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10日
蔡議員健棠發言
蔡議員健棠: 我們請一下我們教育局跟副市長,你們慢慢走,我慢慢說,教育局局長,局長,最近網路有一個流傳就是說有一個自殺網站,對不對?然後我們新北市有很多學子也學了這個動作割腕,對不對?你們針對這個案子,你們新北市政府跟教育局局長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情?要怎麼輔導這些學生?
張局長明文: 第一個部分,我們一定先通知那個社群網站,一定要先把這個網站關閉。
蔡議員健棠: 那現在網站還在,新北市政府有什麼作為?
張局長明文: 我們已經通知,我們都提出檢舉了。
蔡議員健棠: 副市長你認為這個事情要怎麼處理?要怎麼輔導?
張局長明文: 第二個,我們都有列管,學校的那個個案都會做處理。
蔡議員健棠: 因為這個孩子都會學,你知道嗎?現在一個帶一個在割腕,是不是會擴展到全新北市?所以局長,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時間,給我一個東西給我看你們怎麼輔導學生?怎麼教育學生?然後給我一個報告,可以嗎?
張局長明文: 好,可以。
蔡議員健棠: 副市長可不可以這樣?
謝副市長政達: 可以。
蔡議員健棠: 好,那局長請你下來,我們副市長就繼續留著,好不好?我們請警察局長跟環保局長,副市長,我們的公務人員是不是用服務人員的態度在服務市民,對不對?
謝副市長政達: 對。
蔡議員健棠: 你說對,對不對?我請問一下警察局長,什麼叫警察權?
陳局長檡文: 警察權,警察權在法律上有兩種定義,一個廣義,一個狹義。
蔡議員健棠: 好,我再問你一件事情,警察可不可以隨便侵入民房?可不可以?
陳局長檡文: 看什麼狀況。
蔡議員健棠: 如果今天沒有搜索票,可不可以進去?
陳局長檡文: 沒有搜索票,我看什麼狀況,如果說要排除緊急危難的話還是要進去。
蔡議員健棠: 沒有排擠那一些,你跟我講可不可以就好了。
陳局長檡文: 如果沒有例外的狀況是不可以。
蔡議員健棠: 好,請你回座,好不好?來,環保局長。
程局長大維: 是,議員好。
蔡議員健棠: 現在全新北市最厲害就是你們環保局,最有權力就是你們環保局,對不對?
程局長大維: 我不知道議員是講哪一件?
蔡議員健棠: 就你們查緝隊,莫名其妙,沒有一個公文,沒有任何證據,然後拿個證件就要進人家工廠,就要檢舉人家,是不是這樣?你們權力有這麼大嗎?是你給他的嗎?是你給他的嗎?這麼不適用的偵查員,你們還可以用嗎?我請問你。
程局長大維: 我不知道議員講的是那一塊。
蔡議員健棠: 新北市所有的工廠在你們的控制之下,政風處處長請上台,上次我已經有跟你們講過,你們環保局只要你們稽查員到了地方就有環保顧問公司到,你們是怎樣?你們是怎樣?你們就是在賺百姓的錢嗎?政風處處長上次查的,你有給我回答嗎?我有問過你這些的檢舉,你有查過嗎?政風處處長有沒有?
王處長文信: 跟議員報告,有關於那個環保局只要有檢舉案件,我們當然會去查,但是事實上現在也沒有這種這樣的情形。
蔡議員健棠: 還是百姓要來檢舉,你們才要處理呢?副市長,如果有這一種機制讓環保局的稽查科的權力這麼大,權力這麼大,那我們新北市的工廠都要倒。然後我再請教你,只要不要讓他進去工廠的話,他只跟你威脅一件事情,依法罰20萬元,是不是這樣?那你有什麼證據可以進去人家的工廠?我請問一下局長,你可以隨便進去人家工廠嗎?你只要講一句說我今天有人檢舉,我今天就是要稽查,人家裡面那麼多精密的東西,你們就要強行進去,人家要看你們公文,不用,有人檢舉,我就是要進去,那你們環保局所有的權力這麼大,叫你們去稽查所有的廢水、廢料,你們不去做,你就是要讓我們新北市所有的工廠沒有辦法在這邊生存,是不是這樣?所以副市長,如果這一些不適用的稽查員,是不是要馬上請他們回隊裡面?
謝副市長政達: 我會請局長再了解一下到底狀況是怎麼回事。
蔡議員健棠: 那個有多誇張,去到人家的工廠比誰都兇,是不是這樣?就拿一個證件,我就是要進去,就是要進去,不然我就是要罰你錢。這什麼東西,真的新北市有什麼東西,怎麼讓他們這麼大的權力呢?
主   席: 謝謝蔡議員,我們時間到了。不好意思!三位局長、副市長,我們再針對蔡議員的問題再做檢討,好嗎?謝謝蔡議員。接下來我們請黃永昌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