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事錄系統

第3屆第3次定期會109年05月27日
蔡議員健棠發言
蔡議員健棠: 來,我們請一下消防局長。
主   席: 請消防局局長。
蔡議員健棠: 局長,我看你好像最閒的一個,也沒有人問你,那你也是......,局長,那我想請問一下,局長,你是從基層上來的?還是直接就升了一個很大的局長的官?
黃局長德清: 我是從基層做起的。
蔡議員健棠: 那你當局長當多久了?
黃局長德清: 如果是從新北......
蔡議員健棠: 當太久已經忘了,對不對?
黃局長德清: 新北的話應該是......,新北市成立以後到現在,對。
蔡議員健棠: 局長,既然你從基層上來,你就應該很了解基層所需要什麼東西。
黃局長德清: 是。
蔡議員健棠: 那個防護衣的衣褲是我們保全所有消防人員,還有義消、警消最大的利器,對不對?
黃局長德清: 對,我們的消防衣、帽、鞋對我們同仁的安全非常重要,對。
蔡議員健棠: 那我想請教你一下,我們的消防局這一些的衣服夠不夠?
黃局長德清: 目前來講,我們每一位同仁都配有一套非常完整的消防衣、帽、鞋。
蔡議員健棠: 那義消呢?
黃局長德清: 義消的話,之前都有補充,可能有一些有老舊的現象。
蔡議員健棠: 那你既然老舊,你為什麼不補充呢?
黃局長德清: 因為我們義消人數算是很多,整個義消,如果顧問就5,000多人。
蔡議員健棠: 那你的比例多少?比例多少?義消的比例多少?
黃局長德清: 就是說預期的,是不是?
蔡議員健棠: 對。
黃局長德清: 這個數字是容我查一下,再跟議員再來說明。
蔡議員健棠: 好,你什麼時候?給我個時間。
黃局長德清: 明天好不好?明天就可以。
蔡議員健棠: 那你們警消的預期有多少?
黃局長德清: 警消沒有預期的。
蔡議員健棠: 警消沒有預期的。
黃局長德清: 甚至有一些同仁還有2套消防衣。
蔡議員健棠: 我再請教局長,我再請教一下局長,你們的衣褲多久洗一次?
黃局長德清: 正常來講,我們分隊......
蔡議員健棠: 局長,你既然說你從基層出來,那每個人都在執勤的時候,這件衣服所造成他們的臭惡,你們都不去理,然後每一次流汗,你們就固定讓他吊在那邊,讓所有基層那個警消造成皮膚病,結果你還跟我講說你是從基層出來,我就不敢相信,來,再來第二點,我再請問你一下,你們既然有這個條件把他補充,為什麼你們消防局不把他補充清楚?然後能清洗,為什麼你不編預算?
黃局長德清: 跟議員報告,我們消防衣都有在清洗,而且我們都有幫分隊買洗衣機,針對這個部分,同仁自己可以......
蔡議員健棠: 這個東西可以用洗衣機洗嗎?
黃局長德清: 大型特殊的洗衣機可以來洗。
蔡議員健棠: 大型的,是不是?
黃局長德清: 對。
蔡議員健棠: 那我再請問一下,這個消防衣褲是我們很重要的,我知道我們新北市所有的消防衣褲都是國內製造的,對不對?
黃局長德清: 我們目前大概都是國內製造,對,我們買的是國內製造,對。
蔡議員健棠: 對,國內製造,對不對?
黃局長德清: 對。
蔡議員健棠: 那也沒有用歐洲標,也沒有用什麼標,對不對?都是國內製造,我想請問局長,什麼時候可以帶我們議員,我們來去參觀你們所謂的這麼久的一個消防衣工廠?
黃局長德清: 如果議員想要參觀的話,我們可以來安排。
蔡議員健棠: 可以安排,是不是?
黃局長德清: 是。
蔡議員健棠: 絕對可以讓我們看到工廠嗎?
黃局長德清: 能不能看到工廠?我是不曉得。
蔡議員健棠: 不曉得,好,沒關係,我希望你們能讓我們看到,我們真的所謂的國產,因為我們要國造,要讓我們臺灣的產業能更發展,但是我們不需要一個廠商來騙我們消防局,好不好?可以嗎?那你就安排一下。
黃局長德清: 基本上我們消防衣都是按照他的性能規格,來做相關的招標。
蔡議員健棠: 沒關係,我知道,我們希望說你安排一下,然後我的資料,給我一下,好不好?
黃局長德清: 好,我們會來提供給議員。
蔡議員健棠: 我們召集人。
主   席: 好,請照辦。
黃局長德清: 好,謝謝議員。
蔡議員健棠: 我們請一下警察局局長。
主   席: 請陳局長。
蔡議員健棠: 局長,因為時間不夠,你慢慢走,我慢慢問,我想請教一下,我們新北市的警員有多少人?
陳局長檡文: 7,800人左右。
蔡議員健棠: 7,800人左右,我知道說最近整個新北市的治安,只要有發生事情都有快打部隊過去,對不對?
陳局長檡文: 對。
蔡議員健棠: 這是局長你所交待的,說各分局都很遵從你的意見,但是我想知道一下,你們的避彈衣。
陳局長檡文: 防彈衣。
蔡議員健棠: 每個派出所有多少件?
陳局長檡文: 大概保持比例差不多是30%。
蔡議員健棠: 30%,好,局長,為什麼會只有30%?
陳局長檡文: 因為這個配附的數量就是那麼多。
蔡議員健棠: 是,你可以編預算,我一直有基層的同仁在講說,自己要去買,因為這是最危險的地方,別人什麼時候要開槍,沒有人知道,是不是這樣?結果他們出去,快打部隊,如果這個派出所出去支援3個、5個,結果有人沒有辦法穿的到,就像我們新莊來講,一個派出所40幾個警員,分配到10幾件,局長,你是不是也是從基層上來的?你是不是要顧到我們基層,所有的我們警察生命安全,是不是這樣?
陳局長檡文: 因為這個勤務是輪流的,所以不可能沒有人穿......
蔡議員健棠: 沒有,局長,還是太少,既然要編,你要把他補充到50%、60%,讓他們感覺這個是安全的,我在執勤是安全的,不要說有的在執勤,40幾個你看,幾個在執勤?
陳局長檡文: 40個,你如果扣掉輪休,一天差不多有25個到30個。
蔡議員健棠: 25個,你才11件,你其他的人要穿什麼?
陳局長檡文: 但是勤務是用輪,有的是內勤的,有的在裡面。
蔡議員健棠: 沒有,所以局長,我跟你報告,你是不是要說儘量將你的經費編一下這個東西?
陳局長檡文: 警政署那邊今年還會再撥。
蔡議員健棠: 會再撥嗎?
陳局長檡文: 會再撥。
蔡議員健棠: 差不多什麼時候?
陳局長檡文: 現在在辦驗收了。
蔡議員健棠: 這樣。
陳局長檡文: 快了。
蔡議員健棠: 我希望你能照顧一下基層的警員。
陳局長檡文: 會,我也是一樣跟消防局長都從下面拚出來的。
蔡議員健棠: 這樣,好,謝謝你。
主   席: 好,謝謝2位,下一位我們請林國春林議員。