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6月10日
張議員錦豪發言
張議員錦豪: 謝謝主席。請副市長,謝謝。副市長,我跟你說一個故事,我們新北市偉大的公托政策,在5月27日家長看到一些就是小孩子哭,晚上哭鬧睡不著的畫面,然後要求去公托裡面看可不可以調到小孩子在學校發生的一些影像檔,可是公托的主任跟他說,要跟社會局請示可不可以提供畫面,這是一般公托業者遇到狀況,不知道影像可不可以提供,只好推說要問社會局。好,6月2日家長跟主任一起看到一些不堪的畫面之後,6月2日上禮拜二馬上知道有問題了,馬上通知民意代表希望說,他已經在刪畫面了,刪了5天的畫面,趕快請我們介入把證據保全,當時我們的社會局很好很大方說,我們影像一定會給家長看,很好,我們肯定。結果在禮拜三到禮拜五之間,為什麼社會局看完影像之後呢?就把它送地檢署,也沒有讓家長知道影像裡面有發生什麼狀況?該懲處也懲處了幾個。然後呢?送地檢署之後,家長看不到畫面了。禮拜五送地檢署,禮拜天跟家長說明會,家長的說明會跟家長說,如果我們新北市有畫面,我們願意提供出來給大家看,禮拜五送地檢署,那禮拜天你還敢答應家長說,我有畫面我會提供。結果前兩天我跟你質詢的時候,你跟我說現在情勢已經變了,現在已經地檢署在偵辦了,現在已經提供給家長看,叫做偵查不公開,已經什麼?違反什麼社會秩序法還是什麼?違反那個妨礙秘密法,所以現在我們建立了一個模式是怎麼樣?我們可以告訴所有的公托、所有的私托、所有的幼兒園,如果以後在裡面有爭議,我們就送地檢署,畫面就不會留給家長了,因為只要有爭議的話,影片流出去的話,他們就會給媒體,然後就會四處去報導,所以以後最好的方式就是請地檢署來偵辦,影片就扣在地檢署裡面,我們就不用擔心了,是這樣嗎?這一次就是這樣,當家長想要看影像的時候,你們自己做了一些行政裁處,然後馬上送地檢署,地檢署之後,現在家長要看怎麼看?你又說現在家長要看要怎麼看?不知道怎麼看?你又說協助他們家長去調閱畫面,36個畫面,一個月我怎麼知道我家長要調哪一天的畫面,36鏡頭我要調哪一天的,我小孩有沒有被受虐,我不曉得啊!三個班級,不是只有一個班級。所以我現在要跟副市長講,你們今天所做所為就是一個未來的一個典範,公托你現在這樣搞,以後遇到問題你就交給地檢署,畫面不給家長,因為擔心家長把那些影像外流,那以後私托也這樣,以後幼兒園也這樣,以後如果學校有影像遇到這種家長有問題,你們就直接送地檢署就好了,因為畫面會外流,是不是用這種標準呢?好,回應。
謝副市長政達: 報告議員,其實刑事偵查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因為刑事手段下去其實他有,今天會做這個動作,就是認為這幾個......
張議員錦豪: 好,我尊重,可是家長還不曉得他小孩子到底受到哪些不當的對待。
謝副市長政達: 但是刑事偵查當中,雖然偵查不公開。
張議員錦豪: 法制局,謝謝。
謝副市長政達: 但是在偵查過程中,其實一般的偵查手段會跟被害家屬來做影像的一個確認。
張議員錦豪: 三個班級。
謝副市長政達: 會做影像的確認,所以檢察官在做刑事偵查的時候......
張議員錦豪: 好,現在的結論就是這樣,前兩天我們都已經質詢過這個議題了,怎麼樣協助家長來調閱畫面,法制局局長。
吳局長宗憲: 目前我們跟社會局這邊已經我有看過處理好的一個公文,我們直接行文給地檢署,請地檢署能夠傳喚,以證人身分傳喚其他的家長到庭去看。
張議員錦豪: 所以家長被動了嗎?
吳局長宗憲: 不是被動,檢察官一定要調查。
張議員錦豪: 沒有,現在家長想看是不是可以,你們兩個要怎麼協助,兩位局長要怎麼協助家長?
吳局長宗憲: 我們已經發文給地檢署,由地檢署發傳票給家長當庭看,如果要提告訴,當庭就可以提,這個不會損害到任何家長的權益。
張議員錦豪: 大概要等多久?
吳局長宗憲: 這個必須,這個是檢方的權力,我們沒有辦法逼他去做,但是我們會儘快請他去做。
主   席: 局長,我們真正的流程,我們稍待跟議員詳細解釋,好嗎?
吳局長宗憲: 是,我可以私下跟議員說明這整個狀況。
主   席: 謝謝張議員。接下來我們請林銘仁林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