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1日
李議員倩萍發言
李議員倩萍: 謝謝主席,我一樣請那個我們水利局局長,不好意思,我應該早一點講,你就少走幾步路這樣,辛苦了,局長,這個你邊走我邊講,來,我們先看一下那個,局長,這個照片我剛剛大概一個小時前我那個助理去拍的,事實上鴨母港溝的這個議題應該這陣子從3月中油漏油之後,你們應該就已經就有在關注,也是這個今天這個可能雨又比較大,然後附近的這個居民又打電話到我服務處,其實事實上他們,因為我服務處就在附近而已,然後他就講說不是才又清過而已嗎?怎麼看起來又有浮油了?因為這個可能我助理照不是很好,你看的到那個黑黑的那個地方的話,就是又是浮油,我不知道說你們上次清理過,因為我知道之前第一時間坤城議員跟淑芬委員他們都有去關心,你們也說是因為中油他的那個油管漏油的關係,但是後來你們清理過了一陣子之後又有民眾反映,然後那個時間也有議員介入去關心,你們第一時間中油是說是柴油,可是後來第二個時間再漏油,就是他們講說看到的那個這個上面的這個油去檢測之後,並不是你們所說的柴油而是一般的油漬,所以可見那個應該是說這個污染源應該就是我們一直在反映的就是說,你們不斷的在整理整治的過程都是在針對下游的部分,其實很多的污染源是在上游的工廠,每次講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只能說我們就是請環保局這邊多加注意,然後請那個上游的工廠這邊就是做好該做的一些這個環保的工作,可是每一次只要下大雨就會有這種狀況發生,我覺得這個鴨母港溝一直陷於一個兩難的狀況,你沒有水的時候他底泥太多,然後就會變成一個就是蚊蟲的一個孳生的一個場合,不然就是惡臭,有水的時候,你好像就一定會把那個上游的一些污染源也帶到下游來,我不知道你這個,而且鴨母港溝的這個問題不管是惡臭或者是說這個污染,其實地方的議員或者是說我們已經追了大概將近10年的時間,這10年你們也花了非常多的經費,然後也想了非常多的辦法,最近你們又弄了一個花了5,500多萬元做一個補水、注水的一個疏浚工程,對不對?我不知道說這個到底對於現況到底有多大的一個幫助?在過程中我們也曾經討論過好像一個比較好的辦法就是做子母溝的方式,但是好像沒有用在我們鴨母港溝的後來的改善工程裡面。
宋局長德仁: 有,現在就是子母溝的方式。
李議員倩萍: 現在是子母溝的方式嗎?
宋局長德仁: 我可不可以說明一下?
李議員倩萍: 可以。
宋局長德仁: 跟議員說明,鴨母港溝目前長福橋以下,長福橋那邊有一個那個污水的截流。
李議員倩萍: 就是最近才完成的那個。
宋局長德仁: 沒有,那個是本來就這樣,鴨母港溝上游因為沒有辦法,蘆南的那個開發還沒有確認,三重的污水還在接,長福橋以下其實現在是沒問題,晴天一定沒問題,下雨,因為下雨的話,截流站就會關閉,所以水就會溢過長福橋那個堰,所以等於而且很多工廠,講實在話,趁下雨的時候他就偷排,所以就可能會有像議員講的這種狀況出來。
李議員倩萍: 你知道這個狀況,下雨的時間或者是說在梅雨季節,只要是說氣象報告告訴你們要下雨了,你們應該這個稽查人員就要機警一點,這個是真的只是到每次只要一下雨的時候,一有雨水的時候一定是這種狀況。
程局長大維: 是,跟議員報告,那個環保局目前正在列管工廠,我們都有在做清查,議員你提到就是針對於有些豪大雨要發布的時候,原則上我們除了這個稽查員之外,我們會協請我們的這個河的巡守隊,針對這些列管的岸家的這些廠家能夠去加強做控管。
李議員倩萍: 你們每次都這樣講,但是呈現出來的結果都不是很好,所以可能有待加強,好不好?局長你剛剛講說子母溝的部分,你們已經有做了,我可以預期怎麼樣的一個成效呢?照你這樣講就是上游的部分,如果蘆南、蘆北那邊還沒有辦法的話,你做子母溝好像在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看到他的一個成效。
宋局長德仁: 我跟議員說明,我們鴨母港溝本來這幾年在做就是長福橋以下的部分去做營造,然後就是晴天能保證,因為他是靠污水截流,把污水截走然後那邊是引清水,長福橋以下我們現在我們也可能也會去做一個子母溝,我們現在在規劃,希望長福橋那邊水流能夠順暢一點。
李議員倩萍: 所以你的子母溝其實還沒有整段完成就對了,你只做部分。
宋局長德仁: 長福橋以上沒有。
李議員倩萍: 這個有規劃什麼時候要做嗎?
宋局長德仁: 有,我們現在正在規劃,我們希望爭取中央,然後希望蘆南的重劃可以併入,三重這邊的污水也在接,我想這個先讓他,子母溝先讓他比較不臭。
李議員倩萍: 因為之前跟你們討論的時候,聽起來感覺子母溝他是一個真的比較可以去改善的一個辦法。
宋局長德仁: 比較沒有味道。
李議員倩萍: 對,比較能真的確實去改善的一個辦法,沒關係,你這個會後就是你這個期程你們預計要做的這個給我一個報告,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是。
李議員倩萍: OK,好,謝謝。
宋局長德仁: 謝謝。
主   席: 接下來我們請馬見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