謝副市長政達: 對,這是因為他本來就是……,他要回復他的農業使用,因為之前我們過去這麼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做農業使用。
戴議員瑋姗: 副市長,謝副,但是這麼這麼短的期間,其實民眾是不容易讓那邊長出草的,這個是一個實際上的問題,但沒關係,我現在想要問的是,因為我們在面臨重劃階段以前,其實他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使用,那請問目前閒置的土地他可以做什麼樣的使用?他可以做農業使用嗎?
謝副市長政達: 他本來就是農地,本來就可以種。
戴議員瑋姗: 可以做高價的農業的種植嗎?
謝副市長政達: 他本來就可以做農業使用。
戴議員瑋姗: 那他可以做高價化的農業種植嗎?
謝副市長政達: 個案的部分我們可能還再跟農業局申請處理。
戴議員瑋姗: 每次你們都用個案,你用個案這件事情永遠不能解決,那請問他可以拿來種電嗎?
謝副市長政達: 目前我們沒有農……,我們的五股夏綠地應該沒有所謂的種電。
戴議員瑋姗: 但他要申請可以嗎?農地種電這件事情在全臺灣都在做,可不可以?
謝副市長政達: 他應該有劃分區,我先了解一下五股夏綠地是不是在我們種電,在政府的種電範圍之內?
戴議員瑋姗: 那他可不可以做觀光休閒使用?
謝副市長政達: 因為他是農地,目前好像還沒有……
戴議員瑋姗: 農業觀光不行嗎?
謝副市長政達: 因為我們覺得每一塊土地還是要個案去探討,我沒辦法在這邊跟你講說……
戴議員瑋姗: 基本上目前每一塊都是農地,所以那邊的農地只是有不同的人擁有,可是他們的地目是一樣的。
謝副市長政達: 對。
戴議員瑋姗: 所以我認為應該是一體適用。
謝副市長政達: 就是他同一……
戴議員瑋姗: 好,沒關係,副市長,我相信您現在可能不是那麼清楚,那可不可以……,因為你們牽涉到太多的局處,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給我一個主責單位好不好?我應該去找誰問這個問題?
主   席: 好,這樣好不好?請農業局好不好?
謝副市長政達: 因為本來就是農業局在處理相關的議題。
戴議員瑋姗: 好,那所以我想要做三個問題,請農業局親自來跟我報告,好不好?不要用書面,三個問題,一個是到底可不可以做農作使用?
主   席: 那個我們時間到是不是我們……,好不好?這個我們……,沒有,沒有,我們……,不是……
戴議員瑋姗: 沒有,就我快講完了,召集人,三個部分,一個是不是可以做農作使用?一個可不可以農作種電?第三個可不可以做農業觀光休閒使用?
主   席: 那個請農業局,農業局去找到戴議員說明好不好?
戴議員瑋姗: 可以嗎?
謝副市長政達: 好,請農業局。
主   席: 好,請那個張錦豪張議員好不好?
謝副市長政達: 好。
戴議員瑋姗: 召集人你要裁示一下,可以嗎?
主   席: 對,這農業局,這講了。
張議員錦豪: 好,謝謝主席,來,請經發局跟交通局,謝謝。
主   席: 來,請何局長跟鍾局長。
張議員錦豪: 鍾局長跟你反映一下,前兩天我在汐止的水蓮山莊,水蓮山莊是一個社區然後20幾棟,然後就是一個里,他跟我說、裡面有民眾跟我說很塞,他們水蓮山莊要到東湖捷運站開了1個小時,開了1個小時的概念是什麼?在社后,社后在東湖旁邊開了一個小時,早上出發7點半、8點半才到東湖捷運站,怎麼辦?我說我盡力了,去調秒數,調臺北市的秒數了,好,OK,來,麻煩第1頁,交通爛帳搞不定,當初捷運大餅是誰畫的?朱市長、侯市長畫1個大餅告訴我們捷運要來了,結果到現在交通完全沒有辦法搞定,嫌惡設施一直來,水肥來了,有跟誰溝通?有沒有做可行性評估?有沒有都市規劃?完全沒做,水肥是先斬後奏告訴大家說我就是要在那邊做一個投注口,讓大家一起來使用,有沒有跟大家講?沒有,沒有溝通,告訴大家說我確定我要做了,是嗎?OK,水肥來了有沒有做交通評估?交通維持計畫不知道,二高上不去下不來,我已經請聯絡人跟你反映了,有沒有收到?
鍾局長鳴時: 有。
張議員錦豪: 二高為什麼上不去下不來?每逢連假我們要上高速公路,車子我有堵到,高速公路要上去好不容易等那儀控過了之後,結果前面要上雪隧的那個回堵我們上不去,我們還甚至有人要下來,請他們讓一條路讓我們過去,好,好不容易上去了,我們有人要下橫科了怎麼辦?下不來,他們排隊在那裡,誰來幫我們反映?沒有辦法,好,再來瓦斯不斷的破管,消防局有沒有掌握?這2天的新聞,在汐止,消防局,這2天?沒有聽到,不曉得在幹嘛。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在這個汐止康寧街的這個部分,我們也有請這個欣湖公司提出檢討報告,明天會召開正式會議。
張議員錦豪: 上一次質詢才多久?在中興路就已經破管了,然後那麼久才去修復,而且也造成大家的恐慌下班時間對不對?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目前欣湖公司……
張議員錦豪: 好,我今天的重點不在這裡,前面是鋪陳,瓦斯不斷的破管,去年也質詢過了,要求你們把時間精進,血汗物流企業進駐,來,局長請問你,我還沒要你回答,血汗企業進駐,當初你們是先設定一個生技園區在那裡要大家去投標,還是一個乙工在那裡請大家去投標?簡單回答。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生技物流當初就是我們在整個乙種工業區裡面的容許使用項目之一。
張議員錦豪: 你告訴我,簡單回答你是用一個生技園區讓大家去投標,還是用一個乙工讓大家去投標?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我們並沒有特別強調說他是屬於生技,在當初的都市計畫工業區的變更裡面的確有這個內容。
張議員錦豪: 好,OK,下一頁,好,所以沒有用生技去包裝對不對?當初侯市長也說了,侯友宜說內湖到南港汐止是一條線,好,不合時宜的貨櫃、傳統倉儲要轉型是以南港、內湖、五股將產生一個軸帶,一個產業廊帶軸線,OK,講得很好,我們也希望把那個倉儲跟一些貨櫃把他汰除掉,但是你們事先畫一個靶還是先射箭,你們已經告訴大家說,來,下一頁,OK,我現在簡單跟局長講,你們是先畫靶還是先射箭?得標之後才告訴大家你們那一塊是醫藥冷鏈物流,之前怎麼不提過,這一塊地是要發展生技產業園區,為什麼都不講?然後等到人家得標之後,你再把他畫說他是要提供生技產業,要做一個物流鏈、高端冷鏈物流,你們幫他包裝的很好,之前他是一個乙級工業區,為什麼得標之後,你才跟他包裝成他是一個生技園區?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南港、汐止、內湖地區本來就是生技跟生技物流的一個重鎮。
張議員錦豪: 好,那我問你,在康寧街169巷那邊,那個才叫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在汐止康寧街169巷,那裡才叫生技園區你知道嗎?你為什麼不設在旁邊?為什麼今天去找……,突然找一塊地,然後就畫一塊餅給他,人家投標中了之後,你才跟他包裝成他是一個生技園區,然後還幫他講話說他是一個生技高端冷鏈物流?
何局長怡明: 跟議座報告,其實我們在講產業的時候,其實整個新北他都會是一個產業的都市,並沒有特別在哪一個路段或區塊……
張議員錦豪: 好。
何局長怡明: 只有那一個路段或區塊能稱為生技園區。
張議員錦豪: 好,那你要把他包裝成一個高端冷鏈物流我也……,好,OK,那我就跟你討論這一塊,來,下一頁,他官網上他自己可以運送的溫度只有2到8度而已,如果專業的冷鏈物流,高端物流的是裕利醫藥品物流跟久裕企業倉儲管理,他們甚至可以到79、負79到80度的倉儲運送,久裕企業他可以到負到20度,人家是專業的,那嘉里醫藥物流,他還不是用嘉里醫藥物流,他是嘉里大榮來投標,你還幫他包裝起來說他有這個高端的技術可以幫忙做生技產研的運送,為什麼是一個乙工的工業區,人家得標之後,你還要幫他美化說他是一個高級的,可以幫忙運送疫苗的,你們為什麼可以先是把他形容說,他是一個未來會帶進地方發展的一個高端冷鏈業?請問一下為什麼?
何局長怡明: 我想跟議座報告,就是說基本上還是再次強調汐止,汐止、南港、內湖他是整個我們生技產業的一個重鎮。
張議員錦豪: 好,勞工局,好,血汗企業之前Google都有,不是我們去檢舉他的,是自己員工檢舉自己老闆血汗企業,來,局長,查得怎麼樣?嘉里大榮。
陳局長瑞嘉: 嘉里大榮目……,如果以最近大概3年,從107年到今年,大概我們有去檢查了6次。
張議員錦豪: 對,那裁罰違反勞基法的部分?
陳局長瑞嘉: 裁罰大概最主要就是未足額給加班費,還有超時工作的部分。
張議員錦豪: 對,所以總共裁罰多少金額?70幾?
陳局長瑞嘉: 大概200多萬元。
張議員錦豪: 200多萬元,好,OK,好,謝謝,局長請回,好,何局長、鍾局長,他不是只有交通問題而已,他是血汗企業,自己員工檢舉自己老闆,而且還秋後算帳,然後你告訴我這個地方乙級工業區被一個嘉里大榮得標了,他是一個全臺灣最大的物流業者,你提供那麼多優惠工業立體化給他,他回饋我們什麼?好,這個之後再跟我說明,來,交通局長,有沒有做什麼配套措施?一個物流業在那裡,他右邊雖然是馬上可以上一個交流道,可是他是橫切進去的,前面如果要到他們自己的園區,還要前面大……,一個迴轉,怎麼改善?
鍾局長鳴時: 是,謝謝議員,我想這個……,這個嘉里大榮的這個場地的一個交通的影響評估,現在正在進行中,那我們採取非常嚴格的一個標準,那首先一定是分流、分時,然後避免這個車輛在尖峰時候干擾到我們所有這個上下班的主線的一些大家的一個運輸,那其次我們會在現場,那要求他們在現場的一個配置上面到出入的道路還有動線上面,做好人車、人貨的一個分流。
張議員錦豪: 局長,你有去過現場你知道嗎?
鍾局長鳴時: 是。
張議員錦豪: 他們車子一定是用螃蟹剪剪到裡面去,然後上交流道,然後前面要到他們園區,前面有個迴轉道已大排長龍,到時候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局長。
鍾局長鳴時: 他們要提出一個相對策略,否則我們不會同意他的交評。
張議員錦豪: 好,那請局長要求業者一定要提出一個……,然後才可以放行。
鍾局長鳴時: 我們會要求他提出完整的交通策略才可以做好這個事。
張議員錦豪: 好,謝謝,謝謝召集人,謝謝。
主   席: 好,謝謝張議員,最後我們請彭佳芸彭議員。
彭議員佳芸: 好,謝謝主席,請教育局長。
主   席: 來,教育局張局長。
彭議員佳芸: 局長,現在就是母親節前夕,這個禮拜天就是母親節了,有一個問題我想跟教育局這邊來討論一下,我是希望在母親節這個時候,我們教育局能夠讓大家看到每一個家庭的差異性,現在從不管是幼兒園,或者是公托、私託或者是到小學,大家都在說母親節我們要感謝媽媽,那我剛剛提到的看到的差異性,其實有很多家庭是所謂的單親的爸爸在帶的孩子,或者是隔代教養在帶的孩子,那也有甚至是一些寄養家庭在帶的孩子,她是沒有生母在旁邊的,我來看一下下面這一張,這個是臺北市某一間小學他們這次母親節所辦的感恩活動,他們不叫母親節,他們叫孝親感恩5月天,那要特別請局長看到的是有畫線的下面,他都不是說跟媽媽一起完成料理,或者是跟媽媽一起做什麼,他都是說主要的照顧者。
張局長明文: 是。
彭議員佳芸: 那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我聽到很多的人說,他小時候最討厭過母親節,因為他沒有媽媽在身邊,他是媽媽照顧的。
張局長明文: 了解。
彭議員佳芸: 那其實我是想跟教育局說,局長,或許今年母親節來不及,那在明年的母親節能不能夠對我們比如……,包括我們的托兒……,這個公……,幼兒園,還有我們的小學能夠來宣導說在這個節日,讓學校來告訴孩子說,這個時候是跟主要照顧你的人一起來過的節日,然後讓照顧孩子的人在這一個日子都值得被讚美?
張局長明文: 我覺得這蠻重要的,因為每一個家庭的狀況不一樣,其實確實有一些孩子他需要不一樣的協助, 我想這個部分我們可以來提醒學校做細膩一點,我想都是……,最重要的是感恩、惜福,能夠感謝曾經照顧我們跟能夠幫我們的人, 所以我想爸爸或媽媽或甚至阿公、阿嬤其實都是值得感恩的人。
彭議員佳芸: 對,那我想可能在明年,或許在我們新北市所有的學校裡面,如果有這樣子的可以在母親節這個日子一起來完成的事,也請學校可以往這個方向來前進好不好?也請……
張局長明文: 是,我們會來特別的提醒,就是不是只有媽媽,如果說有的家庭需要不一樣的提醒,我們會來特別提醒每一個老師。
彭議員佳芸: 好,這個觀念雖然說比較軟性,但我希望教育局明年可以來做到,好,謝謝局長,那再來請警察局長。
張局長明文: 好,謝謝,謝謝議員。
彭議員佳芸: 謝謝。
主   席: 請黃局長。
彭議員佳芸: 局長,我今天特別想跟你討論的是那個跟蹤騷擾的問題,之前新聞鬧的很大,在屏東一個女子遭到跟蹤騷擾,最後他慘遭殺害,其實跟蹤騷擾這個問題我想不單單是說這一個事件而已,來,看下一張,我在3月份的時候,也處理過這個事情,這是在我們三重某一間國小附近就出現了這樣子的一個男子,他就隨機,就是只要看到人,他就要你跟他購買他手上的東西,等於是有點像是半勒索半要錢,那你不從的話,他就用言語騷擾你, 或是罵你三字經,那這個時候我是很感謝我們這個三重分局這邊,是當然非常快的就很全力的來逮捕到這個人,那我是想告訴局長說,這個事情其實是常常在發生,而且是就在我們身邊,那以這個案子來說,當然是有民意代表來關心,我們警察很快的來介入,很快來處理這件事情,但是他也是在被抓了2、3次之後,他最近才不見,等於說第一時間是沒有辦法完全制止的,那我再來看看下一個數字,這是我調出來的數字,是新北市去年一年跟蹤騷擾的案件,警察受理的數字是70件,我想實際的數字有可能是更多的,那一般來說,我們跟蹤騷擾的行為涉及刑法、社維法、家暴防治法、性騷擾等等可能有6個法令,我想問一下,我們新北市目前做過的統計,大概有哪一些案子的類型?然後我們現在的防治跟處理的流程是怎麼樣?
黃局長宗仁: 非常謝謝議座的關心,因為這個跟騷引起我們全國的注意,那比如以議座第一個問題來講,他說推銷這一部分我們還有刑法,刑法裡面還有強制妨礙自由等等的罪,所以縱然沒有跟騷完,對類似的事情只要報案,警察一定處理,尤其是新北,第二個我們現在所有的態樣,除了剛才70件,那是指以刑法跟社維法,那另外還有行政的,包括性騷擾、行政申訴、還有家暴法,那其實總數是197件。
彭議員佳芸: 197件。
黃局長宗仁: 對。
彭議員佳芸: 可以整個新北市來說,我想還是真的不夠,我覺得、我想實際上是更多。
黃局長宗仁: 對,議座你講的……,你講的對,但是有些不是親密關係的,我們就不列入在這邊,其實跟騷法比較健康、正確的做法是應該鎖在親密關係,推銷還有其他糾紛、鄰居隔壁,這一些的態樣應該由警察依照相關法令來處理,事實上,目前對類似的報案我們都有解決,都有達到一定的效果。
彭議員佳芸: 那目前的SOP,第一時間警方接到報案的話,會怎麼來處理?
黃局長宗仁: 第一個報案,第一個我們應該就是要……,獲報之後就要確認案情,然後就要看看他適用什麼法律,就是說要……,他是適合什麼態樣?我們應該用什麼法律來辦他?反正你只要有違犯到相關的法令,包括性平三法、包括刑法、包括社維法,這個我們都會依規定來,那第一個我們會對行為人約制,甚至查訪、管制,這對行為人,那對被害人,我們也有一定的做法,包括要去關懷、建立聯繫的管道,甚至有必要我們會強化相關的保護措施。
彭議員佳芸: 好,局長,我想這個其實執法來說、對警察來說非常的辛苦,也非常的不容易,大家真的很辛苦,我們再來看下一個,內政部其實有在108年函令就是說,通報各警察機關防治跟蹤騷擾案件的處理辦法,但其實你看仔細了以後,他其實裡面有很多都說無法源依據,幾乎都是無法源依據,那講白了就是說這個函令是沒有法源依據的,那請員警針對可能的情況,就是那6條法令要自行判斷,那我們員警這個部分怎麼來做教育訓練?
黃局長宗仁: 非常感謝議座的關心讓我們有機會說明,他所謂無法源依據,因為他態樣多,太多。
彭議員佳芸: 對。
黃局長宗仁: 我們如果講性侵,那個……,那個親密關係的法令,性平三法裡面只有一點、一小塊的拼圖沒有完整,那最近在立法院通過的就是這一小塊。
彭議員佳芸: 對。
黃局長宗仁: 那其他……,其他的我們這一個規定通過之後,我們幾乎去處理全國數……,上萬類的案件都有依相關的法令處理,所以他的無法源依據應該不是這樣解釋。
彭議員佳芸: 員警平常有沒有做相關的教育訓練?
黃局長宗仁: 有,當然了,因為婦……,婦幼的相關……
彭議員佳芸: 怎麼做?實地遇到案件再來……
黃局長宗仁: 好,第一個每月都有訓練,每年也有,那因為每年我們包括對這些執行這些的專責人員,包括家防官,包括……,甚至派出所也有社區家防官,還有我們相關的刑……,偵查隊也有類似的家防官,還有我們所有的副分局長,這類的案件新北警察是非常非常重視,全國警察事實上是……,都是重視的。
彭議員佳芸: 好,局長,我今天其實講的這個問題,我當然知道第一線員警是最辛苦,那很多辦案都是第一線員警在處理。
黃局長宗仁: 是。
彭議員佳芸: 我們也不想給員警太多的、很多的苛責或是指責,我想員警都很認真,那主要是未來我們還要面對一個問題,就是跟蹤騷擾的專法如果未來一旦在立法院通過之後,我們基層員警的工作量一定勢必是會增加的,那我想我們新北市不管怎麼樣我們是400萬人口,在未來我們可能也要針對這邊也要有一個相應的作為,那我這邊不是說立刻就要局長給我一個相應的方案,是未來我們點出問題,這個問題如果未來很可能會發生的話,我們應該有相應的作為好不好?
黃局長宗仁: 非常謝謝議座的關心,第一個該警察承擔再辛苦、再難,我們基層的同仁我們會咬緊牙根來處理,第二個,我們不是只有家防官,我們事實上要把我們3,237個警勤區警員,我們甚至八千大軍,我們只要類似的案件,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這種專業的知識,大家都要共同來承擔這個責任,因為……,因為我們國人需要。
彭議員佳芸: 謝謝警……,謝謝局長。
黃局長宗仁: 謝謝。
主   席: 好,謝謝黃局長,謝謝彭議員,會議結束,時間已到,本席宣布散會。
散   會: 17時34分
          主  席  林  國  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