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7月13日第7次會議
三讀議案第二讀會
編號68 請翻開第1頁 第4次臨時會 三讀議案 第1案 提案機關:新北市政府 案 由:為制定「新北市污水下水道使用費徵收自治條例」,提請審議。 審查意見:名稱、第1條至第3條、第5條照案通過;第4條、第6條至第10條修正通過;第11條送大會討論。
我們是逐條來審。
王議員淑慧: 是不是請局長大致的說明一下?制定這個對整個政策或是對整個財源或是對什麼樣的話,有正面的或負面的先講一下,有助於我們的理解,可以嗎?
主   席: 局長請。
宋局長德仁: 水利局跟大會報告,我想那個公共污水下水道的建設比例是一個城市進步的指標,全世界各國都是以污水下水道的建設力來評定這個城市是不是進步,那而且他是一個看不見的建設,就是很少政府會願意為這個花費那麼多的金錢去做這個事,那我想新北市在這一方面真的很努力的在做,第二個就是他是依照污水下水道法第26條用戶使用污水下水道應該繳納使用費,大概法令的依據是這樣,那再來就是我們這幾年的努力,我們到6月底我們目前的用戶的接管數已經達到1,044,583戶,那接管率達到65.63%,那第二名的用戶接管是第二高是臺北市88萬戶,第三名就是高雄市的43萬戶,所以我們等於這10年內大概接了將近70萬戶,這個大概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成績,那像桃園目前大概11萬多,還不到12萬戶,其他的六都也是都大概這種狀況,那再來就是現在的使用費徵收條例全國只有新北跟澎湖還沒有通過,所以這個其實對一個進步的城市,對一個偉大的城市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諷刺,希望大會能夠支持,那這個我們在一百零幾年也有送過一次,那因為第二屆的議會沒有審議通過,所以我們今天再重新提送,所以大概緣由這樣,請大家能夠支持,那另外他可以達到的一些效益就是說,他可以達到徵收的效率,那收支可以平衡,那因為收支平衡這一部分,1年我們污水建設費大概要30億元,1年大概要投入30億元,那營運管理費1年要11.3億元,等於1年投入在污水建設跟管理就40幾億元,那這一部分完全都是,建設費方面中央有補助,補助一些比例,那營管費完全是由市庫來支撐,所以這個對收支平衡是有幫助的,第二個就是落實使用者的公平付費,使用者付費的公平正義原則,也可達到生活廢水的減量跟資源回收的效益,以上大概是我的說明,那我們剛講我們這10年我們市府大概投入了346億元在做污水下水道建設,所以現在新北的狀況是每個議員、每個市民大概都希望新北市能做快一點,而不是說不要做,其實其他的縣市都還在抗拒中,因為臺北市已經接管45年,可是他們目前也只能接88萬戶,那我們到底這幾年我們就大概衝了70萬戶,所以就是因為在市庫很困難的狀況下,還是請大會能夠給予我們支持,以上報告。
主   席: 王淑慧。
王議員淑慧: 謝謝主席,局長,你說的我都支持,事實上我也支持這個自治條例的制定。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重點在於說因為我們之前有說這10年來都不收,其實10年也已經到了,前8年現在2年。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我是認為應該要訂。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但是這個10年你們要從哪個,那個應該叫做什麼,不叫落日,落日的相反叫做什麼?
宋局長德仁: 落日條款。
王議員淑慧: 日出條款,就是說我們何時要開始實施?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這是一定要的,因為我知道我們的老百姓早就準備好了,10年後我們要自己付錢,很多人在那邊不給做的,還是因為......,你們弄不動的地方,大家也知道10年後要自己繳,所以這個心態已經有了,我們今天跟你討論的是不反對這個,只是說我們要清楚到你的日出條款是什麼時候開始?然後會影響到誰?因為有的人是不得已晚來,不是不讓你們做,水尾你知道嗎?你們在做的時候都是從最中心點做,然後往那個排水的部分,靠近溪邊的或者是靠什麼的,那個是最後做的,因為我們就是住那邊的,我們知道,所以如果這種情況我們變成是懲罰性,我們最晚做,然後又被你懲罰,這樣不公平,所以你在這個條文裡面有沒有這方面的防範,或是說什麼還有其他的一些比較讓這些人反對的心低一點有沒有?
宋局長德仁: 那個大概......
王議員淑慧: 要不要加進去?
宋局長德仁: 現在就是議員的意思是說,不要同時徵這樣子是嗎?就是說不要......
王議員淑慧: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本來就很想要快點做,但是因為你們的工程、你們的標期,你們什麼都有自己一定的計畫。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當初如果每個人都繳錢的話,我先繳的先贏,但是現在不是,繳錢的人先使用,我們沒繳錢的人放在後面,現在我要繳錢,以前不用錢的時候,我們被排在最後面,結果你現在一旦開始要來適用這個條例的時候,我本來是受害者,要雙重受害,這樣子這個問題有沒有想到說要怎麼去解決?
宋局長德仁: 好,跟議員說明,因為講實話就是說污水建設其實因為經費非常龐大,我剛剛講10年。
王議員淑慧: 我理解,我支持,我全部都支持。
宋局長德仁: 對,那我說那整個計畫,剛議員講說有些比較沒有辦法晚接,因為他有分他的計畫區,因為建設部分還是中央去支持,中央他有一個推動委員會,他會去評估,至於是說不一定是在水尾會接,因為我們是以我們的......
王議員淑慧: 我先請問你,你有沒有算過每一戶大概要負責多少錢?
宋局長德仁: 對,就是說以用水,因為我們再來會......
王議員淑慧: 用水?要用水來算?
宋局長德仁: 會隨水費徵收,所以我們一般家庭大概是20度到30度。
王議員淑慧: 所以繳的錢不多就對了。
宋局長德仁: 所以是100元到150元之間。
王議員淑慧: 好,那這樣我就不再問你了。
宋局長德仁: 就這個還是請議員支持,因為我覺得一完成就馬上去享受那個效益。
王議員淑慧: 我不反對,我現在要講的是說要思考到這樣。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我一直在要求市長說要超前部署。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那我既然要審法案,我就要想到你們在這裡面有沒有考量到?
宋局長德仁: 有,都有。
王議員淑慧: 好,謝謝議長,謝謝局長。
宋局長德仁: 謝謝。
主   席: 蘇泓欽,再來陳啟能,再來鍾宏仁,不好意思,都舉手,不好意思。
蘇議員泓欽: 局長。
宋局長德仁: 議員好。
蘇議員泓欽: 那個我也是贊成,說這個污水下水道你剛剛講的要建好幾百億元,這個要減少政府的負擔,要達到收支平衡,不能說只有政府在建,所以這個收錢我也是贊成,我不反對,但是我問一下局長。
宋局長德仁: 是。
蘇議員泓欽: 現在目前轄內各行政區他的污水下水道,他的接管率有多少?你們有沒有說要達到多少的接管率,我們才要開始收費?沒有討論這個問題嗎?
宋局長德仁: 因為跟議員說明,目前新北市的整體接管率是65.63%,那我剛剛講這個整個建設經費是中央有很大的補助,所以中央有一個全國性的推動委員會,他會去評估,比如說一個像樹林還是來講,他就分三期,永和也三期,所以就是照這個進度去做那個接管的。
蘇議員泓欽: 所以現在是沒有管說接管率是多少?只要通過你們就開始可以收錢了。
宋局長德仁: 是,這個因為我剛剛有跟議員報告,目前我們接管率是僅次於臺北市,但是我們接管戶數是全國第一,臺北市只有88萬戶,但是我們是全國唯二沒有通過這個收費條例的,只有我們跟澎湖,那澎湖是不用講,那以新北市現在我們1年的接管率是六都的一半,全國的四成二,以這種這麼努力的程度,我是希望是說大會能夠支持,讓我們繼續向前去。
蘇議員泓欽: 好,我知道,我支持,但是使用者付費這個一定是應該的。
宋局長德仁: 是。
蘇議員泓欽: 那你現在說要隨水費來徵收。
宋局長德仁: 是。
蘇議員泓欽: 那就是用水錶。
宋局長德仁: 是。
蘇議員泓欽: 那請問一下,沒有接管的你也要收錢嗎?
宋局長德仁: 沒有,不用收。
蘇議員泓欽: 那你怎麼知道哪邊有接管?哪邊沒接管?
宋局長德仁: 有,所以我們這個條例通......
蘇議員泓欽: 因為你是看水錶。
宋局長德仁: 對,跟議員報告,我們現在已經跟自來水公司在做一些行政上的協調跟......,我們以後就是會隨水費,那跟自來水公司我們會跟他合作,所以我們這個作業時間大概要半年的時間,去把這些所有的水號跟那個去做一個勾稽這樣,所以就是不會有議員講的這一方面的問題。
蘇議員泓欽: 好,謝謝局長,謝謝主席。
宋局長德仁: 謝謝議員。
主   席: 陳啟能議員請。
陳議員啟能: 局長。
宋局長德仁: 是,議員好。
陳議員啟能: 謝謝,我想要通過自治條例本席都沒意見。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但是要通過之前,是不是應該還要我們水利局還必須要努力一下?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所謂努力一下的部分,就是說整個市政府團隊應該要排除萬難。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就像管線障礙私人地產權的問題,像現在在三重、蘆洲想要接管而無法接管,就是因為地權的問題。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總共有7,084間,我再跟你說,三重有一棟非常大的建築物,叫做佳昌建設的成功路110號,佳昌社區總共582戶,他們想要接結果他家的地下室私人產權,我想這個在於我們市政府團隊裡面絕對可以迎刃而解,只要你們要再另外加註因為我們自治條例要通過,所以為了要像這種情況的案件,他們想要接而產生地權的問題,我不相信說我們法制局沒有辦法幫你解套,所以像這種事情是不是要認真?
宋局長德仁: 那個跟議員說明,就是我們這1年其實我們一些大樓,包括議員知道三重的菜寮,還有土城、永和,好幾棟大樓以前都是因為這種障礙問題,沒辦法排除,可是我們這1年花很多精神去排除,我們現在原則是只要我有能力去排除的,我一定會去做,那土地的部分,我們公私會有一個分界點,如果私的部分,還是要由......,因為我跟議員報告,其實用戶接管、後巷接管理論上依下水道法是要住戶自己去負擔的,可是政府為了鼓勵,所以我們本來政府的責任是做到幹分支管,就做到巷口的管子,那後巷是其實應該是由住戶要來接出來,但政府其實這一方面都去做處理了。
陳議員啟能: 來,局長。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像本席所說這個佳昌社區的這個案子是這樣子,他在地下室由我們承包商去看,必須要在他的地下室,私人產權的地下室裡面去做為分流管。
宋局長德仁: 對。
陳議員啟能: 結果那個地主,整個社區管委會跟他承租他不同意,他就是不讓你接,就因為一個地權的問題,為了他不喜歡讓你接,這582戶沒有辦法配合市政,那我們要推廣這個市政是整個新北市政府必須責無旁貸幫忙協調的事務。
宋局長德仁: 是,那個跟議員說明,這部分我再來了解,但是我要跟議員報告的是幹管、分管、支管是下水道法規定裡面的污水下水道設施,這一方面的話,我就可以去強制,我可以付償金,但是......
陳議員啟能: 對,我就是要跟你講,必須要強制。
宋局長德仁: 對,但是牽涉到私領域,比如說後巷這個部分,就要由住戶去協調,所以議員講這個我再來了解一下。
陳議員啟能: 局長,我再跟你講,只有兩個議題而已。
宋局長德仁: 是。
陳議員啟能: 像這種情況發生,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鄰地的空地比,隔壁工地的空地比,他空地比沒有用途。
宋局長德仁: 對。
陳議員啟能: 他就是不讓你過。
宋局長德仁: 對,所以就是說如果是後巷這,理論上我剛有講,後巷依法是要由住戶自己把他接到外面。
陳議員啟能: 沒有錯,我都知道,這個不是後巷,他是整棟社區。
宋局長德仁: 對,因為社區......
陳議員啟能: 整棟社區。
宋局長德仁: 私領域部分,我是說我的接入孔會在社區外面。
陳議員啟能: 沒有,我覺得說我們市政府必須幫忙去協調這種事務。
宋局長德仁: 好,我們......
陳議員啟能: 應該公權力去介入。
宋局長德仁: 我們來努力。
陳議員啟能: 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就是說我剛有講法令的有可以強制的,我會去強制,但是有些是沒辦法強制。
陳議員啟能: 我想這種事情水利局既然要通這個自治條例責無旁貸,一定要努力,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是,好,是,謝謝議員。
陳議員啟能: 那麻煩你研究之後,讓本席知道一下,好不好?謝謝。
宋局長德仁: 謝謝議員,謝謝。
陳議員啟能: 謝謝議長。
宋局長德仁: 謝謝。
主   席: 鍾宏仁議員請。
鍾議員宏仁: 謝謝議長。
宋局長德仁: 議員好。
鍾議員宏仁: 局長,剛才我要問的有人說過我就不重複,但是我這邊還是......,因為他後面還是會審,但是我還是要在這邊利用機會讓局長先說明一下,後面爭議比較少,就是說我們要收的費用。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因為你這邊還是以就是說總營運的成本,然後除以污水量。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因為要處理。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然後這個有一個基礎就是說是用來維護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maintain,可以繼續持續下去,當然折舊什麼,因為以後可能要再重建。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但是因為像那個我們有一些接管有一段時間,我是覺得說建設的部分,因為我們中央有補助,再來就是說我們在公務預算裡面也是用稅金,民眾也是等於出一次,不是在做生意說這項我花,就是都要全部收回來。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也不要造成市民太大的一個負擔,本來政府提供那個公共服務,本來就是責任。
宋局長德仁: 是,我知道。
鍾議員宏仁: 因為我們是用稅金處理,當然最理想的那個稅,我們財政局在這邊,最理想的就是所得稅,有能力賺很多錢多繳一點,那是就是所得稅,如果說用這個看起來是合理,使用者付費,但是事實上有偏向人頭稅,這樣你知道嗎?
宋局長德仁: 沒有,他是用水量。
鍾議員宏仁: 因為水量沒有有錯,水量就是多少人會用多少水,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在後面計價的部分,因為我們都是原則上的授權,我是說這邊到時候你思考我們會來問同樣的問題,就是說事實上在人頭稅的部分,我認為適量的一個就是使用者付費是OK,但是不要全部好像做生意,反正你用多少我就跟你收多少,還是說怎麼樣,不要把所有的建設成本都弄在裡面。
宋局長德仁: 好。
鍾議員宏仁: 因為很多建設是用所得稅總稅金來處理,這個是量能課稅,如果說用人頭稅、用使用者付費比較偏使用,就是所謂人頭稅,你多少人用多少水都差不多剛好,除非浪費,我的意思是說不反對徵收,但是不要把所有的成本都灌在裡面,這樣會造成另外一種,這是稅務上的意義不一樣好不好?謝謝。
宋局長德仁: 跟議員報告......
鍾議員宏仁: 我到時候再來問,謝謝。
宋局長德仁: 就是說我們那個成本大概要8元多,其實我們現在才收5元。
鍾議員宏仁: 我的意思是說尤其建設的部分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我知道。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如果可以比較輕,有一些用本預算或是建設的部分,本來就付出去的,那個所得稅那個......
宋局長德仁: 建設......
鍾議員宏仁: 因為為經費來源不太一樣,我現在說的那個社會意義不太一樣。
宋局長德仁: 對,跟議員報告說建設只是......
鍾議員宏仁: 我是提醒這個問題。
宋局長德仁: 只是折舊的攤提費。
鍾議員宏仁: 沒關係,我是提醒你,到時候我們在討論那一條的時候再來問。
宋局長德仁: 好,謝謝。
主   席: 連斐璠連議員請。
連議員斐璠: 好,局長。
宋局長德仁: 你好。
連議員斐璠: 謝謝您這麼多年來努力,在永和地區很多地方都已經做好了,但是之前我有提出來過,這麼不容易拆了這麼多的違章,然後把污水下水道做好了,但是很可惜的是你們後來就沒有去做管理,所以在永和地區很多人做好之後,又把違章又搭上去了,所以維修管這個入口都在他們的違章裡面,之前我就跟你們提過了。
宋局長德仁: 是。
連議員斐璠: 你當時跟我提出來說,你們要做定期的巡查。
宋局長德仁: 是。
連議員斐璠: 那我不知道你們現在巡查的成果到底是怎樣?
宋局長德仁: 好,跟議員報告一下,就是我們現在全部就是之前大概有2,000多戶,那我們也列到我們公安小組去做管控,市長第一件板橋的時候是市長帶隊去做拆除的,所以我們現在跟拆除隊合作,每個月都排除100多件,那我們公安小組也有限期,然後就是說拆完我還是要他們去做......
連議員斐璠: 你們依這種拆的速度還比不上人家新搭的速度。
宋局長德仁: 不會、不會,議員你放心。
連議員斐璠: 我上次有要求你們是不是要做怎麼樣一個宣導?
宋局長德仁: 對。
連議員斐璠: 讓大家知道說這個你在把違章拆除,把他建出來這個後面到底對我們污水下水道有多大的,維管上面有多大的損害?
宋局長德仁: 是。
連議員斐璠: 這個必須要讓民眾知道
宋局長德仁: 是。
連議員斐璠: 那在我上次清查的時候,永和有一個里幾乎三分之一都全部又搭出來。
宋局長德仁: 對,那個都會拆的,那個議員放心。
連議員斐璠: 像你們這種速度,光那個里我看都拆不完了,那其他地方更不用講了。
宋局長德仁: 對,因為市長也宣誓過了,只要是......
連議員斐璠: 所以你們要怎麼樣去防止新的再把他搭出來,我覺得這個是更重要的。
宋局長德仁: 我們會加強巡查頻率,只要這一波拆完以後只要有發現就會馬上去拆,現在公安小組對這個有列管。
連議員斐璠: 我希望你們積極一點,這麼不容易做好的東西。
宋局長德仁: 是,好。
連議員斐璠: 我們一定要把這成果維護好。
宋局長德仁: 是。
連議員斐璠: 謝謝。
主   席: 周勝考周議員請。
周議員勝考: 局長。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現在有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有一些沒辦法做的,然後有寫切結書說他們不做,然後你們就沒有做了,這個以後要不要做?要做?
宋局長德仁: 報告總召,就是說只要可以排除的我們不會放過另外一戶。
周議員勝考: 不是,要不要做?
宋局長德仁: 要,當然要做。
周議員勝考: 要做,多久要做?
宋局長德仁: 因為......
周議員勝考: 是永遠不要做呢?還是1年以後要做?還是怎麼樣?
宋局長德仁: 不是,因為這個未納戶的就是會放到我們,依我們的經費來做,因為我們一個計畫......
周議員勝考: 他寫切結了說我不要做,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不要做他不就不用做了是嗎?
宋局長德仁: 但是,報告議員,這個以後如果公告,現在其實現在除了這個以外,如果我達到一個程度我如果公告以後,不接的就可能就要罰款了。
周議員勝考: 對。
宋局長德仁: 對,要罰款了。
周議員勝考: 對,所以你這個你沒有講清楚。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就是說我現在給你寫切結,等到我自治條例通過以後,我公告以後,1年裡面你如果再沒有接管,我就要罰款,你這個沒有講,這個第一個你要把他講清楚。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第二個我們這些錢現在這個污水都是臺北市在管理,錢都是要繳臺北市......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我這些錢收一收要不要繳臺北市?
宋局長德仁: 是他們代操作。
周議員勝考: 代操作,我這些錢收一收要不要繳臺北市?
宋局長德仁: 要,現在都是用我們......
周議員勝考: 這樣我就認為不要,我這些錢收一收為什麼要繳臺北市呢?
宋局長德仁: 我們現在這個操作營運本來就是我們占七成。
周議員勝考: 我認為應該把他收回來,我們新北市自己要操作。
宋局長德仁: 好。
周議員勝考: 因為整個蛋都在我新北市八里。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對不對?你收那麼多錢收一收,然後繳臺北市,我認為不合理。
宋局長德仁: 是,這......
周議員勝考: 局長,我認為這個我們要爭取,因為我們有基層,是我們這邊的人在使用,所以我認為這個不合理的,讓我們這邊來操作,錢收一收要放在我們的公庫裡面,我們自己來操作,臺北市是不是要繳給我們?這個要請市長這邊回去要研討一下,再來跟我們報告一下。
宋局長德仁: 那個跟......
周議員勝考: 第三個我們淡水是不是BOT的?污水。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BOT的怎麼辦?
宋局長德仁: BOT他有35年的那個,他......
周議員勝考: 收費標準怎麼......
宋局長德仁: 一樣、一樣,BOT......
周議員勝考: 也是在裡面嗎?
宋局長德仁: 有,都......
周議員勝考: BOT的錢交給誰?
宋局長德仁: 一樣,一樣是交給我們。
周議員勝考: 交給你們BOT賺什麼?
宋局長德仁: 沒有,BOT是他因為政府資金沒那麼多他先......,他的有財務去做計算,所以每年我們還要付他一些錢。
周議員勝考: 對。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所以你BOT的錢收來,還要付BOT的錢。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那其餘的還要交給臺北市。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那整個做一做都在做傻人,再來,第四點,我們有營建署做的,營建署做一做沒收尾,這些工作誰要收尾?
宋局長德仁: 這個總召我可不可以先解釋一下?那個......
周議員勝考: 不是,我說現在這幾點營建署做的工程裡面沒有收尾的部分,沒有做的部分誰要去收尾?
宋局長德仁: 那個跟總召報告,這後來的都是我們在做,營建署只要標案結束,就是水利局去接管,所以那一個區的未納戶也都是水利局會繼續去做,我們......
周議員勝考: 那錢呢?錢哪裡來?
宋局長德仁: 錢一樣就是建設的部分,中央有一定的補助比例,地方要負擔一些比例,所以這個是一樣,只是說他是納到實施計畫裡面,還是納到未來的未納戶,早做完都要做。
周議員勝考: 所以這些事情所有的全部做一做都是我們花的錢,花一花收一收全部都拿給臺北市操作,他們操作剩下的也沒有給我們報帳。
宋局長德仁: 有。
周議員勝考: 也沒有讓我們知道花了多少錢?
宋局長德仁: 總召,這個我跟你說明一下,臺北市現在要把八里污水廠跟整個系統要交給我們,我們現在正在點交,但是因為有些設備已經20幾年,所以我們在逐一點交,臺北市是希望越快越好,但是我們要確保整個系統,還有管線,還有廠的功能沒有問題,他現在正在做。
周議員勝考: 局長,我要求一下,第一個把淡水我們有一些BOT的這一些細節的部分,要給我們知道一下,然後我們繳完錢以後交給臺北市,如果操作,操作完了以後我們到這邊到底有留了多少錢?因為我們出了那麼多的工程費,不應該說出完以後就交給他們。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好,是。
周議員勝考: 這個我來要求一下,請把所有的資料明細給我們了解一下。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那我們要向百姓收多少錢?我們才知道,不能說無止境的說,你說8元就8元,10元就10元,好不好?以上,謝謝。
主   席: 林銘仁。
林議員銘仁: 局長。
宋局長德仁: 總召好。
林議員銘仁: 我想請教一下,因為你們現在收費是按照你的那個成本,按照你們在裡面條例裡面是說總成本除上使用水量,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是。
林議員銘仁: 對,那你現在有一樣東西,剛才聽你說講那個總成本在他的第7條裡面其實有寫到,折舊費、地上物補償費、借款利息、操作維護更新費用、業務費用、回饋金再加上BOT的費用,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是。
林議員銘仁: 好,那這些費用有這麼樣的七項的費用,但是我們實際上來講我們的折舊費,我們的建設系統不是中央已經補助了嗎?
宋局長德仁: 是,他是用那個......
林議員銘仁: 對,那補助以後變成我們收回來,變成我們賺錢。
宋局長德仁: 不是。
林議員銘仁: 現在中央補助多少?
宋局長德仁: 中央不一定,中央如果是系統的幹管、支管是8,812,但是他現在用戶的部分中央是都不補助,因為我們的接管率超過50%,都是完全由市府,用戶。
林議員銘仁: 所以主......,但是你的折舊費是包括主幹管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當然,因為整個系統......
林議員銘仁: 對,但是我簡單就......,所以主幹管的折舊費還是算在用戶收費的裡面。
宋局長德仁: 對。
林議員銘仁: 那假如這樣的時候,我們市政府收了這些折舊費以後,攤提回來以後,我們市政府變成賺錢。
宋局長德仁: 沒有。
林議員銘仁: 那你可不可以有沒有辦法去算出,因為剛才聽你報告說,我們的那個費用,1年是10億元是不是?
宋局長德仁: 你說我們那個1年......
林議員銘仁: 對。
宋局長德仁: 我們1年大概要花13,你說收多少錢嗎?
林議員銘仁: 總共,假如要這樣收,用你的......
宋局長德仁: 大概可以收10.5億元。
林議員銘仁: 10.5億元。
宋局長德仁: 但是我們1年的光是營管費就是13.1億元。
林議員銘仁: 營管費,營管費是交給那個操作維護費是嗎?
宋局長德仁: 對,還有系統維護,包括系統的修繕。
林議員銘仁: 這樣子的時候會有一個問題,因為你假如說操作費就花了13億元,結果我們假如收5元只能夠收10億元。
宋局長德仁: 是。
林議員銘仁: 那這樣子光一個操作維護費就短少了3億元,另外有一個因為,可是你條文上面寫的說折舊費、地上物補償費、借款利息、BOT業務費,都要放在裡面。
宋局長德仁: 對。
林議員銘仁: 那這樣對這些再算進去的話,那不是不止13億元,有可能會跑出26億元、30億元。
宋局長德仁: 沒有,這個就是因為其實這個算法全國都一致的,這些項目我剛剛講全國現在只有新北跟澎湖沒有收。
林議員銘仁: 對,那......
宋局長德仁: 我們這個所有的計算......
林議員銘仁: 局長,我問話一個簡短就好了,我簡短就是說,假如你是不是有沒有辦法把他折舊費、地上物補償費、借款利息,總共林林總總這七項的費用分別列出來大概多少?
宋局長德仁: OK。
林議員銘仁: 每一項多少錢?
宋局長德仁: 可以。
林議員銘仁: 那這樣加起來我們大概就知道說我們收的這個,到底新北市政府是有盈餘呢?還是說還是要補貼?到底我們自己還要貼了多少的建設經費?
宋局長德仁: 好。
林議員銘仁: 這樣子我們會比較清楚來審議這個條文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OK,這個我們再提供資料,好。
林議員銘仁: 議長,是不是可以請他提供?好,謝謝。
主   席: 好,來,逐條來。 請翻開第5頁 名稱:新北市污水下水道使用費徵收自治條例。 審查意見:照案通過。 大會決議:照案通過。 第一條 為徵收新北市(以下簡稱本市)污水下水道使用費(以下簡稱使用費),依下水道法第二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制定本自治條例。 審查意見:照案通過。 大會決議:照案通過。 第二條 本自治條例之主管機關為新北市政府水利局(以下簡稱本局)。 審查意見:照案通過。 大會決議:照案通過。 第三條 接用本市污水下水道系統(以下簡稱本系統)用戶,應依本自治條例規定,繳納使用費。 審查意見:照案通過。 來,黃永昌。
黃議員永昌: 議長,我們副市長、各局處首長,有關於第3條是有接管的用戶,到目前為止我們很多地方還沒接到,他是不是沒接到的地方......
主   席: 沒接就沒收錢。
黃議員永昌: 他有沒有納進來?沒有納進來。
主   席: 對。
黃議員永昌: 是。
主   席: 有接才有收。
黃議員永昌: 有接管的跟沒有接管的就是沒有。
主   席: 沒有收。
黃議員永昌: 剛才我們書記長在說的,就是說目前有接管的部分,有的不同意接管的,那個我們是不是要先做個處理?OK,謝謝。
主   席: 來,繼續。 大會決議:照案通過。 第四條 本系統用戶分類如下: 一、一般用戶:指事業用戶及投肥用戶以外之用戶。 二、事業用戶:指將廢水排入本系統之水污染防治法第二條第七款規定事業。 三、投肥用戶:指將水肥投入本系統之水肥投入設施者。 審查意見: 1、本條例第五條第一款規定,一般用戶及事業用戶之使用費均採相同之計收方式,經市府表示係因事業用戶僅限於排放生活污水,爰修正第二項事業用戶之定義。 2、有關第二項規定事業用戶之事業定義及範圍,請市府依水污染防治法第二條第七款規定內容於說明欄中增列,以臻明確。 來,鍾議員請。
鍾議員宏仁: 請水利局長說明一下,就是針對事業的一個用戶,目前的狀況,因為事業用戶有一些有污染的他必須有處理,然後才能排放。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現在這邊指的是哪一方面的?
宋局長德仁: 是,跟議員報告,因為我們目前水利局的污水系統是只有接生活污水。
鍾議員宏仁: 我們是生活家庭......
宋局長德仁: 事業廢水依水污染防治法,他是要自己去設污水處理設施。
鍾議員宏仁: 污水處理廠處理設備。
宋局長德仁: 所以我們這邊大概會收事業只要有證明,他的生活污水是可以跟他的事業分離的,生活污水我們會收,所以我們這邊是指事業裡面的生活污水。
鍾議員宏仁: OK,那我順便在這邊也問你一下,就是說像我們那個接管都是家庭廢水直接接管。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現在很多那個排水,就是水溝,就是雨水,那我想問一下就像那個,如果是事業他有做一定的污水處理之後,他排放到哪裡去?
宋局長德仁: 一樣,他是因為他會......
鍾議員宏仁: 排放到那個......
宋局長德仁: 他會跟環保局申請排放許可,他就可以他處理完就符合放流河水的標準,他就可以直接......
鍾議員宏仁: 對,我是說會排到雨水系統,還是污水系統?
宋局長德仁: 雨水。
鍾議員宏仁: 我就是要問這個,因為如果跑到污水系統裡面......
宋局長德仁: 沒有,雨水。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要再重......,那個量就會變大,又要重......,這個量的計算就不太一樣。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就會在雨水裡面。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好,OK,然後再來也想問一下,那個投肥用戶是什麼?
宋局長德仁: 投肥就是水肥,就是水肥用戶的投入,但是.....
鍾議員宏仁: 對,我是說什麼是水肥用戶?
宋局長德仁: 水肥就是化糞池那種。
鍾議員宏仁: 去幫人家抽的那種就對了。
宋局長德仁: 對,抽化糞池。
鍾議員宏仁: 因為他沒有接管所以他去抽,抽完以後還是要處理。
宋局長德仁: 對。
鍾議員宏仁: OK。
宋局長德仁: 但是我們新北市的污水處理廠現在沒有這個能力去接受這個,但是法規上還是,未來如果有機會。
鍾議員宏仁: 但是那就是變成要這個,當然這是跟環保有一點關係。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一般有一些還是沒有接管,像我們新北還是很多這樣的用戶。
宋局長德仁: 對,化糞池。
鍾議員宏仁: 他抽完以後哪裡去?我們有在追蹤嗎?
宋局長德仁: 目前都是送到臺北那個迪化,迪化他有能力去處理這個水肥。
鍾議員宏仁: 那我們新北以後有沒有考慮就是有一個地方,因為這也要訂,這計費標準也是有跑出來,會不會有一個點讓他們也可以放,然後我們也幫他處理,因為都是新北市所產生的這個肥水對不對?如果說因為現在臺北市可以倒,如果臺北市說不願意讓你倒了,我們自己長期可能是不是也要有這樣的機制?才不會亂倒,不然有的真的雨水下水道他也跟你亂倒。
宋局長德仁: 是。
鍾議員宏仁: 我認為這個還是要列管,如果現在臺北市那邊還可以容留,那我們那邊有去處,還是當然也是很好,但是就長期來講,我認為我們這已經有把辦法訂在裡面,有考慮到非常好,但是在實際作為上希望還是有這個機制,後來要建置一個地方可以處理我們也幫他做肥水的一個污水的處理,要不要說明一下?
程局長大維: 簡單說明一下,目前來看的話,就是現階段大概新北市這種的透過一些雙北的這個合作的平台,都有在討論這個細節,那剛才議員提到的就是說新北市未來中、長期的規劃,那目前我們跟水利局、還有跟臺北市這邊在我們合作平台裡面,也有在討論這個細節,目前都是。
鍾議員宏仁: 對,因為也是要考慮,有時候他量能也到一個程度他不願意,或是有政策改變。
程局長大維: 是,沒問題,是。
鍾議員宏仁: 我是說也要做進去規劃,謝謝。
程局長大維: 是。
主   席: 王議員。
王議員淑慧: 那個局長,你這先回去,我覺得你這個條文應該要刪除,這根本騙人的條文,你寫這很丟臉,你還容許事業用戶除了將生活污水排入嗎?那有可能,你要怎麼去分?
宋局長德仁: 有,我們現在中和還有一些工業區的,他只要有辦法區隔出來我們都會跟他......
王議員淑慧: 你只是幾個特定,你有指定的對象而已。
宋局長德仁: 沒有,只要他有辦法區分出來的話,我們就會......
王議員淑慧: 對,那誰有辦法?每一個人都告訴你,我沒有辦法,你根本就是這是罰則的東西,你把他訂在這裡通用,你這叫污水下水道使用,我們現在在說的,我們剛才說了半天的都是一般大眾。
宋局長德仁: 生活,生活污水。
王議員淑慧: 對不對?我們用這麼多錢用了10年的時間,你剛剛講的信誓旦旦,我們用了100幾萬戶,那都是一般用戶。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本席也曾經討論過這個所謂的投肥。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偷倒的比什麼都還多,你是要去哪裡收?
宋局長德仁: 沒有,投肥我們只是先把他放在......,因為這個每個自治條例裡面都有這個,我們目前新北市沒有這......
王議員淑慧: 不能照抄,我們叫新北市的條例,所以我為什麼剛才叫你起來說?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就是說你的用意、你的標準在哪裡?
宋局長德仁: 我要跟議員講......
王議員淑慧: 可是你這裡頭就已經出差錯了,還有可以允許事業用戶,你就不是說另外再收,你知道事業廢棄物跟一般廢棄物怎麼收嗎?你知道嗎?
宋局長德仁: 我知道,如果我們......
王議員淑慧: 你有同一個系統嗎?沒有。
宋局長德仁: 一般如果其他縣市有收的是兩倍,就生活污水的兩倍費用,但是我跟議員報告,因為......
王議員淑慧: 你如何區隔?
宋局長德仁: 因為現在有一些工業區他的污水處理還沒有很完善,那我們覺得他有一些大樓,辦公大樓那些......
王議員淑慧: 你的污水處理是他們自己要做的?還是你在協助他們做的?
宋局長德仁: 事業的部分......
王議員淑慧: 事業廢棄物的污水處理。
宋局長德仁: 事業廢水是他們要自己處理。
王議員淑慧: 自己處理。
宋局長德仁: 對。
王議員淑慧: 那是不是沒有處理你們都是在開罰單,對不對?
宋局長德仁: 那個是屬於環保局那邊的,他們都會去開罰。
王議員淑慧: 對,也都是叫新北市政府。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對,現在你又開了一個這麼大的門給他們,他們就通通叫做生活污水。
宋局長德仁: 沒有,是要區開。
王議員淑慧: 我問你,投肥用戶哪一個不是生活?那也是都從我們馬桶沖進去的,那不是生活污水嗎?
宋局長德仁: 是。
王議員淑慧: 是,那你憑什麼這樣分?不用清,整個放下去流出去就好了,跟以前一樣把他流到水溝裡就都解決了,我們到現在還不是都在吃哪裡的,桃園的......
宋局長德仁: 因為,我跟議員報告,現在工業區開發如果整區他們大概會自設......
王議員淑慧: 我知道這跟我們......
宋局長德仁: 但是以前比較老的工業區理面,有些他規範不是很完善,但是我們覺得與其他的......
王議員淑慧: 可是局長你這是開門讓他們走。
宋局長德仁: 這個我們......
王議員淑慧: 你這樣是要怎麼跟他們收?
宋局長德仁: 我們會去確認,確認他只要是生活有辦法區開的話,我們會去確認。
王議員淑慧: 那如果沒有呢?
宋局長德仁: 如果沒有我就不收。
王議員淑慧: 假裝不知道。
宋局長德仁: 沒有,不收。
王議員淑慧: 不收是什麼意思?
宋局長德仁: 就不會給他進來,因為他要......
王議員淑慧: 把他關起來。
宋局長德仁: 因為他要跟我申請納管,我會去查驗,不是說誰進來就進來,我會有接入口我會去查驗。
王議員淑慧: 那請問一下,現在還沒有納管,現在你的自治條例還沒有通過,他們現在水流到哪裡?
宋局長德仁: 他們所以就是有一些就沒......
王議員淑慧: 他早就在流了。
宋局長德仁: 對,有一些就沒有處理,所以我們希望我們能夠做的到的就儘量把這些污染源能夠做的到就把......
王議員淑慧: 你這是怎麼了,寫在這裡你們以後就沒事了,是不是?
宋局長德仁: 不是,我們......
王議員淑慧: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老實講,我可以我這個人很容易通融,你如果覺得一定要列在這裡,我是覺得列在這裡對整個條文打了一巴掌。
宋局長德仁: 也可以那個,如果議員覺得事業這一條不要留,那我也沒意見。
王議員淑慧: 對。
宋局長德仁: 我也沒意見。
主   席: 你後面他要說。
廖議員宜琨: 局長其實延續剛剛我們鍾宏仁鍾議員有關這個水肥的部分,其實本席在4月份的時候,其實有跟環保局以及水利局有開過會,我之前就有要求在一個月內將這個水肥,我們新北市很多東西都被臺北市掐著脖子,不管是水肥處理的問題,還是我們自來水的問題,甚至我們污水處理的問題,全部都是被掐著,我想請問一下,到底我們哪時候可以不用被掐著?有關這水肥的部分,上次你們說一個月內會提出一個報告給本席,我想請問一下,4月份到現在今天已是7月13日,到目前為止本席還沒有接收到任何的那個評估報告,我想請問一下,這個是怎麼回事?
程局長大維: 跟議員報告,上次有大概跟議員先做初步的說明就是說,因為現階段短時間要解決,大概是只能先透過雙北合作。
廖議員宜琨: 對,我們有分。
程局長大維: 對。
廖議員宜琨: 短、中期,你剛剛講短、中、長期我們剛剛你剛剛也是這樣回答鍾宏仁鍾議員,可是我想問一下,這個中、長期是你5月份5月底就應該要跟我報告了,可是目前都還沒有報告,你現在拖到7月份,你還是在跟鍾宏仁鍾議員講說,這你要報告,是怎麼報告?
程局長大維: 不是,跟議員報告,就是因為目前中、長期會涉及到我們新北市現在境內的污水處理廠,其他的處理量能是比較不夠的,然後再加上因為現在我們這個境內比較大的污水處理廠現在在臺北市在營管,所以變成說還有很多細節還在做一些規劃做討論。
廖議員宜琨: 對,我想請問一下,哪時候我們才會不用被臺北市掐著脖子?
程局長大維: 這剛......
廖議員宜琨: 你看水肥大戰、垃圾大戰,一大堆大戰,包括現在YouBike2.0所有的東西我們一直被掐著脖子,到底現在是什麼狀況?很多的資源都是在我們這邊。
程局長大維: 我知道。
廖議員宜琨: 自來水的翡翠水庫在我們這邊,八里污水處理廠是在我們這邊,那為什麼我們一直被掐著脖子?這我真的搞不懂。
程局長大維: 所以跟議員報告,剛剛您提到的是以新北市境內目前污水處理設施的處理量比較大的是八里污水處理廠,但是他那個是一級處理,而且現在是臺北市在營運的。
廖議員宜琨: 沒關係,局長......
程局長大維: 目前......
廖議員宜琨: 我希望說本席要求上次4月份要求說,一個月內提出這個長期的設置方案,這個水肥處理中心的設置方案,那目前你們都還沒給本席完整的報告,我是希望說包括剛剛鍾宏仁鍾議員有在提到這件事,你多久時間內是可以把這個報告先提出來給我們,讓我們知道一下?
程局長大維: 我們現在啟動一個比較專業的細節跟報告。
廖議員宜琨: 可以,大概多久呢?
程局長大維: 這個東西目前是在還在走這個標案的程序,目前我們在跟水利局這邊在合作,由我們環保局這邊主導。
廖議員宜琨: 那大概多久?你們要讓我們知道一個期程,是不是你們看可不可以一個禮拜內把所有的期程列出來,給我跟鍾宏仁議員知道一下?
程局長大維: 目前如果是針對期程部分來講,就是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做到什麼進展部分,我們會再跟議員這邊做說明跟報告。
廖議員宜琨: 你要資料給我跟鍾宏仁議員,期程都要給我們好不好?
程局長大維: 好。
廖議員宜琨: 然後第二件事情,沒有,程局長你請回,第二件事情有關這個事業用戶跟投肥用戶,局長不好意思,中文比較差,你可以解釋一下,什麼叫做事業用戶?
宋局長德仁: 事業用戶就是有事業廢水的。
廖議員宜琨: 我們如果在家裡的呢?算什麼用戶?
宋局長德仁: 家裡是一般用,就是生活污水而已。
廖議員宜琨: 沒有,你這裡寫一般用戶指事業用戶及投肥用戶以外之用戶是這樣。
宋局長德仁: 對,就是一般的。
廖議員宜琨: 那來了,你說一般用戶是生活廢水,但是你事業用戶裡面又把生活污水又放進去。
宋局長德仁: 對,就是我剛......
廖議員宜琨: 那這兩件事我也想了解一下,何謂生活污水?何謂廢水?
宋局長德仁: 我那個跟議員說明,就是說剛剛那個王淑慧議員有講,我們是本來的用意是說,事業裡面只要是不是製成廢水的部分,我們願意,生活廢水我們願意把他收進來,所以我們才會加註這個,那如果第2條事業這個不要,其實我們就可以把他刪掉,這跟議員說明。
廖議員宜琨: 所以說你們是決定要刪掉?
宋局長德仁: 對,如果說王議員剛剛建議這個其實也沒有什麼關係。
廖議員宜琨: 因為這個東西說真的,沒有人分的出來,何謂生活污水?什麼叫廢水?這沒有人分的出來。
宋局長德仁: 是。
廖議員宜琨: 尤其是你在一個事業場所裡面,你要去真的細分,我看你們自己也都分不出來吧?應該分不出來。
宋局長德仁: 會,因為我們要申請納管之後,我們都會去......
廖議員宜琨: 你生活污水有細項嗎?你也沒細項,到底何謂歸類於生活污水?
宋局長德仁: 沒有,他製成有哪一些工業?哪一些東西?那個都是在水污法在下水道法裡面都有。
廖議員宜琨: 你這裡也都沒寫。
宋局長德仁: 這個不會寫這麼多,這就是一個定義,法律上他就什麼叫事業。
廖議員宜琨: 你們這個定義有時候我們這邊都看不懂的時候,一般民眾更不懂,所以說我也支持王淑慧議員講的把他廢掉。
宋局長德仁: 好。
廖議員宜琨: 謝謝。
主   席: 陳儀君陳議員請,他們都還沒講。
陳議員儀君: 我看到的是另外一個面向,像我們的坪林,坪林他那邊會有露營區,那坪林的露營區那個是請問他是一般的用戶?還是因為他是去接一些就是......
宋局長德仁: 那個他不是事業,因為他露營還是一般的生活污水,只是我們......,跟我們一般家庭是一樣的,所以坪林那邊他一樣,像水源特定區他是在水源特定區,他水源特定區只是他們現在也用合併式淨化糟在處理這種比較偏遠,比較單點的部分,都有在做處理。
陳議員儀君: 所以我要講的是說,如果這樣刪掉的時候,如果到時候坪林露營區他們要......
宋局長德仁: 這個不會。
陳議員儀君: 做這個污水下水道的處理。
宋局長德仁: 不會、不會,他是一般......
陳議員儀君: 沒有影響?
宋局長德仁: 露營的不是事業。
陳議員儀君: 露營的不是事業嗎?
宋局長德仁: 沒有。
陳議員儀君: 可是坪林他們常常就是因為他們弄的露營區都被罰款。
宋局長德仁: 不是,他事業廢水......
陳議員儀君: 給他做成合法的事業。
宋局長德仁: 事業廢水在法律上有定義的,他是只是一......
陳議員儀君: 這個城鄉局。
宋局長德仁: 屬於工業的製成廢水那個才是屬於事業廢水。
陳議員儀君: 城鄉局,坪林他們露營區常被罰款,因為他們是水源保護區,沒有辦法有這樣的露營區對不對?可是實際上就像我們說的,他就是把家裡空曠的廣場弄出來,那這樣的話,如果他這一個就是所謂的污水下水道,他沒有.....,我說可不可以幫我們想一下偏鄉?你們現在討論的是雙北在污水上的處理問題,可是我現在想到的是你的偏鄉這些,不管是坪林或烏來,那他們這個污水......
宋局長德仁: 那個跟議員報告,烏來、坪林都在水源特定區,其實他們現在的接管率已經快到九成了。
陳議員儀君: 哪有接管,完全沒接管吧?
宋局長德仁: 有,他現在烏來有烏來污水處理廠,直潭污水處理廠,坪林有三級處理的污水處理場,他還有很多小型廠,那他在......,就是說有1、20戶他也有做淨化槽,其實水源區現在污水接管率非常非常高,比我們都還高。
陳議員儀君: 好,反正就是不管。
宋局長德仁: 這議員可以放心。
陳議員儀君: 他被定義是一般用戶也沒關係,不會說......
宋局長德仁: 他沒有事業,事業是有定義的那種工業的製成廢水,那個才叫做事業廢水。
陳議員儀君: 所以你一定是指工業就是了。
宋局長德仁: 對。
陳議員儀君: 好。
主   席: 周勝考周議員。
周議員勝考: 局長,發覺你好像這個議員好像說什麼,你好像遵照什麼,這個事業廢棄物,事業用戶的你就說事業可以把他拿掉,那什麼叫事業?
宋局長德仁: 事業......
周議員勝考: 工廠。
宋局長德仁: 對,他有定義的。
周議員勝考: 工廠在營業,工廠在製造。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他有他的水流出來,化糞池,工廠的人要不要大便?要不要小便?
宋局長德仁: 對。
周議員勝考: 那個就是用戶。
宋局長德仁: 不是,我跟總召說明一下,其實這一條本來是要訂......
周議員勝考: 不是,我現在講的第一個,在工廠他們做的就是事業,你要把他說,沒有你就把他說這個一般用戶跟這個工廠裡面的一些做事業的,開工廠的,好,工廠裡面有廁所,再來,你說工廠裡面製造出來的廢水,你說你跟環保局去跟他說你要做幾個水池,要做解清,第一個濁水,第二個出來解清出來就變成清水,就這樣流到水溝裡,你怎麼不直接流到你的污水裡面,就這樣流出去就好了,如果做不乾淨有毒呢?就在水溝裡了,這樣你做這個污水有什麼目的?
宋局長德仁: 跟議員說明,我剛剛講的這個事業本來是定義事業廢水,就是工業製成廢水,就是包含有電鍍、有什麼,那一種東西是要專業的污水處理設施。
周議員勝考: 我知道,專業那個污水他現在好,現在就在板橋在觀光路的那個工業用地。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他裡面就在製造這個東西,你說不接管你要叫他流到哪裡去?
宋局長德仁: 不是。
周議員勝考: 要流到哪裡去?你告訴我。
宋局長德仁: 不是,跟總召報告,這個本來......
周議員勝考: 你告訴我流到哪裡去?
宋局長德仁: 他一定要處理完符合放流水,環保局一定會,他們這申請也要跟經發局、跟環保局去申請。
周議員勝考: 對,就是......
宋局長德仁: 符合......
周議員勝考: 處理完以後......
宋局長德仁: 對,要符合。
周議員勝考: 你要把他接到管裡面去。
宋局長德仁: 沒有、沒有,我們......
周議員勝考: 不然你把他接到哪裡?
宋局長德仁: 他直接就可以,符合放流水標準他就直接排放,他不用......
周議員勝考: 排到水溝裡去了。
宋局長德仁: 對,這個本來法令就是這樣。
周議員勝考: 是這樣子嗎?
宋局長德仁: 這個我請環保局講一下。
周議員勝考: 這不能接把他接進去嗎?
宋局長德仁: 那個沒有,我們不會再去接,他已經經過處理了,他跟生活的不一樣。
周議員勝考: 是這樣子。
程局長大維: 是,我大概再簡單說明一下,就目前如果是屬於像剛剛宋局長所提到,如果是一般事業單位他在生產過程的產生的這些廢水,按照規定來講,他本來就設了一個自己的污水處理設施,廢水處理設施,處理完之後,才能夠放流。
周議員勝考: 這個我都知道。
程局長大維: 是。
周議員勝考: 我現在的意思就是說,你不要看到這事業就好像說我們是在圖利,我跟你講人人平等,接水管他們也在繳稅,我認為該接的就接,不該接的我們就不要接,像你講的整個工業區裡面,他們有一個工業製造廢水的,在你們的管轄裡面,他可以排在水溝裡面的,你們就不用去接,這個你們還要去接管嗎?不用吧?
宋局長德仁: 不用。
周議員勝考: 但是有的是在這個小工廠裡面的,這個你要去接。
宋局長德仁: 小工廠的工業廢水我也沒有辦法處理,我的污水廠......
周議員勝考: 沒有,沒有他跑到哪裡去?
宋局長德仁: 因為一樣......
周議員勝考: 因為小工廠,我跟你講,小工廠就沒有這個,你去那個舊工廠有沒有,1、2、3樓的那個工業區看看,那個就沒有這樣處理,環保局你有這樣處理嗎?
程局長大維: 是,原則上我們都會看說,他是不是有列管事業部分?
周議員勝考: 沒有,我跟你講很多,你去看,不然我就帶你去看。
宋局長德仁: 但是總召這......
周議員勝考: 不是,我跟你講,事業你要把他分清楚,議長這我們講事實的,你也很知道那個前面工業區有沒有,頭前那裡化成路整條哪有什麼做什麼解清的水池,對不對?這也要接進去,化糞池也要接,那個也要接進去污水那裡,你不能說什麼事業那個要把他拿掉,你要看情形,有沒有環保局規範在裡面的。
宋局長德仁: 是。
周議員勝考: 環保局規範管理在裡面的就不用,沒有的話,一定要接入污水。
宋局長德仁: 是,這個生活的,只要生活我們一定會接。
周議員勝考: 所以不能把事業拿掉。
宋局長德仁: 對,那個......
周議員勝考: 好不好?
宋局長德仁: 我跟總召報告一下,其實......
周議員勝考: 這......
主   席: 現在先休息,討論中,等一下休息結束再繼續來討論,好不好?好。
休   息: 16時2分~16時3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