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1日
廖議員宜琨發言
廖議員宜琨: 謝謝主席,我們請水利局宋局長,謝謝,宋局長你邊走我邊說,首先感謝水利局在這次我們在鶯歌有關治水方面,感謝你們大力的幫忙也配合中央,讓我們現在有鶯歌滯洪池,鶯歌668巷的這個抽水站,未來有中正二路跟我們中正三路,還有我們八德路這邊排水的整治,到時候都還要再麻煩你們再跟中央配合,我想現在先請問一下,我們的滯洪池現在他的進度是怎樣?
宋局長德仁: 那個中央的前瞻,設計費已經給我們了。
廖議員宜琨: 大概是多少錢呢?
宋局長德仁: 我們現在在發包設計標,就是工程費大概......,工程費還沒給。
廖議員宜琨: 設計費呢?
宋局長德仁: 設計費大概1,000多萬元,工程費預估是差不多3.58億元。
廖議員宜琨: 3.58億元。
宋局長德仁: 預估。
廖議員宜琨: 你預計哪時候這個設計會完成?
宋局長德仁: 設計我們現在在發包,大概明年。
廖議員宜琨: 可是我希望說不論是我們的設計或者是我們的工程,如果能夠儘快的把他完成是最好,因為那邊長期以來,你也最知道,現在的天氣比較不穩定,每次都有那種強降雨,所以說很容易造成淹水,那一邊的居民已經苦了很久了,所以說要拜託我們那個宋局長盡全力來幫忙。
宋局長德仁: 是,我們就是會配合中央的那個,因為他設計費,我們設計好他工程費就會給我們。
廖議員宜琨: 我想問一下,接下來我們就防汛做的怎樣?
宋局長德仁: 我們都大概都準備好了,因為我們大概星期一前所有的下水道的清淤,還有側溝的清淤大概都完成,抽水站的大保養也都完成,所有的測試大概......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們都做好了,那你們有沒有做防汛的演練?
宋局長德仁: 防汛演練因為之前,本來是4月要做,因為汛期中央有說先不用,我們現在大概我們已經排定在5月28日。
廖議員宜琨: 5月28日就下禮拜。
宋局長德仁: 對,要做防汛演習。
廖議員宜琨: 因為這些東西本席要特別提醒,因為防汛的這個準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防汛演練你們一定要紮實的來做,接下來我有一件事情要麻煩你,來,那個北大的淹水的,局長,這其實在去年的時候,本席其實就給你們看過了。
宋局長德仁: 大義路。
廖議員宜琨: 也很感謝那個局長你們去年在我本席質詢完之後,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你們水利局有派科長,然後包括公所的課長也一起,我們第一個這個水管有重新架設過,第二個他的不通的地方我們也通了,但是永遠都是只有這個地方在淹水,很怪,這個地方是不是可不可以借用一下水利局的專業,了解一下,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去年該做的都做了,可是每一次整個北大就是有這個地方,在上禮拜六的強降雨又是這個地方。
宋局長德仁: 我大概說明一下,上禮拜六因為,上禮拜六完全是沒有豪雨特報的狀況下,突然熱對流就出來,所以大家都措手不及,1個小時下了79,非常大的雨,第二個我要跟議員報告,因為山佳北道我們這幾年其實花很多精神去做治理,以前大概北大那邊都一直都是淹水,現在不淹,這幾年不淹,現在大義這邊有問題是因為三峽的系統是灌排混流,灌溉跟排水混流,這個大義街剛好是改良場,改良場那個有個閘門,我們如果有豪大雨特報,還是颱風警報,我們就會把閘門打開,因為他是要灌溉所以閘門要關起來。
廖議員宜琨: 是沒錯,可是很奇怪,整條大義路就只有這個區域在淹。
宋局長德仁: 就是因為......
廖議員宜琨: 就只有大義跟學成路這個轉角處,你看如果你的對面那個……,台糖那邊、凱旋門那邊也沒有淹,都只有這個角,我們大義這個萬寶隆社區跟皇翔玉鼎,我們前面這個地方都是淹這邊,這有沒有地方是有出錯,還是怎樣?還是這邊的地勢特別低?
宋局長德仁: 那天下大雨我們同仁就馬上趕過去了,結果因為那個閘門是關著,水位已經上來,閘門一高那個閘門是沒有辦法開的,因為水的壓力,所以我們現在......
廖議員宜琨: 只是本席想知道說為什麼只有這一個點,永遠都只有這個點?這個都沒有塞,沒有塞住。
宋局長德仁: 系統都沒問題。
廖議員宜琨: 我們之前增設的管,水管管路我們也都增設了,怎麼還有這個問題?
宋局長德仁: 對,就是那天我講說79突然下來,那個閘門沒有辦法打開。
廖議員宜琨: 為什麼別的地方都不會有,只有這個地方有?整個大義路就只有這個......
宋局長德仁: 因為這個地方剛好有一個農改場的一個閘門在那邊,所以我們一般就是豪大雨我們就會把他打開,讓他本來是灌溉系統變成排水系統。
廖議員宜琨: 假設是這樣的話,這邊到底有沒有機會給他修正?到底有沒有機會改善?我是覺得你們再去看一下,了解一下。
宋局長德仁: 我們再研究。
廖議員宜琨: 要研究一下,派一個科長再去看一下,研究一下那邊的狀況,遇到這種地方我們是不是我們要再增設水管,還是怎樣?我們是不是要加大,還是什麼東西?我覺得這是你們的專業,不是我的專業,可是北大的尤其是住在萬寶隆社區的居民,每次每年只要強降雨就是這樣子,豪大雨就是這樣子,我們一改再改,可是公所跟我們已經做我們應該做的,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真正的解決這個問題。
宋局長德仁: 是,這一次我們了解是真的,因為我們同仁有拍那個照片回來。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是不是會後找一個人再跟我們過去看一下,好不好?謝謝,感謝局長,謝謝。
宋局長德仁: 謝謝議員。
主   席: 好,接下來我們李坤城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