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03日
何議員博文發言
何議員博文: 謝謝主席,我請社會局局長。
主   席: 請社會局張局長上報告台,謝謝。
何議員博文: 在社會局局長走之前,我特別先謝謝一下勞工局局長,我想我上次跟勞工局局長針對那個外送平台,要求他做這個紀錄,然後把資料給我,馬上人家完整的一份紀錄就來,那我希望各個局處針對我們議員要的各種資料,主席裁示過之後,我們希望都能夠定期自己按時的送交給各個議員,我覺得這個很重要,那是府會之間大家的一個互相尊重,那個社會局長,不好意思,我想請教。
張局長錦麗: 是,議員好。
何議員博文: 社會局長,我想你就任到現在也非常認真,可是有幾個部分,我想還是要提醒你一下。
張局長錦麗: 是,謝謝議員。
何議員博文: 雖然說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大家都覺得說這個家暴的比例可能比較高,那可能就是一個癥結原因,但是我們觀察就是說從104年、105年、106年,一直到108年,我們家暴通報的案件跟受害人數,很奇怪為什麼衛福部的跟新北市的通報人數落差都非常大,為什麼?
張局長錦麗: 跟議員報告,因為衛福部基本上他們有一個系統,但是我們有些系統,譬如說我們可能已經打上去,他可能還沒有辦法有效的在做呈現,所以有時候會有一點落差。
何議員博文: 可是我覺得這個很離譜,這個落差很大,我舉例來講108年衛福部那邊是有16,723件。
張局長錦麗: 是指家暴案件嗎?
何議員博文: 對,家暴受害的人數。
張局長錦麗: 是。
何議員博文: 那我們新北市這邊警察局接到通報數是10,688件,那落差大概有接近6,000件。
張局長錦麗: 是我們警察局這邊受理的,那也是跟議員報告,其實因為有的時候,他可能到警察局去報案,但那邊報案的人數一定比較少,但他可能就直接到我們的家防中心。
何議員博文: 那我的意思是說這個部分沒有整合嗎?就是說衛福部的這個數字到底是你們提供的,還是說就是直接衛福部那邊整理的?
張局長錦麗: 是我們打上那個系統,因為衛福部有一個整合性的中央的系統。
何議員博文: 那個局長,我在這邊不是說你這個數字落差這麼大就一定怎麼樣,我是擔心這中間是不是有一些環節可能lose掉或是怎麼樣,這要注意,因為我覺得這個家暴案件是必須追蹤的,如果有那麼大的落差,對我們來講就很擔心。
張局長錦麗: 這我們再去了解一下,再跟議員報告。
何議員博文: 那我認為這個數字呈現都沒有關係,我絕對不會因為說數字增加,說怎麼加那麼多,因為我們積極通報,因為我們積極處理,我不會去看待,因為我很擔心你們公務單位萬一說議員在盯那個數字,然後就說明年我們就一定降下來,那就吃案,沒有必要。
張局長錦麗: 不會,我們都是暴力零容忍。
何議員博文: 我們把真實的數字呈現出來,你懂我意思,因為真實數字呈現出來,我希望是後續的追蹤,因為家暴案件一定都有很多很多複雜的原因,那那個必須要追蹤,所以我很擔心說這個案子萬一有落差,中間是不是有什麼環節有誤失掉,我們要去補強起來。
張局長錦麗: 是。
何議員博文: 第二個我還提醒你,這個0到6歲的受害人數每一年在增加,107年到108年,0到6歲從408增加到858,局長,這是幾乎接近一倍。
張局長錦麗: 所以跟議員報告,因為這是我們在民國106年還107年的時候,整個對兒童保護的定義又放寛了,在早年的時候,譬如說我們是兒童虐待......
何議員博文: 你說一百零幾年開始?
張局長錦麗: 我要確認一下是106還107,總而言之他在某個,就中央在某個定義上放寛了,所以那個件數其實不是新北市,是整體全國他都提升了。
何議員博文: 我尊重你的說法,但是我認為不是很合理,因為104年曾經是643,但是到106年是436,如果你講放寛的話,照理講數字應該增加,可是其實有一段時間是往下掉,然後是今年度才又突然倍增,所以我提醒你有這個狀況,因為0到6歲他們不會講話,一定要我們替他們發聲,你懂我意思嗎?
張局長錦麗: 是。
何議員博文: 所以請你注意這個數字的增加。
張局長錦麗: 好。
何議員博文: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我是希望說你能夠給我一個回復好不好?
張局長錦麗: 會,我會再給你一個報告,沒有問題。
何議員博文: 好,謝謝你,謝謝。
張局長錦麗: 好,謝謝議員。
主   席: 謝謝張局長,請回座,再來請林裔綺林議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