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1日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發言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謝謝召集人,我想請環保局局長。
主   席: 請局長上報告台。
程局長大維: 議員好。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局長你好,本席曾在上一個會期有提過,希望局內可以編列預算讓第一線的環保人員都可以配發跟警察局一樣的密錄器,主要這個提案是為了保障我們第一線環保人員的安全,那因為上一個會期,我們是有接到環保人員跟我們說,就民眾在追垃圾車的時候,常常使用丟的,那垃圾袋裡面可能有一些尖銳的物品,比如說玻璃或硬塑膠之類,常常會讓我們的環保人員在收垃圾的過程當中會受傷,那現在呢?又有遇到就是環保人員跟本席投訴,不是投訴,是哭訴,說其實雖然隊長有跟他們說,我們支持環保人員在遇到傷害的時候提告,但是每一個環保人員上班的時間都是非常珍貴的,他們不想要利用上班的時間還要跑法院,然後還要浪費那麼多的時間跟金錢在訴訟程序上面,所以基本上大部分他們都不願意採取這種狀態下,這種方式處理這種狀態,所以我還是希望就是環保局可以真的慎重考量本席的建議,我當然知道就是環保局的年度預算可能不這麼充足,那我在這邊就是建議我們的局長,針對都會區某一些線路比較多這樣子案件發生的......,就是的路線,那是不是讓我們的隨車人員、環保人員都可以配戴這樣的東西?因為再加上我們現在1999非常方便,民眾在檢舉的時候呢?通常公務員都要付所謂的舉證責任,舉證自己沒有過失,局長應該也知道吧?環保局應該也是1999投訴的大局之一,那我希望局內可以站在保護我們環保人員的立場上,堅定這個立場,然後幫他們做這樣子的配戴,就是發給他們這樣子的東西,那之前我有跟很多區隊了解過了,區隊長的意思是說,他們其實有些區隊有這樣子的儀器,但是環保人員不願意配戴,可是事實上這樣的官方說法,在我們一線的環保人員那邊是完全被否定掉的,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有這個東西存在,所以我會覺得這個差異可能要請局長去了解一下,這個狀況到底是為什麼?因為環保人員並沒有接受到這樣的訊息,所以我希望就是局長可以照顧我們的環保人員,那可不可以請局長看你什麼時間?方便給我一個這樣子的評估,比如說這個預算大概要多少錢?哪一些區比較有這樣的狀況會急需這樣的經費,那我希望就是局長在市政會議的時候,可以提出來跟市長討論多爭取一些預算好嗎?
程局長大維: 好,謝謝議員,這個長期以來關心我們清潔隊員的一個工作環境,還有他自己的本身的這些安全,那其實在議員去年提案之後,我們本來就有採購大概250組左右,提供給我們第一線的隊員,誠如像剛才議員提到,因為有些隊員剛開始他對這些東西他是陌生的,他會害怕說我戴這上去之後,會不會反而跟民眾之間有什麼樣的紛爭?那我們一直跟他提到就說,這是保障彼此,保障我們隊員也保障這個民眾,像萬一如果真的有一些不小心的一個紛爭的時候,至少大家可以釐清一些責任,那議員提到就說,針對於各種不同班別這邊,我想說我們局裡面一定全力去......,同仁有需求我們一定想辦法去爭取預算,然後去採購給同仁,那同仁對這個東西不是很了解,不管他是垃圾清運的或是其他勤務都有需要的,我想說我們會同意去做調查。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好,麻煩你,我現在目前知道淡水區的環保人員是有配發的,但是越是接近都會區,譬如說板橋、樹林、蘆洲、三重這些環保人員完全都不知道,他們有這個東西是可以申請,所以只買250具實在是非常的不夠,所以麻煩局長去確認一下。
程局長大維: 好。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你們總共需要的金額跟預算是多少?提供一份簡單的報告給本席好嗎?
程局長大維: 是,沒問題,我們大概會透過這個我們各隊的這個勤務訓練,然後先確認每個同仁的需求。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好,謝謝,那我想再請工務局長跟水利局宋局長,局長好。
詹局長榮鋒: 議員好。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針對本席上一個會期也提到就是針對限制性招標這個法案的適用範圍,那其實我私底下有跟宋局長聊過很多,其實我們現在各局處只要有標案都面臨這個狀況,是因為他們認為限制性招標就是採購法第22條的那些款項,其實是一個太上皇條款,他們不太敢用,也怕公務員會違法,可是事實上採購法22條是保障一些弱勢的族群跟廠商,有機會可以爭取我們政府的標案,那現在我們有請就是工務局的採購處函文去給行政院的相關主管機關,去問他一些解釋函令,但相關主管機關回復到最後,還是希望由地方政府各個單位去做認定,那之前我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有跟我們的宋局長聊,那我們宋局長其實也非常關心弱勢族群的廠商,他也希望可以幫忙,只是站在他的立場,他必須要遵守法規,他也必須要有市府一致的一個處理方法,才有辦法可以讓這個條款適用在應該被照顧到的廠商跟弱勢族群身上,所以在這邊我是不是能夠拜託工務局長?因為本席上個會期有要求,就是請你就是召開相關的跨局處會議,然後制定出一個標準,比如說一些法律文字的認定,什麼叫做非營利單位這個認定?因為我們宋局長那天也知道,我們光是非營利單位的認定我們就無所適從,中央的主管單位也沒有給我們一個非常確切的說法,他還是希望我們回歸到個案的適用跟認定上面,所以是不是可以請你們?也是在那個主管會議會報上面的把這個問題提出來討論,因為本席真的非常希望,就是新北市政府的工程可以照顧到一些弱勢族群,也可以讓這些弱勢族群有成長跟翻身的機會好嗎?
詹局長榮鋒: 好,謝謝議員的指教,議員的這個我們知道,大概就是採購法22條第1項第12款。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是。
詹局長榮鋒: 他主要是照顧弱勢族群。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對。
詹局長榮鋒: 包括身障,當然也包括原住民。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跟更生人。
詹局長榮鋒: 對,自治條例那他重要的精神,主要還是在輔助個人以及非營利的一個特性。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是。
詹局長榮鋒: 那當然我們之前也有行文給工程會,來做一個解釋。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是。
詹局長榮鋒: 所以這個部分的工程會解釋,就通案來講,他還是要單位去認定所謂非營利性以及個人這個或經過團體的時候,他們有營利的這個事實,那這個部分我們會跟相關單位再進一步來做一個討論,目前我們收到的一個函示,是還是要維持原來的,這個要強調非營利跟個人獲利的一個性質。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對,但是非營利的認定就必須要回到我們自己地方政府去認定,所以我才會請你們就是儘速召開相關會議,那你們什麼時候可以處理好?
詹局長榮鋒: 這個有關法律部分意見,我們也會再跟法制局再研究一下。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是。
詹局長榮鋒: 因為有些是中央的法令,不一定是我們就法令可以直接就解釋就適用,就這樣。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沒有,我們現在中央法令已經解釋過了,中央法令希望我們主管機關由地方政府來認定,所以這個不能再退回去中央,因為中央不想要背這個黑鍋,不是黑鍋,不想要承擔這個責任。
詹局長榮鋒: 那所以採購的部分,還是需要是由個別的採購個案,就剛才的原則來認定所謂的個人跟非營利事業。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那就麻煩你。
詹局長榮鋒: 所以應該還是要由個案,由個案我們採購處這邊來輔導這個個案。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一個月的時間能不能夠處理?
詹局長榮鋒: 所以我剛才跟議員報告意思,這個不是說定通案的就可以把中央的法規去做一個解釋,而是就個案針對中央的解釋,那個是不是符合剛才講的,所謂個人跟非營利的特性。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好,請工務局儘速就是就這個......
詹局長榮鋒: 我們來針對個案來做協助,來做一個協助。
宋雨蓁Nikar.Falong議員: 謝謝,謝謝局長。
主   席: 接下來我們請黃桂蘭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