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7月03日
聯合質詢
主   席: 來,繼續我們下午的總質詢,王威元議員。
王議員威元: 謝謝議長,議長謝謝,PowerPoint拜託,市長,知道你腰比較不好,你坐著,你坐著沒關係你坐,我先跟市長報告這個昨天我們新北市大多數的地區都有一個急降雨,那不好意思我說錯了,太緊張了,市長不好意思,這冷氣,這個其實我們中央昨天在立法院的時候有決議通過,把前瞻二期的把校園的電力改善,還有冷氣的設備納入前瞻第二期的前瞻2.0的部分,那其實我們地方都一直在身先士卒,那終於現在中央願意給我們後勤的一個支援,其實像烕元在地方就已經從我這兩年當中我就用自己的建設款,我剛算了一下花了大概580幾萬元,在9所的高中或國中小去把他做這個冷氣,其實也很大的緩解了我們學生在上課時候的壓力,當然我相信雖然立法院通過了這個預算的附帶決議,但是實際上有沒有編列預算,我們還是要看實際上的情形,所以我也相信說市長昨天也有承諾,如果中央的確把預算編下去,有撥到地方來,那我們地方當然也會配合,我們當然希望說能夠在民國111年來完成我們國中小教室的這個冷氣的裝設,在這邊先跟市長說聲謝謝,也希望說我們中央政府能夠落實的把這件事情真的編到預算當中,再來就是說我去年有跟我們市長反映這個機車位的問題,那去年也上了一個報紙,那這個去年總質詢的時候,我們反映到說因為我平常也都在摩托車,所以這個摩托車停車位的問題,其實容易造成這個民眾之間的紛爭,因為停車位不夠,機車位不夠,所以就容易造成說為了搶機車位有移車有怎麼樣,一樓怎麼樣,都會有很多的這些紛爭,那感謝我們......,去年我們建議,我們那時候是建議說希望我們城鄉局從都市更新的角度,從這個危老重建的角度,在建案的地下室自己能夠滿足自己的機車的需求,那我們同時也拜託交通局在這個地下停車場評估,就是說機車停在我們公有的地下停車場的可行性,還有在我們路邊增設這個廢棄改機,增設這個機車格的部分,要跟市長報告,感謝市長,感謝我們城鄉局,感謝我們交通局,因為我們大家共同的努力跟打拼,我們去年總質詢我記得也是在這個時間點,大概也是7月份的時候,我們去年到今年整整一年的時間,我們總共新北市多了7萬個機車的停車格,那在這個三重、蘆洲地區就多了6,000個,所以在現在我們三重、蘆洲地區以總機車的登記數量,跟我們總共的機車位大概4.3台機車共用一個位子,我覺得這已經很大的紓解了原本的一個狀態,但是市長我們繼續再努力,希望說讓這個機車位的數量越多,或者是機車的數量越少,讓我們大家這個在機車族騎摩托車的,為了停車能夠越來越方便,越來越不會造成這個紛擾,謝謝,再來就是說這個後疫情的時代,其實這個我下面那個連結就是新聞的這個連結,他就是研究發現說其實因為後疫情時代,我們全球的大城市共享自行車成長了很多,像美國的紐約州是成長了六成,表示說通勤的型態是可以被改變的,不見得會一直要坐捷運,一定要坐公車,一定要開車,一定要騎摩托車,也有可能會有這個自行車的部分,另外我提一下,這個高灘處在去年大都會公園預估去年一整年大概900萬人次使用,市長我說了那麼多,你有聯想到我要講什麼嗎?對,我們淡水河忠孝臺北的景觀橋,情人橋,就是說從忠孝碼頭到大稻埕碼頭這個部分,我們一直希望說能夠來爭取有一個行人的便穚,就是走人跟走自行車,讓我們在上班的時間,我們通勤族也可以利用這樣子的一個通勤方式來上班,那在下班的時間,其實我們現在大臺北都會公園這邊已經算是全臺灣最大的一個共融性的一個遊具場,裡面這個光是目前20幾座的這個溜滑梯,這個利用我們堤防整個這個坡度下來,然後其他的共融式很多的遊具,已經變成我們全臺灣最大孩子們的遊戲場,那個地方叫做孩子的天堂,爸媽的戰場,我帶孩子去很累,你知道嗎?但是還是要謝謝市長,那我的意思是說,既然我們這邊做這麼好,我們如何把行人便橋搭起來?我相信是把臺北市的這些人,騎腳踏車的、散步的拉過來我們大臺北都會公園,我們現在大臺北都會公園連那個攤車都要招標,意思是什麼?意思是大家都相爭要來這邊做生意,我認為我們這個也是我們安居樂業一個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在想說如果未來,因為剛剛水利局長也有跟我說,其實市長對這個案子也真的非常的關心,但是因為這個臺北市、還有中央,畢竟這個東西是缺一不可,那我們是希望說我們持續不斷的去推動,那如果真的當因緣具足的時候,或許他成真了,這個是其實這張照片是沒有必要放,我特地放就是讓市長看一下,我好像有變瘦一點點,其實這是去年我們三重商工地下停車場啟用的時候,那時候在我們三重算很大的一個大事,所以要跟市長拜託我們這個大同公園的地下停車場,其實目前就是在大同公園的部分,我們在去年的總質詢我也跟市長提,當時我們那時候市長說只要我們算的過,我們的自償率,我們停管基金的自償率如果算的過,那我們就可以來做,那後來在第二次的總質詢的時候,因為我們有跟前瞻計畫爭取了一些停車場,我也同意市長的說法,我們現在他總共補助了我們十個停車場,這十個有三個已經開工了,七個準備要在招標要來開工,如果我們十個全部都給他發包出去以後,我想我們這個停管,我們交通局停管科應該就有餘力,我們就可以來進行,這個我們大同公園地下停車場相關的作業,我想到時再拜託市長來幫我簽核,幫我們做點政績,讓我們這個大同公園附近周遭的居民,讓大家能夠有個方便的停車場,再來就是講到我們防災建築再生自治條例,我在去年總質詢的時候,其實我都是用去年跟今年來做比較,就是說去年我們跟市長建議的一些事情,我們今年因為市長做了這麼多,所以有相關的一些成果,或者是做到什麼程度,也跟市長提醒,去年我跟市長拜託可不可以來把他時間延長到111年,有利於這個公共安全跟政策的一貫性,同時也可以造福很多的民眾,感謝市長,雖然防災建築再生自治條例,在實際延長上跟中央那邊有一些問題,所以後來我們用了加速改善要點,我們來延長這個政策的內容,所以也感謝市長,你看從我們自治條例開始到結束落日是109年3月22日,其實才適用了9案,9個案件來用,兩年總共造福了93戶的住戶,但是我們因為延長的關係,到現在4個月的時間,我們已經多造福了97戶,這97戶感覺得起來,97這數字不是很多,但事實上這是97個家庭,一個家庭好幾個人,讓他們可以有更安全的房子來住,所以真的要再次謝謝市長,再來就講到我們海砂屋的自治條例,從我們剛剛那個再生自治條例講到我們海砂屋自治條例,我也是在去年總質詢的時候跟市長報告說,我們要讓海砂屋,我知道市長很關心這個海砂屋的議題,要來解決我們海砂屋的社會問題,那我在去年第二次總質詢的時候來建議市長,非常感謝市長,你真的不簡單,大刀闊斧,我們這個你命令一下,甚至你眼神一動,我們工務局就整個動起來,我們從去年10月份的時候,我們總質詢提到這件事情,接下來我們馬上工務局就在研擬自治條例的草案,然後第一次討論,然後之後我有提供一些建議的版本,然後工務局第二次討論、第三次討論,然後送到法規會,那現在已經法規會已經走到第二次的審議了,我們在想說其實如果按照現在的這個進度,我們有沒有機會在我們今年的會期能夠送進議會審查?市長點頭,那表示是有機會送到議會審查,如果我們這個會期送到議會審查通過,我相信這會是我們新北市政府行政效率非常突顯的一個很好的一個時機,應該很少有自治條例可以這麼快的通過的,表示我們對於安居樂業當中海砂屋的問題,我們非常重視,這個是跟市長自我介紹一下威元沒有白領薪水,關於這個社會住宅的部分,我們去年這個總共我首先我在那個跟城鄉局局長這邊,那時候經過一些政策的討論,然後我們後來好不容易得到了我們城鄉局的支持,我們青年社會住宅凍漲,本來要漲10%多,後來就不漲了,所以我們目前為止新北市的青年社會住宅還沒有漲價,這第一個我為社宅做的事,第二個就是我在今年疫情剛開始的時候,我跟幾個其他的議員,我們共同來跟市長爭取說我們這個租金的一個減免,市長後來也對我們很好,也很照顧我們社青宅的這些民眾,也做了一些減免跟緩繳的動作,然後後來我還跟我們城鄉局局長一起去做菜,其實就是說我們把社會局這邊媒介過來,愛心大平台媒介過來這個愛心的蔬果,安居的蔬果,我們一起做菜,然後我們去送社宅需要便當的民眾,到現在為止兩個月的時間,我還在送,我現在還在送,已經送了3,500多個便當,到現在為止還在送,那我在想說疫情也快結束了,我考慮一下,如果大家的生活慢慢的恢復到正常了以後,這或許可以不用再繼續,但我要報告的就是說,我們青年社會宅要如何永續經營?其實我們看這個我們目前還有在蓋的這個土城的員和跟永和的中正橋這邊,我們在蓋的這些社會住宅平均算下來,土地不算,建照成本1坪都大概要15萬元,你這15萬元......,上一頁,不好意思,這15萬元如果我們以我們另外一個很大的一個租金補貼的一個方式,我們108年我們租金補貼合格的戶數14,743戶,1戶1個月補助4,000元,我們這個部分的計畫是我們地方自籌三成,由中央補助七成,所以市政府在108年租金補貼的部分,我們大概支出是2.1億元,如果把中央政府補助算進來大概是7億元,我要講的意思就是說,其實我們蓋社宅的這個錢,我蓋1戶的錢,1戶大概15坪左右,1戶15坪,15坪,1坪蓋15萬元,1戶的成本不算土地是225萬元,那如果我們用每戶每個補貼4,000元的話,其實我們可以補助他46年,我的想法是說自己蓋當然有他的效益,有他政策上的一個意義,但是很擔心對市府的財政負擔有造成其他的排擠性,我的想法是說聰明的花錢,一樣是1億元,我們來做這件事,來做哪件事,來做用很多的方式來做,我們可能可以帶給市民不一樣,甚至更多的這個感受跟滿足,那如果說我們把這樣子的這個租金補貼的方式,那當然我們要透過配套,就是說我們透過合格的房東篩選,把合格的房東提供的這些房屋我們能夠做相關的這個確認,目標就是說讓今天我們的所有的這些租客,這些需要來住我們社會青年住宅的這些年輕人,或者比較辛苦的朋友們,他們透過了我們政府的一個平台,市政府的平台,那我們讓他可以租到合適的房子,而租金的部分,我們補貼了4,000元,讓他就一樣跟市價是市價的八折,如果這樣這個情形之下,我認為我們可以在短時間之內造福,讓更多的民眾有感,而且其實蓋......,我跟市長報告,你一直點頭,我跟你報告,那個房子46年以後會怎麼樣?你知道嗎?會舊、會壞,又要再花錢了,所以其實有時候我們可以考量說,自己蓋有自己蓋的好處,但是有些時候在政策面,我們或許可以有一些比較聰明的一些思考,另外我還在講就是說我們之前捐了受贈了很多社會住宅,就是容積獎勵的方式去換了很多社會住宅回來,這個是一個非常好的做法,但是目前這個管理上,因為目前已經總共已經收了200多戶,未來會繼續收,因為至少看起來目前已經有了至少會有347戶左右,這個我們的住宅科才20幾個同仁,我們光是收這些社宅,你說大棟一棟一棟的這都還好,像中和的這一棟就幾千戶,那我們三重的三棟就5、600戶,這樣去管理上都還相對簡單,但是如果是捐來的社宅可能在土城20戶,到新店15戶,到三峽又20戶,管理上會有困難,所以我建議說我們把這些小規模捐贈出來的社宅,我們把他外包出去,外包給人家管理,我們就要求我們的外包業者,你要照著我們訂的社會住宅所有的規範來做,那本來總資金也收多少錢,你們自己去評估來投標,價高者得,對我們市政府來說,我可以把我們住宅科這20幾位珍貴的同仁的人力放在什麼?放在思考我們的住宅政策,而不是只是在當物業管理人員,那科長跟我開玩笑說,他說我們現在社宅目前我們自己新北市管理的社宅已經6,900多戶要7,000戶,他說我每天光是負責蓋租約,因為上面要蓋他的章,光蓋他的租約還要帶看,還要怎麼樣,真的是花了太多太多的時間,所以我在這邊跟市長建議,我們城鄉局長也考慮一下,我們往這方向一起來推動,讓我們未來的這個效益可以做的更大、更好,那再過來就是我們講到校園開放,當初因為疫情的關係,去年我就提,市長也覺得很認同,但是因為疫情我們就停掉,的確校園安全是最重要的一環,那現在疫情期間已經慢慢的結束了,那我們在後防疫期間我們也是要鼓勵民眾來運動,增強他的免疫力,那所以我在想我們去年市長非常認同的這個刷卡實名制或者是用臉孔辨識,這個這樣才能夠確保校園安全,我們要不要來選一間學校來做試點,先試試看如果做的好,成本低做的好,那我們或許就可以大規模來試辦,那如果說發現說原來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那我們就再修改,我想我們市長我們侯市長帶領的市政府,一個非常大的特色就是什麼?滾動式的檢討,做的好我們就再加,做不好馬上就調整,我想這樣才是真正我們有效率的市政府,這是公立幼稚園,我先講一個最大的重點,這個身為三重、蘆洲地區選出的民意代表,我不能不講,我們新北市的公幼做的非常好,然後現在名額越來越高,我們新北市公幼平均的中籤率108年是62.71%,109年這個學年度是64.88%,可是我們三重低於我們新北市的平均,三重跟蘆洲,我們目前三重跟蘆洲109是59.23%,也就是說表示有的地方,假設總額新北市平均是64.88%,三重只有59.23%,表示有的地方可能高達七成,我提醒市長就是說我們公幼做的很好,但是有透過一些數據我們可以發現有的地方很好設立,但是那個先就更需要的地方,比較不好設立,但是還是要幫,這樣子大家拉平均,民眾的這個受剝奪感比較不會這麼高,還有就是我們準公共化幼兒園,三重只有6間,大家不願意來做準公共化幼兒園,那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準公共化幼兒園的政策,事實上就是說你小朋友來唸私立幼稚園,那中間的部分差額跟公立幼稚園的差額我們政府來補助,這很好的事情,但是三重卻沒有幼稚園願意來參加,整個三重這麼大才6間,我想應該會有......,我想是不是有一些什麼樣的問題?我們繼續來努力看看,他這樣就可以讓民間的力量成為我們政府的幫助,那越來越多的人那這個生育率就會越來越高,父母就比較放心,公立托兒所也是,我想說我們市長政見4年多1倍,也就是原本是60處,我們4年後要再變成再加60變120,目前是增加12處,好像有點落後,那我相信市長一定已經胸有成竹,我們這個社會局也都有相關的準備,我希望說市長,我們今年底之前我們三重、蘆洲地區,我們是不是把他增加多5處的公立托兒所,公托,我們來降低我們家庭的負擔,提高我們的生育率好不好?加5處,那再來就是通學廊道,那這個照片當中是三重國小的通學廊道完工的這個畫面,一個是我一個是我們養工處的處長,其實三重國小是我的母校,我國小畢業的學校,光興國小也做好了,但是我後來那一天我自己去,我辦了一個會勘,其實那個市長你可以看到那個畫面,這個畫面就是小朋友要走到學校中間必經的路,老實說我看不到人行道在哪裡?幾乎是沒有路,這是五華國小,我也希望說我們把五華國小,當然我相信市長這個大多每一間學校你都希望保障孩子的通學廊道,那我特別提醒就是說,我們五華國小這邊可能在小朋友上學的時候,真的會比較危險,我希望說,我們到時候跟我們工務局養工處這邊我們一起來努力,想辦法讓我們五華國小明年也能夠趕快來做這個通學廊道,讓孩子能夠有一個安全的環境,那再來就是海綿校園,這是昨天下午的時候我們新北市大多數的地方都下的很大的暴雨,那包含三重也是一樣,那我們左邊的照片是我們之前曾經這個因為下急降雨導致這個短暫的積水,不能說淹水,淹水會影響房價,我們這是短暫的積水,但是短暫的積水也是的確會造成很多的困擾,我小時候唸過正義國小,我也是正義國小的這個傑出校友,我小時候去正義國小下大雨,水是淹到我快大腿,我們那邊真的地勢比較低窪,所以我就在建議說,我們水利局我們把正義國小把他做成海綿校園,下面就是做一些蓄水池,讓我們正義國小周邊從信義西街、正義北路、自強路附近容易積水的地方,假設我們把他做成海綿校園的話,不但正義國小未來這邊不會積水,甚至連附近的環境,附近的街道、附近的鄰里巷道也都不會再有積水的問題,我想這個也是希望說我們明年,今年先做計畫,把他納入到明年的這個預算當中,我們明年一起來努力,再來就是都更三箭,我們第一箭其實我是去年有跟市長報告說,因為我們這個要求先買增額容積,增額容積的買法是公告現值140%,事實上是比他買公共設施保留地或買道路用地來捐還來的高,那這樣子其實會造成一些排擠性,而且這個140%的公告現值的一個成本,很可能建商算一算會認為說,再加上我建照我不見得賣的到那個價錢,容易虧本,虧本生意就沒人做,去年感謝市長在我們......,威元在總質詢的時候市長有說,那不然我們先試用半年,半年的期間讓民眾跟廠商自己選擇說,你要不要來申請我的第一箭,不強迫一定要在捷運周邊就一定要適用第一箭,所以去年到現在只有一件申請,就是在我們照片當中我們先嗇宮捷運站旁邊這個基地,就只有一案申請,所以看起來好像我們這個如果說能夠再繼續讓民眾自己決定要不要來申請,我想會蠻恰當的,這個給市長跟我們城鄉局長來考慮一下,第二箭主要幹道其實非常棒,目前已經申請13件,而且他這個都有規定要2,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基地,我認為這個是非常有效的可以快速改變我們城市風貌的方法,我們市長任期是4年,這個第二箭當初是說2年,我在想市長如果說發現說的確民眾也有需要,那對於我們市政府而言,他也可以快速的改善我們城市的風貌,那或許我們也可以把他再酌情延長,讓更多的民眾可以受惠,最重要我們都更三箭我認為最最最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第三箭,我們防災型的這個都更,那我這個目前已經申請幾件呢?已經申請了200多件,那其實我去年有跟市長說,我們都更三箭非常好,但是唯一一點就是像我們自己三重,我從小長大的地方,我也帶市長去看過,照片就是市長我們一起去看的那個大同南路巷子,6米巷道以下,8米巷道以下,我們在建築法規上做到非常多的限制,但是也真的很感謝市長,真的很疼我,我們跟城鄉局長一起努力,那時候我們......,今年我們......,去年我跟市長建議以後年底我們在容積移轉辦法的地方就有放寬,讓8米以下你在面臨6米以下的計畫道路,他也是酌情的給他增加15%到20%的容積獎勵,容積移轉的這個獎勵,讓我們6米的巷道也可以蓋的回來,原本房子的坪數可以蓋的回來,所以我們這個總共277案,我相信跟我們放寬的這個容積移轉的辦法也是有高度的正相關,但是我要跟市長報告,其實整個第三箭目前唯一最大的抗性在哪裡?就在合法房屋的認定問題,去年申請113件來認定合法房屋,核准91件,只要沒有核准的,沒有通過,沒有被認定為合法房屋,他就沒有辦法適用我們的第三箭,合法房屋的問題在哪裡?在這個建築法的第9條,簡單說你只要有新建、增建、改建,你都不算原本的民國57年5月29日以前建築完成的房屋,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第4條是什麼?是修建,你看修建的法條,他說建築物的基礎、樑柱、承載牆壁、樓地板、屋架,還有屋頂,最難就是屋頂,他說其中一項有過半的修理或變更,其他我都覺得還好,屋頂那個57年以前蓋的房子,那個屋頂真的很容易漏水,所以我們一般的民眾都會在上面去搭鐡皮,還是說用什麼方式來讓他阻止他的那個漏水,讓建築物可以繼續使用,那這件事情其實本來就是我們這個房子用久了就會遇到的一個困難,但是現在只要有這些狀況,我們工務局使用管理科他只能依法辦理,他就只能很抱歉的跟民眾說,不好意思,這個合法房屋我沒辦法發給你,但是我在想我們應該要再研究一個什麼樣的方式來解決,這樣子我們才可以把我們都更第三箭的用意落實下去,這個亞洲地方議員的年會,我去年那個中間照片是柯文哲旁邊是我,不好意思,我很想辦在新北市,但是拜託市長,那個秘書處、我們的外事科、還有我們觀光局,如果有機會願意來協助的話,我還是理事長,明年我再把大家邀請過來,我上次總共......,去年總共邀請了7個國家,不是,8個國家,含臺灣就9個,8個國家總共70位議員一起來開這樣子的一個論壇,那第一天在臺北市,第二天呢?我這個我們是新北市,我一定把他拉過來我們新北市,那在去年也要感謝我們那個文化局,還有我們秘書處、觀光局都有協助,就是我們在city tour的部分,我們帶了其他國家的70幾位議員來領略,稍微領略了一下新北市的風光,大家都說還想再來,所以我在想說市長這個肯定的話,我們明年或後年,明年好了,我在年底我們再把全世界亞洲地區,我們再把這70幾個議員這8個國家的議員把他邀請來我們新北市,讓我們新北市當他的主場,最後,說的好喘,30分鐘真的有短了一點,有點喘,真的是開源,我剛剛都在講幫市長花錢的部分,雖然我都在幫市長想說,我們市政府要怎麼聰明的花錢?但是我覺得開源也是一個必須考慮的部分,上面的那個新聞是什麼?是臺北市他國泰營區標脫,上次是流標,這次標脫溢價60%,為什麼......,那個新聞分析說為什麼他那個權利金,光這個案子權利金就61億元,61.16億元,1坪土地單價到328萬元,那人家新聞就分析,專業家是分析說,為什麼上次會流標?這次可以溢標,甚至還溢價60%,因為他把使用的方式改變,他把容積率提高,容積率變到400,其實使用方式要改變,容積要提升,這很簡單,都市計畫是我們地方政府的權責,城鄉局劃一劃就好了,我的意思是說,當然我們要經過縝密的規劃,但我在想這的確是一個開源很好的方式,如果這61億元是在我們新北市發生,我們現在不用等中央了,我們那個冷氣的事情可以全部裝了,對不對?甚至很多社會住宅、很多建設,市長你不用捉襟見肘,市長都......,我知道市長我們兩個常常在地方上走,其實你都很願意幫地方把很多建設做好,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我在想我們市政府對面新民街的宿舍也好,我們成都路的宿舍都想辦法,雖然是小地方,但把他活化好不好?我們還有其他的公有,非公用的閒置不動產把他活化,幫市政府多賺一點錢,市長你才有錢再來做更多的建設,謝謝市長,謝謝議長。
主   席: 來,陳明義。
陳議員明義: 很趕、很喘,這個謝謝議長,那個市長、各局處首長,這個現在接下來是我總質詢時間,市長本來我想請你坐在那裡回答,後來他們說沒有辦法,所以抱歉請你移駕一下,如果市長有需要......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沒問題。
陳議員明義: OK,不好意思。
侯市長友宜: 沒問題,謝謝威元議員,也謝謝你明義議員。
陳議員明義: 為了節省時間我這1個小時的質詢變成50分鐘,後來我們的最高當局謝政達副市長說給個面子就變40分鐘,所以實在是......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
陳議員明義: 會講的很急。
侯市長友宜: 不好意思。
陳議員明義: 我最後一個,如果有耽擱到幾分鐘回答時間。
侯市長友宜: 沒問題。
陳議員明義: 我們來開始,市長這個你下鄉的時候,我們不管是議員也好,里長也好,談了很多次成蘆橋沒有機車專用道。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所以都混雜,已經很多車禍,蘆洲的議員也在講,三重議員也在講,五股議員也在講,而且那一次你下鄉的時候,你也說要做,那交通局長也說要做,可是都找不到方法,因為很多現實面的沒辦法克服,跟你說明一下。
侯市長友宜: 來,怎麼弄?
陳議員明義: 這個位置是我們第二所國中預定地,這個地方是我們的成蘆橋五股端。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這個地方呢?我們現在畫紅線這個地方是他現在的平面道路,我們把平面道路讓出來讓他做懸臂式的出來以後,再讓一道出來,然後綠地,這邊是學校有一個綠帶,這邊學校用地,交通用地,動線這些我都跟各單位都開過協調會,都問過都沒有問題,下一頁,這邊來講這邊看有一個突出來、突出來、突出來這本來的橋墩就像這邊一樣,他本來就有預留的一個橋墩口,這個地方本來就可以銜接,我們看下一頁,這個是......,上一頁,好,這是一個我去空拍的動畫,不是動畫,空拍從這裡一路過來,一路過來到這裡可能要繞一下,這邊要稍一個角度,過來到這邊一路到這個路,看這邊,這4個墩注意看這4個墩本來都有的,來,再往前,到這邊跟他原來的這邊有一個缺口是銜接上面的,我們下一頁,這個部分我不是亂講的,是交通局也來協調,工務局也來協調,大概要1年8個月,大概經費很省只要5,000萬元,用地可以取得,學校用地綠帶可以讓,而且原來的平面道路增設出來,然後這個汽車引道的工程介面也沒有問題,大致上都談好了,我想市長我們是不是就來push這件事情?
侯市長友宜: 如果我剛剛問工務局,如果這個工程沒有問題的話,學校用地可以讓,當然可以施作我們就來做。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我講的話沒......
陳議員明義: 這是功德。
侯市長友宜: 不是功德是應該該做的。
陳議員明義: 那摩托車真的在那邊有夠可憐,被車擠來擠去,這不是陳明義厲害,每一個議員都想做這個。
侯市長友宜: 議員回去我叫工務局再開個協調會,好不好?
陳議員明義: 我告訴市長,我說真的最近我要嘉勉這個工務局,養工也好,工務局......
侯市長友宜: 很認真。
陳議員明義: 最近做事情積極認真,而且他不會去推,我說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不可以,我們想辦法,交通局也配合,大家一起來討論,找到這個方法,我不是比他聰明,只是我們去找方法,他原本就有銜接面在那裡,所以市長如果有科學數據,客觀條件不可行我們不要講,我們大概已經starting完都沒有問題,就是大概5,000萬元1年8個月就可以成蘆橋有機車專用道。
侯市長友宜: 我們評估一下,是不是......,第一個經費是不是這樣,第二個是不是這可行,這兩個評估完以後跟你......
陳議員明義: 是,兩位局長可以請你們的相關性科長把資料都給你們看,我們都討論,這不是我講的,是他們評估出來的,這是他們評估出來的。
侯市長友宜: 好,我了解。
陳議員明義: 謝謝,我想這是一個功德,多少機車......
侯市長友宜: 不是,這好事。
陳議員明義: 多少機車族......
侯市長友宜: 能夠解決的,我相信該解決就要解決,好不好?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下一頁,市長,剛剛在講的這個成蘆橋這邊做機車引道這個部分,這一個是我們第二所國中預定地,因為現在沒有需求,當初朱立倫市長給了1,000多萬元把他做成這個防災型體健公園,裡面有一個廣場、有籃球場等等,這裡在從施區長到莊區長、到現在洪區長,我們鎖定這個地方可以做個共融性的公園,共融性的遊具,那市長在去年答應說五股一定要給一座,但到現在還沒有做,我希望市長盯一下這個事情。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農業局......
陳議員明義: 局長,不用多講,我知道你們要做,但是請加快,而且那個規模2公頃,這塊地2公頃......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交通什麼都便利,好不好?市長。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好,謝謝市長,下一頁,林口立體交流道這是大問題。
侯市長友宜: 這大問題。
陳議員明義: 這大問題,市長你記得你那時候到現場,我說沒關係,禁左,那就禁,我認為禁不了,桃園馬上反彈,我都是做模擬,科學數據講完,我去實際......,我說一定不可成,好,再來加號誌,再來加科學執法,現在又說在右側增加一車道,我要跟市長講,當我的心臟血管被冠狀動脈被阻塞的時候,我只能繞道手術,我不可能再去撐他,已經沒有支架可以撐,再撐血管要爆了,局長讓市長注意聽我講,就是再撐下去血管要爆了,所以我提出來所謂的立體交流道,這不是什麼大學問,但是我們府內的態度有問題,應該你是專家,從副局長到局長,應該我把問題丟給你,林口就塞車怎麼辦?你要幫我解決,五股塞車了怎麼辦?你要幫我解決,那反過來,我們想方設法結果你們不積極,看一下,下一頁,再下一頁,這是南出的,再下一頁,我們想方設法剛才那些數據都工程規劃單位,高公局連他們的組長都來都說不行,到最後跟我討論到最後說好像可以,為什麼?他們做的曲線呢?想法是從這個綠色這條線到這邊,到這個地方A8前面機捷的這一塊前面,從外線道下來,會跑到碰到橋墩,我告訴他的是,不是從這裡,這是500公尺,你從39這是41K,從39.8開始拉到這裡從內線下來,這邊所有的車子都不用經過林口,這是龜山的車,沒有增加他的負荷,這些車本來就是要到龜山,然後從內線下來,當我跟他討論到這個的時候,高公局的組長說,可能可以,我不是學工程的,我的距離增加一倍,我的斜率應該降低一半對不對?這是南出就是五股往林口,往南方向出去,所以這一條紅線給林口的跑,不是,給龜山,龜山不用再走文化一路了,而且這沒有土地取得問題,不用徵收,現在我畫的這些路全部都高公局的地,沒有土地徵收的問題,好,下一個,北路,這些曲線我不談這是高度,高層這些等等,這是他當初規劃,再來,再下來快,好,這是他剛講的潛勢區,為什麼我們那個五楊高架偏到一邊去潛勢區,這是後來他原來我講出來他們規劃方式也是這條綠線這樣子,他從這個這條八德路口的這個地方,文化一這邊林口直接做高......,做一個立體高架過來,過來的時候他們把他規劃在主線的外側,匝道的內側,這個下不去,這個會流的問題,這個導規我都做過了,但是我提的是從這裡把曲度拉大,這個地方曲度拉大,過來了以後拉到現在的交流道外側,走外側邊坡也是沒有土地取得,這是現在匯聚的地方往前來拉,拉800公尺再會,超過2公里會被認定為新增交流道,局長對不對?
鍾局長鳴時: 對。
陳議員明義: 不超過2公里是交流道改善工程,對不對?
鍾局長鳴時: 對。
陳議員明義: 這些數據、這些參數你找臺灣四星,你找誰來都一樣,誰都騙不了誰,這個東西是可以做的,我今天打電話給鄭運鵬,人家是內行,人家不分藍綠,我說運鵬,我今天要問市長這件事情,桃園要不要支持?他說好事,但是明義,你這個曲度是多少?你的斜率是多少?你的高層是多少?他學工程土木的,這個態度就是他想做,有沒有問題?我們不是,不行、不行、不行,林佳龍到林口的時候,高公局局長在旁邊我當場吐槽林佳龍,高公局局長把我拉到旁邊,議員不要再講了,我說為什麼不行?他說什麼?你們新北市送進來我們推,報告市長,我用報告我不是跟你質問,報告市長,把這件事情當作像淡北北側道路,像新莊的塭仔圳一樣,你出面好不好?拉鄭文燦一起來討論。
侯市長友宜: 我跟陳議員報告,我為了這個事情特別去跟林佳龍部長做報告,也特別把高公局局長找到林部長辦公室,交通局局長也有參與,為了林口交流道這個事情我也轉達所有的方法,包括你提的方法,我希望他們慎重的去幫我評估,只要方法可行,解決林口交通壅塞的問題,我們勢必要解決,這是我的態度,所以你放心,我已經在上個月去找過林佳龍部長了,還有交通局長也陪我去,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好不好?
陳議員明義: 謝謝,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市長,這些東西都不是陳明義在吹牛,我現在有企業家,林口跟龜山的企業家說他們要出錢來做模型,那打臉我們的交通局,這個你們是專家,我跟你講,你同樣叫......,你叫任何一家公司,你叫跟我叫都一樣,是要不要做,在中國大陸已經有10幾層的立體,我們現在都已經上太空了,海底到7,000米了,做個交流道以後龜山的交流道不用下文化一,林口要上高速公路不用塞這兩個紅綠燈,這個是最簡單的邏輯,市長拜託把他當作方案之一來做評估,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現在再擴一側只是增加儲車的空間,還是塞在那邊因為出不來,心臟塞住了,你再怎麼擴,擴不開了只有繞道,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下一頁,市長,我的小孩家住在林口我幾乎天天來來回回,除了交通大概塞到以外,我們家剛剛好臨空100米,我看出去林口的變化,從綠地開始越來越少,現在我們的三個媒體園區,三立、東森、三井要把大片的綠樹砍掉了,沒辦法,現在我們108公頃的工一工業區要砍60幾公頃的綠地,現在林口很多樹穴被砍掉了,林口公園路,最漂亮的公園路,現在拼命把綠色的植栽挖掉去變成硬鋪面,林口將來不叫林口沒有綠地,拼命的蓋房子,怎麼辦?但是這是城市發展的必然之惡,怎麼辦?把他種回來,我建議市長,我的想法是這樣,台電有很高的回饋金,但是他們說沒地方種樹,所以他拿來換LED燈,可是我們現在的LED燈,換出來LED燈都有問題,你有沒有發現整個全新北市黑黑暗暗的,為什麼你知道嗎?因為現在換LED燈是個弊案,他的電桿都不換,換LED燈,以前卥素燈的照度非常高,我們騎摩托車可以看到對方清清楚楚,現在LED燈看過去,上面亮的下面黑的,摩托車你看不到人,你如果要右轉、左轉,行人如果穿黑色衣服完全看不到,你到新莊、你到林口,甚至於你到淡水你去看,全部黑漆漆,因為LED燈燈架這麼高,地上照不到,你去看五股的堤防,大概從二分之一高度的燈柱的時候,同樣的燈具底下很亮,這沒有什麼科學,這個拿一個測燈器去測,所以我要強調的是,裝LED燈雖然是省電,但是這是一個大騙局,因為政府沒有電,他拼命告訴你要省電,其實是政府沒有電了,他怕跳電,沒關係,既然在做請把林口的綠種回來,林口只要有樹穴,只要我們發現有樹穴,農業局把他種回去,只要有社區有空地願意種樹,我們提供樹,只要有住戶願意在陽台,像我家陽台我願意種花,我們提供花,自己養花,自己種樹,我們提供,我們有樹苗,我們有花圃,讓林口的綠覆率少多少種多少,東森來做說明會,我告訴東森說你們要蓋企業總部,旁邊有一塊空地,我告訴他,你們把空地立體化,然後你蓋的建築物投影面積多大,你的屋頂全部做綠化,就是說我蓋了這麼大的建築物,我的屋頂上全部是綠地,他們說很好,所以要拜託工務局,將來要協助他們,這個企業總部不是要拿綠色標章,不是拿金銀銅鐵,只是為了要容積率的獎勵,只要真正讓他的綠覆率少多少補回來,工一工業區少多少補多少,少60公頃要求每一個廠家屋頂全部要綠化,所有的空地通通要綠化,少多少補多少,把林口的綠種回來,我不知道市長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建議嗎?
侯市長友宜: 這個建議非常棒,我們會提供樹苗,而且要能夠種樹的地方,我們該種的我們一定要去把他種回來。
陳議員明義: 謝謝。
侯市長友宜: 而且建築物的上面的量體......
陳議員明義: 是。
侯市長友宜: 要求他們一定要綠化。
陳議員明義: 現在的綠色標章都是為了拿容積,其實......
侯市長友宜: 對,不管,給你容積也沒關係,你種起來就好。
陳議員明義: 是,你種越多對我們環境越好。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環境越好。
陳議員明義: 好,謝謝市長,下一個,市長,這個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對這件事......
侯市長友宜: 對,我們去看過。
陳議員明義: 市長我跟你講......
侯市長友宜: 轉頭一看廚餘場在那裡。
陳議員明義: 我跟你講,看下一頁,市長,這個我要了很久要到定稿本,再下一頁,申請人是誰?申請人叫劉和然,然後此致新北市政府、新北市環保局,下面申請人是誰?劉和然,自己提自己審。
侯市長友宜: 我知道。
陳議員明義: 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早期的,我們自己的。
陳議員明義: 這個廚餘場你再把他放在那邊,看下一頁,這不是我的,這報告書裡面的,在我們市長說新北市的心臟,核心是叫五股、新莊,在五股、新莊這一帶,三重、蘆洲、八里的核心在這個點,結果這個點我們公家把人家都趕出去,市長你知道整個垃圾山現在拆一大堆都變綠地,你知道我自己心都嚇一跳。
侯市長友宜: 那是你的功勞。
陳議員明義: 沒有、沒有,是你的功勞,我跟你講,新五路路邊全部拆掉,我說真的這種魄力沒有政治人物做的到,討好很容易,做這種事得罪人,五股垃圾山我說真的,你在未來的你的政治歷程裡面真的你敢去做這件事不得了,可是我們把這些污染趕出去,我們自己要搞個廚餘場,市長,我也不要斷然說要與不要,這是你的政策。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可以直接回應你。
陳議員明義: 是。
侯市長友宜: 我既然在整頓垃圾山,就不准有廚餘場在那邊。
陳議員明義: 謝謝,謝謝市長這句話,我本來還不敢叫你承諾,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有講了,我就不准廚餘場在那邊,環保局換什麼場都可以,就是不准換廚餘場。
陳議員明義: 我真的很想過去抱你一下。
侯市長友宜: 不用。
陳議員明義: 下一頁。
侯市長友宜: 不用,就什麼場都可以就是不准做廚餘場。
陳議員明義: 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不好?
陳議員明義: 好。
侯市長友宜: 我們兩個可以有沒有這樣子的一個默契?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哇!我太high了,市長,這個是我們五股的立體停車場,這個已經找了各單位都評估過了,我要謝謝,我們連經發局局長自己跑去現場看,盛筱蓉半夜10點還打電話告訴我跟我研究,這就是我要的團隊,在法令、法規檢討面也找了城鄉局來檢討了,也找了市長出來檢討了,也來檢討了,現在就做初步的規劃,這個1樓現在是空的,裡面偶爾有人跳跳舞,野狗一大堆,狗屎一大堆,後來有一些小朋友在那邊打籃球,這個地方如果做公有市場,馬上把他做封閉型有冷氣,衛生又清爽、又安全的一個五股公有市場,地點是五股市中心最好的地方,每一個交通車都可以到這裡,每一班車到這裡,我們如果去做這件事情,花最少的錢,只要林口的十分之一就五股有公有市場了,所以如果法規面各方面都沒有問題,我們局長也親自去看了,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提供這些寶貴的場所,我還不知道五股公有市場1樓現在是這個狀況。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那我已經要求經發局好好去評估一下。
陳議員明義: 好。
侯市長友宜: 法規有沒有適用,去解決問題。
陳議員明義: 是。
侯市長友宜: 去解決問題,如果在經費可以編列可以允許底下,讓五股有一個現代化公有市場,我不反對。
陳議員明義: 這不是要抱一下,要親一下。
侯市長友宜: 不要抱,這個解決問題還是最重要。
陳議員明義: 局長謝謝請回,這個部分花少少的錢,我們就有一個漂漂亮亮,比美這個林口,比美泰山的一個有冷氣的公有市場,下一頁,市長這什麼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這是......
陳議員明義: 很可愛的一個寶寶,來。
侯市長友宜: 應該是什麼惜福惜食。
陳議員明義: 來,那個......
侯市長友宜: 惜食是嗎?
陳議員明義: 教育局局長,你打瞌睡了,你完了趕快上來,這個......
侯市長友宜: 什麼兒童的什麼幼兒園的什麼?
陳議員明義: 這個是一個什麼寶寶?
侯市長友宜: 碗盤,軟盤?這是一個碗盤吧?
陳議員明義: 碗盤,好,市長,局長,這是什麼?
張局長明文: 我們新的那個幸福保衛站的標誌。
陳議員明義: 好,下一個,這個才叫幸福保衛站,這個是朱立倫市長跟侯友宜市長花了多少心思搞定的,四大超商不合作給我們搞到合作,你們把他改成那個樣子,再看下一頁,哪一個清楚?你知道這個標章我們花了多少錢廣告?光我每一年印多少扇子?多少文宣?我辦多少活動在宣導幸福保衛站?你們把他換掉,你認為這比較可愛嗎?市長你知道為什麼換?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你說。
陳議員明義: 看下一頁,我看到我就火,四大超商24小時有專業的SOP、有警方的聯絡系統、服務點多、位置明確,你跟我這麼努力,還得到世界宜居金牌獎,臺中林佳龍想學都不敢學,因為新北市先做了,我們領頭羊,李四川到了高雄在電台訪問,我朋友說李四川在稱讚你們新北市的幸福保衛站,說陳明義提的,然後朱立倫做的,這麼好的東西,來,下一頁,市長我跟你說明不要看了,不要聽他在講,7-11、OK、全家、萊爾富超過2,000家便利商店,24小時,冷氣他的、電費他的、薪水他的、員工他的、孩子我們的,做的這麼成功,所有人現在有4本論文,局長你不要打岔市長,現在有4本論文寫這個論文,我們莊區長現在蘆洲的區長,他的升等就是寫幸福保衛站,好不好大家有耳聞,看下一頁,你知道為什麼嗎?市長。
侯市長友宜: 你說。
陳議員明義: 來。
侯市長友宜: 八方雲集。
陳議員明義: 因為要八方雲集加入。
侯市長友宜: 八方雲集要加入。
陳議員明義: 那請問一下,下一頁,四海遊龍可不可以?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陳議員明義: 再下一頁。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陳議員明義: 麥當勞可不可以?
侯市長友宜: 可以。
陳議員明義: 再下一頁,鬍鬚張。
侯市長友宜: 越多越好。
陳議員明義: 市長,NO,四大超商每一個巷弄,你問小朋友哪邊有全家?哪邊7-11?他比你更熟,比我更熟,你叫他去四海遊龍,我不是要給他吃爽的,我要給他吃飽的,救急不救窮,便利商店每一個地方有,便利商店24小時有錄影,有警政連線,他吃的每一個東西有發票,那我告訴你太多跟我講,議員,我們家早餐店也要加入,我們今天是要解決孩子萬一肚子餓,萬一家人沒給他吃飯,2,000多家便利商店,烏來的山上都有便利商店,烏來沒有四海遊龍,沒有東......,我不針對哪一家廠商,我不認識哪一家廠商,那麥味登說我有100家的早餐店你怎麼不跟我合作?你本末倒置,我們要讓孩子要吃飽,不是吃好,我覺得四海遊龍很棒、很好吃,八方雲集很好吃,鬍鬚張好吃,麥當勞好吃,這不是我們要的幸福保衛站,你把logo給改了,因為那個logo原本只有四大超商,你因為要加八方雲集你去跟他,你還馬上跟他簽約,下一頁,市長,沒事找事,弄巧成拙,懸崖勒馬,局長,不可以簽約,你跟八方雲集簽下去了以後沒完沒了,四海遊龍也要來,麥當勞也要來,我可以告訴你,我家門口早餐店也要來,我們據點夠了,學生數一直減少,你們搞錯了,幸福保衛站不是你想像這樣子,亂來,那一位校長提議的,這位校長也許是好意,你們搞不清楚,我光花在這廣告費燒過上百萬元,現在每一個小孩子都知道幸福保衛站,便利商店每一個員工訓練都知道幸福保衛站,你貼那個寶寶沒人知道是什麼?四大超商員工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多此一舉?每天2萬個人幫我們做這件事情,24小時,你現在搞個某一個單位進來,你是不是多此一舉?市長,先懸崖勒馬先暫停一下,我覺得這會有問題,是不是討論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們請教育局好好再評估一下,好不好?
陳議員明義: 好,謝謝市長,你最清楚了,市長,如果當時沒有你的魄力,四大超商怎麼願意做,多此一舉的東西,人家四大超商24小時幫我們做,叮咚歡迎光臨,還幫我們做教育訓練,為我們新北市做到這樣,你把那個logo改掉,那你四大超商做何感想?我幫你們做起來了,你們為了四海遊龍,為了八方雲集,為了麥當勞,為了鬍鬚張,你去搞個湯匙、叉子,你是怎麼樣,本末倒置,局長不可以這樣子,下一頁,局長請回,市長,我那天去跟你單獨聊,我覺得你在都更方面,全臺灣你大概第一名,都更我們大概全臺灣第一名。
侯市長友宜: 是。
陳議員明義: 危老我們比臺北慢一點點,那那一天你也說很開放,能夠快。
侯市長友宜: 快就好。
陳議員明義: 我們儘量快,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快,有效。
陳議員明義: 告訴你,黃一平局長說我是點子王,我不是點子王,我只是去讀書,我去臺北市臥底,唸了20個小時的危老,我拿到都更推動師,危老推動師,我要回來再唸我們新北的100個小時,新北比較硬,新北都更要唸100個小時,臺北有一個叫做危老重建。
侯市長友宜: 168。
陳議員明義: 臺北168。
侯市長友宜: 我們也有。
陳議員明義: 我們106。
侯市長友宜: 106。
陳議員明義: 但是我跟你講,市長,你聽聽看。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
陳議員明義: 他的意思100%,沒有爭議,他要6個月審這個重建計畫書,8個月發執照,市長,我幫你想好了。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
陳議員明義: 我跟都更處處長也談過了,我跟建管科廖科長也談過了,剛開始他們都啊啊,談到最後都嗯,可以。
侯市長友宜: 你點子很多。
陳議員明義: 來看看,我告訴你明天你做完以後全臺灣第一個。
侯市長友宜: 來,你有什麼招多教一點。
陳議員明義: 來,下一個,新北123危老變新安,這心也可以叫心臟的心,新北123,100%不變,這是危老不變。
侯市長友宜: 100%。
陳議員明義: 不變。
侯市長友宜: 這法定。
陳議員明義: 2,只要你的重建計畫送進來2個月審查完畢,3,只要你重建計畫審查完送進來3個月給你執照,市長我告訴你其實這裡面有一個小小的撇步,其實是這邊是5個月,為什麼?我們現在的建商都偷,怎麼偷呢?局長,讓我跟市長講清楚,現在的建商偷,他在這裡的時候1、100%,2的時候就送件,送到工務局,工務局長很清楚,送到工務局有申請一個建案,然後我去審重建計畫,當重建計畫審好了以後我撤案,重新送危老,這個叫偷跑,搞死我們公務人員,不能不收,你一定要收件對不對?然後他撤件分件,我們不要,新北123危老變新安怎麼做?當他100%他的重建計畫書做好的時候,當他的重建......,局長你們不要那麼緊張,先聽我講完,你們要打搶我都可以,當他重建計畫開始做,做好的時候,他重建計畫送審的這兩個月,同步送外審......
侯市長友宜: 找外審。
陳議員明義: 給建築師公會,外審,不要來讓公務人員,因為那審假的,你審了兩個月他把你退回去,然後下次又重來,就讓他去外審,然後外審的時候,這兩個月我們的重建計畫完了以後,這3個月的建照一定OK,因為前面兩個月已經外審完了,問題就出來了,所以新北123危老變新安,危老最重要的是30年以上危險、老舊,所以我們要快,誰快誰就強,但是不能亂,所以新北123危老變新安我跟你講,我這是頭腦真的,我讀了一堆的書。
侯市長友宜: 你頭腦很好,我很佩服你。
陳議員明義: 市長,兩位局長,我剛這樣講應該沒有誤差吧?而且他們的推動師是怎麼樣?我也是四百分之一,400個推動師,大街小巷去找危老,為什麼你知道嗎?我只要承認房子很危老還不用100%,你如果有意願,他就去跟市政府登記,第二個推動師不能來,這個6個月只能我做,我就一直去call,一直去call,因為有獎金。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6個月到了不成,那換別人來做,所以400個人每天在街上去找都更,找危老,所以臺北市會這樣的原因是這樣。
侯市長友宜: 我們不會,我們這住都中心過了以後更快。
陳議員明義: 我們都更快。
侯市長友宜: 我們現在有203件了。
陳議員明義: 是,但是因為我們量體大。
侯市長友宜: 對,量體大。
陳議員明義: 所以市長,臺北市不容易談,所以我這個東西送給你,兩位局長我剛剛講的應該沒有錯,我跟你講......
侯市長友宜: 新北123。
陳議員明義: 新北123危老變新安,全國最快。
侯市長友宜: 危老變新安。
陳議員明義: 而且......
侯市長友宜: 你這個口語不錯。
陳議員明義: 而且不吹牛的,這是做的到。
侯市長友宜: 沒有人說你吹牛。
陳議員明義: 我們兩個月審那個重建計畫沒問題,他齊全進來,然後前面預審兩個月以後,三個月審建照沒問題吧?兩位局長,沒問題吧?100%不是你的問題,100%是他的問題,謝謝,這個幸福......
詹局長榮鋒: 重建計畫跟合法房屋在前面兩個月都完畢的話,後面建照我們就一個月。
陳議員明義: OK,好,所以這是幸福保衛站之後我很驕傲的一個新創。
侯市長友宜: 你這個新創口語化。
陳議員明義: 新創、新創、新創。
侯市長友宜: 新北123危老變新安,不錯。
陳議員明義: 那個心可以改成心臟的心,就心安,因為又老又危險,我們是又新又安全。
侯市長友宜: 以後有好點子你早點講,不要等到今天來問。
陳議員明義: 沒有,那一天你告訴我說,好,你想想看,因為你這句話我才去......
侯市長友宜: 我有叫你幫忙想一下,你說你去唸書,唸書唸回來要用,要教我,我又沒有去讀。
陳議員明義: 因為你有授權說你去想。
侯市長友宜: 沒有,你有唸你想,我又沒有去唸。
陳議員明義: 而且我跟你講,我跟科長、跟都更處處長都有討論,他們真的很認真。
侯市長友宜: 他們很認真。
陳議員明義: 因為我不是科班的。
侯市長友宜: 兩個局長都非常認真。
陳議員明義: 真的,所以我跟你講,這就是做事的團隊,現在行政院說法比想法快,想法比做法快,都先說,說了以後再來想,想再來做,亂七八糟。
侯市長友宜: 沒有,說要做的通,講要做的通。
陳議員明義: 沒有錯,謝謝兩位局長。
侯市長友宜: 做的通再來講。
陳議員明義: 謝謝兩位局長,請回座。
侯市長友宜: 新北123危老變新安,很好。
陳議員明義: 這沒有著作權,跟幸福保衛站一樣。
侯市長友宜: 沒有著作權。
陳議員明義: 謝謝,下一頁,這個帶過就好了,來,現在我們選委會剛剛有開過會,我們選區大概就是我們新莊跟泰山、五股、林口可能要調整,我當天就表示我沒有意見,但是要就快,讓大家安心,要調整就讓想準備的去準備,要放棄的去放棄,快,大家有這個共識,但是在調整選區的同時,鄰里要不要調整?行政區要不要調整?我們是第三屆,直轄市第三屆的市議員了,我們還在29區,我們要不要調整行政區?我們的里,有的里2萬多人,有的里800人,局長這兩個講個大原則就好了,不要講細節。
柯局長慶忠: 是,跟議員報告,里鄰編組的話,要拜託我們所有的議員繼續給我們支持,上次有退回去我們還是會儘速再過來,那行政區的部分因為是行政區劃法的部分是涉及到中央的規定,那中央知道六都有這需求,可是還沒有通過這個法,那選區的劃分的話,是我們......
陳議員明義: 沒有,我們的行政區不用中央,你29區改12區為什麼要中央?
柯局長慶忠: 對,這個是中央的法規。
陳議員明義: 是嗎?
柯局長慶忠: 這個是中央的法規,那另外那個選......
陳議員明義: 對不起,這個就沒有讀到了,不好意思。
柯局長慶忠: 那選區的劃分的部分,是我們新北市選委會會就各區來先做......
陳議員明義: OK,這選區沒有爭議。
柯局長慶忠: 對,這選區,是。
陳議員明義: 這選區沒有爭議,OK,謝謝。
柯局長慶忠: 選區沒有爭議,是。
陳議員明義: 局長謝謝,這選區沒有爭議。
侯市長友宜: 那這個其實鄰里該調整,你講的沒有錯。
陳議員明義: 該調整。
侯市長友宜: 那個有的里2萬多人。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有的里幾百人。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是該調整了。
陳議員明義: 謝謝局長,謝謝,感謝你,謝謝,下一頁,市長我們來聊天一下,執政臺灣的,這是我最近很感慨的一件事情,鈔票是國家的,選票是自己的,現在民進黨政府真的很恐怖,想盡辦法,口袋沒錢畫一個大餅前瞻計畫,報了4,000多億元,現在又畫了一個大餅報5,000多億元,我跟你說,那個都先把錢要到了,然後呢?再來,我當頭你們來跟我申請,大家來呼天搶地,所以前瞻計畫裡面做的都不是前瞻,都是本預算該做的,這個錢照理說要發給各六都各個直轄市去處理。
侯市長友宜: 謝謝你替我們說話。
陳議員明義: 真的是這樣,所以我剛才問主計,到底財劃法怎麼樣?財劃法在立法院根本沒案子。
侯市長友宜: 財劃法過了,我們就有1年可以將近200億元。
陳議員明義: 是,多......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市長......
侯市長友宜: 多200億元。
陳議員明義: 問題是沒案子,民進黨這......
侯市長友宜: 我有200億元,我就不需要前瞻了。
陳議員明義: 是,民進黨在野的時候每天罵,這個馬英九怎麼樣怎麼樣不公平怎麼樣,他們上去蔡英文第五年了,案子也沒有送進去,立法委員每天都在幹嘛!勒脖子,在唱歌。
侯市長友宜: 200億元給我,多那200億元你要做那個、做那個,我這個會期也可以答應。
陳議員明義: 這個真的很感慨,為你抱不平,但是看下一頁。
侯市長友宜: 沒關係,沒辦法我們就要認真做。
陳議員明義: 但是你在沒有這麼增加預算情形下,你在新北市做這麼多,從你的民調結果顯現出你是被高度肯定的。
侯市長友宜: 謝謝,也是你給我很多好建議。
陳議員明義: 沒有。
侯市長友宜: 你給我們很多好建議,真的你給我們很多好建議。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這個東西昨天通過的錢先綁一個附帶條件,要裝冷氣但是慢慢來,中央又這樣又騙了5,000億元,騙了4,000多億元,然後今天早上又一個消息,我們的水利會變成行政部門,我們連清潔隊員要給他正式,都要讓他考試對不對?人家做了10年、20年該給他正式,現在水利會的人直接變成公務人員,上兆的財產沒收,他說變成一個專款來專用,這真的太離譜了,可是我必須說這民進黨真的很厲害,我已經向你學不分藍綠了,但是我說他真的很厲害,他消滅公法人把私產變公產,更誇張的是什麼?他創造了很多東西,他創造了叫行政法人,將來的公產又變私產,那沒辦法,各位局長你們來自中央,來自各縣市,你們中央有什麼走,你們就跟著怎麼走,我們也來搞個行政法人,然後這些東西上下是背道而馳的,政府要小而美,要精減,就一直在擴充,然後行政法人這個董事長我們又管不到他,他可以處分我們的財產,可以去......,莫名其妙,這個政府亂七八糟,下一頁,市長,工輔法將臺灣的農地變成工業用地,好了,怎麼辦?新北市也跟著幹,我們就弄了一個試辦計畫,可是中央是把農地變成工業用地,他在傷害臺灣這片土地,我們的五股垃圾山試辦計畫是把違章建築,違章工廠跟污染變成公園,我說實在的,我看他一天一天、一塊一塊,雖然還沒有綠化,那個拆下來這樣那種感覺,整個心情都豁然開朗。
侯市長友宜: 我說了我還要謝謝你。
陳議員明義: 沒有,我要謝謝你。
侯市長友宜: 你從當議員一直對五股垃圾山非常有看法,而且自己親自帶著去抓廢棄物,我都很感動,那個地方很多人不敢進去的,你都進去了。
陳議員明義: 市長我跟你講,我昨天去看朱市長,大頭就說人走茶涼,他真的他也講一句話,他說他做八年的桃園縣長,八年的市長,又幹過行政院副院長,又幹過黨主席,又幹過總統,他沒有買過一間房子,他一定很感慨,他做到這樣子,可是今天人走茶涼,那可是我們回頭來看,好像想不起來要,朱立倫,馬上一個東西,我的意思是說當一個政治人物給他標籤,被貼負面標籤撕不掉,莫名其妙叫草包,永遠背著,那個很惡質的貼標籤,我非常尊敬我們這個周錫瑋很有魄力處理了這個砂石場、污水,可是當他一被貼周錫瑋吊車尾,脫掉不了,你現在標籤是有魄力、有執行力等等,朱市長我想不起來,所以我今天跟他聊很多。
侯市長友宜: 其實我對朱市長非常的感念,因為有很多的事他都不斷的在改變,我身為當他的副市長我能夠跟著他一起做事,我也非常的開心,所以很多點點滴滴是一棒接一棒下來。
陳議員明義: 對,沒錯。
侯市長友宜: 我只是把我現階段這四年做好,下一棒我就接給別人的時候,別人把他做好就好了,那我只要畫下一個句點,那我覺得說人生就夠了。
陳議員明義: 市長你在寫歷史,我還記得你跟我講那四句話,我就不要再重複了,你在參選的時候講的那四句話,我一直放在心裡面,我前天我自己去參觀馬禮遜,我拜託他們,他們在放暑假,他們的主任從臺中上來,我去看馬禮遜,我看了都流口水,那真是棒。
侯市長友宜: 是。
陳議員明義: 真的是棒,他跟我說他們11月,因為疫情關係11月要......
侯市長友宜: 要開幕。
陳議員明義: 要邀請你,他講了一句話,他說議員我要邀請朱市長,我說你是懂的感恩的人。
侯市長友宜: 對,因為當時朱市長把這個任務交給我。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一個是馬禮遜,一個是康橋。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後來就引進這兩個學校在林口。
陳議員明義: 當時有很多財團也想這塊地。
侯市長友宜: 對,我知道。
陳議員明義: 可是今天朱市長交代你把他給馬禮遜。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這麼大學校200多個學生,我的老天爺,那個學生跟皇帝一樣。
侯市長友宜: 那個學校蓋的很棒。
陳議員明義: 他很棒,而且呢......
侯市長友宜: 蓋的很棒,康橋現在也是很棒。
陳議員明義: 教育局長去參觀一下,他們的接送區在校內,車子都開到學校裡面接送區,那種學校規劃真棒,樓梯間每一個地方都有冷氣,學費沒有比較貴,當然他是教會學校。
侯市長友宜: 對,教會學校。
陳議員明義: 真的是這樣,我說為了他將來我孫子乾脆......
侯市長友宜: 我記得他從臺中搬過來的。
陳議員明義: 不是,不是搬過來,設分校。
侯市長友宜: 分校,設分校過來的。
陳議員明義: 真的很棒。
侯市長友宜: 因為上次我一直開過會,他也請......
陳議員明義: 所以我認為每一個任內都留下東西。
侯市長友宜: 對。
陳議員明義: 所以朱市長在,所以我也認為我們現在的市政府團隊,你們在過去現在的市長當副市長的時候,朱市長在的時候,你們都是同一個團隊,你們也要為他去思考,我所謂為他思考不是為他政治前途去思考,未來在任何的東西是他過去留下來的足跡,剪綵也好,動工也好,一定要通知他,即使他沒有時間來,他會感覺說......
侯市長友宜: 所以環狀線重要工程,環狀線一動工......
陳議員明義: 對。
侯市長友宜: 一動工我有請他,他那天好像有事,他跟我講他沒辦法來。
陳議員明義: 沒有錯,這就是一棒接一棒。
侯市長友宜: 一棒接一棒,所以我那時候在致詞台上也特別要謝謝他的幫忙。
陳議員明義: 謝謝市長,同樣一個工輔法我們是把不好的變成好的,他們是把好的變壞的,所以這個中央真的烏魯木齊,下一頁,市長,你做的真的非常好,大家都誇獎你,每一個議員都誇獎你,包括民進黨,包括......
侯市長友宜: 沒有,那是你們議員很好的建議,我就有辦法做。
陳議員明義: 市長,如果我覺得不夠好的地方,我可不可以明講?
侯市長友宜: 你說怎麼樣?
陳議員明義: 做實事,我認為你絕對是大概第一名沒有問題,說真話,你太客氣了。
侯市長友宜: 沒有。
陳議員明義: 只要麥克風嘟給你,會得罪人的,會傷害中央的,你都不會頂嘴,你都我把市政做好,我把市政......,沒有錯,你說的都沒錯,但是,你是有聲量的人,媒體為什麼要追你?因為你是第一名,有一些該說的話,你一定要說。
侯市長友宜: 謝謝。
陳議員明義: 因為你說出來會變成標題。
侯市長友宜: 你就幫我說了,就好了。
陳議員明義: 不不不,我算老幾,我跟你講議長說了,都沒有新聞,只有你說才有。
侯市長友宜: 議長說了,還沒新聞?
陳議員明義: 沒有、沒有,我可以告訴你,因為你是第一名的首長。
侯市長友宜: 沒有、沒有。
陳議員明義: 你是十大政治人物裡面......
侯市長友宜: 沒有、沒有,那是一時風一時船。
陳議員明義: 我告訴你那......
侯市長友宜: 過了就過了。
陳議員明義: 不是,那十個我也是看一看,為什麼?
侯市長友宜: 那個明年就沒有了。
陳議員明義: 吳怡農連鄉民代表、里長都沒做過,他是十大領袖第十名,隨便說說,要比肌肉他也沒有我兒子肌肉大,比帥沒有我兒子帥,他憑什麼排第十。
侯市長友宜: 說的也是。
陳議員明義: 那個看看就好,可是第一名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侯市長友宜: 沒有,謝謝。
陳議員明義: 我希望市長你是有聲量的人,有一些中央不合理的東西你要帶聲量,你要帶風向,他們欺負我們,我們罵沒用,要嗆就要嗆,中央如果修理我們,虧待我們,你就衝撞,這才是有聲量的人該做的事情,這一點我拜託你,因為你太客氣了,你每次麥克風嘟給你,都我不懂,我就把市政做好,我跟你講你那個真的是100分的說法,可是呢......
侯市長友宜: 我真的不懂,你要我就懂,我也沒辦法。
陳議員明義: 那下次我拿小抄給你,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好。
陳議員明義: 蔣局長,下次市長這麼有聲量的東西,拜託你好不好?帶一些正面的聲量。
侯市長友宜: 下次你指導我怎麼講。
陳議員明義: 沒有,不敢、不敢,例如那個勒脖子還要這個栽贓人家,還要羞辱人家,像這種敗壞政治風氣的,市長就要出來講,這臭屁什麼,說什麼37歲打不過54歲,你叫他跟市長打打看,他打的贏嗎?市長你就出來講說,不然你來跟我打。
侯市長友宜: 不好,打架我不專長,我打架是對壞人,對好人我不會。
陳議員明義: 笑小聲一點點。
侯市長友宜: 不會。
陳議員明義: 好,下一頁,市長,振興三倍券我叫他紓困三倍怨,太多人罵了,我不要再罵了,我給你一個idea你想想看。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有什麼振興方式?
陳議員明義: 我告訴你,這筆錢應該是要紓困不是振興,現在所有人在鼓勵人家花錢,逼人家花錢,然後還給你加碼讓你去花錢,市長如果,我現在舉個例子,如果我是一個有困難,我來告訴你說,我們沒有1,000元可以領這3,000元,市政府可不可以幫出1,000元,然後去領了以後給我2,000元,因為我不要花錢,現在沒有人做這件事情,我給你講我想做,我準備200萬元現金,可是我拿到這個券了以後,我怎麼辦?我能不能兌現,我去做功課,可以,要有統編就可以,可是我怕被攻擊,或者是有法律責任,但是你可以做,如果碰到市民,我就要這3,000元,我就不花,為什麼你要叫我加50、加100?我就不花,但是我又沒有1,000元,你來市政府登記,這1,000元我幫你出,登記完了三倍券給我,我給你2,000元現金,我不花,那個才是紓困,現在這個振興方案是叫人花錢,市長思考一下。
侯市長友宜: 你的想法點子都很......
陳議員明義: 好不好?謝謝市長。
侯市長友宜: 很奇特。
陳議員明義: 今天我質詢,雖然......
侯市長友宜: 不過你正向思考,我們正向思考。
陳議員明義: 正向思考,但是真的有人不想花,可是被逼著去花,但我想做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法制室幫我研究有沒有法律責任,我準備200萬元現金。
侯市長友宜: 我請法制局研究一下。
陳議員明義: 就說沒錢的來找我,我幫他出1,000元,然後換了以後給他2,000元,那3,000元再把他兌現回來這樣子。
侯市長友宜: 好,我們正向思考,謝謝。
陳議員明義: 謝謝。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
陳議員明義: 謝謝。
主   席: 謝謝議員,謝謝,時間到了,散會。
散   會: 17時41分
          主  席  蔣  根  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