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08日
何議員博文發言
何議員博文: 請社會局長,局長。
張局長錦麗: 是,議員好。
何議員博文: 我本來有自己的題目,可是2位議員面對這個小朋友被虐待的事情,義憤填膺,所以我想還是跟你請教一下清楚,在上禮拜三應該是,上禮拜三6月3日,主席有做裁示就是說要把這個錄影帶給大家看,對不對?主席做了裁示之後,為什麼不能夠給大家看?
張局長錦麗: 因為是......,跟議員報告。
何議員博文: 甚至不用主席裁示,你都可以給大家看,為什麼要主席裁示?
張局長錦麗: 我要有,我才可以給大家看,事實上我們做了刑事告發之後,按照刑法第286條......
何議員博文: 你什麼時候刑事告發?什麼時候刑事告發?
張局長錦麗: 我們是星期五,星期五告發的。
何議員博文: 你星期五刑事告發。
張局長錦麗: 星期五告發,檢察官就把資料全部都調走了,所以我現在沒有東西給大家看。
何議員博文: 你6月5日刑事告發,對不對?
張局長錦麗: 對。
何議員博文: 6月5日刑事告發,議員問這個是6月3日之前就在問了,6月3日當天是在大會堂上問,在這個之前你也可以提供,你為什麼等到6月5日移送之後你才說,已經送這個偵察所以不能公開,這不是很奇怪嗎?
張局長錦麗: 因為我們看完之後,我們覺得這個事關重大。
何議員博文: 事關重大,所以家長會疼惜。
張局長錦麗: 對,所以檢察官就把資料都調走了。
何議員博文: 那你為什麼要等到6月5日,等到移送,移送這個檢調單位之後然後說偵察不公開,你之前就可以把所有的這個錄影帶提供,你要讓所有的媒體知道,你要讓所有家長知道,你要讓這樣的一個不肖業者或者是不肖人員,可以說是一鍋粥裡面的這個老鼠屎,要把他拿掉,你這樣等於在包庇他。
張局長錦麗: 我們沒有包庇,我們該做的行政......
何議員博文: 你沒有包庇,那你6月5日移送之前,你為什麼錄影帶不給大家看?
張局長錦麗: 那時候我們正在做調查。
何議員博文: 什麼正在......,做什麼調查?
張局長錦麗: 調查完之後,我們才移送給刑事司法告發的。
何議員博文: 錄影帶是最清楚的,小朋友不會講話,就好像我前兩天也質詢你,為什麼0到6歲,0到6歲的小朋友在我們最近這1、2年的這個所謂的家暴案件裡面翻倍?我有沒有問你這個問題?我有沒有特別跟你講,我為什麼關切0到6歲?0到6歲不會講話,只有錄影帶可以替他們講話,你6月5日才移送,6月5日之前那麼長的時間,你為什麼不提供給家長?為什麼不提供給議員?為什麼不提供給媒體?然後現在才請這個法制局在那邊講說不行,我們依照這個檢察官講話就算,是不是?當然該依法,該依法,但是我問題是這個部分,有情理法,局長,6月5日移送之前不能嗎?來,法制局長上來講,法制局長我請問你,6月5日移送之前,家長可不可以看?
吳局長宗憲: 就這個部分,沒有問題。
何議員博文: 沒有問題。
吳局長宗憲: 對。
何議員博文: 這就是檢察官,就是這樣,該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告訴我6月5日之前,你為什麼不給家長看?
張局長錦麗: 我們沒有不給家長。
何議員博文: 那你就是在包庇。
張局長錦麗: 我們也沒有包庇,只是我們也沒有想到說,檢察官會把所有資料都調走。
何議員博文: 6月5日,我時間序給你調的清清楚楚,現在法制局長,檢察官出身的,他還講沒有移送之前是可以的,6月5日之前那麼長一段時間,你不給大家看,然後你現在跟我講,你沒有在包庇,小孩子不會講話,你在欺負小孩子不會講話嗎?局長。
張局長錦麗: 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何議員博文: 那怎麼處理?怎麼處理?你給大家一個交待嗎?
張局長錦麗: 因為現在都在檢察官那邊。
何議員博文: 就算是在議會堂上問,也是6月3日裁示,6月3日當天你也可以給,為什麼你不給?
張局長錦麗: 因為當時沒有想到檢察官會把所有的資料都調走,我真的沒有想到。
何議員博文: 那是6月5日的事情,那是6月5日的事情。
張局長錦麗: 是,6月5日。
何議員博文: 你可以主動給家長給媒體,你可以給議員,局長,你這講話不合理。
張局長錦麗: 我是交給專業的司法調查單位。
何議員博文: 我高度質疑你在包庇他,我並不是隨便無的放矢,你有那麼長時間可以把這個東西公諸給社會,讓社會公評,讓家長提醒,讓不肖業者可以警醒,你為什麼不做?
張局長錦麗: 我覺得專業司法調查會更妥當。
何議員博文: 這件事情,我認為你欠議員,你欠家長,你欠社會一個道歉,雖然你的表現坦白說,你當社會局長任內表現,我是給你肯定的,但是就這件事情,我認為你做法是失當的,而且最後是用所謂偵察不公開這樣的一個名義,去處理一個虐嬰案,我覺得只有四個字送給你,荒唐至極,謝謝。
主   席: 好,謝謝何博文何議員,謝謝2位局長,接下來請李翁月娥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