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22日
聯合質詢
主   席: 我們休息時間已到,進入今日議程,請金中玉金議員。
金議員中玉: 謝謝,謝謝我們主席。市長、我們各局處首長,拜託一下,我們市長,拜託一下。
主   席: 請侯市長。
金議員中玉: 市長,恭喜你。
侯市長友宜: 議員好。
金議員中玉: 你的民調又第一,知道嗎?不知道。
侯市長友宜: 因為你給我的鼓勵。
金議員中玉: 沒有沒有,你民調第一,為什麼?因為你所有的,大家認為你的疫情超前部署。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議員你給我的很多指導。
金議員中玉: 恭喜你,我們希望你永遠得第一。那也請教一下,你這次疫情大概有沒有跟中央方面聯絡?會不會依照中央的方式來處理?
侯市長友宜: 基本上是這樣子,新北市在防疫的過程當中,我們自己是有步驟有順序的,按照我們新北市的狀況來做好超前部署。當然中央有一些作為上,我們也必須要去參考,因為有一些疫調是在中央跟我們地方要一起合作的,這疫調參考完以後,我們也會做,適時的去做調整,那要看中央有哪些他做不到的,我們必須要提醒中央,也去補位,讓中央也能夠稍微去做個調整,然後這樣子才不會讓整個國內的,中央跟地方之間還有一些疏漏出來。
金議員中玉: 所以說還是有尊重中央,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我還是尊重。
金議員中玉: 謝謝。另外想請教一下,我們新北,我們的早上運動的學校,本來我看報紙上是21日可以開放,到底開放了沒有?
侯市長友宜: 開放了。
金議員中玉: 開放了?
侯市長友宜: 今天嗎?22日,今天開放了。
金議員中玉: 今天早上我去中正國小,新店中正國小沒有開放,拜託一下,好嗎?
張局長明文: 好,每個學校的可能施工或是什麼,我們再了解一下。
金議員中玉: 可以吧?
張局長明文: 我們再了解。
侯市長友宜: 跟議員報告,今天早上全部都開放。
金議員中玉: 拜託一下!今天早上我去沒有開放。
侯市長友宜: 好。對不起!
金議員中玉: 中正國小,好不好?謝謝。另外最重要,我想請教一下市長,有關於你的共享運具的問題,裡面有幾個,雙北升級不同調,YouBike未來難互通,雙北YouBike無解,柯要升級,侯堅持無樁的單車。對不起!這個都有新聞。新北政府強調將維持YouBike服務營運,但會過渡至新的共享運具服務,到底你的方向是什麼?
侯市長友宜: 好,我跟議員報告,我們YouBike1.0,我們就花了9億元,YouBike要升級為2.0,大概要再5.7億元,而且YouBike前面1.0這個部分就要重新再弄過,就重新不行。但是在轉換必定會有他的時間,因為臺北市YouBike1.0要升2.0,因為他們合約到了,所以他們必須在107年就要開始處理,我們的合約是到明年才會到。不管YouBike1.0跟YouBike2.0,新北市的YouBike還是會繼續的使用下去。但是如果繼續的使用下去,我們要不要升級,因為廠商給我們的是不相容,你不相容整個廢掉,我們就非常擔心說廢掉以後,前面9億元沒有了,後面又要加5.7億元,會不會讓人家覺得我的錢是浪費掉了?所以目前雙北還在就這個部分跟兩個局長在7月8日要再坐下來談,YouBike1.0要升到2.0,或是不升到2.0,我們怎麼樣去轉換?或是用什麼方式可以把它做的更好?所以YouBike是不可能廢掉的,今天為什麼有一個叫說無樁式的電子圍籬的方式,這個是我們交通局在因應一個未來新的科技一個替代方案當中,那是一個另外一個模式,這個模式不是要來替代YouBike,這個模式是來試辦說,如果這個模式可行,未來在穩定成熟以後,才有機會使用在我們的公共運輸,更重要的,它跟oBike是兩碼事,它不叫做oBike,它是一個固定圍籬的一個地區,可以做好全面的管控,而且它還要配合相關法令的制定,所以試辦的這個區塊並沒有那麼快,所以我要在這裡講清楚,那是兩回事。所以YouBike還是會用......
金議員中玉: 好,市長,拜託一下,要記得無樁,這個要人在使用,人在使用,人時常有些偷懶或者有些就是沒有注意會亂擺亂放,而且最重要跟臺北市要連接。
侯市長友宜: 對,所以我跟議員再三的報告一件事情,我們一定會站在雙北民眾的權益,最大的福祉來作考量,經費只不過考量的重點之一,因為總是不要浪費公帑,但是我們必須要在兩個單位要有默契,怎麼把這個事情做好,所以除了交通局7月8日來開會以外,我們雙北的副市長也在7月14日要把這個部分談一個定調出來,YouBike還會不會再使用?一定會,因為我們的年限沒有到,我們還是要繼續使用下去。只不過要升到2.0這個部分,要多少年轉換?要多少錢能夠把事情做的更圓滿,當然未來的替代方式,那是未來的替代方式,不是現階段的替代方式,未來的替代方式是在試營運。
金議員中玉: 臺北市說兩年要把它變成2.0,對不對?
侯市長友宜: 很拚哦!很拚哦!這不是那麼樣子,只是我不想說,YouBike2.0因為沒有辦法相容,把1.0全面廢掉,這樣就花很多錢。那個我們已經花了9億元了,我要重新再來弄一次,花5.7億元,那個9億元又泡湯了,那不是太浪費錢了,所以這個部分我們跟臺北市大家一起來研究,怎麼樣來共同面對解決這個問題。
金議員中玉: 那請教一下,接下來到底可不可以再設YouBike站?
侯市長友宜: 蛤?
金議員中玉: 會不會再設YouBike的站?
侯市長友宜: 還是會設。
金議員中玉: 會再設。
侯市長友宜: 還是會設。
金議員中玉: 設是1.0還是2.0,不一定?
侯市長友宜: 我們目前為止要檢討,因為我們的1.0的站並還沒有滿,603站嗎?630站,要到630站,現在還沒有到630站,不過到630站,我們會停,然後我們會視這一段時間談的結果如何,我們也希望說YouBike的公司也要好好去......
金議員中玉: 還沒有滿,是不是?我會勘的結果,會勘在深坑特別說要裝,結果到最後來跟我會勘結論,完全跟會勘的時間不一樣的結論,說沒辦法裝,這什麼意思?
侯市長友宜: 好,那個我們請交通局長回答一下。
鍾局長鳴時: 是,謝謝議座。我想那個有關這個後續在這個會勘以後,雖然我們的quota已經到了,但是我們會針對這個區域裡面的使用的情形去做一個調查,因為我們後期所做的在郊區的這個,因為站位的這個成本比較高,所以我們會做一些調整。
金議員中玉: 好啦!沒關係!到時候你看,你隨便,你要裝你就裝,不裝也沒關係。
鍾局長鳴時: 我們會來做一個調整的。
金議員中玉: 市長,我大原則是第一個,YouBike不會停。
侯市長友宜: 不會停。
金議員中玉: 不會停。那你的共享這個所謂的無樁式的......
侯市長友宜: 還在試營運。
金議員中玉: 試營運,也不會馬上改成......
侯市長友宜: 因為那是兩個不一樣的方式。
金議員中玉: 兩個不同式。
侯市長友宜: 兩個是不一樣的方式。所以我對YouBike1.0跟升到2.0,我比較有最大的疑慮是說,那1.0兩個不相容,不相容,我前面那個1.0花的錢就泡湯了,2.0又花這麼多錢,我們就會有覺得說這個錢是不是要考量一下,我們怎麼樣做,讓我們的民眾不要去浪費這麼大的資源,然後又能夠行駛便利,所以我要跟臺北市大家好好溝通一下。因為臺北市在107年到了,他就直接說要升2.0,2.0也不可能1、2年裡面整個把它更替完畢,他也要花很長時間。
金議員中玉: 拜託一下,好不好?在我們的接替的跟臺北市交界的地方,我們儘量可以裝2.0的,我們也是不是可以先設站?
鍾局長鳴時: 是,我想議員的建議,我們會跟臺北市的這個妥為協商,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讓這個整個的一個騎乘非常方便,以民眾的這個使用便利為最優先的考量。
金議員中玉: 就互相協議嗎?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還是跟你講,YouBike不會停,只不過我們必須在整個雙北的合作上如何讓他保障,民眾的權益是最重要。另外我們試營運的電子圍籬,我們繼續做我們的試營運,那個是兩回事,所以我們先把YouBike的問題先解決。
金議員中玉: OK,好,謝謝。下一張,那個報告市長,這個我們的有線電視,有線電視我們的收費,收費我們在新店我們都是500元,接下來可以看到有些地區它是已經到100元,就是台數變少,變25台,這台數變少,就是說不見得一定要幾百台,我是覺得大家都不見要幾百台,是不是可以請新聞局跟我們的幾個有線業者商量一下,該可以把它分級有最少的25台、50台、100台收費的價格不一樣,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價格不一樣。
蔣局長志薇: 我們正在研議,因為其實NCC規定在110年要開始,業者必須要提出分組付費這樣的規劃。那我們在4月27日......
金議員中玉: 現在已經有兩家電視台收費是100元。
蔣局長志薇: 他們其實本身在各地會有提,因為你提的可能他有的是跨區的業者,但是其實在4月27日已經請他們來,他們務必要在今年的8月,他們要提出他們至少2組的分組付費的這樣的一個規劃,但是我們這邊都會來協商。
金議員中玉: 所以說今年8月是不是?8月可以。
蔣局長志薇: 對,他們要提到費審委員會上面來討論。
侯市長友宜: 有分組付費,在8月份要來審查。
蔣局長志薇: 他必須要先提,因為我們每年都要進行費率審查,然後在12月底要公告,在這個部分他必須要在今年8月份要提出來。
金議員中玉: 好啦!這個趨勢,有些人不見得100多台都會看。
侯市長友宜: 對。
金議員中玉: 我們可以少看幾台,少一點付費,我想大家都會高興,好不好?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是,這個很好,這個意見很好。
金議員中玉: 拜託一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這個應該的,因為100多台,誰會看到100多台,真的很少。
金議員中玉: 對對對。好,謝謝。接下來,有關於我們瑠公圳的加蓋問題,我想這個里長再三跟我們的侯市長報告。
侯市長友宜: 有,跟我講過。
金議員中玉: 也規劃出來是總共,我看他們給我規劃是9億元,要9億元,因為那個地方是建築用地嘛,住宅區,住宅區如果你要徵收那個土地非常貴。
侯市長友宜: 9億元。
金議員中玉: 9億元,對,9億元,我不太清楚,給我的公文上......
侯市長友宜: 9億元,因為那一天議員......
金議員中玉: 可不可以拜託一下,我們也特別請了交通局有整個的看過會勘過了,我們覺得那個是有道路的需求,我們可以把它變成,是不是請都市計畫那邊把它變成道路用地,道路用地的話,我們用徵收或者買的話,價錢就會便宜很多,可以嗎?交通局已經會勘過了。
侯市長友宜: 是,我請交通局去評估有沒有地區道路的需要?
金議員中玉: 有啊!有了,會勘結論出來了。
鍾局長鳴時: 跟議員報告,這個我想那個有關相關的這個如果加蓋之後的功能性經過評估,大概它是因為把原來的4、5米寬的把它變成足夠的讓雙向通行,在地區交通的聯繫上面,它有它的必要性,但是因為各機關之間還有一些這個意見,現在正在協調中,我想這個還涉及到其他機關的一些說法,我想主張,我想這個我們會再來進一步的再做一個協調。
金議員中玉: 那交通局的會勘都是放屁就對了。
鍾局長鳴時: 沒有,交通局的在審查地方結果......
金議員中玉: 這個會勘又是跟YouBike那個會勘一樣,交通局到底在幹什麼?
鍾局長鳴時: 沒有沒有,交通局的那個會勘寫的非常清楚,那是地區道路交通有它的需要性,這個寫的非常清楚。
金議員中玉: 有需要嘛?
鍾局長鳴時: 是。
金議員中玉: 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聽到交通局評估有需要。
金議員中玉: 有需要,我們就按照這個模式來做,可以嗎?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有需要的話,我們再跟各局處再做一個充分的溝通跟討論,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好,這樣就對當地來講,交通上面可以解決問題,好不好?謝謝。來,我們來看一張圖,市長,這顆樹,你看上面的掛的那麼多東西,這是什麼?是為了保護果子嗎?
侯市長友宜: 應該不是天燈吧?
金議員中玉: 蛤?我看不懂這是不是天燈,這顆樹是榕樹。
侯市長友宜: 榕樹。
金議員中玉: 對。
侯市長友宜: 榕樹上面怎麼會掛著東西?
金議員中玉: 還掛滿了。這個地方在哪裡?這個只有單獨的一個,它的地點就在一個單獨的一個建築物旁邊,來,我們看這個建築物是哪裡?下一張,報告,這個在我們新店的江陵派出所旁邊,江陵派出所的警員不高興,就把東西往下丟,丟在樹上,到底是對局長有意見?還是對分局長有意見?還是對市長有意見?
侯市長友宜: 這個破壞環境不可以。
金議員中玉: 不可以嘛?
侯市長友宜: 不可以。
金議員中玉: 對。
侯市長友宜: 怎麼丟個垃圾用丟的,這個環保局要開罰單才對。
金議員中玉: 整顆樹上面全部都是。
陳局長檡文: 該追究,該追究。
侯市長友宜: 這個也是很離譜了吧?
金議員中玉: 要問你,這個都是你們帶出來的人。
侯市長友宜: 這個環保局要去稽查一下,真的,我還第一次看到,怎麼會這樣呢?
金議員中玉: 我跟你講,樹裡面還更多,我跟你講。
侯市長友宜: 我以為是天燈,看起來又不像,這麼小小的又不像。
金議員中玉: 都是垃圾。
侯市長友宜: 從樓上丟下來這樣子?
金議員中玉: 對,單獨的一間建築。
侯市長友宜: 這不對,很不應該。
金議員中玉: 不應該嘛?
侯市長友宜: 我請警察局去要求一下,也請環保局去了解一下,該處罰就要處罰。
金議員中玉: 是不是應該把它清一下?
侯市長友宜: 不但要清,跟誰去丟的,找到原兇,該處罰就處罰,要去找原兇找出來,這個垃圾是誰丟的?
金議員中玉: 單獨一個建築,單獨一個建築,就單單只有他們警察丟而已,其他的你丟不上去,那麼高。
侯市長友宜: 這個環保局循線追查一下,誰去丟的誰負責,就破壞環境。
金議員中玉: 到底是...,這些警員是不爽分局長,還是不爽局長呢?
侯市長友宜: 便宜行事吧?哪有這年頭還有這樣丟垃圾法。
金議員中玉: 警察。
侯市長友宜: 那不應該,這種不應該。
金議員中玉: 不應該嗎?
侯市長友宜: 不應該,這個不應該,這個,警察也要保護環境,而且警察還是我們環境稽查的一份子。
金議員中玉: 特別你這警察裡頭特別講,沒有環境的安全就沒有治安了。
侯市長友宜: 當然,對,環安是我們很重要的,我相信警察局長跟環保局長都會去處理這一塊,給議員一個交待,不是給議員,給民眾一個交待,這個大家看了也,怎麼可以這樣。
金議員中玉: 很難看。
侯市長友宜: 很難看,難看。
金議員中玉: 真的難看,拜託一下。
侯市長友宜: 我自己嚇一跳,還有這回事。真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給大家帶來問題。
金議員中玉: 而且最重要在警察局旁邊,我到樹下一看,上面全部都是垃圾。
侯市長友宜: 我看蠻多的,我剛剛看了起碼6、7個。
金議員中玉: 哪裡,不止,裡面更多。
侯市長友宜: 裡面還更多?
金議員中玉: 樹裡面還很多,因為丟這個是丟表面的,裡面還有更多。
侯市長友宜: 是江陵派出所的,因為我看旁邊是江陵派出所。
金議員中玉: 江陵派出所。
侯市長友宜: 對啊!江陵派出所的。
金議員中玉: 新店。
侯市長友宜: 對,新店的。
金議員中玉: 拜託一下,好不好?
侯市長友宜: 不用拜託,這個馬上立即處理。
金議員中玉: 警察為什麼現在這個心態有些問題?
侯市長友宜: 這個可能個人的生活習慣不好吧?這個真的要去教育訓練,這個丟了要處罰以外,還要教育訓練,好不好?
金議員中玉: 好,處罰結果告訴我一下,好不好?謝謝。
侯市長友宜: 好。
主   席: 請游輝宂游議員。
游議員輝宂: 市長好。
侯市長友宜: 游議員好。
游議員輝宂: 市長,我們主席副議長,副秘,我們各局處首長及議員同仁,大家早上好。當然我這邊有針對我們地方議題來跟市長做一個簡單報告,市長可以先請回,我們等一下再請市長上台就好了。
侯市長友宜: 好,謝謝。
游議員輝宂: 好,再來就是第一,針對我們交通的部分,我們中和中正、連城路口,因為那邊在做捷運,做捷運然後原則上他交通壅塞部分有比之前還要誇張一點,這個是民眾側錄給我看的,這是上下班時間,第一就是因為前面有做捷運工程,然後它的那個交通量有被排擠到,然後所以就會導致像是號誌有調整,或者是我們機車,要怎麼講,就號誌調整以後比較久一點,然後前面機車還是會跟人行道有做一個排擠的部分。再來就是我們跟分局對面調了車禍的紀錄,這邊車禍紀錄也調出來,我們中和這邊,他那邊也算是我們那個車禍算是比較多的部分,這邊也要請我們交通局這邊還是配合我們義警的部分,還是怎麼樣,做一個時段性的一些調整,然後讓他不要就是針對民眾安全的部分來做一個把關這樣子。然後再來就是說我們中和的,原本的中和的那個我們的掩埋場,那個掩埋場它現在有一個動物之家,我那一天請我們服務處的助理們上去看一下,然後跟裡面的人聊一下,然後發現有一些東西就是說,它的那個收養處其實還蠻高的,收養處蠻高的。但是碰到一個問題,就是說它的環境狀況沒有非常的好,所以這邊是不是可以請我們這邊研議一下,讓它的環境,然後我們助理有找了一個那個高雄的這個保護中心這裡,它這邊不僅是環境,我覺得可以參考改善一下,因為畢竟既然我們中和這個流浪狗之家這個環境收容既然有這麼高的話,我們是不是把它環境也整理一下,不要像我們之前照片一樣,就是因為它畢竟在山區,在我們興南路三段這邊,雜草、路標什麼都不是很明顯,也有一些衛生問題也有跑出來,這邊跟市長報告一下。
再來就是我們從前年就一開始有在說要我們原本的第二公墓做遷移,遷移完了,但是現在碰到一個問題就是它還沒有整個整理好,連入口都沒有。然後不管是器具也好,還是整個整體都還沒有處理好。我是說一年了,我們南勢角很難得有一個比較大型的公園,但是卻沒有辦法使用,它的入口大概現在剩下一個小小的,一個人可以走的一個方向,我覺得這個東西可以,是不是經費不夠還是什麼問題,我們先釐清一下。我說既然有這個地方,我們就好好運用,畢竟像是還是很多人喜歡早上的時候,然後在我們戶外的地方曬曬太陽流汗一下。然後甚至在週末的時候,爸爸媽媽帶小朋友也有個地方去,也不用一直跑去擠在一些,比如說像我們之前的員山公園擠一擠,都有一些停車問題,車位不夠的問題,或者是說跑到錦和運動公園又熱,然後又沒有就近,不方便,這邊再拜託一下,這個東西我覺得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看怎麼樣讓它變的更好。
當然是我們去年有很多,中和有一個很大的屈公病問題,這邊市長也清楚,好像有30幾例嘛,然後好像25例都在中和,這邊再拜託市長。這邊有一些高風險管制區,是不是配合我們衛生局,還是看里長、環保志工等等,然後做一些不管是淨山也好,或是消毒也好,然後先做前一步的防治跟處理。像禮拜天我們錦盛里,錦盛里就已經有第一波的淨山活動,他們已經先去做了,從圓通路,在圓通路那邊,圓通寺那邊,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很好的一個,算是一個活動,配合我們地方的里鄰長甚至一些我們里民然後一起在假日辦一個像這樣子的淨山也好,或者是消毒也好,然後可以讓我們周遭的環境變的更好。這邊也是要拜託我們,不管是我們市府還是衛生局,還是我們地方的衛生所,然後一起做一些,不管是政令宣導也好,或者是這樣子的一個淨山活動也好,我們希望這個屈公病不要再像去年一樣,那個發生還蠻,因為發生了有一個很大的困擾,就是我們要全面消毒,要用更多人力,全面消毒,更多人力,那沒有事的那些像是附近的居民,他們那時候也都有反映,反映一個很重要就是說,他們的盆栽也都死掉了,消毒的有點很用力,他們連自己的盆栽也都死掉了。然後一開始就開始跟我們在complain這個東西,我覺得說那如果我們預先,預期有可能會發生,畢竟我們中和那個叫做外籍勞工也很多,對,我知道屈公病都是從東南亞帶上來的,帶進來沒關係,我們是不是事前就去做一些防治,我相信對市民的環境衛生或是健康都有相當的保障,這邊再拜託我們市府考慮一下。
然後再來就是我們中和國小,因為它屬於,它在我們區公所旁邊,那很特別的就是說它有超停,就是明明民眾是月租,但是我要回家的時候,我要排超過1個小時以上才有辦法停進去,這是他們的合約內容,那有說過月租才436個,然後總車位有622個,這是他的合約內容裡面,這樣還是要等1個小時,當然我了解它在我們的市中心,它在我們公所旁邊,在我們捷運站旁邊,之前我們碰到的問題是在民安停車場是業者他有超停的部分,就是他假日的時候會多讓一些臨停的人進去停,可是這樣的問題會碰到就是導致他們月租的停不進去,就來跟我們講,我想說在這個時間剛好碰到總質詢,順便跟市長,跟交通局這邊報告一下,這個東西是不是要管制一下,或者是提醒一下,希望這個事情不要一直出現。
再來就是我們污水下水道第三期的部分,我知道第三期主要的區域在我們南勢角,這邊服務處跟我們水利局要的資料是說他還在研議中,我想說那什麼時候?我們前一、兩期都差不多了,第三期是不是可以趕快處理這樣子?我知道不是我們水利局自己處理的,是委託我們營建署,這邊再拜託幫我們追一下進度。那因為中和我們有瓦磘溝,瓦磘溝也是一個非常味道特別濃郁的一條水溝,當然我也感謝我們之前的呂芳煙理事長在中央爭取7億多元去蓋一條瓦磘溝,解決我們中和的水患問題。當然就是經過歷史的演變,我們開始在做污水下水道,我相信有一些生活廢水的部分也不會再繼續排到瓦磘溝,我相信那個瓦磘溝也會變的比較,不管是清澈也好,就是它浮游生物,我相信也會變少。那這個部分我們才可以有下一步的規劃,例如不管是我們的環境,或者是像我們之前去看過臺中的柳川圳,它那邊底下也有做一個清水的小小的公園等等,我覺得這個可以追一下,因為原本說要規劃的,結果我這邊還找不到資料,沒關係,看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問題,沒關係,我們再了解一下,這邊再拜託一下我們污水的部分。
然後再來就是中和我們第五公墓以及原有納骨塔,它這邊預計要遷移,在我們和城路,中和高中對面,它這邊預計要遷移,我相信要一段時間,我知道,可是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新北很多地方的納骨塔都不夠,我們遷移的狀況,然後順便來做一個新的納骨塔的可行性評估,那邊的好處是它在和城路,交通也算方便,然後那邊後面又是鄰近我們那個灰磘重劃區那邊,那邊雖然是整個重劃,我覺得整個重劃整體規劃來下去做處理,我覺得會是一個很大的亮點。因為我有去看過我們,不是我們,南韓的軍公墓,它是一個非常大的,前面是一個非常大的草原,後面才是軍墓,所以變成說他們週末假日,其實會有家長帶小朋友去那邊玩耍,我覺得那個我們納骨塔不用,或者是我們殯儀館不用做的那麼的中式,不用做的那麼中式,多一點開放空間可以讓其實多一點溫馨感,我覺得一定會更多人願意去使用,它也相對的也不會這麼排斥,這邊也是給我們民政局殯葬處這邊做個建議。當然我們原本舊有的納骨塔,我相信要再增建似乎是有點困難。不過它的後面的部分,旁邊有一個廁所,廁所上面是一個倉庫,這邊我可以先,也是拜託可以考慮一下,是不是那邊可不可以做一個整理,是不是可以看是拆掉還是怎麼樣?可以再加一個小的,做一個臨時,不是臨時性,就是增加一個,像是增加一個側館,讓我們那個納骨塔的數量可以增加,因為畢竟不夠的是事實,不夠是事實,那我們是不是應用一些方式,或者一些既有的空間來做增加,來做一個改善。這個我相信,不管是對我們中和也好,還是甚至對我們新北市的市民也好,大家有這個需要,也方便,也還蠻可以做一個考量的,這邊跟市府這邊做一個建議。
然後在我們後面,華廈後面,就是我們烘爐地那邊靠近,那邊有一個柴埕山,那邊的柏油當初他是跟我說,因為是私人的地方,所以他們不適合再去修,可是其實它還蠻顛簸的,然後柏油部分也壞了差不多,然後民眾也是在那邊散步什麼,其實會有絆倒的可能。最近大概年初的時候有一些土塌的部分,所以他把旁邊附近的那個汽車就亂停的部分有把它,算是請他們移開,這邊到現在也6月了,也差不多4、5個月了,還是長這樣,這個是上禮拜他們去拍的,還是長這樣,所以這邊該整理,權責在誰?雖然說可能是私人土地,但是它也是在供公共通行,這邊是不是也一併考慮一下?還是該整理,你不可能說民眾,你說地主叫他去整理,他有辦法整理嗎?我覺得這有相當的難度,我們是不是簡單的把它整理一下,至少乾乾淨淨的,柏油不用鋪很厚,我們就薄薄地也可以下去讓他們走。至少走路的時候,或是有人騎車的時候還算安全,因為我蠻常,有時候在那邊爬山,巡視一些步道的時候,有時候看到人家騎車也是會跌倒,這邊還是要拜託一下,要注意一下,這邊再拜託我們市府單位。
然後再來就是我們上禮拜有高壓電塔爆炸的部分,台電說的那個理由,他是跟我說最近天氣異常,然後太熱什麼樣等等,所以導致這樣的問題。不過還好它是在半夜的時候,沒有什麼人傷亡,只有一些車輛、房屋有一些破損的部分,還好沒有人有事。這邊當然要跟市長、市府這邊報告,這邊是他們調過來的資料,我們後來發現其實中和還蠻多高壓電塔,那在我們,他們自己有就說,這些都是人口密集區,我知道我們中和的立委他有在努力的推,把這邊都地下化。我覺得藉由這一次的爆炸,其實大家可以慢慢知道,其實高壓電塔,它還是有相當的危險性,尤其這一次的爆炸那一座,它好像上個月還上上個月才檢修完,它程式是說是沒問題,是安全的。就是說你說安全還變這樣,我在懷疑他們專業在哪裡,這邊是不是請我們市府多跟他們溝通一下地下化的可能性,趕快我們來評估一下。甚至就是有一些比較大,像是在中和大廟附近有一個室外的一個高壓電塔的聚集處,那是不是室內的可能性也一併評估,因為露在那邊,我們又碰到這樣的事情,我相信相對之後有沒有可能,我們不敢保證,可是我們可以做好最嚴密的防範,尤其是中和其實還蠻密集的,這邊再來拜託市府好好的處理這件事情。
然後當然就是我們南勢角有一個非常重要,就是我們南勢角的瓶頸交通的部分,那我們上禮拜也通過墊付案了,然後交通局這邊也有跟我有一些聯繫聯絡,我這邊先說,因為它南勢角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它那個山區它沒有特別的聯外道路,既然我們灰磘區域已經在做一個整體規劃整體處理了,那地圖上,我找了一下,我自己騎車過去看一下,也是沒有看到可以就是比較大條的連結到我們灰磘區的一個路,我這邊可以先做處理就是這邊,這個接近,我這邊其實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可以開一個山洞,我們往後通,直接連到新店,但這是一個大膽的想法,我知道地質有偏軟,但是就是一個想法,這邊也可以一併做評估看看。當然我覺得最直接可能就是環山步道環山道路的可行性評估,它怎麼樣連到,因為它到最上面,它就是最後面它就是有人住,可是它就沒有辦法再下去,但我相信它很陡,可是我覺得一個評估讓它怎麼樣路可以環過那個山,連接到後面的新店,甚至到我們那個灰磘區那邊,我覺得這個都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向。
當然最重要還是要我們做到都市計畫變更的部分,像我們那邊有一些工業區什麼的等等,它還一直都沒有人願意下去開發,主要因為它們是乙種工業區的部分,現在我們在我們新北市遇到做乙種工業區的可能性,我相信也是偏低,是不是可以一併考慮在都市計畫變更上做一些思考,讓他們更有效,或是更願意可以原地主,或者是有一些,不管是業者也好,他們更願意投資的意願可以更高,然後可以改善周遭的環境。要不然其實那邊不管是,因為我們那邊有烘爐地,有我們那個土地公的部分,那邊還有很多像是白馬寺、觀音寺等等,有很多的宮廟,他們過年的時候,或者是平常週末的時候都相當多的人潮,因為我們只有一條路,他們也過不去,然後變成說要管制,管制很好是很好,但是有碰到一個問題,就是原本住在裡面的人,他就會有困難,他可能連家都回不去這樣子。我當然也有可能大膽假設,因為我們交通局之前在我們那個貓空纜車上面似乎,那時候我覺得好像跟我說過他有相當的經驗,我當然也可以大膽的假設,是不是我們可以纜車上去也可以,當然就是一個方向,這邊再拜託我們市府這邊做一些考量。那我剩下的時間就留給市長,然後麻煩市長給我們一些建議跟想法,謝謝。
侯市長友宜: 非常謝謝游輝宂議員,大概有12項的寶貴建議,第一個,待轉區的安全竟然有人報案,這個部分我會責成警察局跟交通局,如何來確保在待轉區這些市民的安全。第二個,在公立動物園周遭的環境的改善,我想我們的李局長,你要特別去看一下,因為公立動物園周遭的環境確實有這個必要性,不要讓居民引起了一些不愉快。至於內南里的公園的整理,從第二公墓遷了以後,我們這裡要把它做好,已經一年沒有做好,這個我也請李局長來跟公所一起來協助他們把事情做好。
游議員輝宂: 可是他都跟我說他沒有錢。
侯市長友宜: 沒有錢,他要想辦法。
游議員輝宂: 想辦法。
侯市長友宜: 他去想辦法,因為拖了一年也不好。至於屈公病已經開過會,我們去年的屈公病讓我們壓力很大,發生了30幾件,我們大家都很辛苦,尤其區公所更辛苦,清潔隊也非常非常的辛苦。今年已經開始了,所以包括清消、環境衛生,我們已經開始在做了。至於剛剛列管的高風險那些地點,我們會逐項逐項要去做盤點,不能讓這個孳生源再度的復發。所以這個不是只有屈公病,包括我們登革熱,我們都同時在開始監測了我們整個病媒蚊,這個我們會把它做好。至於中和國小的超停在假日裡面,交通局要派人去做了解,為什麼我們停車位有600多位,而我們月租有400多位,為什麼一直停不進去,可能有些臨停的問題,你確實的去把它解決,包括要進去的時候,那個整個疏導要把它做好。
游議員輝宂: 滾動式檢討。
侯市長友宜: 把它做一個滾動式檢討。至於污水下水道第三期在南勢角,雖然是中央的,中央已經流標一次,有流標一次,我想我們還是要繼續溝通,希望這四年裡面,從111年到115年整個把它做完,所以我想這個中央的部分,我想要拜託,我們會和水利署再三的溝通,希望把它做好。至於有關第五公墓納骨塔的遷移以後,要不要重新再蓋一個納骨塔,我想跟地方溝通好,如果沒有多大問題,其實我都樂觀其成。所以至於還有旁邊那一些環境要整理的廁所,我想我們可以就地先做的,我們就先做。至於納骨塔要不要重新再設立,就像您剛剛講的,讓它看起來很溫馨、現代化,大家都可以接受,我覺得這個很好,因為這個是大家都有需要,這個再拜託民政局跟地方人士多多溝通,我們可以朝這方向來努力。至於柴山步道,這個到底是不是私人地或是非私人地,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土石塌坍的地方到底有沒有影響安全,所以這個部分我們會請區公所跟觀旅局了解一下,如果能夠協調協調,如果我們稍微整理可以把安全先做好,我們就先把安全先做好。至於中和的高壓電,台電未來的高壓電塔慢慢地下化,這是必走的路。前兩天發生的這種狀況,其實我們壓大都很大,這邊除了要求他們檢討改進以外,我們每一次在道路的這個交通安全會報裡面,台電都會派人來,我們經常有機會跟他們講,包括那個他的這個變電箱要移至人行道,這個我都把它列管,包括電塔要地下化的電線電纜,我們都列管。尤其路口有667個,我們也都在要求,現在已經列管了549件吧?今年要做的,我都把它列管,包括這種比較大型的遷移與否,我們這個都會一併把台電,希望他們能夠安全第一,該做的一定要先做好。至於這個原因,它是不是他講的這樣的一個原因,我想這個部分我們還是要再做進一步的了解,有請他們把原因敘述給我們知道,我們會把它做的更好。至於南勢角的交通的聯外道路這個部分,請交通局重新的好好把它做整體性的規劃,包括環山道路要怎麼樣,把它重新做一個規劃,我想這個很重要。最後剛剛講的第12項是......
游議員輝宂: 就聯外道路。
侯市長友宜: 聯外道路,聯外道路那些部分,我們一起把它做一個考量在裡面,好不好?
游議員輝宂: 好。因為南勢角在我們中和算是老中和,它不像我們員山區緊鄰我們板橋這邊有很大的,比如說很大條的路,或者是很棒的一個都市規劃跟設計,當然我也可以理解,我們是比較老的中和,並不表示說我們可以接受這樣子的一個這樣的問題跟困擾,所以這邊還是要拜託,聯外道路看有沒有機會可以增加,因為我們目前就是一個景新街連安坑,另外一條就是景平路往新店,往新店秀朗橋方向,或者是往永和中中正橋的方向,那大概就這幾條而已。其實早晚的那個叫做顛峰時間,就是我們上下班時間,其實非常的擁擠,我也知道交通局這邊盡了很大的努力,不管是派了很多我們義警、義消的部分在那邊做指揮交通,可是他根本沒有解決。因為它聯外道路本來就是少,你再怎麼努力,它還是有它的效果,還是沒有辦法真的表現那麼優秀,我這邊也是希望說儘量我們有這筆預算,市府交通局這邊有願意真的針對我們南勢角這邊好好做一個考量的部分,再拜託,因為我們捷運站在那邊也很久了。
侯市長友宜: 對,很久了。
游議員輝宂: 也沒有太大的改善,塞的時間還是一樣塞,這邊再拜託一下,以上這邊再拜託我們交通局,拜託我們市府這邊多費心了,謝謝。
侯市長友宜: 交通局已經在做整體評估,評估完以後會給議員做一個報告,他們在評估規劃當中,好不好?再跟議員做一個報告。
游議員輝宂: 謝謝市長,謝謝各局處首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謝謝議員的指導,謝謝。
游議員輝宂: 感謝,謝謝。
蔡議員錦賢: 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
蔡議員錦賢: 你腳會酸嗎?腳會酸,不然你去坐著。
侯市長友宜: 不會不會,謝謝,感謝你們的鼓勵跟指導。
蔡議員錦賢: 不會。因為我們時間縮短,我在這裡跟你聊天。
侯市長友宜: 應該的,是。
蔡議員錦賢: 好。那麼主席,市長,我看我們剛剛早上我有跟你講一個那個我們開發財源,我們要觀光,我們的觀光,我提供意見給你。
侯市長友宜: 好。
蔡議員錦賢: 因為淡水是全國八大景之一,夕陽從海裡落下,只有我們淡水才有。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我們新北市、臺北市,淡水最漂亮的這個地方,我們淡水就是一個沙崙海水浴場,可以說是從以前最出名的就是沙崙海水浴場,那時候我當主席的時候,一天差不多有5萬人,以前2、30年那時候,你看現在臺北市,我們新北市多了18萬人,你看現在人來,一天統計最少遊玩、戲水的,最少差不多8至10萬,一定加倍,所以我們這個觀光要做好。
侯市長友宜: 好。
蔡議員錦賢: 為什麼?我要跟市長報告,因為以前怎麼樣?文創,沙崙文創走創意產業特定區,這是我們把人家改的,人家以前我們是怎麼樣?跟中央租地,國有財產局租地,租金很便宜做個海水浴場,所以海水浴場那時候是公共資產。我們現在海水浴場,我們現在做文創,做文創是不對的,你要標也標不出去,要叫人家來設計,也沒有人要來設計,因為那是在海邊。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因為海邊的地方那麼寬廣,你看7,713坪,光是我們這個區域這個而已,停車場還不算,那塊綠色的那一塊國有財產局的,還有沙灘那裡是好幾萬坪,這個地方是最漂亮的地方。這裡如果做起來,讓他們可以游泳,讓他們可以看日落,那個人潮進來,當然會帶動我們觀光,而且帶動我們的就業機會。淡水可以說那裡再做一個輕軌站就在門口,所以坐過來,從臺北市坐過來到那裡,交通又很方便,所以我們這個如果把它做好的時候,帶動觀光的人潮,會有很多人。你看,如果做一個游泳的,現在八仙樂園又不做了,收起來了,我們淡水如果來做這個的時候,你不要做文創,錯了去改,不對的把它改好,不要說以前,這個文創都是什麼?文創就是文化基金那些人,所有一些公有地,他就去占。什麼遺址,我們這個捷運站那裡做一個海水浴場,前面這個要做輕軌,還有一個遺址,遺址,我說你遺址在哪裡?說在地底下,我說要不然你挖起來給我看,挖起來,那裡以前是什麼?我們那裡是海邊有那個靶,你知道,打靶,因為船過來,他有那個靶,那種遺址說是國寶,就說擋起來,我們現在做一個橋跨過去,浪費資源,根本你看,那些都是文化基金會那些人在建議、在抗議,我們要看說到底抗議的這些人是在做什麼,都在占用我們的地方,公有土地,他都占著,占著,他就跟你在搞這些。所以我覺得我們新北市政府,我們要照顧百姓,照顧我們地方的觀光發展、經濟來源,不能看他們那幾個,他們那幾個臺灣大學退休下來吃飽沒事,他們就想一些東西,來這裡給你做這個,做文創、做什麼、做什麼,你文創是要做什麼?琉璃,他要做琉璃,琉璃我們也有輔導的,在淡水那裡有一個工廠做琉璃的,他以前說要給葉樹姍什麼的來那裡做琉璃,琉璃只是一些有錢人在看的,去參觀、去買,但是那個有多少人?我們海水浴場從小孩到大人,小孩帶大人都會來游泳,那個人潮才會進來,人潮進來就是錢潮,人潮就是錢潮,帶動地方的觀光。人潮如果進來,我再跟市長建議,兩邊我們那個燈光很暗,我們的旁邊,所以我們來造景,造景這個河,我們叫他用LED,叫所有旁邊的房子都做起來,電燈把它點亮,讓淡水發光發亮,大家就會坐渡船過來遊到臺北市來,這樣會帶動我們的觀光,臺北市的人都會來這裡,可以來觀光,來這裡游泳又帶動我們的飯店,我們的飯店現在都沒有賺錢,我們BOT的那間飯店,福容也沒有賺錢,對不對?人不夠,你海水浴場,大家會來那邊游泳,來那邊觀光,所以我們的文創不可以做,因為什麼?你文創只做一個地方而已,它那個海邊有沙,大家會去攝影拍照,人家會去那裡用腳踩沙,踩沙刺激運動,他會身體健康,種種很多都是好的,所以在這裡我建議我們市長對這個要重視。
侯市長友宜: 好。
蔡議員錦賢: 這是我們淡水八大景之一,最漂亮的地方,沒有地點是這麼好的。所以我希望說那個文創把它拿掉,文創是我們自己編的,不是中央給我們的文創,是我們文化基金會那些人去做這個文創,這樣你知道嗎?
侯市長友宜: 這樣,我跟議員做一個報告,我很感動議員對沙崙文創園區,現在說訂做文創。其實是這樣看一件事情,這塊土地從我做副市長的時候就一直叫經發局規劃,如何帶動經濟發展,帶動更多人有觀光休閒產業來到這個地方,未來我們的輕軌在那裡下車,是我們全北部最近的海水浴場,是最漂亮跟最近的,那裡一定會帶來很多人潮,一定會帶動我們淡水經濟的活絡,我們的觀光產業。所以這塊土地其實,後來因為剛好碰到有一些古蹟,所以耽誤到,耽誤到之後,現在又開始在標,雖然訂文創,我一直跟經發局講文創只是一個名字,其實它應該是一個休閒娛樂的方式去結合大家有創意,來讓這一塊活絡起來。當然那裡有水質的問題,因為大家都說那個水質,有水質的問題,目前也一直還沒有完全改善。但是我們可以用一個變通的方式,也許在室內當中或是室外過程當中,我剛剛看你用那個也不錯,用水池讓小孩子玩,給他們在那裡玩,安全沒有問題,讓小孩子在那裡玩,在這個地方可以做很多的觀光休閒。不然我們招標一直流標一直流標,標不出去,這不是好方法。所以這個東西我就拜託經發局,這個第一個要標出去,讓人家能夠帶動商機,人家就會來,所以你講的意見,我完全接受。文創只不過名字,還有其他的要涵蓋在這裡面,我們要對外跟人家講清楚,不是只有要做文創而已,如果只要做文創,我就沒有人來,標不出去了,那個就不通了,所以你說的意見,我都接受。我覺得你講的這個是很內行,很知道這個事情的需求,當然你剛剛也有講,有的東西不是固定的人可以去,原來的這些人把持在那裡,還是顧在那裡,不是這樣。我們有些東西,我們也知道有些地方的大家的影響力上,有造成一些我們新北市要發展的窒礙難行,有的已經在訴訟了,該訴訟完畢,我們該怎麼處理,我們就處理,所以這一塊,我也會去處理。剛剛這一塊,我是趕快要來處理,看我們的淡海輕軌可以來做結合,所以我希望這一塊看這1、2年看能不能標的出去,我們趕快來發展,我6月底還要再招標,我希望照你的方式來走。
蔡議員錦賢: 我跟市長報告,因為這個會開過好幾次,所有的里長,所有的那個都反映,他現在把它做一個游泳池,給你3,000平方公尺,好不好?這個游泳池太小了。
侯市長友宜: 不夠。
蔡議員錦賢: 不夠,因為那個腹地沙灘那裡可以把它挖大一點沒有關係。
侯市長友宜: 這一塊沒有照顧好,這一塊的水,我以前小孩子......
蔡議員錦賢: 過濾,海水抽起來過濾。
侯市長友宜: 要過濾。
蔡議員錦賢: 過濾完再放下去。
侯市長友宜: 我也不要人家進去玩那個海水,那個海水有點危險,你知道嗎?
蔡議員錦賢: 它那個海邊的水不乾淨。
侯市長友宜: 不乾淨。
蔡議員錦賢: 所以我們把它抽起來過濾,也一樣還是海水,又乾淨、又安全,不要讓它流到海裡。這樣你看,人家故意挖一個游泳池,你看宜蘭挖游泳池讓人家游泳,人家生意那麼好,你有沒有看到?都客滿。我們淡水又最方便,捷運什麼的,帶動淡水整個的觀光,整個的發展,而且漁人碼頭越來越退步,現在越來越少人,又結合漁人碼頭整個帶動起來。
侯市長友宜: 那個因為漁會那一塊土地,漁會那裡也是要和我們發展觀光休閒產業,他們還想要引進Outlet來我那個地方。
蔡議員錦賢: 對啊!
侯市長友宜: 我覺得這樣很好,把它串聯起來,包括漁人碼頭,這樣就帶動我們淡水最北端那個淡水暮色,就都可以做的起來。
蔡議員錦賢: 是啊!你那裡如果做一些賣東西的,可以。
侯市長友宜: 是啊!
蔡議員錦賢: 你文創創意,我看創意的那個很少人,去那裡游泳的人比較多。
侯市長友宜: 休閒。
蔡議員錦賢: 休閒,還有飯店,他會去住兩天,星期六來游泳游一游,星期日又游泳游一游,我們這裡所有一些......
侯市長友宜: 你沒有讓人家做的起來,生意做不起來,沒有人會來標。
蔡議員錦賢: 對。
侯市長友宜: 不然都放在那裡,沒有人要來標,看一看就沒有人來標,不務實。
蔡議員錦賢: 它又省本多利,你如果蓋文創什麼的,重成本又沒有利潤,他那個水讓他玩,又有錢,收門票又......
侯市長友宜: 他還幫我顧到安全,為什麼要給我顧到安全?那個如果沒有顧,上次我在的時候,有5個國中生不見了,你記得那件事情嗎?
蔡議員錦賢: 我知道,那時候我提議提案把它拆掉,吸毒的都在那裡,以前那一間就是舊的餐廳,以前海水浴場的舊餐廳,都躲在那裡吸毒吸一吸跑去游泳,就死掉了。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說趕快標出去,帶動休閒觀光產業最重要,什麼名稱,那都不重要,做的出去比較重要。
蔡議員錦賢: 所以這個說真的,你們要想一下,小孩子和大人都會來,這是真的會吸引人進來,這個自然就來了。所以這個我覺得我們用這個來做,因為我住在淡水,我很清楚。以前我做主席的時候,海水浴場的時候,那時候我留下來的,所以那時候它這個水一直那個,後來我想說水不乾淨,我們來改用過濾,這樣也是一個方法,所以我要拜託我們市長。
侯市長友宜: 對,那個很好。
蔡議員錦賢: 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們可以現在這個燈光,我們旁邊那些都是以前的那個,我們是不是叫他們住家跟社區來連結,叫他們改LED做亮一點,做成自動會變化的,我們船如果在行駛要到臺北市,晚上看夜景。
侯市長友宜: 比較漂亮,海景很漂亮。
蔡議員錦賢: 要不然看到黑黑臭臭,這都是我們要去做,我們去做改變,讓兩邊的燈光照的漂亮一點,讓它可以變顏色、變化什麼,這個叫做造景,我們自己來造景,造景會帶動這個河活起來,你看以前那個上海,對不對?上海灘那裡,你看兩邊做起來,晚上遊河,遊那一條河又短短的,我們又比較長,它短短的而已,你看觀光客有多少,所以這樣做下去的時候,我相信我們的觀光一定會拼第一。
侯市長友宜: 是。
蔡議員錦賢: 再跟市長報告,纜車做在哪裡?我們的天際線很好,觀音山,觀音山尖尖的,那個尖尖又最高,從尖尖的地方下去看到桃園夜景,白天坐,看到所有的綠化,球場那麼多,綠化看起來很漂亮。接下來又看到臺北市,你看我去日本,去日本只有去看一個什麼,坐車坐半小時,只有去看10分鐘,上去看一個小的水池,這樣也花了3、400元,對不對?我們如果做那裡的時候,做在觀音山的時候,可以帶動我們整個的觀光,觀音山做起來,也許是世界第一。
侯市長友宜: 我那一天有叫他們去了解看看,那一天你有給我建議,觀音山最上面用一個平台,讓那個纜車來到那裡,到我們十三行附近那裡,這樣整個帶動看那個遠景。
蔡議員錦賢: 是啊!那裡車子都可以到。
侯市長友宜: 消費才會高,我叫他們審慎地去了解看看。
蔡議員錦賢: 這個做BOT就好了,只要我們還有什麼給他,叫他們BOT的人來設計,一定有人會標,絕對比我們那個貓纜纜車一定更好,我敢說一定更好。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有山有海。
蔡議員錦賢: 對。
侯市長友宜: 我們有山有海,還有淡水暮色的景色,再來淡江大橋也在那裡。
蔡議員錦賢: 就看日落,第一,我們有日落可以看。
侯市長友宜: 我也歡迎很多業者來跟我們提供一些意見。
蔡議員錦賢: 對。
侯市長友宜: 做的通,我們都可以配合,因為省本多利又可以帶動觀光,我都甘願把這些資源拿出來用,大家都好事情。
蔡議員錦賢: 這是我們很好的資源。
侯市長友宜: 是啊!
蔡議員錦賢: 還有一點就是說,我要跟市長報告,淡水殼牌倉庫,我們這個叫做古蹟,你看都是倉庫,我跟市長報告,這個以前英國,英國很早了,我小時候就有這個火車,車會拖油來放在這裡,他會後退放在這裡,車就停著,油就放在這裡面,這個叫做倉庫,英國跟我們租的,所以租這一片這麼大片,裡面好幾千坪,我們這一塊總共3,800多坪,他租很多,他跟我們租地,他蓋房子,但是這個地是我們的。
侯市長友宜: 地是我們的。
蔡議員錦賢: 他租的時候,他租金沒有繳,沒有繳,他房子還放在那裡,租金要照算,所以算一算欠我們3,000多萬元,但是你要房子,你是不是要繳租金?對不對?接下來他這個,我們監察院,他後來交給文化基金會,但是監察院有跟我們說,你這個3千多萬元要追繳,因為他欠我們,他又沒有退租,房子放在那裡,不然就要拆屋還地,這個土地還給我們,他就不用繳租金,對不對?一再都沒有繳,沒有繳到現在,房子又被文化基金會拿去,他要叫他追繳3,000萬元,結果他沒有。沒有沒關係,接下來他又編預算來幫他整修,整修這個叫做古蹟,殼牌古蹟。但是你看他寫的是殼牌倉庫,殼牌倉庫,我想說市長你有魄力,我們把這個事弄清楚,弄的清清楚楚,該我們的就我們的,對不對?它做古蹟,你看104年8月到期,接下來106年我們要跟他們簽約,一直不跟我們簽,拖到106年2月8日,我們才跟他終止契約,才去告他,告了以後說要拿租金,107年、108年你上訴,但是它裡面照樣出租,租腳踏車、賣咖啡、賣什麼,古蹟裡面它又可以做什麼,你知道嗎?做這個文化基金會殼牌倉庫,殼牌倉庫,承辦淡水社區大學,政府又補助它,107年3,435,000元,108年又3,427,000元,總共補助它6,862,000元,我們本府又補助它2,467,570元,還補助它,古蹟可以用這樣的做法,你看他寫新北市淡水低碳推廣中心,這個牌子掛這樣,淡水社區大學,到底你是古蹟,還是這種大學,還是推廣中心?你既然在法院,你是不是要停下來,等法院說你贏了,你才可以做,租金既然都沒有付給我們,他照收,照出租,他沒有在理你。我們如果有法院訴訟,我們一說這樣,如果去到法院就那個停下來,馬上就停下來,法院的好了,對或不對弄清楚,可以做,他就做,不可以做,你要停。他這個沒有,都沒有在尊重我們市府,繼續這樣在做。我說這個,市長,我們要講的是對跟錯,你看監察院有叫他3,000多萬元要繳給我們,竟然也沒有繳,土地是我們的,他現在也照收,你告上法院,我也照做,沒有辦法去給他終止,他也在租給人家辦活動,什麼都在做,這樣我們根本就沒有公信力了。照理我們如果被人家占用,我們的土地被人家占用,還是那個國有財產局的如果被占用,拆屋還地,不用再說。你租金什麼都沒有繳,我終止,你就不行做其他的,不然你把房子拆掉還我,你不繳,你就還給我,我們又去告他,我們的公信力在哪裡?所以我覺得市長你要好好下去查一下,因為監察院有叫他3,000多萬元要繳給我們,你好好給他查一下,好嗎?
侯市長友宜: 好,你說的很有道理,這個在訴訟的期間,看在訴訟的期間,我們可以用什麼樣的力,讓他這些東西趕快交回來,讓這些東西做一個結束,這個我們也是要努力。
蔡議員錦賢: 不然你看他這樣,他沒有在理你。
侯市長友宜: 要不然要用一個力,應該不是只有訴訟把它放在那裡而已。
蔡議員錦賢: 是啊!
侯市長友宜: 還要用一個方法來跟他好好談一下。
蔡議員錦賢: 你訴訟,又沒有把他停止下來,你沒有繳錢,你要怎麼用,使用者付費,他也照用,他也照收,你去看,他照收,還照補助,這個叫做古蹟,你看那個像古蹟嗎?每一間都好像倉庫,這個都是文化基金會在搞這個,整個淡水都是他在搞,淡水不會發展,都是這些人在搞的,我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對淡水的百姓很不公平,所以在這裡拜託我們市長。
侯市長友宜: 謝謝議員。你說的心聲,我真的可以完全了解,所以我們要採取更強而有力,在訴訟還沒告一段落之前,我們看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來做,好嗎?感謝你跟我說這些,還有補助這個問題,我要再進一步去了解。
蔡議員錦賢: 還有一個,我們淡水這個瓶頸道路,你看,我們來算車道,1個、2個、3個、4個、5個,這邊5個,那邊塞住了,那裡剩下3個,現在大台車要來,要靠近這個旁邊,我們這個公共汽車那裡去靠住了,根本看不到那個,要彎過來,你看,彎不過去,我拜託市長,你叫交通局長查查看這個,那一天我跟洪孟楷開會,這裡發生事情139件,最多,這條路線發生交通車禍最多就是在這裡,你查查看,那天洪孟楷,他那個公路總局有調資料最多的,那天我跟他開會,他說要6億多元,177巷和140巷要6億多元,我說沒有沒關係,這邊人都可以走,這邊都已經縮進去了,我們只有拆那裡,這間房子就好,你如果6億多元,6億多元130米,你如果做,不要130米,做65米,一半,一半就把房子拆掉,這樣才花3億多元而已,剩3億多元就好了,就打通這個,那裡就不會塞得那麼厲害,所以這個我是想說拜託市長。
侯市長友宜: 這個我看要再和交通公路總局再來談一下,因為你也已經去會勘好幾次了。
蔡議員錦賢: 對啊!
侯市長友宜: 我看你也會勘好幾次了,那一天你還跟立委去,我是跟交通局說要跟公路總局講,他們如果有辦法做,他們要先做,台二線是他們管的,他們沒有先做也不行,不能說等到淡北道路之後再來評估。
蔡議員錦賢: 百姓是我們的,被車撞到,那個塞車塞到哪裡去。
侯市長友宜: 塞車都辛苦到我們。
蔡議員錦賢: 你看這一些車子,你看一下,塞車塞成這樣,你看看,常常那裡小小的、窄窄的,這裡這麼寬,那裡如果拆開就這麼寬,交通就會暢通,這個瓶頸道路這麼嚴重,既然發生車禍最多,這裡如果發生車禍,塞到三芝去,塞到五股去這樣,你看這麼嚴重。還有一個,這個我再拜託市長,這個你再跟他們溝通一下。
侯市長友宜: 沒有,我跟他們建議,他們要再調整一下,他們這樣不行,要再調整一下,公路總局那邊還要再跟他們講一下。
蔡議員錦賢: 因為這種這麼嚴重的事情,車禍發生那麼多,死亡的人那麼多,你竟然對這個不重視。來,我看這個,市長,我要跟你講,我們新北市的這個資源回收,你看他回收有1萬元、有幾萬元、10萬元,加一加很多,但是他這個是什麼,回收載去那裡,他再加工再出去來不及,量這麼大,又做不出去,他挖一挖一直進來。我跟你講就是說臺北港,臺北港這麼大,你看臺北港這麼大,全國的這個是公共工程可以倒的,所有全國的如果是公共工程的都載到我們這裡倒的。你看,我們這個土地是我們新北市的,是我們新北市的土地,我們自己的沒有地方可以倒,現在都沒有地方可以去倒,照理它臺北港要撥一塊給我們新北市可以倒,臺北市是一塊盆地,臺北市都載到我們新北市來倒,不然要叫臺北市倒在哪裡,它裡面都是市區,都在一塊盆地裡面,我們是在盆地外,所以都可以倒。所以我的感覺就是說,這個應當我們要給他反映,一定一塊土地給我們來倒,這樣才有道理。你公共工程你那麼多,1,200萬立方,對不對?他收,收一點而已,他們一定要給我們,因為土地是我們的,不然我們在做什麼,垃圾場也是要回饋,什麼也要回饋,臺北港在我們這裡,他用什麼回饋我們百姓,害我們百姓沒地方倒,沒地方倒就去偷倒,抓到有多嚴重,抓到你看看,停下來,那個工人一停工,他就會到處去亂倒,外面有地方就倒。有人要給他倒,他就倒,倒了被抓到就要再去辦手續什麼的,停2個月,他如果大樓在蓋要用300個人,300個人都沒有工作,停工,他跑去別的地方找工作,叫不回來,他已經去找工作,你這裡停下來,不知道停多久,他就去應徵別人,別人來了,他就沒工作了。還有一個問題,他如果是合建的,你如果停兩個月,他就浪費了兩個月的時間,停3個月,他就浪費3個月,3個月他要被罰,他就要被罰,所以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包括他撥錢,銀行貸款,撥錢的問題,包括他所有工期的問題,對不對?所有種種的一些員工的問題,所以這個後面的嚴重性很嚴重。所以我希望說市長,你去跟他們中央要一塊給我們新北市自己來倒,不然你如果要那個,我們照常繳費,你控制,可以什麼什麼進去,普通我們在挖也是地下土,他公共工程也是挖地下土,其實都是一樣。你不能說你整個都你們的,你要回饋給我們新北市一塊好好的土地,現在大家要挖土不敢挖,要蓋房子的沒地方倒,載去新竹,都載去新竹,不然就是載去苗栗。第一,費用又高,第二,去到那裡他說,你們臺北市自己不倒,跑來我這裡倒,我也不要讓你倒,那要去哪裡倒?載到南部去。以前都是什麼,載到山上,車子一翻就倒下去了,不管你。現在如果水流下來,機車騎過去就滑倒摔下去了,翻下去,清潔隊再去清理那裡,都是這樣。所以現在當然我們市長你的政策不能讓他們隨便亂來,因為我們要乾淨,我們要安全,你的政策是對的。但是我們政策要給他,我們要實施要給他控制,但是你要有一個地方讓他去倒,你要有一個位置給他,我位置給你,對你百姓都好,我有一個地方給你,你沒有照這樣去做,你去給我違反,我抓到了就要辦。不然你現在一下這樣辦下去,他們都亂了,都沒有那個,我們也是要為百姓想,他的困難在哪裡,我們去幫他解決,這樣對百姓才有一個交待。
侯市長友宜: 議員你說的很好,其實我們的土石方不可以亂倒,但是我們要有一個地方讓他們可以去,尤其我們臺北港在我們的地方,新北市哪有我們的土石方不能去倒在臺北港,所以這段時間我就拜託兩個局長,工務局、環保局跟中央一直在反映,中央初步是這樣,我們初步,不是只有我們新北,臺北也是一樣,中央初步是有答應,但是我們資料送過去,他還要再做環評,讓我們環評通過之後就可以在那裡倒。所以我一定會再站在我們雙北土石方的流向,可以倒在臺北港,他們如果好,我們也好,環評把它做好,我們共同來努力這件事情,我會繼續反映,讓他用臺北港在環評無虞底下,讓我們的土石方可以去放在臺北港,好嗎?
蔡議員錦賢: 好。跟市長報告,因為你現在基隆那兩場也沒有了。
侯市長友宜: 對,那兩場也都沒有了。
蔡議員錦賢: 都沒有了。
侯市長友宜: 所以我們現在也很麻煩,兩個沒有了之後,後面沒有地方可以去。
蔡議員錦賢: 市長你的政策,要增加都更、危老,誰要去做。
侯市長友宜: 對,危老要拆,你叫他的東西去哪裡?
蔡議員錦賢: 現在他們不敢挖,挖了不知道要載去哪裡。
侯市長友宜: 對,所以你說的很好,你也說的很正確。
蔡議員錦賢: 所以應當要解決這個問題,替百姓,百姓有困難,我們就是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市長你的魄力就是這樣,解決百姓的困難,就是我們困難。
侯市長友宜: 是。所以這個土石方,你說的正確,所以臺北港這是我們這條必走的路,現在就拜託環保局的環評跟他們說好,做的過,我們就沒有問題,好不好?
蔡議員錦賢: 市長,我再跟你報告一下,淡水第一公墓那一塊就是我們的資源,那一塊把它遷一遷,公墓趕快把它蓋好,那裡把它遷到那裡,那塊土地可以賣,價值好幾10億元,也許上百億元,我跟你講,那一塊很大一塊,公墓。
侯市長友宜: 好,我知道你說的淡水第一公墓那一塊。
蔡議員錦賢: 那一塊以前就禁葬了,那時候我做主席就禁葬了,但是都沒有人去理它,我看這一塊是我們的資源,高雄都在賣土地建設地方,我們那一塊如果賣一賣建設地方,也是一種收入。
侯市長友宜: 這也是好事情。
蔡議員錦賢: 要不然你放在那裡都是公墓,長草,進來淡水又是門面,門面看到,那一塊又最漂亮。
侯市長友宜: 我叫民政局趕快處理。
蔡議員錦賢: 好,那一塊去處理一下,讓財政局長有收入,你聽的懂嗎?
侯市長友宜: 對。
蔡議員錦賢: 賣一賣那一塊來建設,不得了,好嗎?
侯市長友宜: 好。
蔡議員錦賢: 這是給你的一個建議。
侯市長友宜: 很好,這個很好的建議。
蔡議員錦賢: 今天我們無黨聯盟所有的建議,希望市長你能夠採納,可以叫各局處儘量幫忙我們,儘量,只要對的,你就幫忙我們,幫我們做這樣。
侯市長友宜: 我要感謝蔡總召和無黨聯盟的指導。
蔡議員錦賢: 感謝,今天讓我們市長還有各局處局長、處長,你們辛苦了。我知道主席肚子餓了,剛才忘記先買個東西讓大家吃,有比較失禮的地方,請多多包涵。
侯市長友宜: 不會不會,我永遠感謝蔡總召和無黨聯盟的指導,真的很感謝。
蔡議員錦賢: 今天感謝大家這樣,因為下午想說我們就不用來,所以才會延長這個時間,讓你們晚一點,耽誤你們吃飯的時間,比較抱歉!好,謝謝,感謝。
侯市長友宜: 感謝你給我的指導,謝謝大家,謝謝。
主   席: 好,謝謝大家的合作,我們上午時間已到,散會。
散  會: 13時4分
            主  席  陳  鴻  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